许安安,楚伊瑶《爹地,不准欺负妈咪》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小说:爹地,不准欺负妈咪
分类:霸道总裁
作者:容朵儿
简介:婚礼前夜,一场精心的设计,一切都变了
楚氏破产,姑姑重病,未婚夫亲自设局,将她送入牢中,楚伊瑶身陷绝境时,安城墨家神秘太子爷出现,“滋味不错,做我的女人!”自此后,她白天忙着复仇虐渣,夜晚被某男人压在身下,索欢无度
墨乔御以为,楚伊瑶就是倔了点,冷了点,总有一天他会住进她心里,他护她,宠她,眼看着她一天天变的强大,却不料女人扔下一张巨额支票,“两清了!...
角色:许安安,楚伊瑶
许安安,楚伊瑶《爹地,不准欺负妈咪》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爹地,不准欺负妈咪》免费试读免费阅读


第1章 好好享受这一晚


“哗啦——”,一盆冰水泼下,楚伊瑶冷的瑟瑟发抖,意识逐渐清醒……
“醒了啊?”
楚伊瑶睁开眼,抬头,许安安站在不远处,笑的阴狠,而她的旁边,是一个高大魁梧的男人。
她动了动身子,才发现自己被绑在了椅子上,“许安安,你这是做什么?”
她记得她和几个好友在庆祝她明天的婚礼,一时多喝了几杯,许安安提议要送她回去,可她一上车就昏倒了,结果醒来就见到了这一幕。
“这不是明摆着的吗?我把你绑架了啊!”许安安踩着高跟鞋走过来,脸上完全没有平时好友般的亲和,有的只有嫉妒和怒意。
“我是许家的千金小姐,和子铭哥也认识了这么多年,他要结婚,新娘子只能是我!什么时候轮到你一个小门小户出身,毫无身份背景的女人了?”
楚伊瑶愣了许久才反应过来,不敢置信的看着她,“所以你之前口口声声说的祝福都是装的?”
“没错!我也从来没把你当过朋友!”许安安一把抓住了她的头发,用力的往下拽,看着她疼的脸色苍白,她的笑声更大了。
“瞧你这狼狈的模样,一个丑小鸭,还想着高攀墨家大公子,嫁入安城名门墨家,从此变成光鲜亮丽的白天鹅?简直就是笑话!”
她的力气越来越大,楚伊瑶疼痛的头皮发麻,可惜浑身被绑着无法挣脱。
“你到底想干什么?你就不怕子铭发现我不见了,会查到你的头上么?许安安,放了我!”
她威胁着,然而许安安毫不畏惧,反而越来越期待,“你还不知道吧?这里就是明天你要结婚的酒店,等明天墨家人和宾客都来了,发现你和别的男人在酒店苟且偷腥,那该是多大的一桩丑闻?”
“所有人都会议论着子铭哥的未婚妻和野男人在婚礼前夜私混,到时候网络上再爆出你的几张高尺度床照,谁还会怀疑到我的头上,你这新娘子做不成了,我嫁给子铭哥,不就有机会了?”
楚伊瑶明白了她的计划,冷汗直冒,浑身都在打颤。
她怎么都没想到她会这么狠毒!
心里越来越恐惧不安,她不能让她得逞!
楚伊瑶一口咬在了她的手臂上,许安安痛呼,一巴掌甩在了她的脸上。
“贱人!敢咬我!”
“还愣着干什么?”
许安安叫来了她带进来的那个保镖,“玩女人会吧?待会儿给她点好东西,保证她乖乖顺从你,对了,别忘了拍了照之后把照片发给我!”
“是的,小姐!”
许安安看了楚伊瑶一眼,嘲讽的笑,“伊瑶,希望我这保镖能够满足你,好好享受这一晚!”
她没兴趣的看接下来的活春宫,离开了。
“许安安——”
楚伊瑶怒吼着,看着那保镖一步步走过来,眼里满是恐慌。
“别过来!”
楚伊瑶挣扎着,椅子被晃的发出了咯吱的响声,她却怎么也挣脱不了绳子。
“给我老实点!”
那保镖也不耐烦了,钳制住了她的下颌,眼看着就要碰到她,“砰——”的一声,门开了。
“谁?”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爹地,不准欺负妈咪》

第2章 你怎么能忘了我?


