沐暖暖,慕霆枭小说《宠妻狂魔别太坏》全文免费阅读

小说:宠妻狂魔别太坏
分类:现代言情
作者:沐暖暖
简介:沐暖暖出神的坐在梳妆镜前,等着化妆师进来给她化妆
突然,房门被推开,萧楚荷急急的走了进来
她看见沐暖暖顶着乱糟糟的头发,身上还穿着件灰不溜秋的长棉袄,一脸责备,“慕家....
角色:沐暖暖,慕霆枭
沐暖暖,慕霆枭小说《宠妻狂魔别太坏》全文免费阅读

《宠妻狂魔别太坏》免费试读免费阅读


第1章 太丑了


沐暖暖出神的坐在梳妆镜前,等着化妆师进来给她化妆。

突然,房门被推开,萧楚荷急急的走了进来。

她看见沐暖暖顶着乱糟糟的头发,身上还穿着件灰不溜秋的长棉袄,一脸责备,“慕家的人都来了,你怎么连衣服都还没换?”

沐暖暖推了推鼻梁上的黑框眼镜,耷拉着眼皮的模样看起来呆呆的,“妈妈,你真的要我嫁给姐姐的未婚夫吗?”

萧楚荷以为她要反悔,急得脸都白了。

慕家的人就等在外面,一点差错就能毁了沐家!

她急得“扑通”一声跪在沐暖暖跟前,“暖暖,算妈妈求你了,你姐姐值得更好的,你就帮帮她吧!”

沐暖暖原本无神的双眼渐渐变冷,萧楚荷虽然是她的亲生母亲,但却将所有宠爱都给了父亲已逝的前妻留下的那一双儿女。

所以,萧楚荷明知道姐姐的未婚夫又丑又不能人道,却要沐暖暖替姐姐嫁过去。

门外响起佣人的催促声,“夫人,三小姐,慕家的人上楼来了。”

沐暖暖没有伸手去扶萧楚荷,只冷漠的说,“起来吧,我要走了。”

这一次,她是真的死心了。

打开门,看见门外站着一群眼生的保镖,这就是慕家派来接她的人。

没有婚礼,也没有新郎,她今天要嫁人了。

“走吧。”她走在前面,率先下楼。

慕家是沪洋市的顶级豪门,唯一的嫡系继承人慕霆枭,却在十几年前被人绑架的时候,毁了容,不能人道。

自那以后,慕霆枭就没在人前露过面。

传闻他性情残暴,丑陋可怖,每个送进他房子里的女人都没有活着出来。

哀莫大于心死,就算慕霆枭是魔鬼,她也无所谓了。

……

到了慕霆枭的别墅,保镖将她带进房间之后,就全都离开了。

直到窗外的天色渐暗,房门才再一次被推开。

沐暖暖转头,就看见一个高大挺拔的男人从门口走进来。

他反手关了门,打开了房间的灯。

灯光乍然亮起,沐暖暖不适应的伸手挡了一下,这才抬头看向男人。

只一眼,她就愣住了。

不是男人长得丑陋可怖,而是因为他长得太过英俊。

暗色的西装包裹着他挺拔健硕的身躯,一双长腿步子迈得很大,很快就走到了她跟前。

他的面部轮廓深邃而完美,仿佛一件精雕细琢而成的艺术品,俊美异常,但,给人的压迫感太强。

慕霆枭面带审视的看了沐暖暖几秒,眉心微拧,“太丑了。”

平静的语气里,分辨不出任何多余的情绪。

沐暖暖猛的回神,她不太在意他说她丑,只一脸警惕的看着他,“你是谁?”

他墨色的瞳孔里散发出锋利的光芒 ,嗓音很沉,“你不知道自己嫁的谁 ?”

随着他靠得近,扑面而来的凛冽气息让沐暖暖打了个颤栗。

强大的气场压迫得她微微一窒,但她还是挺直了背脊,“我当然知道我嫁的人是慕霆枭!”

慕霆枭闻言,眼里的锋利渐敛,转而闪过一丝明了,看来又是一个相信传闻的女人。

嫁给一个“又丑又不能人道”的男人,她的表情显得太过平静,平静得让他产生了一丝兴趣。

他勾唇一笑,故作轻挑的开口,“原来是表嫂,我是慕霆枭的表弟慕嘉宸,新婚之夜,想必你也不愿意守着一个废人。”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宠妻狂魔别太坏》

