元元,元元《国婿风水师》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小说:国婿风水师
分类:悬疑惊悚
作者:灯草
简介:我命里犯冲,需要靠结婚冲喜才能活下去,可连着结了两次婚都克死了媳妇,最后外公帮我找了一个不同寻常的老婆……
角色:元元,元元
元元,元元《国婿风水师》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国婿风水师》免费试读免费阅读


第001章:冲喜


  上幼儿园的时候,我忽然发高烧,当时老师吓坏了,忙让我爸妈把我接回去,爸妈给我送到医院的时候,已经快不行了,怎么都治不好。

  当时一个在医院路过的道士和我爸妈说我冲撞了什么东西,医院里是看不好的。

  我爸当时吓得忙掏出一百块钱让道士救命,结果道士怎么都不肯收这钱,说自己道行太浅,担不起这个因果。

  可能是疾病乱投医,我爸妈见道士不帮忙,就在城里找了不少所谓的大仙,最后还真找到办法了,就是冲喜。

  冲喜这事情,在那个年代可一点儿也不罕见,就是家里人身患重病,找个人结婚,用这个“喜事”来“冲”掉不好的运气,以期达到治疗疾病的效果。有时也可以让子女结婚给生病的父母冲喜。

  我家当时还挺有钱的,他是第一批下海做生意的,用买断工龄的钱开了几家水果店,赚了不少钱。

  所以还是有很多人乐意将女儿嫁到我家来的。

  虽然小女孩大我两岁,但我爸妈还是乐意接受。

  我家也大方,直接给了一千块钱的彩礼,一千块钱在当时那个万元户都算有钱人的时代,真的很多了。

  不过当时的我无比的虚弱,意识都没有了,更不要说和别人结婚。

  按照我们那的习俗,结婚的时候,如果新郎卧病不起,就会由姐妹代替新郎完成步骤。

  最后是我一个远房堂姐代替我去拜的堂。

  不过这事情也的确有些玄乎,和这个小女孩结婚后,我的高烧忽然就退了,虽然还是很虚弱,但勉强是可以活下去了。

  周围邻居啧啧称奇了一番,之后也就相安无事了。

  就这样,过去了两年,我刚上小学那年,我岳父忽然跑上门来和我爸妈说我的童养媳姐姐在出门玩的时候,失踪了。

  最后是在城外的一座坟头上找到她的,找到她的时候,她已经死了,尸体都发臭了。

  她就坐在坟头前面,小脸上写满了惊惧。

  而与此同时,我又生病了。

  和两年前一样的症状,高烧不退,眼瞅着是活不下去了。

  最后我家里人决定把两年前的事再整一次,给我来一次二婚,虽然二婚说起来不太好听,但只要命能留住就好。

  或许冥冥之中,我的命就必须要靠冲喜才能续上。

  二婚后,我身体又好起来了。

  但好景不长,又过去了两年,我的二媳妇忽然就跟疯了一样,忽然拿起了桌子上的剪刀。

  尖叫着跑出去。

  叫声非常的凄厉,惊动了好多人,包括我在内都被她凄厉的叫声给吓坏了。

  全都跑出来。

  在众人的目光中,二媳妇用那把剪刀抵住了自己的喉咙,用力的捅了下去。

  我都没有想到,一个小女孩的血居然这么多。

  多到可以把一件厚厚的白色棉衣活生生染成红色。

  她死了。

  看着儿媳妇的死,我整个人脑子一片空白,只感觉自己呼吸都变得无比的困难。

  而且,伴随着二媳妇的死,我的身体再次出问题了。

  当天晚上回家,之前还活蹦乱跳的我,忽然就跟被抽了魂一样,再一次发高烧住院了。

  经过两个媳妇的死亡,我家也已经有经验了,知道这是要再娶一个媳妇了。

  可这一次,我家里人这时候也犹豫了,最终他们没准备给我找第三任媳妇,而是选择放弃我。

  我爸能做出这个决定,无可厚非,毕竟别人的命也是命,如果我的命非得要用别人的命才能续上的话,那么活着,还不如死了。

  这对我自己而言,也算是一种解脱。

  但我爸的决定,我妈无法接受,要让她活生生看着自己儿子死去,她会疯掉的。

  所以她决定抱着我去找我外公。

  我外公当年也是一个有本事的人,是长三角一带有名的半仙。

  找到外公后,他从我妈的怀里把我接了过去,说来也奇怪,原本高烧不退,虚弱无比的我,被外公抱住后,居然安详的睡了过去。

  我妈看到这一幕,最后吊着的一口气终于还是松懈了下来,两眼一翻,直接昏死过去。

  等她醒来的时候,她看到外公正把我泡在一个充满黑色热水的木桶里面。

  见我妈醒了,外公开口对我妈说我这是在给他挡灾了,当年他泄露了太多天机,最后躲进农村里避灾消业,结果没想到居然报应在我身上了。

  现在我天生阴气缠身,天地不容。

  唯一可以活下去的办法就是冲喜,靠别人的福气来化解我的阴气。

  可这样也依旧不行,寻常命格的女人扛不住的,不出两年必死无疑。

  被外公这么一说,我妈吓傻了,她没想到居然会是这么一回事。

  怪我外公吗?

  也不行,毕竟我外公又不是故意要害我的,他自己都没想到报应居然会在我身上。

  我妈无比期待的看着外公问我还有没有救。

  外公深深的看了一眼我妈,过了很久,这才说了一个有字。

  我妈松了一口气,忙问我外公有什么办法。

  外公说想要彻底化解我身上的阴气,结婚的对象就必须非同凡响,命格甚至要强到彻底压倒我才可以!

