隐婚老公是大佬盛谨洋,靳长明,隐婚老公是大佬小说免费阅读

小说:隐婚老公是大佬
分类:其他小说
作者:明玥夜
简介:景颜带着一个大秘密,嫁给了南城大佬盛谨洋
婚后,他将她宠到了骨子里
世人皆知,敢动盛谨洋老婆的人,绝对没有好下场
明星遭封杀,生意人会破产
景颜以为,这就是真爱
直到一场抢劫案,他将前女友护在怀里,却眼看着景颜被人拖走,身下划出长长的血痕
而浸湿在血泊中的,是一纸妊娠6周的化验单
从此,他的世界中,再也找不到他的景颜……
角色:盛谨洋,靳长明
隐婚老公是大佬盛谨洋,靳长明,隐婚老公是大佬小说免费阅读

《隐婚老公是大佬》免费试读免费阅读


第1章 景颜和她隐婚的老公


  靳长明来敲她卫生间门的时候,景颜正在洗澡。

  她已经连续在岗位上奋战了三天三夜。

  本想昏天黑地的睡上一场的。

  可靳长明的话,结束了她美好的愿望。

  “景小颜,你婆家来电请你过去吃饭。”

  景颜顶着两个硕大的黑眼圈,穿了件浴袍就出来了。

  “舅舅,你看我这样去婆家合适吗?”

  “妈呀,快捂上,别让我再看见你这张脸,我怕晚上做噩梦。”

  景颜哈哈大笑着,选了衣服钻回洗手间。

  “你这几天忙什么呢,如果你妈还活着看到你天天夜不归宿估计会疯。”

  “我这几天在跟踪一则超级劲爆的娱乐新闻。

  你的女神情歌天后初晴与咱们南城最神秘的五少之一的某大老板在他的私人别墅中悱恻了三天三夜。”

  靳长明脸一黑:“那个神秘的大老板,不会又是盛谨洋吧。”

  景颜呲牙无所谓的一笑:“就是啦。”

  “景小颜,你这脑袋倒底怎么长的啊。自己的老公被人抢走,你居然还能若无其事的跟拍?”

  景颜拉开卫生间的门出来的时候,已经换上了一身利索的套装。

  她本就长的精致,穿什么都好看,只可惜,现在脸色很差。

  “错,我的老公多实在善良呢,三五不时的就帮我制造点头条绯闻,让我每月都能赚足奖金。”

  景颜挤眼巧笑。

  “啧啧啧,这种钱都赚,你是有多爱财?”

  “现在我上没老可啃,未来我下没小能养,总得给自己的后半生存点医药费吧。”

  是的,景颜爱财,可以说是视财如命。

  她的收入在南城来说算中等偏上了,可她还是节衣缩食的过着解放前的生活。

  她是南城娱乐周刊的小小狗仔一枚。

  她的丈夫是轰动南城的抢手货——五少之一盛氏集团的总裁盛谨洋。

  24岁时接过已经岌岌可危的盛氏。

  26岁时带领盛氏重新走向辉煌。

  27岁时公司同时在六国上市。

  29岁时成为世界企业家中数一数二的翘楚。

  32岁时荣登世界福布斯财富榜前50位。

  33岁时成为她法定意义上的丈夫。

  当然,这件事只有为数不多的几个自家人知道。

  结婚三载,除去工作上的偷偷跟拍外,她只见过他一面,还是匆匆一撇。

  就连领证那天,都是他的助理来代替他领的。

  对于结婚这件事儿,景颜还是蛮同情他的。

  而当时的情况,是这样的,可以说,剧情很狗血。

  他的奶奶病危。

  病床上,她说自己年轻时受过景家恩惠,曾给他定了娃娃亲。

  她唯一的愿望就是看到孙儿结婚生子。

  他是被奶奶养大的,对奶奶极其孝顺。

  奶奶的要求他自然会应下。

  所以,他是不得不娶。

  而她则是因为多年前那件不愿提及之事,曾受过盛家奶奶的恩惠而不能不嫁。

  22岁大学一毕业,景颜嫁给了大她十一岁的盛谨洋。

  婚后,两人形同陌路。

  这时,手机铃声突然响起。

  正擦着头发的景颜看着陌生的号码凝眉。

  “喂?你好。”

  “……”

  “你好,请问哪位。”

  “我是盛谨洋,你在哪里?”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隐婚老公是大佬》

第2章 想抱重孙子


  景颜愣了五秒才想起来回应。

  “呃……你好,我正在家里,有事吗?”

  “地址发我,我去接你。”

  不等她再说什么,盛谨洋就已经挂断了电话。

  景颜揉了揉自己的头发,天要下红雨了吧。

  一个小时后,丹青公寓楼下

  一辆黑色越野停在了景颜和舅舅面前。

  这辆车她跟拍过无数次,认识。

  驾驶室中,盛谨洋五官雕刻般精致,眼神深邃。

  他眯着眼看向景颜身侧的男人,发出几分危险的信息。

  舅舅对车里的盛谨洋招了招手,车窗落下,里面冷冷落出两个字。

  “上车。”

  舅舅大热屁!股贴了个冷脸,景颜偷笑:“卖外甥女儿求荣失败。”

  她拉开车门上车。

  车子发动,驶远。

  气氛安静的有些过分。

  不过景颜很执着,对方不开口她也一句话都不说。

  “刚刚那个男人是谁?”