保镖警惕的看着门口。
脚步声响起,一个男人出现在灯光下。
飘逸的黑发,深邃精致的眉眼,高挺的鼻和菲薄的唇,恰到好处的组合在一起,简直是上帝最完美的作品,好看到无可挑剔。
可他浑身散发着冰冷和肃杀气息,却莫名的让人不寒而栗,望而生却。
保镖看清楚了人影,手里的瓶子早已握不稳的掉在地上,他的双腿一软,竟是吓的直直的跪了下去,“墨……墨……”
是安城商业帝王,权震四方的墨家太子爷墨乔御!
“还不滚?”
男人薄唇轻启,冰冷的嗓音,像是从地狱中传来。
“是……”
那保镖冷汗直流,根本不敢直视他,而是听命令的爬在地上,滚了出去。
“处理了,别留痕迹。”
墨乔御对着身后的一道暗影命令着,紧接着,门关了,外面再无动静。
楚伊瑶尚从惊魂中缓过神来,见到眼前这气质尊贵,气息可怕阴冷的男人,心再次悬了起来。
“你……你是谁?”
男人不答话,而是走到了她的面前,将绳子解开了。
楚伊瑶得到自由,下意识的就要跑出去,可门却是锁的,她无论如何都打不开。
“这位先生,谢谢你救了我,我给你一个联系方式……要什么报酬你尽管提,现在能不能麻烦你开一下门?”
楚伊瑶不清楚他的身份,目的,也不知道他是好是坏,只能语气恳求的和他商量。
墨乔御的脸色越来越冷。
身形,侧脸,声音,都和四年前的那个女人一模一样,可她看着自己的眼神,就只有陌生和恐惧!
想着,他步步逼近。
“你怎么能忘了我?”
“什么意思?”
楚伊瑶被逼退到门背上,嗓音颤抖,“我不认识你,先放我出去。”
“放了你,然后眼睁睁的看着你和别的男人结婚吗?”
墨乔御的唇角,扬起了一抹危险的弧度。
他抓住女人的手腕,翻身,将她压在了地上。
“忘了我也好,逃之夭夭也罢,今晚,我都会要你付出代价的!从此后,你永远都别想逃出我的手掌心!”
男人钳制住了她的下颌,狠狠的吻着她。
熟悉的气息让他一下子回到了四年前的夜晚。
一模一样的感觉,几乎让他疯狂。
……
外面,电闪雷鸣,狂风骤雨。
不知道过了多久,雨停了,楚伊瑶的声音也嘶哑了,她再没了开口的力气,眼神空洞着望着窗外,像是个破碎的布娃娃。
墨乔御抱着她,时不时的吻着她的头发,脸上,是失而复得的笑意……
“伊瑶,不要为了墨子铭难过,他不值得,这会儿婚礼前夜,他正在和他的情人翻云覆雨,早就忘了你!”
“你们的婚姻,从头到尾也都是他精心设计的一场骗局,我是在帮你,伊瑶,和我在一起,我会对你好的……”
他不停的念着她的名字。
“你和许安安是一伙的!”
楚伊瑶恨极了,他毁了她,却声称她的未婚夫是骗子!
她不能忍受,恨意如同雪球一样越滚越大,黑暗间,她忽然在地上摸到了一把剪刀,眼神一狠,朝他刺去——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爹地,不准欺负妈咪》