  我妈忙问得什么样的对象。

  外公说了四个字,皇亲国戚。

  这下我妈傻了,这都什么年代了,哪里来的皇亲国戚,就算有,人哪里会和我结婚啊。

  外公看我妈都快急吐血了,就说他出去一趟,帮我想想办法,让我妈好好照顾我,只要不出这屋子,就不会有事。

  说完,就急匆匆的出门了。

  外公这一走就是半个多月,我妈在屋子里等的心急如焚。

  等外公回来的时候,我妈都被我外公吓坏了。

  因为外公看起来实在是太不正常了,本就消瘦的他现在看起来更瘦了,脸上也没有半点血色,脑袋上的胡子,头发,牙齿,全都掉完了。

  很明显,外公出去这一趟,付出了很大的代价,甚至有可能是他自己所剩不多的寿命。

  我妈看着眼泪直掉。

  外公让我妈不要内疚,本来就是他欠我的,天网恢恢疏而不漏,有些债,还是要还。

  说完,他就抱着我出门了,我妈连忙跟了出去。

  她跟着我外公一路走,赶了半天路,才赶到一处小山口,外公让我妈在原地等着,带着我朝着山谷里面走去,山谷深处一片墓碑林,外公走到了一个墓碑前面。

  从怀里掏出一个香囊,让我拿着。

  然后外公又拿出两个酒杯,一个放在墓碑前面,一个放在我的手里,倒了两杯酒,让我跪下把这杯酒给喝了。

  我点了点头,跪了下来,一杯酒下去,整个人脑子都感觉迷迷糊糊的。

  隐约间我看到了一个人正坐在墓碑上面。

  但我只能看到她一双如羊脂白玉般的小脚在墓碑上摇晃着,脚上绑着一串银铃,发出叮铃铃的响声。

  想要抬头去看她的脸,却发现怎么都抬不起头,然后便是昏昏沉沉的睡了过去。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国婿风水师》

第002章:看相


再次醒来的时候,我已经躺在外公的草屋里了,外公和我妈正一脸关心的看着我,事后我才知道,那一觉我足足睡了三天三夜。

醒来以后,我的病彻底好了。

脸色红润,比起之前要健康的多,这让我妈无比的开心,毕竟孩子健康比什么都重要。

见我醒了,外公摸着我的脑袋,然后给我妈交代了三件事情,让我妈无论如何都要注意。

第一,之前他塞给我的香囊,这个香囊我必须要贴身放着,而且绝对不能打开。

第二,每年的寒假必须要送到这里跟他一起生活,直到他死去。

第三,我已经和人结婚了,而且还是入赘的,日后便不能再找对象,不能再反悔,就算真的要找对象,那也得争取正妻同意,并且只能纳妾。

我妈一听,就问外公,我这是跟哪家姑娘结了亲。

外公闭口不言,只说了两个字,贵人。

我妈没法,只能带着我回家了。

说起来这事情的确神奇,我的身体完全好了,不仅如此,还变得非常的强壮,比同期幼儿园里的孩子都要高上一头,像个小牛犊子一般强壮。

而且我变得非常聪明,原本我说话还有些磕磕绊绊的,现在不仅能流利的说话,甚至还跟着住在我家隔壁的外国人学了一口流利的英文。

最关键的是,学习成绩还非常的不错。

同龄人还只能算加减法的时候,我已经可以心算一千以内的乘除法了。

上了高年级后,我更是成了学校里的天才,德智体美劳全面发展,甚至省体校招生的时候还想着招我去省城打篮球,这让我爸妈感觉非常的欣慰。

毕竟从小我就是个病秧子,脑子也不好。

这一下,整的跟重生了似得。

时间就这么晃悠过去了,一眨眼,我小学也快毕业了。

这几年,每年的寒假,我都会去外公家和外公呆上一个月。

这一个月的时间,外公会教我很多东西,大多都是一些杂书,看的多了,我也有些懂阴阳风水,五行八卦。

还在外公家的一本书里看到了我的命格,的确是一种非常稀有的命格,十死无生,只能靠借命来活下去。

可一般人根本承担不住我的命格,这让我更好奇我现在的媳妇到底是谁了。

按照书里写的,我这个命格,必须得要大富大贵,气运滔天的女子才能承受得住。

我问了几次外公,外公都绝口不语,说我以后就知道了。

小学毕业前的那个寒假,我照旧去了外公家里,这会儿外公已经苍老的不像样子了,整个人干瘦的就好像是竹竿一般。

大年那天夜里,和外公吃了年夜饭,我在床上迷迷糊糊的睡了过去。

睡梦中,感觉好像有一阵悦耳的铃铛声在我的耳边响了起来。

这个声音很熟悉。

我立马睁开眼睛,就看到一双小脚从床头悬挂下来,在那儿摇晃着,脚踝上的银铃叮铃铃的响着。

隐约间,还有好听的哼唱声传来。

这是一个穿着元元的女人。

我没有害怕,因为我从记忆里想起来了她到底是谁。

忙开口问,“媳妇姐姐,是你吗?”

歌声,铃铛声戛然而止,我忙起身想去看看媳妇姐姐到底长什么样,却发现自己根本动不了,整个人被死死的压在床上。

许久,我听到了一声叹息。

我能从这声叹息中听到无穷无尽的无奈。

最终,我睡着了。

再次醒来,媳妇姐姐已经不见踪影,我忙把昨天夜里的事情告诉了外公。

外公一脸严肃的看着我,“你长大了,你要记住,你的命是你媳妇给的,你以后绝对不能做对不起你媳妇的事情。”

我不知道外公为什么莫名其妙的说这事。

也不知道我那个莫名其妙的媳妇到底是谁。

对不起她的事到底是什么?

只能迷迷糊糊的点了点头。

伴随着我小学毕业,开始上初中,外公也开始正式教我一些东西了。

我的时间也更加紧迫了起来,不仅仅是寒假,现在连暑假都要去外公那边跟外公一起学东西。

爸妈倒是没拦着,毕竟我这条命也算是我外公救回来的,而且他们知道我身体的特殊情况,也害怕我再次变得和以前一样。

初二那边暑假,外公下山了,带着我一块,去了县城外的一处寺庙门口摆摊。

摆的是一个算命的摊子。

事实上,在外公的那些杂书里我也学过一些看相,但面相方面还不太懂。

这时候走过去一名一脸横肉,一看就很凶恶的大汉,大汉身上还纹着一尾蛟龙。

外公就问我,“你知道这个人是什么人吗?”

“一看就是黑社会。”我马上开口说道。

“看相不能只看这个人外表长得什么样,你看这个人是黑社会,其实不是,他是一个纹身师,专门为那些身上有难看疤痕的人纹身,并且他赚的钱,会经常拿去做善事,不出三年,他必然发大财。”外公开口说道。

我似懂非懂的点了点头,知人知面不知心,说的就是这个道理吧。

过了一会儿,又走过去一个衣冠楚楚的人,外公就问,“这个人你怎么看?”

“这个人,看似衣冠楚楚,其实是小人相,赚的钱,必然是不义之财,日后肯定要遭报应。”我开口说道,其实我是动了一些小聪明。

毕竟刚才那个纹身大汉不就是和外表看起来完全不一样,绝对不能照着外表去说。

结果外公给我后脑勺就是一下,“不懂装懂,永远是饭桶,你懂个锤子,在这乱说,干我们这一行,最忌讳乱说,还好你没收钱,不然说错了要遭天谴的!”

