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思尽成灰萧御,沈胭脂,相思尽成灰小说免费阅读

小说:相思尽成灰
分类:现代言情
作者:萧御
简介:“爱妃,再侍奉朕一次吧
”龙榻上,梁帝萧御抚摸着爱妃沈胭脂的脸颊,眸光迷醉
今天是大梁国破之日,宫外已经火光冲天
作为亡国之君,萧御却不慌不忙,犹自搂着最宠爱的女人,....
角色:萧御,沈胭脂
相思尽成灰萧御,沈胭脂,相思尽成灰小说免费阅读

《相思尽成灰》免费试读免费阅读


第一章 国破之日的羞辱


“爱妃,再侍奉朕一次吧。”

龙榻上,梁帝萧御抚摸着爱妃沈胭脂的脸颊,眸光迷醉。

今天是大梁国破之日,宫外已经火光冲天。作为亡国之君,萧御却不慌不忙,犹自搂着最宠爱的女人,企图再享一次极乐云雨。

沈胭脂流下眼泪,道:“好。”

她缓缓解开萧御的衣带,入宫以来,她集三千宠爱在一身。萧御对她的好,她都记在心里。

萧御叹息道:“朕此生最大的遗憾,就是不能与你长相欢好。但能死在一起,也算黄泉作伴了。”

“不!”沈胭脂神色一凛,坚定道:“大燕虽然攻占了大梁,但陛下是国君,他们未必会取你性命,你一定要活下去……”

话音未落,寝殿大门忽然被撞开,无数大燕shibing涌了进来。随后,一个尊贵英俊的男子,身披玄色战袍,缓步踏入。

他的面色冷若冰霜,手中长剑还在一滴滴流淌着鲜血,深沉的眼眸里,弥漫着残忍桀骜的光芒,宛如渴望重生的修罗。

——正是御驾亲征的大燕皇帝,轩辕易。

轩辕易唇角绽出嗜血笑意:“萧御,没想到吧,大梁也会有今天!”

五年前,大梁先帝侵略大燕,轩辕易的父母亲人都因此惨死,只有他侥幸逃脱。如今天下逆转,国恨家仇,他要一并清算!

萧御衣衫不整,无所谓的笑了笑,说:“你赶紧杀了我吧。”

“就这样杀你,岂不是太便宜大梁萧氏了?”

轩辕易的目光一转,落在沈胭脂身上,忽然射出一丝邪气:“当年我母妃受辱自尽,这笔账,就让你这爱妃来还,如何?”

萧御的脸色瞬间变了,脱口吼道:“不行!”

“怎么就不行?”轩辕易邪肆一笑,命令shibing们将萧御绑在柱子上,然后退至殿外等候。

寝宫大门关闭,轩辕易一步一步朝着榻上的沈胭脂走去。

沈胭脂的心脏在颤抖,但她强迫自己保持冷静,死死盯着靠近的魔鬼。

一旁的萧御大声叫道:“轩辕易,你要干什么?!”

轩辕易不理他,犹自捏住沈胭脂的下巴,勾唇道:“早就听说大梁皇妃沈胭脂国色天香,今日一见,果真是人间极品。”

沈胭脂没有动。

萧御却在柱子上疯狂的挣扎了起来,嘶声叫道:“放开她,你这个畜生!”

轩辕易凝注着沈胭脂,冰冷的眸子里蔓延出邪恶笑意,玩味的说道:“萧御这么在乎你,你一定功夫不浅吧?来,把我伺候高兴了,我就饶他一命,怎么样?”

沈胭脂广袖下的手指攥成了拳头,“此话当真?”

“当然,”轩辕易道:“但是我要你心甘情愿的,主动取悦我。让你夫君和萧氏祖宗们都看清楚,大梁的宠妃,是如何在他人身下承欢受辱!”

沈胭脂注视了他片刻,最终一字一句道:“希望你能说话算数。”

她的手落在了自己肩上,缓缓褪下外面的长袍。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相思尽成灰》

第二章 主动


“爱妃,不要啊——”

萧御的眼神瞬间布满了血丝,歇斯底里的吼叫着:“我不需要活,让我去死,让我去死吧!轩辕易,你这个畜生,你不是人……”

萧御痛苦的呼喊像刀一样剐着沈胭脂的心,但是她必须让他活下去!

因为大梁的百姓需要他,亡国之后,无数百姓沦为奴隶,只有萧御活着,才有复国的希望!

沈胭脂颤抖着闭上双眼。

轩辕易的喉结滚动了一下,他嗓音沙哑,低声命令道:“我要你主动,知道什么叫主动么?睁开眼睛,看着我!”