  终于,男人开口,脸上带着几分阴霾。

  虽说娶这个女人不是他本意,可戴绿帽子这种事儿他不会允许。

  景颜噗嗤一笑,即便他们夫妻两人并不熟悉,可男人毕竟是男人啊。

  “你笑什么?”盛谨洋口气不悦。

  “那是我舅舅。”

  “亲的?”

  “嫡亲嫡亲的,我姥姥四十三岁的时候生的我舅舅,我妈23岁时生下我。”

  车内又恢复了安静,直到车子开到南城最让人向往的云水山庄。

  这里环境优美,山庄依山而建,山前细水长流,是个龙盘踞的好地方。

  “下车。”

  景颜解开安全带,利索的下车跟着盛谨洋进门。

  两个保姆站在门口迎接:“大少爷,少奶奶,欢迎回来。”

  景颜扬眉浅笑:“林妈、周婶,好久不见。”

  “少奶奶好久不见,老夫人在大厅等你们呢。”

  两人进了大厅,已经八十岁的盛奶奶看上去很健康。

  三年前她病危,倒没成想盛谨洋一结婚,反倒起了个冲喜的效果。

  奶奶在半年后竟然安然地出院了。

  “奶奶我回来了。”

  两人异口同声,盛奶奶招了招手笑道:“真是夫妻同心啊,快过来坐。”

  景颜走近奶奶身边坐下。

  盛谨洋看了景颜一眼,还真是不拿自己当外人。

  他也在奶奶对面坐下。

  “奶奶你有什么要事不能电话里说,我公司还有事。”

  “就你公司重要。”盛奶奶说着转头看向景颜:“丫头,其实今天找你来是有件事跟你商量。”

  “说什么商量不商量的,奶奶有事只管吩咐就是。”

  “那奶奶就不客气了,你跟谨洋结婚几年了?”

  “嗯……三年。”

  “三年的时间不短了,也该让奶奶抱个重孙子了不是,奶奶一把老骨头也没几年光景了。”

  重磅炸弹。

  景颜膛目结舌的看了奶奶半响这才回神。

  “那个……奶奶,生孩子这种事儿要看缘分的。”

  “奶奶倒是觉得你们没有努力,你别怪奶奶多嘴多舌,要不要奶奶帮你预约一个好的妇科专家看看?”

  景颜连忙站起身摆手。

  “不用不用,奶奶,我身体好的很,真的,我保证不是我的问题。”

  盛谨洋邪笑着看向景颜:“照你这么说,是我的问题咯?”

  景颜尴尬:“我不是那个意思。”

  盛谨洋挑眉,灼灼的看向景颜:“奶奶,我知道你的意思了,我们会努力的。”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隐婚老公是大佬》

第3章 酒吧巧遇


  景颜不知怎的有种上了贼船的感觉。

  此刻坐在盛谨洋的车上,她还觉得飘飘然的。

  盛谨洋说要努力,怎么努力?

  他们,不,是他跟她连手都没有扯过一下怎么努力?

  “你把我放在前面的公交站点就可以了。”

  盛谨洋淡淡道:“我送你回去。”

  “不用了,我自己能行。”

  盛谨洋转头看她,猛的将方向盘一打靠边停车。

  景颜解开安全带道了声:“谢谢。”

  她开车门,他道:“奶奶没有给你婚房吗?”

  “有。”

  “明天就从你舅舅家搬回新房去。”

  “不用了,我跟我舅舅一起住习惯了。”

  “我盛谨洋的女人结婚后还要跟舅舅住,传出去不是让人笑掉大牙吗?我不是在跟你商量,这是通知。”

  厄……怔愣大半天,他这是在管她吗?

  “不是要下车吗?”

  “啊?哦好。”景颜连忙下车。

  盛谨洋的车开出去很远,她才原地跺脚:“什么嘛。”

  周二晚上她轮值的日子。

  所谓的轮值其实就是在南城名门富豪和影星们最常去的天堂酒吧抓新闻热点。

  她坐在吧台上,手中举着酒瓶一口口的小抿着,目光到处乱看。

  因为长的不错,加上穿着平时绝对不会穿的短裙,她总是能吸引不少男士的目光。

  “小姐,请你喝杯酒啊?”

  景颜巧笑:“好啊。”

  转头,点了一杯最贵的。

  男人在她旁侧坐下,手刚要摸她的,她就很自然的按住对方的手。

  “我是不是应该先告诉你,我是‘女同志’?其实在我眼里,我跟你的性别是一样的。”

  “考,晦气。”

  男人将手抽出,快速离去。

  景颜挑眉笑了笑,又白喝了一杯。

  这么算下来,这件裙子的钱算是赚出来了。

  一个两个三四个,这一招,景颜真是屡试不爽。

  第四杯酒喝完时,她的身侧又传来一阵男声:“请你喝杯酒?”

  “好啊……”回头看去的时候,景颜差点从旋转椅上摔下来。

  盛……盛谨洋?

  “你还真是来者不拒啊,你也不看看刚刚那些都是什么人。”

  “有免费的酒喝,我为什么要拒绝。”

  待头脑再次充血,她也找回了理智。

  “你很缺钱?”

  从刚刚一进来他就看到了吧台上的她。

  他故意坐在最角落里观察她,结果她还真是让他大开眼界。

  不过他倒是好奇,那些男人们为什么花了钱买了酒却没有占她便宜。

  “你以为全世界的人都跟你一样有钱啊。”景颜转过头,敲了敲吧台:“来杯蓝色妖姬,这位先生请客。”

  盛谨洋撇了调酒师一记,那调酒师恭敬的点了点头:“盛总。”

  他拉起她的手就穿越人群走出了酒吧。

  “唉唉唉,你干嘛呀。”

  到了门口,她才终于甩开了他握着自己的手:“你看,都捏红了。”

  “你在这里做什么?”

