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束缚》唐苓傅津言完整版免费阅读

小说:束缚
分类:现代言情
作者:风动铃心
简介:傅津言心里面一直藏着一个肮脏的秘密
他看见唐苓的第一眼,就想把她占为己有
他要她白天做淑女,晚上做情人……
角色:唐苓傅津言
小说《束缚》唐苓傅津言完整版免费阅读

《束缚》免费试读免费阅读


第1章 酸


  医院长廊上。

  唐苓和顾源并排走着,她手挽着他的胳膊,上下摩挲了几下,轻声安慰他:“没事,就是给医生看看。”

  顾源默默点头,没说话,到了门口,唐苓却突然松开了他的胳膊。

  他疑惑,回头看她,只见唐苓眼睛死死地盯着里面的医生,胸脯起起伏伏,呼吸有些急促。

  顾源张张嘴刚要问怎么了,她却拽他头也不回地往回走,似乎后面跟着洪水猛兽。

  “换个医生。”

  “这医生不行?”

  唐苓刚要说话,里面的医生开口叫住了他们,“是顾源和家属吗?”

  那声音刺激的唐苓心跳不停地加快,后背直冒冷汗。她没有停下脚步,反而越走越快。

  顾源见状,反抓着她的手往回走,“好不容易挂上号,进去吧。”

  唐苓挣扎着,手往回缩,直言拒绝:“这里还有别的医生,我们去找别的医生。”

  “别闹了。”

  顾源有些来火,被她拖来看男科已经很没面子了,现在好不容易鼓起勇气过来,她又开始作妖。

  唐苓被他吓一跳,抿着唇不说话,他拖着她直接往里走。

  傅津言坐在办公桌前,高挺的鼻梁上挂着副金丝框的眼睛,穿着白大褂,看上去斯斯文文的,他眼睛淡淡地瞥了他们两眼,语气冷冰冰的,“坐。”

  顾源应声而坐,唐苓站在他身后,头都不敢抬一下,别说看他一眼。

  “说一下症状。”

  “起不来……”

  “怎么样都起不来?吃过药吗?”

  傅津言看上去很专业,就是正常的医生问病人的情况,顾源也一句一句地认真回答他的问题,但是这对于唐苓来说,每一分每一秒都是煎熬。

  偏偏傅津言问的问题又让她觉得无比难堪。

  “家属在这个过程中,有没有做一些催情的工作?”

  傅津言视线转向一直低着头的唐苓,唐苓后背一僵,终于抬起头来看了他一眼,勉强笑了笑,大概地回了句:“有,但是不行……”

  他眼睛直勾勾地盯着她,眼神有些锐利,透着精光。

  听她慢慢回答完,他对她微微一笑,这笑令唐苓头皮发麻。

  “那是挺辛苦的,”傅津言别有深意地来了这么一句,然后站起身,看向顾源,“进来做个检查。”

  顾源站起身先进去,傅津言跟在身后,路过她的时候冷冷地看了她一眼,“家属在外面等。”

  唐苓屏住呼吸,没说话。

  “把裤子脱了。”

  耳边传来傅津言的声音,随后门关上。

  唐苓终于松了口气,转身往外走,坐在诊室门口的椅子上等着,脑子越转越乱,回忆着乱七八糟的往事。

  想的正入神,里面传来了脚步声,她歪过身子往里面看了看,顾源朝她招手,她便站起身走进去。

  “检查结果不能一次性出来,明天下午这个时间过来拿报告,”傅津言说完,看了看两个人,“留个联系方式,后面方便跟进。”

  顾源推推她,“你去吧。”

  唐苓看向他,“怎么不留你的?你不关心吗?”

  “这事情跟你息息相关,你得时刻掌握情况,”顾源说完还笑着拍了拍她的屁股,“谁让你是我的贤内助啊。”

  她深吸一口气,看了眼傅津言,傅津言意味深长地看着她,“两位感情真好。”

  “呵呵,是啊,我跟我女朋友感情一向挺好。”

  顾源顺着他的话来了这么一句,傅津言唇角翘了翘,没说话。

  唐苓第一次觉得顾源像个憨批,话多的很。

  她不想再待下去,便想着随便写一个号码糊弄过去就完事了。

  傅津言似乎看穿了她的小心思,善意地提醒道:“一定要保证通话畅通,不然会影响医院的工作进度。”

  唐苓刚要落笔,听他这么说,动作一顿,随后将自己的手机号码写在上面。

  傅津言接过登记本,“你放心,我们医院很专业,不会泄露病人的个人信息。明天记得这个时间来拿报告。”

  唐苓点头,伸手去接他手上的缴费单,手指头一不小心触到傅津言的指尖,他还使坏地弯弯指头抠了下,她赶紧缩回手。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束缚》

第2章 狠


  “谢谢医生。”

  傅津言唇角微微翘了翘,“嗯。”

  唐苓赶紧拉着顾源往外走,步伐凌乱,顾源总觉得她不对劲,“你是不是跟这个医生认识?”