沈胭脂浑身都在战栗,但是她知道,她必须听从他的命令。她缓缓张开眼睛,伸手搂住眼前的男人,贴近他染血的战甲……

轩辕易毫不犹豫的占有了她。

他把她压在萧御的龙榻上,心中流窜着一股莫名的火气。明明只是为了报复,他竟有些欲罢不能。所以他更加凶残,把所有的情绪都发泄在这个女人身上。

沈胭脂痛不欲生,她第一次从这件事中尝到了粉身碎骨的疼痛。

以往她和萧御的每一次,都是唯美而温柔的,何况萧御长年养尊处优,远没有轩辕易这般强健狠厉。

她听到萧御在不远处的咆哮嘶吼,如同一头绝望的野兽。

他的声音与轩辕易的喘息混合在一起,身体和灵魂的双重折磨,终于让沈胭脂承受不住,昏了过去。

再醒来的时候,沈胭脂已经身在驶往大燕国的马车上。

萧御被打入大牢,而她被轩辕易带回燕都,做了他的贴身奴婢。

“想让他活命,就乖乖留在朕的身边。”

轩辕易的话在脑海中徘徊,沈胭脂不敢不从。

她是亡国受辱的妃子,本应该含羞自尽。但倘若她死了,萧御断无生路。为了萧御,她必须活下去。

她跟随轩辕易回到大燕皇宫,一道倩影飞奔而来,扑到了轩辕易怀里,娇声道:“易哥哥,你总算回来了,湘湘好想你!”

沈胭脂惊呆了。

因为眼前这个贵妃打扮的女子,竟然是她的庶妹沈湘湘!

她和沈湘湘都是大梁丞相的女儿。三个月前,沈湘湘忽然从相府失踪,再无音讯。

此时再出现,居然已成了大燕的皇妃!?

轩辕易将沈湘湘搂在怀里,微微一笑,道:“湘湘,你看朕把谁带来了。”

沈湘湘的目光落在沈胭脂身上,也无比错愕,紧接着迸射出警惕和嫉恨,拉住轩辕易道:“易哥哥,你怎么把她带回来啦?姐姐在梁都就祸乱宫闱,萧御被她迷的荒废朝政……你、你可要小心她才是!”

轩辕易笑道:“湘湘,你以为朕是被她迷惑才将她带回来的?她是萧御的宠妃,朕留下她,只是为了羞辱萧氏罢了。”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相思尽成灰》

第三章 陷害


沈胭脂宠冠六宫是真,但从未迷惑皇帝。相反,她总是劝萧御要做个好皇上。

只恨萧御天生是个昏君,根本无心国事,整日只喜欢吟风弄月、美酒佳人,使得朝政荒废,最后才让轩辕易灭了国。

沈湘湘乖巧一笑,道:“我和姐姐数月没见了,易哥哥能否容我们单独聊几句?”

沈湘湘带着沈胭脂走进了御花园,在一处无人池塘边,沈湘湘得意的笑道:“姐姐,惊讶吗?我对轩辕易曾有过救命之恩,这次他能灭掉大梁,也有我的功劳。是我从爹爹书房里窃取了朝廷机密,他才能如此顺利的攻陷梁都。”

“你疯了?!”

沈胭脂震惊,一把揪住她的衣领:“你这是通敌叛国!”

沈湘湘愤愤的说:“谁让我只是一个庶出的小姐,身份低下,总是受人白眼。他们瞧不起我,我要让他们全都后悔!”

沈胭脂急道:“但是大梁亡国后,我们的爹娘也被贬为奴籍,流放到了关外,你为什么不求轩辕易赦免他们?”

“我为什么要赦免他们?”

沈湘湘哼了一声,道:“那是你的爹娘,不是我的!我娘在生下我之后就死了。至于爹爹,他一直都偏向你,眼中从来没有我这个庶出的女儿,所以,他活该!”

沈湘湘自小羸弱,偏偏总是喜欢缠着沈胭脂,每天姐姐长姐姐短。沈胭脂心疼她,对她也是百般照顾,两人一直是无话不谈的亲密姐妹。

想不到,她的内心竟是如此扭曲黑暗!

沈胭脂绝望的看着沈湘湘,摇头道:“你真是个疯子!”

“啪!”沈湘湘抬手就扇了她一个耳光。

沈湘湘瞪眼叫道:“你骂谁是疯子呢?你以为你还是高高在上的大小姐吗?哼,你现在只是个奴婢,像蝼蚁一样卑贱,我一只手就可以捻死你!”