  “我在工作,工作好吗。”景颜拍了拍手掌转身又要进去。

  “你在这里工作?”他上下打量着她。

  上衣的大V字领露出肩膀,短裙下一双修长的腿……

  “盛谨洋,你胡想什么呢,我是娱乐记者。”

  “娱乐记者什么时候要沦落到牺牲色.相的地步了?”

  “我懒得理你。”景颜拨开他要继续往里涌却被他长臂挡着。

  “景笙?”两人正僵持不下,旁边传来一道疑惑的叫声。

  景颜只是听到这声音就浑身一震,忽的双手紧紧握住盛谨洋的手臂。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隐婚老公是大佬》

第4章 总裁想吃霸王餐


  盛谨洋并没有推开景颜,只是对她的反应感到好奇。

  “你是景笙,景笙你还活着,你真的还活着,你为什么会在南城?”

  男人靠近细细的打量景颜,脸上的表情有惊喜,有愧疚。

  盛谨洋冷漠的看向这个看上去有些清瘦的男人,目光如鹰般犀利:“先生,你这样拉着我太太不合适吧。”

  景颜呼出口气,看向男人,表情默然:“你认错人了。”

  “你太太?景笙,你结婚了?”

  “先生,你真的认错人了。”景颜口气坚定的说完挽着盛谨洋的手赶紧走远,还管什么工作呢。

  男人看着景颜的背影好半响没有回过神。

  盛谨洋载着一路沉默的景颜,不停的透过后视镜打量她。

  自从遇到那个男人后,这个女人就有些神情恍惚。

  难道是旧情人?

  那她太没眼光了。

  “景笙是谁?那个男人,你认识?”

  “不知道,大概是认错人了吧。”

  景颜手摸着车门:“你不是很有钱吗,怎么还开这种车啊,怪不得人家都说人越有钱越小气呢。”

  他转头看她,转移话题?她明明就认识那男人的样子。

  “你觉得这车很掉价?”

  “不然呢?你没看到别的人都开什么劳斯莱斯,玛莎拉蒂的啊,你这是什么车啊。”

  盛谨洋看她一眼没有做声。

  车子左转后景颜道:“前面放下我,从这里回去坐地铁更方便。”

  “这里离地铁站还很远。”

  “我饿了,要先下车吃点东西行不行?”

  “这里没有吃东西的店。”

  “那边有路边摊,没看到吗?”

  盛谨洋将车停靠。

  “谢谢你送我。”

  景颜没再说什么转身就走。

  盛谨洋也下了车跟着她。

  她诧异:“还有事?”

  “一起,我也饿了。”

  景颜指了指路边吃麻辣烫的帐篷:“你确定?”

  “你能吃我为什么不能。”

  景颜挑眉,有个男人跟着结账也不是坏事。

  事实证明,盛谨洋的确不能吃。

  景颜荤素搭配挑了五十块钱的。

  盛谨洋眼看着所有人都用一个锅子,就不停的皱眉头。

  “看吧,我就说你不能吃。”

  “谁说我不能。”盛谨洋勉为其难的吃了两串,却总有想呕的冲动。

  他的确有点后悔跟了下来。

  景颜好笑的看了看他,风卷残云般的消灭掉了所有。

  盛谨洋吃惊的看着她,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好。

  景颜却是无所谓的一笑:“是不是觉得我很特别?被我迷住了吗?”

  盛谨洋摇了摇头:“你简直就是个怪胎。”

  景颜白了他一眼高喊:“老板,结账。”

  她说完大摇大摆的就要往外走。

  盛谨洋掏出钱包才想起他钱包里没有钱,而手机上的便民付款并没有开通。事实上,他平常根本就不用钱的,想要什么,自然会有人帮他买好。

  “五十。”

  “景颜。”盛谨洋叫道。

  景颜回头看到他为难的表情,赶忙上前拨拉他的钱包:“不会吧,没钱你吃什么饭啊,手机呢,支富宝……”

  她这一吼,换来了周遭无数的目光。

  怎么看这位大帅哥也不像是个会吃霸王餐的呀。

  盛谨洋人生中头一次有了想打女人的冲动,他很确定。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隐婚老公是大佬》

第5章 给她买车


  景颜很不爽的结了账。

  “记住,你欠我五十块。”

  盛谨洋目光深沉而坚定:“一块。”

  “什么?”

  “我只吃了两串。”

  “盛总,你要不要这么小气啊。”

  “跟你学的。”盛谨洋挑眉:“明天到我公司来取吧。”

  说完他上了车,扬长而去。

  “喂,盛谨洋……”景颜站在原地气的跳脚,想提醒这货,这年头有V信转账,也有支富宝付款。

  盛谨洋难得的看着后视镜笑出了声。

  忽然觉得如果跟这个女人过一辈子会很有趣。

  想到今晚的陌生男人,他拨通手机。

  “郑森,帮我调查一下景笙……算了,不必了。”

  景颜回到家将自己丢进床里。

  舅舅来敲门她都没有理会。

  “你今天不是值班吗,怎么这么早就回来了。”

  “舅舅,你刚才的敲门是摆样子的吗?我又没让你进来,麻烦你能不能当我不存在?”

  “臭丫头,我得罪你啦。”

  “我看到卢清风了。”景颜捂着脸将头埋进了被子里。

  “卢清风?他来南城了?他说了什么?”

