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天毒后(骆妍姗,何绮晴)最新章节在线免费阅读

小说:逆天毒后
分类:现代言情
作者:骆妍姗
简介:东越瑞文八年二月初一
天空晦暗,黑云低垂,暗牢里静的能听见心跳的声音,骆妍姗眼神空洞,神情麻木
满身的鞭痕撕扯着新伤让她痛的发狂,动弹不得
她本是荣国府骆家的嫡女,只....
角色:骆妍姗,何绮晴
逆天毒后(骆妍姗,何绮晴)最新章节在线免费阅读

《逆天毒后》免费试读免费阅读


第1章 悲惨前生


东越瑞文八年二月初一。

天空晦暗,黑云低垂,暗牢里静的能听见心跳的声音,骆妍姗眼神空洞,神情麻木。满身的鞭痕撕扯着新伤让她痛的发狂,动弹不得。

她本是荣国府骆家的嫡女,只可惜从小被扔在乡下长大,若不是外祖家平反又重新获势,她也不会回到京城。生母早逝,她一个人卑微无助,只能听从姨娘安排嫁入何家……

自己帮着丈夫何昊然,一步步从一个闲散子弟坐上了当朝左相之位,成婚五年来更为他诞下一子,他曾说这辈子只爱她一人,可是后来呢?

妍姗仰头凝望牢房一角,天灰蒙蒙的,像是一口深深的井让人窒息。眼睛里凝起了屈辱的暗光。

只记得那天清早起来便看见一个赤身luo体的男子躺在身边,床头站满了丫头婆子,还没等自己反应过来,就挨了何昊然结结实实地一巴掌,随后自己就被关到了暗牢里。没有人问过她一句,没有人听她的解释,有的只是每日无穷无尽的严刑拷打与折磨。

聪慧如她,又怎会不知这一切是他的好丈夫一手策划的!

“哟,这不是左相夫人吗?”一个穿着华贵,带着面纱的女子走了进来,身后还跟着一个挺拔的男子。

突如其来的光让骆妍姗眼睛感到略有不适,“竟然是你!你们…”

如今的七皇子妃何绮晴,与自己的丈夫何昊然。

只见何绮晴身穿牡丹流彩暗蝶织锦装,脸上描着精致艳丽的妆容,凤眼上挑冷冷地看着她,“你这个jian人,竟做出这等下jian之事让我何家蒙羞!”

随行的何昊然冷冷地看她一眼,眼神中充满不屑与嘲讽。

骆妍姗心中酸楚,大声喊道:“到底是谁做的你们自己还不清楚?”

何昊然走近骆妍姗,毫不留情地朝她脸上踢了一脚:“jian人,你有什么资格在我面前说教!你做出如此下贱之事,留你一条贱命还不知足!”

骆妍姗头发散乱,前两日脸上被烫的疤痕因情绪的激动而撕裂开来,看起来丑陋极了,“下jian之事?何昊然,你明明就知道我是被冤枉的!这些年我是怎么对你,你难道不知道吗?”

骆妍姗只觉得口中腥甜,似乎过往的一切都羽化成沙,慢慢消失。她缓慢地站起来看着何昊然,语气悲凉道:“当初我十里红妆的嫁到你家,一心为你,这家里的大大小小的哪一样不是我来打理?我看遍天下军书,只求为你分担。你当年南下生天花,是我衣不解带的照顾你整整七十二天!太子少保陆家派刺客来追杀你,又是我躲在你房里替你挡了一剑!八皇子找人试探你,那一杯毒酒也还是我替你喝了下去!你还记得你当初对我说过什么吗?你说我以前受的苦太多,以后你定会好好待我,必不会负我!可是现在呢?你为了娶落霞公主,你就要如此对我,何昊然,你对得起我吗?”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逆天毒后》

第2章 密室鼠刑


何昊然冷漠的看着她,眼里没有一丝感情道:“当初娶你只不过权宜之计,若不是因为你是个嫡女,你父亲与你舅父家又对你有歉疚之情,不然就凭你也想入我的眼?现如今你父亲已死,留着你也没什么用了。”

骆妍姗听到此话只觉得自己是多么的愚蠢可笑,突然一阵婴儿的哭声传到她的耳里,是智儿,她的孩子。

“你们还要做什么。”骆妍姗不解的望着他俩。

“做什么?”何绮晴笑道,尖锐的指甲划过智儿的脸“这种贱蹄子怎能做我何家的孩子,况且公主即将下嫁,留着你的孩子不是碍眼吗?”

