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甜妻归来宠上天》乔惟一厉夜廷完整版免费阅读

小说:甜妻归来宠上天
分类:霸道总裁
作者:岁岁
简介:据说害得厉家家破人亡,被驱逐出国多年的乔惟一回来了
是夜,厉夜廷眼神阴鸷地看着她:“我何时准许的?”乔惟一笑得凉薄:“厉先生,人言可畏,我们早已两清,请自重
”隔日,京中各路权贵立即收到厉家来的红牌警告:“我们少夫人脾气不怎么好,听不得闲言碎语
”坐等乔惟一潦倒跑路的众人:???你们什么时候领的证?
角色:乔惟一厉夜廷
小说《甜妻归来宠上天》乔惟一厉夜廷完整版免费阅读

《甜妻归来宠上天》免费试读免费阅读


第1章 滚出去


“乔惟一!!!”
乔惟一被耳边怒喝惊得清醒过来,睁眼便对上一双阴鸷的眸。
她愣了几秒,才意识到自己正躺在厉夜廷的身边。
昨晚意外之后,乔惟一浑身斑驳,厉夜廷目光触及,瞳仁猛然紧缩,随即抓起被子丢到她身上。
乔惟一这才惊慌藏入被子里,清澈的一双眸瞬间被水汽濡湿。
她看着厉夜廷起身,没有看她一眼转身便走进浴室,有些不知所措地叫了他一声:“厉……”
话音未落下,厉夜廷眼神凌厉地朝她瞥了过来:“厉?”
他语气太过于冰冷,乔惟一被他看得心中一抖,随即慌乱改口:“少爷……”
昨晚她回来的时候家里停电,还没弄清楚是怎么回事,厉夜廷便抓住她一把拖进房间。
她不知道他是喝醉了还是怎么,黑暗中只闻见一股淡淡的酒味和血腥气,她反抗过哭叫过,但厉夜廷力气大得惊人。
现在事情已经发生了,昨晚就像是一场噩梦。
她正要解释,忽然看到厉夜廷腰腹处,竟然有一处长约十几厘米的血痕。
还没看清楚,厉夜廷便转身走到旁边,伸手,狠捏住她小巧的下巴,沉声道:“乔惟一,你以为用这种方式我就能容下你?!”
“不是,我……”乔惟一慌忙否认。
话还没说完,看到厉夜廷眼底闪过几分嫌恶。
乔惟一看着他不加掩饰的神情,心猛的往下沉去,愣住了。
门外,忽然传来佣人陈妈惊讶的声音:“这不是小姐的衣服?怎么会在门口?”
厉夜廷松开乔惟一,转身直接扯了件衬衫丢给乔惟一,沉声道:“换上,出去。”
他现在让她出去?!
可外面全是人,大家会发现的!
虽说她和厉夜廷根本没有实质上的关系,但是厉家上下谁不知道,她母亲安桐是厉夜廷父亲的女人。
乔惟一慌得控制不住发起抖来,眼泪直往下掉,她拽住厉夜廷的一只胳膊轻声央求道:“你听我解释好不好?昨晚我……”
厉夜廷却狠狠一把甩开她的手,满脸冰霜:“乔惟一,你就和你妈一样恶心。”
乔惟一被甩得跌回床上,骨头痛得像是被抖散了一般。
然而更伤人的,是他方才脱口而出的那句话。
家长们的事情,她以前作为一个孩子,不能理解也插不了手,她只记得她一直哭着求爸爸妈妈不要离婚,但他们还是离婚了。
妈妈带着她来到厉家的时候,她不过才六岁,厉家不接受她们,妈妈便让她去讨好那个冷若冰霜的少年,好让她们母女在厉家有一席之地,所以她照做了。
她知道,厉夜廷一直不喜欢她,嫌弃她像是跟屁虫一样粘着他。
可即便他生性冷淡,也从未用这样厌弃的态度对她。
乔惟一不知到底是哪儿出了问题,她的脑子里一片空白,她也不明白为什么不过几天没见厉夜廷就变成这样。明明上一次离开前,他还说要带她喜欢吃的龙井酥回来。
“给你十秒。滚出去!”
厉夜廷咬着牙,朝她沉声道。
乔惟一怔怔地看着他,手心瞬间凉透。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甜妻归来宠上天》

