殷丰,曾义小说《凡人之仙蒲奇缘》全文免费阅读

小说:凡人之仙蒲奇缘
分类:奇幻仙侠
作者:蠕动的蜗牛
角色:殷丰,曾义
简介:{无系统}{凡人流}{不圣母}
一名七岁幼童,机缘巧合之下加入修仙宗门,苦修十年止步炼气五层。
厌道之心一起,叛出宗门,遁入世俗界,想要依仗修仙者的身份快活逍遥。
可童年的一段奇遇,却让他不断前行,以一名散修的身份,游离在极西百国的各大宗门家族之间。
诸位道友且看这少年是如何凭借一部诡异魔功和一个神秘蒲团,一步一步从一名炼气散修走到最高峰,又如何与那些玄、佛、儒、魔巨头并立,从而开创属于自己的篇章

书评专区


殷丰,曾义小说《凡人之仙蒲奇缘》全文免费阅读

《凡人之仙蒲奇缘》第5章 初入白云免费阅读


三个月之后,砀山。

这砀山地处元国东部,巍峨的山脉一座连着一座,方圆数万里,寥无人烟,那些居住在砀山脚下的村民,最多也就深入砀山不过百多里,因为这砀山常年被一层白雾包围,凡人只要踏入这白雾之中,便会迷失方向,被困在这白雾之中,待到两三天之后才又会回到原地,久而久之这砀山有神仙的传言便被村民传开了。

每年也有不少江湖高手想要突破那凡人桎梏,寻仙问道,然而最后都被那白雾困上数日无疾而终。

而这砀山正是元国三大修仙宗门,白云观的道场。

在这凡人难至的砀山中心处,有二十一座高峰,层层叠叠围成一圈,中间那一座山峰更是犹如有把利剑,直入云霄,余下二十座山峰之上皆有楼宇,错落有致,山峰之上更有灵花异草。一只只仙鹤盘旋各个山峰之上,而那山峰脚下,有着密密麻麻的石屋,偶尔有仙人御剑飞行穿梭群峰之间,好一片仙家景象。

只见一只不同于在那山峰之上自由飞翔的仙鹤,这只仙鹤足有其同类两倍大小,鹤冠上有火焰随风摇曳,鹤背之上端坐两人,一中年道士,还有一五六岁的孩童,那孩童一身布衣,左顾右盼,似从未见过这般人间仙境,只听他口中时不时发出惊叹的声音,那中年道士,却是一副闭目养神的模样,也不管那少年的一声声惊叹。

那孩童便是殷丰,三天前拜别家中父母,和道士一起足足飞了三天三夜才来到这白云观,随着时间推移,孩童那刚开始对父母的难舍,被这一路而来的奇景让孩童惊叹连连,直到三天后,来到这白云观的山门之前,白云观中这犹如仙境般的景色让殷丰惊的下巴都快掉了。

不一会儿,两人就降落在其中一座山峰峰顶,那峰顶好像被谁用刀削过一般,平整异常,而峰顶之上无数琼楼玉宇,其中最显眼的是峰顶之上的一座用白玉砌成的一座大殿。,

那道士和殷丰从鹤背上下来,直径朝着那玉殿走去,当殷丰看见那玉殿上高挂的一副牌匾上书。

“迎仙殿。”

听着殷丰呢喃的念出那牌匾上的迎仙殿三字,那道士有些许诧异道。

“想不到你年纪不大,倒是识文断字啊。”

殷丰听道士这话心中嘀咕,这道士同他一路飞行,三天三夜不发一言,搞的他都有点纳闷了,要不是先前见这道士说过话,还以为他是哑巴呢,不过嘴上还是恭敬的答道。

“禀仙长,小子三岁启蒙,认的不全。”

吴道子手捻白须淡淡的说道。

“我道号吴道子,以我的修为,你当称呼我一声师叔,我修道之人,达者为先,是以境界论辈分的,当然既然你识字那也简单,我也不用一一和你介绍了。”

殷丰被这吴道子说的有点不明所以的时候,二人已经走到了迎仙殿之中。

殿中间有一根巨大的石柱,散着淡淡的灵光,而石柱之前有一张玉桌,一道人打扮的模样盘腿坐在玉桌后的石台之上,手捏奇怪的手势,闭目打坐。

当吴道子带着殷丰来到那石桌之前,那原本闭目打坐的道人也睁开了双眼一见来人,那人似乎认得这吴道子,急忙起身对吴道子拱手见礼恭敬的道,。

“曾义见过师叔,不知师叔有何吩咐?”