何绮晴拍拍手,几个身材坚实的男子快步走了进来,手里拎着一只盒子,里面装满了老鼠。

“你们居然要用鼠刑!”骆妍姗想要上前,却被两个男人死死地按在了地下“何昊然!他是你的孩子啊,你忍心吗?就算你要迎娶公主,可是智儿才这么小,怎会妨碍到她的地位!”

何昊然冷哼一声,用那阴鸷深沉的眼的瞪着骆妍姗:“我就是不想让你生的jian种来做我的儿子,只有公主才能配得上我何昊然!行刑,把这jian种扔进去!”

那老鼠本就拥挤如今突然有外物闯入,更是拼了命的撕咬,实行鼠刑的人都是被被老鼠活生生撕咬至死。

听着智儿的惨叫,骆妍姗只觉得自己心头仿佛插上来了一把把钢刀,鲜血淋漓,痛到窒息,她的目光中含着无限的戾气与恨意:“何昊然,你竟如此心狠,连自己孩子也不放过!我不会放过你!我绝不会放过你!”

不过半个时辰,智儿只剩下一堆骨头,骆妍姗望着那鲜血淋漓的骨头,心中更加悲痛难忍:“你们把我的智儿还我,我恨你们,我恨你们!我恨不能生生撕了你们!”

“你这个毒妇!”何昊然额头上青筋暴起,他无比厌恶的看着她“原本还想要留你一条性命,看来是多余了!”

骆妍姗还来不及反应,便被人从地上拉起拖到了一个燃着熊熊烈火的台子上绑着。他们竟然要活活烧死她!她一辈子与人为善,全心全意的帮助他,在他最困难的时候陪着他,护着他,孝敬公婆,打理全家,可是现在她得到了什么?她的孩子死了,她的父母亡了,她什么都没有了!

“你们就完全不顾及新任的荣国公吗?”骆妍姗死死地盯着两人。

闻言,何绮晴不由得放声大笑起来:“骆妍姗,死到临头了谁还会来救你,你的父母已经死了,而骆哲乔根本就不是你们骆家人!”

骆妍姗突然哈哈大笑起来,神态疯狂:“骆妍姗,你真愚蠢,你看看你得到了什么!何昊然,何绮晴,你们等着!若有来世,我绝不会心慈手软,愚昧善良,我定要把你,把你们何家打入十八层地狱,永世不得超生!”

火越来越烈,过了很久都能听见骆妍姗那痛苦疯狂的嘶吼,那声音如同夺命诅咒一般,直入心底让人发寒……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逆天毒后》

第3章 烈火重生


熊熊烈火如同无数条毒蛇包裹着她,那一张张恶魔般的脸在她的脸前挥之不去,骆妍姗只觉得头痛欲裂,恍惚间只听见一个温柔的女声在喊她名字。

“姗儿,你醒了?”骆妍姗缓缓睁开眼,一张温柔焦急的脸映入她的眼帘。

“娘!你怎么……”骆妍姗猛然起身,紧紧握住娘亲郭氏的手。

这时,一刻略显沙哑的女声从门口传了进来:“夫人,小姐的烧退了,奴婢给小姐熬了点粥。”

这不是自己母亲的陪嫁丫环周嬷嬷吗?

骆妍姗环顾着四周,破败的屋子,简陋的家具,还有母亲,周嬷嬷,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啊?骆妍姗低下头,看着自己瘦弱苍白的手,纤弱单薄的身子,似乎只有十四五岁的样子……

等等,发烧?

骆妍姗想起来自己十四岁那年生了一场大病,因为没钱医治几乎丧命,后来娘亲和周嬷嬷没日没夜的绣东西出卖,自己喝了药后才慢慢恢复,娘亲也是那时候熬坏了眼睛。

难道说,老天听见了她的呼喊让她回到十四岁?

骆妍姗狠命掐了自己一下,剧烈的疼痛让自己明白这一切并不是幻觉!一股难以言喻的喜悦涌上心头,老天有眼,老天有眼啊!

