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妻归来:渣夫可还好?》小说最新章节,沈穆楚,林陌陌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小说:前妻归来:渣夫可还好?
分类:霸道总裁
作者:沈穆楚
简介:十五岁,鹿惜光爱上了比自己大六岁沈梦楚
可是,那时候他有他的白月光
而她,只是个不谙世事的孩子
五年后,他被逼娶她为妻
鹿惜光在众人艳羡的目光里成为了他的沈太太,却不想沈梦楚对她没有爱
他利用她,夺得下沈家家业
而她,却成了他的下堂妻
为了爱他,鹿惜光穷极一生却只换来无尽的灾难
最后的最后,她爱他如同灰烬

角色:沈穆楚,林陌陌
《前妻归来:渣夫可还好?》小说最新章节,沈穆楚,林陌陌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前妻归来:渣夫可还好?》免费试读免费阅读


第1章 遭人陷害


“沈穆楚,不是我……我什么都没有做……”鹿惜光满是鲜血的双手中握着刀,颤抖的向后退。
她带着哭腔的话还没说完,一记耳光重重撂在了她的脸上。
“啪!”
这一耳光打得她头偏向一侧。
沈穆楚愤怒地瞪着面前的妻子,她都已经眼瞎至此,竟然还不知悔改!
“鹿惜光,还敢说不是你伤的她?刀就在你的手上!”
沈穆楚口中的“她”指的是他的初恋情人林陌陌。
“不是的……”鹿惜光委屈至极,呆滞的眼看着前方,拼命摇着头,便听“哐当”一声,
她手中的水果刀滑落在地。
水果刀?
鹿惜光猛然惊醒,瞬间就明白过来了。
这根本就是一场阴谋!
理清了事实真相,她咬着牙,循着声音“望”向沈穆楚,尝试着解释,“刀是佣人给我的,让我帮忙切水果。”
沈穆楚发出一声耻笑,冷嘲道:“你一个瞎子,人家让你切水果?鹿惜光,事到如今你还想狡辩吗?”
鹿惜光沉默了,她孤零零的站在那里手脚冰冷。
是啊,谁会相信一个瞎子会切水果呢?
“鹿惜光,这里除了你……”
渐渐的,沈穆楚的声音近了,温热凉薄的呼吸喷薄在她的脖子上。
他靠在她的耳边低低地说,“还有谁那么恨她?”
鹿惜光猛的抬头,浑身颤抖地道:“沈穆楚,你觉得一个盲人可能用刀捅她么?我成功的几率有多大?”
她的话音落下,从旁边忽然传来一个带着哭腔的声音。
“穆楚,我真的没想到,我只是来你家中等你……没想到太太这么生气……”
这个声明便是来自林陌陌,沈穆楚的初恋情人。
三年前,从鹿惜光嫁进沈家成为沈太太的那一刻起,林陌陌就将她当成眼中钉肉中刺。
可鹿惜光永远都没想到,这样拙劣的栽赃陷害,沈穆楚竟然看不透。
他失去了理智,只因为不爱她。
带着薄怒的话音很快就钻进了鹿惜光的耳朵里,沈穆楚冷冷地问:“鹿惜光,你还有什么要解释的?”
“沈穆楚,真的不是我。”鹿惜光深吸一口气,尽量让自己保持冷静:“不信的话,你去查,去问家里的佣人……”
她的期望就是,总有漏洞让他发现。
她这话一开口,沈穆楚极不耐烦地将目光落在了家里几个佣人的身上。
几人哆哆嗦嗦缄默了好一会。
最后,鹿惜光听到一个颤颤巍巍的声音:“先生……是……是……”
鹿惜光的一颗心顿时提到了嗓子眼,她不过就帮家里的佣人拿了一会水果刀,怎么自己就成了杀人未遂了?这未免也太荒谬了一些。
“是夫人拿了水果刀,捅了林小姐一刀……”那女佣人连忙道。
耳畔传来的话音,让鹿惜光不可置信地瞪大了眼睛。
她什么都看不到,在这个黑暗的地方佣人的话却令她立刻恍然大悟。
“她捅了一刀以后,还觉得不够……又……又……补了一刀……”佣人颤抖的话音,仿佛来自地狱。
鹿惜光错愕地站在那里,好半晌才不甘心地开了口:“为什么?”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前妻归来:渣夫可还好?》