第2章 厉家钦定儿媳


乔惟一穿上衬衫推门出去时,半个厉家的人都围在门外,诧异地看着满身痕迹的乔惟一赤脚从里面走了出来。
乔惟一只觉得那些目光像是刀子一样扎在她身上,痛得她撕心裂肺。
陈妈随即反应过来,拿过毯子迅速包住了她将她推回房。
乔惟一脑子浑浑噩噩,坐在自己房间里,只听隔壁传来隐约的谈话声:“……这么多人看见,你怎么都得对她负责吧?”
“负责?”厉夜廷只是冷笑,“那我如她所愿!”
下午,乔家便来了人。
乔惟一的行李,就像是垃圾一样被丢到厉家大门外。
把乔惟一赶回到她亲生父亲那儿,就是厉家给的最终交待。
下着大雨,乔惟一没有打伞,看着男人面色阴冷地站在廊下,盯着她。
“哥……”乔惟一哆嗦着唇,被雨淋得眼睛都快睁不开,尝试着最后一次央求他。
他对她做了那种事情,她知道他当时状态不对肯定是被人害了,她不怪他,可厉夜廷怎么能狠心推开她让她离开?她不想回乔家,他明明知道的!
厉夜廷对她的恳求无动于衷,转身便消失在门口,雕花铁门随即在乔惟一面前重重合上。
乔唯跟厉夜廷这件事短短几日便在江城传得满城风雨。
大家都说,是因为乔惟一的母亲卷款厉家十几个亿和人逃走,只留下乔惟一一人在厉家,乔惟一为了保全自己,继续攀附厉家,所以做出这种不堪的事情。
一个月后,乔惟一便被低调送出国,厉乔两家选择用息事宁人不回应的态度了结了这件事,以厉家在江城的地位,这件事,慢慢没有人再提起。
……
三年半后,乔家。
“司机去机场接大小姐回来了。”佣人朝乔正国轻声道。
乔正国看着楼下停稳的奥迪,没作声。
原本乔惟一不该在这个时候回来,她在学校学业还未完成,只是乔家老爷子忽然病重,一直念着要见乔惟一最后一面,乔正国不得已,只能将乔惟一接了回来。
外面下着大雨,乔惟一撑着黑伞,从奥迪车里走了出来。
抬头时,恰好跟乔正国视线对上,两人对视了两秒,乔惟一又面无表情地收回目光。
她离开厉家那天和被送出国那天都下了雨,回来正好又是下雨天,巧了。
“姐,回来了。”门口,乔正国的二女儿乔伊人巧笑嫣然地看着她,和她打了声招呼。
“嗯。”乔惟一只淡淡应了声。
随即拎着行李包,目不斜视地走进乔家大门。
回来路上她听乔家管家说,乔伊人考上了影视学院,才上大二,资源便拿到手软,前段时间刚拍完一部古装大戏,还没上映口碑就已经大爆。
而据说,乔伊人的资源是厉家亲自出面帮忙拿到的。因为乔伊人,已经是厉家钦定的儿媳。
再度想起厉家,乔惟一心里唯有平静。
厉乔两家是什么关系?乔伊人是不是要嫁给那个在江城呼风唤雨的男人?这中间发生了什么她并不在乎。
去后面一幢独栋小楼见过爷爷后,乔惟一回到客厅里时,乔正国正等着她,似乎有话对她说。
“既然已经回来了,那就别走了。”乔正国朝乔惟一道。
乔惟一走到沙发前坐下,翘起二郎腿,看着对面乔正国,忍不住勾了下嘴角:“怎么?有事求我?”
乔正国将近四年未见乔惟一,只觉得她变了许多,皱着眉头回道:“明天肖总的饭局上给你安排了相亲,晚上好好休息。”
相亲?恐怕是另有所图吧?
乔惟一只是浅笑着看着他:“乔先生觉得我这残花败柳,还有谁敢要?当年事情闹得那么大,不嫌给乔家丢人?”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甜妻归来宠上天》

