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欢不爱:误惹豪门大亨最新章节,景媛,杨美凤全文免费阅读

小说:只欢不爱:误惹豪门大亨
分类:霸道总裁
作者:景媛
简介:?他是本市多金的高富帅,可是外界却传闻不沾荤腥
她是本市大名鼎鼎的记者,俗称狗仔
一场狗仔和企业大亨的访谈伊始,她吃了闭门羹,却从此死缠烂打上了这位大亨
“请问,外界传闻您和您父亲不和是真的么?”她语笑嫣然
他耐着性子,“这位小姐怎么对我的家世如此感兴趣?”“那外界传闻你那方面不行,真的?”她腆着脸皮
“你说呢?我行不行,这位小姐现在要不要试一试?”他们唇枪舌剑,她最后败下阵来……殊不知,在一月后她和她最爱人的婚礼上,她竟然被爆怀孕,而那位神秘的大亨竟然从天而降……
角色:景媛,杨美凤
只欢不爱:误惹豪门大亨最新章节,景媛,杨美凤全文免费阅读

《只欢不爱:误惹豪门大亨》免费试读免费阅读


第1章怀了谁的种?


白‘色’的礼堂,粉‘色’气球和鲜‘花’将里面装点地十分绚烂。景媛一身白‘色’的小礼裙,脸‘色’如白纸地站在红毯边,看着台上那一对璧人。

那个她爱了十年的男人,前一个月还说爱她娶她,可却在十天前忽然变卦。

现在站在台上的,一个是她的爱人,一个是她最亲的妹妹,多么讽刺?

她不明白,曾经那个为了救她,差点死于车祸的偏偏少年,究竟去哪了?她不明白,曾经那个宁愿放弃自己梦想,也要陪她念清华的少年,哪去了?

在司仪一声后,景媛捧着鲜‘花’走上台,她极力地想让自己走得稳些,却在一股猝不及防的力道下,狠狠地跌倒在地。

“小媛,都到了这个时候了,你还想‘弄’出什么‘乱’子?”台侧的‘女’人,她的后妈杨美凤冷声呵斥着。

景宁却快步过来,明明一脸关切却难掩嘴角笑意,“姐姐,你没摔到吧?”

“没事”,景媛摇头。

“可是姐姐,你脸‘色’好难看。”景宁满脸关切道。

“我真的没事”,景媛冷拒,力道不大,一把推开了挽着自己的人。

杨美凤一看,有些气恼,“你妹妹好心扶你,你还这么不讲理。”

景媛没有回答,脸‘色’却像白纸一般,终于,还是瘫软了下来。

“快,去姐姐的包里拿‘药’,她的哮喘可能犯了”,景宁冲着人群道,难掩脸上的关心。

只是景媛的脸更加惨白,她根本没有哮喘病!

景宁地助理很快拿了一个黑皮包上来,她慌手忙脚地翻找着,看得景宁更是焦急。

“我来”,景宁夺过包,却‘一不小心’把包里的东西全倒了出来,一张化验单顺势飘了出来。

助理琳达捡起那化验单,支支吾吾地看着景宁,“这是…孕检报告…”。

“什么?”杨美凤几乎是冲上了台,夺过琳达手里的报告,然后止不住怒气,抬手一巴掌便甩在景媛的脸上。

“原来你早跟不三不四的男人勾搭,怪不得杨军不要你!”

“什么,景媛有‘私’生子了?”

“啊呀,怪不得顾少不要她了啊。”

众人议论纷纷,几乎都用鄙夷的目光看着地上的人。

“够了!”台上的新‘浪’厉声呵斥道,一步步朝着景媛走来,那皮鞋发出的哒哒声让人心惊。

杨军弯腰,捏着景媛的下巴,眼眸深邃地似要将人凌迟般…

“那个男人是谁?”杨军的眼里带着戾气。

“他是谁?”景媛冷笑,冰凉咸腥的泪没入‘唇’齿内,“他比你好千倍万倍,他爱我护我,可是那个人已经死了!”

“阿军,别和她说这么多。你和小宁的婚礼继续,我让人把她带走”,杨美凤宽慰着杨军,旋即对着维护的保安道,“把她拖走。”

“谁敢?”

只见一个一身白‘色’西装,打着黑‘色’领结,颀长笔‘挺’的男人走上了红地毯,他那双眼清冷如天鹅湖水,不染铅尘,那薄薄的‘唇’微微上翘。他在笑,可是又平添几分冷漠。他单手别再‘裤’袋里,每走一步,似乎都让周遭的事物…黯然失‘色’。

他径直走到景媛跟前,轻轻地拉起了她,搂住了她的腰,“你还真不听话,做了我的人,还到处跑?”

“我不…认识…你!”景媛一字一字用力,冷冷回绝。

“不认识?”男人笑,‘唇’齿轻轻掠过景媛耳际,吹动她的发丝,话语温柔而残忍,“一个月前,你和我的那个晚上…,现在你肚子里还留下了证据,你想否认?”

一个月前,该死的一个月前!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只欢不爱:误惹豪门大亨》

第2章潜入男神的家


白‘色’的礼堂,粉‘色’气球和鲜‘花’将里面装点地十分绚烂。景媛一身白‘色’的小礼裙,脸‘色’如白纸地站在红毯边,看着台上那一对璧人。

那个她爱了十年的男人,前一个月还说爱她娶她,可却在十天前忽然变卦。

现在站在台上的,一个是她的爱人,一个是她最亲的妹妹,多么讽刺?

她不明白,曾经那个为了救她,差点死于车祸的偏偏少年,究竟去哪了?她不明白,曾经那个宁愿放弃自己梦想,也要陪她念清华的少年,哪去了?

在司仪一声后,景媛捧着鲜‘花’走上台,她极力地想让自己走得稳些,却在一股猝不及防的力道下,狠狠地跌倒在地。

“小媛,都到了这个时候了,你还想‘弄’出什么‘乱’子?”台侧的‘女’人,她的后妈杨美凤冷声呵斥着。

景宁却快步过来,明明一脸关切却难掩嘴角笑意,“姐姐,你没摔到吧?”

“没事”,景媛摇头。

“可是姐姐,你脸‘色’好难看。”景宁满脸关切道。

“我真的没事”,景媛冷拒,力道不大,一把推开了挽着自己的人。

杨美凤一看,有些气恼,“你妹妹好心扶你,你还这么不讲理。”

景媛没有回答,脸‘色’却像白纸一般,终于,还是瘫软了下来。

“快,去姐姐的包里拿‘药’,她的哮喘可能犯了”,景宁冲着人群道,难掩脸上的关心。

只是景媛的脸更加惨白,她根本没有哮喘病!

景宁地助理很快拿了一个黑皮包上来,她慌手忙脚地翻找着,看得景宁更是焦急。

“我来”,景宁夺过包,却‘一不小心’把包里的东西全倒了出来,一张化验单顺势飘了出来。

助理琳达捡起那化验单,支支吾吾地看着景宁,“这是…孕检报告…”。

“什么?”杨美凤几乎是冲上了台,夺过琳达手里的报告,然后止不住怒气,抬手一巴掌便甩在景媛的脸上。

“原来你早跟不三不四的男人勾搭,怪不得杨军不要你!”

“什么,景媛有‘私’生子了?”

“啊呀,怪不得顾少不要她了啊。”

众人议论纷纷,几乎都用鄙夷的目光看着地上的人。

“够了!”台上的新‘浪’厉声呵斥道,一步步朝着景媛走来,那皮鞋发出的哒哒声让人心惊。

杨军弯腰,捏着景媛的下巴,眼眸深邃地似要将人凌迟般…

“那个男人是谁?”杨军的眼里带着戾气。

“他是谁?”景媛冷笑,冰凉咸腥的泪没入‘唇’齿内,“他比你好千倍万倍,他爱我护我,可是那个人已经死了!”

“阿军,别和她说这么多。你和小宁的婚礼继续,我让人把她带走”,杨美凤宽慰着杨军,旋即对着维护的保安道,“把她拖走。”

“谁敢?”

只见一个一身白‘色’西装,打着黑‘色’领结,颀长笔‘挺’的男人走上了红地毯,他那双眼清冷如天鹅湖水,不染铅尘,那薄薄的‘唇’微微上翘。他在笑,可是又平添几分冷漠。他单手别再‘裤’袋里,每走一步,似乎都让周遭的事物…黯然失‘色’。

他径直走到景媛跟前,轻轻地拉起了她,搂住了她的腰,“你还真不听话,做了我的人,还到处跑?”

“我不…认识…你!”景媛一字一字用力,冷冷回绝。

“不认识?”男人笑,‘唇’齿轻轻掠过景媛耳际,吹动她的发丝,话语温柔而残忍,“一个月前,你和我的那个晚上…,现在你肚子里还留下了证据,你想否认?”

一个月前,该死的一个月前!

高宅

米色的大面包车,车门哐当打开,从里面跳下几个穿休闲服的男男女女。

他们脖子上都吊着相机。

一排法国梧桐,树荫遮满了小路。一座三层楼的哥特式建筑就隐藏在梧桐开启的小路深处。

“我们真的要采访他吗?听说他是个很不讲道理的人”,同事李艳嘀咕着,抬头看着高高的铁门。

沈澜也皱紧了眉头,“要是不进去采访,咱们这个月的奖金可都没了。”

“我感觉那奖金无望了…”。

几个人闲聊之际,铁门自动打开了。三人走了几分钟,终于来到了那庄严的建筑下。

“那个,麻烦问一下,高先生在家吗?”刘飞是男生,自然被推在了最前头。

管家王叔似乎习以为常,表情没什么变化,“你们等着吧,先生去打高尔夫了。”

这一等,就是从日中到日落,李艳换了好几个姿势,索性一屁股坐在了草地上。

“都别哭丧着脸啊,待会还怎么采访啊”,刘飞拉了拉地上的李艳。

“哎呀,这累了连歇息都不能了吗?”李艳情绪已有些烦躁。

“难道你们不知道每次来采访的那些人的下场吗?”未见其人先闻其声,三人都朝着绿色草地上看去。

一个一身白色骑马装的男人,正拿着球杆缓缓走来,他五官就像雕刻般棱角分明,细碎的阳光此刻打在他的肩头,就像给他披了光环般。他短齐的发由于运动的关系,微湿,但却更让他有种说不出的味道。

李艳惊得站起,顿时脸色绯红。这男人好帅。

下场?

沈澜打量着来人,这个就是传说中高大冷酷的高总裁吧?

“你好,高先生,我们是经济专栏的期刊记者。就上次贵公司参与政府新地竞拍的事,我们想了解一下您的看法”,李艳微笑着,说明了来意。

高纪儒寡言,抬步就要进去。

见这么快就要被拒绝,李艳急忙追了上去,“听说高先生家里正在招园丁,我们特地给你找了个。”

园丁?

沈澜惊地下巴都快要掉了。

“恩?”高纪儒侧视了眼李艳。

李艳厚着脸皮笑,然后回头,本想指刘飞的,可刘飞那小子早就不知道闪到哪去了,于是李艳的手只好摆动了几下,定格在沈澜身上。

“就是她,她剪地一手好草。锄地一手好地!”

“什么?”沈澜一时张大了嘴,她从小到大就没进过农村,别说除草了,就连除草机长什么样她都不知道。更何况,今天他们来,不是来采访高纪儒的么?

见沈澜半晌不动,李艳急忙催促着,“还愣着干什么啊,害怕高先生给不起你工资啊。”

“难不成现在就要…除草?”沈澜对上李艳忽闪忽闪的眼睛,差点没找一个地‘洞’自己钻,“可是我从来没除过这么大的院子,我怕自己做不好。”

“你”,李艳气得挠头。

高纪儒闻声朝沈澜看去,那波澜不惊的脸上微微有了一丝变化,因为沈澜的声音,恍若三年前那个夜里,那个声音…

“那你试试吧”,他声音仍是阴沉,说完,将球杆递给王叔。朝着院子里的休闲椅走去。

只是临进屋的时候,还是用余光扫了眼沈澜。

王叔放了球杆便给沈澜指除草机的位置。

沈澜看了眼那大家伙,只好赶鸭子上架,朝刘飞挤眉瞪眼,“没采访好小心我回去揍你。”

刘飞吐了吐舌头,屁颠屁颠朝着李艳跑去。

“我只想说一句,做全国首屈一指的投手。”高纪儒眉头拧着,然后随手拿起了一边架子上的报纸看了起来,不想再多言。

李艳脸僵硬,拿笔快速地记着,高纪儒是本市盛丰投资公司的首席,他曾经投资建设了本市最大的游乐园以及半岛庄园等等一系列大型工程,可谓是年轻有为。

李艳想要再继续这个话题,“那你能告诉我们为什么…”。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只欢不爱:误惹豪门大亨》

第3章先生太高冷了


白‘色’的礼堂,粉‘色’气球和鲜‘花’将里面装点地十分绚烂。景媛一身白‘色’的小礼裙,脸‘色’如白纸地站在红毯边,看着台上那一对璧人。

那个她爱了十年的男人,前一个月还说爱她娶她,可却在十天前忽然变卦。

现在站在台上的,一个是她的爱人,一个是她最亲的妹妹,多么讽刺?

她不明白,曾经那个为了救她,差点死于车祸的偏偏少年,究竟去哪了?她不明白,曾经那个宁愿放弃自己梦想,也要陪她念清华的少年,哪去了?

在司仪一声后,景媛捧着鲜‘花’走上台,她极力地想让自己走得稳些,却在一股猝不及防的力道下,狠狠地跌倒在地。

“小媛,都到了这个时候了,你还想‘弄’出什么‘乱’子?”台侧的‘女’人,她的后妈杨美凤冷声呵斥着。

景宁却快步过来,明明一脸关切却难掩嘴角笑意,“姐姐,你没摔到吧?”

“没事”,景媛摇头。

“可是姐姐,你脸‘色’好难看。”景宁满脸关切道。

“我真的没事”,景媛冷拒,力道不大,一把推开了挽着自己的人。

杨美凤一看,有些气恼,“你妹妹好心扶你,你还这么不讲理。”

景媛没有回答,脸‘色’却像白纸一般,终于,还是瘫软了下来。

“快,去姐姐的包里拿‘药’,她的哮喘可能犯了”,景宁冲着人群道,难掩脸上的关心。

只是景媛的脸更加惨白,她根本没有哮喘病!

景宁地助理很快拿了一个黑皮包上来,她慌手忙脚地翻找着,看得景宁更是焦急。

“我来”,景宁夺过包,却‘一不小心’把包里的东西全倒了出来,一张化验单顺势飘了出来。

助理琳达捡起那化验单,支支吾吾地看着景宁,“这是…孕检报告…”。

“什么?”杨美凤几乎是冲上了台,夺过琳达手里的报告,然后止不住怒气,抬手一巴掌便甩在景媛的脸上。

“原来你早跟不三不四的男人勾搭,怪不得杨军不要你!”

“什么,景媛有‘私’生子了?”

“啊呀,怪不得顾少不要她了啊。”

众人议论纷纷,几乎都用鄙夷的目光看着地上的人。

“够了!”台上的新‘浪’厉声呵斥道,一步步朝着景媛走来,那皮鞋发出的哒哒声让人心惊。

杨军弯腰,捏着景媛的下巴,眼眸深邃地似要将人凌迟般…

“那个男人是谁?”杨军的眼里带着戾气。

“他是谁?”景媛冷笑,冰凉咸腥的泪没入‘唇’齿内,“他比你好千倍万倍,他爱我护我,可是那个人已经死了!”

“阿军,别和她说这么多。你和小宁的婚礼继续,我让人把她带走”,杨美凤宽慰着杨军,旋即对着维护的保安道,“把她拖走。”

“谁敢?”

只见一个一身白‘色’西装,打着黑‘色’领结,颀长笔‘挺’的男人走上了红地毯,他那双眼清冷如天鹅湖水,不染铅尘,那薄薄的‘唇’微微上翘。他在笑,可是又平添几分冷漠。他单手别再‘裤’袋里,每走一步,似乎都让周遭的事物…黯然失‘色’。

他径直走到景媛跟前,轻轻地拉起了她,搂住了她的腰,“你还真不听话,做了我的人,还到处跑?”

“我不…认识…你!”景媛一字一字用力,冷冷回绝。

“不认识?”男人笑,‘唇’齿轻轻掠过景媛耳际,吹动她的发丝,话语温柔而残忍,“一个月前,你和我的那个晚上…,现在你肚子里还留下了证据,你想否认?”

一个月前,该死的一个月前!

高宅

米色的大面包车,车门哐当打开,从里面跳下几个穿休闲服的男男女女。

他们脖子上都吊着相机。

一排法国梧桐,树荫遮满了小路。一座三层楼的哥特式建筑就隐藏在梧桐开启的小路深处。

“我们真的要采访他吗?听说他是个很不讲道理的人”,同事李艳嘀咕着,抬头看着高高的铁门。

沈澜也皱紧了眉头,“要是不进去采访,咱们这个月的奖金可都没了。”

“我感觉那奖金无望了…”。

几个人闲聊之际,铁门自动打开了。三人走了几分钟,终于来到了那庄严的建筑下。

“那个,麻烦问一下,高先生在家吗?”刘飞是男生,自然被推在了最前头。

管家王叔似乎习以为常,表情没什么变化,“你们等着吧,先生去打高尔夫了。”

这一等,就是从日中到日落,李艳换了好几个姿势,索性一屁股坐在了草地上。

“都别哭丧着脸啊,待会还怎么采访啊”,刘飞拉了拉地上的李艳。

“哎呀,这累了连歇息都不能了吗?”李艳情绪已有些烦躁。

“难道你们不知道每次来采访的那些人的下场吗?”未见其人先闻其声,三人都朝着绿色草地上看去。

一个一身白色骑马装的男人,正拿着球杆缓缓走来,他五官就像雕刻般棱角分明,细碎的阳光此刻打在他的肩头,就像给他披了光环般。他短齐的发由于运动的关系,微湿,但却更让他有种说不出的味道。

李艳惊得站起,顿时脸色绯红。这男人好帅。

下场?

