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岁那年最新章节,纪福瑶纪天宁全文免费阅读

小说:六岁那年
分类:其他小说
作者:纪天宁
简介:纪福瑶一朝身死回到了六岁,再当一次被纪家捡回家的福妞
知道未来的她,打算报恩,还情,让老纪家躲过三年后惨无人绝的兵乱、大旱、洪水,谁知,竟意外触发预知金手指,以及突然发现男主他,竟然离开自己就要挂
福妞掉进福窝,被纪家一家子宠上了天
纪阿爷:福妞就是我家亲孙女,福气好着哩
纪老太:我家福妞是个宝,随便一指,哪都是大财主
纪大舅:谁敢说福妞坏话,打瘸他的腿!
纪二舅:福妞,快亲二舅一口,出...
角色:纪福瑶纪天宁
六岁那年最新章节,纪福瑶纪天宁全文免费阅读

《六岁那年》免费试读免费阅读


第1章 重生啦


  临河村下半夜,村中寂静无声。

  一个草垛旁,有两个身形出没,隐约看着,像是抬着一个孩童。

  “老刘,快点,把人放下就走,别磨蹭了,一会儿被人看见,就丢不掉这个累赘了。”中年女人催促着她身旁的男人。

  刘和一脸不耐烦,“知道了,都是你这个女人,非要大晚上地把人带出来,直接找人送了不就行了?”

  “找人送?你找谁送?福妞都六岁了,谁家还能再养得熟,这年头有闲钱的不就是老纪家吗?我们把人送到这路边来,也算是给了她一个好归属。”

  “谁让我们家刚生了一对龙凤胎,福妞又是个女娃,难不成还继续留下来,饿着自己的娃,养着别人家的?”刘和媳妇儿不乐意了,扭着刘和要说法。

  “行了,你别忘记现在是在干什么!有什么话回去再说,你说把人放在哪?”

  刘和媳妇儿见天色确实不早了,也不磨蹭,指着靠近路边的空地:“就放草垛旁,向着路口,这样有人经过就能看见,人自然就送出去了。”

  “成。”

  两人把手中那个瘦弱的女娃放下后,拉拉扯扯地趁着月色往家里走。

  两人不知道,在他们靠近草垛时,怀里的女娃就醒了。

  纪福瑶是在刘和夫妻说第一句话的时候醒的,周身的凉意让她意识瞬间清醒,记忆却还停留在她突发急症,香消玉殒前看到的那张满脸慌张的俊脸。

  她,这是回到小时候了?

  成为纪家的养女,是她上辈子最幸运也最难受的事,她既感恩母亲和外祖母的疼爱,却又因跟纪家长房长子纪天宁之间的感情觉得对不起家里的老人,也对不起愿意抚养她的母亲纪雪晴。

  哪怕两人并没有血缘关系,也因为实打实的兄妹关系,成为纪天宁以后发展仕途的诟病,她今生,却不想再对不起纪家任何一个人了。

  他们都是她的恩人啊。

  纪福瑶嘤咛了一声,撑起小小的身子打算离开,她知道,不一会儿她就会被之后的养母纪雪晴看见,并带她回家,一直养在身边,对她极好。

  “你就是刘家不想要的那个福妞?”突然一道声音,让她整个人如遭雷击,整个人怔在原地,呼吸几乎停滞般地被动地看着才十岁的纪天宁走到她面前。

  “长得挺好看的,就是太瘦了。”纪天宁在她面前蹲下,眼睛里带着一抹克制的好奇,见她没有反应,就伸出手戳了戳她的脸蛋:“不会死了吧?”

  纪福瑶双眼瞬间湿润了,泪水止不住地流,她哪里想到重生回来,本想逃开的人,却第一个出现在她面前。

  “大……大哥……”她声音极小,仿佛对着面前的小少年,喊向十年后那个已经功成名就,为她牺牲许多,早早就失了笑容的男人。

  “哭什么?看刘家不爽直接打回去就好了,你哭人家能损失什么?”纪天宁点了点小姑娘的脑袋,十分不赞同:“你太傻了。”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六岁那年》

第2章 福妞不是多余的


  纪福瑶不停地摇头,无声地说:才不是,不是刘家,是你,我才不会因为刘家的人哭。

  “纪……天宁?!”一道女声突然响起,两个小孩瞬间一僵。

  纪天宁反应最快,直起身,看向走过来一脸凶神恶煞,皱着眉头的小姑,“姑,我出来放水,看见刘家的人把福妞扔到这里了,就过来看看。”

  “你回来了正好,先把人带回去吧,你看她哭得太惨了,真是不忍心看。”纪天宁三言两语转移了纪雪晴的注意力。

  纪雪晴今年二十有一,成婚后因发现夫家算计自家财产,直接合离,之后一直在娘家住着。

  纪家以放贷为生,家中男丁虽多,但也只得一个女娃,又加上纪家的人性格强势凶悍,哪怕纪雪晴和离回家,外人也不敢说什么。

  纪雪晴很有本事,在镇上开了一个店铺,生意红火,留在纪家也是不愿意离娘家人太远。

  她最是光明磊落,看不上刘家这样嘴上说着不是不想要,只是家里养不起就要丢弃孩童的行为。

  不就是自家生出了孩子,不愿意白养别人家的孩子罢了。

  真养不起?

  呵,鬼信。

  纪雪晴沉默了一下,看到六岁的娃娃还没有她家四岁的侄儿高,瘦骨嶙峋,衣服也全是补丁的可怜状。

  她动了恻隐之心,弯腰抱起纪福瑶,一边不忘训斥这胆大包天的大侄儿,“天宁,走前面,别想着偷跑。”

  纪天宁:“……”我都十岁了,乱跑什么啊,反倒是姑,净给他添乱,本来今年可以直接跳级进甲班的,非跟着他娘搅合到一起,拉他后腿,对夫子百般祈求,最终……让他停留乙班三年!

  心累。

  纪天宁慢悠悠地往家走,草垛离纪家不远,就一千多米,一刻钟不到就到了。

  他娘早就听见声响出来了,本来热络地迎上大半晚上才到家的纪雪晴,却眼尖看到了纪天宁:“宁儿,你不在屋子里,去哪了?”

  “娘,家里来人了,你快跟着姑一起进屋子看看,我就出门放水,有啥好惦记的。”纪天宁随意地挥了挥手,纪家大儿媳张氏见儿子确实没啥事儿,她没有立马去上房,转身快步去了厨房,先烧了些热水往上房送去,又麻溜地煮了两碗油泼面条。

  屋子里,纪家老夫人纪老太觉浅,寅时一刻(凌晨三点十五分)就醒了,站起来就看到女儿从门口进来,怀里还抱着一个瘦弱的孩子。

  她上前一步,连忙把纪雪晴拉到身边坐下,这才有空瞥了一眼她怀里的女娃,等看清那女娃,她眉头微皱:“这不是福妞吗?怎么你给抱回来了,不会真如村里那些婆子说的,刘家不想养了?”

  纪雪晴闻言轻嗤一声,还能想起回来时看到田野间黑黢黢的两个身影:“可不是,刘老三家当初没有孩子,差点过继刘家族里的孩子,谁知道后来有和尚抱着福妞进村,说福妞是有福气的娃娃,谁家养着都能好运,那两口子不是想儿子想疯了吗,就想沾光,当初就抢了过去,答应人家和尚好好的,还拿了十两赡养费,这才过六年,前些日子听说他们家生了一对龙凤胎,有了自己的亲生儿子,福妞可不就多余了。”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六岁那年》

第3章 高热了


  “前些时候我还在想那刘老三家会把福妞送给谁,这不,今天晚上回来就碰到两口子直接把娃娃扔到我们家那草垛旁了。”

  “我看人可怜就把人抱回来了。”纪雪晴低头看了一眼闭着眼睛,脸颊泛红、呼吸孱弱的女孩。

  “发热了。”纪雪晴手放在女孩的额头上,滚烫滚烫的。

  她抱着人就往自己住的房间走,把人放在床上,看着跟进来的纪老太说:“娘,我去打点清水,家里备用的白酒还有吗?拿点过来先给福妞擦擦身子。”

  纪老太先是嘀咕了一声造孽,腿脚利索地往厨房走,一边大骂道:“这姓刘的真是孙子,把好好的孩子折磨成这个样子,就不怕夭寿,也不知道给家里的两个娃积福,要我说,那刘家能生出孩子,指不定是依仗了福妞,没有这么提了裤子不认人的。”

