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晓茹,陆景深《难得一梦念情深》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小说:难得一梦念情深
分类:霸道总裁
作者:杨柳依依
简介:三年前,他残忍的让她打掉孩子,在婚礼上另娶他人,三年后她带着一个得了绝症的孩子回来,落在了他的手里,一次次的羞辱,一次次的折磨,以爱的名义,他把她伤到极致,从来没有想过要停止,直到一张带血的DNA摆在他的面前,他才知道,她从来没有背叛过她,可是为时已晚……我已经没有爱你的权利,可是我还是一如既往的爱着你
角色:秦晓茹,陆景深
秦晓茹,陆景深《难得一梦念情深》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难得一梦念情深》免费试读免费阅读


第1章洗手间的羞辱


“陆景深……你……你到女洗手间干什么?赶快出去!”秦晓茹看着突然出现在洗手间的男人吓一跳,下意识的出声呵斥。
男人眸色沉沉,目光一瞬不瞬的盯着她的脸,那墨色的眸子里含着讥诮和讽刺,手慢腾腾的关上门,一步步靠近。
随着他的逼近,秦晓茹莫名的心虚,一步步的往后退,身后是洗手台,她退无可退,“你再不出去我要喊人了!”
“喊人?”陆景深眼中出现一抹讥讽的笑,“你倒是喊一个试试看啊?在这盛世皇庭,我还从来没有见过拒绝男人的女人。”
他的恶毒让秦晓茹气得说不出话来,陆景深抬起手轻轻划过她的脸,“秦晓茹,你今天晚上到这里来不就是找男人的吗?反正都是给,为何不能给我?”
他的羞辱让秦晓茹简直无地自容,她咬着嘴唇:“是,我是来这里玩的,但是我不愿意给你!陆景深,你知道吗?我看见你觉得恶心!”
“恶心?你这样的女人也配提恶心两个字?”陆景深几不可闻的笑一声。
“王八蛋!陆景深你王八蛋!”秦晓茹气得浑身发抖,男人居高临下的看着她,眼中都是鄙夷和嘲讽,“我是王八蛋,既然碰上了今天晚上怎么也得尽兴不是?”
话音落下他大手一伸,一把抓住了她的身子,手下用力,撕拉一声,秦晓茹的衣服被她撕开了一个口子。
男人的手没有停顿,一个反转,把她抵在洗手台上。
“你连脸都不要了吗?”秦晓茹拼命的挣扎想要挣脱他的束缚,可是力量悬殊太大,她的反抗显得那样的无力。
身后传来拉链拉开的声音,秦晓茹眼中都是泪,“陆景深!你要是敢碰我!我就去告诉秦丹丹,我要让她知道你是什么货色!”
“告诉丹丹?你胆子不小啊秦晓茹?”男人的动作一下子停了下来,声音阴森森的。
“秦晓茹,既然你敬酒不吃吃罚酒,就不要怪我,我本来想给你留几分面子的,既然你给脸不要脸,那我就没有必要客气了,我这就带你出去,叫所有人都来看看!让这东城所有人都知道曾经的秦家大小姐有多贱?”
这话让秦晓茹眼中闪过惊恐,“陆景深,你不能这样!”
“不能这样?那要怎样?”陆景深从镜子里把她脸上的表情看得清清楚楚,他嘴角噙着一丝残忍的笑意,“要不咱们换一个玩法,最近在盛世最流行的就是俄罗斯大转盘,今天在东厅就有一场这样的比赛盛宴,要不我带你过去玩一下?”
“不!”秦晓茹哑着嗓子拒绝。
“为什么不?你不是缺钱吗?这个游戏会有很多钱的,我这就带你过去!”
说着话他拉起拉链,拎着秦晓茹就往外走,秦晓茹脸色惨白,拼命的挣扎:“我不去!陆景深我不去!”
“不去?这可由不得你!”陆景深笑得那样的残忍,“现在主动权在我手里,秦晓茹,你大概还不知道盛世的幕后老板是我吧?你来这里是和我签了合约的,我要你去,你就必须听我的!”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难得一梦念情深》