  “舅舅,你出去吧,我想一个人安静安静。”

  靳长明叹了口气:“那你早些休息,不要胡思乱想,都过去了。”

  景颜点了点头。

  靳长明帮她关了灯出门点了支烟,很久没有抽了。

  景颜始终将自己埋在被窝中,过去的一幕幕就好像还在眼前一样。

  曾经一家四口的快乐生活。

  曾经年少时的青梅竹马。

  曾经……灵堂里,妈妈哭的撕心离肺的样子,姐姐生前笑逐颜开的照片,爸爸的忏悔,他后妻的虚伪,还有……那个她一生都不想再见到的恶魔般的男人。

  明明都忘了的啊。

  眼泪真的好任性,怎么也擦不完呢。

  次日,满血复活的她顶着两个大大的熊猫眼进了公司。

  一无所获加上提前翘班,她这一通骂挨的可不算轻。

  中午的时候接到陌生来电。

  “你好,景小姐吗?”

  “我是。”

  “我是盛总的行政秘书,盛总吩咐我为您准备了东西请您来取一下。”

  景颜呲牙咧嘴正愁火没处发:“取个屁啊,你帮我转告他,那一块钱权当我捐助你们公司了。”

  啪,挂断电话,心中无比痛快。

  不过五分钟后手机再次响起,是盛谨洋打来的。

  “盛谨洋,你不必太感谢我,区区一块钱我还是捐的起的,就这样吧。”

  啪,再次挂断,更痛快了。

  紧接着,手机再响……

  “干嘛?”景颜口气不佳。

  “胆敢再挂我电话,后果自负。”

  盛谨洋口气的森冷让她不禁打个冷颤:“你要干嘛?”

  “你没有车吗?”

  “车?那种东西费钱又不环保,我干嘛要有?”

  盛谨洋咬牙,她的伶牙俐齿是随了谁:“看来我给你买的车是多余咯。”

  “当然多……等一下,你给我买车?为什么?”

  “我盛谨洋的老婆天天坐公交乘地铁像什么样子?不过,既然你不喜欢就算了。”

  “别别别,买都买了,不送出去未免可惜。”

  “不环保。”

  “噢哟,路上的车比蚂蚁都多,还差我这一辆吗?”

  “费钱。”

  景颜咬牙:“又不是花的我的钱,盛总,我这就像只千里马一样飞奔到你们公司去。”

  盛谨洋挂掉电话好笑的摇摇头,贪财的女人。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隐婚老公是大佬》

第6章 大总裁吃坏了肚子


  虽然她现在是盛氏真正的女主人,可景颜还是第一次来到盛氏大楼。

  她走到前台自报门户:“我是景颜,你们的秘书约我来的。”

  她很有自知之明,不会给盛谨洋找不必要的麻烦。

  “您请前行二十米坐电梯上二十二楼。”

  “谢谢。”

  她转身离开,这是只听身后传来一声娇嗲的声音。

  “我是简韵诗,找你们盛总。”

  “请问您有预约吗?”

  “你新来的?不认识我吗?我可是你们盛总的女朋友。”

  听到女朋友三个字,职业精神浓厚的景颜回头看了一眼顿时摇了摇头。

  盛谨洋还真是不挑食,这种花枝招展粉饼乱撒的女人也要?

  啧啧。

  上了楼,自报门户。

  秘书谦虚的将她领进了总裁办公室。

  她进去的时候盛谨洋并不在座位上。

  环顾一圈儿她不禁咂舌,资本家真是太嚣张了。

  在这种寸土寸金的地段他居然用这么大的办公室。

  这得有三四百平了吧,冬天不会冷吗?得安装多少空调呀。

  哗啦……

  卫生间传来声音,接着门打开。

  盛谨洋脸色有些憔悴的走了出来上下打量她。

  “哇,盛总你气色这么好。”

  “如果你不是眼神有问题,就是故意的。”

  “……”好吧,巴结失败。

  “昨天跟你一起吃了那种不干净的东西后,我肚子一直不舒服。”

  “真的假的?”景颜吃惊。

  “你没事?”

  “我没事啊。”景颜拍了拍肚子。

  “你可真是有做钢铁侠的潜质。”

  盛谨洋说着指了指办公桌上的车钥匙:“车钥匙给你。”

  景颜像只快乐的小白兔一样蹦跳过去取过钥匙。

  “这怎么好意思呢。”

  “不好意思就放下吧。”

  “别呀,我要是不收会伤你心的,不过取而代之的,我请你吃饭吧。”

  “当真?”

  “恩,跟你说,我从来不请客的。”

  “看的出来。”

  景颜撇了撇嘴:“那……我就不耽误盛总忙了,先告辞了。”

  “不是要请吃饭吗?什么时候?”

  “改天啊。”

  “改天不会改丢吧?”

  “我不是那种人。”

  “那就今天晚上。”

  景颜算好了账,今晚还带他去吃麻辣烫,拉死他算了。

  回到一楼大厅,服务台前的那个粉饼女人已经不在了。

  想到盛谨洋的脸色,景颜回头看了看,还是决定再做一次好人。

  毕竟人家连车都送了不是。

  她去就近的药店买了药,顶着大太阳跑回二十二层的时候秘书已经离席。

  她刚走到盛谨洋办公室门口就听到里面传来一阵娇嗲声。

  “盛总,人家看到你的花边新闻可是伤透了心呢,那个初晴有哪里比人家更好呀。”

  “所以,你来我公司自称是我女朋友是想做什么?”