  张氏刚煮好面出来,听了婆婆骂人的话,她擦了擦手应和道:“可不是吗?大晚上的把孩子放草垛上,要是没人知道,烧傻了都不知道,舍不得家里的粮当初就别眼红福妞那十两抚养费。”

  “娘,先别说了,正好面条煮好了,让晴妹先过来吃一口填填肚子,这大晚上的。”

  纪老太挥了挥手,“我不空,大早上的也不饿,让雪晴自己吃,我去找你爹平日里喝的酒,孩子发热了,搓搓就能好不少。”

  “行。”张氏二话不说,端了一碗油泼面进了纪雪晴的屋子,见小姑子拿着湿帕子在给脸蛋烧得滚烫的福妞降温,她把面条放在屋子里的梳妆桌上,麻溜地上前拿过纪雪晴手里的帕子,“晴妹,你先吃面,大嫂帮你看着孩子。”

  纪雪晴也没客气,嗯了一声,坐过去大口吃着面条。

  这边纪老太脚步声在门口响起,只见她手上端着一个瓷碗,里面盛的是满满的一碗白酒。

  她快步走到床边,把碗放在床头的柜子上,先用盆子里的水洗了手。

  “大儿媳妇儿,手脚麻溜地把这孩子的衣服脱了,再把旁边的被子拉过来盖着。”

  “知道了娘。”

  张氏把放在纪福瑶额头上的帕子扔回盆子里,伸手脱了她外面的粗布衣裳,现在的初春,刚过完年,任凭谁家孩子都长了二两肉。

  张氏吸了一口冷气,纪老太手上已经搓了白酒,听见这声音,扯着嗓子问:“咋啦?”

  “娘诶,这孩子在刘家怕是饿惨了,这身上二两肉都没有,啧啧。”

  “刘家能有好心把孩子喂饱?”纪老太戚了一声,一边上手给纪福瑶擦拭脖子,腋窝,大腿根。

  “要我说,这刘家就是喂不饱的白眼狼,当初老大还心软给他家借钱,结果呢。”提到这件事纪老太更气了:“两年了,屁都没有还回来,光说没银钱,没银钱还吃得起鸡蛋,骗谁呀。”

  “别说刘家了,说得我脑袋突突直跳,气人!”

  纪雪晴有些无奈:“娘,不是让你不提这事了吗?家里又不缺这点钱。”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六岁那年》

第4章 想抚养福妞


  “欠债还钱,天经地义,怎么就不能说他们家了?”纪老太梗着脖子道。

  得,又把自家娘的倔脾气给激出来了,张氏也跟着点头:“晴妹,你下次别说这话了,娘听了气,再说,他刘家不还钱,挨着扔掉福妞这件事,他家就站不住脚,明儿我就去要钱!”

  “大嫂,你……算了,明天叫上村长大伯一起。”

  纪雪晴看着大嫂跟娘的认真劲儿,觉得还是不劝了,反正都是些陈年旧事了,自家人不吃亏就行。

  “好咧。”张氏认真地点头。

  两人说话间,纪雪晴吃完了面条,还回厨房把碗都洗了,家里的几个嫂子干活儿都麻利,一般做完饭就把锅洗了。

  这边屋子里,经过纪老太一遍又一遍,不厌其烦地帮纪福瑶擦拭身体,张氏也换了一遍热水,给纪福瑶降温。

  她的身子总算没有那么热了,也没有再冒虚汗,情况稳定了下来。

  纪雪晴回屋,谢过大嫂跟娘,又从自己的衣服箱子里找出一套衣服,给纪福瑶穿上,给娃娃捏好被子,三个大人才回了上房。

  “大嫂,今天麻烦你了,快去歇着吧,一会儿天亮了起床还得忙。”

  张氏打了一个哈欠,确实有些困了,也不跟着苦熬,她说了一声没事儿,就回了西厢房,睡觉去了。

  这边,纪老太年纪大睡不着了,她平时都起得早,今天是听说女儿要半夜回来,才会比以前更早一些。

  这会儿这番折腾下来,她瞌睡早醒了,见女人进门,她忙把人拉过来,心里一直藏着的话,就两人,也就没什么顾忌,直接说了:“雪晴啊,你把这福妞带回来打算咋地?”

  “你就算可怜她,想让家里你的哥哥们养,也得先跟我说说你打算让谁养,还有呐,我们家日子虽然好过,但也不是大富大贵,你哥哥们都都媳妇儿孩子,老五虽然还小没说亲,但也快了,总不能让他先养个半大的孩子吧。”

  “而且,说实话,福妞太大了,我怕你哥哥们觉得养不亲,心里不一定会乐意,但若又是你提的话,他们看着你平日过年过节拿回来的布匹、胰子,肯定不好拒绝。”

  “我倒不怕你哥哥们心里不舒服,我怕你嫂子们不快。”虽然纪老太不觉得儿媳能不尊重自己的意见胡言乱语,但对唯一的女儿,她打算得更多。

  纪雪晴伸手抓住纪老太的手:“娘,我打算把福妞养在我身下。”

  “反正我也一个人,身边没个人,也觉得孤单,既然我有幸遇见了她,她就留在我身边,这也是上天的安排。”

  “呸呸呸,你胡说什么,你有没有想过留个孩子在身边,你还想不想嫁人了。”纪老太满脸愁容,见女儿还要说,她皱着眉头道:“算了算了,老婆子我心软,也见不得这么乖巧的孩子被活活饿死,就留我身边吧,当我小闺女儿。”

  纪雪晴眼中带着暖色,她就知道她娘刀子嘴豆腐心,没看见一开始嫌弃自己把福妞带回来,后来见人发热了,比谁都耐心地擦白酒吗。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六岁那年》

第5章 劝说


  但,她是真的打定主意了,其实她早就觉得孤独了,一直想有一个孩子,这事她一直放在心里,谁都没说。

  但随便捡一个,她又不那么乐意,直到刚刚回来,看到地上躺着的福妞,她蓦地想起当初第一次看到山上的和尚抱着福妞进村,她看热闹走过去时,却看到福妞睁开眼睛,对着她笑。

  也许,她们就是有母女缘分。

  “娘,现在我过得不错,不想随便嫁一个男人,你不也总说我也一个人太孤单了吗?抚养了福妞,我以后就不用一个人了,你也不用担心我。”

  纪老太还是不愿:“可是你领养了福妞,之后嫁人就更难了,现在可不兴娶媳妇儿还带个拖油瓶的。”

  纪雪晴并不赞同这一点,对她来说,嫌弃这些的,她也就没必要跟对方成亲,只是这话却不能跟娘说,免得让她担心。

  “我们村子里的顾老四家,不说娶了填房,吴大娘也带了一儿一女过来,现在一家子过得也不错,吴大娘也管着家,在村子里,他们一家过得也还不错,并不影响什么。”

  “再说,旁边村子的,李家,也有这样带子嫁过去的填房。”

  “以及河对面的上河村,杜家不是有个和离的大女儿?她是没有把孩子带回来,就丢给了前夫,可你看看,杜家日子过得好,那留在下河村前夫家的女儿却险些没被折磨死,还是半大的孩子找了机会跑回来,闹得众所周知,下河村的里正为了名声,才强行警告让李家,让其不能嗟磨孩子。”

  “可结果呢,杜家大女儿已经有了新家,哪里还会再管原来生的女儿,李家丢了脸,虽说明面上不再为难那孩子,可私下呢?你能知道那孩子过得好?就算吃穿不愁,可也没了父母关爱,才那么小的孩子,比我们这些大人都过得难。”

  “就说村子里那些家里生活不好的,但也还有亲情在,总比那孩子小小年纪就知道娘不疼爹不爱的好。”

  纪老太听完,还煞有其事地跟着点头,可这头一点,她又意识到不对了,怎么三言两语就被女儿说服了?她眼睛一瞪,一巴掌拍到纪雪晴后肩上:“停停停!”

