蚀骨新婚:傅太太是个心机女(程贝薇,傅程)小说在哪里可以看

小说:蚀骨新婚:傅太太是个心机女
分类:其他小说
作者:余米
简介:外界石锤,傅家二房的那个拖油瓶程贝薇是个心机女
她设计跟傅家长房长子傅程上床,设计跟傅程结婚,一夜间成为整个C市女人都想做的傅家长孙长媳
所有人都说,这样的傅贝薇,迟早都会被离婚,被傅家厌弃
没人知道,白天厌恶程贝薇如斯的傅程,每到深夜,程贝薇睡着后,他都会视若珍宝的紧紧抱住她,喊她宝贝
备注:男女主双洁!
角色:程贝薇,傅程
蚀骨新婚:傅太太是个心机女(程贝薇,傅程)小说在哪里可以看

《蚀骨新婚:傅太太是个心机女》免费试读免费阅读


第1章 逼他娶她


程贝薇感觉嗓子眼干得厉害,眼前人是心爱之人,但过了这晚,他恐怕会恨她入骨。

她感觉着男人温暖干燥的手指要勒断她的盈盈一握细腰,强烈的荷尔蒙气息更是将她团团包围,让她在生死边缘不顾一切的勾住男人宽阔的肩膀,与之情缠。

“卑鄙的女人,不准你碰我!”

男人凶残的扼住她的喉咙命令,让她不得再那么主动的索要。

不知道过了几个小时,她像条死鱼一样趴在床上,浑身是汗,静静地感受着他身上的火渐渐消散。

她嘶哑的嗓音低喃:“大少爷!”

“程贝薇,你完了!”

男人在她耳边痛恨的诅咒,唇瓣落在她的肩膀后的蝴蝶骨,似乎要吸光她的鲜血,要断她的骨头。

“还没结束!”

程贝薇含泪的水眸空洞的望着前方,低喃。

他不知道,她只是他的前菜,她想笑,眼泪却先冒了出来,这一刻,她觉得他好可怜。

“什么?”

大名鼎鼎的傅家大少爷完全没料到事情会发展到那一步。

如果她只是想把自己送给他……

客房门叮的一声,一群记者窜入,对着床上一顿狂拍。

挺直着后背的男人望着眼底的女人,只转头看了一眼。

那么多台相机,手机,已经同时对准了床上赤条条的两人。

他突然就明白了到底怎么回事,不自觉的逼问她:“你到底想干什么?”

“娶我!”

程贝薇望着他痛恨的眼神,说出那两个本应该让她很快乐的字的时候,却像是已经走到地狱的大门前。

“娶你?你别后悔!”

他对她冷笑。

记者们听不清他们说了什么,再也忍不住好奇的发问:“傅公子,床上的是你们傅家的养女吧?”

“傅公子这些年一直没有女友是因为喜欢程贝薇小姐吗?”

“傅公子请回答我们的问题,现在你们是恋人关系,还是程贝薇小姐只是你见不得人的藏品?”

“傅家完全不知道你们的事情是吗?”

“我们马上会结婚!”

这一声之后,房间里安静了两秒,随即又热闹起来。

男人漆黑的凤眸直直的睨着床上趴着默默落泪的女人,既然她想要,他给她便是。

程贝薇在听到他们马上会结婚几个字的时候,一双水眸难以置信的看着他。

傅家这位大少爷,一向不是会顺人心意的那种人。

她根本没抱希望的!

“我说的够明白吗?床上这个女人马上会成为我的合法妻子,如果你们听明白,可以滚了。”

他被吵烦了,冷鸷的黑眸朝着那些工具后面的人冷冷的望过去,身上摄人心魄的气势一出来,没人再敢乱问一句。

而他要跟床上的女人结婚这句话,足以让这些人得到一大笔。

只是等记者走后,客房里却是死一样的寂静。

“大少爷,你说要跟我结婚?”

程贝薇慢慢爬了起来,忍着剧痛问他。

“是!我会跟你结婚,但是你记清楚了,你将永远别想得到幸福,这只是一场游戏!”

傅程嫌恶的看着她,说完这话便冷漠的迈着长腿离开。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蚀骨新婚:傅太太是个心机女》

第2章 蚀骨新婚夜


不到两个小时,傅家大少爷在酒店睡了傅家外女程贝薇的新闻就传遍了C市,他们要结婚的事情将轰动一时。

程贝薇后来躺在那张跟他欢爱过的床上,感受着房间里好像渐渐有了光,却是动弹不得。

他说他会结婚!

他说这只是一场游戏!

她得罪了她最爱的人!

——

夜深。

“今晚我想住在这里!”

女人娇媚的声音从外面传来。

程贝薇木呐的站在那里,手里只抓着一条吹风机的线。

她今天搬过来,没能等到他一起庆祝领证也毫无怨言,毕竟是她逼他娶她,她只想着日久见人心,他会知道她有多爱他。

可是谁能告诉她,眼前这一对缠绵悱恻的男女是怎么回事?