“这个人五官方正,鼻翼有痣来兜财,眉骨之间紫气东来,走路虎虎生风,是大富大贵之相,且平日里爱做善事,怎么到你嘴里就成作奸犯科之人了?”

被外公这么一说,我也懵圈了,有些无奈,这看面相,未免也有些太难了一些吧。

不过很快,伴随着一个人又一个人,外公给我讲解着他们的命格,我也渐渐的有些似懂非懂起来了。

就是不知道是不是我的错觉,每次我犯错被外公训的时候,总感觉背后好像有人在幸灾乐祸的笑。

那是一种很好听的笑声。

只是当我扭头去看的时候,却发现我身后什么人都没有。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国婿风水师》

第003章:信封


可能是脑子变聪明了有关,很快,外公的一些本事,我都学了个八九不离十。

有些地方不如外公的,也只是没有实践过,毕竟很多经验必须要自己经历过才会懂。

各行各业都是如此,基础理论是基础理论,真要看本领还得需要岁月的堆积沉淀。

当然,我也彻底了解完我的命格了。

我很清楚,我这个媳妇姐姐绝对不简单。

因为书上说的,大富大贵的命格的确可以帮我续命,但最多也只是活成一个普通人,身子骨还要弱一点。

而现在的我,不仅身体要比普通人强壮的多,脑子也变得聪明了很多。

那么结婚的对象,命格就要更高了。

最起码也得是古代的公主级别的命格才可以,哪怕是郡主都不行。

所以我心里也直犯嘀咕,啥情况?我这是娶了一个公主?

这时候我其实已经没有那么懵懂无知了,我知道,外公肯定给我找了一个不一样的媳妇。

现在这个社会,根本不可能有人的命格担的住我的命。

所以外公给我找的这个媳妇,可能不是人……

而且另外一个佐证就是从初二那个暑假开始,我就明显感觉自己有些不一样了。

怎么说呢,就是我总感觉自己的身边跟着个人。

那种感觉很奇怪,明明什么人都看不到,但就是能感觉到跟着个人。

而且我经常梦到媳妇姐姐。

依旧还是看不到她的脸,只能看到那一双完美无瑕的玉足,还有那悦耳的铃铛声。

我知道,那是她来见我了。

久而久之,我似乎变成了一个足控。

每次出门,看到女孩子穿着凉鞋或者拖鞋,就会忍不住去看她们的脚。

可这些脚都没有媳妇姐姐的好看,媳妇姐姐的简直就是艺术品,让人都移不开目光。

这种情况一直持续到我初三的时候。

初三那年,因为马上要中考,体育要考长跑,所以那段时间,我每天都会在学校里面跑一千米。

结果那次也不知道怎么回事,跑的时候居然被一块石头绊了一下,彻底把脚给崴了。

这下好了,全家人都急了。

毕竟我的学习成绩很不错,这一次考试甚至有可能拿下我们县城的中考状元,结果脚崴了。

这就意味着体育的那三十分我拿不到了。

没有这三十分,别说中考状元了,连一中能不能上的了都是个问题。

我妈和我爸带我去了医院,医院那边说最快也得一个月才能好。

我嘴上安慰我爸妈说没事,我在文化科上努力一下,就算没这三十分,一样是可以上一中的。

但其实内心深处是非常难受的。

可能是和从小的经历有关,我一直不喜欢低人一头,觉得我的命是两个媳妇姐姐的命换来的,我得带上她们的份额一起努力。

而这一次脚崴了,绝对是人生中一个巨大的失败。

所以我晚上一个人蒙在被子里偷偷的流眼泪。

对于当时的我来说,这已经不亚于天塌下来了。

就在那天晚上,我刚睡着,就又听到熟悉的银铃响动的声音了。

我抬头一看,那熟悉的小脚又出现了,不知道为什么,每次我心情不舒服的时候,只要看到这,心情就会舒畅很多。

“媳妇姐姐,你是来安慰我的吗?”我开口说了一句。

然后有觉得自己有些搞笑。

这么多年了,媳妇姐姐别说跟我说话了,我连她长什么样都不知道。

就在我苦笑的时候,媳妇姐姐却是动了。

她从床头一跃而下。

就这么直直的站在我的面前。

我惊呆了。

努力想看清楚她长什么样,却发现怎么都看不清楚。

只能看到她穿着一身不知道是用什么材质做成的青衣,月光下的她,就如同仙子一般迷人。

虽然看不清样貌,但给我感觉就是美若天仙。

这就是我的老婆?

我的呼吸都有些局促起来。

媳妇姐姐动了,她站在床尾,伸出手来轻轻的按着我有些肿胀的脚踝。

她的手冰凉冰凉的,触碰在我脚踝上,却是莫名的舒服。

原本无比痛楚的脚踝在这一刻也变得非常的舒服。

我渐渐的睡了过去,等第二天醒来的时候,我发现自己肿胀的脚踝彻底好了。

这让我开心的不得了。

倒不是说我可以继续参加体育中考了,而是我觉得自己和媳妇姐姐的关系,又近了一步。

昨晚的一幕,成了我整个青春期的白月光。

深深的铭刻在了我的记忆里。

爸妈知道我脚踝好了,也非常的惊讶,不过想到我身上发生很多奇怪的事情,只当是冥冥之中有神灵保佑,也没多说什么。

而在媳妇姐姐的帮助下,这一次体育中考我也轻松拿下了满分三十分。

最终中考成绩,也彻底拿下了我们县城的中考状元,分数直接拉开了第二名二十多分。

成功上了梦寐以求的市一中。

暑假的时候,我拿着一中的录取通知书去了外公家,我想着要和外公一起分享这个快乐。

结果到外公家里的时候,却发现外公不在了。

只留下了两封信。

一封是给我的。

还有一封上面写着元元亲启。

我不知道这个元元是谁,就只打开了我自己的信封。

信里外公告诉我,他已经把该教给我的都教了,他还有些未完成的心愿没有完成,让我以后不要找他。

我脑子一片空白,可以说外公是我最亲近的人了,每年的寒暑假是我最期待的时间。

可是现在外公说走就走,还让我不要找他。

我鼻尖一酸,虽然不知道外公要做什么,但我能感觉到,外公这一去,我怕是再没机会看到他了。

这天晚上,我是留着眼泪睡着的。

就在我睡着后,我又听到了那熟悉的铃铛声,我醒来一看,是媳妇姐姐。

她这一次,不再坐在床头,而是俏生生的站在了桌子上,拿起了桌子上放着的那一封信。

那封外公写给元元的信。

我内心一凛,难道媳妇姐姐是叫元元?

