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苏慕嫣,君初尧《盛宠之嫡女医妃》在线全文免费阅读

小说:盛宠之嫡女医妃
分类:现代言情
作者:苏慕嫣
简介:东楚三十六年十一月初漫天的雪花纷纷扬扬落下,整个京都的大街小巷都被覆盖上一层厚厚的积雪
丞相府后院,结冰的湖面被凿开洞,一个少女蜷缩着纤细的身子,弯着腰在湖水中瑟瑟发....
角色:苏慕嫣,君初尧
小说苏慕嫣,君初尧《盛宠之嫡女医妃》在线全文免费阅读

《盛宠之嫡女医妃》免费试读免费阅读


第1章 穿越后,毒医又掉发了


东楚三十六年十一月初

漫天的雪花纷纷扬扬落下,整个京都的大街小巷都被覆盖上一层厚厚的积雪。

丞相府后院,结冰的湖面被凿开洞,一个少女蜷缩着纤细的身子,弯着腰在湖水中瑟瑟发抖的摸索着。

“姐姐快点嘛,我待会要吃鱼。”

岸上站着一位约莫十四五岁的少女,着粉裙披狐裘,催促的语气,丝毫没有让湖中少女起来的意思。

“芯儿,太冷了,我能不能不抓了?”

少女哆嗦着问,雪越来越大,冷飕飕灌进她脖子里,但她却不敢上岸,因为妹妹还会把她赶下来。

“姐姐,你身体好,这冰天雪地的一般人站一个时辰都得生病,你一天一夜都没事。你再帮我抓一会嘛,你知道我最爱吃鱼了。”

少女咬着唇,强忍刺骨的冷,双手僵硬的在冰水中摸索着,突然脚下一滑,身子整个栽倒进水里,扑腾两下就沉了下去。

“快来人啊,大小姐落水了!”

下人们赶紧把人捞上来,丞相夫妇赶忙请大夫过来救治……

“大小姐没气了。”大夫抖着声音跪在地上。

“爹娘,都怪我不好,是我没有拦住姐姐,姐姐说好久没吃鱼了,非要下去抓鱼,这才出了事,呜呜……”

少女捂着脸哭得梨花带雨,扑到床上不停摇晃苏慕嫣的身体,“姐姐!你不要死啊!芯儿不要姐姐死!呜呜……”

床上僵硬冰冷的苏慕嫣,突然睁开了双眼!

“别晃了!”

她艰涩地喝出声,雪花般的记忆落入脑中。

想不到她堂堂22世纪的毒医堂掌门人,竟然穿越了!

还穿成了丞相府软弱可欺的大小姐?

不等她缓过神来,就听到一声刺耳惊恐的尖叫,“啊——”

耳膜都快被震破了!

苏慕芯瘫软在地上,身体发癫般狂抖,“炸,诈尸了。”

丞相忙将大夫推上去,“快看看怎么回事!”

苏慕嫣的手腕被扣住,很快大夫便传来激动的声音,“活,活了。”

“嫣儿活了!”

丞相激动的叫道,“谢天谢地,嫣儿你刚赐婚给太子,可千万不能死啊。”

苏慕嫣一口老血差点喷出来。

原主这什么爹啊?!

想她曾经凭借一身“毒血”横行天下,凡是沾染上她血的人,不出十秒必毙命,可她最终却死在最信任的大长老手里。

没想到原主比她还不如,竟然摊上这样的亲爹和妹妹。

“蠢货!我是没你吃还是没你穿,大雪天不要命非要凿冰抓鱼,若是传出去,外人该如何看待我们丞相府!”苏夫人怒声呵斥

“娘,别骂姐姐,是我的错。”苏慕芯可怜地抹着眼泪,装好人。

“你不用帮她说话,整天蠢得要命!”

这无情严厉的怒骂,不知道的还以为她在教训不懂事的下人。

苏慕嫣头痛地皱起眉。

记忆里这位苏夫人是她的亲娘,可她险些死掉,这亲娘不但不难过,反而破口大骂,真是奇怪了。

她暂时懒得理这些人,闭上眼睛,恢复体力。

苏夫人见她懦弱不敢回嘴的模样,这才骂骂咧咧的,愤愤离去。

……

次日,苏慕嫣天刚亮就醒了。

她走到梳妆台前,看到镜中这张脸,竟和现代的她长得一模一样。

精致小脸,倾国倾城,标准的美人坯子。

再看这一头浓密的长发,丝滑手感,厚重美丽,更是让她欣喜不已。

可当她刚抚摸了一把,就看到一小簇头发飘然落下……

一种熟悉感席卷而来,苏慕嫣吓得尖叫出声!

该不会是她七日不服毒就会脱发的毛病也跟着穿越来了吧?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盛宠之嫡女医妃》

第2章 不小心毒死人了


“砰!”

门被突然推开,丫鬟芍药端着鱼汤闯进来,鄙夷地呵斥,“你乱叫什么!”

“快,哪里有毒药卖?!”苏慕嫣神经紧绷,劈头就问。

“毒药?难不成毒药能让你那头发长出来啊?蠢货!”芍药冲她翻了个白眼。

“这是夫人赏你的鱼汤,你赶紧趁热喝了,别整天闹事。”

说着,就将汤盅往桌上放。

可就在放下的时候,芍药“不小心”手一抖,鱼汤瞬间洒了满地……

“啊,夫人赏的鱼汤你竟然打翻了,真可惜。”芍药装模作样地摇摇头。

“那就再给我盛一碗。”

苏慕嫣将她的小动作看在眼里,阴森的语气透着冷意。

芍药轻蔑地笑了,“不巧,鱼汤没有了。”

那蛮横嚣张的态度,让苏慕嫣的怒火瞬间窜起,她扬手就打了芍药一巴掌!