第3章 不会有婚礼了


她不能忍受,恨意如同雪球一样越滚越大,黑暗间,她忽然在地上摸到了一把剪刀,眼神一狠,朝他刺去——
---------------------
“噗呲——”
是利器划过皮肉的声音,血腥味迅速的蔓延。
墨乔御闷哼了一声,剪刀已经刺进了他的肩膀,鲜血直流。
男人将那剪刀拔了出来,扔在一旁,不怒反笑。
“杀了我?你们就能顺利的结婚么?做梦!楚伊瑶,看来你到现在都不清楚,到底谁才是你的男人!”
他怒吼着,危险的风暴再一次袭来……
-
“小姐醒了?”
翌日,楚伊瑶睁开眼,看见的就是守在一旁的两个妇人。
她的意识恢复,却是眼神空洞的望着天花板,没有动静。
“小姐,我们服侍你穿衣,先生交代了,让我们送你去先生的住处。”
楚伊瑶还是没说话,两个佣人掀开了她的被子,看着她浑身的青紫,脸上没有任何的表情,反而只有恭敬。
她们给她穿上了保暖的外套,还特意套上了围巾,遮住了她脖子上的吻痕。
楚伊瑶下了床,差点都站不稳了。
“楚小姐,小心了。”
两人及时的将她扶住了。
楚伊瑶却推开了她们,走到桌前,将上面的玻璃杯扔在地上,捡起了碎片,抵在了她的脸上。
“楚小姐,危险!快放下!”
两人惊呼。
“开门!”
楚伊瑶的手一直颤抖着,眼里翻腾着极大的怒意和痛苦。
她没有眼泪可流,只能不停的握着那玻璃碎片,任掌心的血滴落在地上。
佣人生怕她会真的将碎片划下去,不得不开门。
楚伊瑶后退到门口,最后不顾一切的跑了出去。
这里还是举行婚礼的酒店,可是什么都变了,她被毁了,再也不会有婚礼了,有的只是羞耻和屈辱!
楚伊瑶踉踉跄跄着,不停的跑,她要逃出这噩梦一样的地方!
她的横冲直撞,撞到了不少的人。
“这人怎么走路的?没长眼睛啊!”
周围一阵抱怨。
楚伊瑶害怕听见任何人的声音,她捂着耳朵,大脑一片空白,眼睛却充血泛了红。
她忽然踩空了楼梯,整个人摔下了台阶。
“瑶瑶,原来你在这儿?”
说话的人是楚伊瑶唯一的闺蜜,也是未婚夫墨子铭的表妹阮珊珊。
楚伊瑶像是见到救命稻草一般,紧紧的抓住了她的手。
阮珊珊连忙将她扶了起来,“瑶瑶,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你的电话打不通,楚家也不见你人,你让子铭哥待会儿上哪儿去接亲啊?听人说你在酒店,我才急忙的找过来,果然发现了你的人影。”
珊珊知道她在酒店,那么墨子铭和墨家人定然也知道了。
他们马上就会赶来,一切都在按照许安安的计划执行着……
楚伊瑶的脸色变了变,“珊珊,我要赶紧离开!”
“走?去哪儿啊?今天是你的婚礼啊!”
阮珊珊不解的看着她。
“不会有婚礼了。”
楚伊瑶来不及和她解释这么多,正要下楼,忽然间听见了大量的脚步声。
一道道熟悉的身影出现,她还没反应过来,衣着高贵的何美兰怒气冲冲的甩了她一巴掌。
“贱人!”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爹地,不准欺负妈咪》

第4章 看看你干了些什么好事?


“小姨!你为什么要打瑶瑶?”
阮珊珊立即拦住了想要再次冲上前的何美兰。
“珊珊,你给我让开,我们都被这个狐狸精给骗了!”何美兰死死的瞪着楚伊瑶,将阮珊珊推开,命令一旁的佣人将她压向了酒店前厅。
婚礼场地已经布置完毕,墨家的人查不多都到齐了,看见了楚伊瑶的身影,眼里满是嘲讽和鄙夷。
不安的感觉袭来,楚伊瑶捂着红肿的脸,抬眸,正好对上不远处墨子铭的眼眸,没有了之前的柔情,取而代之的是汹涌的怒意,恨不得将她吞噬殆尽。
楚伊瑶正要开口,何美兰拽住了她的手臂,将她的身子正对着大厅前方,“贱人,你看看你都干了些什么好事?!”
前方屏幕上,两个男人将一个女人围在中间,搂搂抱抱的朝着酒店房间走去,举止异常亲密。
那女人的身形和侧脸,都像极了楚伊瑶。
任谁见了,都会多想。
“不……不是我……”
“你还在狡辩!”何美兰见她到这个时候都不承认,脸上怒意更盛,“早知道你是这么肮脏的女人,我就不该答应子铭娶你!”
“结婚的前一晚,你就按耐不住的和其他的男人开房,枉我儿子这么信任你,可你呢?不守妇道!简直丢了我墨家的脸!”
“不是这样的!伯母你听我解释,我是被许安安绑架陷害的,这上面的女人不是我……”
楚伊瑶的话还没有说完,就被何美兰厉声打断,“闭嘴!安安那样单纯的女孩,怎么可能陷害你,我看是你想污蔑她!”
“酒店的工作人员都说了你昨晚订了602号的房间,你看看这监控上的酒店房号,以及上面这女人的侧脸身形,证据都摆在眼前了!你以为我还会相信你的话么?”
何美兰的话一出,在场的人都对着楚伊瑶的指指点点,嘲讽的眼神,似是要将她射穿。
“小姨!”这时,阮珊珊赶了过来,将几乎站不稳的楚伊瑶扶了起来,双手却在她的后背勾住了她的围巾,“我了解瑶瑶,她是不会做这样的事情的——”
“瑶瑶,你……”
忽然间,围巾掉落,阮珊珊盯着她脖颈间密密麻麻的吻痕,声音戛然而止。
见状,众人倒吸了一口凉气,气氛异常的诡异。
“天啊,这楚家的女儿竟然真的给墨家少爷戴绿帽子了!真不要脸,亏的墨家少爷对她一心一意,没想到她骨子里竟然是这样放荡的女人!”
“就是啊,看她身上的那些可怖的青紫,可见这楚小姐昨晚的战况是有多激烈啊,是同时和两个男人一起做了吧?真是恶心!”
……
各种各样的议论声传来,何美兰气的浑身发抖,二话不说的冲上前。
“啪——”
一个响亮的巴掌扇在楚伊瑶的脸上,她轻如羽毛的身子跌倒,重重的撞在一旁尖锐的桌角。
鲜血沿着额角往下流,与她惨白的脸色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何美兰一点都不同情,反而变本加厉的辱骂,“你这样的女人,放在古代是要浸猪笼的!敢欺骗墨家,真当我墨家的是好惹的么?今天我就当着众人的面,打死你这个不要脸的贱人不可!”
“张妈!把鞭子拿过来!”
“是,夫人!”
很快,张妈将鞭子放在了何美兰的手中,满脸鄙夷的站在一旁。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爹地,不准欺负妈咪》

