洛抒《人间久别》洛抒,孟承丙小说免费阅读

小说:人间久别
分类:现代言情
作者:洛抒
简介:孟颐一直活在无声的黑暗世界里,他觉得这样很好
可有一天,前方的缝隙里突然照进一束光
他并不知晓,那光是假的,于是他不顾一切的朝那束光扑去,就在他以为自己要握住时,那光消失了
他的世界重归寂静无光
那天开始,他成了个疯子

角色:洛抒,孟承丙
洛抒《人间久别》洛抒,孟承丙小说免费阅读

《人间久别》免费试读免费阅读


第1章 那个自闭症哥哥


洛抒哼着歌儿回到家,刚将门推开。

破旧的房子内坐着一个美貌的女人,洛抒歌声停住,惊喜的跳了过去,蹦到沙发上,抱住那女人,高声喊了句:"妈妈!"

那女人正很煞风景的在剪着脚趾甲,在洛抒蹦过来,反手便将她一推说:"赶紧的,收拾你的东西。"

洛抒不解的问:"收什么?"

"搬家,又给你找了个新地方。"洛禾阳说完,想到什么,停下手上动作,神秘且得意的说:"这次咱们去的地方,保准比之前几次去的地方都要好。"

洛抒眯着眼睛,听出母亲话里的不寻常,她笑嘻嘻说:"我知道了。"狡黠的眼睛里全是兴奋,她早就受够这个鬼地方了,哪里还肯多停留一秒,迅速从沙发上跳了下来,冲进自己的小房间,一股脑的把比较值钱的东西,往行李箱内塞。

第二天一早,一辆黑色的车停在楼下,洛抒拖着行李,跟在母亲洛禾阳身后。

有司机早就在车旁等了,迅速接过两人的行李。

此时的母女两人,衣着得体,洛禾阳因为貌美,尽管穿着不是很富贵,却很是显温柔贤淑,而洛抒,活脱脱就是一个漂亮乖巧的小公主,站在母亲身边,听话且温顺。

就是这样一对光鲜亮丽的母女,根本没人会把她们和"情感欺骗犯"进行联系。

可她们母女两,确确实实是一对情感欺骗犯。

洛抒相当有礼的跟着母亲上了车,那辆车便载着母女两人,离开了这她们无比厌弃的穷地方。

到达新家,洛抒才到门口,就目瞪口呆的望着眼前的大别墅。

不过很快,她脸上扬起了甜美的笑,由着母亲牵着从容的走进去,才到大厅,里头楼上便走出一个模样儒雅身高高挑的中年男子,他瞧见母女两人便是笑,脸上是毫不掩饰的高兴。

洛抒还在东张西望别墅内的一切,还没反应过来,母亲洛禾阳便将她手一挪,娇声唤了句:"承丙。"

人便入了那男子怀里。

洛抒目瞪口呆的看着,乖乖,这后爸出人意料哎!

两人在那旁若无人的甜言蜜语,完全没顾及一旁的洛抒。

直到孟承丙想到什么,视线在触到不远处的洛抒,脸有些微红,将洛禾阳从怀中退出,便走了过去,主动跟洛抒打了一声招呼:"洛抒,你好,我是孟叔叔。"

他搓着手有点紧张。

洛抒更紧张,她看孟承丙,就像是在看一堆金山。

一旁站着的母亲洛禾阳给她使眼色,她立马收敛住神色,给了孟承丙相当甜美的笑容:"孟叔叔,你好。"

她主动去拥抱孟承丙,孟承丙有些没料到,望着怀中的女孩,之前所有的担忧都化为了乌有,心上莫名浮上几分亲切,他也热情的回抱了洛抒。

洛禾阳在一旁欣慰笑着,谁都没注意母女两人眼里闪动着精明的光芒。

这样的场景,她们母女两不知道演过多少回了,每一次都演的无比动人真切。

洛抒每一个曾经的后爸,都感动无比。

正当母女两交换眼神时,洛抒忽然在大厅不远处的楼梯,看到了一个人,是个男生,却只有一个背影。

洛抒有些不解了,看向洛禾阳。

大厅一瞬间安静了下来,孟承丙注意到洛抒的眼神,回头看去,在看到楼梯上的人,便笑着同洛禾介绍:"这是孟颐,叔叔的儿子,以后是你哥哥了。"

他又笑着同楼上的人说:"孟颐,这是洛抒,你以后的妹妹。"

可是那个人没有反应,甚至没有说一句话,身影消失在阴暗的楼梯口。

洛抒这样的情况见多了,每个后爸的孩子对她都没多少好感,可这种连招呼不打,就转身便走的人,洛抒还是第一次见。

孟承丙却怕洛抒误会什么,忙说:"洛抒,孟颐有点特殊,他并非不喜欢你,只是哥哥不怎么爱说话,请见谅。"

洛禾阳也赶紧上来,拉着洛抒的手说了一句:"以后你要和哥哥好好相处。"

所有话题,点到即止。

洛抒却觉得奇怪,她看了母亲一眼,但没有急于问,而是继续维持乖女儿的面貌,笑着同后爸说:"爸爸,您放心,我会好好跟哥哥相处的。"

一句爸爸,让孟承丙愣住了,可是洛抒却叫的这样真诚动听,孟承丙在心里无不欣喜若狂的想,禾阳真是把孩子教育的极好。

殊不知,洛抒对曾经每一任后爸,都唤爸爸,同样也唤的极动听和真诚。

孟承丙欣喜的承了洛抒这一句,之后便让洛禾阳赶紧带洛抒去她房间。

洛禾阳端着一副温婉可人的模样,温柔的带着洛抒上了楼。

在楼上,洛禾阳变了面孔,她低声对洛抒说:"孟承丙的儿子有自闭症,离他远点。"

洛抒这才反应那丝怪异感,原来是个自闭症儿啊。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人间久别》

第2章 谋划


洛抒漫不经心的应答着,点着头,眼睛却依旧在四处窜着。

之后吃午饭,洛抒将一个完美乖巧的女儿,表现到极致,可眼睛却瞟着那个空位,餐桌上只有三个人。

洛禾阳也在孟承丙面前,努力表现的像个温柔贤惠的妻子,倒也没怎么注意洛抒的举动。

孟承丙这个新继父,却关注着未来女儿的一举一动,他相当温和问:"洛抒,菜的味道不合口吗?"

洛抒赶忙收回视线说:"啊,爸爸不是,菜挺好的,只是哥哥不下来用餐吗?"

这个女儿更让孟承丙满意了,没想到她竟然会关心孟颐,他笑着说:"哥哥有时候会下楼来,你不用管他,家里的阿姨会送饭上去。"

洛抒了然的点头。

洛禾阳适时给洛抒在孟承丙面前加分:"洛抒性子特别友好,来的时候还给孟颐准备了礼物,说要亲手给他呢。"

孟承丙又意外了,他说:"是吗?那我现在就让孟颐下来。"

洛抒却制止说:"爸爸,不用!等会,我自己给哥哥送上去。"

孟承丙见她如此说,心里想着,如此也好。

到吃完饭的下午,洛抒飞快的提着裙子上楼了。

她的新房间和那个自闭症,就在同一个楼,她的房间是打开的,而自闭症的房间是紧闭的。

洛抒走到那紧闭的门口绕了绕,这时里头正好有个阿姨走了出来,洛抒下意识往后退了退。

阿姨看到她,有些意外问:"洛小姐,你、你怎么在这?"

她以为她走错了房间,忙给她指方向:"您的房间在这边。"

洛抒带着甜美的笑说:"阿姨,我是来给哥哥送礼物的。"

"礼物?"那阿姨重复了一句,她有些为难了,她想同洛抒描述孟颐的特殊。

正不知如何开口时,洛抒又说:"爸爸也同意的。"

主人家都同意了,她这个佣人也不好说什么,只能笑着点头。

洛抒也没再管那阿姨,直接推门走进去。

她目光相当好奇的在房间内穿梭着,和她粉色的公主房相比,这里就是一个很静默的房子,黑白灰,简洁,干净,没什么特别的地方,房间里的桌上放着吃的,可是没人碰。

洛抒找不到人,不知道为什么,竟然觉得有些害怕,阴恻恻的,她警惕的四处看着,试探性的在房间内喊着:"哥哥?"