她下午来到这里便开始着手准备,铺了满床的白玫瑰,手被玫瑰上的刺扎的都快肿了,只为给他一个浪漫的夜晚,可是……

“程少,她是谁啊?”

女人奥妙的身体贴着傅程身上,手搭在他的肩膀上勾着,挑衅的眼神看着只围着浴巾的,像是没发育好的女孩子。

傅程冷声回答:“我老婆!”

女人漂亮的大眼睛又朝着程贝薇直直的看了一眼,S型腰身更是紧贴着他身上:“你可真坏,刚结婚就把别的女人带回家。”

女人轻轻地捶打他的胸膛,傅程转眼看向像是被钉在浴室门口的女人:“还愣在那里干什么?想看自己老公跟别的女人恩爱?还不快滚?”

滚?

程贝薇脸上火辣辣的疼起来,她是该滚,领证第一天她的老公大人就带着别的女人来羞辱她,她现在不走,还等什么?

从年少时还不怎么动感情就开始对他先动了心,曾经他对她的那些温柔呵护,如今想起来,仿佛一场梦。

眼泪流出来之前她抬手压着自己心口的浴巾,光着脚便朝着外面跑去,经过他们身边的时候闻到浓重的香水味,羞耻感顿时爆棚,此时她但愿自己从来没有来过这里。

“大少爷,那张床好漂亮哦!”

不过几秒,甚至那个女人还没有来得及把手伸到他的衬衣里,手腕就先被擒住。

房间里一下子安静了,女人心惊的望着眼前突然冷了脸的男人:“大少爷。”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蚀骨新婚:傅太太是个心机女》

第3章 不准逃跑


“你给我站住!”

只是,不到半分钟,程贝薇才刚跑到门口便被抓住。

男人有力的手掌将她的手臂抓住,漆黑的眸子直直的望着她泪汪汪的清眸:“穿成这幅样子你想跑到哪儿去?”

“放开我!”

程贝薇难忍羞耻感,短短的三个字竟然都在颤栗。

他不是她认识的傅程了,她认识的傅程,哪怕再怎么生气也不会这么羞辱她。

他从小就疼她,从来不舍的她磕着碰着,甚至在学校有人欺负她,也是他帮她出头,可是现在呢?

他竟然带别人的女人回来,还是在他们的婚房里。

如果不是她恰好在里面,他们是不是已经在里面,她铺满玫瑰花瓣的床上颠鸾倒凤了?

“放开你?昨晚我就跟你说,一旦这场游戏开始了,就由不得你再不要,你现在想要跑,不是太晚了些吗?”

他用力的抓着她的手腕,步步紧逼。

程贝薇惯性的往后退,他此时阴戾狠绝的样子,让她觉得陌生,害怕,他像是要捏断她的手臂,她望着他,却始终无法开口说出一个字。

“记住,今天只是一个开始,以后的无数个日日夜夜,我都会让你知道,算计我是要付出代价的。”

他将她的手压在腰后,浅薄的唇瓣在她耳边无情的陈述,充满荷尔蒙的男性气息将她羞辱到极致。

程贝薇不愿相信的抬起眼与他对视,忍痛问他:“我是算计了你,但是你不能这么羞辱我,你……”

“我为什么不能?我原本以为你跟你那个不择手段的妈是不一样的,但是你用行动告诉我,你跟她几乎一模一样,不,或者你比她更可恶,程贝薇,你要是敢走出这个家半步,我就叫你妈从此后再也不能再傅家立足,你信不信?”

傅程温热干燥的手指在她的下巴轻轻流连,额头渐渐地抵上她的,一声更比一声低沉,一声更比一声有力。

程贝薇感觉自己的身体在抖,她要说他曾经是她心里唯一的光明也是没错的,她真的错了吗?

傅程双手将她的手腕缠住直接抵在墙上,不管她多疼,低眸看着她如被惹急了的小豹子一样通红的眼眶,更为冷漠的压制:“这场游戏一旦开始,在我喊停之前,你都没资格擅自主张任何事,听明白了吗?”

“要是我愿意立即还你自由……”

“我从来就是自由的,你还没搞清楚我们的关系吗?你,一个卑贱的妻子,我,可以为所欲为,掌控全局的丈夫!”

傅程漆黑的眼眸注视着她,嘲讽着提醒。

“是!的确是这样!”

回答他的时候,程贝薇才恍然大悟。

他一个含汤匙出生的人,从小就是走到哪儿都有大批人马给他开路,十几岁便在C城树立起无人敢惹的形象。

更别提现在,他简直就是从黑暗中走来的神邸,所到之处,无不都是小心伺候,仰慕,配合,她却不怕死的算计他?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蚀骨新婚:傅太太是个心机女》

第4章 他的护,他的宠


错了!

她真的错了!