第5章 丢了墨家的脸


阮珊珊暗自得意的笑了笑,嘴上仍是不忘假意的阻止,“小姨,事情的真相还没有查清楚,你不能这么对瑶瑶?”
“珊珊,你别管!以后这样的女人你少来往!”
何美兰命令一旁的佣人将阮珊珊拉住,一步步的朝着楚伊瑶逼近。
“表哥,你劝劝小姨!”
然而,墨子铭始终冷眼旁观,瞪着地上狼狈不堪的女人,咬牙切齿道:“她活该!”
要不是为了那件事,他才不会娶这个女人。
又想到他这名义上的未婚妻昨晚一夜和两个男人乱来,弄的一身肮脏,他连看她一眼都觉得恶心!
活该?
这几个字,像是冰冷的尖刀刺在楚伊瑶的心口,疼的她几乎要窒息。
她不敢相信这是墨子铭亲口说出来的!前两天还柔情蜜意对她的男友,现在却是完全改变了态度,三年的感情,他甚至都不愿意听她的一句解释?
她颓然的垂下眼帘,浑身麻木,只觉得自己可悲。
不堪的议论声在大厅内环绕,楚伊瑶似乎习惯了众人的鄙夷,只是呆呆的跌在地上,任额头上的鲜血不断往下流,没有了任何的反应,就连何美兰拿着长鞭逼近都没有察觉。
“小贱人!给我墨家丢了这么大脸,看我今天不抽死你!”
何美兰满脸怒意的瞪着她,手还没扬起来,陡然听到了一阵熟悉的声音,愣在了原地。
“堂叔家的婚礼挺热闹的啊!”
清冷的声音在大厅内响起,众人纷纷朝着门外望过去。
墨乔御踱着修长的步子走了进来,一身剪裁得体的西装将他的身形衬托的完美高挑,气质出尘。
男人眸光森冷,浑身散发着凌厉摄人的气息,如同与生俱来的王者,令人不敢直视。
何美兰震惊的睁大眼眸,怎么会是他?
“这不是才刚回国一个月的墨家长孙么?听说他前几年因为一场车祸失去了双腿,失去了墨氏集团继承人的资格,出了国,没想到一回来不但双腿完好,还将整个墨氏集团扩大了两倍,手段比墨老爷子还狠,雷厉风行!”
“可不是吗?四年前他就是让整个安城都闻风丧胆的人物,现在依旧如此!看来墨家又有一场恶战了,这位太子爷可千万是我们惹不起的人物,听说老爷子都已经暗暗决定将墨氏交在他手上了!”
……
墨乔御一眼就看见了跌坐在地上,满脸震惊的女人。
她的脸色惨白如纸,右脸红肿不堪,额头的鲜血还在往下流,几乎看不出她本来的样貌。
他的眸色幽暗了几分,凌厉的视线往何美兰一家扫去,冷的要将他们冻结成冰。
很好!不过才离开一会儿的功夫,这女人就被欺负成这样了!好的很!
“让太子爷见笑了,今天本来是我儿子的婚礼,可是这女人不守妇道,按照家法,我是想教训她的,不知道太子爷前来是有什么事呢?”
何美兰一改之前的嚣张气焰,赔着笑解释。
他们只是墨家的分支而已,和墨家本家的长孙,拥有墨氏实权的墨乔御相比,根本不值得一提,就算她是他的长辈,也没有在他面前得意的资本。
“我怎么不知道墨家还有这样的家法了?”墨乔御扫了一眼前方的屏幕,幽幽的开口,“更何况,楚小姐是你们家的人么?轮得到你教训?”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爹地,不准欺负妈咪》

