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丽《伤婚》小丽陆臣勋小说免费阅读

小说:伤婚
分类:现代言情
作者:小丽
简介:“我早就看出来了,她就是个不会下蛋的鸡,赖在我们家这么多年,耽误了你不说,还耽误了我抱孙子
”婆婆那尖利的嗓音穿透空间,格外的刺耳,什么叫不会下蛋的鸡?谁耽误了谁好多年?到今天为止,我和陆臣勋结婚才不到两年,臣勋因为工作繁忙,两人在一起的时间本来就少,这个事情难道不是要两个人一起的吗?
角色:小丽陆臣勋
小丽《伤婚》小丽陆臣勋小说免费阅读

《伤婚》免费试读免费阅读


不会下蛋的鸡


  “我早就看出来了,她就是个不会下蛋的鸡,赖在我们家这么多年,耽误了你不说,还耽误了我抱孙子。”婆婆那尖利的嗓音穿透空间,格外的刺耳,什么叫不会下蛋的鸡?谁耽误了谁好多年?
到今天为止,我和陆臣勋结婚才不到两年,臣勋因为工作繁忙,两人在一起的时间本来就少,这个事情难道不是要两个人一起的吗?
“等今天的结果一出来,就直接跟她离婚,什么都要给她,直接和小丽结婚。”
婆婆的话像一记重锤砸在我的心上,仿佛那准了我就是那个不会下蛋的鸡。
低头望向手上的检查报告—多囊综合症,这几个小字十分的刺眼,这是我怎么也不会想到的结果,望着这份检查报告,我刚才的那份勇气又消失殆尽了,我能想象的到,婆婆看到这份报告会是什么嘴脸,毕竟这样的样子我也见过不少了。
“阿姨,这个事情不着急。”小丽的声音传来。
“小丽,阿姨早就看好你了,要不是那只不下蛋的鸡在这占着地方,阿姨早就让你和臣勋结婚了。”婆婆温柔的看着我的萧璐璐小丽。
这可是我的萧璐璐呀,我对她从来没有什么秘密可言,可是,她却在背后这么捅了我一刀,我有些反应不过来,一个趔趄,我差点晕倒。
不小心碰到了门铃,悦耳的声音响起,可我却觉得像是我的丧钟一般。
“臣勋,去看看,是不是那个女人回来了。”婆婆的语气立刻冰冷了起来,房间里顿时安静下来。
当臣勋的脚步声越来越近,我的心也从谷底再次回到了云端,臣勋,你不会同意母亲的安排的对不对,我期待着臣勋那充满欢心的眼神。
厚重的房门被拉开了,臣勋冷着一张脸,双目对视,我的心也冷了下来,但还是强颜欢笑,“臣勋,我回来了。”
“嗯。”
陆臣勋没有一丝关心,身上带着刺骨的冰冷转身离开。
我怯怯的跟在她的身后,一步一步的走向婆婆。
“把报告拿过来!”婆婆拿眼睛剜了我几眼,才从嘴角挤出几个字来。
我用力的攥住了报告,心上像一把刀悬着一般,颤抖着,“我......”
“费什么话,拿来。”婆婆等不及从我的手里一把抓过了检查报告,仔细的看了一会,“啪”的一声把报告摔在了桌上。
“我说什么来着!现在白纸黑字写着,你还有什么话好说?还说自己没有问题吗?你个不会下蛋的鸡!”
我求助的看着陆臣勋,此刻的她却把脸转到了一边,双眼望着窗外,事不关己一般。
“你还看什么?现在,立刻收拾你的东西,离开我们陆家!”
“医生说了,这个病是可以治疗的,医生还建议,最好两人一起检查。”我小声的辩解。
结果引来了婆婆更大的愤怒,她蹭的一下,从沙发上坐了起来,伸手就给了我一个火辣辣的巴掌,顷刻间,五个手指印就在我的脸上,“你还敢顶嘴了,耽误了我报孙子我就不说了,现在又来诬陷我的儿子有问题,我的儿子哪里像有问题的?我告诉你,最好打消你那些龌龊的念头,现在立刻给我滚出陆家,这些年来你在这个家吃住的一切费用我就不和你计较了,不要等到我反悔了,到时候你就是倾家荡产也赔不起。”
当初的时候是你儿子陆臣勋求着我,我才会嫁过来的,现在你们却要这么对我,我再次望向了当年那个说会爱我一辈子的男人,此刻的她却低声和我的萧璐璐小丽再私语着什么。
“心晴,你也不要怪伯母,都是做母亲的人,谁不希望早日抱上孙子。你的心情我也理解,无论是那个女人都不能接受这个事实的,我和臣勋商量好了,我们不会不管你的,怎么说你也和臣勋夫妻一场,我会替你照顾好她的。”一直没有开口的小丽此刻站在我的身边,无耻的说道。
“小丽,你说什么?你会替我好好照顾臣勋的?臣勋是我的丈夫,我不用外人来照顾。”我不明白她在说些什么,想从臣勋那里得到我想要的答案,可是,臣勋并没有这个打算。
一直没有再开口的婆婆冷冷的说道:“小丽不是外人,由她来照顾臣勋我很满意。”
我愣在了那里,“您这是什么意思?”
这一切都太突然了,这是要把我扫地出门吗?我的眼前一黑,咚的一声,双腿跪在了地上,我不相信,我几乎是跪着来到了陆臣勋的身边,“臣勋,你们都是在骗我对不对?你们都是在和我演戏对不对?你是爱我的,你说过的会爱我一辈子的。”
我撕心裂肺的哭喊着,以为能够换来陆臣勋的一丝关心和问候,却没有,什么都没有,从前的那个温柔的宠爱我的,不舍得我受到一点伤害的陆臣勋冷漠的转过头来,把我的手无情的从她那精致的西装上甩到一边,“沈心晴,你不要再这样了,我早就不喜欢你了,我喜欢是小丽,我说的够明白的了吗?”
陆臣勋的力气太大,我直接被甩了出去,地板是冰凉的,可是也不及我心里的冰凉,看着陌生又熟悉的陆臣勋,我的心如刀割一般。
婆婆不依旧冷冷的坐在那里,看着房间里上演的好戏。
我挣扎着让自己站起来,可是,无奈身上的疼痛让我根本就站不起来,耳边又传来了萧璐璐小丽的声音,“我说沈心晴,我看你也不要在哪里装了,在演下去,臣勋也不会看你一眼的,臣勋已经说得很明白了,念在我们曾是萧璐璐一场的份上,我也不会不管你的。等我和臣勋有了孩子,一定会把这个好消息告诉给你的。”
“你。”我没有想到小丽竟然说出这样的一番话来,“小丽,你在说什么?你和臣勋有了孩子?你还要点脸吗?”
“我看现在不要脸的是你,沈心晴,陆家都已经不要你了,你还赖在这里,你以为能够得到你想要的吗?你到这里不就是为了图陆家的钱吗?这些我早就看不惯了,还一直说你在这个家里如何的委屈,我看都是演的戏!”小丽此刻也放弃了伪装,完全变了一幅嘴脸。
“小丽,你在胡说什么?我什么时候和你说过这些了?”
“你当然不会承认了,不过这些已经不重要了,最重要的是,现在已经没有人相信你了。”小丽看着背后的婆婆,还有陆臣勋,底气更足了。
这个家人仿佛就我一个外人,她们都是正义的一方,而我,是那个最不让人喜欢的,我就对她们来说就多余出现在这个家里一般。
心中早已被怒火填满,我强忍着心中的伤痛,来到陆臣勋的面前,想要最后的求证一下心中的答案,“臣勋,小丽说的是真的吗?”
陆臣勋此刻的眼中充满了厌恶和不屑,冷峻有型的嘴唇里一字一句的蹦出,“都是真的,我和她已经在一起了,你明白了吗?”
我到此刻才知道我有多么的傻,才知道自己有多么的愚蠢,竟然连自己的丈夫和自己的萧璐璐在一起了什么都不知道,还要亲口听到她来证实,我想,这世界上没有比我更傻的人存在了。
“我不会同意离婚的,就算是这样也不会的。”我看着得意洋洋的小丽,咬紧了牙关挤出几个字来。
小丽的脸色立刻就变了,“沈心晴,你这样有意思吗?”
“小丽?”婆婆的声音传来,“不用和她废话,离不离婚不是她说了算的,既然她这么嘴硬,那就让她硬好了。”
“嗯,伯母,我都听您的。”
小丽乖巧的依偎在婆婆的身旁,递给我一个胜利的笑容。
陆臣勋站了起来,“我们的事情会让律师来处理的,给你留出三天的时间,三天之后,我不想再看到你。”
说完,陆臣勋没有任何的犹豫和不舍,反而有些洒脱的离开了这里。
三天,三天时间就让我从这个家里消失,就是因为我是她们口中那个下不了了蛋的鸡,我心里的苦楚现在能够向谁去说。
“小丽,走,陪我去花园转转。”
“好的,伯母。”
“还不改口吗?还叫什么伯母,反正早晚要改口的。”
“妈”
“这就对了。”婆婆临走还不忘狠狠的瞪我几眼。
偌大的客厅里就剩下了我一个人,无助的站在那里,我就是她们的一个笑话,一个嫌弃的垃圾,可以说还不如一个垃圾,想起在这个家的这段时间里,我一直都隐忍着婆婆,从开始就知道婆婆是个厉害的角色,心里有些担心,不过,那个时候,臣勋在她的耳边不止一次的说过,不管是谁都不能伤害她,她是她手心里的宝,就是她的母亲也是不可以的,曾经的甜蜜还历历在目,没有想到,这些就像是梦一样,一切都该醒了,该结束了。
我揉了揉火辣辣的脸,一碰就钻心的疼。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伤婚》