周嬷嬷把粥小心翼翼的送到妍姗嘴边:“小姐快喝一点吧,你才刚好多吃点。”

骆妍姗喝着粥,思绪慢慢清晰起来。她是荣国公骆磊的嫡出女儿,自己的母亲也是镇国候府的大小姐。只因为当今圣上十三年前弑兄登基,外祖母家被牵连了进去,而当时年仅一岁的她和母亲便被自己父亲送到了这吴家村生活,只有母亲的陪嫁丫环周嬷嬷陪同。要不是因为自己表哥与舅舅杀敌有功,之后又被平反,自己也不会重新回到骆府,只不过前世自己回去时母亲和周嬷嬷已经去世了。

还记得当初自己回去,卑微弱小的自己毫无依靠,只能小心翼翼的活着,后来又在姨娘的撮合下嫁给了何昊然。自己一心一意的帮助着他,没想到到最后却是落了个如此下场。

“小姐,小姐你怎么?”周嬷嬷看着妍姗脸上悲喜交加的表情担心的问着。

郭氏虽然眼睛看不清楚,但听到这话也是焦急的开口:“姗儿,你可别吓娘,怎么了?”

“娘亲,周嬷嬷没事的”骆妍姗深吸一口气,微笑的看着她俩。

“那就好,那就好。”郭氏抹抹泪,有些激动道:“还好你父亲再过半个月就要接咱们回去了,到时候也可以给你好好看看。”

什么!骆妍姗手中的碗差点没有拿稳,自己应该是十五岁那年被接回家的,怎么如今却提前了?

“表哥和舅舅回来了吗?”骆妍姗语气颤抖道

周嬷嬷也抹了一把泪,“老天有眼啊,半年前少爷杀敌有功,后来那件事也被查的水落石出,如今皇上已经恢复了镇国候的爵位了。”

原来如此,原来如此!骆妍姗点点头,无论如何,既然她可以重活一次,那么她这辈子必定会实现自己前世的诺言!她看着郭氏与周嬷嬷目光坚定,这一世定要护得母亲周全,无论是谁,只要是对不起她,想要害她的人,她定会将他们送入地狱。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逆天毒后》

第4章 溪边初遇


入夜后,骆妍姗又梦到了前世的景象,智儿的惨叫,何昊然冷漠的脸,还有白姨娘那若有似无的笑容……好像一张网,压得她透不过气。睁开眼,辗转反侧许久后,所幸穿了鞋行至窗前。

骆妍姗望着漆黑的夜空,嘴角不由得勾起一抹冷笑,前世的自己总是小心翼翼的活着,无论和谁都是用一颗真心对待。可是到头换来的却是夫君的背叛,就连自己的孩子也因为她这个无用的娘亲而惨死。

既然老天给了自己重生的机会,那么……

骆妍姗眼里慢慢燃起了慑人的光。她为什么还要像前世那样卑微的活着!与其被人像棋子一样利用后抛弃,还不如放开手为自己一搏!

这一世,我命由己不由天!

晨光微露,新的一天开始了。

骆妍姗走到河边,蹲下来用力洗着衣服。母亲的眼睛愈发不好了,周嬷嬷一个人也忙不过来,这洗衣服的事只有自己来做。

初春时节,正是杨柳依依,芳草初生的时节,放眼望去,只见一路彩蝶翩翩,柳絮飞扬。妍姗把手浸在水里,那清凉的溪水让人心中莫名的安静,自从那晚想清楚后自己的心已经慢慢平静下来,只等着骆府来人接自己与母亲回去之后再做打算。

妍姗低着头仔仔细细地洗着衣服,这时一阵马蹄声传入她的耳朵,还未回头只听见一个温和如暖阳的男声从她头顶传来:“小姑娘,你可知和风馆怎么走?”

妍姗转过身,背着阳光,逐渐看清了眼前人的模样。他牵着马,长身玉立,目光中有着赤子般的清澈与明净,可那眼底深藏的霸道却不容那人忽视。那如同太阳一般耀眼的容貌上有几分风尘仆仆的坚毅。一袭白衣,伴着修长的身姿,不由得让人心头一震。

居然是他!没想到自己居然遇到了他——明轩,东越六皇子。

在前世的皇位之争里,何昊然支持八皇子,两人不知明里暗里交锋过多少次。

“你往东走六里左右,过一个客栈后就到了。”