大错特错!

她妈让她卑微的生存在傅家,因为傅家的长辈正在处处防着她,所有人似乎都怕她会把他们的儿子给抢走。

她妈是大狐狸精,她就是小狐狸精,可是即便这样,她也从来没有妄自菲薄,直到此刻,她才终于搞清楚,她真的错了。

“是我错了!是我太天真!”

程贝薇低下眉眼,突然间像是被人抽走了魂魄的躯壳。

“你现在才知道?未免晚了些。”

傅程轻蔑的提醒她。

程贝薇现在觉得自己滚烫的心好像被人给强行掏了出来,再也无法塞回去,让它完好无损的在原来的位置跳动了。

难道那些年全都是她一厢情愿的错觉?

他从来没有在乎过她,从来没有喜欢过她,他的护,他的宠,他的一颦一笑,全是假的?

傅程将她抵在冷硬的墙上,跟她十指相扣。

他的黑眸直直的闯入她的眼里,让她痛,让她苦,让她无可救药。

程贝薇想,自己会不会是在做梦?

这才第一晚,她觉得自己就如同生活在炼狱里了,往后呢?

她抬眼望着他,她嗓子里咔着一句,我们离婚吧!

尽管他们才刚结婚,但是她承受不了他带别的女人回来羞辱她的,所以,他们离婚吧!

可是话还没说出口,她的脑海里就突然浮现出另一张脸,那个女人对她说:“若不然你就看我去死!”

所以,她甚至连走的资格都没有!

一切都是自己咎由自取,是自己想的太天真了。

“好!从今往后,一切都是你说了算。”

“算你聪明,跟我来!”

傅程眼角藏着一抹嘲笑,黑眸里犹如无底深渊,叫程贝薇情不自禁沦陷进去。

——

傅程强行捏着程贝薇的手腕将她往楼梯口走去。

主卧旁边的房间被他用力踹开,随即她人便被丢了进去。

里面的灯一开,程贝薇条件反射的抬手挡住通红的眼眶,听到门被关上的时候,她才又渐渐地放下手。

可是他没走,他还在她眼前,还在羞辱她。

“以后这便是你的房间,而那边,你清楚的,对不对?”

他面无表情的牵动了一下唇角,摄人心魄的眼眸看她一眼。

“我知道!”

程贝薇呐呐的站在那里,卑微的回答他。

明明灯光明晃晃的照的眼睛发疼,但是自己的世界,突然黑暗了。

……

十分钟后。

“大少爷,人家的衣服都被你撕碎了,你可要给人家买新的!”

“大少爷你好棒哦!”

“大少爷,我不行了!”

隔壁房间里发出来的声音一浪高过一浪,程贝薇还从来不知道,做那件事可以那么愉悦。

她也不能接受,隔壁的人是傅程。

可是在这个家,除了傅程,还会有谁?

傅程去追她,她以为他还是在乎她的,他不过是找那个女人回来气气她,并不是真的要跟那个女人发生什么。

可是现在,她清清楚楚的记住了,傅程对她的好,不过是为了控制她,利用她。

傅贝薇关了灯,缩在墙角,让黑暗将自己哭花的脸藏起来。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蚀骨新婚:傅太太是个心机女》

第5章 避孕了吗


翌日上午,窗外下着刺骨的雨。

贝薇在一楼的客厅里开着电视,听着新闻喝感冒冲剂。

一名孕妇在路边生产的新闻落入她的耳朵里,瞬间,睿智的黑眸便直直的朝着电视屏幕看去。

孕妇?

糟糕!

他们俩从前天开始,就没有做过措施。

她突然想到她今天必须得出趟门。

依照现在的形势,她根本不可能想要怀孕。

“贝薇小姐?”

“……”

程贝薇一出门就看到昨晚那个女人穿着粉色的睡袍靠在两扇门之间的墙边,对着她笑的那叫一个恶心,不过程贝薇依旧没有理她的心情,只记着出门去买东西,可是……

她脖子上的吻痕,成功的吸引了程贝薇的注意力。

那女人故意撩着头发:“哎呀,昨晚傅少爷没轻没重的,真是差点要了我的小命。”

程贝薇冷眼看她,心想,差点要了你的小命你还那么开心?转头便又跑了。

“贝薇!吃饭了,你要去哪儿?”

“五哥?”

“嗯!是我!马上就要开饭了,快来给我帮帮忙。”

傅驰喊了她一声,随即便又往厨房那边走去。

   “五哥,我来吧!”

程贝薇看着傅驰进了厨房后,不知道怎么的,竟跟了进去。

“你今天就算了,昨晚跟大哥肯定累坏了,改天你再来帮忙,对了,我要在大哥这住几天,不嫌弃吧?”

傅驰看着她搅拌锅子里的粥,问她。

程贝薇不知道说什么好,尴尬又不失礼貌的对他笑了笑。

“最近我妈整天逼我去公司做事,你是知道的,我最讨厌去公司上班了。”

傅驰在她旁边跟她聊起来。

“那你想做什么?”

