姜然,蒋依依(毒妻萌宝:总裁今天又栽了)最新章节全文免费阅读

小说:毒妻萌宝:总裁今天又栽了
分类:现代言情
作者:弱水一瓢
简介:厉绍恒刚抱起自称是她女儿的小乞丐,“啪”,一记耳光落到他脸上
小乞丐脆声说:”叔叔你脸上刚才落了个蚊子,我帮你把它打跑了,不用谢我哦
” 说完,蹭蹭梭下地逃跑
厉绍恒咬牙切齿,回公司,得知厉氏绝密资料被窃取,下令追查
两三分钟后,“叮……” 他的电脑上出现一张鬼脸,鬼脸嘴巴一张一合,说:“不用查了,我是你祖宗
” 厉总暴怒,好个“女儿”,好个“祖宗”,找出来,非打的你们亲爹亲妈亲祖宗都认不出来! 然鹅…… 三天后,女儿骑脖子,祖宗拿小皮鞭赶,还有一个,在前面拿着根肉骨头逗
助理捂脸,确认,厉总节操已碎……
角色:姜然,蒋依依
姜然,蒋依依(毒妻萌宝:总裁今天又栽了)最新章节全文免费阅读

《毒妻萌宝:总裁今天又栽了》免费试读免费阅读


第1章


第1章

“见鬼了,然然,我居然看见蒋依依跟你老公在手拉手的逛街。 ”

接到闺蜜电话时,姜然正在切菜。

刀锋一偏,切掉了她左手食指的半个指甲。

血顿时凶猛的涌出,她却像是没感觉到,还扯着嘴笑说:“不是鬼,是人,蒋依依没有死。”

嘴上淡薄,其实她的心痛的像是被活生生撕开。

她爱了厉邵恒整整六年,不算三年的暗恋,嫁给他也有一千多个日夜。

那一千多日里,她每天过的无比卑微,承受着厉邵恒冷淡的同时,还竭尽全力的照顾他的衣食住行,甚至为了能每天亲自去给厉扫恒送餐,克服六年前留下的巨大车祸阴影学会开车。

她可以说付出了所有,只希望厉邵恒能感动爱上她。

但蒋依依一回来,两个人就手牵手,让她明白她根本是做梦。

她再不清醒,就是白痴。

“我会干净利落的抽身,不会再犯傻。”她对闺蜜丁曼说道。

但是抽身前,她要讨回这些年厉邵恒欠她的帐。

一个时后。

姜然把做好的饭菜端上桌,听见开门的声音。

“老公你回来了,我刚做好饭,洗手吃饭吧。”她像往常一样欢喜的去迎接。

高冷矜贵的男人在门口站着不动,目光冷冷的看着姜然。

他已经知道丁曼把蒋依依活着的事告诉了姜然,但姜然这样的反应,是想装作若无其事然后蒙混过关?

天真!

他残忍的掀开薄唇,说:“依依回来了......”

“先吃饭,然后,无论你让我做什么,我都答应。”姜然攥着手心打断厉邵恒。

姜然居然对他以命令的语气,而且眼神还带着抹冰冷,这让厉邵恒不由得惊讶。

结婚三年,这个女人在他面前一直都是卑微讨好的,没有一点脾气,简直像是个他花钱请来的佣人。

现在突然变成了这样,他有些不习惯,还莫名的,感觉新奇。

这让他容忍了姜然放肆的要求,答应:“嗯”。

进餐厅,只见餐桌上摆了几碟子绿油油的菜,清炒苦瓜清炒苦菜清炒菠菜......他一向不喜欢吃绿蔬,更是特别讨厌这几种,这女人是故意整他?

厉邵恒愠怒的扫视姜然,姜然仿佛没感觉似的,笑吟吟说:“坐下吃吧,吃完我们好谈事。”

谈事两个字,语气很重,她这是在要挟他?