“你一个下人,敢在主子面前放肆,谁给你的狗胆!”

“你……你敢打我?!”

芍药被扇得龇牙咧嘴,气得脸部表情都狰狞了。

她母亲张妈是夫人跟前红人,丞相府上下谁敢这么打她?!

芍药扑上去就要抓苏慕嫣的脸,却被苏慕嫣狠狠踹飞出去,站也站不起来。

苏慕嫣慢悠悠走过去,轻声问,“你说今天我打死一个贱婢,会不会耽误我嫁给太子啊?”

芍药眼睛里浮现出惊恐,被苏慕嫣的眼神吓得全身发抖,“大小姐饶命。”

苏慕嫣冷笑,松开了手,“还不快去!”

芍药连滚带爬地跑了出去。

不一会儿鱼汤就送来了,芍药在内心得意地笑。

她往鱼汤里加了点狗尿,走进房间往苏慕嫣跟前一放,正要走,却被一把扯住胳膊。

苏慕嫣一眼就看出芍药脸上的幸灾乐祸。

鱼汤应该是纯白色的,可这碗显然多了些暗黄,不用想也知道,芍药肯定往里面加了点料。

“这汤看着不错,赏你了。”

“这是夫人给大小姐的,我可不敢喝!”

苏慕嫣不跟她废话,拿起鱼汤就往芍药嘴里送。

芍药吓得一把将碗打翻,瓷碗落地砸得粉碎,鱼汤溅得到处都是。

“嘶”

苏慕嫣的左手被划破,血珠顿时冒出来,疼得她直拧眉。

芍药猛地推开她,看到手上沾到苏慕嫣的血,嫌弃地往衣服上擦了擦。

“不是你说想喝鱼汤的吗,现在又是闹怎样?真是难伺候!”

说完,大步就往门外走,她刚走了两步,突然感到一阵晕眩,倒在了地上。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盛宠之嫡女医妃》

第3章 将毒吻进行到底


苏慕嫣冷眼看着芍药倒下,抬起手,看着自己的伤口叹了口气。

她这毒人体质,身体内的血含有剧毒,普通人沾上必死。

没想到穿越过来,还是这样……

苏慕嫣蹲下来,探了探芍药的气息,她本意没想让她死,不过,没救了。

“芍药!我的女儿,你怎么了?”

张妈过来看到的就是这一幕,芍药倒在地上,七窍流血,而苏慕嫣就蹲在她旁边,显然就是罪魁祸首。

张妈大叫一声,连滚带爬的跑了出去。

“来人啊,快来人啊,大小姐杀人了!”

苏夫人气势汹汹赶过来,张妈抱着芍药哭得撕心裂肺。

苏夫人刚想甩出一巴掌,手腕就被苏慕嫣狠狠抓住,把她捏得生疼,冷汗直冒。

“你,你是不是疯了?!”

“我已经不是当初的苏慕嫣了,娘亲还想肆意打我?”苏慕嫣冷幽幽的话,让人听了背脊发凉。

苏夫人痛得脸色发白,这死丫头怎么跟变了个人?

苏慕嫣扯起一抹冷笑,用力将苏夫人的手甩出去,“我警告你们,以后不许再在我面前撒野,否则……”

她阴冷的眼神扫向地上死状惨烈的芍药,“后果自负。”

这一番话,吓得苏夫人和张妈脸色煞白,仿佛看到了嗜血修罗,在向她索命。

苏夫人捂着自己被捏青的手腕,壮着胆子道,“不管芍药做错什么,你都不该把她杀了!”

苏慕嫣很嚣张地走到椅子前,坐下。

“这是她咎由自取,你有什么证据证明我杀了她?”

杀芍药不是她本意,但过去芍药欺负原主吃狗食,任意打骂,得到这个结果也是命中注定。

“这里只有你和芍药,不是你杀的,还能有谁!”张妈恨得眼睛通红,怒吼道。

苏慕嫣丝毫不慌,而是将目光落到了苏夫人身上,这个原主记忆里的亲娘,却对她不闻不问的女人。

“娘亲,我想问问,如果我认罪的话,是不是就会把芯儿妹妹嫁给太子啊?”

她故作单纯地询问,却让苏夫人彻底变了脸。

传闻太子是个久病缠身,命不久矣的病秧子。

皇上要给太子冲喜,朝中官员没有哪个愿意将女儿嫁过去的,除了苏慕嫣的亲爹。

为了前程,不惜将女儿推入火坑。

苏夫人绝对不会让她最疼的小女儿,嫁给那个将死之人。

她的脸色变了又变,最终冷硬地吐出一句话,“这件事到此为止,谁也不能说出去,张妈,你节哀吧。”

张妈老泪纵横,却只能打碎牙齿往肚子里吞了。

芍药的尸体很快被人清理走,苏慕嫣趁着没人注意,悄悄溜了出去。

她平生最宝贵的就是自己的头发,找毒药,迫在眉睫!

……

京都繁华的大街上,苏慕嫣四处搜寻药铺,如今身无分文,看来只能用偷了。

“药医阁又来了许多珍贵药材,不愧是东楚国第一大药材铺!”

“据说皇上下旨把从乌木进贡来的毒箭木,送到了药医阁呢……”

毒箭木!!

苏慕嫣眼睛唰地亮了,身为毒物小百科,她对毒箭木简直太熟悉了!

毒箭木汁液含剧毒,远古时代通常被涂抹在箭头上,用来射杀猎物,见血封喉。

可对她来说就是救命良药啊!

苏慕嫣不再他想,直奔药医阁。

药医阁共三层,一楼做普通生意,二楼为毒药区,也是药医阁的禁地,进出必须佩戴特制面罩防止中毒昏倒,三楼则特供皇室贵族。

苏慕嫣悄悄潜入药医阁二楼,就闻到了熟悉的味道,四肢百骸都感到舒缓自如了。

“果然是毒药区!”

