程楠何庭生《一晴方觉夏已深》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小说:一晴方觉夏已深
分类:现代言情
作者:温小米
简介:老公取向特殊,背叛不过瘾,干脆将小三接回家,一言不合就滚床单
当我这个正妻是死的么?我奋起反击,虐渣撕婊,这样的男人,这样的婚姻,不要也罢!潇洒转身,肚子里面却有了一颗小种子
前夫死缠烂打:“老婆老婆,咱们复婚吧,孩子不能没有爸爸呀!”我冷然一笑:“我的孩子有父亲!不过,绝不可能会是你!”我转身走向那个只出现在财经头条和央媒访谈的俊朗男子:“亲爱的,咱们回家吧!”男子眉眼浅笑,搂着我的腰....
角色:程楠何庭生
程楠何庭生《一晴方觉夏已深》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一晴方觉夏已深》免费试读免费阅读


第1章 结婚半年


我叫梁夏,我从来没想过我的老公会背叛,而且背叛的对象居然还是个男人!
我站在门口,看着他们交叠在一起的身体,只觉得三观尽碎,世界崩塌!
他们一个是和我结婚才半年的好老公程楠,一个是我老公带回家住了五个月的同事兼朋友何庭生!
若不是我提前回家,只怕永远也没机会看见这肮脏的一幕。
何庭生说:“楠哥,我一想到你和梁夏那个女人睡在一起,我心里就觉得好难过!”
我老公程楠说:“有什么好难过的?我和她结婚半年,根本就没碰过他一根手指头!”
“真的没碰过?”
“当然没碰过!女人那么恶心,我才不会碰她呢……”
“嘻嘻,楠哥你真好……”
“……”
我看着他们,脑子里来来回回只有一个念头:我老公程楠如果喜欢的是男人,如果他真的从来没有碰过我,那昨天晚上的那个男人是谁?
我仔细想了想,结婚半年,我和老公程楠在一起其实也就只有两次。
第一次是我们的新婚夜,在凯撒酒店2020号套房里面关着灯。
他事后又抱着我,怜惜的爱抚我,亲吻我……,我以为那人就是程楠。
新婚夜之后,程楠就带我回了老家。
老家里面又是公公婆婆,又是姐姐姐夫叔伯兄弟的,程楠忙于各种应酬,就没有再碰过我!
回来之后,程楠坦言他身体功能障碍,暂时没法满足我那方面的需求。
于是我就有了很长一段空窗期。
直到昨天晚上,我们有了第二次。
昨天是我25岁生日,程楠约我去的地方,还是凯撒酒店的2020号房间!
我当时还很高兴,以为程楠那方面的障碍消失了,不曾想到了今天早上,程楠又说他不行了!
可如果真的不行,此时又怎么会和何庭生身上做这么恶心的事情?
这两次都在凯撒酒店2020,都是程楠选的时间和地点,如果不是程楠,也一定是程楠认识的人!
他这是将我拱手送给别人了?
又或者他为了掩饰性取向的问题,暗地里请人替他履行丈夫的职责?
他到底还是不是我认识的程楠?
他的心思怎么可以这般阴毒?
我越想越觉得惶恐忿恨,曾经满怀憧憬的婚姻,此时看来就是牢笼,是地狱,是无边的深渊!
我离开了家,宛如一具没有灵魂的行尸走肉,在街上游荡了不知道多久,捏在手中的手机突然震动起来。
是闺蜜朱美亚打过来的,含含糊糊的声音带着三分醉意和几分哭音:“夏夏,夏夏你过来陪陪我吧,我难受,我难受死了!”
朱美亚半年前嫁给沈野之后,便过上了豪门阔太的生活,我们的关系也因此疏淡了许多。
这深更半夜的,她不在家里陪她的有钱老公,给我打哪门子电话?
疑惑从我心中一闪而过,随即我已经脱口说道:“好呀!正好我也无家可归!说地点吧,我马上到!”
朱美亚说:“凯撒酒店,1919号!”
我猛然一惊,低呼道:“凯撒酒店?”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一晴方觉夏已深》