沈澜打量着来人,这个就是传说中高大冷酷的高总裁吧?

“你好,高先生,我们是经济专栏的期刊记者。就上次贵公司参与政府新地竞拍的事,我们想了解一下您的看法”,李艳微笑着,说明了来意。

高纪儒寡言,抬步就要进去。

见这么快就要被拒绝,李艳急忙追了上去,“听说高先生家里正在招园丁,我们特地给你找了个。”

园丁?

沈澜惊地下巴都快要掉了。

“恩?”高纪儒侧视了眼李艳。

李艳厚着脸皮笑,然后回头,本想指刘飞的,可刘飞那小子早就不知道闪到哪去了,于是李艳的手只好摆动了几下,定格在沈澜身上。

“就是她,她剪地一手好草。锄地一手好地!”

“什么?”沈澜一时张大了嘴,她从小到大就没进过农村,别说除草了,就连除草机长什么样她都不知道。更何况,今天他们来,不是来采访高纪儒的么?

见沈澜半晌不动,李艳急忙催促着,“还愣着干什么啊,害怕高先生给不起你工资啊。”

“难不成现在就要…除草?”沈澜对上李艳忽闪忽闪的眼睛,差点没找一个地‘洞’自己钻,“可是我从来没除过这么大的院子,我怕自己做不好。”

“你”,李艳气得挠头。

高纪儒闻声朝沈澜看去,那波澜不惊的脸上微微有了一丝变化,因为沈澜的声音,恍若三年前那个夜里,那个声音…

“那你试试吧”,他声音仍是阴沉,说完,将球杆递给王叔。朝着院子里的休闲椅走去。

只是临进屋的时候,还是用余光扫了眼沈澜。

王叔放了球杆便给沈澜指除草机的位置。

沈澜看了眼那大家伙,只好赶鸭子上架,朝刘飞挤眉瞪眼,“没采访好小心我回去揍你。”

刘飞吐了吐舌头,屁颠屁颠朝着李艳跑去。

“我只想说一句,做全国首屈一指的投手。”高纪儒眉头拧着,然后随手拿起了一边架子上的报纸看了起来,不想再多言。

李艳脸僵硬,拿笔快速地记着,高纪儒是本市盛丰投资公司的首席,他曾经投资建设了本市最大的游乐园以及半岛庄园等等一系列大型工程,可谓是年轻有为。

李艳想要再继续这个话题,“那你能告诉我们为什么…”。

“王叔,送客”,高继儒不耐地开口,看都没看李艳一眼道动九霄全文阅读。-

“高先生,那您要跳槽去顾氏,这件事是真的吗?”李艳仍旧不死心。

而沈澜一听顾氏,立即竖起了耳朵。她今天之所以跟来的一个很大原因,就是想知道顾氏是否真的要聘请这个传说中的‘投神’做执行总监。

“保安,把这两个人轰了”,高继儒冷冷的声音没有任何幅度,他的忍耐似乎已经达到了极限武极神通全文阅读。

很快,几个保安就扛着李艳和刘飞朝着大铁门而去了。

“高继儒,你这个变态!我回去要写你是弯男,写你阳痿,写你…”,李艳泼妇般的叫嚣声传来,那骂骂咧咧的渐行渐远。

沈澜蹙着额头,真为自己有这样的队友而汗颜。

“你不走?还是要我送?”高继儒冷冷一笑,不知什么时候已起身走到了沈澜身后。

沈澜立即站直了身子,直直地就对上了高继儒的眼眸,“你们不是缺人么?留我试用。那点工资相信你还是给地起的。”

“你不怕我?”高继儒饶有兴味,脸上笑仍旧残忍。

“我怕”,沈澜挺直了腰板,“可是我只是来打工。”

高继儒认真打量着沈澜,目光定格在她那张并不太熟悉的脸上,似是想从回忆中捕捉什么,而后又转向她脖子上的相机上。

“我是摄影发烧友,难道高先生这里的除草师还不准人有业余爱好了?如果高先生真的那么蛮不讲理的话,那好,我也不高攀您这”,说毕,沈澜扭头就想走。

“慢着,这丫头有意思”,忽然,不知从哪个方向走来一个男人,男人也是一米八几的个子,中长帅气的发,微微染了点金色,他的右耳上带着一个紫色地耳钻,在阳光下特别闪耀。

男人也是一身骑马装,手里拿着球杆,和刚才高继儒回来的打扮是一模一样。

沈澜回头,看着来人,他笑得阳光灿烂。心中不禁舒了一口气。

“只此一次”,高继儒淡淡看了沈澜一眼,转身朝楼梯走去。

“好了,你留下来吧,在这里可是包吃包住的”,叶以祥打量着沈澜,露出阳光灿烂的笑容。

“高先生还没答应我是不是可以用相机呢,我可是摄影发烧友。如果不准许我在这四处随便拍照的话,那我走就是”,沈澜望了眼高继儒冷漠的背影,知道和他谈条件无疑是抵抗他的权位,根本不可能。

“丫头,你还得寸进尺了?”叶以祥眉头挑地老高,不过嘴上却带着笑。

“不愿意就算了”,沈澜也抬高了几分贝的声音。

叶以祥摸了摸额头,然后转身回头冲着高继儒的背后到,“儒子,你说让我在你这避几天风头的。这个丫头我要留下,你不答应我们就绝交。”

高继儒皱了皱眉,没有转身,默认了他的话。

“那多谢了,我去干活。”沈澜说毕,转身去研究除草剂了,看她那个样子,分明是一窍不通。

“这个丫头很有趣,看来这几天我不会无聊了”,叶以祥双手交叠在自己脑后,然后懒懒散散地便朝着高继儒身后走去。

“何以见得?”高继儒不以为然,已大步进了屋子。

“你看刚才那个女记者见了你这张帅气的脸,立马心花怒放了。可是刚才那丫头,却一点不心动。人人都知道你的身份,害怕你的威严,那她却临危不惧。她那些无知都是装出来的,我倒是想看看,她到底要用什么办法完成这次访谈。”生于官商之家的人,从小就养成了察言观色的本领。

这样谨慎伪装,可能并不仅仅是为了采访那么简单。

高继儒眉目一沉,“把她轰走”。

“所以说,你这个人就太无趣了。”叶以祥唉声叹气道,然后懒散地跌坐在软沙发内,翘起二郎腿一边抓了个梨子往嘴里塞,“你没让王叔把她轰走,不就是默认留下她了么?我倒是很想知道原因。”

“你管地太宽了。”高继儒沉眸,避开话题,又拿起了茶几上的报纸。

“既然你对她没意思……”,叶以祥将吃完的核随手一丢,起身便上楼了,“我觉得把那丫头安排在我隔壁最好。”

“去你的!”高继儒终于恼了,抓起刚才被丢的核朝旋转楼梯丢去。

叶以祥头一歪,躲地干净,咧嘴就笑了起来,“晚上听到什么声音都不要出来哦。”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只欢不爱:误惹豪门大亨》

第4章萌生了点情愫


白‘色’的礼堂,粉‘色’气球和鲜‘花’将里面装点地十分绚烂。景媛一身白‘色’的小礼裙,脸‘色’如白纸地站在红毯边,看着台上那一对璧人。

那个她爱了十年的男人,前一个月还说爱她娶她,可却在十天前忽然变卦。

现在站在台上的,一个是她的爱人,一个是她最亲的妹妹,多么讽刺?

她不明白,曾经那个为了救她,差点死于车祸的偏偏少年,究竟去哪了?她不明白,曾经那个宁愿放弃自己梦想,也要陪她念清华的少年,哪去了?

在司仪一声后,景媛捧着鲜‘花’走上台,她极力地想让自己走得稳些,却在一股猝不及防的力道下,狠狠地跌倒在地。

“小媛,都到了这个时候了,你还想‘弄’出什么‘乱’子?”台侧的‘女’人,她的后妈杨美凤冷声呵斥着。

景宁却快步过来,明明一脸关切却难掩嘴角笑意,“姐姐,你没摔到吧?”

“没事”,景媛摇头。

“可是姐姐,你脸‘色’好难看。”景宁满脸关切道。

“我真的没事”,景媛冷拒,力道不大,一把推开了挽着自己的人。

杨美凤一看,有些气恼,“你妹妹好心扶你,你还这么不讲理。”

景媛没有回答,脸‘色’却像白纸一般,终于,还是瘫软了下来。

“快,去姐姐的包里拿‘药’,她的哮喘可能犯了”,景宁冲着人群道,难掩脸上的关心。

只是景媛的脸更加惨白,她根本没有哮喘病!

景宁地助理很快拿了一个黑皮包上来,她慌手忙脚地翻找着,看得景宁更是焦急。

“我来”,景宁夺过包,却‘一不小心’把包里的东西全倒了出来,一张化验单顺势飘了出来。

助理琳达捡起那化验单,支支吾吾地看着景宁,“这是…孕检报告…”。

“什么?”杨美凤几乎是冲上了台,夺过琳达手里的报告,然后止不住怒气,抬手一巴掌便甩在景媛的脸上。

“原来你早跟不三不四的男人勾搭,怪不得杨军不要你!”

“什么,景媛有‘私’生子了?”

“啊呀,怪不得顾少不要她了啊。”

众人议论纷纷,几乎都用鄙夷的目光看着地上的人。

“够了!”台上的新‘浪’厉声呵斥道,一步步朝着景媛走来,那皮鞋发出的哒哒声让人心惊。

杨军弯腰,捏着景媛的下巴,眼眸深邃地似要将人凌迟般…

“那个男人是谁?”杨军的眼里带着戾气。

“他是谁?”景媛冷笑,冰凉咸腥的泪没入‘唇’齿内,“他比你好千倍万倍,他爱我护我,可是那个人已经死了!”

“阿军,别和她说这么多。你和小宁的婚礼继续,我让人把她带走”,杨美凤宽慰着杨军,旋即对着维护的保安道,“把她拖走。”

“谁敢?”

只见一个一身白‘色’西装,打着黑‘色’领结,颀长笔‘挺’的男人走上了红地毯,他那双眼清冷如天鹅湖水,不染铅尘,那薄薄的‘唇’微微上翘。他在笑,可是又平添几分冷漠。他单手别再‘裤’袋里,每走一步,似乎都让周遭的事物…黯然失‘色’。

他径直走到景媛跟前,轻轻地拉起了她,搂住了她的腰,“你还真不听话,做了我的人,还到处跑?”

“我不…认识…你!”景媛一字一字用力,冷冷回绝。

“不认识?”男人笑,‘唇’齿轻轻掠过景媛耳际,吹动她的发丝,话语温柔而残忍,“一个月前,你和我的那个晚上…,现在你肚子里还留下了证据,你想否认?”

一个月前,该死的一个月前!

高宅

米色的大面包车,车门哐当打开,从里面跳下几个穿休闲服的男男女女。

他们脖子上都吊着相机。

一排法国梧桐,树荫遮满了小路。一座三层楼的哥特式建筑就隐藏在梧桐开启的小路深处。

“我们真的要采访他吗?听说他是个很不讲道理的人”,同事李艳嘀咕着,抬头看着高高的铁门。

沈澜也皱紧了眉头,“要是不进去采访,咱们这个月的奖金可都没了。”

“我感觉那奖金无望了…”。

几个人闲聊之际,铁门自动打开了。三人走了几分钟,终于来到了那庄严的建筑下。

“那个,麻烦问一下,高先生在家吗?”刘飞是男生,自然被推在了最前头。

管家王叔似乎习以为常,表情没什么变化,“你们等着吧,先生去打高尔夫了。”

这一等,就是从日中到日落,李艳换了好几个姿势,索性一屁股坐在了草地上。

“都别哭丧着脸啊,待会还怎么采访啊”,刘飞拉了拉地上的李艳。

“哎呀,这累了连歇息都不能了吗?”李艳情绪已有些烦躁。

“难道你们不知道每次来采访的那些人的下场吗?”未见其人先闻其声,三人都朝着绿色草地上看去。

一个一身白色骑马装的男人,正拿着球杆缓缓走来,他五官就像雕刻般棱角分明,细碎的阳光此刻打在他的肩头,就像给他披了光环般。他短齐的发由于运动的关系,微湿,但却更让他有种说不出的味道。

李艳惊得站起,顿时脸色绯红。这男人好帅。

下场?

沈澜打量着来人,这个就是传说中高大冷酷的高总裁吧?

“你好,高先生,我们是经济专栏的期刊记者。就上次贵公司参与政府新地竞拍的事,我们想了解一下您的看法”,李艳微笑着,说明了来意。

高纪儒寡言,抬步就要进去。

见这么快就要被拒绝,李艳急忙追了上去,“听说高先生家里正在招园丁,我们特地给你找了个。”

园丁?

沈澜惊地下巴都快要掉了。

“恩?”高纪儒侧视了眼李艳。

李艳厚着脸皮笑,然后回头,本想指刘飞的,可刘飞那小子早就不知道闪到哪去了,于是李艳的手只好摆动了几下,定格在沈澜身上。

“就是她,她剪地一手好草。锄地一手好地!”

“什么?”沈澜一时张大了嘴,她从小到大就没进过农村,别说除草了,就连除草机长什么样她都不知道。更何况,今天他们来,不是来采访高纪儒的么?

见沈澜半晌不动,李艳急忙催促着,“还愣着干什么啊,害怕高先生给不起你工资啊。”

“难不成现在就要…除草?”沈澜对上李艳忽闪忽闪的眼睛,差点没找一个地‘洞’自己钻,“可是我从来没除过这么大的院子,我怕自己做不好。”

“你”,李艳气得挠头。

高纪儒闻声朝沈澜看去,那波澜不惊的脸上微微有了一丝变化,因为沈澜的声音,恍若三年前那个夜里,那个声音…

“那你试试吧”,他声音仍是阴沉,说完,将球杆递给王叔。朝着院子里的休闲椅走去。

只是临进屋的时候,还是用余光扫了眼沈澜。

王叔放了球杆便给沈澜指除草机的位置。

沈澜看了眼那大家伙,只好赶鸭子上架,朝刘飞挤眉瞪眼,“没采访好小心我回去揍你。”

刘飞吐了吐舌头,屁颠屁颠朝着李艳跑去。

“我只想说一句,做全国首屈一指的投手。”高纪儒眉头拧着,然后随手拿起了一边架子上的报纸看了起来,不想再多言。

李艳脸僵硬,拿笔快速地记着,高纪儒是本市盛丰投资公司的首席,他曾经投资建设了本市最大的游乐园以及半岛庄园等等一系列大型工程,可谓是年轻有为。

李艳想要再继续这个话题,“那你能告诉我们为什么…”。

“王叔,送客”,高继儒不耐地开口,看都没看李艳一眼道动九霄全文阅读。-

“高先生,那您要跳槽去顾氏,这件事是真的吗?”李艳仍旧不死心。

而沈澜一听顾氏,立即竖起了耳朵。她今天之所以跟来的一个很大原因,就是想知道顾氏是否真的要聘请这个传说中的‘投神’做执行总监。

“保安,把这两个人轰了”,高继儒冷冷的声音没有任何幅度,他的忍耐似乎已经达到了极限武极神通全文阅读。

很快,几个保安就扛着李艳和刘飞朝着大铁门而去了。

“高继儒,你这个变态!我回去要写你是弯男,写你阳痿,写你…”,李艳泼妇般的叫嚣声传来,那骂骂咧咧的渐行渐远。

沈澜蹙着额头,真为自己有这样的队友而汗颜。

“你不走?还是要我送?”高继儒冷冷一笑,不知什么时候已起身走到了沈澜身后。

沈澜立即站直了身子,直直地就对上了高继儒的眼眸,“你们不是缺人么?留我试用。那点工资相信你还是给地起的。”

“你不怕我?”高继儒饶有兴味,脸上笑仍旧残忍。

“我怕”,沈澜挺直了腰板,“可是我只是来打工。”

高继儒认真打量着沈澜,目光定格在她那张并不太熟悉的脸上,似是想从回忆中捕捉什么,而后又转向她脖子上的相机上。

“我是摄影发烧友,难道高先生这里的除草师还不准人有业余爱好了?如果高先生真的那么蛮不讲理的话,那好,我也不高攀您这”,说毕,沈澜扭头就想走。

“慢着,这丫头有意思”,忽然,不知从哪个方向走来一个男人,男人也是一米八几的个子,中长帅气的发,微微染了点金色,他的右耳上带着一个紫色地耳钻,在阳光下特别闪耀。

男人也是一身骑马装,手里拿着球杆,和刚才高继儒回来的打扮是一模一样。

沈澜回头,看着来人,他笑得阳光灿烂。心中不禁舒了一口气。

“只此一次”,高继儒淡淡看了沈澜一眼,转身朝楼梯走去。

“好了,你留下来吧,在这里可是包吃包住的”,叶以祥打量着沈澜,露出阳光灿烂的笑容。

“高先生还没答应我是不是可以用相机呢,我可是摄影发烧友。如果不准许我在这四处随便拍照的话,那我走就是”,沈澜望了眼高继儒冷漠的背影,知道和他谈条件无疑是抵抗他的权位,根本不可能。