第3章 商界奇才


乔惟一说得直接,乔正国脸色顿时不好看了。
乔惟一长得和她母亲安桐有七八分相似,肤白如雪,身材高挑,眼神却清澈如初。
出国前她还小,没完全长开,现在已然是倾国之姿。
这就是她的资本,年轻漂亮。总有一些年龄大的富商,会为了这幅皮相而看中她。
乔正国当年就是看中乔惟一母亲的皮相,才会鬼迷心窍娶了她。
现在看来,果然什么样的人生什么样的种,安桐恶心,乔惟一也不是个什么好东西。
乔惟一早就看惯了乔正国嫌恶她的嘴脸,不以为意地跟他对视着。
“这场饭局好几位贵人都会去,怎么表现就看你了。”乔正国冷着脸回道,“你爷爷希望你可以过去,事关你的终身大事。”
说罢,他便起身离开客厅,没给乔惟一再拒绝的机会。
乔惟一看着乔正国的背影,脸色冷淡下来。
她冷不丁开口道:“既然要赴约,得好好打扮吧?”
乔正国脚步顿了下,随即不耐地从口袋里抽出一张银行卡递给管家。
他就知道,乔惟一和安桐一样爱钱如命,只要给她钱,做什么她都愿意。
“多谢。”乔惟一毫不客气地接过卡,神情淡漠地出了门。
宋清如从楼上下来,恰好看到这一幕,冷着脸嘲讽道:“她拿着咱们伊人挣来的钱,倒是用得心安理得。”
对于宋清如,乔正国心里确实觉得有些愧对于她,原本他跟安桐离婚时说得清清楚楚,会跟安桐母女彻底划清界限,但直到现在,他们还是无法跟乔惟一撇干净关系。
“等到明天之后就好了,放心,而且有几位都是有头有脸的人物,乔惟一无论嫁给谁咱们家都不吃亏,聘礼少说上亿数。”他柔声哄道。
“最好如此,不然还要乔家养她这废物到什么时候?”宋清如冷哼了声。
大门外,乔惟一默不作声地听着里面传出的对话,紧紧抓住口袋里的银行卡。
她出了门才发现自己没带电脑鼠标,刚刚折返要上楼去拿。
所以,乔正国就是想榨干她的最后一丝利用价值。
她嘴角忍不住勾起一丝冷笑,转身,随即离开了乔家。
环球商场。
手机上,King发来消息:“到了没?”
“到了,我找个咖啡厅。”乔惟一一边快速回着信息,一边走进大门。
走到盘旋电梯附近,前面忽然出现一帮人,迅速拉起了警戒线:“让让!麻烦让开!”
乔惟一下意识地朝那边看了几眼,以为出了什么电梯事故。
“是厉总吧?听说厉总今天来环球商场谈论收购计划,消息应该没错了!”乔惟一身前有两个拿着相机的记者,拼命往前挤去。
“加上环球商场,这已经是WL集团吞并的第十家公司了吧?不过四年没到,厉总便让厉家起死回生,简直是商界奇才!”
厉总?
乔惟一怔了怔,抬眸,朝环球商场特有的跨越三层的盘旋电梯顶上望去。
除了两端的几名保镖,电梯上只站着一个西装笔挺,身材颀长的男人,他单手抱着个看起来两三岁大的小奶娃,犹如帝王降临一般的强大气场。
只一眼,乔惟一就认出,是厉夜廷。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甜妻归来宠上天》

第4章 送乔家一份大礼


乔惟一随即下意识地朝厉夜廷怀里的小男孩扫了眼,男孩长得白生生的,眉眼清隽,嘴唇很薄,鼻梁骨笔挺,和他简直一个模子刻出来的。
他有孩子了。
不过算起来,厉夜廷今年应该是整三十岁,这个年纪有孩子,再正常不过。
“帽帽呢?”厉夜廷察觉到电梯下边熙攘人群的注意力全在自己儿子身上,忍不住皱眉,低头问小不点儿。
岁岁不情愿地从自己怀里费劲地掏出一顶小鸭舌帽,显然不想戴的样子。
“爸爸是不是跟你约法三章?”厉夜廷捏了下岁岁肉嘟嘟的小胖手,从他手中抽走鸭舌帽,迅速戴正,挡住了他的小脸。
“绵绵糖!”岁岁正前方的视线被挡住,却可以看得到一楼的店铺,正好看到那家粉粉门面的棉花糖店,忍不住兴奋地指了下。
“晚上不许吃糖。”厉夜廷眉心拧成了一个疙瘩,头痛。
这孩子真是难带,又蠢又倔,小嘴又馋,看见甜品便没了魂,跟他妈小时候简直一模一样。
“要!”岁岁有些急眼了,勾住厉夜廷的脖子,嘟着嘴,大毛眼里迅速蓄了水汽,眼看就要哭出来,委屈巴巴的样子。
岁岁已经好多天没吃糖果了,一想到甜滋滋的味道,便抓心挠肝的。
厉夜廷没作声,斟酌了下,掏出手机让前面保镖去买一个,谁让他就这么一个小心肝,就算他要天上的星星,厉夜廷也照样给他。
收回目光的同时,厉夜廷忽然瞥见一抹熟悉的身影。
他怔了下,再朝那个方向望过去,身影却已经转过拐角,迅速消失不见。
……
一小时后,乔惟一坐在三楼咖啡厅无人靠窗角落,看着面前打开的电脑屏幕,右手无意识搅动着杯子里的冰块。
单手敲了会儿键盘,不过几分钟时间,屏幕上绿光闪烁起来。
她听着无线耳机里传来King的声音:“很好,搞定。”
乔惟一回头,面无表情地扫了眼窗外,对面六十层高中心大楼,整幢楼瞬间暗了下去,隔着窗户都能听到大楼里传来的人群骚乱声,她黑了对方的电路系统。
一单任务完成,乔惟一搁在一旁的手机屏幕上,随即传来名下VISA卡入账二百万的提示。
“惟一,今天怎么了?”King挂电话之前,忍不住询问道。
以往这种简单任务,乔惟一很快就能搞定,今天却是多费了些周折,差点儿没赶上时间。
“没事儿,时差没倒过来,有些头晕,休息一晚就好。”乔惟一顿了下,淡淡解释道。
“什么时候回来?”King又问她。
乔惟一想到乔正国明天让她参加的饭局,撇了下嘴角,回道:“拿毕业证之前吧,看情况。”
“乔家若是有为难你的地方,立刻通知我。有紧急情况,直接联系唐易。”King顿了下,低声回了句,便挂了电话。
虽然是上级命令的口吻,乔惟一却听出几分关切。
这世上,唯有King对她有几分感情,当年如果不是king,可能也就没有现在的乔惟一了。
结束通话后,乔惟一掏出乔正国下午给她的银行卡,盯着看了几眼,无声冷笑了下,随即在电脑代码中输入银行卡号码。
乔家小小一个娱乐公司,总资本不过上亿而已,财务防火墙系统更是垃圾到让乔惟一不忍下手去弄。
然而想到方才乔正国和宋清如聊起她,犹如商品一般的口吻,乔惟一眼神渐冷。
她会让他们明白惹怒她的下场,就当是回国后送他们的第一份大礼。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甜妻归来宠上天》

