道如《寂空》沈亦舒,怀德宇小说免费阅读

小说:寂空
分类:现代言情
作者:道如
简介:沈亦舒勾引怀德宇的时候,盛颐设计将她占为己有,说爱她如痴
沈亦舒被陆启威绑在床上的时候,盛颐朝申城最高统帅开了一枪,说为了她可以赔上全部家当
沈亦舒干脆将自己送到盛颐床上,结果陆启威带着十万兵围了盛家,怀德宇带了一道总统令当众要宣读
——我不过图你们几两白银,你们却要图我?被众人观望的才叫潮水,在河床下汹涌的只叫暗流,公开在一起的才叫恋爱,只有两个人知道的只是调情
【人间清醒美艳女主三大图她身体的恶势力】
角色:沈亦舒,怀德宇
道如《寂空》沈亦舒,怀德宇小说免费阅读

《寂空》免费试读免费阅读


1 ‘趣’穿门而入


沈亦舒是含着金汤勺出生的世家小姐,家中产业无数,又有哥哥继承掌管。

不过,沈亦舒并不是不知丁董的败家千金,个人见解上,她总有她的出色。

西式风格别墅且带着中式布置的书房里,她右手大拇指及食指夹住支细笔杆的上方,无名指拖着毛笔中段,一笔一划的在一张被裁成巴掌大的宣纸上写字。

写好后,沈亦舒将毛笔搭在砚台上,而后拿起小纸轻轻吹了两下,又将其对折两次,最后叠成两根手指般的大小,才从书房里出去。

高顶吊灯底下的客厅里,沈太太黄娟丽正在同怀德宇聊天。

见沈亦舒来,指责了一句,“解手解到书房里去了?”

怀德宇听到黄娟丽的话,也有一瞬间的疑惑,这个小女人,又要作什么幺蛾子?

沈亦舒标准式的笑容挂起,然后径直的走到双人沙发上,按着礼仪收了收屁股,坐在了怀德宇的旁边。

“想给德宇找件好玩的宝贝,可惜找不着了。”沈亦舒说道,脸上随之浮现出失望的神情。

她的眼睛在怀德宇身上打转,思索着如何将纸片给他。

她要勾引怀德宇。

怡春园的那些个女子们都是直接塞进男人的衣领……

可她母亲在的话,她自然是不行的,只能另想办法。

赵妈突然走过来,弯腰在黄娟丽身旁小声汇报。

沈亦舒趁着这会子的功夫,将手中的纸片小心的放进怀德宇的侧边口袋。

怀德宇今天穿的是西服,纸片顺着西裤滑进了怀德宇的裤兜里。

沈亦舒抬头朝怀德宇笑笑。

怀德宇没有明确的在看什么东西,脸上表情也没有变化,沈亦舒不知道他刚才有没有瞄到自己做的手脚。

“老爷托人来报信,他下火车后跟陆大将.军在浦江大饭店吃,让我们不用等了,先开饭,待他晚上回来再找你聊。”黄娟丽将赵妈带来的消息跟怀德宇说了一遍,又说,“你今晚在家里住下吧,房间给你准备好了。”

怀德宇应了句后,三人起身前往饭厅。

从吃饭开始,沈亦舒一直心不在焉的,刚才去饭厅的路上,怀德宇明明将手插进了口袋,而且还摸了好几下。

可直到现在吃完饭了,大挂钟都敲了十下,怀德宇也没个什么暗示或者明示。

沈亦舒觉得实在是太无趣了,道了声晚安,就回自己房间睡觉去了,她明天早上还得去学院上课,再有一学期她就从女子师范学院毕业了。

回到房间后,沈亦舒习惯性的把窗户打开,又将窗帘透白的里层给拉上。

然后静静的躺在床上,看着晚风将窗帘吹的飘在空中。

就在沈亦舒要睡着的时候,她的房间门把手被人拧动了。

沈亦舒立刻睁开了眼,她光着脚下床要去开门看是谁,不料刚走到门口,上了锁的房门已经被推开了。

怀德宇从门外走进来,开门的那只手反了过去,很快的又将门重新关好,并且扭动了反锁的小扣。

他脸上带着一丝的玩味,以及分不清是不是认真的神态,总之另一只手已经拖起沈亦舒的下巴,将人一把拽了过来。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寂空》

2 流氓


“你怎么进来的?”沈亦舒好奇他为什么大晚上来她房间之前,更好奇的是他难道有她房间的钥匙?

怀德宇没回答沈亦舒的这个问题,只用手指不断的在她脸颊两侧摩擦着,仔细的端详着她。

而后他反问道,“给我纸条不就是想让我今晚过来?”