明轩听后柔和回答道:“多谢姑娘。”随后便骑上马走了。

骆妍姗看着他渐渐消失的背影,不禁微微一笑,没想到自己重生后,除母亲外看到的第一个人居然是他。这个六皇子可不简单啊,看来到时京中必定会掀起一阵风波了。

明轩骑在马上,脑袋里突然回想起妍姗来,明明只是粗布麻衣,身材也是瘦弱娇小,可是周身的气质却让人无法忽视。特别是那一双灵动有神的眼睛,明轩勾起一抹笑,这女孩还挺有意思的。

洗完衣服后,妍姗走在回家的路上,心里一直在想着何绮晴最后说骆哲乔不是父亲骆磊亲生的那几句话。这骆哲乔是白姨娘所生,如今也快有十二了,妍姗低着头,白姨娘那张柔弱婉约的脸渐渐清晰起来。

这白姨娘虽然看上去柔柔弱弱的,可是心思却是非常毒辣阴险……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逆天毒后》

第5章 姨娘下毒


记得自己前世刚回到骆府时,无依无靠,虽然娘亲与周嬷嬷一直都让自己看书识字,各种礼仪也是从未落下,可是孤身一人,被人欺负也是常有的事。

那时管家的白姨娘知道后便帮自己狠狠地教训了那些人一顿,从此之后更是对自己体贴关怀无微不至,让那时候的自己感激不已,对她还有她那刁蛮任性的女儿也是诸多忍让。可是在经历了许多人情世故之后妍姗才发现,这白姨娘绝对不是像表面那样温柔可亲。自己与何昊然的亲事可是她一手撮合的,更何况敢在骆磊眼皮子底下生一个其他男人孩子的人,这心思,这手段可不是一般人能做到的。

白姨娘……

正想着,妍姗背后忽然一凉,记得母亲前世便是这几天去世的。她皱着眉,母亲虽然眼睛不好可是身子也还算可以,怎么会一个风寒就去世了呢?妍姗心中一禀,白姨娘,一定是她!

自己前世嫁入何家时,她早已被扶正,可如果娘亲还活着的话,就算她生了孩子,也绝对没有被扶正的可能,试问有哪一个人能够忍受这种情况的发生呢?骆妍姗冷笑,前世白姨娘或许还有耐心营造出一种母亲是不治身亡的假象来迷惑他人,可如今短短半月即将过去,恐怕只有——下毒!

妍姗心中一紧,脚下的步子不由得越来越快,再过三日骆府的人就要来接自己与母亲来了,要下毒的话,肯定会在今明两日。妍姗几乎是小跑着回到家中,看见母亲与周嬷嬷安然无恙顿时心中一松,还好来的不晚。

“小姐回来啦,快来尝尝老爷送来的饭菜。”周嬷嬷微笑道指着眼前的一桌美味佳肴。

妍姗皱眉,语气微冷道:“这饭菜吃不得!”

“为,为什么呀?”周嬷嬷不解道。

妍姗没有说话,只拿起手里唯一的一个银镯伸进了菜里,没过多久,那银镯早已乌黑一片。

果然如此,人无伤虎意,虎有害人心,这白姨娘果然坐不住了。妍姗看着不知一脸惊恐与不知所措的母亲不由得冷声道:“嬷嬷虽然离开骆府多年,可这内宅里头的心思您难道忘了吗?”

周嬷嬷瞬间冷汗直流,如果不是小姐机警,她们今天很可能就没命了“小姐,老奴不知这菜里有毒,请小姐恕罪。”说完便跪在了地上。

“姗儿,饭菜里有毒?你父亲这是要毒死我们吗?”郭氏惊慌的问道

“娘请放心,这毒不是父亲下的,下毒的另有其人。”妍姗虽然对骆磊没什么感觉,但也不想让娘伤心便出口安慰道。

“那,那会是谁?”周嬷嬷疑惑道

妍姗叹了口气,把周嬷嬷扶了起来:“母亲回去对谁的威胁最大嬷嬷难道不知道?”

周嬷嬷也是个聪明人,听妍姗一说哪还有不清楚的:“可这白姨娘也太狠了,这完全是要置我们于死地啊!”

“不狠又怎么能安然无恙的活下去呢……”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逆天毒后》

第6章 临前时光


“不狠又怎么能安然无恙的活下去呢?”妍姗幽声说道。

周嬷嬷看着自己小姐,突然觉得有点陌生,小姐似乎比以前成熟了不少,可是这样小姐却让人心安。

“她当然想置我们于死地”妍姗接着说道“按照东越律法,除非正室已死,妾室又立有大功,不然她是完全没有机会被扶正的。她虽然生了骆哲乔,可是娘亲还活着,而且马上就要回去了,你说她还坐得住吗?”