  她矢口否认:“没有。”

  “那你怎么看上去不对劲?”

  她笑了笑,手挽着顾源的胳膊,转移话题:“没有不对劲,晚上我们一起吃饭,我给你做好吃的。”

  顾源一脸为难,“晚上要去公司加班。”

  “你们公司怎么三天两头加班?”唐苓忍不住抱怨。

  他赶紧抱着她,哄着她,“改天吧,最近工作忙。”

  每次唐苓都能理解他,这次也不例外。

  第二天。

  唐苓提醒顾源去医院拿报告,他却说自己工作太忙,去不了,让她去。

  她恨不得离傅津言远远的,可这报告又不能不拿。

  她想了想,光天化日之下,他也做不出什么下贱的事情来。她拿完东西就走,不会有什么问题。

  诊室里,傅津言依然是一身白大褂,坐在电脑前敲着键盘,看上去像个认真敬业的好医生。

  站在门口踌躇半天,她才鼓起勇气敲了敲门,傅津言抬起头,见是她,冲她微微一笑,“来了?报告在这。”

  他笑得温和,人畜无害的样子,用他修长且骨节分明的手轻轻地拍了拍手边的袋子,示意她过来拿。

  唐苓抿了抿唇,腿仿佛有千斤重,挪不开步子,见她表情不太对,傅津言眉头微微一皱,“我有这么吓人?”

  “小……小叔。”

  傅津言听她这一声唤,眉头渐渐地舒展开,身子往后靠了靠,倚在椅背上,冷笑一声,说:“我当你是发达了,不认我这个人了。”

  “没有。”

  “我能吃了你?”

  她摇头,嗫嚅道:“没有。”

  “过来拿。”

  她快步走过去,自认为手速已经够快了,眼看着下一秒就要抓到装了报告单的袋子了,傅津言的手却快她一步,抓住了她的手腕。

  唐苓大惊失色,心脏开始剧烈跳动,她没想到他会突然来这么一招,手拼命地往回缩,手心直冒冷汗。

  “松手。”

  “小苓儿,你可真是让我好找。”

  傅津言手紧紧地套在她的手腕上,目光灼灼地盯着她,眼里面带着淡淡的笑意,却又带着些若有若无的狠意。

  小苓儿。

  这个噩梦般的称谓。

  唐苓眼睛发红,急得眼泪要掉下来,她无助地拍打着他的手,“傅津言,你给我松手。”

  “怎么不叫小叔了?”

  “呸,你配吗?”

  她对着他的手又是掐又是挠的,他的手背上红了一大块,但他却像是没感觉一样,手上用力将她往自己身边拉。

  挣扎不开,唐苓气恼地抬起另一只手对着他的脸狠狠地扇了下去,毫不留情,可见她对傅津言是多么恨。

  打完以后她却又有点后悔,激怒他对她没有任何好处,只会让他变本加厉。

  傅津言盯着她的眼睛,手上用力,像是要把她的手腕给折断,她疼得眼泪直往下掉。

  “舒心了?”

  看她面容扭曲,他似乎很开心,唐苓瞪着他,本来想表现得自己很坚强,奈何此刻梨花带雨的样子真是惹人怜。

  傅津言却像个疯子一样,无动于衷,欣赏着她此刻的狼狈。

  “你比我舒心多了。”唐苓不服输。

  “你男朋友没有问题,”他冷不丁来了这么一句,又说道:“只是对你不感兴趣。”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束缚》

第3章 渣


  这话分明是在嘲讽她没有魅力。

  她张张嘴刚要大骂,外面传来脚步声,紧接着有人叫了声:“傅津言。”

  她赶紧挣扎,傅津言顺势放开了她的手,她捏了捏被勒红的手腕,擦了擦眼角的泪,将报告快速拿过来,说了声:“谢谢傅医生,我先回去了。”

  唐苓快速跑出办公室,和刚要进来的人撞个满怀,她胡乱地道了歉,落荒而逃。

  傅津言说的话深深地刺激到了唐苓,令她倍感耻辱,她要身材有身材,有相貌有相貌,顾源怎么会对她不感兴趣?

