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夜盛夏《从此烟雨落金城》严沁,沈易安小说免费阅读

小说:从此烟雨落金城
分类:现代言情
作者:一夜盛夏
简介:严沁算是沈家的半个养女,又纯又欲,撩拨人心
人人都知道沈家之子沈易安,清冷高洁宛如明月,却被她拽入欲乱的漩涡
她让圣洁禁欲者堕入欲望深渊后转身离去,留他一个人在渊底挣扎不得
她是诅咒、是仇恨、更是他这辈子都戒不掉的毒
多年之后,他功成名就,想要折断她的翅膀将她禁锢
却败在她红着眼睛的一句:“易安哥哥,你弄疼我了~~”
角色:严沁,沈易安
一夜盛夏《从此烟雨落金城》严沁,沈易安小说免费阅读

《从此烟雨落金城》免费试读免费阅读


第001章:少年与她该一起堕落


夜色融融宛如浓稠的化不开的墨砚,而银色月光却像是寡妇的丧服。

严沁靠在后院的木栏上,风吹动她白色的裙摆,青葱一般的年纪,娇嫩的小脸奶甜奶甜的透着股清纯劲儿,可她拿着手机干的事,却跟清纯干净毫不沾边儿。

“小心肝,想我没有?”手机那头的男声透着股淫色。

严沁的声音里夹杂着甜腻,漫不经心的摆弄着自己的长发:“想呢。”

只是单单的两个字,却已经让电话那端的男人呼吸急促:“告诉我,你是怎么想我的?哪里想我?”

严沁眼中淡漠,声音却带着娇俏:“讨厌。”

“你现在穿的是什么?”

严沁微微扬起头,看着天边皎洁的月光,月色散落在她的肩上,犹带圣辉:“镂空。”

男人在吞咽口水:“过来,来我身边,让哥哥好好疼爱你。”

严沁轻声似带羞赧:“那你要小心一点,人家害怕。”

手机那端呼吸加重,“小心肝,放松,把手给我……你的腿又细又软。”

严沁配合的给出了在这种情景下应该给的回应。

手机那头的男人宛如是陷入了某种仙境,沉溺其中。

“……”

那头动静太大,严沁将手机拿远了一些,不想污了耳朵。

等手机那头归于平静之后,严沁就收到一笔钱,她提现之后,关上了用来“工作”的手机。

她长了张淡妆浓抹都相宜的漂亮脸蛋,还有着得天独厚的酥软嗓音,所以哪怕是不露脸,也能满足某些癖好人群。

“咔”是鞋子碾断枯树枝的声音。

严沁转身,一下子就看到了穿着白色衬衫的少年。

他不知道是来了多久,一双瑞凤眼带有流光而不冽,乌木般清冷的黑瞳正一瞬不瞬的看着她,眉头细微的皱着。

她来到沈家半年,一直都是清纯乖巧的,可今夜,站在月光下却像是一只带着媚色的小狐狸,暗戳戳的在勾人。

严沁微顿,也没有任何遮拦羞怯的模样,反而俏生生的站在那里对着他微笑,声音软糯:“易安哥哥晚上好。”

沈易安是最符合所有老师家长眼中完美学子的模样,模样好,学习佳,清举俊俏姿容挺拔,十七年来未曾有过任何踏错,是典范中的典范。

他没有回应她的呼唤。

严沁一步步的走近,微微歪了歪头,上挑的眼角横生出无数的情节来:“易安哥哥,你刚才,听到了什么吗?”

沈易安后退一步,拉开两人之间的距离,凝眸看了她两三秒后,“没有。”

转身冷漠离开。

严沁就站在原地,看着他修长挺拔的背影,她确定他起码听到了大半呢。

一片脏污烂透了的污泥里,竟然出了一轮干净清冷的明月,真是……让人想要把这轮明月也一起拉到淤泥里,同她一起的堕落发烂发臭。

谁让,他是沈家的希望和未来。

在沈易安走后不久,严沁的身后伸出一双手臂,搂住了她的肩膀,身体贴靠着她的。

严沁的手掌蜷缩着,紧攥着,身体紧绷,语调却是平和的,她说:“沈叔叔,你儿子,刚刚过去呢。你就不怕他看到吗?”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从此烟雨落金城》

第002章:想要弄坏他


沈俊才从外衣口袋里掏出一丝绒盒子打开,里面是一条紫水晶手链。

沈俊才牵着她白软的小手,把手链细致的戴在她的手腕上,“我从看到的第一瞬间就觉得,你戴上会好看。”

