撒旦总裁的契约新娘韩茗汐,周围陌生,小说撒旦总裁的契约新娘在线免费阅读全文

小说:撒旦总裁的契约新娘
分类:现代言情
作者:韩茗汐
简介:\"因父母高额的医药费,她不得不签下一纸协约,答应嫁人
可是结婚当日,为什么没有婚宴?没有宾客?甚至没有新郎?什么,什么?薛祈惊最爱的女人自杀身亡了?韩茗汐跌坐在豪华却空旷得丝毫温度都不带的豪宅里脑子一片空白
“从你签下结婚协议开始,就注定成为罪人
你害死了她,你敢毁我幸福,我就敢摧残你
如果不将你踹进地狱,我就不是薛祈惊!”他将所有的仇恨都加注在她身上,嘲讽算什么?折磨算什么?能比得上她的一条命吗?善良如她,大方将所有罪责都揽在身上,成为他名副其实的代罪新娘
“为了一百万就将自己卖了?我就让你尝尝所谓的代价!”薛祈惊阴霾低沉冰冷的声音在昏暗的房间响起
“从今日起,她就是薛家最低溅的女佣,所有的杂活你们不准插手,谁敢帮忙,立马给我滚!”……可是,当看见她撕心裂肺地大哭时,为什么他心痛得想去死?\"
角色:韩茗汐,周围陌生
撒旦总裁的契约新娘韩茗汐,周围陌生,小说撒旦总裁的契约新娘在线免费阅读全文

《撒旦总裁的契约新娘》免费试读免费阅读


第1章 没有新郎的婚礼


韩茗汐身着一件白色的婚纱站在大厅的中央,她目光清冷扫视着周围陌生且令她惊愕的一切。红润的嘴角微微上翘,勾出自嘲的弧度。
一阵冷风从大门灌了进来,吹散了她身上仅有的温度。垂下的两缕卷发,也被冷风吹得四处飞扬。
滚烫的泪冲破眼眶,终于没志气的流下,顺着她光洁的脸颊流进她嘴里,咸的。
人们都说,女人一生中最美的时刻,便是身着嫁衣那短暂的一天,可是,今天,竟然无人欣赏她的美。
委屈的泪爬满了她漂亮的脸蛋。她无助的望着四周,一切都那么空洞冷清,她丝毫人气都感受不到,那庄严的神像此刻好像化作魔鬼在肆无忌惮的狂笑。
“啊!!!”茗汐痛苦的将洁白修长的手指扣入发丝。她的婚礼,没有婚宴,没有宾客,甚至没有新郎。她的婚礼,除了自己,除了冰冷的空气,什么也没有。
虽然,她早知道会是这样的结果,但是,在面对空无一人的教堂,她还是忍不住难过。她那小小的自尊还是忍不住的受创。
那个从未与自己谋过面的男人,对自己真的很绝。不来迎娶自己,不来参加婚礼,是给自己下马威,还是再警告自己?
茗汐抬起哭得红肿的眼睛望着神像,哽咽嘶哑地喊到:“难道是我的错么?我只是想救自己的父母而已,难道是我的错么?他为什么要这样侮辱我?为什么?”
茗汐无力的坐在地上,她将头埋得深深的。
忽然,一双黑得发亮的鞋子出现在眼底。
茗汐惊恐抬头,望着眼前英俊得简直无法形容的男人时,她忍不住打了一个寒噤。
因为,他的脸上与眼睛里全是冻人的寒冰。
男人优雅蹲身,抬起修长的手指捏住茗汐的下颚,玩味似的盯着她看。看见她惊恐慌张并且楚楚可怜的眼睛,男子眼底忽然闪现一丝怒气,不由加大手中力度。
茗汐吃痛的呻、吟出声,这个男人是谁?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为什么要用这么可怕的眼神看着自她?
“韩茗汐,你居然还敢站在这里?如果我是你,早就逃命去了,绝不会傻傻站在这里等死!”男子冰冷的声音如鬼魅般在阴冷的教堂响起。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撒旦总裁的契约新娘》

