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后前夫住我对门》苏小雨苏漾溪小说免费阅读

小说:重生后前夫住我对门
分类:霸道总裁
作者:苏小雨
角色:苏小雨苏漾溪
简介:前世,苏漾溪爱上渣男,结婚后和顾霆宴闹得鸡飞狗跳,最后惨败而死
重生一世,她决定要离他远一点,却发现顾霆宴好似抽了风一般总是以各种身份出现在她身边
后来她才明白,总裁,黑客,学长,暗中帮助她的人从来都只是他一个人

《重生后前夫住我对门》苏小雨苏漾溪小说免费阅读

《重生后前夫住我对门》免费试读免费阅读


第一章:他们都是工具人


淮海的夏天一如往年闷热。

贫民窟里散发着馊臭的味道,过往的行人纷纷避开了那条狭隘的弄堂。

"苏小雨,你来做什么?"

一张破旧凉席的小床上,女人面色蜡黄,听见门被人踹开,眸子里闪过一道诧异的光。

她刚想起身,却被大踏步走上前来的苏小雨狠狠一巴掌扇到脸上。

"没什么,只是觉得应该斩草除根。"

苏小雨盯着她,缀满了水钻的指尖落在头顶,然后狠狠扯住了她的头发,像拽牲畜一样将她从床上拽了下来。

"你以为你躲起来就没人能找得到你?"

"还是说,你在指望顾霆宴来救你?真不巧呢,他在准备我们的婚礼。"

顾霆宴……在听到这个名字的那一瞬间,苏漾溪觉得脸颊和头皮的刺痛几乎都变得麻木,胸腔闷痛,像是一阵寒气突然漾起,冻结了她身上仅有的温度。

"抢了别人的老公,你以为你很得意?"

苏漾溪看着她脖子上那枚华贵的海蓝宝石吊坠,笑得有些意味不明:"你一个贫民窟长大的私生女,骗得我将你当做自己的亲妹妹一样疼爱,耍手段早早爬上了顾霆宴的床,和你那个给我爸爸下药的母亲一样,还真是为了利益不择手段,龌龊得如出一辙。"

"住嘴!"

苏小雨的脸剧烈的抽搐着,抬手又是一耳光扇了上去,手掌微微发着颤。

"恶人没有好下场,就像你母亲一样,你也不会有好下场!你以为你嫁给顾霆宴就能得到他全部的爱?别做梦了,那个男人,从来没爱过任何人,只有他自己!"

"你瞧,就连结婚首饰,居然都是拿我当初不要的给你!哈哈哈哈……顾太太,你说这讽刺么?"

"那又怎么样!你以前所拥有的一切,现在都是我的了!只要你死了,他就会完全属于我!你应该死……"

苏小雨突然疯狂的抢过保镖手中的匕首,照着苏漾溪枯瘦的身体狠狠捅了下去。

鲜血从一个个窟窿里不断涌出,那张虽然憔悴却依旧清丽的脸瞬间被血沾满。

巷子外突然传来一阵急促的刹车声,苏小雨转过身,便看见一个身着黑色西装的身影大踏步走进来,眼神惊怒,表情森冷得像是要将她生生撕碎。

"霆宴……"

她强行挤出一副笑脸想上去拉男人的手,却被毫不留情的推倒在地上。

"溪溪,苏漾溪!不许死!是我错了!溪溪!"

"顾霆宴。"

怀中的女人突然发出一声呢喃,顾霆宴像是抓住了救命稻草一般低下头,就看见苏漾溪冲他弯了弯唇角,一如三年前那样温婉柔和:"再见。"

再也不见。

从订婚那一刻起,她就只是个笑话,一个顶着顾夫人名头的工具人。

她的嘴角流出一丝鲜血,一双清亮如星的眼慢慢失去了神采。

"苏漾溪……"

……

耳边传来一阵极力压底怒意的呵斥声。

"到底怎么回事!好端端的,漾溪怎么会从订婚现场跑到这个房间来!从房里跑出去那个男人又是谁!"

是爷爷的声音?

苏漾溪抬了抬怔松的眼皮,就看见自己的爷爷背着手立在床头,脸上的表情无比焦急。

"爷爷,您别气坏了身子,我之前就听说姐姐其实并不想嫁给顾先生的,可能……可能是已经有了喜欢的人吧?"

那个声音几乎是在刹那间让苏漾溪清醒了过来,她转过头不可置信的看向那个身穿白裙的女人,表情在一瞬间变得僵硬,眸子里的寒意不由得让苏小雨如芒在背一般下意识转过了头。。

她不是已经死了么,爷爷不是还躺在ICU里么?这是怎么回事?

"呀,姐姐醒了?"

苏小雨眼底闪过一丝森冷戏谑的精光,脸上的表情却无比担忧:"姐姐,到底怎么回事?你怎么会和一个陌生男人来酒店呢?是不是……"

"苏老,苏小姐。"

苏漾溪静静的看着苏小雨演戏,脑子还觉得有些不太清醒,便听见门外传来一个清冷低沉的声音。

顾霆宴?

他身上穿着一袭白色的西装,胸前还插着玫瑰,身姿颀长,举手投足之间都是矜贵优雅,而那套衣服,居然是他们订婚的时候的礼服。

难道她……重生了?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重生后前夫住我对门》

第二章:顾先生请自重,我有男朋友


不对。

他们订婚那天,她莫名其妙在化妆间晕倒,醒来的时候就是在一家酒店里,虽然旁边没有人,但却衣衫凌乱,还有记者拍到一个形容猥琐的男人从她房间走出了,丢尽了苏家的颜面,为什么现在却……

顾霆宴捕捉到她脸上那一瞬的怔松,不由得勾了勾唇,正要说话,就听见苏小雨急切的朝他走上来:"霆哥哥,姐姐肯定不是故意和那个男人待在一个房间的,也许只是误会,你千万不要多想,姐姐她……"

"谁说我不是故意的,我和自己的男朋友待在一起,有什么问题么?"