失业


  我伤心的离开家,这个家已经变得无比陌生。
原本以为会一辈子在一起,原来当初的爱如此不堪一击。
伸手抹了一把脸上的泪水,我,绝对不会让她们好过的。
掏出手机,看了看手机通讯录,经常联系的人只有两个,一个是陆臣勋,另一个就是萧璐璐小丽,可现在……
“喂,璐璐,你现在在哪?”泪水不受控制的往下滑落,我努力保持稳定。
“心晴?我在家啊。你怎么了,声音好像不对?”听着手机里传来璐璐愤怒的声音,我更想哭了。
当年我和陆臣勋结婚时,璐璐就不同意,当时我并没放在心上……
“是不是陆臣勋又欺负你了,你告诉我,我找她算账。”
“璐璐,我好累,我想先去你家住一晚可以吗?”
这个世界上,还是有对我好的……所以,我更没有理由放弃。
“什么叫可以吗?快来,我在家里等你,吃饭了没?”
“没。”
“先过来再说。”
“嗯……”
我听着璐璐的话,心里一暖。当年,我应该听璐璐的话的,因为口中虚无的爱,就一味向前,可现在,活的太失败了……
混混沌沌的坐上出租车,想起当年我们在一起的时光。想起当时的陆臣勋贴在耳旁说着爱我一辈子的话。
我以为全世界都无法阻止我们在一起。而且要在一起一辈子。
可是现在……现实真是给了我响亮的一巴掌。
脸上的伤火辣辣的痛。可这个痛却早已不如心里的伤更让我痛不欲生。
“小姐,到了。一共是50元……”
“谢谢,给你。”
下车后,我浑浑噩噩的来到璐璐家门口。
“叮咚……”
“来了……”看着璐璐盯着我脸上的伤,心里一虚。抬起手来以手掩面。脸上的伤我不想让璐璐担心。
看着璐璐一副苦瓜脸,看着她没心没肺的笑笑。
“进来吧。我去拿药,你去客厅的沙发上等我。”璐璐看了我一眼,有些无赖!
“嗯。”
我坐在沙发上看着璐璐拿着酒精和棉棒慢慢的给我消毒。一边消毒一边皱眉。
我知道璐璐想什么,当年璐璐就告诉我陆臣勋这个禽、兽和小丽不明不清只有我傻傻的不知道,而且还不听劝。非要嫁给陆臣勋,让璐璐难过了好久。
不知是不是璐璐和我想的一样,想到这里,璐璐的手上加重了力度。
“嘶——痛——”
“还知道痛啊,不错,那说说吧,究竟发生了什么?”璐璐盯着我,一脸凝重的说道。
我看着璐璐,泪水再次滑落,简单的叙述了今天的事,还没等我说完,璐璐就按耐不住……
“什么?占着鸡窝不下蛋?你是生孩子的机器吗?不行,不能让她们活的这么自在。”璐璐愤怒的说。
我知道璐璐是为我打抱不平,想起当年璐璐阻止我结婚时的情景。如今,物是人非……
“有了,明天我给我的医生朋友打电话,你明天去她那里拿验孕棒。”璐璐看着我,道。
“你要干什么?”我疑惑的问道。
“你先不用管,听我的就对了。我做好饭了,你要不要吃?”璐璐看着我,心疼的道。
想起今天发生的事情,心里只想吐,哪还吃的下饭。可是,又不想辜负璐璐的一番好意。
“我先去睡了,明天再吃好不好啊,我的女王大人?”我拽着璐璐的胳膊撒娇道。
“那你早点睡。”
一进房间,我就将头埋在枕头里,我内心或许还在侥幸些什么,想不明白她为什么会变心……
今晚,注定是一个不眠夜……
第二天一大早。不等我起床,璐璐便做好早餐。饭香的诱、惑让我蠢蠢欲动。
咚咚……
“心晴,出来吃饭了。”
我惊醒,抬头看了看时钟,七点半,第一次睡过了头!
匆匆忙忙的收拾好,我看着镜子,脸已经好的差不多了,我又抹上一层粉底,基本无碍!
“璐璐,我不吃了,我要迟到了,我先去上班了。”
“我都做好了,哎,你慢点。别忘了去医院。”
我匆匆的回头用手比了一个好,然后匆匆转身离开。
一进公司,我就感觉不对,几乎所有人都在指着我窃窃私语。
“就是她,不能生育还死皮赖脸的不离婚,陆家都烦死了……”
“那这样的人还可以留在我们翻译院吗?我们翻译院不是向来以员工的良好品德著称的啊。”我看着两个正在谈的尽兴的浓妆艳抹的女子,微微一笑。
使劲背了背身上的包,默默为自己加油,没事的,现在的人不都是这样,苏心晴,加油。
还没等我坐好,主任的秘书就找到我。
“苏心晴,主任让你去一趟她的办公室。”秘书看着我,一脸厌恶的道。
在路上,同事已经跟我说了,全院的人都收到了关于我不孕的邮件!
我整理了妆容,拿出标准的笑容,大步走向主任办公室,已经做好了准备!
“主任。”
“哦,心晴来了,坐。”
我走到主任的对面椅子前,坐下。
“主任你找我有什么事吗?”我明知故问道。
我们翻译院一向以员工的品德著称,外出的一定要看员工个人的名声。现在,我不能生育的事情传遍了整个翻译院,恐怕这次,饭碗不保啊……
主任尴尬的笑笑。
“心晴啊,你来我们翻译院也很长时间了,你的能力我也知道,非常不错。但是,你也知道,我们翻译院的规矩,我们作为翻译官,在商务场合最重要的就是名声,所以上面让你离职,我也没有办法……”
我脸上露出一抹苦笑,我知道,这也不能怪别我的上司!
“我知道。我会辞职的。”
“不过,我知道你是一个有能力的人,所以,这里有一份家教工作,我觉得你可以去试试,我已经联系她们了,估计她们今天中午就会联系你,你准备一下。”主任看着我,深深的叹了口气。
“谢谢主任,我会好好做,不会让主任失望。”我看着主任,兼职总比没有工作好!
“那,主任你先忙,我先走了,这段时间谢谢主任的关心和照顾。”
我抱着东西走出公司的大门,心里恨上了陆臣勋,每想到她们那么迫不及待!
最后的情意,就在此斩断。
“叽呱叽呱……”
“大婶,记得来时给我买巧克力,我喜欢德芙。”我努力搜索记忆,这是谁啊。为什么会给她发短信……
不管了,先去医院要紧。
走入医院,璐璐早已安排好了一切,我拿着从医生手里拿来的两条杠的验孕棒,走出医院的大门。
“叽呱叽呱。”
掏出手机,心里有那么小小的期待,期待是陆臣勋的挽留。
“苏小姐,刚刚小少爷的短信完全是个误会,如果苏小姐看到这条短信,请尽快回信。面试安排在路径花园,叶家大宅。”
兼职?这是主任推荐的工作?我看着手机,这次绝对不能出任何差错。
“您好,我是苏心晴,我马上过去。”发完之后才想起手中的验孕棒,拿着这个东西去,是不是不太好?可是,现在不去好像更不好,不管了,去吧!
我走在路上,总感觉好像还忘了点什么?哦,对了,巧克力。
买好巧克力,拦下出租车去往叶家大宅,看了看主任给我的资料。
“小姐到了,往前出租车不能进入,只能送你到这里了。”
“没事,谢谢。”
我下车,环绕四周。依山傍水,好像住在原始森林一样,空气中夹杂着树木的清香……我贪婪的呼了口气。
“请问,是苏心晴小姐吗?”一个五十几岁模样的人,头发花白,穿着黑色西装,看着我道。
“是啊。”我看着那个人,并没有什么印象,“你是?”
“我是叶家的管家,来接您。”叶家管家打开车门,示意我上车。我看了看她,马上就要面试了,可不能带着差的心情去,整理好情绪。
叶家大宅。
山水环绕间一个古朴的英国宫殿般的城堡坐落。这里……或许只能在杂志上才能看到。
看着这个房子,就可以知道房子的主人肯定是一个霸气干练的人。
希望不要出什么意外才好。
慢慢往里走,我才发现自己简直就像个乡巴佬进城。越向里走,给我的震撼就越大。
一直走到大厅,我看了看周围,单是一个大厅就是我家的几倍。
“小姐请坐。”管家指了指沙发,恭敬的说道。
“谢谢。”
“公司有和小姐说过合约的事情吗?”
我是刚接手的,没有公司里的通知,于是,换上官方的微笑,我看着管家说道:“没有。”
这时,一个6岁模样的小孩从一边慢慢走出,打量着我。围着我转了一圈。
“小少爷,少爷马上就要回来,你快回房间去。今天如果让她知道你逃了课,会生气的。”
我看着小孩子,萌萌的清秀模样,带着这个年龄不该有的严肃,像一个小大人一样围绕在她身边。
“你结婚了吗?大婶。”小孩一开口,声音带着这个年龄不该有的成熟。
大婶?我?我才二十几岁就成了这个小鬼头嘴里的大婶?我有这么老吗?
“小鬼,你是叫我吗?”我笑笑,这孩子明明长了一张正太脸却一脸严肃。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伤婚》