就在我心存疑惑的时候,看到媳妇姐姐拆开了那封信,月光下,她看完了那封信。

看了很久很久。

然后她放下信,叹了一口气。

消失在了房间里面。

等我醒来的时候,发现信的确是被拆开了,摆放在桌子上。

只是信上一片空白,什么都看不到。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国婿风水师》

第004章:成长


  既然外公已经不在这里了,我自然也没必要继续留在这间屋子里。

  我收拾了一下屋子,发现屋子里原本外公放的满满书的箱子里面只剩下三本书了。

  说是三本书,其实也就只是一本,只是分上中下三册罢了。

  这三卷书是《张氏道藏》,里面是外公手写的。

  里面记载了很多我之前都没有接触过的东西,之前外公教我的大多都是一些风水玄学,麻衣面相。

  可是这正一道藏里面记载了很多我听都没听过的术法和符箓。

  只是看一眼,我就知道,这些东西才是外公真正压箱底的绝活,他为什么会把其他书都拿走,只剩下这么三本书呢?

  是怕我发现不了这书吗?

  也就是说,这书是外公留下来给我的?

越想我越是觉得有可能。  毕竟这么多年来,我是最熟悉外公的,他做事绝对不会出现百密一疏的状况。

  仿佛世间的一切都在他的计算中一般。

  既然他选择把这三本书留在这里,一定是有他更深层次的用意才对。

  我把这三本书放到书包里,又把房间收拾干净了,这才对着屋子深鞠一躬,转身离开。

  这里有着我整个童年和外公的回忆,我原本以为自己以后的日子里,会一直在这里,直到外公死去。

  却没想到,外公居然会忽然消失离开。

  说老实话,我心里挺难受的,在我心目中外公占据的比重是非常大的,我知道我这条命就是他从鬼门关给我拉回来的。

  而且从小到大,他也一直教了我很多稀奇古怪,但我却非常感兴趣的知识。

  我很清楚,那些东西绝对不简单,我整个人的命运也有可能会因为那些东西而走向一个完全不可预测的方向。

  但我并不后悔,我觉得与其浑浑噩噩的过一辈子,还不如探索一下这个世界的真相。

  回到家后,我把外公离开的事情和我妈说了一下,我妈半天没说话,最后也只是叹了一口气。

  我知道,她也很无奈。

  这些年来,她一直想把外公从山上接下来颐养天年,但外公不肯。

  外公是一个有大本事的人,他做事都有自己的规矩。

  我妈正是知道这一点,所以才会愈加的无奈,最后只是摸着我的脑袋,让我以后好好学习,以后找个好工作,安安稳稳的度过这辈子。

  可是我的兴趣早就已经被那本《张氏道藏》给吸引过去了。

  我很好奇里面的东西到底是不是真的,我能不能和外公一样用里面的东西。

  所以在上高中后,我在应付完学校方面的学业之余,彻底把自己的心神放在了张氏道藏上。

  估计是媳妇姐姐在暗地里帮我,因为我发现,每次我睡着之后,自己总是可以起来继续去看,去学张氏道藏。

  我甚至能看到躺在床上睡觉的自己。

  而且我注意到,每次我在看《张氏道藏》的时候,媳妇姐姐也在看,只是我看不到她。

  但我可以感觉得到她。

  因为每次她一出现,我的后背就会变得很冷。

  说来也怪。

  虽然我经常在梦里去看书,可偏偏醒来的时候,浑身特别的舒畅,脑子很清醒。

  根本不会影响到第二天上课。

  后来我才知道,这是灵魂出窍,是一种非常难得的状态,只有心无杂念,才能进入这种状态。

  彻底掌握这种状态后,相当于比普通人要多活了一倍的时间。

  不过这种状态倒也不是说绝对安全,有一次就差点出事了。

  一般情况下,媳妇姐姐带我进入这种状态的时候,我桌子上都会出现一盏青灯。

  这盏青灯就是我的命灯,一旦熄灭,我的灵魂就再也不能回去身体了。

  那天晚上,我刚灵魂出窍,桌子上的青灯就开始疯狂摇晃。

  我整个人的脑子都有些发懵,我感觉自己的身体一下子变得无比的空虚,就好像是被抽干了一般。

  原本凝实的身体,此刻竟是变得半透明起来。

  我慌了,慌乱中就看到了一缕青烟从窗口钻了进来,朝着我的身体冲去。

  我知道,这是冲撞什么东西了,如果任由他进入我的身体,我肯定就回不去了。

  就在这时候,忽然一道很好听的怒斥声响了起来,“找死!”

  是媳妇姐姐!

  媳妇姐姐一身怒喝,那缕青烟直接被打散,一头黄鼠狼跪在地上不停对着我身后的方向磕头。

  虽然没看到,但我清楚,他是在对媳妇姐姐磕头。

  “滚吧,以后每晚你来看门,要是下回再来什么脏东西,我要你的命。”媳妇姐姐的声音再次响起。

  黄鼠狼如释重负,忙磕头谢罪,因为用力过猛,地上都留下了一小滩血迹。

  不过打那之后,的确没有再遇到过类似的状况了。

  那头黄鼠狼,确实做到了看门狗的左右。

  只是我开始变了,我学会很多书上记载的东西,脾气也变得越来越古怪。

  怎么说呢,就是感觉我和同龄人格格不入,在他们天天讨论去网吧玩游戏,班里哪个女孩子漂亮的时候,我每天都徜徉在道术的海洋之中。

  这样的我和他们,自然没有任何共同话题。

  只是莫名其妙的,我在女生里面却非常的有人气。

  可能是因为我平时学习成绩好,又少言寡语的样子,女生们总是把我想成那种冷面帅哥类型。

  而且那段时间,我爸生意越做越大,我家里也越来越有钱,学校里的学生也都知道我家里有钱,身上的光环自然而然的也就多了。

  说起来有些搞笑,平日里对我不苟言笑,甚至见一面都不让见的媳妇姐姐。

  每一次学校有女生找我告白的时候,总感觉有人在拉扯我的衣角,而且那天晚上我必做恶梦,并且没法子进入晚上看书的状态。

  第二天醒来虽然记不得做了什么恶梦,但浑身都会是冷汗。

  我当然知道这是媳妇姐姐吃醋了,我也不知道应该怎么搞定这事。

  一来我没什么恋爱经验,毕竟从小到大我真正接触的女人,也就媳妇姐姐一个。

  二来我也没办法搞定这事啊,别人找我告白那是别人的事情,我总不能不让人告白吧。

  时间就在这种情况下,一点一点流逝。

  很快,我到了高三。

  眼看着就要高考了。

  就在我以为,我的人生以后都会这样,平平淡淡的度过。

  考上一所好大学,毕业后回来帮我爸照顾生意……

  但一件事情的发生,终究还是让我平静的生活掀起了波澜。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国婿风水师》

