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翟年华段锦瑟《锦瑟华年谁与度》在线全文免费阅读

小说:锦瑟华年谁与度
分类:其他小说
作者:阿锦
简介:翟家少帅
性格难以捉摸,战场上杀伐果断,一掷生死,私下里却喜欢流连夜场,对女人一掷千金
传闻中,但凡是女人,尤其是漂亮女人求他,只要他能做得到,便一定会答应
段锦瑟素来被称作美人,此时却心虚了,因为他们之间的牵绊从多年前就已经开始……
角色:翟年华段锦瑟
小说翟年华段锦瑟《锦瑟华年谁与度》在线全文免费阅读

《锦瑟华年谁与度》免费试读免费阅读


第1章 甘愿


中西结合的书房里,紫檀木长方书桌前。
穿着堇色旗袍的段锦瑟站着,纤细的手指攥紧,柔弱的巴掌小脸上,带着和她气质不符的倔强。
粉嫩的嘴唇微动,怯弱的声音响起:“求你,帮我保住我爷爷的墓园。”
皮质沙发椅上,端坐着穿着黑色西装的男人,手指随意交叉着,转了转碧玺扳指,脸上挂着若有似无的笑意,打量着段锦瑟。
他的五官深邃而精致,尤其是眼睛,深褐色的眼仁似乎永远都冷冷的笑着,让人感觉十分的疏离,宛若高高在上的神邸,漠视一切。
这是,翟年华。
翟家少帅。
性格难以捉摸,战场上杀伐果断,一掷生死,私下里却喜欢流连夜场,对女人一掷千金。
传闻中,但凡是女人,尤其是漂亮女人求他,只要他能做得到,便一定会答应。
段锦瑟素来被称作美人,此时却心虚了。
翟年华久久开口,空洞虚无充满磁性的声音在空荡荡的书房里响起。
“你凭什么觉得我会帮你?”
段锦瑟咬了咬微厚娇嗔的红唇,黑琉璃的眼眸转了转,回道:“因、因为我们有婚约在身,帮我,就等于帮你。”
“哦?我倒是不记得我还有个婚约。”
翟年华勾起桌上的红酒杯晃了晃,捏着抿了一口,随意而优雅。
这个男人果然和传说中的一模一样,丝毫不近人情。
他将杯中的红酒一饮而下,从怀中掏出金色腕表看了一眼,遂而站起身来,牵了牵西服袖口:“时间到了,我还有事,你请便!”
段锦瑟心下焦急,连忙喊道:“等一下!如果,你愿意帮我,那我、我可以……”
翟年华脚步顿下,浓眉拧了拧,踱步转身回头。
段锦瑟堇色旗袍已经落下,只剩蕾丝粉色里衣,身材羸弱,肌肤透白如玉。
她的手搭上了他的肩膀,因为紧张有些颤抖,唇靠近他的耳边,轻轻呵了一口气:“我愿意好好的伺候你,只要你帮我。”
翟年华对她这番大胆的举动,微微诧异,从国外留学回来的女人都这般的开放?
翟年华的眼底沉上一层阴云,段锦瑟却并没有发现,继续着她诱人的举动。
她抿着呼吸,小脸涨红沁血,手僵硬着解开他的衬衫纽扣,抚上他的胸膛,一路向下……
翟年华眼中阴霾更甚,猛地握住她的手,拽入怀中,抵在墙上,堵住那张樱果儿似的粉唇。
段锦瑟睁大着眼睛,如同小鹿乱撞,看着那张放大的俊脸,完全忘了要做什么。
翟年华钳制住她挣扎的双臂,举至头顶,吻更加的凶猛。
段锦瑟忍不住低声咛了一声。
“嘶”
蕾丝花纹的粉色里衣应声而裂。
段锦瑟的腿被架在了翟年华的腰上,吓得闭上了眼睛。
却久久没有感受到接下来的动作。
蓦地,睁开眼。
翟年华眼底笑意更浓,带着讽刺,遏制住她的下巴。
“这样的女人,还想爬上我的床?我怕是脏的!”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锦瑟华年谁与度》

