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繁星,薄景川《别闹,薄先生!》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小说:别闹,薄先生!
分类:其他小说
作者:沈繁星
简介:【撩死人不偿命的宠文!】沈小姐忙着吃饭, 睡觉, 教渣渣如何做人!薄先生忙着追沈小姐,追沈小姐, 还是追沈小姐!“不都说薄执行长清心寡欲谦谦君子吗?”薄先生眯着眼睛靠在沙发上, 动作清闲又优雅,“乖,叫老公
”薄太太 扶额,看着那张脸——那种明明冷冰冰却又唯她不能缺的样子,简直就是逼人犯罪!...  
角色:沈繁星,薄景川
沈繁星,薄景川《别闹,薄先生!》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别闹,薄先生!》免费试读免费阅读


第一章 落水


  四周都是水。

  铺天盖地,淹没耳鼻咽喉。

  沈繁星最致命的弱点,不会游泳。

  可她现在却掉进了海里,腥咸的海水窜进了她的肺里。

  初春的海水,真是刺骨的寒,窒息的恐惧渐渐将她笼罩。

  轮船甲板上此刻涌出好多人。

  今晚的聚会大都是些名门公子千金。

  二十几个人,虽然人不多,但是身价加起来也撑起了平城的一小片天。

  尽管,天外有天,还有一个薄氏财团。

  海面上此刻掀起风浪,豆大的雨滴先行落下来,没有几秒便大雨倾盆。

  落入海里的两个身影在不断的挣扎!

  “救命……”

  “救命……”

  两道呼救的声音在大雨中几不可闻。

  一道高大挺拔的黑色身影倏然从人群中冲了出来。

  视线在落到海里拼命挣扎的两个人身上时,俊逸淡沉的脸上此刻布满了慌张。

  几乎没有任何停留,甚至连西装都没有来得及脱,便一下子跃进了冰冷的海里。

  大雨拍打在海面,模糊了视线,男人废了好大的劲,终于救上来一人。

  “千柔,千柔,你醒醒……”

  男人喘着气,顾不上自己此时此刻的狼狈,焦急喊着怀里已经昏迷过去的女人。

  却完全没有想到过,海里还有另外一个人……

  这个时候一道焦急的女声突然在人群人大喊了起来——

  “繁星呢?她不是被沈千柔叫出来的吗?!她呢?!”

  “对!沈繁星……沈繁星也掉下去了!”

  有人慌张地大喊,让甲板上的众人都倒吸了一口气!

  远处白晃晃的闪电带这轰隆隆的雷声,恨不得将整个夜幕连带着漆黑的大海撕裂开来。

  众人纷纷看向海浪乍起的漆黑的海面,连人挣扎的影子都没有。

  刚刚说沈繁星跟沈千柔一起落水的女子忽然大哭起来!

  “繁星不会游泳!!!”

  此刻抱着沈千柔的男人身形忽然猛地一僵。

  对,他刚刚确实也看到了繁星。

  然而就在女子的哭喊刚刚落下的那一瞬间,一声“噗通——”声响起,另外一个人跳了下去……

  沈繁星被救起来的时候,沈千柔已经咳出了水,醒了过来。

  苍白的小脸上不知道是雨水还是泪水,哭着望着自己跟前的男人。

  “恒哥哥……”

  她哭着喊了一声之后,便伸手搂住了他的脖子,苍白的巴掌大的小脸深深地埋进了那个虽然浑身湿透,却仍旧俊美帅气的男人怀里。

  而男人眉心微拧,不知道他在想什么,但是手却渐渐搂在了女人的腰间,轻轻收紧。

  “别怕,没事了。”

  温柔的声音里含着几分显而易见的庆幸和劫后余生的喜悦。

  甲板上的众人见状,又是一阵低声唏嘘。

  齐齐将视线放到了一旁,后被救上来的沈繁星身上。

  心脏复苏,人工呼吸,反复十几次,才终于吐出两口海水。

  纤长的睫毛微微颤了颤,眼睛无力地张开一丝缝隙。

  明明头昏昏沉沉的,却还是清晰地看到了旁边两个紧紧相拥在一起的人。

  她轻轻扯了扯唇角,苍白的脸上被雨水不断拍打着,最后又失去了意识。

  -

  沈繁星勉强捡回来了一条命。

  她醒过来的时候,是三天后的正午,病房里除了她,一个人都没有。

  亮白的光线透过窗户照射进来,她虚弱却清丽的眸子盯着病房里飘浮游弋着的细尘,神情淡漠,不知道在想什么。

  最后还是自己一个人起床,拖着无力的身子去了一趟卫生间。

  想着外面阳光明媚,打算出去走走。

  医院的后公园。

  沈繁星身上只穿了一件淡薄的病号服,虽然暖阳正好,但是仍旧有些冷。

  她找了一个僻静的地方站稳,望着前方栀子花树上待放的花苞出了神。

  她双手抱臂,明明一副瘦弱的样子,但是身上总有一种倔强的冷漠。

  沈繁星有一张很美丽的脸庞,只可惜那么漂亮精致的五官,常年却很少有什么太多的情绪波动。

  不过这仍旧不减她的魅力,只是看着她静静地站在那里,白色的皮肤,黑色的发,遗世独立的孤冷偏偏织就出她身上独一无二的魅惑。

  她深深吸了一口气,心情刚刚稍微好一点,面前便站了一个人。

  沈千柔手里拿着正在冒着热气的保温杯,长长的卷发披肩,明眸皓齿,身上披着一件男士西装外套。

  她看着沈繁星那张冰冷美丽的脸,身上那种孤傲的气质,微微凛眉间就寒气纵生的气势,让她内心深处嫉妒的牙痒痒的。

  不过看到她瘦弱淡薄的身子,沈千柔突然得意地笑了,像是炫耀一般,伸手将肩膀上的外套又紧了紧。

  沈繁星冷眸看着她,“你当真是阴魂不散!”