第2章她所有惨状他都知道


盛世的老板是陆景深?秦晓茹傻眼了?
她来盛世时候可是签过一份合同的,当时上面有一条,对老板的话不许违抗,她想着只做一天,没有太在意,没有想到这第一天就遇到了陆景深,这第一天他就要对她行使老板的权利。
秦晓茹一下子软了下去:“陆总,我错了,求你放过我!”
陆景深在笑,冷冰冰的:“求人得有求人的态度,秦晓茹,想要我放过你,你得拿出诚意来!”
这是逼着她下小,秦晓茹心里满满都是不甘,可是她知道自己没有和陆景深抗衡的能力。
她挤出一个比哭还难看的笑:“陆总,我错了!你要什么我都可以答应你,求你饶了我!”
陆景深抱着双手看着她,眸色冷得像是寒冰,声音慢悠悠的:“洗手间里我到是没有试过,应该会很有意思”
秦晓茹知道他的画外音,她刚刚的拒绝惹恼了他,他这是要羞辱她,忍住夺眶而出的泪水,她扯下自己的遮挡,贴上了陆景深的身子。
......
想到自己再生死关头徘徊他却和别的男人卿卿我我,他心里的恨意又加了几分,看倒镜子里的秦晓茹不堪折辱闭上眼睛,他冷着嗓子:“睁开眼,看着镜子,看清楚!”
秦晓茹被迫睁开眼睛,面对着镜子,那种羞辱和屈辱让她想死,偏偏电话又在这个时候响了,看着放在洗手台上的手机屏幕上面的显示的老公两个字,秦晓茹只觉得想死的心都有。
身后的男人自然也看到了这一切,声音带着嘲弄:“接啊?为什么不接?怕你的gay老公知道你现在正在被人上?放心吧,gay才不会在乎这个呢!”
他竟然都知道?她的所有惨状他都知道?
秦晓茹惨然一笑,此时此刻的她已经没有任何自尊,陆战北的狠她不是没有见识过,当年他和她爱得死去活来时候他都能和自己的妹妹在一起,还有什么是他不能做的?
既然他这样想羞辱她,她怎么能够让他得逞?
秦晓茹抓过电话接通,电话那头传来老公李思成的声音:“晓茹,你现在在哪里?”
“我……我有点事,在外面。”
“医院刚刚打电话催我缴款了,这可怎么办?”
“我会想办法的……啊……”身后的男人猛然用力,秦晓茹发出一声声音,电话那头的李思成听见了,关切的问:“晓茹,你怎么了?”
“没事……撞……撞了一下!”陆景深就是有意的,她吐出一个字他就狠狠的撞击她一下,以至于秦晓茹说话断断续续的。
李思成不知道这边发生了什么事情,“你小心点,主意安全,孩子有我照顾呢!”
听见李思成在那头温情脉脉的话陆景深用力,秦晓茹发出一声惊呼,电话被甩在了地上。
新一轮的占有重新开始……
陆景深像是要她的命一般的折腾着她,秦晓茹感觉死过去又活过来,如此这般几次她失去了知觉。
醒过来的时候已经是凌晨时分,她衣不蔽体地躺在包厢的沙发上,旁边的茶几上放着一叠钱。
很显然这是陆景深留下的,在他心中她就是这样的。
秦晓茹只是愣怔了几秒钟,就翻身坐起来,她飞快的整理了一下衣服,抓起茶几上的钱出了盛世。
赶到医院的时候天已经大亮了,秦晓茹先去了病房,儿子球球还在昏睡中,老公李思成在病房里守候,听见响声抬头看过来,“晓茹,你回来了?钱凑到了吗?”
“凑到了!”秦晓茹拿出一叠钱递给李思成,“先去交住院费吧。”
李思成接过去数了一下,“钱不够,昨天晚上我话没有说完你电话就断了,医生球球的情况不是太好,用了进口药,几千块一支,这点钱,连进口药的费用都不够!”
“这样啊?”秦晓茹伸手揉着头,李思成看着她疲惫的样子一脸懊悔:“都怪我,要不是我……晓茹,要不你回去问你爸借一下钱?”
秦晓茹锁着眉头没有说话,李思成又加一句:“护士说了,再交不上住院费就要撵我们走人了!”
秦晓茹微微叹口气:“我知道了,我去想办法吧!你照顾好球球!”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难得一梦念情深》

