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三爱李四《妖孽学生》沈佳宜,程龙小说免费阅读

小说:妖孽学生
分类:现代言情
作者:张三爱李四
简介:一路走来,他们先是喊我瘪三,然后老三,后来是三哥,最后他们都喊我三爷
角色:沈佳宜,程龙
张三爱李四《妖孽学生》沈佳宜,程龙小说免费阅读

《妖孽学生》免费试读免费阅读


第一章 班花


我们班班花的名字叫沈佳宜。虽然她没有电影里的那个沈佳宜漂亮,但是也不差,漂亮的大眼睛,浅浅的酒窝,白白嫩嫩的,说起话来脆生生,发育的也很好,小腿修长,胸脯高高的。

沈佳宜在我们学校,那是一道亮丽的风景线,全校每天一到晚上,到处都是做梦大喊着沈佳宜,然后“啊啊啊”几声,明天早上换裤头的孩子。

我是怎么发现她怀孕的呢?说起这件事,我就不得不先介绍一下我们学校。

不怕大家笑话,我是一个技校生,但是我从来不自卑,因为我们学校很有名,我们学校是蓝翔技工学院嘿嘿,在我们大蓝翔,那是狼多肉少,沈佳宜这块小鲜肉不被人惦记才怪了!我也经常晚上一边想着她一边“啊啊啊”。

不过我们“啊啊啊”的都知道,沈佳宜不是我们的,她是程龙的,程龙是什么人?程龙是我们学校高一的老大,我的同桌,要不是我和程龙是同桌,我还没机会知道这件事,也就没机会结束我十几年的处男生涯了。

好了,我不废话了,我直接开扒了。

前面说了,我和程龙是同桌,我们都是学挖掘机的,整个班上四十多个人,全是男的。

程龙是高一的老大,在班里面很霸道,尤其是和沈佳宜处对象之后,更加不把我们这群屌丝放在眼里,他天天上课睡觉,每次沈佳宜找他聊天,他就把手机给我,让我应付沈佳宜,沈佳宜能被他泡到,一大半都是我的功劳,到头来,出去开房爽翻天的是程龙!

那天和平时一样,程龙一上理论课就把手机甩给我说,拿去聊,别让她不开心了知道吗?说完还瞪了我一眼,然后趴下就睡了。

我拿过程龙的爱疯,点开之后就发现沈佳宜的头像已经在跳动了,打开一看,顿时瞎了眼了!沈佳宜居然发来了一张果照!

我一口气看了五分钟,这才舒了口气!我长这么大,还没看过认识的人呢。

我看了看,程龙,这傻鸟都开始打呼噜了,他一定不知道他对象给我看了,这时候沈佳宜又发来了消息,我往下一拉,愣住了。

沈佳宜说,老公,怎么办啊,我怀孕了......我去!怀孕了?我真的惊呆了!这怀孕了?我还一直幻想着那天沈佳宜可以发现一直和她聊天,给她讲笑话逗她开心,对她温柔无比的人是我,然后爱上我,结果这已经和程龙睡觉了不说,还怀孕了!

我当时心里那叫一个气!直接把手机关了,往程龙抽屉里一甩,就趴在桌上,什么也不想干了,我感觉我失恋了,后来有人告诉我,那种感觉,叫备胎被戳破了。

我刚趴下,程龙就被我甩手机给吵醒了,他醒了之后直接就在桌底下给了我一脚,骂我,唐山你找死啊!信不信我把你打出屎来?敢吵醒老子?

我也毛了,凭什么啊?天天要交保护费给你让你去泡妞,还要帮你跑腿,还要我帮你和沈佳宜聊天,到头来你都把她肚子弄大了!我决定不忍了!所以我开口说,程龙你以后别再打我了!

程龙愣了一下,看了看我,骂了一句,然后自己掏出手机来看看是不是被我摔坏了,结果他拿出来一看,没有什么大问题,就又趴下睡觉了,后来下课铃声一响,老师刚出门,程龙就站起来一脚把我踹桌子底下,指着我骂了句,打不打你我说了算!以后别在和老子叽歪!骂完之后他就出门吃午饭去了,我被他踢的痛死了,躺在地上越想越生气,最后我决定,老子要上你女人!上了沈佳宜!管她有没有怀孕!

我说干就敢,说敢就干!直接从地上爬起来,就要去找沈佳宜,她要是等下不同意和我睡觉,我就把她怀孕的事情说出去!她绝对不敢不听!

我还没出教室门口,就被我江文柄和李杰喊住了,他们喊我一起去吃午饭,我说不了,这时候江文柄看我脸色不对劲,就过来搂着我说,要不我们晚上放学堵住程龙,三个人揍他一顿吧,他最近真的太嚣张了。

李杰说不行,打了的话,那我们以后都别来上学了,江文柄说不上就不上,要没人揍他,以后大家都别想有日子过。

我拍了拍身上的灰说没事,我自己有办法报复他,我这时候一心想着程龙女人,吃饭都没心思,直接打发了江文柄和李杰离开,然后一个人就朝美容美发班走去。

沈佳宜是美容美发班的,我们在一楼,她们在四楼,现在刚放中午课,我知道她现在肯定在教室里等程龙去食堂吃完了送饭呢,所以直接就上去了。

我到了四楼,美容美发班的学生已经走光了,只有沈佳宜一个人还坐在位置上,我心想这时候没人刚刚好,老子就在教室里面上了你!

我走过去的时候,沈佳宜正在玩手机,她大概听到脚步声,以为是程龙,头也不抬就说,你今天怎么来这么早啊。

我一看她把我当程龙了,也不说话,直接从后面就把手从沈佳宜的领子里伸了进去,手刚一碰到她的皮肤,我就感觉爽翻了,那软软的,热热的,弹弹的...我就好像是触电一样!整个人都忍不住一哆嗦!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妖孽学生》

第二章 程龙


大概是感受到了我非比寻常的男性荷尔蒙气息,沈佳宜忽然皱了皱眉头嗅了嗅鼻子,然后一下子抬起头看向了我,她这一看,我们两个人同时呆住了,我知道她马上肯定要喊了,所以我做了两件事,第一件事就是趁着她还没喊,狠狠抓了一下!

第二件事就是用另一只手堵她的嘴,不让她喊出来,我一手抓,一手赌,双手一起动,结果沈佳宜被我抓得往后面靠,我也一下子太激动整个人都压了上去,我们两个人一下子就把桌子给撞翻了。

沈佳宜忽然一下子把我推翻在地上,然后爬起来就想跑,我也不知道她心里到底怎么想的,大概把我当变态了吧,但这时候我还没开口逼她呢,怎么能让她跑了?

所以我爬起来直接就追了上去。

追到班级后门口,终于追上了,我直接伸手一把抓住沈佳宜的头发,抓得她发出一声叫,整个人一下子就瘫倒在地上。

我一看她倒下了,直接就上去骑在她身上不让她跑。

沈佳宜这时候害怕了,眼泪都在眼眶里打转了,她一边拼命推我,一边求我说,唐山,你要干什么?你不怕程龙打你了吗?

我一听程龙就来气了,打我?老子要了你!

