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叶青羽,林若雨《重生:我成了四个反派的修仙后娘》在线全文免费阅读

小说:重生:我成了四个反派的修仙后娘
分类:古代言情
作者:相见禾心
角色:叶青羽,林若雨
简介:“叶青羽!身为师尊第一关门弟子,无情宫的传位怎么也轮不到你!凭什么你抢走了一切,还夺走了宫主之位!这一切都是属于我的!你去死吧!”疯狂的女声凌空一击而向立于悬崖之上的女子而去!叶青羽掉落悬崖,再醒来时,完全是一懵了!这是什么地方?掉落小世界,重生为四个子女的后娘,还有一个生死不明的丈夫?重活一世?你的仇我的仇一并报了吧!却道无情是有情?“夫人!你不要为夫了么?”拖家带口的,我们杀回去吧!

书评专区


小说叶青羽,林若雨《重生:我成了四个反派的修仙后娘》在线全文免费阅读

《重生:我成了四个反派的修仙后娘》最新章节全文阅读免费阅读


“师妹!好久不见了!师姐对你可是万分的想念呐!”一道肆笑的女声传来。

“大师姐!来都来了,何必故弄玄虚、藏头弄尾?不如现身相见吧!”叶青羽冷声道。

“师妹的警惕性还是那样的强!只可惜到最后不过是垂死挣扎罢了!不若师妹让出宫主之位!我许师妹一个全尸!”林若雨厉声道。

“大师姐,我只道你对宫主之位执著了些,却不料你却丧心病狂到如此地步,屠杀同门,勾结魔族,就为了一个宫主之位,值得么?”叶青羽质问说道。

“当年师尊事事偏心于你,明明我才是大师姐,论长论幼也该是我继宫主之位,可偏偏她却传位于你!不仅传了你宫主之位,更是将她千年的功力传给了你!连云珠也给了你!什么好的都是你的!她为什么不传给我?何其不公!既然不公,我便自已来拿,得不到毁掉就是了!如果让师尊知道,无情宫毁在她最得意的弟子手上,不知道她会作何感想!哈哈哈……只可惜她见不到了,灰飞烟灭,早知道我便让魔族左护法魔焰晚点到她下手好了!如果她不是将功力传给了你,也不会到最后连缚鸡之力都没有了!哈哈哈……”林若雨疯狂笑道。

“你是疯魔了!竟连师尊也下得了手!”叶青羽震惊道。

“她该死!她说我心术不正,我便心术不正给她看!”林若雨笑道。

“为了宫主之位,就要屠杀无情宫么?林若雨,你实在丧心病狂!”叶青羽厉声道。

“呵,我杀的自然是不服从我的人,杀了也不可惜,只要你死了,我再建个无情宫,谁会知道我弑师屠门,哈哈哈……”林若雨道“把云珠交出来罢,别再垂死挣扎了!”

“原来你做了这么多,便是为了云珠!不惜勾结魔族!林若雨,我就算是与你同归于尽也不会把云珠给你!”叶青羽说罢,已然欺身而上,出招向林若雨攻去!

林若雨闪身躲过叶青羽的攻击,一个眼色,便让身旁的魔族左护法魔焰和魔族右护法魔月出手共同对付叶青羽。

三人合围叶青羽,逐渐将她逼上了断情崖上……

“师妹,就到此为止吧!这断情崖便你的丧命之处!”林若雨笑道。

“呵,为了杀了,竟出动了魔族二大护法!真是何其有幸!”叶青羽依旧而色不改,只是淡默的容颜上已然是一片惨白。

“师妹果然是厉害,若非事先给师妹投了毒,我等也不会这么轻松便胜了你!想不到吧,师妹,这毒名唤\"毒吻\",是上古魔神所创之毒,可噬神!纵使你是半神又如何?还不是得乖乖受着!被亲近之人背叛的感觉如何?师妹,你太过心善,一心只想躲着修行,外面的世界早就变了,你如此不识时务,却也怪不得我!”林若雨转向魔族左右护法道。“时不再来,等她缓过了气,我等便没机会了!还不将其诛杀!”

众人合力一击向叶青羽,电闪雷鸣之间,叶青羽已然无力躲过了。

叶青羽惨然一笑,到此为止了么,眼眸猛然一睁,一股力量从其身上爆发开来,“不好!她竟自爆了内丹!”魔族左护法魔焰厉声道“快躲!”随即,飞速将魔族右护法魔月拉上。

最后的意识之间,叶青羽看到自己的肉身已炸为碎片!

谁也没有看见,云珠白光一闪,及时将叶青羽的元神收入其中,消失在天光大陆,飞速的逃往虚空浩瀚,去往小世界……

“阿姐,后娘还没有醒,我们怎么办呐!”一个小豆丁怯声声的问道旁边的姐姐“后娘醒了会不会还打我们呐?”

“是她自己运气不好,怪我们什么事儿?如果不是她追着我们打,她会在雪地里滑倒?与其死在她手上,不如咱们自保!反正她这人活着也只是浪费粮食,还总想着把我们卖掉!”阿玉冷声道。“不如我们先卖掉她,也能得几个钱,等撑过冬天,大哥找到爹,带碰上爹回来,咱们就能过上好日子了!”

“阿姐说得对!我们找人牙子把她卖了!”另一个稍大的男孩厉声道。

“阿木,阿决,帮忙一起把她抬到板车上。”阿玉说道。

三个孩子,阿玉十岁,是二姐,阿木八岁,是三弟,阿决只有五岁,是最小的,他们合力将女人抬上板车,推着在雪地里行走,将人拖到了人牙子处。

一个时辰过后,姐弟三人终于找到了人牙子,人牙子掀开草席一看“怎么回事?抬个死人来还想卖钱?死的不要!”人牙子抬手赶着姐弟三人。

“大叔,你再看看,她还活着,而且她有点姿色,卖掉青楼去,保管值钱!”阿玉急急说道。

人牙子将手指放在那女人的鼻息处,探了探,果然,还有出气,顺着抬手将女人面容上的血发拨开,果见那女人的容颜不俗!心下动了动,对姐弟三人说道“五十文钱!卖不卖!”

“卖!卖!”阿玉赶紧说道。心下一喜,想不到这女人这么值钱,赚了,这个冬天姐弟三人能捱得过了。

说罢,人牙子数了五十文钱,交给了阿玉。阿玉接过来一数,不多不少,赶紧的将五十文钱放入了她的小钱袋中,拉起二个弟弟,便飞奔着跑掉了。

人牙子们相互看了看,不禁笑道,这几个姐弟跑什么。

一人问道“大哥,这女人会不会有问题?”

“怕什么,咱们做这买卖的,还怕什么问题?”

“不过这女人姿色确实不俗,卖掉之前,不如,咱们先试试!”几人相互看了看,一眼淫笑地道。

几人将板车上的女人拖入柴房,正欲行事。那女人猛然地瞪大了眼睛,将几人吓了一跳!只见那女人的眼珠子四周转了转,瞬间眼神一变,变得凌厉起来,迅速起声,出招将几人踹飞了出去!