第2章 离婚


她的眼眶红了,说话的声音里却带着满满的不甘:“为什么要害我?为什么?我平时是怎么对你们的!要这样恩将仇报。”
佣人们各自低着头,不敢吭声。
直到这一刻,鹿惜光才明白——所谓的帮忙拿一下水果刀根本就不是巧合。这是一场阴谋,是林陌陌合着佣人精心策划的。
“鹿惜光,你还有什么想解释的?”沈穆楚的声音很低,浓浓的怒火淹没了他所有的理智。
“林陌陌,是你!”鹿惜光咬着牙,她早就该想到这女人不会轻易放过自己:“林陌陌,是你陷害我……”
鹿惜光像是疯了一般,直接发出一声歇斯底里的怒吼。
“亲爱的,你看她呀?你想伤害我。”林陌陌见状,带着啜泣的声音嗲道。
一听她这话,沈穆楚的眉头紧紧地皱了起来。他一把将鹿惜光抬起的手拍了下去:“鹿惜光,你什么意思?难不成她自己捅了自己,然后再把刀塞给你么?”
低沉的话音,无比刺耳。
听到沈穆楚的话,鹿惜光突然呆住了。她满目的绝望:“沈穆楚……为什么?你就是不肯相信我一次呢?”
三年了,她和他朝夕相处。
难道却连最基本的信任都没有吗?
几乎就在剑拔弩张的时候,门外传来了救护车的急促声音。
没有过多地犹豫,沈穆楚冷冷地说:“鹿惜光,你给我等着。”
他丢下这句话,脚步声便由近到远。鹿惜光知道,他送林陌陌去医院了。
她和沈穆楚结婚三年,三年来她一直都知道。沈穆楚的心里有一朵白月光,那就是林陌陌。
她冷笑着坐在沙发上,这空荡荡的别墅,竟然是曾经被她当做家的地方。
鹿惜光抱着胳膊,也不知究竟过了多久。
她听到一个细碎的声音。
门开了,一股寒风灌了进来。更让人觉得冷的。
沈穆楚返回了。他满是痛恨的语调:“鹿惜光,你为什么这么恶毒?”
将她定罪了吗?
恶毒吗?
鹿惜光不说话,她轻轻的笑着。
不过进门的时候看到她拿着水果刀,不过是佣人简单的几句话。他就已经断定她是凶手了。
“签字吧。”男人冰冷的声音里没有一丝的温度。
有东西被扔在了桌上,发出啪的巨响。
鹿惜光微微一怔,不好的预感席卷而来,随后谨慎地问:“什么?”
“离婚协议书。”
这简单的五个字,让鹿惜光的手止不住微微一颤。她胡乱在桌上摸索着。
摸到文件的那一刻,鹿惜光的唇角勾起了冷冷的笑:“沈穆楚,你说过的。这辈子永不离婚。”
简单的几个字,让沈穆楚一双手紧紧地攥成了拳头。
紧接着,是他沉重的呼吸声。
鹿惜光将文件推到了沈穆楚的面前,淡淡地说:“我不签!”
时至今日,她还爱着他。
穷尽毕生之力,不顾一切地爱着他。
她宁可继续和他蹉跎岁月,也绝不放手。
“鹿惜光!”沈穆楚的声音很冷,竟比这刺骨的寒冬更让人心寒:“你觉得,我会将一个杀人未遂的凶犯留在身边吗?”
低沉的话音,让鹿惜光无助地攥住了衣角。
“所以,就这么三言两语,沈先生就给我定罪了是么?”时至今日,她依旧不肯面对现实。
她明知道,沈穆楚不会听她解释。
甚至他根本就不相信她。
可她还是忍不住问出了口。
“鹿惜光,别让我看不起你。”沈穆楚的声音很冷,没有任何商量的余地。
最后,鹿惜光摸索着拿起了手中的笔,笑的格外灿烂,颤颤巍巍道,“要我签字可以,林陌陌的角膜必须给我。”
这话一出口,迫人的寒意占据了整幢别墅。
男人深吸了一口气,随后冷冷地说:“不行。”
他的声音很低,透着浓浓的讽刺。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前妻归来:渣夫可还好?》