第2章 你帮我,我解除婚约


翟年华的手松开,段锦瑟跌落在地。
黑色西装外套扔在了她的身上,她抬起头,一双深邃的眼眸里,满是疏离和嘲笑,仿佛要把她践踏到地底。
他是故意的。
故意要羞辱她。
强烈的屈辱感涌上心头,泪珠儿啪嗒啪嗒的掉落下来,砸进地毯里。
翟年华没有理睬,肃然转身离开。
换好了衣服。
段锦瑟决定继续等着,然而翟少帅府的管家却将她赶了出去。
无奈,她只好站在翟年华的少帅府外。
四月的天,前一刻还阳光正好,下一刻便还是细雨蒙蒙。
段锦瑟站在雨里瑟瑟发抖,目光一直盯着路口。
这一等,便等到天色渐黑,打更的人敲了三下。
她的腿酸涩打颤,翟年华才端坐在一辆纯黑色的汽车里,款款驶来。
段锦瑟身形晃了晃,张开双臂,拦在了车前。
翟年华打了一个响指,车子停下。
段锦瑟有些昏昏沉沉,嘴唇泡的发白,神态却依旧倔强。
“你帮我,我解除婚约。”
翟年华没想到段锦瑟竟这么执着,觉得事情似乎变得好玩了起来,薄唇勾勒。
“好,明天晚上百乐门找我。”
车子继续往前开去,段锦瑟匆忙让开,水溅了她一身,险些跌倒。
不过,事情总算有些希望了。
在诊所照顾了父亲一天。
到了约定时间,段锦瑟赶往百乐门。
百乐门正是翟家投资七十万两白银,购静安寺地营建ParamountHall,并以谐音取名“百乐门”。
如今提起蒲州,怕是没有一个人不知道百乐门的,传说中的金窝窝,每当夜幕降临,便是歌舞升平、纸醉金迷的时候。
段锦瑟一直在国外留学,家中出了事情才刚归来,所以说她也是第一次来到这种地方。
黄包车在百乐门的路边停下。
饶是见过不少世面的段锦瑟,也被这里的豪华震惊了!
段锦瑟今天穿着一件粉色洋装,特意烫了头发盘了起来,露出精致雪白的脖颈,坠着一条珍珠项链,气质不俗。
但是走进百乐门里面一看,发现自己这一身打扮实在是不够起眼。
那些舞女、歌女们,一个个穿的姹紫嫣红,修长的大腿纤细的胳膊露出来,妖娆华丽。
段锦瑟心里咯噔一下,不知道今天自己的这身打扮翟年华会不会喜欢。
直上三楼。
来到翟年华的专属房间。
据说,因为翟年华有洁癖,所以找女人的时候,从来都不会在自己的府中。
站在楠木门前,段锦瑟鼓了一口气,敲了门,充满磁性、慵懒的声音自里间传来。
“进来。”
推开门。
翟年华侧身穿着一件敞口睡袍躺着,单腿撑起,手托着头,闭目养神。
健硕的胸口半露出来,肌肉线条分明,上面分布着一条条细细密密的伤疤,可窥见其金戈铁马的日子。
“站着做什么?你不是要献身么?”
翟年华的眼睛没有睁开,凉薄的嘴唇动了动,矜贵优雅。
段锦瑟一怔,慌忙的走过去。
站在了翟年华的面前,她默默的安慰自己,反正他们本来就是有婚约的,她迟早都是他的人。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锦瑟华年谁与度》

第3章 我是他的未婚夫!