苏漾溪目光沉沉的看着站在门口的两人,嘴角突然勾起一丝冷笑:"顾先生,咱们现在还没有订婚,不如取消婚约吧,给顾氏和您个人带来的名誉损害,我会妥善处理并作出补偿。"

???

苏老爷子的脸色顿时变得有些僵硬,张了张嘴半晌才开口:"漾溪你……有男朋友?"

苏漾溪点了点头,而后冲苏老爷子笑笑:"爷爷,抱歉,之前没有告诉您,本来我是觉得顾苏两家联姻也不是坏事,但是现在我想明白了自己的心意,所以还是退婚吧。"

苏小雨一时有些摸不着头脑,虽然她不知道为什么自己安排的记者没有出现,但事情的发展却对她有利无害,眸子里不禁扬起一丝得逞的精光:"既然是这样,那……"

她的话还未说完,便被身旁的男人冷声打断。

"老爷子,我想和苏小姐单独谈谈,毕竟退婚不是什么小事。"

苏云正愣了愣,看着男人有些阴郁的目光,和自家孙女淡漠的表情,过了片刻才缓缓开口:"好,小雨,我们走,让顾总和你姐姐自己解决。"

苏小雨看着那张森冷的俊逸脸庞,眼中流露出一丝微不可查的爱慕,面上却很是乖巧的点了点头,还故作关心的看了顾霆宴一眼:"顾先生,请不要迁怒……"

"请你出去。"

男人的语气不带一丝温度,苏小雨微微愣了愣,只得讪讪一笑,走出了房门。

偌大的总统套房中顿时只剩下两人,苏漾溪看着那张前世让她爱恨交织的脸,嘴角突然扬起一丝冷笑:"顾先生想谈什么?您不是恰好也不愿意订婚么?解除婚约,正合您的意思。"

顾霆宴狠狠皱了皱眉。

明明那个将苏漾溪带回房间的人是他,她哪儿来的男朋友?

"溪溪,我们已经订婚,如果现在退婚的话,对于苏氏和顾氏的负面影响,恐怕很难挽回。"

顾霆宴按捺着心里那股郁结的怒意,表情淡漠的坐到女人床边,正打算去握住她的手,却没想到女人竟反手一耳光甩到了他的脸上。

"顾先生,请自重,我说过了,我有男朋友。"

女人看着他的眼神嫌恶冰冷,忽然让顾霆宴觉得心脏一疼:"再说,顾先生不是已经和我那个妹妹滚过床单了么?实在想和苏家联姻,您可以和她订婚。"

和苏小雨滚床单?

顾霆宴眸子里突然闪过一道不可置信的光,他一直和苏小雨虚与委蛇,确实曾经让苏漾溪产生过这样的误会,但是现在,她应该还不知道那些事情才对,难道……

男人的嘴角突然扬起了一丝让苏漾溪看不懂的笑,他抬手抚了抚自己被扇得通红的脸颊,忽然俯身压向苏漾溪,用修长的手按住了她想要推开他的手。

"苏小姐,你觉得,我会容忍别人给我带绿帽子么?退婚可以,但你最好找得到一个拿得出手的男人,不然,我保证那个野男人,一定会后悔自己的所作所为。"

到底谁绿了谁?

苏漾溪气得差点笑出了声:"顾总是不是太自大了?真觉得您在江城一手遮天?我就是去夜店包养个好看的小白脸,也不关你什么事!"

包养小白脸,很有想法。

顾霆宴嘴角勾起一丝微不可查的笑意,慢慢凑得离她更近了些,鼻尖呼出的温柔气息喷薄在苏漾溪脸上:"我不比那些乱七八糟的小白脸好看么?"

"呸!自恋狂!滚!"

苏漾溪的耳朵下意识一红,看着男人慢慢凑过来,竟然是一副想吻她的样子,忽然狠狠皱了皱眉,一口咬在了男人的耳朵上。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重生后前夫住我对门》

第三章:我没有未婚夫


"嘶!"

顾霆宴吃痛,下意识手一松,苏漾溪却没有松口,男人的脑袋重重压在她下颌和脖颈上,手掌竟不知怎得抚在了她的胸口。

"你!不要脸!"

苏漾溪狠狠啐了一口,一把推开他,径直翻身从床上坐起,穿好鞋子踉踉跄跄的走出了酒店房间。

顾霆宴摸着耳朵上那一滩湿润的血迹,手指触及到伤口,不由得又倒吸了一口凉气,眸子里却闪过一丝意味莫名的笑。

夜色深沉。

苏漾溪冷着脸目光沉沉的开着车,听着音箱里悠远的音乐,心里突然冒出一种格外不真实的感觉。

她居然真的重生了?

是老天可怜她前世那么蠢,想给她再来一次的机会?

苏漾溪缓缓握紧了方向盘,眸子里流露出一丝森寒的光。

既然是这样,她就绝对不会放过顾霆宴和苏小雨这两个狗男女了!

车子刚停在苏家大门口,苏漾溪就听见里面传来一阵怒骂声。

怎么回事?

她皱着眉推开房门,居然看见苏小雨可怜巴巴的跪在地上抽泣着,而爷爷毫不掩饰脸上的怒气,手中的拐杖竟然是要劈头盖脸的照着苏小雨打下去。

"你姐姐总在我面前说你乖巧!说你是真心把她当姐姐!你这么做怎么对得起她!"