第2章 大婚1


茗汐微微一惊,瞪大眼睛望着眼前帅气邪恶的男人。等死?他居然说她在这里等死?他要杀自己?他为什么要杀自己?
“你是谁?”茗汐瞪大眼睛看着男子。
男子忽然一揪起茗汐的头发,将她的身子往身边一拽,冰冷的声音了难以掩饰的愤怒,他咬牙切齿道:“你居然还敢问我是谁?果然,你这种女人就是溅,只认钱不认人,居然连自己嫁的人都不认识,可恨的女人!”
什么?茗汐彻底懵了。他,他就是自己的丈夫薛祈惊?茗汐瞪圆眼睛不敢置信的望着薛祈惊。
身价千亿的薛祈惊,金融界的佼佼者。他邪魅诡异,冷酷暴戾,世人皆称他为“冷面修罗”。可是他长相异常俊美,就算是修罗,也有无数的千金名媛竞相追逐,只为被他瞧一眼。
“怎么?很惊奇么?”薛祈惊邪恶的勾起唇角,眼睛里全是讽刺。他一把扯过茗汐,低下头,粗暴的吻就落在她湿润饱满的红唇上。
茗汐再一次懵了。他吻她?第一次见面就吻她?有没有搞错!传闻不是说他从不沾女人么?不是说他除了离雪,谁都不碰么?
吻就算了,为什么他不好好吻她?一阵痛楚从唇瓣上传开,浓烈的血腥味在两人的嘴里晕染开来。
“你不是很爱离雪么?你怎么可以随便亲别的女人?”茗汐厌恶的从两人的唇缝挤出这句话。
可是不说还好,一说薛祈惊立马暴跳如雷,他一把将茗汐从地上拽起,抓起她的双肩疯狂摇晃:“你居然敢提她?既然知道我爱离雪,为何还要答应爷爷嫁给我?今天本是我娶离雪的日子,然而却被你破坏。你知道么?她因为接受不了我娶别人而跳楼自杀了,你是不是高兴满意了?”
什么,什么?薛祈惊最爱的女人自杀身亡了??韩茗汐惊恐的跌坐在豪华却空旷得丝毫温度都不带的教堂里脑子一片空白。
她记得,前段日子在报纸上见过寒雪,她的笑容如花般绚烂。茗汐当时还暗自在心里羡慕了一把,感叹她命好,可是她死了?被自己害死了?
如果时间能倒退,如果她知道离雪会自杀,她是万万不会签协议的。
薛祈惊鄙夷的瞅了茗汐一眼,看着痛哭不止的茗汐,心中仇恨的种子疯狂生长,他要报复。
“从你签下结婚协议开始,就注定成为罪人。你害死了她,你敢毁我幸福,我就敢摧残你。如果不将你踹进地狱,我就不是薛祈惊!”
薛祈惊冷漠的声音再一次在教堂传播开来。不带丝毫情绪的声音,让茗汐有一些恍惚,仿佛刚才她见到的那个易怒暴躁的男人只是一个幻影而已。
薛祈惊毫无温柔的将茗汐从地上抱起,大步走去教堂。朝对面的豪宅走去。
薛祈惊一脚踢开房门,快步走进去,将茗汐往床上一扔,未脱衣服就将她压于身下……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撒旦总裁的契约新娘》