第2章 废人


他刻意加重了“废人”两个字,尾音低沉,凭添几分撩拨的意味。

男人刻意靠近她,凛冽的气息越发的浓重。

沐暖暖不适的往旁边挪了挪,短暂的疑虑过后,她相信了他的话。

毕竟,慕霆枭的别墅,不是一般人能进来的。

“他是你表哥,请你不要这样说他。”连自己的表弟都这样说,想必慕霆枭平时也过得不好。

沐暖暖心底生出一种惺惺相惜的感觉。

即使慕家是顶级豪门,可以慕霆枭的情况,这些年他一定过得很辛苦。

慕霆枭的黑眸里飞快的闪过一抹惊讶,他完全没料到这个丑女人会说出这样的话。

他不由得重新打量起她来。

乱糟糟的头发,土里土里的黑框眼镜和长棉衣,额头上的刘海厚重得几乎要盖住眼睛,暗黄的脸上还有几颗小斑点,真是多看一眼都觉得倒胃口。

毫无疑问,这个丑女人并不是他那个传闻中貌美如花的未婚妻。

但慕家那些人并不在意嫁给他的女人是丑是美,只要是个能传宗接待的女人就行,就算换了个人,他们也不会追究。

慕霆枭的眸子里闪过一抹暗芒,他猛的伸手将沐暖暖推在了床上,语气里是毫不掩饰的鄙夷和恶意,“这里也没有别人,你不用装模作样,你长成这样想必还是第一次,我就当做件好事,满足一下你。”

说完,他直接伸手tan进了她的衣服里。

细腻如脂的触感,几乎一摸就有些上瘾。

“啪!”

沐暖暖用尽全力,一巴掌扇在了他的脸上,“不要把别人都想得跟你一样的wochuo,趁你表哥还没来,你马上走,我就当做什么事都没发生过。 ”

虽然她已经极力保持镇定,可是她颤-抖的手还是出卖了她。

她在来的路上想象过慕霆枭会有多丑,但却没有想到过会遇到这样的事情。

慕霆枭阴沉着脸,身上散发着彻骨的寒意,“从来没有女人敢对我动手。”

因为挣扎,她的眼镜已经掉了下来,露出一双眸子却出乎意料的清澈明净,不停颤抖的眼睫表露着主人的紧张和害怕。

慕霆枭动作一顿,不知道怎么就有些心软。

他站起身来,理了下衣襟,冷冷扫她一眼,“你继续在这里等那个废人吧。”

砰!

直到门被关上,沐暖暖紧绷的神经才稍微松懈了下来。

……

门外。

有保镖看见慕霆枭脸上的红印,愣了一下才说道,“少爷,你的脸……”

慕霆枭摸了摸自己的脸,面无表情的说,“被门撞的。”

什么门能在脸上撞出五个手指印?

但保镖却不敢再多问,只恭敬的交上一份文件,“这是少夫人的个人资料。”

慕霆枭翻开文件,看见上面的标注着的名字:沐暖暖。

那个丑女人看起来挺冷淡的,竟然取个叫“暖暖”的名字?

这沐暖暖的生母倒是有点意思,把继子和继女宠得如珠如宝,对亲生女儿可真是狠。

再往下一条,他皱了皱眉,问保镖,“她是个傻子?”

保镖点头。

慕霆枭面无表情的说道,“重新查。”

沐暖暖讲话的时候 ,很明显条理清晰。

再说,他可没见过哪个傻子能在那种情况下奋起反抗狠狠的扇人巴掌。

想到这里,他面色一沉,将手里的资料往保镖怀里一摔,“查不到我满意的资料,就别滚来见我!”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宠妻狂魔别太坏》

第3章 刀悬头上


翌日清晨。

靠在床头的沐暖暖猛的惊醒,才发现已经天亮了。

慕霆枭昨晚没回来。

她心底微松,又有些沉重。

这种感觉就像是有一把刀悬在头上,一直砍不下来,总让她提心吊胆。

……

沐暖暖洗漱完下楼,就有保镖走过来带她去餐厅。

餐厅和厨房离得近,她一进去,就正好看见一个高大挺拔的身影端着早餐从厨房里出来。

看清那个男人是“慕嘉宸”之后,她转身就想走,却不料男人已经出声,“表嫂,早安。”

他的声音磁性好听,却又十足的轻挑。

一旁的保镖抖了抖肩膀,少爷这是在和少夫人玩角色扮演吗?

沐暖暖见到他就很反感,真不知道他一个表弟,天天待在表哥家里做什么。

“早。”她推了下眼镜,木木的说完,就转头看向身后的保镖,“你们少爷不在这里吗?”

保镖小心的看了一眼没什么表情的慕霆枭,硬着头皮睁着眼睛说瞎话,“少爷最近身体不适,人在医院里。”

沐暖暖表面看起来傻乎乎的,只是因为从小就被萧楚荷压制着不能抢了哥哥姐姐的风头,所以才将自己的真正实力隐藏起来。

保镖如此拙劣的谎话,自然骗不了她。

但她还是点了点头表示理解,“哦,那我可以去看他吗?”