第2章 老婆


“有什么不对吗?”朱美亚一改刚才的哭腔,语气有些炫耀的说道:“凯撒酒店是我老公沈野的产业之一,我也因此在这里常年拥有一套超豪华的VIP套房……,我记得上次告诉过你呀,不记得了?”
凯撒酒店是沈野的产业?
是沈野的产业就好办了,我可以通过他们的关系,查一查结婚当晚和生日当晚到底是谁订下了2020?
想到这里我深吸一口气:“我马上来!”
凯撒酒店距离我住的地方并不算远,打车二十多分钟就到了。
18层以上都是VIP贵宾房,过道上铺着进口红毯,柔软得令人每走一步都好像踩在云端上,晕晕乎乎,如坠梦境。
1919号的房门虚掩着,我还在门外就听到了朱美亚痛苦的声音。
我心头一紧,快步走了进去:“美亚!”
朱美亚斜靠在沙发上,正捂着下腹有气无力的呼痛,一看见我,眼泪就啪嗒啪嗒掉了下来:“夏夏,你可算来了,我,我难受死了!”
我乍一看到朱美亚,心头莫名的惊了一下,几乎要怀疑自己是不是走错房间认错了人。
记忆中的朱美亚杏脸桃腮十分明艳动人,怎么这才半年不见,她的五官容貌就跟换了个人似的?
朱美亚见我看着她发怔,不由得苦笑说道:“怎么?不认识我了?我也只不过是做了几次微整形嘛,应该没那么明显吧?快过来,看我是不是比以前更美了?”
我慢慢回过神,有些无奈的说道:“你呀,还是这么爱美!一说到容貌,连病痛都忘记了!”
我走过去,疑惑的看向她搭在小腹上的手:“你怎么回事?姨妈来了?我帮你熬红糖水吧!”
朱美亚上大学那会儿就经常痛经,每次疼得死去活来的时候,都是我帮她熬干姜红糖水……
我转身要去找厨房,朱美亚却低低说:“不是,不是姨妈痛!”
“不是姨妈痛?”我看着她苍白的脸色,迟疑的问:“怀孕了?你老公沈野呢?他怎么不在身边陪你?”
“别说他了!”朱美亚瘪了瘪嘴巴,眼泪哗一下就又滚了下来:“他就是个混蛋!呜呜,若不是他,我也不会疼成这样……”
我惊愕道:“他把你怎么了?”
朱美亚哭得梨花带雨,拉过我的手,在我耳边低语了两句。
我吓得呼一下站了起来:“他怎么能这样对你?就算是夫妻间玩情趣也不能完成这样呀!”
沈野真不是人!
哪有男人这么玩自己老婆的?
我站在她身边,一时接受不了,不知道应该说什么。
朱美亚继续哭着说:“沈野那个混蛋,他心里一直有别人……,呜呜,结婚后他就从没好好和我在一起过,昨天晚上我准备了烛光晚餐,本来想给他一个惊喜,没想到他说了很多难听的话,还,还那样对我……”
我听得一愣一愣的:“沈野真这么变态?”
朱美亚点了点头,可怜兮兮的望着我:“夏夏,你帮帮我吧,这玩意儿在我身体里面快一天了,我难受得要死了!”
我在心里暗咒了沈野一句,然后说:“去医院吧!医生总能想到办法的!”
她断然道:“不行!不能去医院!”
我就奇怪了:“为什么不能去医院?”
“沈家是有头有脸的大家族,我前脚去医院,后脚就会有记者跟过去,明天一早沈野玩坏老婆的新闻就能上头条,然后沈氏的股价会跌,我和沈野的关系也就玩完儿了!”
朱美亚一脸苦色,语气却是斩钉截铁:“所以,这事儿绝对不能张扬出去!”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一晴方觉夏已深》