第3章 大婚2


茗汐还未从惶恐中抽回神,薛祈惊的吻就铺天盖地而来。
薛祈惊吻着她,狠狠的吻着她。粗暴得仿佛她是他永世仇人,不,她就是他的仇人,她是害死离雪的凶手,是他不共戴天的大仇人。
想到离雪,她的笑,她的泪,她生气时撅起的嘴,都狠狠刺痛着薛祈惊的心。今天,他连她最后一面都没见到,这将是他此生最大的遗憾。而这遗憾,全拜这女人所赐。
想到永远不能再见到她了,再也不能抱着她入眠,虽然什么事都没做,他的心就格外疼痛。
茗汐惊恐的瞪着薛祈惊,看着身上像疯了般的男人,畏惧从心底油然而生。而挣扎是人的生命或者安全受到威胁时的本能反应,茗汐挣扎着,想要将身上的男人推开。
眼中瞬间一片模糊,茗汐惊得连话都说不出。只能用毫无杀伤力的小手捶打着薛祈惊。面对这具高大的身体,她的周围被一阵阵恐惧压迫着。
看着茗汐眼中的惊慌与畏惧,薛祈惊勾起一抹残忍的笑,眸子里全是报复快、感。抬手捏着茗汐的下颚,让她正视着自己。
他发誓,她的身体、她的精神、她的自尊,都要狠狠践踏,都要狠狠的摧毁。从现在开始,她的痛苦,便是他的快乐。他要让她在这世界上苟延残喘,他要让她活在这世界最底层最黑暗里。让她为当初的决定追悔莫及。
薛祈惊扯碎她雪白的婚纱,健壮的身子便狠狠压了下去。
双手紧紧按住她的身子,由不得她挣扎。
茗汐看着疯狂红了眼睛的薛祈惊,她感觉她看见了魔鬼。泪,顺着眼角滑落,茗汐咬住唇,放弃了挣扎。
十五岁:
“茗汐,以后你一定要嫁给我,你也只能嫁给我!”
“谁说我要嫁给你?”茗汐推开翔宇,然后害羞的沿着学校绿荫小道跑去。
十八岁:
“茗汐,你想好到底什么时候嫁给我?”
茗汐将脸深深埋进翔宇的怀里,小脸红扑扑的开口:“大学毕业,好不好?”
二十岁:
她即将毕业了,却等来他出国的消息,他无声无息的退出她的世界,华丽丽的出场却默默无闻的退场……
翔宇,我最爱的人,再见!
似是过了一世纪那么久,薛祈惊带着满足的笑意优雅起身,走进浴室。
茗汐双眼空洞的望着天花板,某处已经疼得麻木了,也在这一刻心如死灰。她与他,注定再无交集。
她的身、下,几块血渍像梅花盛开在如雪般洁白的婚纱上……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撒旦总裁的契约新娘》

第4章 微笑面对


第二天,茗汐被窗外灌进的冷风吹醒,冷风混合着淡淡蔷薇香气,可是她却没心思品味,心里荒凉一片。
茗汐动了动身子,浑身像散架了一般,突然传来一阵剧痛。身上布满乌青的身子仿佛在提醒她昨晚的遭遇,忍着疼痛随手拉过一片白色毛巾将自己伤痕累累的身、子裹住,强忍着不适朝浴室走去。
可是,刚走到几步,茗汐就被房间一张巨大的照片吸引。
豪华的房间一面墙贴着和墙壁一样大小的照片,而照片里的人不是谁,正是离雪。
她在背对着蓝色海洋,海风将她顺直的长发吹起,虽然背着阳光可是挡不住她脸上甜甜的笑容。那笑容纯洁得连丝毫杂质都不参合。
茗汐颤抖的靠近照片,抬手想抚摸一下离雪的笑脸,是她害死了她,她是罪人。她怎样才可以弥补她造成的罪孽?
可是,手还没触摸到照片,颤抖的小手便被一双温热的手给抓住。
“别用你的手去玷污离雪!”薛祈惊说这句话有些咬牙切齿。犀利的眸子投给茗汐一抹警告之色。
茗汐急忙缩回手,战战兢兢的说:“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我只是一时控制不住,所以……”
“够了!”薛祈惊不耐烦的呵斥道,他瞥了一眼茗汐,看见她低垂着头,像做错了事一样,心中的怒火就忍不住往上冒,“把衣服穿起,然后到大厅报道!”
说完,薛祈惊转身就出了房间。
从这一天开始,她将活在水深火热之中,也从今天起,她只是他喂在薛家的一只狗,一只只会苟延残喘不会咬人的狗。
茗汐依照薛祈惊的话,洗了澡穿好衣服就去大厅报道。因为她觉得,既然他与离雪那么相爱,离雪死了,那么她就把欠她的还给他好了!
茗汐一个重心不稳,狠狠退后几步,如果不是扶住楼梯的扶手,她早就狼狈跌倒在地。
茗汐惊恐抬头望向凶神恶煞的声音的来源。一个戴着眼镜,略丰满,四十岁左右的女人双手叉腰站在她前面。看她的穿着,应该是女佣之类的,但是应该比其它女佣要高级一点。
薛祈惊在旁静静喝着牛奶,看报纸,像根本没听见一般。
“愣在这里干嘛?还不去干活?少爷有吩咐,从今天起,你就是薛家的女佣。”
茗汐被女人的声音惊得一愣一愣的。女佣?她被降为女佣了?
薛祈惊终于动了动,他优雅起身,但是并未看茗汐一眼直接出门。
随后便听见车子发动引擎的声音。
茗汐心里一片荒凉,不过,也只有那么一瞬而已。她扯出一抹微笑,望着女人道:“我马上就去!”
不管遇见什么,她都会微笑面对,微笑接受,因为这是她欠她的,亦是欠他的!
**************************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撒旦总裁的契约新娘》