厉邵恒顿时恼怒,但看到姜然包扎的手指,想到这些他厌恶的菜是姜然割破了手做出来的,又想到蒋依依命悬一线需要姜然的肾,他忍耐住,坐下拿起筷子。

看着厉邵恒吃毒药似的痛苦的吃下几口绿蔬,姜然眼里闪过笑意,端起杯早就准备好的红酒给厉邵恒:“我觉得我们应该喝一杯,算是好聚好散。”

厉邵恒眸定定的看了她两秒,觉得她还算识相,接过杯子跟她碰了一下。

姜然对着他嫣然一笑,仰脖,一口饮尽。

不得不承认,姜然十分的漂亮迷人,那张脸白皙而精致,眼神尤其清澈,每次跟姜然对视,他都有种要陷下去的感觉。

但他一直提醒自己,这是一个可以为了钱委身陌生男人的虚荣女人,根本不配当他的妻子。

六年前的车祸中献肾救了他的蒋依依,才是他真正该娶的女人。

......他很快收回目光,抬手,把酒喝干。

放下杯子,问:“你不问问,我到底想让你干什么?”

姜然灿然一笑,走到厉邵恒身边,转身一屁股坐到他身上。

厉绍恒想让她滚开,却发现自己居然浑身都没了力气。

他想到刚才那杯酒......

“你?”

姜然根本就不理会厉绍恒,继续说道:“你不就是想让我跟你离婚,还有给你的白月光蒋依依献肾么?”

“你怎么会知道依依肾衰?”厉邵恒一时表情冷凝。

就算丁曼跟她说了蒋依依回来,但蒋依依查出肾衰只有一小时,而他决定让跟蒋依依同父异母的姜然给她换肾,更是来的路上才决定的。

姜然难道是收买了他身边的人?

“呵,你猜?”

姜然根本不想也不可能告诉他,那是她梦见的。

从小她就会做奇怪的梦,而梦见的事,都会在第二天成真。

十七岁那年,她甚至预见了母亲的病故。

而昨晚她梦见蒋依依回来,厉邵恒要跟她离婚还要取她的肾给蒋依依。

她本以为不会发生,毕竟蒋依依已经死了三年。

但没想到蒋依依真的回来了。

丁曼的一通电话,打破了她的侥幸,也让她有机会改变命运。

今天讨了债,她会开始新的人生,而厉邵恒......

“你个渣男,老娘我掏心掏肺当牛做马的伺候你三年,你说离婚就离婚,老娘懒得跟你计较,但你居然还想让我给蒋依依那贱三女儿换肾!”

当初,就是因为蒋依依和她母亲,妈妈才疾病缠身,最终含恨死去。

这是她心中永远的痛。

“你真以为你的脸有撒哈拉那么大?”

说着,一巴掌打过去。

“啪”一声响亮的巴掌声,厉绍恒脸上浮起了五个明显的手指印。

“你找死......”厉绍恒暴怒的掐住了姜然的脖子想掐死她。

这个该死的女人,他真是低估她了,她不但虚荣有心计,还胆大包天敢打她!

他绝对要活活把她掐死。

可是他却动不了,厉绍恒怒瞪姜然。

姜然笑:“这就生气了?接下来,还有更精彩的。”

“厉邵恒,从十七岁到现在,我爱了你整整六年,六年的感情,足以让我为你付出一切,但是不代表,你能随便作践我。”

“你这个宇宙第一渣,我保证,你会付出惨重的代价。”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毒妻萌宝:总裁今天又栽了》

第2章


第2章

五年后,B市机场。

一位穿着皮衣皮裤,五官精致肤色黝黑的年轻“爸爸”,拉着个三四岁、漂亮的像洋娃娃的卷发女孩,从接机口出来。

大的帅气迷人,小的漂亮可爱,两人瞬间就吸引了周围人的目光。

“那位爸爸好俊啊,简直像是个电影明星。”

“就是,我的心脏都砰砰狂跳了。”

“他拉着的女孩,更是比电视上的小童星都要可爱,好想过去亲一口。”

刚说着,卷发小女孩就拔腿跑向了她们。

到跟前,笑眯眯说:“阿姨,亲亲一百块,拍照五十块,童叟无欺成不成交?”

女人呆了呆,从口袋里掏出三百块,“成交......”

......还童叟无欺,这孩子,也真是太精灵可爱了!

一边,姜然忍不住扶额,姜夏这家伙,肯定是财迷转世,明明私房钱已经攒了快两万,居然还为了一百五出卖“色相”。

真怀疑有一天,这丫头会不会为了钱把她也给卖了?

“姜小夏......”

姜然过去把小财迷拉回来,两个女人却拉住她说:“我们想跟你也拍张照,可以吗?”

这么酷靓的一张脸,放进朋友圈真是拉风。

姜然刚想说不,姜夏抢着道:“当然可以了,不过我妈咪费用加倍。”

“妈咪......”