“丫头,你还得寸进尺了?”叶以祥眉头挑地老高,不过嘴上却带着笑。

“不愿意就算了”,沈澜也抬高了几分贝的声音。

叶以祥摸了摸额头,然后转身回头冲着高继儒的背后到,“儒子,你说让我在你这避几天风头的。这个丫头我要留下,你不答应我们就绝交。”

高继儒皱了皱眉,没有转身,默认了他的话。

“那多谢了,我去干活。”沈澜说毕,转身去研究除草剂了,看她那个样子,分明是一窍不通。

“这个丫头很有趣,看来这几天我不会无聊了”,叶以祥双手交叠在自己脑后,然后懒懒散散地便朝着高继儒身后走去。

“何以见得?”高继儒不以为然,已大步进了屋子。

“你看刚才那个女记者见了你这张帅气的脸,立马心花怒放了。可是刚才那丫头,却一点不心动。人人都知道你的身份,害怕你的威严,那她却临危不惧。她那些无知都是装出来的,我倒是想看看,她到底要用什么办法完成这次访谈。”生于官商之家的人,从小就养成了察言观色的本领。

这样谨慎伪装,可能并不仅仅是为了采访那么简单。

高继儒眉目一沉,“把她轰走”。

“所以说,你这个人就太无趣了。”叶以祥唉声叹气道,然后懒散地跌坐在软沙发内,翘起二郎腿一边抓了个梨子往嘴里塞,“你没让王叔把她轰走,不就是默认留下她了么?我倒是很想知道原因。”

“你管地太宽了。”高继儒沉眸,避开话题,又拿起了茶几上的报纸。

“既然你对她没意思……”,叶以祥将吃完的核随手一丢,起身便上楼了,“我觉得把那丫头安排在我隔壁最好。”

“去你的!”高继儒终于恼了,抓起刚才被丢的核朝旋转楼梯丢去。

叶以祥头一歪,躲地干净,咧嘴就笑了起来,“晚上听到什么声音都不要出来哦。”

终于研究好了除草机怎么用,沈澜擦着额头上的汗,心中却莫名不已。

顾城已经消失了一个星期了,顾氏内部也不知道出了什么问题。先是行政总监被解雇,后来法律顾问组被解散。之后又爆出高继儒要被高薪聘请为顾氏集团任执行总监。

虽然说顾氏是本市最大的一家跨国企业,但盛丰也不弱。高继儒弃总裁择总监,着实让人费解。

顾氏高层的变动,顾氏总经理顾城的突然失踪,这一切都让外人猜忌。

沈澜担心地是顾氏是不是出现了什么财政问题,或者更严重的是刑事纠纷。

但在此刻她最担心的,还是顾城的安危。

手机拨通了顾城的号码,对方仍回复的是关机状态。

“城,你看到了请第一时间回复,愿平安”,沈澜发出一条短信后,就将手机塞进了口袋里。

晚上九点

二楼的书房,叶以祥依靠在老板桌上,手里端着高脚杯,眯着眼睛看着窗外漆黑的一片。

高继儒却没那么好兴致,正坐着看文件,“对了,让你找的人怎么样了?”

“没进展”,叶以祥愣了愣,坦然回答。

高继儒皱起眉头,却忙得没抬头,“黑白两道混,连路边捡破烂的都是你小弟,你就吹嘘吧。”

“喂,人海茫茫的,你就凭一张无姓名的无偿捐血就要让我找出那个人?就算捡破烂的是我小弟又能怎么样?你连她长什么样都不知道。这可不是我没本事啊。”叶以祥抬高了嗓门,很是不乐意地解释着。“我无能为力了,你自己找。”

“我要是自己方便找,还用地着你?”高继儒漂亮地抬眸,反驳道。

“啊哟,咱们无所不能的大总裁也会说丧气话啊”,叶以祥阴阳怪气道,端起酒杯咕咚咕咚喝了个精光,还不忘舒服地打了个嗝,“你倒是说说,那丫头长什么样?难道比范冰冰还漂亮?”

“恩?”高继儒眼眸一垂。

“能让你念念不忘三年,那个女的真是不简单,如果不是和范冰冰一样漂亮,那也和林志玲差不多,恩,我觉得是。”叶以祥自言自语着,然后咧嘴笑了起来,“万一你找到人家,人家姑娘已经结婚了怎么办啊?”

“你话真多,早点滚回你自己家去!”高继儒冷冷道。

看着高继儒闷闷不乐的表情,叶以祥叹了口气,把空杯子一放,“我出去走走,这里面太闷了。”

每回提到那个不知身份的女的,他们两个都会不欢而散。

看着叶以祥落寞离去的背影,高继儒眼色一沉,他其实想说,觉得沈澜和三年前的那个人很神似。

叶以祥无聊地走出房间,看了看四周,心想着今天刚来的那个除草丫头在哪里。

“放心,我会找到她的”,叶以祥自言自语着,然后走到了阳台。

三年前,叶以祥带着高继儒出外飙车玩,路上遇到意外,高继儒重伤。由于高继儒的血型特殊,当时医院血库根本没法提供。

寒冬腊月的,在高继儒生命垂危时,医院忽然说找到了和高继儒匹配的血缘,那个人连夜赶来献血,并在高继儒的‘床’头守了他一夜。

可是第二天,那个女孩就不见了,从此高继儒便发了疯地找这个救命恩人,并且再也不看其他女孩。

叶以祥心里一直愧疚,因为高继儒身上还残留着那次车祸的伤疤呢,要不是因为自己开车不小心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只欢不爱:误惹豪门大亨》

第5章跟你回哪去?


白‘色’的礼堂,粉‘色’气球和鲜‘花’将里面装点地十分绚烂。景媛一身白‘色’的小礼裙,脸‘色’如白纸地站在红毯边,看着台上那一对璧人。

那个她爱了十年的男人,前一个月还说爱她娶她,可却在十天前忽然变卦。

现在站在台上的,一个是她的爱人,一个是她最亲的妹妹,多么讽刺?

她不明白,曾经那个为了救她,差点死于车祸的偏偏少年,究竟去哪了?她不明白,曾经那个宁愿放弃自己梦想,也要陪她念清华的少年,哪去了?

在司仪一声后,景媛捧着鲜‘花’走上台,她极力地想让自己走得稳些,却在一股猝不及防的力道下,狠狠地跌倒在地。

“小媛,都到了这个时候了,你还想‘弄’出什么‘乱’子?”台侧的‘女’人,她的后妈杨美凤冷声呵斥着。

景宁却快步过来,明明一脸关切却难掩嘴角笑意,“姐姐,你没摔到吧?”

“没事”,景媛摇头。

“可是姐姐,你脸‘色’好难看。”景宁满脸关切道。

“我真的没事”,景媛冷拒,力道不大,一把推开了挽着自己的人。

杨美凤一看,有些气恼,“你妹妹好心扶你,你还这么不讲理。”

景媛没有回答,脸‘色’却像白纸一般,终于,还是瘫软了下来。

“快,去姐姐的包里拿‘药’,她的哮喘可能犯了”,景宁冲着人群道,难掩脸上的关心。

只是景媛的脸更加惨白,她根本没有哮喘病!

景宁地助理很快拿了一个黑皮包上来,她慌手忙脚地翻找着,看得景宁更是焦急。

“我来”,景宁夺过包,却‘一不小心’把包里的东西全倒了出来,一张化验单顺势飘了出来。

助理琳达捡起那化验单,支支吾吾地看着景宁,“这是…孕检报告…”。

“什么?”杨美凤几乎是冲上了台,夺过琳达手里的报告,然后止不住怒气,抬手一巴掌便甩在景媛的脸上。

“原来你早跟不三不四的男人勾搭,怪不得杨军不要你!”

“什么,景媛有‘私’生子了?”

“啊呀,怪不得顾少不要她了啊。”

众人议论纷纷,几乎都用鄙夷的目光看着地上的人。

“够了!”台上的新‘浪’厉声呵斥道,一步步朝着景媛走来,那皮鞋发出的哒哒声让人心惊。

杨军弯腰,捏着景媛的下巴,眼眸深邃地似要将人凌迟般…

“那个男人是谁?”杨军的眼里带着戾气。

“他是谁?”景媛冷笑,冰凉咸腥的泪没入‘唇’齿内,“他比你好千倍万倍,他爱我护我,可是那个人已经死了!”

“阿军,别和她说这么多。你和小宁的婚礼继续,我让人把她带走”,杨美凤宽慰着杨军,旋即对着维护的保安道,“把她拖走。”

“谁敢?”

只见一个一身白‘色’西装,打着黑‘色’领结,颀长笔‘挺’的男人走上了红地毯,他那双眼清冷如天鹅湖水,不染铅尘,那薄薄的‘唇’微微上翘。他在笑,可是又平添几分冷漠。他单手别再‘裤’袋里,每走一步,似乎都让周遭的事物…黯然失‘色’。

他径直走到景媛跟前,轻轻地拉起了她,搂住了她的腰,“你还真不听话,做了我的人,还到处跑?”

“我不…认识…你!”景媛一字一字用力,冷冷回绝。

“不认识?”男人笑,‘唇’齿轻轻掠过景媛耳际,吹动她的发丝,话语温柔而残忍,“一个月前,你和我的那个晚上…,现在你肚子里还留下了证据,你想否认?”

一个月前,该死的一个月前!

高宅

米色的大面包车,车门哐当打开,从里面跳下几个穿休闲服的男男女女。

他们脖子上都吊着相机。

一排法国梧桐,树荫遮满了小路。一座三层楼的哥特式建筑就隐藏在梧桐开启的小路深处。

“我们真的要采访他吗?听说他是个很不讲道理的人”,同事李艳嘀咕着,抬头看着高高的铁门。

沈澜也皱紧了眉头,“要是不进去采访,咱们这个月的奖金可都没了。”

“我感觉那奖金无望了…”。

几个人闲聊之际,铁门自动打开了。三人走了几分钟,终于来到了那庄严的建筑下。

“那个,麻烦问一下,高先生在家吗?”刘飞是男生,自然被推在了最前头。

管家王叔似乎习以为常,表情没什么变化,“你们等着吧,先生去打高尔夫了。”

这一等,就是从日中到日落,李艳换了好几个姿势,索性一屁股坐在了草地上。

“都别哭丧着脸啊,待会还怎么采访啊”,刘飞拉了拉地上的李艳。

“哎呀,这累了连歇息都不能了吗?”李艳情绪已有些烦躁。

“难道你们不知道每次来采访的那些人的下场吗?”未见其人先闻其声,三人都朝着绿色草地上看去。

一个一身白色骑马装的男人,正拿着球杆缓缓走来,他五官就像雕刻般棱角分明,细碎的阳光此刻打在他的肩头,就像给他披了光环般。他短齐的发由于运动的关系,微湿,但却更让他有种说不出的味道。

李艳惊得站起,顿时脸色绯红。这男人好帅。

下场?

沈澜打量着来人,这个就是传说中高大冷酷的高总裁吧?

“你好,高先生,我们是经济专栏的期刊记者。就上次贵公司参与政府新地竞拍的事,我们想了解一下您的看法”,李艳微笑着,说明了来意。

高纪儒寡言,抬步就要进去。

见这么快就要被拒绝,李艳急忙追了上去,“听说高先生家里正在招园丁,我们特地给你找了个。”

园丁?

沈澜惊地下巴都快要掉了。

“恩?”高纪儒侧视了眼李艳。

李艳厚着脸皮笑,然后回头,本想指刘飞的,可刘飞那小子早就不知道闪到哪去了,于是李艳的手只好摆动了几下,定格在沈澜身上。

“就是她,她剪地一手好草。锄地一手好地!”

“什么?”沈澜一时张大了嘴,她从小到大就没进过农村,别说除草了,就连除草机长什么样她都不知道。更何况,今天他们来,不是来采访高纪儒的么?

见沈澜半晌不动,李艳急忙催促着,“还愣着干什么啊,害怕高先生给不起你工资啊。”

“难不成现在就要…除草?”沈澜对上李艳忽闪忽闪的眼睛,差点没找一个地‘洞’自己钻,“可是我从来没除过这么大的院子,我怕自己做不好。”

“你”,李艳气得挠头。

高纪儒闻声朝沈澜看去,那波澜不惊的脸上微微有了一丝变化,因为沈澜的声音,恍若三年前那个夜里,那个声音…

“那你试试吧”,他声音仍是阴沉,说完,将球杆递给王叔。朝着院子里的休闲椅走去。

只是临进屋的时候,还是用余光扫了眼沈澜。

王叔放了球杆便给沈澜指除草机的位置。

沈澜看了眼那大家伙,只好赶鸭子上架,朝刘飞挤眉瞪眼,“没采访好小心我回去揍你。”

刘飞吐了吐舌头,屁颠屁颠朝着李艳跑去。

“我只想说一句,做全国首屈一指的投手。”高纪儒眉头拧着,然后随手拿起了一边架子上的报纸看了起来,不想再多言。

李艳脸僵硬,拿笔快速地记着,高纪儒是本市盛丰投资公司的首席,他曾经投资建设了本市最大的游乐园以及半岛庄园等等一系列大型工程,可谓是年轻有为。

李艳想要再继续这个话题,“那你能告诉我们为什么…”。

“王叔,送客”,高继儒不耐地开口,看都没看李艳一眼道动九霄全文阅读。-

“高先生,那您要跳槽去顾氏,这件事是真的吗?”李艳仍旧不死心。

而沈澜一听顾氏,立即竖起了耳朵。她今天之所以跟来的一个很大原因,就是想知道顾氏是否真的要聘请这个传说中的‘投神’做执行总监。

“保安,把这两个人轰了”,高继儒冷冷的声音没有任何幅度,他的忍耐似乎已经达到了极限武极神通全文阅读。

很快,几个保安就扛着李艳和刘飞朝着大铁门而去了。

“高继儒,你这个变态!我回去要写你是弯男,写你阳痿,写你…”,李艳泼妇般的叫嚣声传来,那骂骂咧咧的渐行渐远。

沈澜蹙着额头,真为自己有这样的队友而汗颜。

“你不走?还是要我送?”高继儒冷冷一笑,不知什么时候已起身走到了沈澜身后。

沈澜立即站直了身子,直直地就对上了高继儒的眼眸,“你们不是缺人么?留我试用。那点工资相信你还是给地起的。”

“你不怕我?”高继儒饶有兴味,脸上笑仍旧残忍。

“我怕”,沈澜挺直了腰板,“可是我只是来打工。”

高继儒认真打量着沈澜,目光定格在她那张并不太熟悉的脸上,似是想从回忆中捕捉什么,而后又转向她脖子上的相机上。

“我是摄影发烧友,难道高先生这里的除草师还不准人有业余爱好了?如果高先生真的那么蛮不讲理的话,那好,我也不高攀您这”,说毕,沈澜扭头就想走。

“慢着,这丫头有意思”,忽然,不知从哪个方向走来一个男人,男人也是一米八几的个子,中长帅气的发,微微染了点金色,他的右耳上带着一个紫色地耳钻,在阳光下特别闪耀。

男人也是一身骑马装,手里拿着球杆,和刚才高继儒回来的打扮是一模一样。

沈澜回头,看着来人,他笑得阳光灿烂。心中不禁舒了一口气。

“只此一次”,高继儒淡淡看了沈澜一眼,转身朝楼梯走去。

“好了,你留下来吧,在这里可是包吃包住的”,叶以祥打量着沈澜,露出阳光灿烂的笑容。

“高先生还没答应我是不是可以用相机呢,我可是摄影发烧友。如果不准许我在这四处随便拍照的话,那我走就是”,沈澜望了眼高继儒冷漠的背影,知道和他谈条件无疑是抵抗他的权位,根本不可能。

“丫头,你还得寸进尺了?”叶以祥眉头挑地老高,不过嘴上却带着笑。

“不愿意就算了”,沈澜也抬高了几分贝的声音。

叶以祥摸了摸额头,然后转身回头冲着高继儒的背后到,“儒子,你说让我在你这避几天风头的。这个丫头我要留下,你不答应我们就绝交。”

高继儒皱了皱眉,没有转身,默认了他的话。

“那多谢了,我去干活。”沈澜说毕,转身去研究除草剂了,看她那个样子,分明是一窍不通。

“这个丫头很有趣,看来这几天我不会无聊了”,叶以祥双手交叠在自己脑后,然后懒懒散散地便朝着高继儒身后走去。

“何以见得?”高继儒不以为然,已大步进了屋子。

“你看刚才那个女记者见了你这张帅气的脸,立马心花怒放了。可是刚才那丫头,却一点不心动。人人都知道你的身份,害怕你的威严,那她却临危不惧。她那些无知都是装出来的,我倒是想看看,她到底要用什么办法完成这次访谈。”生于官商之家的人,从小就养成了察言观色的本领。

这样谨慎伪装,可能并不仅仅是为了采访那么简单。

高继儒眉目一沉,“把她轰走”。

“所以说,你这个人就太无趣了。”叶以祥唉声叹气道,然后懒散地跌坐在软沙发内,翘起二郎腿一边抓了个梨子往嘴里塞,“你没让王叔把她轰走,不就是默认留下她了么?我倒是很想知道原因。”

“你管地太宽了。”高继儒沉眸,避开话题,又拿起了茶几上的报纸。

“既然你对她没意思……”,叶以祥将吃完的核随手一丢,起身便上楼了,“我觉得把那丫头安排在我隔壁最好。”

“去你的!”高继儒终于恼了,抓起刚才被丢的核朝旋转楼梯丢去。

叶以祥头一歪,躲地干净,咧嘴就笑了起来,“晚上听到什么声音都不要出来哦。”

终于研究好了除草机怎么用,沈澜擦着额头上的汗,心中却莫名不已。

顾城已经消失了一个星期了,顾氏内部也不知道出了什么问题。先是行政总监被解雇,后来法律顾问组被解散。之后又爆出高继儒要被高薪聘请为顾氏集团任执行总监。

虽然说顾氏是本市最大的一家跨国企业,但盛丰也不弱。高继儒弃总裁择总监,着实让人费解。

顾氏高层的变动,顾氏总经理顾城的突然失踪,这一切都让外人猜忌。

沈澜担心地是顾氏是不是出现了什么财政问题,或者更严重的是刑事纠纷。

但在此刻她最担心的,还是顾城的安危。

手机拨通了顾城的号码,对方仍回复的是关机状态。

“城,你看到了请第一时间回复,愿平安”,沈澜发出一条短信后,就将手机塞进了口袋里。

晚上九点

二楼的书房,叶以祥依靠在老板桌上,手里端着高脚杯,眯着眼睛看着窗外漆黑的一片。

高继儒却没那么好兴致,正坐着看文件,“对了,让你找的人怎么样了?”