第3章 你死了我会给你送花圈


她语气坚定,看得出,从昨夜到今晚,她已经将事情的利弊权衡得很清楚了。
她有很多朋友,却独独选中我来帮她处理这件麻烦事情,大约也是因为我这人老实可欺,嘴巴又严吧。
我看了她的情况,确实已经肿胀充血,稍稍一挤压,她还哇哇的直呼痛!
我皱着眉头倒抽了一口凉气:“美亚,真的没办法,只能去医院,说不定还得做个小手术……”
“不去!”她拔高语气,几乎是吼了起来:“我说不去医院就是不去医院!我宁愿死也不去医院!”
她的样子很凶,怒目瞪着我,就好像我才是将那东西塞进去的罪魁祸首一般!
我刚从家里出来,这心里也是憋着一肚子邪火,这时候被她凶巴巴的一瞪,顿时也强硬起来:“随你吧!你死了我会给你送花圈的!”
说完我转身就走。
刚刚走了两步,她就在后面捶着胸口哭天抢地的嚎了起来:“夏夏,夏夏你不能这么狠心呀,呜呜,你不管我,我真的就只有生不如死啦……”
我被她哭得心烦意乱,回头看着她半晌,最后还是妥协道:“等我!我出去买润滑剂!”
然后便匆匆从她的房间退了出去。
我和朱美亚念大学那会儿住同一个宿舍,感情挺好的,毕业后我嫁给了程楠,不到半月她也与沈野闪电结婚。
只不过我们大概谁也不会想到,婚后的生活会是这般艰难如同炼狱吧!
我买了润滑剂回来,朱美亚将一杯纯净水递给我:“夏夏辛苦了,先喝口水吧!”
我接过杯子,咕咚咕咚就喝掉了大半杯。
然后我说:“来吧!我们一起试试,你放松一点儿,应该能将这鬼东西弄出来……”
朱美亚拉过我的手,眼神有些湿润的望着我说:“夏夏,这次真的谢谢你了!”
我勉强笑了笑:“这么客气干嘛?帮你把这东西取出来之后,我也还有事情要请你帮忙呢!”
她握着我的手使劲点头,一脸认真的说:“嗯!这次你帮了我,我一定会好好回报你!”
“好了,别说了,我们来试试吧!”
我拿着润滑剂刚刚蹲在她身边,突然觉得眼前一阵发黑,紧接着身体一软,我居然跌坐在了地上。
怎么回事?
我什么时候变得这么虚弱了?
我还想要爬起来,眼前视线却一片模糊。
我隐约觉得不对劲:“美亚,我头好晕……”
朱美亚没有回答我,她正语气轻松的给我老公打电话:“程楠,夏夏今晚不回来了哈,我心情不好,留她在这里陪陪我……,和我在一起你还有什么放心的?好啦好啦,没人会动她一根手指头的!”
此时,就算我再蠢笨,也知道朱美亚今晚弄这么一出,是早有计划的要设计陷害我!
她到底要怎么陷害我我不知道,我只知道,我身体里面涌动着的燥热很陌生,很危险,很不可控!
我努力撑起身子,本能的想要张嘴呼喊程楠的名字,想要求他带我回家!
可是我脑海里很快就想起了刚才看见的那一幕,程楠的所作所为,他爱的人从来都不是我梁夏,而是那个叫何庭生的小鲜肉!
他既然能暗中找人睡我,那我的生死荣辱在他眼里又算得了什么呢?
这个想法击溃了我好不容易攒起的力气,我喉中哽咽了一声,紧接着身体一软,瘫倒在地。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一晴方觉夏已深》