  跑出医院外,她掏出报告单来认真看了看,这下彻底来火了,各项指标都很正常。

  顾源确实没有问题。

  她气得攥紧手上的报告单,掏出手机给顾源打电话,顾源迟迟不接电话,终于在她打第三次的时候,他终于接了。

  “为什么这么晚才接电话?”

  “在忙工作,怎么给我打这么多电话?”

  顾源的话听上去也是有点不开心,她也不跟他多废话,开门见山道:“我要见你。”

  “我现在在公司,等我下班了我们再见。”

  “行。”

  她二话不说挂了电话,心里面也打定了主意,他不来见她,她就去见他。明知这样是无理取闹,但是她就想任性一次。

  唐苓进办公楼异常顺利,以往她不预约根本就进不了门,想到自己刚刚态度有点过,她认真想着如何能让顾源开心一点。

  结果到了门口,一盆冷水把她的热情给浇灭了。

  “源源,你什么时候跟那女人分手?”

  “再等等,其实我对着她那张脸,根本就硬不起来,她还带我去看男科,你说她多饥渴啊。”

  唐苓站在门外,手脚发凉,怎么也想不到顾源居然是这样的人。

  不等里面人再开口,她猛地推开门走了进去。

  傅明艳此刻正坐在顾源的大腿上,亲吻着他的唇,手上还去解顾源的衣扣,从唐苓这个角度看,干柴烈火,一触即发。

  看着突然到来的唐苓,顾源被震惊了,想要伸手去推开傅明艳,傅明艳却死死地抱着他的脖子,一脸挑衅地看着唐苓。

  唐苓恨得牙根直发麻,双手紧紧握住,微微颤抖着,胸脯剧烈地起伏,脸涨得通红。

  他怎么能够背叛她?

  她快步走上前将傅明艳从顾源身上扯了下来,一只手死死地攥着她的手腕,傅明艳被她拽的差点摔到地上,气得直跺脚,“松手。”

  顾源见傅明艳被抓过去,赶紧站起身,抓住唐苓的手腕,另一只手用力掰开她抓着傅明艳的手腕的手,动作极其粗鲁。

  唐苓呼吸急促,手被抓住动弹不得,眼睛死死地盯着顾源,眼眶有点红,但她忍住了,绝对不能在这两个人面前抹眼泪。

  “顾源,你就这么对我吗?”

  “我们分手吧。”

  唐苓咬着唇,深呼吸一口,强忍着哭腔,“你确定吗?”

  “嗯,分开吧。”

  他说得好轻松啊。

  傅明艳以为顾源是心软了,趁着他抓着唐苓的手腕,走到唐苓面前,扬起手就给了她重重的一巴掌,手要离开脸颊的时候长长的指甲在她的脸上留下了几道血痕。

  唐苓脸偏向一边,委屈的要掉眼泪,但是又生生地憋了回去,她回头看向顾源,顾源只是有一瞬间的愧疚神色,很快就消失了。

  “松手。”

  顾源可能是心虚,真的松手了,唐苓冲上去就要跟傅明艳扭打,冲着傅明艳的脸抓了过去,那两人都没反应过来,很快傅明艳的脸上也多了几道血痕,比唐苓的还要明显。

  傅明艳尖叫一声,整个办公室乱成一团。

  顾源见状,用力将唐苓推倒在地上,语气里满是愤怒,“你疯了,别闹了,行不行?”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束缚》

第4章 冷


  门口聚集了好多人,看着唐苓如此狼狈,七嘴八舌的。

  这男人无情起来还真是不留情面,恨不得跟那贱人联合起来把她往脚底下踩。

  唐苓爬起来,整理了下衣服,昂着头,努力不让自己看上去太丢人,“其实我本来就是来跟你说分手的,你的检查报告出来了,医生建议你以后少在外面花天酒地,免得病情严重,伤及无辜。”

  “唐苓,你……”

  “祝你们婊子配狗,天长地久。”

  人多势众,她也打不过这俩人,她往后退了几步,转身往外走。

  傅明艳被打了心有不甘,还要冲上去报仇,顾源紧紧地抱着她,安慰着她,“没事没事,我们先去医院,不然要留疤。”

  “我要起诉她,”傅明艳面容扭曲,眼睛恶狠狠地看着门口的人,呵斥道:“还不快滚回去工作,不想干了?”