两个女人的表情,瞬间有些呆滞。

所以,这个看起来帅气迷人的男人,竟然是女孩的母亲?

“四百块,请跟我们合照。”

看着递到眼前的钞票,姜然简直无语,说了句:“不好意思。”

抱起财迷就走。

财迷还不忘善后的扭头对两个‘客户’说:“不好意思了美女姐姐,我妈咪不喜欢拍照,交易取......唔。”

......嘴巴被捂住了。

到机场门口,姜然把孩子放下,气恼道:“姜小夏,你要是想要钱,跟妈咪直说就是,妈咪会给你的。”

这事儿不是第一次了,也不知道这孩子到底为什么这么爱钱,她真的是又气又无奈。

小夏垂着长长的睫毛,小嘴巴瘪了瘪,说:“可是我想要自己赚钱,不想要妈咪给的。”

“我会赚钱了,妈咪就可以压力不那么大了,不然你一个人养我们兄妹三个,而且小未的病还需要很多钱,你真的很辛苦。”

姜然听着,心脏一时又酸又软。

当初,她偷做试管婴儿,是想着弥补噩梦里的遗憾。

没想到一个受精卵分裂成三个,她一下子就有了三个宝宝。

老大姜夏老二姜至,都十分健康,但老三姜未,出生就查出怪病,需要高额医药费续命。

为了赚钱,她不得不转行做了她以前十分排斥,但很有天赋的医科医生。

刚开始,经常被病人骚扰,后来她剪了头发涂黑肤色换上中性装,又被骂人妖......其中的辛苦不堪,真的是说不完道不尽。

但现在看来,她的艰辛都是值得的。

她的宝贝,真的太懂事了!

姜然蹲下,抱住孩子,说:“放心,妈咪养得起你们三个的,妈咪现在可是有名的医科圣手,这次回国,光出诊费就达到五十万,治好了这个病人,更是能拿到千万酬金呢。”

不过这病人的情况据说很诡异,她其实也没什么把握。

......实在不行,就做回姜然,去把当初母亲留给她的,这些年被蒋依依母女霸占了的财产抢回来。

当然了,这是下下计,不到万不得已绝对不能用。

不然凭她当年做的事,厉绍恒知道她回来,一定会抓了她把她千刀万剐,那她的宝贝们,就成了没爹没娘的孤儿了。

“嘎......”

一辆白色菠萝车停在路边,车门打开,长相秀丽的长发女孩下了车,急急往机场里走。

女孩目不斜视眼,要从姜然母女身旁经过,姜然赶紧伸手拦住她:“曼曼。”

这是她从初中到现在的死党,丁曼。

丁曼回头看她,起初目露疑惑,很快,嘴巴张的老大:“你,你是然然。”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毒妻萌宝:总裁今天又栽了》

第3章


第3章

“你这简直像是变了个人,我根本都认不出来。”

以前的姜然,一头温柔的长卷发,脸蛋白嫩漂亮,衣着也十足的淑女,现在这......

“真帅!”

“我都被你电到了。”

欣喜的抱住姜然,眼睛里却突然湿了。

姜然打扮成这个样子,肯定是怕被厉绍恒抓到。

可当年明明是厉邵恒辜负了她,却反倒让姜然仓皇的想尽办法躲避。

个渣男,真的,好替姜然不值。

姜然不知道丁曼在心疼她,只是激动的回抱她,暗道:丁曼都认不出来她,看来不用担心被厉绍恒撞见了。

嘴角露出抹松适的笑,她拍着丁曼的背,粗着嗓子的说:“不要迷恋哥,哥只是传说。”

“哈哈哈......然然你真是太逗了!”

丁曼眨巴眼睛把泪水憋下,放开姜然,目光落到孩子身上。

小女孩和姜然长的很像,头发也跟姜然一样自然卷,但那双不怒自威,又格外深邃迷人的丹凤眼,却跟厉绍恒仿若复制。

所以,孩子是......

“叮铃......”