想到这里,她鼓足勇气伸手探进他的睡衣里,整个人贴了上去。
淡然的翟年华,小腹缓缓升起一丝热气,他竟不知段锦瑟的技术这么好。
这只小野猫儿!究竟和多少男人偷过腥?
翟年华脸色阴沉,热气渐盛,猛地一下按住了段锦瑟的肩膀,翻身而上,深邃的眼睛睁开,隐隐升起的怒气,如同一个黑洞要将段锦瑟吸入。
“女人,你在玩火!”
如火的唇落下,段锦瑟瞬间觉得呼吸困难,所有的氧气都要被剥夺一般,大掌一下握住了她的柔软,霸道的揉捏着。
眼看着,段锦瑟就要被吃干抹净。
门“哐当”一声被推开。
床上的两人被打搅,一同侧目朝着门口看去。
项彧南闯了进来,看见面前的场景,有一瞬间的眩晕,喊了一声:“锦瑟?”
段锦瑟此时衣衫不整,整个脸涨红着,见到来人,慌忙的将衣服拉扯好,从床上跳下来。
翟年华目色沉着,非常不悦。
“你是谁?”
“我是他的未婚夫!”
此话一出,段锦瑟吓得差点跌倒,慌忙朝着翟年华看去。
果然,翟年华的眼眸阴沉的可怕,周围的空气仿若冰冻凝结。
她慌忙的朝着项彧南摆手:“彧南你乱说什么,我不是已经拒绝你了么!”
“你说你回国来将亲事处理好,便会好好考虑我们两人的事情的。”项彧南却看不懂段锦瑟的脸色般,继续轴着。
段锦瑟感觉到翟年华的气场越来越可怕,额头冷汗细细密密的冒出来,小脸涨的通红,声音都陡然提高了:“你快走,我后面再跟你解释。”
项彧南非但没有走,还上前作势要去拉走段锦瑟:“不!我不会走的!我已经听说了,你家里出了事情,但是你也不能因为这个就做出这种事情来!”
“我不会看着你走上绝路的,我也可以帮你的!”
段锦瑟连忙退了一步,知道以项彧南的性子,她再怎么说,他也是不会相信的,但是他要是再不走,她真担心翟年华会一枪崩了他。
心下一计策,段锦瑟开口道:“彧南,你真的想错了。”
“之前我是答应过你,回国后退掉亲事,我便会考虑我们的事情。”
“可是,当我第一眼看见翟年华的时候,我就被他不凡的气质所吸引,深深的爱上了他,所以我们的事情还是算了吧,你赶紧走吧!”
段锦瑟违心的说着,她不敢去看翟年华,她怕被翟年华掐死。
项彧南身子晃了晃,不敢置信的看着段锦瑟,“你、你说的是真的?”
“当然是真的!”
段锦瑟还没有开口,翟年华站起身来,一米八五的身高笔直的立在那里,如同一株苍松,居高临下的蔑视着项彧南。
项彧南一张混血脸,涨的通红,咬着牙:“我要和你公平竞争!”
“公平竞争?你莫不是把这里当成了欧洲。这里是我的地盘,你没有资格!”
翟年华缓缓的开口,不紧不慢之间,却散发出强大的气场。
眼看着两军对垒,剑拔弩张。
段锦瑟上前,一把将项彧南推了出去,“你赶紧走吧,我已经是他的女人了!”
门咣当一声被关上。
项彧南看着房门,耳边嗡嗡着段锦瑟的话,即便他受西洋思想,再开化骨子里却依旧是华人,怎么可能容忍自己爱慕的女人承欢别人膝下。
一拳砸在了墙上,愤恨离去。
段锦瑟嘘了一口气,转过身来,猝不及防一下子撞上一堵人墙,鼻子一阵发酸,眼泪咻的一下,就从杏眼里落了下来。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锦瑟华年谁与度》

第4章 一室旖旎


段锦瑟嘘了一口气,转过身来,猝不及防一下子撞上一堵人墙,鼻子一阵发酸,眼泪咻的一下,就从杏眼里落了下来。
--------------
抬头看着人高马大的翟年华,段锦瑟捂着鼻子嘟囔着:“你怎么走路没……”
声音渐低,段锦瑟朝后退了一步。
翟年华一把握住她的皓腕,头低了下来,鹰隼般的目光盯在她的面前:“你刚才说,你已经是我的女人了?”
段锦瑟水汪汪的眼珠子滴溜溜的转了一圈,默默的咽了口气,“我是说……恩……”
“啊!”
段锦瑟被翟年华打横抱起,丢进里间双人浴缸里,水瞬间没过了头顶,呛了一口。
好不容易挣扎着起来……
翟年华的浴袍丢在一边,精致的躯体彻底赤果果的露在她的面前,浑厚性感的声音响起。
“伺候我!”
翟年华将她从水中拎起来,把她的手按在了自己的敏感部位。
燥热蹭的一下上来,段锦瑟浑身红个通透,手握住了坚硬,整个石化。
“你究竟还要不要我帮!”低沉的语气里透着不耐烦。
段锦瑟反应过来,连忙点头:“帮、帮!”
只是……第一次接触男人身体的段锦瑟,并不知道接下来该怎么做,只能僵硬的抚摸着,力道忽大忽小。
翟年华的火气,愈发旺盛!
这个女人,果然和小时候一样,轻易挑起他的怒火,真的不是故意的么?
段锦瑟还在忐忑着究竟该怎么帮翟年华用手……并没有注意到周围的气氛已经变了。
翟年华一把将她按进了水里,欺身压了上去,大掌一动,本就松松散散在身上的洋裙,应声破碎。
就着温热的水。
翟年华一个挺身。
和想象中的不太一样,那里竟然紧致的难以想象,似乎初入的时候,还有了一层阻碍。
段锦瑟“啊”一声,疼的眼泪彪了出来,感觉身体被贯穿,手指本能的嵌进了他的后背。
翟年华心情莫名的好了些,动作稍稍放缓。
一进一出之间,段锦瑟被折腾的像是散了架的木偶,最后只能软绵无力的挂在翟年华的身上。
折腾半宿。
段锦瑟总算是悠悠转醒,睁开眼。
翟年华正坐在一边的沙发里,手里捏着一根雪茄,烟雾缭绕将他的脸遮挡的朦朦胧胧,灯火昏黄之前,愈发俊朗深沉。
段锦瑟有片刻的失神,这个男人是真的完美的不像话啊。
咬着牙,撑着身子侧了起来,段锦瑟朝着翟年华开口:“现在,你该履行你的承诺了吧?”
“你是指……什么?”翟年华弹了弹烟蒂抬眸问道。
看着翟年华一脸淡然的模样,段锦瑟心里冒起火气,这是什么意思?不打算认账?
“你!”段锦瑟噤言,生生的将火气压了下去:“你不是说要我服侍你,就帮我么?”
翟年华将烟蒂掐进白玉盘制的烟灰缸里,站起身来,俯身看着她:“你也说了,我是说‘服侍’,你‘服侍’我了么?”
段锦瑟的小脸低着,红彤彤的好像六月天的晚霞,要说服侍还真没有,从头到尾……她似乎都像是一条死鱼。
不!
一条垂死挣扎的死鱼,拼命的甩着尾巴,她记得没错的话,她应该还弄伤了他……
但是,话不能这么说,到底她的贞洁都给他了,他就该认账,段锦瑟攥着手指,强行骨气勇气:“不行,反正我都已经和你那个了,你就得认账?”
“看着你这么有精神,莫不是我还不够用力?”
翟年华的眼睛微眯,朝着她一步步靠近。
段锦瑟感觉到危险来临,一步步后退,抵至床边退无可退,一屁股坐在了床上。
男人伟岸的身躯再次压了上来。
又是一室旖旎。
凌晨初亮十分,翟年华醒来,手朝着右边一勾,却勾了个空。
睁开眼,右边被窝已空,段锦瑟已经不知去向……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锦瑟华年谁与度》