苏慕嫣兴奋地在柜中摸索,很快找到以前常服用的“钩吻”,也叫断肠草,抓了就往嘴里送,嚼着就跟吃饭似的。

正当她打算找找大毒物毒箭木时,一个声音突然袭来。

“谁!”

苏慕嫣吓了一大跳,身子一哆嗦,直接将面前的药材架子撞倒!

药物洒了一地,惊得她倒吸了一口凉气。

妈耶,暴殄天物啊!

苏慕嫣还没来得及惋惜,一道凌厉的掌风朝她袭击而来,她连忙闪躲,却还是被对方击中一掌,血气上涌,喉头泛起血腥之味。

“你别过来,我不想杀你。”

眼看着黑影朝她逼近,苏慕嫣强撑住身子,故作镇定地喝道。

对方发出一声冷哼,抬起掌就再次劈了过去——

苏慕嫣把心一横,大不了同归于尽!

她猛地扑过去双手抱住对方,捧着他的脸狠狠地亲了下去。

对方挣扎,她就咬他舌头。

毒血在两人口中来回逡巡,苏慕嫣抱着不是你死就是我亡的决心,誓要将这个毒吻进行到底!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盛宠之嫡女医妃》

第4章 太子回味那夜的吻


君初尧怔住,眼睛睁大,脑子一片空白。

他感受到女子柔软温热的唇,带着浓浓的血腥味,在他的唇边散开。

忽然,一阵绞痛袭来,他猛地推开苏慕嫣,痛苦的捂着胸口,猛地喷出一口鲜血,便倒在地上了。

“唉,我警告过你,你非要过来。”

苏慕嫣望着地上的男人,无奈地叹了口气。

看来她跟这个世界犯冲,这才几天,又毒死一个。

苏慕嫣无暇管太多,在药材架子旁抓起一些完整的药材,从窗户一跃而下。

……

太子府。

“殿下,昨夜你毒发,但体内莫名多出一种剧毒,压制住你的沉毒,才幸免无碍。”

君初尧拧眉,才将昨夜药医阁遭贼的事说与落尘听。

“你可有看清楚对方是何人?敢入毒药区还毒倒你,此人毒术了得。”

“光线太暗,没有看清楚模样,但肯定是位女子。”君初尧脸色有些阴沉。

“那你是如何中毒的?你可还记得?”

君初尧脑海中浮现起那个女人霸道强吻他,那湿热柔软的唇,错乱急促的呼吸……

他攥紧拳头,“不记得了。”

君初尧的贴身侍卫敲门进来,“殿下,丞相府大小姐苏慕嫣的消息已经查清楚了,是个足不出户的大小姐,只不过……”

“不过什么?”父皇赐婚,君初尧不想要,可他拒绝不了。

“苏慕嫣虽然贵为丞相府的大小姐,但自幼不受宠爱,生性胆怯,性格软弱,丞相府人人可欺。”

落尘看着君初尧,“殿下,这样的女人……”

“极好。”

君初尧眼眸深沉,望着虚空。

这样的女人即便是嫁到府中也不会影响到他,这便是他想要的太子妃人选。

……

翌日,苏慕嫣正在镜子前欣赏头发,就听到外面有人在喊她。

“苏慕嫣!你给我出来!”

自芍药被毒死后,后院就没有人敢再来招惹她了,谁又过来找死了?

苏慕嫣慢悠悠地起身,推开门,就看到苏慕芯怒气冲冲地走过来。

“有事吗?”她冷漠地问,眼前正是害死原主的小白莲。

“是不是你把芍药杀了,你说!”

苏慕芯抬起手,指着她,那架势非要把事情逼问清楚。

芍药的死那么蹊跷,定是苏慕嫣暗算的,可爹娘却一口咬定跟苏慕嫣无关,她不信,一定要来问个清楚。

“你过来就是问这个事情啊?”苏慕嫣轻笑,眼角却流转着森森的冷意。

“没错,一定是你害死芍药的,你这个杀人犯!”

苏慕芯激动喊叫,那拔高的音调恨不得全府都能听到。

苏慕嫣忽然上前,一把将苏慕芯抵在门板上,俯视着她,勾唇,绝美的脸上泛起一抹嗜血的笑意。

“知道芍药是我杀的,你还敢一个人过来,不怕我对你做什么吗?”

“你……”

苏慕芯看着苏慕嫣眼神中的冷意,一时被吓住了。

难怪张妈叮嘱她不要惹苏慕嫣,这个从小被她欺负到大的姐姐,自从上次醒来,还真的不一样了。

可她还是不信邪,她绝对不允许这个软弱愚蠢的人骑到她头上来!

苏慕芯猛地出手,就揪住了苏慕嫣的头发。

“我看你是忘记以前我怎么教训你的了,我的好姐姐!”

苏慕芯眼底闪过一抹阴狠,拽着苏慕嫣的头发,用力撕扯!

苏慕嫣的头皮都快被扯下来了。

“苏慕芯,松手!”

苏慕嫣的眼神像是要杀人,苏慕芯被震慑住,手上力度松了些,却还是扯掉了好几根头发。

“苏慕芯,你完了!”

苏慕嫣反手揪住苏慕芯的衣领,扬手狠狠在她脸上扇了过去。

苏慕芯惨叫一声,就听见苏慕嫣阴冷的声音从上方传来,“动我可以,动我的头发,不可饶恕!”

一阵拳头砰砰砰落下,苏慕芯被揍得嗷嗷大叫。

待苏慕嫣发泄够了,苏慕芯已经鼻青脸肿,奄奄一息的躺在地上,嘴角全是血迹。

“苏慕芯,下次再敢动我一根头发,便是你的死期!”