  沈千柔挑挑眉,朝着沈繁星缓缓款步而来,看着她面色苍白,身材淡薄的样子,笑的更加明媚。

  她弯身凑到沈繁星跟前,低声说道:

  “还不认输吗?姐姐,现在就连你最爱的男人,都在爱着我……”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别闹,薄先生!》

第二章 小浪蹄子


  沈繁星冰冷的眸底滑过重重的痛色。

  她不会游泳,溺水的时间又比沈千柔长,加上她现在刚刚醒,纵然她现在有多少的愤怒,也没办法凝聚力气发泄出来。

  “你可真够卑鄙的。”

  沈千柔冷笑了一声。

  “可如果不这样做,你永远不知道什么叫做成全?是你迟迟抓着恒哥哥不放手的!”

  “沈千柔,你的底线在哪里?!众所周知苏恒是我的未婚夫!你当所有人都是白痴吗?!”

  沈千柔笑了,笑的前俯后仰,花枝乱颤。

  “事到如今……姐姐难道还不觉得,他们真的就是白痴吗?”

  “……”

  沈繁星一时无语,只是冷冰冰的看着她。

  沈千柔说的没错,所有人,当真都是白痴!

  明明那么拙劣卑鄙的手段,却一次次都无条件的相信她。

  恨不得她沈千柔摔个跟头,都有人爱她爱的死去活来!

  蠢,真蠢!

  包括她!

  “怎么?姐姐还不服气啊,那么……”

  沈千柔这个时候脸色突然一变,一脸柔弱无助地望着沈繁星,伸手去抓沈繁星的胳膊。嘴里还念念有词。

  “姐姐,都是我的错……”

  “别碰我!”

  察觉到她的靠近和陡变的嘴脸,沈繁星只觉得恶心至极。

  她猛然抬手挡在身前,拒绝她的碰触。

  然而沈千柔的身子却晃悠着踉跄了一下,手里的保温杯“嘭”地一声落在了地上!

  水花四溅!

  柔弱的声音陡然升高。

  “啊……痛!”

  “繁星,你干什么?!”

  一道阴沉的声音乍然在身后响起。

  沈繁星猛然转身,门口的身影却早已经大步冲过来。

  沈繁星只看到苏恒看向她的那一抹狠戾阴鸷的眼神,便被他一把推到了一边。

  本就虚弱地沈繁星被推的撞到了一旁的栏杆上,腰上传来一阵钝痛!

  她的脸色更加苍白,她双手抓紧了身后的栏杆稳住身子。

  冷眼看着眼前的场景,只觉得自己愚蠢至极。

  早就知道沈千柔什么幼稚阴损的招儿都能使出来,她却一次又一次地被她套住!

  她也知道苏恒并不算愚蠢,但他却也……

  “恒哥哥,好疼啊……”

  苏恒闻言,站起身,因为沈千柔的话更多了几分心疼。

  “忍忍,我带你去找医生。”

  他说着弯身将沈千柔横抱在了怀里,抬头看向一旁冷眼旁观地沈繁星,沉声道:

  “你先回病房,我一会儿再去找你!”

  沈繁星冷笑,满眼讽刺。

  不远处的栀子花树下,有个坐着轮椅的老太太,静静地望着这一幕。

  “来蓉啊,刚刚那一幕你可看清了?”

  老太太张口,一双精明地眼睛远远望着沈繁星的方向。

  身旁大概五十岁左右的妇人恭敬地道:“看清了老夫人。”

  “哼,小浪蹄子,愚蠢低劣的心机手段!”老太太冷笑一声,怒道。

  “可这不说明另外一个女子更加愚蠢吗?连这样低质卑劣的手段都化解不了?”

  老太太摇头,眸中一片睿智。

  “来蓉,你错了。”

  “请老夫人明示。”

  “是另外一个女孩儿太正直了。因为她自己不屑做,厌恶做,一些事情压根儿超越了她做人的底线,有违人伦道德!所以想不到这个世界上真有那样卑鄙无耻的人会真的做出那样卑鄙无耻的事情来。”

  来蓉点头,“懂了,老妇人。”

  老太太盯着沈繁星半晌,道:

  “不过,也确实不太像话……”

  又略微沉吟了一会儿,她又说:

  “那气质和本性倒是不错,你去把她给我叫来,让我仔细看看她。”

  身为来蓉的仆人却有些为难。

  “可是老夫人,少爷马上就要来了,要是让他看到外人进来这园子……”

  “怎么?他还能把我吃了不成?!”

  老太太嘟着嘴厉声道,口气里却不乏对自己孙儿的喜爱。

  来蓉轻笑,“好好好!我马上就把人给您带来!”

  正说着,旁边两棵海桐树中央的栅栏门发出几声响动。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别闹,薄先生!》

第三章 拥入怀


  两个人转头望过去,只见一个穿着一身名贵黑色西装,身材修长的男人正迈着稳健的补发朝着两人走了过来。

  长眉入鬓,鼻梁高挺,岑薄的唇显着几分锋利,如墨一般的眸子噙着一丝浅淡温脉的笑意,低沉而又冷清的声音缓缓响起。

  “奶奶这是在跟谁发脾气呢?”