“最近都不是很方便。”保镖从善如流的继续说谎。

看来慕霆枭很不喜欢她,连见都不想见她。

慕霆枭将早餐放到餐桌上,语气淡淡的,“吃早餐吧。”

沐暖暖下来的时候,就发现别墅里没有佣人,所以这早餐是他做的?

“怎么,怕我xiayao?”慕霆枭倾身靠近她,眼眸里是无尽的幽沉,看着就觉得胆寒。

沐暖暖不由自主的往后退了半步,“谢谢你的早餐,不过我不饿。”

她说完,就匆匆转身出去了。

她在大厅里遇到一个昨天去接过她的保镖,“能麻烦你送我下山吗?我要回沐家拿点东西。”

昨天过来的时候,她什么都没有带,得回去拿点衣服之类的东西,来的时候她就注意到,这别墅建在半山腰上,要下车还要走环山公路,很远。

保镖没有立即回答她,而是看向了她身后的地方。

她回头,就看见“慕嘉宸”不知什么时候也跟着出来了。

他将双手放进西装裤的口袋里,不急不徐的走过来,“表嫂要回家拿东西?让我送就可以了,何必麻烦别人?”

话音落下,他的手臂也环上了她的肩。

沐暖暖厌恶的甩开他的手,“不用。”

她不明白,这个男人昨天还口口声声说她丑,今天为什么会这样缠着她。

“少夫人,就让少……表少爷送你吧。”一旁的保镖适时出声说道。

……

最后,还是“慕嘉宸”送沐暖暖回沐家。

因为,他靠在她耳边说了一句,“表嫂手感倒是不错……”

她怕他再做出什么出格的事,就只好跟着他上车了

安静的车厢里,沐暖暖紧紧的拽着安全带, 目不斜视的看着前方,一个多余的眼神都没有给“慕嘉宸”。

慕霆枭见她这样,黑眸里闪过兴味。

这个新婚妻子丑是丑了点,倒是挺正派。

本来他昨天也只是想逗逗她,但她的反应太有趣,让他想将这个游戏继续玩下去。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宠妻狂魔别太坏》

第4章 见一次,亲一次


黑色汽车在沐家别墅门前停了下来。

沐暖暖正要解安全带,一旁的慕霆枭就倾身靠过来,修长漂亮的手指在安全带的暗扣上轻轻一按,“啪”的一声,安全带松开了。

他英俊逼人的脸近在咫尺,就算沐暖暖心如止水,也难免看得脸红心跳,原本无神的眼睛里渗出一丝慌乱。

这个男人仅凭一张脸,就足以让所有女人为之心动。

可是又想到他昨天的恶劣行径,沐暖暖的神色就恢复了自然。

不过是个恶趣味觊觎表嫂子的富家纨绔子弟而已,好看有什么用。

她抬起头,推了推眼镜,脸上的表情有些呆,无神的双眼显出几分痴傻,“我要下车了。”

慕霆枭的眼廓微缩,气场一下子外放开来,整个人充满了危险气息。

沐暖暖敏锐的察觉到他的变化,开门就要下车,一只手臂却捷足先登的扣住了她开车门的手。

他身形宽阔,长臂横在她跟前,从外面看起来,他几乎是将她抱在怀里的。

他透过她的眼镜,直勾勾的看着她清澈如秋水的眸子,别有深意的说道,“我好心送表嫂回来,表嫂不感谢我吗?”

她低下头,神情里带着一点畏缩,嗫嚅着小声说,“谢谢。”

沐家的那群人看见她这副样子就觉得没趣懒得理她,但愿“慕嘉宸”也会这么觉得。

慕霆枭看着她微微抿着的粉色唇-瓣,神色渐深,“谢得这么不诚心,我只好自己拿谢礼了。”

明明是一张皮肤暗沉的脸,却长了这么一张粉艳的唇,惹得他有采撷的冲动。

既然是他名正言顺的妻子,为什么要忍耐?

念头一起,他便俯身压唇亲了上去。

沐暖暖感觉到唇上覆上了一个冰软的物体。

她瞠目结舌的看着眼前放大的脸,伸手想要推开他,却发现自己的双手已经被他紧紧的扣住。

慕霆枭很满意她的反应,他空出一只手,将她的眼镜拿掉,露出那双清澈明亮的眼睛。

这样一看,顺眼多了。

沐暖暖气得双颊通红,这个男人太放肆了,竟然敢在沐家门口非礼她!