沈亦舒一愣,她确实本来是想写“今晚来我房间”的,不过觉得这样太过俗事。

所以才找了件具体的事情,问他是不是确定要娶她。可实际上,他们早在去年就定了亲,说好等她从女子师范学院毕业后就订婚,订婚再过一年就结婚。

“我只是想问问你,就像别的女孩子会问自己夫婿外面有没有女人似的,问问你还确定要娶我吗?”沈亦舒脸上又挂起标准的笑,礼仪老师说,她这样笑最迷人。

怀德宇松开了捏着她脸颊的手,手换了个地方,搭在她的腰间,一使力将她搂住了往床上走。

到床边,怀德宇也一点没停顿,直接将人推倒在床,厚着脸皮问,“真想现在就夺了你的初夜。”

“你什么时候对我有这个想法的?”沈亦舒觉得他变化还挺大的,到樱花之地留学前,说话可没这么直白。

再怎么也是拐着弯说。

“此刻有的,此刻就想实现。”怀德宇边说着,呼吸也逐渐的变得急促起来。

他自觉的伸出两指,挑开了沈亦舒睡衣上的线扣,又将她的长发都挥到身后,再接着整个人靠了过来,膝盖顶在沈亦舒的臀部,不给她一点反悔的机会。

沈亦舒低声说了句,“流氓。”

她的腰正好被捏了一下,声音没控制好,本来是紧音的指责,一下变成了松音,像极了调情。

“肥水不流外人田,手别闲着,知道该怎么样吧,嗯?”怀德宇早就盯上了沈亦舒,今天不过是找到了时机罢了。

沈亦舒长相就算放在整个申城都可以说是一等一的,加上沈家对她的栽培,可算是重金中的重金。

要不是沈亦舒不愿意出国,怀德宇认为,沈亦舒如果能去留学回来,那绝对就能称为极品,估计是个男的都受不了。

无法言说的气氛融进了空气里,床上的两个人都喘着粗气。

没有合上的窗,传进来一声简短且机械的喇叭声。

沈亦舒突然反应过来,连忙推开怀德宇起身,“我爹回来了。”

怀德宇有些不悦,但他也听见了窗外的声音,这个点估摸着确实只能是沈元禛。

沈元禛回来肯定是要找怀德宇的,眼下的事情自然是不能继续了。

怀德宇将衣服穿好,离开沈亦舒的房间后,直接回了他临时住的房间。

沈亦舒则缓了会,扣好衣服上的线扣后赤脚下床,将没有合上的房门重新合上,并且上锁。

上锁的声音响起,紧接着两声响亮的敲门声也响起。

沈亦舒担心怀德宇漏了东西回来,于是又打开了。

只是门外的人并不是怀德宇,而是她的二哥。

沈亦甫抬手撑开门,在沈亦舒走神时,已经跻身进了她的房间。

“啧啧啧,闻闻这屋里面的味道,比我出去请十个八个小姐围着的味道还要浓一些。”沈亦甫在沈亦舒的房间里走了一圈,最后拖掉鞋躺在了她的床上。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寂空》

3 寡言又会撩


沈亦舒不需要问,也已经知道她二哥这是看见怀德宇从她房间里出去了,加上她床上未来得及收拾的褶皱,刚刚的事情不需要言语,也实在是明显不过。

“要没什么事回去睡吧。”沈亦舒走到床边,伸手拉住床单的两边,轻轻一扯,床单就平了不少。

沈亦甫早就习惯了自己妹妹这副微冷的姿态,他进来也只是好奇罢了。

他忽略了沈亦舒的话跟动作,手掌摊开,将真丝的床单上下扫了扫,他的判断早就熟练了,忍不住感慨道,“看来初夜还在,父亲回来的也太及时了,这要是再晚一些……”

沈亦舒虽然早就将这些个事情看明白,但终归还是不太愿意听见自己亲哥哥这般说话,于是直接丢了个不耐烦的眼神过去。

沈亦甫倒是闭了嘴,可很快的,他就从床上坐起,伸手牵住沈亦舒细白的右手,脸上带着公子哥身上的痞性,“明天,让我接送你上下课。”

“上下课有广伯,怎么用得你专门送我,你还是收起你那些个心思,明天爹肯定要拉着你出去见些个人的。”沈亦舒稍有嫌弃的从他手中扯回自己的手,刚一下竟然没扯掉,沈亦甫用力的拽着她手指头的尾端,不肯放手。

收回手后,沈亦舒坐到了床边,看着透白的窗帘还在被风吹的飘来飘去。

沈亦甫重新躺下,双手环保在脑后做枕头,双脚随意的搭在床上,他这样也正好看的到飘在空中的透白窗帘。

禁不住的便将心中的一丝无奈说出,“爹明天要跟陆大将.军陆丰,还有他的那个儿子陆启威一起去大军元。”