兼职


  “小鬼?我才不是小鬼!”小孩顿了下,立刻很大声的回道,嘟着小嘴,转身回了房间。
那张稚嫩的小脸,红扑扑的,别提有多可爱了。
“苏小姐,先在沙发上坐一会儿吧!我去看一下情况!”管家做了一个请的手势。
于是,我就独自一人坐在沙发上,茶几上已经准备好了给我解渴用得茶水。
喝了几口水,客厅边上的金色的大门就被缓缓开启。
我有些诧异的转头去看,结果管家从房间里走出来,对着从外面走进来的人问了声好,就直接走到我面前。
“你好!我是……苏心晴。”
我不大确定来者的身份,因为对方一大半张脸都被埋在高高竖起的大衣衣领里。
“事情都谈妥后,就开始吧!”
那个人淡淡开口说道,声音不轻不重,听着很舒服。
被重新请到沙发上坐下来,管家从手上的文件袋中抽出一张纸放在茶几上。
“请苏小姐仔细看看,尤其是注意事项这里。”
顺着管家的指尖,我也着重去看了注意事项,本来以为会有些严苛的要求,没想到只是一段话,而且还只有一个主题——委婉的表述了小孩的淘气。
“苏小姐之前有面对小孩子的经验吗?”管家顿了下,开口说道,一脸歉意。
毕竟这涉及到私人隐私了。
“我一个朋友是开幼儿园的,平时有经常去她那边帮忙。”
我一五一十的说道,这话并没有骗人,璐璐之前确实是开过一家幼儿园。
“那就好!”
管家松了一口气说道,然后说话,直接小孩居然从房间里跑了出来,一脸顽皮的钻到了我的边上。
“大婶,你来之前我让你带的巧克力,带了没?”
一脸毫不客气的说道。
我没生气,只是侧着脸轻轻的拍了一下她的手臂。
“你乖乖听话,我就给你吃!”
我拍了拍随身携带的小包。
直到我在合约上签下名字,小孩一直都是乖乖的坐在我的边上,两颗大眼睛看着我,又看了看管家。
“请苏小姐以后,严格按照合约上的进行!”
管她一边说一边站起身,我也顺势站了起来,伸出手,两个人握了握手。
“你东西掉了!” 一个冷冷的声音突然从我的身后传了过来,紧接着,就是一个大块头,走到我的边上。
我有些诧异的转过头去看,自己的手腕被一双温柔的大手轻柔的捏着,大手引导我掌心摊开手掌向上。
“自己的耳机放好!” 那声音再次响起,与之前不同的却带着些柔和。
直到掌心落入一个冰冷的物体,我才猛然惊觉,自己新买的蓝牙耳机居然掉了。
“谢……”
谢字还未出口,男子便已经转身离开。
不得不说她的个头相当高,比我高出近一个头。
身上只是随意的围了一条浴巾,上身裸、露在外面,透出了精壮的肌肉,身材比例相当的好。
尤其是那双腿,是不让人觉得粗,也不让人觉得过于纤弱。
我有些看呆,然而身边的小孩却在这时狠狠撞了我一下。
“大婶!赶紧把你的目光收回来,这是我爸,你别想多看!当心我把你扔出去。”
我才收回了目光,垂着头看着小鬼。
愈发觉得刚才的那番话,不像是这个年龄段的小孩子会说出来的。
“赶紧拿出来吧,你给我带的巧克力!”
小鬼见我有些愣神,又补充了一句,拉着我在沙发上重新坐了下来。
我还没坐稳当,身上背着的小包,已经被小鬼头一把抢了过去,转眼之间,包的拉链就已经被拉开了。
我还未来得及阻止,小鬼头就已经把放在包里最上层的两根验孕棒拿了出来,握在手心里。
“快还给我,这个东西可不是你需要知道的。”
我一着急,什么也不顾一把的从小鬼头的手里把验孕棒抢了回来。
“不就是两个验孕棒嘛!弄得这么紧张兮兮的,我的巧克力呢?”
小孩一脸无所谓的看着我,顺势把放在验孕棒下面的巧克力拿了出来。
睁大了眼睛,一脸不相信的看着小鬼头。
为什么连这个东西都知道?
这个年龄段的孩子,不是应该只知道吃喝玩?
见我如此诧异,管家在边上又补充了一句。
“苏小姐,不要惊慌。少爷的教育理念比较开放,所以很多东西小少爷都知道。”
我点点头,尽管还是觉得不敢相信。
“这么说,大婶你怀孕了?”
小鬼头,一边吃着我给她买的巧克力,坐在沙发上,一脸小大人模样的说道。
我站在边上,点头也不是,摇头也不是的,有些为难。
“不过你怀孕了也好,这样子的话,我就不用担心你会勾、引我爸了。”
我差一点被雷得外焦里嫩。
终于,所有的事情都已经谈妥,管家也和我交代清楚了,下一次上课的时间以及地点。
我默默的记在心里,一面跟在管家的身后走,小鬼头也是默不作声的走在我的边上。
“今天阿姨给你带的巧克力好吃吗?”
临别前,我俯下身子,对着站在边上的小孩子说道,努力做出一副和蔼可亲的样子。
“大婶!这是我吃过的最难吃的巧克力了。”
小鬼头一脸鄙视的看着我,还把手上已经开了封的巧克力扔在了地上。
我愣了一下。
“苏小姐,少爷要我给你这个东西。”
管家在边上及时打了个圆场,往我的面前塞了一个小方盒子。
我低头一看,却发现是一副耳机。有些不明所以的,抬头又看了眼管家,“送我这个干什么?”
我开口询问道,然而管家则是温柔的笑了笑。
“是少爷让我这么做的,你那副耳机应该已经坏了……蓝牙接收的位置裂了一条缝,这种耳机只要这里裂开了一条缝,就不能用了。”
我点点头,看着自己手心里拿着的一副全新耳机。
和我掉的那一副一模一样。
胸口一下子像被一块石头堵着一样,觉得直发慌。
面对一个陌生人,尤其还是我的雇主,她本不需要这样子,但是却也为我考虑的如此周到。
我垂了眸子,有些感激的看了一眼。
……
本不打算回去的,但我想给自己一个机会,于是报了一个和陆臣勋家的地址。
车子停在了距离小区还有一条马路的地方,路边有一家药房,付了车钱之后,我便下了车,径直的踏入了药房。
又买了一支验孕棒。
这一支验孕棒,和璐璐给我的那只一模一样。
我反复看了看,生怕自己弄错,就算放进包里,也是几步就看一眼,强迫症都快要逼出来了。
一路上也走得很急,心里则更是忐忑。
但是我万万没有想到,等我回家,却看到了爸妈坐在了沙发上,看着我走进来,眼睛直勾勾的盯着我。
我心里产生了一丝不好的预感,微微皱着眉头,直接走了进去,在那些人的目光注视下,坐在沙发上。
“爸,妈,你们怎么今天来了?”我故作平静的问道。
“这种事情你怎么也不和我们说说……为什么要一个人扛着。”
我妈一开始还气势汹汹的说,后来已经带着哭腔了。
我心里也觉得不太好受,将目光转向了坐在一边等我爸。
而我爸那张脸上,仿佛一夜之间苍老了十岁,只是微皱了一下眉头,看着我,扭、动了一下嘴唇,什么话也没有说出来。
我爸手指上夹着一根烟,但是现在那根烟已经烧到了海绵头。
我深吸一口气,努力让自己的心情平复一些。
像今天这样子,我爸妈急巴巴的赶过来,是很少见的。
而且我妈刚才看到我的时候,跟我说的那句话,很明显,她就已经知道了这件事情。
我爸妈平日里的性格我是知道的。
尤其是我妈,虽然比较容易情绪化,但是像今天这样掉眼泪也不算多见。
而且我爸,平日里虽然不苟言笑,但遇事也极为冷静,像今天这样忘记抽烟,也实属罕见。
我看了眼我爸妈,最后又落回到了婆婆的脸上。
那名年过半百的女人脸上,此时却分明带着笑意,然而目光却躲躲闪闪的不愿意和我对视。
关于我能不能怀孕这件事情,我从来没有向任何人说过。
甚至于对萧璐璐也是三缄其口。
胸中涌起了一股无名火,事情会变成现在这样,无非就是有人在背后偷偷说了些什么。
“这件事情到底怎么回事!”
我爸顿了一会儿之后,终于还是开口说道,将烟头扔进了烟灰缸,眼睛直勾勾的看着我。
我刚要开口,但是话却被婆婆给抢了过去。
“医院自然是去检查过了,现在的问题倒也明了,明显就是心晴的身体有问题,所以才会导致不能怀孕的。”
婆婆尖着嘴说道,声音听上去极为难听。
我也压了一肚子火,但碍于我爸妈在场无法发泄。
我爸一听,连忙低着头,“不能怀孕总有不能怀孕的原因吧?” 一边说着,一边抬头看了我一眼。
我轻轻点了一下头。
“现在不能怀孕,不代表以后不行……这病能治吗?”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伤婚》