没人应答她。

墙壁上的时针在吧嗒吧嗒走着。

忽然洛抒在阳台上看到一个背对着她坐着的人影,不过身影被飘拂的白色窗帘遮住了,所以洛抒进来时,没有在第一时间发现。

她盯着那个背影,他似乎在发呆,眼睛望着不远处一望无际的绿树,房顶,很安静,很安静,洛抒都有种自己来到了一个完全静止的空间。

洛抒缓慢的走过去,走到阳台的门口,她又停住,对着那个不动的身影,再一次小声喊了句:"哥哥。"

依旧是没有动静的,洛抒直接从阳台门跨过,走到那个身影旁边,将一份礼物伸手递给他:"哥哥,这是我给你的礼物。"

依旧看不到正脸,只看到个后脑勺。

洛抒就不信邪,干脆伸着脑袋去看他脸,这一看,倒是把洛抒自己吓一跳,她之前隔的远,只看到个背影,可洛抒没想到,这个哥哥长的竟然有点过分的好看!

他闭着双眸安静的坐在那,洛抒看到他一排乌黑浓密的睫毛,在眼睑下落下阴影。

皮肤没有任何的瑕疵,安静,苍白,干净,眼角竟然还有颗极细的泪痣。

他依旧是没有动静的,只有风撩动窗帘的声响。

洛抒感觉时间似乎又在静止中,她都有些觉得自己要窒息了,伸着脑袋又喊了句:"哥哥?"

大约是她的靠近,让他终于有些反应了,他那蝶翼一样的睫掀开,看向一旁的洛抒。

洛抒的脸就在他上方,像猪八戒看唐僧似的,喊着:"哥哥!"然后朝他露出标准八颗牙齿的笑,将礼物往他眼前再次一放:"礼物。"

他怔怔的看了她许久,像是陷入了梦境。

那张向日葵明媚活泼的脸,又开始出声了,带着疑惑:"哥哥?"

孟颐骤醒,他冷漠侧过脸,没有听到她声音,也没有看到她这个人,低着头翻着膝上的书,仿佛旁边无人。

洛抒有点尴尬了,这自闭儿,什么个情况?

洛抒虽然尴尬,可她是个厚脸皮,在对方当她没这个人后,她蹲下身,在他身边,仰着头问:"哥哥,你在看什么书?"

她瞟了那本书一眼,想找点共同点聊聊,外国原文书,一个字也看不懂,靠。

套不了近乎,她只能像条小哈巴狗似的仰着头,对他笑:"哥哥,我姓洛,叫洛抒。"

见他还是没有反应,她也不逼迫他太紧,一个自闭儿嘛,你能让他有什么反应。

她将礼物放在他身边,站了起来,悄悄扫了他一眼,便从他房间转身离开。

离开时,顺手在那盘子食物里,捞了一块排骨丢嘴里,舔着指头。

孟颐侧脸看去,正好看见她溜走的身影。

晚上,孟承丙和洛禾阳来了一趟洛抒的房间,孟承丙对洛抒这继女还挺看重的,嘘寒问暖的询问有没有不适应的,或者需要的。

洛抒兴奋的像个孩子一般,回答着孟承丙,说一切都挺好的,她特别的喜欢。

孟承丙没给人当过继父,所以深怕有招待不周的地方。

可是这样的嘘寒问暖里,在洛禾阳和洛抒眼里却并不是好现象。

这代表着客气和疏离。

当然,这只是一个开始,急不来的。

得一步一步,慢慢的,慢慢的来。

孟承丙问了许多,觉得无不妥的,想着母女两第一次住这里,便让洛禾阳留在这陪洛抒说说话,他最先出去了。

等他走远,洛禾阳看了门的方向一眼,对洛抒说:"孟承丙对他那个自闭症儿子很看重。"原本洛禾阳想让洛抒离那个自闭症远点,如今她可不这样认为。

洛抒自然是明白洛禾阳的话什么意思,她笑着说:"放心吧,妈妈我知道怎么做的。"

洛禾阳点头。

这毕竟不是在自家,不方便说太多,叮嘱了两句,离开了洛抒的房间。

洛抒在洛禾阳走后,她从沙发上站了起来,在房间内四处走着,脑子却时刻在谋划着。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人间久别》

第3章 鲜活的向日葵


第二天,洛抒起的特别早,洛禾阳和孟承丙早就打了结婚证,婚宴两人都不打算办,准备一个月两人去蜜月旅行。

早餐的饭桌上,洛抒第一句便是:"爸爸,哥哥呢?"

这一个开场白,真像亲密的一家人,仿佛是原生的,不是重组。

孟承丙好心情笑着说:"哥哥刚出门上学了。"

洛禾阳想到什么,问孟承丙:"不如让洛抒和哥哥转去一个学校吧?两个人还有个照应。"

孟承丙倒是没想到这点,不过他并未觉得不妥,反而觉得这个提议似乎挺好的,便问:"洛抒,你愿意吗?"

洛抒弯着月牙似的眼睛笑着说:"我当然很愿意!"

外面传来车声,洛抒扭头看去,发现有辆车正要走。

她问:"是送哥哥去上学的车吗?"

洛禾阳适时说:"你刚起,他刚走。"

洛抒立马起身,抓起书包说:"那我要跟哥哥一起走。"

她嘴里咬着面包,朝外飞奔去。

洛禾阳刚想阻止,孟承丙笑着说:"没关系,让她去,难得洛抒喜欢孟颐。"

洛抒到达车上,拉开车门,一屁股坐在了孟颐身边。

孟颐穿着制服,正望着窗外发呆,等着车子开动离开,这是他每天早上的状态。

可今天,有人在他身边,声音脆甜喊着:"哥哥!"打破了一直以来的寂静。

孟颐闭上双眸,没有理会她,也不出声。

洛抒又喊着:"哥哥,你吃早餐了吗?"

她狼吞虎咽的吃着面包,看着他。

孟颐整个人陷入一片静止。

洛抒从没这么多话过,又问:"哥哥,你什么时候起的?"

她昨晚睡的太沉了,以至于还真不知道他是什么时候起的。

孟颐的脸,越发的沉静冷漠。

司机此时发动了车,问洛抒:"洛小姐,您在哪个学校?"

洛抒报了个名字。

司机便打算先送洛抒,将车子开动。

洛抒继续在咬着面包,她又问:"哥哥,你高三吗?我才高一。"

"你爱吃什么?爱不爱吃章鱼丸子?"

"你坐过公交车去上学吗?哥哥?以前我都是坐公交车自己去上学的,今天是我第一次坐自家车去。"

"哥哥。"

"哥哥。"

"哥哥。"

一句接着一句,到底有多聒噪,根本无法形容,洛抒问个不停,像个叽叽喳喳的话唠。

来来回回问着。

一向适应安静的孟颐,眉头紧皱,尽管闭着双眸,可司机发现,他在隐忍。

正当洛抒完全没有停下的想法,反而是司机终于忍不住了,在前面干笑着提醒:"洛小姐,您可以安静点吗?"

洛抒扭头看司机问:"为什么?不可以跟哥哥说话吗?"

司机说:"孟颐喜欢安静。"

洛抒完全不觉得自己吵,又看向脸色苍白,依旧闭着双眸的孟颐:"是吗?"