第005章:来客


  那是一个寻常的周末下午,那天我正在家里吃饭,准备吃完饭去学校。

  一辆迈巴赫停在了我家楼下。

  我家那会儿虽然有钱,但也开不起这种几百万级别的豪车,我爸妈都被吓到了,尤其是我爸,他看到车上下来的人后,都愣了。

  “沈总?您怎么来了?”

  车上有三个人,一个是白发苍苍的老人,一个是看上去十六七岁的小姑娘,正搀扶着这个老人,最后是一个目光凝练的中年人。

  中年人的太阳穴鼓鼓的,浑身的肌肉紧绷,从下车后,目光扫向了好几处地方,都是一些容易埋伏人的位置。

  别人不知道,我却一眼就看的出来。

  这个中年人的命宫被一团血气糊住了,看不清到底是什么命格,但整体气运煞气冲天,绝对不是好惹的角色。

  应该是老人的保镖。

  而那名老人的命格就好看多了,仪表威严,颧骨饱满,下车的时候和颜悦色,但却自带威严,明显是大富大贵之人。

  但他的神气一点儿也不通透,天府被一团黑气蒙着,地府则是带有血光,很明显是遭事了。

  而且事情还不小。

  因为他的命格很是尊贵,寻常脏东西近不了身,再加上他那个保镖浑身散发出来的煞气,能让这老人遭罪,来头绝对不小。

  我虽然没有什么实践经验,但只一眼,就看出来,这老人被人给搞了。

  因为大千世界,很多东西,都讲究一个阴阳调和,一般情况下,这种富贵之人是不会有精怪来闹事的,躲还来不及呢。

  真要发生那样的事情,那就只有一种解释的办法,遇到冤家的。

  我又看向那个小女孩,小女孩看着倒是没什么太大的问题,显然这一次,事情就是奔着这个老人去的。

  或许是我看小女孩的时间久了一些,我的衣角被扯动了一下,从脖子往脊柱的方向一股寒气涌了上来。

  我很无奈的笑了起来。

  媳妇姐姐又吃醋了。

  我可不想晚上继续做恶梦,连忙把头转开了,不去看那个小女孩。

  但那个小女孩却好像对我很感兴趣,一直盯着我看。

  “李总,没想到居然是你。”那个老人显然也有些错愕,看着我爸,面容有些挂不住。

  明显这个老人和我爸是认识的。

  我爸这会儿也连忙开口介绍道,“这位是沈总,沈氏集团的董事长,我这些年的生意都是从沈氏集团那接的,也算是我的贵人了。”

  “小墨,给老爷子请安。”

  我点了点头,正要给沈老爷子请安,却是被沈老爷子拦住了,他手的力气非常大,直接托住我,我根本鞠不下躬。

  “沈总,这是?”我爸有些不明所以。

  而沈老爷子则是目光烁烁的看着我,“你叫李墨?”

  我点了点头,“是的。”

  然后沈老爷子又看向我妈,开口询问,“你叫张迎雪?”

  我妈愣了一下,但还是点了点头,“是的。”

  “太好了,太好了,真给我找到了。”得到肯定的答案后,老爷子开心的大叫,“总算是给我找到老张的后人了,这下子有救了!”

  “不是,沈总,这是搞哪出?我怎么看不明白啊。”我爸见沈老爷子无比开心的样子,连忙开口说道。

  沈老爷子这会儿看向我爸,叹了一口气,终于还是拉下颜面,开口说道,“老李啊,这一次,你必须要救我一命啊!你要不同意,老头子今天就死在你面前了!”

  “别啊老爷子,您这么搞,我要折寿的。”我爸连忙开口说着,心里也慌得要死。

  我能看得出来,我爸这些年生意越做越大,全靠这个沈老爷子提拔。

  现在看到沈老爷子这么低声下气,他肯定扛不住。

  而沈老爷子自然也看出了这一点,所以才会这么做。

  我甚至都猜到了沈老爷子这次的来意,恐怕是要来请我出山的。

  让我帮他化解了这煞气。

  说老实话,我没一点儿害怕,相反,我反而有些兴奋。

  怎么说呢,当时的我,还是一个毛头小伙子,觉得自己学了一身的本事,就这么荒废着实在是太可惜了。

  学习成绩虽然好,但早就已经没有让我感觉到成就感了。

  因为我从小到大,学习成绩从来都是拔尖。

  这东西是有上限的,而我又做不到成为科研人员去钻研那种没有上限的技术,所以这就显得非常的没有意义。

  可这次的事情不一样……

  这可是,真正可以和别人切磋的大事啊!

  “老爷子,这次到底是什么事,您先说清楚,我们这边也好怎么回复您啊,您一句话不说,我们也不知道事情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啊。”我妈这会儿也开口说道。

  我爸拍了一下自己脑袋,“瞧我这脑子,先进去喝口茶再说。”

  就这样,一伙人进了我家。

  等都坐下来后,老爷子看向我,开口说道,“小师父应该知道我这一次来是所为何事对吗?”

  “他就是一个小孩子,哪里懂这些啊。”我爸这会儿也开口说道。

  我妈忙不迭的点头,“除了学习成绩还看的过去,这小子也就这样了,哪能帮得上沈老您老人家啊。”

  沈老爷子却是不说话,那双眼眸直勾勾的看着我。

  而那沈老爷子带来的女孩这会儿也更加对我感兴趣了,那双漂亮的眼睛一直盯着我不放,眼眸中满是兴奋。

  我有些纳闷,这女人盯着我干嘛?