第6章 墨家的贵客


“我……”
何美兰一时噎住,这贱人和子铭的确还没有领证,今天的婚礼也没有办成,她也不是自己的儿媳妇,更谈不上用什么家法了!
“当众欺辱一个女人?堂嫂的教养我可是领会到了,这要是不知道的,还以为墨家所有的长辈都是这么粗俗鲁莽!”
墨乔御毫不犹豫的讽刺,在场的人都听个明白,果然和传言的一样,这太子爷和墨华一家极为不和啊!
大厅内渐渐安静下来,气氛压抑沉闷。
何美兰的脸色青一阵白一阵,异常的难看,这墨乔御明摆了是要给她难堪,偏偏她还不敢发作!
也不知道这小贱人是走了什么好运,竟然让一向清冷的太子爷为她说话!
“太子爷说的是!这事的确是美兰做的不对!多亏了太子爷的提醒!事后我定会好好的教导她!”墨华狠狠的瞪了何美兰一眼,急忙出来打圆场。
他对着一旁的佣人吩咐道:“还不赶紧将楚小姐扶起来!”
佣人立即反应过来,不情愿的上前将楚伊瑶拽起来。
楚伊瑶的手臂被她们捏的生疼,皱眉将她们甩开,脚步踉跄了几分,头脑的晕眩感让她不稳的再次朝地上跌去。
“小心!”
墨乔御眼疾手快的拉住了她的手腕,顺势将她搂在了自己的怀里。
两人紧密的贴合在一起,没有一丝缝隙。
大厅诡异的安静,众人简直不敢相信,他们看到的是真的!
不是说这位墨少最讨厌的就是和女人亲近了么?这又是怎么回事?难道是他们看错了?
怪异探究的眼神落在身上,楚伊瑶慌了慌,想要挣扎,耳边传来男人的警告。
“别动!失血过多出了什么事我可不负责!”
楚伊瑶果然安静了下来,实在是她身上已经没有了任何的力气。
墨乔御满意的看了她一眼,冷冷的对着墨华开口,“楚小姐是墨家的贵客,你们没有资格动她!”
“贵客?”
墨华狐疑的看了脸色苍白的楚伊瑶一眼,难道她和墨家本家有什么关系?
要这是真的,她被何美兰伤成了这样,那他们这一分支岂不是……
墨乔御冷冷的扫了他们一眼,并没有解释,揽着楚伊瑶就要离开。
“等等!”
墨子铭怒气冲冲的挡在了他们面前,拽住了楚伊瑶的手腕,“伊瑶还是我的未婚妻,现在她受了伤,我得带她去医院,就不麻烦墨少了!”
说着,他不顾楚伊瑶的疼痛,手上使力誓要把她拉回来。
墨乔御抓住了他的手腕,往下弯折,骨头碎裂的声音在大厅内清晰的响起。
墨子铭闷哼一声,吃痛的放开,额头冒出了层层的冷汗。
“你还不配做她的未婚夫!”
墨乔御瞥了一眼他身后的阮珊珊,勾了勾唇,“你和阮小姐的那些事,既见不得人也不光彩,你确定还要拦着我?”
闻言,墨子铭的脸色刷的就变了,他怎么会知道自己和珊珊……
-
楚伊瑶是被一阵说话声给惊醒的,她缓缓睁开眼,护士立即放下了手中的医用托盘走了过来。
“楚小姐,你可算是醒了?你已经昏迷两天了!”
“这里是?”
“这是医院,我马上通知墨先生!”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爹地,不准欺负妈咪》

第7章 要不是因为你,我会变成这样么?


