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狼狗王爷变奶狗柳若惜,宸王最新章节在线免费阅读

小说:穿越:狼狗王爷变奶狗
分类:古言脑洞
作者:星雪伊
角色:柳若惜,宸王
简介:作为23世纪的“大魔王”,穿进了,从未听说过的北夜朝。还成了一个花痴女。宸王夜子宸,厌恶的看了眼柳若惜说,离本王远点,本王对你没兴趣到后来,柳若惜,大放异彩。医术,天下闻名。带兵打仗更是不在话下,也成为了第一个可以登上朝堂的女子,更是引来了南伏朝太子的青眯。后来,人们便经常看见宸王抓着一女子,求她回头看一眼。女子笑着对他说,王爷真香时刻到了

书评专区


穿越:狼狗王爷变奶狗柳若惜,宸王最新章节在线免费阅读

《穿越:狼狗王爷变奶狗》最新章节全文阅读免费阅读


“父皇,这女人怎可入我皇室?”

“是啊!这宸王如此玉树临风怎么能折在这无颜女之手呢?请陛下三思”

“唔……”没人注意到的是,一旁的柳若惜正缓缓睁开她的眼。只见她眼中皆是清明。再无半分花痴的神色。

这是哪儿?我不是己经掉下悬崖了吗?柳若惜心想。只见地上铺着大理石,连人穿的都是奇奇怪怪的衣服。

柳若惜蹙眉:不会是穿越了吧?这也不是23世纪啊!我去!还赶上穿越潮流了?

柳若惜躺在地上,转动着眼珠,悄悄打量着。只见殿堂建筑以木构架支撑,木构底以大理石为础。上盖金黄琉璃瓦,立柱门窗墙壁皆为红色。柱子上雕刻着龙。

呵!果然穿越了,只是不知这是什么朝?这身体原来的人又哪儿去了。唉!我还能回去吗?柳若惜蹙眉想。

这时,宸王夜子宸厌恶的看了眼柳若惜,复对皇上夜乾说,“父皇,儿臣已有心仪之人。刚刚只是碰巧救了柳小姐。那种情况,相信任何人都会救。然而,儿臣只是在水里扶了她一把。实在,不用柳小姐以身相许”

“皇上,臣为大夜朝呕心沥血多年。如今,老臣的女儿虽为宸王不喜,但老臣女儿清清白白,刚刚被宸王都占尽便宜。这,不负责,那老臣的女儿往后该如何议亲。”一旁的镇国侯柳忠向皇上跪下。

“这……朕也很是为难,不若等柳小姐,醒了再说吧”

皇上出来打圆场!

听到皇上的话后,立刻有嬷嬷过来,来探气息。

柳若惜已知不能不醒了。于是,唔……的一声,醒来。

“正好!柳姑娘醒了。朕问你,你可想嫁与朕的老五?”

说时迟,那时快。夜子宸“好言提醒”柳若惜,“本王此生只爱如雅一人,若柳小姐爱独守空房,本王可以成全你。毕竟君子有成人之美。”

这时,柳若惜才打量这宸王的模样。只见身形挺拔如松,那束腰带把那倒三角身材完美的突显出来。面庞皎洁如月,皮肤好的让女子都嫉妒。一双桃花眼,仿佛看谁都显得多情,高挺的鼻梁,让人怀疑他是否是东方人。薄而优美的唇形。简直是造物主的偏爱,只是可惜了,这样的好皮囊。

“回皇上,臣女不愿嫁。从前,是臣女不知事。今后,会离王爷五丈远。”

“惜儿,你不是………罢了。”柳忠叹息道“皇上,老臣先带若惜,回家。此事就当没发生过吧!”

“好吧!那柳爱卿先回吧!此事容后再议!都退下吧!”皇上打圆场道。

出了大殿。

“惜儿,你真不执着宸王殿下了吗?方才那般好的机会。如果,你执意的话,爹就算拼了老命也要让皇上下旨”柳忠担虑的说。

柳若惜能感到柳忠是真的为自己好。于是,装作叹息的样子,“爹,你信我,我真的不喜欢宸王了。我想通了,强扭的瓜不甜。爹,我身为您女儿,当然也是有傲骨的。他不喜,我便弃。”

“好!这才是爹的女儿。他不喜便弃。”

在他们走后,身着黑袍的男子对一脸淡漠的夜子宸说,“五哥,这柳若惜居然说放下就放下了?”