苏云正气得整张脸都涨得通红,看见苏漾溪回来,表情立时间变得更加痛惜:"漾溪,你怎么不告诉爷爷呢?那个男人哪里是你男朋友!分明就是这个白眼狼找来要害你的人!你为什么要跟顾总那么说呢?"

爷爷怎么会知道?她明明……还没有开始动手。

放在桌上的那部手机的听筒里突然传出一声冷笑,苏漾溪下意识转过头看去,就看见画面上显示着苏小雨和一个形容猥琐的男人。

"如果时间来得及,你真把苏漾溪睡了也可以,但是一定要在记者赶来之前离开,只让他们拍到背影,不然,我可保不住你。"

"姐姐,姐姐,我只是一时糊涂,求求你原谅我,求求你。"

苏小雨看见苏漾溪的脸色变得僵硬,突然扑上来抱住了她的大腿哭得如泣如诉:"我再也不会这么做了,姐姐如果生气,我可以马上搬出去,我会去跟顾总解释的,姐姐想怎么惩罚我都可以!"

她已经做好了被赶出家门的准备,就算这一次不得手,她也可以去找那个人,再求他给自己安排一个新的身份。

反正他们的目标都是吞掉苏家,如果能借此脱离私生女这个丢人的身份,她说不定更有机会和顾霆宴在一起!

苏漾溪的嘴角突然勾起了一丝冷笑。

赶她出去?

她要是走了,她还怎么实施接下来的报复呢?

"你都还没有成年,把你赶出去,你该怎么办呢?"

苏漾溪突然叹了一口气,摆出了一副比前世还要傻白甜圣母的模样:"你还小,三观不正还能救,这件事我也不想追究了,反正我也不愿意嫁给顾霆宴,我累了,想去休息了。"

"漾溪?"

苏云正皱了皱眉,有些想不通孙女的用意,但看她一副坚持的模样,只能长叹一口气,冷冷看了苏小雨一眼,杵着拐杖大踏步上了楼。

苏漾溪看都不看目瞪口呆的苏小雨,径直回到了自己的房间,屋子里的摆设无比熟悉,电脑的屏幕还幽幽的两只,右下角的QQ正在跳动。

"溪溪,明天同学会噢!你要不要带着未婚夫来参加啊,听说埃里克学长也会来!"

埃里克?

苏漾溪揉了揉眉心,总算想起了那个高他一个年级的交换生埃里克,似乎是一个长得很好看的美籍华裔,高中时候的学校风云人物,只是他们也没什么交集。

噢,不对……

苏漾溪忽然勾了勾唇,那个时候她还是个带着厚重眼镜的学霸,还没有做近视手术,在下雨天撞到了那个男生怀里,虽然连人家的长相都没看清楚,但是却莫名闹了一段绯闻。

如果她勾搭高中时代的男神……总不能那个狗男人还要对她纠缠不清吧?

苏漾溪的手指快速在键盘上跳动:"地址给我,我退婚了,没有什么未婚夫。"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重生后前夫住我对门》

第四章:久别的学长


她也不管窗口上跳出来的一行行问号,重新打开了另外一个聊天窗。

【孤狼,做一笔生意吧,价格你开。】

那一头很快回复:1

苏漾溪在键盘上打下一行字,在得到肯定的回复之后,她才走进浴室洗了个澡换上睡衣便躺回了床上,却怎么也睡不着。

手机屏幕的光微微亮着,她抿了抿唇循着记忆输入了一串前世无比熟悉的微信号,就看见那个纯黑色的头像如她所料的跳出来。

"是否添加对方为好友?"

苏漾溪犹豫了许久,最终点下了是,一直等到凌晨,那一头也没有回应。

也是,这个时候,她还根本就不认识"回音",以对方那个警惕漠然的性格,恐怕会直接将她拉入黑名单。

假如那个时候她听那个人的劝告,多防备一下苏小雨……

苏漾溪闭上眼睛,突然觉得自己这个想法极为可笑。

她已经有了全盘重来的权利,为什么还要纠结什么前世?

已经接近凌晨,顾家的书房却还亮着灯。

男人表情淡漠的坐在书桌前,手中的文件已经许久没有翻过页。

"BOSS,苏小雨刚刚发来消息,说有人将她做的事情告诉了苏老爷子,还说苏漾溪似乎是打算软禁她。"

顾霆宴微微蹙了蹙眉,嘴角突然扬起一丝清浅的笑意:"很好,不用管她,顺便让那些在苏氏的商业间谍全都离开,资料全部销毁,不许外露。"

"总裁?"

助理的表情顿时有些僵硬,他们花了五年来布那个局,为什么突然总裁会做出这样的决定?

"照我说的做。"

顾霆宴见助理站在那里发愣,眉宇间漾起一丝不虞,助理慌不迭的点了点头,恭敬的退了出去。

男人放下笔呷了一口已经变得冰冷的咖啡,表情逐渐变得冷淡。

顾霆宴抬手按了按眉心,便看见手机上冒出了两条消息。

"埃里克学长,漾溪也会去明天的化装舞会噢,你还记得她嘛?就是当年和你传绯闻那个女生。"

绯闻?

顾霆宴的手突然一顿,沉吟了片刻才点开微信,就看到一条好友申请弹了出来。

"Syx请求添加您为好友。"

苏漾溪……

顾霆宴紧紧握住了手机,眸底闪过一道意味不明的精光,随后按响了呼叫铃。

"帮我准备一套适合参加化装舞会的衣服。"

苏漾溪醒来时,太阳早已经高高挂起。

她慢悠悠的从床上爬起来,换了一套得体的礼服裙,刚拿过手机,就看见一条同意好友申请的消息发了过来。

回音居然会加她?

