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价盲妻:霍少深深宠(霍子彦小冉)小说在哪里可以看

小说:天价盲妻:霍少深深宠
分类:霸道总裁
作者:霍子彦
简介:一场车祸,白洛洛双眼失明,家破人亡,从此世界暗无天日
大雪天她抱着病重的妈妈被赶出了家门,绝望无助之际,是霍子彦朝她伸出了手
她全心全意信任他,义无反顾嫁给他,在他的谎言里生活了三年,才发现他带她去的不是天堂,不是人间,而是深渊地狱
白洛洛幡然醒悟,提出离婚
霍子彦没当真,几笔签下离婚协议,笃定道:“你一定会回来求我的
”在他心里,白洛洛柔弱可欺,还是个瞎子,谁都能踩上一脚,离了他根本活不下去
他任由别人欺辱她,冷眼看着她受委屈,终于将她逼入绝境
一年后,他看着酒会上惊艳众人的女人,红了眼眶,疯狂将她揽入怀中,声音嘶哑带着难以压抑的哽咽:“洛洛,你没死?”白洛洛看着面前瘦削狼狈的男人,满眼都是疏离:“霍总,请自重,您这样,我先生会误会!”
角色:霍子彦小冉
天价盲妻:霍少深深宠(霍子彦小冉)小说在哪里可以看

《天价盲妻:霍少深深宠》免费试读免费阅读


第1章 我们离婚吧


“白洛洛,你这个瞎子祸害了我儿子三年,你怎么还不去死!”

尖利刻薄的声音从手机里传出来,白洛洛睫毛颤了颤,漂亮的桃花眼里没有一丝光彩。

她是个瞎子,嫁给了霍子彦三年,霍母一直都不喜欢她,将她视为眼中钉,肉中刺,哪怕他们搬出霍家,她依旧一天一个电话打过来辱骂她。

三年下来,因为她是霍子彦的妈妈,再难听的话,白洛洛都忍了下来,但是今天她不打算忍了。

白洛洛冷笑了一声:“霍夫人,当年是你儿子要娶我,你有本事找你儿子去,只要能说动他离婚,我二话不说,收拾东西就走。你没胆量找你儿子,欺负我这个瞎子很有成就感?”

霍母没想到怂了三年的白洛洛竟然会说出这番话,气得脸色铁青,正准备骂她,刚说了一个字。

白洛洛听见门口传来汽车的声音,干脆利落地挂断了电话。

刚刚收起手机,大门被狠狠推开,冰凉的风夹杂着雪花涌了进来。

白洛洛冷得瑟缩了一下,空洞的眼睛望向门口:“霍子彦,是你吗?”

高大的身影朝她走了过来,霍子彦抿着唇,俊美的脸上像是凝结着冰雪,冷漠又无情:“你找我回来干什么?我公司还有事情,长话短说。”

他声音满是不耐烦,白洛洛胸口像是被堵了一团棉花,酸涩又难受。他的不喜太明显,为什么以前自己都没有发觉。

她狠狠咬住下唇,良久终于开口:“霍子彦,我们离婚吧!”

没想到她竟然会说出这句话,霍子彦猝然看向她,嘴唇抿成了一条直线。

“洛洛,别闹了,你收回这句话,我可以当你没说过。”

轻飘飘的一句话,让白洛洛心里涌起了一股无名怒火:“霍子彦,你觉得我在跟你闹?”

她表情愤怒,猛地从毯子里伸出两只手臂。

白洛洛皮肤很白,被冷风一吹,转眼就变得青紫,最引人注目的是上面密密麻麻的针孔,触目惊心。

“霍子彦,这三年,你每隔一段时间就带我去医院抽血,我无数次在心里暗示,你是关心我,是爱我,是为了我的身体着想。我没想到你竟然一直在骗我,欺负我是个瞎子,让我给你的旧情人输了三年的血。”

白洛洛说话的时候,嘴唇都在哆嗦,声音颤抖:“整整三年,从不间断,那个叫安小冉的女人,在你心里就这么重要?”

霍子彦看到她伤痕累累的胳膊,不知怎么,心狠狠抽痛了一下,但是很快被一股厌恶压了下去,撇开眼质问道:“你从哪知道这些的,谁告诉你的?”

“你别管我哪里知道的。”白洛洛将一份文件从怀里拿出来,“啪”地一声拍在茶几上:“这是离婚协议,你签个字吧!”