“哼!欲擒故纵。”

柳忠带柳若惜回家后。柳若惜暗自观察着。只见门口两尊石麒麟。大门旁是守门侍从临时休息的屋子。走过雕满蝼花的走廊。终于,看见了正堂。

“惜儿,回来了吗?”

有点像王熙凤,只闻其声,不闻其人。柳若惜在心里排腹着。

还没排腹完。只见从里走出位雍容华贵,但又超凡脱俗的气质美人。

只见那美人脸若银盘,一双杏眼。高耸的鼻梁,不点而红的樱桃小嘴。身材高挑。仿佛江南女子的气质。

哇塞!这么漂亮的美人。看起来年龄也很小。没想到这虽然对子女很慈爱的爹,居然也是“衣冠禽兽”,贪图女色的。只是可怜这美人这般年轻貌美,居然做妾。唉!柳若惜边摇头边暗暗排腹。

“惜儿,你怎么了?那儿不舒服吗?到额娘这儿来”那美人眉头紧皱道。

柳若惜仿佛被雷劈中一样。嘴唇蠕动不停。

“娘?”柳若惜不确定的喊。

“惜儿,你怎么了?不认得娘了吗?”紧接着拳头落在了柳忠身上,“你怎么回事?惜儿这是怎么了?到底发生了何事。”

看来这就是我娘了。这爹也不是个渣男。柳若惜暗自排腹着。

“娘,我没事儿,我只是有点恍神!”

“真没事啊?可别哄娘!”

“没事!”

“哎呀!夫君,人家给你开玩笑的!你不会生人家的气吧”

见到这一幕。柳若惜简直鸡皮疙瘩都起来了。于是,为了不让狗粮袭击宝贵的单身狗之身。准备开溜。

“额。。。爹娘,我先回去休息了。”虽然在23世纪没爹没娘,老是羡慕别人,但是真到喊时,怎么这么拗口呢?

可能,柳忠“良心发现,于心不忍”于是道,“那惜儿你先回去休息休息。爹和你娘还有事儿说。青姿扶小姐回房。”

青姿行了行礼,道了声,好的,老爷。便扶着柳若惜回绯烟阁去了。

柳忠目送柳若惜走远,直到看不见身影,才对丫环们说,“都下去吧!”丫环们行礼后,就都下去了。这时,柳忠才对陆徽音说,“音儿,今天在宫内确实发生了件大事。”后道出了柳若惜与宸王的事。

听罢,陆徽音怒目道,“什么?竟然发生了这样的事。难怪,刚刚惜儿的脸色就很不对劲。原来如此啊!哼!这宸王眼光也忒差了。竟然喜欢上了安尚书的女儿。他那女儿小时候就一幅人精的模样。我实在不知这宸王何时瞎的。”

“是啊!我们惜儿才是长的好模样呢!随你。”对此,柳忠早己见怪不怪了。虽说当年,陆徽音和当朝皇后安文茵同称大夜的第一才女。可陆徽音骨子里可不是柔弱的,相反,陆徽音很强势,很傲气。

正是这幅傲骨,使柳忠一钢筋大直男变成如今的暖男了。

想当年,狩猎场上,一袭红衣,扬鞭策马。委实让很多人都为之动心。也使得柳忠甘愿拜倒在了陆徽音的石榴裙下。

成了人人羡慕的“神仙”夫妻。

而柳若惜跟着青姿往绯烟阁去。柳若惜一边记路线,一边观赏周围的景致。

别的不说,只说这奇石异草,就弥足珍贵。说不准,一块石头能卖个好价钱呢!

而绯烟阁更是低调却不失奢华,充满了诗情画意。单单门便是黄梨花木制成的,而床是由沉香木制成的。铜镜前更是摆了许多珠宝首饰,胭脂水粉。屋中还有许多字画,还有张全红木的古筝。

“青姿,你去帮我备水,我要沐浴。”柳若惜还闻了闻衣裳。呕!一股汗味,真受不了。

“好的,小姐。奴婢这就下去准备。”

柳若惜并没有让她纠正她自已的称呼。因为她明白,这已经刻入骨子,成为习惯,改不掉了。而且,若强行让她纠正,难免不会发觉出来。还是不要冒险了。

水很快备好了。抬着倒入屏风后的大木桶内。屋内顿时暖和起来。

“小姐,水已经备好了。奴婢给您沐浴更衣吧!”青姿向柳若惜走来。

What?帮我洗澡?天呐!原谅我怂了!