“沈佳宜你给我听着!天天和你聊天的人是我!给你讲笑话的人是我!今天你发的果照,看到的人也是我!还有你怀孕的事情,我也知道了!我告诉你!从现在开始你要听我的,不听我的,我就把这事情说出去!”我一口气说完之后,沈佳宜已经愣住了,脸色变得雪白。

“你...你想怎么样?”沈佳宜问我。

“现在跟我去厕所,你怎么和程龙的就怎么帮我!”我不给她任何机会,因为我知道程龙要来了,所以直接拉着她就往外走。

沈佳宜跟在我后面一句话都不说,好像认命了一样,不过也有可能她其实也是喜欢我的,是自愿的也说不定!毕竟现在她知道给她讲笑话的人是我了。

我把沈佳宜拉到厕所门口的时候,忽然就听到后面有人在喊,唐山!你干什么!我回头一看,是程龙!我想到他会很快来,但是万万没想到他来的这么快!二话不说,直接转头就跑!

结果没跑几步,就被人一脚把我踹了一个狗吃屎,我摔在地上,脸都擦破了,火辣辣的痛,程龙把我翻过身来,对着我的脸就是一巴掌,然后他抬起脚来要踹我,我赶紧大喊一声,等等!我有话要说!

你敢骚扰我女人?程龙红着眼大喊一声抬腿就要踹我,我赶紧大喊,你别踹!我真的有话说啊!程龙骂了声有屁快放!慢慢放下了脚,我看着他那只穿着阿迪运动鞋的脚,也不知道脑子为什么抽风,说了句,你的脚还没沈佳宜的大啊...

然后我就被踹了,程龙带来的人也一起上来打我,后来就什么都不知道了。

等我醒来的时候,我已经在医院了,除了我唯一的两个好兄弟江文柄和李杰之外,沈佳宜也在,她站在床边上,一脸的不耐烦,江文柄看到我醒了,立即就在我耳边吵,三哥,你被打惨了,都要输血了,你的血型是AB型,我已经打电话给你姐了,她马上就到了。

我听到我姐要来了,赶紧就让李杰看我的脸,我问他,我脸上有程龙的名字吗?程龙每次打了人,都会用油彩笔在别人脸上写上他的名字,而且三天之内不许人家擦掉,否则就接着打。

李杰和江文柄两个人还没有说话,沈佳宜就开口了,她说程龙在你脸上写了十个名字!三天擦一个,你要一个月,我一听,心里三分害怕,三分火大,七分羞耻,简直残忍!

不过沈佳宜怎么会在这里?一定是她真的喜欢我,看我被打了心疼吧,我估计李杰和江文柄在这里她肯定会害羞,所以就让李杰和江文柄先出去,他们两个出去以后,我问沈佳宜,你怎么在这里?

沈佳宜看到他们都出去了,就对我翻了翻白眼,然后说,唐山,这次你被打了,就当是教训吧,以后别来招惹我了,还有啊,那件事你要是敢说出去!我就告诉程龙你...你对我做恶心的事!

沈佳宜说完之后扭着屁股就走了,她居然不喜欢我!留在这里是为了警告我!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妖孽学生》

第三章 电话


沈佳宜走了不说,还把门摔得咣的一声响,出门还骂了李杰和江文柄,我在病床上心里那叫一个火,臭女人,被程龙搞大肚子就算了,还敢不要我!不要我也就算了,还敢骂我兄弟!

李杰和江文柄两个人一前一后进门,嘴里都是骂骂咧咧的,不是骂程龙嚣张就是骂沈佳宜过分,他们问我和沈佳宜说什么了,我正想告诉他们,我姐就从门外冲了进来。

我这时候还没来得及擦脸,我姐就冲了进来,她到我身前一下就扑在我身上,问我怎么会被打成这样,我姐上大一了,虽然家里条件不好,但身子已经长开了,她趴在床边上,我一不小心就从她领口看了进,然后就发晕了,我就听到李杰在喊,糖糖姐!快叫医生!唐山翻白眼流鼻血了!要晕!

我再次醒过来的时候,我姐不在,只有江文柄一个人,我问他怎么了,他说我刚才又流了好多血,挂了一袋子血,我问他要交多少钱,他说班主任小玲老师来过了,帮我垫了五千块,我一听又要晕了,我的天!五千块!怎么会这么多?江文柄说本来不要这么多,但是你的血型是B型,你姐是A型,输不了血。

什么什么?我一听晕了,我怎么可能是B型?我记得我爸和我妈都是A型啊,我怎么可能是B型!我一想就激动,我这时候忽然发现我姐不在,于是问他们我姐呢,江文柄告诉我,我姐刚出门,去找程龙算账了!

我一听急了,程龙可不是一般的学生,我和他同桌,知道他很混蛋,他每天白天睡觉,那是因为他晚上都是和街上的混混在一起玩的!我姐去找程龙算账,她一个女孩子,长那么漂亮,不是羊入虎口吗?

我记得程龙经常告诉我,他外面的老大让他找女人给他们玩,我们学校好多女生都遭殃了!

我赶紧让江文柄去把我姐找回来,江文柄离开之后,我心里那叫一个急,程龙那个家伙,以前在我们学校厕所里面,就把一个女孩给...他是真的什么事都做的出来的,我只能祈祷江文柄可以追上我姐,但过了半小时了,他还没有电话打来。

我急了,就对李杰说你赶紧打电话给江文柄,问他情况,结果江文柄在那边说,我们被打了!我一听急了,我姐被打了?江文柄告诉我,我姐被程龙他们抓走了,和他一起被打的是一个大学生高富帅,我姐的男朋友。

我一听就奇了怪了,问他什么高富帅,结果江文柄告诉我是一个开奔驰的高富帅,他有形容了一下,我知道是什么人了,这时候我的心里只有一个想法,那就是我姐骗了我!

我姐上次回家,就是一个男的开车送她来的,那男的很有钱,开的车是奔驰,也很有礼貌,给我爸发的是大中华,反正就是很有料的样子,后来我问我姐那男的是不是她男朋友,她明明告诉我不是的...这时候江文柄的电话忽然被人抢走了,一个熟悉而又陌生的声音从那边传来:“唐山!你姐姐被那些人抓走了!你知道那些人会去哪里吗?我报警!”

虽然隔着电话,但我一听就知道,这是那个高富帅,他的声音,就算是化成灰我也能听出来!

“你不是陪着她的吗?她怎么会被抓去?”我哪里知道他们会去哪里?那个高富帅在那边说:“现在的小孩太凶了!他们拿砍刀吓我,把你姐姐抢走了!”

我一听就火了,对着电话就骂:“你也知道是吓你?吓你你还让我姐被抓走了?”那个高富帅愣了愣之后在那边冷声冷气地说道:“我是什么人?犯得着和这些没出息的小混子对着干?技校生就是垃圾!”

我一听他这话是把我也骂进去了,我对着电话就吼了句:“滚!”然后我就挂了电话,挂了电话之后,李杰在我边上不断的问着怎么办怎么办。

我一听更加急了,但是很快我就想到了一个人——沈佳宜!

我只要打电话给沈佳宜,告诉她程龙抢了我姐姐,要对我姐姐用强的,沈佳宜肯定会找到程龙阻止她!她要是不干,我就用她怀孕的事情威胁她!

这么一想,我直接就用李杰的手机打电话给沈佳宜。沈佳宜一直等到电话快要自动挂断的时候才接了电话,电话刚被接通,我就听到她在那边发出了一声喘。

你在干嘛?我忍不住脱口就问。

这时候我忽然脑子里灵光一现!

