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夏,顾浔洲(强势回归:渣爹认输吧)最新章节全文免费阅读

小说:强势回归:渣爹认输吧
分类:霸道总裁
作者:温夏
简介:温夏从未想过,她跟顾浔洲的婚姻会被另一个女人彻底毁掉!对方比她年轻,比她柔弱,甚至还怀上了孩子痛苦挣扎后,温夏决定离婚,却没想到会落得一个万劫不复的下场
顾浔洲,如果可以选择,我真希望从来没有认识过你可惜你没有这个机会
绝境中,她又看见那个男人冷漠的脸

角色:温夏,顾浔洲
温夏,顾浔洲(强势回归:渣爹认输吧)最新章节全文免费阅读

《强势回归:渣爹认输吧》免费试读免费阅读


第1章 丈夫出轨了?


深夜十一点,京城市一级医院里。
温夏惨白着脸,浑身僵硬的站在病床旁。
接到医院打来的电话,她甚至连衣服都没来得及换,匆忙的披了件外套就赶过来了。
此时的她披头散发,浑身上下没有任何形象可言。
就算不看镜子,她也知道自己有多狼狈,但这些都比不上眼前的这一幕。
眼前的病床上躺着一对男女,两人的情况都不怎么好,还在昏迷之中,但他们的手却紧紧的握在一起。
凌晨这个时候,他们还穿着同款居家服,医生刚才跟她说,是因为邻居发现了不对劲才报警把他们送到医院的。
据说他们是轻微的食物中毒,所以昏迷过去。
温夏看着男人昏睡的容颜,两人明明已经一起生活了三年了,可现在她却觉得这个男人非常陌生。
强行忍着情绪,她又望向躺在他身旁的女人,哪怕是素颜,这个女人也依旧漂亮可人,是个大美人。
“顾夫人,这是账单,请您去楼下缴费。”
小护士在旁边轻声提醒,这句“顾夫人”落在她耳中异常讽刺。
见她一点反应都没有,小护士也急了,“顾夫人,顾先生跟这位小姐的情况比较危机,但是这位小姐的手机里只有顾先生的联系方式,我们没有办法联系到她的亲属,所以……”
温夏感觉到心中针刺般难受,她极力的想要把这股痛楚压下去,假装平静的伸手接过护士递来的单据,冷漠的问道,“这位小姐是谁?”
“这……”护士一愣,显然是没想到她不认识这个女人。
毕竟躺在床上的是她的丈夫,这个女人跟她丈夫这么亲密……
像是想到了什么,护士低呼了声,惊讶的移开了视线。
温夏自嘲的笑了笑,确定自己没有错过对方的眼神,“这是她的事情,我不认识这个人,为什么还要找我来处理?”
她说完,转身就走,喉间哽咽难受,却只能用力攥着手,不想被外人看见自己的不堪。
小护士被她的态度吓到了,急忙追上来说道,“顾夫人,顾先生他们必须要马上接受治疗,人命关天,请你先把费用交上吧!”
就在这个时候,病房里另一个护士忽然惊讶道,“顾先生醒了!赶紧叫医生过来!”
醒了?
温夏僵住步伐,原本就有些苍白的唇抿紧。
她不敢转身,也不想看见床上的那两个人。
但是脑海里想起自己刚出生五个多月的孩子还需要父亲。
她深吸了一口气,看向男人。
男人眉眼间一片冷冽,却没有看温夏,而是问护士,“她怎么样了?”
这个她,显然问的是跟他一起送进来的女人。
“顾先生请你放心,这位小姐没有大碍。”
“好。”顾浔洲坐起身,这时才注意到温夏,他沉声问道,“你怎么会来?”
温夏攥紧手,每一次呼吸,胸口都是抽痛的。
他当然不想她来。
忍着情绪望向病床另一边的那个女人,温夏尽量让自己的声音听起来平静,“浔洲,这个女人是谁?”
顾浔洲狭长的眼角狠眯了下,眸光更加冷冽,“叶雪心。”
“你跟她……”
“温夏!”顾浔洲打断她的话,“这些事情,等回去再说。”
温夏纤细的身躯颤抖着。
他要颜面!但有没有想过她的颜面?
本想继续质问,但目光触及他略显疲惫的面容,温夏最终只说了一句,“好,我等你!”
……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强势回归:渣爹认输吧》