那吴道子只是轻轻的点了点头示意不需多礼,便用吩咐的口气对曾义说道。

“这是殷丰,要拜入我白云观修行,你测一下他是何灵根,然后将其引入门中。”

曾义见状又是一揖称是。

吴道子随后看了看殷丰,只见殷丰目不转睛的盯着那迎仙殿中那根石柱,随后轻咳一声。

“我还有要事,这剩下的事情,你这位曾师兄会与你说明,你且听你曾师兄的便是。”

殷丰回过神来,急忙点头称是,随后又对那曾义作揖。

“有劳曾师兄了。”

那吴道子见此点了点头正要朝殿外走去,突然想起了什么又转头对那曾义说道。

“他还未炼气,你耐心一些,莫要克扣!”

最后一句说的颇为严厉,吓得那曾义连说不敢,

随后又看了一眼殷丰,便朝殿外走去。

过了一会,那曾义见吴道子离去,便开始打量起眼前这个小孩子,七八岁模样,长得极为普通,心中不禁恶趣味的联想到。

“莫不是师叔的私生子?”

随即便摇了摇头,这若是自己的骨血那还不留在自己身边教导,还能送到外门这来。

“师弟,来,把你的双掌按在这启灵柱的凹槽上。”

毕竟有吴道子最后的那句话,这曾义对殷丰明显温和了一些,他只是一个炼气八层的外门弟子,那吴道子可是筑基期的师叔,而且还是筑基后期的师叔,由不得他不小心。

殷丰只是嗯了一声,便照着曾义说的,将双掌按在那根柱子凹槽处。

那曾义口中念念有词随后手指轻轻对那石柱一点,只见一道绿色的灵光没入那石柱之中。

瞬间那石柱就灵光大作,一道道七彩灵光从那凹槽处涌出,将殷丰的身体包裹住,被那七彩灵光包裹住的那一刻,殷丰只觉得四肢百骸透着一股冰凉,这冰凉的感觉从头到脚,几个呼吸之后,那包裹着殷丰的七彩灵光便朝那石柱回流,那石柱吸纳这回流的七彩灵光,开始散发着金,红,褐,蓝这四种颜色。

“金,火,土,雷,四灵根,师弟可以把手放下了。”

殷丰将手收了回来,只是听那曾义说四灵根有些不解,便问道。

“师兄,小弟对这所谓的灵根是一无所知,不知道师兄可否跟小弟说一下,也让小弟知道自己的资质到底如何。”

“这灵根之说太过复杂,一时半刻也说不清楚,我跟师弟讲一些简单的,这灵根的好坏呢,看属性有多少,属性越少吸纳天地灵气便越快,若是只有一种属性,那便是传说中的天灵根了,不过这种天才万中无一。”

“然后又分这个属性,有五行灵根,还有一些变异灵根,譬如师弟这雷灵根,就是变异灵根,将来师弟可以修炼一些雷属性的秘法,那威力,啧啧,不过话说回来,师弟你这四灵根,资质确实是不怎么样,不过别灰心,修炼除了资质还要看机缘造化的嘛。”

殷丰听他说自己资质不怎样的时候,脸上并没有什么表情,毕竟当初那吴道子也说过一样的话。

曾义见殷丰不接话,便拿出一块玉佩,一道法诀打入其中,随后又拿出一大堆东西放在桌上,对殷丰说道。

“师弟,这是新入门弟子的东西。”

殷丰看着桌子上这一堆五花八门的东西,不禁挠了挠头对曾义说道。

“师兄,这...”

曾义见殷丰这一脸憨厚的样子,笑了笑说道。

“看来师叔的确是没有和你说过修仙界之事,也罢,师兄就先跟你介绍一下这些东西吧。”

曾义似乎经常干这事情,极其熟练的开始给殷丰介绍起眼前这堆五花八门的东西。

“这是轻灵袍,也是我们外门弟子的标志,这轻灵袍虽然没有防御功能,穿上此袍以后就不用清洗身体了,这轻灵袍是有清洁污垢的功效的。”

“这是罗云剑,下品法器,将来师弟若是修为达到炼气五层,用驱物术就可以催动起杀敌,或者御空飞行。”

“这本是金属性炼气基础功法,锐金真解,这基础功法呢只有修炼法门,等师弟修为到了以后就可以去玄真阁学习那五行法术。”

“这轻身符,注入灵力贴在脚上,就可以身轻如燕,可日行千里路也不觉得疲惫。”

“这是下品储物袋,里面有上下三丈的空间,用来储存物品。”

“这是五颗下品灵石,你可以吸纳其中的灵力用来修炼和恢复灵气都可以,当然最主要的用途就是拿来买东西,额,就像世俗界的银子,你懂吧?”