“女侠饶命啊!女侠饶命啊!我们不敢了!”几人赶忙跪下求饶道 。

叶青羽冷眸一撇,几人一阵冷颤。“怎么回事?我怎会在此?”叶青羽冷问。

“就几个小孩,把您拖来给卖了五十文钱,女侠其它的我们什么都不知道,饶命啊!”人牙子道。

叶青羽环顾四周,见他们有不少人,心下一阵细想,这身子实在太弱了,不宜生事,还是快点找个地方休养得好。随即对人牙子说道“把我卖了五十文?也太看不起人了吧!”叶青羽挑了挑眉“钱呢?拿来”

?人牙子心下一惊说道“女侠!都是我们的错,给给,这是我们的赔偿”说着,便把身上的钱袋子拿了出来交给叶青羽。

叶青羽打开看了看,大概也有十两银子,便将其收入怀中,转身走了。

叶青羽走远之后,几个人牙子浑身一放松,瘫软在地。

叶青羽边走,边凌神探向云珠问道“云宝!怎么回事?你给我找的是个什么身体?”

云珠空间里,一个萌萌的小小的白云回答道“主人,咱们找过了那么多个小世界,只有这个女人的身体最和您契合,这女人的名字也叫叶青羽,是大启国四大世家之一叶家的嫡女,被庶妹算计嫁给了北辰王,才落得了这样的下场!”

“大启国北辰王?既然嫁给了一个王爷,又怎么会落得个这样的田地?”叶青羽问道。

“当当当!这就到了重点了,这北辰王曾经是一代战神,可是也是被人暗害,成了残废,毁了容颜!他的北辰王军也被几个世家给瓜分了,失了势又失了颜,还拖家带口的被人追杀,放逐到了偏远的小山村!这北辰王有四个子女,可是都不是他亲生的,而是收养的!按照这个世界的剧情,这北辰王死后,四个孩子那是受尽了苦头,并且还被男女主坑杀,最后也落了个身死异处的下场,那个叫惨啊……嘤嘤嘤……”云宝说着说着就哭了。

叶青羽很无语的扶着额,这云宝这副模样,不知道的还以为是她这个当主人欺负了他,这么萌又爱哭,还这么抢手,想当初魔族可是不惜一切代价抢它哇!

不过,当初叶青羽能爆内丹与林若雨同归于尽,还能元神出逃,得多亏了云宝。事发时,叶青羽为自己算过了一罫,自知难以善了,便与云宝定下了,弃肉身保元神的计谋,所幸,虽然曲折波折了些,便好歹还是成功了。

这些时日以来,叶青羽躲在云珠内修养元神,云宝带着她不断穿梭时空,各个小世界,为叶青羽寻找肉身,总算找到了个契合的肉身,也是难得,只不过,经历还是挺惨的!

“那四个孩子最后经历了什么,也那么惨?”叶青羽问着云宝。

“主人!你关心那四个孩子呐!太好了!”云宝萌萌哒的说道。“那北辰王的大儿子,其实是皇长孙,其父是先太子,先太子被杀后,北辰王便使计让皇长孙诈死,顺势收养了他,北辰王名唤秦无离,给皇长孙改名为秦子忧!他一心想为父报仇,便乱了天下,最后被男主处以凌迟!二女秦子玉,是北辰王战将的遗孤!天生神力,将门虎女,被女主算计死于战场,身首异处!三子秦子木,仍是天生的暗黑之帝,创立了杀手组织渊阁,最后也是被男主给缴灭,使了化尸水化了尸身!四子秦子决,仍集医毒于一体,最后也是为救秦子忧中了男女主的计,受火刑而死!嘤嘤嘤!”云宝说罢,那叫哭得一个惨字了得!”

叶青羽沉思片刻,说道“意思是,我现在是这几个孩子的后娘?”

云宝回道“是哒!主人!”

叶青羽看向云宝,疑惑的问道“你说了这么多,与我有关吗?\"

\"主人!咱们借这身子要想使您恢复修为,只能夺了男女主的气运,拯救大反派,收获功德,也可得信仰之力!才能使你淬炼元神,重塑肉身!早日回去报仇血恨!”云宝顿了顿继续说道。“而且咱们是得了原身的委托了的,她将肉身给了你,你为她报仇,过她不一样的人生,也就得了她的信仰之力了。至于改变四个大反派的人生,你也便可得到他们身上的反馈的功德了。”

“原来是这样!”叶青羽了然道。“那咱们走吧!”

云宝问道“去哪儿?”

“当然是去找我的几个好孩子啦!”叶青羽笑道。

云宝浑身一哆嗦,好怕怕哦!别看主人对外冷言冷面,其实内心是个喜欢搞事儿的小调皮!有得玩儿了哦。

叶青羽回到洛家村山坡坡上的秦家的破草屋子的时候,三个孩子正在笑眯眯的数着卖她的五十文钱,随后秦子玉便将钱收回了她的小钱袋里。

“阿姐,后娘醒来后不会回来找咱们的麻烦吧?”小豆丁秦子决问道。

“你怎么这么胆小,怕什么?等她醒来的时候,早不知道被卖到哪里去了!”秦子玉讥笑道。“她天天打骂我们,你这么关心她做什么?”

“我没有关心她,我只怕她跑回来了的话,咱们就没好果子吃了!”秦子决道。

“怕她做什么!大丈夫欲成大事,不能拘泥小节!如果她敢回来,咱们再设计卖她一次,送上门的钱财,不要白不要!”秦子木阴狠道。

门外的叶青羽……

“云宝,你说这几个小黑心都已经黑成这样了,还有拯救的必要么?”叶青羽冷笑道。

“呵呵,主人,不然怎么会是大反派呢?为了信仰力,为了功德,为了淬炼元神,重塑肉身。要么主人,你再挣扎挣扎?”云宝讨好的道。

叶青羽冷然一笑,推开了破败的木门。

秦子决抬眼朝着门口看去,吓得赶紧抓住了一旁的姐姐。

秦子玉和秦子决也直接吓傻了,这女人还真得回来了,怎么办,咱们说的话都被她听见了么。秦子玉和秦子决互看一眼,看到了对方的眼神,当下决定,拼了。

叶青羽站在门外,浑身仍然是湿漉漉的,额上的血早已干涸,脸色惨白如鬼,一双眼睛毫无波澜,但是嘴角分明在嘲笑!

“啊!鬼啊!”秦子决大叫道。

秦子玉和秦子决立马抄起板凳向叶青羽砸去,叶青羽一个闪身,躲过了攻击!小样,就这点本事,还治不了你们了?

叶青羽跨步入门,一手一个将秦子玉和秦子木提起来。

“啊!放开我哥和我姐。”秦子决伦起了一个大木棒朝叶青羽冲去。叶青羽一脚将大木棒踹飞,一个转身,将他三姐弟分别按在坑头上,说道“我卖身钱呢,拿出来!”

秦子木迅速镇定下来,看到了地上的影子,感觉到叶青羽身上虽然有点冷,但还是有些许温度的,“你这女人,居然没死!你还敢回来!”

叶青羽没耐心的说道“你死了我都还没死!少废话,把钱交出来!”

秦子玉马上一个眼神一闪,看向怀中的钱袋。

叶青羽立马揪住她,躲过另外二个孩子扑腾的身子,直接拿走了那装着五十文钱的钱袋。

“想要我的卖身钱拿来用,还嬾着呢!”叶青羽讥笑道。

“坏女人!你怎么还不死!”秦子玉气着说道。

“我命大着呢!”叶青羽继续说道。“想让我死,还得看看你们有什么本事!”