一吻结束,他意犹未尽的离开她的唇,语带命令,“以后不准戴眼镜,不然,我见一次,亲一次。”

又暖又甜,有机会还想再试试。

后半句话,他特意放低了音量却又加重了语气,眼晴更是肆无忌惮的在她身上巡睃。

像是某种凶猛的野兽在巡视自己的领土一般,满满的侵占意味。

沐暖暖刚要骂他无耻,一道女声打破了车里的安静。

“暖暖?”

沐暖暖闻言,蓦的转头看向半开着的车窗外。

萧楚荷震惊的瞪大眼,一半是惊讶,一半是怒意,“你怎么在这里?”

沐暖暖攥紧手,眼里飞快的闪过一丝慌乱。

新婚第一天,就在自家门前被母亲看到这样一幕……

萧楚荷到底也是顾及面子的,四下一看,发现没有人,就绷着脸冷声道,“下来。”

沐暖暖拉开车门径直下去了。

她一下去,萧楚荷拉着她就要进别墅。

却不料,车里的慕霆枭在这时候将头探出窗外,邪气的用手指摩挲着唇,漫不经心的说,“表嫂,我等你。”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宠妻狂魔别太坏》

第5章 像个佣人一样


萧楚荷听见这声“表嫂”,面色沉得厉害,冷冷的横了沐暖暖一眼。

沐暖暖咬了咬唇,这个“慕嘉宸”是想要害死她吗?

萧楚荷拉着沐暖暖进了别墅的大厅,才冷冷的甩开她的手。

她面色铁青的看着沐暖暖,“刚刚那个男人叫你表嫂?是慕霆枭的表弟?”

沐暖暖点了点头,“嗯。”

“啪!”

萧楚荷迎面就是一巴掌扇了过来,力道很重,打得沐暖暖耳朵里都是嗡嗡作响。

“你要不要脸,新婚第一天就和丈夫的表弟搞在一起,你是想害死谁!你想死可别拉沐家下水!”

沐暖暖垂着眼睑,伸手摸了下自己痛得麻木的脸,冷冷的抬眼看向萧楚荷,“你怎么不问问我是不是自愿的?”

每次都是这样,一有事就是先骂她教训她,而从来不会先问一下原因。

“一个是毁了容又不能人道的废人,一个是正常健康的男人,正常人都知道会选谁,你昨天晚上,不会也是跟这个‘表弟’一起过的吧?”

女人娇柔的声音从楼梯口传来,轻轻柔柔的,但却满怀恶意。

萧楚荷一看见沐婉琪下来,连忙迎了上去,关心的问道,“婉琪,你身体好一点了没有?”

“妈妈,我好多了。”沐婉琪冲萧楚荷柔柔一笑,这才走到沐暖暖身边,“暖暖,我虽然能理解你的心情,但你也要为沐家考虑一下,要收敛一点。”

刚刚在楼上,她在窗边就看见了沐暖暖和一个男人在车里亲亲我我,她倒是没有想到平常看起来又蠢又丑的沐暖暖还有勾搭男人的本事。

她说完,又转头看向萧楚荷,撒娇似的说,“妈妈,我说的对不对?”

萧楚荷展颜一笑,“婉琪说得当然对了。”

沐暖暖紧攥着手,抿着唇一言不发。

不知情的人,恐怕会以为沐婉琪和萧楚荷是亲生母女。

但这么多年来,萧楚荷一心都想在沐家站稳脚,不择手段的讨好每一个沐家人,她这个亲生女儿反而像是捡来的。

萧楚荷收敛了笑意,一脸严肃的看向沐暖暖,“暖暖,你既然已经嫁进了慕家,就要守好自己的本分,不要给我们沐家丢脸。”

沐暖暖垂着眼,遮住眼底的嘲讽,面上是一副受包的模样,波澜不惊的语气说道,“你们倒是提醒了我,如果我哪天不高兴,做出一点出格的事,不知道慕家会不会气得连整个沐家也一起收拾了。”

沐婉琪没有想到一直傻乎乎逆来顺受的沐暖暖,会说出这样的话,她皱眉出声,“你什么意思?”

“就是姐姐听到的意思。”沐暖暖抬头,敛着眼睑,双眼无神的呆滞模样和平常无异。

以为她还会像个佣人一样的被他们呼来喝去吗?

从前是因为她对萧楚荷这个母亲还有期待,在她逼自己替姐姐嫁进慕家之后,这最后一点期待也没有了。

“你!”

沐婉琪对沐暖暖颐指使气惯了,这还是沐暖暖第一次反抗。

她气得瞪了沐暖暖一眼,转头看向萧楚荷,“妈,我好心劝暖暖,她怎么这样!”