第4章 软柿子,人人都想捏


这个想法击溃了我好不容易攒起的力气,我喉中哽咽了一声,紧接着身体一软,瘫倒在地。
---------------------
失去意识之前,我听到朱美亚还在打电话:“沈野,我在凯撒酒店1919,你过来吧,我有惊喜给你……,嘻嘻,什么惊喜?当然是你朝思暮想的人儿呀,她现在可想你得很呢……”
模糊间,有男子抵在我耳边,柔声叹道:“夏夏,你这个要命的小东西,我该拿你怎么办呀!”
怎么办?
这种时候我插翅难飞!
反正我的生活已经崩塌,我的世界已经一团糟糕,我又还有什么可顾忌的呢?
我扭头寻到他的唇,急不可待的吻了上去。
我们之间好似有磁石一般,一旦碰上,便再也无法分开!
第二天早上,我浑身酸疼的醒过来,朱美亚和她见鬼的体内异物已经不知去向。
我揉着胀痛的太阳穴给她打电话,电话关机了。
我给她发语音:朱美亚你个臭婊砸,你居然出卖我!你给我等着,我不会放过你的……
撩了许多狠话,心里却是越来越惶恐!
搞成现在这个局面,我该怎么办?
老公背叛搞基,像糖果城堡一样美好的婚姻其实充满了欺骗和算计;闺蜜又用那么恶心的苦肉计陷害我,多年友情在她眼里连根毛线都算不上!
他们都当我梁夏是软柿子,人人都可以上来捏两把!
我恨得牙痒痒,恨不得喝他们的血吃他们的肉!
足足过了半个小时,我才慢慢冷静了些,起身去了浴室。
浴室里面整整齐齐放着一套藕荷色套裙,吊牌都还没摘,两个背靠背的C,是香奈儿的最新款。
裙子旁边还有同样没有摘吊牌的贴身衣物,罩杯的大小和尺寸可以看得出是为我准备的!
我捏着那裙子磨牙冷笑,朱美亚呀朱美亚,你为了你那变态老公,还真是什么事情都做得出,什么底线都可以不要呀!
你们都给我等着,我一定要让你们知道,我这个软柿子也不是那么好捏的!
我换好衣服,又看了看那张凌乱的大床,心情复杂的正要离开,一位年轻男子走了进来。
不等我开口,那男子先就含笑说道:“梁小姐是吧?我叫左溢,是沈总身边的助理!”
我的火气腾地蹿了上来:“姓沈的人呢?叫他给我滚出来!”
左溢有些尴尬的笑了笑:“沈总昨晚出了点小车祸,现在还在医院躺着呢!”
“车祸?”我怔了一下:“什么时候出的车祸?”
左溢好脾气的回答说:“接近凌晨的时候吧!沈总昨晚心情不好,让我们陪着在夜总会喝酒嗨歌,后来接到夫人的电话,他大发雷霆把手机都摔了……,往凯撒宾馆来的途中,发生了车祸……”
我在心里掐算了一下时间,喃喃道:“这么说来,昨晚不是他?”
左溢没听清楚我在说什么,盯着我疑惑道:“梁小姐你在说什么?你脸色不好,没事儿吧?”
我这才从“昨晚到底是谁睡了我”的思绪中回过神,掩饰道:“我没事儿!”
左溢点了点头:“嗯,没事儿就好,沈总可担心你了,今早一醒过来就让我来凯撒酒店看看你!”
我咬唇忍了忍,终于还是压不住心中怨怒,磨牙问道:“朱美亚呢?”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一晴方觉夏已深》

第5章 很有钱,很花心


“夫人?”左溢一脸茫然:“夫人昨晚原本是和你在一起的,不过后来她听说沈总出了车祸,就赶去医院了……”
“她在医院?我找她去!”我恨不得现在就扑过去撕了她的皮。
左溢见状连忙说:“梁小姐你先听我把话说完嘛,夫人昨晚确实是在医院守了一夜,不过今儿早上,沈总一醒过来就将夫人骂走了!”
我停住脚步:“朱美亚现在不在医院?”
左溢道:“嗯,被沈总骂走了!”
我心里憋着的一团火找不到地方发泄,只得低低咒道:“该死的!别以为躲着我就找不到你!”
我紧紧攥着拳头,心中实在是惶恐到了极点。
昨天晚上我虽然意识模糊,可是我身体上的青紫吻痕和那种难言的酸痛,还有片段式的记忆都在明确的告诉我,我昨晚确实和别的男人发生了那样的关系。
而且,丝毫没有采用安全措施。
那人不可能是沈野,也不可能是程楠安排的人!
那么……是谁呢?
我轻轻闭上眼睛,脑海中情不自禁就浮上了可怕的画面:朱美亚得知沈野车祸住院,匆忙离开,连房门都来不及关上,于是,路过1919号的陌生男人看见了房中衣衫不整意识混乱的我,心生邪念,进屋和我那啥那啥了……
而这个陌生的男人完事儿之后,说不定还会叫上三朋四友?
我被脑海中的画面吓得一个激灵,差点失声惊叫出来。
左溢看着我脸上的情绪,不安的问道:“梁小姐,你脸色好难看……,昨天晚上,你还好吧?”
我好似被针扎了一般,狠狠瞪他道:“我当然很好!我好得很!昨天晚上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
说完我推开他,大步往外面走去。
左溢在我身后叹息一声,幽幽道:“梁小姐,你就不问问沈总的伤势吗?他昨晚可是听夫人说你在凯撒酒店,他担心你,所以才着急忙慌赶过来,这才出了车祸呀……”
我心情复杂到了极点。
沈野在我的印象中,是一个出生豪门的花花公子,是滥情的代言人!
大学那会儿,他先后追过我们学校的校花,各系的系花,我,和朱美亚等等许多人,身边的姑娘多得估计连他自己也记不清了!
那时候我的身边早有程楠,他约了我两次都没约成功之后,就将目标转向了我的闺蜜朱美亚,与我根本就再无任何交集!
昨天晚上他着急忙慌赶过来,也只不过是想为非作歹而已,难道还要我对他感恩戴德不成?
而更让我惶恐惊悸的是,我到现在都不知道TMD昨晚是谁!
我压下心中情绪,转身看向左溢,冷声说:“他的伤势,我不关心!”
“可是……”
左溢还想要说什么,我已经快步往电梯走去。
电梯是VIP专用电梯,内壁装饰得十分豪华,连扶手都是金色的!
电梯里面已经有了一位身材峻拔高大的男子,我心中思绪纷乱,也没有细看,抬步便走了进去。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一晴方觉夏已深》