姜然的手机突然响了。

是这次约诊的院方打来的,“嗯,我到机场了,马上就过来。”

挂断,跟丁曼说:“曼曼,院方打电话来催促,姜夏就交给你,我去看诊了。”

“行,你放心去吧。”

姜然小跑开,姜夏看着她的身影消失,礼貌的回头对丁曼道:“麻烦你照顾我了,曼曼阿姨。”

丁曼看着她的眼睛,心情复杂的摸了摸她的头,说:“不麻烦,走,阿姨带你去吃好吃的。”

两人从机场出来,开车去餐厅。

路过一栋高楼时,姜夏突然在楼宇外屏上,看见一张跟他弟弟姜至,长得一个模子的男人脸。

凤眼顿时划过一丝冷冽。

“天恒集团总裁厉绍恒......你就是,那个抛弃我们和妈咪的渣男么?”

用手表电话咔嚓拍了照,发给堪称电脑天才的弟弟姜至,让他调查。

......

姜然到了天康医院,院长在门口等她。

“杰西医生是吗?快,病人已经在贵宾室等侯了。”

姜然跟着院长进去,边走,院长边说:“这位病人身份特殊,所以你得隔着屏风看诊。”

姜然点头,但心里有些疑惑,这隔着屏风要怎么看诊?

很快就到了诊室,门口二三十个气势凛然的黑衣墨镜保镖,让姜然充分了解了那位身份到底有多特殊。

她捏了捏手心,打起十二万分的精神走进去。

四十多平的房间,被一道巨大的真丝水墨屏风隔成两半,屏风上可以看见一个高大挺拔的身影。

“先生,医生来了。”院长走上去道。

“嗯。”

一声低沉磁性的声音从屏风后传出,姜然听着,浑身一震。

这声音,怎么像是,厉绍恒!

......不,不可能是他。

“咳.....。”她像往常一样,刻意粗噶着声音。

屏风那头的男人听到声音,突然蹙起了眉。

这个公鸭嗓子,怎么听着有些熟悉?

像是,姜然的嗓音?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毒妻萌宝:总裁今天又栽了》

第4章


第4章

厉邵恒垂眼看见一个身高跟姜然差不多,但却是短发而且是男人装扮的身影。

……不是姜然。

丹凤眼眯起,脸上神情愤恨中有着一丝失落。

那个该死的女人,把他害成这样,转身逃之夭夭,又不知用了什么方法藏匿,让他找了整整四年都没找到。

有朝一日让他抓住,他必定把她收拾的惨不忍睹。

就在厉邵恒胡思乱想的时候,他突然感觉到自己好了。

他简直欣喜若狂。

整整四年,老爷子各种要重孙,他也只能找理由搪塞,简直快憋屈死。

这下终于好了!

心里的激动和喜悦,真正是无法言喻。

冷酷的脸上,四年里第一次有了笑容。

“我看您只是淤堵,需要手术疏通一下。”

粗噶的声音再次响起。

厉绍恒难得客气,道:“那就麻烦医生了。”

转头吩咐助理阿森,“赏!”

阿森心脏一抖,赶紧收回目光,写了张一百万的支票从窗口递给姜然,变着声说:“这是额外奖励,您的医术真是高明。”

他老板这四年里不知看了多少中外名医,一个个看之前满口自夸,最后却屁都看不出来,简直都是些废物。

真是神医啊神医!

“呵,您过奖了!”

屏风那头的姜然,拿过一百万的支票,喜悦跃然脸上。

这一趟,真是不虚此行,加上五十万诊金,小未半年的续命钱,够了。

但病例上说这个人的病情很诡异,明明没有任何神经方面的问题,就是不能正常……这怎么就好了?

她虽然有天赋,却也没到手到病除的地步。

疑惑萦绕心头,但本着医生都希望病人好的理念,她也没有多想,说:“手术需要三小时,术后休息一周,您决定好手术时间,通知我。”

她这是特约出诊,所以时间看对方方便。

那头嗯了声,院长便进来,带她出去。

知道她这么快就把病人的病治好了一半, 院长对她的态度恭敬不少,“杰西医生,要不要考虑治好这位病人后,留在天康医院,我开你三百万年薪,还提供住房和车子。”

这条件在国内算是非常优厚了,但姜然摇头:“谢谢院长厚爱,但我不打算待在国内。”

这趟回来,也是为了给小至凑医药费,她才狠下决心冒着巨大风险而来。

这个让她伤心又危险的的地方,她只想赶紧治完赶紧走,一刻都不想多留。

……四年没回来,得空去给母亲扫扫墓。

也不知,蒋依依当年没了她那颗肾,是不是已经挂了?