霍子彦上前翻了翻,上面写着只要他愿意离婚,她愿意净身出户。

为了和他离婚,她竟然什么都不要了,霍子彦冷笑了一声:“白洛洛,我原本还想瞒着你,现在既然你知道了,那我实话就告诉你。”

他说着猛地上前,狠狠捏住她的下巴,看着她精致漂亮的小脸,最后移到她空洞无神的眼睛上。

“三年前,你爸爸酒驾,害得小冉成了植物人,躺在医院整整三年都没有醒过来,这是你欠她的。”

听了这话,白洛洛浑身的血液像是冻住了一样,下意识反驳:“不,不是,我爸爸没有酒驾,没有!”

她因为激动,声音染着哭腔,纤瘦的身子不断抖动,小脸苍白如雪。

霍子彦狠狠瞪着她,厉声道:“白洛洛,你装什么可怜,没有喝酒,尸检的时候能在他血液里查出大量酒精?白洛洛,证据确凿,这个时候你还在为你那个酒鬼爸爸狡辩,真是冥顽不灵!”

“要不是你和小冉血型一样,你这个瞎子我连看一眼都觉得恶心,不过是一场报复,你竟然还当真了,真是可笑!”

这句话让白洛洛脸上血色褪尽。

她恍惚地后退了几步,因为看不见,被凳子绊倒在地,这一下摔得太狠,她像一条濒死的鱼,摸索挣扎了半天都没有爬起来。

霍子彦冷眼看着,丝毫没有扶她起来的意思,声音里满是讥讽:“白洛洛,你根本没有资格向我提离婚,父债女偿,你今后还要给小冉输血,直到她苏醒为止。”

白洛洛眼圈一下子就红了,真相摊开,她才知道霍子彦比她想象地狠多了。

她慢慢摸着椅子爬起来,身上脏污一片,纵使她看不见,也清楚自己现在满身狼狈。

白洛洛精致的小脸满是泪痕,说出来的话倔强不屈。

“霍子彦,让我给她输血也可以,我只要你和我离婚。”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天价盲妻:霍少深深宠》

第2章 她醒了


白洛洛这句话说的很大声,努力压住心中的不舍:“只要你离婚,她要多少血,我给多少血。”

她可以忍着厌恶给那个女人输血,但是她不愿意顶着霍子彦妻子的身份,受着这样的屈辱。

霍子彦嗤笑一声,慢慢靠近她。

虽然她是个瞎子,但是白洛洛长得很漂亮,五官精致又妩媚,宽松的衣服都遮不住她姣好的身材。微微发颤的样子,让他想起了这三年中,每一个放肆的夜晚。

霍子彦喉结狠狠滚动了一下,声音沙哑带着陌生的情绪:“可是我不想离婚怎么办,这三年,你在床上让我很满意。”

白洛洛看不见,但是听觉很灵敏,知道他动情了,双手环抱胸前,警惕地望向他的方向:“你,你不要碰我!”

带着警惕和微微厌恶的语气,彻底将霍子彦激怒了,他直接将她拖拽到床上,狠狠压下去,像是在发泄心中的怒火,不断地向她索取。

白洛洛皱着眉,被动承受,情到浓处,白皙纤细的手指一寸寸摸着他的脸,从眉毛摸到嘴唇,将他的模样牢牢记在心里。

最后一次,她警告自己,从今以后要把心收回来,再也不要爱上不该爱的人。

过了很久,霍子彦从床上起来,看着像是破败娃娃一样的白洛洛,冷笑了一声:“还以为你有多少骨气,真是下贱!”

正准备穿衣服离开,霍子彦手机铃声响了:“喂……什么?小冉醒了!好,我马上过去!”

白洛洛眼神动了动,身上才有了一丝活气,她忍着剧痛爬起来,声音沙哑地喊住霍子彦:“把离婚协议签了再走!”