第6章 致命的诱惑


直到电梯门关上,我才感觉到这人浑身上下都散发着上位者的强势气息,咄咄逼人的侵略感让我不自觉的往电梯角落里挪了挪。
我想起昨天一连串的狗血遭遇,先是撞破程楠和何庭生之间的关系,后来又被黑闺蜜陷害,连被谁啪了都不知道……
我心里难过得要命,可是眼眶干干的,挤不出半点儿眼泪。
“你脸色怎么这么苍白,还出这么多虚汗,是饿了吗?要不要吃点早餐?”
他的搭讪很自然,声音更是低沉温和,在这封闭的电梯里,宛如暗夜的大提琴在心头缓缓奏响。
我心下莫名一颤,看了一眼他递过来的味美轩早餐食盒,低声回道:“谢谢,不用了!”
这人也太好心了吧?
随便见个姑娘脸色不好,就要送早餐给人家吃?
我有些好奇的抬眼看他,干净有型的发型,深邃坚毅的眼神,高挺的鼻梁薄薄的嘴唇,这是一个完美得只能出现在杂志封面和电影镜头中的俊朗男人呀!
我的心不受控制的狂跳起来。
在看清楚他的长相这一刻,我便明白,这个男人胜过我以前见到过的所有男人!
他那完美得无可挑剔的外貌长相,对任何女人来说都是一种无法抵挡的致命诱惑。
可是这诱惑背后,又似乎隐藏着某种危险!
我下意识的往后面退了退,思绪又回到我那一摊子烂事儿上。
我这人虽然是软弱的包子性格,皮却非常厚,发生这一连串的事情,我难受归难受,却始终挤不出一滴眼泪来。
不过话又说回来,身边连个心疼的人都没有,我的眼泪又流给谁看?
哭瞎也是没有人心疼的!
电梯径直到了一楼。
我先一步出了电梯,感觉到有一道滚烫的目光一直黏在我身上,便忍不住回头看去。
我的目光与电梯里面那个男人再次相遇。
他深邃的眼神中似有浓烈的情绪在隐隐跳动,薄唇微张,好像要对我说什么?
不等我看清,电梯门割断了我们的对视。
我转身离开了凯撒酒店。
太阳明晃晃的,更显得我失魂落魄如同不知归处的孤魂野鬼。
回到家,程楠和何庭生正在沙发上回看奥运会开幕式,看见我回来,坐在一起的两人不自觉的挪开了一些。
我心里暗咒了一句,尽量装着什么都没看见,换了鞋就要回卧室。
程楠叫住了我:“诶梁夏,我那白衬衣你怎么还没熨出来?我下午出门要穿呢!”
他声音里面带着理所当然的抱怨和不满,看样子,他还不知道我已经发现了他们的关系!
呵呵,真当我梁夏是又瞎又聋只知道伺候人的黄脸婆吗?
我咬牙忍了忍,尽量平静的说道:“没空!”
“没空?”程楠一下子拔高了语调,质问道:“你会没空?你天天闲在家里什么事情都不做,连熨件衬衣的时间都没有?”
这话,呛得我一时不知道应该如何回答。
是呀,没有工作的女人,在家里永远是没有地位的!
我盯着盛气凌人的程楠,脑子里面飞速盘算着现在就和他撕破脸会有什么样的后果。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一晴方觉夏已深》