苏漾溪不由得扬起一丝笑意,手中停在键盘上半晌,却不知道应该说什么,过了许久,她才慢慢收起手机,拿起车钥匙走出了门,却没看到二楼那扇虚掩着的门后有一双冷凝的双眸。

苏家老宅并不在市区,而是在东郊依山傍水的富人区,等她在CBD悠闲的吃过午饭做完造型,才将车子开到江城大酒店门口。

侍者恭敬的将她带到宴会厅,苏漾溪神情淡然的走进去,却突然被里面的场景吓了一跳。

挖槽!这都什么鬼!

一个身穿魔法师衣服的男人从她面前走过,有点惊讶的看她一眼:"苏学姐,你怎么穿成这样?"

"漾溪!"

一个穿着女巫服的女孩突然扑进她怀中,表情亲昵的搂住她的脖子:"溪溪~!咦,你怎么没换衣服?啊,不过也没关系,埃里克学长在那边哦,既然你退婚了,那过去找学长聊聊天应该也没啥吧?"

退婚?

这句话顿时让刚刚还一片嘈杂的宴会现场安静了下来。

苏漾溪所在的高中,是江城最好的私立学校,就读的学生大多非富即贵,就算不见面,也大概知道些对方的消息。

苏漾溪和顾氏那位总裁联姻的消息,在座的人也不是不知道。

那样炙手可热的人物,居然说退婚就退婚了?

难道是苏漾溪做出了什么事情……让那位顾总没了娶她的意愿?

苏漾溪看着周围人那些玩味的目光,心里突然明白了些什么,似笑非笑的看向还搂着她脖子的温馨然:"嗯,好呀,那我们就去看看埃里克学长吧。"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重生后前夫住我对门》

第五章:这样的男人配不上她


戴着银色面具的男人安安静静的坐在角落,身上穿的是一件中世纪的骑士服,一双颀长的长腿随意交叠,看上去优雅而矜贵。

他静静的看着门口的动静,唇角微微勾了勾。

苏漾溪被一个女人牵着走到他面前,表情看上去僵硬,似乎是一副极力想让自己显得妩媚妖娆的模样,偏偏那张清丽的脸配上白色的礼服裙,怎么看也不太合适。

"学长,这就是漾溪啦,你还记得她么?"

温馨然一副姐妹情深的样子,手紧紧的挽着苏漾溪的胳膊笑意晏晏的开口:"学长,漾溪听说你要来,就直接同意来参加了呢。"

她和苏漾溪看似亲密,眸子里那股冷意却被顾霆宴看了个明明白白。

苏漾溪不禁暗自冷笑,她前世倒是将温馨然当成好姐妹,只是这次宴会,她却因为订婚宴上的事情并没有来参加,温馨然还特意打电话安慰她。

却没料到爷爷住院,苏氏大厦将倾,而她又和顾霆宴离婚时,却是这个女人上来狠狠踩了她一脚,在她想找她还钱的时候百般凌辱她!

这一次,恐怕是想让她在埃里克面前留个花痴的人设,再让她出个大丑吧?

她正在想要如何应对,却看见那男人站起来慢慢凑近他,嘴角漾起一丝温和的笑意:"那可真是太巧了,我也是觉得学妹应该会来,所以才来参加舞会的。"

温馨然脸上那热络的笑意顿时有些僵硬。

埃里克和她高中时在一个社团,却连她的名字都没记住,即使她对埃里克有些好感,却也只能望而却步,怎么他居然对苏漾溪这么亲近?

苏漾溪显然也没明白是怎么回事,她虽然存了要勾搭埃里克当挡箭牌的心,但这家伙这么直接……

她僵笑着开口:"是么……我之前就很关注学长呢,谢谢学长记得我。"

见了鬼了,他们明明就见过一次!

"学妹,我可以邀请你跳舞么?"

男人脸上带着银色的面具,唇角的笑意暖得像夏日的风,苏漾溪抿了抿唇,露出一个得体的笑意:"不胜荣幸。"

她将手放在男人的掌心,触及到他指尖那层薄茧,莫名生出一种奇异的熟悉感。

舞曲慢慢响起,顾霆宴将手放到女人腰间,却并未作出什么出格的举动,只是温尔文雅的开口:"学妹,你的闺蜜有些奇怪呢。"

他看出来了?所以这样的举动,算是在帮她解围?

苏漾溪抬起头,看向男人下颌上清浅的胡茬,心中那种熟悉感愈发浓重,思绪却被男人突然打断。

"学妹,你……为什么要退婚?"

男人的语气似乎只是兄长的关心一般,苏漾溪微微蹙了蹙眉,虽然觉得那些话不应该对外人说,但心里那股郁结却莫名让她开了口:"我觉得他并不适合我,而且……私生活混乱,自私,自大,完全不会考虑我的感受,我对于他来说只是个联姻的工具人而已,所以恰好昨天出了点事,我就退婚了。"

腰肢突然被握得更紧了些,苏漾溪看着男人紧紧抿起的薄唇,不禁微微挑了挑眉:"学长?"

"抱歉。"

顾霆宴心里有些苦涩,低咳了一声才镇定自若的开口:"我只是觉得这样的男人,确实配不上学妹,这婚退得很好。"

"谢谢学长这么说。"

苏漾溪如释重负的笑笑,而后低下了头,没有注意到男人眸底那一丝悔恨。

一曲结束,顾霆宴带着女孩回到座位上,苏漾溪撩了撩头发刚打算开口,手机屏幕却突然亮了起来。

"抱歉。"

苏漾溪冲顾霆宴抱歉的笑了笑,才将手机拿起来,在看清了那条消息之后,嘴角突然勾起一丝戏谑的笑。

狗急跳墙了。

"学长,我可能要先失陪。"

苏漾溪看着男人的眸子,暗暗握了握拳,正在斟酌应该怎么要个联系方式,却没想到男人冲她极有风度的笑笑:"我送学妹吧,你要去哪?"