第2章 不值得珍惜


“男人都是这个样子的,家里的不珍惜,非要觉得外面的野花香!”
“我跟你说噢,那个女人才二十岁,而且还怀孕两个多月了!但是她的身体不太好,这回还食物中毒,要是孩子保不住了,可能这辈子都无法怀孕了。”
“你说顾先生他……”
“好了,不要说了。”
温夏从病房里出来,还没走几步就在走廊上听见了护士们的议论,强撑着的最后一丝理智都在摇摇欲坠。
那个女人已经怀孕了。
结婚之前,这个男人曾经跟她说过,会照顾她一辈子,绝不会做出任何背叛她的事情。
她相信了,从来没有怀疑过,也忽略了这个男人似乎从没有跟她说过一次“我爱你”。
她只认为这个人是天生冷淡,不知道怎么表达。
现在看来,是她错了。
温夏攥着拳头,快步从走廊上经过,拼命的想让自己冷静下来。
可是一点用处都没有!护士们说的话就像是一根利刺,狠狠的刺在她心头上,让她根本没有办法呼吸。
或许……顾浔洲并不是不会表达,只是对他来说,这段婚姻根本不值得珍惜。
越想,她越无法控制自己,她需要一个解释!
快步回到病房,温夏看着病床上男人,语气有些急促,“顾浔洲,你跟这个女人是什么关系!”
顾浔洲抬眸,扫了一眼房门处,一个人影一闪而过。
他微沉片刻,淡淡开口:“我说过,等回去,我在跟你解释。”
“我等不了!”温夏眼眶微微泛红,语气中尽是执拗,“你现在就告诉我!”
顾浔洲沉下脸,眸中隐藏的怒意,“你先回去。”
温夏想得到一个答案,“她怀的孩子,是不是你的!”
男人压住心底的薄怒,沉声道,“是。”
他头疼的按了按太阳穴。
耳中顿时一阵嗡鸣,温夏只觉得自己像是被当头一棒,连继续质问的力气都没有。
身子摇晃了好几下,她才勉强站稳。
“行,我知道了。”
温夏眼神暗下,丢下这么一句话,转身就从病房里出来。
她从来都不需要强逼任何人,更不会为了谁委曲求全。
已经不属于她的东西,她看都不想多看一眼!
可是,她的孩子该怎么办呢?
想到这里,温夏鼻尖发酸,眼泪忍不住落下。
走廊上还有好些人在走动着,她下意识的避开人群,步伐踉跄的往楼梯那边走去,不停的回忆着结婚以来的往事。
但无论怎么努力的回忆,她跟顾浔洲的婚姻都像是一汪死水,没有丝毫波澜。
温夏抬手抹掉脸上的泪水,恍惚间,脚下不小心踩空了,整个人顿时失去平衡!
她惊叫了声,只觉得膝盖一阵剧痛,紧接着,胳膀也撞到了楼梯上。
剧烈的痛楚让她浑身发麻,根本不知道自己在楼梯上滚了几圈,等到终于停下来时,温夏已经难以动弹。
这个时候,医院的楼梯里根本不会有人经过,她也不知道自己在冰冷的地板上躺了多久,等到痛楚稍稍缓解了些,她才狼狈的爬起来。
浑浑噩噩的回到家里,还没来得及休息,迎面就看见婆婆从楼上过来,眼神严厉把她上下审视了一遍,又开始教训起来,“温夏,昨晚你去哪里了?”
温夏嘲弄一笑,迈步就要往楼上走去。
“站住!”
还没踏出一步,李玉就呵斥道,“你要去哪里,我的话还没有说完!”
温夏抿唇止住步伐,回头看着身后的人,静静的等着她说话。
“我真不知道你这个女人到底是怎么想的!没错,我儿子是天天忙着公司的事情没有时间陪你,但你也不能大半夜出门,把孩子留在屋里,你到底会不会当妈?”
“你既然不想待在家里,那就赶紧给我出去!一个女人,大半夜出门到现在才回来像什么样子?真是一点规矩都没有!”
李玉说着,动手就要把她从屋里推出去。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强势回归:渣爹认输吧》

第3章 恒恒怎么了?


温夏在外面折腾了这么久,还摔了一跤,根本没有力气反抗,轻易就被李玉推到门外,眼睁睁的看着她把门“砰”的一声关上。
她隔着门板呵斥道,“我儿子是个正经人,你这样子的女人我得好好管管!”
说完,完全不给温夏反驳的机会,随即把门锁给锁上。
温夏眼前发黑,几乎要站不稳。
顾浔洲的妈妈从来就不是一个讲道理的人,要是告诉她,顾浔洲出轨了,对方肯定会说“成功的男人背后肯定会有几个女人。”
要是告诉她,顾浔洲出轨的对象怀孕了,李玉说不定会高兴得立刻赶去医院伺候着。
“恒恒,恒恒,你在吗?”
温夏艰难的撑起身,拍打着门试图让才五个多月的孩子听见自己的声音。
“恒恒已经睡了,用不着你来管!”李玉在里面哼了声,接着就不再搭理她了。
温夏顿时头昏欲裂,艰难的从地上爬起来,默默告诉自己,只要睡一觉就好了。
她拖着酸痛的身子去到了附近的酒店里,忍着酸痛睡了一晚。
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摔了一跤的缘故,温夏睡醒仍觉得脑袋空空的,无法思考,只有一个强烈的念头一直徘徊着。
她要找一份工作,无论什么工作可以!
别人碰上这种事情,还能回家向家里人诉苦,可是她呢?
从出生就没有爸爸,妈妈多年前也去世了,小时候一直在大伯家里长大,根本没有人管她。
好不容易大学毕业了,大伯娘就急匆匆的想要把她嫁出去,她的情况其实跟孤儿差不多。
当初碰见顾浔洲,她就忍不住心动,如今也依旧试图用自己的方法维护两人的婚姻。
可是……无论她怎么努力都追不上顾浔洲,他们的差距实在是太大。
她向来没有掩饰自己的家世,顾浔洲也是早就知道的。
既然他还愿意娶她,为什么又要在这个时候背叛她?
外面已经天亮了,但温夏不想开灯,任由房间被昏暗所侵占。
就在这个时候,放在一旁的手机响起来,一遍又一遍的响着,像是在强逼她一定要接电话。
温夏把手机拿来一看,来电显示是李玉。
李玉这个时候打电话过来肯定是为了孩子的事。
她心头一颤,赶紧接听电话,
“妈,怎么了?”温夏被自己的声音都吓到了,喉咙沙哑,粗犷的声线,自己都快听不出来这是自己的声音。
“你现在在哪儿?”电话接通了,可没想到说话的人却是顾浔洲。
“我在外面,怎么了?”温夏听见顾浔洲不同以为清冷的声音,心里咯噔一声。
“恒恒生病,住院了。”
温夏吓得激灵,赶紧追问,“在哪家医院?”
“市一级附属医院。”
得到地址后,她匆忙挂断通话,跑到马路上乘坐计程车去到医院,焦急的寻找一番才看见李玉正抱着孩子在输液。
今天医院里的人很多,都是一家人陪着,显得有些拥挤。
顾浔洲坐在旁边,狭长的凤眸微眯,显得疲惫又虚弱。
温夏往这边走来,还没有开口询问孩子的情况,李玉就呵斥道,“温夏,你到底会不会当妈?”
“我就是让你在外面好好反省一下,你倒好,直接就跑了,连孩子生病都不知道!既然你这么没有责任心,你现在还回来做什么?什么事情都是浔洲去管,你知不知道他在外面很忙的!”
李玉这番话并没有压低声音,周围好些人都望了过来。
顾浔洲眉头轻蹙,“妈,现在不是追究责任的时候,恒恒的病要紧!”
李玉却认为顾浔洲是在维护温夏,顿时就来气了,“怎么?我还说不得了?这个女人到底给你灌了什么迷魂汤……”
攥着拳头,温夏忍耐片刻,上前问道,“恒恒到底是怎么了?”
她早就已经习惯了李玉的刁难。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强势回归:渣爹认输吧》