第3章再贱也不吃回头草


秦晓茹出了病房眉头锁得更紧了,不是她不想去问父亲借钱,而是三年前她已经被秦父赶出了秦家。
一分钱逼死英雄汉,更何况现在她要的是救命的钱,没有钱儿子的病怎么办?
秦晓茹知道现在不是自己逞强的时候,看来她只有去秦家走一趟了。
心里思索着走出住院部,一辆豪车缓缓的开过来,秦丹丹拉开车门满脸惊讶的看着秦晓茹:“你……你没有……”
那个死字在她喉间打了一个结,很快变成:“你怎么回来了?”
秦晓茹的目光落在光鲜亮丽的秦丹丹身上,讥诮的扯了一下嘴角,转身就走。
秦丹丹反应过来马上拦住她:“秦晓茹,你现在回来干什么?”
“和你有关系吗?”
“你不会是……”秦丹丹突然想起昨天晚上陆战北手上的抓痕,心里一抖:“你见过景深了?昨天你晚上你找了战北?”
昨天晚上的事情是秦晓茹最耻辱的经历,而眼前的女人可是陆景深名正言顺的妻子,面对秦丹丹这个正牌妻子的质问秦晓茹有些心虚,眼神不禁有些闪躲。
秦丹丹察言观色功夫一流看出了她的不对,再联系到陆景深昨天晚上回家的反应,除了手上有抓痕,她还闻到他身上有别的女人的味道,一股怒意从心头升起来:“你这个贱人!”
咬牙切齿的她一个嘴巴扇在秦晓茹脸上,秦晓茹没有想到她会突然动手,脸上挨了重重的一个耳光,她怒了:“秦丹丹你发什么疯?”
“我发什么疯?秦晓茹你就这么缺男人连自己的妹夫都要招惹?”秦丹丹眼睛血红的嘶吼。
“妹夫?”秦晓茹看着秦丹丹脸上浮现一抹讥讽的笑:“秦丹丹,我记得你好像叫过陆景深姐夫吧?和自己的姐夫混在一起还被搞大肚子的滋味应该很爽吧?”
秦丹丹脸上红一道白一道的,强忍住心头的愤怒:“秦晓茹,你和景深当初没有结婚,未婚分手很正常,我现在可是景深明媒正娶的妻子!”
妻子两个字刺痛了秦晓茹的心,三年前她亲眼看见秦丹丹和陆景深睡在一张床上还没有缓过来,秦丹丹就趾高气扬的来警告她:“我和景深哥在一起了,还怀了他的孩子,姐姐你肚子里的私生子做了吧。”
她不相信陆景深会那样残忍的对她和肚子里的孩子,直到亲耳听见他从电话里传来的声音,“马上去医院做了他,你这样的人不配为我生孩子!”
想起陆景深那样残忍的对她,秦晓茹就恨到极致,可是再恨又有什么用,这几年她过得人不人鬼不鬼,嫁了一个同性恋老公,儿子又得了绝症,她恨的人却活得恣意快活,逍遥自在,现在的她恨简直一文钱不值。
不想看见秦丹丹那张嚣张跋扈的脸,秦晓茹侧身想走,秦丹丹拦住她:“我告诉你秦晓茹,过去的事情就让它过去了,现在景深是我老公,你不要不知羞耻的去接近他,要是让我知道,我不会放过你的!”
秦晓茹看着秦丹丹那张美艳的脸,忍不住冷笑起来:“放心吧,姓陆的不过是我不要的男人,我就算是再贱也不会回头吃回头草的,更别说接近了!”
话音落下突然觉得有些冷,循着冷源看过去,她看见了负手而立的陆景深。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难得一梦念情深》

第4章等价交换


话音落下突然觉得有些冷,循着冷源看过去,她看见了负手而立的陆景深。
--------------------
陆景深什么时候来的?她和秦丹丹的对话他听到了多少?
看着陆景深的表情秦晓茹心里有些发憷,秦丹丹马上收敛了咄咄逼人,一副泫然欲泣的样子马上走向陆景深:“景深,姐姐她……她太过分了!”
陆景深伸手扶住秦丹丹的腰,掏出手绢温柔的擦干秦丹丹眼角的泪水,语气带着宠溺:“不过是一个贱女人说的话,你置干什么气?可别气坏了身子!”
贱女人!呵呵,三年前他没有背叛的时候可不是这样说的,他说她是他的小甜心,她是他这辈子最最重要的宝贝。
可是结果呢?男人的话果然都是不能信的,看在陆景深对于秦丹丹温情脉脉的样子,秦晓茹心里刺痛,她别过眼掉头大步离开了。
秦晓茹出了医院立刻赶往秦父的公司,秘书拦住了她,“秦小姐,您来得不巧,秦总现在在开会,没有时间见你!”
秦晓茹心急如焚,儿子在医院等着要钱救命呢,她哪里等得下去,于是央求秘书:“要不你帮我去给我爸说一声,我只耽误他几分钟?”
秘书摇头,态度很坚决,“秦总这个会很重要,吩咐过不允许人打搅的。”
秦晓茹没有办法,只好在秦父办公室坐下等候,刚等了一会,手机响了,陆景深的声音传来:“秦晓茹,给你十分钟到我办公室来!”
“凭什么?”秦晓茹下意识的反驳。
“凭我手里有昨天晚上你在盛世洗手间招惹我的视频。”男人的声音很慢,字字如同惊雷响彻在秦晓茹耳边。
她张了张嘴,好一会才吐出俩个字:“无耻!”
“我只给你十分钟,十分钟你不出现在我办公室,视频马上就会出现在你爸手里,你知道后果的!”
“姓陆的,你不是人!”秦晓茹对着电话声嘶力竭的骂了一句,那头寂静无声,陆景深已经挂了电话。
如果陆景深手里真的有视频,并且真的把视频传给秦父,后果不堪设想。
当年陆景深和秦丹丹背叛后倒打一耙,说她和林潇有私情,秦父气坏了,不听她解释就把她赶出了秦家,现在要是秦父知道她回到东城和陆景深搅合在一起,肯定比当年还要震怒,她想央求秦父给她钱救儿子是绝无可能的。
秦晓茹不敢赌,陆景深那么狠毒是干得出这样的事情的,秦父的公司离陆景深的公司不远,她必须赶过去看看。
秦晓茹脚不沾地气喘吁吁的冲进了陆景深的公司,推开办公室的门,坐在老板椅上的男人对她露出一个颠倒众生的笑容,“嗯,非常守时,你要是晚来一秒钟,我就把这个视频发出去了!”
他说着话对着秦晓茹举起手机,屏幕上很清晰的出现昨天晚上的洗手间画面,秦晓茹脸色一下子变了,快速关上门她恶狠狠的冲到陆景深旁边抢过他手里的手机砸出去。
陆景深对着地上四分五裂的手机摊摊手:“以为这样就可以销毁证据了?我告诉你我有备份,这样的东西有很多!”
“你……姓陆的你想怎么样?”
“我想怎么样?”陆景深似笑非笑的看着她,“你刚刚和丹丹说了什么?”
“我……”秦晓茹咬牙,心里恨到极致,语气却瞬间软下来,“陆总,我当时气急了,我道歉!”
“道歉?道歉有用还要警察干什么?”
“你要怎么样?”
“我要怎么样?”陆景深偏着头看着秦晓茹笑,“你不是说你不吃回头草吗?我想看看秦家大小姐吃回头草的样子。”
陆景深的意思很明白,秦晓茹真想一个耳光甩再他那张英俊的脸上,可是她不敢,她有儿子,儿子还在医院等着救命呢。
她现在身无分文也没有任何靠山没有可以和陆景深赌的资本,想明白这个秦晓茹垂下头,“陆总,我错了,我不该负起说那样的话,你大人不记小人过饶了我吧,求你了!”
“秦晓茹,要我饶过你很简单,等价交换,没有别的路!”
“我知道了,我现在需要钱,能不能等我问我爸……”
“我可以给医院打招呼缓上一缓,现在就看你的诚意了!”
“我答应你!”秦晓茹咬着嘴唇,就当是被狗咬了一口,为了儿子她没有什么不可以做的。
陆景深看着她痛苦的样子,眸色森寒,他不嫌弃她已经是给她十分面子了,她竟然还敢露出那副不情不愿的样子拒绝他,她有什么资本装高尚?
心里怨恨,声音寒彻透骨:“脱了吧!”
“在这里?”秦晓茹不敢相信的看着他。
“对,就在这里!”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难得一梦念情深》