代孕吧


  我爸明显是在为我说好话,这才使得我心情稍微放松了一些,火气也没有一开始这么大了。
“这是她子、宫的问题,这病怎么治?” 婆婆挑了一下眉头,在边上又插了一句嘴。
“再者说来,治病得花钱,结果治不治的好还不一定呢!这两个人都已经结婚这么长时间了,时间耽误了不说,可要是如果一直生不出孩子来的话,这婚姻继续维系下去,可就没有一份保障了。”
婆婆的话在我的耳朵里听起来极为难听。
“虽然确实是我有问题,但是医生也说了,这并不是什么影响生育的大问题,只要积极治疗,日常生活中再注意一些……怀孕也不是什么难事。”
我急忙辩解了一句,看到父亲脸上的表情渐渐好转了一些。
“而且再说起来,带我做检查的时候,医生也说了,怀得上孕,不仅仅是看我个人的,也希望陆臣勋去做一下检查。也许是双方面都有问题也说不定。”
我微微一顿,又瞥了一眼婆婆。
“但是陆臣勋她一直推说工作很忙,不愿意去做检查!”
我有些狐疑的看着婆婆。
在我父母面前说出这么难听的话了,让她们一下子拉不下面子。
所以我很愤愤又补了一句。
“也许陆臣勋的问题比我更加严重。她才是导致我们两个人无法怀孕的罪魁祸首呢?”
我大声的喊道,但是话音未落。
我爸直接一个巴掌甩我手臂上,力道不轻不重。
“这孩子一点家教都没有,和长辈怎么连一点礼貌都不懂?”
我顿时闭上了嘴,一言不发,心里却是一肚子的委屈。
对于父母,我向来是报喜不报忧,所以婆婆的真实目的她们是不会清楚的,否则也不会这么善罢甘休。
“不过我听说可以做试管婴儿的……虽然花费高了一点……但是现在技术已经挺成熟的了。”
我妈在边上补充了一句,抹了一把眼泪。
“这钱我可以贴补你们。”
一听我妈这么说,婆婆一下子神色大变,一开始还委屈的脸上顿时就冒出了一丝笑容,但我却知道,婆婆她总算是露出了贪婪的一面。
“做试管婴儿?我之前也和别人了解了,但大家都说花费比较贵,而且成功率也不算特别高,但是我觉得吧,只要能够怀上,钱,就花就花了。”
婆婆顿了一下,又补充了一句,转头看了我一眼。
“而且我之前也和心晴说了,咱们不怕,现在都已经是21世纪了,医学技术方面也都成熟,大不了我们就做试管婴儿……至于这花费,不是还有这套房子吗?”
婆婆点了点头,也说道。
“而且你们两个人也都是年轻人,房子卖了以后也有的是机会,再买一套就是了。”
话音未落,我就忍不住大喊道。
“做试管婴儿我也去了解过,花费虽然高,但也犯不着卖套房子。婆婆,你就别在边上胡说八道的好不……”
我这话还没说完,我爸就气得一个巴掌拍在我的脸上,顿时半边脸火辣辣的疼。
“你这孩子,你说多少遍了?长辈在的情况下怎么说话呢?你不礼貌的态度,以后出去了谁喜欢你?”
我爸气的整个人脸都胀得微红。我没办法,只能看了我爸一眼。
咬了下嘴唇,低着头。
我爸对我向来都是凶巴巴的,小时候,我哥因为叛逆和我爸顶撞了几句,结果差一点被我爸打个半死。
“抱歉!亲家,刚才这孩子说话没轻没重的,我在这里给你赔个不是了。”
我爸一脸愧疚的对着婆婆说道。
然而婆婆则是连屁都没放一个,只是瞥了我脸上微红的痕迹。
“这做试管婴儿是一条路,但我觉得终究对小姑娘的身体不太好。而且这要是一次不成功,还得再做一次,这人吃的苦头,钱也花了,最后还没落个好。”
婆婆缓缓的开口说道。
我哪里会不知道婆婆的真实目的是什么?。
“可是你看,心晴她身子本来就弱,我怕她承受不住。”
婆婆微微一顿,又转头看了我一眼。
然后喜滋滋的开口说道。
“所以我寻思着,要不就找代孕的。”
我爸轻轻点了一下头,但还是面露难色。
“可是这个代孕,还是比不上自己肚子生出来的好。虽然是借肚子生子,可是这怀孕的时候还是需要有人照顾着,要不然这孩子发育的好不好?会不会有什么问题,心里也没个底。”
我爸觉得婆婆说的代孕就是这个意思。
“我也确实是这么想过,可是再一想,又觉得这样子不太行。”
婆婆顿了顿,解释起来。
“你想法也挺简单的,毕竟心晴身子弱,再加上不是查出来有点问题嘛!我怕对以后孩子遗传不好,所以干脆就不用心晴的,干脆找一个年轻一点,身体健康的女人过来,让我家儿子和她直接圆房……而且用这个方法不仅花费少,还有自然选择作用,生出来的孩子比较健康。”
婆婆直接大言不惭的说道,坐在边上的陆臣勋也点了点头,看了一眼我的父母,继续解释起来。
听到陆臣勋这么一说,我不由感觉到了一丝嘲讽。
如果只是想要孩子的话,现在什么办法不是办法,更况且也不一定就是说我一定生不出孩子了。
却一定要选择这种,给我们两个人的婚姻造成大忌的办法。
更况且,婆婆居然还赞同。
如果换位思考一下的话,我就不信,婆婆还会选择这种方式。
听到婆婆这么说,我爸妈一言不发,气氛一下子跌落到了谷底。
我感觉空气仿佛都要凝结了,忍不住站起身来,想要走动走动。
先去卫生间上了个厕所,然后我一脸无所谓的,将新买来的验孕棒放在了卫生间架子的最上面一层。
又从包中,将那一根萧璐璐给我的验孕棒揣在口袋中。
临出门之前还照了下镜子,整理了下衣服。
重新在沙发上坐下来的时候,听到婆婆满脸惆怅,正在说服着我的父母,希望能够同意代孕。
“只是这件事情我也能够理解,可是,如果是用我们家心晴的卵、子来怀孕的话,我是一点意见都没有的。”
顿了顿。
“可是如果这样的话,这孩子生下来等于说和我们家心晴就是一点关系都没有。”
“虽然是这么一回事,但是我相信这孩子从小就是心晴养大的,女人嘛,总是比较感性的。这时间长了,也有感情了。血缘关系就只是一层纽带。没了这纽带,不是还有亲子之间的关系。”
这哪是人说出来的话呀!我在心里愤愤的想着。
说白了,如果问题是出现在陆臣勋身上,我就不信婆婆还会说出这么言之凿凿的话来。
“至于这钱的问题,要不咱们先把这房子给卖了,这代孕也需要一大笔钱,而且还要付给人家小姑娘一点营养费。”
婆婆这段话终于是回归正轨。
说白了就是图我们家这套房子,这么点钱。
“这可万万不行,这房子要是卖了,这两人以后该住到什么地方去呀?再说这生下来的孩子总得给她创造一个好的环境吧!”
我妈都已经顺着婆婆的思路继续往下说了,完全没想时间去想之前的一个问题。
婆婆顿了一下,抿了抿嘴唇,也知道我妈怕是在说几句就被打动了。
“你们家不是还有另外一套房子吗?而且还是个小别墅,正好让她们小两口住过去,孩子生出来之后直接住在小别墅里。这样子的生活环境,对以后孩子的成长也好。”
婆婆一眼贪婪的眼神,舔了一下嘴唇,看了一眼我,说道。
而我妈则是低着头,似乎是在思考这句话的可行性。
“这绝对行不通的,这套房子是给我哥的,而且她以后结婚也需要,要是我们就住过去了……我哥以后结婚,这可住到什么地方去,再说房价这么贵,也不是想买就可以买的。”
我立刻出声制止道,生怕我妈在被婆婆的思路继续带下去,到时候一切都晚了。
那套别墅算是我爸妈一辈子积蓄了,而且这别墅当初买的时候也不便宜,里面经过了一番精装修,为的就是留给我哥。
看到我出声制止,婆婆一脸委屈的看我一眼。
“可是要是这套房子不卖的话,代孕的钱从何出?心晴啊!你要清楚,这代孕可不是一笔小花费。至少都是几十万打底的。这反正我们家是一下子拿不出这么多钱来的。”
既然拿不出来,你还找人代孕?更况且,做试管婴儿也不需要这么多的钱。
我在心里鄙视道。
但是却看到我爸妈脸上的为难,她们是真心实意的想要替我解决这个问题,而且照婆婆的意思,也绝对不会善罢甘休的。
顿时满屋子都是尴尬,我深深的吸了一口气,扭头看着坐在沙发上,仿佛一下子苍老了十多岁的爸爸。
那种无奈的表情溢于言表。
“怎么,只是住一下别墅就这么的为难?”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伤婚》

怀孕了?