第5章 低溅女佣1


四辆辆高级的商务轿车在大厦门口停下,引来无数路人驻足侧目。
司机快速下车恭敬的打开车门,薛祈惊从轿车里钻了出来。刚下车立马引来路旁女生兴奋的尖叫。而身后三部轿车整整齐齐下来十二个身着统一黑色衣服的保镖。
薛祈惊看也不看一眼路边那些犯花痴的女人,直径走进大厦。
“爷爷,离雪呢?”薛祈惊还未走进办公室便开口大声质问道。
昨天他听到离雪自杀的消息立马赶去医院,却未见到离雪的遗体,听医院讲是薛原天将离雪的遗体移走了。不管怎样,他一定要见到离雪最后一面,哪怕是冰凉的遗体,他都想瞧一眼!
薛原天未抬头,埋头看着手中的文件。
“爷爷!”
薛祈惊见薛原天没把他的话放进心里,气急败坏抬手重重的一拳击在办公桌上,冒着怒火的眼睛瞪着薛原天。
薛原天瞥了一眼薛祈惊,推了推鼻梁上的老花镜,缓言道:“祈惊,你还把我当爷爷么?”
从小就知道爷爷偏心,他爱的只是自己同父异母的弟弟罢了。
“爷爷,告诉我,离雪被你转到什么地方去了?”薛祈惊不想与他废话,他今天只想知道离雪在什么地方。他派人去查过市里所有的殡仪馆和陵园,可是毫无线索。他想见她最后一面,难道这么简单一个愿望都实现不了么?
薛原天取下眼镜,揉了揉太阳穴,极度头痛的望了一眼薛祈惊,“你刚新婚,好好在家陪茗汐,至于离雪,她不适合你,所以从今日起关于她的一切你都不要过问。不过你放心,我已经将离雪安葬好了。”
薛祈惊愤恨的望着薛原天,嘴角抖动得厉害。安葬了?不适合?不要过问?他薛祈惊的人生决不允许别人插手并且安排。
“爷爷,很好!”薛祈惊愤怒的转身离开办公室。他没打算追问下去,因为他明白不管怎么问都没结果。既然爷爷不说,他自然有办法查出离雪的下落。
只是,他会把这一切都加注在韩茗汐那个女人身上。如果不是她签下结婚协议,离雪也不会跳楼自杀。想到这里,薛祈惊怒气冲冲大步跨出大厦,直奔薛家别墅。
**
茗汐吃力的提着一桶水朝三楼走去,整张小脸压得通红。好不容易来到三楼,来不及喘口气就卖力的用抹布擦地板。今天一整天,三楼都没擦完,还有二楼,一楼……
想到这里,茗汐加快手中的动作,她要快,一定要在薛祈惊回来前把地板擦干净。不然,他又要生气了,她决不能让他生气,因为她欠他够多了。
片刻后,该换水了,茗汐提着污水急匆匆下楼,可是,就在下一楼最后一格梯子时,她脚底一滑,整个人连同手中的桶重重摔在地上…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撒旦总裁的契约新娘》