“沈佳宜!你这个贱人!我是你唐山爷爷!”我直接对着电话大声喊道,沈佳宜大概被我吓到了,那边一下子就没了声音。

这时候我脑子转的跟什么一样,瞬间就想出了一个完美无比的法子!沈佳宜在那边听到我这么大声骂她,沉默了一下之后发了疯一样喊:“唐山!你又找死吗?没被程龙打够?敢这样和老娘说话?”

我这么一喊,沈佳宜就沉默了,过了一会儿,她对我说:“你听错了。”

我一听她这么说就笑了,听错了?解释就是掩饰!我又没说我听到什么,你解释什么?江文柄都说了程龙把我姐抓去你,你现在在被人玩,那肯定不是被程龙了!怀孕了还偷人!我看你敢不听我的!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妖孽学生》

第四章 程少东


我直接对着电话就吼:“你以为我没事会打你电话?实话告诉你吧,你现在和他做的那勾当,全被我拍下来了!你别找,找不到的,我买的是军用微型摄像机!”我猜沈佳宜八成在偷男人,我管她在哪里偷,反正我就说我拍到了。

沈佳宜一听急了,她在那边对我说,唐山你变态!我一听就毛了,直接对着电话那边喊,变态你妈妈个蛋!谁知道刚喊出口,那边就换了人了,是一个男的,那个男的在那边用很阴沉的声音对我说:“你就是唐山是吧?”

我一听就毛了!奸夫还这么狂!说话这么吊,真是不知死活,我就对他讲,你等着被程龙弄死吧!刚才直接求我我还能考虑考虑是不是不告诉程龙,现在吗,你惨了!我一说出口,那个男的就在那边笑了笑,然后他问我你知道我是谁吗?

我他妹的哪里知道他是谁?我含糊地说,我管你是天皇老子还是什么人,反正你准备死吧!我这么一说,我以为那家伙要求我了,谁知道他在那边冷笑了几声之后对我说:“不是我死定了,是你死定了!我是程少东!”

程少东?程少东!居然是程少东!程少东是程龙的哥哥,他是高三的老大,连那些成年班的人都要给他面子,我真是万万没想到啊,和沈佳宜瞎搞的居然是程少东!一个程龙就能把我虐成狗,我现在居然惹到了程少东!他会不会打屎我啊?

等我反应过来,那边已经挂了电话,我真是偷鸡不成蚀把米,本来想要挟沈佳宜的,谁知道不小心撞破她和程少东的奸情,我要是把这事告诉了程龙,他们兄弟两会不会窝里斗我不知道,但我知道那样的话,他们两个肯定都想搞死我!

“唐山...那糖糖姐怎么办?”这时候李杰在一旁小声问道。

他这么一问把我问醒了,我想了想实在没办法,准备再和程少东讲讲,和他谈谈条件,让他阻止程龙,我还没来得及打出去,电话就响了,我一看是沈佳宜的号码,心里一喜,看来程少东不想让这件事被我捅出去!

我一接起电话,就学程少东冷哼了两声,抬抬自己的气势,然后对着电话那头说道:“怎么?想通了?”谁知道电话那边沉默了一会儿之后,传来了沈佳宜的哭声,我一听这他妹妹的是怎么回事啊。

连续问了好几声之后,沈佳宜才在那边哭哭啼啼地开口,求我不要把这事告诉程龙,我一听乐了,刚才不是很厉害吗?现在怕了?我这人有很多缺点,但有一个优点就是欺软怕硬!我听她哭的这么可怜,心里很爽,就对她说:“你给我滚蛋!让程少东来和我说!”

沈佳宜在那边说程少东走了,还打了她一巴掌,让她自己把这事情解决好,他不希望和他弟弟闹别扭,这些都是沈佳宜告诉我的,我一听啊,心里就爽,程少东那家伙还是怕了老子了!

不过程少东已经走了,那我和谁谈啊,这时候李杰在边上提醒我说已经过了好久了,再不想办法,我姐就...我一个激灵,赶紧对沈佳宜说,既然你求我,这么可怜,那你就帮我一个忙!沈佳宜说只要不是很过分都可以,我心想能有什么过分的啊,就算老子要睡你,也不过分。

于是我就对她说,先帮我查到程龙现在在哪里,沈佳宜一听就急了,以为我要告诉程龙,直接就和我说唐山你不要告诉程龙好不好,你要我怎么样我都答应你。

我一听心里乐开花了!怎么样都答应?那很好啊!我就对她说,那你让我睡一觉!其实我只是说说的,但没想到沈佳宜沉默了一下之后居然答应了!简直不敢想,她居然答应了!我一个小处男,有点受不了这种诱惑。

但是我心里还想着我姐呢,我就和她说,好!那我就不告诉程龙了,但是你还是要现在马上立刻告诉我程龙在哪里,你放心,我不会告诉他你的事的。

沈佳宜一听大概是觉得我说的有道理,她问我找程龙到底干什么,我没办法,只能把程龙抢了我姐的事情告诉她,沈佳宜一听就炸了,她在那边喊,程龙!居然背着老娘抢女人!简直不把我当他女朋友!

我一听,这女人怎么这样?她刚才还和程龙哥哥睡觉,现在又答应让我,这会儿居然骂程龙,我忽然有点同情程龙了,我就对沈佳宜说,你别喊了!喊什么喊!别废话!快找程龙!阻止他!不然我把你们的事情捅出去!把录像放网上!

沈佳宜一听就说,那我不是就能火了吗?你最好放李毅吧去,那里都是臭屌丝,这样我肯定能火的。黑木耳的世界我不懂,还能这样想?我真的不想和她啰嗦了,直接就说你赶紧阻止程龙,你要火回头我帮你!

沈佳宜听了之后就说还是等等再说吧,她现在要去抓程龙的奸!我让她和我保持联络,然后我们就挂了电话。

挂了电话之后我直接从床上下来,对李杰说,李杰你留在这,手机我拿走,我现在要去救我姐!李杰愣了下,说好!我支持你,但这不像是你能干出来的事啊,我告诉他,为了我姐,我必须要像个男人了!

我和李杰换了衣服,让他穿着病服留在医院,又拿了他的手机和一百块钱,然后出门就打的,一路拍的杀到学校边上,一下车,江文柄就带着那个高富帅过来了,他们两个都是鼻青脸肿,我还没说话,那个高富帅就说都怪你,你姐被他们抓走了,我看了他一眼,问他,你是我姐男朋友吗?

那个高富帅愣了愣,然后冷冷地说不是,我一听就来气了,直接就说,你屁都不是关你毛事!滚一边完蛋去!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妖孽学生》

第五章 小旅馆


我这一骂,那个高富帅和江文柄全都怔住了,他们不可思议地看着我,大概是不明白那么懦弱的我为什么会变得这么凶,他们不明白我姐姐对我有多重要,现在她有危险,我都要发疯了!