  午后的阳光从他的身侧扫过来,将他的轮廓修成一道伟岸修长的剪影,举手投足之间,尽显矜贵与优雅。

  老太太满意地看着自己的孙子,然后转头朝着来蓉使了一个眼色,来蓉连忙转身走开。

  男人蹲下身子,握住了老夫人的手,看着老太太嘟着嘴佯装生气的样子,低声笑了笑。

  “是谁惹奶奶不高兴了,孙儿帮您收拾他们去!”

  老太太撇嘴:“除了你这个小没良心的还有谁?!赶紧给我曾孙抱!”

  薄景川黑眸中滑过一抹深深的无奈。

  “奶奶,我刚回国,去哪儿给您找女人生孙子?”

  老太太哼了一声,“这么多年,你应付的话从来就没有变过!”

  她鼓着腮帮子说着,却将头看向沈繁星的方向。

  来蓉已经走到了她的跟前,女子朝着这里看了过来,她抬手朝着她挥了挥。

  沈繁星疑惑,但还是跟着来蓉走了过去。

  薄景川站起身,看着不远处来蓉领着一个身材高挑纤细地女子朝着这里走了过来。

  女子脸色苍白,但是不掩美貌,穿着宽大的病号服,走起路来,那病服飞扬的厉害,可见她里面的身子,是多么的纤瘦。

  薄景川微微眯了眯眼睛,檀黑的眸子紧紧擭着女人越来越近的脸。

  可当沈繁星走近,警惕又疑惑地目光扫过他时,他才渐渐收起了视线。

  心中略微有些诧异,倒是第一次见到女人这般坦然看着他的眼神。

  更甚至,女人的目光只是从他的身上一扫而过,便将视线放到了奶奶的身上。

  那眼神,冷漠淡然的让他不仅意外而且还有丝丝挫败感在心头飘浮。

  他微微怔了怔,岑薄的唇微微勾起一抹细不可察的弧度。

  “老太太,您找我有什么事吗?”

  沈繁星说话间,微微弯下了身,语气带着病后的无力和轻柔。

  这让一旁的薄景川幽深的眸子里隐隐闪过一抹流光。

  跟常年坐在轮椅上的人谈话,最忌讳地就是让她仰着脖子,尤其对颈椎不好。

  这个问题他一直留意着,自然知道这样姿势是最累的。

  这跟扎马步也没有多大的区别。

  如此一个瘦弱的女子……

  老太太眸子里的笑意更深了几许,握着沈繁星的手,眼睛紧紧盯着沈繁星的脸看了半天,连连点头。

  “恩,不错,不错,真不错!”

  沈繁星不明所以,只能保持着一个礼貌又不失尴尬的笑容。

  “孩子,不用担心,奶奶不是坏人。就是一个人太无聊了,看着你有眼缘,突然让人把你叫过来,是有点唐突了,原谅奶奶,啊!”

  面对老太太一点而不掩饰的热情,繁星摇摇头。

  “没关系,反正我也是自己一个人。”

  沈繁星说着,清丽的眸子里闪过一抹极为细小的苦涩,被老太太轻易捕捉,然后有些心疼的抓着她的手轻轻拍了拍。

  “乖孩子,你叫什么名字?”

  “繁星,沈繁星。”

  “迢迢千盏繁星,盈盈一川银河。好名字!景川,你说是不是啊?”

  老太太转头意味深长地看着自家的孙儿,眼神中带着浓浓的警告。

  仿佛只要薄景川说一个“不”字,她都能把人生吞活剥了一般!

  薄景川眸中染上一抹无奈地笑,却还是点了点头。

  “是,很动听的名字!”

  “也很般配!”

  老太太得意地挑挑眉,之后对沈繁星说道:

  “来,繁星,给你介绍一下,这是我的孙儿,薄景川。”

  沈繁星抬头,望向始终站在一旁的男人,却不期然撞进了男人深沉如泽的黑眸里。

  男人眉眼精致,丰神俊朗,只是站在那里,就一身掩饰不住的尊贵雅致。

  这个男人只看一身的外表和气质便知道不是一般人!

  她似乎在哪里见到过,但却想不起来具体是在哪儿了!

  也许是她记错了,这样一个优秀的人,应该很难让人转眼就忘吧?

  她微微疑惑了一下,老太太的话还在耳边,再看到男人,心中不免有些尴尬。

  迢迢千盏繁星,盈盈一川银河。

  薄景川……

  千盏繁星,一川银河……

  这也太……刻意了。

  薄景川的墨眸氤氲着深不可测的睿智,似乎察觉到沈繁星此刻的尴尬,眼中闪过一抹流光,礼貌地伸出了手,率先开口。

  “你好,我是薄景川。”

  “你好,我是沈繁星。”

  沈繁星说着也已经伸出了手,企图直起身子,却在中途顿了一下。

  可是蹲的太久,腿已经发麻,再加上腰上刚刚碰的伤,她稍微一动,一阵麻痹之意瞬间从腿上传来,紧接着腿下一软,整个人便朝身后仰去。

  “小心。”