第5章原配上门


尽管室内开着空调,但是秦晓茹还是感觉浑身都冷,她怎么会爱上这样一个恶魔?
后悔像是潮水般涌来,陆景深坐在椅子上面,嘴角带着嘲讽,目光像是刀子在她身上凌迟。
这话让秦晓茹脸上血往上涌,男人慢腾腾得拉开裤子拉链,她被他顶在办公桌的台上。
面对着的是巨大的落地玻璃,和昨天晚上一样,所有的不堪纠缠一览无余。
“陆景深!”她咬着嘴唇,眼泪一颗颗的滴落在桌面上。
陆景深看着她晶莹剔透的眼泪眼中没有丝毫同情,都是恨意,“秦晓茹,这都是你的报应,林潇死了,你的儿子也得了绝症,这都是你的报应!你这样的女人活该受到这样的报应!”
“我不许你这样说我儿子!你没有资格说他!”秦晓茹眼中都是泪,所有人都有资格侮辱她,但是陆景深没有!
“没有资格?我没有资格谁有资格?”
“谁都有资格,就你没有!”
“我让你嘴硬!”男人一个反转把她从办公桌上拎起来,“你当初做掉我的孩子的时候就应该知道会有今天!”
做掉他的孩子?他什么意思?秦晓茹含泪看着陆景深:“你什么意思?陆景深你什么意思?”
那个孩子不是他让她打掉的吗?怎么现在他竟然这样说她?她准备问过清楚的,外面的走廊上传来问好声:“少夫人好!”
少夫人?秦丹丹来了?秦晓茹一惊,下意识的把目光看向陆景深,他嘴角带着一丝冷笑:“你不是不屑接近我的吗?你说要是让丹丹看见你这副样子……”
秦晓茹不敢相信的看着陆景深,他竟然一点都没有心虚和害怕,他不是那么爱秦丹丹的吗?既然这样这又是为什么?
秦晓茹想不明白,陆景深不怕她不能不怕,“陆景深,求你……求你了!”
秦晓茹满眼哀求,陆景深嘴角浮现一抹讽刺的笑容,抱起她闪进了休息室,进入休息室的时候还随手把她脱下的衣服也带了进去。
她和陆景深进入休息室关上门的瞬间,外面办公室的门被推开了,秦丹丹的声音娇滴滴的响起:“景深!”
秦晓茹听见自己心跳在剧烈的响着,只是侧着耳朵听着外面的动静。
秦丹丹喊了两声景深后听不见回答直奔休息室而来。
听着高跟鞋的声音越来越近,秦晓茹下意识的伸手抵在休息室的门上
外面秦丹丹伸手推了一下门,没有推开,她有些疑惑:“门怎么锁了?景深!景深你在里面吗?”
随着秦丹丹的问话声,男人突然用力,秦晓茹猝不及防啊的一声。
外面秦丹丹听见了这声啊,越发的敲门得狠了:“景深!景深你开门呀!”
陆景深嘴角浮现一抹邪魅的笑,肆无忌惮的开始动作,秦晓茹一只手抵在门上,一只手捂住嘴,浑身骨架都要被撞散了。
秦丹丹在外面敲了一会门,转过身开始叫:“王特助!把休息室的钥匙拿来!”
秦晓茹大惊失色转头看着陆景深,男人嘴角带着讽刺。
他是故意的,从头到尾他就没有准备饶过她!
想到马上要面对的场景,一股绝望从秦晓茹的心头冒出来。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难得一梦念情深》