第7章 我是他们的遮羞布


净身出户的话,没有工作没有收入的我,以后要靠什么生活?
父母会不会觉得有我这样一个离过婚的女儿很丢人?
他们本来就不喜欢我,离婚后估计会连家门也不让我进吧?
还有,大哥的女儿甜甜在程楠任职的桐城一小读书,闹出搞基丑闻会不会让甜甜觉得没脸见人?
会不会影响她的身心健康?
我脑子里面念头急转,左右权衡之后,明明觉得离婚是行不通的,可是嘴巴却不受控制的淡淡吐出一句话来:“程楠,我们离婚吧!”
程楠正吧啦吧啦的数落我,听了这话一下子就怔住了,半晌,才哑声问:“梁夏你说什么?”
我直直望向他,平静却坚定的说道:“我说,我想离婚!”
离婚这两个字,一说出口我反倒轻松了。
何庭生见状,连忙将手里正吃着的榴莲放下,笑着过来打圆场道:“楠哥你不该这样说梁夏姐姐,梁夏姐姐每天为我们洗衣做饭,还要收拾屋子,家里这一摊子事儿也够她忙的了!”
安抚了程楠,何庭生又走到我身边,俊秀白净的脸上带着讨好的笑意:“梁夏姐你也别怪楠哥,楠哥这段时间工作压力大……,其实他对你挺好的,知道你爱吃榴莲,托人从泰国专门给你带了几只,可香了!!”
他一口一个楠哥,听得我直犯恶心。
我往茶几上面已经被吃得所剩无几的榴莲看了一眼,冷嗤道:“我不爱吃榴莲!爱吃榴莲的人是你!”
他们两人果然是做贼心虚敏感得很,我这话一出,他们齐齐往我看了过来。
程楠皱眉道:“梁夏你什么意思?”
我淡淡说:“没意思!”
进屋后,我砰一声将房门狠狠甩上,将一脸不敢置信的他们甩在了门外。
没错,我要离婚!!
所有不离婚的理由,都抵不过“他不爱我”这一条!
他不仅不爱我,还设计陷害我,这更是让我无法忍受的!
现在想一想,我与程楠大学相识,感情一直慢吞吞不温不火,他对我温柔体贴,柔情款款,可从来没有像别的情侣那般情难自控过。
他对我的触碰,仅限于牵手和拥抱。
唯一一次亲吻,还是他求婚的时候,我主动吻上去的!
我还记得,吻他之后,他很快就躲开了。
我当时傻乎乎的根本没有在意,还以为他是保守内敛,也就没往深处想。
此时想来,他定是早就清楚自己的性取向,为了不让别人用异样的眼光看他,所以他需要一场恋爱,一场婚约,和一个听话的姑娘来做他的遮羞布!
而我,就是那个听话的,倒霉的姑娘!
我打开文档,准备起草离婚协议,程楠却推开房门走了进来。
他的脸色比刚才缓和了一些,将手机递给我道:“梁夏,咱妈的电话,找你!”
我今儿邪火大得很,故意找茬问:“谁妈?”
他耐着性子说:“你妈!”
我瞪着他,一拍桌子吼道:“你妈!”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一晴方觉夏已深》

第8章 离婚?你脑袋被门夹方了


他有些气结,楞了楞,又将手机将我面前递了递,好脾气的说:“快接吧!你妈我妈都是咱妈嘛!”
我盯着他看了半晌,慢慢明白过来了,他这是打电话给我妈告状,说我要离婚呢吧?
他搂过我的肩膀拍了拍,哄道:“乖!快接电话,别让咱妈等久了!”
我甩开他的手,接过电话喊了一声:“妈!”
我妈急吼吼的声音就传了过来:“梁夏,你一天到晚别不知道好歹!程楠多好的孩子呀,你脑子被门夹了要和他离婚?他辛辛苦苦挣钱供着你,养着你,替你孝敬我们老两口儿,还帮甜甜解决了读书的问题,这么好的男人,你上哪儿找去?我告诉你呀梁夏,你要敢离婚,我就死给你看……”
我妈在乡镇上教书,五十岁还没退休,对学生尽职尽责,对身边的人也还算和气,唯独对我这个女儿,每次都是什么难听说什么,什么刺耳骂什么,从来也不顾及我的感受。
从小到大,我也习惯了,这厚皮大包子的性格也是我妈这样一手塑造而成的。
等她咆哮够了,我平静的说道:“妈,你别生气,这世上好男人多的是,回头我再给你找个更好的!”
“梁夏,你有没有羞耻心?哪个好人家的女儿会离婚?你再敢和程楠提离婚的事儿,我就让你爸打断你的腿……”
我妈还在电话里骂我,我已经转手将电话递给了程楠:“你来解释吧!”
程楠的表情有些尴尬,对着电话说:“妈你别气!梁夏也只是和我闹闹小脾气,没事儿,我哄哄她就好了……,不离婚不离婚,我这么爱她,绝对不会和她离婚的!!”
我不置可否的笑了笑,打开电脑,准备继续起草离婚协议。
程楠和我妈说完电话,走过来啪一声将电脑给我合上,黑着脸说:“梁夏你闹够了没有,明知道咱妈身体不好你还说那样的话气她!”
我呼一下站起来,直着脖子嚷道:“程楠你还好意思说我?明知道我妈身体不好血压高,你还将我们离婚的事情告诉她?”
“梁夏你抽风呢吧?谁说要和你离婚了?”程楠盯着我,脸色阴沉得可怕:“就为了一件没有熨烫的衬衣?就因为我说了你两句,你就要离婚?梁夏你至于吗?”
呵呵,他到现在还不知道我为什么要和他离婚!
他是真把我梁夏当傻子,当白痴吗?
我张口想要戳破他与何庭生的关系,可是我转念一想,这样无凭无据的指控,有用吗?
他会承认吗?
他一定不会承认!
他会抵死否认,说不定还会反咬我一口,说我与别的男人有染,因为鬼知道新婚夜和生日夜他有没有让那个睡我的男人拍下视频或者留下证据!
而最要命的则是,昨天晚上,我居然又莫名其妙的被人睡了!
也就是说,这三个晚上,睡我的很有可能是两个不同的男人,说不定还是三个不同的男人?
我的清白之身,早就被他们污染得不成样子了!
我暗暗发誓,一定要让他们所有人都付出代价!
眼下这种情况,我需要的是静下心来好好谋算,而不是鲁莽的闹着要离婚……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一晴方觉夏已深》