秦子木一言不发的坐在坑头,拉到秦子决,只眼神恨恨的看着叶青羽,看那眼神,恨不得食之肉,啖之血!

那眼神看得云珠内的云宝都浑身发凉了,浑身哆嗦着说道“主人!这小子的眼神好狠呐!你悠着点!”

叶青羽一副了然于胸,说道“这几个大反派已然是这个样子了,只能是慢慢感化了,不然你还让我马上向他们说道,我改了,我会马上对他们好么,换你也不信!”

云宝……

“他们爹和老大呢?”叶青羽问云宝。

云宝回道“北辰王将你们母子五从安顿在洛家村后,便出了洛家村了,而老大秦子忧久见北辰王不回,但出去寻他去了。”

“原来如此!”

“你们几个,去为我烧热水,我要沐浴更衣!”叶青羽对几个孩子说道。

“凭什么?”秦子玉道。“你自己去烧!”

“不去是吗?”叶青羽道“那你们可就再也见不到你们爹和大哥了哦!”

“你!”秦子玉红了双眼。

“我们去烧!”秦子木随即带着秦子决下了炕头,拉着秦子玉走了出去。

叶青羽看着他们的动作,与云宝说道“这秦子木小小年纪,心机如此深沉,但是心中还是有一点善念,下意识的动作,还是在护着秦子玉和秦子决!”

云宝问道“主人!你在试探他们么?”

“当然!接下来的日子,我可得好好得他们生活了,当然得先看出他们的黑心程度,还有,心中是否还有善念,值不值得拯救了。”叶青羽顿了顿道。“如果不值得拯救,就只能去游历修行,收集功德值了,或者,抢男女主的气运也不错,嘻嘻……或者,除了感化之外,等他们大了,养肥了,再诛杀,也是能不少功德值的,哈哈……”

好腹黑的主人……

叶青羽回到了原身的房间,只见屋内的布置要比那三个孩子的房间不要好得太多了,该有的也都有,虽然简陋,但也齐全。叶青羽按照原身的记忆,翻住了床底下的大箱子,翻了翻,有几身略新的换洗衣服,也有新的被褥。想着那几个孩子的坑头上,连个像样的被褥都没有了,叶青羽不禁骂原身的狠心,落了个被卖掉的下场也是活该。

按照云宝所说,原身的经历,应该是被卖入青楼后,按照她的姿色确实顺利成为了花魁,一时风光无两,但好日子没享多少,便又遇到了男女主。原身当初的婚事,不是北辰王,而是男主二皇子秦延凉,被女主算计,没了婚事,又被一顶破轿塞给了北辰王,后又被北辰王带到了洛家村。成为花魁后被女主发现,设计让叶家知晓,昔日的嫡女,竟如此败化门风,后被叶家家主使了暗卫诛杀,死后不甘,这才与云宝做了交易。

叶青羽在几个孩子烧水的功夫,抱着新被褥又回到了几个孩子的房间,将旧被褥收走,随即将新被褥辅了上去,果然顺眼了很多。

“后娘,水烧好了!”秦子玉喊到。

“好”叶青羽应声回到了她自己的房里,指挥着几个孩子,将水倒入洗澡的木桶中,水温兑好,便将他们赶了出去。

叶青羽待他们走后,便除去衣物,将身子泡入木桶之中,洗去污啧。便又唤云宝,换了污了,加入灵泉,重新温养这副新身子,沉沉睡去。

几个孩子回到他们自己的房中,皆是一愣,只见他们的坑头上,破被褥已经不见了,换了一床新被褥,炕居然也烧好了。

“这不是那个女人的嫁妆么,她怎么值得拿出来了,还给我们用?”秦子玉疑惑道。“阿木,你说,她在打什么鬼主意了?”

“不管她打什么鬼主意,咱们见招拆招,只管让她放马过来!”秦子木沉声道。

“那这坑头”秦子玉疑惑道。只见,秦子决已经飞快的脱掉鞋子,钻进了被子里,舒服的道“好久没有这么暖和过了,阿玉阿木,你们也快点进来!太暖和了!”

秦子玉和秦子木相视一笑,是啊,他们好久没有这么暖和了,笑罢,便也脱掉鞋袜,钻进了被窝里了。

三姐弟这几年来,头一夜睡得如此舒服,不一会儿,便沉沉睡去……

一阵饭香传来,三姐弟猛然一醒,还有点迷迷糊糊的脑子转不弯来了。

秦子玉和秦子木,见秦子决又睡着了,也没有打扰他,便一起起身,穿好衣物,打开房门,向院子里走去。

只见他们姐弟终身难忘的一幕,那个女人竟然在做饭!!!

“醒了,洗漱好,便来吃早饭吧!”叶青羽笑着对他们说道。

今天太阳从西边出来了,要知道,她自从嫁入秦家以来,从来没有做过饭!更别提喊他们吃饭了,从来都是他们姐弟做给她吃,还经常嫌东嫌西的,挑剔得不行!

“阿决还没有醒么!去叫他醒来,不然要饿肚子了!”叶青羽催促道。

秦子玉犹豫了一会儿,还是转身回房去唤了秦子决。

“你这个女人,究竟想打什么主意?”秦子木冷然道。

“怎么?喊你们吃个早饭,就是打主意?”叶青羽笑道。

“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秦子木讥笑道。

“就算要打主意,饿着肚子还怎么斗?”叶青羽继续说道。“咱们都是一条绳上的蚂蚱,就算不能同心协力,也要想法吃饱了肚子先呗!赶紧去洗漱吧!热水我已经烧好了”

二人说罢,秦子玉已经带着秦子决出来了,三姐弟便取了热水,一个接一个的洗漱起来了。

“云宝,你别说,这几个孩子洗干净了,还是挺眉清目秀的呢!”叶青羽说道。

“呵呵,就知道主人你是个颜控!所以云宝可是好好的挑选了呢!”云宝傲娇的说道。“要知道,他们虽然是大反派,将来也是大帅哥,大美人呢!”

“好吧!看在颜值的份儿上,怎么着也得加倍努力呐!”叶青羽舒心一笑!