"嗯……苏氏集团。"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重生后前夫住我对门》

第六章:算账


苏漾溪有些诧异的挑了挑眉,看着男人站起身往门口走去,犹豫了片刻,还是跟了上去。

外面的天色已经暗了下来。

埃里克依旧没有取下面具,苏漾溪也不好那么唐突,车里放着一首她颇为熟悉的小提琴曲。

苏漾溪眼珠一转,故意做出一副惊讶模样:"学长也很喜欢帕格尼尼么?"

"嗯。"

顾霆宴似笑非笑的看了她一眼:"我在学校的晚会上演奏过这首曲子,学妹不记得了么?"

苏漾溪几乎要维持不住脸上的笑意,她先前还说非常关注埃里克,居然连人家演奏过这个曲子都不知道。

"到了。"

顾霆宴将车停下,拿出手机递到苏漾溪面前:"学妹,留个微信怎么样?"

"好呀。"

苏漾溪正在发愁怎么找他要联系方式,见到他主动开口,心里不由得松了一口气,掏出手机扫了扫二维码,脸上的笑意却突然一僵。

这男人的头像,怎么和顾霆宴那厮一样,整了个纯白?

"学妹怎么了?"

顾霆宴挑了挑眉看向自己的手机,似乎并没有什么不妥,这女人愣着做什么?

"没事儿,就是学长的头像和我讨厌的一个人一样。"

苏漾溪干笑一声,随手点下了添加好友:"咦,学长的ID为什么是……G?"

"G……是因为我,咳,我的小名叫蝈蝈。"

顾霆宴头脑飞速旋转着,总算是编了一个借口,虽然听上去很是蹩脚,但苏漾溪有些僵硬的脸却突然扬起了一丝笑意。

"蝈蝈,噗,很有趣。"

苏漾溪眉眼弯弯的看着他,笑容甜美柔软:"那蝈蝈学长……您不介意我这么叫你吧?我们下次再见,晚安。"

顾霆宴看着女孩脸上的笑,呼吸不由得屏住,看着那道背影走进苏氏集团大厦,眸底的情绪晦暗莫名。

过了半晌,他才慢慢坐回驾驶座上,抬手点燃了一支烟,嘴角勾起一丝如释重负的笑。

苏氏集团大厦的顶楼灯火通明。

一群保镖正冷冷将那个身穿黑裙,神色惊惶的女人围在中间,直到苏漾溪走进来,保镖们才让出一个口子:"苏总,监控录像显示苏小雨小姐试图盗取公司机密。"

"知道了。"

苏漾溪慢慢走到苏小雨面前,看着女人那张茫然无措的脸,嘴角突然勾起了一丝冷笑。

如果只是她陷害自己那件事,远不足以将她怎么样,但是盗窃公司机密,可是能将这女人彻底送到监狱里的。

"是有人指使我的!姐姐……"

她话还没说完,脸上就落了一个重重的耳光。

苏漾溪装出一副痛心疾首的模样,手指微微颤抖着指向苏小雨:"你还算是苏家的人么?爷爷当时心疼你住在贫民窟无依无靠,才把你接回苏家,你就是这么报答他的?"

苏小雨张了张嘴,过了许久才冷笑一声:"苏家的人?苏家有把我当苏家的人么?苏漾溪,你是被寄予厚望的大小姐,而我永远都是你身后那个透明人!对于苏家来说,我从来都是多余的!"

"你刚来苏家的时候,爷爷担心你多心,把我的房间腾给你,让我去睡小房间。"

苏漾溪坐到椅子上,抬起纤长的手指敲了敲桌面:"然后你故意撕掉了我妈妈留下的唯一一本相册,我没有怪你,因为我觉得你是我妹妹。"

苏小雨的脊背蓦然一僵。

"读高中的时候,我们在同一个学校,你故意把我关在教室里,害得我回家被爷爷骂,我也没有怪你。"

"甚至在顾氏上门联姻那天,你故意剪坏了我的礼服裙,还有你之前订婚宴上做的那些事情,一笔一笔,其实我都知道。"

苏漾溪面无表情的看着苏小雨逐渐变得僵硬的脸,极力克制着心里的怒意。

"别在我面前继续用那套小把戏想让我心软,我不欠你什么,是你亏欠了我!"

怎么可能?

苏小雨不可置信的看着苏漾溪的脸,她这个自诩清高的姐姐看上的冷淡,心里却是个圣母到了极点的人,只要她提起自己那些委屈的事情,她就一定不会追究,这一次怎么会……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重生后前夫住我对门》

第七章:不如出来见一面


"姐姐,姐姐,是我错了!你原谅我一次好不好?"

苏小雨眸子里突然氤起了泪,楚楚可怜的看向苏漾溪,却没料到苏漾溪只是淡漠的挥了挥手:"送她去警察局,带上那些视频。"

前世的她,到底是傻白甜到什么程度,才会一次一次的觉得苏小雨只是年纪还小不懂事,才会做出那些事情?

保镖们点了点头,架起苏小雨走了出去。

苏漾溪抬手按了按眉心,摸出手机点开了聊天窗。

"谢了。"

"钱到位就行了,别客气。"

孤狼的回复速度很快,苏漾溪不由得勾了勾唇。

她在国外留学的时候,倒是认识了不少暗网里的人,这个孤狼是国外的一个雇佣兵,算得上手眼通天的人物,平时也经常让她接一些黑客的单子,这一次也是多亏他盯着苏小雨,才能在公司人赃并获。

微信突然传来一条消息,苏漾溪抬手点开,就看见回音的聊天窗口多出了一个小红点。

"你是谁?"