  婆婆挑了下眉头,继续添油加醋的起来说道。
“话说我也就觉得奇怪了,不都是自己的孩子吗?为什么对儿子就这么好,让带一套小别墅里结婚,而对女儿的话,只给她们一间小小的公寓。要我说,除非不是亲生的,我才做得出来这样的事情。”
婆婆一脸无所谓的说道。
但是我爸妈脸上的表情却顺了一遍,尤其是我爸整张脸黑了一大块。
我顿时意识到了不太好,这句话虽然从婆婆嘴里说出来,是伴随着一种嘲讽玩笑的语气,但是在我爸妈耳朵里听上去,却完全不是这么一回事情。
其实我是个弃婴,她们是我的养父母。
所以对于她们能给我这一间小公寓结婚,我已经心存感激了,哪里还敢奢求这么多?
如果没有我的养父母的话,恐怕现在我早就已经不在这个世界上,但是这一切我一直都是深藏在心底,从未向任何一个人倾诉过。
包括陆臣勋,我也对她三缄其口。
婆婆抬头看了一眼我,只觉得周围的气氛陡然之间变得尴尬了起来。那张脸上忽的划过了一丝笑容。
但是一下子又回归了严肃。
“难道说我不小心说到了什么伤你的心的事情?”
婆婆挑了挑眉头,耸了肩膀,说道。
尤其是将目光落在了我身上。
“这么说起来,你确实不是她们亲生的?”
我没有点头,也没有摇头。
甚至都没有和婆婆有任何目光上的对视。
事到如今,我也不知道该怎么继续说下去。
更况且,如果我答应的话,婆婆以后一定会抓着这个把柄,拼命的嘲笑我的。
所以我抿了一下嘴唇,只是看我爸妈一眼,她们两个似乎也犯了难。
“呕……”
我一把的捂住了嘴,牢牢的闭着眼睛,脑海中拼命回想着此生所看到的最恶心的东西,尤其是幻想着那些最恶心的东西,现在正塞在我的嘴里。
“呕……”
功夫不负有心人。终于,我开始不住的干呕了起来,由于早上也没吃什么东西,所以自然是吐不出来的。。
但是那种干呕的感觉,却让我几乎要将内脏都给吐出来。
见我情况不对,我妈立刻就冲了过来,蹲在我身子边上拍了拍我的后背,急忙问道。
“怎么了?身体突然觉得不太舒服吗?”
“要吐了吗?这孩子怎么突然之间要吐了?”
我爸也在边上,急急忙忙的凑过身子来问道。
然后两个人围在我的边上,却不知该做些什么,有些手足无措的,婆婆坐在边上,见我现在这个样子也愣在了那里。
“这本来还好好的,怎么一下子人就变成了这个样子?”
婆婆一脸惊恐的说道,随后有些嫌弃的躲远了一点。
“这孩子这样子干呕,不会是怀孕了吧?”
我妈突然开口说道,有些试探性的拍了拍我的肩膀,俯下身子。
“这一阵子的例假怎么样?”
等到不再感觉这么恶心了之后,我才慢慢的抬起头,整张脸胀得通红,看了一眼,随后摇了摇头。
“不知道,已经连续两个多月都没有来了。”
“你这孩子自己身体的情况,怎么平时不知道的?”
我爸有些气急败坏的说道。
“这还了得,不如赶紧去医院检查检查。”
一听我爸这么一说,我立刻眼泪汪汪。
“怎么可能是怀孕,应该是最近太辛苦了吧,再说检查报告也显示了,我怀上孕比较困难。”
我故意有些绝望的开口说道,然而我妈一听,眉头就立刻紧蹙了起来,心疼地一把把我抱在怀里。
“你要记住,生活中处处都会有奇迹发生的,再说,像你这样子好姑娘,上天总是会眷顾的。”
我妈一边说一边拍了拍我的后背,但也不敢非常用力,好像生怕把我肚子里的孩子拍出来一样的。
我见情形很是合适,于是抬起身子,挣扎着想要站起来,一步一步的走到卫生间。
然而走到半路上,却被我爸一把给拦了下来。
“你这孩子,还是先去医院里看一下吧!你这样子身体不舒服,我看着也会心疼的。”
看到我爸担心我的样子,我眼泪差点没从眼眶中流出来,但还是强撑着身子,一步一步的挪进了卫生间。
“卫生间橱柜的最上面一层我有买了验孕棒放在哪,我现在试一下,看看是不是怀孕……如果是怀孕的话,就不要大惊小怪的兴师动众的去医院了,而且对肚子里的孩子也不好。”
我一面说道,一面看了一眼婆婆,而婆婆则是看了我一眼,目光的中参杂着一些复杂。
我知道婆婆心里在想些什么,没有理会,而是默默的将卫生间的门给关上。
门一关上,我就好了许多,按照我的计划把一切都布置好。
接下去就是考验我演技真实与否了。
过了一会儿,我才拉开了卫生间的门。
看到门外三双眼睛,我爸妈的眼里满是期待,然而婆婆却感觉一丝紧张。
我瞥了一眼婆婆,然后满脸兴奋的冲到了我妈的怀里。
我大声喊道。
“敢相信吗?我怀孕了,我居然怀孕了?”
我一边跳一边蹦,差点撞到沙发上,幸亏被我爸及时拦住。
“这是真的吗?我终于也是要做外公的人!”
我爸眼角带花的说道,看得出对于此也是非常开心。
“我还以为是不可能怀孕的,没想到这么渺茫的机会居然落到我的头上。”
我兴奋的开口说道,瞥了一眼婆婆。
看到婆婆面带失望的坐在沙发上,我将目光缓缓的收回,我妈拿起放在洗手台上的验孕棒,放在婆婆的面前,这才看到婆婆脸上勉强堆的笑容。
“既然如此的话,那也就不用再大费周章的去找什么代孕,也不用再去做试管婴儿。” 我爸顿了一下,又坐回到沙发上,“而且也不用吃苦头,这就是最好了!”
我爸忍不住多说了几句,平日里素来沉稳的他,现在也变得非常兴奋。
然而见此,我却有那么一丝伤心。
不知道当知道真相之后,我爸心里该有多难过。
之后,我妈就坐下来和婆婆聊了一下孩子出生之后的事情。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伤婚》

确定


  这么一聊,等反应过来的时候,时间已经挺晚的了。
我爸妈本来也住的不近,太晚回去也不好,所以就准备离开,我也下楼去送一送。
虽然我妈一直都说不要,让我小心一下自己的身体,说是头几个月,身子中的胎不稳,这个时候是流产的高发时间。
我点头应了下来。
不过还是执意要将她们两个人送到楼下的车子里,目送着她们离开之后,我才返回了家里。
看到婆婆板着一张脸看着我。然而我却当做没看到的,直接在沙发上坐了下来,有滋有味的吃起了放在茶几上切好的水果。
现在我有理由,什么事情也不做。
毕竟肚子里有一个孩子,这孩子要是出了什么问题,婆婆她担当不起,我爸妈也不会饶过她的。
陆臣勋在边上一声不吭,只是看了我一眼。
从口袋中拿出手机,在沙发上缩成了一团。