霍子彦正准备出门,听到这话,怒不可遏,她竟然还在惦记这个。

“正好小冉醒了,不用你再输血了,留着你也没有用处了。”

他三步并作两步,抓起茶几上的离婚协议,直接签上自己的大名,扔在她身上:“如你所愿。”

纸张边缘锋利,在白洛洛身上划了好几道血痕。

白洛洛没在意,慢慢摸着,将几张纸全部捡起来,一张一张整理好。她坐在床上,后背的蝴蝶骨漂亮纤薄。

霍子彦眉头皱了一下,第一反应是,她怎么瘦成这副样子,明明上次……她还没这么瘦。

手机铃声又响了,打断了他的思绪,他没空管她瘦不瘦,现在满心满眼都是安小冉。

“既然我们离婚了,这个房子就当是我给你的补偿。”

白洛洛肩膀狠狠颤了一下,还没说话,就听见他急匆匆的脚步声消失,关门声响起,偌大的屋里瞬间只剩下了她一个人。

他走了,留下了一室的冷寂。

她没有那么没皮没脸,还赖在这个房子里,当年她赤条条嫁进来,也应该赤条条走。

等体力恢复过来,她就收拾自己的东西,所有东西整理好,就只有一个小行李箱。

白洛洛嘴角露出苦笑,她就像是这个房子的过客一样,三年下来,什么都没有留下。

外面雪还在下,白洛洛拿着自己的盲杖,另一只手拖着行李箱,刚走到门口,突然大门被打开,一道刺耳的声音传了过来。

“老天有眼,我等了三年,我儿子终于要把这个瞎子给赶出去了。”

白洛洛握着盲杖的手指猛然紧缩,这个声音,是霍子彦的妈妈!

“小冉啊,这个瞎子滚了,以后你就能住进这里了,你看,这个房子的装潢都是子彦按照你的喜好装修的,你喜欢吗?”

白洛洛听了这话,身体一僵,安,安小冉也来了!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天价盲妻:霍少深深宠》

第3章 搜身


一道甜腻的声音响起:“喜欢,当然喜欢,我真的好高兴,没想到我昏迷了三年,子彦还这么爱我。”

安小冉故作娇羞地挽着霍母,看着白洛洛脸色越来越苍白,眼里划过一丝恶毒。

“伯母,原本这个房子是我和子彦的婚房,被这个瞎子白白住了三年,真是晦气。”

霍母闻言也嫌恶地看着白洛洛,阴阳怪气道:“还算这个瞎子识相,没有缠着我家子彦,要不然我早就想把她扔出去了。”

白洛洛站的笔直,努力不让自己低人一等。

霍母还是一如既往不待见她,幸好她离婚了,以后不用再忍受这些污言秽语了。

她什么话都不想说,只想离开这个地方,刚走了两步,突然安小冉按住她的肩膀,将她往后一推,拦住了她。

白洛洛紧紧扶着行李箱,才好险没有摔倒:“你想干什么?我已经答应离婚,也主动离开了,你们还想怎样!”

安小冉看着她漂亮的面容,一想到这个女人和霍子彦结婚了三年,睡在一起三年,心里全是恨意。

她回头看向霍母,甜笑着:“伯母,这个瞎子的行李箱还没检查呢,当年她嫁入霍家连嫁妆都没有,那么离婚了,也什么都不能带走。”

霍夫人听了这话,就看向白洛洛手里紧握的行李箱:“对,检查,必须检查,所有的东西都是我们霍家的,说不定这个瞎子手脚不干净,顺手牵羊拿走什么……”

“我没有!”白洛洛被她们质疑手脚不干净,俏脸气得通红,松开行李箱:“你们随意检查,除了我的衣服,我什么都没有拿!”

霍夫人和安小冉打开行李箱,仔细检查,里里外外全部翻了个干净,确实只有几件衣服,还都是三年前的款式。

“这下你们相信我了吧,我什么都没有带走,霍子彦之前说这个房子给我,我也没要,说净身出户就不会要你们霍家一丝一毫!”

白洛洛蹲下身,摸索着,将她们翻乱的衣服重新塞进箱子里。

霍夫人面容讪讪,安小冉一听霍子彦竟然要把房子给她,心里涌起了一股妒忌。霍母明明说这是霍子彦给她准备的婚房,为什么他要把房子给这个瞎子。

安小冉越想越生气,看着白洛洛身上厚实的外套,心里浮现一个毒计。

她在霍母耳边低声说了几句,霍母眼睛一亮,看向白洛洛道:“箱子里没有,说不定你戴在身上了,我儿子对女人一向大方,肯定给你买过珠宝首饰……白洛洛,你把衣服脱下来,让我们检查检查!”

听了这话,白洛洛眼圈一下子就红了,是气的,也是委屈的。

因为她是个瞎子,所以谁都能欺负她?!

她就算再怎么喜欢霍子彦,也不会让他妈妈和他的旧情人这么糟践自己。

“不行,你们没有资格搜我的身!”