她笑着:"可是我喜欢跟哥哥说话。"

这话噎的司机无法反驳。

不过,后面洛抒没那么吵了,坐在孟颐旁边安静了点。

等到达洛抒的学校,她从车上下来,站在车外,对着车内的孟颐灿烂的笑:"哥哥,再见,晚上见。"

孟颐面无表情的。

车子从洛抒面前快速驶过,很快汇进了马路。

洛抒站在那意味深长笑着。

而孟颐只觉得吵闹的头疼,好在终于安静了,他眉间的紧皱渐渐松泛。

差不多三天,洛抒被转进了和孟颐的同一所学校。

洛抒转进高一班的第一天,没再缠着孟颐。

转学的第一天,洛抒自己回的家。

晚上,孟颐下完课,如往常一般进家门,才刚到玄关口,一个人影便窜到了孟颐面前:"哥哥。"

孟颐愣了几秒望着她。

洛抒先回来很久了,身上穿着睡裙,刚洗完头发,半干的披散着,她脚上穿着毛绒绒的拖鞋,特别温暖鲜活的立在这个家里。

洛禾阳和孟承丙坐在沙发那端吃水果,朝着这边望着笑着,特别是孟承丙,尤为的高兴,起初他还特别害怕洛抒会远离孟颐,没想到她不仅没有,还很爱亲近孟颐。

他觉得孟颐太孤单了,也许小太阳一样的洛抒的到来,会让这个家变得不一样。

他们在等着孟颐的反应。

而孟颐看着面前这个突然闯入他家的人,依旧是很冷漠的瞥了她一眼,从她面前离开,径直朝楼上走去。

洛抒的目光追随着他的身影。

孟承丙有点尴尬了,刚要说什么,洛禾阳特别大度的摁着他的手说:"没事呢,总要有个适应的时间。"

孟承丙深怕洛抒会在意,会伤心,毕竟女孩子脸皮薄。

可显然孟承丙想错了,上一秒,刚被冷漠拒绝的洛抒,下一秒,跟个甩不掉的牛皮糖似的,踩着拖鞋,追在孟颐身后,喊着:"哥哥,你等等我,等等我呀。"

一路追着孟颐上楼。

等到达楼上,孟颐直接甩上了门,洛抒被关在了门外。

孟颐立在门口,侧脸朝身后的门看去,听着外面的动静,好半晌,他才一脸漠然朝房间内走。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人间久别》

第4章 独来独往


第二天,因为高三课业比较重,所以孟颐先去了学校,而洛抒早就忘了要和那自闭症哥哥刷好感的事情,趴在床上呼呼大睡。

还是孟家的阿姨把洛抒唤醒的,洛抒猛然惊醒,抬头看了眼墙壁上的时间,糟了!

她才想起什么,立马从床上跳了下来,一头扎进洗手间换衣服刷牙。

她自然是没有赶上和孟颐同路,她倒也不急,坐另外的车去了学校。

那几天,她忙着和班上同学搞好关系,也没怎么去缠着孟颐。

洛抒从小就知道,怎样让别人喜欢自己,她在新班级上,活泼开朗,积极大方,很容易便和班上的人搞好了关系,下午放学,便有了姐妹团一起放学离开。

她是走读,孟颐也是,可高三正是课业最重的时候,两人并不同路。

洛抒放学后,并没有第一时间回去,而是同新朋友去玩了,至于去哪里玩了,不知踪影,也没和来接的司机进行报备。

高三重点班级的孟颐,终于完成了最后一节课后,像往常一样从教室内走出来。

可是刚走了几步,身后传来女生的一句:"孟颐!"

孟颐下意识停住,回头看去,那女生满脸通红的看着孟颐,顿时教室内没走完的所有人全都朝那女生看了过去。

她有些忐忑不安,叫住孟颐,一时也不知道说什么,立在那越发的手足无措,满脸通红。

孟颐见她很久都没说话,转身继续朝前走着,他的面容依旧没多少变化,总是漠然的。

女生没想到会是这样。

可是又意料之中,孟颐在学校一直都是独来独往的,从未和人说过话,就算是老师,都很少见他有过交流。

大家都知道他家境很好,所以也一直都不敢靠太近,而这个女生是孟颐的同桌,两人同桌快三年了,她以为她和别人比,和他应该是要亲密些的,虽然两人也同样没说过一句话。

孟颐直接走了,女生很失落的低着头在那。

孟颐一个人朝着校门口走着,他的影子孤零零的投射在地上,随着他朝前行着。

黑色的私家车,依旧在老地方等着,孟颐走过去,司机下来开门。

在孟颐进入车内时,司机却没有立马上驾驶位,他目光在附近四处张望着,似乎在找着谁。

孟颐坐在车内也同样安静等待着。

司机奇怪的小声嘟囔着:"怎么没看见人,不是早该放学了吗?"

孟颐才知道他说的是什么,他还是如往常一样,有些疲惫的朝窗外发着呆。

司机深怕会让孟颐等太久,忙上了车,可是又不敢发动车离开,他坐在车内还在试图等着,等了一会儿,见车外都未见到人影,又回头去看孟颐。

他靠在那没什么变化,目光始终在窗外。

司机怕他等太久,会不耐烦,还是磨蹭的发动了车,打算先回去。

"等等。"

司机一脚刹车猛然踩了下去,整个人撞在方向盘上,还好他及时稳住了方向盘,车停稳后,立即看向身后的人。

那声音有点沙哑,是许久不曾开过口的沙哑,却是难得的清朗好听,司机还以为自己刚才听错了,他望着他。

车内又陷入一片死寂,当司机以为是自己的幻觉,甚至那声音不会再开口时。

良久静默的孟颐,这一次又说了句:"东西忘在了教室。"

人便推开车门下了车,又重回了学校,他走的很慢,路上几乎没人了,大多都回了寝室,有的在食堂。

孟颐在一盏一盏路灯下走着。

他回到了教室门口时,教室里坐着个女生,红着眼睛望着他。

孟颐的脚步停住。

"哥哥。"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人间久别》

第5章 刷好感


孟颐回头看去。

抱着书包,校服外套一并抱在手上的人,正是贪玩不知踪影的洛抒。

教室内的女生听到那声哥哥,也朝洛抒看过去。

洛抒自然看到了她,红着眼睛趴在空无一人的教室,而且奇怪的是,孟颐还去而复返的出现在这里,他们什么关系?

她相当敌视的看着还在坐在书桌前的女孩。

孟颐看向洛抒,什么都没说,转身走了。

洛抒见他离开,她立马跟了上去,跟在他身后喊着:"哥哥,你等等我。"

教学楼这边有些黑,有的地方还没灯,洛抒抱着书包和外套紧跟在孟颐身后,而教室内的女生,还在怔怔看着。

洛抒跟着孟颐下楼梯,可孟颐并没有等她,走的很快。

谁知洛抒为了追她,脚下忽然一踩空,她惊叫了一声。

孟颐立马回头,看到洛抒整个从楼梯上摔下来,好在她手及时死拽着楼梯扶手,可身体却依旧被惯性往前下抛,她双腿直接跪在粗粝了的阶梯上。

孟颐走了几步,走到她面前。

洛抒抬头望着他,起先不说话,只是紧紧的闭着嘴,也不动,可慢慢的,眼泪开始从她眼眶内掉,一颗一颗,滚落。

她干脆也不说话,从跪着,改为坐在阶级上,她擦着眼泪,手上有铁锈,是用力时,从扶手上拽下来的,她抽泣着,脸上开始红一块,黑一块,白一块。

孟颐也不知道站在那,站了多久,他看着面前抱着膝哭泣的人。

好半晌,他蹲下了,将她的腿握住,洛抒只是哭也不挣扎,任由他握着,他将她的校裤缓慢的卷上去,女孩子白皙细瘦的腿露了出来,膝盖上覆满了擦伤。

洛抒却是问:"哥哥,你是不是不喜欢我,不接受我?"

孟颐紧抿着唇,不说话。

洛抒又说:"哥哥,你要是不喜欢我,我就不在你家住就是了,明天我就走。"

她哭着,就好像向日葵失去了阳光,沾满了眼泪。

孟颐背对着洛抒,蹲在了她面前。

洛抒看着他。

孟颐直接将人背到了后背,然后弯身让她覆在自己身上,他低头伸手将她的书包和校服外套捡了起来,背着她朝阶梯上一阶一阶走往下走着。

洛抒趴在他后背,盯着他后脑勺。

他很高,穿着学校的制服,清爽干净,身上有股特殊的清香,洛抒停止了哭泣,埋在他肩上嗅了嗅。

孟颐微停住,侧脸朝后背的人看了一眼,他有些皱眉,可却没有说话,只是无声的背着她朝前走。

洛抒笑了,她晃着擦伤的腿,在他后背喊着:"哥哥,哥哥,哥哥。"

跟唱歌儿似的,没完没了的喊着。

饶是孟颐这么讨厌聒噪,吵闹的人,也只能忍着,只是一言不发的朝前走。

司机在车旁来回不知道走了多少次了,看到校门口,孟颐背着洛抒出来,吓了一跳,立马冲了过去问:"发生什么事情了?!"

洛抒却反而在孟颐后背高声喊着:"乔叔叔!"