手链扣上,沈俊才却没有放开她的手,手掌在她的手背上摩挲。

严沁强忍着恶心,被他碰触过的皮肤像是都脏掉了一样,她猛地缩回手。

对于她的抗拒,沈俊才像是丝毫都没有察觉到,慈爱照旧,“时间不早了,早点休息。”

他手掌摸着她细软的头发。

严沁捏着手指,转身离开,而沈俊才依旧眯着眼睛看着她离开的方向。

严沁回到房间,将门反锁,狠狠扯下手链,丢进了垃圾桶,眼神一片冰冷。

她站在花洒下用力搓着被沈俊才触碰过的皮肤,直到搓的白嫩的肌肤一片殷红,都没有停下动作。

洗完澡,严沁擦着湿漉漉的头发,眼神透过打开的窗飘向了沈易安的房间。

心里那个邪恶的念头,愈加深刻。

周一,上学路上。

严沁同沈易安一起去学校。

严沁骑着车跟在他后头,看着前面少年挺拔直立微微身体前倾骑车的姿势,濯濯如春风柳。

她嘴角咧开一抹笑,逐渐松了手,自行车迅速偏离轨迹。

“滴——”

汽车喇叭叫的尖锐刺耳。

“砰——”

“嗞——”

沈易安刹车回头看到了坐在地上眉心紧蹙的严沁,白嫩的腿暴露在阳光下,白的晃眼,膝盖处被擦破一块皮。

司机叫骂了一声开车走了。

沈易安穿着一双白色运动鞋站在她面前,看着她,依旧是一副清冷模样。

“还能走吗?”

严沁收敛下不为人知得逞,抿着水润的唇,细细弯弯的眉毛蹙着,抬起头,委屈道:“疼。”

沈易安不声不响蹲在她跟前,把她的腿从自行车里解救出来,扶她坐在石阶上。

“我疼。”他沉默,她就又嘟囔了一遍。

沈易安微微掀眸,“没什么大事。”

好在车速不快只是擦伤。

不过是她肌肤白皙娇嫩,这擦伤也就显得刺目。

严沁抿着唇,就那么盯着他,也不说话,可就是直勾勾的盯着他,带着孩子气的执拗和惹人怜爱。

“起来。”

沈易安看了看时间,还有二十分钟就要早自习,他从未迟到过。

严沁朝他伸出手。

沈易安带着流光的瑞凤眼在她的脸上扫过,未动,“严沁,不要矫情。”

他觉得那擦伤无任何严重。

“易安哥哥,可以抱我起来吗?”她盯着他可怜巴巴的眼神,跟个钩子似的。

严沁自然是自信自己的长相,这是她得天独厚的优势,能轻易的勾住男人,可——

在她鸦翼一般的睫毛眨动的时候,沈易安……背起书包走了。

走出去没几步少年微微侧头:“错过了升旗,扣两分。”

她坐在那里依旧不动弹,只呆呆的看着他。

沈易安深吸一口气,回头一口气将她抱坐在后车座上。

这是沈易安第一次同一个女孩子有这般亲密的举动。

严沁笑了笑,仿佛刚才叫疼的那个人不是她,“易安哥哥,我抱着舒服吗?”

沈易安脑子里忽然冒出昨晚夜风下,她拿着手机,对电话那头暧昧的言语。

“不舒服。”他冷冷回了句,此后便是长久的沉默。

他推着自行车前行,头顶上空的树叶将太阳裁剪的一块一块的斑驳倒映在他身上,风拂过,树叶婆娑作响。

天气晴好,正如她此时此刻的心情。

这天,好学生标杆沈易安迟来一刻钟,十三班的严沁缓步从后门走进班里。

“今天怎么这么晚?”季候丢给她一盒牛奶,问她。

十三班不是什么上进的班集体,一中的升学率在四方城闻名,多得是有钱人想要把孩子送进来,而十三班就是这样一个收容所般的存在,这里学生散漫,老师也散漫,今天早自习没有老师盯着,严沁小口小口慢吞吞喝着牛奶。

“季候,你说该怎么让一个不善言辞一本正经的男人爱上我?”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从此烟雨落金城》

第003章:男朋友是沈易安


季候听着她的话,正在打游戏的手顿住,被对方直接秒杀,“谁?”