第4章 不要碰我!


“恒恒昨晚睡觉,把被子踢开,着凉了,医生都检查过了,不用太担心。”
顾浔洲简洁的情况说完,手机刚好就响了。
得知孩子没有大碍,温夏松了一口气的同时,又觉得最近倒霉的事情一桩接着一桩。
她轻轻蹲下身子,看着孩子睡在李玉怀里,心痛的握着他的小手,连呼吸都觉得难受。
顾浔洲走到一旁接了个电话,刚聊完没多久,###第二个电话又打了过来,像是公司有事。
他向来都是个工作狂,昨晚才在医院里躺了一晚,今天又开始工作了。
不知道电话里的人跟他说了什么,顾浔洲神色难看,低声呵斥道,“这个报价跟公司预期相差太多,要是你没有能力去办,可以换别人去!”
温夏抿了抿唇,以前听顾浔洲聊起公司的事情,她总有一种无力和失落,觉得自己不能帮他。
可如今,她只希望他不要出现在她面前。
起身去给孩子办了住院手续,温夏回来就发现顾浔洲竟然还没走,而是坐在床边陪着孩子。
这一幕本来应该是美满的画面,可她又想起昨晚顾浔洲跟那个女人躺在病床上的一幕,敛下眸子,她转身要给孩子准备些温水,可谁知道顾浔洲突然拽住她的手腕。
温夏条件反射的甩开他,像是碰到了什么难以忍受的东西,“不要碰我!”
“温夏!”顾浔洲看着自己被甩开的手,锐利的视线从她脸上一寸一寸碾过,嗓音微冷,“你说什么?”
“我说,不要用你碰过别的女人的手碰我!”温夏眼眶泛红,“顾浔洲,为什么到了这个时候,你还想让我当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过?”
顾浔洲沉默下来,眼底怒火涌动,周身的气息都带着一丝暗沉。
孩子还在病床上休息着,温夏实在没有多余的力气跟他多说,拿上保温壶就从病房里出去。
看着走廊上行迹匆匆的人,她忽然有些迷茫。
离婚这个念头不断在她心中滋生着。
也许这段婚姻真的走到尽头了……
温夏眨了眨眼睛,极力想要忍住泪水,如今还清楚的记得结婚的时候,顾浔洲亲口跟她说,会永远对她好,永远忠诚与她,因为她是他唯一的妻子。
外人都说她是傍上了大款,但她完全没有理会这些闲言闲语,仍是欢喜又骄傲的嫁给顾浔洲。
因为她不在意其他人的看法,只相信她的丈夫。
想到这里,她视线再一次被泪水模糊,当初的一切真是可笑!
当她再次回到病房的时候,顾浔洲已经不在了,一个护工坐在床头看着恒恒,见她进来,护工赶紧起身,“温小姐。”
“顾浔洲呢?”
“呃……顾先生他……”护工吞吞吐吐。
温晚见她这幅模样,心里大致也猜到了。
面色淡然的将保温壶放到床头柜上,温夏给恒恒掖了掖被角,“他是不是去叶小姐那边了?”
护工面露难色,“我也不是很清楚,但是刚刚顾先生接到一个电话,就走了。”
“我知道了。”坐在床头,温夏心中百转千回。
这个婚,她必须离!
打定主意后,温夏边照顾恒恒,边开始努力挣钱。
她家境不如顾浔洲,想要恒恒的抚养权,必须有经济基础。
但是因为要照顾恒恒,她无法固定上班,只能进了一些衣服,在商业园摆摊。
而顾浔洲,自从那天后,连家都没有回,听李玉说,他出差了。
可温夏却感觉,他是去陪叶雪心。
毕竟,她怀了他的孩子。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强势回归:渣爹认输吧》