第3章 报警了


“怕了?”鹿惜光笑的愈发灿烂了,只是将悲伤藏在了最深处。
沈穆楚怔住了,这女人笑起来的时候也算得上是倾国倾城了。白净的一张脸上不施粉黛,高挺的鼻梁下一张殷红的唇,唯一美中不足的是——
她是个盲人。
一个三年前,将眼角膜捐给林陌陌的女人。
“鹿惜光,我真是小看你了。”沈穆楚的透着无尽的嫌恶。
鹿惜光依稀记得。
自己当年会喜欢上他,无非是因为他这好听悦耳的声音。
“你别无选择,否则……”沈穆楚顿了顿,低迷浑厚的话音里透着浓浓的讽刺:“鹿家就完了!而这一切,都会是你一手造成的。”
“你……沈穆楚......你够狠的。我活该瞎了眼睛。”鹿惜光一双手死死地攥成了拳头,指甲镶嵌进了肉里。
她却好似感觉不到痛一般,“沈穆楚,你怎么可以威胁我。”
说来可笑,谁能想到在商场上叱咤风云的沈穆楚竟然能做出这么卑鄙的事情?
“呵呵?”男人的唇角冷冷地勾了勾,“不过和鹿小姐的雷霆手段比起来,我还真是不值一提。”
冰冷的话音,让鹿惜光的一颗心千疮百孔。
“三年前,你用鹿家的权利和自己的角膜逼我娶你,现在……”沈穆楚顿了顿,低沉的话音透着凉薄:“又想要借机杀死陌陌。”
“你知道么?鹿惜光......”沈穆楚的话音里充满了浓浓的讽刺。
鹿惜光觉得,她应该庆幸自己看不到。
看不到他这般让人恶心的模样。
他继续说道,“我差一点就相信你了。如果不是今天这一刀,或许……这辈子我都不会想要离婚。鹿惜光,你在利用我对你的愧疚!你的所作所为,真让人恶心。”
他的话,就好似一记耳光重重地撂在了鹿惜光的脸颊上。
她贝齿死死地咬着下唇,已然咬出血来了。
缄默许久,鹿惜光终于拿起了桌案上的钢笔:“沈先生,不就是想离婚么?何必说这么多呢?何必要这样伤人。我们好歹也是夫妻一场。”
鹿惜光的手掌心里,渗出密密麻麻的细汗。
她本不想签离婚协议,可……
沈穆楚的话实在是太难听,如今反倒像自己对他的道德绑架。
鹿惜光的手挪了挪,最后笑着问:“签这里可以么?”
她看不见,但心里却好似明镜。
沈穆楚不爱她,哪怕他曾许诺过她一生一世。他也不爱她!
“可以。”男人低沉的话音落下,手指便在协议书上签下了自己的名字。
鹿惜光依旧不卑不亢:“沈先生,可还满意?”
她的笑,透着浓浓的苦涩。
与此同时,门外传来了一阵沉闷的敲门声。很快,门开了。
传来了一个声音:“请问是哪位报的警?”
突如其来的话音让鹿惜光怔忡地抬起头,她抿着唇有些不安地问:“沈穆楚,你什么意思?”
“什么意思?”沈穆楚笑了,一字一句道,“鹿惜光,你得为自己做过的事情付出代价。”
沈穆楚说完,径直站了起来。
对着那边的警察说:“鹿惜光故意伤害,捅伤了我朋友林小姐。是我报的警!”
熟悉的声音,变得格外陌生。
鹿惜光怎么也想不到,朝夕相伴的那个人,竟然这么决绝。
很快两个警察就走了上来,低沉的话音钻进耳内:“鹿小姐,请你跟我们走一趟吧。”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前妻归来:渣夫可还好?》