哼,就知道主人嘴硬心软!嘻嘻……

“洗好了坐桌子上吧,今天咱们吃面条!”叶青羽招呼他们坐下,又分了他们一人一碗面条。

几个孩子见到面条,眼都瞪大了,好久连面条都没吃过了。不多时,便受不了香味的引诱,纷纷拿起筷子吃了起来。

“慢点吃!锅里还有!”叶青羽看到他们狼吞虎咽的样子,不禁的笑出声了。

想当初在上界,叶青羽最不爱的就是吃僻谷丹僻谷,却偏好美食,往往跑向人间,不光吃遍了美食,还学得了一身好厨艺,想不到现在派上了用场。叶青羽眯了眯眼,不禁想起了夕日里尝遍美酒美食的日子。

“吃饱了后,我们就到后山去打猎吧,虽然咱们母子不是一条心,但日子也得过下去。这个家人人有份,你们都得出力哦。”叶青羽说道。

秦子玉和秦子木对看了一眼,来了,这女人什么时候会打猎了,莫不是又在想什么坏主意了。

“阿决太小,后山上野物众多,不能跟我们去打猎!还是留在家里看家吧!”秦子木说道。秦子木其实是想,如果后娘要打什么主意,他和阿玉两人联手就行了,阿决跟着去,反而容易被当作人质。

秦子玉接到秦子木的眼神示意,当下也说道“是啊,后娘,阿决跟着我们去太危险了,就咱们一起去就好,我和阿木还能帮你忙,带着阿决反而还要照顾他了。”

叶青羽本来也没想让秦子决去,看了看秦子玉和秦子木无声的交流,这二崽子又在憋着坏呢!“阿决留在家里便成,你二人带上工具随我上山便是。”

叶青羽和秦子玉、秦子木三人各背了一个背笼,拿了些简单的工具便上了后山。叶青羽走在前头,挖了不少野菜。秦子玉和秦子木跟在后头有样学样,叶青羽边采边教着他们,把他们笼中的毒草丢掉。

“那些有毒,是不能吃的!”叶青羽说道。

“哦!我知道了!”秦子玉闷声回道。

秦子木不发一言,但是悄悄的在怀中塞了不少毒草。

叶青羽将他的动作看在眼里,不禁在心里翻了几个白眼。

“大反派不愧是大反派,只要有机会就搞事儿!”云宝不禁砸砸说道。“主人,你小心他下毒!”

“只要他敢,我保证先让他尝尝其中滋味!”叶青羽恨恨说道。养不熟的白眼狼。

越往山上去,这二个孩子也不觉得累。叶青羽暗暗赞叹,这俩孩子的体力真好!

冬日里,山上植被有限,动物也冬眠了。叶青羽想着带着他们,看有没有野兔之类的小动物,最好能有一窝,带回去养着,这样,冬天的肉暂时就不愁了。

想着,她便让姐弟二人原地休息,她沿着四周转了转,转着还真听到一处有了动静,她拨开了一处干草,拂开了落雪,发现了一个大坑,看来是有人在此设了一个猎坑了。

叶青羽往下探去,只见里面确实有一头大野猪掉落坑中,还有一些野兔,运气真好,抢漏了!

“上面有人吗?救救我们!”一个弱小的少年声音响起。

叶青羽再往里一看,只见一个小小的少年,约十一二岁的模样,躺在了坑里深处,旁边似乎还有一个男人,居然还戴着铁面,那个少年,也是血肉模糊,右腿被捕兽器给夹住了,还不断的有血渗出。

叶青羽一跃而下,探了探那男人的鼻息,还活着,那少年也意识不清了。

“云宝,给二颗护心丹来。”叶青羽向云宝说道。

“好!”云宝说道。“主人,给!”云宝从云珠内传来二颗护心丹交给了叶青羽。叶青羽先喂了二人一人一颗护心丹,然后又说道。“再来颗止血丹!”随后又给那少年喂了颗止血丹。

叶青羽给二人喂下丹药后,又用镰刀卡入捕兽器,稍微一用力,那捕兽器便打开了。感觉到一阵疼痛袭来,那少年硬生生的给疼醒了,那少年惨白着眼猛地睁开了眼,看清了面前的女人,眼里闪过了诧异和一瞬间的杀意,随后便看见叶青羽撕开了衣物在给他包扎的时候,便稍微放松,身体却下意识的排斥,“是你这个女人!快放开我!”

“你确定?”叶青羽挑了挑眉,“你不是求救嘛?想死在这儿?”随后,又转向了身旁的男人。

“你不要碰我爹!”那少年急道。

“哦?他是你爹秦无离?”叶青羽了然道。“你们这是怎么了?掉进这捕兽坑里面了?”

“我为什么要告诉你!”秦子忧抗拒道。

“那好吧!”叶青羽放开了秦无离,随即利用镰刀卡入土坑,借力飞身跳出了土坑。

见叶青羽真的要走了,秦子忧急了,“求求你!救救我爹!”他不想在这里等死,也不想让爹死,可不想让那女人碰爹,可是等了好久,温度又低,靠着食着坑内的生肉捱了好久,等来了却是这个讨厌的女人!他虽然不相信这个女人,但是如果他们父子不能活着出去,三个弟弟妹妹,他们要怎么办?这样想着,秦子忧已然见不到叶青羽的身影了,果然,这女人还是狠心!秦子忧绝望的闭上的双眼。

突然又有人跳下坑中的声音,秦子忧再次睁开眼,居然还是那个女人!只见她拿着藤蔓绑在了秦无离的身上,确定绑紧了之后,朝上面喊了一声“阿玉阿木,拉!”

秦子玉此时的天生神力派上了用场,只见不多时,上面有人用了力,秦无离的身体逐渐离开了地面。叶青羽跟着后面,不断的调整角度,逐步的将秦无离送出了洞口,平放在雪地上。

“阿爹,你怎么了,阿爹!醒醒啊!”秦子玉和秦子木飞奔过来,趴在秦无离的身上,大声哭喊道。

“哭什么!人还没死呢!你们大哥还在下面,再加把力,把你们大哥拉上来了!”叶青羽厉声道。

闻言,秦子玉和秦子木不再哭泣,叶青羽随即解下秦无离身上的藤蔓,又跳下了捕兽坑中。叶青羽跳入坑下,将藤蔓绑在了秦子忧身上,又唤着秦子玉和秦子木用同样的方法把秦子忧拉了上去。

“阿玉,你背着你大哥,我背你们爹,阿木扶着!”叶青羽向二姐弟吩咐到。

见秦子忧还在发愣,叶青羽不耐烦的道,“还愣着做什么?还不赶紧的!”

秦子忧心中无数的震荡,这还是他们认识的那个叶青羽么?这些日子,到底发生了什么?

秦子玉已经将秦子忧背在背上,叶青羽也在秦子木的帮助下背上了秦无离。

母子几人就这样慢慢的下了山。

“阿玉!阿木,是你们回来了么?”快到草屋的时候,便听到了秦子决急急的声音。

“是爹和大哥受伤了,阿决,你快来帮下忙!”秦子木说道。

“爹爹和大哥怎么会受伤了!”秦子决跑了过来,也帮忙叶青羽扶着秦无离。

“别多说了,快让他们进屋!”叶青羽吩咐道。

“哦哦!”

母子几人将秦无离和秦子忧,放到了他们屋中的坑头上。秦子忧的伤口叶青羽在山上已经为他处理好了,放好秦无离后,叶青离这才细细的为他把脉。

中毒,又伤了经脉,有意思,有人是怕他不死嘛,这么狠?

“你会把脉?”秦子忧疑惑的问道。从来没听说过这女人还会医术啊?真的是太奇怪了!

“你们去烧热水来,我为你们爹处理一下身子!”叶青羽转头向另外三个孩子道。

秦子忧更加震惊了,自从这个女人嫁给爹以来,就对爹嫌弃得不行,现在,她竟说要为爹处理一下身子了。

护心丹服用得及时,如若不是今日凑巧上山,只怕再过些时日,这二人,就只剩尸体了。想罢,叶青羽费力的将秦无离翻转身子,又吩咐着秦子忧借力帮忙,唤来了秦子玉,好大一半会儿,才除去他全身上下血污的衣物。

叶青羽这才看清,这秦无离浑身上下已没了一块好肉,伤痕累累,怎一个惨字形容得了!