第5章 药酒变药膏


再见顾浔洲,是一个星期后。
温夏哄完恒恒睡觉,就匆忙赶到商业园摆摊。
她正在撑开衣架,抬头就看见顾浔洲在马路对面。
手上的衣架子无意识的掉落,砸在了脚背上,她咬着唇才没有痛呼出声。
一旁摆摊的小姑娘见状,赶紧来帮着她把衣架抬开,然后将她扶到一边坐下,“夏姐,你没事吧?”
“没事。”温夏挥挥手。
“夏姐,你脚都砸红了,你先休息一会儿,我帮你把衣服挂上。”
“婷婷,谢谢你。”
“别客气。”
温夏再次抬头,已经不见了顾浔洲的踪影。
苦笑一声,自己到底还在期望什么?
……
收摊回家,已经晚上九点多,温夏轻手轻脚的打开房门,生怕惊动了李玉。
换拖鞋的时候,她看着已经很久没有动过的那双男士拖鞋,动作一顿。
他又没有回家。
轻叹一口气,她蹑手蹑脚的拿着买的药酒到浴室,换洗好抹上药水后,她直径到恒恒的房间。
看着儿子熟睡的小脸,温夏掏出手机,搜索“孩子什么情况下最适合离婚?”
看了很多评论,温夏逐渐睡去,梦中,好像有什么人进了房间。
可她太累了,根本没有力气挣开眼睛看看。
第二天,天还没亮,温夏就起床,准备去做早饭。
脚下地的瞬间,意料之外的竟然没有了痛楚。
“咦?”温夏看了一眼脚背。
她明明记得自己涂的是药酒,怎么成了药膏?
“可能是什么新式药酒吧。”
她没有深究。
做好早饭后,她留下字条告诉李玉自己出门了。
到了商业园,温夏刚把东西放好,几个保安打扮的人从工业园里出来,要把她赶走。
温夏顿时就慌了,“我已经跟物业那边打过招呼了,还交了租金的,为什么又让我走了?”
她今天正准备把第二月的租金也交了,毕竟这个地方很不错,里面有好些工厂。
工人下班都喜欢在附近逛街,生意非常不错,是一个旺地。
“行了行了,你也不要在这里说这些了,反正工业园里头好些人都投诉你了,你不能再留在这里了!”
保安的话刚说完,立刻就有一个环卫阿姨怒冲冲的走来,“就是啊,你赶紧搬走吧!”
“自从你们这些人在这里摆摊之后,工人一下班就往这边走,弄得地上全是垃圾!”阿姨怒道。
温夏恍然,没想到是因为这个原因。
既然保安和环卫都这样说了,她也不想勉强别人,默默的把摊位都收起来,去到物业那里商量一番,承诺会把地上的垃圾都处理好。
但不管她怎么说,物业都不肯答应,只让她离开。
温夏失落的回到家里,花了一晚的时间重新计划好。
第二天一早又去物色别的位置,只是好的地方都被霸占了。
李玉对她的早出晚归异常不满,时时刻刻找她麻烦。
到了今时今日这个地步,其实温夏早就应该跟顾浔洲提离婚了,但她一直在等。
她也不知道自己到底在等什么,也许……是在等顾浔洲做出一个决定。
他选择继续这段婚姻,回归家庭。
或者选择叶雪心,让她死心。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强势回归:渣爹认输吧》

第6章 男人都这样吗?


在外面奔波了一天,温夏回到家里已经是凌晨了。
家里根本没人等她回来,昏暗的大厅里气氛压抑得难受。
温夏不由觉得一阵无力,想要从这个家里逃出去,她翻到了好友谢艺的电话,打了过去。
电话很快被接听,里面传来谢艺大大咧咧的声音,“温夏,你什么回事?现在几点了,你还打电话给我,你不用睡觉的吗?!”
“小艺,你现在有时间吗?我想出去吃个夜宵,可以吗?”
温夏极力压抑着自己的情绪,只是嗓音里仍带着些沙哑。
这个时候,她非常害怕会被拒绝。
“这个时候出来?”
像是意识到了什么,谢艺忽然变得激动,“你怎么了?是发生了什么事?你现在在哪里?!”
温夏结婚之后根本没试过在晚上出门,冷不丁的提出这样的邀请,肯定是发生什么事了。
一个已婚少妇忽然行为怪异,这很容易让人联想她的家庭是不是出了什么事,难不成……顾浔洲做了什么对不起她的事?!
“没什么,就是想你了。”温夏轻咳了声,赶紧转移话题,“我现在打车去你那里,你先等我一下。”
说完,她立刻挂断了电话,拦了计程车去到谢艺租住的小公寓里,顺道还在路上买了些夜宵。
到了谢艺的公寓,谢艺一直追问她到底怎么了。
温夏红了眼睛,“小艺,你说男人是不是都这样?”
“明明说好了,这辈子都只有彼此,可他为什么要骗我?而且那个女人还怀了孩子……我该怎么办?她那种情况根本不可能把孩子打掉的……没办法了,什么都改变不了……”
“小艺,你知不知道我现在有多难受?我根本不想看见他。”
“什么?”谢艺像是抓住了什么重点,“什么叫那个女人根本不可能把孩子打掉?是不是顾浔洲出轨了!”
温夏捂着脸,自顾自的呜咽起来,“我不能容忍这样的事!为什么我要离婚?我应该就这样僵持下去……让那个女人的孩子一辈子都是私生子,让她一直住在外面!”
谢艺总算明白发生什么事了,气得破口大骂,“这些男人都是这样的!夏夏,你不要忍着这口气,离婚吧!干嘛还要跟那种恶心的男人过日子?世界上的男人这么多,还愁嫁不出去吗!”
温夏苦撑了这么久的情绪,终于在好友的骂声中被崩溃。
也不知道是不是她们闹出来的动静太大了,房间的门忽然被敲响。
谢艺匆忙跑去开门,只见一个二十来岁的青年满脸烦躁的扒拉着头发,气冲冲的说道,“现在几点了,你们在吵什么?”
“这……”
谢艺正想要说话,身后猛地传来玻璃杯被打碎的声音,她回头就看见温夏像是晕过去那般趴在了桌子上,把杯子都弄掉了。
她吓了一跳,赶紧说道,“祁政铭!别哔哔了,你先过来帮我一把,帮我把她扶到房间里,可别出什么事了!”
祁政铭皱眉,但这种情况也不能拒绝,沉着脸上前把温夏扶起来,扔在了床上。
床上的女人哼唧着,“不要……你答应过我的……你这个骗子。”
祁政铭本想直接离开,可谁知道衣袖却被攥着。
他皱眉打量着床上的女人,啧啧称奇,“表姐,你怎么认识这样的朋友?”
“你还站在这里干什么呢?”
谢艺帮忙把被子盖上,见身旁的人还站在那里,暴躁的催促他离开。
但是祁政铭怎么也弄不开温夏的手,索性拉了张椅子坐在旁边奇怪的看着。
忽然,他疑惑了声,弯腰凑到温夏面前,隐隐听见她口中一直念着“顾浔洲”这个名字,一遍又一遍的,充满了依恋和痛苦。
祁政铭张了张口,本想询问发生了什么事,但见谢艺的脸色不怎么好看,他也就不敢问这么多了。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强势回归:渣爹认输吧》