“没进展”,叶以祥愣了愣,坦然回答。

高继儒皱起眉头,却忙得没抬头,“黑白两道混,连路边捡破烂的都是你小弟,你就吹嘘吧。”

“喂,人海茫茫的,你就凭一张无姓名的无偿捐血就要让我找出那个人?就算捡破烂的是我小弟又能怎么样?你连她长什么样都不知道。这可不是我没本事啊。”叶以祥抬高了嗓门,很是不乐意地解释着。“我无能为力了,你自己找。”

“我要是自己方便找,还用地着你?”高继儒漂亮地抬眸,反驳道。

“啊哟,咱们无所不能的大总裁也会说丧气话啊”,叶以祥阴阳怪气道,端起酒杯咕咚咕咚喝了个精光,还不忘舒服地打了个嗝,“你倒是说说,那丫头长什么样?难道比范冰冰还漂亮?”

“恩?”高继儒眼眸一垂。

“能让你念念不忘三年,那个女的真是不简单,如果不是和范冰冰一样漂亮,那也和林志玲差不多,恩,我觉得是。”叶以祥自言自语着,然后咧嘴笑了起来,“万一你找到人家,人家姑娘已经结婚了怎么办啊?”

“你话真多,早点滚回你自己家去!”高继儒冷冷道。

看着高继儒闷闷不乐的表情,叶以祥叹了口气,把空杯子一放,“我出去走走,这里面太闷了。”

每回提到那个不知身份的女的,他们两个都会不欢而散。

看着叶以祥落寞离去的背影,高继儒眼色一沉,他其实想说,觉得沈澜和三年前的那个人很神似。

叶以祥无聊地走出房间,看了看四周,心想着今天刚来的那个除草丫头在哪里。

“放心,我会找到她的”,叶以祥自言自语着,然后走到了阳台。

三年前,叶以祥带着高继儒出外飙车玩,路上遇到意外,高继儒重伤。由于高继儒的血型特殊,当时医院血库根本没法提供。

寒冬腊月的,在高继儒生命垂危时,医院忽然说找到了和高继儒匹配的血缘,那个人连夜赶来献血,并在高继儒的‘床’头守了他一夜。

可是第二天,那个女孩就不见了,从此高继儒便发了疯地找这个救命恩人,并且再也不看其他女孩。

叶以祥心里一直愧疚,因为高继儒身上还残留着那次车祸的伤疤呢,要不是因为自己开车不小心

黑漆漆的外面,安静地能听到树叶被风刮起发出的沙沙声。

叶以祥在夜色中搜寻,果然在一个大圆球旁看到了一个身影。

他想了想,从裤兜里掏出一枚硬币,朝那个方向丢去。

“美女,是不是在想我呀。”

“你干什么?”沈澜暴怒,却又不能以暴制暴,她摸着被硬币打痛的头,抬起头看向二楼方向。

叶以祥很贱地笑了笑,吹了个口哨。

沈澜干瞪着他,不理会。

几分钟后,等她再回头,二楼仰头早就没了人。

“咱们古语说的好啊,滴水之恩当涌泉相报啊。”边笑着,叶以祥边凑近了沈澜的嘴唇,“那像我这种救了你命的,你是不是该以身相许呀。”

沈澜冲着叶以祥呲牙一笑,想用她的断子绝孙脚踢叶以祥的要害。

一个黑影闪了过来,然后在叶以祥的后脑勺重重敲了声。“我姐姐你也敢睡?”

“小飞,你怎么来了?”沈澜皱眉。

刘飞一副炸‘毛’的姿态,“当然是来保护你啊。”边说着,还不忘踢了踢晕死的叶以祥,“我来看看情敌长什么样?”

“情敌?”沈澜皱了皱眉,给了刘飞一记白眼,“主编没发火吧?”

“能不发火吗?你一天没去上班,也不请假。财经专栏那边空着只能让娱乐八卦先顶着。你这次回去,不写个十七八万字的检讨,估计老妖放不过你。”

“我暂时还不能回去…”,沈澜低下了头,支支吾吾着。

“为什么啊,难道你真想泡高继儒啊。”刘飞露出一副了然的表情。

“又是李艳那乌鸦嘴瞎说的吧?”

“是啊,艳姐说像高继儒这样的极品男神,那方面能力肯定强…”。

“滚蛋,我是办正经事。你快点回去吧,如果我爸问起,你就说我去旅游了。”

“那我帮你有什么好处没?”刘飞抱着沈澜的手,露出一副廉不知耻的样子。

“知道了,这次世界杯比利时队的球衣”,沈澜翻了个白眼。

“就知道澜姐最好,那我走了”,刘飞松开了沈澜的手,这才又神秘兮兮地跑走了。

只听到一阵稀稀疏疏的声音,接着是人翻墙掉在地上‘啊呀’的惨叫声……

刘飞走了,沈澜看了眼地上睡死的人,刚想把人喊醒,忽然就听到耳边一阵喵喵的声音。

喵喵声细软,好像就在附近。

沈澜循声过去,扒开一片绿叶,看着不远处一片微弱的光,高继儒正蹲在地上,抚摸着一只小白猫。

那小白猫看上去很瘦弱,是刚出生不久,它看样子并不是高家养的猫,因为那小猫看上去很怯懦,高继儒抚摸它的时候,它的身子都在跟着颤抖。

这样一个外表看似无情的男人,却对一只流浪猫这么小心,沈澜无心再去理会,而是转身,她一定要查出顾氏究竟出了什么问题,顾城究竟去了哪里。

沈澜一个人回了房间,完全把睡死在草地里叶以祥给忘得一干二净了。

第二天天刚亮,沈澜便被一阵急促的敲门声吵醒了。

“收东西,跟我回家”,叶以祥打扮地精神抖擞,穿着一身白色的t恤蓝色的牛仔裤站在门口。

沈澜一慌,“跟你回哪去?”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只欢不爱:误惹豪门大亨》

第6章调查她的家底


白‘色’的礼堂,粉‘色’气球和鲜‘花’将里面装点地十分绚烂。景媛一身白‘色’的小礼裙,脸‘色’如白纸地站在红毯边,看着台上那一对璧人。

那个她爱了十年的男人,前一个月还说爱她娶她,可却在十天前忽然变卦。

现在站在台上的,一个是她的爱人,一个是她最亲的妹妹,多么讽刺?

她不明白,曾经那个为了救她,差点死于车祸的偏偏少年,究竟去哪了?她不明白,曾经那个宁愿放弃自己梦想,也要陪她念清华的少年,哪去了?

在司仪一声后,景媛捧着鲜‘花’走上台,她极力地想让自己走得稳些,却在一股猝不及防的力道下,狠狠地跌倒在地。

“小媛,都到了这个时候了,你还想‘弄’出什么‘乱’子?”台侧的‘女’人,她的后妈杨美凤冷声呵斥着。

景宁却快步过来,明明一脸关切却难掩嘴角笑意,“姐姐,你没摔到吧?”

“没事”,景媛摇头。

“可是姐姐,你脸‘色’好难看。”景宁满脸关切道。

“我真的没事”,景媛冷拒,力道不大,一把推开了挽着自己的人。

杨美凤一看,有些气恼,“你妹妹好心扶你,你还这么不讲理。”

景媛没有回答,脸‘色’却像白纸一般,终于,还是瘫软了下来。

“快,去姐姐的包里拿‘药’,她的哮喘可能犯了”,景宁冲着人群道,难掩脸上的关心。

只是景媛的脸更加惨白,她根本没有哮喘病!

景宁地助理很快拿了一个黑皮包上来,她慌手忙脚地翻找着,看得景宁更是焦急。

“我来”,景宁夺过包,却‘一不小心’把包里的东西全倒了出来,一张化验单顺势飘了出来。

助理琳达捡起那化验单,支支吾吾地看着景宁,“这是…孕检报告…”。

“什么?”杨美凤几乎是冲上了台,夺过琳达手里的报告,然后止不住怒气,抬手一巴掌便甩在景媛的脸上。

“原来你早跟不三不四的男人勾搭,怪不得杨军不要你!”

“什么,景媛有‘私’生子了?”

“啊呀,怪不得顾少不要她了啊。”

众人议论纷纷,几乎都用鄙夷的目光看着地上的人。

“够了!”台上的新‘浪’厉声呵斥道,一步步朝着景媛走来,那皮鞋发出的哒哒声让人心惊。

杨军弯腰,捏着景媛的下巴,眼眸深邃地似要将人凌迟般…

“那个男人是谁?”杨军的眼里带着戾气。

“他是谁?”景媛冷笑,冰凉咸腥的泪没入‘唇’齿内,“他比你好千倍万倍,他爱我护我,可是那个人已经死了!”

“阿军,别和她说这么多。你和小宁的婚礼继续,我让人把她带走”,杨美凤宽慰着杨军,旋即对着维护的保安道,“把她拖走。”

“谁敢?”

只见一个一身白‘色’西装,打着黑‘色’领结,颀长笔‘挺’的男人走上了红地毯,他那双眼清冷如天鹅湖水,不染铅尘,那薄薄的‘唇’微微上翘。他在笑,可是又平添几分冷漠。他单手别再‘裤’袋里,每走一步,似乎都让周遭的事物…黯然失‘色’。

他径直走到景媛跟前,轻轻地拉起了她,搂住了她的腰,“你还真不听话,做了我的人,还到处跑?”

“我不…认识…你!”景媛一字一字用力,冷冷回绝。

“不认识?”男人笑,‘唇’齿轻轻掠过景媛耳际,吹动她的发丝,话语温柔而残忍,“一个月前,你和我的那个晚上…,现在你肚子里还留下了证据,你想否认?”

一个月前,该死的一个月前!

高宅

米色的大面包车,车门哐当打开,从里面跳下几个穿休闲服的男男女女。

他们脖子上都吊着相机。

一排法国梧桐,树荫遮满了小路。一座三层楼的哥特式建筑就隐藏在梧桐开启的小路深处。

“我们真的要采访他吗?听说他是个很不讲道理的人”,同事李艳嘀咕着,抬头看着高高的铁门。

沈澜也皱紧了眉头,“要是不进去采访,咱们这个月的奖金可都没了。”

“我感觉那奖金无望了…”。

几个人闲聊之际,铁门自动打开了。三人走了几分钟,终于来到了那庄严的建筑下。

“那个,麻烦问一下,高先生在家吗?”刘飞是男生,自然被推在了最前头。

管家王叔似乎习以为常,表情没什么变化,“你们等着吧,先生去打高尔夫了。”

这一等,就是从日中到日落,李艳换了好几个姿势,索性一屁股坐在了草地上。

“都别哭丧着脸啊,待会还怎么采访啊”,刘飞拉了拉地上的李艳。

“哎呀,这累了连歇息都不能了吗?”李艳情绪已有些烦躁。

“难道你们不知道每次来采访的那些人的下场吗?”未见其人先闻其声,三人都朝着绿色草地上看去。

一个一身白色骑马装的男人,正拿着球杆缓缓走来,他五官就像雕刻般棱角分明,细碎的阳光此刻打在他的肩头,就像给他披了光环般。他短齐的发由于运动的关系,微湿,但却更让他有种说不出的味道。

李艳惊得站起,顿时脸色绯红。这男人好帅。

下场?

沈澜打量着来人,这个就是传说中高大冷酷的高总裁吧?

“你好,高先生,我们是经济专栏的期刊记者。就上次贵公司参与政府新地竞拍的事,我们想了解一下您的看法”,李艳微笑着,说明了来意。

高纪儒寡言,抬步就要进去。

见这么快就要被拒绝,李艳急忙追了上去,“听说高先生家里正在招园丁,我们特地给你找了个。”

园丁?

沈澜惊地下巴都快要掉了。

“恩?”高纪儒侧视了眼李艳。

李艳厚着脸皮笑,然后回头,本想指刘飞的,可刘飞那小子早就不知道闪到哪去了,于是李艳的手只好摆动了几下,定格在沈澜身上。

“就是她,她剪地一手好草。锄地一手好地!”

“什么?”沈澜一时张大了嘴,她从小到大就没进过农村,别说除草了,就连除草机长什么样她都不知道。更何况,今天他们来,不是来采访高纪儒的么?

见沈澜半晌不动,李艳急忙催促着,“还愣着干什么啊,害怕高先生给不起你工资啊。”

“难不成现在就要…除草?”沈澜对上李艳忽闪忽闪的眼睛,差点没找一个地‘洞’自己钻,“可是我从来没除过这么大的院子,我怕自己做不好。”

“你”,李艳气得挠头。

高纪儒闻声朝沈澜看去,那波澜不惊的脸上微微有了一丝变化,因为沈澜的声音,恍若三年前那个夜里,那个声音…

“那你试试吧”,他声音仍是阴沉,说完,将球杆递给王叔。朝着院子里的休闲椅走去。

只是临进屋的时候,还是用余光扫了眼沈澜。

王叔放了球杆便给沈澜指除草机的位置。

沈澜看了眼那大家伙,只好赶鸭子上架,朝刘飞挤眉瞪眼,“没采访好小心我回去揍你。”

刘飞吐了吐舌头,屁颠屁颠朝着李艳跑去。

“我只想说一句,做全国首屈一指的投手。”高纪儒眉头拧着,然后随手拿起了一边架子上的报纸看了起来,不想再多言。

李艳脸僵硬,拿笔快速地记着,高纪儒是本市盛丰投资公司的首席,他曾经投资建设了本市最大的游乐园以及半岛庄园等等一系列大型工程,可谓是年轻有为。

李艳想要再继续这个话题,“那你能告诉我们为什么…”。

“王叔,送客”,高继儒不耐地开口,看都没看李艳一眼道动九霄全文阅读。-

“高先生,那您要跳槽去顾氏,这件事是真的吗?”李艳仍旧不死心。

而沈澜一听顾氏,立即竖起了耳朵。她今天之所以跟来的一个很大原因,就是想知道顾氏是否真的要聘请这个传说中的‘投神’做执行总监。

“保安,把这两个人轰了”,高继儒冷冷的声音没有任何幅度,他的忍耐似乎已经达到了极限武极神通全文阅读。

很快,几个保安就扛着李艳和刘飞朝着大铁门而去了。

“高继儒,你这个变态!我回去要写你是弯男,写你阳痿,写你…”,李艳泼妇般的叫嚣声传来,那骂骂咧咧的渐行渐远。

沈澜蹙着额头,真为自己有这样的队友而汗颜。

“你不走?还是要我送?”高继儒冷冷一笑,不知什么时候已起身走到了沈澜身后。

沈澜立即站直了身子,直直地就对上了高继儒的眼眸,“你们不是缺人么?留我试用。那点工资相信你还是给地起的。”

“你不怕我?”高继儒饶有兴味,脸上笑仍旧残忍。

“我怕”,沈澜挺直了腰板,“可是我只是来打工。”

高继儒认真打量着沈澜,目光定格在她那张并不太熟悉的脸上,似是想从回忆中捕捉什么,而后又转向她脖子上的相机上。

“我是摄影发烧友,难道高先生这里的除草师还不准人有业余爱好了?如果高先生真的那么蛮不讲理的话,那好,我也不高攀您这”,说毕,沈澜扭头就想走。

“慢着,这丫头有意思”,忽然,不知从哪个方向走来一个男人,男人也是一米八几的个子,中长帅气的发,微微染了点金色,他的右耳上带着一个紫色地耳钻,在阳光下特别闪耀。

男人也是一身骑马装,手里拿着球杆,和刚才高继儒回来的打扮是一模一样。

沈澜回头,看着来人,他笑得阳光灿烂。心中不禁舒了一口气。

“只此一次”,高继儒淡淡看了沈澜一眼,转身朝楼梯走去。

“好了,你留下来吧,在这里可是包吃包住的”,叶以祥打量着沈澜,露出阳光灿烂的笑容。

“高先生还没答应我是不是可以用相机呢,我可是摄影发烧友。如果不准许我在这四处随便拍照的话,那我走就是”,沈澜望了眼高继儒冷漠的背影,知道和他谈条件无疑是抵抗他的权位,根本不可能。

“丫头,你还得寸进尺了?”叶以祥眉头挑地老高,不过嘴上却带着笑。

“不愿意就算了”,沈澜也抬高了几分贝的声音。

叶以祥摸了摸额头,然后转身回头冲着高继儒的背后到,“儒子,你说让我在你这避几天风头的。这个丫头我要留下,你不答应我们就绝交。”