苏漾溪抿了抿嘴,犹豫了片刻才开口:"我是你不认识的人,但我想谢谢你。"

黑色的迈巴赫停在一个贫民窟的小巷门口,男人目光怔松的看着聊天窗口上的消息,过了许久才回复:"为什么谢谢我?"

"你曾经帮了我许多,也告诉了我许多道理。"

苏漾溪歪了歪脑袋,虽然知道有些唐突,但还是发出了一条消息:"我想酬谢你,可以给我一个银行卡号么?"

她并不了解回音,但是他前世的那些告诫,她却没有忘记,现在她不会再遇上那些事情,也不会再和回音有什么牵扯,那么给对方一笔钱……大概也能算得上感恩?

顾霆宴缓缓握紧了手机,嘴角不由得勾起一丝自嘲的笑,慢慢打下一行字:"无功不受禄,你说我帮过你,那么好歹让我知道我做过什么,如果方便的话,不如出来见一面?"

见一面?

苏漾溪微微蹙了蹙眉,前世她有许多次想和这个人见面,虽然连他是男是女都不知道,就连相识也不过是前世那个莫名其妙被拉进去的群聊,但却莫名有一种依赖感,怎么现在他居然主动说要见面。

"我在江城。"

鬼使神差的,她还是告诉了男人自己的地址,顾霆宴犹豫了片刻:"我也是,那么明天下午三点,市中心的旋转餐厅。"

得到肯定的回复之后,他关掉了聊天窗口拨通了一个号码:"去给我找一个最好的化妆师。"

苏漾溪正在好奇怎么会这么凑巧,手机铃声却突然响起,保镖的声音很是惊恐:"苏总,有人,有人劫走了苏小姐!"

劫走苏小雨?

苏漾溪不由得皱紧了眉,过了片刻才开口:"不用急,你们都回去吧,我来解决。"

她挂断了电话,皱着眉点开孤狼的聊天窗:"再帮个忙。"

与此同时,江城郊外的一座别墅里,一个男人正饶有兴致的看着面前瑟缩的女人,嘴角的笑意意味不明。

"苏小姐,考虑一下吧,跟我合作,还是我接受你姐姐的委托,把你送进监狱。"

苏小雨恨恨的咬着牙,看向面前那个藏在阴影之中的人:"我凭什么跟你合作?搞垮顾氏……呵,顾霆宴有那么好对付么!"

"我比他更不好对付。"

一簇火光亮起,照亮了男人布满伤痕的半张侧脸,吓得苏小雨险些惊叫出声。

那是怎样的一张脸!

男人的眼神森冷得像是恶鬼,那张脸上沟壑纵横,似乎是被烈火烧过,显得无比狰狞。

"苏小姐,为了证明这件事,我可以先给你看一样东西。"

男人将一份文件丢在地上,苏小雨慢慢将目光投过去,顿时被文件的内容惊得说不出话。

她竭力镇定下来,慢慢抬起头看向面前那个恶鬼一样的男人:"你想让我做什么?"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重生后前夫住我对门》

第八章:想养鱼塘却遇到海王


"要你去勾引顾霆宴,从他手里找到一份文件。"

那张无比渗人的脸上突然扬起一丝比哭还要难看的笑:"那份文件就在顾宅的保险箱里,苏小雨,这对于你来说,应该不难吧。"

要帮这个男人害顾霆宴……

苏小雨缓缓捏紧了拳,虽然男人嘴上将这件事说得极为轻巧,但是那份文件,一定不会是什么简单的东西。

"你还有一分钟时间可以考虑,是我将你的尸体送给苏漾溪,还是和我合作。"

那道沙哑的声音实在让人听得难受,像是尖锐的指甲在黑板上刮动一般,其中隐含着的浓浓杀意,更是让苏小雨后背一凉。

"我答应你,跟你合作!"

"很好。"

孤狼极为满意的点了点头,将苏小雨面前的文件收起来:"你暂时就住在这里,不要出门,饮食起居有人会帮你安排,半个月之后,我会送你回去。"

"可是苏漾溪手里有我的罪证!她会把我送进监狱的!"

苏小雨紧紧皱了皱眉,孤狼有些不耐的扫她一眼:"我自然会安排,你只需要老老实实听话。"

他径直走向门口,将房门重重踢上,坐到电脑前,看着苏漾溪不断跳动的头像,嘴角勾起一丝讥笑。

"苏小雨确实是被劫走了,但是我跟丢了,那帮势力我之前没见过,恐怕有点棘手。"

有点棘手?

苏漾溪捧着手机等了半晌,得到的却是这样的回复,脸上的表情不由得变得凝重。

孤狼已经算是手眼通天的人物,连他都觉得棘手的话……

难道是顾霆宴插手了?

窗外的夜色愈发浓郁,苏漾溪抿了抿唇,正准备将手机放到一旁,目光却突然转向那个纯白色的头像。

【您的好友G发布了新动态。】

"今晚月色真美,风也温柔。"

朋友圈蹦出一条三分钟前发布的文案,男人并没有露脸,只是把手放在了钢琴的琴键上,旁边的落地窗外是一轮明月,正在撒下温柔的光辉。

emmmmm……

这男人难不成是已经有了心上人?

苏漾溪不由得挑了挑眉,总觉得那落地窗有点眼熟,却想不起在哪见过。

她抬手点开那个纯白色的头像,斟酌了片刻才打下一句话:"学长为什么还不睡呢?"