  “别说这些有的没的,以前你也不乐意说话,怎么提到福妞你话一串一串的,差点就被你胡言乱语说服了。”

  纪雪晴轻轻揉了揉被拍疼的肩:“我这是跟你分析,我抚养福妞,对我没那么大的影响。”

  “娘,你都愿意主动抚养福妞了,放在我名下,影响不到家里任何人,这样是最好的,再说了,我那铺子大了,以后就说铺子有福妞的份,也能让那些不思进取的人家少打我的主意,怎么说我都是女子,防不胜防。”

  “娘,赵二家就是前例。”纪雪晴皱着眉头提起了前夫,“娘,我们家日子过得好,养一个孩子也是积福,你别跟村子里那些长舌妇人一样没眼力。”

  “再说,养了福妞,谁不夸你心善?在村子里,你可是头一份。”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六岁那年》

第6章 取名纪福瑶


  纪老太下意识挺直脊背,一副与有荣焉的模样。

  纪雪晴见娘得意的模样心中好笑,又加了一把火:“娘,你忘了?当初那和尚下山,可说了福妞的面相极好,放在谁家,谁家福气冲天。”

  “你看刘老三家,他媳妇儿看了那么多年病,吃了不知道多少副药,都没能怀上孩子,大夫都说命中无子,这还不能说明是福妞带去的福气?”

  “不说孩子,就说刘老三家能富起来是为什么?你可别忘了,是福妞第一次上山,伸手就抓到一根野人参,他们家立马就有钱起新房子了,那人参卖了多少银子,您老琢磨琢磨。”

  “你这么说,倒还真是这福妞的福气厚了。”纪老太已经心动了,她倒不是想借福妞赚钱,而是家里以放贷为生,时常会遇见一些比较横的,容易受伤,若是有福妞在,让家里的儿子们少受些伤,也是一件喜事。

  纪雪晴说得口干舌燥,她的心思更简单,想养个孩子放在身边也能热闹热闹。

  见纪老太心动了,她也不再多说,以免物极必反。

  纪老太就差临门一脚,本来以为女儿还要再劝劝她,结果纪雪晴不说话了,竟坐着慢悠悠地喝起茶来。

  纪老太瞪了她一眼,眨着眼睛示意她倒是再劝一句啊,她顺坡不就下了,再说,福妞真是有福气的,万一被村子里其他婆子抢先了怎么办?

  纪雪晴故意装作不懂:“娘,你是不是眼睛不舒服,眨眼间干啥。”

  纪老太性子急,站起来跺了跺脚:“你多说一句会死啊。”

  “哈哈哈……”纪雪晴乐得眼睛都笑眯了。

  纪老太白了她一眼,重重地哼了几声,坐在床边,不想理她,笑,有啥好笑的。

  “娘,我打算给福妞重新取一个名字,叫纪福瑶。”这是纪雪晴琢磨了一会儿,想出来的名字。

  既然是她养,当然是跟着她姓。

  “你都决定好了还跟老婆子我说啥。”纪老太还忒记仇呢。

  纪雪晴看她这样又想笑了,抱着她的肩膀,摇了摇,撒娇道:“娘,你是我娘,当家做主的人,当然要问你了。”

  “对了,过两天找个时间,喊族长把福妞的名字记进族谱里,也免得外面的人胡乱揣测。”

  “成,我知道了,你快去睡会儿吧,天都要亮了。”

  “对了,你那边福妞在睡,你回去被子够不够用?不够把我的拿过去。”两人站起来往纪雪晴的房间走。

  纪雪晴摆了摆手:“娘,不用了,家里被子衣服还不够用?我自己那就多了两套出来,你也再去睡会儿,天还早。”

  “我不睡了,正好去把猪食煮出来,关于你要抚养福妞的事,早上我跟你爹提个醒。”

  纪老太果然勤快地去厨房烧火煮猪食,纪雪晴一晚上没睡,倒在床上累得不行,不一会儿就睡过去了。

  天刚亮,鸡叫声响起后,纪家女人家纷纷都开始起床了。

  “娘,你怎么这么早?”本来负责煮猪食的纪家老二媳妇儿陈氏看到坐在灶前的纪老太,连忙走过去要接过这活儿。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六岁那年》

第7章 可爱的纪老太


  纪老太拍了拍手站起来,直接把烧火的位置让给老二媳妇儿,“醒得早就把猪食煮了,猪不能饿着,不然一饿就瘦,之前喂那么多都白费了。”

  “你兑点冷水再喂给牠们吃,我先去看你爹起来没有。”

  纪老太说着,手脚麻溜地端了一盆温水,出了厨房就往他们老两口住的屋子去了。

  陈氏想起之前娘就在说小姑子要回来,昨晚上就听见声音了,估计是因为这个,她也不是多话的人,转身就忙着去吧猪食喂了。

  喂了猪还要做早饭呢,这些事都是分了的,也推不过去。

  纪老太进了屋子,见老头子已经醒了,先把盆子放在架子上,她才犹豫着把早些时候跟女儿商量的事说了:“老头子,你知道福妞吧,当初刘和家收留了,谁知道昨晚你闺女回来,看到那两夫妻把孩子扔到我们的草垛旁。”

  “你闺女说这些年一个人久了,就想身边有个人陪着热闹热闹,她说要收养福妞,连名字都想好了,叫纪福瑶。”

  “你觉得咋样?”纪老太在内宅是一把手,但对外的大事上,她都耐着性子跟老伴儿商量着来。

  纪阿爷眯了眯智慧的双眼:“既然雪晴想养,就把孩子留下。”

  纪阿爷太爽快,纪老太还愣了一下,“这么说你同意福妞留在家里?还是跟着闺女?”

  “跟着其他人不合适,家里的男丁家家都有子嗣,以前就想着若是刘家不要福妞了,就带回来养,那孩子心善,小时候见着就是个懂事的,留在刘家可惜了。”

  “原来你早就起了心思,那我就不担心自己被闺女忽悠着做了这决定了。”其实之前纪老太都是有些担心的,她就怕女儿找二家不方便,又怕自己随意一个念头错了耽误了女儿。

  见纪阿爷也是这么想的,她这心里压力瞬间没了,整个人又恢复成了老当益壮的纪老太。

  “妈耶,耽误这么久,我得去喂鸡鸭了,跟你说话就是磨蹭,耽误时间,你也早点起来,收拾完吃饭赶紧带着儿子们下地,这几天家里的活儿都停下,春耕要紧。”

  纪老太就是个急性子,心里没有事,比谁都勤快。

  刚抹了脸,话题还停留在福妞事情上的纪阿爷呆愣了一瞬,一眨眼就被嫌弃话多耽搁活儿,话说,是谁先找他说这事的?

  “知道了。”

  纪阿爷这边应了一声,整个纪家的男丁们就开始起床了。

  纪家的女人,纪老太负责家里的活儿,二儿媳妇儿陈氏负责做饭,以及配合纪老太干活儿,其他媳妇儿到了春耕,都是要下地的。

  纪老太有五个儿子,一个闺女,除了刚满十六的老六未成亲外,家里四个儿子都娶了亲。

  老四媳妇儿王氏正怀有身孕,不满三个月,正是危险的时期,春耕大半跟她没什么关系,最多就负责送送饭送送水等轻巧活。

  张氏跟老三媳妇儿赵氏,把家里的孩子穿好了衣服,这才急匆匆地进了厨房去帮忙。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六岁那年》

第8章 纪家儿媳(张陈赵王)


  “娘,早饭做好了,要喊晴妹起来吃饭吗?”老三媳妇儿赵氏早就让自己六岁大儿子纪家兴去地里喊在扯草的丈夫跟公爹他们回来吃早饭。

  她跟几个妯娌在厨房里干活儿的时候,听大嫂说小姑子昨晚上回来了,还带回了福妞。

  福妞多出名啊,整个村子里都知道,当初她被和尚带下来的时候,全村的人可亲耳听到那和尚说福妞有福气,不然为啥叫福妞。

  也不知道娘打算怎么安排福妞,是让哪个儿子来养。

  她们不敢问,就连性子最急的赵氏都不敢随便开口,这是大事,一般都由公爹跟娘亲开口,她再着急也只能等着。

  再说,娘跟公爹也不一定会留下福妞,所以急也没用。

  纪家几个儿媳妇儿知道在整个纪家,当家做主的是纪阿爷跟纪老太,她们当儿媳妇儿的,就算反对,如果没有合理的理由,最终也没什么用。

  既然如此,就等着呗,反正公爹跟娘也不会亏着自家人。

  “雪晴昨晚上回来得晚,估计还要再睡会儿,我们自己先吃,今天早上要开始分配任务,家里十几亩水田全都要犁出来。”纪老太从来都不会苦着自己闺女,再说平日里纪雪晴不是往家里拿布就是拿粮,纪家几个儿媳妇儿都是知道的,占了小姑子的便宜,也不在意她是否帮着干活儿的事。