苏慕嫣冷冷说完,无视惊傻了的下人,便回了房间。

“我的芯儿啊。”

苏夫人坐在床前,看着女儿的惨状,恨得手心掐出血来。

早知道苏慕嫣会变成这样,她当初就不该收养这个白眼狼,直接将她掐死了。

再有半月,苏慕嫣就会嫁出去。

只要不是死在丞相府里,事情就好办多了。

苏夫人眼底渐渐划过一抹阴冷之色……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盛宠之嫡女医妃》

第5章 偷药小贼被识破


几日后,苏慕嫣又掉发了。

她这回直接到账房,要自己的月例,前面有芍药和苏慕芯的事迹,倒也没有人再敢为难她。

刚出府,她就发觉有人在跟踪她,不用想就知道是谁。

她走进成衣铺,出来时便是一套男装打扮了。

接着,又走进了首饰铺。

她跟首饰铺老板定制了一把银梳子发饰,便直奔药医阁。

想起上回没找到的毒箭木,一颗心又蠢蠢欲动起来。

“老板,你这里有没有毒性较强的药材?”

掌柜上下打量苏慕嫣一眼,东家特别提醒,让他们留意购买毒药材的客人。

“不知道公子要的哪种?鹤顶红,毒箭木,柳叶桃还是乌头?”

苏慕嫣咽了咽口水,这些药材居然都有,这药医阁也太富有了吧?

“那个毒箭木怎么卖?”苏慕嫣故作随意地问。

掌柜的眼睛微眯,正想回答,便看见一道身影从楼上走下来。

苏慕嫣抬眼望去,一身白衣,墨色长发随风飘逸,如谪仙般冰霜仙逸的男子。

“公子想买毒箭木?这可是见血封喉的剧毒药材。”

“对,你这有得卖吗?”

苏慕嫣当然知道这毒箭木,在现代可是国家三级保护植物,世间罕见。

“不卖。”落尘冷漠开口。

苏慕嫣眼神瞬间黯淡了,不过毒箭木是乌木进贡给皇室的,不卖也正常。

“那乌头或者柳叶桃呢?”

落尘眼睛微眯,盯着苏慕嫣细细打量。

苏慕嫣被他看得心里发慌,他该不会怀疑她就是那天晚上偷药的人吧?

“冒昧一问,公子为何要剧毒药材?”落尘忽然问。

“我帮别人买的,不卖就算了。”

“鹤顶红50两,乌头30两,柳叶桃20两,公子想要哪种?”

苏慕嫣愣住了,这么贵?

她手上的银两连一份柳叶桃都买不起……

“能不能便宜一点,15两可以吗?”苏慕嫣为难地看向落尘。

“公子是很想要柳叶桃吗?”

苏慕嫣点头,落尘想了想,道,“这样吧,你去二楼帮我收拾洒落的毒药材,我便送你一份柳叶桃,如何?”

苏慕嫣心神一抖,莫非是那天晚上她洒落的药材?

“公子意下如何?”

“我听说这毒药区要带着面罩才能进去,会不会中毒?”

苏慕嫣故意装作担忧的样子,保不准这人在试探她的身份呢。

“二十两银子的柳叶桃可不是这么好赚的。”落尘淡淡开口。

苏慕嫣牙一咬,“好,我帮你!你给我拿个面罩。”

掌柜将面罩递给她,苏慕嫣戴上,便跟着落尘来到二楼毒药区。

“你进去把毒药放在架子上即可,收拾完就出来,以免中毒。”

苏慕嫣应声进去,闻到这熟悉的毒药味道,恨不得把面罩扯下来,偷吃一些。

只是那落尘站在门口盯着她,她只能弯腰快速捡起药材,放在架子上。

落尘若有所思的看着苏慕嫣忙碌的背影,眼睛微眯。

他派人给苏慕嫣的防毒面罩是假的,其实一点防毒作用的都没有,本意是为了试探,没想到还真的给了他惊喜。

普通人进去不到一盏茶的功夫就会呼吸困难,而她丝毫不受影响,。

是她了。

“我收拾好了。”苏慕嫣走出来。

落尘点头,和她一块下楼,将柳叶桃给她,“你若是还想要毒木箭,等阁主回来,你过来问问他的意思。”

苏慕嫣按捺住欣喜,故作镇定,“下次有机会定然拜访阁主,多谢公子。”

落尘应声,目送着苏慕嫣离开,上了二楼休息室。

“他想买毒箭木,而且进二楼毒药区没有中毒。”

君初尧眼睛微眯,“你怀疑他就是那个人?”

落尘点头,能在毒药区待上一炷香的人,很让人怀疑。

“下次她来,本宫要见她。”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盛宠之嫡女医妃》

第6章 洞房花烛,想被宠幸?


腊月初八,太子大喜。

苏慕嫣被送到太子府,行完礼仪,就被送入洞房。

就在她昏昏欲睡时,听到房间响起滚轮的声音,她连忙睁开眼,太子来了?

“嫁给本宫你很委屈吧?人人都知本宫命不久矣。”

苏慕嫣身体僵直,细细听着,这嗓音还蛮好听的呢。

清润悦耳,透着一股子淡雅冷漠之意,却有难以忽视的疲惫和中气不足……

她没有说话。

君初尧更不客气了,“娶你并非本宫本意,你老实在府中待着,会有你一口饭吃。”

苏慕嫣似乎懂了。

太子是觉得自己活不了多久,干脆自暴自弃了?