“咳……那个,你下去吧!我自己来,就行。”柳若惜尴尬的眼睛左右来回转。

“好吧!小姐!您如果有什么事,就喊奴婢一声。”青姿行了行礼。

“嗯!”柳若惜略有些羞涩。

等青姿下去后,柳若惜开始沐浴,一边泡澡,一边想。

突然一声机械音响起,“主人,呜呜呜~差点人家就要失去你了。呜呜呜~”

原本在挑系统时,柳若惜希望挑个威武的。结果,却被这个“眼泪达人”小七迷惑了。唉!悔不当初。

“好了。闭嘴!吵死了!”柳若惜眉毛都快打结了。

“呜呜呜~你凶人家。人家担心你嘛!你还凶人家(;≥皿≤)”小七气的跳脚。

“唉!行了!行了!小七输入原主记忆。”柳若惜严肃道。

“好的,正在输入记忆”谈到正事,小七还是很正经的。

原来,这是大夜朝。好吧!反正是历史书上没有的朝代。原主也叫柳若惜,她爹曾追随皇帝平叛谋反,为大夜振守边疆,立下汗马功劳。皇上夜乾登基,封柳忠为镇国侯,她爹也只娶了她娘一位夫人。据说,她娘陆徽音,为大夜第一才女兼美女。但是,脾气异常火爆。

她上面有3个哥哥。大哥柳逸明,是一戍边将军。二哥柳子平,也是将军。三哥柳子亦和她是龙凤胎。只因她晚一刻钟出生,便要叫人家一声哥哥!三哥是个皇子伴读。只有原主一事无成。

不过,柳忠和陆徽音却极宠原主,三个哥哥也惯着。简直是个团宠。所以,原主废了就废了。

她的3个哥哥也都长的眉清目秀。一点都没想象中的将军,那般粗犷豪迈。

泡了会儿,柳若惜起身,穿上月白色的里衣。坐在铜镜前,瞬间被惊艳到。虽然,柳若惜也是美女,但是,却没有原主长的这般惊艳。圆杏眼,高挺的鼻梁,不点而红的樱桃嘴,完美的身材。

本来,觉得那宸王挺帅。但看了原主的长相。瞬间觉得宸王不配,原主眼瞎了!

当即,柳若惜揉着自己的脸。还时不时感慨一下。

哇哦!满脸的胶原蛋白。以前只觉得夸大其词。不想竟是真的。真有人的脸像剥了壳的鸡蛋般嫩。唉!慕了慕了!

“主人,你现在就是原主,你不用羡慕的。”小七发出“我皮紧了”的讯号。

“我当然知道。不用你提醒。只是感慨一下。”柳若惜平静的看了看时间。

“我睡了!你也下线!”柳若惜命令着小七。因为如果不强制小七下线,小七就一直在看着自己。柳若惜可不想睡觉,都被人盯着。

“好的。主人!记得想我呦!好梦!”

滴~的一声下线了。

刚准备躺下休息。青姿敲了敲门,“小姐,奴婢给您铺床吧!”

“不用了,青姿。我自己来就成。你也早点休息吧!”床还让人铺?巨婴?那岂不是过段时间,四肢都得退化。

“可是,小姐,今晚奴婢守夜。还是奴婢给您铺床吧!”青姿在门外说道。

古人,真麻烦!

“那………青姿,你进来吧!”柳若惜叹息道,总不能让人站门外吧!青姿抱着铺盖,进来后,“呃。。。我不用你铺床,我自己来就行。呃!你这是干嘛?”柳若惜的视线落在了青姿抱的铺盖上。

“小姐,因为今晚奴婢守夜。所以,需要打地铺,守着您。”一边说,青姿一边利索的铺着。

天呐!原谅我吧!≥﹏≤我受不了,这么冷,让人在地上睡。

“咳…那个,青姿,你把你的铺放在那张小塌上吧!”