如果是,那她必定要打听下她坟头在哪儿,然后去给她好好上两圈儿毒蚊香。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毒妻萌宝:总裁今天又栽了》

第5章


第5章

厉绍恒从医院后门离开,出门到上车,都有黑衣保镖队形严密的掩护着。

正是这样,四年时间,他的病情都没被曝光。

而天康医院,也是他专门收购用于治病的,外界并不知道这里隶属于天恒集团,

车子开动,阿森问:“总裁您接下来去哪儿?”

厉绍恒看了眼时间,这个点,蒋依依的宣传片拍摄,应该已经结束了。

“去风荷苑。”

阿森精神一震,说:“那我通知蒋小姐。”

风荷苑,是他老板花费重金买下的超级豪宅别墅。

本来应该是甜蜜的爱巢,但因为得了那病,老板四年里都是睡在公司,让蒋依依在风荷苑独守空房。

给蒋依依发完短信,阿森突然想到了姜然,他老板的原配。

那位夫人,真的是他见过最好的女子,长得温柔漂亮不说,更是善良贤惠,待他们这些手下人都很和气......而蒋依依,是个蛇精脸整容怪就算了,还虚伪跋扈,当着老板一个样,背着老板又是一个样。

真搞不明白,以老板毒辣的眼光,怎么就没看穿蒋依依还钟情于她?

难不成,是眼睛被屎糊了?

......

那头,蒋依依收到阿森的短信,立即吩咐厨师做饭,然后让司机载着她加速回到风荷苑。

她的心情激动的无法自制。

成为厉邵恒未婚妻的四年里,他把她安置在风荷苑,自己却住在公司几乎不过来。

她感觉厉少恒好像在躲避她,甚至怀疑他变心了,但是他又一如既往的宠她满足她所有物质方面的愿望,而且也从没跟哪个女人传过绯闻。

她体谅厉邵恒是太忙了。

但今天他突然说要来,而且是快到晚上的时间,明显是有特殊的意思。

蒋依依忍住激动,洗澡化妆洒香水,换上她老早就准备好的性感镂空裙,对着镜子演练了个千娇百媚的表情,厉绍恒刚好来到。

“绍恒......”

蒋依依娇柔的在二楼喊了声,扭着腰下楼去迎。

厉绍恒站在大厅里,看见她浓妆艳抹的脸,闻到她身上浓烈到刺鼻的香水味,眉头顿时蹙起,而脑子里,浮现出四年前,姜然惊喜含笑走向他的画面。

那个女人,从来不浓妆艳抹,也从来不用香水,却让人悦目又赏心,味道,也干净好闻......

他竟然觉得那个该死的女人好,真是,见鬼了!

“绍恒,我做了好多菜,我们一起吃吧。”蒋依依丝毫没察觉厉绍恒的情绪,抱住他胳膊娇声说。

厉绍恒回神嗯了声,跟她去餐厅。

餐桌上摆着丰盛奢华的菜肴,用都是很难处理的食材,摆盘又很精美,以蒋依依的经验和时间,根本就做不出来。

所以,蒋依依撒谎了!

厉绍恒极其憎恶别人对他撒谎。

但对方是蒋依依,他眼神微冷的看了眼她,说:“我没胃口,我们上楼吧。”

蒋依依表情一荡!

哈哈哈......她等了四年,都要以为厉绍恒有问题,终于等到了。

“......好。”

一前一后到了楼上,进房间,厉绍恒一脚踢关门,然后把蒋依依扑到门板上。

可是把她按到门板上之后,厉绍恒却再也没有动静。

他抓着蒋依依的手腕撑着门板,脸色黒沉的像锅底。

怎么回事?

他一点感觉都没有。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毒妻萌宝:总裁今天又栽了》

第6章


第6章

“绍恒……”

蒋依依见厉绍恒陡然停住,以为是想让她主动……

她完全没注意到厉绍恒的脸色越来越黑,那一双深邃的眸子,也冷的好像坚冰。

突然,厉绍恒一把推开了她,拉开门大步离开。

蒋依依踉跄了下站稳,简直傻眼了!

这怎么,突然就走了呢?