君初尧冷眼看着不动的苏慕嫣,推着轮椅上前,随手将红色盖头扯掉,丢到一旁,看都不看她一眼,冷漠道,“以后你就住在养心苑,没事不要来打扰本宫。”

苏慕嫣这才发现,君初尧是坐在轮椅上的。

长长的墨发被玉簪挽起,面容如玉,儒雅贵气间,平添一副病态的美……

分开住?那就是不用同房了?挺好,省得不小心将他给毒死了。

不过,他的腿是怎么回事……

君初尧感受到苏慕嫣的目光落在他的腿上,瞬间怒吼,“看够了就滚出去!”

“殿下,我……”

“滚!”

苏慕嫣被吼得吓了一跳,赶紧逃离了房间。

小屁孩,吼什么吼,当本堂主吓大的啊!

咱们走着瞧!

苏慕嫣走回房间,经历一天的折腾,累得倒床就睡着了。

天未亮,突然嘭的一声,门被踹开了!

“太子妃,这都什么时辰了还在睡。”

苏慕嫣被惊醒,冷冷地训斥床边的胖嬷嬷,“天还没亮,吵什么吵!”

“太子妃既然入了东宫,就该遵守东宫的规矩。”刘嬷嬷面无表情地说。

“什么规矩?”苏慕嫣黑着脸问。

“到太子殿下跟前伺候,洗漱,做饭,按摩双腿。”

刘嬷嬷说完,无视苏慕嫣的愤怒,催促道,“老奴先在门外候着了。”

说完,转身就走了出去。

苏慕嫣穿戴整齐,就被带到了厨房。

“太子妃,请吧。”

刘嬷嬷撤了厨房所有人,派人守在外面。

苏慕嫣看到厨房凌乱的东西,唇边泛起一抹冷笑,让她做饭?

她倒是能做,就看能不能吃了。

“着火了!”

一盏茶的时间,厨房火焰凶猛上窜,苏慕嫣跑出来,大喊,“着火了!”

丫鬟吓得赶紧找人来救火。

太子府后院乱作一团,君初尧闻声赶到,看着灰头土脸的苏慕嫣,脸色沉了下去。

“到底怎么回事!”

苏慕嫣扑上去就抱住君初尧的袖子,哭着喊,“殿下,刘嬷嬷要杀我!”

刘嬷嬷话没出口,就被堵住了。

“老奴冤枉,太子妃说要亲自给您准备早膳,没想到竟会纵火!”

“殿下明鉴,我怎会故意纵火?刘嬷嬷说东宫规矩就是太子妃负责做饭,可我娇生惯养,哪会生火,这才不小心烧了厨房,谁知道她却把我关在里头不让我出来……”

说着,还将手伸过去,“殿下您看,我都被烧伤了。”

君初尧顺着苏慕嫣伸出的两只小黑手看过去,未见烧伤,再看她一头过分柔顺乌黑亮丽的长发,也分毫不见落尘。

可见她是故意抹了灰在脸上手上衣服上……

至于刘嬷嬷,以下犯上或许是真,但绝没有蓄意杀人的胆子。

“把厨房收拾妥当。”

君初尧丢下一句话就离开了,气得苏慕嫣直骂他偏心。

行,这笔账她苏慕嫣记下了。

经过这么一闹,倒是没有人再敢提出要太子妃做饭。

苏慕嫣回房沐浴后,叫丫鬟找来一副人体穴位图,仔仔细细的研究了一下。

她可记得,刘嬷嬷口中的东宫规矩,还有按摩呢。

如果火烧厨房对君初尧来说是不痛不痒的话,那惹到他的痛处,总该能治刘嬷嬷一个大不敬了吧!

想到这,苏慕嫣脸上露出个坏兮兮的笑容。

夜里,君初尧房里的灯刚熄灭,苏慕嫣就偷偷摸摸的溜了进去。

“殿下,我来给你按摩了。”

苏慕嫣小声念叨着,慢慢靠近君初尧的帷帐,黑暗中一双小手缓缓伸进了君初尧的被子里……

苏慕嫣第一次给人捏腿,她先是摸到了一节脚踝,按了两下感觉太硬,便稍微往上捏了捏。

看来君初尧是真的残疾,她都按摩了半天怎么一点反应都没有?

会不会是捏小腿刺激太小,换个地方再捏一下?

苏慕嫣这么想着,手就移到君初尧的大腿,殊不知君初尧从她进门之时就察觉到了,不过是想看看她到底想干嘛?

他本就已经忍耐半天,现在被苏慕嫣这么一按,好似触电一般,电流席卷全身。

“竟然一点反应都没有。”

苏慕嫣嘀咕道,小手越捏越起劲,君初尧皱了皱眉,下一秒一把按住她的手。

“太子妃,你往哪里捏?”

苏慕嫣吓坏了,感觉到君初尧的身体变化,脸上温度不断上升。

“太子妃就这么想要本宫宠幸你?”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盛宠之嫡女医妃》

第7章 这女人,越来越有意思了


“殿下,您误会了,我是来给你按摩的。”

苏慕嫣心里冷嗤一声,宠幸?她需要哪门子的宠幸,他要是敢宠幸她,完事他就嗝屁了。

“按摩?”

君初尧目光炽热,视线从苏慕嫣的脸上落向还放在他双.腿间的手……

苏慕嫣连忙抽回手,轻咳两声,“刘嬷嬷说,做饭、洗漱、按摩都是太子妃分内之事。”

“太子妃的按摩技术可真是到位,本宫都快以为是来侍寝的。”

苏慕嫣想到自己刚刚捏到的位置,她哪知道他会有反应的。

“殿下,我这不是第一次给人按摩吗?而且,我也不知道你……”

这一停顿,摆明了说,她认为他那方面不行了。

君初尧脸色瞬间沉了下去,语气冷厉如冰,“你可以滚了。”

突然变脸,苏慕嫣知道她踩着他的痛处了,连忙起身告退,只是刚走两步就被喊住了。

“太子妃,既然你这么喜欢按摩,以后每天晚上都给本宫按摩两个时辰。”

纳尼!