第4章 我怀孕了


鹿惜光站在那,只觉得心痛到窒息。
整个人恍恍惚惚的,强忍着没有倒下。
她抿着唇,在警察为她带上手铐的那一瞬。用极为平淡的话音对沈穆楚说:“沈穆楚,我怀孕了。”
简单的一句话,让沈穆楚如雷轰顶,瞬间呆在原地。
“等等。”沈穆楚突然脸色大变,他拦住面前人的去路。冰冷的话音里带着几分急切:“鹿惜光,你什么意思?你把话讲清楚。”
“我什么意思?呵呵呵......”鹿惜光眯了眯眼,平视前方:“没什么意思。”
鹿惜光勾起唇角,露出了淡淡的笑容。
她的手温柔地摸向自己的小腹,眸中的温柔转而却变成了决绝。
三年了,鹿惜光无时无刻不盼着这个小生命的到来。
她以为自己和他,可以因为肚子里的这个孩子被绑定在一起。
可是……
她的眼眶红彤彤的,最后慢悠悠地说:“沈穆楚,这个孩子和你已经没有关系了。”
签离婚协议书的时候,她都没有以此作为要挟他的筹码。
可是现在,鹿惜光说了。
她看着沈穆楚,然后一字一顿地道:“你以为从今天开始,你可以不再亏欠我了是么?”
她冷冷地笑,那模样儿就好似疯了一样:“沈穆楚,你迟早有一天是会后悔的。”
鹿惜光丢下这句话,便带着手铐跟警察走了。
沈穆楚站在原地,久久的一句话也说不出口。
……
警局里。
“鹿惜光,这到底是是怎么回事?”隔着一道厚厚的玻璃墙,宋烨白终于有些忍不住了。
他不知道究竟发生了什么?沈穆楚要狠心的将自己的妻子送到警局来。
“遇人不淑而已。”鹿惜光的笑浅淡,表面看起来毫无波澜。
被警察关了三天了,今天是第一次有人来看她。
她强忍着泪水。宋烨白,是自己小时候最好的玩伴。
“傻瓜。”宋烨白痛心的看着眼前的女人,一时间百感交集。他很后悔,没有一直陪在她的身边。
“我没事,真的没事。”六岁那年,宋烨白家里发生大火。是她将他从屋子里拖到了别墅的后院。也就是从那天开始,宋烨白如同守护神一般守在她的身边。
若非三年前,她不要尊严地和沈穆楚结婚。
恐怕宋烨白也不会那么快就离开了。那时宋烨白不止一次的劝说,如今遭遇的这一切,都是她自己咎由自取。
“我带了律师过来,你别着急……应该很快就能为你办理取保候审。”知道她看不见,宋烨白尤为强调。
鹿惜光低着头,随后小声地说:“宋烨白,帮帮我。我只有你了。”
她说着,眼泪就已经从眼眶里落了下来。
“我是被冤枉的,你帮帮我……”沈穆楚在的时候她尚且还能为了脸面撑上一会,可是此时此刻她终于忍不住了。
泪水好似决堤了一般喷涌而下。
“我知道了,我这就去调查。你别难过,一定要等着我。”宋烨白的声音,好似一根救命稻草。
鹿惜光的泪水如同断了线的珍珠,源源不断地往下落。
不久,宋烨白带着人离开了。
鹿惜光在警察的搀扶下,一步一步地往回走。
十年前,沈穆楚还是个不起眼的私生子。可是鹿惜光在人群中一眼就看到了他。
她不顾一切地爱上了他。
为了帮他认祖归宗,为了让他不再受人白眼。她以鹿家大小姐的身份嫁给了他。没承想,母亲才刚刚病倒一个月,他竟然就这样迫不及待地过河拆桥。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前妻归来:渣夫可还好?》