  再说,纪雪晴也不是懒人,这不,每年春种,她都要回来帮忙,昨晚她确实回来太晚,纪家其他人也表示体谅。

  虽说闺女起得晚,纪老太还是专门留了菜留了饭在锅里。

  饭桌上,纪家男女不分桌,都是一大家子坐在一个大木桌旁吃饭。

  早饭是红苕干饭,红苕多,米饭少,但绝对能吃饱肚子,炖了骨头萝卜汤跟炒酸菜。

  炒酸菜里加了红尖椒和花椒,十分够味儿,每个人碗里都泡了骨头汤,和着酸辣麻辣的炒酸菜,都吃得超香。

  纪家这伙食,在整个临河村都是头一份,临河村偏南方,大米是主食,但也不是谁家都能顿顿吃上白米,大多都食糙米。

  纪家地多,光是水田就有十六亩,年产大约五千多斤,每年交上二成税粮后,能余下大约四千斤出头。

  就算家里每个人一顿要吃上一两大米,一个月算下来,差不多九斤,纪家十八口人,一年需要一千六百二十斤,这还是把小孩子的食量也算上的,何况每天有菜,又不光吃大米,那大米里面也要添些粗粮进去,这样算下来,每年纪家还能卖掉两千三百多斤出去。

  实际上纪家几个儿子都有自己的私活儿,老大纪文渊跟着纪阿爷一起放贷,老二纪春荣每天都要去镇上卖猪肉,老三纪常林木工手艺好,又加上老三媳妇儿赵氏做什么事都积极,一有空就背着老三做的木工活儿去离得近的几个镇子上转悠着叫卖,倒也有可观的收入。

  老四纪海生会凫水,还长得人高马大的,也许纪家的骨头汤好,成年时就有八尺高(一米八几),在身材高大的纪家中都是最高的,他时常上山打猎,亦或者去村子那边的大河网鱼。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六岁那年》

第9章 纪家五子(老大纪文渊)


  至于老六纪长冬,刚满十六,长得最秀气,平日就跟着纪阿爷下地,亦或者帮五姐纪雪晴跑腿,每月赚的银钱虽然没有几个哥哥们挣得多,但他是老幺,又没有成亲,花钱的地方少,倒也存了不少。

  总之,在整个纪家,就没有懒人,几个兄弟也不是各干各的,寻常有事也相互帮忙,因着吃苦耐劳,才把日子越过越好。

  临河村里村民嫉妒的没多少,村子里其他人家也勤快,只是没有纪家这么能干罢了。

  各有各的活法,犯不着嫉妒,整个村子还是一致对外,挺团结,毕竟整个村子里的人,都延续了好几代几百年了,感情早就处出来了。

  再说回纪家饭桌上。

  纪阿爷放了筷后,见几个儿子也差不多吃完了,这才敲了敲烟杆,等儿子们看过来,他才开始说:

  “想必你们多少都知道昨晚上发生的事情了,你娘跟我商量过,雪晴打算收养福妞那孩子,以后你们对那孩子就当成雪晴自己的女儿,千万不要一直把她当成收养的。”

  “既然雪晴决定收养,就是把她当成自己的孩子了,世人都说孩子大了容易养不熟,可在我看来,那不过是自私的大人找的借口。”

  “总之,在我纪家,不允许一面假装亲热一边嫌弃,没得因为我们的心思,把孩子养坏了,若真出了这种事,就是我们的不对,孩子从小就要好好养,不然能养好?”

  “养孩子是学问,但有一点总没毛病,用心就好。”纪阿爷一口气说太多,吸了口旱烟回了回气。

  纪老太也用那双苍老又明亮的双眼看着几个儿媳妇儿,眼中全是严厉跟警告,“你们爹的话就是我的话。”

  “爹,是晴妹自己提出要抚养福妞的?要是您跟娘决定的,那就应该给我,我是老大,再说我跟张氏又只有天宁一个孩子,多一个女儿刚好。”纪文渊是早上跟妻子张氏商量过的,虽然张氏昨晚没听到纪老太两母女说了什么,但也能猜出是关于福妞的安置,不然那么晚还能说什么。

  所以早上她就跟丈夫说了,原因也简单,纪文渊一直想要个女娃,刚好有一个,就养着呗。

  见大哥都表示了,纪老二纪春荣也说:“爹,让我养,我媳妇儿养闺女熟手,我家大丫二丫就养得好。”

  纪老三纪常林:“我也可以养。”

  纪老四纪海生:“爹,正巧我家妞妞想要姐姐。”

  纪老六纪长冬见几个哥哥都表态了,也硬着头皮道:“那……那我也养福妞。”

  “什么?你们都想跟雪晴抢福妞,不行!”纪老太眼睛一瞪,感觉饭也不香了,这儿子果然是来讨债的,一点都没有女儿贴心。

  纪阿爷无语,之前还不乐意闺女养福妞,现在就帮闺女抢人,这老伴儿变得就跟旋风一样快。

  他抬了抬手,安抚几个儿子的情绪:“好了,这件事是雪晴提出来的,你们也不用争了,反正以后福妞是我们家的一份子,无论是小的大的,都要记得刚刚我说的话。”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六岁那年》

第10章 纪家五子(老二纪春荣)


  “一家人,就要团结。”

  “爹你放心,我们都很听话的。”纪长冬笑嘻嘻地表态。

  其他人也跟着点头,只有老大纪文渊脸上闪过一抹失落,唉,女儿梦又破灭了。

  纪阿爷满意地点头。

  早上吃晚饭,整个纪家就开始忙起来了。

  老四纪海生牵着家里的牛从牛棚里出来,门口,老大提着犁耙,老二老三拿着锄头,就连两个儿媳妇儿张氏跟赵氏背上都背着背篓,里面放着镰刀。

  “爹,走了,东西都拿上了。”老大纪文渊站在门口喊。

  “来了。”纪阿爷在屋子里应了一声,从墙角拿过一把锄头,扛着锄头,带着儿孙们下地去了。

  纪家干活儿的大人们走了后,老二媳妇儿陈氏从厨房出来,往九岁的双胞胎女儿大丫二丫手里塞了两个锅巴菜团,小声叮嘱道:“早去早回,多扯点野菜回来喂鸡,看到蚯蚓也别放过,那可是喂鸡的好饲料,菜团记得饿了分给弟妹们一起吃。”

  “娘,你放心吧,我们中午前就回来,保准会扯得满满的,也会保护好三丫跟四郎。”大丫拍着胸脯保证。

  陈氏不忘道:“回来的时候记得把野菜剁碎喂鸡。”

  “知道了娘。”

  大丫二丫背着小背篓就往外走,她们两姐妹做惯了这些活儿,也不敢偷懒,毕竟纪家伙食不错,日子过得也好,但唯一一点,不养懒人。

  两姐妹还带上了老三家的四郎纪金昊,跟老四家的三丫,两个小布丁一个五岁一个三岁,平时都跟着堂姐一起负责家里的鸡。

  虽然不用跟着大人下地,但这些闲杂的小活儿就是他们的。

  剩下的纪家十岁长孙纪天宁,老二家七岁的二郎纪安永,老三家六岁的三郎纪家兴,三个孙辈最年长的男孩子,则早就扎起裤脚,要去河边捉虾捉鱼,顺便把自家的鸭子赶到河边去放养,还要把之前有可能漏捡的鸭蛋都找出来。

  老四媳妇儿王氏看着孩子们离开,嘴角勾起一抹宠爱,在整个纪家,大嫂只得天宁一个独丁,二嫂紧跟着进门,就怀了双胎,谁知生下的都是女儿,当时在村子里可有不少说闲话的,好在后面紧跟着得了二郎,之后三嫂进门,连生两个儿子,更是争气,而她,前头也得了一个闺女,现在肚子里怀的,只希望是个男孩子,不然,让相公因此遭到嘲笑,她得心疼死。

  王氏把杂七杂八的心事抛之脑后,就乖乖回了自己屋子做针线活儿,孩子出生后要的尿布,衣裳,这些都要自己亲手做才放心。

  自从上次她不好意思非要去帮着干活儿险些动了胎气,被纪老太骂回来休息后,她就再也不敢随意去帮倒忙了,对就是倒忙。

  活儿没帮着干多少,倒还叫了大夫花了不少银钱,可不就是帮倒忙?