“狗咬吕洞宾!”那个高富帅愣了愣之后对我说,我懒得理他,直接打电话给沈佳宜,问她怎么样了,沈佳宜一接就告诉我她已经找到程龙了,我问程龙他们在哪里,她说在学校边上的小旅馆里,我一听就炸了!问她我姐怎么样了,沈佳宜只说你快去吧,再晚就要出事了。

我二话不说,直接就朝着沈佳宜说的那个小旅馆跑去,江文柄和那个高富帅两个人也跟在我后面跑,一边跑一边问我怎么了,我这时候像是发了疯一样往前跑,心里只有我姐姐。

我跑到那个小旅馆的时候,正好看到沈佳宜和程龙在那个小旅馆外面拉拉扯扯,好像在吵架,我这时候顾不得那么多了,直接冲过去从后面跳起来,把自己整个人都朝着程龙砸上去!我不管了!我就要揍你!

沈佳宜看到我红着眼睛像是疯狗一样直接冲过来就踢程龙,都吓呆了,程龙刚反应过来,就被我踹中了腰,整个人啊了一下就啪的一声摔倒在地上,门牙都磕掉了一颗,一边喊着找死一边从地上爬起来。

这时候我也跌在了地上,但是我比他先爬起来,我二话不说,朝着他的脸就是一脚狠狠踢过去!不是要把我当狗打吗?不是要欺负我姐姐吗?老子不要命了!就和你拼命!

我是真的疯了,一脚就把程龙又踢得跌倒了,程龙跌倒之后一边抱着自己的脸,一边大呼小叫,他还以为不知道惹到谁了,我可不管,就对着他的脸踢,对着他的脑袋踩!

几脚下去,程龙就一脸都是鲜血,沈佳宜吓得捂住自己的嘴巴呆住了,江文柄和那个高富帅从后面追上来的时候,小旅馆里也正好有程龙的那些小弟冲了出来,他们十多个人!

那个高富帅一见他们这么多人,就赶紧摆手说大家别冲动,有事好好说,程龙那边的小弟哪里听他的?一看程龙被我打成狗,全都喊了一声龙哥!然后就全都杀气腾腾地朝我冲了过来,那个高富帅直接就让开了。

江文柄这时候大喊一声从边上冲上来一脚踹倒一个,弄得后面好几个人都摔倒,然后他大喊一声,唐山!我只能帮你到这里了!喊完掉头就跑,有几个程龙的手下追他去了,那些程龙的小弟爬起来之后又朝着我冲来。

我这时候反正也不怕了,大不了就是被打死!但是在我被打死之前,我一定要打死程龙!我想也不想,直接就把小旅馆门前铺的小方格石板用手指抠起一块,抓在手里,直接就朝躺在地上的程龙脑袋上砸!

我一砸下去,程龙发出一声大叫,我能感受到,所有人都呆住了,那些程龙的小弟也都停了下来,石板一砸下去,立即就有鲜血飚了出来,我一下砸的不过瘾,又搬起来,再砸一下!

这下砸下去,石板都砸裂了,程龙的脑门上已经多了两个坑,都是血,我一手抓起一块碎了的石板,石板上都是血,我手里也都是血,这时候程龙已经趴在地上一动不动,我也不知道他是不是死了,但我知道我姐还不知道在哪里呢。

我站起来,手上的石板和手,都是血,身上也都是血,脸上也有,我看着那些呆呆站在不远处的程龙小弟,我大喊着问他们,我姐呢!

有个程龙的小弟指了指小旅馆里面,然后有人拿出电话来报警,我拎着两块带血的碎石板,我的鼻子上还装着定型夹板,我朝着小旅馆走去,我知道我闯大祸了,我把程龙打死了,我要去找我姐,再见她一面,她要是没事,我也就放心了,她要是出事,我一定要把这些混蛋都弄死!

我走到程龙的小弟们面前,他们主动分开一条路让我进门,一个都不敢阻拦。

我走到小旅馆面前,忽然开始害怕,抓着石砖的染血双手开始颤抖,抬脚走进小旅馆的时候,我感觉我的腿肚子也在打抖,我的心跳的越来越快,我担心我会看到我不想看到的,一走进小旅馆,我眼泪就一下流了下来。

“姐!你在哪?”我流着泪大声喊道,我一喊,不知道哪个人喊了声:“叫你妹啊!哭丧一样!”我直接把手里的一块石砖朝着那个方向砸去,然后大喊,在叫老子砸死你!

被我一骂,前台那个原本准备阻止我的服务员也吓得重新坐了回去,就在这时候,我听到楼上传来了我姐的声音,我姐在那边用很压抑的声音在喊,山儿!快来救我...

我一听,还有人?我二话不说,直接朝着楼上冲去,一冲上去之后,我就看到拐角的门开着,跑过去一看,只见一个跟着程龙混的小弟已经脱了裤子趴在我姐身上,我姐在拼命挣扎,我想也不想,直接冲上去对他后脑勺就是一砖!

那家伙被我一砸,发出一声叫,身子挺了几下,然后就从床上滚到了地上,一动不动,后脑勺上开始冒血。

我这时候看到我姐姐已经衣衫不整,差点就要被他们扒光了,但幸好还没有被他们得逞,我姐姐脸颊高高肿起,身上也到处都是淤青,应该是被他们打的,姐姐看到我来了,一下子就哭了出来,从床上爬起来就抱住我哭。

我的眼泪也忍不住落下来,我用带血的手轻轻摸着她柔顺的头发,我在心里想,姐姐我救了你了,我救了你了,我没来晚,但是以后...我再也不能和你在一起了,我杀人了...我要吃牢饭去了..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妖孽学生》

第六章 好怀念的小时候


直到后来有一天妈妈告诉我姐姐生病了,不能和我一起睡和一起洗澡了,我问妈妈姐姐生什么病了,妈妈支支吾吾半天说姐姐长大豆豆了,会过把我,不能一起睡和一起洗澡了。

我问哪里长豆豆了,我妈还没说出口,我爸就插话说胸口长包了!我要是还和她一起睡一起洗澡,以后胸口也长包!我一看我妈明白了,我那时候小啊,我就说我长奶奶也要和我姐一起睡一起洗澡,结果被我爸打得三天下不了床。

后来我就被迫和我姐分开睡了,但每天晚上我都会赖在她床上直到睡觉,姐姐也很疼我,经常亲我,有时候我蒸着她白白的大腿,或者躺在她怀里就睡着了。

直到姐姐上了高中住宿,这样的日子才结束,后来她考上了山东大学,为家里争光了,学校还发了奖学金,她带我去县里玩,那天我们玩疯了,晚上回不去了,只能去住小旅馆。

我们开了个双人间,当时白天我们都出汗了,所以晚上都把里面的衣服洗了,只套了外面的衣服,姐姐出来后身上湿哒哒的,胸口鼓鼓,还有两个很明显的凸点,当时我就把持不住了,赶紧跑进卫生间假装洗澡,出来之后姐姐躺在床上问我,为什么我洗澡的时候有咕咕的声音。

我一下就闹了一个大红脸,支支吾吾说口渴喝水的,姐姐当时就看着我笑,从她的眼神里,我知道她一定知道我做了什么,我当时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直接跑床上就背对着她躺下了,过了一会儿姐姐关了灯,我这才舒了口气,一翻身我就吓了一跳,姐姐站在我床边上!

当时我看得呆了,我姐姐长的很漂亮,身高一米六二,身材更好,村里人都说姐姐是明星像,那时候姐姐洗完澡头发还没干,披散在肩上,加上薄薄外衣若隐若现的风景,我一下就鸡动了。

姐姐看着我笑了笑,然后问我,想和我一起睡吗?我拼命点头,姐姐一转身,大大咧咧地就在我床上坐下了,她躺下来之后就伸手抱住我,像是以前一样把我的脑袋抱在她怀里,我都初三毕业了啊,姐姐她也不可能不知道我这么大的男生会没反应,但她为什么要这么做呢?