“做个艺术家啊,我现在不是在写小说嘛,虽然赚不了多少钱,但是糊口还是可以的,大哥呢?他怎么还不下来?”

傅驰聊着聊着又往外看了眼,看到有个女人的时候挑了挑眉,问正在搅拌粥的程贝薇:“她是谁?”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蚀骨新婚:傅太太是个心机女》

第6章 被叫进他房间


程贝薇顺着傅驰的目光看过去,不过很快又不动声色的低了头:“最近很火的一个女演员,好像叫齐琳吧。”

她前两天还追了那部电影,不正是傅程陪她去看的吗?

是的,她一开始就认出了齐琳,只是她不愿意认,电影里那个直爽漂亮的女主角,现实生活中竟然是这样的,她不愿意相信。

“女演员?我不是问她是什么身份,我是想问你,她为什么会在这里?”

傅驰不太高兴的看着走过来的女人问道,看齐琳的眼神带着些轻蔑。

齐琳扭着她的水蛇腰走过去,自己拉了椅子坐下:“这位也是傅家的少爷吗?我是傅大少爷的客人。”

傅驰看着她那妩媚的模样哼了声,随即低头看身边脸色有些差的女孩,程贝薇虽然一直没发脾气,但是他知道,程贝薇肯定生气了,尤其是齐琳故意露着的脖子上的牙印那么清晰,程贝薇看到会没感觉?

不久傅程也从楼上下来,不过他已经一身笔挺的黑西装,俨然要去参加什么重大会议的模样,坐在他们之间。

“大哥,今天你应该跟贝薇回家给爷爷奶奶他们请安的吧?”

“今晚会回去一趟,不过我有些事情要处理,你先带贝薇回去。”

傅程漆黑的眸子往旁边的女人脸上扫了眼,无意间看到她颈上的红痕的时候,眉目间一闪即过的愉悦。

“虽然我不想回去,不过今晚这么重要的日子,我肯定帮你把人带回去。”

傅驰说着又看向程贝薇,忍不住打趣:“不过以后我到底要叫妹妹呢,还是叫嫂嫂呢?”

“随你!”

程贝薇诧异的转头看向傅程,他竟然叫傅驰随意?不是应该让他继续叫她贝薇吗?

——

早饭后他先离开餐桌,走到客厅突然回头:“你过来!”

餐桌前三个人都回头看她,齐琳甚至先条件反射的站了起来:“程少有什么事情的话找我吧!”

“下人做的事情,还是她做比较合适。”

傅程冷冷的盯着那个坐在傅驰身边不卑不亢望着他的女人说了句。

下人做的事情?

阿姨站在旁边跃跃欲试,但是最终也没敢动,因为她发觉,少爷口中这位下人不是她。

程贝薇站了起来,拿了张纸巾擦着手跟他往外走。

到了楼上后他进了主卧,程贝薇站在门口朝里面看了眼,却是没有再往里走半步,昨晚他说过,没有他的命令,她不准再踏入这间房。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蚀骨新婚:傅太太是个心机女》

第7章 帮他打领带


而且,不管曾经她再怎么幻想自己当他的女人,跟他睡一张床,但是昨晚之后她再也不想了。

“还不进来?真当自己是块木头了?”

他在床边坐下,烦躁的提醒她。

程贝薇这才又看了他一眼,然后呐呐的走进去,她宁愿自己是块木头。

“找一条领带给我。”

他吩咐。

程贝薇没说话,转头打开旁边的壁橱,拉开里面其中一个抽屉,里面放着几十条领带,都整整齐齐,她看了会儿,然后从里面拿出一条蓝色的领带,又把抽屉轻轻合上,转身去递给他。

“以后这项工作都有你来做,还愣着干嘛?要我自己动手?”

傅程看她又呆呆的站在那里,不耐烦的质问。

程贝薇疑惑的望着他,他要她帮他打领带?

她以前不是没干过这事,但是现在再做,却觉得羞耻难当。

不知不觉中脸色便有些发红,他坐着,她给他打领带的时候便得低一低,过分的贴近让她有些透不过气来,几欲放弃,但是她知道她不能,她越是不想做的事情,他越是让她做。

突然一股强有力的掌温到自己腰上,她什么都没想明白,只觉得一阵眩晕,转瞬人便被压在了那张洁白的大床上,他俨如黑暗中的王者,狭长的凤眸蕴藏着一股锐利端倪着她。

程贝薇颤栗着望着他,大脑一片空白。

“忘了那晚用什么手段爬上我的床了?现在又装出这幅无辜纯洁的样子来以为还有意义?”

他有力的大掌将她的细腰紧紧地捏着,言语间尽是对她的不满。

屈如感促使她的眼睛变的模糊,他昨晚才跟楼下那个女人在这上面颠鸾倒凤,今天竟然又把她扔在上面?