周嬷嬷以前也是从后宅出来的,哪能不知道这其中的弯弯绕绕,但心中还是有几分疑惑道:“小姐,这白姨娘早不动手晚不动手,为何偏偏选在此时呢?这也太冒险了吧。”

妍姗点点头,沉吟道:“这里我也一直想不通,可俗话却说不入虎穴焉得虎子,她这样做虽然冒险,可要是成功了,也没有人会想到她的身上。毕竟按照一般人的思维,又有谁会在这种时候引火烧身呢?”

“小姐说的是”周嬷嬷信服地附和道。

这时,郭氏叹口气,握着妍姗的手说:“只要咱们还活着就好,等回到了府中我们多加小心就是了。”

妍姗乖巧的点点头依偎在郭氏的怀里,可眼底却闪过一丝利光,白姨娘怎么可能会罢休,怕到了骆家只会更加难缠吧。妍姗握紧自己的拳头,在以前或许自己还会怕,可是现在这些对她来说,却是连一粒碎石都不如。

三日后,妍姗一早起来便同周嬷嬷收拾好了东西静候骆家的人来。妍姗喝了一口水,抬头只看见郭氏坐在凳子上有些局促不安,就连发髻散了也未发觉。

妍姗走过去笑容温软道:“娘,您的头发散了。”

“散了吗?”郭氏微怔,有些害羞道“娘就是有些怕,都已经十三年了,不知道回去会是个什么样子。”

妍姗握着梳子,轻柔地从发间穿过,为母亲梳了三四年的头,看着这白发从青丝间冒了出来。妍姗心头微酸,小心翼翼地把头白发拔了下了,都会过去的,这一世她一定会让母亲过上舒服安逸的日子。

“娘,梳好了。”妍姗微笑道

“唉”郭氏叹了口气“以前总想着什么时候才能回去,没想到真到回去的今天,却有些怕了。”

“娘,没事的。”妍姗安慰道“你看爹爹还给我们送来了新衣裳,回去之后就给娘找一个大夫来看眼睛好吗?”

就在此时周嬷嬷走了进来,恭声说道;“夫人,小姐,马车来了,咱们走吧。”

妍姗深吸一口气,扶着郭氏离开了这个生活了十三年的地方。

骆府的马车虽然看上去简朴大方,可里头却是十分的精致舒服,妍姗最后看了一眼吴家村后便放下了围帘,闭目养神起来。

白姨娘,何昊然你们等着,我来了。

“小姐,小姐!”周嬷嬷柔声唤道

“可是到了?”妍姗睁开眼,整理了一下衣裙。

周嬷嬷刚点头就听见有婆子在外面喊道:“夫人,二小姐到!”随后便有小厮将脚凳放好,又有几个丫环掀开帘子服侍妍姗郭氏下车。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逆天毒后》

第7章 重回骆府


才下车就看见矗立在骆府门前的两尊大石狮子,两道还站了十几个武身小厮,正门上写着开国皇帝的亲笔‘荣国府’几个大字。因郭氏与妍姗皆是嫡出,便从正门走了进去,进了垂花门便看见荣国公骆磊站在那里。

妍姗看见自己的父亲心里很是复杂,当时外祖家获罪,他完全可以休了母亲另娶他人,可他却顶着压力把自己与母亲留了下来,前世自己出嫁更是十里红妆的赠与自己;可这么多年来却又对自己不闻不问,不论是前世还是现在妍姗都看不懂自己的这位父亲。

“姗儿,雁南你们受苦了。”骆磊走进拉着郭氏道

妍姗对他一拜,复又说道:“劳烦父亲挂心,如今回来也可以对父亲尽一尽女儿的孝心了。”

“好孩子,是爹不好。”骆磊望着妍姗温和道“你娘的情况我已知晓,过两日陈太医便会来为你娘看病。”

郭氏听后只含泪道:“老爷记挂着妾身就好。”