萧楚荷当然听出来沐暖暖话里的威胁,但一想到以前不管什么事沐暖暖都会对她妥协,还是摆足了母亲的架子,严厉的说:“暖暖,给姐姐道歉。”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宠妻狂魔别太坏》

第6章 带我离开,要快


沐暖暖直直的看着萧楚荷,眼神冰冷,“道歉?不可能。”

萧楚荷的记忆里,这个女儿小时候的确是聪明漂亮的,可越长大就越丑越笨,这还是第一次看见沐暖暖露出这么犀利的眼神,她竟然被这个眼神看得浑身发冷。

她咽了口唾沫,转头对沐婉琪小声说,“婉琪,咱们今天先算了,万一逼急了她……”

沐婉琪虽然心有不甘,但也只能算了。  

万一沐暖暖真的脑抽做出点出格的事,慕家动怒牵连了沐家,她还怎么过千金小姐的生活?

沐暖暖见她们被自己的话震住,就转身上楼去房间收拾自己的东西。

她在沐家生活了二十年,东西少得却像是个寄人篱下的人。

提着行李箱下楼的时候,大厅里空无一人。

沐暖暖在原地迟疑了一下,就绕到后门出了沐家别墅 。

虽然不知道慕霆枭那个“表弟”为什么会对她有兴趣,但她知道,离他远点准没错。

……

慕霆枭在沐家别墅的前门等了很久,也不见沐暖暖出来,面色也变得难看起来。

想到昨天看到的资料里得出的信息,他俊眉微蹙,那个丑女人不会是被沐家的人欺负了吧?

这个念头一冒出来,他不由得伸手摸了摸自己被她打过的脸,冷哼了一声,她可不像是轻易会被人欺负的。

“先生,你要不要进来坐坐?”

轻柔的女声传来,慕霆枭转头看向窗外,就看见一个面容精致的女人婷婷的站在车旁。

沐婉琪看见他的正脸的时候,不由得怔住了。

之前她在楼上看见沐暖暖和一个男人在车里亲亲我我,但没想到这个男人长得居然长得这么好看这么有气质。

这样出色的男人怎么会看上沐暖暖那个又蠢又丑的土包子呢?

看来,她决定出来试试运气的想法没错。

她那点心思,压根瞒不过慕霆枭的眼睛。

他冷笑了一声,“你是谁?”

“我是暖暖的姐姐,我叫沐婉琪。”她一点都不介意慕霆枭的冷淡。

沐婉琪?

慕霆枭想起来了,沐家两个女儿,除了沐暖暖,另一个就是他那个便宜未婚妻了。

用普通人的眼光来看,的确是貌美如花,可看在他眼里,竟然觉得沐暖暖那副丑兮兮的样子更顺眼。

他没耐心和她多说,只面无表情的问道,“沐暖暖呢?”

“她……她应该还在房间里收拾东西吧,她让我下来叫你进去坐坐。”沐婉琪不想放过这个机会,和慕家沾亲带故的人,家境都不差,更何况还长得这么好看。

看穿她心思的慕霆枭不由得冷笑,沐暖暖会让他进去坐?

这会儿恐怕已经偷偷跑了!

他连一个多余的眼神都懒得给沐婉琪,降下车窗,直接驱车离开了。

沐婉琪从没被男人这样冷待过,一时间气得脸色都青了。

……

沐暖暖直接回到自己租住的小单间里。

上大学之后,她就一直住在学校里,后来毕业实习,她就在外面租房子。

要不是最近萧楚荷为了逼她嫁进慕家,一直把她关在家里,她一步都不想踏进沐家。

反正慕霆枭也没住在别墅里,也不想见她,她回不回去住又有什么关系?

整理好东西之后,已经是下午,她打算出门买点东西。

她住的地方是是沪洋市有名的贫民窟,交通不便,鱼龙混杂。

刚拐进一条巷子,她就听见“砰”的一声巨响。

好像是……枪声?

她抬头,就看见迎面一辆白色的面包车像是发疯的野狗一样,不受控制的朝她冲了过来。

她险险的闪到一边,那辆车从她身前擦过去的同时,车门突然打开,一个身形高大的男人从里面跳了下来。

他抱住头恰好滚到沐暖暖的脚边。

她正要往后退,那个男人突然一跃而起,将一个冰凉的东西抵住了她的太阳穴,男人好听的嗓音带着几分熟悉,“带我离开,要快。”

当沐暖暖抬头看清男人的脸的时候,下意识的惊呼出声,“慕嘉宸 !”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宠妻狂魔别太坏》

第7章 你帮我取


慕霆枭也没想到会在这里遇到沐暖暖。

他追踪那个人到了这个地方,没想到却反被袭击。

这里房屋密集,地形复杂,他根本分不清方向,本想挟持一个人带他离开,却没想到居然遇到沐暖暖。

不知道为什么,看到沐暖暖那张木木的小脸的时候,他心底竟然生出一股莫名的信赖感。

他把枪收了起来,幽沉的目光直直的锁着她,嗓音低沉而又冷冽:“你在这里做什么?”