泪水顺着眼角滑下的时候她的双手推着他的肩膀用力反抗,但是最终却被他死死地摁在那里,他靠近她,额头用力抵着她的,荷尔蒙爆棚的男性气息将她碾压的血肉模糊,他对她低喃:“你这样子,真叫我恶心。”

她突然忘记了反抗,就那么木木的躺在那里。

“今天早点回去陪爷爷奶奶,只要说错一句话,我会让你生不如死!记住了吗?”

他捏着她的下巴问她,完全无视她的眼泪。

“我问你记住了没有?”

“记住了!”

她哑着嗓子回复他,她记住了,他说的每一句话,每一个字,她都记得清清楚楚,永世不敢忘。

“记住了就好,现在起来帮我把领带打好,然后送我到门口。”

她卑微的如他所愿,送他去上班的时候温温柔柔的提醒他:“大少爷路上小心。”

傅程走出去的身体突然转回来:“你刚刚叫我什么?”

程贝薇没在回答他,只是那么定定的看着他。

傅驰跟齐琳一块出来,看到他们俩那么僵着,傅驰忍不住问了声:“怎么了?”

程贝薇还是没说话,她只是在履行一个下人的指责而已,他们家下人都是这么有礼貌的。

“程少,我可以坐你的车一起走吗?我今天还有通告,要来不及了。”

齐琳背着包走出门去,手下意识的又搭在傅程的胸膛上,假睫毛对他颤来颤去。

傅程的脸色这才不那么难看,看她一眼后大方一笑:“求之不得!”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蚀骨新婚:傅太太是个心机女》

第8章 买避孕药


那两个人相拥着离开,程贝薇不知道为什么,突然觉得松了一口气。

傅驰站在旁边看着,好奇对程贝薇说了声:“这个齐琳到底怎么回事?如果不是看到你脖子上有大哥昨晚留下的吻痕,我差点以为昨天跟大哥睡觉的是那个女人。”

程贝薇听到那话条件反射的转头看着傅驰,刚想心直口快,傅程在楼上对她说的话便闯入脑海,随即微微笑着:“五哥今天没别的事情吗?我想先去见个朋友。”

“见朋友?我可以陪你去。”

傅驰想了想,回复她。

“可是五哥,我想自己去!”

程贝薇不无尴尬的笑了笑,这么拒绝他的好意,她真的有点不好意思。

“这样啊,那好吧,不过你要早点回家,你们今天早上没回去请安,爷爷奶奶肯定是要不高兴的。”

“我会早点回去的,五哥带我到路口好不好,这边好像不好打车!”

“好!”

五哥当然是心甘情愿!

程贝薇在城里的一个路口下了车,因为穿的是小白鞋,倒是走路也容易,她便自己往熟悉的地方走去,随即在商场旁边的一个药店停下:“麻烦给我一盒避孕……”

“避孕药?”

店员打量着要接电话的女孩子,看上去不过二十出头,不由自主的就鄙视起来。

手机突然响了起来,打断了她原本的讲话,她低头拿出手机看到后犹豫了几秒,随即接起:“喂?”

“现在到家了?”

电话里男人冷漠的问道。

“还没有,我还有点事!”

程贝薇说着,抬眼就看到店员已经从抽屉里拿了一盒避孕药出来用力放在台子上,她看着两个熟悉的字眼,不自觉的屏住呼吸。

“现在只有这一个牌子的避孕药了,想要别的牌子可以去别家。”

店员以为她不喜欢这个牌子,便冷嘲的口吻提醒。

“……”

程贝薇不敢置信的看着店员。

“什么避孕药?你到底在哪儿?”

电话里传出冷暴的质问。

“我在药店,晚点再说!”

店员顺利的让电话里的男人听到她到底在做什么,程贝薇羞愧难当的挂掉了电话,然后哆哆嗦嗦的打开手机微信,付款,低着头问:“多少钱?”

“十块!”

店员看也不看她,冷声提醒。

程贝薇付钱后立即拿了药往包里塞,跌跌撞撞往外走。

“啊!”

“痛死我了,阿薇?”

门口,两个女孩瘦弱的肩膀撞在一块,等她们俩抬起头看到对方的脸,不由的怔住。

“小软,你怎么在这?”

“我还想问你呢,你怎么跑药店来?”

阮红吃惊在这里遇到程贝薇的同时,眼睛条件反射的往地下看了眼,随即不敢置信的看着她:“你买避孕药?你不知道避孕药对身体伤害很大吗?”

“我……”

“不过也好过像我这样不吃避孕药,就得来买堕胎药。”

大学同寝室四年,她们本来也是无话不说,所以阮红跟她爬起来的时候很直接的说出这句话来。

程贝薇难以置信的看着她:“什么?”

“姐姐,我怀孕两个多月,要用什么打胎药比较合适啊!”