沈胭脂冷笑一声,道:“你想怎么捻死我?你有本事让轩辕易杀了我么?告诉你,国破那天他没杀我,就永远都不会杀我。信不信,由你。”

沈湘湘无言以对,咬牙切齿的瞪着她。

沈胭脂转身要走,又停住,道:“对了,其实如果我愿意,我也有办法把轩辕易从你身边抢走。所以,你最好别逼我。”

沈湘湘气的直跺脚。

她很清楚沈胭脂的魅力。她们两个站在一起时,别人的目光永远都是落在沈胭脂身上,她永远是她光环下的阴影。

怨妒像潮水一样涌上来,沈湘湘眼珠一转,忽然转身跳进了池塘里。

“救命啊!救命!”

水中,沈湘湘一边扑腾,一边大声呼救。

沈胭脂冷漠的脂望着她,亏她想出如此老套的苦肉戏。

宫人们闻讯赶来,眼前场景让他们吓了一跳,慌忙跳下去几个人,把湘妃救了上来。

轩辕易赶来时,看到的是沈湘湘面色苍白,死里逃生的楚楚模样。

沈湘湘握住轩辕易的手,可怜兮兮道:“陛下,是姐姐把我推下水的,她恨我背叛了梁国,她想害死我,易哥哥,我害怕……”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相思尽成灰》

第四章 惩罚


“这样啊……”轩辕易沉吟着,冷冽的目光落在沈胭脂脸上。

沈胭脂静静的望着她,安静从容,也不辩解。

轩辕易眉头蹙起,凝视她片刻后,忽然沉沉道:“来人,把萧御从牢里拖出来,打五十大板!”

“什么?!”沈胭脂大惊失色。

她噗通一声跪了下去,连声道:“陛下,一切都是我的错,和萧御毫无关系啊!你要罚,也该罚我……”

“朕当然知道此事与他无关,”轩辕易目光流转,冷笑道:“但是打在他身上,你的心一定会更痛吧?这才是对你最好的惩罚!”

沈胭脂慌了,连连磕头乞求:“陛下,求你放过他吧!他是身子禁不起五十大板的,你这样,等于直接要了他的命啊!求你……”

“起来。”轩辕易声如寒冰,缓缓道:“你若再替他求情,朕立刻砍下他的狗头!”

冬阳高照,寒梅凛香的园子里,轩辕易悠闲的捧着一杯热茶,而沈胭脂被换上华丽衣裳,侍立在他身边。

萧御被侍卫按在一条长凳上,那日之后,这是沈胭脂第一次见到他。

他瘦了很多,头发凌乱不堪,清俊的脸上满是胡茬和灰尘,早已不似那个温柔如玉的翩翩天子。

但是他的眼睛里却蓄着巨大的恨意,目光落在沈胭脂脸上时,这股恨意就如狂风般呼啸而出。

那个晚上,他心痛如狂,喉咙都喊的嘶哑,她却置若罔闻,犹自在仇人的身下千娇百媚。

此刻,她又锦衣云裳,婷婷袅袅的站在轩辕易身边,俨然已成了轩辕易的宠妃。

四目相对,萧御眸子里的痛苦的憎恨,沈胭脂尽收眼底。

“贱人……”

萧御从牙缝里挤出一丝咒骂,声音细若游丝,但沈胭脂还是听到了。

她的心在滴血。

轩辕易放下茶盏,起身将沈胭脂揽入怀里。

萧御的瞳孔瞬间收缩。

轩辕易笑道:“萧御,朕的美人想你了。她说跟在你身边那么久,从来没见过你挨打,很想看看你挨打时的样子。你呢,你想她了吗?”

萧御面如死灰,一言不发。

“怎么,故人相见,你不开心?她现在得到的恩宠,可是更胜以往呢。”

轩辕易笑着伸出手,抚上沈胭脂的脸颊,细细的摩挲,目光闪烁道:“美人,朕说的对么?”

沈胭脂娇羞一笑,点了点头。

萧御目不转睛的瞪着两人,终于一字一句道:“我做鬼,也不会放过你们。”

轩辕易嗤笑一声,一挥手,巨大的板子落了下来。

一下,两下……

板子打在血肉上的闷响,重重撞击着沈胭脂的心。她紧紧握着拳头,手心已经抠出了血。

——这一切都是轩辕易刻意安排的,他以萧御的命为威胁,强迫她配合演戏。他们越痛苦,他就越痛快!