第6章 低溅女佣2


与此同时,门外响起了车子熄火的声音。
茗汐瞪向门外,水灵灵的大眼写满恐惧,呆滞三秒后,快速的爬起身,顾不上身上的疼痛抓起抹布就在地上一阵乱舞。
她一定要在薛祈惊进门前将这残局收拾干净,否则……后果不敢想象。
望着满地甚至还不断往外扩散的污水,茗汐心急如焚。
“我帮你!”正在茗汐急的焦头烂额之际,一个甜美的声音传进她的耳朵。茗汐惊愕的抬起头望向声音的来源。
一位看起来十七八岁的小女佣冲她甜甜一笑后,蹲在地上加入擦地板的行列。
茗汐心里一阵感动,眼圈忍不住的红起来。今天,终于有人愿意和她说话,也终于有人对她伸出援助之手。在这偌大冷清的大宅里,她终于找到那么一点点安慰,一点点温暖。
“谢谢!”茗汐感激的冲小女佣一笑,然后埋头飞速的擦地板。
“啊!!!”茗汐被小女佣的叫声吓得不浅,慌张的抬头看向小女佣。
薛祈惊满目怒火的瞪着茗汐,见她的眸子闪着惊恐,勾起唇角。他要的,就是她的惶恐,他就是要让她活在惶恐中,一辈子不得片刻安稳。
薛祈惊移开眼睛瞟了瞟地上的污水,再看了看自己脚下的小手。
听见小女佣的尖叫声,薛家所有的佣人以为发生了什么大事都聚在大厅里,看见薛祈惊黑沉着脸踩着小女佣的手,都倒吸了口气。
“唔……”小女佣终于忍不住痛苦的闷哼一声。
小女佣痛苦的闷哼声将吓傻的茗汐拉回神,茗汐急忙爬起来,扯着薛祈惊的衣角,乞求道:“少爷,弄脏地板的是我不是她,她只是好心帮我擦地板而已!要罚你罚我,放过她。”
看见小女佣吃痛的咬着唇,茗汐心里很不是滋味。这薛家第一个对她好的人,她一定不能让她出事。
薛祈惊瞥了一眼万分焦急的茗汐,见她楚楚可怜的样子,心中的怒火烧得更旺。这个女人真的很能伪装,很能收买人心。才一天,居然有人愿意和她一起擦地板。她到底有何能耐,能让素来严格的爷爷看上,选为自己的‘妻子’?
他倒是想看看她如何在他的眼皮底下“收买”人心。
薛祈惊瞟了瞟跪在地上的小女佣,再看看被自己踩在脚下破皮流血的小手,低沉阴霾的声音在空旷的大厅盘旋,“从今日起,她就是薛家最低溅的女佣,所有的杂活你们不准插手,谁敢帮忙,立马给我滚!”
佣人听后,不约而同回答到:“是!”然后纷纷向茗汐投去愤恨的目光。因为这个低溅的女人,他们差一点全部遭殃,难道她不知道少爷一旦发火,没人好过么?
茗汐畏惧的退后几步。天,她到底陷入了怎样的境地?为什么,她感觉身边的人全是恶魔丝毫人情也没有?
薛祈惊移开踩住小女佣的脚,款步走向茗汐,将她逼至墙角,才一把拧住她的下颚,冷言到:“知道地狱是什么样子的吗?知道沦入地狱是什么感觉吗?我就让你尝尝跌入地狱是什么感觉!”说完,薛祈惊一把扛起茗汐,快步往楼上走去……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撒旦总裁的契约新娘》