高继儒皱了皱眉,没有转身,默认了他的话。

“那多谢了,我去干活。”沈澜说毕,转身去研究除草剂了,看她那个样子,分明是一窍不通。

“这个丫头很有趣,看来这几天我不会无聊了”,叶以祥双手交叠在自己脑后,然后懒懒散散地便朝着高继儒身后走去。

“何以见得?”高继儒不以为然,已大步进了屋子。

“你看刚才那个女记者见了你这张帅气的脸,立马心花怒放了。可是刚才那丫头,却一点不心动。人人都知道你的身份,害怕你的威严,那她却临危不惧。她那些无知都是装出来的,我倒是想看看,她到底要用什么办法完成这次访谈。”生于官商之家的人,从小就养成了察言观色的本领。

这样谨慎伪装,可能并不仅仅是为了采访那么简单。

高继儒眉目一沉,“把她轰走”。

“所以说,你这个人就太无趣了。”叶以祥唉声叹气道,然后懒散地跌坐在软沙发内,翘起二郎腿一边抓了个梨子往嘴里塞,“你没让王叔把她轰走,不就是默认留下她了么?我倒是很想知道原因。”

“你管地太宽了。”高继儒沉眸,避开话题,又拿起了茶几上的报纸。

“既然你对她没意思……”,叶以祥将吃完的核随手一丢,起身便上楼了,“我觉得把那丫头安排在我隔壁最好。”

“去你的!”高继儒终于恼了,抓起刚才被丢的核朝旋转楼梯丢去。

叶以祥头一歪,躲地干净,咧嘴就笑了起来,“晚上听到什么声音都不要出来哦。”

终于研究好了除草机怎么用,沈澜擦着额头上的汗,心中却莫名不已。

顾城已经消失了一个星期了,顾氏内部也不知道出了什么问题。先是行政总监被解雇,后来法律顾问组被解散。之后又爆出高继儒要被高薪聘请为顾氏集团任执行总监。

虽然说顾氏是本市最大的一家跨国企业,但盛丰也不弱。高继儒弃总裁择总监,着实让人费解。

顾氏高层的变动,顾氏总经理顾城的突然失踪,这一切都让外人猜忌。

沈澜担心地是顾氏是不是出现了什么财政问题,或者更严重的是刑事纠纷。

但在此刻她最担心的,还是顾城的安危。

手机拨通了顾城的号码,对方仍回复的是关机状态。

“城,你看到了请第一时间回复,愿平安”,沈澜发出一条短信后,就将手机塞进了口袋里。

晚上九点

二楼的书房,叶以祥依靠在老板桌上,手里端着高脚杯,眯着眼睛看着窗外漆黑的一片。

高继儒却没那么好兴致,正坐着看文件,“对了,让你找的人怎么样了?”

“没进展”,叶以祥愣了愣,坦然回答。

高继儒皱起眉头,却忙得没抬头,“黑白两道混,连路边捡破烂的都是你小弟,你就吹嘘吧。”

“喂,人海茫茫的,你就凭一张无姓名的无偿捐血就要让我找出那个人?就算捡破烂的是我小弟又能怎么样?你连她长什么样都不知道。这可不是我没本事啊。”叶以祥抬高了嗓门,很是不乐意地解释着。“我无能为力了,你自己找。”

“我要是自己方便找,还用地着你?”高继儒漂亮地抬眸,反驳道。

“啊哟,咱们无所不能的大总裁也会说丧气话啊”,叶以祥阴阳怪气道,端起酒杯咕咚咕咚喝了个精光,还不忘舒服地打了个嗝,“你倒是说说,那丫头长什么样?难道比范冰冰还漂亮?”

“恩?”高继儒眼眸一垂。

“能让你念念不忘三年,那个女的真是不简单,如果不是和范冰冰一样漂亮,那也和林志玲差不多,恩,我觉得是。”叶以祥自言自语着,然后咧嘴笑了起来,“万一你找到人家,人家姑娘已经结婚了怎么办啊?”

“你话真多,早点滚回你自己家去!”高继儒冷冷道。

看着高继儒闷闷不乐的表情,叶以祥叹了口气,把空杯子一放,“我出去走走,这里面太闷了。”

每回提到那个不知身份的女的,他们两个都会不欢而散。

看着叶以祥落寞离去的背影,高继儒眼色一沉,他其实想说,觉得沈澜和三年前的那个人很神似。

叶以祥无聊地走出房间,看了看四周,心想着今天刚来的那个除草丫头在哪里。

“放心,我会找到她的”,叶以祥自言自语着,然后走到了阳台。

三年前,叶以祥带着高继儒出外飙车玩,路上遇到意外,高继儒重伤。由于高继儒的血型特殊,当时医院血库根本没法提供。

寒冬腊月的,在高继儒生命垂危时,医院忽然说找到了和高继儒匹配的血缘,那个人连夜赶来献血,并在高继儒的‘床’头守了他一夜。

可是第二天,那个女孩就不见了,从此高继儒便发了疯地找这个救命恩人,并且再也不看其他女孩。

叶以祥心里一直愧疚,因为高继儒身上还残留着那次车祸的伤疤呢,要不是因为自己开车不小心

黑漆漆的外面,安静地能听到树叶被风刮起发出的沙沙声。

叶以祥在夜色中搜寻,果然在一个大圆球旁看到了一个身影。

他想了想,从裤兜里掏出一枚硬币,朝那个方向丢去。

“美女,是不是在想我呀。”

“你干什么?”沈澜暴怒,却又不能以暴制暴,她摸着被硬币打痛的头,抬起头看向二楼方向。

叶以祥很贱地笑了笑,吹了个口哨。

沈澜干瞪着他,不理会。

几分钟后,等她再回头,二楼仰头早就没了人。

“咱们古语说的好啊,滴水之恩当涌泉相报啊。”边笑着,叶以祥边凑近了沈澜的嘴唇,“那像我这种救了你命的,你是不是该以身相许呀。”

沈澜冲着叶以祥呲牙一笑,想用她的断子绝孙脚踢叶以祥的要害。

一个黑影闪了过来,然后在叶以祥的后脑勺重重敲了声。“我姐姐你也敢睡?”

“小飞,你怎么来了?”沈澜皱眉。

刘飞一副炸‘毛’的姿态,“当然是来保护你啊。”边说着,还不忘踢了踢晕死的叶以祥,“我来看看情敌长什么样?”

“情敌?”沈澜皱了皱眉,给了刘飞一记白眼,“主编没发火吧?”

“能不发火吗?你一天没去上班,也不请假。财经专栏那边空着只能让娱乐八卦先顶着。你这次回去,不写个十七八万字的检讨,估计老妖放不过你。”

“我暂时还不能回去…”,沈澜低下了头,支支吾吾着。

“为什么啊,难道你真想泡高继儒啊。”刘飞露出一副了然的表情。

“又是李艳那乌鸦嘴瞎说的吧?”

“是啊,艳姐说像高继儒这样的极品男神,那方面能力肯定强…”。

“滚蛋,我是办正经事。你快点回去吧,如果我爸问起,你就说我去旅游了。”

“那我帮你有什么好处没?”刘飞抱着沈澜的手,露出一副廉不知耻的样子。

“知道了,这次世界杯比利时队的球衣”,沈澜翻了个白眼。

“就知道澜姐最好,那我走了”,刘飞松开了沈澜的手,这才又神秘兮兮地跑走了。

只听到一阵稀稀疏疏的声音,接着是人翻墙掉在地上‘啊呀’的惨叫声……

刘飞走了,沈澜看了眼地上睡死的人,刚想把人喊醒,忽然就听到耳边一阵喵喵的声音。

喵喵声细软,好像就在附近。

沈澜循声过去,扒开一片绿叶,看着不远处一片微弱的光,高继儒正蹲在地上,抚摸着一只小白猫。

那小白猫看上去很瘦弱,是刚出生不久,它看样子并不是高家养的猫,因为那小猫看上去很怯懦,高继儒抚摸它的时候,它的身子都在跟着颤抖。

这样一个外表看似无情的男人,却对一只流浪猫这么小心,沈澜无心再去理会,而是转身,她一定要查出顾氏究竟出了什么问题,顾城究竟去了哪里。

沈澜一个人回了房间,完全把睡死在草地里叶以祥给忘得一干二净了。

第二天天刚亮,沈澜便被一阵急促的敲门声吵醒了。

“收东西,跟我回家”,叶以祥打扮地精神抖擞,穿着一身白色的t恤蓝色的牛仔裤站在门口。

沈澜一慌,“跟你回哪去?”

“除草哪里都可以除,我家的草地比这大得多。我走了,你以为儒子还会留你?”

沈澜点着头,其实她昨天来就是孑然一身,根本没什么好收拾的,这屋子也是王叔给她安排的,里面没有一件属于她的东西。

“我刷牙洗脸完了就出来”神奇宝贝之火灵全文阅读。

一边收拾着自己,沈澜一边想着下一步该怎么走?

反正杂志社那边也翘班了,还和老爸撒谎说去旅游了。既然要查,她就要查地彻底!

黑色炫酷的加长劳斯莱斯,从里到外都彰显着它的奢华。叶以祥粗鲁地打开车门,将沈澜推了进去,然后对着里面吼道,“不要欺负我女人!”

“我不坐你的车!”在叶以祥开门之际,高继儒想要下车。

“别唧唧歪歪”,叶以祥哈哈大笑着,打开车门坐到了驾驶位上。

今天是周三,他们出门又赶上了高峰期。

高继儒看着手表,露出一丝焦急,“我想我还是下车自己走”。

“儒子,我可是好心送你上班。你不觉得就算迟到了也会很开心么?”

高继儒沉默,给了叶以祥一个白眼。

叶以祥权当没看见,还故意把音乐声开得很大。

车内的音响震得耳朵都快要聋了,高继儒明显有些不耐烦了。

“走,咱们下车抽根烟去”,叶以祥开了车门,又走到后面打开高继儒身边的车门。

“儒子,你该不会因为那个丫头长得和你梦中情人很像,就想……”,叶以祥吞云吐雾了一把,皱起眉头。

高继儒却无心和他攀谈,又看了看手表,他时间观念很强,上班从来不迟到。

叶以祥一边抽着烟,一边透过玻璃看车内的人,脸上满满露出了喜色,“越来越觉得那丫头漂亮了,说话的样子漂亮,骂我地时候漂亮…”。

顿了顿,“她是我的,说好了的,你可别跟我抢。”

“是个女人你都能看上”,高继儒捏断手中的香烟,没有兴趣再抽下去,他转身,却正好看到沈澜侧脸端详外面的样子,那么沉静,那么好看。

她到底是谁?突然而来为了什么?为何她的声音,她给他的感觉,都和三年前的那个人那么像…

“你不觉得,咱们两个大男人算计一个丫头不太厚道吗?”高继儒正要开车门,被叶以祥拉住。

“不是我们,是你自己,ok?”高继儒白了他一眼,转身拉开车门,拿起沈澜座位边的公文包。

“唉,你真走啊?”叶以祥忙喊住。

高继儒摆了摆手,身影早已穿梭进车流里。

沈澜二话没说,也赶紧下了车,追了上去。

“丫头,你跟过去做什么?”叶以祥在原地气得跺脚。可是沈澜早就一溜烟不见了。

沈澜一路跟着走进一家百货商店,直到前面高继儒忽然止步,她的头正好就撞在了他的‘胸’口。

“还打算继续跟着?”那声音幽凉。

沈澜这才猛然抬头,看着那双深邃阴冷的眸子,然后猛地后退了一步,她一看高继儒身后‘洗手间’三个大字时,尴尬地摸了摸下巴。

高继儒这才转身进了男洗手间。

“你想问什么,咱们可以去那边咖啡馆”,几分钟后,高继儒走了出来,见沈澜还在商场过道里徘徊,走上前来。

沈澜诧异,想了想点点头,跟着高继儒朝一家咖啡店走去。

两杯现磨的咖啡,高继儒优雅地抿了一口,然后认真地看了眼沈澜。

沈澜看着杯中被打起的水花,心里想着怎么组织语言。

“沈澜,08年毕业于清华大学,09年在斯坦福上过半年后肄业,现就职于联合杂志社,负责一些财经娱乐八卦栏目…”,高继儒如数家珍般念着沈澜的简历。

“你…怎么…这么清楚…”,沈澜磕磕巴巴,没想到没从高继儒口里问到什么,自己反倒被人家调查地一清二楚。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只欢不爱:误惹豪门大亨》

第7章偷偷的恶果


白‘色’的礼堂,粉‘色’气球和鲜‘花’将里面装点地十分绚烂。景媛一身白‘色’的小礼裙,脸‘色’如白纸地站在红毯边,看着台上那一对璧人。

那个她爱了十年的男人,前一个月还说爱她娶她,可却在十天前忽然变卦。

现在站在台上的,一个是她的爱人,一个是她最亲的妹妹,多么讽刺?

她不明白,曾经那个为了救她,差点死于车祸的偏偏少年,究竟去哪了?她不明白,曾经那个宁愿放弃自己梦想,也要陪她念清华的少年,哪去了?

在司仪一声后,景媛捧着鲜‘花’走上台,她极力地想让自己走得稳些,却在一股猝不及防的力道下,狠狠地跌倒在地。

“小媛,都到了这个时候了,你还想‘弄’出什么‘乱’子?”台侧的‘女’人,她的后妈杨美凤冷声呵斥着。

景宁却快步过来,明明一脸关切却难掩嘴角笑意,“姐姐,你没摔到吧?”

“没事”,景媛摇头。

“可是姐姐,你脸‘色’好难看。”景宁满脸关切道。

“我真的没事”,景媛冷拒,力道不大,一把推开了挽着自己的人。

杨美凤一看,有些气恼,“你妹妹好心扶你,你还这么不讲理。”

景媛没有回答,脸‘色’却像白纸一般,终于,还是瘫软了下来。

“快,去姐姐的包里拿‘药’,她的哮喘可能犯了”,景宁冲着人群道,难掩脸上的关心。

只是景媛的脸更加惨白,她根本没有哮喘病!

景宁地助理很快拿了一个黑皮包上来,她慌手忙脚地翻找着,看得景宁更是焦急。

“我来”,景宁夺过包,却‘一不小心’把包里的东西全倒了出来,一张化验单顺势飘了出来。

助理琳达捡起那化验单,支支吾吾地看着景宁,“这是…孕检报告…”。

“什么?”杨美凤几乎是冲上了台,夺过琳达手里的报告,然后止不住怒气,抬手一巴掌便甩在景媛的脸上。

“原来你早跟不三不四的男人勾搭,怪不得杨军不要你!”

“什么,景媛有‘私’生子了?”

“啊呀,怪不得顾少不要她了啊。”

众人议论纷纷,几乎都用鄙夷的目光看着地上的人。

“够了!”台上的新‘浪’厉声呵斥道,一步步朝着景媛走来,那皮鞋发出的哒哒声让人心惊。

杨军弯腰,捏着景媛的下巴,眼眸深邃地似要将人凌迟般…

“那个男人是谁?”杨军的眼里带着戾气。

“他是谁?”景媛冷笑,冰凉咸腥的泪没入‘唇’齿内,“他比你好千倍万倍,他爱我护我,可是那个人已经死了!”

“阿军,别和她说这么多。你和小宁的婚礼继续,我让人把她带走”,杨美凤宽慰着杨军,旋即对着维护的保安道,“把她拖走。”

“谁敢?”

只见一个一身白‘色’西装,打着黑‘色’领结,颀长笔‘挺’的男人走上了红地毯,他那双眼清冷如天鹅湖水,不染铅尘,那薄薄的‘唇’微微上翘。他在笑,可是又平添几分冷漠。他单手别再‘裤’袋里,每走一步,似乎都让周遭的事物…黯然失‘色’。

他径直走到景媛跟前,轻轻地拉起了她,搂住了她的腰,“你还真不听话,做了我的人,还到处跑?”

“我不…认识…你!”景媛一字一字用力,冷冷回绝。

“不认识?”男人笑,‘唇’齿轻轻掠过景媛耳际,吹动她的发丝,话语温柔而残忍,“一个月前,你和我的那个晚上…,现在你肚子里还留下了证据,你想否认?”

一个月前,该死的一个月前!

高宅

米色的大面包车,车门哐当打开,从里面跳下几个穿休闲服的男男女女。

他们脖子上都吊着相机。

一排法国梧桐,树荫遮满了小路。一座三层楼的哥特式建筑就隐藏在梧桐开启的小路深处。

“我们真的要采访他吗?听说他是个很不讲道理的人”,同事李艳嘀咕着,抬头看着高高的铁门。

沈澜也皱紧了眉头,“要是不进去采访,咱们这个月的奖金可都没了。”

“我感觉那奖金无望了…”。

几个人闲聊之际,铁门自动打开了。三人走了几分钟,终于来到了那庄严的建筑下。

“那个,麻烦问一下,高先生在家吗?”刘飞是男生,自然被推在了最前头。

管家王叔似乎习以为常,表情没什么变化,“你们等着吧,先生去打高尔夫了。”

这一等,就是从日中到日落,李艳换了好几个姿势,索性一屁股坐在了草地上。

“都别哭丧着脸啊,待会还怎么采访啊”,刘飞拉了拉地上的李艳。

“哎呀,这累了连歇息都不能了吗?”李艳情绪已有些烦躁。

“难道你们不知道每次来采访的那些人的下场吗?”未见其人先闻其声,三人都朝着绿色草地上看去。

一个一身白色骑马装的男人,正拿着球杆缓缓走来,他五官就像雕刻般棱角分明,细碎的阳光此刻打在他的肩头,就像给他披了光环般。他短齐的发由于运动的关系,微湿,但却更让他有种说不出的味道。

李艳惊得站起,顿时脸色绯红。这男人好帅。

下场?