“老爷,夫人快进去吧,这外边风大。”一旁的白姨娘善解人意的开口道。

骆磊点点头,便拉着妍姗和郭氏从抄手游廊慢慢走了进去,行过穿堂,又转过一个黄花梨的大理石大插屏,再走过四五间小屋子便到了正院。

“明月阁可收拾好了?”骆磊喝了一口茶抬眼问白姨娘道

白姨娘温柔的回答道:“早就收拾好了,丫头婆子也都准备好了,就等二小姐回来住了呢,只是夫人这……”

骆磊摆摆手,“这你就不用管了,原先陪夫人过来的人也一直都在我那边打理着,到时候叫他们过来就是了。”

闻言妍姗只觉得心头一震,父亲竟然留着娘亲以前的人!父亲这样做到底什么意思,妍姗勉强按捺住自己的思绪,又专心看着白姨娘。

“老爷思虑周详,婢妾自愧不如。”白姨娘脸上闪过一丝不自然的表情,随后又恢复温柔恭顺的神情说道。

骆磊不在意地摆摆手,又抬头对郭氏说道:“今日你们刚回来,也累了。就先休息,等明日再去看望老夫人吧。”

“谢老爷体恤,只是妾身这眼睛不便,恐怕给老夫人……”

郭氏正说道一半,就被白姨娘那娇俏的声音给打断了:“姐姐这是哪里的话,老夫人最是和善不过,您又何必担心老夫人会给姐姐气受。”

刚回来就知道给人下绊子,娘亲不过是担心明日会不会在老夫人面前失仪,到她口中到变成了小心眼了。

妍姗暗自冷笑,这白姨娘果真是坐不住了。

只见妍姗灿然一笑,“姨娘这说的哪里话,这些年娘亲一直对妍姗讲昔日府中,老夫人是如何照顾自己的,说只要能回到府中一定要妍姗好好孝顺老夫人。”妍姗又叹了口气“只不过娘亲患有眼疾,若是在老夫人面前失仪可就是罪过了。”

骆磊听闻,动情地看向郭氏,若不是当年自己没有能力,又怎么舍得把温柔美丽的结发之妻送到那种地方。心底不觉更加歉疚,口中便愈加温和道:“雁南不必担心,我自会派人像老夫人说明的。”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逆天毒后》

第8章 刁蛮小姐


妍姗低头喝茶,嘴角浮起一丝不易察觉的微笑,没想到这几句话倒是激起父亲的愧疚来了。初来乍到,若不能凭着父亲的怜悯站稳脚跟,那么等待自己的只有死路一条。

妍姗悄悄望着白姨娘,只见她安静地站在郭氏的右侧,脸上说不尽的恭顺与温柔。眼底的那一抹嫉妒若不仔细倒还发现不了,妍姗转过头不再看她。

出了正院便有几个小丫头引着自己往明月阁走去,只见一路四通八达,轩昂壮丽,无一不显示出主人的身份与尊贵。妍姗抬头走着,每一步都说不出来的高贵与优雅,路上的丫环小厮无不弯腰行礼。

前世自己刚回来时总是畏畏缩缩的,见到丫环们也总手足无措。其实那时白姨娘完全可以安排一个教习嬷嬷给自己,可偏偏却看着自己出丑,任由自己在下人面前威信全无,被人轻视欺负!妍姗悄悄握紧袖中的手,并不理他们,款款向前走去。

刚走到花园便见一个穿着华贵的年轻女子向妍姗走来,“这是大小姐,和三小姐。”身旁的小丫环小声地提醒道。

妍姗点点头,望着越来越近的两人微微一笑,该来的总会来的。

“你就是那个扫把星吗!”只见一个身穿水红鸢尾花的齐胸襦裙,又罩以乳白色短襦的年轻女孩娇蛮地说道。

“妍菲,不得无礼。”另一个长相婉约娇俏,举止优雅的女孩说道。

妍姗看着这两姐妹心中冷笑,刚才那一个骄纵任性地便是骆府的三小姐骆妍菲,另外一个则是大小姐骆妍沁,而她们的母亲则都是白姨娘。骆妍菲最是骄纵任性,,而骆妍沁不仅阴狠毒辣,上辈子自己与何家的亲事可是出了不少力呢!

“原来是大姐和三妹。”妍姗就像没有听到刚刚骆妍菲所说的话一样,对着眼前两人露出一个友善羞怯的笑容来。

骆妍菲上下打量着妍姗,若不是这个扫把星,自己和姐姐就可以名正言顺的成为东越最尊贵的嫡亲贵女。心中愈发厌恶妍姗:“哼,谁是你姐妹,要不是仗着你舅舅家,你以为你能回来吗!”