  她清丽的脸上难得有些惊慌地瞠大了眼睛,然而一道低醇清冷的声音在头顶响起。

  腰间瞬间横过一只遒劲有力的臂膀,她整个人被捞了回去。

  沈繁星猛然撞进了薄景川的怀里。

  一道清冽的淡香扑面而来,沈繁星尴尬至极。

  快速反应过来伸手想要推开他,可是双腿麻痹之后传来的那种酸麻感让她再一次狠狠踉跄,直接从男人的怀里滑了下去。

  自我保护意识让她本能的伸出双臂攀住了男人结实的双肩。

  与此同时,缠在她腰上的手再一次用力,更是直接将她提了上来。

  沈繁星用力咬紧了唇,两次扑进男人的怀里,让她有些无地自容。

  “先别动。”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别闹,薄先生!》

第四章 一切美好始于萍水相逢


  男人低沉而又不容置喙的声音让沈繁星瞬间放弃了心中要离开的想法,紧圈着她腰间的掌心隔着衣服传来灼热的温度。

  她的身子紧贴着他,脸颊窝在他的胸膛,能清晰地听得到他强劲有力的心跳声,声如擂鼓。

  她心悸之余,苍白的脸颊终于染上一片红晕。

  她还是第一次这样与人亲近,虽然跟苏恒交往那么多年,但是两人最多也不过分离时一个轻轻的拥抱,比礼仪还将就,甚至连彼此的体温都感觉不到。

  如此这般,已经是她的极限。

  薄景川感受着怀里几乎半只手臂都能拥紧的身躯,精致的长眉微微拢了拢。

  他不自觉低头想要去看怀里这个过分消瘦的女人,下巴却抵上了她的头顶。

  发丝隐隐扫弄着他的下巴,有些发痒。

  转眸间,视线又落到了她纤细柔白的后脖颈上,宽大的病服领口让他隐隐看得到她衣服里面大部分的肌肤。

  黑眸渐渐加深变得幽暗,然而怀里的女人却动了动,一股温热的清香从她的领口窜出来,直逼他的鼻间。

  他微微怔了怔。

  沈繁星却在此刻再一次动了动身子,觉得腿上的酸麻之意已过,于是轻声道:

  “谢谢……我好了……”

  薄景川心神微微一动,却还是小心翼翼地松开了她!

  看着她堪堪站稳,他才收回了手。

  “还可以吗?”

  沈繁星微红着脸,点了点头。

  “还好!抱歉,刚刚腿麻了。”

  薄景川勾唇,“我知道,你不必解释。”

  一旁老太太也被刚刚的一幕吓了一跳,可看到现在两个人之间的互动,一双清亮的眸子里瞬间染上浓浓的开心和满意。

  看来,他这个孙子也不是一窍不通嘛……

  沈繁星在原地站了一会儿,想到刚刚苏恒的话,她转身对着老太太道:

  “老太太,我现在有些事要处理一下,您在哪间病房,我处理完事情再去陪您。”

  “在那儿!那道门看到没有?你下次来从这里进去……”

  老太太顿了一下,精明的眸子里闪过一抹狡黠。

  “我们留个电话吧,电话联系!哎……我没拿手机!”

  一旁的来蓉手伸进身上的口袋,摸到手机,走上前。

  “老夫人……”

  老太太眼角飘给她一记警告,她才瞬间明白过来,又退了回去!

  “景川,快,拿你手机帮我存一下!”

  薄景川敛眉,又岂不知道老太太的心思,但是却还是从口袋里拿出一只黑色手机,然后望着沈繁星。

  “183……”

  完整将沈繁星的电话号码输了进去,薄景川将手机又收了回去。

  看着她纤细单薄的身子,将自己的西装脱了下来,披在了她的身上。

  一阵带着冷冽清香的温暖瞬间将沈繁星包裹住,那上面还带着的男人身上的体温。

  “穿着吧,你身上太冰了。”薄景川声音淡漠道,看着沈繁星的清眸里一片坦然。

  沈繁星不知怎么心头一软,眼眶就那么没有预兆的微微发灼。

  没想到到头来,还是这样一个萍水相逢的男人给了她此刻内需要的温暖和关怀。

  沈繁星最终还是将衣服脱下来还给了薄景川。

  “没关系,我马上就要回房间了。不然还你的时候也是麻烦。”

  “麻烦?”薄景川微微皱眉,“你刚刚说要陪奶奶难道只是客套话?”

  沈繁星微微讶异,摇了摇头。

  “我会去陪老奶奶的。”

  她将衣服塞给他,朝着他点了点头,便转身离开。

  薄景川站在原地望着女人纤细又倔强冷漠的背影越来越远,深沉的眸子里滑过一抹微光。

  奶奶?

  叫的倒是动听。

  “景川。”

  老太太突然出声,他偏头,看向老太太。

  眉眼含着温脉的笑。

  “奶奶有什么吩咐?”

  恨铁不成钢地仰头望着他。

  “你这榆木疙瘩,送人家回去啊!”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别闹,薄先生!》

第五章 繁星,你不该变成这样!


  望着沈繁星已经消失的纤细倔强的身影。

  薄景川没动。

  结果老太太一巴掌打在了他的屁股上!

  颀长的身形狠狠地僵了僵,平静淡漠地眸子里拧起一抹晦暗的阴霾。

  一向不擅被人碰触的薄景川,年过二十八载,居然在这种时候被打了屁股!

  来蓉在后面掩饰不住低声的笑。

  “赶紧去啊!你想气死我是不是?”

  老太太显然没在意他,又是一阵催促。

  薄景川抬起修长的手指有些头疼的点了点眉心,无奈。

  “是,奶奶!”

  -

  沈繁星独自一人走近病房的时候,苏恒已经在病房了。

  他站在窗边,背对着门口,应该是一身高档的灰色西装,只不过此时缺了西装外套,剩下一件白色的衬衫。

  那样清爽润朗的样子,让沈繁星遑遑想到了大学时光,那个穿着白衬衫温文尔雅的男子。

  只可惜,时过境迁,少年再不是当初的少年。

  沈繁星没有去看他,走进病房,整个人冷静淡漠的可怕。

  察觉到病房有人走进来,苏恒转身。

  “你去哪儿了?”