苏慕嫣惊恐地转身,看着冷着俊脸的君初尧,他疯了?!

两个时辰,四个小时,他这是故意惩罚她!

苏慕嫣气炸,这是想要她手酸死吗?

“怎么,你有意见?”

君初尧对上苏慕嫣眸中压抑的怒火,眸光冷意更甚。

苏慕嫣深吸一口气,挤出一抹笑容,几乎是咬牙切齿道,“没有。”

明摆着就是想要欺负她是吧,行,她倒是要看看他有没有这个本事享受她的按摩。

“滚吧!”

苏慕嫣转身,脸上的笑容瞬间消失,眼神骤然变冷。

小屁孩,等着瞧!

待苏慕嫣离开房间,君初尧收回视线,这女人,越来越有意思了。

……

次日,天未亮苏慕嫣就被外面的哭声吵醒了。

她披起衣服出去,发现天空中纷纷扬扬飘落的雪花,她不由地打了个寒颤。

养心苑外,正传来一声声凄厉的求饶哭泣声。

苏慕嫣推开院门,就看到白皑皑的雪地里,躺着个满身血痕的丫鬟,旁边站了个丫鬟正用力挥棍子!

“住手!”苏慕嫣厉声喝止。

“太子妃,我们是奉命教训她,不关你的事,你别掺和。”手持木棍的丫鬟开口,话里满是不屑。

“奉谁的命令,她所犯何错?”

“这丫头打翻殿下早膳,我们奉刘嬷嬷命令,惩罚她。”

苏慕嫣的脚突然被抱住,低头就看到满嘴血迹的丫鬟,冲着自己摇头,那坚毅的眼神让她心为之一动。

“这样说来她是厨房的丫鬟,为何来我养心苑受罚?”

杀鸡给猴看?

这刘嬷嬷定然是因厨房失火的事,怀恨在心,故意找个丫鬟让她看看手段。

不过,论手段,她苏慕嫣还未输过!

“太子妃,这是刘嬷嬷的意思,她让我在哪里教训人,我就只能……”

话音未落,苏慕嫣扬起手啪啪的两巴掌扇了下去。

你一个婢子,竟然把殿下赏赐给本宫的养心苑,当做刑房!你眼里还有没有本宫,有没有殿下!”

“我……”

那婢子刚出声,苏慕嫣又是一巴掌扇在她脸上!

“竟敢在本宫面前自称我,毫无规矩!来人啊……”

话音刚落,就见刘嬷嬷赶了过来。

苏慕嫣先发制人,“刘嬷嬷,这婢子说是奉你的命令把养  心苑当做刑房,还在本宫面前自称‘我’,本宫想问问,当真是刘嬷嬷授意?”

刘嬷嬷何等聪明,她并不想闹到太子那里,抬手就甩了那丫鬟一巴掌!

“混账东西,竟然对太子妃如此无礼,该打!”

苏慕嫣冷眼看着,将木棍递过去,“用这个,打吧。”

那丫鬟吓得魂都掉了,“太子妃饶命!饶命啊!”

“这婢女跟了老奴多年,还请太子妃饶她一次。”刘嬷嬷难得服软了。

苏慕嫣还挺意外,没想到这刘嬷嬷还有点人情味。

“那就打三十杖吧,”苏慕嫣见刘嬷嬷还欲求情,眼神一冷,“否则……杖毙!”

刘嬷嬷闭了嘴。

苏慕嫣把奄奄一息的丫鬟扶进了房间,为她查看伤势。

“太子妃,她……她是刘嬷嬷的女儿。”

说完,那丫鬟就痛得昏迷了。

苏慕嫣赶紧找大夫给她开药,忙完这些才发觉外面根本没有动静?

很快,就有下人前来禀告:“太子妃,殿下请您过去一趟。”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盛宠之嫡女医妃》

第8章 被捏腿,太子心猿意马了


苏慕嫣到君初尧的寝殿,看在跪在地上抹眼泪的刘嬷嬷,蹙眉走了过去。

“殿下。”

“跪下!”

君初尧厉声呵斥,苏慕嫣拧眉,目光落在君初尧身上,“敢问殿下,臣妾做错何事惹怒了殿下?”

“太子妃。”

莫云连忙上前,小声嘀咕,“刘嬷嬷说,您要杖打她和仙儿姑娘三十大板。”

苏慕嫣冷笑,“殿下向来都是嬷嬷说什么便是什么吗?”

君初尧脸色更冷了。

刘嬷嬷连忙道,“请殿下给老奴做主。”

苏慕嫣直接将院里发生的事说了一遍,“殿下若不信,那被责罚的丫鬟还在臣妾寝殿,你可以明察。”

“莫云。”

君初尧出声,“去养心苑把人带上来。”

苏慕嫣看着刘嬷嬷和仙儿,她们两人脸上没有半点的恐慌之色,苏慕嫣暗道不好。

果然,不一会莫云回来,回禀道,“殿下,太子妃的房间没人。”

苏慕嫣脸色沉了下去,看来这刘嬷嬷是趁着她走后将那个婢女带走了,看来这样的事没少做。

“殿下,请给老奴做主!”

刘嬷嬷哭喊道,仙儿也跟着附议,君初尧盯着苏慕嫣。

“太子妃,你还有什么话可说。”

君初尧盯着苏慕嫣冻得发红的脸颊,想要看她如何逆转这局面。

苏慕嫣抬眸,面无惧色,“无话可说,但臣妾只问殿下一句,身为东宫的太子妃,这东宫的后院该由谁来管理,殿下今日言明,也好让臣妾清楚的认知自己的身份地位,免得他日在犯事。”

她苏慕嫣虽是丞相府不受宠的大小姐,但到底是丞相府嫡长女,还是皇上赐婚冲喜的太子妃,她不信她没有半点权利。

“刘嬷嬷,这个问题你来回答。”

君初尧盯着苏慕嫣,她果然没有让他失望,这个苏慕嫣就不是吃亏的主。

刘嬷嬷脸色骤变,低着头如实回禀,“按照宫里的规矩,太子妃入住东宫后,这东宫后院的大小事务都交由太子妃处理。”

“也就是说,这后院的事我说的算对吗?”