阮红看程贝薇脸都白了,便也没急着跟她解释,想着先把药买了,俩人找个地方慢慢说。

“都两个多月了还吃什么药?要打的话就赶紧去医院吧!现在的大学生是怎么了?一个个的,不是避孕就是堕胎,有本事偷男人,你们倒是生下来啊?”

药店的店员立即把她当成那种不正经的女孩子,看着她们俩出门的时候还悄悄拍了张照片,直接发微博。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蚀骨新婚:傅太太是个心机女》

第9章 心尖一颤


对店员的态度程贝薇已经习惯,她只是没想到自己这一天,不仅买了避孕药,还去医院的妇产科手术室走了一趟。

一个多小时后,两个大学刚刚毕业的女孩从医院里一同走出来,其中一个面色惨白:“阿薇,谢谢你今天能陪我,你要去哪儿?去找你的新老公吗?”

“不是找他,我想再逛一逛。”

程贝薇心头麻的厉害,她也不知道现在究竟要去哪儿,只是知道自己不想这么快就回家去。

“你还是要跟你老公商量一下,吃避孕药真的对身体不好的。”

阮红看她也没精打采的,便提醒她一句。

程贝薇点着头:“好!”

“哎,我现在也是自顾不暇,我们晚些再说吧,过阵子我还得找工作,你要是有合适的记得介绍给我啊。”

“找工作?”

程贝薇突然脑子里嗡的一声,今天她好像还要去当家教?

等她回到傅家老宅已经六点多,冬日的白天实在是太短,六点多已经黑到底,她打车到门口,然后便一直往里跑,终于跑到住宅楼的时候,人已经累的满脸涨红,而一抬眼,便看到早上跟她分手的那个人,正冷着脸看着她。

“先进去见过长辈。”

傅程冷鸷的眸光睨着她足足半分钟,只说了这么一句便转身往里走。

程贝薇心惊肉跳的望着他背影,后来稳了稳心神跟进去。

等她解释完自己为何回来的这么晚,已经七点多,老爷子老太太还算开明,但是傅程的父母跟她的亲生母亲却已经很不高兴,至于别的长辈,则都是抱着看热闹的心态。

老太太特别大度,对程贝薇说:“既然是去工作了,那也没什么好道歉的,快去洗洗手,咱们先开饭吧!”

程贝薇点点头,却是又下意识的看向傅程的父母,傅程的母亲看也不看她,冷声道:“老太太都发话了,还看我做什么?你要是真这么怕我就不敢费尽心机嫁给我儿子了。”

傅程的母亲说完后便起身先离开。

“妈,您瞧大嫂说的这叫什么话,又不是咱们薇薇逼着大少爷娶她的。”

贝国丹一直坐在老太太边上,看傅程的母亲走后便喊着几分委屈对老太太嘟囔起来。

贝国丹是贝薇的母亲,当年跟贝薇的父亲离婚后便带着贝薇加入傅家,成了傅程二叔的第二任妻子。

“二嫂,到底是不是被逼的程子娶的程贝薇,我们不知道,你这个当妈的还能真的不知道啊?”

傅三婶在旁边看热闹不嫌事多的,阴阳怪气的提了句。

“行了吧,都一人少说几句!”

老爷子听的烦了,也站了起来,率先往餐厅走去。

傅家的几个孩子在老爷子跟老太太走后便也都跟着,没人问程贝薇一句话,却只需要那些冷眼以及鄙视,就足以让她羞愧。

在最后面,傅程看程贝薇一眼,叫她:“你跟我走。”

洗手间里,贝薇被他无情的推进去。

“啪”的一声,暗色的门板被关上,反锁。

贝薇心尖一颤,随即条件反射的转身。

却在看到他眼神的第一时间,在他那骇人的气势逼迫下,她不得不立即又回头对着洗手台回避他的神情。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蚀骨新婚:傅太太是个心机女》

第10章 药还没吃


“怎么这么晚才回来?”

傅程漫不经心的走过去,漆黑的眸子望着镜子里低着头不敢看他的女人。

“今天有节课忘记了。”

贝薇低喃了一句。

“上课之前呢?去药店买什么?”

他漆黑的皮鞋将她的脚后跟抵住,幽暗深眸摄人心魄的凝视着镜子里的女人,慢慢俯身。

贝薇纤细的双手用力撑在洗手台上,感觉着背后的人越来越贴近自己,只得迅速回应:“有点感冒。”

傅程将黑色的手机从口袋里掏出,放在洗手台,一只手撑着台沿,一只手打开手机找出秘书发给他的截图,冷笑一声,质问:“看清楚了,女大学生结伴去做什么?”

屏幕上的那张截图又大有清晰,两个女大学生结伴买避孕药一行字被放的又粗又黑,直接震惊了她的视野,而照片上的一双背影,不正是她跟阮红吗?

怎么会这样?

她们俩是偶然遇见,又不是什么名人,为什么会闹上新闻?