“云宝,这秦无离是什么时候死的?”叶青羽神识问着云宝。

“按照原剧情,这秦无离不出一个月就死了!”云宝回答道。

“这样说来,就是在后山等救援的这段日子了。”叶青羽说道。

“是的,后来秦子忧也终于等来猎户上山,虽说得救了,但是秦无离那时已经没气了。”云宝叹气道。

“一代战神,到头来,却是这样的下场,这次我救了你,你该怎么回报我呢?”叶青羽心想着。“云宝,拿聚神丹来。”

“聚神丹?”云宝咤异道。“你要救他?”

“是啊!他被男女主害得这么惨,要夺他们的气运,少了助力可不成!”叶青羽笑道。“不是你让我加油干的嘛,别小气了,这么丹还是当年我练的,放你那的呢!”

“主人,今时不同往日了,咱们得悠着点!当初为你凝结元神,可是废了不少丹药呢,用一颗少一颗,主人可得珍惜啊!”云宝心痛道。

“得了,舍不得孩子套不住狼!赶紧的吧!”叶青羽道。“等云珠空间里的灵植成熟,再炼就是了。”

幸好前世叶青羽有事没事,就喜欢翻阅云珠里的古籍,炼好的丹、灵植之类的,不管什么东西,都喜欢往云珠里面存,这才有了依仗,前世没用上的许多东西,在这个小世界里,可是难得的珍品。

叶青羽避着秦子忧,往秦无离的嘴里塞了凝神丹,幸好丹药入口即化,不然,这熊孩子死死盯盯,还真不好喂下去呢。

“你给我爹吃了什么?”秦子忧的感观真是异于常人,就这样轻微的动作,都被他发现了。

“疗伤的丹药,对你爹有极大的好处,你不必担忧!别一副我要害人的眼神看着我,我要害他,不背他回来便是,废这么多功夫做什么?”叶青羽冷笑道。

秦子忧不好意思的别开眼,秦子玉已经将热水抬了进来。

“阿玉,去将我房中的木桶抬过来!”叶青羽说道。

四姐弟又是一阵咤异,叶青说面对他们的眼神已然是见怪不怪了,只得厉声道,“还不快去!”

秦子玉和秦子木将木桶准备好后,随即,又费力的将秦无离放入了木桶,不动声色的加入了灵泉,除了内伤,还得为秦无离淬体。

几翻折腾好后,叶青羽便唤秦子玉出去了。

“后娘,我们去哪里?”秦子玉见叶青羽又要往后山去,遂问道。

“去把你爹和你大哥掉落坑中的野味扛回来,野菜背笼也得拿回来!”叶青羽道。

“哦哦!”秦子玉便紧跟在后。

叶青羽和秦子玉到达捕兽坑中,又是一番折腾,将野猪交给秦子玉扛着,叶青羽捡了野兔放入背笼便转回了草屋。

回到草屋的院子,又是一阵忙活,叶青羽让秦子玉添柴烧火,将几只活野兔放秦子木找个地方看好,转身拿了菜刀,便肢解起野猪来。

秦子木跟着身后帮忙,见叶青羽肢解野猪的动作分外熟练,也不禁几分打谅,这女人到底是鬼上身,还是转性了?

几翻忙活后,野猪肉也炖熟,整个香味扑鼻而来,熏得满院子都是肉香。秦子决不禁吸了吸鼻子,望着野肉,留下了三大片口水,好久没有吃肉了。

秦子忧也望向窗外的院子,不禁的陷入沉思。

“阿玉、阿木、阿决,将你们父亲清理好后,扶回炕头上吧!收拾好后,好吃肉!”叶青羽道。

“吃肉吃肉!阿决要吃肉!”秦子决开心的笑道。

叶青羽抚摸着秦子决的小脑袋,果然是小孩子心性,好可爱。

几母子又是一阵合力收拾好秦无离,清理好了木桶,这才摆上木桌,端上了野猪肉,只见除了野猪肉外,碗里还飘着几颗野菜。

“这也是今天摘的野菜,肉要吃菜也要吃,这样才是荤素搭配!”叶青羽笑道说。

“嗯嗯!好吃好吃,谢谢后娘!”秦子决吃得鼓着腮帮子说道。

秦子忧也被扶着坐到了木桌旁边,他用清理秦无离的水,也稍微清理了一下自己,去除血污后,也露出了些不俗的容颜,只是还略显稚嫩。

这一切的事实,还像在梦中一样,秦子忧拿不定叶青羽要做些计谋,只能放下沉思,端起碗筷也吃了起来。

就算有毒,做个饱死鬼也好。

“就是这儿!昨天我闻着好大股肉味儿,今早上跑去咱们设下的捕兽坑一看,果然是有猎物的痕迹!而且你们看这院子里剥下的野猪皮,看样子个头可是不小啊!”一大早上,草屋的院中便有一阵吵闹声传来。

叶青羽在自己房中睡得正香,便被一阵吵闹声吵醒了,怎么回事?

“秦家的,快点滚出来!偷了老子的肉,还敢躲着不成?”一个声音道。

叶青羽懵了懵,想了半天,才回过神来,这些人是在喊她!当下便起身穿好衣物,打开门走了出去。

咝!

叶青羽刚一出门,便听传来一阵抽气声,还有一些男人不怀好意的目光!当下便冷了眼。

“秦家的!我们村长好心,当初收留了你们,可你们却不识好歹,私下里却偷起老子家野猪肉来,快快将野猪肉交出来,不然可不会放过你啊!”洛家村的二狗子说道。

叶青羽四下里看了看,见几个孩子一个也没有出来,院里面站了不少人,有男有女有少有老,按照原身残留下来的记忆,这些人都是邻居!且都是原身得罪完了的,不过,按照原身的做事风格,倒也一个和原身交好的人也没有,不足为其!这人大清早的便来吵闹,还说是他的野猪肉,真是笑话!

那二狗子见叶青羽不答话,只道她心虚,但调笑道“秦家的,老子知道你家里好久不见肉了,但也用不着偷老子家的肉吧,你那么想吃肉,行啊,跟老子说一声,老子绝对让你顿顿有肉吃!”说着,便伸出了手,朝着叶青羽身上摸来。

“啊……”只见叶青羽一个伸手,将二狗子的手腕反拧过来,只差点没有拧断!“放手!放手!疼死老子了!”二狗子哭喊道。

“你这人说我偷你的野猪肉,只要讲证据!无凭无据的,就这样打上门,吵闹了我的清梦,你说说,该如何算?”叶青羽冷声说道。

“老子自是认得老子做的捕兽坑,还是老子和洛村长家老大、老二一起布置的了,昨晚上老子就觉得不对,你一个妇道人家在家,带着一大帮孩子,手无缚鸡之力,从哪里得来的野猪肉,今早老子上山一看,见捕兽坑有野兽的痕迹,捕兽夹上还有血的痕迹,却不见了猎物!而你家却得野猪肉,你看看,那皮子还挂在院里呢!让老子来了个人脏并获!”二狗子说道。

“哦!知道了!”叶青羽顿了顿,随即说道“我当是谁害了我夫君和大儿子,原来是你们呐!真是我不去寻你们,你们却自己找上门来了!来得真是好啊!”