第7章 迟早被她害死!


翌日一早,温夏头昏欲裂的从睡梦中醒来,睁开眼睛就发现自己躺在一张陌生的大床上。
她吓了一惊,随后才想起自己是在好友家里。
本来只是想跟好友谈谈心,舒缓一下压抑的情绪,没想到竟然喝多了,还睡了一整晚!
也不知道孩子怎么样了!
她匆匆忙忙的起床,顾不上收拾就赶到楼下拦车,满脑子都是恒恒。
上了车后,温夏拿出手机一看,上面全是李玉打来的电话,一共打了二十多个!
温夏心中焦急,加快步伐往家里赶去,中途碰见了一个相熟的邻居,对方惊讶的喊住她,“温夏,你昨晚去那里了?”
“我昨晚半夜听见你家孩子在哭,好像是哪里又不舒服了,你婆婆都急坏了,今天早上就在找你,我看见她一直在打电话找人呢!”
温夏赶紧追问,“我婆婆现在回家了吗?”
“我怎么知道啊!”邻居说着,忽然皱眉打量她。
见她头发乱糟糟的,衣服上也是全是皱褶,好心提醒道,“你看看你这头发和衣服,哎哟,我劝你还是把头发和衣服整理一下,要不然你婆婆看见了可要生气了!”
温夏应了声,边拿出手机要给婆婆打电话,边往小区外走。
一想到孩子昨晚在哭的时候她不在身边,温夏就心如刀割,后悔自己为什么出去。
刚到小区门口,一辆计程车停在马路边,李玉抱着孩子从车里下来,顾浔洲随后下车,周身都散发着冷气。
李玉看见她,冷漠的哼了一声,抱着孩子从她身旁走过,看都不看她一眼。
顾浔洲付完钱后,见到温夏,冷冷说了一句,“回来了?”
温夏心思都在恒恒身上,随意点了点头,就去追李玉,问孩子的情况。
李玉根本不想搭理她,抱着孩子快步回到家里,转身又堵在大门口,冲着顾浔洲怒喝道,“赶紧把这个女人给我赶出去!我孙子有她这个妈,迟早被她害死!”
顾浔洲面色沉了一度,“妈,这件事,我处理,你照顾好恒恒。”
随后他信步上前,抬手钳制住温夏的肩膀,往楼上走去。
温夏一路被拉回了卧室,还没有站稳就被甩到床上。
她微喘着气,抬头就看见顾浔洲锐利的眸子打量着她,似乎要将她看穿,“你昨晚去哪里了?”
温夏抿着唇。
这件事上,她是有错,但是他呢?他有管过儿子吗?
“你只知道责备我不管儿子,那你呢?你有管过吗?”
顾浔洲满脸阴沉。
明明是她的问题,她却引到了他身上!
扣住她的下巴,将她拉到自己面前,顾浔洲的声音很冷,“你是想说,恒恒生病是我的原因?”
温夏一愣,而后摇了摇头。
顾浔洲加重了力气,“温夏,你可以冲我发脾气,但不要把情绪发泄到孩子身上!”
“我没有……”
“那你到底在做什么!为什么整晚不在家!难道你不知道恒恒需要人照顾吗?”
顾浔洲松开她,失去支撑的温夏跌回床上。
她心中酸涩,“我只是因为你跟叶雪心的事,心里难受,去找了谢艺聊天。”
听到她的解释,顾浔洲的眼神微微幽暗起来。
“这件事不是你想的那样。”
“那是什么样?难道她怀的孩子不是你的吗?”
顾浔洲的表情沉淡了几分,“叶雪心一家跟我是世交,前几年他们家里人出了事,只剩下叶雪心一个,我只把她当妹妹而已。”
温夏听到这里就忍不住笑了,说起来,她的确早就从李玉口中听说过一个叫雪心的人,每次逢年过节,李玉都会准备些东西拿过去。
她跟李玉的关系不怎么好,所以从来没有追问,只以为是哪个亲戚。
顾浔洲竟然说那个女人是他妹妹?是把自己当傻子吗?
“妹妹?你让自己的妹妹怀孕?真是天大的笑话!”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强势回归:渣爹认输吧》