第5章 穷途末路


南城的雪停了,化雪的日子里外面传来滴滴答答的声音。
鹿惜光看不见,却能够听到春天的脚步。
“鹿惜光,你的取保候审已经办理好了。”门外突如其来的声音让鹿惜光微微一怔,她忙跟着警察往外走。
不多一会,一个声音就钻进了耳朵里:“鹿小姐,宋先生派我来接您。”
即使只有一面之缘,但长期处于黑暗当中的鹿惜光还是听出来了。这是宋烨白的律师。
她点了点头,满心期待地跟着他往外走。
“宋烨白呢?”
刚一上车,鹿惜光就忍不住担忧的问。
她的话音还未落下,便被一阵急促的手机铃声打断了。
“喂……”对方接起了电话,好半晌他挂断电话。语气显得格外沉重:“鹿小姐……”
低沉的话音让鹿惜光的心跳莫名加速,她紧张的抿着红唇追问,“怎么了?是不是出了什么事?”
心跳忽然加速,让一股强烈的不安油然而生。
她深深地吸了一口气,随后就听到了噩耗。
对方的呼吸很重,他一字一顿地对鹿惜光说:“宋先生他……遭遇车祸,去世了。”
“你……你说什么?”鹿惜光好似整个人都沉入了谷底。
她深深地吸了一口气,然后小声地反驳:“不可能,这不可能……你骗我,不是的。”
宋烨白,她在这个世界上仅剩不多的亲人。
他怎么可能就这么离开自己了?
鹿惜光一双手死死地攥成了拳头,身侧的声音再度响了起来:“鹿小姐,我认为……这可能不是单纯的意外那么简单……”
律师这话什么意思鹿惜光自然能够听出来。
“鹿小姐,请您节哀。”
“麻烦您送我去个地方吧……”缄默了几秒,鹿惜光小声地开了口。她贝齿死死地咬着下唇,几乎是一字一顿:“宋烨白不能就这么白死了。”
他之前一直在国外,国内的敌人可谓屈指可数。
鹿惜光想不到其他人了,除了沈穆楚她几乎想不到任何人了。
她要去找他,她想要一个真相。
她想知道,自己爱了十年的那个人是否真的这般无情,竟不顾一切地要将她逼上绝路。
“我要去花园别墅3-02。”
……
雨一直下,开了春的南城寒风却比往日更加刺骨。
“咚咚咚——”
鹿惜光孤身一人站在了别墅门口。
她在这里住了整整三年,对这幢别墅的陈设无比熟悉。可如今,她以客人的身份登门造访。
不多一会,有人打开了别墅门。
“沈穆楚人呢?我要见他。”鹿惜光的语调咄咄逼人。
熟悉刺鼻的香水味,鹿惜光立刻猜到是谁,林陌陌居然已经住进来了,堂而皇之的成为了别墅的女主人。
“哟,我当是谁呢?”林陌陌的声音格外刺耳,带着满满的讽刺:“鹿惜光,你这么快就出来了?”
阴阳怪气的话,让鹿惜光止不住胃里一阵恶心翻滚。
“林陌陌,你怎么会在这里?你怎么有脸住进来。”鹿惜光的声音很冷,几乎没有任何温度。
“呵,”女人闷闷地笑了一声,她往前走了两步。从台阶上下来,站在了鹿惜光的面前:“鹿小姐,你未免也太天真了吧?”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前妻归来:渣夫可还好?》