开始时萧御还咬牙坚持,后来实在挺不住,终于凄厉的嚎叫了起来。

叫声由大变小,最后又归于沉寂。打到三十几下的时候,萧御已经彻底没了声息。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相思尽成灰》

第五章 好好侍奉朕


“启禀陛下,再打下去,犯人恐怕就没命了。”

“那今天就先到这里吧。”轩辕易语调慵懒,淡淡吩咐。

沈胭脂扑了过去,眼泪像断线的珠子一般滚落下来。她捧起萧御苍白的脸,他的鼻间尚有一丝气息存在。

萧御被拖走了,沈胭脂失魂落魄的跌坐在地上。

宫人们将她搀扶起来,送到轩辕易面前。

沈胭脂抬起头,注视了轩辕易一会,说:“如果他死了,我做鬼也不会放过你。”

轩辕易眼底闪过残酷的笑意。

他说:“放心,朕不会让你们死的。朕要让你们活着,但是活的比死还痛苦百倍!”

容华宫内,沈湘湘扶着门框,脸上的愤恨几乎喷了出来。

轩辕易安排她休息后,就把她一个人扔在这里,带着沈胭脂去看打人。

她苦肉一场,居然什么都没有得到,沈胭脂毫发未损。

挨打的人明明应该是沈胭脂,轩辕易却把气都撒在了萧御身上。

——他究竟是真心报复萧氏,还是舍不得动沈胭脂,沈湘湘也拿不准。

“这个贱人……”沈湘湘目光狠毒,咬牙切齿道:“你早已是残花败柳,我就不信,易哥哥会真的看上你!”

……

萧御没有死。

这些板子差点要了他的命,好几个时辰后,他才醒了过来,疼痛像火一样在身上蔓延。但是在他心里有一把更烈的火,熊熊的燃烧着。

他恨轩辕易,但相比之下,他似乎更恨沈胭脂。

过往的种种柔情从脑海中一闪闪过,他发誓,有朝一日,他一定要刨开她的胸膛,看看她究竟长没长心。

与此同时,轩辕易的寝殿内,沈胭脂正在为轩辕易铺床。

轩辕易故意将她留在身边,做他的贴身侍女,伺候他沐浴,更衣,照料一切生活起居。

他的所有要求,她无一不从。

脚步声传来,沈胭脂知道是轩辕易批阅奏折后,回来了。

沈胭脂垂着头立在龙榻边,等待他的吩咐。

轩辕易站在了她面前,眯眸注视着她。

烛光摇曳,她的容颜在暗影中显得十分静谧,如同一座美丽而没有生命的雕塑。

轩辕易忽然笃定的说:“湘湘不是你推下水的。”

“你怎么知道?”沈胭脂讶异的抬起眼眸。

“因为朕相信,你根本不会做那么蠢的事情。”

轩辕易叹息道:“是湘湘太天真了,以为这样就能嫁祸于你。”

沈胭脂很吃惊,轩辕易性情乖戾,想不到会如此深谙人心,明察秋毫。

刹那后,她的目光却充满了痛恨:“你既然知道真相,为什么还要惩罚萧御?”

“因为朕就是喜欢折磨他,既然有理由,就顺便一用。”轩辕易轻描淡写的说。

沈胭脂怒道:“当初灭你大燕国的,是梁朝先帝,不是萧御!你把仇恨都记在他身上,这不公平!”

“你跟朕谈公平?”

轩辕易忽然掐住她的衣襟,眼底黑暗弥漫:“朕还是皇子时,曾入梁都为质。后来两国交战,朕从梁宫逃走,被萧御一路追杀到边地。朕的贴身侍卫都是他所杀。你认为,朕没有理由恨他?”

沈胭脂试探道:“但你现在已经灭了大梁。君王本来心胸广阔,容纳四海,你就不能放了他吗?”

轩辕易眸光一沉,大手忽然向下,一把撕开了她的衣服:“好啊,那从现在开始,你就好好侍奉朕,说不定哪天朕一高兴,就把他放了。”

低哑的嗓音,冷酷而邪恶。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相思尽成灰》

第六章 伪造圣旨


上次被他折磨到昏死的痛楚倏然浮现在脑海里,沈胭脂十分恐惧,本能的向后退去,“不要……”

“不要?”

薄唇扬起一丝扭曲的弧度,轩辕易一步上前,用力捏住她的下颚:“你难道忘了,你已经是朕的女人了!上次你当着萧御的面,都能在朕身下辗转承欢,现在反而想装贞女烈妇么?还是说,非要朕把萧御拖来看着,你才心甘情愿?”

“不!求你千万别叫他来!千万别!”