第9章 婚路三人行


眼下这种情况,我需要的是静下心来好好谋算,而不是鲁莽的闹着要离婚……
----------------------
程楠大约也估算了一下闹下去的不良后果,在我身边蹲下来,柔缓了语气说道:“好了梁夏,庭生说的没错,这段时间我工作压力真的很大,不该冲你发脾气,更不该把电话打给咱妈,害得她一把年纪还为我们的事情操心!我向你道歉,你别生气了好不好?”
我垂着眼帘,淡淡说:“我心情也不好……,好了没事儿了,程楠你先出去,我一个人呆会儿!”
“真没事儿?”
“真没事儿了,出去吧!帮我把门关上!”
程楠一走,我便继续将电脑打开了!
不过我没有继续再起草离婚协议,因为我意识到现在不是离婚的最佳时机!
我在百度栏输入了“沈氏L集团”的关键字,一条一条的浏览下去!
我虽然是一只厚皮大包子,却也知道有仇报仇有怨报怨的基本道理。
自从昨天回家发现程楠和何庭生两个人的关系,转身又被朱美亚算计之后,我觉得我整个人都充斥着一种前所未有的戾气,一种想要毁掉一切,破坏一切的可怖戾气!
呵呵,朱美亚,程楠,何庭生,你们都给我等着吧,我会让你们付出代价的!
中午的时候,我呆在书房,没有像往常那般贤惠的进厨房做饭。
十二点过,程楠进来叫我,语气前所未有的温柔:“梁夏,饭菜都准备好了,吃了饭再忙吧!”
何庭生也在饭厅里面亲昵的叫我:“梁夏姐姐,你快出来!楠哥准备了你最喜欢吃的酸菜鱼……”
他那语气,活脱脱是这个家里面的主人,而我反倒成了客居于此的外人了!
我看向程楠:“他还要在这里住多久?”
程楠看了身后饭厅一眼,一脸心虚的说道:“嘘,你小声点儿,被他听见可就不好了!”
我面无表情,重复刚才的问题道:“他到底还要住多久?”
程楠搂过我的肩膀,讨好的揉了揉:“梁夏,我最爱你的善良懂事了!你再容他住一段时间,等单位分了房子,他自然就会搬出去的!”
等单位分房子?
那得等到猴年马月?
看程楠这意思,是打算一直将何庭生留在家里!
这场婚姻,他是打算我们三个人一路同行下去?
这一切真是太荒谬,太可笑了!
我正要推开他搭在我肩膀上的手,突然透过虚掩的门缝,看见何庭生往这边走了过来。
我心念一转,急忙抬手勾住程楠的脖子,将他用力往我面前一拉,然后我踮起脚尖,做出程楠情不自禁想要亲吻我,而我也正在热情回应他的样子!
程楠还没弄明白我的意图,便听见何庭生有些尖锐的声音在门口叫道:“楠哥,你们这是在干什么?”
他一定看到了程楠搭在我肩膀上的手,也一定看得出程楠低着头的样子是真的想要亲吻我,不然的话,他那张白净清秀的脸蛋不至于气得扭曲成那样!
程楠明显被吓到了,呼的后退两步,讷讷说:“庭生,我们,我们没干什么!”
我噗嗤一乐笑出了声儿。
然后我亲热的上前挽住程楠的胳膊,一脸幸福甜蜜的说道:“庭生你都看到啦?你楠哥刚才说这一辈子只爱我一个人呢!他还发誓,说如果和别人有染,他就会被天打五雷轰……”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一晴方觉夏已深》