第5章 讨好我


第二天,傍晚。
乔惟一身着淡青色长裙,踩着高跟鞋,摇摇曳曳步入乔正国告诉她的188号江景厅大门。
她站在门口,目光随意在人群中逡巡了一遍。
便看见乔正国名下公司的总经理王叔朝她招了招手,她走过去,淡淡打了声招呼,“不好意思王叔,路上有些堵车。”
王叔不以为意地笑了笑,今晚乔正国特意安排他来介绍乔惟一。
此刻,他转而向面前的男人介绍道:“肖总,这位就是我们乔家大小姐,昨天刚从国外回来。”
男人上下打量了眼乔惟一,原本因为她迟到有些不悦的心情在看清她相貌的瞬间一扫而光。
乔惟一随意伸了右手去,“肖总好。”
肖总不过三十岁出头,虽说年纪不算大,但依仗着肖家的势力,在江城算是有头有脸的人物。
他们这段时间和乔家公司正在谈一桩影视合作项目,其实按照乔家的背景,远够不上和他们谈合作的,因此今天这场所谓的相亲是什么意思,大家都心照不宣。
肖总原本心里颇有些瞧不上乔惟一,然而现在忽然觉得,乔惟一气质比前些年更加清冷干净,又莫名带着几分韵味,若不说这是乔惟一,他都不认识了。
“几年没见,都认不得乔小姐了。”肖总朝乔惟一微微笑了下。
说话间,垂眸盯着乔惟一朝自己伸出的手,目光晦暗不明地扫了几眼,没有碰她:“上一回见到乔大小姐,连支舞都不肯赏光。”
乔惟一就觉得面前这男人有些眼熟,经他提醒才想起,她在厉家的时候,安桐带她参加过几回晚宴,他请她跳过舞,她拒绝了。
不是傲气瞧不上对方,而是她不想和这些男人有接触。
“之前是惟一不懂事,让肖总难堪了。”乔惟一地从一旁服务员的手里端了两杯酒过来,递了一杯到男人手中,“这杯酒权当是给肖总陪个不是。”
说罢,仰头,几口便喝光酒杯里的猩红液体。
男人只觉得乔惟一就连缓缓吞咽的样子都莫名魅惑。
脖颈修长,下颌精致,是男人一眼就看上的样子。
难怪当初厉夜廷都招架不住。
不过如今,乔惟一就算是世间仅有的绝色尤物,也只能匍匐在他脚下,央求他罢了。
乔惟一喝完,又朝对方礼貌地笑了笑,等着对方说话。
肖盛看着她渐渐泛上粉红的脸颊,眼底却满是嘲讽:“乔家昨晚刚爆出财务漏洞丑闻,你问问,这儿谁敢出手?这个关头你以为一杯酒想让我帮你们乔家一把,做梦?”
乔惟一记得,自己刚才似乎并没有提什么让对方帮忙的话?
乔家的财务丑闻是她昨晚卖出去的,她巴不得乔家更惨才好。
她暗笑了下,正要说什么,一旁王叔脸色微变,连忙解释:“肖总,都是误会,我们公司……”
肖盛却不等他说完,朝乔惟一挑眉道:“我听说乔家大小姐很会跳舞,那儿,看见没有,那儿舞台上有根柱子,你去那儿跳个舞。”
“看得我开心了,说不定,我就会出手帮你们一把,前提自然是,你得让我开心。”
今天这场饭局,面上是个正统的小型商业交流会,来的都是商界上有地位的人。
一旁人听到乔惟一和肖盛两人的对话,声音渐渐小了下去。
“去跳啊。”肖总见乔惟一站在原地不吭声,又轻声催了一遍,“要是跳不了,那就滚呗。”
乔惟一嘴角始终噙着一丝淡淡的笑,看着对方,不作声。
一旁王叔虽然知道这要求过分了,但好不容易才借着相亲约上了肖总。
再加上昨晚乔家出了事情,倘若乔惟一在这个时候出岔子,可就难办了!
“大小姐……”他压低声音催促了遍。
乔惟一把玩着手上的空酒杯,嘴角噙着笑,盯着肖盛看了几秒,随后,忽然伸出指尖,轻轻勾走对方手中燃到一半的烟。
“跳也可以,五千万,给不给?”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甜妻归来宠上天》