她紧紧拢住自己的衣服,想要捍卫自己的尊严。

霍夫人看到她这个举动,以为她真的在衣服里藏了东西,顿时坐不住了:“给我按住她,把她的衣服扒了,我倒要看看,她藏了什么东西!”

“你们不要过来!”白洛洛惊叫着后退,但是她一个瞎子,怎么能躲得过这两人,直接被按住手,大衣和里面的毛衣都被脱了下来,只留下了内衣。

白皙的皮肤暴露在空气中,上面还有新鲜的斑驳痕迹,明眼人都知道她刚刚经历了什么。

房间里一片安静。

脖子,肩膀,手臂,胸前,大片大片的吻痕,昭示着刚刚霍子彦和白洛洛的极尽缠绵。

这些痕迹像是最后一根稻草,压倒了安小冉的理智,她眼睛都赤红,无法控制地狠狠打了白洛洛一巴掌,嘶吼出声。

“你怎么这么不要脸,一个瞎子,都离婚了,还勾引我的子彦,你这个贱人,贱人!你怎么不去死!”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天价盲妻:霍少深深宠》

第4章 抹去她的存在


白洛洛头偏着,脸上火辣辣地疼,她冷笑了一声,扯动了嘴角,疼得她倒吸了一口气。

“安小冉,该死的人不是我。”

她抬起头,空洞地眼睛望着对面的人:“如果没有这三年我连续不断地给你输血,现在你能不能醒来还是个未知数。我在一定意义上,可是你的救命恩人,你不要得了便宜还卖乖!”

安小冉被她冷冽空洞的眼神看得毛骨悚然,不自觉倒退了两步:“你,这是你欠我的,如果不是你爸爸酒驾……”

“住口!”白洛洛猛然打断她:“我爸爸没有喝酒!真相是什么我迟早会查出来!”

看着安小冉脸色苍白,霍母担心她晕倒,自己不好给儿子交待,连忙扶住她,嫌恶地看着白洛洛:“行了,现在我们确认你没有偷东西,你可以滚了,站在这里碍眼地很。把你衣服穿好,不知廉耻的东西。”

白洛洛听着自己的前任婆婆字字句句的侮辱,抿了抿唇,没有说话。

蹲在地上摸索着,将自己被扒下来的衣服一件件重新穿了回来。

正准备离开的时候,安小冉突然又冲了出来,拉住她的胳膊:“不行,你必须还要签一份协议。”

白洛洛皱眉甩开她的手:“我已经签了离婚协议,也不拿走霍家半分家产,还需要签什么?!”

安小冉拿出一份协议,霍母看到这个也愣了一下,她都不知道这是安小冉什么时候准备的。

“签了这份协议,以后你不能对任何人说起你和子彦的婚姻关系,不能以子彦的前妻自居,一字都不能提起。”

这话一出,白洛洛直接愣住了,良久缓缓地笑了一下,心口一片苍凉。

这个安小冉真够狠的,这是想将她在霍子彦身边的这三年全部抹去。

见白洛洛怔愣着迟迟不动手,安小冉急了,狠狠拽了她一把:“怎么,你不愿意签?我就知道你这个女人不是成心离婚,是不是还想缠着子彦,想要博取他的同情,期待以后还能登堂入室!”

霍母也怕白洛洛会赖上霍家,到处宣扬败坏霍家名声,也跟着喊:“白洛洛,你能不能不要这么死皮赖脸,要离开霍家,就彻彻底底离开,和我们家子彦断个干干净净。”

两个人叫嚣着,一句接一句,白洛洛感觉自己的头像是要炸开一样,太阳穴一突一突地跳。

良久她拳头紧握,终于说出了她们想听的话:“够了,我签!”

像是担心她反悔一样,安小冉立刻将笔塞进她手里,拉着她的手腕帮她移到了签名的位置,声音激动满是狂喜:“签吧!”

看来自己答应签字,她是真的开心。

反正离开这里,她也没想着和霍子彦再纠缠。

白洛洛讽刺一笑,几笔签下了自己的名字。随着最后一笔落下,那一刻心脏像是骤停了一下,紧接着是绞心的疼,疼得她浑身颤抖,眼泪不由自主地往下滑落。

意识到自己哭了,白洛洛立刻扬起胳膊,快速擦掉脸上的眼泪,她永远不会让这两个女人看见自己流泪的模样,这样太丢人了。

“我可以走了吗?”她努力克制自己颤抖的声线。

安小冉喜滋滋看着签名,听到她的声音,满脸嫌恶:“滚吧!”