“我住这儿。”沐暖暖被他手里的枪吓到,乖乖的实话实说。

慕霆枭眼里闪过一抹诧异,沐家三小姐,就住在这种地方?

但他很快又恢复自然,命令道:“带我去你住的地方。”

“不行。”让她带这个男人去她住的地方,还不如崩她一枪给个痛快。

“呵。”慕霆枭一早料到她会有这个反应,冷笑一声,声音低沉如同鬼魅:“想让我告诉表哥你gouyin我?”

又威胁她!

沐暖暖攥紧双手,一张小脸气得通红,偏偏又拿这个无耻的男人没有办法。

最终,她转身朝来的路走去:“你跟我来。”

两人在这说话的功夫,也不过半分钟。

等他们一走,两个黑衣男人就追了上来。

慕霆枭听见脚步声,警觉的拉着沐暖暖闪进了另一条巷子,随便找了间房子就进去了。

等到那两个人离开,他才拉着沐暖暖出来。

沐暖暖心里紧张死得要命,她不知道“慕嘉宸”惹了什么人,但也知道现在不是多问的时候。

……

两人匆匆的回到了沐暖暖的小单间。

沐暖暖站在门口做贼似的张望了一下,这才退进房间里。

“你到底……”

她关上门,转过身正要问“慕嘉宸”惹了什么人,后面几个字还没来得及说,就看见他高大的身子一下子倒了下去。

“你怎么了?”沐暖暖面色一变,慌忙走过去扶他。

可是慕霆枭长得高大,一身肌肉又紧实,她小胳膊小腿,不仅没将他扶起来,反而沾了一手的血。

她这才发现“慕嘉宸”的面色已经苍白如纸,由于他穿着一身黑色的衣服,所以染了血也看不出来。

慕霆枭看着她面色慌张的样子,突然伸手拽住她的手,薄唇微掀:“怕什么?放心,我死了他们顶多让你给我陪葬。”

他的语气十分淡漠,难以分辨是玩笑话还是认真的。

沐暖暖也没心思听他说这种话,她想到之前听见的枪声,板着脸说:“你放手,我去拿手机给你叫救护车!”

他的面色突然沉了下来,声音冷冷的:“不准叫救护车。”

沐暖暖感觉到他加重了力道,自己的手被拽得生疼,他冰冷的脸色压迫感十足,她不敢反驳。

她试探性的出声:“那……我给你包扎伤口?”

慕霆枭直接忽略她的话,沉声吩咐:“刀片,打火机,蜡烛,绷带,毛巾。”

沐暖暖领悟过来,他是要自己取子弹。

她吓得直摇头:“不行,你不能自己取子弹,会出人命的。”

“谁说我要自己取了?”慕霆枭看着她,浓重如黑夜般深邃的眸子仿佛黑色漩涡,看一眼,就能将人吸进去。

就在沐暖暖差一点被他的眼睛吸进去的时候,她听见他幽幽的说道:“你帮我取。”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宠妻狂魔别太坏》

第8章 聪明又善良的女人


“什么?”沐暖暖闻言,几乎是吓得腿软:“我不行!”

虽然她很反感这个男人,但她敬畏生命。

即使她的出生,只是沐立言和萧楚荷避孕失败产生的麻烦,这些年在沐家一直像个佣人一样被沐婉琪使唤,但她还是很努力的活着。

她不知道“慕嘉宸”为什么能把这样人命关天的事说得这么轻巧,但她不会答应他。

慕霆枭挑眉:“难道你更想给我陪葬?”

依旧是淡漠的语气,但却透着一股不容置疑的坚定。

沐暖暖苍白着一张脸,无可奈何的去拿东西。

她觉得,她的人生从嫁进慕家那一刻起,就已经崩坏到无法修复了,再坏一点又何防?