第8章 成全你们


“温夏!”顾浔洲音调不冷不淡,却传出了丝丝缕缕的迫力,“事情也不是你想象中那样……”
温夏忍着鼻子里酸涩,挺着脊梁问道,“那到底是什么样?你告诉我!”
顾浔洲松开她的手,沉默了好一会儿,才说道,“总之,顾太太只会是你……雪心那边,我已经跟她说好了,等她情况稳定了就送她去国外修养。”
他答应过叶雪心,不将那件事告诉任何人。
温夏瞪大眼,几乎以为自己是听错了。
他的意思是,他不会离婚,但是又不会让叶雪心打掉孩子?
身子摇曳,剧烈的痛楚在心房处蔓延着……
原来这个男人早就做好了决定,他选择了叶雪心。
是啊……他那么紧张那个女人,又怎么可能真的把她当成是妹妹?那不过是一个借口罢了。
她早就应该清楚的,顾浔洲对她对没有感情,她也没必要跟他争论下去了。
或者,她应该做出决定了……
“你在好好想想。”顾浔洲不想在跟她继续无意义的争执,转身出了房间。
温夏忍着情绪,现在最重要的是孩子!
她快步走到外面,正好听见孩子在楼下哭闹着,李玉大概是烦了,气冲冲的说道,“哭什么哭!真是个没有良心的,去去去!赶紧去找你那个没有责任心的妈!两母子都是这样,没点良心!”
温夏匆忙接过孩子,心痛又自责的哄着。
她凌晨出门到现在,足足过了将近十多个小时!
孩子应该是饿了,刚被她抱着就哇哇大哭在她怀里拱着。
解开衣裳给恒恒喂奶,眸光竟然发现顾浔洲不知什么时候下楼了。
脸颊一阵发烫,温夏极不自在,但没有办法,孩子的确是饿了,她将把注意力都放在孩子逐渐满足的小脸上,权当顾浔洲不存在。
很快,孩子不再哭闹,还打了个哈欠,应该是累了。
温夏稍微把衣服整理好,想要抱着孩子回到房间里睡觉。
可不知道是不是最近休息太少,她竟然一个踉跄,顾浔洲眼疾手快的扶住她。
温夏冷淡的道了声谢,随后转上上楼。
等孩子睡了过去后,她简单的收拾了一下回到隔壁的次卧里休息。
昨晚在谢艺家里,她睡得并不安稳,一大早又被孩子的事情给吓到,等到躺在床上,温夏才觉得从所未有的疲倦,很快就睡了过去。
到了晚上,李玉故意不等她吃完饭。
温夏也没说什么,自己另外准备了晚饭,吃完后又回到房间里陪着孩子。
她一觉睡到第二天早上,睁开眼睛就发现房间被收拾得整整齐齐,就连她昨晚没来得及收拾的衣服都被折叠整齐的放在衣柜里。
温夏正疑惑着,扭头就看见一旁的台灯上贴着一张便条贴,“房间都收拾好了,你今天好好休息,我有事需要出差。”
出差?
温夏惊讶,随即起床查看,果然瞧见衣柜里只剩下她的衣服,就连顾浔洲放在洗手台上的梳洗用具都不见了!
把东西都收拾得这么干净,他这次应该会出差很久吧?说不定要等到那个女人的孩子都生下来。
呵,她到底还在期待着什么呢?温夏抹掉脸上的泪水,暗自下定决定,等到孩子能戒奶了,她就马上离开这里!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强势回归:渣爹认输吧》