“沈易安。”

季候把手机收起来,多情的桃花眼瞥向她:“你招惹他干什么?”

严沁手指戳动着牛奶吸管,“喜欢他呗。”

季候皱眉:“我们跟他是两个世界的人。”

是啊,两个世界的人,他们是淤泥,而沈易安是明月。

“就是这样,才有趣不是吗?”严沁摆弄着奶盒。

季候还想要说些什么,老师已经来了,只好作罢。

今天是周一,要举行升旗仪式。

沈易安作为学生会主席照例进行主持,严沁个子不高,站在前排,看着主席台上风光霁月的少年,单手拿着话筒朗声念着流程主持词。

“真的好帅啊,我听说上周沈易安还拿了市里数学竞赛的一等奖。”

“不光脸帅,我跟你说……”女生压低了声音,“他每次打篮球的时候我都围观,在他投篮的时候看到了他的腹肌。就是可惜,人家已经名草有主了。”

“什么?你说他……有喜欢的人了?”

“你不知道吗?就是他们班的,也是个学霸,叫宋什么宁的。”

打着呵欠的严沁在听到她们对话的时候,瞌睡就消失了,精小的耳朵竖了竖:宋?宁?

国旗升起,校园内响彻着慷慨激昂的国歌声阵阵。

沈易安:“礼毕!下面进行第四项,请宋慧宁同学作国旗下讲话。”

严沁明丽的眼眸掀起,微微歪了歪头,看着台上的女生,高挑清瘦高马尾。

女朋友啊?可沈易安,是她的猎物呢。

升旗仪式结束后,有短暂的自由活动时间,沈易安同老师讲话之后,将话筒等东西拿去储物室。

他在储物室门前,看到了双手交握背在身后的严沁,她站在光影斑驳里,低垂着眉眼,脚下踩着树叶的影子。

沈易安:“你来这里干什么?”

严沁抬起头,“我今天早上是跟你一起来的学校。”

沈易安看着她,在等待她后面的话。

严沁说:“所以今天放学,你也要送我回去。”

他们以往都是各回各的,虽同处于一个屋檐下,却鲜少有什么交集。

沈易安:“今天该我值日,你找其他同学帮忙吧。”

严沁走近两步,软下语调:“易安哥哥,那我等你忙完跟你一起回家,可以吗?”

他垂眸,她眼里尽是认真的目光,沈易安嘴边拒绝的话又咽回去。

“随便你。”

“好。”她高兴的小跑开时,沈易安闻到了她身上淡淡的香味,跟早上抱着她时她身上所散发出来的香味一样……

严沁走至拐角处看到了靠在墙上的季候。

季候浪荡的桃花眼看着她,提醒:“严沁,我们跟沈易安不是一类人。”

严沁全无了刚才的小女生的娇俏模样,脸上只是一片玩味,“没关系,他终有一天,会比我们还差劲。”

季候皱眉,直觉她这是话里有话,倒也没再问下去,“周三唱k,猴子他们说是准备了好酒,你来吗?”

严沁微微一笑:“当然。”

“叮铃铃——”

放学的铃声响起,严沁手里拿着小镜子,对着自己那张精致的挑不出任何毛病的小脸照了照。

“怎么没看你以前这么在意自己的外貌?”季候放下手机,偏过头,问道。

严沁笑着,三分真三分假还带着四分的漫不经心:“大概是,女为悦己者容吧。”

季候皱眉:“你就一定要跟沈易安搅和在一起?”

严沁收拾好自己的书包,站起身,“季候,这件事情,你就不要瞎操心了。”

说完,她就走了。

季候猜到她去找谁,心情烦躁的踢了一脚前面的椅子。

落日余晖中,和风吹动着走廊两旁高大的树木,树叶沙沙作响,班内只坐着一个女生,严沁一眼就认出来,这个人就是国旗下演讲的女生,宋慧宁。

严沁翻开宋慧宁桌前的书,书上写着的是沈易安的名字,很显然这个位置是沈易安的。

宋慧宁看着忽然出现在眼前的女孩儿,“同学你找谁?”

严沁眼神肆意又冷漠,微微一笑:“找我男朋友。”

宋慧宁有些诧异她的直接和大胆:“你男朋友是?”

严沁:“沈易安。”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从此烟雨落金城》

第004章:就是有点疼


“啪”,宋慧宁手中的笔掉落在地上,她却忘记去捡:“你说谁?你说易安……”

易安?