沈胭脂慌忙摇头,眼泪已经涌了出来。

轩辕易心中忽然涌起一阵怒火,这个女人总是一副静如止水波澜不惊的样子,被人诬陷了也不辩解,仿佛所有事都引不起她的情绪。

除了萧御。

只有提到那个亡国昏君的时候,她才会惊慌,才会流泪。

萧御究竟哪里好?能让她如此迷恋至深,目中无人!

轩辕易把她摔在龙榻上,沈胭脂流着眼泪,不敢再反抗,任凭他从背后扯下她的衣带。

殿外忽然传来太监的通报声:“陛下,湘妃娘娘高烧不退,一直在喊陛下的名字。”

轩辕易起身,抖了抖龙袍,大步走了出去。

沈胭脂喘息了一会,才慢慢站了起来,重新整理好衣裳。

好在今夜,轩辕易是不会回来了。

她凝望着幽暗的烛火,这样的日子,究竟什么时候是个头啊?

负责换烛火的尹公公来了,四下无人,他忽然跪在了沈胭脂面前。

“娘娘,求您救救陛下吧!”

沈胭脂怔了怔,这里可是大燕皇宫,凛然道:“你说的陛下,是指?”

“当然是梁帝陛下,我其实是大梁子民,先帝安排我到轩辕氏身边监视。想不到最后大梁还是亡国了,我的亲人也都被贬成了奴役。陛下今日挨了那么多板子,险些丢掉性命,求娘娘快救陛下出来吧!”

沈胭脂把尹公公扶了起来,说:“你别急,我也在想办法。”

尹公公说:“宫里宫外都有我们的人,办法我们已经有了,只差最关键的一步,需要依靠娘娘。”

“什么办法?”

“明天是七夕,皇城举办灯会,我们想趁乱救出陛下。但是去大牢提人需要圣旨,圣旨我们已经伪造好了,只差盖上大印。”

尹公公从袖中抽出一纸文书,交给沈胭脂:“娘娘在轩辕易身边,可以自由进出御书房,只要找机会盖上大印,我们便能假传圣旨,救出陛下。”

沈胭脂犹豫刹那,点头道:“好。”

此举虽然冒险,却也是唯一的办法了。

容华宫。

沈湘湘躺在软塌上,奄奄一息。宫女太监鱼贯往返,为她换手帕,熬汤药。

“皇上驾到!”

这个声音一响,沈湘湘瞬间睁开了眼睛,又赶紧闭上。

轩辕易坐在她身边,摸着她的额头关切道:“湘湘,感觉如何了?”

她的额头并不烫。

沈湘湘慢慢张开水眸,笑道:“陛下来了,湘湘的病就好了大半。”

轩辕易眼中闪过一丝无奈,沈湘湘显然在没病装病。

对于她这些伎俩,他心底其实是反感的。他对沈湘湘的宠爱,主要是因为过去的恩情。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相思尽成灰》

第七章 救命之恩


五年前,他被萧御追杀,重伤昏迷,是沈湘湘救了他,她照顾了他三天三夜,又把他送到前来接应的人身边。

那时他中了毒,双眼模糊看不清她的容貌,只觉得她是一个很迷人的少女,她有时候静静的陪在他身边,有时候又会讲趣事逗他开心,静若处子,动若脱兔,让人琢磨不透。

他问她的名字,她笑了笑,说:“你若能活下去,就来相府找我吧。”

离别时,她将一柄精致的小刀塞到他手里,说是她的防身之物。那一刻他感到惊艳,一个如此柔弱的少女,居然随身带刀,这让她的形象多了一分危险的妩媚。

而他当时无以为报,他收下了那把刀,说:“若有他日,我愿以余生相赠。”

其实比起现在的沈湘湘,轩辕易更喜欢当年的她。然而人总会变的,他不能因为一时喜好,枉顾当年情义。

这样想着,轩辕易叹息一声,将她拥在怀里,道:“好了,没事了,朕抱着你睡。”

沈湘湘嘻嘻笑着,说:“不嘛,我不困,不想睡觉,我想给易哥哥生个皇子……”

轩辕易柔声道:“不行,你现在还病着,要好好休息。”

他的语气听起来很宠溺,却隐含着某种强势和冷酷。

沈湘湘不敢再强求了,她依偎在轩辕易怀里,心想,绝不能让沈胭脂活下去。

因为沈胭脂关系着她巨大的秘密,在真相被揭穿之前,必须尽快把她处理掉……

夜深人静,沈胭脂偷偷来到御书房。

一切竟异常顺利,可是当她拿出玉玺后,却惊呆了。

盛装玉玺的盒子里,竟然还放着一把小刀。

轩辕易定是很在乎这把小刀,才会将它和玉玺放在一起。

但,这分明是她的刀啊!