第6章没有这样不知道廉耻的女儿


她睁着惊慌失措的眼睛看着陆景深,陆景深嗤笑一声,压低的声音带着一股狠戾:“秦晓茹,你从前不就是喜欢这样吗?今天这是怎么了?”
秦晓茹一句话不敢说只是对着他摇头,她的哀求看在陆景深眼里只觉得讽刺异常。
想到三年前看见她和林潇躺在床上的情形,陆景深的眸色在变冷,这个不要脸的贱人!
他的手猛地掐上秦晓茹的脖子,呼吸瞬间困难,秦晓茹什么也听不见,只是睁着眼睛这样看着陆景深。
外面秦丹丹有些失控的高声叫着陆景深的特助,特助从外面走了进来,语气恭恭敬敬的,神态却没有半分恭敬,“少夫人,陆总累了需要好好休息,请您不要打搅他!”
秦丹丹脸上闪过一丝恼怒,她明明听见里面传来女人的声音,陆景深在里面休息,是和女人一起休息吧?
有那么一瞬间她想撞开门看看里面到底是哪个妖精,只是接触到特助脸色的漠然,想到自己现在的尴尬处境,不甘心的转身。
“既然景深在休息,那我就不打搅他了,王特助,麻烦你转告景深一声,醒了给我打个电话,我有事情找她。”
秦丹丹带着不甘离开了陆景深的公司,她耳朵没有坏,刚刚的确听到了女人的声音。
陆景深这三年花边新闻极少,对她也关怀备至,这突然的带着女人在办公室的休息室胡搞让秦丹丹心里着实不是滋味,到底是哪个女人在休息室里?
突然想起早上在医院看见秦晓茹的情形,秦丹丹心里一惊,休息室的女人不会是秦晓茹吧?
要是秦晓茹和陆景深纠缠在一起那可不妙,她是怎么把陆景深从秦晓茹手里夺过来的可是一清二楚。
这件事必须查清楚才心安,心里想着她停下脚步,马上返回了前台所在处,从包里拿出一个盒子递给前台:“麻烦帮我把这个交给刚刚过来的秦小姐。”
秦晓茹来的时候前台询问过名字,马上答应下来:“好的!”
竟然真的是秦晓茹那个贱人!秦丹丹气得七窍生烟,一把从前台手里拿回盒子,声音带着生硬:“算了,我自己交给她吧!”
前台莫名其妙的看着她怒气冲冲的冲出了公司,回到外面的车上秦丹丹拿起手机拨出去:“妈,秦晓茹回来了,现在在公司招惹景深呢!”
“什么?这是真的?”电话那头温母陈若兰的声音提高了八度。
“是真的,我早上才在医院撞见她,没有想到下午她就去找景深了!”
“等着看我怎么弄死她!”陈若兰恶狠狠的骂。“得想一个办法,不能让这个她得逞!”
秦晓茹恢复清醒已经是一个小时以后,和昨天晚上一样的情形,她仰面朝天的躺在休息室大床上,陆景深踪影全无。
她挣扎着穿上衣服跌跌撞撞的离开了陆景深的办公室,刚走出公司大门,迎面对上的是秦父惊愕的目光,“你真的回来了?你来这里干什么?”
“爸……我……”秦晓茹的话还没有说完,秦丹丹从秦父身后红着眼睛冒出来,“她来找景深的,我早上在医院撞见她,她就那样威胁过我,我没有想到几个小时后她竟然真的来了景深的公司!”
“这是真的?”秦父看着秦晓茹的目光满是失望。
“这是证据,爸,你看她的脖子上……”秦丹丹上前一步扯下秦晓茹的衣领,给秦父看她脖子上的痕迹,“爸……她真的是来招惹景深的,姐姐怎么可以这样无耻?我不活了!”
秦丹丹嚎啕大哭起来,秦父的目光落在秦晓茹满是吻痕的脖子上,气得浑身都在抖:“无耻!那是你妹夫啊?你怎么可以这样?”
“爸,不是那样,我没有招惹他,是我儿子得了绝症……他威胁我……”秦晓茹磕磕绊绊的解释。
“你儿子得了绝症就可以去招惹我男人?姐姐,景深是我的丈夫啊?我知道你不甘心,可是当年是你不要脸背叛是景深的,你怎么可以这样无耻到往我心上捅刀子?”
“我没有你这样不知道廉耻的女儿,不要再让我看见你!”秦父赏了秦晓茹一记耳光后带着哭得像是泪人的秦丹丹离开了,秦晓茹怔怔的站在原地,浑身一点点的凉了下去。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难得一梦念情深》