  沈繁星没有回答,径自走到床边坐下。

  苏恒又说,“刚刚一时情急推了你,抱歉。”

  他的声音很温和,仿佛刚刚对她横眉冷对,阴沉至极的男人是她的一场梦。

  “刚刚的一切,不是我的错。”

  不管怎么样,她需要给自己一个清白。

  苏恒低头看着她,本来还含着歉意和挣扎的眸子里多了几丝嘲讽。

  “你知道千柔怎么说吗?”

  头顶的视线那样强烈,沈繁星抬起头,看见的是苏恒满含是失望的眼神。

  “她说,是她没拿稳手中的杯子,全部都是她的错,她在替你解围。而你呢,如今却还在这里推卸责任。繁星,这不该变成这样。”

  沈繁星看了他良久,眸子里由震惊,到失望,到淡漠。

  她淡淡望向窗外,唇角勾起一抹清冷的笑。

  轻如雾霭般的笑充满了讽刺。

  “苏恒,我们认识几年了?”

  苏恒顿了顿,却还是说:“八年。”

  “呵——”沈繁星笑了起来。

  八年了啊!

  苏恒对她的信任,居然这样脆弱的不堪一击。

  这样的男人,她沈繁星不稀罕!

  沈繁星站起身,冷漠地望着他。

  “苏恒,我们解除婚约。”

  清冷的声音掷地有声,带着不容置喙的强势和决绝。

  苏恒的眼里闪过震惊。

  “何必这种表情?早在你救起沈千柔的那一刻起,甚至更早,你不就已经做好选择了吗?”

  苏恒震惊了好久,看着沈繁星的眸子里满是复杂,只不过片刻,便又布满了解脱。

  “繁星,对不起。也许我们分开是对的,如果继续下去,我怕我会忍不住为了保护千柔而伤你更深。”

  沈繁星的双手微微弯了弯,抬头冰冷地望着他。

  “为了保护沈千柔?苏恒,难道之前所有的事情,你一件都未曾信过我?!”

  苏恒眼里闪过挣扎,“千柔太单纯柔弱,繁星你……太冰冷强势了。”

  沈繁星望着苏恒,良久,忽然就低声笑了起来。

  那笑声冷冽而又讽刺,面上薄情的无懈可击。

  可她此刻的内心,却心如刀绞,痛得无以复加。

  这话说的可真含蓄,她强势还成了一种错了?

  强势就一定会是那个恶毒的,欺负弱小的一方?

  苏恒含蓄中无情的话像一把锋利的刀子,狠狠地,用力地插在她的心上。

  “繁星……”

  苏恒看着她这幅样子,心中更是愧疚,他想伸手去抓她,想要无论如何都要此刻安慰她一下,可是沈繁星却大退了两步。

  “你别碰我!”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别闹,薄先生!》

第六章 追求你,是我个人选择


  她怒吼,挥开了他的手,之后缓慢地抬起头,清冷的眸子里空无一物,唇角噙着一抹弧度,却没有一丝笑意地望着他。

  除了冷漠讽刺之外,是彻底地绝望和决绝!

  只这一眼,苏恒却觉得自己的心脏重重一颤,那种起伏的遽痛,连胸腔都跟着疼痛。

  “繁星……”苏恒再喊,却不知道说什么。

  沈繁星冷冷地望着他,冷声道:

  “苏恒,你记着,是我沈繁星不要的你!我真心希望你能跟沈千柔天长地久!不要乞求施舍我一点儿什么,我没有那么窝囊!呵……谁会用擦过脚的毛巾再擦脸?!”

  面对沈繁星前所未有的恶语相向,苏恒满脸的不可置信。

  但是也能理解她此刻的愤怒,他抿了抿唇,道了声各自珍重就转身离开了。

  -

  直到苏恒彻底离开病房,沈繁星才无力地坐在了病床上,蜷缩着双腿,眸子里空洞洞地盯着窗外的某一处。

  冰冷强势?

  她曾经也是温和的水,只是这个世界太寒冷,她不得不把自己变成冰,不得不把自己变得坚强一点!

  她只能自己保护自己,不让自己受伤,不让自己难过,才能不让自己想要流泪,不让自己显得懦弱,不让自己在外人的面前看起来那么可怜。

  她以为这么多年,她都已经习惯了,可是现在才发现,她原来没有她自己想象中的那么坚强。

  一个人的房间里,她也会心痛,也会软弱,喉间范酸,眼眶发热。

  可她只能软弱道这种程度!

  她不会流泪,不值得,也无比懦弱。

  她的眼泪,最终只会落入尘埃,不仅一文不值,还会成为别人的笑话。

  她察觉到身旁靠近一道身影,不久之后,她的眼前便递来一块洁白的手帕。

  沈繁星微微顿了顿,转头抬眸,柔软的眸子里闪过短暂的震惊。

  她放开抱着自己双腿的双臂,从床上站起了身。

  看着仍旧比她高出一个头的俊美的男人。

  明明刚刚分别,现在却又一次见面。

  “你……怎么来了?”