“不过我觉得既然怀孕了,还是早点去医院检查检查吧,你这身子本来就有点问题!好不好,这还不知道呢!可别高兴的太早了。”
我婆婆顿了一下,又是满脸怀疑的看了我一眼,随后才继续开口说道。
“而且我也觉得奇怪,你这已经两个多月都没有来例假了,怎么之前不和我说?”
“我这不是觉得是这一阵子太过于疲劳了,所以内分泌失调!再说也没往那方面去想。”
我顿了一下,舔了舔嘴唇,我补充了一句。
“而且检查报告的事情,也容易让我觉得自己没法怀孕,可是现在没想到居然真的怀孕了,看来果然上天还是眷顾我的。”
我故意这么一说,婆婆的脸色顿时就不好了,可是我才不在意呢!
终于有了一回扬眉吐气的机会。
“不过要我说,明天还是去医院检查一下吧!而且你前一阵子吃东西做事情也没个忌口的,得好好查一查,肚子里的孩子有没有受到影响?”
婆婆一脸严肃的说道,我点了点头。
“我也是这么想的,毕竟是第一次怀孕,而且谁都希望生一个健健康康的宝宝,所以检查还是非常有必要的。”
虽然我并没有真的怀孕,如果去医院检查的话,很快就会露馅了,但是我对于这件事情则是丝毫的不放在心上。
毕竟在去医院之前,我就已经和萧璐璐打好招呼了。
她也和医院里的同学说过了这件事情,让我直接去找那个同学就可以。
她那个同学一开始还觉得奇怪,这种事情毕竟很少有人做。
毕竟怀孕这件事情,如果是假怀的话,早晚都会露馅。
但是我萧璐璐和她讲了我婆婆的那些奇葩事情之后,她那个同学满口便答应了下来,也觉得是时候让这个婆婆好好的受一下教训。
“虽然这样不道德,但是教训一下也没什么!”
医生一脸平常的看着我。
“不过你的检查报告我也看过了,这个病暂时对生育有影响,但是并不是一定,你要对自己有信心。”
听着医生的安慰,我点点头,表示非常感谢。
回到家里,我什么也不做,看到茶几上放了一个果盘。
我就直接在沙发上坐了下来,吃起了果盘里的水果。
陆臣勋就在这个时候转过身子,看了我一眼,开口说道。
“你怎么突然怀孕了?”
我只是瞥了陆臣勋一眼,“怀孕吗?说来就来了,再说可能是上天看我太辛苦了,派一个孩子过来陪陪我吧!”
我顿了顿一脸平常的说道,心想程小丽怎么不在家,不过不在就不在了,反正我也不在乎。
陆臣勋拉着我还想问东问西,但是却被我挡了下来。
“累了我要休息下!”说完这话,我扭头就走。
进了卧室,我把窗户打开,只觉得外面的空气更加清新。
立刻就给闺蜜打了个电话过去。
电话一接通,就听到闺蜜的声音,慵慵散散的,伴随着榨汁机的声音。
“你知道吗?没有想到我居然怀孕了。” 我笑容满面的开口说道,闺蜜在电话那头也忍不住哈哈大笑了起来。
“那就好!真是要恭喜你了!”
“谁说不是呢?本来我还以为自己是怀不了孕的,可是上天都照顾我。”
我故意大声的说道,以确保婆婆和陆臣勋两个人能够听得清。
又和闺蜜三言两语了几句,但是话题都逃不开我怀孕。
等到我将电话挂掉,才看到陆臣勋站在我的身后,一脸献殷勤似的说道。
“既然怀孕了,就应该多休息,快到床上躺一躺吧!”
我点点头,也没心情跟陆臣勋继续说下去。
转身,准备躺在床上睡一会儿,没想到婆婆就进来了。
“听说你爸妈那里还有一套小别墅的,怎么不让我们去住,而是挤在这个小房子里。”
婆婆心有不满的说道。
说起来,这套房子还是我父母给我的,但婆婆却已经把它当成自己的了。
“那套别墅是我爸妈留给我哥哥的,这件事情从一开始就已经说好了,而且我对此也没有什么意见,我哥哥这人本来就优秀,也配得起这套别墅,不像我。”
我不是亲生的,所以不配得到这些。
这句话我很想说出来,但是想想又算了。
不要给自己添堵了。
这下子算是彻底堵住了婆婆的那张嘴。
“而且现在其实也不用再考虑这么多了,尤其是那一套别墅,还是给我哥好了,再说我现在已经怀孕了,什么试管婴儿啦!代孕啦!那种大笔的开销也不用出了。所以现在这种情况是最好的。”
我一边说,一边耸了下肩膀,随后直接躺在了床上。
“妈!我现在有点困了,要不让我好好休息一下?”
婆婆只是满脸疑惑的看了我一眼,嘣一声把房门关上。
我将被子拉过了头顶,整个人埋在被子里。从口袋当中拿出了手机,给萧璐璐发了一条消息过去。
“能够帮我查一下,程小丽她现在的情况到底怎么样了?尤其是上一次,我在家里看到她和陆臣勋两个的样子,就觉得她们两个人之间的情况,一定不是那么简单。”
尤其是程小丽,看她那个人的样子,绝对不像,只是一个单纯的女孩子。
如果说一个男人看不出一个女人的真面目,那倒还是一件正常的事情,但是一个女人绝对能够看清楚,另外一个女人的真面目。
尤其是那一天,我无意当中瞥到了程小丽那个人,在大家都没有注意到的时候,脸上露出的一丝笑容。
第二天一大清早的时候,我就去医院做了检查。
婆婆说是不放心,我一个人去,要陪我一起去,其实我知道,婆婆的真实目的是什么?
无非就是信不过我,想要亲眼看一看医生那里开出来的检查报告单。
我也没有多说什么,只是让婆婆陪我一起去,这样子也能够增加这件事情的真实性。
由于之前,萧璐璐已经和医生打好了招呼,所以,经过了一系列的检查之后,拿到我手上的这份报告单上写着的,分明就是有孕!
我看了一眼,便将报告单递到了婆婆的手上。
“看来我是真的怀孕了。”
我故意装出一副很开心的样子。
但却看到婆婆的脸上,那一丝复杂的神色,怎么也逃不出我的眼睛。
虽然这么一来的话,婆婆是确信,我的肚子里确实是有一个待出生的孩子。
那种要做奶奶的高兴怎么都是隐瞒不了的,但是这种高兴又非常的不纯粹。似乎是带着一些犹豫,而且似乎还有着一些不太希望。
我假装看不懂,拉着婆婆的手准备要回去,然而手机却在这个时候响了起来。
“谁给你打的电话?”
婆婆顿时就紧张了起来,询问我说的,我看了一眼手机屏幕上闪烁着的萧璐璐的名字。
“朋友打我,昨天就将怀孕的消息告诉她,估计她们也着急的要听我今天的检查结果呢!”
我笑了一下,于是便接起了电话,放在耳朵边上,让婆婆先去医院门口的车子里坐一会。
这还没说两个字!
电话那头就已经传来了一阵咆哮的声音。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伤婚》