  不过说来也是奇怪,我还真觉得这个女孩看着有些眼熟,但怎么都想不起来到底是谁了。

  在沈老爷子的注视下,我终于还是默默的点了点头,“看出一二来了,但具体,还得要一些手段来推测……”

  “还请小师父赐教!”沈老爷子瞬间兴奋了起来,连带着身子也坐直了一些,那有些浑浊的神气也通透了些许。

  我爸妈这会儿也一脸错愕的看着我,显然,他们也没想到我居然会这么回答。

  我妈更是开口说道,“小墨,你瞎胡咧咧啥呢,和老爷子道歉。”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国婿风水师》

第006章:纸龟游水


  我却没有和我妈继续说什么,我知道,我妈是猜出点什么了。

  毕竟这么多年来,每年寒暑假,我都会去我外公那。

  外公做什么的,我妈最清楚了。

  外公是什么下场,我妈也非常的清楚。

  她是害怕我走了外公的老路,想着帮我挡了。

  我妈是一个没有什么大野心的女人,她只想我平平安安的过完下半辈子,寿终正寝就好了。

  只是那会儿的我,哪里懂她的想法。

  我满脑子都想的是,终于有大展手脚的机会了,终于可以不需要过这无聊的生活了。

  事实上,我终究是会走上这条不归路的。

  无论是外公,还是媳妇姐姐,和他们牵扯上关系,就注定我会这么走。

  只是时间早晚而已。

  “我需要一盆水。”我看向沈老爷子的保镖。

  现场的人里面,我总不可能让我爸妈去做事,那太不孝了,而我自己这会儿要是起来去倒水,又太没逼格了一点。

  说老实话,处于十七八岁时候的我,虽然表面看起来有些冷漠,但性格上还是有点中二的。

  觉得自己是一个世外高人,既然是高人,这些小事都要自己亲自去做,就未免有些太丢份了。

  保镖看了沈老爷子一眼,见沈老爷子点头了,直接走向卫生间,很快就端了一盆水出来。

  在他去端水的时候,我则是打开我的书包,从书包里面拿出一本写过的试卷,三两下就做了一张纸乌龟出来。

  我把纸乌龟放在沈老爷子面前,却没有直接给他,而是按在了这头纸乌龟身上,对着沈老爷子开口说道,“我想知道,老爷子是怎么知道我的。”

  “老张四十年前,给我留了一封信,让我遇到困难的时候打开。”

  “打开后,就是你们母子的信息,让我来找你,帮忙解决问题。”

  沈老爷子倒是不隐瞒,直接和我说了,我当然知道他言语中的老张就是我外公,我继续开口说道,“您和我外公,是什么关系?”

  “算是很要好的朋友,但四十年前,他忽然消失了,再找不到他了。”沈老爷子毕竟也是经历过大风大雨的人,这时候一点不慌,而是继续开口说道,“小师父还有什么要问的吗?我保证知无不言言无不尽。”

  “没了。”我点了点头,不准备继续说什么,心里倒是有些震撼。

  我外公和沈老爷子一定是很要好的朋友,这一卦横跨了四十年,绝对是要遭天谴的,最起码也得耗一两年寿命。

  而且还把我和我妈的信息直接告诉沈老爷子,这就更说明问题了。

  显然,面前的沈老爷子,是我外公绝对信任的人。

  再加上他是我爸的贵人,这事情,不管我有没有这个能力,我都得要管。

  这是因果。

  我必须要给还上。

  我思索着,外公是不是也同样算到了这一点,以我对他的了解,还真有这个可能。

  我可以说自己在很多地方已经有外公的八九成功力,但在卦象这方面,我肯定是连他的皮毛都没到。

  因为那东西不是看书就可以学会的,得需要很深的阅历和功力才可以。

  “那我接下来需要做什么?”老爷子开口询问道。

  “把这只纸龟放到水里,我就知道到底发生什么了,最起码可以排除一个错误答案。”我开口说道。

  这一招叫纸龟游水,是用来测试对方到底有没有招惹到脏东西的。

  毕竟人撞邪分很多种,有中煞,有冲撞,有坏风水,有被下蛊。

  当然,最常见的就是冲撞了脏东西,想要测试是不是冲撞了脏东西,就需要通过纸龟游水来看。

  若是真的冲撞了,身上就会带着脏东西的气息,这气息会附着在纸龟上,再将纸龟放在水里,这纸龟就会在水里游动。

  这是一种专业人士都会的伎俩。

  不过一些不专业的人也会通过一些特殊手段浑水摸鱼。

  让纸龟经过专门的处理。

  用雄狗胆汁、鲤鱼胆汁混合搅匀后,涂在纸龟上,再晾干。

  放入水中即可自由游动。

  我自然不可能整那些小动作,我用的是正经的纸龟游水,纸龟上沾着我的气息,若是真有脏东西的气息,会发生反应的。

  很快,老爷子拿过了纸龟,将其放进了水盆里。

  这一下,所有人都好奇的看向了那头纸龟,显然他们也想知道接下来到底会发生什么,他们甚至紧张到呼吸都小了很多。

  我心里有些想笑。

  这是我第一次看到我爸妈这个样子。

  纸龟在触碰到水的一瞬间,原本还平静无比的水面,忽然就好像是沸腾起来了一般,不停的滚动。

  滚动的流水带着那只纸龟在水面上疯狂的游动。

  我点了点头,知道老爷子这是冲撞了脏东西,这就好解决了。

  接下来只有两种可能性,一种是老爷子无意间冲撞了,然后还有一种就是,同行给老爷子下绊子,搞他。

  第一种还好,解决起来,可能有风险,但可以解决的干净彻底。

  如果是第二种,那就得和别人斗法,甚至会起矛盾,一不小心,对方逃掉了,那么之后事情就会没完没了。

  只有千日做贼,哪有千日防贼的道理?

  就在我思索对策的时候,忽然,那正在游动的乌龟出幺蛾子了,那清澈的水面,一下子变得浑浊起来。

  纸乌龟在水面上直接裂开了两半。

  然后,一股浓稠的红色液体在水里绽放开来,整盆水在顷刻之间,就变得通红。

  就好像是一盆血一般。

  最诡异的是,原本安静的房间里,忽然传来了一道女人的冷笑。

  这一声冷笑所有人都听的清清楚楚,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

  来头不小啊!