要多高兴就有多高兴。

又成了那吵吵闹闹鲜活话唠的向日葵。

孟颐将她放在车内后,便坐在了车里不再动。

司机暂时没有去深究孟颐背着洛抒出来这件事,他现在只觉得有种劫后余生之感,好在这小姑奶奶人没事,这要有事,他可怎么跟人交代啊!

赶忙开车,载着人回家。

洛抒却同粘在孟颐身边,喊着:"哥哥,我买了栗子糕!"

她连忙去书包内拿,从里面搜了一圈,把一盒栗子糕递到孟颐面前,开心笑着说:"你尝尝,我今天放学特意去给你买的!"

她献宝似的伸在他面前。

孟颐低垂着睫毛,看着她手心中的栗子糕,却没有动。

她放学没回家,不是去贪玩了,是为了去买这东西吗。

洛抒盯着孟颐却想,感动吧,哥哥。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人间久别》

第6章 孟颐的声音


没有人知道她下午放学后,在电动城和新朋友疯狂打了几个小时的电动,这栗子糕,不过是她一路吃着回来,实在吃不下了,剩了几块来这自闭症面前刷好感的。

洛抒期待着他的感动,可没想到,想象中的感动没有到来,孟颐却扭过了头,对洛抒给的东西没有半分的兴趣,视线再次落在了外面。

洛抒在心里暗自骂了句,靠,她想象中的感动呢。

洛抒拿着那栗子糕扭身,往自己嘴里一塞。

司机现在冷静下来,时不时的从后视镜看两人,他突然回味过来什么,孟颐似乎不讨厌这个妹妹,虽然他看上去和平时没什么两样,可司机发现,孟颐也并没有表现出任何的抗拒。

而且,孟颐今天开口说话了。

孟颐到底有多久没发出过声音了?司机想了想,有八年了吧,差不多八年,司机再也没有从孟颐的嘴里听到过任何的声音。

今天他却突然发声,他真是冷汗都要被吓出来了。

车子到达家后,孟颐最先从车上下来,也没有等洛抒,径直朝别墅内走。

洛抒的腿摔伤了,下车有点不方便,她站在那看着走在前方的孟颐,她哼了声,由着司机扶着,便进屋内。

孟颐进门后,正在沙发上焦急等待的孟承丙,立马从沙发上起身,朝着孟颐走了过来问:"孟颐,今天怎么这么晚?妹妹呢?"

孟颐虽然不与人交流,可从来不会在外逗留太晚,除非是学校的事情,今天这么晚,还是第一次。

孟承丙深怕发生什么事了,还要细问,孟颐已经漠然别过孟承丙,朝楼上走去。

两父子没有任何的交流的,洛禾阳坐在一旁看着,没有发出任何声音。

孟承丙站在那,望着孟颐的背影叹气。

这时洛抒从外头进来了,见洛抒是被司机扶进来的,餐桌边,一直等着没说话的洛禾阳,再也坐不住了,冲了过去扶住洛抒,紧张的问:"怎么了?!"

她深怕那自闭症会伤害洛抒,只是这话她没问出来。

洛抒倒是没怎么样,除了有点擦伤外,她对紧张的洛禾阳说:"摔了一跤而已。"

孟承丙没想到洛抒竟然受了伤,他也万分关心问:"怎么会摔到?发生什么事情了?"

这个时候孟颐已经走到楼上了,正好听到楼下洛抒开心的笑着回:"我不小心摔倒的,哥哥对我特别好,背着我上的车,还检查了我的伤呢。"

完全没有说是追孟颐而导致的摔倒,声音也没有了疼痛的哭泣,留下的全是清脆和欢乐了。

洛禾阳不相信问:"是吗?"

洛抒说:"当然是的,妈妈,你别担心,哥哥对我真的特别的好!"

她夸着哥哥,声音是不自觉的亲昵和靠近。

孟承丙也笑了,他说:"那就好,我和你妈妈特别担心你和哥哥相处不好,快,先把伤处理下,看严不严重。"

洛抒被孟承丙和洛禾阳扶着,家里的佣人也全都围了过去,所有人都在绕着她叽叽喳喳。

别提多热闹,多被人所关心了。

孟颐停了一会儿,便进了自己房间。

洛抒处理完伤口,被孟承丙和洛禾阳摁着吃了晚饭后,她第一时间就是端着食物去了孟颐的房间,连衣服都没有换上一件,到达房间,孟颐已经洗完澡了,正坐在书桌边翻着书,电脑开着,微蓝的光投射在他脸上。

洛抒没敢说话,也没有聒噪的说着什么,因为里面实在太安静了,安静到只听到外头风的声音。

洛抒放下饭菜,在孟颐身边站了一会儿说:"哥哥,吃的我给你放在这了,你记得吃哦。"

她望了他一会儿,很快便转身离开他房间。

孟颐继续翻着手上的书籍。

没多久外面便下雨了,天气闷热的很。

洛抒那边传来吵闹的音乐,还有乱七八糟的钢琴声,孟颐安静的世界,瞬间被人拉到了吵闹的环境里,他坐在那,皱眉闭着双眸,忍受着。

好半晌,他将手上的书,往桌上重重一扔。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人间久别》

第7章 发着光


第二天孟颐去教室,人便趴在课桌休息。

科灵走进来,一眼就看到了趴在那睡觉的同桌,她缓慢走过去,教室内很安静,基本上都在复习,科灵到达孟颐身边轻声坐下,她攥着书包,看向只露出个侧脸的孟颐。

科灵看到他眼底有着一层浅浅的黑眼圈,科灵的目光又看向他的唇,薄的,线条棱角分明,唇色还带点苍白,昨晚他没休息好吗?

科灵想。

正当科灵盯着孟颐傻看时,班长谭妍突然出现在科灵身边,笑着说:"你瞧什么呢。"

科灵惊了下,看向桌边的人,她脸有些红,还有些慌张,结巴的说:"没、没什么。"

谭妍在科灵身边冷笑,淡淡的说:"你的心思谁不知道,你看人家理你吗,快高考了,你还是把心思放学习上吧。"

科灵脸色愈发红了,她和谭妍向来不对盘的,而谭妍说完后,便从科灵身边走了,班上时不时有人朝科灵投来鄙夷的眼神,她忍住了眼里即将要掉出来的眼泪。

这时,孟颐醒了,整个人神情非常萎靡的坐在那,手支着脑袋,侧着脸看向窗外。

科灵没想到他突然醒了,抽屉内拿书的手一紧,看向身边的人,他的脸在照射进来的阳光里,有些模糊,只看到一个干净的侧脸,在阳光里发着光。

科灵越发紧张了,她知道孟颐是好看的,就算只是简简单单的发呆,也依旧好看到像幅安静的画,科灵试图对孟颐开口问:"你昨天没休息好吗?"

他很少有这种状态,虽然经常一个人坐在那发呆,可精神向来都是好的,科灵都要以为,他今天是不是生病了。

面对同桌的询问,孟颐看向科灵,他再次闭上眼在那休养精神。

他确实没有休息好,昨天晚上,那边乱弹的钢琴声,持续到十一点,孟颐是那种过了特定的睡觉点,就会睡不着的人,于是昨晚他几乎通宵失眠。

科灵知道他不会回应,还是觉得他可能感冒了,便轻声细语的说:"你要不要感冒药?我这里有。"

孟颐重新趴在桌上,没有回应科灵。

科灵多少是有些失落的,不过她想到什么,又问:"昨天……那是你妹妹吗?"

重新趴在桌上休息的孟颐,忽然动了下,可也只是动了下,便再也没有别的反应。

科灵没想到孟颐竟然会有个妹妹,这个意外的发现,让她有些高兴,这件事情好像只有她一个人知道。

她不禁笑了。

到中午,孟颐还是有些萎靡,昏昏欲睡,科灵见孟颐还是没有要动的意思,便问:"你不去食堂吗?"

忽的,门口传来清脆响亮的一句:"哥哥!"

这声音骤然传来,让教室内纷纷准备去食堂的人,全都停住,看向门口的人。

而这熟悉清脆的声音让孟颐也朝门口看去,洛抒就站在高三重点班门口,手上拿着两个保温盒,看着教室内。

孟颐皱眉,他什么都没说,从椅子上站了起来,还是朝洛抒走了过去,他立在她面前。

孟颐很高,一米八的身高,立在洛抒面前,让才高一的洛抒,就像个小孩。

洛抒颇为警惕的扫了不远处的科灵一眼,接着,很快,她对孟颐说:"妈妈让我跟哥哥一起吃午饭。"她提着保温盒说:"齐叔叔刚刚送过来的。"

教室内的人开始交头接耳,压低着声音,小声询问:"那是孟颐的妹妹吗?孟颐竟然有妹妹?"