我没说话,姐姐一边摸着我的头一边说,我们家老三真是长大了,说这话的时候,她的腿有意无意地碰了碰我那里,我一激动就抱住了她。

姐姐伸手在我头上敲了一下说小鬼你吃我豆腐啊!我当时心想那里是我吃你豆腐,明明是你在引我啊,我把头埋在她怀里嗅,真的很香,我说姐姐你太漂亮了,我要娶你做老婆,姐姐说你又发癫了,我们是姐弟啊,不可以的,她沉默了一会儿又说,现在你长大了,以后就会有女朋友了,姐姐也要上大学了,我们就不能再这样亲密了,知道吗?

我当时一下子就愣住了,难怪姐姐今天这么主动,她的意思是今晚是最后一次抱着我睡觉了,我一下就急了,说我不要女朋友,只要姐姐,把我姐逗得咯咯直笑,她用脚膝盖碰了碰我说,你都长大了,不能没有女朋友的,我们是姐弟,有些事情姐姐没办法代替女朋友。

我知道她说的是男女之间的事,我当时脱口而出就说姐姐弟弟怎么不可以啦,我姐一听就在我腰上掐了一下,说不可以就是不可以,那样不道德,我当时就委屈的想哭,说可是我真的喜欢你啊,

姐姐愣了愣之后说喜欢也不可以,然后她就抱住我不断的安慰我,后来我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就睡着了,睡着了我还做了一个春梦,第二天醒来我吓了一条,但发现姐姐早就起床了,而且没有异样的表现,但那个梦又好像很真实。

起来后姐姐已经穿好了衣服,她把我昨天晾在卫生间的内衣扔给我,叫我穿上,然后回家,我躲在被子里换好之后就跟着姐姐出去了,走出小旅馆的时候,她忽然狠狠的抱住我,在我耳边说,亲爱的弟弟,以后要是我找了男朋友,离开你了,你不要怪我,也不许怪我!

她这话让我一直觉得很古怪,我就在想那个梦,不会不是梦,而是真的吧?我后来问过姐姐,她怎么也不承认,而且还渐渐疏远我了,为这事我整个暑假都闷闷不乐,后来姐姐直到来了济南也没回心转意,我中考考砸了,只能去技校,我爹找我问准备怎么办,当时是姐姐走之后的第三天,我太想姐姐了,直接就说不管怎么样我都要和姐姐在一个地方。

我爹说好,那你去蓝翔吧,我知道蓝翔在济南,也很出名,甚至比山东大学都出名,我想我姐成绩好上了山东大学,那我就去名气很大的蓝翔技校,那我也不算太丢人,于是我就来济南找蓝翔了。

一下火车站我和我爹就看到了蓝翔的招生办,还别说真的很方便,当时我和我爹都觉得选对了,毕竟在火车站边上能有招生办,那肯定牛啊。

虽然那时候已经过了正常招生的时间,但我依然还是被热情的招生老师带到学校,然后就留了下来,选专业的时候我问我爹学什么,我爹说这学校好啊,这么多专业,不过最有名的还是挖掘机吧,你就学这个,这就把我专业定下来了。

定下专业的第二天,我才让我爹打电话告诉我姐我来大蓝翔了,之前不告诉是因为我害怕一说了,我姐会反对,电话一打,我姐马上就从学校赶来见我们,是一个男的开车送她来的,那男的就是那个高富帅。

我姐到了之后就让那男的回去,那男的也没多留,和我们很有风度的挥挥手说了声再见就上车走了,我当时的心情,真的就是羡慕嫉妒恨。

我看得出来,那家伙喜欢我姐姐,因为他看我姐的眼神和我一样,姐姐先是怪我们不告诉她,帮我们把租的屋子整理了一下之后就走了,她才上大一,还要上晚自习,走之前我问她,那是她男朋友吗?姐姐的脸一下就红了,她什么也没说,就关照我爸以后我的学费她来。

那天晚上姐姐走了之后,我爸的心情也不怎么好,那个男的发给他的大中华,我看到他丢进垃圾桶了,他买了两瓶烧酒一袋花生米和我一起喝,我们都不说话,一直喝到我发晕了,我才有胆子问我爸,我问他姐姐是不是被那个男的包养了?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妖孽学生》

第七章 中了埋伏


我爸听了之后猛喝了一大口酒,就对我说了一句话,好好努力,做个顶天立地的男人!

想着这些,我忽然被姐姐的哭声拉回现实。

我姐姐大概是真的被吓到了,也真的委屈了,抱着我一直哭,我也一直淌眼泪,老天啊,为什么?我们一家好好的,为什么要这样?我家没钱,我家穷,难道就要这样被人逼上绝路吗?我才只有十六岁啊...

想着这些,我的眼泪又忍不住流了下来,我和我姐姐抱着在哭,不知道过了多久,外面有人进来,把我们分开,我这时候模模糊糊的,只知道我和我姐被分开了,我就拼命挣扎,我大喊姐姐我不要和你分开...

我忽然听到“啪”的一声,我整个人的脑袋都一晃,脸颊生疼,然后听到有人在说,小子你杀人了!给我老实点!我一听到杀人了,整个人一下子都清醒了,我睁开眼睛,看到房间里有好几个警察,我姐这时候也被警察控制着。

再然后我就感到发晕,晕过去之前,我听到有人在喊,王队!你那巴掌太重了,这小子流鼻血止不住!

等我再次醒来的时候,我已经躺在医院里,我睁开眼看了看,发现房间里只有一个警察陪着,没有其他人,那个警察见我醒了,立即就出门去了,没过多久,那个警察就带着好几个警察进门。

接着他们就开始问我话,我不回答他们,我就问他们我姐怎么样了,他们说不能说,但从他们的眼神里我看得出,我姐肯定是出事了!

我哭着求他们告诉我我姐究竟怎么样了,我从床上爬起来跪着他们求他们告诉我,其中有个警察说你要是承认砸人的是你,你姐就不会有事了,我一听赶紧问怎么回事,那个警察叹了口挥挥手让其他警察出去。

然后他对我说,那天小旅馆外的程龙,抢救及时,现在病情已经稳定,只是有脑震荡了,至于小旅馆里面的那个人,差点死掉,现在被砸成植物人了,我姐一口咬定是她砸的,所以现在我姐已经被关了起来。

我一听就急了,赶紧说是我砸的!不关我姐的事,他想欺负我姐!那个警察点点头,拿出录音笔来,准备问我问题,就在这时候他电话响了,他接起来说了句:“李局,是我,现在嫌疑人已经醒了,我正在问话。”那边的人不知道说了什么,他神色复杂地看了我一眼,然后就出门了。

他这一走,就再也没有回来,没过多久,病房的门就被推开了,进来的不是警察,而是医生,还有一个穿着西装带着眼镜拎着公文包的中年男人,医生和护士开始帮我换病房,那个拎包的中年男人告诉我,我已经没事了,他是我爸请来的律师,负责这起案子,他会保证我没事的。

我脑子里昏昏的,我搞不清楚究竟是怎么回事,我姐究竟怎么了,我爸怎么会请得起律师呢?