  门口人终于散开了。

  唐苓听着身后傅明艳的咆哮,不禁自嘲一笑,这算什么事?这一天光倒霉了。

  本来以为顾源不行也没什么,现在医疗这么发达,还能治不好吗?

  现在看来,这对狗男女早就混到一起了。

  唐苓回到家就躺倒在床上,想着今天发生的种种,憋了一天的眼泪终于流了下来。

  哭着哭着,她便睡了过去,这一睡就到了晚上。

  洗漱完,她开始收拾东西,这个城市已经没有值得她留恋的东西了。傅家一手遮天,她一个小喽啰,也搞不过傅明艳。

  她要离开这个城市。

  正收拾着东西,手机响了。

  她拿起手机看了眼,一开始当成了广告骚扰电话,没有接,结果又响了第二次,她这才接起电话。

  “这么晚才接电话?”

  傅津言熟悉的声音从电话那头传过来,她顿时愣住,随即手指头捏着手机,指尖泛白,她佯装淡定,冷冷地问了句:“什么事?”

  “我在你家门口,出来见我。”

  唐苓没说话,后背直冒冷汗,呼吸愈发急促,额头的青筋都有些凸起。

  这人呐,一倒霉真的是喝口水都塞牙。

  良久,她叹息一声,“傅津言,我有自己想过的生活,你不要总是缠着我。”

  “不然我进去见你?里面有床,方便我们交流。”

  “你混蛋。”唐苓语气不禁拔高。

  “那就滚出来见我。”

  傅津言是个言出必行的人,唐苓深知他的为人,她将手上的衣服丢在一边,拿着手机下楼,咬牙切齿道:“行,你等着。”

  她说完挂了电话,走到门口开门,尽管有路灯,外面还是有些黑,对面的马路上有一辆车子正在闪着车前灯,格外显眼。

  想着那就是傅津言的车了,她径直朝着车子走过去,旁边却突然有人冲了过来,粗鲁地抓住了她的手腕。

  “啊。”

  她被吓了一跳,拼命挣扎着,对着来人就是拳打脚踢,手也是不停地往男人脸上划,几次都差点划到他的眼睛。

  “贱人,你在公司毁我名声?不想活了?”

  “是你先背叛我的。”

  顾源像是疯了一样,伸出另一只手用力地掐住了她的脖子,唐苓胸口一起一伏,艰难地呼吸着。

  “救命。”

  窒息的感觉令唐苓喉咙沙哑说不出话来。

  “你在公司不是很能耐吗?不是很能说嘛?你害的老子差点被开除你知道吗?”

  他一边说还一边掐着唐苓的脖子晃了晃,他今天晚上喝了不少酒,似乎失去了理智,一瞬间唐苓觉得他是真地想杀了她。

  突然,一股大力将顾源从她身边扯了过去,她跟着踉跄了几步,随后趁着顾源手松,一把推开他,往后退了几步,用力干咳了好几声。

  傅津言将顾源像扔垃圾一样丢到地上,脚踩在他手上,狠狠地碾了碾,他躺在地上,疼得哀嚎着,一只手死死地拽着傅津言的脚腕。

  傅津言回头看看唐苓,冲她使了使眼色,“去车上等我。”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束缚》

第5章 暧


  唐苓回过神来,低头看了看躺在地上的顾源,头也不回地往傅津言车边跑,拉开车门上车。

  她拍拍胸口,努力地平息着急促的心跳,低头看看已经青紫的手腕,叹息一声,这只手腕可承受了太多了,她骨头稍微脆一点,现在可能已经打石膏了。

  她抬眸看向傅津言和顾源的方向,只见傅津言弯下腰,好像在跟顾源说什么,但是天黑黑的,她看不清楚他的表情。

  大概过了二十分钟,警-察来了,傅津言简单地跟他们说了几句话,他们便把顾源带走了。

  解决完顾源,他朝着车边走过来,一看见他走过来,唐苓赶紧往里挪了挪,看着他打开车门坐进来。

  见她一副很怕他的样子,傅津言关上门坐好,转过头看向她,这才注意到她脸上的几道指甲印。

  他伸手要去碰一下她的脸,她却像受了惊的小兽一般,一个劲地躲着他,还不看他的眼睛。

  他兴致全无,收回手,漫不经心道:“能耐了,会跟人打架了。”

  “不关你的事。”

  他挑眉,“那我应该让他直接弄死你?”