“小姐,可是这不合规矩。”

“这规矩是死的,人是活的。我是你的小姐,你听我的”柳若惜板着脸道。但她不知道。因为她长的可爱。所以,板着脸的她,显得更可爱,一点威摄力都没有。

唔。小姐现在看起来好可爱,好想摸摸小姐的脸啊!青姿表面不动声色,内心却如汹涛骇浪。“好的,小姐。”

就这样,柳若惜才铺床休息。

唉!古人当真没半分愉乐。这么早就要睡。真无聊!好想有部手机啊!柳若惜临睡前还在心中暗暗排腹着。

“小姐,天亮了。您该起了。三位少爷在院里等您呢!”

“唔哼!不想起”柳若惜蹙了蹙眉

“可,三位少爷还在等您呢!”青姿有点愁。私心,希望小姐多睡会儿。但,三位少爷等了半个时辰。如何也不敢让少爷继续等下去。

本来,柳若惜还合着眼眸。但一听,三个哥哥在等自己。便猛地睁开了眼。据资料所显示,那三个哥哥可都是大帅哥。

【看帅哥不积极,脑子有问题!帅哥可是睁眼的动力】想到这,柳若惜加快穿衣速度。她没注意到她拿了件白衣。

青姿给柳若惜梳好头。柳若惜迫不及待的冲了出去。

果然,院里那棵桃树下,站着三位妖孽美少年。个个挺拔如松。

哇噻!太帅了吧!天呐!柳若惜hold住!色即是空。是空!

三人注意到了柳若惜。抬脚朝她走来。

“惜儿,你怎么了?”

“啊!没事!被阳光晃了下眼”柳若惜可不想让人知道她犯花痴了。

唉!主要是这哥仨也太帅了吧!【星星眼】吸溜~吸溜~

“嗯!没事就行。”大哥柳逸明摸了摸柳若惜的头。

“走吧!去膳厅吃饭。有你最爱的鱼汤”二哥柳子平关怀的道。

幸好,柳若惜不挑食,啥都爱(吃货本货)

“对,一会儿,我们仨陪你上街玩。今天一天,都陪着你”三哥柳子亦略有宠溺的说道。

“呃。。。哥哥,你们今天不当值吗?”柳若惜歪歪头,奇怪,按理说,这武将文官不是很忙吗?

“傻瓜!因为我们今天都排休了。”柳子亦解释着,“好了。快走吧!”

很快,就吃完早膳,然后坐上马车,往最繁华的路段驶去。

路上,有声声叫卖声,有孩童的笑声,有妇女聊天声。好不热闹。

“惜儿,可有想吃的?”柳逸明关心的问道。

昨晚,看了原主的记忆,知道原主喜欢吃花斋的白片糕。于是,就头歪了歪对大哥说,“我想吃白片糕。”

“好,小六去买”

“好的,大少爷”

不一会儿,就买回来了,“惜儿,快尝尝,好不好吃”柳若惜接过用油纸包的白片糕,拿起一块,尝了尝,极品,甜而不腻,虽到了入口即化的程度,但也差不多。

“嗯,很好吃。哥哥们,吃吗?”柳若惜鼓动着腮帮子问。

“噗!不用了,你自己吃就好。”柳子亦笑道。

待柳若惜吃完,便下车逛起街来。

期间,只要柳若惜等下,看一件物品或摸一摸,哥哥们就在身后掏钱。

不一会儿,三个哥哥拿了不少东西。“哥哥们,你们把东西放下,我们吃饭去吧!”“行,我正有此意。去一品居吧!”“好啊!”

复又坐上马车,朝一品居方向驶去。一品居顾名思义,所有东西都是最好的,而且价钱不菲,向来只提供给官家人。因为寻常百姓半年挣的钱,才可以吃一回。故也不来这儿吃。

不一会儿,马车就停了下来。哥哥们下去后,柳若惜才下来。开始打量商铺。

滴~的一声,系统小七上线。“呜呜呜~是不是人家不主动上线,你就不强求我上线。”

“明知故问”柳若惜面瘫道。

“呜呜呜~没爱了呗!”小七“欠揍”的信号又来了。

“闭嘴!不然让你强制下线”柳若惜恶狠狠的说道。

“好嘛!人家不多嘴就是咯!”小七扁扁嘴道。

唉!好言好语,你不听。非逼我凶,我也很温柔的好不。(谁信?)