第6章 孩子出事


林陌陌凑了上来,用几不可闻的声音问:“你以为我扳倒你是为了什么?你抢走我沈太太的位置。就不允许我抢回来吗?”
讽刺的话音让鹿惜光一阵悲凉,她冷笑了一声:“林陌陌,当初好像是你自己要放弃他的吧?你哪来的脸?”
当年的沈穆楚,只是一个见不得光的沈家私生子。
林陌陌这样势力的人,怎么可能会嫁给他?
“鹿惜光!”林陌陌冷冷地瞥了她一眼,面露微笑:“让我猜猜你今天是来做什么的?”
她的声音无比刺耳,下一秒她凑到了鹿惜光的耳畔:“该不会是……”
林陌陌轻笑了一声,接下去的话让鹿惜光竖起了浑身的锋芒:“为了宋烨白的事情吧?”
“林陌陌,是你!你这个疯子。”此时此刻,鹿惜光的心里有了答案。她一双手死死地攥成了拳头,下意识地向声音来的方向挥了过去。
可她毕竟是个盲人,林陌陌眼疾手快直接闪躲开来。
“啧啧啧,看来你已经知道了。”林陌陌轻笑着。
鹿惜光心中充满了浓烈的仇恨,声音止不住的颤抖,再次抬起了手。可没成想却又一次扑了空:“林陌陌,他做错了什么?让你对他下如此狠手?”
“做了什么?”林陌陌冷冷地笑了起来,一脸的无畏,“错在那个男人没有自知之明,竟然还指望帮你平反!”
她冷冷地笑,尖锐刺耳的嘲笑声涤荡在耳边。
“鹿惜光,要怪就怪你……”
“我本来也不想对他下手的,可是……”
“宋烨白执意要还你清白,竟还找到了家里的佣人。他死了,那是他咎由自取……”
“你这个疯子!”鹿惜光咬着牙,向前扑去。
她不知自己究竟是第几次扑向了林陌陌。却每次都失败了,她无助的跌早在地:“林陌陌,你这么做不怕遭报应吗?”
“报应?”林陌陌走了上来,趁着鹿惜光不备一把抓住了她的头:“鹿惜光,我听说你怀孕了?”
冰冷的话音,让鹿惜光瞬间头皮发麻。
这件事,她只告诉过沈穆楚!
他竟然,这么快就……
“林陌陌,你要做什么?”一股子不安从鹿惜光的心里油然而生,她紧张地呼吸着新鲜空气,试图保持冷静。
若林陌陌不知她怀孕了,自己尚且还有一线希望。
若她知道……
鹿惜光连想都不干往后想。
“我想做什么?”林陌陌抬起脚,一脚踹在了鹿惜光的肚子上:“沈穆楚那个人,还是有点良知的。这几日吃不下,睡不着。”
“.......”鹿惜光只觉得讽刺。
林陌陌冷冷地轻哼了一声,“我正愁该如何打掉你的孩子,鹿惜光,您竟然就自己送上了门!”
“你……”
鹿惜光贝齿死死地咬着唇,她已经蒙冤入狱。
宋烨白也为她丧命。
她不能再失去自己的孩子了,不可以……
林陌陌口口声声说什么沈穆楚吃不下睡不着,可他却这么快就将自己怀孕的事情告知林陌陌。她一鼓作气,也不知自己究竟哪里来的勇气抬起手一把将林陌陌推开。
剧烈的动作,鹿惜光被撤掉了一层头皮。
“鹿惜光,你还想跑。”林陌陌眼中都是杀意。
鹿惜光疼得咬牙,可是她来不及多想了。
她想也不想,直接就转身想要往外跑。可是,小腹隐隐约约传来密集的刺痛。
才跑了没几步,鹿惜光就被绊倒在地,狠狠的摔倒,狼狈至极。
林陌陌冲了上来,这一次她几乎用出了吃奶的力气。
拳打脚踢像是狂风骤雨,全都落在了鹿惜光的身上。剧烈的痛让她死死地咬紧牙关:“孩子……我的孩子……不要,不要伤害我的孩子。”
她怎么那么傻?
她竟然以为将自己怀孕的事情告知沈穆楚会让他心中有愧,他怎么会有愧?
十年了,他的心里只有林陌陌。
十年了,纵然她离婚了,这对狗男女依旧不肯放过她。
鹿惜光疼得在地上打滚,她隐隐约约觉得有血从腿间流了出来。
她不断地翻身,企图用这种方法保护自己的孩子。
可是无济于事……
林陌陌的力气越来越大……脸上越来越狰狞。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前妻归来:渣夫可还好?》