第7章 身上的烙印1


茗汐只觉得一阵天旋地转,还来不及理清思绪,整个人便被薛祈惊丢进刚放满热水的浴池里。
“啊!!”身子刚沾上水,她就失声尖叫起来。
天,这水好烫,她的整个身子好像掉进了火坑,全身的皮肤被烫得钻心的疼痛。
不知道是薛祈惊故意把水温调得这么高,还是她把他气胡涂了,根本就没注意到水温。顾不了那么多,茗汐逃命似地朝浴池边缘游去。
其实,是薛祈惊故意调的这么高,这温度不至于将人烫伤,但是足够让人难受。他就是要让这个女人痛苦。
薛祈惊站在浴池边缘,冷冷看着在水里难受的朝边缘游过来的茗汐,残忍的勾起唇角。
茗汐扶着浴池边缘的石阶,想要爬出去,但是双肩被什么东西死死往下按着,她根本就爬不出去。
茗汐睁开迷蒙的眼睛便迎上一双漆黑冰冷的眸子,这双眼睛吓得茗汐双手一软,再度掉进水里!
“啊!!好烫!!啊!!”茗汐在水里一阵挣扎,她痛苦的呐喊道。她感觉到她的皮已经被烫麻木了,快没知觉了。她也觉得浑身像脱了一层皮般,难受得要死!
茗汐再一次狼狈的扑到浴池边缘想要爬出去,但是,薛祈惊并没打算轻易放过她。他优雅起身,抬起修长的腿,狠狠踩在茗汐烫得发红的小手上。
“对不起,对不起,我不应该将污水打翻,我不应该弄脏地板,我不应该动作那么慢!对不起,对不起……”茗汐见处在盛怒边缘的薛祈惊,连连道歉。虽然薛祈惊此时脸上风平浪静相安无事,但是,她知道他内心一定波涛汹涌一片澎湃。
她的错,她又把他惹怒了,她不是故意的,真的不是故意的。她已经是罪人,已经害得他失去幸福,现在又让他生气。茗汐心里越发内疚,尤其是看见浴室墙壁上离雪的照片,自责愧内疚想撞墙的心都有了。
天真的她,根本不知道薛祈惊发怒的真正原因是什么,只是臆断的把污水打翻弄脏地板当做他发怒的原因。
薛祈惊凛冽的目光猛的瞪向站在水里突然安静下来的女人,见她站在水里用蓄满泪水的眼睛望着自己,被自己踩着的小手握成一个拳头,果然溅,这么快就适应了这么高的水温,果然是溅胚,溅骨头!
这一辈子,下辈子,下下辈子,她都没资格!他要她下下下…辈子都活在黑暗里,永世不得翻身。
只是,他不知道,会有那么一天,他会因为她的眼泪而心痛,会因为她的离去而伤心欲绝。
茗汐胆怯的移开盯着他精致迷人却冰冷的侧脸,瞟见墙壁上的照片,发现薛祈惊看着离雪的照片发呆,心里一阵难过。
她知道爱一个人有多苦,尤其是得不到心爱的人的响应,那种苦,那种痛,那种心灰,有多难受。
茗汐垂下头,看着齐腰冒着热气的水面,半晌才带着歉意的开口:“对不起!我不应该因为一百万签下结婚协议,真的很对不起!如果我知道这份协议会害离小姐自杀,害你万分难过,我是绝不会签下的。对不起,真的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对不起。”
听了茗汐的话,薛祈惊垂下头,鄙夷的看了她一眼。嘴角勾起讽刺的弧度。
“怎样才能弥补对你的伤害?怎样做你才开心?告诉我,只要能让你开心,不管是做什么,我一定做到。”
她是在忏悔么?她也懂得忏悔么?贪慕虚荣的女人,眼中、心中只有钱罢了,她怎么懂,他现在的心痛?怎么懂,失去最爱等于失去快乐?
既然费尽心思嫁给他,既然想做他的女人,那么他就好好“款待”她,让她尝尝当他女人的滋味!也让她尝尝当豪门少夫人的“甜头”。
薛祈惊蹲身,玩味似的抬手勾起她瘦削的下颚,看着长得很一般的脸庞,除了那双大眼很勾人外,一切都那么平庸,心里蓦地腾升起厌恶。
“想让我开心?不管什么事你都愿意做?”
茗汐望着薛祈惊脸上明显是讥讽的笑意,点点头。“只要能让你开心,你让我做什么我就做什么!”
明明就是一个放荡的女人,偏偏要装的清纯与矜持。试问,哪一个爱钱的女人不放荡?今晚,他就撕毁她的面具,让她原形毕露……
“是么?”薛祈惊用力的捏住茗汐的下颚,眼睛中的怒气愈发浓郁,他敛起脸上的冷笑,“现在就吸引我,让我对你产生兴趣!”
************************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撒旦总裁的契约新娘》