对付你


  萧璐璐很少有这样子,情绪激动的时候,大部分时候都是温文尔雅的样子,甚至连重话都不舍得说的一个人,现在却是满口的脏话。
“我说你突然之间怎么情绪这么激动,有什么事情了吗?”
我一脸不知所措的问道,一个人靠在栏杆边上。
“我跟你说,赶紧和陆臣勋离婚。他都给你的绿帽子带足了!”
萧璐璐在电话那头大喊大叫道,我这边也一下子意识到了,情况可能真如我想的那样。
“到底怎么一回事情?你这样子说的这么响,我也听不明白,好好和我说一下。”
我压着心底里的愤怒回了一句。
“我跟你说也不是说让我去调查一下那个程小丽吗?你知不知道她们两个人在一起早就不是最近的事情!那个程小丽看起来是个文质彬彬的女学生,所以我今天还特意去她们学校,结果你猜被我翻出来了个什么东西?那个程小丽,她平时私底下的作风就是乱很。酒吧夜店什么的,刚进入大学的时候就没有停过,后来在酒吧里碰到了陆臣勋,于是,就这么勾搭上了。”
萧璐璐顿了一下,再继续说道。
“她大概是看陆臣勋有钱,所以就抱着这个人不放了。这些年以来,陆臣勋也陆陆续续给她买过不少的东西。然后,半年前程小丽就怀孕。当时陆臣勋还陪着她去妇产科医院做了检查。不过你猜怎么着,这个孩子习惯性流产给流掉了。”
“孩子没保住!”
萧璐璐说到这里,咽了一口口水,随后继续咆哮道。
“然后我又派了朋友,到那家妇产科医院里也去看了一下,你猜怎么着?那程小丽的流产史简直可以写成一本书了。所以那个孩子才会没保住。”
听着电话那头萧璐璐向我娓娓道来陆臣勋和那个程小丽的种种过往事迹,我的心却出奇的平静,也许是一开始的时候受得打击太大了。
我原来以为那一天看到陆臣勋和程小丽两个人卿卿我我的样子,这就已经是陆臣勋做的最过分的事情,可没想到,她对我的背叛早在半年之前就已经开始了。
陆臣勋喜欢去夜店、酒吧这件事情我是知道的。一开始的时候当然有反对过,而婆婆则是言之凿凿的说,男人嘛,喜欢去那个地方放松一下,玩一玩也是一件很正常的事情。
虽然我对婆婆的三观不可苟同,但是想着,不管怎么说,陆臣勋至少还会回到这个家里,还会认定我为她的妻子。
便也证明,陆臣勋的心里其实是有这个家的,玩一玩就玩一玩了。
可没想到她居然背着我做出了这么多的事情,这才是让我最无法忍受的地方。
“而且你知道吗?”
我正在思考,自己和陆臣勋两个人从一开始的相识,到走入婚姻殿堂的种种甜蜜过往。电话那头却再一次传来了萧璐璐的声音,我点了点头,回应了一句嗯过去。
“你知道吗,程小丽,她最近又怀孕了,而且看样子,那个孩子应该是陆臣勋的。”
萧璐璐在电话那头说道,我一下子觉得耳朵边轰隆隆的,这对我来说无异于晴天霹雳。
“而且我也打听过了,程小丽,她对着一个孩子特别的上心,好像从一开始的时候就一直在服用保胎丸……看样子她是有意要留住这个孩子。”
萧璐璐的声音在电话那头传了过来,然而我却整个人都恍惚了,什么声音也听不到。
只觉得眼前一阵的漆黑。就在我差点昏过去的时候,面前却再一次出现了一个熟悉的人影,是婆婆。
她手上拿着那张报告单,一步一步的向我走了过来,脸上则是满脸的不安。
“怎么了?”
我挂了电话,摆出一副好气说道。
事到如今,我更需要沉住气。如果我想要复仇的话,这件事情绝对不能够败露。
打击敌人的最好方法就是给出必胜的一击。
而现在的我尽管知道这些东西,可是我没有证据。更况且我也心有不甘,让那个女人白白的得到了陆臣勋。
“我是在想一个问题,虽然这件事情……不太能放在明面上讲,但是我还是想要查一查这个孩子的性别是什么?”
婆婆冲我说道,一脸犹豫。
我忽然一下子能够明白,婆婆心里到底在想些什么,但也只是装出了一副无所谓的样子,嘴角划过一丝轻笑。
“可是现在不是都说不能查孩子性别吗?再说生男生女都一样,都已经是21世纪了。”
我故意开口说道。
在怀孕这件事情上,我不想纠缠太多,毕竟如果纠缠太多的话,我假孕的事情早晚都会曝光的。
“这不是嘛!我也不是说什么重男轻女的,只是我们家陆臣勋这不是独子吗?这家族的香火都是靠陆臣勋去传承的,所以我这不是更希望生出个儿子来,这让我们家的香火有了继承人吗?当然我也不是说女儿不好!这要是能生两个一儿一女的,这才是最好的事情。”
婆婆开口说的,挑了一下眉头。
“我知道.”在我怀孕之后,婆婆的态度一下子就软了许多。
“都已经是21世纪了,哪里还时兴这个呀?再说,女儿也能继承香火的,都是自己的血脉传承下去,儿子女儿都一样,再说我也更希望生一个宝贝女儿,毕竟女儿是爸爸的贴心小棉袄。而且也没有儿子那么调皮捣蛋的,以后带起孩子来也比较省时省力。”
我笑了一下,说道。然而我的这一番话,却一下子引得婆婆的不满,婆婆瞪了我一眼,似乎有些愤怒,但是还是敢怒不敢言。
“我这不是还是希望你生一个儿子是最好的吗?再说生个女儿最后还是嫁给别人家的,都是给别人家在养孩子。如果你生的是个女儿的话,我倒宁愿从一开始就把孩子给打掉。”
婆婆这么一说,我顿时,就有些恼了。
“我这也是好不容易才怀上一个孩子,怎么能说打掉就打掉呢?”
见我有些吹胡子瞪眼的,婆婆的态度也立马就软了下来。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伤婚》