第7章 恶毒的伤害


腹部传来的阵阵疼痛让鹿惜光浑身都冒了冷汗,脸上的血色全然褪去,意识也开始渐渐模糊。
而林陌陌却并没有因此停手,她看着蜷缩在地,腿间渐渐晕染开大片红色的鹿惜光,嘴角不由得露出讽刺得意的笑,“啧啧啧,鹿惜光,可惜你现在是个瞎子,看不到你现在有多么狼狈,还不如路边的一条流浪狗。”
鹿惜光紧咬下唇,用手肘撑着地,没有方向的匍匐前行着,只希望自己能够逃离林陌陌的魔爪。
若是能够遇到好心的人,可以让他帮自己叫个救护车,她的孩子说不定还能有救.....
林陌陌冷眼旁观的看着她的挣扎,抱着手臂语气凉凉的说道,“鹿惜光,你还真是命贱啊,到了这个时候了,还想方设法的让沈穆楚对你心怀愧疚,要我说,我这也是做好事,要不然你这孩子生下来,也是个没人爱的贱种,还不如和你一起,早早死了算了。”
“林陌陌!”鹿惜光本不欲与这个恶毒的女人浪费口舌,因为她确实太疼了,疼的几乎没了力气,但是她实在不能忍受自己的孩子遭受唾骂。
她咬牙颤声说道,“你最好给自己留点口德,否则你的下场不会比我好到哪去!”
林陌陌嗤笑道,“沈穆楚对我着迷的很,疼我宠我还来不及,而且我马上就要是他名正言顺的太太了,要是我怀了孕,他肯定半分苦痛都不会让我受,怎么也不会落到你这般田地。”
鹿惜光心酸至极,却又无从反驳。
是啊,如果现在是林陌陌怀孕了,沈穆楚一定高兴地不得了吧?
在这一刻,鹿惜光竟觉得林陌陌刚刚说的话挺对的,她确实贱。
不然怎么会为了沈穆楚把自己伤到如此地步,还害了宋烨白.......
她思及此处,不由得悲从中来,泪珠砸落在地上留下一小块水渍,她恨声控诉道,“我不会放过你的,林陌陌,有本事你今天就杀了我,不然我一定会把你做的事都宣之于众,给烨白一个交代!”
林陌陌被她激怒,呼吸急促间直接抬脚毫不留情的踩上了鹿惜光的手。
“啊!”
高跟鞋尖锐的根部随着林陌陌的用力碾磨压进,手掌很快就变得血肉模糊。
鹿惜光忍不住痛呼出声,在地上来回的打滚,却因为手被林陌陌踩住,始终没能逃出,只能任她宰割。
不远处传来汽车喇叭的声音,林陌陌抬头,瞧见那车牌号正是自己所熟悉的,她眸光一闪,心中顿时有了打算。
手掌处的压制突然消失,鹿惜光还未松口气,就听到林陌陌好似蹲下了身子,在她耳旁挑衅着说,“你不是不死心嘛,还想把我做的事说出来,我就再给你一次机会,让你看清楚,不管你说什么,都不会有人相信你。”
失血过多的鹿惜光已经半分力气都没有了,她还在想林陌陌刚刚的话是什么意思,还没想清楚,就听到有人开车靠近,一阵急促的脚步声过后,沈穆楚低沉担忧的声音响起,“陌陌你的头怎么了?”
“穆楚,你别怪鹿小姐,是我自己不小心......”
“沈穆楚,不是这样的,我们的孩子......”
“鹿惜光!”沈穆楚看见林陌陌头上的伤,已然听不进去鹿惜光的任何解释,他怒目看向鹿惜光,却看到了她腿间触目惊心的大片血迹。
他微微睁大了眼,将视线上移到鹿惜光惨白的脸上,听她恳求道,“沈穆楚,快救救我们的孩子吧.....”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前妻归来:渣夫可还好?》