贝薇条件反射的抬眼看向镜子里自己身后阴戾的男人,却一不小心跌落他的幽暗深眸,被他轻易将她的脸钉在了耻辱柱上。

“你是不是还想告诉我,这新闻上的女孩根本不是你?”

傅程垂眸望着她滚烫的侧脸沉声质问。

“是我!”

她没得辩解,她也不觉的需要隐藏,她只是奇怪她去买盒药怎么就上了新闻呢?

“给我一个理由,千方百计爬上我的床,用尽手段嫁给我,为什么又要去买避孕药?”

如果是在他看到这条新闻之初她出现在他面前,那她可能已经被他掐死了。

而如今,他只是忍着怒火问她要一个理由。

“怕怀孕!”

贝薇翘密的长睫情不自禁的闪动,沙哑的嗓子里只发出来薄弱的一声。

“怕怀孕?所以就在没有经过我允许的情况下去买避孕药?”

傅程抬起手来握住她的喉咙,逼迫她望着镜子里的自己。

“我以为你不会在意。”

贝薇难过的回答他,快要喘不过气来。

“我当然不会在意,我为什么要在意一个心计这么重的女人做什么?但是程贝薇你给我记住,从你嫁给我的那天开始,你的身体就不再是你的了,哪怕是怀孕又如何?”

他突然把她压向洗手台上,手去抓她的衣服的同时,唇齿已经咬在她的颈上。

“嗯!不要!”

贝薇痛苦的快要晕过去,他突然的将她抵在溅满水痕的台子上,撩起她的上衣便肆意妄为。

想起那一晚他在她身上用过的力道,那种恨之入骨的,恨不得将人给做死的本事。

还有昨晚他跟齐琳在主卧的大床上……

不知不觉,浑身的汗毛都竖了起来,她只是本能的挣扎。

可是此时傅家那么多口人却无一人来解救她,她越是抗拒他便越是发狠。

“药都吃了,现在不做不是很可惜?”

他在她耳边提醒,狡黠的黑眸直直的望着她羞臊的快要滴出血来的侧脸,她越是反抗,他便更是要把她的骨头都给捏碎,让她浑身都是他的痕迹,那种恨到了骨子里的感觉让他无法自制。

“药还没吃!”

她根本来不及,跑去学生家里就已经迟到了,她怎么还好意思在人家家里吃那种药?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蚀骨新婚:傅太太是个心机女》

第11章 求放过不成


“什么?”

傅程的动作突然缓下来。

“求你,放过我吧,程少!”

她趴在洗手台上,身心俱疲的恳求。

“你没吃避孕药?”

他一点点松开她。

“嗯!”

贝薇用力的点着头,眼泪忍不住的掉下来。

如果他在要了别的女人后再要她……

她只想小心翼翼的活在他眼皮子低下,她已经没有优势跟他谈判,但是,心里祈祷着,他千万别对她在做那种事。

傅程抬手轻轻地擦着她脸上的泪痕:“为什么没吃?”

贝薇甚至不敢有那样的错觉,他这一刻是开心的。

她什么都看不清,只是哽咽着回答他:“我想问过你。”

傅程望着她片刻,冷笑着将她的转过身对着他:“问我?”

贝薇靠着洗手台,水眸望着他用力点了点头。

“很好,你记住了,从今往后,无论你要做什么,都要先问过我,否则……”

傅程漆黑的眸子看进她的眼里,那一刻,恨意尤为明显。

“我会教你生不如死。”

贝薇不敢抗拒他,只得应着。

他这才不再刚刚那么气,她哭肿眼睛的模样叫他有了一点点的恻隐之心,抬手,温热的拇指轻轻地擦着她脸上的眼泪:“别哭了!”

贝薇不敢看他,只是心里隐隐觉得自己应该再卑微一点,再可怜一点,说不定能唤起他的同情心,让他放过她一码。

“你从来不是个爱哭的女孩,但是你是真该死。”

他定睛望着她,低喃着。

贝薇不敢说话,只是下巴突然被他捏住,被迫仰头看着他。

“吻我!让我开心了便饶了你这一次!”

他的眼里又变的没有温度,低沉的嗓音像是一个魔咒将她的手脚绑住。

贝薇不敢违背他,可是让她吻他……

她踮起脚来,滚烫的唇瓣在他下巴一侧轻轻落下一吻。

“你在做什么?是不懂接吻吗?”

他低眸望着她,嘲笑。

贝薇不知道怎么回他,他却笑的更为狡黠,转眼便将她的视线给遮住,在她耳边低喃了一句:“我可以教你!”

他吻她,薄唇从她的耳边开始,轻轻地吻到她的脸颊,她的鼻尖,她的唇上。

“唔!”