第9章 咨询离婚


温夏不想再待在这里,她去换了一身衣服,抱着孩子就要出门。
刚走到门口,李玉就在厨房里叫住她,“这么早,你要带着恒恒去哪里?”
毕竟是唯一的孙子,李玉是真心关心着孩子的。
温夏怕吵醒孩子,轻轻捂着他的耳朵,解释道,“妈,我有些事要出去,可能没办法回来给恒恒喂奶,所以……”
“所以什么?所以你要带着他出去?我不准!”李玉直接把孩子抱回去,怒声道,“滚滚滚!你自己想要出去就赶紧出去,别害得我孙子连觉都睡不成!”
“妈,你怎么可以这样?”温夏实在咽不下这口气,“恒恒是我的孩子,我为什么就不能带他出去了?”
“好笑了!”李玉冷笑了声,“你还记得你是恒恒的妈?那你还能在外面一整晚都不回来?我以为你早就忘了你是恒恒的妈了!”
“你不是要出门吗?还站在这里干什么,赶紧走啊!我孙子真的不稀罕你这个妈!”
温夏被推得跌退了两步,险些没有站稳,心里压抑着一股怒意,让她的胸口急剧起伏着。
跟顾浔洲结婚这么多年,她不论做什么,李玉都对她不满意!
“赶紧走吧,还站在这里干嘛!”李玉哼了声,上前就把门给关上。
想到孩子还在睡觉,温夏不想吵醒他,只好忍着脾气去到外面拦了计程车,去律师事务所。
她要好好咨询一下,她这种情况,能不能拿到恒恒的抚养权。
到了律师所,前台小姐将她领到了蒋成的办公室。
“蒋律师你好。”
“你……你是温小姐?”看见进来的人是她,蒋成神色微变。
温夏并没有发现他异常,坐在椅子上,开口自我介绍,“蒋律师您好,我是温夏,我这次过来是想委托你帮我办理离婚的。”
“好的,温小姐,请你详细说说。”
“好。”温夏点了点头,“我的孩子去年才出生,现在才五个多月,但是我的丈夫出轨了,小三还怀了孩子。”
说着,她从包包里拿出几张单据,“这些都是小三在医院里检查的单据,能证明她怀孕了。”
蒋成接过单据翻看了几眼,又审视了温夏片刻,眼神更加深意,“温小姐,你的情况我大致了解了,我想请问下,你的离婚要求是?”
温夏说,“蒋律师,我的要求非常简单,只要对方支付足够的赡养费,以及,孩子要跟着我。”
“好的,我清楚了。”蒋成了然点头,“温小姐,你先把你的电话留下,我整理好这些资料,就通知你过来准备离婚协议。”
“那就麻烦你了。”温夏不疑有他。
送走温夏后,蒋成深思了一番,还是拨通了电话,“浔洲,刚才,你老婆来咨询离婚的事情……”
……
从律师事务所里出来,正值午休时候。
温夏走到不远处的公交站下,看着人来人往的街道,突然不知道自己应该去哪里。
她本来不是京城人,和顾浔洲结婚后才把户口迁过来。
她以为这里是她的家,现在看来并不是……
一开始,她是想着等到自己有安稳的收入才跟顾浔洲离婚的,那时候也不用担心孩子跟着她会受苦。
只可惜现实告诉她,凡事都没有这么简单,所以……她只能从赡养费那里入手。
也许,这就是她跟顾浔洲最后的结局。
在街上迷惘的站了一会儿,想到孩子这个点应该是饿了,她赶紧拦了辆计程车回去,却发现家里密码锁的密码被换了!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强势回归:渣爹认输吧》

第10章 被抛弃的感觉


温夏皱着眉,重新把密码输入一遍,但还是显示错误。
她整个人愣住,片刻后才反应过来,密码真的被换了。
心中顿时有一种被抛弃的感觉,可很快她又忍住了情绪,反正她也不会继续在这里住下去。
密码改了就改了吧!
温夏抬手去摁门铃,没想到开门的却是一个陌生女人,对方看见她很是奇怪,“小姐,你找哪位?”
“我……”温夏愣了下,哑着嗓音反问,“你是谁?”
女人大概是意识到了什么,笑道,“我是今天过来上班的保姆,专门照顾孩子的,你就是恒恒的妈妈对吗?”
照顾孩子的保姆?
温夏瞳孔略微皱缩,没想到李玉竟然这么过分!这种事竟然都不跟她商量一下!
她跟保姆匆匆聊了几句,快步走进了屋里,一眼就看见李玉正坐在沙发上,旁边还放着一张婴儿床,熟睡的孩子正躺在这里。
听见她回来的声音,李玉恶狠狠的往这边瞪了眼,似乎考虑到保姆还在,她这回难得没有说什么话。
温夏也不想当着外人面跟她吵。
“既然恒恒睡了,那就让他回房间里休息吧。”说着,她弯腰要把孩子抱起来。
李玉哼了声,故意伸手把婴儿床推开一些,对着保姆说道,“何姐,现在没什么事情要忙了,你去帮我把恒恒今早换下来的衣服洗一下吧。”
“好的,老夫人。”
保姆何姐应下,很快就把衣服都收拾好,抱着要去洗手间里都洗掉。
李玉悠闲的晃了晃婴儿床,语气凉凉的,“还是专业的保姆省心,以后我就能好好休息了,哪像某些人啊……干啥啥不行。”
这番话分明是针对她的!
温夏忍着脾气,反正她已经习惯了,弯腰把孩子抱起来,也不管李玉是什么眼神,她直接去到楼上。
整顿好后正好看见何姐捧着一筐子衣服往阳台那边走去,她上前要把衣服接过。
何姐赶紧道,“顾太太,这些事我来就好了!”
“不用,我来就好了。”温夏还是把衣服接过,“这些事情平时都是我做的,你去看看我婆婆还有什么需要吧。”
把孩子的衣服都晾晒了,温夏正想去房间里收拾一番,手机就在这个时候响起来,是谢艺的电话。
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谢艺的语气非常凝重,让她立刻过去一趟。
谢艺是她现在唯一的朋友了,要不是有急事,肯定不会在这个时候找她的!
温夏匆忙的跟保姆交代好,立刻拦车赶到谢艺家里,进门就看见顾浔洲竟然坐在沙发上。
他不是出差了吗?怎么会在这儿?
她动作一僵,转身就想走。
“夏夏,你来了。”
谢艺刚好从厨房里捧着果盘出来,看见她高兴道,“你过来坐啊,我什么都准备好了,就等你呢。”
被她这么一说,温夏才发现不远处的餐桌上摆满了一桌子的菜。
“我以前不是说要跟你们聚聚的吗?正好今天我有时间,要不然我怕以后就没有机会了。”谢艺笑着说道。
温夏察觉到了一丝不对劲。
按照谢艺的脾气,应该是揪着顾浔洲骂一顿。
怎么会如此心平气和的请他吃饭?
“说起来,你们结婚的时候我还在找工作,都没有好好的祝贺你们,那时候我可羡慕死夏夏了,嫁了个这么好的老公……”
谢艺举起酒杯,瞥了瞥顾浔洲,“现在恒恒也出生了,老顾,你可要对夏夏好,不然我可不会放过你,来,我干了,你随意!”
温夏抬头望去,顾浔洲已经脸色不善,眸色中像是凝了一层厚重的寒霜。
她张了张口想要劝说谢艺不要管这件事,但好友冲她轻哼了声,带着些警告的意思。
温夏默然轻叹,只好在旁边看着。
谢艺很快就喝完了一杯,又倒了第二杯,“这是第二杯,也是我敬你的!”
谢艺的语气里带着些挑衅,顾浔洲皱了下眉,还是端起酒杯喝了。
温夏在旁边看着,愈发搞不懂这个男人是怎么想的,既然他都不在乎这段婚姻了,为什么明知道谢艺是找茬的,还要来?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强势回归:渣爹认输吧》