第6章 五千万,给不给?


“你!”对方没想到乔唯一会说出这样的话来,“你也不看自己值不值五千万!”
乔唯一和他对视的眼神,倏然变得凌厉起来。
她捏着烟头的手,直接按向对方大腿。
肖盛痛得一声闷哼,条件反射狠狠一巴掌朝乔唯一脸上甩来。
巴掌甩过去的瞬间,肖盛却忽觉手掌瞬间传来一阵剧痛!
乔唯一掰住他大手指,顿了两秒,将他的手又甩了回去,眼神狠戾地盯着他,朝他微微挑了下眉头。
肖盛下意识朝周围看了眼,自觉丢了面子,恼恨之下,指着乔唯一鼻尖沉声骂道:“不识好歹的!都来了这里还要拿乔?!我让你们乔家在江城待不下去你信不信!”
肖盛骂得难听,乔唯一却忍不住微微笑了起来。
她原本没想动手,只想看在爷爷的面子上,不识好歹地把今晚蒙混过去也就罢了,乔正国要利用她,也得看她是否愿意。
无奈这条狗叫得太嚣张,太刺耳。
与此同时,门口忽然传来几声恭敬的招呼声。
肖盛隐约听到他们叫了“厉先生”这三个字,随即抬眸,朝门口方向望去。
背对着大门的乔唯一也听到了,脊背瞬间僵住。
厉夜廷缓步走到一旁沙发前坐下,两条修长的腿,微微交叠,面无表情听着面前人的恭维招呼,目光却是落在不远处那道熟悉背影上。
所以昨晚在商场,他没看错。是她回来了。
她似乎高了,更瘦了些。
在场的很多人都知道厉夜廷和乔唯一当年那件事,厉夜廷忽然出现,场面气氛顿时有些微妙。
即便乔唯一是厉夜廷当年赶走不要的女人,他们之间也有过关系。
肖盛愣了几秒,随即绕过面前的乔唯一,朝厉夜廷快步走了过去,他们并没有邀请厉夜廷参加这个饭局。
“厉先生今天怎么有空赏脸?”肖盛随即转了态度,朝厉夜廷小心翼翼赔笑脸。
厉夜廷收回目光,望向肖盛,淡淡反问:“不能来?”
厉夜廷只是一句话,几个字,然而一瞬间,肖盛背后的汗就冒了出来,忙道:“自然不是!厉先生能来大家全都求之不得!”
面前这男人的威慑力自然不用说,惹恼了他,倾覆肖家,也不过就是他动根手指的事情。
上一个惹到厉夜廷的人,已经好久都没出现过了,是生是死都不知道。
厉夜廷眉头微皱,似乎对肖盛过分的狗腿恭维有些反感。
目光越过肖盛肩头,又落在仍旧背对着他的那道纤弱背影上。
半晌,轻启薄唇道:“怎么,乔小姐不认得我了?”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甜妻归来宠上天》