  这边老二媳妇儿陈氏跟着纪老太在家后面的地里种菜。

  两人刚忙活儿了一阵,屋子里,纪雪晴睡醒了,睁开双眼,下意识偏头,就看到睁大眼睛,滴溜直转的福妞。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六岁那年》

第11章 纪家五子(老三纪常林)


  她掀开被子坐起来,旁边的姑娘一惊,回头看她,那眼中瞬间雾气濛濛的一片。

  “别哭,以后你就是我的女儿了,我叫纪雪晴,你叫纪福瑶,以后我就是福妞的娘,福妞不用担心没人养你。”纪雪晴眼神柔和,伸手摸到福妞枯草一般的头发,她眉头瞬间皱起来,刘家果然对这孩子不好。

  “娘。”纪福瑶扑进纪雪晴怀里,哭得肝肠寸断,娘以为她是害怕以后没人要她,可重生回来的她是想念前世在三年后的大灾大旱后死去的家人啊。

  “福妞别哭。”纪雪晴心里挺不是滋味儿的,这么小的孩子,先是知道自己没有爹娘,如今又要被养父母扔掉,大人都不一定能承受得住,更何况是孩子。

  纪福瑶只哭了一会儿,就收了声,她依赖地依偎在纪雪晴怀里,声音坚定却又真诚:“福妞会保护娘,一辈子孝顺娘的。”

  “你有这个心娘就很开心了。”纪雪晴眨了眨酸涩的眼角,这孩子啊,经历了这么多还能心思纯良,还孝顺,刘家不愿意养她绝对是损失。

  纪雪晴并没有把福妞说的话放在心上,她只是很感动,两人也更亲近了几分。

  她先出门,让福妞坐在床上等一会儿。

  纪雪晴先站在院子里喊了一声二嫂陈氏,陈氏跟纪老太就在屋子后面种菜蔬,两人都听见了,担心女儿的纪老太大手一挥,带着陈氏回来了。

  “二嫂,我想在你这里借一两件大丫二丫的穿不了的衣服,福妞身上的衣服全是破洞,根本穿不了,晚一点我给你送一匹布过来。”

  陈氏大方地摆了摆手:“不过就是两件旧衣服罢了,以后福妞也要叫我二舅母的,这衣服就当我当长辈的送给孩子的见面礼了。”

  陈氏还真不缺吃穿,她娘家就是镇上卖猪肉的,嫁给纪老二后,除了农忙,其他时候也要去镇上摆摊。

  过得好自然不计较这些,再说,家里的布料基本上都是小姑子送回来的,她也知道这不是小气的时候。

  说着就进了屋子随意找了两件大丫二丫的衣服,一个女儿拿了一件。

  纪雪晴接受了二嫂的好意,她最多的就是布匹,只是现在没有合适的,找嫂子拿最简单,不然福妞怎么出门见人,总不能一直在床上坐着,亦或者这两天都穿着不合身的衣服吧,那成什么样了。

  老四媳妇儿王氏听见声音,也走了出来,“晴妹,我这里刚好有一件给三丫做的一件大了的衣服,福妞穿着应该合适。”

  “都拿过来,一会儿我帮着改改。”比起纪雪晴,纪老太完全不客气,她不喜欢计较太多,虽然尽力在家一碗水端平,实际上她除了对唯一的闺女偏心一点,对五个儿子那是完全没有偏见。

  用她的话来说,反正都是儿子,排行老几有什么区别,有什么好偏的。

  纪家几个孩子在这样的影响下,也很不拘小节,并不在意细节,只要不是刻意坑他,都没什么事儿,对家人,更不存在吃亏不吃亏的事。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六岁那年》

第12章 纪家五子(老四纪海生)


  几个儿媳也是按着人品找的,纪家不缺钱,就算有这么多儿子,也不拮据,找儿媳妇儿的时候纪老太拿出她十八般武艺,就为了避免娶了她看不爽的儿媳妇儿回来给她添堵,日子不就要快乐点好嘛,不然光生气,她这日子还怎么过。

  何况纪家家境好,没那么多糟心事要闹,自然不会出现为了一丁点柴米酒醋盐的事就吵架。

  纪雪晴拒绝了纪老太的好意:“娘,福妞的衣服我来改,也就是一会儿的事,你跟二嫂继续去忙吧,现在是农忙,这点小事我还是行的。”

  闺女都这么说了,纪老太也不好太过偏心,果真带着陈氏再次回去打窝下种子。

  王氏跟在纪雪晴进了她的屋子,她反正也是在家里做针线活儿,这会儿可以帮帮手,一起弄还能说话,不那么无聊。

  “福妞,这是四舅母,乖乖,记得认人,以后都要喊的,知道吗?”纪雪晴把福妞抱起来,量了量她的尺寸,又抱着让她在床上坐好,一边教她认人。

  福妞眼睛虽然红红的,情绪却已经恢复过来了,她心中只有庆幸,看着熟悉的四舅母王氏,她乖乖地喊了一声:“四舅母好,我是福妞。”

  “可真是个乖孩子。”王氏还本以为小姑子只是心血来潮觉得福妞太可怜才抚养,现在建纪雪晴对福妞的态度,分明放在了心上。

  又加上早上公爹警告的话,她也不敢多想,笑得确实真诚,反正是小姑子的孩子,对他们纪家真没什么影响,根本不需要特意说服自己,也没什么好生芥蒂的。

  “对了,晴妹,你们还没吃早饭吧,娘在锅里给你们留了饭菜,我这就去给你们端过来。”王氏听到了福妞肚子咕叽的声音,她心中也生出一丝怜悯,摸了摸福妞脑袋上枯黄的头发,改衣服快,不耽搁什么活儿,就说话这会儿,纪雪晴已经改出一半了,王氏改的是女儿三丫的衣服,因为大小差不多,也不用裁,就更快了。

  纪雪晴拦住了她:“四嫂你坐着,帮我把这衣服改出来就成,饭菜我去拿。”

  这是怕王氏肚子里的孩子有个不好,纪雪晴也不会让怀孕的嫂子跑来跑去的,做针线活儿不碍事。

  王氏当然也知道小姑子是为了自己着想,确实看重肚子里的孩子,她也没推辞。

  纪雪晴抬脚就出去了,她动作向来快,锅里的饭一直热着,端出来就可以吃。

  纪福瑶在纪雪晴出去后,慢慢从床上滑下来,自己穿上鞋子,动作熟练,一点也不像六岁的孩子。

  实际上福妞的身形不高,不说还以为她只有三四岁。

  “福妞你要去哪里?”王氏被她的动作搞得愣住了,忙问。

  纪福瑶抬头,笑着露出洁白的牙齿:“四舅母,我想出门去打点水洗手,吃饭饭,不能脏脏的。”

  “喲,你个小鬼头,还知道爱干净,不错,符合你娘我的要求。”纪雪晴刚走到门口听到这话,声音爽朗。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六岁那年》

第13章 纪家五子(老六纪长冬)


  王氏惊奇于福妞的懂事,突然就想到刘和家了,她皱了皱眉头,对刘和家的更没有什么好感了。

  “四嫂,你别管我们。”纪雪晴牵着福妞出门,打了水,教她如何洗漱,却发现福妞很聪明,她一教就会。

  感受到旁边探究的眼神,纪福瑶刷着牙的手一顿,有些后怕,她依旧尽量装成六岁的自己,好像还是被娘亲看出了什么。

  “娘……”纪福瑶抬头,有些胆战心惊地喊了一声。

  纪雪晴回过神来,看着福妞的眼神别提多心疼了,伸手揉着她的脑袋:“唉,福妞,答应娘,忘了在刘家的日子,以后你是娘亲的福妞,再也没人欺负你了。”

  看着对方慈爱的目光,纪福瑶双眸湿润,喊了声娘,扑进她怀里,她娘,原来是在担心自己,并不是怀疑自己。

  纪福瑶笑得很开心。

  看着闺女一会儿笑一会儿哭的,纪雪晴都无奈了。

  快速给她洗了手,又用干抹布擦干:“先去吃饭,一会儿娘烧热水给你洗澡。”

  两人进了屋子,桌子上的饭菜跟早上纪家其他人吃的差不多,但多了一碗蒸蛋。

  王氏是孕妇,隔三差四也会有鸡蛋吃。

  鸡蛋是纪雪晴睡前跟纪老太说的,给福妞蒸的,福妞身子弱,营养不足,又高热了一场。

  纪老太怕自家收养了福妞,要是死了岂不是毁坏老纪家的名声?