沈澜打量着来人,这个就是传说中高大冷酷的高总裁吧?

“你好,高先生,我们是经济专栏的期刊记者。就上次贵公司参与政府新地竞拍的事,我们想了解一下您的看法”,李艳微笑着,说明了来意。

高纪儒寡言,抬步就要进去。

见这么快就要被拒绝,李艳急忙追了上去,“听说高先生家里正在招园丁,我们特地给你找了个。”

园丁?

沈澜惊地下巴都快要掉了。

“恩?”高纪儒侧视了眼李艳。

李艳厚着脸皮笑,然后回头,本想指刘飞的,可刘飞那小子早就不知道闪到哪去了,于是李艳的手只好摆动了几下,定格在沈澜身上。

“就是她,她剪地一手好草。锄地一手好地!”

“什么?”沈澜一时张大了嘴,她从小到大就没进过农村,别说除草了,就连除草机长什么样她都不知道。更何况,今天他们来,不是来采访高纪儒的么?

见沈澜半晌不动,李艳急忙催促着,“还愣着干什么啊,害怕高先生给不起你工资啊。”

“难不成现在就要…除草?”沈澜对上李艳忽闪忽闪的眼睛,差点没找一个地‘洞’自己钻,“可是我从来没除过这么大的院子,我怕自己做不好。”

“你”,李艳气得挠头。

高纪儒闻声朝沈澜看去,那波澜不惊的脸上微微有了一丝变化,因为沈澜的声音,恍若三年前那个夜里,那个声音…

“那你试试吧”,他声音仍是阴沉,说完,将球杆递给王叔。朝着院子里的休闲椅走去。

只是临进屋的时候,还是用余光扫了眼沈澜。

王叔放了球杆便给沈澜指除草机的位置。

沈澜看了眼那大家伙,只好赶鸭子上架,朝刘飞挤眉瞪眼,“没采访好小心我回去揍你。”

刘飞吐了吐舌头,屁颠屁颠朝着李艳跑去。

“我只想说一句,做全国首屈一指的投手。”高纪儒眉头拧着,然后随手拿起了一边架子上的报纸看了起来,不想再多言。

李艳脸僵硬,拿笔快速地记着,高纪儒是本市盛丰投资公司的首席,他曾经投资建设了本市最大的游乐园以及半岛庄园等等一系列大型工程,可谓是年轻有为。

李艳想要再继续这个话题,“那你能告诉我们为什么…”。

“王叔,送客”,高继儒不耐地开口,看都没看李艳一眼道动九霄全文阅读。-

“高先生,那您要跳槽去顾氏,这件事是真的吗?”李艳仍旧不死心。

而沈澜一听顾氏,立即竖起了耳朵。她今天之所以跟来的一个很大原因,就是想知道顾氏是否真的要聘请这个传说中的‘投神’做执行总监。

“保安,把这两个人轰了”,高继儒冷冷的声音没有任何幅度,他的忍耐似乎已经达到了极限武极神通全文阅读。

很快,几个保安就扛着李艳和刘飞朝着大铁门而去了。

“高继儒,你这个变态!我回去要写你是弯男,写你阳痿,写你…”,李艳泼妇般的叫嚣声传来,那骂骂咧咧的渐行渐远。

沈澜蹙着额头,真为自己有这样的队友而汗颜。

“你不走?还是要我送?”高继儒冷冷一笑,不知什么时候已起身走到了沈澜身后。

沈澜立即站直了身子,直直地就对上了高继儒的眼眸,“你们不是缺人么?留我试用。那点工资相信你还是给地起的。”

“你不怕我?”高继儒饶有兴味,脸上笑仍旧残忍。

“我怕”,沈澜挺直了腰板,“可是我只是来打工。”

高继儒认真打量着沈澜,目光定格在她那张并不太熟悉的脸上,似是想从回忆中捕捉什么,而后又转向她脖子上的相机上。

“我是摄影发烧友,难道高先生这里的除草师还不准人有业余爱好了?如果高先生真的那么蛮不讲理的话,那好,我也不高攀您这”,说毕,沈澜扭头就想走。

“慢着,这丫头有意思”,忽然,不知从哪个方向走来一个男人,男人也是一米八几的个子,中长帅气的发,微微染了点金色,他的右耳上带着一个紫色地耳钻,在阳光下特别闪耀。

男人也是一身骑马装,手里拿着球杆,和刚才高继儒回来的打扮是一模一样。

沈澜回头,看着来人,他笑得阳光灿烂。心中不禁舒了一口气。

“只此一次”,高继儒淡淡看了沈澜一眼,转身朝楼梯走去。

“好了,你留下来吧,在这里可是包吃包住的”,叶以祥打量着沈澜,露出阳光灿烂的笑容。

“高先生还没答应我是不是可以用相机呢,我可是摄影发烧友。如果不准许我在这四处随便拍照的话,那我走就是”,沈澜望了眼高继儒冷漠的背影,知道和他谈条件无疑是抵抗他的权位,根本不可能。

“丫头,你还得寸进尺了?”叶以祥眉头挑地老高,不过嘴上却带着笑。

“不愿意就算了”,沈澜也抬高了几分贝的声音。

叶以祥摸了摸额头,然后转身回头冲着高继儒的背后到,“儒子,你说让我在你这避几天风头的。这个丫头我要留下,你不答应我们就绝交。”

高继儒皱了皱眉,没有转身,默认了他的话。

“那多谢了,我去干活。”沈澜说毕,转身去研究除草剂了,看她那个样子,分明是一窍不通。

“这个丫头很有趣,看来这几天我不会无聊了”,叶以祥双手交叠在自己脑后,然后懒懒散散地便朝着高继儒身后走去。

“何以见得?”高继儒不以为然,已大步进了屋子。

“你看刚才那个女记者见了你这张帅气的脸,立马心花怒放了。可是刚才那丫头,却一点不心动。人人都知道你的身份,害怕你的威严,那她却临危不惧。她那些无知都是装出来的,我倒是想看看,她到底要用什么办法完成这次访谈。”生于官商之家的人,从小就养成了察言观色的本领。

这样谨慎伪装,可能并不仅仅是为了采访那么简单。

高继儒眉目一沉,“把她轰走”。

“所以说,你这个人就太无趣了。”叶以祥唉声叹气道,然后懒散地跌坐在软沙发内,翘起二郎腿一边抓了个梨子往嘴里塞,“你没让王叔把她轰走,不就是默认留下她了么?我倒是很想知道原因。”

“你管地太宽了。”高继儒沉眸,避开话题,又拿起了茶几上的报纸。

“既然你对她没意思……”,叶以祥将吃完的核随手一丢,起身便上楼了,“我觉得把那丫头安排在我隔壁最好。”

“去你的!”高继儒终于恼了,抓起刚才被丢的核朝旋转楼梯丢去。

叶以祥头一歪,躲地干净,咧嘴就笑了起来,“晚上听到什么声音都不要出来哦。”

终于研究好了除草机怎么用,沈澜擦着额头上的汗,心中却莫名不已。

顾城已经消失了一个星期了,顾氏内部也不知道出了什么问题。先是行政总监被解雇,后来法律顾问组被解散。之后又爆出高继儒要被高薪聘请为顾氏集团任执行总监。

虽然说顾氏是本市最大的一家跨国企业,但盛丰也不弱。高继儒弃总裁择总监,着实让人费解。

顾氏高层的变动,顾氏总经理顾城的突然失踪,这一切都让外人猜忌。

沈澜担心地是顾氏是不是出现了什么财政问题,或者更严重的是刑事纠纷。

但在此刻她最担心的,还是顾城的安危。

手机拨通了顾城的号码,对方仍回复的是关机状态。

“城,你看到了请第一时间回复,愿平安”,沈澜发出一条短信后,就将手机塞进了口袋里。

晚上九点

二楼的书房,叶以祥依靠在老板桌上,手里端着高脚杯,眯着眼睛看着窗外漆黑的一片。

高继儒却没那么好兴致,正坐着看文件,“对了,让你找的人怎么样了?”

“没进展”,叶以祥愣了愣,坦然回答。

高继儒皱起眉头,却忙得没抬头,“黑白两道混,连路边捡破烂的都是你小弟,你就吹嘘吧。”

“喂,人海茫茫的,你就凭一张无姓名的无偿捐血就要让我找出那个人?就算捡破烂的是我小弟又能怎么样?你连她长什么样都不知道。这可不是我没本事啊。”叶以祥抬高了嗓门,很是不乐意地解释着。“我无能为力了,你自己找。”

“我要是自己方便找,还用地着你?”高继儒漂亮地抬眸,反驳道。

“啊哟,咱们无所不能的大总裁也会说丧气话啊”,叶以祥阴阳怪气道,端起酒杯咕咚咕咚喝了个精光,还不忘舒服地打了个嗝,“你倒是说说,那丫头长什么样?难道比范冰冰还漂亮?”

“恩?”高继儒眼眸一垂。

“能让你念念不忘三年,那个女的真是不简单,如果不是和范冰冰一样漂亮,那也和林志玲差不多,恩,我觉得是。”叶以祥自言自语着,然后咧嘴笑了起来,“万一你找到人家,人家姑娘已经结婚了怎么办啊?”

“你话真多,早点滚回你自己家去!”高继儒冷冷道。

看着高继儒闷闷不乐的表情,叶以祥叹了口气,把空杯子一放,“我出去走走,这里面太闷了。”

每回提到那个不知身份的女的,他们两个都会不欢而散。

看着叶以祥落寞离去的背影,高继儒眼色一沉,他其实想说,觉得沈澜和三年前的那个人很神似。

叶以祥无聊地走出房间,看了看四周,心想着今天刚来的那个除草丫头在哪里。

“放心,我会找到她的”,叶以祥自言自语着,然后走到了阳台。

三年前,叶以祥带着高继儒出外飙车玩,路上遇到意外,高继儒重伤。由于高继儒的血型特殊,当时医院血库根本没法提供。

寒冬腊月的,在高继儒生命垂危时,医院忽然说找到了和高继儒匹配的血缘,那个人连夜赶来献血,并在高继儒的‘床’头守了他一夜。

可是第二天,那个女孩就不见了,从此高继儒便发了疯地找这个救命恩人,并且再也不看其他女孩。

叶以祥心里一直愧疚,因为高继儒身上还残留着那次车祸的伤疤呢,要不是因为自己开车不小心

黑漆漆的外面,安静地能听到树叶被风刮起发出的沙沙声。

叶以祥在夜色中搜寻,果然在一个大圆球旁看到了一个身影。

他想了想,从裤兜里掏出一枚硬币,朝那个方向丢去。

“美女,是不是在想我呀。”

“你干什么?”沈澜暴怒,却又不能以暴制暴,她摸着被硬币打痛的头,抬起头看向二楼方向。

叶以祥很贱地笑了笑,吹了个口哨。

沈澜干瞪着他,不理会。

几分钟后,等她再回头,二楼仰头早就没了人。

“咱们古语说的好啊,滴水之恩当涌泉相报啊。”边笑着,叶以祥边凑近了沈澜的嘴唇,“那像我这种救了你命的,你是不是该以身相许呀。”

沈澜冲着叶以祥呲牙一笑,想用她的断子绝孙脚踢叶以祥的要害。

一个黑影闪了过来,然后在叶以祥的后脑勺重重敲了声。“我姐姐你也敢睡?”

“小飞,你怎么来了?”沈澜皱眉。

刘飞一副炸‘毛’的姿态,“当然是来保护你啊。”边说着,还不忘踢了踢晕死的叶以祥,“我来看看情敌长什么样?”

“情敌?”沈澜皱了皱眉,给了刘飞一记白眼,“主编没发火吧?”

“能不发火吗?你一天没去上班,也不请假。财经专栏那边空着只能让娱乐八卦先顶着。你这次回去,不写个十七八万字的检讨,估计老妖放不过你。”

“我暂时还不能回去…”,沈澜低下了头,支支吾吾着。

“为什么啊,难道你真想泡高继儒啊。”刘飞露出一副了然的表情。

“又是李艳那乌鸦嘴瞎说的吧?”

“是啊,艳姐说像高继儒这样的极品男神,那方面能力肯定强…”。

“滚蛋,我是办正经事。你快点回去吧,如果我爸问起,你就说我去旅游了。”

“那我帮你有什么好处没?”刘飞抱着沈澜的手,露出一副廉不知耻的样子。

“知道了,这次世界杯比利时队的球衣”,沈澜翻了个白眼。

“就知道澜姐最好,那我走了”,刘飞松开了沈澜的手,这才又神秘兮兮地跑走了。

只听到一阵稀稀疏疏的声音,接着是人翻墙掉在地上‘啊呀’的惨叫声……

刘飞走了,沈澜看了眼地上睡死的人,刚想把人喊醒,忽然就听到耳边一阵喵喵的声音。

喵喵声细软,好像就在附近。

沈澜循声过去,扒开一片绿叶,看着不远处一片微弱的光,高继儒正蹲在地上,抚摸着一只小白猫。

那小白猫看上去很瘦弱,是刚出生不久,它看样子并不是高家养的猫,因为那小猫看上去很怯懦,高继儒抚摸它的时候,它的身子都在跟着颤抖。

这样一个外表看似无情的男人,却对一只流浪猫这么小心,沈澜无心再去理会,而是转身,她一定要查出顾氏究竟出了什么问题,顾城究竟去了哪里。

沈澜一个人回了房间,完全把睡死在草地里叶以祥给忘得一干二净了。

第二天天刚亮,沈澜便被一阵急促的敲门声吵醒了。

“收东西,跟我回家”,叶以祥打扮地精神抖擞,穿着一身白色的t恤蓝色的牛仔裤站在门口。

沈澜一慌,“跟你回哪去?”

“除草哪里都可以除,我家的草地比这大得多。我走了,你以为儒子还会留你?”

沈澜点着头,其实她昨天来就是孑然一身,根本没什么好收拾的,这屋子也是王叔给她安排的,里面没有一件属于她的东西。

“我刷牙洗脸完了就出来”神奇宝贝之火灵全文阅读。

一边收拾着自己,沈澜一边想着下一步该怎么走?

反正杂志社那边也翘班了,还和老爸撒谎说去旅游了。既然要查,她就要查地彻底!

黑色炫酷的加长劳斯莱斯,从里到外都彰显着它的奢华。叶以祥粗鲁地打开车门,将沈澜推了进去,然后对着里面吼道,“不要欺负我女人!”

“我不坐你的车!”在叶以祥开门之际,高继儒想要下车。

“别唧唧歪歪”,叶以祥哈哈大笑着,打开车门坐到了驾驶位上。

今天是周三,他们出门又赶上了高峰期。

高继儒看着手表,露出一丝焦急,“我想我还是下车自己走”。

“儒子,我可是好心送你上班。你不觉得就算迟到了也会很开心么?”

高继儒沉默,给了叶以祥一个白眼。

叶以祥权当没看见,还故意把音乐声开得很大。

车内的音响震得耳朵都快要聋了,高继儒明显有些不耐烦了。

“走,咱们下车抽根烟去”,叶以祥开了车门,又走到后面打开高继儒身边的车门。

“儒子,你该不会因为那个丫头长得和你梦中情人很像,就想……”,叶以祥吞云吐雾了一把,皱起眉头。

高继儒却无心和他攀谈,又看了看手表,他时间观念很强,上班从来不迟到。

叶以祥一边抽着烟,一边透过玻璃看车内的人,脸上满满露出了喜色,“越来越觉得那丫头漂亮了,说话的样子漂亮,骂我地时候漂亮…”。

顿了顿,“她是我的,说好了的,你可别跟我抢。”

“是个女人你都能看上”,高继儒捏断手中的香烟,没有兴趣再抽下去,他转身,却正好看到沈澜侧脸端详外面的样子,那么沉静,那么好看。

她到底是谁?突然而来为了什么?为何她的声音,她给他的感觉,都和三年前的那个人那么像…

“你不觉得,咱们两个大男人算计一个丫头不太厚道吗?”高继儒正要开车门,被叶以祥拉住。

“不是我们,是你自己,ok?”高继儒白了他一眼,转身拉开车门,拿起沈澜座位边的公文包。

“唉,你真走啊?”叶以祥忙喊住。

高继儒摆了摆手,身影早已穿梭进车流里。

沈澜二话没说,也赶紧下了车,追了上去。

“丫头,你跟过去做什么?”叶以祥在原地气得跺脚。可是沈澜早就一溜烟不见了。

沈澜一路跟着走进一家百货商店,直到前面高继儒忽然止步,她的头正好就撞在了他的‘胸’口。

“还打算继续跟着?”那声音幽凉。

沈澜这才猛然抬头,看着那双深邃阴冷的眸子,然后猛地后退了一步,她一看高继儒身后‘洗手间’三个大字时,尴尬地摸了摸下巴。

高继儒这才转身进了男洗手间。

“你想问什么,咱们可以去那边咖啡馆”,几分钟后,高继儒走了出来,见沈澜还在商场过道里徘徊,走上前来。

沈澜诧异,想了想点点头,跟着高继儒朝一家咖啡店走去。

两杯现磨的咖啡,高继儒优雅地抿了一口,然后认真地看了眼沈澜。

沈澜看着杯中被打起的水花,心里想着怎么组织语言。

“沈澜,08年毕业于清华大学,09年在斯坦福上过半年后肄业,现就职于联合杂志社,负责一些财经娱乐八卦栏目…”,高继儒如数家珍般念着沈澜的简历。

“你…怎么…这么清楚…”,沈澜磕磕巴巴,没想到没从高继儒口里问到什么,自己反倒被人家调查地一清二楚。

看着沈澜的惊讶,高继儒只淡淡一笑,只是那笑不是得意,而是看穿般,“赶紧回你的杂志社,还有,叶以祥不是你可以hold住的”。

高继儒边说着边起身,一张红票同时放在了桌上。

等沈澜再回头,高继儒已经走出了咖啡店。

想要从这个男人嘴里得到情报,似乎比登天还难。沈澜看了眼那张红钞票,想了想,“服务员,再给我来一份叉烧饭,一份烤翅,一份绿豆饼”,她可不会跟钱过不去。

因为突然翘班,沈澜被扣了两天的工资。一个月的奖金。还被老巫婆训斥了一顿。

老巫婆没打算饶了她,还变本加厉地布置了个更棘手的任务。那就是挖出当红明星韩佳佳的八卦。

茂密的丛林,隐隐约约传来女人‘恩恩啊啊’的声音。沈澜躲在一片树丛里,举着相机对准着那不远处。

“该死,臭男人,你好歹给韩佳佳留个正脸啊”,看着镜头里几乎都是男人的后背,沈澜骂骂咧咧,要是韩佳佳不露脸,鬼信这是韩佳佳偷腥啊。

树丛里蚊子多,嗡嗡的,沈澜换了个姿势,四周光线黑暗,她又不能开闪光灯,只能急得额头上冒豆大的汗珠。

就在她一巴掌拍蚊子的时候,那边女人声音达到了巅峰,而就在同时,那只蚊子也被沈澜拍死在手心。

“简,那边好像有人”,远处,韩佳佳虚脱地从顾简的怀里探出脑袋,不经意看到了沈澜这边稀稀疏疏的草丛。

“恩?”顾简动作很快,快速抽身,随手捡起地上的外套绑在了腰际,好遮住下面的重要部位,便朝着沈澜这边走来。

韩佳佳的脸露了出来,这是绝佳时机!