“绍恒……”

拔腿追出去。

正在楼下吃大餐的的阿森,见厉绍恒脸色黑沉的下了楼,赶紧擦了嘴起身过去。

“老板……”

“回公司。”厉绍恒的声音冷的像冰。

阿森赶紧跟着走,慑于厉绍恒此时阴沉可怕的气场,心里再疑惑也不敢再揣测。

劳斯莱斯幻影在浓重的夜色中穿行,车里气氛格外冷凝。

阿森和司机都屏着呼吸,突然,听见厉绍恒说:“去医院,再看看,把那个医生也叫来。”

他在医院的时候,分明是好了的。

这种情况,要么,是那个医生检查的时候,对他做了什么手脚,要么,就是他只能……

如果,他真的是那种情况……姜然,千万别让我抓到你,否则,我必定亲手活剐了你!

车子调转方向往天康医院去,阿森打电话安排着,突然后知后觉的瞪大了眼。

老板这是要搞事儿啊!

城南的一间旧公寓。

姜然看着孩子睡着,关了灯,轻轻的从房间里走出来。

“然然……”丁曼从沙发上起身,一副欲言又止的表情。

姜然知道她想问什么,走过去说:“孩子是厉绍恒的,而且我生的是三胞胎,还有一个儿子一个女儿,留在D国。”

“三胞胎!”

丁曼简直震惊的合不拢嘴,“那既然怀孕,你当初为什么还要离开?”

姜然扯了下嘴角,说:“我并不是自然怀孕,而是把厉邵恒弄晕后取他的精做的人工授精怀上的孩子。”

丁曼下巴都快惊掉了。”然然你简直太六了!”

她一直以为姜然四年前是灰溜溜走的,没想到她居然来了这么一手釜底抽薪。

不过这样,她觉得,姜然并没能放下厉邵恒,不然怎么会这么费尽心思的生下厉绍恒的孩子?

姜然看出丁曼的心思,解释:“你别误会,我早就不爱他了,我只是想给自己的三年付出拿点回报。”

丁曼心说三个孩子,哪里是回报?根本是巨大的负担,姜然这是心口不一。

她也没点破,拉住姜然的手说:“对,一个眼盲心瞎的臭男人,有什么可稀罕的,我们然然以前可是光芒四射的美女校花,放弃了厉绍恒这棵歪脖子树,一片森林都等着你垂爱,改明儿我给你介绍两个帅哥……”

姜然只是笑笑没说话,她这辈子,不打算再找了,毕竟一颗爱人的心,碎了就再长不好。

而且哪个男人,会要一个带着三个孩子的拖油瓶呢?

她只想,把三个孩子好好抚养长大,孩子幸福,她也就幸福了。

“叮铃……”

手机铃响,显示是天康医院的白院长。

这么晚了,白院长找她有什么事?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毒妻萌宝:总裁今天又栽了》

第7章


第7章

“白院长。”

“杰西医生,有点特殊情况,请你现在来医院一趟。”

“什么特殊情况?”姜然疑惑的问。

白院长想着那情况,实在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干咳了两声,说:“你来了就知道了。”

姜然眉头蹙了蹙,答应:“好,我这就过来。”

“要出去?”

挂断电话,丁曼问。

“嗯,医院让我过去一趟。”

她估计,是白天那个病人,出了什么状况,不然白院长不会大晚上叫她过去。

“那你开我的车去,还有,穿上外套,最近夜里冷,别弄着凉了。”

丁曼递来钥匙和外套,姜然接过,眼眶突然又热又涨。

她已经很久,没有这样被人关心过了。

四年前逃去国外,她一边忍受怀孕的各种难受反应,一边想方设法躲避厉邵恒的追查,每一天,都过的惶惶不安。

而生孩子之后,她把自己当成是无坚不摧的钢铁人,一边扮男人婆行医挣钱,一边把三个孩子照顾得妥妥帖帖。

这么一来,完全就忽视了自己,更是几乎忘记了被人关怀照顾的滋味。

刚才心里,真的好暖!

“曼曼......”

她抱住丁曼,无声的说了句谢谢。

“好了,我走了,你别等我,早点睡。”

......

半小时后,姜然来到天康医院。

白院长带着她去白天那间诊室。

老远,她看见那诊室门口排着一大排各种风格打扮的女人,而且女人们一个个的,都神情顾盼满脸娇羞,活像古时候等皇帝翻牌侍寝的妃子。

“白院长,这是,什么情况?”姜然看得有点儿懵。

白院长张嘴,又闭上,说:“你待会儿就知道了。”

两人到诊室门口坐下,闻着浓郁刺鼻的香水味,看着这些女人一个一个被叫进去,又一个一个的走出来......没有哪一个,逗留超过五分钟的。

姜然不禁想到,难道是那个神秘病人?