一品居一共二层,装饰奢华,品味也不俗,一共有十六间屋子。看来,很注重隐私啊!一屋中央,是个大露台,也不知道是干嘛用的。

刚准备抬脚进,便听见。

“呦!这不是柳大小姐嘛?怎么又来此处等我五哥。”七皇子夜子诚揶揄的说,“不会是因为知道如雅姑娘也在吧!”

“七皇子安,但臣妹是跟臣出来吃饭的。还不至于我们兄妹四人都在这儿等着。”柳子平看似心平气和的解释道。

“哦!原来柳将军和子亦兄都在啊!失敬失敬。”夜子诚睁眼说瞎话道。明明他们就在我身边。经过却装作没看见,呵!演技真好,奥斯卡欠你座小金人。

“那边不叨扰殿下了,请。”柳逸明抱拳道。

“哎!相请不如偶遇,一起吧!”柳子诚说罢,便往里走。

身为臣子,还是不能违抗皇命的。于是,便随着一同进去。

“咚咚”的敲了两下门。门开了,里面果然坐着夜子宸和一位美人。

“皇兄,方才在门口瞧见柳将军他们,便邀他们一同来了,皇弟可来迟了。”夜子诚问。

“未曾。碰见便一同用膳吧!”夜子宸明显对着柳逸明哥仨说的,因为看也没看柳若惜一眼。

“恭敬不如从命。”柳子亦平和道。

因为落座前,宸王和方如雅已点好菜。所以,小二很快就上菜了。有人动了第一筷子后,柳若惜就不客气了!

可算可以吃了,古人真麻烦。吃个饭还谦让来谦让去。麻烦!柳若惜一边心里排腹一边不停的吃。可这时,便有人“倒胃口”

“柳小姐,一会儿有场诗词辨。柳小姐可否与如雅一同参加”方如雅还眨了眨眼。

呵!如果不是昨晚知道原主诗词不通,柳若惜肯定认为方如雅是好意,现在嘛?呵!黄鼠狼给鸡拜年——没安好心。

“不了。我就不担扰方小姐的表演了。”柳若惜婉拒着。如果她知退就好,否则,只好让你打脸了。

“啊!柳小姐是不是看不起我!我知道姐姐肯定心里瞧不上我。”方如雅睁着泪眼。

还挺有自知之明,姐,就是瞧不上你。耍心机是吧!让姐陪你好好玩玩。谁让你撞姐枪口上了呢!小样!

“柳若惜,本王命令你和如雅一同参加。”夜子宸冷冷的道。

wc!原主眼瞎了!看上了,这是什么垃圾?垃圾站都不带回收的!

“好吧!”柳若惜翻了个白眼。

果然,方才安静的大厅一下子热闹起来。

“啊啊啊!听说了吗?今天是沈彦川当评审”

“真的吗?天呐!”

“哦哦!还有国学院的月漓月夫子。”

“什么?那个古怪老头”

“天呐!那可想而知,这次的题有多难!”

“是啊!也不知道今天谁能答对”

“反正肯定不是你我”

什么鬼?我中华文化上下5000年,光唐诗就有300首,我还不信了,我赢不了。

柳若惜左瞧瞧右看看,发现方如雅眉头紧锁。看来,确实不简单啊!

唉!今天要借用诸位大师的作品了!先在此说声抱歉。借作品装个大佬。

只听下面一声锣响,响起一道温润的声音,“比赛开始,以菊为诗”

“啊啊啊!沈彦川的声音好好听啊!”

“是啊是啊!”

确实,嗓音不错。柳若惜是个妥妥的声控奴。此时差点眨起星星眼。

夜子诚拿来了笔墨纸砚。方如雅已经开始想了。柳若惜还没拿笔。

“柳小姐,是要直接认输了吗?”夜子诚挑衅道。

“不。我已经想好了。这提议未必也太简单了”柳若惜淡定的回答。

“噗!是吗?那本皇子等着看柳小姐的诗。”夜子诚笑着,似乎是嘲笑柳若惜的自不量力。

确实,如果是以前的柳若惜,估计会出糗,可现在是23世纪的柳若惜,那么出糗是绝对不可能。

只见,柳若惜迅速提笔,写下一首诗。便让青姿往下拿去。这时,方如雅也写出一首。也让待女拿了下去。

咚的一声,锣响。时间终止。

过了好一会儿才宣读诗作。

“这几十首诗中,有3首诗最好。其中有2首出自同一人。”沈彦川柔声但是声音掷地有声道。“一首是方如雅方小姐所做:肠断黄花霜後枝,花乾叶悴两离披。一花忽秀枯丛里,更胜初开乍见时。”(呜呜呜~因为我实在自己写不出来。所以只能借用杨万里的诗。)