叫的还真是亲密呢。

“有什么问题吗?”严沁眼神幽微,像是头上长出了小恶魔的触角:“说起来,你坐的位置好像不是你的呢?”

宋慧宁面上的神情有些僵硬:“我怎么没有听易安说过,他有女朋友?”

严沁微微歪了歪头,“哦,他大概是害羞吧。”

宋慧宁无法把“害羞”两个字放在沈易安的身上,他始终都是疏冷浓重又带着距离感。

宋慧宁:“是,是么……”

严沁:“所以你现在可以从我男朋友的位置上起来了吗?”

宋慧宁坐在那里没有动:“我跟易安待会儿要一起讨论题目……是吗,易安?

刚刚进门的沈易安将冲洗好的拖把放到卫生角,“嗯”了一声。

宋慧宁松了一口气,笑着问向一旁的严沁:“同学你是哪个班的?要不要一起看看题目?多个人,说不定能多一种解题方法。”

一班是重点班,题目也是出了名的难,他们两个都需要探讨的题目,可想而知它的难度,严沁要是参与其中,恐怕一句话都插不上,自讨没趣。

“我不会。”严沁低下头,小鹿眼巴巴的看着沈易安,软软糯糯的,“你说等打扫完卫生就陪我回去的,我腿疼。”

宋慧宁见沈易安沉默,连忙说道:“易安,这道题目再有半个小时我们一定可以解出来。”

严沁乖乖的坐在一旁的椅子上,葱白的手指搭放在膝盖上,以退为进:“易安哥哥你先忙吧,我也不是特别疼,就是……有点疼。”

宋慧宁看向沈易安。

沈易安拿过严沁的书包,“回去吧。”

宋慧宁:“易安你……”

沈易安:“按照上面的思路咱们各自往下解,明天再交流。”

宋慧宁不甘心的看着离开的两人。

而走到门口的严沁慢慢的转过了头,挑衅的看了一眼宋慧宁。

宋慧宁捏紧了手指,这个女生根本就是个两面派。

沈易安骑车带着严沁到了家门口,她的小手按在他的腰间,指腹在少年的腰腹戳戳点点,带着孩子的天真稚嫩和丝丝入扣的妩媚味道:“易安哥哥,你不能跟别的女生谈恋爱哦。”

沈易安看着她数秒钟,拉开两个人之间的距离。

他后退一步,她就抬脚前进了两步。

沈易安凝眸:“腿不疼了?”

严沁顿了一下,瘪了下嘴:“疼。”

看她吃瘪,像是耷拉下耳朵的兔子,沈易安疏冷的眉眼不自知的和缓下来。

当两人刚走进沈家,就同时觉察到了气氛的凝重和怪异。

“妈,怎么了?”沈易安看着坐在沙发上一脸沉色的母亲,问道。

赵雅菲朝着他身后看了一眼:“严沁,你有什么话要解释吗?”

严沁思索她说的是哪件。

沈易安放下书包,“出什么事了?”

赵雅菲从桌上拿出一条紫水晶手链,瞥了眼旁边的王姨:“东西是你发现的,你来说。”

王阿姨:“这个……沈总送给夫人的手链不见了,我在,在收拾房间垃圾的时候,在,在沁小姐房间的垃圾桶里找到了。”

严沁看着赵雅菲拿在手中的手链,她果然也收到过一样的,而且还当成个宝贝。

沈易安闻言滞了下,回头看了眼低着头不知道在想什么的严沁,她圆润的后脑勺上扎着的蓬松小丸子像是此刻也耷拉着,分外乖巧。

“严沁,这件事情你是不是应该给我一个解释?”

赵雅菲冷着脸说:“你父母去世,我们非亲非故的却供你读书,把你接到家中照顾,你为什么做出这种事情?”

严沁知道,赵雅菲等一个发难她的机会,已经等了许久,不过,自己又何尝不是在等待一个机会呢?

她抬起头,声音软糯,像是毫无攻击性,她说:“赵阿姨,你确定这手链是你的吗?”

赵雅菲听到她的话,像是一瞬间想到了什么,眯起了眼睛:“易安,你先回房间。”

沈易安凝眸,上楼,在走到楼梯拐角处的时候,他听到“啪”的一声。

沙发上起身的赵雅菲给了严沁一记响亮的耳光。

严沁倒在地上,却在轻笑:“一条项链赵阿姨就这么生气,可他还想……”

身后楼梯上却传来了脚步声,是下楼的沈易安。

赵雅菲急切且喝止道:“闭嘴!”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从此烟雨落金城》

第005章:可怜巴巴的幼崽


“妈,你这是干什么?”沈易安扶起瘫坐在地上的严沁,在他的印象里,母亲从未做出过这么出格的举动。

沈俊才进门,看到的就是这样的画面,“怎么回事?”