“你这妇人,胡说八道些什么?”二狗子问道。

“昨天我和孩子们上山,想找着吃食,却不想意外发现我夫君和大儿子掉落在捕兽坑中,我大儿子右腿被捕兽夹,差点生生的夹断了,我夫君被野兽攻击得至今未醒!如今你自己送上门来,省得我费事儿去找你了!如今咱们说道说道,你呢是赔命呢还是赔钱呢?”叶青羽冷声说道。

院子里的众人你看我,我看你,总觉得这秦家的有什么不一样了!想当初秦家男人,拖家带口的找到村长,想在村里安家落户,给了一百两银子,村长便把这山头分给了他们,秦家男人在山坡上搭了间院子和草屋后,便不见了踪影。这秦家媳妇便带着四个子女,举步艰难的在此生活,日日的不管事儿,动不动打骂四个子女,还把老大给气走了。怎么今日瞧着秦家媳妇的口气,秦当家的和秦家老大竟是回来了,还掉在了捕兽坑中了?

“再着,我记得当初我夫君可是给了村长一百两银子买下了这片山头了,昨儿个,我找着我夫君的地方,恰好就在我们家山头的范围当中,却不想竟有人在我秦家的地盘里设下了捕兽坑,还伤着了我夫君和儿子!”叶青羽的眼神转向村长儿子洛威身上,继续说道,“怎么洛威,你是带头欺负我秦家呐?”

洛威心下一沉,心想,这女人今天竟如此清醒,以往不是随意可欺的么?

“怎么不说话了?你是当我秦家可欺么?还是你家想拿了银子不认账了?”叶青羽厉声道。“还有该给我家的田地,你家也没给,不但没给,而且我家的田地还让你家给种了,怎么,今日又打上门来,是当我秦家是外来人便好欺负的么!”

洛家村虽然是姓洛,但是也有不少是外来人迁入洛家村居住的,叶青羽一句外来人可欺,当下便得不少外来人家的不满,看向洛威的眼神也有了些不善,他们本来是来看热闹的,却不想自己也成了热闹的话题。

洛威看了看四周,只道今日恐怕出师不利,只得向叶青羽说道“你先放开二狗子!至于医药费,你凭自己的本事拿吧!”洛威也是个狠角色,村长家里的二个儿子洛威和洛霸,当真是村里的一霸,坏事做尽,村里无人敢惹,就算村里人吃了亏,也只得打落了牙吞进肚子里,像叶青羽这样敢质问的,还真没有人人敢做!更别说讨什么医药费了!

洛威朝着弟弟洛霸使了个眼色,便朝着叶青羽走去,想制服了这个女人,便无人敢说什么!

叶青羽嘴角一笑,真是敬酒不吃吃罚酒!

洛威和洛霸动了,叶青羽也动了,她将二狗子踹到一边,便正面向洛威洛霸迎了上去。这二兄弟身材倒是魁武,难怪是村中一霸!叶青羽这身子虽然弱了点,但经过几日的灵泉淬体,再加夜晚人静之时引气入体,却是比以往好了不少。只见叶青羽双手握拳,左一拳打中洛威,右一拳打中洛霸,不一会儿,这二人脸上都挂了彩!兄弟二人都见到对方眼中的震惊,院外看热闹的人更是大气不敢出一声!好彪悍的女子!!!

可是叶青羽不会给他二人喘气的机会,继续欺声而上,直到把二兄弟打倒在地,叶青羽下招也是有分寸,既不会伤了二人,也让二人浑身上下疼得不行,专朝疼的穴位上打,直打得二人嗷嗷叫唤!

二狗子见势不对,早溜了烟的跑远了!

“还要打吗?”叶青羽看向倒在地上的二兄弟,直看得二人胆颤心惊!

“不打了不打了!”洛威洛霸连连直摇头。

“服不服?不服继续?”叶青羽笑道。

“服服服!”洛威洛霸连说了三声服字。

“回去把医药费拿过来,我夫君至今昏迷不醒,接下来的医药费可得花费不少银子了,还有我家老大的腿也得治好!不要多,你家出一百两就成了!”叶青羽道。

“一百两?”洛威洛霸连连吃惊!

“一百两还嫌少?那二百两好了!”叶青羽说道。“你二人平时敲诈村里不少银钱,这二百两都是小数了!要是还嫌少的话,那再加价好了。”

“不嫌少不嫌少!就二百两。”洛威说道。“我们回家就给您拿来!”

“还有,这屋子的房契,山头的地契,我秦家的田契,一样不少的统统给我拿来,少一份都不成!要是少了……”叶青羽道。

“不敢不敢!”洛威马上道。“我们回家马上就给您拿来!”

“嗯!滚吧!”叶青羽说道。

洛威洛霸立马爬起来跑了。

院外的村民见热闹看完了,也相继的散去了。

“秦家的。”叶青羽正准备转身回屋,只见一中年女人对她跑来,是隔壁的李大婶,只听她说道。“秦家的,以前是我误会你了,你是个好的,也是胆大的,这洛威洛霸可让村里人吃了不少苦头!这下你可给咱们出气了,不过,你可得小心,他们二人最是睚眦必报!”

“放心吧!李大婶,我既然敢打他们,也不怕他们来报复!”叶青羽说道。

“好好!”李大婶说道。“以前我见你不管事儿,也不管孩子和夫君,这回管起家来有模有样的,以后,要是有什么需要帮忙的地方,尽管开口!”

“好!多谢李大婶!”

叶青羽送走了李大婶,便转身推开了那父子五人的房门,只见大大小小几个小豆丁正齐齐的朝向她看!

“怎么?很失望?”叶青羽嘲弄的道。“看了热闹这么久,既然起了,还不去把院子收拾了,起火做早饭?”

“后娘好厉害啊!几下子就把洛威洛霸给打趴下了,他们可是村子里最厉害的人呢!”小豆丁秦子决两眼崇拜的向叶青羽说道。“我可不可以向后娘学打架啊?”

叶青羽被逗笑了,随即抱着秦子决道。“听娘的,打架不好,你要乖乖的多吃饭,长好身体,娘自然会教你的!”说着,又走向了秦无离,只见他昨日的情况好了很多,灵泉水不光有解毒的功效,也能淬体,如果这样他都不好,只能说是他的命数了。

秦子忧和秦子木对视一眼,只觉得这个后娘决不是以前的那个人了,是鬼附身还是其它什么?

秦子玉也是一脸不可置气后娘竟轻而易举的打败了洛威洛霸了,当下也不敢轻视起她来了,便按她的话去起火烧炉去了,秦子木也走出房,到院中收拾院子去了。

叶青羽见他们出去了,转身又把秦子决放到了炕头,面向秦子忧道。“过来,我与你换药!”

秦子忧还想挣扎一番。

“怎么?不要你的腿了?”叶青羽笑着问他。“不想要腿的话,以后成了瘸子,跑不到哪去了,只得等仇家上门来杀了你了,你就别想报仇了哦!”

秦子忧心神一愣,这女人要不要说话这么直白?她知道多少?