那个律师对我很恭敬,一直到我搬到了新的特护病房,医生和护士都离开之后,他才对我说道,唐山,你现在把那天的事情完完整整地告诉我。

我问他能不能救我姐姐,他点了点头,然后我就说了,说完之后,他站起身来,对我说:“给我三天时间,唐山少爷,我一定让你和这件事毫无关系。”他说完之后就离开了,我躺在床上发呆,唐山...少爷?这是怎么回事?

那个男人走了之后,一连三天,除了医院里面的医生和护士,再也没有别的人来看我,而且我每次要出门,就会被门外的两个男人堵回来,我被软禁了,我不知道这究竟是怎么回事,也不知道外面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我的爸爸妈妈,还有我的姐姐,到底怎么样了?

一直到第五天,我实在受不了了,在半夜的时候,我用白天问护士要的水果刀把床单切割成长条,然后系起来,又用房间里的水把布条弄湿了,这样可以增加韧性,然后我用这条编出来的绳子,从四楼跑了下去。

我穿着病服跑出医院之后才发现,原来这几天我一直住在济南最好的济南医院,而且这五天我还是住的特护病房,要花很多很多钱,这不可能是我爸弄的...我简直晕了,出了门之后我就跑到街边还开着的小店打公共电话,电话打给李杰,想要问清楚究竟发生什么事。

电话一直打了三遍,小店里的老板娘都不想让我打了,李杰这才接起了电话,我张口就问他发生什么事了,李杰听到是我之后吓了一跳,告诉我还以为我失踪了,我问他别的,他就说我姐被抓进去了,我爹也不见了人影,然后程龙估计问题不大,程少东放出狠话来,要杀我全家。

至于其他的,李杰就不知道了,他还告诉我江文柄这几天也没去上学,我一听心里急了,那天江文柄为了帮我,可是被程龙的小弟追的,我问李杰知不知道江文柄怎么样了,李杰说江文柄也失踪好几天了,我的心一下子就沉了下去。

怎么会变成这样?这一切又究竟都是怎么回事?我再也问不出什么之后,就让李杰来接我,我说我身上没钱,李杰在那边骂了一句卧槽,你等着,我马上来!

李杰到的时候已经是夜里一点多了,他帮我付了电话费,然后问我现在怎么办,我想了想说我要先去见我姐!

李杰告诉我不可能,因为我姐已经被抓进去了,我正搞不懂为什么,李杰告诉我,我姐替我承担了罪名,已经被判了防卫过当,一年的有期徒刑...

我一听到这个消息,整个人都晕了!那个律师不是告诉我,会帮我姐的吗?怎么会这样?我赶紧问李杰要电话打回家,没人接,我鼓起勇气打给我爸,还是没人接,打回老家,依然没人接!

我心里怕极了,程少东说要杀我全家,现在我全家都联系不到了!他不会真的...

李杰见我很担心,他告诉我程少东只是嘴上说说,不敢真的杀人,而且他也根本就没动我家人,他那么说只是为了在学校继续有威望。

我也不知道李杰说的是真的还是在安慰我,我只能让他借我钱,我好回家看看,李杰给了我一百块,说要和我一起去,我拒绝了他,李杰当场就翻脸了,他说你还当我是兄弟吗?

我听到他这句话,真的很感动,但是现在江文柄上次帮了我都失踪了,我不能再连累李杰了,所以我骗他说我肚子疼,要上厕所,叫他在医院外面等我,进了医院之后从后门溜了。

打的到我爸在蓝翔边上的一个村里租的屋子,我刚下车付了车费,忽然弄堂里就传来了狗叫声,然后一下子十几个人就冲了出来。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妖孽学生》

第八章 要死了!


我回头一看,带头的竟然是程少东!我心里咯噔一下就明白了过来,我被卖了!我被李杰出卖了!除了他,还有谁知道我回来这里了?我真是万万没想到啊,李杰居然会出卖我!

“你把我弟弟打成那样,还敢让我抓到!准备好去死吧!”程少东带着他的小弟,总共十几个人,一批在前,一批在后,把我堵在了巷子里。

他们十几个人,我却只有一个人,我找不到我的爸爸,找不到我最爱的姐姐,我还被我的好兄弟出卖!在这一刻,我真的感受到了绝望,程少东他们,在距离我不远的地方停下来,然后开始分香烟抽。

他们一个个点上香烟之后,又重新看向我,我这时候也已经把他们看清楚了,十几个人,手里全都拿着铁棍和刀片子,而且我看到跟在程少东身边的几个,还像是社会上的人,这几个人都打着耳环,或者染了头发,看起来就很混!

这时候我心想,我肯定是要死了,死在这个不是家乡的地方,死之前也见不到我的家人一面,我的爸爸妈妈,姐姐哥哥,我再也见不到他们了。

“唐山!今天我就要弄死你!”程少东这么喊了一声,那些人就全都向我走来,我在这时候也豁出去了,反正都是要死,那也要赚点本钱!所以我就转身直直地看着程少东,对他说:“程少东!有种和你爷爷单挑!”

我这么一喊,程少东就笑了,他让别人住手,然后一个人拎着一把刀片朝我走来,程少东是高三的老大,长得起码有一米八五,整个人壮的像是一头小牛,而我今年才刚上高一,家里条件不好,发育的晚,现在才一米六五,差了他一个脑袋!

而且我还只有九十多斤,被人都笑我像是猴子,别说程少东现在拎着刀片子了,就算他空着手,三个我也打不过他一个,但我反正也不打算活了,我只希望今晚能够死在他的手上,让警察抓他!害他也进监狱!

程少东叼着香烟离我越来越近,很快就来到了我的面前,他居高临下地抬起脚就对着我肚子踹来,我早有防备,见他抬脚我就出手!

但是我高估我自己了,我原来想学电视上,抱住他的脚把他掀翻,但谁知道我还没抱住他的脚,就被他一脚踹在肚子上,巨大的力量踢的我整个人一屁股坐倒在地上,肚子里的肠子都好像被踢穿了一样,痛的要命。

程少东一脚把我踢倒在地上之后,手里拎着大刀片子就朝我砍来,我一猫身,刀锋贴着我的脸颊切过,砍在我身边的石板路上,爆出一颗火星,我知道,程少东是真的想要砍死我!既然他这么狠,那我也就不客气了!

这时候我像是一只被翻了过来的乌龟一样躺在地上,手脚都缩了起来,程少东则站在我面前,再次举起了刀,准备砍我,我一发狠,忍着痛,趁着他的刀还没有砍下来,我直接一脚就踹在了他裤裆上!

我听到程少东发出一声惨叫,整个人都站在那里一动不动,我这一脚踹的很重,他的命根子只怕是要被我踹坏了!这么好的机会,我也不会浪费,我打了个滚,到了他边上,双手抱住他的脚,想要把他掀翻,这时候我忽然感到背上一麻,然后一道火辣的线条疼痛在我背上传开,我虽然看不见,但我知道,我被砍了!

剧烈的疼痛让我几乎要发疯,我知道我被砍了!我知道我今晚肯定要死!我被砍了,那就是快要死了!既然这样,我就干!我抱了抱程少东的大腿,根本抱不动,我一抬头又看到了他的裤裆。

这时候我也不管了,直接一咬牙,伸手就一把抓住了程少东的鸟!这一把抓上去,我居然没抓住,也不知道是被我刚才一脚踢得缩了还是程少东本来就小,他这么大块头家伙这么点?