沈亦舒搓了搓手觉得有些干,于是拿过床头柜上的护手霜,给自己的手背重新抹了些。

陆启威跟沈亦舒的大哥沈亦秀关系很好,两人都是不可多得的少年英才,沈亦秀为家族牺牲后,陆启威大概是对沈亦秀的铺垫感到可惜,又见沈亦甫对沈家不上心,于是就有说过,不与沈亦甫为一道。

“怪不得爹回来了,你还有心要到我学校里去勾搭女孩。”沈亦舒嘴角震了震,感叹道,“陆启威也是有够帅够优秀的,有他没你对你来说是件好事,他那寡言又会撩的样子,可是迷倒了整个申城的女人呢。”

“我说你气场天生带着怡春园的味道,说到个陆启威就给你扭得。”沈亦甫把目光挪向自己的妹妹,看着那身段,就连他都着迷。

沈亦舒懒得跟他掰扯人性与人欲这等相对高尚的事,起身将护手霜放回床头柜,她拉动了一下台灯,站的笔直的做了个请的手势。

把人请走,重新锁上门后,沈亦舒又一次躺回床上。

透白的窗帘已经不怎么飘了,风也平静了不少,沈亦舒估摸着怀德宇该跟父亲聊好久,于是也就没等的打算。

没多久的,她就睡着了。

睡着到半夜,房门又被推开,怀德宇进来后又是习惯性的将门再锁上。

他坐到床边把沈亦舒背着他的身体扳平了,然后又晃着沈亦舒的肩膀,要将她叫醒,刚才的事他还一直留恋着。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寂空》

4 看来是熟记于心


沈亦舒睡得沉,被晃着也是半醒的状态,眼睛涩涩的不好睁开。

“也不等我?”怀德宇脱掉鞋,翻身上了床,将她搂在怀里,又将鼻子埋入她脖颈后,闻着她身上令人着迷的味道。

沈亦舒渐渐的转醒了一些,她推了推身后的人,瞄了一眼窗外的天,问道,“几点了?”

“大挂钟刚响了三下,还早。”怀德宇将她的脸掰过来,要去亲她的小嘴儿。

沈亦舒迷糊中算着时间,在他亲过来前说,“我爹每天五点准醒,赶不及的,你还是回去睡吧。”

“噗,你这小妖精这么会算我的时间呢?”怀德宇抱着她有些不舍得。

但想到他盼了这么多年的夜晚,又有沈亦舒对他那方面的认可,自然的就觉得,还是可以再忍忍,再等一个美好的夜晚。

可他还是抱着沈亦舒,想再抱一会再回去睡。

只是沈亦舒被他抱的不舒服,又是最困的时候,干脆的就爆出了一句话,“你莫要再这般!”

怀德宇先是愣了愣,又收回在她身上的手,而后看她是熟睡的,才明白怎么一回事。

“小妮子你上课偷看了不少书吧,这可是某著作里的经典词,睡着了都能说,看来是熟记于心了。”怀德宇脸上倒是挂着笑,看着熟睡的人,不打算再继续了。

大挂钟响六下的时候,沈亦舒醒了过来。

外面的日头已经挂起,她拉上的透白窗帘几乎不起挡光的作用,所以不需要适应的时间,她睁开眼便能直接坐起来。

楼下饭厅早餐已经备好,沈亦舒洗漱装扮好拿上装课本的手提皮包便下楼了。

将皮包放在一旁的椅子上,沈亦舒拿了块牛角切片,又拿了把小刀刮了一片黄油,慢慢的抹在牛角切片上。

沈亦舒左右看了一眼,问道,“怀德宇呢?”

黄娟丽对她直呼名字这点有些不满,皱了皱眉头,“昨晚跟你爹聊到很晚,所以就没让人叫他,你赶紧吃完去赶课。”