  纪雪晴纯粹是心疼闺女,这种亲近感,是她以前没有感受过的,既然不赖,她就坦然接受了。

  王氏只看了一眼就收回了视线,继续跟小姑子说话。

  纪福瑶看着面前的蒸蛋,想推给纪雪晴,直接被瞪了一眼,“你自己吃,这么瘦弱的身体也不知道养多久才能养胖。”

  “噢。”纪福瑶对纪雪晴又敬又爱,为了让娘亲不担心自己,她还是乖乖听话好了。

  前世娘亲对她也好,纪家其他人并没有因此跟娘生出嫌隙,反而其他人对她都不错,纪福瑶也不想自己的身体养不好一直让关心自己的亲人担心。

  所以她特别的珍惜性命。

  等吃完香喷喷的鸡蛋羹,又喝了一碗专门煮给她的放了油香的粥,纪福瑶吃了个半饱。

  两碗都不大,但她强行忍住了想继续吃的欲望,只有她自己知道,在被刘家丢弃的时候,她足足饿了两天。

  饿肚子也是常事,自从刘家龙凤胎生下后,她就被刘和媳妇儿嫌弃,帮着家里做事,饭菜也不给吃饱,恨不得把她当驴子使。

  这些都是很久远的事了,她没想到再次想起来记忆会那么清晰,也许是因为继承了这个身体六岁之前的记忆,让她感受更加深刻。

  在长久没有吃饱的情况下,不适合吃太多,对胃不好。

  “福妞吃饱了吗?”纪雪晴吃完自己的,见福妞喝完一碗就不要了,还以为她是不好意思再要。

  纪福瑶摸了摸肚子,假装无意地摆了摆手:“娘,福妞吃饱了,比之前一天吃得还饱。”

  纪雪晴眉头一皱,她瞬间听出更多的信息,看着福妞乖巧的样子,她柔声问道:“福妞,娘问你,以前你在刘家每天吃什么?”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六岁那年》

第14章 洗澡澡


  “吃糊糊,吃馍馍。”

  “是弟弟妹妹生下来后才这么吃的……”纪福瑶忙又解释了一句,她怕娘去找刘家,到时候吃亏怎么办。

  后面这一句能平息大多怒意,毕竟刘家有了自己的孩子,当然会对自己的孩子好一些,她毕竟不是亲生的。

  纪福瑶并不恨刘家,刘家毕竟把她抚养到了六岁,没有恨意,也没有爱意,就跟一个陌生人一样。

  对她来说,现在最重要的是娘跟纪家其他家人。

  前世今生,刘家都在她的人生里没有什么影响,纪福瑶不喜欢记仇,她喜欢记恩。

  “娘,现在有了你,福妞觉得很幸福。”纪福瑶轻轻抓着纪雪晴的手,放在心口处,小脸笑得别提多暖了。

  “你呀。”纪雪晴揉了揉她的脑袋,“你先在这里歇会儿,娘去给你烧水洗澡。”

  纪雪晴把碗筷收拾了,快步进了厨房,外面有三个水缸,里面的水都是满的,早上纪家几个儿子依次把水缸添满了。

  纪福瑶坐在床边,看着四周熟悉的一切。

  王氏虽在改衣服,但目光却落在她身上。

  “福妞,刘家那两个龙凤胎,是真的生病了吗?”

  刘和家往外说是因为两个龙凤胎身体不好,需要吃药,所以养不起福妞,只能送走。

  纪福瑶听见这话抬起头来,“弟弟妹妹还小。”

  她答非所问,撒谎是她不想做的,干脆转移话题好了。

  谁知道王氏心思细腻,见福妞这反应暗想,刘家那两个龙凤胎根本没事嘛,小孩子不会说谎。

  她把这个事藏在心里,纪福瑶见四舅母只问了一句话,总觉得事情没这么简单。

  但她现在是个六岁的孩子,当然很多事都‘不懂’。

  福瑶会做衣服,手艺还不错,但这会儿她完完全全像个新手,跟着王氏学怎么改衣服。

  从里衣到短衫,一共两套,一套六件,现在还是初春,天凉,需要多穿一件。

  “福妞,快出来洗澡了。”

  听见喊声,福瑶忙应了一声,滑下床,穿上鞋子,还顺便抱走了做好的里衣。

  “娘,我来了。”福瑶小心地端了一个凳子出来,把衣服放在凳子上。

  抬头就看见纪雪晴已经在大木盆里倒好了水,正在试温度,见她站在原地发愣,朝她招了招手:“福妞,过来。”

  “娘,就在这里洗澡吗?”福瑶声音有些小,耳根也红了,这可是在外面,直接就被人看了。

  纪雪晴一开始还没明白她的意思,抬头就看到小姑娘从脸颊红到耳根,不由噗呲一笑:“福妞,才六岁,害什么羞。”

  “不,不……”福瑶欲哭无泪。

  前世好像也有这么一遭,自己好像没有争过。

  果然,就见纪雪晴几步走到她面前,三两下把小姑娘的衣服脱了,往盆子里一放,直接用麻布给她搓身上的黑泥。

  “就今天一次,现在大家都不在,没人会看见的,乖,马上洗好一会儿就要用灶给大人们做饭了。”

  纪雪晴动作果然很快。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六岁那年》

第15章 叫大哥


  福瑶的周身放松下来,既然躲不过就坦然接受吧,再说了在乡下,本来就是这样生活的,孩子们哪个不是露天洗澡,只是等过了七岁,就不能露天了。

  说起来,她也不过虚岁六岁罢了。

  不想给娘惹麻烦,福瑶自己也用了香胰子,快速搓澡,看着已经变得灰黑的水,她动作更重了。

  也不知道在刘家有多久没洗过澡,才会有这么脏。

  花了一刻钟,福瑶洗得香喷喷的。

  “忘记拿干净的汗巾了。”纪雪晴让福瑶站起来,她快速起身,进了屋子,翻箱倒柜地找那条干净的,没有用过的。

  纪雪晴在这方面十分严格,各种汗巾分开用。

  福瑶站在大木盆里,双手环胸,急迫地等着娘出来。

  这时,她突然有种不祥的预感,心跳扑通扑通的,跳得极快。

  只听,吱呀一声,院门猛地被推开,一个人出现在门口。

  “啊。”福瑶失声尖叫,当看清门口的人是谁,她浑身烫得像是成熟的虾,脸红得像苹果,整个人如同鹌鹑缩在一起,从纪天宁的角度,只能看到她红透的下巴跟乖巧的发顶。

  “真可爱。”纪天宁蹲下身,喜爱地伸手戳了戳她的脸,果然,跟他想象中一样软弹。

  福瑶整个人缩在一团,利用木盆挡住自己,只有一个脑袋露在外面。

  见纪天宁这胆大包天捏她脸的行为,福瑶气死了:“你给我住手,信不信我收拾你?”

  “胆子不小嘛。”纪天宁眯了眯眼,看着面前灵活的福妞,暗想,这可比昨晚要有活力多了,果然,像福妞这么可爱的娃娃,就不该留在刘家。

  “你以后要留在我们家了。”纪天宁想到早上爷爷做的决定,觉得十分满意:“我叫纪天宁,是你大哥,以后要听我的话,知道吗?”

  福瑶在心里翻了一个白眼,这小子果然又像前世那样哄骗她,她因为对方一开始的善意,对他下意识生出一丝依赖,之后,纪天宁确实像大哥哥一样保护她,自己就慢慢沉沦了。

  等三年后的灾难发生后,纪家只剩她、纪天宁以及四舅母肚子里的孩子。

  没有家人,他们相依为伴,慢慢生出了不该有的心思。

  纪天宁官场上的对手把他们的关系查出来,故意宣传出去,外人可不管福瑶是不是领养的,恶意地宣传纪天宁喜欢上自己妹妹的事。

  更何况,前世,因为娘亲纪雪晴没有立女户,她虽然是纪雪晴养着,户籍却落在纪家。

  她跟纪天宁在户籍上,就是堂兄妹的关系,而非表兄妹。

  两人在一起,在律法上,就是不允许的。

  想到前世她死前,纪天宁还在跟官场对手争斗,想解决她身份的事,也不知道最后他怎么样了。

  “发什么愣,快叫大哥。”纪天宁有些惊奇这福妞不把他的话当回事,还在发愣,也太傻了,有他护着以后在纪家她地位至少能排上前三了。

  这傻妞,已经被纪天宁霸气地评定为‘傻妞’的福瑶总算反应过来了。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六岁那年》

第16章 福妞一点都不可爱,真的!