妍姗好笑地看着她,一个庶女也敢用这种语气对嫡女说话,自己上辈子是有多蠢,居然被这种蠢货欺负的要死。

骆妍菲被妍姗看的有点奇怪,大声喊道:“你看什么看,扫把星,你和你那娘都是贱东西!”

妍姗清冷的眼睛里有一道冷光闪过,她扬起手一巴掌便结结实实地落在了骆妍菲的脸上,“三妹妹这是糊涂了吗?母亲也是你能乱说的。”

“大姐,她居然敢打我!”骆妍菲捂着通红的脸,气急败坏道。

骆妍沁细长的双眸仔细打量着妍姗,白皙的皮肤,明艳的眉眼,还有周身那股说不出来的气势,怎么看都不像是从乡下来的人。骆妍沁把骆妍菲拉倒身后,笑道:“二妹别和她一般计较,妍菲不过心思单纯,年纪小了些。”

心思单纯的人能说出这些话来吗?妍姗心中嘲讽,但面上也不显道:“大姐多虑了,我怎么会和三妹计较呢……”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逆天毒后》

第9章 白莲大姐


骆妍沁拉着妍姗的手,宛如亲姐妹一般:“那就好,二妹果真人美心善,我和妍菲可是念叨二妹好多天了呢。”

“哦,多谢姐姐挂念。”妍姗轻轻开口道“妹妹我也很想见见你们呢。”

骆妍菲瞪着妍姗,小声道:“谁想见你,扫把星!”

“妍菲”骆妍沁看了一眼骆妍菲,皱着眉“若是被姨娘知道了,可是要罚的!”

原本还咄咄逼人的骆妍菲立马变了一张脸似的,讨好道:“大姐我错了,你可千万别和娘讲,不然我就倒霉了。”

东越尊卑分明,这俩姐妹却完全不把嫡母放在眼里,这要被别人知道可吃不了兜着走。妍姗也不提醒,温和道:“妹妹今日刚回府有些累了,就先不和二位姐妹说话了。”

骆妍沁闻言,拍拍妍姗的手道:“妹妹快去休息吧,等明日再去找你说话。”

骆妍菲见妍姗要回去,又想到父亲把府里最好的明月阁给妍姗住,心里越发恨了。妍姗走过身旁时,便悄悄伸出了脚想要绊倒她,妍姗眼底闪过一丝暗光,想绊倒她,那就看看到底是谁出丑!

在快到骆妍菲身旁时,妍姗趁人不注意踢了骆妍沁一脚。只听见一声尖叫,在自己身旁骆妍沁便摔进了池塘里。

“大姐,大姐!”骆妍菲一脸惊慌的叫着,自己原本是要骆妍姗出丑,怎么到最后却是自己的亲姐姐掉进了水里。

随行的丫头婆子连忙把骆妍沁拉出来,只见她鬓发散乱,做工精细的裙子上布满了泥巴,好不狼狈。

妍姗好似大吃一惊道:“三妹,你不能因为大姐为我说了几句话就把她推下去呀!她可是你亲姐姐!”

“我,我没有……大姐,不是我,我只是……”骆妍菲完全没有想到过会有这种局面发生,语无伦次道。

妍姗立马低下头,委屈地说道:“大姐,我没想到三妹原来这么生气,如果不是我,三妹也不会把脾气发在你的身上。”

骆妍沁望着一脸委屈的妍姗和愤怒的骆妍菲,嘴角止不住抽动。自己这个妹妹性格最是刁蛮任性,平常也在自己身上吃了不少亏,难道真因为自己为骆妍姗说了几句话就借机报复吗。

骆妍菲看着自己姐姐狐疑的眼神,恼羞成怒道:“不是我!我没有推你,我没有!骆妍姗一定是你对不对!”

“好了!”浑身湿透的骆妍沁站了起来,勉强忍住情绪道;“二妹今日刚回来也累了快回去休息吧,我改日再来找妹妹说话。”

妍姗微微一笑:“大姐可别着凉了,妹妹我先回去了。”

说完便又跟着小丫环往明月阁走去,妍姗转过头看着满身狼狈与一脸愤怒的骆妍菲,这种把戏自己上辈子可没少经历,今日也让你们尝一尝。

“姐,我真的不是要把你推下去!”等妍姗走远后骆妍菲拉着骆妍沁的手焦急地说道。

骆妍沁心思细腻,又看着自家妹妹因愤怒而通红的脸,心里哪里还会不知道自己刚刚是被骆妍姗迷惑了,便开口说道:“我当知道不是你!”