第8章 身上的烙印2


什么?!
茗汐完完全全愣在原地。圆大的眼睛不敢置信的望着薛祈惊。她不相信这句话是从他嘴里蹦出的。
茗汐呆在原地,眼睛里写满恐惧!她接吻的次数都仅仅一次,而且那次接吻,还是翔宇主动,她根本就惊愣在原地,脑子一片空白,等明白过来怎么回事时,吻已经结束了。
看出茗汐的犹豫,不知道心里是愤怒,还是其它什么,薛祈惊猛的加大捏住她下颚的手,然后咬牙切齿道:“别在我面前装矜持,你是怎样的女人,我比谁都清楚。我现在没空与你在这里瞎耗!不是想赎罪么?不是想忏悔么?不是想让我开心么?”
他就不信,撕不开她虚伪的面具。看她能装到什么时候……
薛祈惊顿了顿,见她眼神闪烁,邪恶的扬起嘴角,“听说,你父母……”
一听与父母有关,茗汐急忙打接下他的话:“别,别伤害他们!”
薛祈惊笑笑,其实,他只是随便说说。她的父母与他何干?不过见她这么紧张,他忽然来了兴趣,去调查一下她的背景也不错。如果让她父母知道她干的勾当,会是怎样的一个场景?他,非常期待!
“既然不想我伤害他们,那么,现在就伺候我!宝贝,我已经迫不及待想看看另一个‘不一样’的你!”薛祈惊将“你”字咬得特别重,眼睛里冒着摄人心魄的寒冷与霸气。
他厌恶这个女人,他要让她的丑恶统统展示在世人面前,让她成为世人的笑柄。
“韩茗汐……”薛祈惊咬牙切齿的低吼道,他愤愤的瞪着茗汐,看出她的万分挣扎于痛苦,除了愤怒,还有就是鄙夷。
不知道这个样子是不是她装出来的?
“呵!”薛祈惊见她没有行动的意思,冷笑一声,起身准备离去,但是刚起身,茗汐忽然将他拽住。
“我…我…我做…,但是你别去伤害我父母行吗?”
父母都病重在医院接受治疗,他们经不起半点伤害。
薛祈惊笑笑,然后憎恶的瞥了她一眼,淡淡开口,“开始吧!”
茗汐痛苦的咬住红唇,握成拳头的小手紧紧拽着,瞟见墙壁上那个笑得如阳光般灿烂的离雪,闭上眼睛,屈辱的吻住薛祈惊冰冷的唇……
她是罪人,她犯了不可原谅的错,所以用她的一切去偿还吧,包括那一点点自尊……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撒旦总裁的契约新娘》

第8章 身上的烙印2


什么?!
茗汐完完全全愣在原地。圆大的眼睛不敢置信的望着薛祈惊。她不相信这句话是从他嘴里蹦出的。
茗汐呆在原地,眼睛里写满恐惧!她接吻的次数都仅仅一次,而且那次接吻,还是翔宇主动,她根本就惊愣在原地,脑子一片空白,等明白过来怎么回事时,吻已经结束了。
看出茗汐的犹豫,不知道心里是愤怒,还是其它什么,薛祈惊猛的加大捏住她下颚的手,然后咬牙切齿道:“别在我面前装矜持,你是怎样的女人,我比谁都清楚。我现在没空与你在这里瞎耗!不是想赎罪么?不是想忏悔么?不是想让我开心么?”
他就不信,撕不开她虚伪的面具。看她能装到什么时候……
薛祈惊顿了顿,见她眼神闪烁,邪恶的扬起嘴角,“听说,你父母……”
一听与父母有关,茗汐急忙打接下他的话:“别,别伤害他们!”
薛祈惊笑笑,其实,他只是随便说说。她的父母与他何干?不过见她这么紧张,他忽然来了兴趣,去调查一下她的背景也不错。如果让她父母知道她干的勾当,会是怎样的一个场景?他,非常期待!
“既然不想我伤害他们,那么,现在就伺候我!宝贝,我已经迫不及待想看看另一个‘不一样’的你!”薛祈惊将“你”字咬得特别重,眼睛里冒着摄人心魄的寒冷与霸气。
他厌恶这个女人,他要让她的丑恶统统展示在世人面前,让她成为世人的笑柄。
“韩茗汐……”薛祈惊咬牙切齿的低吼道,他愤愤的瞪着茗汐,看出她的万分挣扎于痛苦,除了愤怒,还有就是鄙夷。
不知道这个样子是不是她装出来的?
“呵!”薛祈惊见她没有行动的意思,冷笑一声,起身准备离去,但是刚起身,茗汐忽然将他拽住。
“我…我…我做…,但是你别去伤害我父母行吗?”
父母都病重在医院接受治疗,他们经不起半点伤害。
薛祈惊笑笑,然后憎恶的瞥了她一眼,淡淡开口,“开始吧!”
茗汐痛苦的咬住红唇,握成拳头的小手紧紧拽着,瞟见墙壁上那个笑得如阳光般灿烂的离雪,闭上眼睛,屈辱的吻住薛祈惊冰冷的唇……
她是罪人,她犯了不可原谅的错,所以用她的一切去偿还吧,包括那一点点自尊……

继续阅读《撒旦总裁的契约新娘》


版权声明:未经书面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对既成事实本站将保留所有的权利。

无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