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替嫁医妃:穿成摄政王的心尖宠》冉瑶瑶,易墨轩完整版免费阅读

小说:替嫁医妃:穿成摄政王的心尖宠
分类:医术
作者:瞳十五
角色:冉瑶瑶,易墨轩
简介:她,居然因为熬夜看剧嗝屁了,这怎么对得起她二十一世纪中医小天才的称号啊!穿过来之后,发现自己还是个替嫁的,新婚之夜,那个带着面具的摄政王让她走侧门,和公鸡拜堂,还让她独守空房,还给她住王府里最破的那个院子,这都是什么狗血剧情啊!没关系,她不在乎!然而,当她正准备杀敌的时候,某人却挡在了她的前面:“谁敢欺负本王的王妃?!”当有人多看了她几眼,某人:“谁准许你看本王的王妃了?!”

书评专区


小说《替嫁医妃:穿成摄政王的心尖宠》冉瑶瑶,易墨轩完整版免费阅读

《替嫁医妃:穿成摄政王的心尖宠》第5章 他突然生气了免费阅读


座中的女子眼眸含笑,小巧的嘴角微微翘起,朱唇微张。

若说昨日睡着的她如谪仙般倾国倾城,那现在笑谈风生的她就是沾染了丝丝尘缘的仙子。

让人忍不住想要靠过去。

不知不觉间,他已然站在了她的身后。

“奴婢见过王爷。”珍珠被突然出现的易墨轩吓了一跳,赶忙起身行礼。

冉瑶瑶见此,便也转过头,却发现自己眼前站了一个人。

方才听闻珍珠叫他“王爷”,那他应该是摄政王。

思及此,冉瑶瑶站起身,对着他行了下礼:“妾身见过王爷。”

她不笑了。

望见方才自己王妃瞬间敛去的笑容,易墨轩有些懊恼,自己是不是不该打扰她?

但是又有些生气,她为什么不是对着自己笑,而是一个府中侍女呢?

突然觉得自己的想法有点可笑,明明第一次见面的人,他为什么要在意这些。

易墨轩一直没出声,冉瑶瑶好奇地抬头看了看这位摄政王。

面前的男人身着一袭墨色长袍,修饰出他修长的身材。

脸上戴着玄色红纹的面具,他乌黑深邃的眼眸此刻正盯着她看。

“王爷。”冉瑶瑶决定打破这许久的沉默,“你找我有事吗?”

“没事本王就不能过来了吗?”

“呃,我不是这个意思。”

这尴尬的对话是怎么回事啊?冉瑶瑶在心里默默地翻了个白眼。

“你就是……”本想说你就是冉瑶瑶,易墨轩想起她还不知道自己打探的事,心思一动,“将军的大女儿冉千凝?”

“是,我就是冉千凝。”原来他不认识冉千凝,冉瑶瑶松了一口气。

这样说是不是她还需要扮演一段时间的冉千凝?

不过这样也好,三日后回门,她也好以冉千凝的身份治一治那群恶人。

之后再告诉摄政王真相。

他,应该不会生气吧,毕竟本来就不认识冉千凝。

易墨轩听此,袖子中的手握成拳头。

她为什么不说实话?为什么要承认?难道,她真的是在帮冉千凝?

转眼看见站在一旁的珍珠,低头垂眸,一声不吭。

蓦地,珍珠听闻一阵怒吼朝着自己袭来:“区区一个奴婢,竟然敢与主人同桌用膳,王府的规矩呢?你都忘了吗?还是说,王府平时对你太好了,让你把自己的身份都忘了?”