她甚至苦中作乐的想,要是“慕嘉宸”真的在她给他取子弹的时候死掉了,她能给一个这么好看的男人陪葬,也不算太亏。

……

沐暖暖已经尽力维持着冷静,但还是控制不住的有些手抖。

她一边用刀片剥开他伤口边缘的皮肉,一边注意着“慕嘉宸”的情况。

她发现,他除了面色惨白,和额头上的汗珠以外,并没有特别的反应,就连眉头都只是浅浅的皱着。

非要说特别的地方,那就是他一直看着她。

她能感觉到他现在很虚弱,可是他的目光却犹如实质一般,灼烧着她。

沐暖暖忍不住说了一句:“你别看我。”

慕霆枭其实并不像他表现得那么冷静,伤口痛,失血过多,他几欲昏厥。

可是,当他看着沐暖暖的时候,痛感竟奇迹般的有所减缓。

“不用紧张,我也不会死,我相信你。”慕霆枭的声音轻而淡,但却十分笃定。

沐暖暖从未被这样的信任和看重过,她咬紧牙关,更加专注的替他取子弹。

……

沐暖暖觉得过了一个世纪那么长。

当她终于把那颗子弹取出来的时候,已经是满头大汗。

她在旁边的盆里洗了手,关切的问慕霆枭:“你感觉怎么样?”

如果说在此之前,她对“慕嘉宸”的印象是“纨绔渣滓”,但在取了子弹之后,她不由得有些佩服他。

整个过程当中,他没有叫过一声痛,也没有昏过去,这种非人的毅力,她只在电影里看见过。

同时,她也觉得这个男人有一种深不可测的神秘,也有些可怕。

“拿笔,我列个药单给你。”慕霆枭虽然面色苍白,但说话的时候还是十分有威慑力。

沐暖暖记下了药单,就出去给他买药。

她很警慎的跑了好几家药店才买齐了药。

……

沐暖暖回来的时候,慕霆枭注意到她提着几个印着不同药店的塑料袋,唇角微不可察的扬了扬。

真是个聪明又善良的女人。

他看得出来,沐暖暖很讨厌他。

或者说,她讨厌的是“慕嘉宸”。

她大概以为他在被仇家追杀,所以她帮他买治伤的药怕引人怀疑,就跑了好几家店去买。

沐暖暖将药拿出来,在他跟前蹲下来:“我给你上药,如果疼,你就叫我轻点。”

直到她上完药,慕霆枭也没有吭一声。

就在她要起身的时候,男人突然伸手拉住她,压着她的唇就吻了上去。

“我说过,不准戴眼镜。”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宠妻狂魔别太坏》

第9章 想碰碰她


给他上药的沐暖暖,看起来特别温柔,温柔得让慕霆枭有一丝动容。

然后,就想碰碰她。

她是他的妻子,做什么都是理所当然的。

但对沐暖暖来说,他是“慕嘉宸”,是慕霆枭的表弟。

他三番五次的调-戏她,亲她,远远超出了她的承受范围。

沐暖暖猛的推开他,往后连退数步,离他远远的,冷着一张脸说道:“慕嘉宸,我是你表嫂!请你放尊重一点!”

经过刚才取子弹的事,让她对“慕嘉宸”没那么讨厌了,没想到他却依旧这么放肆。

慕霆枭回味似的摩挲了下自己的唇,好听的嗓音里带着丝丝蛊惑:“表嫂,你跟着表哥不过是守一辈子活寡而已,不考虑一下我么?”

沐暖暖拒绝得直接干脆:“不考虑。”

木着一张小脸,再配上一副丑兮兮的装扮,像个小老太婆似的,完全没有动人的地方。

慕霆枭偏就觉得沐暖暖这副模样很生动。

沐暖暖觉得自己不能再坐以待毙,这样只会让“慕嘉宸”更加的肆无忌惮。

“你打电话让人来接你回去吧,不然我就打电话叫救护车,到时候别人就会知道你受了枪伤。”

她的声线偏软,即使是说威胁的话,也没有一点威慑力。

慕霆枭瞥了她一眼,跟没听见似的,直接就磕上眼睛休息了。

沐暖暖:“……”

她咬了咬唇,看着他苍白如纸的脸色,也不忍心叫醒他赶他走。

趁着“慕嘉宸”休息的空隙,沐暖暖去了趟菜场。

虽然她名义上是沐家的三小姐,但却并没有小姐的命,大多时候是病了没人管,饿了没人问,痛了自己咬牙忍。

所以,她的生活能力很强。

再讨厌“慕嘉宸”,她也不能冒着他可能死在她这里的风险而不管他。

她活得很认真也很努力,不想摊上人命,也不想给他陪葬。

所以,她还是不情不愿的给他煲了汤。

……

夜幕降临的时候,沐暖暖叫醒了“慕嘉宸”。

“你饿吗?我煲了汤,你要不要喝一点?”她站在离他两步远的地方,生怕他又做出什么放肆的举动。

慕霆枭抬眼看她,惜字如金的吐出一个字:“要。”