“大姐……”

“蠢货一个!”骆妍沁打断骆妍菲说道;“不如别人就少给我丢人现眼。”

“我以为那个扫把星从乡下来的好欺负,谁知道……”骆妍菲虽然刁蛮,可是对自己的这个亲姐姐却有几分惧怕,此时低着头小声说道。

骆妍沁瞪她一眼,“那你现在知道她不好惹了吧,蠢货!快随我回去吧。”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逆天毒后》

第10章 各怀鬼胎


约一盏茶的时间,妍姗来到了明月阁。

入门便是曲折游廊,台阶下用精心挑选过的虎纹石漫成小道,又穿过一小片桃林,院子虽不大,却显得十分的精致典雅。

妍姗看着屋里的一切,心里不由得五味杂陈,想起上一世自己来时住的是整个荣国府最差的烟雨阁,无论是谁都可以来欺负自己,哪里会像今日?

想起刚才骆妍沁的样子,妍姗知道,自己刚刚的举动她一定会去告诉白姨娘,今日看着这白姨娘也不是个好对付的人,看来明日必定会有一场恶战……

正想着,只见一个年长的嬷嬷带着两个小丫环走了进来。

“老奴参见二小姐。”

原来是白姨娘身边的陪嫁丫环王嬷嬷,妍姗看着跪在眼前的人,心里只觉得一阵恶心,想起自己上辈子可没少受这王嬷嬷的气。

闻言,妍姗点点头,语气有些冷淡道:“起来吧。”

王嬷嬷抬起头看了妍姗一眼,有些轻视地说;“姨娘说了,二小姐您从小就是在乡下长大,身边也没有个伺候的丫环。”说着,她指指身旁的两个小丫环说道;“这是姨娘特地给您准备的。”

“姨娘有心了。”

王嬷嬷转转眼珠道:“小姐您放心,这两个小丫环都是府上精心挑选过的,最是机灵不过,您一定会喜欢的。”

“是么?”妍姗微微一笑。

听着妍姗的语气,王嬷嬷不免有些疑惑,她开口道:“小姐是不喜欢吗?”

不喜欢?她现在能说不喜欢?

“当然不是,有劳王嬷嬷了。”妍姗微微一笑,脸上全是娴静平稳的模样。

王嬷嬷转转眼珠,福了一福道:“既如此,老奴就先退下了。”

“下去吧。”

待到王嬷嬷走了出去,妍姗便坐在椅子上看着站在一旁的两个丫环:“叫什么名字?”妍姗笑问道。

“回小姐的话,奴婢静雪。”一个面色清秀,略有些拘谨的小丫环回答道。

“回二小姐的话,奴婢白芍。”另外一个容貌娇俏的丫环躬身回道,眼里有着丝丝轻蔑。

妍姗含笑着看着眼前的两人,这个白芍是白姨娘的眼线,自己前世可没在这个丫环的手里吃苦头,其实从一个称呼就可以看出,谁才是真正把自己当成主子的。

见妍姗一直不说话,两人不免有些急了,白芍皱了皱眉,这个乡巴佬不是说脾气最为懦弱吗,怎么今天看起却不是这样?

“好了,都起来吧。”妍姗微微一笑,语气轻柔道;“从今天开始,你们就是我的人了,在我这里只要你们忠心,我是不会亏待你们的,当然,如果被我发现你们对我有一点不忠的话,我也一定不会放过你们!”

“奴婢明白!”两人纷纷点头答应。

夜色渐渐深沉下来,骆妍姗躺在床上,想着明天会发生的情景。

自己这次回来和前世已经有了很多的不同,以白姨娘的性子必定不会善罢甘休的,妍姗皱眉,母亲郭氏性子太为软弱,身子又不好,这白姨娘又是如此虎视眈眈,看来必须先让母亲出去避一避风头,要不然非但不能报仇,反而还会弄巧成拙。

一边想着,骆妍姗渐渐有了些睡意,不一会儿便也睡着了。

继续阅读《逆天毒后》


版权声明:未经书面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对既成事实本站将保留所有的权利。

无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