“你一个孩子,说什么只身前往寻找父亲,又和你父亲一起回来,又一起掉入了捕兽坑中,当真是一对患难父子。要说没什么,还真不能让人相信了!”叶青羽边帮他拆开患处,边说道。

秦子忧还是一声不吭。眼睛一眨不眨的死死盯住叶青羽。只见叶青羽不知道从何处拿了把银针出来,手法相当快速的扎到他腿上的穴位上。又拿出一把小刀,准备清除秦子忧腿上的腐肉。叶青羽抬起头看向他,只见他虽然仍是一声不吭,但面目已可见的有一丝颤抖,心下一笑,终究还是个孩子。

“拿去吃一粒!”叶青羽开口打破了沉默。“这是止痛丸,吃下去,疼痛会好些。”叶青羽终究还是不忍。

见秦子忧不答话,也不动手。叶青羽继续说道。“你要是疼死了,你这几个弟弟妹妹可就没人照顾了哦!”

秦子决听到这话,连忙接起后娘手上的止痛丸,塞到秦子忧的口中,“大哥,快吃了罢,阿决不让大哥疼死了。”

秦子忧一听这话,只得张开了嘴,认命的将药丸吞了下去。只觉得一阵清凉,药丸就化了。

秦子忧的腿伤比叶青羽想像的要严重,只见她凌神动手割着秦子忧腿上的腐肉之后,又缝合了伤口,便将清创药粉散在了伤口。感谢前世学得多,前世游历的时候遇上了一位散修,修为不高,但是却是位医术圣手,那时候叶青羽对他神奇的医术很有兴趣,便规规矩矩的拜了他为师,正正经经的学了他的医术,如今,在这个小世界里救死扶伤的还是很能炫耀炫耀的。

秦子决在一旁边看着眼泪不住的打转,但也不敢出声影响到了后娘,小牙只得自个咬着小拳头,愣是不发出一声。等把人收拾好了之后,叶青羽收起了银针包,便转身出去洗手去了。秦子玉和秦子木在外当然也听到了动静,只不过他们也是只在门外等着,不敢发声,如今,听到动静,便再也忍不住直朝着秦子忧哭泣,当下兄弟四人却哭作了一团。

不是亲生胜似亲生,这几个孩子感情倒是不错!叶青羽想着。

“主人!他们从小就相依为命呐,其实父子感情都是不错的,只不过除了你!嘻嘻!”云宝出声笑道。

“云宝!你是不是几天不打浑身痒痒了?”叶青羽咬牙骂道。“拔颗紫玄参给我,我给几个娃儿补补体!”

“遵命!”云宝转身去往灵植处拔紫玄参去了。

……

“后娘,怎么今天的肉味和昨天的不一样呐?”秦子决边吃着肉边问道。秦子木与秦子忧也觉得肉味不大一样,秦子玉倒是不挑,照样大口吃肉。

叶青羽用筷子翻了翻肉里面,夹出一片参片说道。“昨儿个,我无意间挖到了一根参,今天便把它炖了吃了,给你们补补身子。”

“人参啊,给我们吃会不会太浪费了!可是拿去卖掉,咱们家就有钱了呀!”秦子玉说道。这个小财迷。

“不浪费!如今你们身子这么弱,不补补怎么能成!钱还可以想法再赚,大不了咱们再去后山挖挖呗!”叶青羽不以为然的说道。

“如今是雪天,昨儿个后娘挖到一颗人参已经是机缘了,要是再想挖,怕是难了!”秦子忧放下筷子说道。以前在东宫的日子,别说是肉,就连人参也当肉吃当菜吃,可是现在,再也不是那般的日子了。秦子忧想起以前,心中不免一阵悲凉!阿爹昏迷不醒,出去寻找旧部还中了暗算,去找阿爹的时候不但没有帮上阿爹,还险些连累了阿爹,秦子忧不仅一次的恨起了自己的无能!

“煮都煮了,你们不吃可就浪费了!不仅要吃,还要把参片也吃得光光的,不能浪费!谁不吃,下次就没有肉吃了哦!”叶青羽严肃的说道。

四个孩子一听,连忙拿起了碗筷,又大口的吃了起来。

叶青羽见他们吃得开心,自己也吃得差不多了,便转身到厨房打了一碗肉汤,朝着秦无离的房中走去。

叶青羽见秦无离呼吸已经逐渐稳定,但还是不醒,望向他的面具,充满了好奇,伸出了手想把面具掀开看看,可是想了想,唉,毁容有什么好看的!

当下,便一勺一勺的将汤水喂向秦无离的口中,这可是紫玄参呐!秦无离,可不要辜负了好汤哟!

叶青羽帮秦无离喂了汤后,擦了擦他的嘴,起身收起碗向院中走去,只见几个孩子已经吃完了,秦子玉在洗碗筷,秦子决帮忙收拾厨房,秦子木已经去野兔住的窝去了,不应该说是家兔了,想不到秦子木养起兔子来,还是很能养的,不光兔窝暖和,母兔已经生下了一窝小兔子了,看来这母兔是自带球体呐!

秦子忧似乎是在等着她来,等着叶青羽走近了,他难得的开口问道,“后娘!您向洛威洛霸讨要的二百两是认真的么?”

叶青羽想了想,说道,“怎么?还有不认真的么?”

秦子忧一堵,认真的说道,“洛威洛霸不是善茬,只怕他们不会轻易的给!”

叶青羽说道,“那我就亲自往村长家去一躺罢!你们在家好好呆着,看好家罢!”

说罢,叶青羽便出了院门。

“后娘!等等!”秦子玉追上前来,“大哥让我和你一起去!”

“好吧!”叶青羽道。赶情,那小子还是不放心我呐!

叶青羽带着秦子玉不多时已经到了村长家里,路上遇上不少村民侧目,叶青羽也丝毫不在意。

“村长在家吗?”叶青羽高声道。“秦家来人讨债来了!”

洛村长一家本来在商量秦家的事儿,一听外面有秦家人了,都是一愣,洛村长便领头走了出去。

“洛村长!我来拿秦家应该得到的东西!不知洛村长准备好了没有?”叶青羽问道。

“什么东西?你这妇人还有脸来要?”洛村长沉声说道。“你打伤了我两个儿子!我不去找你,你倒是自已送上门来了,那好,来了就别想走了!”说罢,便朝四周使了个眼色,一帮壮汉便围了上来!这洛村长平日里横霸乡里惯了,这父子三人更是集了不少的二流子,自从一帮势力,平日里是无人敢惹!一介妇人罢了,这么多人,拿下这个妇人还不简单!

叶青羽一看,看来,却如秦子忧所说,这帮人不服呐!不服,那好,打到服为止!随即向秦子玉说道。“阿玉!保护你自己!”当下,便冲了出去。

众人一捅而上,叶青羽丝毫不乱,左一拳右一腿,从未落空,一众壮汉竟份毫落不得好!只见叶青羽身手快如闪电,笑话,当年叶青羽哪怕身在修仙界,身手也是实打实的练出来的,掺不得假。

“主人!好厉害哒!上!把他们都打趴下!”云宝在云珠里叫好道。

“老娘不发威还真以为老娘只会术法,身手也了不得的好不好!”叶青羽娇傲的说道。“想当初跟人比拼,封术法的时候,老娘也是一拳一拳打出来的!”