议论声很细小,却也很大,无法忽视。

孟颐只能拿过自己的保温盒转身朝课桌走,洛抒跟着进去。

等孟颐坐在椅子上后,科灵立马起身站了起来,对洛抒笑着说:"你坐吧,我正好要去食堂。"

洛抒扫了她一眼,挺漂亮的,是昨晚那个在教室内哭泣的女生,还是孟颐的同桌,她喜欢孟颐?

孟颐呢?

洛抒没理会她的话,也不坐她的位置,直接同孟颐挤在在同一个椅子坐上,挨着他。

孟颐扭头看向她。

洛抒扬起脸说:"我不坐别人的位置,哥哥。"

科灵有些尴尬。

洛抒在一旁跟个粘人的鼻涕虫一般,同孟颐说着话,孟颐基本不回复。

这时,洛抒说:"哥哥,我想喝水。"

她看到课桌上有个蓝色的水杯,拿起就要喝,孟颐忽然一把扣住洛抒的手。

洛抒停住,看向他。

"我给你矿泉水。"

他从椅子上起身,朝着讲台走去,从讲台的矿泉水箱内拿了一瓶。

他说话了?

还没走的科灵,惊讶的看着孟颐。

洛抒也是,但是她比科灵好点。

倒是他们班上的人,洛抒四处看着,所有人的目光全都看向孟颐,脸上的惊讶一点也不比科灵少。

只有孟颐是淡定的,他低垂着眸,将矿泉水递给洛抒。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人间久别》

第8章 眼里的孤寂


洛抒将水接过,看着孟颐想,什么情况,自闭症会开口说话啊?好像不傻?

初步估摸出来,好像还挺正常的。

洛抒将瓶盖拧开,咧着牙齿,笑得相当灿烂说:"谢谢哥哥。"

她拿着水喝着,之后仔细观察孟颐,他安静的吃着东西,对于她这个突然进入他家的妹妹,虽然没之前漠视,但显然,也不过是懒得理会。

自闭症好像不痴傻,这让洛抒惊了些汗,这和她想象中的情况完全不一样,而且她这段时间,在学校里还打听了一圈,听说他学习成绩还相当的不错,只是不爱和人交流而已。

洛禾阳知道这件事情吗?

洛抒心思千回百转,而孟颐就简单多了,只想着吃完这顿饭,让她不要再缠着自己。

洛抒心思飞跃的很快,脸上却依旧是一副傻白甜模样,一边欢快的吃着,一边同孟颐说:"哥哥,你今天什么时候放学?"

洛抒的话刚说完,教室门口,便挤了两个人,有人朝里头喊了声:"洛抒!"

洛抒抬头看去,是她们班的同学,她的新朋友。

两人一个个睁大眼睛,相当兴奋的朝洛抒招手。

洛抒站了起来,也同样高兴无比:"小结,栩彤!"她饭几乎没吃几口,见自己的朋友来了,便对孟颐说:"哥哥我吃好了,我先走了!"

说完,人就如一阵旋风一样,朝着自己的朋友跑去,几个高一新生在门口打打闹闹一番,洛抒再次回头,仰着脑袋,在那蹦跳的朝孟颐挥手说:"哥哥,我走了!"

几个人就风风火火的离开了。

科灵还在教室坐着,不知道为什么,孟颐的妹妹一走,教室好像瞬间就空旷了下来,他妹妹的性子和他南辕北辙,一个过于安静,而另一个,吵吵闹闹,活泼好动的很。

这反差莫名让科灵想笑。

只是科灵突然想到什么,刚才她妹妹的朋友,好像喊的是洛抒?

不是一个姓吗?还是叫孟洛抒?

正当科灵在疑惑这点时,孟颐已经将饭盒扣好,他起身离开了座位。

科灵看着他颀长的背影在光影里远去,心越发的跳动不止。

洛抒和同学离开后,心里在琢磨着孟颐那个同桌,那天孟颐去而复返的折回教室,是因为那个女生吗?

他们在谈恋爱?

洛抒想,这可不行,现在他的注意力可不能被那同桌给分走,不然,她这妹妹还怎么跟他培养亲情?他都忙着谈恋爱了,哪里还会理会这些?

洛抒性子一向贪玩,这个危机感在脑袋内没放多久,便被她抛之脑后,下午放学,她的几个新朋友,这次又商量着去电玩城玩。

孟颐再次晚放学,他走到家里的车旁时,没见到洛抒人。

司机同孟颐说:"洛抒说她晚上自己回去。"

孟颐便上了车。

车上仍旧是极其安静的,孟颐的视线落在外头热闹的霓虹灯上,不知何时,天又开始淅淅沥沥下着小雨,雨水在车玻璃上,蜿蜒而下。

孟颐的眼睛内,空无一物。

洛抒晚上十点才回,洛禾阳在大门口走来走去,不断望着外面,之前还是小雨,现在完全是倾盆大雨。

就在洛禾阳准备出去找人,院子内跑进来一个人影,撑着伞。

正是冒雨回来的洛抒,她将伞一收,擦着身上的雨水,走到门口便看到在那黑脸等待的洛禾阳,洛抒停住,喊了句:"妈妈。"

也不顾自己身上湿漉漉的,就要去抱着洛禾阳撒娇,洛禾阳却直接将她推开板着脸问:"你去哪了?"

洛抒嘿嘿笑着说:"去图书馆了。"

洛禾阳会不了解自己的女儿吗?她冷着脸说:"你少来蒙我。"洛禾阳暂时不跟她计较这些,而是扯着她说:"不是说晚上同他一道回来吗?你怎么自己跑去玩了?"

洛抒早就把事情忘的七七八八了,她只能转移话题问:"妈妈,哥哥人呢?"

洛禾阳说:"楼上上美术课。"

洛抒说:"还要上课?"

洛禾阳充满鄙夷:"你以为和你一样?跟放飞的鸟一样,满世界乱飞?"

洛抒扯着滴水的衣服:"我不就玩了一会儿吗?"

洛禾阳见洛抒还敢回嘴,瞪了她一眼,洛抒立马就不说话了。

洛禾阳见她浇的跟落汤鸡一样,终是没再说什么,语气还带着怒气说:"去把衣服换了,现在像个什么样子。"

洛抒松了一口气,听到这句话,同她讨好的笑了两声,很快朝着楼上奔了去。

洛抒在房间内洗了个热水澡,等她出来时,正好看见孟颐的房间竟然是开着的,她走过去瞧了瞧,看见在画板前上美术课的孟颐。

洛抒在门口钻了半个脑袋进去。

一旁的老师正在跟孟颐讲解着,房间内很静,只有外面的狂风暴雨声。

孟颐察觉到门口有人在偷看,他微侧脸看了一眼,很快他收回视线,眼里是孤寂的。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人间久别》

第9章 染着阳光


正当洛抒在那偷看时,楼下传来车声,似乎是孟承丙回来了。

洛抒听到他的声音,便从门口退了出去,小跑着去了楼下。

孟承丙从公司回来,就立马回了家,回到家才刚进门,伸手一把将洛禾阳搂在了怀里。

洛禾阳一脸的娇羞,推搡着他说:"你干什么呢?"

孟承丙也有些害羞的笑着。

这时,楼上传来洛抒的声音:"爸爸。"

孟承丙和洛禾阳忙的松开,洛抒从楼上下来了,像是没看到刚才那一幕,开始了好女儿的任务,她从鞋柜里拿了拖鞋放在孟承丙面前说:"您的鞋子湿了,快换了,爸爸。"

洛禾阳也替孟承丙脱着外套说:"外面这么大的雨,很容易感冒,赶紧去洗个热水澡。"

屋外虽然是狂风暴雨,可屋内却是温馨暖黄的,看着妻子在一旁唠唠叨叨,女儿在一旁替自己忙进忙出,孟承丙感觉到了久违的温暖,这是来自家的温暖。

他也不顾身上的雨水,只是将洛禾阳紧搂在怀里,又对洛抒问:"洛抒,哥哥呢?"