  唐苓深吸一口气,没说话,傅津言见状便发动车子,她急了,赶紧问他:“去哪里?”

  “做笔录。”

  他淡淡地瞥了她一眼,惜字如金,随后专心开车。

  金色的眼镜框在灯光的映照下微微泛着金属光,使他整个人看上去柔和了不少。

  唐苓表面上是镇定的,手却不安地绞着衣服下摆,身边的人就是个定时炸弹,让她怎么都静不下心来。

  到了警-察局门口,车刚停下,傅津言的电话便响了。

  他瞥了一眼唐苓,“你先进去。”

  “好。”

  唐苓转身要下车,他又叫住了她,“等等。”

  “干嘛?”

  他视线扫了眼她的脖子,眼神有点怪,“衣服。”

  他一提醒,她低头看了看自己的领口,刚刚跟顾源争执的时候,不知道什么时候把衣领给挣开了,她不禁脸红了红,咬了咬唇。

  “我们有的是时间,不急这一时。”

  他一本正经地调戏她,眼睛都不眨一下。

  唐苓呼吸微微一滞,赶紧拉好自己的衣服,推开车门下车,傅津言又看了她一眼,随后接听电话。

  警-察局里。

  顾源正坐在凳子上,一只手抚着自己的额头,时不时地还拍拍自己的脑袋,看上去很懊恼,这下酒应该是彻底醒了。

  唐苓看着他这副模样,一阵嫌弃,一个管不住下半身的渣男,居然还有脸到家里面来找她。

  感觉到旁边有人,顾源转过头来,见是唐苓,他赶紧站起身,眼里面带着愧疚,两只手紧张地交叉着,不停地揉搓着,“苓苓,我是喝多了……”

  “我看你心里面就是这么想的吧?你是不是早就想弄死我了?”

  唐苓瞪大眼睛看着他,大有一种不想息事宁人的感觉,顾源往她身边靠了靠,伸手要去抓她,她赶紧往后退了几步,见她往后退,顾源脸上满是尴尬。

  “苓苓,我真的不是故意的,你就原谅我这一次吧,”他说完又往她身边靠了靠,“这要是传出去了,我的名声可就都毁了。”

  说来说去,此刻他低头都是为了自己的名声,并不是内心真的觉得愧疚。

  她张张嘴巴刚要说话,身后便传来了凌乱的脚步声,紧接着传来一个女人焦急的声音。

  “源源,你怎么了?”

  唐苓后背一僵,随后转过头看向傅明艳,傅明艳一看见她,整个人像是炸了毛的猫一般,恨不得把她给活活撕了,眼神狠厉得很。

  她尖酸刻薄的样子,像极了菜市场里跟人讨价还价的大妈。

  “又是你,你怎么这么阴魂不散?”

  “你问他,为什么这么晚了要来找我?”

  傅明艳有点不太相信自己的耳朵,看向顾源,顾源抬头瞪着唐苓,警告她:“我没有,唐苓,你说话得注意。”

  也不知道这顾源平时给傅明艳吃的什么药,她对于唐苓说的话是一个字也不信,她傲慢地走到唐苓面前,嘲讽道:“一个脱了衣服卖骚都没法让自己的男人硬起来的女人,干脆死了算了。”

  被人戳中了伤口,唐苓瞪大眼睛看着她,脸一阵红一阵白,两只手紧紧地握成拳头,怒火在胸腔燃烧。

  就在她想要开口反击的时候,身后响起了傅津言清冷的声音,“傅小姐大晚上来这干什么?”

  傅明艳转过头看向身后的人,脸色顿时变了。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束缚》

第6章 昧


  傅明艳脸色发白,看着朝自己走过来的傅津言,往后退了几步,这行为很是诡异,唐苓看着她这变脸跟翻书一样,觉得有点不可思议。

  傅津言走到他们面前站定,一张俊颜上没有一丝表情,看看唐苓,又看看傅明艳,便知道了她们两个脸上的伤是怎么来的。

  “这么晚出来干什么?”