  我察觉到这个异样,心头冷笑,这下可以确定了。

  这老爷子绝对是被人给动了手脚,肯定是同行在搞鬼。

  野生的孤魂野鬼或许真的会很厉害,但绝对做不到威胁我这种事情。

  “找死!”我冷哼一声,手指直接朝着那盆水探去。

  就在我手指快要触碰到水面的一瞬间,那沸腾的水忽然安静了下来,血红的水也变得无比的清澈。

  就仿佛刚才那诡异的一幕未曾发生过一般。

  显然,对方并不准备在这里跟我动真章。

  选择撤离了。

  这让我感觉头疼起来。

  我不怕这个人跟我硬碰硬,我觉得我有这个能力直接把他给破了。

  但他却选择了隐忍,显然,这是一个老阴比。

  这种人想要把他揪出来太难了。

  如果不揪出来,沈老爷子的事情,可就难解决了啊!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国婿风水师》

第007章:沈小璐的质问


  “您这是被人下套了。”我抬起头,看向沈老爷子,“是不是最近睡不太安稳?”

  沈老爷子倒是显得无比的淡然,没有我预料中知道自己被害后的歇斯底里,他点了点头,“最近的确睡的不是太好。”

  “如果我没猜错的话,应该是从三天前开始的,三天前,你睡觉的时候,会莫名其妙的梦到自己杀人。”我看着面前的沈老爷子,“而且每一次杀得人都是一样的。”

  沈老爷子的面容这才变得有些异常起来,他深深的看了我一眼,“小师父连这都知道?”

  “稍稍推算一下就知道了。”我倒是不觉得自己有多厉害,主要是这实在是太容易看出来了。

  刚才的气息,明显是人养的小鬼散发出来的,而这个小鬼的气息,我还无比的熟悉。

  噩童。

  这个噩童算是一种比较稀有的小鬼了,而噩童的作用也非常的简单。

  那就是迷惑人心。

  会通过梦境去迷惑人心,等时间久了,人的精神自然会崩溃。

  然后就会分不清现实还是梦境,这时候噩童才真正出马。

  让人杀死梦里一直杀死的那些人。

  “那小师父知道我在梦里杀得人到底是谁吗?”沈老爷子看着我,眼眸中充满着一丝考量。

  显然是想知道我到底还有没有更深层次的能力。

  我沉思了一下,“倒是可以推算一二,不过老爷子你确定你是来解决事情的吗?”

  “哈哈哈。”沈老爷子自然听出了我言语中的意思,开怀大笑起来,“抱歉,是我没注意。”

  的确,他这次是来解决事情,而我也已经证明了我的实力,本来他就知道到底发生什么了,非要浪费我精力再去推算,那属实是没有必要,而且有些不尊重人。

  “我最近在梦里,杀得人是沈小璐,也就是我孙女。”沈老爷子脸色变得沉重起来,“所以我这次带她一起来了,因为我不确定到底是她中邪了还是我中邪了。”

  我点了点头,扭头看向一旁脸色有些不好看的沈小璐。

  不知道为什么,我总感觉沈小璐这个名字非常的熟悉,好像是在哪听说过一般。

  “沈小姐身上倒是没有什么异常。”我开口说道,“主要问题还是出现在沈老爷子你的身上,而且我看过,老爷子你命格贵不可言,寻常鬼怪的确难近其身,也就是说,想要从你这边打开局面,还需要一些更复杂,间接性的操作。”

  “你的意思是?”沈老爷子眯着眼睛看着我。

  “对方会在你家里动手脚,又或者在你家祖坟动手脚,只要坏了你的风水,再通过噩童来消磨你身上的命格,很快你就会扛不住的。”我开口说道。

  还有一句话我没说。

  那就是如果沈老爷子最后真的出事的话,那么绝对会落一个家破人亡的下场。

  这个噩童的气息不一般,我感觉它的身上起码还缠绕着三种不同的气息。

  其中两股我不太熟悉,但有一种,我非常的熟悉,那就是搬财鬼,这也是一种豢养的小鬼。

  可以搬走对方的财运,使用的当的话,可以将别人的财运转接到自己身上。

  我之所以不说,是因为我觉得没必要说,毕竟说了,反而会有一种想要提高价码的意思。

  在别人听来,就好像是说对方都想要谋夺你的家产了,你想要破掉这个局,不得多拿点钱出来?

  我是想要帮沈老爷子的,哪怕没有钱都会帮。

  不管是因为我爸还是因为我外公,这人情肯定是要还的,若是和金钱挂钩太严重的话,这事情就有些变味了。

  沈老爷子开口说道,“那我接下来应该怎么做?”

  “下午我去您家里看一下,是不是被动手脚了,然后可以的话,晚上之前看看能不能去一趟您家祖坟,确定情况。”我开口说道。

  事情肯定是从风水局上开展的,像是沈老爷子这种体量的贵人,想要直接对他动手,根本不可能。

  绝对会遭到反噬。

  想要做到这一点,那就必须从风水局上下手,先破掉沈家的风水,然后再徐徐图之。

  否则只会得不偿失。

  就刚才那个人所表现出来的样子,绝对不是一个莽夫,所以从风水局上动手的概率有九成以上。

  “为什么不是现在直接去我家里?”沈老爷子愣了一下,开口询问。

  “因为我要先把作业写完,马上要高考了。”我说了一句让在场的人,都有些意料不到的答案。

  写作业……

  这太离谱了。

  但这就是事实。

  虽然刚才我侃侃而谈,一副胸有成竹的样子,又用纸龟游水震撼住了全场。

  可我自己本身还只是一个高三的学生。

  着就有些魔幻主义在里面了。

  沈老爷子咳了咳,缓解了一下尴尬,估计是觉得自己找一个高三的小孩救命这事情的确也有些怪异。

  “那我就在家里静候小师父的光临了。”

  “好。”我点了点头。

  沈老爷子和沈小璐起身朝着外面走去,走到门口的时候,沈小璐忽然扭过头来看着我,开口说道,“李墨,没想到你居然这么厉害,我果然没看错你。”

  “?”我有些发懵,不知道沈小璐为什么忽然会说这个,我和她很熟吗?

  “你不会忘了吧。”沈小璐表情忽然变了,那张清秀的面容上写满了委屈。

  说老实话,我是真的不记得沈小璐了……

  但她说的,好像和我牵扯还挺深的。

  我真的认识她?

  我爸妈这会儿也有些疑惑的看着我,不知道我和沈小璐之间到底有什么事情。

  这时候我感觉到我的衣角又被扯动了,那股子冰凉刺骨的感觉再一次涌上我的脊柱。

  媳妇姐姐显然心情又不好了。

  可问题是,我根本不知道到底发生什么了啊。

  “好啊你,李墨。”沈小璐死死的盯着我,“你果然是个无情无义的人,我看错你了!”