第10章 看谁阴得过谁


我一面说,一面用眼角余光打量他们两人的脸色。
何庭生气得脸色发白,咬着嘴唇含泪望着程楠,那又气又恨的模样真是我见犹怜。
而程楠的神色更是十分的尴尬,可是当着我的面,他也不好解释什么,就站在那里,道具一般任由我拉着他尽兴表演。
我当然不会放过这样大好的机会!
于是我挽着他的胳膊,继续说:“咦?庭生你怎么这副表情?我们夫妻恩爱甜蜜,难道你不高兴吗?”
“我,我……”何庭生嘴唇颤抖,一连说了几个“我”字,都“我”不出一个所以然来!
我笑得更加灿烂:“庭生你还小,不懂得男女之间的感情这也很正常,等你以后遇到一个好女孩,和她恋爱了,你就什么都懂了!”
说完,我心情极好的笑了笑,松开程楠,从一脸伤心欲绝的何庭生身边走过,去饭厅吃我的酸菜鱼去了。
他们在书房里面呆了很久,我就着酸菜鱼将一碗米饭送下肚,他们两人才一前一后出来。
何庭生眼眶红红的,好像是刚刚哭过。
程楠这人向来喜怒不形于色,不过,此时也是一副神色阴鸷的模样。
他不笨,一定是察觉到我今天的异样,怀疑我识破了他们的关系,所以,看向我的目光当中充满了寒意!
我迎上他森冷目光的那一刻,便清楚的知道,我与他之间的这场博弈真正开始了!
不过,我笃定他现在不敢轻举妄动,因为他还需要我这块遮羞布来掩盖他们之间的关系。
要知道,他现在可是咱们桐城第一重点小学唯一一个特级教师,历届以来最年轻的副校长,最具实力的校长候选人,教育部门重点培养的好苗子!
现在的他如果闹出什么丑闻,他这一辈子的前程可就彻底玩完儿了!
有句话怎么说来着?
光脚的不怕穿鞋的,我梁夏别的优点没有,就是皮实,不介意与他程楠耗一耗,磨一磨。
不是要玩阴的吗?
看看咱们谁阴得过谁!
我用喝下半碗汤的时间,想通了许多事情,同时也悲哀的意识到,我与程楠之间也许根本就从未有过爱情。
我只是在适合谈恋爱的大学校园里遇见了他,而他看准了我的天真和软弱,一步步引诱我走入这场充满阴谋和欺骗的婚姻,从头到尾,我们互相都没有说过“爱”这个字。
他连亲吻都不肯给我,连新婚夜和生日夜都要请人代劳,这样的男人,真是十恶不赦,罪不可恕呀!
我咽下最后一口汤,也将咬牙切齿的恨意咽了下去。
放下碗,我已经恢复了平静:“你们慢慢吃,我还有两集韩剧没有撸完,就不陪你们了!”
说完,我丢下一桌子冷掉的饭菜和面色错愕的两人,抬步进了书房。
关上房门,我打开电脑继续浏览沈氏L集团的信息。
下午,程楠带何庭生出门逛街去了,他们准备趁着暑假去云南自驾旅游一趟,所以要准备很多东西。
他们这趟出游计划里面原本是有我的!
因为带上我,我可以帮他们拎包看行李,帮他们拍照订酒店。
最重要的是,当有人怀疑他们是一对好基友,用异样的目光看他们甚至怀疑他们有没有染病的时候,我这个正妻会在旁边帮他们掩饰掩饰……
继续阅读《一晴方觉夏已深》


版权声明:未经书面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对既成事实本站将保留所有的权利。

无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