  “人家就是想你了吗。”

  盛谨洋信手划了一张支票扔给她:“拿着走吧。”

  “哎呀盛总,人家今天真的不是来要支票的。”

  透过门的夹缝,景颜看到粉饼女人接过支票坐在盛谨洋的腿上。

  盛谨洋凌厉的神色使得景颜不禁打了个激灵。

  “景小姐?”

  秘书的声音在身后悄声想起。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隐婚老公是大佬》

第7章 搞的像什么似的


  景颜打个激灵回身尴尬的笑了笑:“我是来送药的,不小心撞见了春色满园。”

  秘书低头笑了笑从她手中接过药:“这是……”

  “你帮我给盛谨洋吧,他好像拉肚子了。”

  “谢谢。”

  景颜在楼梯间不禁摇了摇头。

  他跟她真的不是一个世界的。

  她最恨的就是小三,可他身边的莺莺燕燕太多。

  与他相爱,她将注定会成为一个女战神。

  她已经浑身都是刺了,不想再自寻烦恼。

  简韵诗离开后,秘书进了盛谨洋的办公室将药给他。

  “BOSS,这是景小姐给您的。”

  “景颜?什么时候。”。

  “刚刚简小姐在里面的时候。”秘书有些难为情。

  盛谨洋将药握进手中:“好的我知道了,你出去吧。”

  秘书出去后,他将药瓶在手中来回转着看,脸上带着抹似有若无的笑意。

  ……

  因为莫名其妙赚了一辆车,景颜一整下午都是面带笑容。

  “铁公鸡,你抽风了吧。”同事米小琪趴在她肩膀上调侃。

  景颜又笑:“比抽风还严重,我中奖啦。”

  “真的假的?你这臭手还有中奖的命?”

  “恩,真的,中了一辆闪闪发亮的小轿车,改天带你去兜风。”

  “我天,走狗屎运了吧。”

  “算是吧,不过记住了,油费你出。”

  米小琪点了点她的脑袋:“还能更抠门点吗你。”

  好像……还真可以。

  抠门这种事,只有更抠,没有最抠。

  好不容易熬到下班,景颜刚要走,手机就响了。

  来电显示:钱罐子。

  “喂。”景颜接下:“我刚下班,这就出发了。”

  “别磨蹭,我在你们楼下等你。”

  “什么?”景颜惊讶的从座位上弹起身。

  整个办公室的同事都将目光打到了她的身上。

  她抱歉的举了举手连忙拿着手机冲进了洗手间。

  “你有没有搞错啊,被看到怎么办。”

  盛谨洋沉默。

  “你把车开到一百米开外,我马上就下去了。”

  还未待盛谨洋说什么,景颜嘟的将手机挂断。

  盛谨洋莫名其妙的盯着‘通话结束’四个字看,这女人有挂人电话的癖好吗?

  敢挂他电话的,这女人天上人间第一个。

  景颜鬼鬼祟祟的下楼,跟同事告别后在公司门口站了半天。

  见再没有熟人,她这才拉低了帽檐儿,推了推墨镜,瞄准目标蹭蹭的跑到了盛谨洋的车边,上车,关门。

  盛谨洋正欲说什么,就听她回头瞪着他一本正经的唬道:“你以后不要随便来我们公司,你这车牌号我们公司没有几个记者不知道的,你是嫌你自己头版头条还不够是怎么的。”

  盛谨洋皱眉:“你怎么搞的像是在跟我偷情似的?虽然没有事实,但我们已经合法了好吗?”

  厄……是呀,她是他正儿八经的正室,小三儿们都不怕,她怕啥?

  不对不对,他们之间没未来,他们将来可是要离婚的。

  她这绝对是为了要留清白在人间。

  “吭,别罗嗦了,快开车吧。”

  盛谨洋讶然,到底是谁啰嗦了?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隐婚老公是大佬》

第8章 经常夸你


  “既然昨天那家你吃了拉肚子,那我们就换一家,今晚我请你吃正儿八经的麻辣烫。”景颜系好安全带。

  还吃麻辣烫?“不吃,既然是要请客,就请我吃我能吃的。”

  车子发动,遥遥的驶向南城最贵的西餐厅。

  到了目的地,景颜死死的拽住安全带怎么也不肯下车。

  “不下车怎么请客。”

  “我不喜欢吃西餐。”

  “我喜欢。”盛谨洋已经拉开车门下车。

  见盛谨洋已经进了门,景颜终于是无奈的下车,在这里吃一顿,怎么也得个千儿八百的吧。

  进了门,找到座位,落座。

  盛谨洋打了个响指,服务员恭敬的过来递上菜单:“盛总,欢迎光临。”

  盛谨洋打开菜单,随意的点了几个菜。

  景颜盯着自己手上的菜单膛目结舌差一点点就泪流满面了。

  资本家都是妖魔鬼怪。

  服务员离开,她苦着一张脸一副苦大仇深的模样。

  “怎么这个表情,至于吗。”盛谨洋忍笑。

  “吃顿饭要花掉我三千大洋,你说至不至于。”她不爽的竖起的两根手指。

  “那是二。”

  “我都气糊涂了,你这是剥削穷苦老百姓。

  你给了我车了不起啊,你给我那车也是吃我钱的小资本家。

  你看,我得给它加油吧,我得帮它保养吧,算下来这也是不少钱呢。”

  景颜蔫了向后一靠:“这车我可真是要亏了。”

  “是你自己说要请客的。”

  “以后超过两百块钱的请客别找我,人穷,不约。”

  盛谨洋难得的抬手右手,挡着嘴笑了笑。

  菜上了桌,他以为她会没心情吃。

  可谁知她却将方巾搭好,磨刀霍霍的大快朵颐了起来。

  那吃相……让人看着贼有食欲。

  “你不是不喜欢吃西餐吗。”

  “我这是响应国家号召,光盘。”

  盛谨洋抿唇优雅的开吃。

  景颜越切越费力,不爽的咬牙。

  “唉喺,就这么一小块不生不熟的牛排要花掉我几百块,什么呀,还不如我自己做的好吃。”

  “你会做饭?”