洛抒替孟承丙放好换下的鞋子说:"哥哥在楼上上课呢,爸爸!"

孟承丙满足的笑着,对怀中的洛禾阳叹息说:"儿女双全,我也满足了。"

洛禾阳温柔的替他抚摸着肩上的雨水笑着。

洛抒瞧见洛禾阳那含情脉脉的表情,就忍不住在心里直犯恶心。

妈,您的戏也演的太过了吧。

楼下热闹幸福的气氛,自然是很轻易传达到了楼上,洛抒那欢快俏皮的声音,就算是在暴风雨的天里,也依旧无法掩盖,充斥着每间屋子,和每个角落。

在上课的孟颐想,人为什么可以这么欢快,连声音都像是染着阳光。

可是,就算那快乐的声音一直持续在楼下,可他的房间也浸染不到半分,还是冰冷无声的。

第二天早上,洛抒又是尽量早起床,想同孟颐一同坐车去学校,等她到楼下时,孟颐又早走了。

洛抒想着没关系,晚上嘛,晚上还可以一起。

于是洛抒那天放学又早早想要去等孟颐,可还没走到高三重点班门口,被那几个新朋友再一次拉着去了网吧。

洛抒现在重新拓展了圈子,相当的忙,这不,洛禾阳昨晚的警告还没停留多久,又一次被她抛之脑后。

贪玩的性子上来,谁也挡不住。

孟颐下课放学时,洛抒又是不见人影。

孟颐如往常一样直接上了车,之后便靠在后椅座闭眸休息。

司机知道洛抒必定又是不知所踪,这次他也没有再停留,开着车离开了学校。

这一天,洛抒没敢在外面待太晚,八点的时候就回了家,而孟颐却早就上了楼,他基本不会再下楼。

洛抒回到家,想去楼上孟颐的的房间刷刷存在感。

谁知,又是老师在上课,那老师相当严肃,看都不看洛抒一眼。

洛抒也不敢进去,钻到门口看了一会儿,又退了出来。

那几天都是如此的状况,孟颐对她的态度,和之前没任何变化,早上她碰不到他人,这次连同晚上同样也碰不到了。

孟颐放学后,老师竟然不再上门上课,而是孟颐直接去老师的画室,晚上十一点再由司机去接。

洛抒连放学和孟颐都不再同路。

这情况持续了好几天,洛抒想着,这情况怎么突然有点不太对劲?

难不成孟颐谈恋爱去了?

事情有些超出洛抒掌控了,她也不敢再贪玩,那天放学,新同学喊她去玩,她也没有答应,而是去了高三班等,她并没有大张旗鼓的等,而是偷偷摸摸的在高三班附近等孟颐下课放学。

她得打探清楚敌情。

七点的时候,高三班终于下课,几个教室门口,许多高三学生从教室陆续出来,洛抒蹲守在重点班附近。

她一眼便瞧见孟颐从教室内走了出来,穿着校服,气质极佳的背着画板在人群中缓慢走着,他周边时不时有女生在看他,可孟颐却像是察觉不到,只是朝前走着。

这时,有个女生同样背着画板,从教室内追了出来,追到了孟颐身边。

孟颐低头看了她一眼,女生朝他笑着,也没说话,两人并肩朝前走着。

天有点黑,那并肩的身影到达校门口时,孟颐上了私家车,女生去了公交站,车子去的是同一个方向。

洛抒拦了一辆车跟上。

差不多二十多分钟,私家车在画室门口停下,而公交车在公交站停留,那下车的女生,背着画板,很快朝着正要进画室门的孟颐追去。

洛抒在他们身后站着想,哦,自闭症果然在谈恋爱!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人间久别》

第10章 黑暗里的光


洛抒在那站了一会儿,便跟着走了过去。

孟颐在里面上课,她在画室外无聊的转了一圈,心里一直在盘算着,该如何快速拉近自己和那自闭症的关系,忽的,她脚步停住,抬头盯着走廊上的时钟,嘴角弯起一丝笑。

她直接悠闲的蹲在了画室的走廊,看着墙壁上的时钟一分一秒的走着。

在接近十点半时,画室终于下课,上课的学生均都出来,在走廊瞧见一个蹲在那打瞌睡的身影,都有些侧目。

这是?

这么晚了?走廊这里怎么蹲了个人?

正当大家都觉得奇怪时,画室的门口忽然传来科灵的一句:"洛抒?"

孟颐正好也从画室出来,他走的不疾不徐,在听到洛抒两个字时,脚步停住。

科灵的目光从走廊上那蹲着的人身上收回,回头又看向身后的孟颐,他妹妹竟然会在这,而且时间还这么晚了,科灵刚才还以为是自己看错了。

孟颐的视线,同样也看向那方。

洛抒蹲在那小鸡啄米一样,频频打着瞌睡,她那张俏丽灵动的脸,此时全是困倦,似乎是蹲在地下姿势极其的不舒服,她抓了抓有点痒的脸,迷迷糊糊睁开了眼,只是一眼,她就捕捉到了画室门口站着的孟颐。

她高兴的从地下一跳而起,朝着孟颐欢快的奔了过去:"哥哥!"

她喊孟颐时,语调永远是快乐上扬的,是四射的活力与亲昵。

她停在科灵的面前,脸上是大大的笑,黑亮的眼睛紧盯着孟颐,她欢呼:"哥哥,你终于下课了!"

孟颐望着她。

画室内同孟颐一同学美术的同学频频回头:"原来那是孟颐的妹妹啊……有妹妹可真好,这么晚了还在等他下课。"

洛抒一直在对孟颐笑,脸都快笑僵了,也没见自闭症有任何的反应,正当她脸上那笑有些难以维持时。

立在她面前的科灵发言了,她腼腆的笑着,有些胆怯的对洛抒说:"洛抒,我是科灵,孟颐的同桌。"

她挡在洛抒和孟颐的中间,洛抒看向她。

科灵朝她友好的笑着,笑容里带着些讨好。

洛抒问:"你是哥哥的女朋友?"

孟颐皱眉。

科灵脸色涨红,连忙慌乱摇手说:"我、我不是,我是你哥哥的同学。"

洛抒哦了一声点头,然后看向孟颐:"哥哥,我们能回家了吗?我好饿。"

她委屈着一张脸。

孟颐不知道她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不过很晚了,他越过科灵,走到洛抒面前,便缓步朝前走着。

洛抒又看了一眼科灵,什么都没再说,快乐的朝着孟颐追去。

孟颐走的并不快,所以洛抒很容易就追上了他,随在他身边像个小尾巴似的叽叽喳喳说:"哥哥,我听乔叔说,你以后每天晚上都要来这边上课了,我想同你一起回家,所以问了画室的地址,找来了这里,等你下课。"

孟颐没说话,只是朝前走着,目光落在前面。

洛抒侧着脸又说:"哥哥,老师以后都不上门了?我们之后是不是都不能一起回家了?"

孟颐走在她稍前的地方,依旧没有任何的回应,安静的过分。

洛抒在那自顾自说的起劲:"没关系,哥哥,以后我和乔叔叔一起来接你下课!"

她仰着头朝他咧嘴开心的笑着,露出一颗小虎牙,脸上像是开花似的。

洛抒并没有发现,孟颐虽然没有说话,也始终没什么反应,可步调却放慢了很多,像是在等着她又像是在就着她。

之后,上了车,洛抒又发挥了她小话痨的技能,一直在孟颐身边喋喋不休的说着,说着她的新朋友,她的新课程,还有她们班级,说谁讲话像只打鸣的公鸡,谁又总上课同她说话,害她被老师骂。

孟颐像是在听,又像是没再听,他依旧是安静的。

可一旁的洛抒,在他身边却是无比鲜活的存在着,好像死水里多出了一小条流动的活水,黑暗里多了一束光,车内有了生气。

司机一边开车,一边从后视镜内往后看了一眼,他发现孟颐竟然没觉得吵,而是安静的在那听着。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人间久别》

第11章 只是有点想你


为了杜绝孟颐谈恋爱的机会,洛抒再也不敢睡懒觉了,第二天一早匆忙便从楼上下来,正好看见孟颐出门的身影。

此时孟承丙和洛禾阳都还没起,洛抒连早餐都来不及吃,抓了一个三明治塞嘴里,朝着孟颐追去,在后头喊着:"哥哥。"

孟颐停下回头看,洛抒头发都没扎好,嘴里依旧咬着东西,急急忙忙朝他跑来。

洛抒其实不用这么早上课,她才高一,而孟颐之所以这么早,是因为高三,课业重,这个时候其实她完全还可以再睡会。

孟颐大概也没想到,今天她居然能爬起来。

洛抒将三明治从嘴里拿下来,手抓着,咧嘴朝孟颐笑。

孟颐看着她有点乱的头发,没说话,司机在等了,他转身朝前走,洛抒跟在后面。

两人上了车,孟颐在车上做着试卷,他看的很漫不经心。

洛抒在他身旁一边吃着东西,一边看着孟颐试卷上密密麻麻的试题,嘟囔着问:"哥哥,难吗?"