白洛洛拉起行李箱,快步朝门口走去。在屋子里转了三年,她早就熟悉这房子里的一切,快到门口的时候,她突然停住慢慢回过头。

她“望”向霍夫人的位置,声音冷冽:“霍夫人,您刚刚骂我不知廉耻,但是之前发生的一切都是您儿子主动的,既然我是不知廉耻的东西,那留下那些痕迹的霍子彦又是什么,生下他的您又是什么!”

说完不等她说话,白洛洛“砰”地一声关上门,从此这里的一切都跟她没关系了!

门里传来霍母激动的咒骂声,白洛洛拿着自己的盲杖,拖着行李箱,一个人走进了狂风大雪里。

白洛洛刚离开没多久,安小冉和霍母正准备将房子里用过的东西都扔掉的时候,霍子彦突然回来了。

他冲进门,看到安小冉和霍母的身影,愣了一下,俊脸紧绷:“你们怎么在这里?”

随即环视了一下房间,没有发现白洛洛的身影,心口一紧,问道:“她呢?”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天价盲妻:霍少深深宠》

第5章 颠倒黑白


安小冉见到霍子彦,脸上的笑容还没有完全展开,就听见他这句问话,身体一僵,眼里浮出狠毒。

在霍子彦看过来的时候,又瞬间露出虚弱的模样,苍白着脸怯怯地看着他:“子彦,我听伯母说白小姐这三年一直在给我输血,我能醒来多亏了她,所以我特地过来感谢她,但是不知道为什么,白小姐知道我过来后,十分生气,非要收拾东西离开这里。”

“什么,她走了!”霍子彦一股郁气涌上心头,眼神阴沉,他明明已经说了,把这个房子留给她,她为什么还要走?

他看了一眼安小冉,突然发现她手里拿着一张纸,问道:“你手里拿的是什么?”

安小冉心里一紧,她忘了把白洛洛签的协议收起来了。

“没,没什么……”

她连忙想要藏起来,霍子彦觉得她的动作十分可疑,先她一步将那张纸拿了过来,看清楚上面的内容后,瞳孔紧缩。

“你们让她签的?”

他声音带着寒气,霍母和安小冉都忍不住瑟缩了一下,两人从来没见过他这么生气的模样。

“不,当然不是!”安小冉果断隐藏了真相,她不能让霍子彦知道是自己强逼白洛洛签的。

“这是白洛洛扔给我的,她说她不想待在这个地方,她不想和你,和我们再有任何一点牵扯。”

安小冉说着看着霍子彦眼里涌出怒气,继续添油加醋道:“她还说她一想到和你结过婚,发生过关系,整个人都觉得恶心,甚至不想和你呼吸同一片空气。”

霍子彦听了这话,心里怒气翻涌,一拳锤在旁边的茶几上,上面的玻璃被砸出了裂痕,手背上瞬间鲜血淋漓。

“子彦,你的手伤了!”安小冉连忙冲过去,想要看看他的伤口,却被霍子彦拂开。

他回头,几欲破裂的双眼布满红血丝:“她还说了什么?”

安小冉抿了抿唇,为难地看了看霍母。她不能说了,再说下去,就像是在刻意说白洛洛坏话一样。

霍母见状也连忙道:“是啊,子彦,我看那个白洛洛就是不识好歹,我和小冉好言好语和她说话,但是她说话一点都没有教养,竟然还诅咒小冉,说小冉这三年怎么不死在病床上。我实在是气不过,幸好你们离婚了,不然有这样的儿媳妇,我迟早要被气死……”

霍子彦打断她的喋喋不休,问道:“她离开多久了!”

“刚……刚离开没多久!”

话音一落,就见霍子彦朝门口跑去,安小冉急走了两步,想要喊住他:“子彦,你去哪里?”

霍子彦顿住了脚步,回头看了她一眼,眼里的情绪让她有些看不懂。

“她……她看不见,外面雪太大了,我不能让她一个人在外面。你的身体还没完全恢复,你先和我妈回医院,稍后,我去看你。”

外面冷风呼啸,雪下得越来越大了,她一个盲人在外面,谁知道会遇到什么事。

安小冉看着他的背影,心里突然慌乱地很:“伯母,子彦为什么这么关心白洛洛,他是不是喜欢上那个贱人了?那我呢,我怎么办!”