护士给她换好药瓶后就出去了,楚伊瑶挣扎着坐了起来,意识渐渐清醒。
她记得自己在酒店被那个男人带了出来,后来体力不支的晕了过去。
墨先生?
似乎那个男人也姓墨?墨家长孙?
“墨乔御?”
楚伊瑶无意识的呢喃。
“想我了?
突如其来的声音响起,楚伊瑶回过神,抬眸望去,熟悉的俊容映入眼帘。
男人一身黑色西装,衬的身形颀长,不过几步,他已经走到了病床前,居高临下的看着她。
楚伊瑶的脸色变了变,不安的往后挪。
小小的身子瑟缩在病床的最角落,离得他很远。
墨乔御的眸光暗了几分。
见到他就躲?他有这么可怕?
他俯身凑近,楚伊瑶以为他又是要对自己的做那种事,反应更加激烈,“你别碰我!”
她仍不能忘记婚礼前夜,他是怎么不顾她的意愿肆意的侵犯自己的!
身上的痕迹直到现在还没有消去!
墨乔御的手僵在了半空中,讪讪的收回,脸色恢复了一贯的冷清。
“身体怎么样?”
“不用你假好心!”
楚伊瑶看也不看他一眼,墨乔御高高在上惯了,哪里受过这样的待遇,顿时就怒了,一把揽住了她的腰往自己的怀里带,“和我作对就有用不完的力气了?被人打成这样的时候怎么就不见吭你半声?嗯?”
“要不是因为你,我会变成这样么?”
楚伊瑶瞪着他,眼里满是怒火,“我本来可以有一场很幸福的婚礼,如果不是你和许安安合谋将我毁了,再伪造了一份所谓的假证据,我和子铭还可以正常的交往,现在我名声尽毁,婚礼也没了,墨先生,你满意了是么?”
许安安的陷害成功了,那些虚假的东西被放在大庭广众之下,所有人都相信了,她无论怎么解释都没有用了。
她还不知道那晚这个男人有没有录下一些不堪的视频,如果他真的做这么做了,并爆了出去,对她而言更是一次毁灭性的打击。
墨家人会怎么想她?姑姑又会怎么看她?
楚伊瑶不敢想象。
“你觉得我和许安安是一伙的?”
这女人难道不知道自己一直在被人算计?他阻止她和墨子铭结婚也都是在帮她而已,现在却被误会?
“听着!我堂堂太子爷,不屑于和那样的女人合谋,她还不够格,我动你,是为了惩罚你不仅忘记了我,还要和别的男人结婚!”
楚伊瑶只觉得可笑,“墨先生,我根本就不认识你!又哪儿来的忘记?就算你真的和许安安没有关系,也别找这么烂俗的借口?说到底,你只是在掩饰你流氓龌龊的行为罢了!”
如果他闯进来,将她救了,她会感激他一辈子,可他明知道她是清醒的,也要把她给占有,这和许安安的行径又有什么区别?
难道被强占了,她不恨,还要原谅他,并且爱上他么?
“你敢不敢再说一遍?你不认识我?”
墨乔御危险的眯了眼眸,怒火肆意的翻腾着!
“再说多少次我也是一样的答案!”
“你……”
“墨少!”
忽然间,一个神色匆匆的男人走了进来。
墨乔御看了一眼特助,明白他有紧急的事情,暂时先放开了楚伊瑶,走了出去。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爹地,不准欺负妈咪》

第8章 小少爷又闹脾气了


墨乔御看了一眼特助,明白他有紧急的事情,暂时先放开了楚伊瑶,走了出去。
------------------
“墨少,我们刚刚查到,这位楚小姐不是四年前和你发生过关系的那个女人。”
“你在和我开玩笑?”
当时他虽然中了药不清醒,可依稀能记得她的侧脸和身形,明明和她那么相似,身体给他的感觉也这么熟悉,怎么可能不是?
“我们查到,当时楚小姐并不在场,当然不排除调查出错或者有被人刻意隐瞒了消息的可能。”
“继续查!”
他们的调查从来没有出过错,可墨乔御的直觉也精准的可怕,他不相信这件事没有一点猫腻,被人隐瞒了消息的可能性很大,看来这楚伊瑶的身份似乎没那么简单?
墨乔御忽然发现,事情变的更有趣了……
“不好了,先生,楚小姐拔了针偷偷跑了!”
秦羽皱了皱眉,“那还愣着干什么?人不见了还不快带人去追啊!之前让你们把楚小姐送回墨少的别墅,结果让她跑了,差点被何美兰给打死,现在人又没了影,出了事你们负责的起吗?怎么办事的?”
“是!”
两个佣人被训斥的瑟瑟发抖,正要去找,被墨乔御叫住了。
“不用找了,让她走。”
闻言,秦羽愣了愣,“墨少这是打算彻底放过楚小姐了?”
“怎么可能?管她是不是四年前的那个女人,总之她各个方面都对极了我的胃口,老太太也喜欢,这女人我是要定了!”
现在放她走,是想让这不识好歹的女人先吃点苦头,这样才能看清墨华那一家人的本质!
墨乔御的眼里露出了势在必得的神色。
秦羽知道,墨少这是要一步步的捕获猎物了,顿时毛骨悚然,语气也变的哆哆嗦嗦,“墨……墨少,还有一件事……”
“说!”
“小少爷又闹脾气了,不愿意上学,不吃不喝,这……”
“随他闹!”
墨乔御打断,清冷的脸上竟透着一丝无奈。
秦羽不敢说话了,跟在了他的身后,奢华低调的劳斯莱斯幻影前往墨家,他心里不由得暗笑。
墨少嘴上说着不管,可还是推掉了工作回了家……
要说有谁是连这令人闻风丧胆的商业帝王都对付不了的,那必须得是才四岁的小少爷了。
-
楚伊瑶从医院出来后,直奔楚家,婚礼前夜她莫名的失踪,接下来又是两天没有和姑姑联系,她一定会担心的。
可她刚准备打车时才发现自己的手机钥匙钱包都落在了文庭雅苑内。
这里离楚家很远,不可能走回去,她只能先去就近的公寓把东西拿回来。
半小时后,她站在公寓门前,犹豫了半分。
这栋房子是她和墨子铭结婚用的新房,里面都是她亲自布置的。
本以为他们正式结婚后就能搬到这里,却没想到发生了那样的意外。
墨子铭冰冷愤怒的语气依旧回荡在她的脑海里,挥之不去。
心疼了几分,楚伊瑶大口的喘着气,好一会儿才恢复平静。
她打开了门,庆幸公寓的钥匙还在手上。
看到门口那双男士的鞋子,她怔了征,熟悉的声音传来。
“舍得回来了?不和你的情夫多玩几天?”
冰冷讽刺的语气,戳的楚伊瑶的心口微微发疼。
她看着沙发上,一身西装,神情冰冷的墨子铭,忽然觉的他很陌生。
“怎么不说话了?”
见她沉默,墨子铭心中的怒意更盛。
自动忽略了她额头上的伤以及脸颊残留的五指印,他朝着楚伊瑶走过去,一把掐住了她的脖子,将她抵在了墙角。
窒息感涌上,楚伊瑶喘着气,不可置信的看着他。
这还是她认识的那个墨子铭么?她知道他会误会,会愤怒,可就是没想到他会对自己动手!
“咳咳,墨子铭,你放开我……”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爹地,不准欺负妈咪》