“而另外2首,也写的很好。老朽想见见这位小姐”一道苍老的声音。原来是月夫子。

“是!后2首是柳若惜柳小姐所作,第一首:花开不并百花丛,独立疏篱趣未穷。宁可枝头抱香死,何曾吹堕北风中。第二首:荷尽已无擎雨盖,残菊犹有傲霜枝。一年好景君须记,最是橙黄橘绿时。”

“好诗!好诗!”月夫子在旁喝彩。

“柳姐姐,什么时候会写出这么好的诗了。”方如雅看似无辜的问道。其实不就是想让我出糗吗?看似说我写不出好诗,实则说我不诚实。

“我妹妹,自小便好学。初入学堂时,连夫子都说妹妹聪颖。作出两首诗而已,有何大惊小怪?”柳子平忍不住呛声道。

“没,我没说柳姐姐做不出来。我只是在想,姐姐怎么马上做出这么好的诗?”方如雅委屈的说,好似别人都欺负了她一般。

宸王也皱着眉头。只有七皇子嘲讽道,“不会是提前让人写好,自己再写下的吧!”

柳若惜忍无可忍,对着夜子诚说,“七皇子,眼睛不要,可以捐了。我刚刚写的时候,谁替我写了?我写的时候你们都盯着我看,我什么时候抄了?况且我是有未卜先知的能力吗?知道这题是出的菊花,提前找人写好吗?再者说我何时知有这场诗词辨。”

“你………不然你是怎么做出这么好的诗?无凭无据,本皇子凭什么相信?”夜子诚都快跳脚了。

“确实,这不能证明这2首诗出自你。”夜子宸在一旁帮腔。

“呵!不就是觉得我做不出吗?不是还有题?我能次次都提前找人写好吗?写,你们说我找人写好。那我就直接去台上说。这总归不能说有人抄给我吧!”柳若惜平静的说。

呵!要抄也是抄大佬的。可惜你们不认识。

“好!如果接下来三场,你皆能获胜,本王便确定诗是你作的。如果不能赢,你定要承认前两首是你找人抄的。”夜子宸眯了眯眼。

“宸王殿下,若接下来的三场皆很难,臣妹做出,便算前2首是臣妹所做。这必须要获胜,才算。这对臣妹来说,不公平。”柳子亦一脸严肃的说。

“不!如果前两首佳作,皆为柳小姐所作。本王相信柳小姐在接下来的三场中也一定能获胜”宸王断定的道。

“这………”柳子亦为难着。

“三哥,不必忧心。不就是拔得头筹吗?我一定会赢的”柳若惜信心满满。就这?随便搬篇老祖宗作的诗,就能赢。看姐怎么让你们心服口服!

“妹妹,你有所不知,题目越靠后越难,况且后三场还是月老夫子的题。月夫子为人刁钻,对诗作颇有研究。三哥怕你赢不了。”柳子亦说出了他的担忧。

“柳小姐,还是快上台吧!不会,这会儿又让柳兄帮你想呢吧!”夜子诚挑问着。

“上台就上台。七皇子可得看清了,听亮了。”柳若惜说完,便上台了。

“这……柳姐姐,真的会赢吗?不若就算前两首算姐姐作的吧?”方如雅在一旁喝声,没人注意到的是,她眼中闪过一丝担忧。

“我妹妹,一定会赢的,什么叫就算?”柳子平实在憋不住。

“啊!我只是担心柳姐姐做不出来嘛?柳将军何苦误会我”方如雅说着快掉泪似的。

“你……”柳子平气不过,刚想再说,却被大哥拉住了。“我信小妹,小妹一定会赢的。你且放心看”柳逸明劝道。

沈彦川和月夫子听了柳若惜的要求。便应下了她在台上作诗的要求。

咚的一声,锣响,“第二道题,以梅作诗。”

“柳小姐,需要纸笔吗?”沈彦川温柔的问道。“谢谢!但我不需要。”柳若惜对他拂了拂礼。

不一会儿,时间结束。月夫子并没有心仪的佳作。

“ 墙角数枝梅,凌寒独自开。遥知不是雪,为有暗香来。”柳若惜说出这首诗后,一时,鸦雀无声。过一会儿,便有了鼓掌声。月夫子更是激动的宣布这场,柳若惜获胜。

“呵!不就一场吗?下场,下一场一定赢不了。”只有夜子诚一人自言自语的说。

而夜子宸的目光则锁定了柳若惜。无人知道他在想什么?