我正吃惊呢,程少东就大喊一声唐山你放手!不放手我砍死你!我一愣就问他,啊?我以为我只抓住了你一根毛呢!原来已经抓住了啊?

本来我以为没抓住,正想松手,他居然告诉我抓住了,我一咬牙拼命一扯,扯得程少东发出一声惨呼,一下子就摔倒在地上,在这一刻,我忽然发现,原来还可以这样四两拨千斤!

程少东摔在地上,手里的大刀片子也拿不住了,我忍着背上传来的剧痛,放开他,伸手捞起大刀片,直接朝着他背上就是一刀!

砍我的,我都要砍回来!我这一刀下去,程少东一嗓子就嚎了出来,那叫一个惨,我听的热血沸腾,爽翻了!叫你砍我!

这时候程少东的那些小弟终于反应过来了,一下子全都喊着东哥!我们来救你!唐山你找死!然后呼啦一下全都向我冲了过来。

我这时候有两个选择,一个就是一刀斩了程少东的喉咙送他上西天,然后被他们打死,另一个就是丢下程少东,试着杀出一条血路去!

我犹豫了一下,最终决定还是一刀斩了程少东的脖子送他上西天!否则的话,就算我今天逃出去了,这家伙也不会放过我,这么一想,我站起身来抬起手就是一刀朝着他喉咙砍去,要我命就要做好自己丢掉命的准备!一命换一命,谁还能怕谁?

我一刀砍出,只看见刀光,我的脸被月光反照在刀片上,我看到一张扭曲的恐怖脸,那是我吗?

忽然肩膀上传来一阵剧痛,一根铁棍敲在了我肩膀上,伴随着一声怒骂,好狠的犊子!铿!的一声,刀砍在了石板上,没有砍中程少东的脖子,我的整条手臂都被那一棍子打得发麻剧痛,好像断了一样,再也握不紧刀,我知道,刚才的犹豫,让我错失了斩杀程少东的机会。

当的一声,尽管这时候四周的喊打喊杀声很大,但我却只听到刀砍在石板上的声音,我真的要死了!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妖孽学生》

第九章 长高了


我忽然感到后背又挨了一下,整个人一下子被打得摔在地上,差点没摔晕过去,程少东被他们救了出去,我躺在地上看到他双腿间湿了一片,他吓尿了,虽然没能杀了他,但也给他留下教训了,我只恨刚才犹豫了那么一下!

又有几根铁棍落在我背上,也许还有砍刀,很快剧烈的疼痛就让我看不见任何东西,我只看见无数双脚,耳朵里听到的都是咒骂喊杀身,我要死了,我想着,但是我不甘心!我还想再见我姐姐一次,也不知道哪里来的力量,我开始在地上爬。

我知道我爬不出去,但我还是想要爬,想要离开这里,去看我的姐姐一眼,我想,假如我真的被人打死在这里,那我希望人有魂魄,这样,我就能去见我姐姐一眼了啊...

混乱中我听到有人传来慌张的声音,好像有什么人来了,那些围着我打的家伙开始慌乱逃窜,我以为是警察来了,但很快一个人把我捞起来,扛在他的肩上,大步跑起来,我躺在他的肩上,只看到路面,还有从我身上滴下的鲜血,在石板路上划出了一条细线。

我被放进了一辆车,我现在就像是一个浑身被刺出无数个破洞的玩具娃娃,我痛,我动不了,我听到一个人在问死了没,另一个人说快一点还能救,然后我就晕了过去。

等我再次醒来的时候,还是在医院,我浑身都被绑上了绷带,整个人都动不了,我在特护病房,见我醒来,边上一个漂亮的护士姐姐先帮我检查了一下,然后急冲冲地跑了出去,很快就有医生进来,医生给我检查了一遍之后对一个我没见过的男人说:“病人病情稳定,已经醒过来了,很快就会康复的。”

那个男人很有型,站在那里给人一种卓尔不群的感觉,他只是点点头,示意知道了,医生和护士就都退了出去,我张了张嘴,喉咙里疼的要命,最终发出沙哑的像是破旧风箱里发出的声音,我问他,我姐呢。

我这么一问,那人明显一愣,然后摇头说不知道,我一听就急了,我拼命想从床上爬起来,他走到我面前,伸手按住我心口,我就一动都不能动了,他让我不要激动,我问他是谁,这是怎么回事。

这人开口告诉我,他是我哥的战友,我哥已经去当兵五年了,没回来过,他说上次是我家里打电话去部队,告诉我哥我的事情,但当时我哥已经出任务了,而他正好回家休假,所以战友就通知他来看看情况,结果遇到了那天晚上我在巷口差点被人打死,然后他救了我。

我听完之后闭上眼睛想了想,总觉得哪里不对劲,我记得我昏过去的时候,明明听到两个人对话,还有这个特护病房,很贵的,我哥当兵我知道,平时只发生活费,他又怎么负担得起?而且还那么巧?他的话,我不是很相信。

还有假如他真的是我哥的战友,怎么可能不关心我姐?我问他,他居然说不知道,难道我姐出事了,他故意瞒着我?一想到这里,我赶紧就问他,我姐到底怎么样了。

这人摇摇头还是说不知道,接着让我不要乱动,他告诉我身上很多地方伤的很严重,还以为我活不过来了,没想到昏迷二十天还能醒来,他这一说,我就更加奇怪了,他当兵休假,还能在家呆20天?

这一切简直太奇怪了,之前那个莫名其妙的律师,然后现在这个男人...还有当初我跑出医院的时候,李杰说我姐被抓了,我爹也失踪了,还有江文柄也失踪了,我打电话回乡下家里,我妈也不接,这一切,究竟是怎么回事?

不管我怎么问这个男人,这个男人就是回答我他不知道,他的表现根本就不像是我哥的战友,他只在乎我养伤,其他的一概不在乎,这让我感到更加奇怪,我动不了,他不肯告诉我,我也没办法,直到他出门,那个漂亮的护士姐姐来给我换药,我才有机会了解一下情况。

那个漂亮的护士姐姐大概20岁的样子,很好看,穿着粉红色的护士服,她帮我换药,帮我擦洗身体,还问我疼不疼,她这么温柔的对我,尤其是她又白又细的手指划过我的身体的时候,我想起了我姐姐。

一想起我姐姐,这时候这个护士姐姐又正好是在帮我的脚上换药,她弯着腰背对着我,护士服都只能刚好把臀部包住,而且她还穿着白色的丝袜和黑色的高跟鞋,两条玉竹一样的腿就在我眼前,看得我忍不住有点心动,我还没注意,就已经鸡动了,我急了,我都不能动,只能看着自己那里慢慢站起来,更要命的是她马上就换好药,要回头了!