第9章 公司造假,姑姑被带走!


“放开你?凭什么?在结婚的前一夜你就迫不及待的和其他的男人上床,楚伊瑶,你真恶心,还有什么事情是你做不出来的?”
墨子铭被愤怒控制的失去了理智,手中的力道不断的收紧,直到楚伊瑶的脸色因为缺氧而发紫,他才松开手,嫌恶的将她甩在了一旁。
楚伊瑶不稳的跌倒,撞在了桌角上,原本愈合的伤口渗出了血迹,染红了纱布。
疼痛到极致,她也没有吭一声,心被他冰冷的话语刺到麻木。
“墨子铭,那天晚上,我是被人绑架到酒店的!监控上的人也不是我!发生了这样的事,已经无法挽回了,我会和你分手,取消婚约,但看在曾经的份上,你能不能给我一点尊严!”
她被谁讽刺都可以不在乎,可是眼前的这个男人,是她付出过真心的,说不在意那是假的。
“尊严?你这样可以任男人上的女人,需要什么尊严?”
墨子铭并不相信她的话,只以为她是在找借口,心里更是鄙夷,“四年前你就说自己被陷害了一次,我相信你了,不嫌弃你是被人用过的也要和你在一起,可是现在依旧是这样?楚伊瑶,哪有这么多人想要陷害你?还是这只是为了掩盖你婬荡的本性故意说的?”
“你住口!”
楚伊瑶的脸色变了变,四年前的伤疤被这个她一直信任的男人揭开,露出血淋淋的伤口,痛的她几乎要失去理智。
墨子铭愣了愣,丝毫不觉得自己话里的过分,“怎么?被我说中了?恼羞成怒了?”
“楚伊瑶,我不顾父母的反对和你在一起三年,现在你玩弄够了,就想把我甩开,你做梦!婚约我是不会取消的!我就是把你耗着,把你拖死了也不要成全你和你的那些情夫恩恩爱爱!等着吧!”
怒气冲冲的说完这一句,墨子铭摔门而去。
门被撞击发出剧烈的声响,楚伊瑶回过神,捂着发疼的心口。
墨子铭的意思她又怎么会听不明白,他不让自己解除婚约,是想借机报复回来吧。
楚伊瑶自嘲的笑了笑,四年前的那场意外,她的人生陷入黑暗。
就在那个时候,墨子铭出现了,他不计较她的过去,想尽各种方法对自己好。
他们成了学校最令人艳羡的情侣。
三年过去了,她答应了他的求婚,又是一次相似的意外。
墨子铭却是完全改变了态度,没有了温柔,有的只有冰冷的讽刺。
他说她不要脸,说她活该……
三年的时间,他对自己没有半分的信任!
楚伊瑶苦笑一声,说不在乎她的过去,都是假的吧?
还是这个男人,本来就伪装的极好?
突兀的手机铃声响起,将她的思绪拉回。
楚伊瑶找到了手机,看到是姑姑,心口一紧,连忙接起了电话。
里面传来了熟悉的声音,她的脸色骤变,手机握不稳的滑落在地上……
-
一个小时后,楚伊瑶匆匆的赶到了楚氏集团的大楼。
外面聚集了好几辆警车,记者和媒体将门口围的水泄不通。
不一会儿,警察将楚月压着走了下来,记者纷纷涌了上去逼问。
距离太远,她听不清楚他们在问什么,只看到了楚月的脸色越来越苍白,不停的咳嗽,虚弱的几乎要倒下。
姑姑有心脏病,受不起刺激!
楚伊瑶跑过去挡在了楚月的面前,“我姑姑身体不好,你们让开!”
“瑶瑶……”
“姑姑,到底发生什么事了?”
楚伊瑶还没有得到回答,就听到一阵嘲讽声。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爹地,不准欺负妈咪》