放在钢琴旁的手机突然震动了一下,顾霆宴的手指从琴键上挪开,看着苏漾溪头像旁的小红点,嘴角突然勾起一丝笑意。

"我在等一个人同我说晚安。"

难不成想养鱼塘居然遇到了海王?这些话莫名油腻啊。

苏漾溪抬手撩了撩头发,很是敷衍的回复了一句:"噢,那学长慢慢等吧,我先睡了。"

顾霆宴:……

一旁的助理看着总裁脸上的笑意逐渐凝固,不由得心生好奇,探头过来看了一眼,表情顿时有点古怪。

总裁在撩妹?这些土味情话都从哪来的?

"总裁,您……这句话说得不太对。"

助理犹豫了许久才斟酌着言辞开口:"这很容易引人误会。"

"噢?"

顾霆宴看了看论坛界面上【有哪些一听就让人怦然心动的情话】,慢慢陷入了沉思。

"你来。"

助理咽了咽口水,看着顾霆宴将手机递过来,突然觉得有一柄斯摩达克斯之剑悬在了头顶,过了半晌才颤巍巍的接过手机仔细看了看聊天记录,舒了口气,麻利的将刚刚的朋友圈截了个图,在对话框打下一句话。

"这条朋友圈,是仅你可见。"

苏漾溪刚把手机丢到一边,屏幕上就弹出一条消息,她没能忍住好奇心,拿过来一看,便看到一张截图静静的躺在屏幕上。

噗。

她莫名勾了勾唇,手指在屏幕上飞速跳动,将手机充上电躺回床上,心情愉悦的闭上了眼。

"那么……晚安。"

顾霆宴看着助理双手将手机捧到他面前,看着那条回复,心里终于松了口气,极为满意的抬头看向助理:"你的薪水再提高50%。"

"……"

这是何方仙女!一句话就让他加薪了?

"谢谢总裁!"

助理喜不自胜的冲着顾霆宴一鞠躬,看着男人心情愉悦的走上了楼,突然回过神来。

刚刚那个女人的微信名字叫……SYX?

苏,漾,溪?

那个吵着闹着跟总裁退婚的苏家大小姐苏漾溪?!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重生后前夫住我对门》

第九章:白菜给猪拱了


翌日,阳光透过窗帘照进房间的时候,苏漾溪缓缓伸了个懒腰坐起来,就看见手机上发过来一条消息。

【回音:需要我过来接你么?】

还真是体贴啊。

苏漾溪勾了勾唇,回复了一句不用,就走进了盥洗室开始梳洗打扮,待她换完衣服画好了妆,离约定的时间也恰好只剩一个小时。

她看着镜中那张明艳的脸,不由得有些忐忑,总担心自己会在回音面前出什么岔子,直到完全没时间再给她磨蹭,她才拿起车钥匙走出了门。

红色法拉利漂亮的一个漂移停在市中心那栋巍峨的大楼门口,苏漾溪再次整理了一下自己的妆容才走进电梯,待电梯升到顶楼,她抿了抿唇掏出手机,就看见回音发来消息。

【我在21号桌。】

21号……

她四下扫了一眼,就看见一个身穿黑色格子衬衣,带着老气厚重的眼镜的男人有些紧张的坐在桌前,不时掏出手机看一眼,很明显是在等人。

苏漾溪抿了抿唇走上前,小心翼翼的打了个招呼:"嗨,你是回音吗?"

男人脸上的表情很明显的僵了僵,抬起头嚅嗫了一下嘴唇,声音有些沙哑,却不算难听:"我是。"

"你好,我是苏漾溪。"

苏漾溪冲他勾唇一笑,抬手撩了撩头发:"第一次见面,今后请多指教。"

"请多指教。"

顾霆宴眼中闪过一丝笑意,表面上却还是那副有些紧张害羞的模样,抬手握住了那只柔软的手,压着嗓子开口:"我叫……叶霆。那个……咱们坐下聊吧,苏小姐想吃点什么?"

"叫我漾溪就好了。"

苏漾溪抬头打量着男人的脸,不得不说,这个男人长相并不是英俊,大概是属于扔在路上都没人会多看一眼的路人脸,但是那双眸子却清亮如星极为好看,还有些莫名的熟悉……

顾霆宴搓了搓手,表情像极了一个害羞的死宅:"见到我是不是还挺……失望的。"

"没有呢。"

苏漾溪回过神,看着男人的眼睛突然勾起了唇:"你的眼睛很好看,如果不戴眼镜,一定是很帅的小哥哥。"

顾霆宴的嘴角微微抽了抽,暗叹一声某人的眼光还真是毒辣,干笑一声捋了捋刘海,刻意挡住了自己清隽的眉眼。

"苏漾溪,你说我帮过你,可是我真的不记得有这回事。"

苏漾溪还道他是在害羞,也没有多说什么,听他提起这件事,目光不由得有些怔松,犹豫了片刻才开口。

"你记不记得两年前有一个论坛,叫樱花……我曾经在上面发过一条求助,是你接了我的委托,还很耐心的教了我一些东西。"

她并没有将后续的事情说出来,在现在这个时间节点,他们的交集也仅限于此,顾霆宴思索了一阵,终于从久远的记忆中将这件尘封的往事翻了出来。

"真的非常谢谢你,如果不是你的话……"

苏漾溪的声音突然有些哽咽,顾霆宴拧了拧眉,实在不觉得那件小事会让女人激动到这个程度。

"其实只是举手之劳。"

他抿了抿唇递过一张纸巾,低咳一声开口:"我没有想到你会记那么久。"

那个时候苏漾溪在学校论坛被人诬陷,他听说之后,正在想办法帮她,就看见苏漾溪在自己创建的黑客论坛上发的帖子,所以就借着这层身份随意出手帮了帮她,她居然一直记到现在?