第5章 翟少帅的女人


翟年华一个鲤鱼打挺快速的坐起来,举起右手一看。
本一直戴在拇指上的碧玺扳指已经不见,只剩下常年佩戴的痕迹。
这个该死的女人!
竟然大胆偷他的东西。
蒲州西山陵园。
这里已经安葬了段家上下五代人了,从前朝伊始便是段家的私家陵园。
段锦瑟的败家子哥哥,将段家家产赌了个干净,竟然连最后这里都给抵了出去,父亲也因此一气病倒。
整个段家也就只有她能出来阻止这件事情发生了。
她手里紧紧握着翟年华的扳指,快步朝着山腰上跑去。
三五个人居然已经开始在掘坟,土都已经挖了半丈高,眼看着就要看见棺材。
段锦瑟心里梗的难受,厉声呵斥着:“谁允许你们动这里的,给我停下!”
挖掘的工人抬起头看了段锦瑟一眼,见是段家的落魄千金,继续埋头苦干。
段锦瑟跑了过去展开双臂,挡在坟前:“住手!我让你们住手!”
“段小姐,这里已经是我们裴家的了,你凭什么让他们住手?”人群之中,一个穿着马靴马甲的男人走了出来。
只见他吊眉长眼,宽膀窄腰,看上去就很老练。
段锦瑟眯着眼睛,脑海中有些许记忆,裴家的二少爷,专门设立赌坊,干这种坑蒙拐骗的勾当,她哥哥就是被他带到了沟里,赔了万贯家财。
“你看这是什么?”段锦瑟将手中的扳指拿了出来,高高举起。
裴仟惑看过去,先是诧异了一下,眼眸之中一闪而过的恐惧,在场的其他人亦是。
“翟少帅碧玺扳指,如同亲临,你们还不停下,不怕没有命么?”段锦瑟声音陡然提高,气势凛然。
裴仟惑顿时笑了起来:“你说这扳指是翟少帅的,谁信?他凭什么给你?你又是他的谁?”
“我自然是他的女人了!”段锦瑟也不甘示弱,杏眼微眯扬声回着。
“呵呵……你说……你是什么?翟少帅的女人?”
裴仟惑仰面笑了起来,朝着其他人看了看,周围的人也跟着哈哈大笑。
段锦瑟一脸不知所措,窘迫结语道:“你、你笑什么?”
“我笑什么?只怕你在国外待傻了吧!连翟少帅最讨厌的就是出国留学的女人都不知道,但凡这样的女人他连正眼都不会看的!你还说是他的女人……”裴仟惑笑着笑着,顿时脸色一变,凶光一闪。
“好了,来人,不要跟她废话,给我挖!”
段锦瑟倒是真不知道。
那边三五个人再次一拥而上,锹插进土里,继续哼哧掘着。
段锦瑟急了,一下扑在坟上,用身体做掩护,阻止他们:“你们疯了,这里是翟少帅的扳指,弄了一粒尘上去,你们都得死!”
然而,这群人却没有理,不知道哪个胆大的,干脆一脚踩在了段锦瑟的手上,将扳指踩落,陷进泥土里。
其他人上前去拽段锦瑟试图将她拉开,然而她的手紧紧的扒住墓碑,就是不松手,他们拽不动。
一个人不耐烦了,便高高的举起铁锹,朝着段锦瑟的后脑勺砸去。
段锦瑟眼看着铁锹就要砸下来,吓得闭上了眼睛。
“住手!”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锦瑟华年谁与度》