“姐姐你能等下再回头吗?”我见她要回头了,赶紧这样说,结果不说还好,我一说她直接就回头了,护士姐姐一眼看到我的异样,然后大概是响起来她刚才弯腰撅臀让我看光了,脸上飞起两朵红晕来。

我都吓死了,心里想着这下完了完了,肯定要被当流氓了,谁知道护士姐姐只是红着脸低头小声说了句,你身体还没好,不要乱想...她说这话的时候,脸上红的都好像是要滴出水来一样。

我愣住了,这是怎么回事?这是什么意思?要是身体好了就可以是吗?我什么时候有这样的魅力了?被她这么一闹,我连问我姐的事情都差点忘掉,一直等到她要走了,我才问出口。

我问她知不知道我姐怎么样了,这个护士姐姐摇头说不知道,我问我爹我妈呢,她还是说不知道,我毛了,我问她那你知道什么?护士姐姐看着我正要开口,那个可恶的男人就从外面进来了,护士姐姐赶紧溜走了,那个男人靠在门边上看着这边,眼睛好像是在警告威胁我和护士姐姐一样。

自从那天之后,护士姐姐就再也没有出现过,换了一个中年妇女来照顾我,技术比护士姐姐好,但是我不喜欢。

我的身体受伤很重,但他们不知道为什么给我用的药都很好,医生护士都很照顾我,每天还都有这个那个吃,三个月之后,我的身体恢复的差不多了,而且我还长高了十公分!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妖孽学生》

第十章 网吧见沈佳宜


这天我早上起床之后就一直坐在床上等待,因为今天是我出院的日子,在住院的这段日子,他们一直不告诉我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我也根本出不去,现在我要出院了,你们总该告诉我了吧?

我想起我的姐姐我的爸爸妈妈,真的不知道他们怎么样了...没过多久,黑哥进门了,黑哥就是那个一直看着我的家伙,毕竟三个月了,我们之间也算是熟悉了,在最后恢复的阶段,他天天还教我打拳锻炼,增加恢复速度,只是对于我问的问题,他从来不回答。

“黑哥,你来了。”我从床上站起来,原来我只有一米六五,这三个月疯长了十公分,现在已经一米七五了,身体也粗壮了一圈,只比黑哥矮上一点点。

黑哥朝我点点头,然后对我说:“跟我走吧。”我跟着他向外走去,我没有问去哪里,因为我打算一出医院就跑!

我走出病房之后,随着我往外走,我注意到有不少人都看向这边,他们还小声议论,我隐隐约约听到有人在说什么,就是这个年轻人,杀了人了,他姐姐被抓了,之类之类的话...别人的指指点点,我悄悄捏紧拳头,咬紧牙关,默默承受!我要见我姐,我要找到我爸妈,我要搞清楚这段时间,究竟发生了什么事!

黑子一边带着我往外走,一边掏出一颗香烟来点上,他穿着黑色的紧身背心,板寸头,浑身肌肉虽然不是很凸出,但一看就非常有劲!他还长得很酷,他堂而皇之的点着香烟走在医院里面,竟然没有人上来阻拦,这让我感到很奇怪。

快出医院门口的时候,黑子忽然接到了一个电话,他拎起来听了一会儿之后,挂掉电话,然后转身看向我,对我说道:“唐山!你知道我为什么在医院里面抽烟,没人管我吗?”

我被他问得一愣,不知道他什么意思,我摇摇头。

“因为我在这里三个月,已经把十个人打进了重患病房。”黑子对我说道。

然后他把口袋里的钱包和香烟一股脑掏出来,塞在我手里:“本来你从今之后会过得很好,但是现在抱歉,你只能靠你自己了,这些你拿着,我有空会回来看你的。”

黑子就这样走了,我站在那里,手里拿着他塞给我钱包香烟打火机,我看着他跳上路边的一辆路虎,然后车子发动,像是野兽一样冲进滚滚马路的车流里,然后就走了...这一切究竟是怎么回事?黑子看了我三个月,病房都不让我出一步,现在忽然就走了?我点了一根香烟,把钱包塞进口袋,我一边走一边抽烟,一边呛得咳嗽流眼泪,我现在去哪儿?我还能去哪儿?

我成了济南这座大城市里的一个无家可归的冤魂,我不知道我姐关在哪里,我不知道我爸妈去了哪里,我的好朋友李杰背叛了我,我记得他的号码,但是不敢打,至于江文柄,三个月前就失踪了...

我找了个地方,先数了一下黑子留给我的钱包里的钱,一共三千五百块的现金,还有一张卡,我不知道卡里有没有钱,他没告诉我密码还不是白搭?我拿出来看了看,一翻过来发现,卡的背面居然用彩笔写着这么一句:你的生日。

难道我的生日?我一下有点激动,四处看了看,发现没有人注意我,于是我就找了个取款机,把卡放进去之后,我有些激动地输入我的生日,没想到竟然密码错误,我不甘心,想了想,又把我的阴历生日输进去,七月十五,没错,我是鬼节出生的。

这一次,居然输入正确!我看着自动存取款机上出现的选项,那个查询金额,我真的好想去点,但我又怕这一切都是一个陷阱,我这时候真的觉得非常不对劲!万一我点了查询金额,里面是一大笔钱,那我用还是不用?

我想我肯定会忍不住诱惑用的!但这钱不是我的,来的太古怪了,我这时候有点怕了,犹豫了一下,没有查看里面究竟有多少钱,我就直接把卡退了,这一切,究竟是怎么回事?我一定要搞清楚!我坐在银行里想了想,忽然想到,我可以打电话给沈佳宜问一问。

我找到一个公共电话,打电话给沈佳宜,打了之后我才想起来今天不是休息天,她应该在上课的,不过电话还是被接通了,沈佳宜在那边开口嗲嗲的“喂”了一声。

“你是谁啊?怎么不说话?”沈佳宜在那边问我。

“我是干你的人!”我说道。

“哪个?”沈佳宜又问。

我他么反而一愣,她听到我那么说第一反应居然不是骂我,而是问哪个?这特么不是明摆着她被好多人吗?

想到这里,我不禁笑了,我对沈佳宜说道:“我是唐山,一个小时之内,到非凡网吧来见我,否则的话,我就把你和程少东的事发网上!”

沈佳宜在那边惊讶地说了一句:“你还没死?”然后她很快就又说:“好,你等着,我马上就到。”

我一听她答应的这么痛快,感觉不对劲。

我打车到非凡网吧附近,然后躲起来等,非凡网吧靠近蓝翔,边上除了蓝翔,还有其他中学和技校,这些年因为蓝翔的名头响了,这一片的技校像是雨后春笋一样冒了出来,所以非凡网吧的生意非常火爆,但也是这一片最混乱的地方之一。

毕竟各个学校的学生都会来这里上网,而技校的学生打架那是很正常的事情。

我把地点定在这里,还有一件很重要的事情就是这个非凡网吧,是程少东不敢来的地方!

非凡网吧,是附近二十九中扛把子周冰清的地盘,这个周冰清是个富二代,家里很有钱,打架也厉害,一个人扛起了整个二十九中,程龙程少东和他干仗都是吃过亏的。

我担心沈佳宜那个把程少东找来,所以安排在这里,另外我躲在边上看看情况先。

我等了不到十分钟,沈佳宜就从一辆出租车上下来了,都快秋天了,她还穿的很暴露,上面一件薄薄的白色T恤,我隔着老远都能看清楚她里面的黑色文胸,下面更是只穿了一件小短裙,两条又白又长的大腿明晃晃的就往非凡网吧上面走去,那小屁股扭的,看得我口干舌燥。

继续阅读《妖孽学生》


版权声明:未经书面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对既成事实本站将保留所有的权利。

无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