霍母连忙安抚她:“小冉,别慌,子彦一定不会喜欢白洛洛的,如果喜欢她,怎么可能让她给你输了三年的血。他一定爱的还是你,不然怎么可能你一醒来,他就和那个白洛洛离婚了。”

安小冉心里定了一下,是啊,如果霍子彦真的喜欢白洛洛,就不会和她离婚。

不过她还是不放心,看向霍母,叹了一口气:“伯母,你说子彦如果见白洛洛可怜,会不会动了恻隐之心,要是再把她接回来怎么办?”

霍母愣了一下,狠狠地咬了咬牙,不能,她不能让这种事情发生。

好不容易把白洛洛赶出去了,绝对不能让她再回来。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天价盲妻:霍少深深宠》

第6章 对不起,我爬不起来


外面的雪真的很大,凛冽的北风一直透过衣服的空隙往脖子里灌,白洛洛缩着脖子,脸被冻得通红,嘴唇乌青,牙齿冷得直打颤。

鞋底踩在雪地里发出咯吱咯吱的声音,白洛洛拉着行李箱的手已经被冻得没有了知觉。

四周寂静极了,人声、车子的声音都没有。

也是,这么大的雪,除了她这个被赶出门的弃妇,还有谁会出来。

这一片寂静,让白洛洛回想起三年前那场改变她人生的车祸,每次想起来晚上都会做噩梦的那场车祸。

她不是一个天生的瞎子。

三年前,她才刚刚大学毕业,爸爸接她回家,为了早点见到妈妈,他们连饭都顾不得吃,更别说喝酒了。

她已经记不起当时的细节,只记得爸爸趴在方向盘上,额头上的血不断往下流。她晕倒被人救出来,醒来就发现眼睛看不见了。

爸爸死了,她成了瞎子,妈妈受到打击一病不起,家产全部被亲戚抢光了,连房子都给占了,将她和重病的妈妈赶出了家门。

就是这么一个大雪天,她抱着妈妈跪在雪地里,求路过的人帮帮她。

可是没有一个人停下脚步。

她抱着妈妈从白天等到了黑夜,那天的雪也像今天这么大,风也像今天这么冷。

她解开衣服,把妈妈搂进怀里,自己冷得发颤还想用自己的体温让妈妈暖和起来。

她已经没有了爸爸,不能再没有妈妈了。

那时候她想,只要能救妈妈,让她干什么她都愿意。

尽管这样,妈妈的体温一点点往下降,在她最着急最崩溃的时候,是霍子彦将她从绝望的泥潭中拉了出来,硬生生闯入了她的世界。

白洛洛永远不会忘记,霍子彦宽大的手掌,温热的体温。

他穿过层层冰冷,把她抱进怀里,对她说:“你跟我结婚,我会让人治好你妈妈。”

也许是他的声音太温柔,也许是自己太绝望,白洛洛毅然决然把手递给他,全心全意地相信他,把他当做自己人生中的一束光。

但是仅仅三年,这束光就消失了,白洛洛得知他娶她的真相,那一刻信仰崩塌。

她不恨他,毕竟确实是他救了妈妈,她只是……只是有些难过,有些委屈。

三年时间不长,但是却让她完完全全爱上了他,白洛洛一直以为霍子彦也爱她。

但是真相撕开,她才发现,爱真的可以是装出来的。

他可以深情款款地爱她,也可以干净利落地抽身,只有她单纯地把伪装当成真爱,偷偷地动了情,傻乎乎地给他的旧情人输了三年的血。

白洛洛边走边哭,眼泪肆意地流淌,又心疼地难受。三年的血啊,那血量加起来都比一头牛多了。

因为想着事情,她没有注意路,踩到了一个雪坑,整个人连带着行李箱摔倒在地。

她穿的厚,半天爬不起来,干脆直接趴在雪地里,任由大雪覆盖自己的身体。

突然耳边传来汽车刺耳的刹车声,紧接着是车门打开的声音。

白洛洛仰起脸,望向来人的方向,第一反应是道歉:“对不起,我是个盲人,看不见路,不小心摔倒了……给你造成了麻烦,对不起……你,你能扶我一把吗,我起不来……”

说到最后的时候,心里的酸涩不知怎么翻涌上来,白洛洛眼圈一下子就红了,声音哽咽:“对不起,我爬不起来,请你帮我一把。”

林亦然看着她精致漂亮的小脸冻得通红,鼻头红红的,眼圈红红的,浑身沾满了雪,头发睫毛上都是雪花,像是一个受伤的雪娃娃一样。

“洛洛,你怎么在这里?”