  “做饭谁不会。”

  “那以后我们就在家里吃。”

  盛谨洋话音才落,景颜就被呛住咳咳咳的咳嗽了起来。

  这人上脸了是吧。

  盛谨洋递过杯水:“慢点。”

  景颜接过大力的喝了一口。

  这时身边走来一道优雅的身影,娇滴滴的道:“盛总,好巧。”

  景颜转头一看,哟呵,这不是今天上午的粉饼子脸吗?

  “这位是……”粉饼子脸挑衅的看向景颜,挺了挺傲然的某处。

  景颜嘴角忽的就咧开了个大大的笑容:“我是盛谨洋的侄女儿。”

  “盛总还有侄女儿?”

  盛谨洋也看着她,打算看看这个丫头要玩儿什么把戏。

  “表侄女儿啊,你就是简韵诗姐姐吧。”

  女人愣了一下:“你……认识我?”

  “认识啊,我表叔常跟我提起你,说你漂亮,活儿好。”景颜说着对她竖起大拇指。

  盛谨洋手颤了一下,直想把这个小女子拎走。

  简韵诗娇羞的抚了抚额头:“哎呀,初次见面真是不好意思,也没给你准备什么礼物。”

  景颜连忙拉着简韵诗坐下,脸上露出一副可爱的笑容:“既然不好意思,那姐姐你就请我吃了这顿饭吧。”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隐婚老公是大佬》

第9章 给你卡


  精明如斯的简韵诗居然还真就着了景颜的道儿。

  盛谨洋忍笑,脑子转的倒是快。

  这一顿饭的前半场,她吃的那是哀哀凄凄。

  这一顿饭的后半场,她吃的那是无比畅快淋漓。

  不花自己钱的东西果然都是好东西。

  吃饭过后,盛谨洋拒绝了简韵诗的邀请。

  坐在盛谨洋的车上,景颜觉得未免可惜。

  本来今晚可以再捕捉个头条的。

  “下次不要再这样了,简韵诗与我其实没有什么特别的关系。”

  景颜点了点头,明白,不过就是‘床上伴侣’吗。

  车子在丹青公寓11座门口停下,盛谨洋从包中取出一张卡递给她。

  “这张卡给你,以后需要请客的地方就拿这张卡大方的刷,不要再像今晚这样了。”

  景颜很不客气的接过卡:“谢谢盛叔叔。”

  盛谨洋皱眉:“这个称呼我不喜欢,以后不要再用。”

  “为什么?”

  “这会让我觉得我是在老牛吃嫩草。”

  景颜俏皮一笑:“那我就继续叫你盛总好了。”

  “老公或者亲爱的,你可以随意选择一个。”

  “啊?”

  “你喜欢哪一个?”

  “哪个我都不喜欢,叫亲吧。”

  亲爸?“你父爱缺失?”

  景颜翻了翻白眼:“我的天哪,你没有网购过?”

  “我为什么要网购?”

  倒也是,他长手一挥,就有人屁颠屁颠的帮忙买回来了。

  “算了算了,我懒得跟你说,亲,谢谢你的卡,晚安。”

  景颜说完拉开车门下车,头也没回的上楼。

  盛谨洋不自觉的照了照镜子,难不成魅力指数有所下降?

  歪头间看到副驾驶座上横着个手机,他拿起解锁,背景是景颜与她舅舅的自拍照,两人笑的都有些没心没肺。

  好奇心驱使他打开了她的电话簿。

  本想看看她男性朋友多不多的,可看着她的存储方式,他立刻皱眉。

  这都存的些什么呀。

  大铁锅,黑泥鳅,狮子王,鬼机灵,林美人儿……

  好不容易翻到了一个‘鸡婆舅’,他尝试性的拨通。

  电话接听,只听里面传来一声暴喊:“景小颜你要懒死啊,有什么事不会过来跟我说,打什么电话。”

  “吭,我是盛谨洋,景颜的手机落在我车上了,我还在你们楼下。”

  “啊?是吗,那个那个,我这就下去拿……”

  “让景颜自己下来,自己的错误自己弥补。”

  嘟嘟嘟,电话挂断,舅舅膛目结舌嘴里碎碎念:没礼貌。

  “景小颜,你刚刚去哪儿了?”靳长明来到景颜房门口

  “吃饭了啊。”

  “跟谁?”

  “我自己。”

  “是吗?那你手机呢。”

  景颜在房间里吼道:“干嘛?”

  接着就传来一声咋呼,“完了,我手机丢了,啊,老舅,我手机呢。”

  靳长明叹口气:“笨蛋,掉你老公车上了,他在楼下等你。行啊,现在连你亲舅舅你都骗。”

  啊?景颜将家居服套在身上,小跑着冲出了房间:“SORRY啦老舅,我去拿。”

  “你一会儿回来给我说清楚,不然你今晚别睡了。”

  楼下,盛谨洋拿着她的手机翻了半天也不知道哪个是他。

  好奇之下他用他的手机拨通她的。

  看到她手机上跳动的来电显示时不禁后脑勺冒了烟。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隐婚老公是大佬》

第10章 钱罐子


  景颜嬉皮笑脸的下楼来时,盛谨洋正在生气。

  她拉开车门:“我来拿我的手机。”

  “我叫什么名字?”