......看来她的担忧可以放下了,这人的病情没有反复。

但这家伙,也不用挑这种时间这种地方吧,而且还把她找来旁观,简直心理有问题!

正骂着,里面突然传出一声愤怒的咆哮:“把她给我扔出去!”

紧接着,两个黑衣保镖把一个穿着学生制服的女人,粗鲁的从诊室扔了出来。

女人眼看就要摔倒在地上,姜然赶紧冲上去扶住她,又见她眼泪汪汪很委屈的样子,顿时共情的怒火中烧。

那个男人,真是太过分了!

她放开女人,冲进诊室,对着屏风大声道:“里面那位先生,我知道你有钱,也知道这些女人都是你花钱找来的,但就算这样,都是人,你凭什么作践别人?”

“你的病,我不治了,你另请高明吧。”

说完,愤然转身。

“站住!”

屏风后突然响起一声冷冽的声音。

“你根本不了解情况,就凭那个女人的假哭和扮惨认定我欺负人,你脑袋是白长得么?”

姜然蹙了下眉,停脚看门口的女人。

只见,一名保镖从女人身上,搜出来一只劳力士钻表。

而刚才还哭哭啼啼十足可怜的女人,顿时就心虚又害怕的喊:“放过我,我再也不敢了,真的不敢了......”

姜然两颊发热,原来是这女人偷了那人的东西,所以那人才生气。

她误会人家了。

小女子能屈能伸......

她转身,说:“是我误会你了,对不起,我收回刚才说的话,但,也请你收回你说的话,不然,我的脑袋如果是白长的,那请问找我来治病的你,该怎么形容?”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毒妻萌宝:总裁今天又栽了》

第8章


第8章

屏风后的气温,瞬间就下降到了零点。

厉绍恒挺直脊背看着那道短小的身影,冷笑不止。

好个胆大包天的家伙,明明自己理亏在先,居然还敢拐着弯儿骂他!

这副伶牙俐齿,和得理不饶人,真正跟个女人一样。

要不是可能唯有他……今天非得,教训得他哭爹喊娘。

一边,阿森正想着厉邵恒这下子肯定要大发雷霆。

下一秒,却听见厉邵恒声音平静的说:“我的病根本没好,我怀疑你白天做了手脚,我要你,现在给我重新检查。”

阿森:……

原来老板根本没好,刚好是试验来着。

难怪他对那医生那么有耐心,还指着人家给他治病呢。

而屏风那边的姜然听见厉邵恒的话,神情变得凝重。

她白天,明明看见他正常了。

这病情,还真是跟病历上写的一样,怪异。

到底,问题出在哪儿?

思索片刻,她扬声道:“我白天并没有做任何手脚,现在重新替你检查,你怀疑的话,就让白院长在旁边监督我。”

屏风后想起一声嗯,算是同意了。

于是,白院长进来,亲自监督她洗干净手,又目不转睛的看她替厉邵恒检查。

白院长在一边看着,眼里露出惊奇,问:“杰西医生,你这手法,难道你是,陈汉教授的学生?”

姜然想起当初她被陈汉那老头,坑蒙拐骗去学男科的黑历史,脸黑了黑,说:“算是吧,不过,我以前主要是学法医的。”

法医?

屏风后的厉少恒眸光一闪。

姜然,就是学法医的。

一个看起来柔柔弱弱的女人,竟然学这种专业,他当时还觉得奇异,也很鄙夷。

毕竟没有哪个男人,会喜欢自己女人整天触碰尸体。

所以姜然跟他确定关系后,他让她辞去了警局的实习工作,之后,她就在家当了三年的贤妻。

想到那三年,他的心里突然有点不是滋味儿,像是,愧疚一样。

但那段婚姻根本就是那女人的心机算计,他有什么好愧疚?

“先生,好了。”白院长突然惊喜的大喊。

厉邵恒:他是当事人,他会不知道?

一张俊脸瞬间黑沉到底,他恼恨的简直想杀人,更想转身就走,但此时让他不舍。

“白院长,出去。”

“阿森,你也走。”

白院长和阿森都听令出去,房间里便只剩下姜然和厉绍恒。

姜然皱了皱眉,停手想问他干嘛把人都使走?