白洛洛眼泪一滞,这声音……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天价盲妻:霍少深深宠》

第7章 你给我滚


“林医生?”

“是我!”

林亦然将白洛洛扶起来,帮她把身上的雪花全部拍干净,声音温柔:“大雪天,你眼睛看不见,怎么能一个人出来,霍子彦呢?”

这话一出,白洛洛抿了抿唇,小声道:“我们离婚了。”

林亦然怔了一下,扶着她的手猛然紧缩:“怎么会!”

“他有喜欢的人,我总不能还死皮赖脸在他身边吧。”白洛洛故作释然地笑了笑,这笑容看在林亦然眼里,却很苦涩。

“对不起,我不该将安小冉的事告诉你。”

“不!”白洛洛仰着脸望向他,妩媚的桃花眼泛着红:“你能告诉我,我很感激你。如果不是你,我可能还被蒙在鼓里,傻乎乎地当别人的移动血库。现在好了,我离婚了,以后不用输血了。”

林亦然看着她努力挤出笑容,不知怎么心里突然酸了一下,将她头发上新落下的雪拂开:“是啊,以后都不用输血了。”

霍子彦找到白洛洛的时候,正好看见林亦然摸她头发的画面,他盯着白洛洛头顶的那只手,眼里透出刺骨的森意。

这个人他认识,是白洛洛的主治医师,给她治了三年的眼睛。

看着他对白洛洛亲昵的样子,霍子彦是男人,自然能看出他对白洛洛的态度不简单,怒火一下子涌了上来。

“白洛洛!”霍子彦喊了一声,刚准备过去打断两人,手机突然响了。

他脚步一顿,是霍母打来的,铃声锲而不舍地响着。

霍子彦接了起来:“妈,怎么了?”

电话那头传来霍母着急的声音:“子彦,你快回来看看,小冉突然晕倒了……”

霍子彦狠狠地蹙了蹙眉,深深地看了一眼白洛洛的方向,耳边是霍母不断地催促声,他只能放下白洛洛,朝来时的路返回。

白洛洛身边有人,应该不会出事吧。

白洛洛隐约听见霍子彦的声音,长长的睫毛抖了一下,拉着林亦然的袖子,声音带着隐隐的希冀:“是霍子彦来了吗?我听见他的声音了。”

林亦然看着霍子彦着急的背影,冷冷勾了下唇角:“没有,风太大,你听错了。”

这话一出,白洛洛脸上的希冀一下子消失地一干二净。

她无措地笑了一下,狠狠咬住下唇。是啊,他满心满眼都是安小冉,怎么可能过来找她。

“你要去哪里,我送你过去。”

林亦然将白洛洛的行李放进后备箱,拉着她坐在副驾驶上,帮她系好安全带。

白洛洛犹豫了一下,说了一个小区的名字。

林亦然直接启动车子,送她来到那个小区门口,他一手拉着行李箱,一手扶着白洛洛:“哪栋楼,我送你上去!”

“不用!”白洛洛摇摇头:“我自己上去,你医院里应该还有事吧,已经耽误你这么长时间了。”

“你自己真的可以吗?”林亦然不放心。

白洛洛扶着行李箱狠狠点头:“恩,可以的。”

林亦然看她坚持,目送她慢慢拉着行李箱进了小区。

到了目的地,白洛洛站在门外深呼吸,敲了敲门。

“谁啊!”门里传来一道温婉的女声。

时隔三年,再次听到这道熟悉的声音,白洛洛嗓子像是被堵住一样,鼻头发酸,良久发不出声音。

门被打开,来人看到白洛洛,呆了一下。

白洛洛声音颤抖地喊了一声:“妈,是我……”

声音刚出来,像是按响了一个隐秘的按钮一样,白母瞬间从征愣中醒来,眼睛赤红,发狂似地狠狠推了她一把:“你来干什么,你给我滚,你滚,我不想看见你!”