  薄景川的西装搭在他的臂弯处,洁白的名贵衬衫,袖口处有两颗精美雅致的银色袖口,整个人温文尔雅,风度翩翩,气度卓尔不凡。

  她阒黑的眸子紧紧地盯着沈繁星那张快速隐藏起来的脸,眸底氤氲着一抹意味不明的流光。

  良久,他才缓缓开口,嗓音低沉而又优雅。

  “通常女人这个时候应该是要哭出来的。”

  沈繁星微讶,之后清丽的眸子里却已是了然。

  他刚刚应该是跟在了她的身后,不是全数听到,如他这样睿智聪慧的人,也不可能不明白。

  “抱歉,我平常并没有听人墙角的习惯。”

  沈繁星不以为然。

  “为那种人哭,不值得。更何况,我的眼泪,不值钱。”

  薄景川墨色长眉微微动了动,“你说的对,为一些不值得的人掉眼泪,确实是在浪费感情。不过你的后半句我却略有微议。”

  沈繁星抬头看他,疑惑中带着征询。

  薄景川的黑眸紧紧盯着她,淡淡开腔:

  “眼泪值不值钱,这要看你在谁的面前哭了。有人会觉得一文不值,有人却视为价值连城。”

  明明是一腔姿态温脉的话,但是那里面隐晦的狷狂和深意却让沈繁星心头微震,继而有些仓皇地撇开了眼。

  薄景川缓缓将帕子收了起来,“现在,我回答你一开始的问题。”

  他顿了一下,继续垂目望着她。

  “你是个聪明的女人,应该不难发现,奶奶希望我追求你。”

  沈繁星的眸子微闪,清丽的脸上终于闪过一抹尴尬。

  “我觉得……可能是你让她老人家等的太久了,我看她最想要的是一个活泼可爱的孙子。”

  “你确实够聪明。”

  薄景川笑道,让沈繁星微微松了一口气。

  “但是,追求你,却是我个人的选择。不是随便一个女人,都可以拥有我的孩子。”

  薄景川再开口,温和的语调却强势冷傲的让沈繁星再无法淡定了。

  她倒是没有想过,这样一个萧疏轩举,君子谦谦的男人,居然会说出这种张狂不羁的话来。

  “薄先生追求女人向来这样直接吗?”

  “我只追求过你一人。”

  沈繁星有些头疼,第一次觉得应付一个人竟然如此的困难。

  “我们彼此最多不过在一天里,一个小时之内,见过两次面而已,薄先生难道不觉得太草率了?”

  “我相信我的眼光。”

  沈繁星脸上淡漠的表情终于裂开了一道明显的裂痕。

  良久,她苦笑。

  “刚刚你应该看到我跟那个男人的对话了吧?我们认识八年,得来的只不过是那样浅薄的一层信任,你我不过萍水相逢,你凭什么信任我就是你的选择?”

  薄景川长眉微挑。

  “你拿我跟人渣比?”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别闹,薄先生!》

第七章 她陪他走过最艰难地岁月


  沈繁星又是一阵讶异,轻轻眨了眨眼睛,最后失声笑了出来。

  “抱歉,这确实是我的错。”

  薄景川看着她明媚的笑容,眸底一片潋滟。

  “你笑什么?”

  “看来我是真的不太了解你,真的没想到你这样温雅低调气质非凡的人居然也可以说出这样的话来。跟你的外表,真的不太像。”

  “话说的对,你听得懂,这句话便没毛病。”

  “不过,沈小姐,事物都是有本质属性和表面属性的。本质属性通常维持不变,而表面属性会随着条件的变化而变化。所以,如果看事物只盯着其表面属性看,那么就会看不到事物的真正面貌。”

  “以人事而论,所谓知人知面不知心!你确定看人只看外表?”

  沈繁星的笑声渐渐收了起来,逐渐变得冷漠。

  她自然确定不能!

  一个沈千柔,足以给她上完了这辈子的社会和人性的课!

  她深吸一口气,又缓缓吐出。

  “所以,薄先生,我们真的不太合适……我对你真的不了解,我连你的表面属性都看不透,又哪里清楚你的本质属性?”

  “而且跟男朋友分手不过几分钟,我还没有从这里面缓过劲儿来,便马上让我投入到下一段感情里,我怕我会吃力,也是对你的不尊重……”

  “我没有想着你现在答应我,你问我来的目的,我回答你的问题。决定追求你是我的事情,而我向来不喜人左右我的决定。”

  薄景川停了一下,似乎在等着沈繁星适应,片刻又淡淡开口:

  “当然,最后拒不拒绝也是你的事情。不过,我拒绝你的拒绝!”

  “……”

  “我随时欢迎沈小姐随时检验我的本质属性!”

  沈繁星完全处在愣怔当中,眼睁睁看着薄景川离开,也没有说出一句话来。

  等到房间里彻彻底底只剩下她一个人之后,好久好久,她似乎才慢悠悠地回神。

  一向面无表情的脸上,嘴角忽然细不可察地抽了抽。

  拒绝不拒绝是她的事情,拒绝她的拒绝是他的事情?

  那她选择的权利在哪里?

  所以,他刚刚说了那么多,到最后是不是可以翻译成一句话——

  她,他要定了?

  这个男人真是……

  沈繁星有些好笑地摇摇头,最后掀开被子钻了进去。

  深叹了一口气,肚子有些饿,但是她的房间里,却连一个陪床都没有。

  她起身在旁边的自动恒温机上接了一杯水,喝了一杯,便又躺下了。

  一切让她做的那么顺其自然,她自己甚至都没有察觉到,此时此刻的她,身边是最需要有人照顾的时候。

  三年前她从法国回来,也从没享受过苏恒这个名义男朋友的照顾,从来都是自己照顾自己。

  那时苏氏因为化妆品质量问题惹上官司,巨额赔偿之后,负债累累。

  她甚至连母亲唯一留给她的公关公司都没有来得及正式接手,就进了苏恒的公司。

  从一开始陪着他应付各种应酬,到最后他们分开各自应酬。

  她不知道多少次被投资商摸过手占过便宜!