第7章 厉先生,好久不见


厉夜廷好听低沉的声线,在鸦雀无声的硕大江景厅内激起一阵回音。
乔唯一曾无数次在梦里,听到他用这个声音对她说:“乔唯一,你可真是下贱。”如今真的听到了他的声音,只觉得浑身皮肤一阵阵战栗。
她没想过厉夜廷会出席这种小活动,更没想过会在这种情形下和他相遇。
整个江景厅内的视线,齐刷刷落在了她身上,方才没认出乔唯一的人才意识到,这个女人,竟然是当初害得厉家险些覆灭的那个狐狸精!
厉夜廷此时点出乔唯一身份,不就是让大家看她的笑话?
乔唯一身体僵在原地,半晌,才回过身,和厉夜廷的目光对视上。
“厉先生,好久不见。”
厉夜廷听到这声称呼的同时,深邃的瞳仁紧缩了下。
“不过我若是你们,这样的女人,恐怕是没胆子招惹。”他随即勾了下嘴角,刻薄的言辞间,带着几分嘲讽。
“要家破人亡的。”
乔唯一身形微微晃了下,抿着嘴角,没作声。
“是是是!今天是他们乔家恬不知耻偏要过来!”肖盛随即顺着厉夜廷的话附和道,“我立刻让人将他们赶出去!”
“恬不知耻?”厉夜廷双眸微微眯了下。
肖盛这才惊觉,自己说错了话。
厉夜廷针对的只是乔唯一,乔伊人现在可是厉家老爷子钦定的孙媳,他怎么能当着厉夜廷的面侮辱乔家!
“不是,我意思是……乔唯一她偏贴上来,张口便问我要五千万!我正要赶她走!”肖盛支吾了下,话锋一转,直接把话推到乔唯一头上。
厉夜廷忍不住轻嗤。五千万,她就赔了自己。
乔唯一听着他们的句句羞辱,沉默了几秒,垂在身侧的一双手,修剪得当的指甲狠狠嵌进掌心肉里。
“不用麻烦各位,我自己有脚。”她轻声回道。
谁叫她欠了厉家的,安桐欠了厉家的。
至于肖盛的栽赃,她并不想解释什么。和一条狗对骂,有辱斯文,拉低她作为人的档次。
她取过一旁王叔帮她拿着的手包,努力保持着平静,从肖盛身边经过,擦着沙发的边走向大门。
“等等。”就在她要踏出大门的瞬间,身后忽然伸出一只手,狠狠钳住她的手腕。
这个厅只有一道进出的门,厉夜廷坐在门口附近沙发上,乔唯一即便不想从他身边经过,也没有其他路可走。
她垂眸看了眼厉夜廷指骨分明的手,心跳瞬间提速上来,面上却不动声色,回头望向他。
“我可有说,让你走?”厉夜廷朝她微微挑眉,轻声问。
厉夜廷扣着乔唯一的手,用力到几乎要折断她手腕的力气。
乔唯一痛到整张脸发白,仍旧强忍着,抿着嘴角不作声,静静和他对视,眉眼倔强。
“夜廷?”就在这时,厅门外忽然传来一道婉转娇媚的声线:“怎么了?不是说回去了?”
乔唯一只觉得这声音耳熟得紧,回头的瞬间看到身着鹅黄色方领小礼服的乔伊人正站在门口。
鹅黄色不是一般人能驾驭的颜色,然而乔伊人穿在身上,恁的穿出几分娇俏可爱的味道,越发衬得她明艳动人。
然而在一袭薄纱裙,略着淡妆的乔唯一面前,即便是二十岁就挑遍剧本的娱乐圈女王,竟然也有几分被比下去的意思。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甜妻归来宠上天》