孟颐侧脸看向她,她的三明治还没吃完,吃的正塞满嘴,脸颊两侧鼓的像只仓鼠,眼睛却盯着孟颐。

正当洛抒要塞第二口时,孟颐回头,继续在试卷上答着题。

其实并不难,孟颐只是利用车上这段空余时间,顺便答答而已。

每天早上在车上时,他有时在看书,有的时在答卷,有的时候便是发呆,这不过是他每天早上的日常和习惯而已。

洛抒咀嚼着,以为是孟颐学业紧张,争分夺秒的学习,便拍着他的马屁说:"哥哥,你是最棒的,我相信你一定可以考上好大学的。"

孟颐试卷上的笔停了停,他不回答自己,洛抒没一会儿,就觉得没意思,目标放在了司机身上,开始同司机问这问那。

司机深怕吵到孟颐都不太敢答洛抒。

而在洛抒和司机攀谈的这段时间里,孟颐将两张试卷的重点都答完了,他收拾好笔和书,洛抒还没完全察觉已经到学校。

在车子停稳后,孟颐推门下车离开。

她才手忙脚乱的拿着自己东西下车,依旧在追着喊:"哥哥,你等等我。"

临近中午的时候,天气炎热,教室内上课的学生,都把外套脱掉了,着短袖坐在那,课堂上是老师在枯燥讲题。

中途,老师点名让科灵去办公室拿下考卷,可是今天科灵趴在桌上,脸色有点苍白,手捂着小腹,似是不舒服。

她声音怯懦的喊:"老师、我……"

讲台上老师看向她,明白了什么,便对科灵一旁的孟颐说:"孟颐,你去。"

科灵红着脸看了一眼孟颐。

孟颐起身出教室,去了一趟办公室。

等到达办公室门口,孟颐在办公室内看到一个熟悉的人,正被老师训斥,她立在那不说话,低垂着脑袋,一副做错事情的模样。

孟颐看到里面的情形,在门口停了停,接着,便转身从门口离开,背靠在门旁的墙上,听着高一的老师在里头训斥。

"洛抒,我从来没见过你这么差的成绩,成绩差也就算了,转来这里,你不仅不认真听课,还敢逃课,你到底怎么想的?"

洛抒在心里翻了个白眼,却始终都没说话,一副认错的状态。

"你书是不想读了吗?"

"老师。"

忽然清朗的声音传来。

洛抒觉得声音有些熟悉,可是暂时记不起是在哪听过了,朝门口看去,逆光中竟然看到孟颐正站在门口。

洛抒的班主任也看过去,她自然是认识孟颐的,学校的尖子生,成绩优异,家庭背景优渥,在校这么多年,从未有让老师费心过事,除了性格过于安静,寻不到任何的缺点。

洛抒的班主任看到孟颐,暂时放下了火气,说:"孟颐,你进来吧。"

孟颐便走了进去,一般学生课间进办公室,都是帮老师拿东西,所以洛抒的班主任也没再多管孟颐,继续训斥着人:"如果不想读,就去把你父母请过来,直接退学就行--"

"焦老师。"

焦老师的话再度被打断,她看向说话的人。

竟然又是孟颐。

他抱着试卷走了过来,对洛抒的班主任说:"我是,她的哥哥。"

洛抒的班主任有些没听明白,看向孟颐,又看向洛抒。

洛抒瞟着孟颐。

"你和她,兄妹?"洛抒的班主任显然不知道这件事情。

孟颐静默了会儿,问:"可以把她交给我吗。"

焦老师懵了,看向两人,怎么都没想到这个转校生是孟颐的妹妹,怎么姓不一样?

不过,她答应了。

当洛抒慢吞吞跟着孟颐走出办公室,在楼梯间,孟颐停住,回身看向洛抒。

他依旧是安静的,无任何情绪变化的。

洛抒站在他面前,小声说:"哥哥,我只是有点想你了而已。"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人间久别》

第12章 她去哪了


孟颐看着她,她像是是霜打了小草一般,头低的几乎都要垂到地下了。

好半晌,她抬起头来看孟颐,哭丧着脸说:"哥哥,我是不是很没用,我只是想去找你而已。"

她逃课是为了来找他吗?

孟颐想,她可以下课来找他,为什么要逃课呢。

她似乎很怕孟颐责怪,哭丧着脸一会儿,不敢和他对视。

孟颐却连话都没说,转身走,他还有试卷要送,要回教室。

"哥哥。"

洛抒挡在孟颐面前,依旧是哭丧着脸,她说:"我想要你跟我说话。"

说话吗?

孟颐皱眉。

洛抒站在他的阶级下面,怯怯的伸手拉扯着他袖子说:"哥哥,你能不能跟我说话。"

他已经出来很久了,不能再拖延了,他望着依旧缠着他的洛抒,只能开口问:"让我说什么。"

声音清朗干净,却又带点生涩,这无疑是好听的男声。

洛抒瞬间眉开眼笑问:"哥哥,你以后能不能一直都这样跟我说话?"

孟颐叹气,他说:"我得回教室了。"

洛抒依旧拉扯着他的袖子,不依不饶:"那你先答应我,不然每次我一个人说话,真的好无聊。"

似乎他不答应,她就不让他走。

孟颐从没碰过这样的情况,他只能为难的……妥协:"好。"

洛抒又靠近了点说:"那你摸摸我的头好不好?"

孟颐望着她,洛抒不开心的等着。

孟颐是真的要走了,可是她挡在他面前,还是不肯让开,他被她逼到无路可走,拿试卷的手动了动,在她期盼的眼神里,终是伸出手落在了她脑袋上。

洛抒的眼睛笑的眯成了一条缝,孟颐摸了两下问:"可…以了吗?"

洛抒点头,主动给他让开了一条路。

孟颐的手从她脑袋上落下,又轻托住试卷,看向她,便朝前走了。

洛抒望着他离去的背影,自然也笑着离开了楼梯间,可是她并没有去上课,而是翻墙爬出了学校,她在学校附近买了许多吃的,小心翼翼抱在怀里,便赶去了汽车站搭了一辆大巴,去了B市的一处乡下。

中午一点,大巴在一处路口停下,洛抒从车上跳了下来,她开心的朝前奔着。

尽管天气炎热,可她却感觉不到热一般,怀中抱着那些吃的,一边奔跑着一边大喊:"小道士!小道士!"

乡间小路上全是她高昂的呼喊声。

天空是蔚蓝澄净的,洛抒的头发被风吹的飘散在空中,她的脸被阳光烤成了红苹果,也不知道跑了多久,当她停在村里的一处小房子面前时,那里破烂的门紧闭着,洛抒环抱着东西,伸出手将那破烂的门给推开。

里头什么都没有,只有灶台上那烧了半截落满灰尘的蜡烛,显示出主人已经不在很久。

洛抒浑身僵硬的站在那。

他走了吗?他不是说等她回来的吗?她抱着那一堆吃的,低头立在那好一会儿,便转身离开了。

洛抒是晚上十二点才回到的家,浑身脏兮兮的,衣服和鞋子上全是泥土,洛禾阳坐在客厅内等着她,此时客厅内只有她在,不见孟承丙。

她进来后,洛禾阳问的第一句话便是:"去哪了。"她抱着手,面色严肃坐在沙发上望着她。

洛抒停在那没说话。

洛禾阳锐利的眼睛望着她又说:"你们老师打电话到我这里,说你今天逃了一天的课。"

洛禾阳望着她鞋子上的泥巴:"你回那地方了?"