"我其实一直很好奇为什么你当时会出手帮我。"

苏漾溪有些不好意思的冲她笑笑:"说来你别见怪,其实我后来查了查你,你是那个论坛的管理员,平时从来不接委托,为什么会帮我?"

顾霆宴不动声色的握了握拳,闻着那股近在咫尺的幽香,脑子开始飞速转动。

"其实我是你哥哥的朋友。"

他神情平淡的垂下眸子,还是那副有点害羞的模样:"当时你哥哥无意中说你遇到了一点事情,一开始我并没有太在意,后来看见你在论坛上发帖,才动手帮了你。"

哥哥?

苏漾辰的朋友?

苏漾溪万万没想到会是这一层关系,愣了愣看向男人有些泛红的耳根,竟莫名觉得有些可爱。

比起埃里克那个疑似是海王的家伙,一个害羞又厉害的黑客,似乎更值得信任啊。

"那个,叶霆,你有女朋友吗?"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重生后前夫住我对门》

第十章:老爷子来电话了


清越婉转的声音突然在顾霆宴耳边响起,他微微愣了一愣,下意识摇了摇头:"还没有,怎么了?"

"那,你觉得我怎么样?"

苏漾溪不由得觉得耳根有些泛红,看着男人那张骤然变得诧异的脸,犹豫了半响才继续开口:"不如,你试试看做我的男朋友?"

第一次见面就主动找男生交往?!

顾霆宴的嘴角狠狠一抽,脸上的表情愈发僵硬。

为了不嫁给他,这个蠢东西还真是豁得出去!跟高中的学长跳舞,跟第一次见面的网友约会!她还想干什么!

"会不会有点太草率了?"

顾霆宴极力压制着心里那股子酸意,语气极为犹疑的开口,心里却有些纠结是答应下来,还是干脆的拒绝掉。

"我觉得不草率。"

哥哥苏漾辰虽然在她十六岁的时候就去了国外,但兄妹两人的感情一直很好,而且苏漾辰那个人精久经商场,眼光毒辣到了极点,能被他当成朋友还提到自己妹妹的人,想来也不会差到哪里去。

"我很相信我哥哥的眼光,所以叶霆一定是个很不错的人。"

她冲着男人轻笑勾唇,瞬间让顾霆宴的表情有些怔愣。

他别过头,掩饰起自己眸子里那一丝意动:"我,我考虑考虑吧,毕竟我们才只是第一次见面。"

苏漾溪也没有多说什么,这个叶霆看起来就是很少和女孩子接触的类型,如果逼得太紧,反倒会让人觉得她有点不对劲。

两人吃过了午餐,苏漾溪本想送他回家,"叶霆"却很是坚决的拒绝了她自行打车离开,苏漾溪颇为无奈的叹了口气,只能开车回到家中。

要追叶霆,恐怕只能先了解他是个什么情况了。

苏漾溪思索了片刻,果断拨通了手机上那个很久不曾拨打的电话。

"嗯……喂?漾溪?"

电话那头传来有些疲倦的声音,苏漾溪这才想起了,美国这时候还是深夜。

"哥,不好意思吵到你睡觉了哦。"

苏漾溪听见哥哥的声音,莫名觉得有些心酸,定了定神才开口:"你是不是有个朋友叫叶霆,他是个什么样的人?"

"叶霆,叶霆是谁?"

苏漾辰有些迷茫的眨了眨眼,苏漾溪微微一皱眉:"他好像是个黑客。"

"黑客,叶霆,YT?"

苏漾辰一拧眉,心里不免有些诧异:"对,是我的一个网友,聊得还不错,怎么了?"

"喔,之前他出手帮过我,今天我约他出来见了一面,感觉还挺喜欢他的,想让他做我男朋友,所以……"

苏漾溪用肩膀夹着手机,一边打开了电脑,就听见听筒那头传来苏漾辰的咆哮。

"不行!不可以擅自交男朋友!你怎么会认识那个YT!是不是他故意勾引你的!你不许乱来!我马上订机票,近期就会回国!"

苏漾溪的嘴角狠狠一抽,皮笑肉不笑的开口:"哥,我现在不是十六岁。"

"不是又怎么了?不是我也是你哥!我能让来路不明的猪把我家的白菜拱了吗!"

苏漾辰全然忘了YT先前着实帮了他不少的忙,眼中全是野男人打算把妹妹拐跑的戏码,苏漾溪的嘴角又扯了扯才开口:"你知道我前几天订婚吗?"

"订……"

苏漾辰的语气顿时有些僵硬,许久才有些讪讪的开口:"爷爷可能说过吧,但是我当时太忙没听清楚,是和顾家那个臭小子?"

"对,不过我不喜欢他,所以我退婚了。"

苏漾溪听他提起顾霆宴,语气瞬间变得有些低沉:"哥哥出国之后还真是一点都不关心我了。"

"没没没,别啊!"

妹控苏漾辰表示受不了这个委屈,赶紧开始表忠心。

"哥不是忙着给你攒嫁妆吗?不喜欢咱就不嫁,哥错了,哥马上处理完公司的事务就订机票回来陪你,那个YT的事情,你容哥回来再看,啊?"

苏漾溪被他逗得轻笑一声,又和他叨叨了几句才挂掉了电话,房门却突然被叩响。

"大小姐,老爷子来电话,请您过去一趟。"

继续阅读《重生后前夫住我对门》


版权声明:未经书面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对既成事实本站将保留所有的权利。

无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