第8章 性子真野


乔伊人和乔唯一对上视线,眼底随即闪过一丝惊讶,“姐,你怎么在这儿?”
厉夜廷的力道莫名松动了几分,乔唯一立刻不动声色地收回自己的手,淡淡回道:“自己回乔家问吧。”
说罢,随即擦着乔伊人的肩膀,头也不回地走了出去。
离开江景厅的一瞬间,乔唯一加紧步子,几乎是落荒而逃。
厉夜廷起身的时候,门口已经空空如也,乔唯一早就不见了踪影。
乔伊人看了他一眼,伸手轻挽住他的臂弯,柔声道:“老爷子和岁岁还在家等着我们呢,岁岁说想……”
话只说到一半,厉夜廷抽回自己的手,神色淡漠道:“今天有些晚了,你先回去。”
说罢,不等乔伊人反对便朝一旁特助道:“送二小姐回乔家。”
乔伊人刚才挽着他的那只手还僵在半空中,眼睁睁看着厉夜廷头也不回地走向电梯。
“二小姐,请。”一旁特助低着头,小心翼翼地朝乔伊人道。
乔伊人虽然不甘心,却还是低顺着眉眼小声回道:“好。”
今天是她二十岁生日。
她收回目光转身的时候,特助看了眼她的脸色,见她一脸落寞,有些难受的样子,简直是我见犹怜,不知他们家厉二爷怎么就狠下心放着这样的小可怜不管。
而且还是当着这么多商界权贵的面,乔伊人现在是大红大紫的公众人物,自然要面子的。
可能也只有乔伊人这样的温顺脾气,能忍得了他们厉二爷了。
乔唯一扶着墙走出巷口,只觉心慌得厉害。
刚才喝的那杯红酒此刻有些上头,而且让她莫名有一种不是醉酒的异样感觉。
她努力保持着脑子的清醒,细想了下刚才宴会上的细节,要么就是王叔听乔家吩咐在酒里下了东西,要么就是肖盛。
沿着马路走了几步,没看到出租车,高跟鞋鞋跟却一下卡在下水道口,身形踉跄了下,她慌忙扶住一旁的树干才没摔倒。
乔唯一低头看了眼,用力拔了下自己的小腿,鞋跟纹丝不动,脚却从鞋里甩脱出去。
她暗暗咒骂了声,随即狼狈地蹲下去拔鞋子。
俯身的瞬间,忽然“吱嘎”一声,有车停在了她身侧。
乔唯一拔鞋动作顿时僵住,扭头朝身旁宾利看了眼。
车后座的人隔着车窗,和乔唯一对视了眼,咬着牙阴恻恻道:“巧啊乔小姐,又碰面了。”
乔唯一没想到肖盛会这么快跟下来,她没作声,只是面无表情的和对方对视了一眼,索性甩掉脚上另一只高跟鞋,赤脚往前走去。
没走几步,前面忽然现出几道人影拦住了她的去路。
“乔小姐性子如此野,不知其他时候是否也这样。”肖盛恬不知耻地驱车缓缓跟在她身后,低笑了起来。
乔唯一朝那些人扫了眼,转身,神情淡漠地望向肖盛:“野不野,给我五千万试一下不就能知道?”
身后十几米开外,跟着二人的迈巴赫,无声踩下了刹车。
厉夜廷看着夜色映衬下,妖精一般清纯而又妩媚的乔唯一。
她方才那句话,顺着风落入他耳里,厉夜廷神色瞬间阴沉了下去。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甜妻归来宠上天》

第9章 舔干净!


肖盛就知道,乔唯一是为了钱可以不择手段的女人。她当真有这么清高就不会出现在方才的饭局上。
“这才对,识时务者为俊杰。”他随即笑了起来。
“乔小姐也知道,厉夜廷将你赶出厉家之后,你就不值钱了,五千万我也并非不能给,不过得看乔小姐的表现。”
乔唯一眼底带着几分嘲讽,淡淡地看着肖盛,只是听他说着。
肖盛见乔唯一落到这步田地,还端着装清高,心头猛然增了几分恼意。
方才乔唯一让他丢的脸,他不连本带利从她身上讨回来就不姓肖!
而且厉夜廷刚才态度已经很明确,不仅不念旧日情分,甚至在宴会上还羞辱了乔唯一,若非是乔伊人及时出现救场,乔唯一现在还不知被整成什么样!
今天他一定把方才丢的脸找补回来!
他伸手,打开了车门,将自己方才被烟头烫伤的右腿伸了出来,朝乔唯一狞笑:“过来,帮我擦干净腿上的血!”
乔唯一借着路边灯光,朝肖盛腿上的伤看了眼。
隔了几秒,抬眸又和肖盛视线对上。
“好啊。”她朝肖盛温柔地笑了笑,轻声道。
肖盛被乔唯一这一笑,笑得瞬间魂都不在身上,即便乔唯一名声不好,但就凭她这张脸,就足够让人忽略这一点。
他已经迫不及待。
乔唯一赤着脚缓步走向肖盛,行走间风情万千,步步生莲。
想到之前连一支舞乔唯一都不屑与他跳,现在却主动走了过来,肖盛激动到几乎快要坐不住。
乔唯一走到他面前,微微俯身,抓住了他的右腿,随后,猛地往车门方向狠命一折!
将他整个人往外拖的同时,乔唯一小巧的脚,往他双腿中间猛踹过去。
肖盛痛到连呼声都没来得及发出,声音堵在嗓子眼里,乔唯一探身过去,勾着嘴角轻声问:“还要擦么?”
车上司机和那几个堵着乔唯一的保镖都被眼前发生的一幕惊得怔住了,直到肖盛发出杀猪般的嚎叫,几人才反应过来,立刻朝乔唯一围了过去。
乔唯一用指尖掐进手掌心,刺痛让她越来越昏胀的脑袋清醒了几分,她轻轻吸了下鼻子,朝几人漫不经心地扫了一圈。
她还没向肖盛算账,他倒自找上门。
月色下,一片狼藉。
厉夜廷看着教训完一帮人,随即扬长而去的纤瘦背影,忍不住微微皱眉。
乔唯一小时候只学过简单防身术,怎么会?
车上肖盛吓得几乎魂不附体,颤颤巍巍摸到手机,打算打电话通知更多人赶过来。
刚解锁屏幕,车外忽然伸进一只手来,扣住了他手腕。
肖盛又是吓得一抖。
“肖先生,我们家二爷想跟您叙叙旧。”车外,男人冷漠地盯着他道。
肖盛颤颤巍巍走到后面一辆车跟前,看到车后座里气场阴沉的男人的瞬间,随即心虚弓下腰去:“厉先生。”
“听说,你想让乔家从江城消失?”厉夜廷淡淡盯着他。
“不是!我……”
“舌头是个好东西。”厉夜廷轻笑了声。
“可惜你不想要。”
……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甜妻归来宠上天》