苏慕嫣眸光一冷,刘嬷嬷跪在地上,不知为何,心里慌得不行。

“是……”

苏慕嫣看向君初尧,“既然后院的事我收的算,那么来人,去把那个受伤的丫鬟找出来。”

刘嬷嬷慌了,找出来那不是证明自己在诬陷太子妃吗?连忙道,“不可!”

“为何不可,刘嬷嬷不是说没有这人吗?”

仙儿见苏慕嫣咄咄逼人,解释道,“太子妃,我想起来了,今日的确有一个婢女犯错受罚,她将殿下的饭菜洒了,所以……”

“刘嬷嬷,此事你协助太子妃查清楚,不可徇私舞弊,都退下吧。”

……

“殿下,属下不明白,您明知刘嬷嬷这些年仗势欺人,您为何还要纵容她们?”

“苏慕嫣与你调查的严重不符,你难道不想看看她的能力吗?”

莫云连忙致歉,“属下失职。”

“这个苏慕嫣很有意思。”

君初尧很清楚莫云的办事能力,只是如今这苏慕嫣越来越让他感兴趣了。

正好可以看看,她究竟是谁的人?

……

回到养心殿,受伤的小丫头已经醒了。

“见过太子妃,奴婢有罪。”

“何罪之有?”

苏慕嫣看着小丫头满脸是伤,却藏不住她的清秀,十三四岁,眼神满是慌乱。

“奴婢不该躺在太子妃的软塌上。”

“你昏迷前告诉本宫,打你的丫鬟是刘嬷嬷的女儿,你是希望本宫为你出气?”

小丫头连忙摇头,慌忙解释,“奴婢是想劝太子妃,不要为奴婢跟刘嬷嬷闹不愉快,刘嬷嬷是太子的奶娘……”

“你叫什么名字?”

“银霜。”

“你以后就跟着我吧。”

苏慕嫣直接将银霜收到了养心苑,消息传到刘嬷嬷耳中,恨得直咬牙。

……

当晚,苏慕嫣照例去给君初尧按摩。

君初尧让莫云退下,躺在床上,苏慕嫣则坐在床边,气氛顿时尴尬起来。

“殿下,那我开始了。”

君初尧双目闭着,脑海中不禁浮现昨夜里的事,不禁呼吸一紧,心猿意马了。

“等一下!”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盛宠之嫡女医妃》

第9章 女人,你不知廉耻


苏慕嫣刚触碰到君初尧的小腿,就被打断了,看着睁开眼的君初尧,苏慕嫣下意识的看着自己手的位置,她这次没有按错。

“今天就捏小腿两个时辰。”

“遵命。”

苏慕嫣连忙上手捏了起来,君初尧闭上眼,这捏小腿不会有反应,但是却能够感受到苏慕嫣手中的力度,还挺有劲的。

“殿下,这个力度您还满意吗?”

苏慕嫣笑着问,见君初尧点头,脑袋瓜子飞快的转了起来,“殿下,我有件事想要问您,不知道方便不?”

“不方便就别问。”

苏慕嫣唇角微抽,听着君初尧这冷冷的声音,手中力道一紧,君初尧皱眉,睁开眼,看着苏慕嫣咬牙切齿的样子,四目相对,苏慕嫣瞬间变脸,陪着笑道,“殿下,是不是力道大了?”

君初尧不理会,冰冷的眼神盯了她一会,又闭上,苏慕嫣瞪了他一眼,嘚瑟什么。

半个时辰下来,苏慕嫣双手累的不行,这还有一个半时辰,这要是每天都这样,真的是没法活了。

“殿下,有感觉吗?”

苏慕嫣出声,君初尧没吭声,苏慕嫣手中力道一紧,目光紧紧地盯着君初尧,这都没反应?这双.腿是瘫痪了吗?

苏慕嫣按照穴位上说的,力度又添加几分,闭着眼的君初尧拧眉,这女人下手真狠。

“殿下,这捏腿按摩是要配合的,我帮你捏腿,你要是有感觉就和我说说,这样康复会快一些……”

“闭嘴!”

君初尧厉声喝道,疼的受不住了,这女人是想掐死他吗?

苏慕嫣看着双目怒视着她的君初尧,闭上嘴,不出声。

“聒噪!”

苏慕嫣翻了个白眼,还不是他让她来按摩的,她的手又酸又累,还不让她说话。

又是半个时辰过去,苏慕嫣双手酸的不行,看着君初尧闭着的眼睛,抽回手不按了,想她毒医堂的掌门人,竟然沦落到给这个小屁孩按摩的地步。

这要是换做前世,她能受这气!

“还差一个时辰。”

君初尧突然开口,着实把苏慕嫣给吓了一大跳,看着君初尧闭着的眼睛,狠狠的瞪了他一眼,强压着怒火开口,“殿下,我可以歇会吗?”

君初尧眼睛睁开,吓得苏慕嫣立刻挤出一抹笑容,却被君初尧一记冷眼给气到。

“一个时辰都待不住,你滚吧。”

“殿下,话不能这么说,人家怎么说也是柔弱的千金大小姐,这按摩一个时辰真的是很努力了,你看我的手,都捏出茧子,你就让我歇会吧。”

“柔弱?”