  他现在正经的样子跟刚刚在车上调戏他的样子判若两人,唐苓咬着唇,站在一边一动不动,只是看戏。

  傅明艳见他问她,张张嘴,脸上满是慌张的神色,紧张地手都有点不知道该往哪放,良久,她尴尬地叫了声:“大哥……”

  这一声叫把唐苓给震惊了。

  她的呼吸微微加重,但她还是努力地让自己平静下来,看看傅津言又看看傅明艳,怎么都不能把这两个人联系到一起去。

  “不仅跟人打架,还跑到警-察局来,没人管得住你了?”

  傅津言语气拔高,严厉的像个好大哥。

  “他是我男朋友,我来接他。”

  傅明艳像蔫了的娇花一样,低着头,都不敢大声讲话,生怕讲错话挨骂。

  唐苓嗤笑一声,傅津言扫了她一眼,接收到他的眼神,她收起脸上不屑的笑,走到旁边的位置上坐下来,脑子飞快地运转着。

  傅明艳叫他大哥,所以当年爷爷带回来的,竟是傅家的孩子。她竖起耳朵听着他们的谈话,生怕错过一丁点细节。

  “你男朋友大半夜去找别的女人?”

  “是这个女人勾引我男朋友。”

  傅津言视线越过傅明艳,看了看唐苓,唐苓一脸嫌弃地别开头,说道:“我可是带着他去你医院看过病的。”

  他没理会她,别有深意地看了眼站在旁边尴尬地不知道视线该放在哪里的顾源,“你说呢?”

  顾源一时间有点消化不良,脸色难堪至极,怎么去看的男科医生一下子变成了傅明艳的大哥?

  傅明艳见他没反应,伸手推推他,介绍道:“这是我大哥,快叫人。”

  “大……大哥。”

  顾源觉得很丢人,一时间忘记了问为什么他会出现在唐苓家门口,也忘记了他为什么要帮唐苓出头。

  唐苓不想看着他们在这里认亲,烦人得很,冷冷地说了句:“不是来做笔录吗?要认亲可以回家认。”

  听她说话,傅明艳气就不打一出来,她回头瞪了她一眼,尖酸道:“要不是你,大晚上的我们需要来这个地方?”

  “我只是告诉你,现在是法制社会。”

  唐苓白了她一眼,懒得再搭理她。

  她也知道,就这事情她还不能对顾源怎么样,虽然她也不明白傅津言现在的意图是什么,但是当傅明艳提出要私了的时候,她很爽快地就答应了。

  反正要不了多久,她就会离开这个地方,远离顾源,远离傅家人。

  做完笔录,她迫不及待地走出警-察局,不想跟这些人待在同一个屋檐下,跟沾了屎一样,让人恶心。

  傅明艳快步走在她身旁,拉扯着她的胳膊,小声地问她:“你为什么会跟我哥在一起?”

  唐苓目光斜了她一眼,“与你无关。”

  “我告诉你,不要打我哥的主意,以后也离顾源远点,”她警告她,“否则我让你死的很惨。”

  唐苓突然停下脚步,转过头目不转睛地看着她,语气轻蔑道:“傅小姐,你们傅家人是屎,可我不是苍蝇,不会围着屎转。”

  傅津言走在她们身后,唇角微微翘了翘,眸色幽深,有些危险。

  两年不见,小苓儿胆子可真是越来越大了,竟然敢用这种比喻来形容他。

  很好。

  唐苓顿觉身后如锋芒刺背,却依然昂着头挺着胸,又说道:“比顾源大的我都见过,你喜欢牙签,就自己留着。”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束缚》

第7章 嫌


  傅明艳一听她这么说,气得直想打人,要冲上去,“你再说一遍。”

  唐苓见她气急败坏,不禁笑了,心里面别提有多爽。

  “我会把卡号发给顾源,警-察这边是有备案的,记得把钱打到我的账上,谢谢。”

  看着她又嚣张又气人的样子,傅明艳很不甘心就这样放过唐苓,但是顾源自知理亏,也不想在警察局门口再争执,便拖着她,“我们回去吧。”

  傅明艳心里面气,但也不傻,临走的时候还冲着唐苓放狠话,“你给我等着。”

  唐苓冷着脸看着他们的车子离开,随后转身就走,傅津言伸手抓住她的胳膊,将她拉到自己身边,语气清冷道:“这就走了?”