  她在地上用力的瞪了脚,扭头离开。

  这时候我才猛地想起来,自己为什么会觉得沈小璐熟悉,她为什么会是这个姿态了……

  这个沈小璐,之前,好像找我告白过……

  我……

  难怪媳妇姐姐从沈小璐出现后,一直不太对劲!

  感情是因为这个啊!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国婿风水师》

第008章:未来


  不过现在需要考虑的问题明显不是沈小璐到底找没找我告白的事情,而是那个人为什么要让沈老爷子杀死沈小璐的事情。

  这很莫名其妙。

  为什么非要让沈老爷子去杀死沈小璐呢?这明显有些不太对劲。

  杀死一个小女孩,对他而言,有什么好处吗?

  这种风水局,每一处细节,都肯定是有他的用处,我绝对不相信对方只是随便选中的沈小璐。

  因为这太不科学了。

  主要是这难度太高了,你想让沈老爷子杀人,如果梦到别的人,那么肯定是事半功倍,可偏偏是选择沈老爷子的亲孙女沈小璐。

  那么沈老爷子下意识就会觉得不对劲,甚至会抗拒。

  难度就上涨了很多。

  所以必须要解开这个问题,整件事情才算是明朗起来。

  而就在我思考的时候,我妈终于没忍住,开口说道,“小墨,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我爸虽然没说话,但同样用好奇的目光看向我,显然他也想知道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刚才发生的事情实在是有些颠覆他们的世界观。

  我估计在他们的印象中,我就是一个学习很不错的乖小孩,可是我刚才所表现出来的样子,真的不符合他们所预料的。

  “也没什么,只是跟外公学了一些东西。”我看着我妈,开口说道,“用于自保。”

  我妈张了张嘴,想要说些什么,最终还是叹了一口气,没说什么。

  毕竟她也知道,我的命不好。

  小时候发生的那一幕,这会儿也浮现在面前。

  虽然已经过去很多,虽然已经下意识的想要忘记那些匪夷所思的事情。

  可这事情就是存在的,是改不掉的。

  我爸自然也清楚到底是怎么一回事,最终他看着我,开口说道,“老爷子那边的事情,你真有把握吗?不会对你有什么损害吧。”

  “放心吧,虽然有点棘手,但也还好。”我开口说道,没说出实话来。

  事实上,这哪里是有点棘手,这是非常棘手。

  我隐隐约约感觉到,对方铺设的这个风水局,非常的诡异。

  这意味着对方应该是一个老江湖了。

  我一个什么都不懂的年轻后生,就这么冲进他设的局里。

  就算我个人实力比对方高,这最后也说不好到底能不能占便宜。

  但我不能让我爸妈担心,所以只能挑好了说。

  “我是不太懂中间到底发生什么,但我只要你答应我一件事情,保护好自己,遇到危险的时候,放弃可以吗?”我妈死死的盯着我,开口说道。

  “我知道了,妈,你就放心好了。”我笑着开口说道,“外公的本事我也学了个七七八八了,对付一个小毛贼,还不是轻轻松松。”

  “你对你的未来有什么想法吗?”我爸这会儿却是忽然开口说道。

  他已经意识到了,我的未来变得有些不可捉摸了。

  有这种本事,如果这次再帮沈老爷子解决掉麻烦,那么以后就算我想要过一个普通人的生活,恐怕也不太可能了。

  麻烦会自己找上门的。

  有时候,不是说你想退就可以退的。

  “爸,我知道你想说什么。”我开口说道,“但你忍心眼睁睁的看着沈老爷子家破人亡吗?”

  “唉。”我爸叹了一口气,的确如同我说的一样。

  沈老爷子对他有知遇之恩,他也不可能眼睁睁的看着沈老爷子就这么身陷囹圄。

  “行了,我自己心里有数的,放心吧。”我对着我爸开口说道。

  我爸妈知道,那个领域他们完全不清楚,没法给我什么好的建议。

  甚至他们发现,都无法去管我的未来。

  因为这已经超乎了他们的理解范畴,他们能做的,只能是让我注意安全。

  见他们脸色还是不好看,我就开口说道,“虽然不知道我未来到底是什么样的,但这次高考我肯定会参加,而且大学我也一定会念完的,爸妈,你们就别担心了。”

  我都把话说到这了,我爸妈也只能点了点头。

  这时候我才朝着自己房间走去。

  走到房间的时候,我感觉自己整个后背都被冻僵了。

  媳妇姐姐这个醋意,可持续的太久了。

  我有些无奈的笑了起来,“放心吧,我对那个沈小璐没兴趣的,之前她找我告白的时候,我不是拒绝她了嘛?”

  后背依旧没有好转。

  不过我能感觉到,媳妇姐姐已经没有刚才生气了。

  “我这次之所以会答应帮忙,是因为沈老爷子的缘故,再说了,这么多年了,你还不知道我吗?”

  “虽然我们没有见过面,但我心里想的,喜欢的人,一直都是你啊。”

  这时候,身后的寒意这才猛地消散。

  然后我听到哼的一道冷哼声。

  显然是媳妇姐姐听到我说的话了,心里觉得开心了,不吃醋了。

  我不由得觉得想笑,虽然我知道,媳妇姐姐年纪肯定比我大,但她的心性其实就跟一个小孩子似得。

  很容易生气,很容易患得患失。

  还得经常哄着。

  不过好在媳妇姐姐挺好哄的,说两句好话,立马就不生气了。

  我摸了摸自己的鼻子,开口说道,“要不媳妇姐姐,你出来让我看看你到底长什么样吧,咱们结婚这么久了,我都不知道你啥样呢?”

  我本来以为媳妇姐姐会和以前一样,根本不搭理我。

  结果这天媳妇姐姐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居然回答我了,“你确定?”

  我怔了怔,这算是第一次,我和媳妇姐姐对话。

  这让我有些错愕。

  媳妇姐姐,肯和我说话了?

  我下意识的想说确定,但不知道怎么的,心头忽然涌现出一股强大的危机感。

  这种感觉来的非常的突然。

  我不知道会有这种感觉。

  但潜意识告诉我,一旦看到媳妇姐姐长什么样,我身上就必然会发生一些事情。

  那事情绝对是我无法承受的。

  所以我深吸了一口气,最后开口说道,“算了,保持神秘感吧。”

  媳妇姐姐发出好听的笑声。

  显然是被我的姿态给逗乐了。

继续阅读《国婿风水师》


版权声明:未经书面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对既成事实本站将保留所有的权利。

无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