第6章 被怀疑能力


一声低呵,如万军行过。
所有人朝着那声音的方向看去。
翟年华一身军装出现,干净利落、器宇不凡,他的身后跟着一行面如罗刹的卫兵,一个个脸上气势汹涌,没有丝毫的压制释放出来,似乎要将所有的人凌迟。
他一步一步朝着趴在坟上的段锦瑟走去,神色阴沉,伸出一只手。
段锦瑟不知道为什么,看见他的一瞬间,有种眼泪肆意流出的感觉,伸出被脚踩的青紫的手,放到翟年华的掌心。
翟年华一脸嫌弃,一把甩掉了段锦瑟的手,低问:“戒指!”
段锦瑟委屈巴巴的伸出手指,指了指泥土里。
翟年华朝着她的手指看去,看见上面青紫时,眸色微动,不易被察觉。
而那碧玺扳指嵌进去了一半,只剩下一小截还露在外面。
翟年华弯下腰来,将碧玺扳指从土里扒出来,捏在手里,站起身目光如炬扫向四周。
所有人屏住了呼吸,一动不敢动,暗暗道,难道说刚才段锦瑟说的是真的?
“谁干的!”
翟年华声音低沉,如同从地底深处传来,骇的他们定定的站立着,瑟瑟发抖,没有一个人敢回话。
段锦瑟挣扎着从坟上爬了起来,抹了一把脸上的泥,活脱脱一只小花猫儿。
“就是他们几个,我说了这是你的戒指还不信,他们还……”
段锦瑟的话还没有说完,翟年华一挥手,两个卫兵上前,将段锦瑟拖走,段锦瑟的话掩在风中……
裴仟惑也被翟年华这种气势吓到了,从人群中走出来,躬身哈腰道。
“翟少帅。”
翟年华将目光锁定住裴仟惑,目光如同一把利刃凌迟着她。
“我、我不是故意的,我以为她是骗我的、我……我真不知道她真的是您的人呐!”裴仟惑一步一步的往后退着,心越发的虚。
“我的扳指是你的人弄脏的?”翟年华眼睛微眯着,放出一道寒光。
裴仟惑不明觉厉,支支吾吾道:“是。”
“全部解决了。”翟年华挥手,命令发了下去。
卫兵得令。
“砰砰砰!”
枪声响了起来,挖坟掘墓的人一一倒下。
翟年华披风飞舞,风带尘土,一行人整齐离去。
裴仟惑站在那里,眼真真看着自己的人全死了,腿肚子颤颤发抖。
他,觉得自己差点就死了!
段锦瑟一路被拉扯着,挣扎不停,最后被强硬的塞进了黑色的汽车里。
“哐当”一声,摔进座椅。
段锦瑟感觉自己的腰都要摔折了,扶着腰坐起来,面前一双阴云密布的眼睛出现,吓得她一骇,朝后缩了缩。
“你、你想要做什么?”
“我觉得我昨晚一定没有干够你!”翟年华一把扼住她的皓腕,将她逼至角落,“不然,你怎么一早还有力气跑来这里?”
段锦瑟如同黑琉璃的眼珠子转了又转,双手抵在翟年华的胸前,侧过脸去,结巴道:“我、不是……他们要挖我爷爷的坟,我等不及了,你又睡得那么熟,所以我……”
不知道为什么。
听着段锦瑟的话,翟年华就是有种被羞辱的感觉。
他昨天晚上折腾了她一夜,结果她还爬起来跑了这么远的路来到了山上,而他……却在熟睡!
翟年华的眼睛阴沉,他觉得有必要再次调教一下。
否则,他可能会被别人怀疑能力。
段锦瑟感觉危险来临,伸手想去开车门,结果一个铁臂将她一拽,她便被按在了身下。
拉上帘子的车。
顿时,吱呀了起来……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锦瑟华年谁与度》

第7章 你打我?