沐暖暖盛了汤过来,放在他床前的小桌子上,就一下子退开老远。

但是她的小单间实在太小。

除了隔断的小厨房和卫生间,一米五的床,一张折叠小桌子,单人小沙发,半新不旧的书架……简单的几样东西已经占满了房间大半的位置。

她跳得再远,也不可能脱离慕霆枭的视线范围。

慕霆枭看了她一眼,缓缓的坐直身子,然后面无表情的拉开被子,露出胸膛上被血浸染了的纱布,漫不经心的开口:“伤口裂开了。”

那副不在乎的语气,仿佛说的不是他身上性命悠关的伤口,而是在说别人的事。

沐暖暖不想管他,可是又看不过眼。

只能慢吞吞的走了过去,一手端起汤碗,一手拿着调羹舀了汤递到他唇边。

慕霆枭这次没再说什么,垂着眼,一口一口的咽下她喂给他的汤。

狭小的房间里一片静谧,只有调羹碰到碗沿的细小声响,无言的aimei就这样蔓延开来。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宠妻狂魔别太坏》

第10章 将她当成跳板


翌日。

沐暖是被手机铃声吵醒的。

为了符合土包子的设定,在身边所有人都用外形漂亮又功能齐全的智能手机的时候,她还是用的那种只能打电话发信息的老人机。

拿过手机,看着上面的备注,她的脑子顿时清醒 过来。

她迟疑了片刻,才接通了电话:“爸。”

沐立言的声音是一贯的严肃:“你昨天回家了?谁送你回来的?”

作为父亲给一个刚嫁人的女儿打电话,问的却是这样无关紧要的问题,沐暖暖只觉得心寒。

平日里,沐立言很少给她打电话,他突然打电话来问这个,不由得让沐暖暖怀疑他的用心。

但她还是实话实说:“是慕霆枭的表弟。”

沐立言在那头沉吟了片刻,然后才说:“有时间,带你姐姐去慕家转转,有合适的年轻人也给她介绍一下,让她多交几个朋友。”

他话里的意思,沐暖暖明白了。

她昨天从沐家别墅离开之后:“慕嘉宸”和沐婉琪可能见过面。

沐婉琪很有可能看上“慕嘉宸”了,所以想让她给他们牵线。

他们父女俩的如意算盘打得可真好。

慕霆枭明明是和沐婉琪订下的婚约,可最后却是她嫁给了慕霆枭。

然后,他们就要将她当成跳板,给沐婉琪在慕家再找一个优秀男人当老公。

整个沪洋市谁不知道,慕家除了慕霆枭以外,他的那些堂兄表弟个个都是人中龙凤,优异出众。

沐暖暖眼里浮现出一丝自嘲,沐婉琪是沐立言的亲生女儿,难道她就不是吗?

怎么能偏心至此呢?

沐暖暖忍着委屈,尽量让声音维持着平静:“我倒是想带姐姐去慕家转转,可是,我到现在都没有见到慕霆枭。”

沐立言一听,她连慕霆枭的面都没见着,一下子就生气了。

“连丈夫都没见到,这么点用处都没有,你还有脸回家!”

沐暖暖鼻子一酸,硬生生的忍下眼泪,声音和平常无异:“你把姐姐送到慕家去,说不定慕霆枭就愿意见她呢?我一个冒牌货,他为什么要见我?”

从浴室里出来的慕霆枭正好听见了她这句话。

她坐在床上,海藻般乌黑浓密的头发垂到了腰际,拿着手机的手指因为太过用力能看见凸起的青色血管,秋水似的眼睛里蓄满了眼泪,却倔强的没有流出来,纤弱的身影看起来惹人心怜。

慕霆枭眯起黑眸,发现这个新婚妻子真是越看越顺眼。

不知道电话那头的人又说了什么,沐暖暖的面色白了白,没有说话也没有挂电话。

慕霆枭直接走过去,夺过她手里的手机,直接挂断了电话。

呵,这个女人竟然还用这种手机。

然后,他低头看着沐暖暖,淡漠的嗓音里听不出情绪:“不想听的话,不听就可以了。”

沐暖暖仓皇的抬起头来,眼里还蓄着眼泪,只觉得眼前一片模糊,根本就看不清他的脸。

但很奇异的,她在他的话里听到一丝安抚的意味。

但下一刻,她猛的瞪大眼:“我怎么在床上?”

她把床让给了受伤的男人,她昨晚是睡在沙发上的!

“你自己梦游爬上去的。”慕霆枭面无表情的说完,就走到床边,在她旁边躺了下来。

继续阅读《宠妻狂魔别太坏》


版权声明:未经书面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对既成事实本站将保留所有的权利。

无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