第7章妈妈我不想死


秦晓茹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回到医院的,病房里儿子球球孤零零的一个人靠坐在床头,看见秦晓茹进来眼睛亮了一下:“妈妈!”
“球球今天有没有乖?”秦晓茹伸手摸摸他的头。
“我乖,打针都没有哭。”球球睁着大眼睛看着秦晓茹,“妈妈,刚刚护士阿姨说,我们没有钱,要是再不交住院费就要赶我们走!妈妈,我不想死!”
秦晓茹泪如雨下,“球球乖,妈妈再想办法,会有钱的,你乖乖在医院,妈妈马上去凑钱!”
秦晓茹不知道自己是怎么提起勇气拨通陆景深的电话的,她的嗓子哑得特别得厉害。“是我,我是秦晓茹,我需要钱,求你给我钱,让我做什么都可以!”
“做什么都可以?”男人讽刺的笑声从电话那头传来:“好啊秦晓茹,你又一次用你的无耻刷新了我的下限!只是你现在有什么和我交易的资本?难道就凭你那肮脏的身体?”
他侮辱的话对于秦晓茹已经没有杀伤力,她只是喃喃的:“陆景深,我求你了,求你给我一条生路吧!”
电话那头沉默了一下,陆景深的声音冷冰冰的传来:“秦晓茹,你的死活和我没有关系,别想用你的生死来威胁我,不过,我对你的身体还有些兴趣,我可以给你钱,不过从现在开始,你必须上随传随到!”
有了陆景深的发话,医院没有再为难她,只是球球的病情好像越发的严重了起来。
医生抢救了一整天才恢复过来,担忧了一整天,秦晓茹悬着的心终于放回了肚子里,她静静的坐在病房的椅子上看着病床上熟睡的儿子。
眼泪一颗一颗的顺着眼角滑落,“儿子,你得赶紧好起来啊!你是妈妈唯一的希望,要是你有什么三长两短,妈妈也不活了!”
她握住球球柔软的小手念叨,门口陆景深手插在口袋里静静的站在门口,看见秦晓茹泪流满面的样子,他眸色暗沉,她是为了这个孩子活着他一直就知道。
三年前林潇出事时候她悲痛欲绝的样子他看得很清楚,如果当时不是怀住这个孩子,三年前她就随着林潇走了吧?
心里针扎一样的疼,他大步进入病房,一把抓住秦晓茹把她从地上拎起来,声音寒彻透骨:“脱了!”
秦晓茹眼睛里还带着泪光,无措的看着他:“景深,能不能不要在这里?”
“我让你脱了!”
他的眸子寒凉得紧,秦晓茹避开他的目光,抖着身子开始脱衣服,刚解开两个扣子,陆景深一把抓住她的衣领,他用力把她按倒。
秦晓茹目光涣散的看在天花板,任凭陆景深折腾一声不吭。
她的无声像是在和他较劲,陆景深冷笑,“叫出来!说你爱我!”
“啊……我爱你!”她的声音飘渺空荡,没有半分的情感像是在对着一个空气念叨,陆景深心头火辣辣的疼,明明是他在折腾她,可是痛的却是他自己。
想着自己亲眼看见她和林潇纠缠的画面,陆景深恨意越发的升腾起来。
这个狼心狗肺的女人!他伸手掐住她的脖子,秦晓茹的声音瞬间消失,陆景深继续大力的冲撞着她。
等他发泄完毕抽身而退,才发现秦晓茹人已经晕了过去。
秦晓茹恢复意识的时候陆景深在打电话,“丹丹晕倒了?好,我马上过来!”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难得一梦念情深》

第8章他的妻子怀孕了


陆景深开车回到家,秦丹丹躺在床上脸色惨白,陈若兰坐在一旁抹泪,“丹丹这身体越来越差了,这好好的就突然晕倒了,我掐了好一会人中才醒过来!”
“怎么不送医院?”
“这孩子,医院呆怕了,打死也不去医院,嘴里一直念叨你,我就打电话给你了,景深,没有耽误你公事吧?”
“没有。”陆景深在床边坐下,“丹丹,我送你去医院吧,让医生检查检查好不好?”
他的声音很温和,听起来柔情满满的,秦丹丹伸手抓住陆景深的手,“我不去医院,景深,我不想闻医院的消毒水味道。”
“可是你的身体?”
“没事,看见你我好多了!”秦丹丹说着挣扎着扑进陆景深怀里,本来想撒娇寻求同情的,却在目光接触到陆景深肩上的长发一下子呆住了。
虽然只是一根长发,秦丹丹仿佛闻到了秦晓茹的味道,这个死女人!
不要脸!她心里恶狠狠的骂着。
陈若兰看见女儿女婿抱在一起的唯美画面,脸上也带了笑容,“景深,工作重要,但是家庭也重要,丹丹一个人呆在家里太闷了,要是有一个孩子……”
“丹丹身体不好,等她身体好了再说。”
“我知道丹丹身体不好,我的意思是用其他的受孕方式,这样既可以孕育你们的孩子,丹丹以后也不会孤单。”
“绝对不可以,我不希望我的孩子由别的女人生出来!”陆景深一口回绝。
陈若兰脸上有些尴尬,“卵子是丹丹的,那个女人只是一个工具……”
“我说了不行!”陆景深的声音一下子冷了三分。
陈若兰悻悻的,“我们可以等,可是亲家奶奶不能等了,已经和丹丹说过好多次了……”
“放心吧,我奶奶那边有我呢!”
陆景深油盐不进,母女俩也没有办法,看陆景深出去接电话,秦丹丹咬牙切齿的:“妈,景深现在和秦晓茹那个牵扯起来,孩子的事情他是不会答应的。”
“这个女人可真是可恶,都消失了好几年,为什么现在突然出现?我说丹丹,景深不会变心吧?他从前可是把那个贱人当眼珠子一样的疼着的,要是他们搞在一起旧情复燃,你怎么办?”
“所以要想办法啊?秦丹丹皱着眉头想了好一会,突然眼睛一亮“我有办法了!”
球球昏睡了一夜,秦晓茹在床边守候了一夜,看着儿子因为生病惨白的脸,她一遍遍的祷告:“老天,你赶快让我儿子好起来吧,我求您了,只要你让他好起来,您让我做什么都可以,包括放弃生命!”
早上起来,球球喝了小半碗粥,没过半小时又全部吐了,秦晓茹心里担心更甚,她去找了球球的主治医生询问情况。
医生说找配对的骨髓的几率不是大,建议秦晓茹和孩子的父亲考虑要一个孩子,用脐带血治疗得几率要比骨髓移植高很多。
出了医生办公室秦晓茹一脸的凝重,医生的建议的确是最好的选择,只是孩子的父亲……
她微微的叹口气,心情沉重的准备返回病房,走到电梯门口,电梯突然打开了,陆景深抱着秦丹丹从里面走了出来,陈若兰一脸紧张的跟在旁边。
“丹丹,你怀孕了怎么都不知道?你想吓死妈呀?”
秦晓茹脚步一顿,秦丹丹怀孕了?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难得一梦念情深》