顿时,吱呀了起来……
-----------------------
段锦瑟活活的被折腾的晕了过去。
再次醒过来的时候,在一个暖阁里,纯中式的布局,看起来古香古色,好久没有住过这种房子的段锦瑟,仿若一下子回到了小时候。
那时候,她还陪着姑妈住在王府里,翟年华也在。
只是……
似乎现在风水轮流转了,她记得小时候翟年华瘦的像个小猴子,天天被她骑在身下揍,怎么现在长得这么高大,还……
这么有力气!
想着翟年华的强壮健硕,段锦瑟不由的脸就红了起来。
突然。
门外一阵脚步声。
“表哥。”
娇柔的女声响起,直接推了门进来。
段锦瑟还来不及遮挡自己的身子,四目相对。
对面穿着粉色绣桃花的禾服的少女,瑞凤眼里情绪几番转换,先是欣喜再是震惊尔后恼怒,细弱的声音凌厉了起来:“你是谁?”
段锦瑟心思百转。
看样子这个暖阁应该是翟年华的府邸。
她该怎么介绍自己?翟年华的情人?养妇?
再三踌躇之后,段锦瑟决定介绍自己是……“未婚妻,你好我是你表哥的未婚妻,段锦瑟。”
少女的鹅蛋小脸顿时拉了下来,粉唇嗔着,单手叉腰,伸手一指:“你不要脸,你才不是表哥的未婚妻,表哥说了,最讨厌你这种出国留学,不守闺阁的女人!”
“你说谁不要脸?”段锦瑟平白被骂,自然心里也不舒服,一面整理好自己的衣服,一面走下床。
然而,因为纵欢过度,下床的时候,她腿一软,差点摔倒。
端思弦已经到了快出阁的年纪,这些闺阁之事家里老人自然是教导过的,联想到之后又羞又恼,泪珠儿在眼眶里打颤。
“说的就是你,不要脸,狐狸精,勾引表哥。”
端思弦说着,上前一步猛地扬起胳膊,“啪”一巴掌打在段锦瑟的脸上。
段锦瑟没有反应过来,被打的脑袋一嗡。
这辈子,她还没有被谁打过,更何况是打脸?
段锦瑟不甘示弱,反手就是一巴掌朝着端思弦回了过去。
“啪!”
端思弦显然没有想到段锦瑟会回手,眼泪顿时滚滚而落,好不可怜,“你、你竟然敢打我……”
“我为什么不敢打你?”段锦瑟眨巴眨巴亮晶晶的眼睛,奇怪的看着端思弦。
“你们在干什么!”
低沉的嗓音响起,翟年华穿着长靴军服走了进来。
端思弦的泪落得更凶了,迈着小莲步走到他身边,缴着帕子,咬着嘴唇,柔柔弱弱的喊道:“表哥,她打我。”
翟年华的手抚上她的脸,仔细的看了看,果然端思弦的嘴角已经乌青了。
他侧目朝着段锦瑟看过去,满目质问。
段锦瑟看着他在乎的模样,心里微微有些空,随意解释道:“我、我打她那是因为她先……”
“啪!”
翟年华猛地抬起手,狠狠的抽了她一巴掌,厉声呵斥:“你不要告诉我,你打她是因为她打了你,你觉得我信么?”
“思弦连按死蚂蚁的力气都没有,会打得过你?”
段锦瑟被抽的脸侧到一边,怔在那里。
良久,她才僵硬的转过头来,看向翟年华。
“你打我?”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锦瑟华年谁与度》

第8章 给我绑了!