  闹剧终于结束了,唐苓终于想起来身边有个更大的麻烦,她转过头看着傅津言,挣扎了几下,却挣扎不开。

  “我累了,要回家休息。”

  “好,送你回家。”

  他唇角微微翘了翘,居然没有拒绝。

  傅津言这么好说话,唐苓心里面有点忐忑,他又在打什么鬼主意,一路上他都没跟她说一句话。

  车子在家门口停下,他也不提醒她下车,唐苓见状,主动开了口,“今天的事情谢谢你,我先回去了。”

  说完她赶紧解开安全带好下车,傅津言手速却很快,一下子将她拉了回来,唐苓身后直冒冷汗,手脚有些发麻,“你干嘛?”

  “这件事情解决了,我们的事情还没有解决。”

  “我们能有什么事情?”

  傅津言冷冷地一笑,“进去说。”

  唐苓用力挣扎着,急得眼睛通红,“你干嘛总是要缠着我?”

  傅津言没有理会她,松开手推开车门下车,唐苓得到自由,推开车门赶紧跑,却又被傅津言又拖了回来,他用力将她按在车上,伸手掐住的脸颊,眼里面透着点狠,“小苓儿,做人可不能过河拆桥。”

  车身金属的冰凉的触感让唐苓不禁抖了抖,她看着傅津言如此疯狂的模样,娇弱的像只小兔子,眼泪都流下来,“爷爷也死了,你现在也成了傅家人了,我们不纠缠了不好吗?”

  他伸手摸了摸她的脸蛋,指腹抹去她脸上的泪水,嫌弃地捻了捻手指,对她的哀求无动于衷。

  他拖着她往屋子方向走,她挣扎着,脚死死地扒着地面,“你回去吧,我今天已经够倒霉了。”

  她的力量对于傅津言来说,根本就没有用,他将她拖到门口,淡淡道:“开门。”

  唐苓咬着唇,瞪着他,“不要。”

  “那我把门踹开?”

  她颤颤巍巍地从口袋里掏出钥匙打开门,傅津言推开她,走了进去,一边观察着屋子里的装修,一边嫌弃道:“你就住这?”

  “嗯。”

  “明天我给你找一套房子,你搬过去住。”

  唐苓呼吸微微一滞,他又想干嘛?

  他抬脚往楼上去,眼看着要拧开她的房间门门,她突然想起来没有整理完的衣服,赶紧跑过去,挡住了门,“你不要太过分。”

  她看上去有些心虚,傅津言面无表情地看了她一眼,推开她,进去就看见地上放着几包行李。

  他回过头来看看唐苓,眼里面浮现出若有若无的笑意,“你这是想去哪?”

  “我……公司安排出差……”

  “怎么?看见我就想躲?”

  唐苓连忙否认,“我没有。”

  她撒谎的样子还是那么可爱,他转身走到她面前,拽着她的胳膊,将她拉到自己面前,眼睛看着她,也不说话,唐苓被他盯的浑身不自在,手掌心一直出汗。

  她张张嘴巴,刚要说话,他却突然一只手将她抱起来,转身就把她扔在了床上,她惊慌失措,连忙挣扎着要爬起来,他俯身将她压在床上,手摘下眼镜丢在一边,另一只手顺着她的腰线往下滑,直到某处。

  “你说,顾源是牙签,那我是什么?”

  他的话暧昧至极,动作也极其大胆,唐苓面色惨白,抓住他的手,他反手压住她的手掌,按在床上,另一只手抚了抚她的红唇。

  “你就这么饥渴,带着顾源去看男科?”

  她拼命摇头,“我没有。”

  他冷笑,扯了扯她的衣领,扣子都崩掉了几个,她雪白的肌肤暴露在空气中,她赶紧捂着自己的胸口,泪流满面,“混蛋。”

  “你是不是把衣服都脱光了勾引他,结果他居然硬不起来?”

  “我没有,我什么都没做。”她矢口否认。

  “不是说催情了?”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束缚》

第8章 勾


  傅津言可不信她的鬼话,他食指在她红唇上摩挲着,往她嘴里面按,唐苓紧闭牙关,被他给吓到了。

  “张嘴。”

  果然,男人到了这个年纪,又骚又会玩啊。

  唐苓拼命摇头,眼泪鼻涕都出来了,看上去形象极差。

  傅津言看她这丑样,顿时没了兴致,他翻身起床,坐在床边上,从口袋里面掏出一盒烟来,抽出一根点燃,塞进自己嘴里,狠狠地吸了一口,随后吐出去。

  唐苓赶紧爬起身,往床里面靠了靠,确定傅津言不能一下子抓到她,她才颤颤巍巍地说道:“你走吧,这样对你我都好,刚从警-察局回来,我不想再去。”

  傅津言回过头看她,见她避他像洪水猛兽一般,不禁笑了,“你这是在威胁我?”