“柳小姐,好文采。”沈彦川眸中的激动,柳若惜看的见,于是拱了拱手,“运气而已”

随着一声锣响,第三场开始。“第三首以月为诗。”

待所有的收齐后,月夫子有满意的,但没有心仪的。于是对柳若惜说,“不知,柳小姐有何佳作啊!让老朽开开眼。”

“床前明月光,疑是地上霜,举头望明月,低头思故乡”“好诗!好诗!妙!太妙了!”还不等月夫子夸完。柳若惜又读出一首。

“单车欲问边,属国过居延。征蓬出汉塞,归雁入胡天。大漠孤烟直,长河落日圆。萧关逢候骑,都护在燕然。”

“妙啊!老朽宣布这场仍是柳小姐获胜。”月夫子在一旁激动的喝声。

“恭喜你,柳小姐!”“谢谢!”

“下一场以思乡为题”不一会儿,就收齐了。月夫子连看就没看。直接问,“柳小姐,不知您的佳作呢?”

“枯藤老树昏鸦,小桥流水人家,古道西风瘦马。夕阳西下,断肠人在天涯。”柳若惜平静道。

“太精彩了!老朽宣布这一轮的才女大赛,柳小姐获胜。”月夫子激动的落泪。

原来这不是什么诗词辨?竟然是才女大赛?呵!方小姐,可竹篮打水一场空了。

“恭喜你,柳小姐。方才的几首,才女之名,你当之无愧。不知,以后彦川可否到府中向您讨教?”沈彦川问道。

“可以啊!”柳若惜答道。

“那以后,彦川恐要多叨扰了”

“没事!没事!”

说罢,柳若惜便上楼了。刚推开门,二哥便冲过来,抱住了柳若惜,“惜儿,二哥知道你一定会赢的。”

这时,三哥柳子亦过来“补刀”,“刚刚不知道是谁在这儿一直担心这,担心那的。”

“我这不是怕惜儿赢不了嘛”

柳若惜退出了柳子平的怀抱,看向夜子宸,“不知宸王殿下可看清楚了。臣女有无让他人代写?”

“并无!本王………”

“小妹,天色不早了。先回府吧!”柳逸明打断宸王的话,“臣先带臣女回府,就不叨扰王爷了。”

“嗯”

兄妹四人,有说有笑的上了马车。宸王在楼上张望着。

“王爷,我没想到柳姐姐这么厉害。我是不是很差?”方如雅咬着下唇,柔柔的问着。

“没有!你已经很厉害了。月夫子的题难了些。”夜子宸很耐心的安慰着。

“可……可我今后不是大夜的第一才女了。”

“没事!一个称谓而已。”

“不是的。王爷你不懂的。我输给谁都可以。但,输给柳小姐,我……不行的。”

夜子宸紧皱眉头。不禁想,为什么不行。不同样是人。

“王爷,你可否让柳姐姐把称谓让给我?”

“你说什么?这,结果已经人人皆知。况且,一个称谓,而已。”

“可是………”

“好了!本王还有事要处理。先走了。”

夜子宸对她再耐心,也不可能一次又次的包容谅解。

“哎!五哥等等我。”夜子诚一顿小跑。

“王爷!王爷!”方如雅哭的泪流满面。

坐上马车后,夜子宸对暗卫肖明说,“你去查查,八年前,在中秋宴上,作诗的女孩是谁?记住,要暗查。”

肖明领示,直接遁去查当年之事。

夜子宸靠在车壁上,喃喃自语“希望一切只是本王的猜测。”

“五哥,你怎么了?好像有心事的样子。”

“没有!走,回王府。”

*

“小妹,你太厉害了!二哥,我现在是太佩服你了。”柳子平激动的不知道怎么做才能表达他现在的心情。

“小妹,为何你要藏拙。”大哥一针见血的指出来。

果然,逃不过这个问题。幸好,昨晚知道了原主也在藏拙。其实,原主不是无脑之人。只是太爱夜子宸了。

“因为,2年前,方小姐告诉我。宸王喜欢有点糊涂的人,喜欢打扮艳丽的人。因为宸王喜欢,所以我才……”