第10章 被抛弃的感觉


温夏皱着眉,重新把密码输入一遍,但还是显示错误。
她整个人愣住,片刻后才反应过来,密码真的被换了。
心中顿时有一种被抛弃的感觉,可很快她又忍住了情绪,反正她也不会继续在这里住下去。
密码改了就改了吧!
温夏抬手去摁门铃,没想到开门的却是一个陌生女人,对方看见她很是奇怪,“小姐,你找哪位?”
“我……”温夏愣了下,哑着嗓音反问,“你是谁?”
女人大概是意识到了什么,笑道,“我是今天过来上班的保姆,专门照顾孩子的,你就是恒恒的妈妈对吗?”
照顾孩子的保姆?
温夏瞳孔略微皱缩,没想到李玉竟然这么过分!这种事竟然都不跟她商量一下!
她跟保姆匆匆聊了几句,快步走进了屋里,一眼就看见李玉正坐在沙发上,旁边还放着一张婴儿床,熟睡的孩子正躺在这里。
听见她回来的声音,李玉恶狠狠的往这边瞪了眼,似乎考虑到保姆还在,她这回难得没有说什么话。
温夏也不想当着外人面跟她吵。
“既然恒恒睡了,那就让他回房间里休息吧。”说着,她弯腰要把孩子抱起来。
李玉哼了声,故意伸手把婴儿床推开一些,对着保姆说道,“何姐,现在没什么事情要忙了,你去帮我把恒恒今早换下来的衣服洗一下吧。”
“好的,老夫人。”
保姆何姐应下,很快就把衣服都收拾好,抱着要去洗手间里都洗掉。
李玉悠闲的晃了晃婴儿床,语气凉凉的,“还是专业的保姆省心,以后我就能好好休息了,哪像某些人啊……干啥啥不行。”
这番话分明是针对她的!
温夏忍着脾气,反正她已经习惯了,弯腰把孩子抱起来,也不管李玉是什么眼神,她直接去到楼上。
整顿好后正好看见何姐捧着一筐子衣服往阳台那边走去,她上前要把衣服接过。
何姐赶紧道,“顾太太,这些事我来就好了!”
“不用,我来就好了。”温夏还是把衣服接过,“这些事情平时都是我做的,你去看看我婆婆还有什么需要吧。”
把孩子的衣服都晾晒了,温夏正想去房间里收拾一番,手机就在这个时候响起来,是谢艺的电话。
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谢艺的语气非常凝重,让她立刻过去一趟。
谢艺是她现在唯一的朋友了,要不是有急事,肯定不会在这个时候找她的!
温夏匆忙的跟保姆交代好,立刻拦车赶到谢艺家里,进门就看见顾浔洲竟然坐在沙发上。
他不是出差了吗?怎么会在这儿?
她动作一僵,转身就想走。
“夏夏,你来了。”
谢艺刚好从厨房里捧着果盘出来,看见她高兴道,“你过来坐啊,我什么都准备好了,就等你呢。”
被她这么一说,温夏才发现不远处的餐桌上摆满了一桌子的菜。
“我以前不是说要跟你们聚聚的吗?正好今天我有时间,要不然我怕以后就没有机会了。”谢艺笑着说道。
温夏察觉到了一丝不对劲。
按照谢艺的脾气,应该是揪着顾浔洲骂一顿。
怎么会如此心平气和的请他吃饭?
“说起来,你们结婚的时候我还在找工作,都没有好好的祝贺你们,那时候我可羡慕死夏夏了,嫁了个这么好的老公……”
谢艺举起酒杯,瞥了瞥顾浔洲,“现在恒恒也出生了,老顾,你可要对夏夏好,不然我可不会放过你,来,我干了,你随意!”
温夏抬头望去,顾浔洲已经脸色不善,眸色中像是凝了一层厚重的寒霜。
她张了张口想要劝说谢艺不要管这件事,但好友冲她轻哼了声,带着些警告的意思。
温夏默然轻叹,只好在旁边看着。
谢艺很快就喝完了一杯,又倒了第二杯,“这是第二杯,也是我敬你的!”
谢艺的语气里带着些挑衅,顾浔洲皱了下眉,还是端起酒杯喝了。
温夏在旁边看着,愈发搞不懂这个男人是怎么想的,既然他都不在乎这段婚姻了,为什么明知道谢艺是找茬的,还要来?
继续阅读《强势回归:渣爹认输吧》


版权声明:未经书面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对既成事实本站将保留所有的权利。

无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