  “我没有,我只是在劝你。”

  他又笑了,“嗯?我在疼爱我的大侄女,怎么违法了?”

  她扭头,不看他,直接开门见山,“你要什么就说吧,我能做到的都替你做。”

  傅津言叹息一声,“小苓儿,你这样可真是太让我伤心了。”

  “爷爷去世了,我们两个所谓的叔侄关系也到此为止了。”

  他看了她好一会,随后漫不经心地说了句:“跟我去傅家。”

  这人可真是随性惯了,想说什么就说什么。

  就好比现在,唐苓完全被他给搞蒙了,去傅家,她去傅家干什么?

  “什么意思?”

  “你不气傅明艳抢了你男朋友吗?不气顾源差点把你给掐死?”

  唐苓没说话,气是气,但是这不值得她跑到傅家去兴风作浪,她现在只想远离傅津言。

  见她不说话,傅津言站起身,淡淡地看了她一眼,“你确定不要这个机会?”

  她咬着唇,瞪大眼睛看着他,手上紧紧地抓着衣摆,一副紧张的样子,拒绝道:“不用,我对渣男贱婊不感兴趣。”

  “行,”傅津言突然笑了笑,看上去有点诡异,“那你就早点休息吧。”

  他弯下腰去拿床上的眼睛,唐苓连忙又往床边靠了靠,他戴上眼镜,上下打量了她一番,意味深长地说了句:“就你这样还勾引男人?”

  他说完转身便离开,唐苓气得脑子疼,他这是瞧不起她?

  确定他开着车走了,她赶紧将房门关上,开始收拾东西,尽管她不明白为什么他突然就走了,但是眼下这是个好时机。

  正当收拾东西快结束的时候,她的手机响了,是好朋友秦桑的电话。

  “喂,桑桑。”

  “苓苓,怎么发生这么大的事情不告诉我?”

  秦桑一上来就质问她,她叹息一声,“你不是在休假吗?我就没好意思打扰你。”

  “我被开除了。”

  “顾源干的?”

  秦桑没说话,但是唐苓也明白了,为了报复她,他是真的狠,想当初她跟顾源认识还都是秦桑牵的线,如今搞成这个样子,她真是难辞其咎。

  秦桑无所谓地说道:“没事,跟着这种道德败坏的领导工作,也没什么前途,丢了就丢了,找更好的。”

  “可是你母亲的医药费……”

  “我再想办法。”

  唐苓知道傅氏开的薪水是不低的,她心里面愧疚的很,甚至不知道应该再说点什么,最后她说:“我联系一下顾源。”

  “不要联系,他……”

  没等秦桑把话说完,唐苓便挂了电话,给顾源打电话,但是顾源却像是故意的一般,直接挂了她电话,而且还把她拉黑了,这摆明了就是跟她过不去。

  看着收拾的整齐的行李,她也顿时没心思了,烦躁地将行李踢到一边,这件事情不解决,她没办法这么爽快地走人。

  第二天一大早,她就去公司找顾源,但是她连公司都进不去,别说是见他了。

  这渣男还很是心狠啊,给她把路都堵死了。

  她想了想,决定还是去医院找傅津言,傅津言是傅明艳的大哥,应该是能说得上话。

  到了他的诊室门口,她踌躇了好一会,想起他昨天晚上说的话,可能他不太愿意管她,但为了秦桑,她必须得勇敢一回。

  见里面有人,她便坐在门口等,说话声音不大,她却听得十分仔细。

  “言哥,你家那位找你快翻天了,你还不见她吗?”

  “上班不谈私事。”

  傅津言说话漫不经心的,仿佛这事情跟他没有关系,但是唐苓一下子就捕捉到了重点“你家那位”。

  难不成这两年内,他结婚了?

  她轻轻冷笑一声,果然,男人就是管不住自己下半身的吊。

继续阅读《束缚》


版权声明:未经书面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对既成事实本站将保留所有的权利。

无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