第9章别人的孩子和我有什么关系


目光看到秦丹丹抱着陆景深的脖子那副小鸟依人的样子,看到陆景深眼中温情脉脉的表情,秦晓茹抽了一下嘴角露出一个讽刺的笑容。
陆景深看见了她的表情,俊脸一沉,阴翳的目光从她身上扫过,秦晓茹打了一个寒颤,快步离开回了病房。
坐在病床前,她看着昏睡中的球球思绪有些飘远。
陆景深什么时候进入病房的她都没有察觉,直到听到一声干咳她才转过头。
陆景深手插在口袋里若有所思的看着她,秦晓茹站起身恭恭敬敬的:“陆总有事吗?”
她的声音带着无尽的疏离,听在陆景深耳朵里莫名觉得不舒服,他冷笑一声,“没什么大事,我来这里是想告诉你,丹丹怀孕了!”
“恭喜陆总!”秦晓茹听见自己声音干巴巴的。
陆景深嗤笑一声,“恭喜就不别了,我来是想告诉你一声,丹丹身体很弱,受不了刺激,她这段时间都要在这里保胎,为了防止你刺激到她,我打算让你和你儿子换家医院!”
“换医院?”秦晓茹一愣马上反应过来:“陆总,不能换医院!”
“不能换?为什么?”
“这是东城最好的肿瘤医院,我儿子的病一直在这边看,要是贸然换医院会影响到他的病情的,他现在情况不是太好……”
“和我有关系吗?”陆景深打断她,“对于我来说,我的妻子和孩子永远是第一位的,别人的妻子和孩子关我什么事情?”
“我……”秦晓茹接触到他鄙夷的目光,马上垂下了头,目光看着自己的脚尖,声音带了祈求,“陆总,我知道自己是个什么东西,您放心我不会去招惹陆少夫人的,我现在只希望能够让我儿子尽快的好起来,我保证,以后看见陆少夫人我会绕道走的!求您不要赶我儿子走,求您了!”
对于秦晓茹来说只有她的儿子是最重要的,如果不是因为她儿子生病,陆景深肯定这辈子都不一定会见到她。
当然如果不是她嫁了一个同性恋的好赌老公,如果不是没有钱,陆景深肯定她绝不会对自己低头。
这几年她躲得可真是够紧的,陆景深的目光落在她光洁修长的脖颈上面,“秦晓茹,我可以给你儿子找到骨髓,让他好好的活下去,不过……”
“不过什么?”秦晓茹抬头看着陆景深,目光里满是渴求。
“陆总,只要您能救我儿子,你让我做什么都可以!”
“做什么都可以?你确定?”陆景深目光深邃的看着她。
“我确定!”她回答得毫不犹豫。
“假如我要你的命呢?”
“只要我儿子安然无恙好好的活下去,我可以把命给你!”
“呵呵!”陆景深看着她大义凛然的样子冷笑一声,“记住你说的话,到时候可别反悔。”
秦晓茹不知道陆景深什么意思,配对的骨髓可不是那么容易找的,不过以陆景深的本事还真有可能找到。
要是能找到骨髓,儿子就有救了,她伸手摸摸球球的头,“儿子,妈妈为了你什么都可以做!什么都可以!”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难得一梦念情深》