只见珍珠“啪”的一声就跪在了地上,身体发颤,泪水在眼中打转:“王爷,奴婢知错了,求您饶了奴婢,奴婢下次不敢了,下次奴婢一定谨守规矩,不再犯了,王爷,饶命啊。”

并没有理会珍珠的话,易墨轩从袖中取出玄寒剑,朝着珍珠挥过去。

珍珠本能地抬起手臂挡了一下,手臂上出现了一条带着冰碴的血痕。

冉瑶瑶看着易墨轩,突然有些明白那些百姓传他阴晴残暴了。

这前一句还在和她好好的说话,后一句就对着旁人取出了武器。

这人简直就是喜怒无常,和他在一起,说不定哪天就会被他打死。

而跪在一旁的珍珠捂住手臂的伤口,不停地求饶,身体已经抖得像筛子一般了。

见他又要挥出第二剑,由不得冉瑶瑶思考太多,她伸出手,拉住了易墨轩的手臂:“王爷,请你不要责怪珍珠了,是我不习惯别人站一旁看着我吃饭,非要让她与我同桌吃饭的。”

“这是我的命令,珍珠不敢不从,若是方才她拒绝,那才叫不守规矩吧。”

抬起头,直视他的眼眸,说道:“你要是想罚,就罚我好了,就算是不守规矩,也该是我这个王妃没守住规矩。”

眼前的女子抬起头看着他,白皙的小脸上那一双眼眸,神色坚定,闪烁着点点光芒。

易墨轩内心一丝异样的感觉,从来没有人,能在他发怒的时候这样看他。

收起剑,扭过头,他看向一旁的书桌,声音也不再那么冰冷无情:“既然如此,那你就好好管教你的婢女吧,好好教她规矩。”

“好。”

感觉自己手臂上有异样的感觉,他低头,瞧见一双莹白的小手正抱着自己的手臂:“放手,我不喜欢女人碰我。”

啥?还有洁癖?这人毛病倒是不少,冉瑶瑶在心底悄悄鄙视了下这位初次见面的摄政王。

看着冉瑶瑶放下抱着他胳膊的手,易墨轩转身准备离去。

他走到门前,侧过头:“我看你这破院子待着还挺开心的,那你就继续住着吧,本王走了。”

说完,甩上门就离去了。

终于走了,冉瑶瑶松了一口气。

想起受伤的珍珠,她赶忙转过身去。

伤口已经没有冰碴了,鲜血还在流下来。

习惯性地想去拿自己的医药箱,突然想起自己现在没有那种东西。

那只能先就地取材了。

冉瑶瑶在房里找了找,找到了一把剪子。

用剪子在床幔上剪下了一些布条,先给珍珠包扎了一下。

冉瑶瑶叹了口气,不过,她还是好想要她的医药箱啊。

珍珠看见王妃叹气,以为是在责怪自己惹了王爷生气,战战兢兢地道:“王妃,对不起,是奴婢的错,奴婢不该……”

见珍珠又要开始自责了,冉瑶瑶忙道:“哎呀,没事啦,是我拉着你用早膳的,要说错,那也是我的错,何来你的错。”

珍珠听到这话,又是感动的就要掉泪,她家王妃可真好啊,真温柔啊。

以前王府里只有王爷一个主子,王爷喜静,大家都是不敢发出一点声音,生怕惹怒了王爷,丢了小命。

不敢哭,不敢笑,甚至说话走路都要小心翼翼地。

现在她能来王妃身边,真好啊。

“王妃,以后您需要奴婢做什么的,只管开口,奴婢在所不辞。”珍珠抹了一把泪水说道。

阳光从窗户缝中照进屋内,珍珠圆圆的脸上依旧还挂着泪水的痕迹。

但她笑容灿烂,那缕阳光照在她的脸上,就在多年以后,冉瑶瑶依旧会想起这一幕和她说的这一句话。

两人相视而笑,门口响起“笃笃笃”的声音,传来翡翠的声音:“王妃,奴婢翡翠回来了。”

“进来。”

翡翠推开门,又朝外头看了几眼,关上了门。

她走近,轻声低语地道:“王妃,奴婢知道了一些关于玉儿的事情。”


>>>点此阅读《替嫁医妃:穿成摄政王的心尖宠》全文<<<


版权声明:未经书面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对既成事实本站将保留所有的权利。

无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