那曾义每拿起一样东西便会跟殷丰介绍起这东西的用途和用法,殷丰听得极为认真,也不打断他,一炷香的功夫,终于把桌子上的东西都跟他介绍了一遍。

“多谢师兄赐教,师弟真是大开眼界。”

见曾义说的仔细,殷丰颇为感激的对曾义又是一揖。

“既师叔交代过,师兄也是行本分之事,师弟莫要多礼。”

曾义见状则不以为然的摆了摆手,随后将那轻灵袍铺开,将那一堆五花八门的东西都放到其中,再打了个结,递给殷丰,嘴上还说着。

“师弟还未炼气,这储物袋你是用不了了,就先凑合这样吧。”

殷丰见状,颇为感激的道了声谢,就将那堆东西背在了身后,殷丰不过七岁,背着一个这么大的包裹显得颇为滑稽。

那曾义并没有帮他拿的意思,只是领着他朝殿外走去,殷丰也赶忙跟了上去。

不一会儿那曾义就领着殷丰来到一处石阶处,一边走一边给殷丰介绍起这白云观。

“咱们白云观,共有二十一峰,咱们脚下的这是登仙峰,是迎接新入门的弟子,和外门弟子的居所,当然还有其他功能,比如专门对外门弟子出售法器灵药的万灵堂,还有接取任务的炼仙殿等等等,这个等师弟以后修为有成了自然便会知道,其余的十九座山峰,每一座都有一个位金丹期的师祖担任峰主。”

“当然,那座最高的主峰,则是咱们白云观的太上长老青云真人的闭关之地,老祖在一千年前就已经踏入了元婴期,这种陆地神仙一般的人物,整个元国不超过这个数。”

说罢还回头对跟在身后的殷丰举起了手掌。

“当然,从入门开始算起,三年内不能修炼到炼气期第五层,这辈子就只能是个外门弟子了,当然突破到筑基期,那又不一样了。”

“师兄!”

正要往下说下去的曾义被殷丰打断后眉头一皱,颇为不满的看向殷丰。

殷丰红着脸对曾义问道。

“那个是什么是炼气期,和筑基啊?”

听到这句话,曾义用一种看白痴的目光看着殷丰。

“这炼气筑基是对修炼境界的划分,分别是炼气、筑基、金丹、元婴、化神,除了炼气期有九层,筑基开始则是用三个小境界划分为初期,中期,后期。”

殷丰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随后又问道。

“那这外门和内门又是什么呢?”

“这外门弟子,每年可以领取三颗下品灵石,一瓶凝气丹,而内门弟子每年能从宗门领取五十颗下品灵石,至于其他的我也不知道,毕竟观内的内门弟子都是埋头苦修,师兄也没见过几个。”

边走边说,不一会儿便来到峰下,出现在殷丰眼前的是一间间石屋,一眼望不到尽头,足足有数千之多,一些石屋前还有修士进出,还有一些御器飞行的修士降落在石屋前,曾义对此地很是熟悉,带着殷丰一路走来,时不时的有人过来同曾义打招呼,都是神色恭敬,曾义则对来人挥挥手,两人不一会儿就来到了一间石屋前。

“师弟,以后你就住这里了,每一间石屋都有一个小禁制,只有带着自己的宗门身份玉牌才能出入,这也是宗门为了避免不必要的麻烦而立下的规矩,新入门弟子有一年的时间是不用接任务的,外门弟子,每年都要最少完成一件宗内下发的任务,到时候你就知道了,师兄就先走了。”

殷丰听罢拱手道。

“多谢师兄解惑,师兄慢行。”

那曾义嗯了一声,便从储物袋取出一把墨绿色的飞剑,御空而去。

看的殷丰是羡慕不已,不过心中也是嘀咕着,你会飞你为什么不带着我飞呢?还走这么久的山路。

曾义自然是听不见殷丰这心中之言,不一会儿就消失在天际,殷丰便走出石屋。

这石屋之只有一扇门,并没有窗户,而石屋之内的陈设也是极为简单,只有一张木桌和一张石床,虽然没有窗户但是石屋也并不昏暗,因为在石屋墙上镶嵌着几颗拳头大小的月光石,散发着淡淡的白光,将石屋内的一切照亮,殷丰也不奇怪,因为在他一路走来,曾义对他说过,这月光石在世俗界或许算是一件宝物,但是在修真界是随处可见,只是起到普通照明的作用。

殷丰此时也来不及整理那一堆东西,虽然出发之前那吴道子给他服过一枚辟谷丹,让他这三日来不觉饥饿,但是这一路奔波三天三夜,他一个七岁的孩童自然是吃不消的,先前不过是因为一心想要见识一下这仙门大派,不觉困意而已, 如今一切都水到渠成自然是一阵困意上头,倒在石床之上便呼呼大睡起来。


>>>点此阅读《凡人之仙蒲奇缘》全文<<<


版权声明:未经书面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对既成事实本站将保留所有的权利。

无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