  景颜皱眉挠了挠额头,这人什么意思呀?

  “说啊。”

  “盛谨洋啊。”

  “恩,那钱罐子是谁?”

  呃……他翻看她手机了。

  “你一堂堂大总裁怎么偷看人家手机呀。”

  “我不看怎么给你舅舅打电话,我又不知道他的号码。”

  也对。

  “为什么我叫钱罐子?”

  “因为你有钱啊,你不喜欢?”景颜理直气壮。

  “谁会喜欢这种名字。”

  “不然我改成大款?盛大款?”

  盛谨洋咬牙切齿将手机递给她:“你故意的是吗?赶紧改掉。”

  景颜嘻嘻一笑接过手机:“谢谢亲哦,你慢走,拜拜。”

  “等等。”盛谨洋上下打量她。

  她正穿着一身家居服,因为是夏天,衣服稍稍有些透。

  “你在家就穿成这样?”

  景颜低头看看自己:“怎么了?在家不都穿睡衣吗?”

  “你舅舅结婚了吗?”

  “还没。”

  盛谨洋握住方向盘的手紧了紧:“上去收拾行李去。”

  “干嘛?”

  “回新房去住。”

  “这大晚上的,不必了吧,改天我自己搬回去。”

  “不行,现在就去,还是……你要直接就这样跟我走?”

  景颜快要被这厮折磨成纯种蛇精病了。

  她上楼,完全把他的话当成耳边风,打开电脑浏览新闻。

  舅舅在房门口不停的碎碎念。

  “景小颜,你老实交代,今天为什么跟盛谨洋一起去吃饭了。

  为什么要撒谎。

  你们都聊了些什么。

  别在里面装乌龟,出来。”

  景颜虽然堵着耳朵,却还是有这些字眼飘了进来。

  她着实命苦啊,虽然没有亲妈,却有一个比老妈子还爱碎碎念的亲舅。

  叮铃,叮铃。

  莫名其妙的,门铃居然在这深更半夜的响了起来。

  “谁呀。”舅舅超大分贝的声音往门口传去。

  景颜想到什么跳下床以非一般的速度拉开门吼了一声:“别开。”

  可已经来不及了,因为她不想看到的已经变成了事实。

  盛谨洋大叔正站在门口。

  靳长明惊讶的看着门口的盛谨洋,可不过一会儿就反应了过来。

  “盛总,快请进。”

  盛谨洋站在门口抱怀,邪邪的看向景颜:“可有人似乎并不欢迎我。”

  景颜哈哈一笑:“哎哟喂,怎么会呢亲,我舅舅平常像是小绵羊似的,我怕他开门放进坏人,快请进。”

  舅舅回头瞪她,他什么时候像绵羊了。

  景颜瞪眼,她没说错吧,舅舅天天咩咩咩的碎碎念。

  “赶紧收拾完东西跟我走。”盛谨洋迈步进来。

  “走?走去哪儿?”舅舅回头看景颜。

  “回我们的新房,结了婚的女人总不能一直跟舅舅住一起。”

  盛谨洋代替景颜回答。

  虽然舅舅也觉得有些突然和不爽,可对方可是景颜的合法保护人,他能说啥。

  “哎哟哟,就是说呀,我早就烦死这个丫头了。盛总快把她领走吧,阿弥陀佛,终于不会再有人惹我生气了。”

  卖女求荣,舅舅,你用不用表现的这么狗腿啊。

  就这样,她,景颜,在结婚三年后忽然开始了华丽丽的新婚生活。

  那‘血泪史’,两天两夜也说不完。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隐婚老公是大佬》

第11章 给我个机会


  搬进新房的第一晚,景颜还真有些不习惯。

  所以当她半夜蓬头垢面眯着眼跑到客厅拉开冰箱的时候,被坐在沙发上的盛谨洋吓坏了。

  “你你你,你怎么没走?”

  “这不是我的家吗?”

  “厄……”对哦。

  她晃了晃脑袋转头拉开冰箱。

  哎,完蛋了,这里没有靳长明,所以冰箱也不会随时都是满的。

  她舔了舔嘴唇,翻箱倒柜的找到了一个碗,直接进厨房接了点自来水,仰头干掉。

  她一回头,盛谨洋正站在身后,吓得她又是一个哆嗦,碗也掉到了地上摔碎了。

  “哎呀,亲,你能别总吓唬人吗?没有心脏病也被你吓出来了。”

  盛谨洋看着她心里纳闷,这到底是个什么女人呐,怎么活的这么不讲究。

  他是过来抢碗的,结果还是晚了一步。

  “这种水怎么能喝?”

  “不然怎么办?渴着?所以我就说嘛,没事干嘛非要今晚搬进来。”景颜说着弯身捡碎碗片。

  “明天上午我陪你去买。”

  景颜的手不自觉的打了个哆嗦,跟他逛超市?有压力。

  “对了,过几天你跟我一起去参加我们公司的季度庆功宴。”

  景颜仰头看他,“你不怕别人知道你跟我的关系?”

  “那是不对外开放的。”

  见景颜似乎是松了口气的样子,他不得不再次怀疑自己的魅力是不是减值了。

  ……

  第二天,盛谨洋真的言而有信的陪她逛超市了。

  她心中有些纳闷,作为一个大总裁却这么闲,合适吗?