段锦瑟的眼睛干涩着,不知道为什么心就像是被几百斤的重锤,狠狠的锤了一下,疼的麻木。
翟年华也没有想到自己一下会这么重,段锦瑟的嘴角竟流出血来了,却又碍着面子,只冷冰冰的开口:“打你又怎么了?”
段锦瑟眼泪咻的滑落,啪嗒摔在地上,摔得四分五裂。
她猛地推开面前的一堵人墙,朝着外面跑去。
接连来所有的委屈,都随着这一巴掌打了出来。
拼命的跑着,跑到连翟府的管家拦着都没有用,风从她的耳边刮过,刮的她眼角的泪流的更加肆意了。
明明,早上在墓地,她也被人打了,还狠狠的被踩在脚底下。
可是不知道为什么,这一刻却更加难受,难受的她觉得呼吸一口,都会扯着心。
一口气,跑回了家。
将自己重重的摔在了床上。
埋在枕头里,狠狠的哭了一顿,总算觉得好了很多。
重新坐起来,天色已经黑了。
看了眼四周,偌大的房子里空空荡荡,所有值钱的东西都被搬走了,过不了几天就连这房子都要收回去了。
而她父亲也还在医院里躺着。
想到这里,她恨不得狠狠的抽自己一巴掌。
翟年华打了她又怎么样?她不是还得回去求他帮一把段家,至少墓地不能被收走,至少得解决了父亲医疗的费用。
突然,她觉得自己是这么一无是处,一无是处到连自尊都不配有。
鼻子一酸,眼圈又有些红了。
洗了洗,好好睡了一觉,什么也不想。
次日。
段锦瑟在一片的打砸中惊醒过来。
还没出去看是怎么回事,一行人凶神恶煞的走了过来。
裴仟惑首当其中,手里捏着一根棒子在手中拍打着:“段锦瑟,你昨天干得好事,敢骗翟少帅,害的我被迁怒,损失了十几个兄弟!”
“这笔账,我看你怎么算!不如……”
“哼,把你卖到百乐门怎么样?看你这姿色,估计能卖个几百大洋!”
裴仟惑搓了搓手,抚上了她的脸。
段锦瑟侧过脸,让开了他的咸猪爪,被他一脸淫荡的样子恶心到了心里,呸了一口:“你敢动我,就不怕翟少帅毙了你?”
“哈哈哈……你还想骗我,昨天他不过是心疼他的扳指而已,你当真以为是为你?笑话了,要是为了你,你现在落魄成这样,他能不帮你一把?”
裴仟惑说着,尖着嗓子一喊:“来人,把她给我按住,我今儿就把她办了,等会儿送到百乐门去!”
两个人上前,一下捏住段锦瑟的胳膊,按到了床上。
裴仟惑欺身就要上去。
段锦瑟咬着牙看着他越靠越近,嘴上的瘊子一动一动就要凑上来,心里一阵恶心,用力一脚对准命门。
“啊——”凄惨的叫声响彻院子。
裴仟惑捂着下身,疼的整张脸都扭曲了,伸手指着段锦瑟:“你个婊子,你敢……来人,绑了、给我绑了,轮了她!”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锦瑟华年谁与度》

第9章 你怎么来了?


人,一拥而上。
一个个的都面带淫色,口水都要从嘴角中流下,摩拳擦掌着朝着段锦瑟靠近。
段锦瑟一步一步朝着后面退去,退去可退朝着门外跑去。
刚挨着门框,就被一只手拽了回去,摔在地上。
一人揪住了她的胳膊,“嘶拉”一声,袖子破碎,另一个人又要去拽她的裙角。
段锦瑟挥舞着双臂,踢打着双脚,使出了毕生的力气,反抗着,心底却越来越无力,越来越恐惧,眼泪不自觉的流了下来。
“滚!你们都给我滚!”
她捶打着,伸着尖锐的指甲挠着。
裴仟惑一巴掌抽在她的脸上,啐了一口:“野蹄子,还敢动手,看老子不抽你。”
段锦瑟却顾不得脸上的疼,继续挣扎着。
裴仟惑抓住了她的脚,两人用麻绳上前捆了起来,接着她的手也被绑了起来。
她只像是一条砧板上的鱼,蹦着跳着,却远离不了被宰割的命运。
“嘶拉”
裙子被撕下了一条摆,眼看着全部被撕下的时候。
“砰”一声枪响。
趴在段锦瑟身上的裴仟惑太阳穴流下一条血柱,眼睛里满是不敢置信,随即轰然倒下。
众人惊愕,朝着门外看去。
翟年华背光而立,手里捏着一把枪,看不清面色,却恐怖的像是地狱里的索命判官。
开口求饶的话来不及说,紧接着又是“砰砰砰”!
翟年华一步一步走进来,一步一枪,一枪一个,不半会儿便尸体纵横。
段锦瑟蜷缩在地上,双臂护住自己的身体,眼泪还挂在眼眶里,愣住在那里。
翟年华踱步到她的面前,大掌摊开。
段锦瑟依旧没有丝毫的反应。
翟年华眉头拧了一下,深邃的眼眸里透出了一丝不耐烦:“手,给我!”
段锦瑟这才试探性的把手放进了翟年华的掌中。
一个用力,段锦瑟便到了翟年华的怀里。
“你、你怎么来了?”段锦瑟怯怯弱弱的问着,似乎已经忘记了先前的处境。
此时的段锦瑟,衣衫破败着,头发散乱,脸上还带着淤青,看起来十分难堪。
被翟年华盯得时间久了,段锦瑟有些不好意思,伸手拽了拽身上的破布,试图将自己遮的更加严实些。
?翟年华面无表情的将她打横抱了起来,大步往外走去,段锦瑟“啊”的一声惊呼,惊诧的看着他,急忙去扯身上早已经破败不堪的衣衫。
迎面而来的军官一脸肃杀,翟年华一个凌厉的眼神扫过,命令道:“把里面都给我清理干净!”
段锦瑟被塞进黑色的轿车中,一件宽大的外套扔在她的身上,她抬眸便是翟年华冷峻的目光,带着隐隐的不耐,她低低的说了一声:“谢谢。”迅速的将外套穿在了身上。
浓浓的烟草味在鼻尖萦绕,是翟年华习惯的雪茄味道,段锦瑟有些小心的用余光瞟着翟年华,想到先前的那一巴掌,不禁心中有些酸涩。
翟年华的脸色有些阴沉,这个女人如此不让人省心,欠调教!
一到少帅府,翟年华就扯着段锦瑟下了车,把她扔进了浴室里,神情不悦的说道:“好好洗洗你自己!”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锦瑟华年谁与度》