沈胭脂蓦然想起,五年前她回外婆家省亲,在路上救了一个身受重伤的男子。临别时,她将这把小刀送给了他。

当时那个男子带着面具,她依然觉得他长的十分好看,他有着古潭深邃的眼眸,和柳刀般的薄唇……

后来,她还经常想起他,幻想着面具下会是一张怎么样俊美的容颜。

而此刻,他的形象猛然和轩辕易重合在了一切。

沈胭脂的手颤抖起来——原来,她当年救的,就是轩辕易!

她的心瞬间乱了。

要告诉轩辕易真相吗?他会不会因为当年的恩情,放过她和萧御?

犹豫刹那,沈胭脂将小刀藏入了袖中。如果明天萧御能够成功逃脱,她已失身只能自刎谢罪,过去的那些恩怨纠缠,不提也罢。

沈胭脂将盖好大印的圣旨交给了尹公公,但她无论如何也没有想到,这其实是个陷阱……

次日夜晚,整个皇城都热闹非凡,轩辕易陪沈湘湘去逛灯会了,沈胭脂一个人在宫中惴惴不安的等待消息。

后半夜,忽然有两个侍卫闯进来,说是奉皇上口谕,带她去大牢。

大牢外血流成河,显然是刚刚经过一场大战,也不知道萧御逃出去没有。

走进牢房的那一刻,沈胭脂的心沉了下去。

营救计划失败了,牢房里跪了一排梁国死士,都被五花大绑。萧御也身受重伤,已经昏了过去。

沈湘湘站在轩辕易身边,眼睛里闪烁着胜利的笑容。

轩辕易的脸色却阴沉如墨,他盯着沈胭脂,一字一句道:“是你偷用了朕的玉玺,伪造圣旨,对不对?”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相思尽成灰》

第八章 鱼死网破


事已至此,沈胭脂凄然一笑,道:“没错,就是我。”

轩辕易目不转睛的看了她一会,忽然道:“把这个罪妇关进牢房,明日午时和萧御一同处斩!既然你们这么想死,朕就成全你们!”

说罢,他似乎十分愤怒不耐,甩袖而去。

沈湘湘留了下来,说是想送姐姐最后一程。

牢房里,沈湘湘得意的笑道:“姐姐,你不是说轩辕易不会杀你吗?”

沈胭脂不理她。

沈湘湘继续笑道:“你一定没想到吧,尹公公其实是我的人。”

“你说什么?”沈胭脂终于动容了。

沈湘湘感觉自己终于赢了,炫耀道:“我早就收买了他,是我让他组织这次营救行动,然后再偷偷禀报轩辕易,正好将你们一网打尽。”

沈胭脂苦笑。

原来如此,只怪她在情急之下,错信了奸人。

她叹息一声,道:“你为了害我,还真是不择手段。你怕我揭穿你的秘密,才急着想杀我灭口,对吗?”

沈湘湘的脸色变了,“我不明白你的意思。”

“五年前救了轩辕易的人明明是我,你却冒名顶替,骗取了他的宠爱。”

沈胭脂盯着她的眼睛,缓缓道:“你说,如果轩辕易知道了真相,知道你是个骗子,他还会继续宠爱你吗?”

沈湘湘瞬间面色惨白。

曾经沈胭脂对她无话不谈,给她讲过自己救助神秘人的故事。后来轩辕易派人来相府寻人,恰好遇到了沈湘湘,她利益熏心,便想出这个顶替的计划……

“我在御书房里,看到了我当年送给他的小刀。”沈胭脂道:“要不是尹公公让我去盖大印,我至今还被蒙在鼓里。”

沈湘湘镇定片刻,哼了一声,道:“你少拿这个威胁我,轩辕易是不会相信你的。再说了,你现在连他的面都见不到,根本没机会跟他说清一切。”

“是么?”沈胭脂冷笑道:“那就试试看!”

话音未落,沈胭脂忽然从袖中抽出了那柄小刀,同时一把扯过沈湘湘,反手将刀刃抵在了她的脖子上。

“啊啊啊——”

沈湘湘尖声惊叫起来,她没想到沈胭脂会忽然做出这种举动,还没反应过来,已经被劫持。

闻声赶来的狱卒见状,全都吓的不知所措。

沈胭脂厉声道:“叫轩辕易来,否则我立刻杀了她!”