  超市中,景颜兴致缺缺,盛谨洋却很心情不错。

  他从右手边顺势拿起一棵西兰花。

  “蔬菜我最喜欢吃西兰花,记着点。”

  景颜撇了撇嘴:“好。”

  “你呢?你喜欢吃什么?”

  “我不挑食,不过我平时都是生吃黄瓜,黄瓜的用处比较多,也不贵。”

  “哦?黄瓜都可以做什么呀?”盛谨洋挑了挑眉。

  看到他暧昧的眼神,景颜一下子反应过来。

  “你想歪了。”

  “我什么也没想,是你想歪了。”

  景颜气鼓鼓的转过身推着车子继续走,真没想到这老男人这么坏。

  两人大大小小买了两购物车的用品。

  结账后离开超市。

  才刚走到门口,对面突然冲出一个男人。

  盛谨洋手快的将景颜搂进了怀里。

  她受了一惊,回神看清冲撞出来的人时,身子也不禁瑟缩了一下。

  “景笙,景笙……”男人视线有些呆愣,痴痴的上前要抓景颜的手。

  景颜身子向后缩:“你认错人了,松手。”

  “不,我不会认错的,我了解你,你是景笙。”

  盛谨洋不悦的上前一把将那男人推开,面带不悦。

  “再敢纠缠我的老婆,我就对你不客气了,滚。”

  “景笙,当年的事情是我错了,求求你,给我个机会。

  我已经跟家里脱离关系了。

  我发誓,我不会再让你受一点点伤害了。”

  景颜脸色有些惨白,像是躲避瘟疫般的跑远了。

  盛谨洋眉心微挑蹲下拎住男人的衣领。

  “她是我的妻子,这辈子都不会改变。

  我不管你是谁,或者是曾经是她的谁。

  以后都不要再出现在我的面前,这是警告。”

  说完他起身离去。

  坐在地上的男人眼睁睁的看着景颜的背影越走越远。

  景笙,为什么不给我一个弥补错误的机会。

  为什么要嫁给这样可怕的男人。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隐婚老公是大佬》

第12章 江迎霜


  回去的路上,景颜坐在车上有些沉默。

  她不说,盛谨洋不问,两人之间似乎形成了一种默契。

  不一会儿,盛谨洋手机响了。

  他随手划开点了免提。

  “说。”盛谨洋目视前方,专心开车。

  “哟,老盛,心情不错呀。”

  手机对面传来一阵和悦的男声。

  “别废话,什么事儿?”

  “厄……有点说了似乎会让你心情变坏的事情。

  你猜我前天在新加坡碰到谁了?”

  “康靖威,别磨磨蹭蹭的,有屁快放,我开车呢。”

  “你看你这不耐烦,若不是我心地善良,才不会给你打电话呢。

  我碰到江迎霜了。

  哎你知道吗,她居然离婚了。

  你说是不是报应,老天爷帮你解气了。”

  “吭。”盛谨洋将车靠边停下,将手机免提关掉。

  拿起手机:“以后这种事情不需要跟我说,她已经跟我没有任何关系了。”

  “真的假的,什么时候变的这么豁达了?

  她的离婚跟你没有关系吗?

  我怎么就这么不信呢。”

  “行了,我还有事,你要还有屁话就见了面再说吧,挂了。”

  盛谨洋若无其事的挂掉手机。

  职业病让景颜脑海中第一反应便是过滤信息。

  康靖威,南城五少之一,英俊多金,是五少中性格最和善的一个。

  至于那个江迎霜她倒是从来没有听说过。

  车子再次启动,景颜问道:“这个康靖威应该就是五少之一的那个康少吧?”

  “你知道的倒是不少。”

  “作为娱乐记者,熟知南城风云人物的名字和住所是我们的基本功。”

  说起这个来景颜还是蛮自豪的。

  “过段时间就把你这不三不四的工作辞了吧。”

  “说的轻巧,我辞了工作你养我呀。”

  “你是我的老婆,我不养你谁养你?”

  盛谨洋转头看她一副理所当然的样子。

  景颜嘴角咧了咧:“哎哟,我上辈子大概是救过国哟,不然怎么会这么有荣幸嫁给你这个大BOSS。”

  “别跟我贫嘴,记住了我的话。”

  “我考虑考虑看看。”

  “轮不到你考虑,执行就可以了,这是命令。”

  红绿灯处停下车,景颜转头看向他的侧脸。

  辞职?怎么可能呢。

  将来跟他离了婚她总也不能连份工作都没有吧。

  回到寰球公寓的新房,景颜忙活着将今天买到的东西整理分类。

  盛谨洋坐在客厅的真皮沙发上翘着二郎腿看电视。

  她给他洗了水果刚放到茶几上,手机就响了起来。

  见是鸡婆舅来电,她顺手拿起一根黄瓜啃了一口歪到沙发的另一边接电话。

  “干嘛?才一天不见就想我了?”

  盛谨洋用余光看了她一眼。

  世上还有舅舅跟外甥女儿这么亲近的吗?

  他并不知道对面靳长明说了什么。

  只是看到她脸色慢慢变的严肃了起来。

  “恩,好,我知道,我没忘,我会回去的。”

  挂断电话,她将手机放回围裙兜里站起身来到阳台边,目光幽幽的看向窗外的夜景。

  听说寰球公寓是整个南城赏夜景最好的地段,果然名不虚传呢。

  盛谨洋转头看着她。

  偌大的玻璃窗上映着她的身影,孤单,凄冷。

继续阅读《隐婚老公是大佬》


版权声明:未经书面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对既成事实本站将保留所有的权利。

无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