第10章 还没开始就想离开


段锦瑟今日一番折腾早已经疲惫不堪,对于翟年华冰冷的态度也无暇顾及,十分顺从的点头然后“砰”的一声关上了浴室的门。
翟年华鼻尖堪堪擦着浴室门,差点撞了上去,此时的脸色更黑了半分。
他站在原地,迅速的脱了一衣服,露出精壮的身躯,线条分明,八块腹肌和修长强健的双腿,彰显着刚健的诱惑。
浴室的门被推开,段锦瑟还没有意识到翟年华走了进来,正闭眼在浴缸中假寐。
玉体横陈,娇嫩白皙的肌肤上有着星星点点的伤痕,翟年华蹙眉,下一刻却果断的踏进了浴缸。
水花四溅中,段锦瑟猛地惊起,睁着大大的杏眼看着眼前男人:“你……怎么进来了?”
“我怎么就不能就来了?”翟年华眯眼看着她,双目深沉如同黑色的幕布。
“那……那我先起来了。”段锦瑟急忙起身,连自己不着寸缕都没有注意到,只想先离开这里。
危险的气息一触即发,翟年华一把扣住她的皓腕,将她拽到了怀里,两人坦诚相见,紧密贴合。
“怎么,还没开始就想离开?”
翟年华一个俯身压了上来,擒住她娇嫩的樱唇,大手顺着腰际抚上胸前的白兔,段锦瑟微微颤抖,胸前的粉色玉珠凸起,他一口含住,身下的人发出微弱的嘤咛。
洁白的豪华大浴缸里春光一片,撩人心扉。
段锦瑟醒来的时候已经是第二日,阳光透过浅蓝色的窗帘撒落一室斑驳的光点,她摸了摸身旁的位置,已经没有了温度,轻轻呼出了一口气。
昨夜多亏了翟年华她才没有遭到凌辱,只是后来……看来墓地的事情还是要早日解决才好。
既然如此,那就做顿饭来感谢翟年华吧。
她心中做好就定,就快速的起床换了衣服,将松松的卷发扎起露出白皙的颈项,整个人看起来精神了不少。
管家见段锦瑟下来,恭敬的问礼。
段锦瑟客气的问道:“管家,请问我可以用一下厨房吗?”
“段小姐要吃什么,我吩咐厨房去做。”管家礼数周全的说道。
她恬然一笑,脆声道:“我想给少帅做顿饭,不知道可不可以。对了,翟少帅何时回来?”
管家这才略略打量了一下她,思忖了片刻才道:“少帅大约午时回来,既然如此,段小姐请跟我来吧。”
段锦瑟跟着进了厨房,大理石的台面,,欧式的灶具,尽显奢华。
她环顾四周想了想,决定煎牛排,毕竟这是自己唯一拿得出手的菜了。
翟年华铁靴踏步进屋,一身军装笔挺英武,深褐色的眼仁直直的看着段锦瑟,犹如神邸。
“你这是干什么?”
段锦瑟急忙放下手中的餐盘,在围裙上擦了擦手说道:“我煎了牛排,想要感谢你昨天救了我。”
翟年华坐到桌边,忽的笑了,手中的红酒杯一晃一晃的,他轻轻抿了一口:“这样的东西也能吃?管家,还不上菜!”
段锦瑟局促的站在一旁,没有料到翟年华竟然连尝也不愿意尝,这样她又如何开口说墓地的事情呢。
继续阅读《锦瑟华年谁与度》


版权声明:未经书面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对既成事实本站将保留所有的权利。

无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