  看着面前好奇看着自己的纪天宁,她犹豫了一会儿,才慢吞吞地喊了一声:“大哥。”

  “天宁你在这干什么,还不快回屋去。”不过回屋找汗巾的纪雪晴一出来就看到自家侄子蹲在木桶前,看着福妞浑身羞得红彤彤的样子,她有些好笑,同时不客气地赶纪天宁走。

  纪天宁不想走,纪雪晴睨了他一眼,眼中带着威胁。

  纪天宁很快就改变了心里的想法,他觉得大丈夫能屈能伸,为了避免因小姑被爷爷收拾,他还是走吧。

  “这是害羞了?”纪雪晴看着木桶里羞红脸的闺女,忍不住笑了:“木桶很深的,他最多看见你的脸。”

  “娘,下次我不想在外面洗澡澡了,被人看见,羞羞。”福瑶趁机小声提出要求,要真的再来一次,她真的受不住。

  看着闺女小脸皱在一起,苦大仇深的模样,纪雪晴笑得更欢了。

  “可是福妞这么可爱,哥哥姐姐们都会很喜欢的。”纪雪晴故意逗她。

  福瑶的脸皱成包子,对了对手指:“哥哥姐姐不能看福妞,福妞一点都不可爱,真的!”

  她说着,还煞有其事地点头,故意做出鬼脸。

  “哈哈哈。”纪雪晴的笑声吸引了屋子里改衣服的王氏,等出来听小姑子把福妞的反应说完,她也跟着笑了起来。

  她的视线忍不住落在还未显怀的肚子上,目光柔和,看见穿好衣服的福妞看过来,她心间一动:“福妞,四舅母肚子里的是弟弟还是妹妹?”

  “是弟弟。”福瑶轻轻摸着她的肚皮,这个可是纪家除了她跟纪天宁,唯二活下来的人。

  几乎是她养大的孩子啊。

  王氏很开心,她本来就期待自己怀个男丁,福妞可是出了名的有福,她的话肯定没有假。

  “四嫂,别听福妞胡说,好好养着身子,不管是男是女我们纪家都稀罕。”纪雪晴怕王氏太过于执着于要男孩,万一生出个女孩,失望太大,对那未出世的孩子也不公平。

  王氏这次笑得真诚一些了:“晴妹,多谢。”

  等王氏回了自己的房间,纪雪晴把福瑶拉到身前,耐心教她:“福妞,以后这种话可不能再说,以免成不了,对方怨恨你。”

  “娘,我知道了,福妞会学聪明的。”福瑶眨了眨眼睛,讨好地抱着纪雪晴的脖子。

  因为知道四舅母肚子里这次怀的是个男孩,她才敢肯定地说那话,娘亲果然处处都在关心自己。

  “福妞真乖,一会儿吃午食时,我带你去认家里的人,要乖乖叫人,知道吗?”纪雪晴轻抚她的头发,用长梳梳顺,给她扎了两个丸子。

  “嗯。”福瑶认真点头,等头发梳好。

  纪雪晴带着福妞进厨房帮忙做饭,这会儿天色不早了,纪老太跟陈氏还在屋子后面的菜地上种黄瓜、韭菜、茄子等蔬菜。

  春天能种的菜很多,纪家有地,人还多,才会耐心种不少菜,也能换着口味吃。

  纪雪晴让福妞乖乖待在厨房,她快步到了屋后,陈氏看见她过来,直起了腰,看了一眼天色,惊了一声:“呀,该做饭了。”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六岁那年》

第17章 会过日子的老太太


  纪雪晴往两人带的水壶里灌满水,一边道:“二嫂,我来做饭,你陪娘把剩下几窝菜种种完就行。”

  陈氏笑得如同弥来佛,感激道:“那辛苦晴妹了。”

  “没事。”纪雪晴顺便过来摘菜,问纪老太中午吃什么,以及让她回去拿粮。

  陈氏是真心感谢纪雪晴的,做饭是分给她的活儿,除了做饭,她还需要跟着种菜,现在纪雪晴主动去做饭,她种完菜还能歇一会儿。

  纪雪晴不分粮也不分地,她回来帮忙,纯粹是孝敬。

  用公爹的话来说就是,雪晴愿意做什么就做什么,就算不做事,其他人也没资格说。

  纪老太在地里没说什么,跟着纪雪晴回家的时候就念叨她傻:“每次就数你最傻,上赶着干活儿。”

  “对了,福妞咋样,没啥事吧?”

  “没事,她除了瘦了点其他都不错,娘,中午做什么菜?”

  “洗点腊肉炖白菜萝卜,中午照例做红薯干饭,三分米七分红薯知道不?”纪老太有些不放心自家闺女大手大脚的做派,特意叮嘱她:“三分米就是最小那个盒,舀上三盒,不能多,多了米就不够吃……”

  “娘,我知道了。”纪雪晴有些无奈,跟她比手势,“就是这么大那个盒子是吧?”

  “对对对。”

  纪雪晴进库房拿了米粮开始做饭,一进厨房,发现锅里的水都快烧开了,咕噜咕噜直冒热气,她惊讶地伸头,就看到坐在灶门口烧得有模有样的福瑶。

  “闺女,烫到手没,快出来,在旁边坐着就成。”纪雪晴不让她干这危险的活儿。

  福瑶摇了摇干干净净地手:“娘,福妞会烧火,你看,火很大,也没有掉出来哦。”

  见福瑶确实没有烫到,火也烧得极好,纪雪晴犹豫了一下,就让她留了下来,“那你小心点,有什么事就跟娘说。”

  “好。”福瑶乖巧地坐在灶门口,火焰把她的脸颊烤得红彤彤的,像颗成熟的小苹果。

  “天宁,快跟奶一起走了。”纪老太的声音在屋外响起。

  福瑶好奇地看了一眼紧闭的窗户外,什么都看不见,紧接着就听到纪天宁诶了一声,祖孙两人的声音就听不怎么见了,也不知道他们干什么去了。

  纪雪晴听着自家老娘气势汹汹地,还叫上最会坑人的大侄子,无声一笑,这两人碰到一起,他们找的人,准要倒霉。

  这头,纪老太跟纪天宁,先到自家地里叫上张氏。

  张氏早就等着婆婆跟儿子了,见两人过来,她忙直起腰,把手里的谷种放进一旁的布袋里,“娘,我们现在就去刘家?”

  “嗯。”纪老太应了一声,看向同样在育秧的老三媳妇儿赵氏,把地里剩下的任务交给她:“老三媳妇儿,先辛苦你一会儿,忙不过来就喊老大他们帮你。”

  纪阿爷带着五个儿子在不远处犁田,这也是细致活儿,犁了田后还要施肥,两者干好了,才能保证粮食产量。

  纪阿爷正在扶犁,前面老二牵着牛拉犁。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六岁那年》

第18章 撑场子


  听到自家老婆子的声音,他停下来,正好歇口气。

  “老六,你过去帮你三嫂育秧。”纪阿爷对在田里捡杂草的六儿说。

  “噢,好。”育秧是轻松活儿,不需要力气,纪长冬十分乐意,从田里爬上来,随手把田里扯出来的杂草放在背篓里。

  几步走过田坎到秧苗地里,“大嫂,你跟娘去吧,爹叫我过来帮三嫂。”

  “多谢老六。”

  纪家的人都知道三人去要去找刘家算账,福妞的事早上在饭桌上提了,他们一直在好奇怎么处理,爹也没说,几个大男人罕见地都好奇看了一眼。

  纪老太带上两人,先去了村里中等大院,找纪家族长同时也是村长的纪森泽。

  纪森泽是纪阿爷的大哥,又是村长,所以明知道老婆子是去找刘家算账,纪阿爷也不担心。

  “老嫂子,大哥在不在?”纪老太站在门口喊。

  冯老太隐隐约约在屋子里听到声响,让孙女去开门,果然是她弟妹纪老太过来了。

  “弟妹,你找老纪什么事?”冯老太懂礼地把三人请进来,还奉上了三份茶水。

  纪老太牛饮一般地喝了一口,她大字不识一个,并不懂饮茶。

  倒是大嫂冯老太,传说是大家小姐,只是后来家道中落,带着幼弟来到临河村,被纪家老大也就是现在的村长纪森泽看上,成亲后,冯老太就在临河村落了户。

  纪老太也没时间感叹大嫂一年如一日地重规矩,她忙把自己的来意说了:“刘和家你知道吧,福妞昨晚被刘和两夫妻扔到了我家的草垛上,我家闺女晚上回来得晚就给碰上了,见福妞可怜,把人带回去,说要自己养。”