  “我这不是说你要是生一个女孩子也是可以的,可是你以后还是得怀个男孩,也要吃苦两次。不如从一开始的时候就生一个儿子下来,只要吃一次苦。当然你怀孕不容易,我也是知道的,你把女儿生下来也是可以的,但是我还是更希望生的是个儿子。”
婆婆顿了一下,随后才说道。
一听婆婆这样子顽固不化的样子,我顿时心里便是一团的怒火,但是也总不能对着婆婆发火吧!
我只好压着心里的愤怒。
“现在才刚怀上孕不久,就是要查孩子的性别,也得等到月份大了之后才能查的出来,现在不过就是个比受精卵还大一点的东西,你让医生看出性别来,简直就是太为难了。”
我顿了一下,说道。其实这样子也是在给自己拖时间。
“而且你昨天不也是说了吗,生男生女都是一样的,只要能够生孩子就好。”
我顿了一下之后,反问了一句。婆婆的态度,立马就强势了起来。
“查个性别又不是什么大事,干什么这么激动。”
婆婆破口大骂道。
和这样的人没什么话好说的,再继续说下去,我怕自己会因此而气炸。
理所当然的回到自己的家,再说这套房子本来就是我的,就算我们两个人要分开,也不应该是她们两个人住在一套房子里.
所以我开门的时候,胸板挺的特别足。一推开门,便闻到了空气当中传来的一阵红烧肉的香气.
我吸了吸鼻子,感觉口水都要流下来了,这味道香气四溢,肚子也开始咕咕直叫了起来。
“你们回来啦?”
程小丽听到了开门的声音,于是顺着声音便找了出来,就看到了,我和婆婆两个人站在门口换鞋子。
“太麻烦你了,还烧了一桌子的好菜!我说你还是一个学生,学习才是你第一要做的事情,这些家务的话平时就留给我们就好了。再说你不是也说了最近要考试吗?学习紧张,赶紧去看看书吧!”
婆婆堆起了笑容,满脸贴心的说道。而我,则是嘴角抽搐了一下,当做没听到。
萧璐璐已经和我说了程小丽的事情,我不知道婆婆知不知道这件事情。
自从那通电话之后,我对于程小丽这个人就没什么好印象。
学习?
在学校里指不定是个什么样子的人,还学习?
我打心眼里的看不起这样子的人。
程小丽要去和婆婆搭了一会话之后才过来理我,整个人显得很是青春洋溢,尤其是看到我,兴奋了许多。
我今天一早的时候就听到了陆臣勋说.
“你怀孕的事情我真的好高兴啊,本来还觉得这件事情希望非常的渺茫,没想到上天还是眷顾姐姐的。这不,我特意烧了一桌的好菜,就是为了给姐姐补补身子。”
程小丽一脸讨好似的看着我说的,然而我却从对方的眼底里看出了那些,嫌弃和厌恶的眼神。
嘴角也只是轻轻扬起了一丝弧度,既然我已经知道了对方的底细,要对付这样的人,并不是一件太难的事情。
况且……我也是明白的,这样子的人看陆臣勋看的是非常紧,就算暗地里不给我好日子过,至少明面上的面子工程总还是要做一做。
不然她精心塑造的形象可就完全崩塌了,我不敢保证到那个时候陆臣勋还不会不会和她在一起。
“那不是太麻烦你了吗?”
我笑了笑说道,但是却理所当然的走到了沙发上,一屁股坐了下来。
不管怎么说!就法律上来说,我也是这个家里的主人。
我坐在沙发上的时候,津津有味的嗑着瓜子,抱着手机在玩。厨房里,婆婆也一头钻了进去。
两个人一边做菜做饭,一边有说有笑的,然而却是故意压低着声音,好像生怕会被我听到什么一样的。
我也不屑于去偷听,总之,说来说去就是那些东西。
磕了一口瓜子,又抬头看了一眼正在厨房里忙活的两个人。
才知道刚才在医院里的时候,为什么婆婆会突然之间变得那么的奇怪。
其实婆婆的心思很简单,如果我怀的是女儿的话,她一定会想办法说服把这个孩子给打掉。再结合我难以怀孕的体质,要想再怀上一个孩子,恐怕就是难上加难了.
到时候就更有理由让程小丽怀孕。
也就是说,她们一开始的计划又可以按照原定的来进行。
如果说,我假孕的事情让她们打乱了阵脚。
那么,现在我的同样也因为程小丽怀孕的事情而乱了阵脚。
也就是说以后的每一步,都绝对不好走。
我正在想着如何踏出这第一步的时候,却突然听到程小丽叫我的声音。
“心晴姐姐!听说今天去医院了,加上肚子里还有一个小宝宝啦!所以更是要注意营养……”
微微一顿,折了下身子,从茶几上端起一碗散发着麦香的粥。
“这是我特意熬制的,专门端过来给姐姐喝。”
我应了一声,说了一声感谢之后,便将那碗粥接了过来,但也只是端在手里。
程小丽看了脸上,微微蹙了一下眉头,但也不以为然,只是一边催促着让我赶紧喝,一面又转回了厨房间。
“不过,其实我还给姐姐又熬了一碗东西……” 程小丽一脸神秘兮兮的开口说道,随后便端给我了一个小碗。
里面装着褐色的不明液体,看上去还是十分的粘稠。
“这……”
我有些犹豫,不知道到底应不应该接过来,只是看了一眼,面露些许难色,程小丽似乎看出了我的不安,于是急忙开口说道。
“这是我为姐姐特意熬制的药膳粥……对身体有好处,而且里面放着的东西都是一些昂贵的食材……当然虽然卖相看上去不怎么好看就是了,但是里面的东西都非常的有营养。对于姐姐现在怀孕的身子来说,吃着一碗药膳粥是最好不过的事情。”
我低头看了眼程小丽特意为我熬制的一碗药膳粥。
要是萧璐璐没有和我说她的事情的话,或许我现在会稀里糊涂的,把这两碗粥都给喝下去。
继续阅读《伤婚》


版权声明:未经书面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对既成事实本站将保留所有的权利。

无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