白洛洛一下子被推到在地,后脑勺重重磕在地板上,头脑晕眩了一下。

但是她顾不得难受,抓着身边的行李箱爬起来,朝白母的方向望了一眼,小心翼翼安抚她:“妈妈,乖,别激动,我马上走,我马上走。”

三年前爸爸的噩耗传来,妈妈受到了很大的刺激,换上了间歇性狂躁症,平时就跟平常人一样,但是一看到她病情就会发作。

白洛洛知道妈妈心里难过,苦闷无处发泄。为了怕刺激到她,白洛洛强忍着思念,三年来没敢看过她,每次都让霍子彦打电话,自己贪婪又小心地在一旁听她的声音。

现在她走投无路,能想到的只有妈妈,但是三年了,妈妈还没从伤痛中走出来,她不能留下来刺激她。

看着女儿仓皇地拉着行李箱,满身狼狈地准备离开。

白母眼眶红了,神智也恢复了一瞬,干枯的手指拉着她,眼泪不停地往下流:“洛洛,对不起……妈妈犯病了,还伤了我的洛洛,妈妈对不起你……”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天价盲妻:霍少深深宠》

第8章 无家可归


白洛洛眼眶酸涩,在被妈妈抓住手的那一刻,眼泪一下子掉了下来。

她笑着看向白母,安慰道:“妈,没事,我不疼,我真的一点都不疼。”

白母看着女儿嘴唇都在哆嗦,抹了一把眼泪,刚刚撞得那么大的声响,怎么可能不疼,都怪她身体不争气,竟然会得这样的病。

她看着白洛洛脚边的行李箱,朝她身后看了一眼:“洛洛,你提着行李箱干什么,子彦呢?他怎么没跟你一起来?”

白洛洛愣了一下,她不敢告诉妈妈自己和霍子彦离婚的消息。

“我想你了,想过来看看你,子彦,子彦他工作忙,把我送到楼下就走了。”

白母看着她难看的脸色,拉着她让她进房间。白洛洛连忙后退了两步:“妈,不用了,我能听见你的声音已经很满足了,子彦还没走远,我下楼给他打电话,让他接我回家。”

她说着不顾白母的阻拦,拉着行李箱急匆匆地跑了出去。

白母看着她的背影,满脸愧疚。她的病情不稳定,如果和洛洛待在同一个房间,万一犯病了,洛洛眼睛看不见,都不知道往哪里躲。

她离开了也好。

白洛洛拉着行李箱走出小区的大门,呆呆地站在路边,她没有家了,没有地方可以去。

天大地大,却没有她的容身之处。

“前面的女孩让开点,站在这里影响车辆通行。”

身后传来保安的喝声,白洛洛连忙往旁边走让出路,低声道歉。

冷风呼啸,白洛洛冻得直哆嗦,她小心翼翼摸到保安亭的一个小角落蹲下来,把头埋进膝盖里,想要让自己暖和一点。

林亦然坐在车里,看着她小小一团窝在角落里,像个找不到家的小孩,心里被狠狠蛰了一下,无奈地叹了口气,从车里下来。

刚刚问她要去哪里的时候,白洛洛犹豫的样子,他就知道有什么隐情,所以一直在小区门口等着。

果然被他看见了她无助狼狈的一面。

“洛洛!”他撑着伞帮她挡着头顶飘落的雪花。

白洛洛抬起头,林亦然果然看见她桃花眼里满是泪花,哭得小脸通红。

她抽着鼻子,将自己脸上的眼泪抹干净,诧异问道:“林医生,你没走?!”

林亦然蹲下身,眼神怜爱地看着她:“洛洛,你要是没有地方住,可以住在我那里。”

白洛洛连忙摇头:“那怎么行,我们非亲非故,我不能麻烦您。林医生,你不用担心我,我有地方去,我就是累了,想歇一下……”

林亦然看着她逞强的样子,顿了一下,突然道:“洛洛,你会弹钢琴是不是,我有个朋友开了间餐厅,正在招聘钢琴师,你要不要试试,包吃包住。”

“真的吗?”白洛洛脸上一喜,随即有些犹豫:“可是,我看不见,会给你朋友添麻烦。”

“不用担心,你能胜任这份工作的。”

医院里,霍子彦在病房门口等着,脑子里一直浮现刚刚林亦然和白洛洛站在一起的画面,心里满是烦躁。

霍母一直在他旁边走来走去,看着他冷冽的面容,眼神闪了闪:“子彦啊,一定是小冉看见你去追白洛洛被刺激地晕倒了,她昏迷了三年,好不容易醒过来,你可不能辜负她。”

霍子彦眼睛动了动,良久道:“不会!”

继续阅读《天价盲妻:霍少深深宠》


版权声明:未经书面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对既成事实本站将保留所有的权利。

无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