君初尧冷嗤一声,“没看出来。”

“我……”

苏慕嫣握紧双拳,堆起笑容道,“那我滚了。”

小屁孩,毛都没长齐呢,居然还敢嫌弃她,还真当她乐意伺候他。

苏慕嫣麻利的从榻上站起,却跪坐的太久,双.腿一软,整个人都往君初尧的身上摔去,君初尧俊脸铁青,胯下某处疼的直冒冷汗,就听见苏慕嫣道歉,“殿下,对不起啊,腿软了。”

“起开!”

苏慕嫣连忙从君初尧的身上起来,看着君初尧疼的冷汗直冒,连忙朝着他的小腹伸出手,想要给他揉揉,却被君初尧怒声吼道,“滚!”

“殿下,我真不是故意的,我去给你叫大夫……”

“站住!”

君初尧压抑着内心的怒火,看着苏慕嫣那迷茫的眼神,她不会不知道她刚刚摔倒他何处吧?

“殿下,你……”

苏慕嫣的目光顺着君初尧的手望去,她刚刚真是腿软了,不会把他的命.根子砸坏了吧?

“不知羞耻!”

“我……”苏慕嫣张嘴,对上君初尧恨不得杀了她的眼神,硬是将解释给咽回肚子去,她哪里知道摔一跤还能砸伤他的命.根子。

苏慕嫣打开房门,风吹了进来,苏慕嫣冷的打了个哆嗦,看着外边纷纷扬扬洒落的雪花,正准备回去休息,身后的君初尧又出声了。

“回来。”

苏慕嫣脚步顿止,这家伙到底有完没完。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盛宠之嫡女医妃》

第10章 太子妃来那个了


“捏腿。”

君初尧开口,这苏慕嫣一起身,这被窝里就跟降温了一样,这苏慕嫣聒噪些,但暖床不错。

苏慕嫣强挤出一抹笑容转身回到房间,看着榻上躺着的君初尧,烛光下他的俊脸变得异常的苍白,瞧着她的眼神也没了刚刚的冷意,更多的是隐忍,这样的他,苏慕嫣瞬间又怪罪不起来了。

花样的年华却落得如此的地步,君初尧心里比谁都难受吧?

苏慕嫣动了恻隐之心,突然想帮他医治他的双.腿,这万一,还有治呢?

“殿下,外边冷,臣妾先站会,去了寒气再给您捏腿。”

苏慕嫣拍了拍身上,刚刚出去的时候落了几片雪花,这君初尧双.腿没有知觉更不能沾染半点的寒气。

苏慕嫣拍打完身上,看着飘落下来的散发,取下定制的发簪梳子将头发梳理好,只是梳子上的几根头发让苏慕嫣心里慌了,这七日的功夫这么快的嘛?

她的脱发体质又开始了。

“殿下,今日能不能……”

苏慕嫣话还未说完,君初尧咳嗽起来,打断苏慕嫣说话。

看着他异常苍白的脸,苏慕嫣连忙上前帮他顺气,心七上八下的,飞快的算日子。

好像明天就是第七天,她只剩一丢丢柳叶桃了,得留着以备不时之需。

现在嫁入东宫,怎么才能买到毒药材呢?

苏慕嫣脑子飞快的转动着,忽然,目光落在君初尧身上,有了!

她可以帮君初尧治病,四处寻药,这样就可以自由的出入药铺,还能买到她想要的毒药材。

苏慕嫣眸光泛起亮光,她可真是太聪明了,只是……

看着君初尧现在的样子,他能答应让她去给他医治腿吗?再者说,这君初尧怎么说都是东宫太子,肯定是有太医专门医治给他用药的。

“本宫无碍。”

君初尧的声音没有之前的冷漠,多了几分虚弱,苏慕嫣看着他这般,连忙上去给他捏腿,还不忘给他拉高被子,“殿下,你睡吧,我给你按足了两个时辰我再回去。”

苏慕嫣开始认真的捏腿,也不说话,君初尧看着她认真的捏腿,细细的打量,这苏慕嫣其实挺好看的,安静的时候,绝美的小脸蛋上给人一种很贤良淑德的美。

“痛!”

苏慕嫣突然叫喊起来,捂着腹部,身体一阵暖流从身体流出,这该死的熟悉感,大姨妈来了!

君初尧被她这么一喊,收回视线,“你怎么了?”

“殿下,我……”

苏慕嫣捂着腹部,“我那个来了,疼的厉害。”

“哪个?”

“就是那个……”古代人叫什么来的,苏慕嫣急的不行,想要起身,君初尧抓着她的手,“谁来了?”她这么急,是和谁约好了?

“殿下,我回头再跟你解释,我先回房一下……”

君初尧不肯撒手,用力一扯,将苏慕嫣拉向他,狠狠地撞入怀中!

苏慕嫣只觉得什么漏出来了,低头看了眼,恼怒万分,“完了!”

君初尧嗅到血腥味,皱了皱眉,“你受伤了?”

“你……”

苏慕嫣扭头瞪着君初尧,气的抓狂,他大爷的,大姨妈来势汹汹,他竟然浑然不知,还说她受伤,你才受伤,你全家都受伤!

苏慕嫣深吸一口气,站起身,指着他白色的里衣,上面一片红色,苏慕嫣气愤质问,“殿下明白了吗?我这个来了!”

说完,也不管君初尧懂不懂,捂着疼的不行的肚子,飞快的从君初尧的房间跑出去。

“殿下!”

莫云见苏慕嫣飞奔出去,屋内还传来太子妃的不满声,连忙进来查看。

“殿下,发生何事?”

君初尧回过神,指着自己里衣上面的一滩血色,“太子妃说她那个来了,到底哪个?”

继续阅读《盛宠之嫡女医妃》


版权声明:未经书面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对既成事实本站将保留所有的权利。

无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