  “但当初刘和拿了那和尚十两银子说好的要把福妞养到大,现在这是见人不在这,时间一长以为我们忘了,扔了就算了?哪里有这么便宜的事。”

  “所以我今天是来找大哥帮我撑个场子,去找刘和麻烦的。”

  冯老太被纪老太耿直的话一噎,她十分了解自家弟妹的性子,现在能来找她,说明自己在她心里还有点份量,要是别人,纪老太都不带说的。

  用她的话来说:我是去闹事的,还通知其他人,是不是有病。

  “你大哥带着你侄子他们下地去了,不在家……”冯老太话还未说完,见纪老太没什么耐心要开口,她忙补了一句:“在你进门的时候就让三妞去叫她爷回来了。”

  “反正也不着急那么一时半会儿的,不如我们两妯娌先商量出个章程,想要对方付出什么,光嘴上占个便宜,可不是高招。”

  “对对对,我不仅要嘴上骂对方一顿,还要让刘和把借我家的钱还回来。”纪老太为什么爱来找冯老太,不就是觉得自家大嫂虽然规矩重,但聪明啊,对方出的主意她都爱听。

  “顺便把福妞的事也解决了。”纪老太也没忘记福妞。

  “大奶奶,我有个主意。”纪天宁想起出门时,四婶跟自己说的话,见几个长辈看过来,他笑眯眯地道:“刘和家不是说因为自家龙凤胎经常生病,养不起福妞才想送人。”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六岁那年》

第19章 两祖孙间的革命友谊


  “那就让他们家送一个孩子到我们家,给福妞还债。”

  纪老太没反应过来,“啥,啥意思?我可不乐意养他家的孩子,指不定是不没有良心的小狼崽。”

  纪天宁看着自家奶嫌弃的表情,他乐了,虽然奶完全没听明白自己的意思,但不影响奶眼光好啊。

  福妞那么好的娃娃都不要,刘家人有什么好的。

  冯老太眼睛微亮,心中有些意外天宁的聪慧,她目光里带着赞赏,不过她也没多嘴,反正一会儿弟妹自己去了,就知道刘家会多憋屈了。

  几人又商量了一会儿细节,纪森泽回来了。

  他二话不说,还叫上了自己大儿子纪怀玉,跟着去了刘家。

  路上,纪天宁见要接近刘家了,有些不放心,叮嘱了一下自家老太太:“奶奶,一会儿你千万不要冲动,看我的手势知道吗?”

  “知道了,哪次我跟你配合不好。”纪老太切了一声,还有些小傲娇。

  纪天宁安抚自家老太太:“这不是许久没跟奶配合过了么。”

  在纪老太心里,除了老伴儿以外,就是大孙子最重要,就连闺女纪雪晴都要排在后面,两人的革命友谊是在跟纪天宁配合起来,打遍村子无敌手后培养起来的。

  一行人往刘和家走,引起了不少人注意。

  有人问纪老太发生什么事了,她有乖孙叮嘱在前,看着这些凑过来的老妹们,她还不乐意说了。

  傲娇地哼了一声,把八卦妇女噎了回去。

  没有得到答案,她们只能把注意力放到其他人身上,张氏就成了首选,在临河村里村民的认知中,张氏是纪家出了名的最好对付的人。

  因为她‘耿直’的性格。

  被问到刘家,张氏瞅了一下儿子,见他没反应,纠结了一下,很是难受地说:“刘和跟她媳妇儿昨天夜里把福妞扔啦。”

  “福妞被扔了?”

  一石激起千成浪,本来无聊看戏围过来的几个老婆子妇女都惊了。

  王家儿媳妇眼中闪着八卦的光芒:“刘和家把人扔哪了,你们怎么知道的,我就说一上午都没见福妞出门挖野菜了。”

  “他们说什么没,为什么要扔掉福妞,打算以后福妞给谁养?”宋家老太则有些愁福妞以后的去处。

  “刘和胆子真大,说扔就扔,孩子才六岁吧,扔了孩子怎么活,难不成要我们大家一起养?”

  四周议论纷纷的,张氏摇头:“不是啊,我小姑子昨晚把孩子抱回来的,半晚还高热了,孩子好不容易救回来了,小姑子就说孩子可怜,她养了,反正是刘和跟他媳妇儿看见我小姑子回来才扔我家草垛上的,不就是想让我家养吗。”

  “雪晴可真是好孩子。”

  张氏的话没人怀疑。

  也有人暗骂:刘和家的两个真不是个东西,连人病了都不管的,大半夜的把人扔出来,这是要福妞那孩子的命吧。

  也有心里通透地想:刘和家可不就想把孩子送给纪家么,纪家日子过得好,村子里的人眼热得很,福妞送去纪家,刘家还能趁机沾沾纪家的光,这打的一手好算盘。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六岁那年》

第20章 去刘家决定福妞去留


  大多数人都是奔着看热闹的心去的。

  刘和媳妇儿宋春花看到来势汹汹的一群人,正在倒水的她,踩到水坑,脚一抖,吓得一屁股坐在地上。

  领头的是纪村长,看见宋春花坐在地上不像个样子,忙喊了看热闹的妇女去把人拉起来。

  王家儿媳妇几步走上前把人拉起来,好奇地问:“宋春花,你跟刘和真把福妞扔了?扔纪家草垛上了?”

  “管,管你什么事。”宋春花心中一个咯噔,她就说果然要出事,但她不后悔,梗着脖子道:“我们家已经养了福妞五年,仁至义尽了。”

  “仁至义尽?宋春花,你也好意思说。”村民笑她:“当初你答应人家和尚要把福妞养大,现在人家才六岁呢,你就说尽力了。”

  “就是,孩子没吃没住,岂不是要活活饿死?你们老刘家做事就是不靠谱,这不是把人往死里整么。”

  “我、我也可怜啊。”宋春花一急,开始抹眼泪:“家里两个娃娃要吃喝,还要吃药,我们家穷,刘三就一个人,养我们母女三已经很费力了,福妞我们是真养不起了。”

  “村长你来得正好,福妞你就抱回去养吧,当初你养冯家幼弟的时候,也养大了,现在福妞都六岁了,比当初冯家幼弟还大呢。”

  “闭嘴。”纪怀玉最是护短,“我舅舅是你能提的?”

  纪森泽抬手,止住将要吵起来的两人:“刘和在哪里,这件事我们好好说道说道。”

  宋春花见纪家人多,她就一个女人怎么比得过,一听这话,连忙拜托刘老二家的孩子,去把刘和找回来,等纪家以及看热闹的人进了屋,她肉疼地往一个奶娃怀里塞了一把瓜子,让她把自己娘家人找来撑场子。

  没一会儿刘和被叫回来了,宋家人还先来,除了宋春花她老娘,还有她的三个兄弟,全部都来了。

  纪老太看宋家来这么多人,心里就有些不爽了,比人多,谁家能比得过她家。

  “我们来找刘和跟宋春花的,宋大妞你带你几个儿子过来想干嘛,是觉得人多就能不讲理了?那真不好意思,我老纪家人更多。”纪老太出了名的匪气十足。

  宋老太已经知道是福妞的事,他们想通过福妞沾纪家的光,现在被纪老太怼了有些尴尬,毕竟算计的是他们家,但不趁机帮女儿宋春花,以后怎么好意思跟着沾便宜。

  “纪姐儿,你这话说得就不多了,这不是见春花家有事,就过来看看么,你可别多想。”

  “行了,别说有的没的,既然刘和到了,那就开始谈正事。”眼见纪老太被怼得要火起,村长纪森泽开口打断两人。

  纪老太是等着刘家吃亏,宋老太本来就不想这会儿跟纪老太吵架,她等着村长把福妞分到纪家,等事情定下来才好说话。

  见两个老婆子不说话了,村长满意地点点头:“刘和,宋春花,你们已经决定已经把福妞扔了,不打算再养了是吗?”

继续阅读《六岁那年》


版权声明:未经书面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对既成事实本站将保留所有的权利。

无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