沈湘湘怕自己的秘密败露,慌忙叫道:“不许去!她、她就是想用本宫来威胁陛下,不能让她得逞……”

她的话还没说完,脖子上就传来刺痛,鲜红的血流了下来。

沈胭脂冷冷道:“我再用力点,她就没命了。”

狱卒们吓坏了,湘妃娘娘若有闪失,皇上一定会砍了他们的头。所以也顾不得沈湘湘阻拦,慌忙去禀报了轩辕易。

轩辕易匆匆赶来,沈湘湘硬着头皮,连声哭喊道:“易哥哥,快救我……”

她已经想好了,如果等下沈胭脂揭穿她,她就咬死了不承认。

轩辕易的目光落在小刀上,顿了一下,沉声道:“沈胭脂,你好大的胆子,敢偷朕的东西,还敢劫持湘妃……放了她,朕饶你不死。”

沈胭脂一字一句道:“你放了萧御,我就放了她!”

其实不到万不得已,她并不想提当年的事,只怕那会让轩辕易更加纠缠。

轩辕易的眸子暗了暗,他没有答应,反而威胁道:“朕不会放了他的。你若敢伤害湘湘,朕立刻把萧御五马分尸!”

沈胭脂和她对峙片刻,凄厉一笑,道:“好,那我们就鱼死网破吧。”

说罢,就要割断沈湘湘的喉咙。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相思尽成灰》

第九章 余生相赠


沈湘湘吓的连连大叫,轩辕易面色一变,厉声道:“住手!”

他终究还是妥协了一步,沉声道:“让朕放走萧御,不可能。但是只要你放了湘湘,朕可以保证不伤害萧御的性命,让他继续活下去。”

顿了顿,他补充道:“还有你,朕也不会杀你。”

沈胭脂松了一口气,缓缓放下了手臂。

她知道轩辕易不会轻纵萧御,但是能保住他的性命,她的目的,已经达到了。

沈湘湘涕泪横流的扑到轩辕易怀里,哭喊道:“易哥哥,这些人不能留,你现在不杀他们,他们还是会想害你的……”

轩辕易冷笑一声,眸光阴鸷的注视着沈胭脂,“你们效忠萧御,无非是指望他来复国,朕现在就断了你们的妄想!”

沈胭脂变色道:“你答应了不杀他的!君无戏言……”

轩辕易道:“朕不杀他,但朕要让他再也当不了皇帝。来人,对萧御处以宫刑!”

如同五雷轰顶,沈胭脂呆住了。

她无论如何也没想到,轩辕易会使出如此卑鄙的手段!

轩辕易道:“朕要看看,一个太监,你们是否还指望他来复国称帝!”

沈胭脂呆滞刹那,扑到轩辕易脚下,连连叩首道:“求陛下放过他吧,一切罪过我愿意承担……”

轩辕易眼中一片幽暗,这个女人为了萧御奋不顾身的模样,总是让他十分不快。

他托起沈胭脂的下颚,冷冷吐声:“你拿什么来求朕,嗯?”

沈胭脂看着他的眼睛,颤声道:“五年前,我曾经在姑苏城救过你的命……现在,我求你看在救命之恩的份上,放过我和萧御!”

轩辕易眸光一怔,愕然道:“你说什么?”

沈湘湘立刻也扑了过来,抓住轩辕易的衣袖叫道:“易哥哥,当年是我救了你,是我啊!我还照顾了你三天三夜,这把小刀就是我送你的定情信物……姐姐是骗你的,她这么做都是为了萧御!你、你千万不能相信她!”

轩辕易眯起眼眸,无数神情从他眼中交错而过。

片刻后,他低低的冷笑了一声,道:“朕自然不会相信她。”

他收敛笑容,沉声命令道:“去给萧御净身,现在就去!”

沈胭脂绝望的瞪着轩辕易,她恨他,也恨她自己,要不是她当年救了他,这一切就不会发生!

她不禁凄声大笑:“好啊,轩辕易,你当年说要以余生相赠,原来就是这样的恩将仇报!要怪就怪我沈胭脂瞎了眼,才会救下你这个狼心狗肺的畜生!”

轩辕易的瞳孔瞬间收缩。

以余生相赠,的确是他分别时所说的誓言,难道沈胭脂真的是……

就在这时,沈胭脂忽然扑了过来,手中的尖刀,狠狠刺向轩辕易的胸膛!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相思尽成灰》

第十章 他受了宫刑


她眼中的疯狂和仇恨,竟让轩辕易的心莫名抽了一下。

他本是习武之人,可以轻易躲过这一刀,但是不知为什么,他没有躲。

“嗤”的一声,利刃刺入他的胸口,鲜血顿时激流而出。

一旁的侍卫们都傻眼了,沈湘湘立刻尖声惊叫起来:“快杀了刺客,保护陛下!”