沈澜眼睛一亮,顾不得那越来越近的脚步,她要把韩佳佳和这个‘奸’夫的正脸全拍下来。

心中的窃喜已经完全占领了意识,沈澜完全没有注意到顾简那凶神恶煞的眼。

“唔”,草丛后面,有人捂住了沈澜的嘴,她来不及反抗,整个身子便被那人拉着往后走。

那一阵稀稀疏疏,立刻引起了顾简的注意,“谁?”

“唔!”沈澜只想快跑,手已被人紧紧拉着,在茂密的草丛里奔跑起来。

“是谁?”那声音猛然阴鹜地可怕,沈澜没有再挣脱,而是任由着黑暗里的那只手,跟着奔跑起来。

也不知道跑了多久,直到周围的高草变成了一片平地,前面的人这才松手。

“拿来!”熟悉的声音,阴冷无边。

“什么?”沈澜下意识地把相机往后藏,飞速地取出里面的胶卷。

“有关顾简的照片,拿来!”那阴冷的声音又重复了一次,月光打在他脸上,他那棱角分明的脸,修罗一般。

“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沈澜笑笑,将换下来的胶卷藏到了腰间皮带的缝隙间。

“你倒是对顾家上心地紧”,高继儒冷笑,动作很快,一步走到沈澜身后,探上了她的腰际。

“se狼,你要做什么!”沈澜高叫起来,可是等她再反应,高继儒的手里已经多出了一个胶卷。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只欢不爱:误惹豪门大亨》

第8章只要你留下来


白‘色’的礼堂,粉‘色’气球和鲜‘花’将里面装点地十分绚烂。景媛一身白‘色’的小礼裙,脸‘色’如白纸地站在红毯边,看着台上那一对璧人。

那个她爱了十年的男人,前一个月还说爱她娶她,可却在十天前忽然变卦。

现在站在台上的,一个是她的爱人,一个是她最亲的妹妹,多么讽刺?

她不明白,曾经那个为了救她,差点死于车祸的偏偏少年,究竟去哪了?她不明白,曾经那个宁愿放弃自己梦想,也要陪她念清华的少年,哪去了?

在司仪一声后,景媛捧着鲜‘花’走上台,她极力地想让自己走得稳些,却在一股猝不及防的力道下,狠狠地跌倒在地。

“小媛,都到了这个时候了,你还想‘弄’出什么‘乱’子?”台侧的‘女’人,她的后妈杨美凤冷声呵斥着。

景宁却快步过来,明明一脸关切却难掩嘴角笑意,“姐姐,你没摔到吧?”

“没事”,景媛摇头。

“可是姐姐,你脸‘色’好难看。”景宁满脸关切道。

“我真的没事”,景媛冷拒,力道不大,一把推开了挽着自己的人。

杨美凤一看,有些气恼,“你妹妹好心扶你,你还这么不讲理。”

景媛没有回答,脸‘色’却像白纸一般,终于,还是瘫软了下来。

“快,去姐姐的包里拿‘药’,她的哮喘可能犯了”,景宁冲着人群道,难掩脸上的关心。

只是景媛的脸更加惨白,她根本没有哮喘病!

景宁地助理很快拿了一个黑皮包上来,她慌手忙脚地翻找着,看得景宁更是焦急。

“我来”,景宁夺过包,却‘一不小心’把包里的东西全倒了出来,一张化验单顺势飘了出来。

助理琳达捡起那化验单,支支吾吾地看着景宁,“这是…孕检报告…”。

“什么?”杨美凤几乎是冲上了台,夺过琳达手里的报告,然后止不住怒气,抬手一巴掌便甩在景媛的脸上。

“原来你早跟不三不四的男人勾搭,怪不得杨军不要你!”

“什么,景媛有‘私’生子了?”

“啊呀,怪不得顾少不要她了啊。”

众人议论纷纷,几乎都用鄙夷的目光看着地上的人。

“够了!”台上的新‘浪’厉声呵斥道,一步步朝着景媛走来,那皮鞋发出的哒哒声让人心惊。

杨军弯腰,捏着景媛的下巴,眼眸深邃地似要将人凌迟般…

“那个男人是谁?”杨军的眼里带着戾气。

“他是谁?”景媛冷笑,冰凉咸腥的泪没入‘唇’齿内,“他比你好千倍万倍,他爱我护我,可是那个人已经死了!”

“阿军,别和她说这么多。你和小宁的婚礼继续,我让人把她带走”,杨美凤宽慰着杨军,旋即对着维护的保安道,“把她拖走。”

“谁敢?”

只见一个一身白‘色’西装,打着黑‘色’领结,颀长笔‘挺’的男人走上了红地毯,他那双眼清冷如天鹅湖水,不染铅尘,那薄薄的‘唇’微微上翘。他在笑,可是又平添几分冷漠。他单手别再‘裤’袋里,每走一步,似乎都让周遭的事物…黯然失‘色’。

他径直走到景媛跟前,轻轻地拉起了她,搂住了她的腰,“你还真不听话,做了我的人,还到处跑?”

“我不…认识…你!”景媛一字一字用力,冷冷回绝。

“不认识?”男人笑,‘唇’齿轻轻掠过景媛耳际,吹动她的发丝,话语温柔而残忍,“一个月前,你和我的那个晚上…,现在你肚子里还留下了证据,你想否认?”

一个月前,该死的一个月前!

高宅

米色的大面包车,车门哐当打开,从里面跳下几个穿休闲服的男男女女。

他们脖子上都吊着相机。

一排法国梧桐,树荫遮满了小路。一座三层楼的哥特式建筑就隐藏在梧桐开启的小路深处。

“我们真的要采访他吗?听说他是个很不讲道理的人”,同事李艳嘀咕着,抬头看着高高的铁门。

沈澜也皱紧了眉头,“要是不进去采访,咱们这个月的奖金可都没了。”

“我感觉那奖金无望了…”。

几个人闲聊之际,铁门自动打开了。三人走了几分钟,终于来到了那庄严的建筑下。

“那个,麻烦问一下,高先生在家吗?”刘飞是男生,自然被推在了最前头。

管家王叔似乎习以为常,表情没什么变化,“你们等着吧,先生去打高尔夫了。”

这一等,就是从日中到日落,李艳换了好几个姿势,索性一屁股坐在了草地上。

“都别哭丧着脸啊,待会还怎么采访啊”,刘飞拉了拉地上的李艳。

“哎呀,这累了连歇息都不能了吗?”李艳情绪已有些烦躁。

“难道你们不知道每次来采访的那些人的下场吗?”未见其人先闻其声,三人都朝着绿色草地上看去。

一个一身白色骑马装的男人,正拿着球杆缓缓走来,他五官就像雕刻般棱角分明,细碎的阳光此刻打在他的肩头,就像给他披了光环般。他短齐的发由于运动的关系,微湿,但却更让他有种说不出的味道。

李艳惊得站起,顿时脸色绯红。这男人好帅。

下场?

沈澜打量着来人,这个就是传说中高大冷酷的高总裁吧?

“你好,高先生,我们是经济专栏的期刊记者。就上次贵公司参与政府新地竞拍的事,我们想了解一下您的看法”,李艳微笑着,说明了来意。

高纪儒寡言,抬步就要进去。

见这么快就要被拒绝,李艳急忙追了上去,“听说高先生家里正在招园丁,我们特地给你找了个。”

园丁?

沈澜惊地下巴都快要掉了。

“恩?”高纪儒侧视了眼李艳。

李艳厚着脸皮笑,然后回头,本想指刘飞的,可刘飞那小子早就不知道闪到哪去了,于是李艳的手只好摆动了几下,定格在沈澜身上。

“就是她,她剪地一手好草。锄地一手好地!”

“什么?”沈澜一时张大了嘴,她从小到大就没进过农村,别说除草了,就连除草机长什么样她都不知道。更何况,今天他们来,不是来采访高纪儒的么?

见沈澜半晌不动,李艳急忙催促着,“还愣着干什么啊,害怕高先生给不起你工资啊。”

“难不成现在就要…除草?”沈澜对上李艳忽闪忽闪的眼睛,差点没找一个地‘洞’自己钻,“可是我从来没除过这么大的院子,我怕自己做不好。”

“你”,李艳气得挠头。

高纪儒闻声朝沈澜看去,那波澜不惊的脸上微微有了一丝变化,因为沈澜的声音,恍若三年前那个夜里,那个声音…

“那你试试吧”,他声音仍是阴沉,说完,将球杆递给王叔。朝着院子里的休闲椅走去。

只是临进屋的时候,还是用余光扫了眼沈澜。

王叔放了球杆便给沈澜指除草机的位置。

沈澜看了眼那大家伙,只好赶鸭子上架,朝刘飞挤眉瞪眼,“没采访好小心我回去揍你。”

刘飞吐了吐舌头,屁颠屁颠朝着李艳跑去。

“我只想说一句,做全国首屈一指的投手。”高纪儒眉头拧着,然后随手拿起了一边架子上的报纸看了起来,不想再多言。

李艳脸僵硬,拿笔快速地记着,高纪儒是本市盛丰投资公司的首席,他曾经投资建设了本市最大的游乐园以及半岛庄园等等一系列大型工程,可谓是年轻有为。

李艳想要再继续这个话题,“那你能告诉我们为什么…”。

“王叔,送客”,高继儒不耐地开口,看都没看李艳一眼道动九霄全文阅读。-

“高先生,那您要跳槽去顾氏,这件事是真的吗?”李艳仍旧不死心。

而沈澜一听顾氏,立即竖起了耳朵。她今天之所以跟来的一个很大原因,就是想知道顾氏是否真的要聘请这个传说中的‘投神’做执行总监。

“保安,把这两个人轰了”,高继儒冷冷的声音没有任何幅度,他的忍耐似乎已经达到了极限武极神通全文阅读。

很快,几个保安就扛着李艳和刘飞朝着大铁门而去了。

“高继儒,你这个变态!我回去要写你是弯男,写你阳痿,写你…”,李艳泼妇般的叫嚣声传来,那骂骂咧咧的渐行渐远。

沈澜蹙着额头,真为自己有这样的队友而汗颜。

“你不走?还是要我送?”高继儒冷冷一笑,不知什么时候已起身走到了沈澜身后。

沈澜立即站直了身子,直直地就对上了高继儒的眼眸,“你们不是缺人么?留我试用。那点工资相信你还是给地起的。”

“你不怕我?”高继儒饶有兴味,脸上笑仍旧残忍。

“我怕”,沈澜挺直了腰板,“可是我只是来打工。”

高继儒认真打量着沈澜,目光定格在她那张并不太熟悉的脸上,似是想从回忆中捕捉什么,而后又转向她脖子上的相机上。

“我是摄影发烧友,难道高先生这里的除草师还不准人有业余爱好了?如果高先生真的那么蛮不讲理的话,那好,我也不高攀您这”,说毕,沈澜扭头就想走。

“慢着,这丫头有意思”,忽然,不知从哪个方向走来一个男人,男人也是一米八几的个子,中长帅气的发,微微染了点金色,他的右耳上带着一个紫色地耳钻,在阳光下特别闪耀。

男人也是一身骑马装,手里拿着球杆,和刚才高继儒回来的打扮是一模一样。

沈澜回头,看着来人,他笑得阳光灿烂。心中不禁舒了一口气。

“只此一次”,高继儒淡淡看了沈澜一眼,转身朝楼梯走去。

“好了,你留下来吧,在这里可是包吃包住的”,叶以祥打量着沈澜,露出阳光灿烂的笑容。

“高先生还没答应我是不是可以用相机呢,我可是摄影发烧友。如果不准许我在这四处随便拍照的话,那我走就是”,沈澜望了眼高继儒冷漠的背影,知道和他谈条件无疑是抵抗他的权位,根本不可能。

“丫头,你还得寸进尺了?”叶以祥眉头挑地老高,不过嘴上却带着笑。

“不愿意就算了”,沈澜也抬高了几分贝的声音。

叶以祥摸了摸额头,然后转身回头冲着高继儒的背后到,“儒子,你说让我在你这避几天风头的。这个丫头我要留下,你不答应我们就绝交。”

高继儒皱了皱眉,没有转身,默认了他的话。

“那多谢了,我去干活。”沈澜说毕,转身去研究除草剂了,看她那个样子,分明是一窍不通。

“这个丫头很有趣,看来这几天我不会无聊了”,叶以祥双手交叠在自己脑后,然后懒懒散散地便朝着高继儒身后走去。

“何以见得?”高继儒不以为然,已大步进了屋子。

“你看刚才那个女记者见了你这张帅气的脸,立马心花怒放了。可是刚才那丫头,却一点不心动。人人都知道你的身份,害怕你的威严,那她却临危不惧。她那些无知都是装出来的,我倒是想看看,她到底要用什么办法完成这次访谈。”生于官商之家的人,从小就养成了察言观色的本领。

这样谨慎伪装,可能并不仅仅是为了采访那么简单。

高继儒眉目一沉,“把她轰走”。

“所以说,你这个人就太无趣了。”叶以祥唉声叹气道,然后懒散地跌坐在软沙发内,翘起二郎腿一边抓了个梨子往嘴里塞,“你没让王叔把她轰走,不就是默认留下她了么?我倒是很想知道原因。”

“你管地太宽了。”高继儒沉眸,避开话题,又拿起了茶几上的报纸。

“既然你对她没意思……”,叶以祥将吃完的核随手一丢,起身便上楼了,“我觉得把那丫头安排在我隔壁最好。”

“去你的!”高继儒终于恼了,抓起刚才被丢的核朝旋转楼梯丢去。

叶以祥头一歪,躲地干净,咧嘴就笑了起来,“晚上听到什么声音都不要出来哦。”

终于研究好了除草机怎么用,沈澜擦着额头上的汗,心中却莫名不已。

顾城已经消失了一个星期了,顾氏内部也不知道出了什么问题。先是行政总监被解雇,后来法律顾问组被解散。之后又爆出高继儒要被高薪聘请为顾氏集团任执行总监。

虽然说顾氏是本市最大的一家跨国企业,但盛丰也不弱。高继儒弃总裁择总监,着实让人费解。

顾氏高层的变动,顾氏总经理顾城的突然失踪,这一切都让外人猜忌。

沈澜担心地是顾氏是不是出现了什么财政问题,或者更严重的是刑事纠纷。

但在此刻她最担心的,还是顾城的安危。

手机拨通了顾城的号码,对方仍回复的是关机状态。

“城,你看到了请第一时间回复,愿平安”,沈澜发出一条短信后,就将手机塞进了口袋里。

晚上九点

二楼的书房,叶以祥依靠在老板桌上,手里端着高脚杯,眯着眼睛看着窗外漆黑的一片。

高继儒却没那么好兴致,正坐着看文件,“对了,让你找的人怎么样了?”

“没进展”,叶以祥愣了愣,坦然回答。

高继儒皱起眉头,却忙得没抬头,“黑白两道混,连路边捡破烂的都是你小弟,你就吹嘘吧。”

“喂,人海茫茫的,你就凭一张无姓名的无偿捐血就要让我找出那个人?就算捡破烂的是我小弟又能怎么样?你连她长什么样都不知道。这可不是我没本事啊。”叶以祥抬高了嗓门,很是不乐意地解释着。“我无能为力了,你自己找。”

“我要是自己方便找,还用地着你?”高继儒漂亮地抬眸,反驳道。

“啊哟,咱们无所不能的大总裁也会说丧气话啊”,叶以祥阴阳怪气道,端起酒杯咕咚咕咚喝了个精光,还不忘舒服地打了个嗝,“你倒是说说,那丫头长什么样?难道比范冰冰还漂亮?”