赵雅菲握着手链,深吸一口气:“这条手链,是从严沁房间里找到的。”

沈俊才看着她握在手中的项链,顿了顿,面上没有什么变化:“一条手链,小沁或许只是觉得好看,不小心弄掉了,你也别这么大惊小怪,失了体面。”

如严沁所料,禽兽又怎么会承认他所做过的禽兽之事?

赵雅菲:“这条手链,是你当年在结婚的时候送给我的。”

沈俊才显然并不记得这件事情,“易安,你先带小沁回房间。”

沈易安主动牵起严沁的手往楼上走,是柔软无骨的触感。

而楼下是赵雅菲压抑着怒火同沈俊才质问的声音。

严沁的房间是粉色的,但她实际上并不怎么喜欢,不过也不会有人在意她的想法如何。

沈易安把她扶坐在一旁的椅子上,“我去给你拿冰块消消肿。”

他转身欲离开,身后却伸出来一双白皙纤细的手,从后面抱住他的腰,面颊贴在他的脖颈处,像是不肯放他离开的幼崽:“易安哥哥。”

沈易安后背一僵,接着迅速把人推开,拉开两人之间的距离:“严沁,男女有别。”

严沁的声音低低的,“易安哥哥,我的脸好疼。”

沈易安低眸看着她红肿起来的面颊,接着,就听到小声的啜泣。

她鼻尖红红的,眼睛湿漉漉,像是被风雨淋打后的小奶猫,可怜万分的模样。

沈易安第一次见女生在自己面前哭,有些手足无措:“我去拿冰块。”

“嗯。”严沁松开勾住他校服的手。

沈易安走后,严沁那股子可怜巴巴的劲儿就彻底消散,哪还有什么脆弱可言,她看着垃圾桶的方向,粉嫩的唇角微勾。

赵雅菲明知道垃圾桶那条是新的,却还是坚持要栽赃给她,不过是清楚的知道那条新的来源于谁,不过是想找个发难她的借口。

既然如此,那条旧的,想必也没什么用处了……

严沁走向衣柜,在深处掏出一个跟赵雅菲手中几乎一模一样的手链,不同的是,这条手链因为佩戴的时间太长,紫水晶上面有了细小的划痕。

至于属于赵雅菲的手链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

她拿的。

所以不见了是真的不见,新的也是真新……

她打开马桶,将手链扯断,最后再一颗一颗的丢进去。

她不好过,那就……大家一起人仰马翻。

沈易安下楼时,父母已经去了房间还隐隐能听到争吵的声音,在他的记忆里,他们这样的争吵很少发生。

他拿着冰块上楼,看到严沁正拿着一张照片发呆,照片上的一家三口笑容朝着太阳,夫妻二人将中间的小姑娘抬起来,是冲破时空的开心和幸福。

沈易安将冰块递给她,她这才回过神,“易安哥哥,你明天能不能陪我去墓园?”

沈易安:“明天我有家教课。”

严沁失望的低下头。

沈易安看着她暗淡下去的眸光,唇瓣动了动,但最后并未说什么,他做事情一向有规划,不喜欢有任何打破他规划和步调的存在。

“不早了,你早点休息……”

“易安哥哥,”严沁忽然抬起头来,对上他的眼,希冀一般的盯着。

沈易安鬼使神差的应了一声:“嗯。”

“你会相信我吗?”

沈易安掀唇:“什么?”

“项链,不是我拿的……”

沈易安:“可能是我妈误会了你。”

严沁脸上又恢复了神采,“易安哥哥相信我就好。”

……

沈易安离开后,严沁准备把门反锁了去洗澡,门却突然被人从外打开,沈俊才那令人作呕的面孔出现在严沁眼前,严沁反感的倒退几步。

一双手便触摸在她的面颊上。

“吓到你了?”沈俊才身上的衣服都没换,看着她宛如受惊小兽一般的模样,脑海中浮现的却是另一张被他压在身下的,相似的面孔。

继续阅读《从此烟雨落金城》


版权声明:未经书面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对既成事实本站将保留所有的权利。

无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