第10章 帮我


乔唯一转身离开的时候,身形踉跄了下。
她知道自己撑不了多久了,浑身都烫得厉害。
她跌跌撞撞地走向一旁另一条巷道,从包里掏出手机,拨下一个短号。
不过几秒,那边就接了。
“King……救我!”她大口大口喘着气,朝电话里求救。
身后,黑色迈巴赫无声停在巷口,厉夜廷看着她半跪在地上,叫着一个人的名字。
……
WL集团旗下酒店,总统套房。
厉夜廷看着面色通红已陷入半昏迷状态的乔唯一,面色阴郁到了极致。
而此刻,她嘴里还在念着一个人的名字:King。
他微微倾身,靠近她,捏住她小巧的下巴。
乔唯一被捏痛,勉强找回一丝神志,睁开迷蒙的眼,望向站在床侧的男人,室内没有开灯,从窗外勉强投进几分月色清辉。
“King是谁?”他的声音,像是恶魔低吟,在她耳边缭绕。
对于他的发问,乔唯一眼底闪过几分疑惑,继而,又被控制住了神思,伸手缠上了厉夜廷的身体。
厉夜廷多年未见她,她缠过来的一瞬,他便猛然想起几年前那晚,体温陡然随着她的温度跟着升高。
厉夜廷瞳仁紧缩了下,搂住乔唯一的手加重了几分力道,紧掐住她的腰,将她压在身下。
乔唯一气息是乱的,嘴里又呢喃了句:“King,我好难受,救我……”
厉夜廷正要吻下去,听到这个名字的瞬间猛然顿住。
她在他的身边,竟还想着别的男人?
门外,忽然传来急促敲门声:“二爷!不好了!”
厉夜廷眼神深邃,盯着身下的乔唯一,半晌才沉声回道:“说。”
“小少爷忽然不见了!厉家上下找遍都没找见他!”
岁岁就是厉夜廷的命根子。
他随即松开乔唯一,起身披上衬衫,快步走到房门前,将门打开一条缝,沉声问:“什么时候?”
“吃了晚饭后,原本乖乖在家等您和乔二小姐过去的,老太爷在会客厅见了几个客人再回楼上,便发现他不见了!”保镖焦急回道。
厉夜廷回头,朝床上的乔唯一看去,斟酌了几秒,还是系上衬衫纽扣走了出去。
岁岁平常一般都很乖,不会轻易离开厉家人身旁,厉夜廷考虑了几个他可能去的地方,一路往目的地疾驰。
刚要到游乐场附近,手机忽然显示乔伊人打来电话。
厉夜廷打着方向盘接了,皱着眉头,声音里已然带了不耐和怒气:“什么事?”
“夜廷,岁岁在我这儿,你们是不是在找他?”乔伊人小心翼翼地问道。
“粑粑,岁岁在姨姨这儿,粑粑来……”乔伊人话音刚落下,电话那头便传来岁岁的小奶音。
厉夜廷听到岁岁的声音,这才长喘出一口气,猛地踩下刹车,掉头赶往乔家。
继续阅读《甜妻归来宠上天》


版权声明:未经书面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对既成事实本站将保留所有的权利。

无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