“恩?”高继儒眼眸一垂。

“能让你念念不忘三年,那个女的真是不简单,如果不是和范冰冰一样漂亮,那也和林志玲差不多,恩,我觉得是。”叶以祥自言自语着,然后咧嘴笑了起来,“万一你找到人家,人家姑娘已经结婚了怎么办啊?”

“你话真多,早点滚回你自己家去!”高继儒冷冷道。

看着高继儒闷闷不乐的表情,叶以祥叹了口气,把空杯子一放,“我出去走走,这里面太闷了。”

每回提到那个不知身份的女的,他们两个都会不欢而散。

看着叶以祥落寞离去的背影,高继儒眼色一沉,他其实想说,觉得沈澜和三年前的那个人很神似。

叶以祥无聊地走出房间,看了看四周,心想着今天刚来的那个除草丫头在哪里。

“放心,我会找到她的”,叶以祥自言自语着,然后走到了阳台。

三年前,叶以祥带着高继儒出外飙车玩,路上遇到意外,高继儒重伤。由于高继儒的血型特殊,当时医院血库根本没法提供。

寒冬腊月的,在高继儒生命垂危时,医院忽然说找到了和高继儒匹配的血缘,那个人连夜赶来献血,并在高继儒的‘床’头守了他一夜。

可是第二天,那个女孩就不见了,从此高继儒便发了疯地找这个救命恩人,并且再也不看其他女孩。

叶以祥心里一直愧疚,因为高继儒身上还残留着那次车祸的伤疤呢,要不是因为自己开车不小心

黑漆漆的外面,安静地能听到树叶被风刮起发出的沙沙声。

叶以祥在夜色中搜寻,果然在一个大圆球旁看到了一个身影。

他想了想,从裤兜里掏出一枚硬币,朝那个方向丢去。

“美女,是不是在想我呀。”

“你干什么?”沈澜暴怒,却又不能以暴制暴,她摸着被硬币打痛的头,抬起头看向二楼方向。

叶以祥很贱地笑了笑,吹了个口哨。

沈澜干瞪着他,不理会。

几分钟后,等她再回头,二楼仰头早就没了人。

“咱们古语说的好啊,滴水之恩当涌泉相报啊。”边笑着,叶以祥边凑近了沈澜的嘴唇,“那像我这种救了你命的,你是不是该以身相许呀。”

沈澜冲着叶以祥呲牙一笑,想用她的断子绝孙脚踢叶以祥的要害。

一个黑影闪了过来,然后在叶以祥的后脑勺重重敲了声。“我姐姐你也敢睡?”

“小飞,你怎么来了?”沈澜皱眉。

刘飞一副炸‘毛’的姿态,“当然是来保护你啊。”边说着,还不忘踢了踢晕死的叶以祥,“我来看看情敌长什么样?”

“情敌?”沈澜皱了皱眉,给了刘飞一记白眼,“主编没发火吧?”

“能不发火吗?你一天没去上班,也不请假。财经专栏那边空着只能让娱乐八卦先顶着。你这次回去,不写个十七八万字的检讨,估计老妖放不过你。”

“我暂时还不能回去…”,沈澜低下了头,支支吾吾着。

“为什么啊,难道你真想泡高继儒啊。”刘飞露出一副了然的表情。

“又是李艳那乌鸦嘴瞎说的吧?”

“是啊,艳姐说像高继儒这样的极品男神,那方面能力肯定强…”。

“滚蛋,我是办正经事。你快点回去吧,如果我爸问起,你就说我去旅游了。”

“那我帮你有什么好处没?”刘飞抱着沈澜的手,露出一副廉不知耻的样子。

“知道了,这次世界杯比利时队的球衣”,沈澜翻了个白眼。

“就知道澜姐最好,那我走了”,刘飞松开了沈澜的手,这才又神秘兮兮地跑走了。

只听到一阵稀稀疏疏的声音,接着是人翻墙掉在地上‘啊呀’的惨叫声……

刘飞走了,沈澜看了眼地上睡死的人,刚想把人喊醒,忽然就听到耳边一阵喵喵的声音。

喵喵声细软,好像就在附近。

沈澜循声过去,扒开一片绿叶,看着不远处一片微弱的光,高继儒正蹲在地上,抚摸着一只小白猫。

那小白猫看上去很瘦弱,是刚出生不久,它看样子并不是高家养的猫,因为那小猫看上去很怯懦,高继儒抚摸它的时候,它的身子都在跟着颤抖。

这样一个外表看似无情的男人,却对一只流浪猫这么小心,沈澜无心再去理会,而是转身,她一定要查出顾氏究竟出了什么问题,顾城究竟去了哪里。

沈澜一个人回了房间,完全把睡死在草地里叶以祥给忘得一干二净了。

第二天天刚亮,沈澜便被一阵急促的敲门声吵醒了。

“收东西,跟我回家”,叶以祥打扮地精神抖擞,穿着一身白色的t恤蓝色的牛仔裤站在门口。

沈澜一慌,“跟你回哪去?”

“除草哪里都可以除,我家的草地比这大得多。我走了,你以为儒子还会留你?”

沈澜点着头,其实她昨天来就是孑然一身,根本没什么好收拾的,这屋子也是王叔给她安排的,里面没有一件属于她的东西。

“我刷牙洗脸完了就出来”神奇宝贝之火灵全文阅读。

一边收拾着自己,沈澜一边想着下一步该怎么走?

反正杂志社那边也翘班了,还和老爸撒谎说去旅游了。既然要查,她就要查地彻底!

黑色炫酷的加长劳斯莱斯,从里到外都彰显着它的奢华。叶以祥粗鲁地打开车门,将沈澜推了进去,然后对着里面吼道,“不要欺负我女人!”

“我不坐你的车!”在叶以祥开门之际,高继儒想要下车。

“别唧唧歪歪”,叶以祥哈哈大笑着,打开车门坐到了驾驶位上。

今天是周三,他们出门又赶上了高峰期。

高继儒看着手表,露出一丝焦急,“我想我还是下车自己走”。

“儒子,我可是好心送你上班。你不觉得就算迟到了也会很开心么?”

高继儒沉默,给了叶以祥一个白眼。

叶以祥权当没看见,还故意把音乐声开得很大。

车内的音响震得耳朵都快要聋了,高继儒明显有些不耐烦了。

“走,咱们下车抽根烟去”,叶以祥开了车门,又走到后面打开高继儒身边的车门。

“儒子,你该不会因为那个丫头长得和你梦中情人很像,就想……”,叶以祥吞云吐雾了一把,皱起眉头。

高继儒却无心和他攀谈,又看了看手表,他时间观念很强,上班从来不迟到。

叶以祥一边抽着烟,一边透过玻璃看车内的人,脸上满满露出了喜色,“越来越觉得那丫头漂亮了,说话的样子漂亮,骂我地时候漂亮…”。

顿了顿,“她是我的,说好了的,你可别跟我抢。”

“是个女人你都能看上”,高继儒捏断手中的香烟,没有兴趣再抽下去,他转身,却正好看到沈澜侧脸端详外面的样子,那么沉静,那么好看。

她到底是谁?突然而来为了什么?为何她的声音,她给他的感觉,都和三年前的那个人那么像…

“你不觉得,咱们两个大男人算计一个丫头不太厚道吗?”高继儒正要开车门,被叶以祥拉住。

“不是我们,是你自己,ok?”高继儒白了他一眼,转身拉开车门,拿起沈澜座位边的公文包。

“唉,你真走啊?”叶以祥忙喊住。

高继儒摆了摆手,身影早已穿梭进车流里。

沈澜二话没说,也赶紧下了车,追了上去。

“丫头,你跟过去做什么?”叶以祥在原地气得跺脚。可是沈澜早就一溜烟不见了。

沈澜一路跟着走进一家百货商店,直到前面高继儒忽然止步,她的头正好就撞在了他的‘胸’口。

“还打算继续跟着?”那声音幽凉。

沈澜这才猛然抬头,看着那双深邃阴冷的眸子,然后猛地后退了一步,她一看高继儒身后‘洗手间’三个大字时,尴尬地摸了摸下巴。

高继儒这才转身进了男洗手间。

“你想问什么,咱们可以去那边咖啡馆”,几分钟后,高继儒走了出来,见沈澜还在商场过道里徘徊,走上前来。

沈澜诧异,想了想点点头,跟着高继儒朝一家咖啡店走去。

两杯现磨的咖啡,高继儒优雅地抿了一口,然后认真地看了眼沈澜。

沈澜看着杯中被打起的水花,心里想着怎么组织语言。

“沈澜,08年毕业于清华大学,09年在斯坦福上过半年后肄业,现就职于联合杂志社,负责一些财经娱乐八卦栏目…”,高继儒如数家珍般念着沈澜的简历。

“你…怎么…这么清楚…”,沈澜磕磕巴巴,没想到没从高继儒口里问到什么,自己反倒被人家调查地一清二楚。

看着沈澜的惊讶,高继儒只淡淡一笑,只是那笑不是得意,而是看穿般,“赶紧回你的杂志社,还有,叶以祥不是你可以hold住的”。

高继儒边说着边起身,一张红票同时放在了桌上。

等沈澜再回头,高继儒已经走出了咖啡店。

想要从这个男人嘴里得到情报,似乎比登天还难。沈澜看了眼那张红钞票,想了想,“服务员,再给我来一份叉烧饭,一份烤翅,一份绿豆饼”,她可不会跟钱过不去。

因为突然翘班,沈澜被扣了两天的工资。一个月的奖金。还被老巫婆训斥了一顿。

老巫婆没打算饶了她,还变本加厉地布置了个更棘手的任务。那就是挖出当红明星韩佳佳的八卦。

茂密的丛林,隐隐约约传来女人‘恩恩啊啊’的声音。沈澜躲在一片树丛里,举着相机对准着那不远处。

“该死,臭男人,你好歹给韩佳佳留个正脸啊”,看着镜头里几乎都是男人的后背,沈澜骂骂咧咧,要是韩佳佳不露脸,鬼信这是韩佳佳偷腥啊。

树丛里蚊子多,嗡嗡的,沈澜换了个姿势,四周光线黑暗,她又不能开闪光灯,只能急得额头上冒豆大的汗珠。

就在她一巴掌拍蚊子的时候,那边女人声音达到了巅峰,而就在同时,那只蚊子也被沈澜拍死在手心。

“简,那边好像有人”,远处,韩佳佳虚脱地从顾简的怀里探出脑袋,不经意看到了沈澜这边稀稀疏疏的草丛。

“恩?”顾简动作很快,快速抽身,随手捡起地上的外套绑在了腰际,好遮住下面的重要部位,便朝着沈澜这边走来。

韩佳佳的脸露了出来,这是绝佳时机!

沈澜眼睛一亮,顾不得那越来越近的脚步,她要把韩佳佳和这个‘奸’夫的正脸全拍下来。

心中的窃喜已经完全占领了意识,沈澜完全没有注意到顾简那凶神恶煞的眼。

“唔”,草丛后面,有人捂住了沈澜的嘴,她来不及反抗,整个身子便被那人拉着往后走。

那一阵稀稀疏疏,立刻引起了顾简的注意,“谁?”

“唔!”沈澜只想快跑,手已被人紧紧拉着,在茂密的草丛里奔跑起来。

“是谁?”那声音猛然阴鹜地可怕,沈澜没有再挣脱,而是任由着黑暗里的那只手,跟着奔跑起来。

也不知道跑了多久,直到周围的高草变成了一片平地,前面的人这才松手。

“拿来!”熟悉的声音,阴冷无边。

“什么?”沈澜下意识地把相机往后藏,飞速地取出里面的胶卷。

“有关顾简的照片,拿来!”那阴冷的声音又重复了一次,月光打在他脸上,他那棱角分明的脸,修罗一般。

“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沈澜笑笑,将换下来的胶卷藏到了腰间皮带的缝隙间。

“你倒是对顾家上心地紧”,高继儒冷笑,动作很快,一步走到沈澜身后,探上了她的腰际。

“se狼,你要做什么!”沈澜高叫起来,可是等她再反应,高继儒的手里已经多出了一个胶卷。

他的动作,好快网游之神魔传说全文阅读!

“你,还我!”沈澜伸手想要去抢,可是高纪儒已经抢先一步,将那胶卷丢了出去。

“高纪儒,你,变态!”沈澜伸手想要去接,没顾忌到手里的相机,只听到砰咚一声,她整个人跳了起来,想伸手去捞相机,可是已经来不及了。

相机掉在地上,卡擦卡擦…

“啊,我的相机,好几万啊。怎么办啊”,沈澜赶紧去捧相机,可是相机的镜片早就碎了。

“陪我相机!”沈澜抱着相机回头,恶狠狠地瞪着高纪儒。

高纪儒却纹丝不动,“不关我事。”

“你妈的把我相机‘弄’坏了,你得陪!”沈澜一下子急中生智,这相机她赔不起,但是高纪儒他可以!只是她刚叫嚣着起身,立马就哇地叫了起来,整个人白眼一翻,就倒了下去。

她踉跄着,最后的意识是,高纪儒搂上了她的背。

不知道过了多久,直到耳边听到稀稀拉拉的雨声,沈澜这才睁开了眼睛。

“伤口刚止住血,别‘乱’动”,一只大手轻轻按住她。

沈澜闻言抬头,高纪儒正端着一碗黑乎乎的东西过来,“喝了它。”

“什么东西,我不喝”,沈澜眉头一挑,拒绝。

“你被毒蛇要了,毒血吸出了,但是还有余毒。这是山里人家专‘门’对付被毒蛇咬后伤口的”,高纪儒不厌其烦地解释,将碗送了送妖道武尊最新章节。

毒血?吸毒?

沈澜的脑海里立即出现了古装剧里给人吸毒的画面,整个人腾地就想站起。

右小腿立即牵扯地疼痛,沈澜差点没哇哇大叫。

吃完那苦中药和几个甜枣,沈澜沉沉地睡去。迷糊中,总有一只大手不断地抚着她的额头,‘揉’着她的刘海。

他幽深的眼眸渐渐褪去往日的冷漠,取而代之的是一片温柔。脑海里,似乎眼前的人和那个影子重合。冥冥之中,他们今生要纠缠,至死方休。

高纪儒认真地一遍又一遍地抚‘摸’着沈澜的侧脸,心中是喜悦,是疼惜…

山里诊所的化验单出来了,沈澜的病情无大碍,那蛇毒也尽了。而那化验单上写着的ph阴性o型血,和他正是一个血型。

世界上是这种血型的人都寥寥可数,她,一定就是当年给他献血的人。

高纪儒的手指颤抖着,再次将人儿的脸‘揉’入掌心……

“咳咳…”,沈澜醒过来已经到了第二天,窗外的雨还在淅沥沥地下,她刚要坐起,却正好碰到一个东西。

高纪儒醒来,用手按着沈澜,“作死么?伤口再开了我不管。”

沈澜刚要回嘴,高纪儒又瞪了她一眼,“看什么,快睡!”

她都睡了一天一夜了,头都快要炸掉了。

“我没事!”她现在要是不立刻拿着韩佳佳的偷腥照片出现在主编面前,估计明天她就不用去杂志社上班了。

“这么有‘精’神,看来死不了”,高纪儒那双眼眸布满了血丝,嘴‘唇’也发白,那样子不甚疲惫。

“你昨天晚上不会没睡吧?”沈澜伸长了脖子问。

高纪儒白了她一眼,慢慢闭上了眼睛,“如果你确定可以活蹦‘乱’跳,就去外面山坡蹲着。”

沈澜一听,郁闷地挠着头发,这个男人,他分明救了自己,可是着恶劣的态度真让人抓狂啊。

扭头看着桌子上瓷碗里的中‘药’,沈澜端起咕咚咕咚,就当水一般解渴,喝完擦了擦嘴角。

夜里山谷寂静,沈澜的‘腿’还疼着,不便下‘床’。她看着窄小的单人间,也知道这是农家乐,条件相当差。

高纪儒靠着窗,外面的雨已经停了,月光有些惨白。

梦里,一个四岁的男孩,站在车‘门’外用力地拍打车‘门’,喊着他妈妈。

可是那个姓顾的男人却狠狠地开动了车子,撕裂的喊叫,四岁男孩的哭声…

他的妈妈在他四岁就抛弃了他,跟了那个姓顾的男人。

后来长大后,他知道那个夺走他妈妈的男人叫顾文天,他的两个儿子,顾城、顾简。

高纪儒修长的指尖深深陷入木板内,渗出嫣红的血。被噩梦缠绕地十分痛苦。

沈澜睁着眼看月,不小心看到他,有些不忍,慢吞吞地一瘸一拐来到他身边,紧紧握住了他的手。

像是得到了救赎般,他的手紧紧地扣住她的手,彻夜。

‘鸡’叫,天明。

高纪儒睁开眼,看着依偎在自己怀里的人,那只小手被自己捏地红肿,血迹沾在她手背上,他小心地去抽桌上的纸巾给她擦,直到看到她睁开眼,“你究竟要什么?”

“啊?”沈澜惊醒,一头雾水,直到看到此刻两人暧昧的举动时,猛地想抽手。

可是,高纪儒的手不遗余力地抓着她。

“只要你留在我身边,无论你要什么”,高纪儒的声音,微微有‘波’澜。

沉默,许久。

沈澜的眼里,没有喜悦,有的是思索,是谨慎。

而高纪儒更加执拗地等着,两人无言。直到忽然…

继续阅读《只欢不爱:误惹豪门大亨》


版权声明:未经书面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对既成事实本站将保留所有的权利。

无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