“真是漂亮啊!主人!”云宝欢快的说道。“左边!右边!上勾拳!下勾拳!干得好!主人!”

叶青羽打得欢,秦子玉也不甘下风,那丫头虽然年纪尚幼,但一身蛮力也让人够呛,几个成年壮汉,竟在她手上也讨不得好,只见她扛起院中石磨向几个围着她的壮汉砸去,那几个差点闪躲不及,被砸在石磨之下!

不一会儿,洛村长的院中,又是一片的哀嚎!十几个壮汉,竟生生的被一所谓的柔弱女子打得起不来了!

洛村长见此情形,吓得腿都发抖,竟也是站不住了!

“怎么样?洛村长?这回要是服了?”叶青羽冷声问道。

“服……”洛村长答道。

“大点声!”叶青羽厉声道。“早上没吃饭吗?要不要我把你的声音给打出来!”说罢,又伦起了拳头,准备朝向洛村长。

“别!别!我知错了!我服了!姑奶奶!别打了!”洛村长说道。

“知道错了就好!那许我家的东西呢?拿不拿出来?”叶青羽说道。

洛村长还是不太想给,叶青羽一把将他从地上拉起,一拳头正想伦下去。只听到身后传来一阵制止的声音。“住手”

叶青羽转身望去,只见是洛家村的族中耆老和张里正来了,他们的身后还跟着秦子木。看来,是秦子忧让他去唤他们来的了。

“秦家的!你的来意我们都知道了!我和洛家耆老做证!该是你们的,不会让他们欠着你们的。”张里正说道。

“是这个理儿!哪有收了人钱财还霸着不放的!”洛家耆老说道。“老夫做个见证!当下让洛八两给你了清!”洛八两就是洛村长的名儿。洛八两自任村长以来,欺男霸女,乡里受得欺负,早看不怪他了,叶青羽收拾了洛八两一家,村里人开心还来不及呢,总算是出了口恶气了。

“好!今日诸位乡亲也一并做个见证!我秦家与洛家便在今日了结此事!”叶青羽道。、

“那好!那我们一并去祠堂罢!”洛家耆老说罢,便和张里正转身前去。

叶青羽也拉过秦子玉和秦子木跟着一起到洛家村祠堂,村里但凡是有事儿,都会在这个祠堂里开。

当下,洛家耆老和张里正,监督洛八两一起,为叶青羽做好了房契、地契、还有屋后山头一片的地契,连着洛八两该赔偿的二百两也一并给了叶青羽。

叶青羽接过后,满意的收入怀中,向众人道了一声谢,便带着秦子玉和秦子木回草屋去了。

叶青羽带着秦子玉和秦子木回草屋的路上,秦子玉一直叽叽喳喳的,“后娘,你真厉害!咱们家得了这二百两银子可算是有钱了!嘻嘻!”

叶青羽挑眉看她,“是啊,咱们家算是有钱了!”继而又转向一旁的秦子木,问道“是阿忧让你来的吧?”

秦子木这才抬起头来看望这位后娘,半晌说道,“是的,阿忧担心后娘吃亏,所以让我去找张里正和洛家耆老,讲明事情起因,来作个见证!”

叶青羽眼见这二子做事有条不紊,心中越发赞叹,也不知道之后他们经历了什么,才会成为被灭的大反派!当下便用神识问起云宝来。

“其实这个小世界的主线也是有变数的。”云宝说道。

“什么变数?”叶青羽问道。

“那女主叶兰萱其实也是重生之人,最先的气运其实是原身叶青羽的,不过她就是这世界的叶兰萱本人重生,她仗着重生得知剧情,便抢了原身的气运和机运,反过来把原身整了个悲惨的下场!与北辰王的婚事最先也是让叶兰萱嫁过来的,但是她重生之后要改变命运,所以便设计了原身!”云宝继续说道。

叶青羽挑了挑眉,说道“就原身这智商以前也是身负大气运之人,现在的气运子就这么不挑了么?”

云宝说“其实主人你有没有注意到,咱们穿过那么多小世界,小世界的气运很是不稳,有传言到天道被遮了耳目,所以……”

叶青羽接了话道“所以咱们将气运夺回也是名正言顺的!”

云宝说“是的,正因为天道遮目,咱们才有机会修身养性,不被天道发现,也不会引起魔族的注意。至于气运所产生的信仰之力和功德值,当然是谁厉害谁得了,嘻嘻!”

叶青羽听罢瞬间了然,说道“所以,四个大反派其实也未必是最先的大反派,你说是这样吧?”

云宝说道“是的,正因为叶兰萱的影响,她事事算计到北辰王,又抢先机,不然以北辰王的本事,又怎么会得到那样的下场。说白了,都是上辈子女人的嫉妒心在作怪!上辈子叶兰萱虽然也嫁入了北辰王府,成了北辰王妃,但就是一个空壳罢了,同样的,她跟着北辰王来到了洛家村,只不过不一样的是,北辰王安顿好他们母子后,出去联系旧部是成功了的,最后更是按照计划杀回了帝都,北辰王更是成了摄政王,但叶兰萱并没有成为摄政王妃,反而是因为她的作精作怪,被她的仇敌所杀!所以她重生之后变改变了上辈子的命运,先下手为强!上辈子二皇子登基为帝,她利用先机,一步步成为了皇后!而上辈子皇后是原身!咱们就来到了叶兰萱还未成功的时候!”

“所以怪不得原身的气不平了,搞半天原来应该是属于她气运被人夺了,明白了,这下咱们就放手去搞事吧!”叶青羽道。

一路上秦子木其实一直盯着叶青羽的动作,见她不说话,又好像不在状态的样子,又是一番起疑。这女人真的太怪了,醒来后,不光脑子灵活了,很多以前的事情不会做的,现在也会做了,更何况武功竟来那么厉害,又会医术,说是没有鬼上身都难!

几人回到了院中,秦子忧还在院中,见他三人回来了,问道“事情解决了?”

“嗯!解决了!”叶青羽回道。

“大哥,我跟你说,后娘实在太厉害了,十几个壮汉竟都不是后娘的对手,后娘把他们全给打趴下了!咱们不光拿回了地契房契,还得了二百两银子,这下咱家有钱了,这个冬天真的不愁了!”秦子玉开心的说道。

“是啊,现在有钱了,咱们家该添置的还是得添置了!这几天我再上趟上,看能不能捡到啥意外之外,等过几天好去镇上卖!银子得用也得赚!”叶青羽说道。

“嗯,随后娘之意吧。”秦子忧说道。

说着,叶青羽又进去看秦无离去了。

秦子木等着她进去后,和秦子忧说道,“阿忧,你不觉得后娘变了一个人吗?她是否是鬼上身了么?我总觉得她壳子虽然还是原来那个,但内里完全是另外一个人了。”

秦子忧看向他道,“不管是谁,只要不是原来那个就好,只要她是真心对爹和我们的就好!你明白了吗?”

秦子木道“明白了!”


>>>点此阅读《重生:我成了四个反派的修仙后娘》全文<<<


版权声明:未经书面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对既成事实本站将保留所有的权利。

无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