洛抒说:"我只是回去看看而已。"

洛禾阳问:"所以你看到了你想要的了吗?"

洛抒问:"妈妈,为什么我们就不能带上他?"

洛禾阳冷笑:"你认为这个地方该谈论这样的问题吗?"

洛抒止住了声音,她忘了,她们是来干什么的了。

洛禾阳低声说:"等我们目的达到了,有什么事情是不能达成的?"

洛抒看着她,大厅内有一会儿的安静。

这时,外面传来车声,是孟承丙回来了,洛禾阳脸上换过了一副面孔,立马起身朝门口迎接着,还隔着老远就问:"终于回来了,饭菜都凉了呢。"

洛抒站在那冷眼望着,她没去接孟承丙,而是当做不知晓他回来了,转身飞快的朝楼上走去。

是的,有钱了,什么事情做不到?

在经过孟颐房间时,她冷哼了一声,直接进了自己房间。

孟颐听到了隔壁门的关门声。

她去哪了。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人间久别》

第13章 密封


半夜,洛抒忽然冲进孟颐房间。

孟颐关了台灯正准备休息了,他门被洛抒突然之间推开,他坐在床边侧脸看去。

洛抒站在门口,瞪着他。

孟颐直觉上察觉出她今天心情应该是非常不好的,刚才在楼下似乎还和她母亲发生了争吵。

他看着她。

洛抒声音非常冲问:"你是哑巴吗?"

她真是受够了他的安静,他的不言不语,自从来到这里,她和他的交流就没超过十句,洛抒有时候觉得自己隔壁住的就是个死人,那个房间就像个密封的棺材,她每一次路过都觉得安静的让人窒息。

所以,有几天,她故意在自己房间乱弹钢琴,故意吵他,闹他,让他无法休息安睡,她以为他会生气,至少会有点反应,或者去孟承丙那告她状。

可没想到,他不仅没有,他那边的房间,无论她有多吵,始终是安静的。

洛抒刚才在房间越想越气愤,再也伪装不了了。

孟颐看着眼睛里喷射出怒火的洛抒,他只是侧过脸,背对着她。

洛抒冲了进去,走到他的书桌前,把他的书全都扔在地下,然后用力踩着,踢着,她要激怒他,她可不想跟他这样平淡如水的过下去,这他妈得过到猴年马月,她将书全都扔在地下踩脏后,又冲过去把电脑桌处的手提电脑狠狠丢在地下。

他默着一张脸看着。

洛抒见他还没是没反应,干脆冲到墙壁处,将房间内的灯全都摁开。

房间内瞬间亮如白昼,孟颐似乎有些不适应这灯光的亮度,他侧脸,躲避这刺眼的光芒。

洛抒见他终于动了,对他讥讽的说:"哥哥,你真像个白痴,这世界上怎么有你这样的白痴,哦,我忘了,你是个自闭症,不爱说话,自闭症不就是智障吗?!"

孟颐眉间蕴藏着起伏的情绪,终于他看向半夜在他房间发疯的洛抒,冷着声音问:"你到底想做什么。"

"我要你同我说话!"

洛抒怒气冲冲死盯着他。

孟颐又侧过脸了脸,他连背影都是安静的。

洛抒干脆冲到孟颐的面前,强逼着他:"哥哥,你现在必须跟我说话!"

孟颐低声说:"说什么。"

洛抒望着他那张静默的脸,她说:"说你自己是白痴!"

孟颐皱眉,抬眸看向她。

洛抒居高临下的看着他,逼着他:"你说!"

"很晚了,我要休息。"他再次别过脸,不再看她,整个人姿态倨傲冷漠。

洛抒忽然扑到孟颐的身上,孟颐错愕,他下意识反应想把人推开,洛抒顺势蜷缩进他怀里,嚎啕大哭着。

刚才还在他面前盛气凌人的,此时却缩成一团在他怀里,孟颐怔在那。

他想推开她的手,缓慢的收了收,他垂下眸,睫毛遮住了他眼里的情绪,他望着她。

洛抒的脸埋在他怀中,她蹲在他身下,孟颐坐在床畔,两人是上下位置,两个人的影子交叠的投射在墙上。

洛抒仰头哭着说:"哥哥,对不起,我不该对你发脾气。"

孟颐不知该怎么反应,他脸上是一闪而过的迷茫。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人间久别》

第14章 吞噬


洛抒在心里想,我靠,还好,稳住了稳住了,演技还是在的,虽然是个自闭症,可也不能在他面前露出本来面目,不然差别太大,引起怀疑那可就完蛋了。

洛抒火气倒是疏通了,而且也很理智的把情绪控制住了。

孟颐松悄然和她拉开一点距离,没说话。

洛抒身子却朝孟颐靠的更近了,她红着眼睛问:"哥哥,你是不是不原谅我?"

"没有。"孟颐低声回应。

洛抒又问:"真的吗?"

他嗯了声。

洛抒看着他那张淡漠的脸,觉得他就是在敷衍自己,便从他身上下来,坐在床边,不哭也不动了。

屋内又恢复了死寂。

洛抒说:"哥哥,你是不是讨厌我。"

孟颐沉默。

洛抒从床边站了起来,对孟颐说:"我今天逃课就是想回家,我会离开的,我不会厚着脸皮待在这。"

她说完,没再多呆,伤心的出了门。

孟颐停住,回头看去。

接着,便传来了关门声,他手紧了紧。

洛抒出了门后在心里松了一口气,好在好在完美圆过去了,她哪里管孟颐对今天这一切是怎么想的,把自己刚才漏出的马脚圆回来后,回到房间就开始呼呼大睡。

而孟颐呢,孟颐却是孤寂的坐在床畔,房间内陷入深不见底的黑暗,他整个人被黑暗所吞噬。

第二天是周日,不用上课,孟承丙也休息,夫妻两人一早在花园喝早茶,孟承丙给洛抒买了一辆自行车,正和洛禾阳一起教她骑。

孟颐是被一阵清脆的笑声吵醒的,昨晚没有睡好他有点头疼,他躺在床上辨别着外面的声音,有男人,有女人的,有……女孩的。

他下床走到阳台处,将窗帘拉开,正好看见洛抒在骑单车,歪歪扭扭的,孟承丙在后头扶着后座,洛抒在大笑着:"爸爸!我会骑了!我真的会骑了!"

正当洛抒颤颤歪歪骑着单车时,她看到了站在阳台穿着睡衣的孟颐。

她似乎完全忘了昨天的事,也完全忘了自己还在骑单车,松掉单车头手激动的朝孟颐用力挥着:"哥哥!"

好在孟承丙在后面给她抓住了,正坐在不远处喝茶的洛禾阳看到洛抒的反应,她转头看向阳台上站着的孟颐,脸上的笑意在唇边若隐若现。

洛抒还在朝他挥手:"哥哥,快下来骑单车!"

孟承丙也停下,看向自己的儿子,暗自期待,他希望孟颐能够从他那所房子走出,哪怕只有一步。

可孟颐站在阳台,没有动静,没有情绪的脸,像是将这个世界排除在外。

洛抒见他不动,身姿矫捷从单车上跳下来,整个人如小火箭一般,风风火火朝大门奔去,接着,她出现在孟颐的阳台,拉着他,在他身边吵吵闹闹:"哥哥,陪我骑单车。"

孟承丙站在楼下相当意外,他看向洛禾阳,他刚才亲眼看到孟颐对洛抒没表现出任何一点的排斥。

洛禾阳起身,走到孟承丙身边,温温柔柔笑着说:"孟颐似乎不讨厌洛抒呢。"

这也是孟承丙没想到的,没一会儿,吵吵闹闹的洛抒把孟颐从楼上拽了下来,孟颐安静的任由洛抒拉着,她带着他出现在花园。

孟承丙掩饰不住心内的喜悦和激动,正要冲上去对孟颐激动表达时,洛禾阳拉住了他,对他说:"正常就好,承丙。"

孟承丙才意识到什么,他看向洛禾阳,便止住了自己的动作,可是脸上的情绪却怎么都平复不了。

洛抒拉着孟颐的手,孟颐低头凝视着。

昨晚的话,是认真的吗,她要走。

继续阅读《人间久别》


版权声明:未经书面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对既成事实本站将保留所有的权利。

无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