  不知道多少次喝得烂醉如泥,吐得昏天暗地!

  也不知道公寓里,办公室的抽屉里摆了多少胃药!

  她一边兼顾着母亲给她留下来的公关公司,一边又顺手将苏氏的公关部门管理了起来,更担任着他苏氏研制部门的首席调香师。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别闹,薄先生!》

第八章 她怎能不冰冷而又强势!


  迄今为止,三年的时间,她在苏恒最艰难的时候陪着他,陪他一步步走过来,将苏氏一点点重新拉回了轨道上。

  到最后却换来了什么?

  是苏恒的背叛。

  是一句“你太冰冷强势了”……

  她也不想冰冷强势,她也想像个女人一样活着。

  做一个简简单单的上班族,将自己打扮的漂漂亮亮的,叫上自己的好朋友去逛街吃饭聚会旅游……

  可是她不能。

  这一次,她真的彻底只有自己了。

  不坚强又有谁给她庇护呢?

  一个人的病房,沈繁星最终只是轻轻地叹了一口气。

  相对比沈繁星房间里的冷清,隔壁沈千柔的房间里,此刻人满为患。

  沈家老太太姜蓉蓉,父亲沈德凡,母亲杨丽薇,苏恒,卫子宪,也是跟苏恒一起将沈千柔救起来的人,以及几个当时在船上参加聚会的几个沈千柔的同学。

  “你姐姐也太过分了,你都跟她道歉了,她居然还用开水泼你?”

  “千柔,你以后离你姐远一点儿,我就只是看着她那一副冷冰冰的样子就觉得害怕,你到她跟前还不是只有被她欺负的份儿!”

  “是啊,她明明就是个女人,可整天一身暗色系的死气板板的职业装看着就让人不爽,听说在苏学长的公司里,工作起来男人都比不过她,她哪儿是个女人啊?谁要是跟她在一起,可真是有够受的……”

  一旁的苏恒听到这个,眉心微微皱了皱,脸色冷峻。

  沈千柔敏感地感觉到苏恒的变化,敛着眉,一张没有妆容点缀的小脸上轻而易举显出几分脆弱的伤心。

  “她毕竟是我姐姐,就是看着有点冷,不好相处,其实她也没做什么过分的事情……”

  一旁沈千柔最好的朋友林菲菲却气愤道:

  “没有做过分的事情?千柔,你就是太善良了,我早就跟你说过,这年头太善良不是什么好事!她对你做的那些事,差不多整个平城的人都知道!如果不是她,你现在……”

  “好了!”

  坐在一旁一直没有怎么说话的老太太姜蓉蓉突然沉声开口,站起身,面色难看。

  姜蓉蓉个子不是很高,一米六的身高,头发已经全白,不过盘着一个利落的发髻,已经掩饰不住岁月痕迹的脸上,一双眸子却很有神,精神矍铄。

  可以看出这个老太太,年轻的时候便不是一个好惹的善茬。

  老太太声音一出,自行带着威严,整个喧闹的病房突然就安静了下来。

  姜蓉蓉板着脸,走到沈千柔跟前,看着沈千柔神色有些受惊地看着她,那可怜柔弱又有些委屈的样子让姜蓉蓉忍不住缓了缓眸子里的神色。

  最后道:“这次的事情你选择对媒体隐瞒下来是对的。毕竟她……也是沈家的人,传出去会影响不必要的麻烦!”

  姜蓉蓉期间顿了顿,眸子里闪过一抹显而易见的厌恶,仿佛提起这个“她”来,是一件多丢人的事情一般。

  沈千柔一脸的柔弱忧伤,之后乖巧地点头,“我知道的,奶奶,其实是我对不起姐姐,姐姐跟我发脾气,也是应该的,再说,当时也是不小心……”

  听到沈千柔的话,姜蓉蓉似乎是想到了什么,眸子里的厌恶瞬间更深。

  “行了,你别提她了!下周五晚上,薄氏财团少董上任薄氏全球首席执行长仪式在裴氏酒店举行,到时候你跟着去!”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别闹,薄先生!》

第九章 薄氏财团少董要上任全球首席执行长!


  老太太话音一落,刚刚瞬间安静下来的病房忽然之间彻底沸腾了起来!

  “薄氏财团的少董?!”

  “是啊是啊,这么多年一直在为海外的公司奔波,现在海外公司都稳定了下来,现在要正式接手薄氏!”

  “是啊,我还听说他这两天应该就要回来了!”

  “听说他年纪不过二十八岁,就要是薄氏财团的全球首席执行长了!好霸气啊!”

  看着那些女人迫不及待的样子,沈千柔在心底鄙夷地笑了笑。

  但是面上还是一副乖巧虚弱地样子,她轻轻点了点头,柔声乖巧道:

  “我知道了,奶奶。”

  看着沈千柔乖巧懂事的样子,姜蓉蓉甚是满意。

  之后她突然转头看了一眼一直在旁边从不曾说话的苏恒,然后对着他说道:

  “苏恒,到时候你带千柔一起去吧。”

  沈千柔的柔软娇美的小脸上当即染上几分羞涩,她轻轻咬着唇,眼角偷偷地扫了一眼旁边俊朗帅气的苏恒,连忙低下了头。

  那一副娇羞的样子,让屋里的几个公子哥都忍不住瞪直了眼睛。

  苏恒紧绷的唇角也渐渐松了几分下来,用温和的声音淡淡应道:

  “我会的。”

  姜蓉蓉更是满意地点点头,然后看向一脸羞涩的沈千柔,眸中浮上一层笑意来。

  “那千柔好好休息,我去隔壁看看!”