贝薇如他所料的那样挣扎,他却立即扼住她的喉咙,让她直直的站在那里,昂着头承接他强势的吻。

纤细的腰肢也被他夺了去进口怀中,两个人几乎贴在了一起。

贝薇的一双手下意识的就去推他的胸膛,可是最后,竟然只是折叠在他的怀里,倒像是被他征服。

眼泪不争气的又落下来,昨夜他跟齐琳在她隔壁房间里放出来的声音让她羞耻的快要昏死过去,他的亲吻才稍稍停下,侵略性的眸子睨着她:“学会了吗?”

贝薇雾蒙蒙的眼神望着他,那一刻她有那样的一种直觉,她要说没有,他会立即再好好地教她一番。

她卑微的默认,傅程双手轻易握住她的细腰,对她命令:“再来试试。”

果然,她今天要是不吻他的唇,他是不会放过她的。

贝薇提着一口气,抿着自己被他亲的快要肿了的唇瓣又踮起脚来,轻轻地一下在他的唇间。

上学的时候听同学们议论,薄唇的男人都是无情的,那时候她天真的以为一切都是传闻,她家大少爷不一样。

她一吻就停,却想要落下脚跟的时候不能了。

他高深的目光直直的闯入她的眼底,似是要将她的心给戳出个窟窿来,她只得继续踮着脚去吻他,在他的唇上一下下,辗转,纠缠。

不知道是谁的气息先乱了,只是突然她不再掌控主动权,身体被提起来带到洗手台上,他的亲吻比刚刚还要强势,霸道,几乎要将她吞了的架势。

“叩叩!”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蚀骨新婚:傅太太是个心机女》

第12章 野性的目光


佣人在外面叫了一声:“大少爷!”

隔着一扇门贝薇紧张的抵着他温暖的胸膛又挣扎起来。

傅程不甘心的咬住她的下唇,轻轻地拉扯着,她以为来人就能阻止他?

“嗯!”

贝薇疼的皱起眉头,变乖。

傅程这才放慢,吮了一会儿,放过她,只野性的目光望着她,似乎在说,这事还没完。

贝薇异想天开的以为这晚终于可以平静度过了,却不料饭后傅程的母亲突然叫她。

——

楼上书房。

“我不管你不知羞耻的嫁给我儿子的目的是什么,总之,我希望你能尽快的跟阿程离婚。”

傅程的母亲秦秋玉严肃的端坐在椅子里,对贝薇下达第一道命令。

可是离婚……

不管从哪方面,都没那么容易。

“我知道你觉得我无情,可是我对你为什么要有情?一个外来人,我们傅家好吃好喝伺候着,让你锦衣玉食,念最好的学校,为的就是让你做这么恶心的事?阿程应该娶门当户对的女人,不应该毁在你这种人的手里。”

秦秋玉洞察秋毫的眸子看着贝薇低着头的模样心里更是不爽,见她不说话,便又质问:“你就不想对我做个保证?”

贝薇抬了抬眼,考虑再三只能坦言:“我保证不了。”

“你再说一遍?”

秦秋玉被她一句话气的半死,拍着桌子问她。

“我不能跟您保证我能尽快跟大少爷离婚,我已经没办法左右什么了。”

贝薇想着目前的形势,不容置疑的提醒。

“你没办法左右?你是想说我儿子赖上你了吗?”

秦秋玉生气的问她。

“他倒未必是赖上我。”

是因为恨,恨让他不愿意放过她,他要折磨死她。

“那是因为什么?你母亲?她不让你离婚是不是?”

秦秋玉想了想,从椅子里站起来,走到她身边去,抱着臂膀看她半天,最后的确有点着急,想出一计:“只要你答应跟我儿子离婚,一千万,我给你。”

“我没想过自己值那么多钱。”

贝薇听到那一千万后不由失笑。

“你当然不值,只是你别拖累我儿子的大好前程,偌大个傅家表面看上去和和睦睦,他们兄弟几个明争暗斗你也不是不知道,我已经给他物色好了妻子人选,只要你们一离婚,我会让阿程立即去提亲。”

秦秋玉压低了气焰,她知道这个女孩子自小喜欢她儿子,所以她并不是非要用那种硬手段逼她离开,她能懂事最好。

“抱歉,我不能答应您!”

“你……”

贝薇软硬不吃的样子终于激怒了她,秦秋玉抬起手便是一巴掌拍在她的脸上:“你是诚心想毁了他?”

“他若跟我提,我会同意。”

贝薇毫无防备的挨了一巴掌,抬眼冷漠的看着秦秋月提醒。

“他会跟你提的,你给我等着。”

秦秋玉气呼呼的指着她的鼻子说了句,随即转身便走。

“大伯母!”

贝薇突然轻声喊她。

秦秋玉以为她回心转意,转身看她。

“以后您要是再打我,我会还手的。”

贝薇不卑不亢的望着她回应。

继续阅读《蚀骨新婚:傅太太是个心机女》


版权声明:未经书面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对既成事实本站将保留所有的权利。

无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