第10章三个选择


陆景深丢下那句莫名其妙的话后两天没有出现过,秦晓茹眼皮跳得慌,她一直小心翼翼的,就怕出什么事情。
球球这两天情况不错,吃过午饭,秦晓茹抱着他去外面晒了一会太阳。
球球回到病房就睡了,秦晓茹轻轻关上门,准备去买点生活用品,走到楼下看见了秦丹丹和陈若兰。
秦丹丹一副弱不禁风的样子,陈若兰小心翼翼的扶住她,看见那母女俩秦晓茹条件反射般的想找地方躲避。
还没有开始行动,那母女俩看见了她,秦丹丹出声,“秦晓茹我们谈谈。”
“谈什么?”秦晓茹定住脚步,谨慎的看着秦丹丹。
“谈什么你不知道啊?你这个不要脸的贱人,离景深远一些!”
秦丹丹的态度非常嚣张,秦晓茹想起陆景深的警告,忍气吞声的低了头移过这母女俩就准备走。
见她不反驳不争辩,秦丹丹和陈若兰对视一眼,母女俩分头拦住秦晓茹,陈若兰嘴里都是不堪入耳的脏话,秦丹丹则伸手来打秦晓茹。
秦晓茹被陈若兰堵住退路,脸上挨了秦丹丹一记耳光,秦丹丹还不解恨继续伸手来扯她的头发。
头发被攥在秦丹丹手里,秦晓茹疼到极致,下意识的用力一推。
耳朵里听到一声“嘭”接着是秦丹丹嘶声裂肺的惨叫声,“哎哟,我的肚子!好疼!”
抓住秦晓茹头发的手松开了,她定睛看过去,见秦丹丹身下的裤子变红了!
“丹丹!丹丹你怎么了?救命!快来人啊!”陈若兰扯开嗓门的叫。
很快有医护人员赶来,秦丹丹一身是血的被医护人员送去了手术室,陈若兰一边哭骂秦晓茹,拿着手机在给陆景深打电话:“景深,你赶快来医院,丹丹……丹丹被秦晓茹推倒见红了!”
陆景深是半小时后赶到医院的,陈若兰看见他来迎上去哭得那个撕心裂肺,“流了好多血,可怜我的丹丹……呜呜……”
陆景深凌厉的目光看向秦晓茹,她下意识的否认:“我没有推她,是她自己跌倒的!”
“她说谎!是她主动来找丹丹的,说她和你在一起了,丹丹哀求她离开,说自己怀孕了,可是这个贱人,竟然这样歹毒……竟然把我的丹丹推到在地,丹丹身体那么弱,这个孩子好不容易怀住的,要是没有了可怎么办?”
“我没有……我真的……”秦晓茹急切的解释,陆景深目光冷得像冰,她解释的话还没有说完,他大手一伸,恶狠狠的扼住了秦晓茹的咽喉。
她所有的解释都被卡在了喉咙间,呼吸困难,她听见陆景深在一字一顿:“如果丹丹有个三长两短,我要你偿命!”
秦丹丹的孩子没有保住,秦父得到消息也赶到了医院,听了陈若兰一番添油加醋的讲诉,气愤难忍,冲到球球的病房当着球球的面对着秦晓茹一顿拳打脚踢。
秦晓茹被打得浑身是伤,球球看见妈妈被打急得从床上滚了下来,秦父这才罢手离开了。
球球因为这一摔又被送进了急救室,秦晓茹鼻青脸肿的站在急救室门口徘徊,身后冷源逼近,她转过头,看见陆景深出现在身后。
看见陆景深秦晓茹莫名的胆寒:“陆总,我没有想过要害死您的孩子,那只是一个意外……”
“可是我的孩子已经没有了不是吗?”陆景深打断她的话,“秦晓茹,你欠我一条人命,你说怎么还?”
“我……陆总,真的不是我!”
“否认不能改变什么,秦晓茹,丹丹失去孩子,也失去了子宫,她这辈子都不能生孩子了,这一切都是你造成的,你说怎么办?”
秦丹丹不但流产还失去了子宫,秦晓茹吓一跳,看着陆景深阴沉沉的脸色,她知道他是不会相信自己的。
既然横竖他都不信自己,那她有什么必要解释,短暂的慌乱后她镇定下来,“陆总,您想怎么样?”
“我要你还我一个孩子!”
这话让秦晓茹莫名一惊,陆景深什么意思,她目光下意识的看向手术室的门,他不会是知道了什么吧?
陆景深目光一瞬不瞬的盯着她,“丹丹没有子宫,不能孕育孩子,你有两个选择,要么把你的子宫移植给丹丹,要么替丹丹和我孕育一个孩子!”
原来是她多想了,秦晓茹手紧紧的握在一起,“要是我不答应呢?”
“你不答应?”陆景深阴冷冷的笑了一下,“我可以给你第三个选择。”
“是什么?”秦晓茹还带着一丝期待。
“让医生停止手术,让你的孩子为我的孩子陪葬!”
“什么?你……姓陆的,你怎么可以这样狠毒?”秦晓茹惊得跳起来。“陆景深,你不是人!”
“狠毒么?我已经够仁慈了!秦晓茹,三个选择,你自己看着办,我只给你一天时间考虑!”
扔下这句话陆景深转身离开了,秦晓茹看着他的背影,无力的蹲下了身子。
继续阅读《难得一梦念情深》


版权声明:未经书面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对既成事实本站将保留所有的权利。

无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