  听闻,沈千柔虚弱的脸上瞬间浮上一层浓浓的哀求,她抬头望着姜蓉蓉乞求道:

  “奶奶,姐姐溺水的时间比我长,好不容易醒过来,您可千万不要再对姐姐发脾气……”

  “行了!这事儿你别管了!我自有分寸!”

  说完,姜蓉蓉便又沈着脸,转过了身。

  沈千柔脸色悲哀,在沈德凡和杨丽薇经过她身边的时候,她又说:

  “爸,妈,你们别让奶奶太生气。”

  “知道了,知道了!蠢丫头!”

  杨丽薇嗔怪地看了她一眼,最后跟着脸色同样不太好看的沈德凡陪着姜蓉蓉出了房间。

  -

  沈繁星的房间里,昏迷了整整三天,现在根本一点儿睡意也没有,反倒是长时间没有吃东西,胃很不舒服。

  本想着下床自己去找些吃的,病房门却在这个时候被敲响。

  沈繁星微顿,但却也应了一声,“请进!”

  清冷的声音刚刚落下,病房门被打开,进来的是一个穿着黑色西装,身材高大的完全陌生的男人。

  沈繁星颦眉,“你是?”

  俞松礼貌地朝着沈繁星点点头。

  “沈小姐您好,我是薄先生的特助俞松。这是先生让我给您准备的白粥和小菜。”

  “……”

  聪明如沈繁星,几乎完全没有任何疑惑,便笃定这个叫俞松的男人嘴里的“薄先生”一定非薄景川莫属。

  可是,他的动作真的要这么迅速而又直接吗?

  “俞特助,抱歉……我想,我跟你们家先生,还没有认识到这种地步……”

  “沈小姐,先生说了,您刚醒过来,不能吃太荤腥的东西。如果您拒绝的话,那就说明这些东西您不喜欢。然后吩咐我在饭菜必须是清淡的前提上再给您带其他的食物来。直到您满意喜欢吃下去为止。”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别闹,薄先生!》

第十章 先生说了


  俞松似乎早就料想到沈繁星会拒绝一般,在沈繁星最后一个字音还没有落下,他便紧接着开口。

  他说话的时候面无表情,礼貌中不卑不亢,语言简练的不多带一个废字,又毫无疑问地将薄景川的意思和态度完全表达的透彻。

  见他如见薄景川。

  这个人,能力绝对非凡。

  沈繁星不由地多看了俞松一眼,清丽的眸子里闪过一抹赞赏。

  不过……

  她颇为无奈地拂了一把头发,继而对着俞松说道:

  “不用麻烦了,替我谢谢薄先生。”

  俞松走上前,将手里的精品纸袋放到了柜子上,然后朝着沈繁星微微弯了弯腰。

  “沈小姐请慢用。”

  “好!”

  沈繁星点了点头应了下来,俞松直起了身子,但是却站到了一边,没打算离开房间。

  沈繁星抬头看他。

  俞松接触到她的眼神,又说:“先生让我看着您吃完。”

  沈繁星清楚地察觉到自己的眉心剧烈地跳动了两下。

  她紧抿了唇,伸手将桌子上的袋子打开,注意到袋子上的商标时,她微微愣了愣。

  居然是如意轩的粥。

  众所周知,如意轩内里古香古色,穆如清风,小榭流水之家。

  门面虽然不大,但是里面的每一道小菜都很精致可口。

  在现在这个吃惯了大荤大醒的时下,人们越来越注重养生,再说如意轩里从不供酒,外带都不允许,只有白水和茶水,用餐时更是不可大声喧哗。

  可就是这么一个规矩多多的小地方,用餐的人却是人满为患。

  里面的座位不够,想进去,你只能乖乖地排队等着。

  想吃到如意轩的东西,早已经不是你有多少钱的问题了。

  而她刚刚跟薄景川分开不过半个小时左右,这如意轩的粥,这么快就到了她的面前……

  沈繁星心中不免开始对薄景川这个人有一点好奇了。

  面上不动声色地打开包装,心中再是一惊叹,就连这外带的盒子和其他餐具,都是花梨木制作的盒子。

  当真是大手笔。

  粥和小菜的味道自然不必多说,但是沈繁星只吃了一口,就抬起了头。

  她望向俞松,俞松正盯着她。

  沈繁星放下了筷子。

  俞松微疑而又坦然地望着她。

  “俞特助,请你先回去吧,我会把东西都吃完的。我不太喜欢吃饭被人这样盯着。”

  俞松略微思索了一会儿,然后点了点头。

  “我知道了,沈小姐。那您慢用,我先走了。”

  “好。”沈繁星淡淡地应了一声,之后放下筷子,想要站起身。

  “沈小姐务必留步。”

  俞松连道,沈繁星半起的身子顿了一下,又坐了下去。

  “那我就不送了。”沈繁星敛眉道。

  俞松再一次点头,最后转身,跨步离开了病房,眸子里已经没有了刚才暗自的审视和警惕。

  当初听先生要他来给这位沈小姐送东西吃,他还是很震惊的。

  从来没有见过先生居然会主动关心一个萍水相逢的陌生女人,而且追求的目的显而易见。

  他不免疑惑,甚至第一次在想先生这个决定是不是太草率了,抱着对这个女人的好奇和审判的目的来了。

  短短不过几分钟的相处,他便知道,这个女人的气质以及素养都是上乘。

  先生能够选中她,也并非没有理由。

继续阅读《别闹,薄先生!》


版权声明:未经书面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对既成事实本站将保留所有的权利。

无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