沈亦舒“哦”了一句,又让赵妈给自己盛了碗海鲜粥,吃完了才往家门外走去。

沈亦甫怕被训,所以将车停在了院子外面,沈亦舒提着皮包走到院子外的马路上,看到沈亦甫的车停在马路对面。

“一点眼力见都没有。”沈亦舒上了车的后座,对刚才自己招手了好一会沈亦甫才反应过来表示不满。

只是话说完才发现,车里还有一个人,也在后座。

“沈小姐好啊,我也顺路送你去学校。”坐在她旁边的盛颐脸上的表情扬了起来,一双锁定了目标的眼睛挑了挑眼皮,整体是一副散漫自然的样子。

盛家是申城头一号的富豪,家里产业在一平米一万五银元的地段都是按一条街一条街算的。

沈亦舒自然是认得他,之前也粗略的见过好多次,最多一次接触是上个月沈家的家宴,这也才过去一个月,沈亦舒自然记得他上次明显的对她说过,要追她的事情。

“这么巧。”沈亦舒跟他打了个招呼,然后就坐定的等着沈亦甫开车。

盛颐身穿昂贵定制的灰黑色长袍,头上一顶西洋帽,一点不掩饰的直直看着她,车子开到拐弯处卡着一个石子,一下就倾斜了,盛颐正好的就倒在了沈亦舒的身上。

因为倾斜的原因,沈亦舒也跟着倒向车门,盛颐伸长手将手掌放在她右边的肩膀处,帮她缓冲了撞击的疼痛。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寂空》

5 怡春园


一张脸被放大到自己眼前,沈亦舒才在惊恐中睁开眼看了一眼,发现盛颐近看的皮肤可真好。

只是沈亦舒对盛颐是没有多大兴趣的。

盛颐是盛家老年得来的子,虽说也读过书,是从北城大学出来的,可在沈亦舒看来他就是个正儿八经的没学上,学了一堆野路子的人。

沈亦舒觉得两人的维度不同,无法对话,所以一直也在尽可能的减少交流。

“不谢谢我?”车子很快恢复了平稳,盛颐坐回自己的位置,但眼神还是盯着沈亦舒看。

沈亦舒自然不会谢他,刚才那一下完全就是多此一举。

再者,以他的秉性,要说谢,肯定会牵扯到用什么来谢。

用什么来谢沈亦舒都不愿意,她就不愿意跟这个人有太多牵扯。

“我哥但凡开车注意点,不会有刚才那一茬。”沈亦舒理了理上身的衣服,将手提皮包放在膝盖上,说完便扭头看窗外了。

盛颐一副原来如此的样子,不知道在思考还是在盘算事情,总之没再说话,但眼神还是盯着沈亦舒看。

二十分钟的车程,沈亦舒便到了申城女子师范学院。

下车后她回头礼貌性的挥了挥手,便进去了。

课程并不难,沈亦舒几乎不会把心思浪费在这上面,大家在背课本的时候,她早就把出题人的思路摸透了。

下午三点一刻下学,沈亦舒提着手提皮包出了学院,离开学院后她沿着西边一直走到拐角口,再往南边走了一条街。

最后落点在一块还未亮灯的牌子下面,牌子是写着三个花姿招展的字“怡春园”。

这个点里面大部分的人刚醒,一部分动作快的在准备上装和吃晚饭。

沈亦舒走进去,有人看到她来自觉的往里喊了一句,“沈小姐来了。”

绕过前端,沈亦舒从后侧的梯子上了楼,直奔财务室。

里面坐着个女人,正在盘点预约了的小姐,好在五点前给他们说好注意事项以及一些个任务。

沈亦舒进去,将手提皮包放下,拿起一旁的账本随手翻了翻这几天的。

“昨儿个净收入是五千银元,亏得是有个外地少爷子赏了不少,不然更难看呢,前几天都有个八千打头。”说话的是这儿的管事,人称“妈妈”,沈亦舒叫她邢姐。

看完了账本,沈亦舒便放下了,顺便解释了一句,“昨儿个南海李家少爷过生日,该请的都请了,管的严的早都回家了,其他的听说是包了西边那家的人去作陪。”

“那李少爷没来过我们这,我下回找人盯一盯,明年这生意可不能让人给抢了。”多年的经验,邢姐立刻就有了盘算。

沈亦舒没再问这的事,转了一圈看了一眼大家的状态,大部分都忙着,所以也没什么大事。

不多会,有人来说二少爷的车在门口等着了。

沈亦舒去拿了手提包,离开了怡春园。

“带你去个地方。”沈亦甫等沈亦舒上车后,便直接表明了这会儿不回家。

沈亦舒看了一眼他的神情,没说话,沈亦甫总会有些个自己的想法,经常就会带着沈亦舒去给他做参谋。

十分钟后,车子停在了一家新开的酒楼。

沈亦甫带着沈亦舒上了楼,到一个雅间,推开门是一张木制圆桌,盛颐已经在坐着了。

“又见面了。”盛颐依旧是一副笑脸。

待沈亦舒坐下后,立刻给她杯子里倒上刚泡好的茶,以及用一个小碟子将他觉得最好吃的几个糕点都装在了一起,放在沈亦舒面前。

继续阅读《寂空》


版权声明:未经书面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对既成事实本站将保留所有的权利。

无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