第8章 孩子没了吗


她看上去像是奄奄一息了,沈穆楚不知为何心里一痛,下意识的就要松开怀里的林陌陌去查看她的情况。
林陌陌察觉到后,立马抓紧了他的衣袖不让他起身,软着声音委屈巴巴的说道,“穆楚,我的头好疼啊......”
沈穆楚眉头紧皱,转头看向鹿惜光,质问道,“你不是应该在监狱里吗?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你不是说鹿小姐怀孕了吗?她来找你,我想请她进来坐,结果她走的太急,被绊倒了,我惦记着你们的孩子,赶紧过来扶她,没想到她却狠狠推了我一把,我没站稳,就磕到了头.....”
鹿惜光恨不得撕烂了她这张只会说假话的嘴,她哆嗦着嘴唇问,“沈穆楚,她是骗你的,是她故意踢我的肚子,想要杀了我们的孩子,她还找人害了宋烨白,这一切.....”
“穆楚,我的头还有点晕,不知道是不是刚刚撞得太厉害了,你抱我上楼休息好不好?”
“如果晕的话,我还是带你去医院看看吧?”
沈穆楚说这句话的时候,余光瞥了鹿惜光一下,鹿惜光眼盲看不到,林陌陌却是瞧得一清二楚。
她眸中飞快的闪过一丝嫉恨,但面上却不显露分毫,她将胳膊环在沈穆楚的脖颈上,撒娇道,“人家不想去医院,就想让你陪我上楼。”
沈穆楚沉默半晌,最后抱着林陌陌起身。
鹿惜光难以置信,沈穆楚居然会对自己如今的状况视而不见,她眼角猩红,微微提高了声音喊道,“沈穆楚!就算你不想管我,可我肚子里毕竟是你的骨肉,你真的就见死不救吗?”
沈穆楚犹豫了一下,林陌陌却在一旁开口道,“穆楚,我觉得这个孩子.......也未必是你的。”
鹿惜光和沈穆楚闻言俱是愕然,沈穆楚率先反应过来,冷声问她,“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林陌陌故作害怕的瑟缩了一下,小心翼翼的说,“因为我听说,鹿小姐和宋家的那位宋烨白关系很好,这次鹿小姐能很快出狱,也是因为宋烨白极力保她,所以......”
“你胡说!”鹿惜光气急,万万没想到她会这样污蔑自己!
她空洞的眼循着沈穆楚的方向望去,虽然始终是一片漆黑,却希望沈穆楚能够看到自己眼中的真诚,不要被林陌陌的话所欺骗。
“沈穆楚,我和宋烨白是清白的,我们什么都没有,我只和你一个人.....”
“闭嘴!”沈穆楚眯了眯眼,怒火将他的声音压得极低,“鹿惜光,我真是差点就被你骗了。”
这话对鹿惜光来说如同当头棒喝,她怔愣的眨了眨眼,问,“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什么意思?你敢说你肚子里的孩子真的是我的?”
“我为什么不敢?”鹿惜光心如刀绞,“沈穆楚,这么多年来,我对你的感情没有半点杂质,你难道看不出来?我怎么可能去和别的男人发生关系!”
“有什么不可能?”沈穆楚反驳道,“我早就觉得你和宋烨白之间有问题,不然他怎么会对你那么热心!”
“我根本就不爱他,怎么可能会.....”
沈穆楚嘴角勾起讥讽一笑,“那又如何?我也不爱你,但你还不是求着我要爬上我的床。”
鹿惜光本就苍白的脸色变得更加惨淡,与她身上大片红色的血迹一对比,落在沈穆楚的眼里,不知为何竟觉得有些刺眼,他的心似乎也跟着抽痛了一下。
但他还没来得及去想这疼痛的原因,怀里的林陌陌就催促他快点上楼,不要再跟鹿惜光浪费口舌,他也就把这莫名的情绪丢在脑后,大步向着楼上走去。
继续阅读《前妻归来:渣夫可还好?》


版权声明:未经书面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对既成事实本站将保留所有的权利。

无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