侍卫们这才反应过来,纷纷拔剑朝沈胭脂刺去。

“住手!”

轩辕易嘶声命令,一把将沈胭脂扯进自己怀里。

可惜还是晚了一步。

一名侍卫的剑已经从刺入了沈胭脂的后心。

“噗!”

她吐出一口鲜血,正喷洒在轩辕易的龙袍上,和他的血混在一起。

沈胭脂抬起头,看着轩辕易。

她的目光那样冰冷,那样失望。嘴角却忽然抽搐着笑了一下。

她说:“现在你满意了……”

轩辕易目光一震,沈胭脂又吐出一口血,缓缓闭上了眼睛。

“太医!快宣太医!”轩辕易焦急的大吼道:“她要是死了,朕要你们统统陪葬!”

刀刃还插在胸口,但他似乎感觉不到疼痛。

侍卫和太监们早已乱成一团,几个人慌忙跑去传太医。皇上遇刺,居然下令救治刺客……

一名太监忍不住请示道:“那罪人萧御呢,还要执行宫刑吗?”

轩辕易的目光闪烁了一下,转瞬间更加幽深狠戾。

他一世无情,唯独对沈胭脂动过心。

难怪再次见面,他会对她有种特殊的感觉,被她莫名吸引。原来,她才是他一直寻找的人。

只恨他没能早一步找到她,让萧御捷足先登,娶了她。

原本以为是他抢了萧御最爱的女人,现在才知道,是萧御,抢了他最爱的女人!

她对萧御的忠诚,他都看在眼里。

而此刻她终于回到了他的身边,那么,他就不能允许她再惦记别人!

思及此,轩辕易厉声道:“废话!萧御罪无可赦,现在就去行刑!”

“喏。”

……

深夜,萧御被绑在木床上。听着太监宣读的宫刑圣旨,一瞬间,他浑身的血液都凝固了。

“轩辕易……”他死死的咬着牙。

求生不得求死不能,萧御终于后悔了,后悔当初不该沉迷享乐,荒废朝政。

刀锋贴近胯下的时候,他的脑海里竟忽然浮现出沈胭脂的脸,以及与她蚀骨销魂的鱼水之欢。

那真是人间极乐啊,再也没有第二个女人能带给他这样的享受……

那一刻,他的小腹最后一次涌起了激情的暖流。

“啊啊啊啊啊——”

刀光落下,厉绝的惨叫划破夜空。

旁边的侍卫也暗自摇头,萧御好歹也是一朝君王,竟落得如此下场,当真生不如死。

他们将萧御拖回牢房,黑暗中忽然窜出几道人影,他们无声无息,却在转瞬间杀光所有侍卫,救走了萧御。

……

太医们连夜救治,终于保住了沈胭脂的性命。

她醒来的时候已是次日傍晚,斜阳入室,整个房间温暖而明亮。沈胭脂睁开眼睛,就看到了轩辕易。

他的眼眶有些青,显然也是一夜没合眼。余晖映照在上面,更显得深邃。

沈胭脂的目光落在他的胸口处,她插刀的地方。他已经换了崭新的龙袍,甚至看不出受过伤。

她无力的闭上眼睛,只恨那一刀,并没能伤到要害。

轩辕易久经沙场,这样的伤,对他来说恐怕不算什么。

“你醒了?伤口还疼吗?”轩辕易关切的注视着她。

沈胭脂冷笑着说道:“我只是一个罪人,你何必关心我。”

“你对朕有过救命之恩,朕当然关心你。”轩辕易柔声道。

“呵……”沈胭脂嗤笑一声,道:“你不是不相信我么?”

“朕没你想的那么黑白不分。”

轩辕易笑了笑,目光有宠溺之色:“这些日子,朕一直被你搅的心烦意乱,从来没有一个女人能让朕如此挂心。当你说出真相的那一刻,朕就全都明白了……你与朕记忆中的人完全吻合,朕没有理由不相信你。”

“那萧御呢?你现在肯放过他了吗?”

“萧御受宫刑之后,被梁国余孽救走了。”轩辕易平淡的说道。

“你说什么?!”沈胭脂猛然睁开眼睛。

她起身瞪着轩辕易,声音颤抖:“萧御,他受了宫刑?”

继续阅读《相思尽成灰》


版权声明:未经书面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对既成事实本站将保留所有的权利。

无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