第10章 那晚的男人是谁?


“这不是华毅集团墨公子的未婚妻么?听说楚小姐在新婚前一晚和两名男子私会,被墨夫人教训了!果然,这楚家呀,都不是什么好东西,大的造假犯法,小的四处玩男人!真是安城的笑话啊!”
什么意思?造假?
“瑶瑶,有人举报我们公司的珠宝首饰是假的,以次充好,警方在我们库房里查到一批假货……”
“不可能的!”
楚伊瑶摇了摇头,楚氏是做珠宝首饰起家的,虽然没有多久,但信誉向来很好,怎么可能会有假货?
她看着一旁严肃的警员,神情激动,“我们的产品都是经过严格把关的,不会有问题的,这里面是不是有什么误会?”
警员的脸上没有任何的动容,拿出了一叠文件,上面有楚氏和违法经销商的签约合同,甚至还有楚氏的章印。
楚伊瑶不敢相信,公司全靠姑姑撑着,她毕业之后也在楚氏帮忙,这一块是她负责的,她根本就没有签过这些合同,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证据确凿,没什么可狡辩的了,楚董事长必须和我们回去接受调查!”
警员压着楚月就要带上警车,楚月不停的咳嗽,身子摇摇欲坠,显然已经到了身体承受的极限。
楚伊瑶看在眼里急在心里,暗暗攒紧了双手,挡在了他们面前。
“这一部分是我负责的,你们直接带我去审问就好,我姑姑身体不好,恐怕她还没到就已经先倒下了!”
“瑶瑶,你在说什么傻话呢!”
楚月不同意,可楚伊瑶根本就没有给她反驳的机会,直接将手铐拷在了自己的手上,对着守在一旁的王助理嘱咐道,“我姑姑似乎又发病了,麻烦你帮我将她送到医院!”
“楚小姐放心!”
王助理自然明白她的心思,将想要追上去的楚月拦了下来。
警车离开,围观的记者和媒体也逐渐散去。
这时,阮珊珊从角落处走出来,眼里透着一丝阴狠。
-
楚伊瑶穿着囚服,在看守所待了三天。
无论她怎么解释,都没有人相信她的话。
她渐渐明白,这是一个连环的阴谋,先是将她绑架毁了她的声誉,再陷害楚家。
对方明显针对的就是自己,就连警方这边,似乎都已经被人买通了。
说是调查,却根本连解释的机会都不给,直接将她押了进来。
冰冷的囚牢昏暗无边,到了夜里,更是刺骨的冷。
楚伊瑶瑟缩着身子,很担心楚月。
她生在楚家,母亲改嫁,父亲在四年前死亡,只有楚月是真心对她好的,为了她,独自撑起了楚氏,不仅累坏了身子,更是终身没有嫁人。
都是她连累了姑姑……
楚伊瑶闭着眸,黑暗席卷着她,几乎要将她吞没。
脚步声忽然响起,接着就是门锁打开的声音。
“楚伊瑶,有人要见你!”
“谁?”
楚伊瑶神色微楞,眼里有了一丝光亮,可等她到了外面的时候,原本了有了亮光的眸子瞬间便黯淡了下去。
是许安安!就是她将她绑架到了酒店,策划了这一场阴谋!
“别着急走啊!”
见楚伊瑶转身,许安安立即叫住了她,“那天晚上,和你发生关系的男人是谁?”
许安安那晚离开后,激动的等着她的保镖发来楚伊瑶的不雅视频,可没想到保镖却说自己没得手,有人闯进来了,等她要再问清楚的时候,那保镖已经音讯全无。
还好阮珊珊帮她策划这场阴谋的时候,特意提醒她为了防止意外发生,提前伪造一份监控,而那监控现在派上了用场,再加上楚伊瑶脖子上的暧昧痕迹,她的计划总算是成功了。
她就是好奇,那晚的男人会是谁?
继续阅读《爹地,不准欺负妈咪》


版权声明:未经书面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对既成事实本站将保留所有的权利。

无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