“太过分了!原来竟是如此。难怪,方如雅方才不对劲!看来,她很怕你夺走她才女的名号。”柳子亦是个儒雅的人。可现在也气红了眼睛。

“没事!都过去了!我现在不喜欢宸王了。”柳若惜平静的一番话,差点吓到她的哥哥们。

因为,当初,柳若惜有多迷恋夜子宸。他们都清楚。所以,不敢相信柳若惜放下了。

“真……真的?”三个人异口同声道。

“当然。我说话算数。我想好了,强扭的瓜不甜。算了。况且,他从来都不喜欢我。我也不会在原地等他了。”

“好!有骨气!不愧是我柳家的儿女。君无意,我便弃。天下好男儿多的是。你能看清最好”

“嗯!谢大哥!”

“客气什么?一家人不说两家说。”

“少爷,小姐!到了”小厮通报了一声

“那,大哥,我先回去了!”

“嗯,去吧!晚膳时,哥再去叫你。”

柳若惜拂了拂身。朝绯烟阁走去。然后,兄弟仨人各回各院。

刚一进屋,柳若惜就“躺尸”了。“青姿,我腰酸,背也痛,你给我按按。”

“好的。小姐!”

嗯~啊~的声音传出。不知道的还以为怎么了呢!

随着呼~一声的传出。柳若惜终于舒服了。

“谢谢你,青姿”

还真不是我客气。我在23世纪经常对从事服务行业的人说谢谢。表达内心的感谢。

“小姐客气了,这是奴婢应该做的。”

“青姿,你先出去吧!我要休息会儿了。”说罢,青姿行了行礼,出去了。

“小七,回忆原主记忆”

“好的,主人。”

小七在正经事上很正经的。不一会儿,就对整个大夜朝了解透了。

“主人,原来,你寄宿的这个人,居然这么耳根子软。别人说什么,她信什么?难怪那宸王看不上她。”

“确实,原主太容易轻信旁人了。唉!你下线吧”

“?主人,你好绝情,你用的着我就让我上线,用不着,就让我下线,呜呜呜~小七太可怜了。”

“闭嘴,下线”

“好吧!”

滴~的一声,小七下线。世界瞬间安静了。

过了一会儿,青姿来叫她,“三位少爷,在院中等小姐吃晚膳呢!”

“是吗?那快点!”天呐!本不想靠人,奈何,这衣服,我委实不会。头发也只会束高马尾。唉!

青姿心灵手巧的给柳若惜整理了头发。柳若惜出门后,三个哥哥不禁都屏住了气。因为妹妹太美了。往常,虽然知道妹妹长的美,但打扮的艳俗,头上也会戴上许多首饰。看起来很违合。今日的妹妹,身着蓝衣,头束莲花冠。格外的美貌动人。

“大哥,你们怎么了?叫你们半天,也不回我”柳若惜模仿原主,朝他们嘟了嘟嘴。

“那是,因为妹妹今日太美了。就看呆了”柳子平最沉不住气。于是,把心里话就说了出来。

“噗!行吧!二哥的解释,我勉强接受。”

“走吧!去膳厅吧!爹娘还在等我们”大哥提醒着。

于是,走近路朝膳厅走去。一路无话。

刚入膳厅,“惜儿,今日开心吗?”美人娘问话了。

“当然开心了,今天可刺激了”柳若惜喜上眉梢。

“是吗?来坐娘边上,给娘讲讲。”

柳若惜,正苦于怎么坐,坐哪儿,正好美人娘替她解决了苦恼。

“好嘞!”一溜烟,就坐到了美人娘身边。

三个哥哥在对面落了座。柳若惜给美人娘讲了一天所发生的事情。

“惜儿,真厉害!娘就知道娘的惜儿是才女。那方尚书的女儿,果真长着长着就歪了。那,惜儿,你今日见宸王与那方小姐在一处,你……真放下了吗?”美人娘问的小心翼翼的。

“嗯!早在那天,他说我嫁过去也是独守空房的时候,我就不对他抱任何幻想了。”


>>>点此阅读《穿越:狼狗王爷变奶狗》全文<<<


版权声明:未经书面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对既成事实本站将保留所有的权利。

无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