就听见他说:“我把人赶走,是想让你好好的专心的帮我检查。”

原来是这样……

真是多此一举,她可是专业的好不好,有没有人在她都能专心检查。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毒妻萌宝:总裁今天又栽了》

第9章


第9章

气愤和耻辱让她简直全身发抖!

她现在,可是装成个男人了啊!

她想破口大骂甚至冲进去打人,但这里全都是那人的人,她势单力薄,不能冲动。

攥着拳头让自己镇定,说:“检查完了,我回去整理下,明天告诉你结果。”

说完,匆忙离开。

厉绍恒看着她的身影消失。

蓦地,觉得自己十分荒唐。

但是,他从不言悔。

他的嘴角浮起一丝他自己都不觉察的笑容。

“白院长。”

白院长听见喊,开门进来,恭敬的站在屏风外听令。

“明天一早,给杰西医生打电话,告诉她,今晚是意外,我是无心的,还有,说我向她道歉。”

白院长听得很是疑惑,是什么无心的意外,居然让从不示弱的天恒集团霸道总裁,破天荒的低头道歉?

突然间,想起刚才看见的姜然难堪的脸色,还有跟她说话也不应仓促离开的身影,脑子里蹦出一个猜测......

“让他从明天开始,每天中午来帮我治疗,每次诊金五十万,现付,如果治好,一亿诊金。”

又听见这话,白院长惊愕的张嘴,半晌,回神,说:“是。”

心里暗忖:看来,老板真的很“看重”杰西医生,他以后对杰西医生,可得更恭敬些。

......

姜然从医院出来,找了一家深夜还营业的药店,买了一大瓶酒精。

这样的事,以前也发生过,甚至有更甚的,一次一个黑人,按住了她想用强,如果不是刚好有人进来找她,她恐怕......

她真的,很恶心也很害怕这样的情况。

......老娘不伺候了,明天就跟白院长请辞。

姜然回到家,丁曼正抱着个抱枕在沙发上看电视,头一点一点的,看起来很是困倦。

她走过去拍了拍丁曼的肩膀,说:“既然困了,就去睡吧。”

丁曼已经是进入半睡眠状态,突地听见姜然的声音,整个人一震,然后又懵了两秒,才清醒过来,憨憨的咧着嘴说:“然然你回来了,我看电视呢,这节目可真好看!你回来,那我去睡了,不然吵到你。”

姜然看着她走开,嘴角浮起笑容。

她知道,丁曼是在等她,只是怕她有负担,所以说是在看电视。

有友如斯,她真是幸运。

把手机放客厅充电,洗漱睡觉。

一觉就睡到了第二天早上八点半。

想想她已经好几年,没这么贪睡过了,毕竟照顾三个孩子又要工作,每天几乎天没亮就得起床而凌晨才能躺下。

惬意的伸了个懒腰,出去,丁曼跟小夏正好买早餐回来。

“快,洗洗吃早餐,是我们以前最喜欢吃的那家灌汤包哦。”丁曼举起袋子。

小夏跑过来拉着姜然的手兴奋道:“妈咪,这里的街上真的好热闹好好玩,我真喜欢这里。”

看了眼丁曼,又说:“也喜欢丁曼阿姨,我们多留一些时间吧。”

......昨晚弟弟小至已经确认了,那个厉绍恒就是他们姐弟三个的生父。

明明娶了她妈咪,却又跟前女友旧情复燃,让妈咪怀着身孕伤心的背井离乡......重点,还一毛钱抚养费都不给!

真正是个渣男!

她跟小至,势必要帮妈咪报仇,而且还要把抚养费加倍的讨回来,这样,妈咪以后就不必再为了赚钱,扮丑装男人了。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毒妻萌宝:总裁今天又栽了》

第10章


第10章

不过渣男好像很厉害,还被别人称做什么冷面阎罗的,所以恐怕得多花些时间,也就得多在这里逗留。

小夏两只大眼睛饱含期待的看着姜然。

姜然想到她昨晚的决定,正要跟小夏说她这次的治疗已经要结束,也就是他们要返回D国,突然,手机响了。

是D国小未的医生尼克打来的。

“hello尼克。”

“杰西,D国一个研究团队刚研发出一种基因药物,我觉得很有希望能治愈小未的病。”

“真的?”姜然闻言简直欣喜欲狂。

小未的病,全世界只有一例,根本不知道要怎么治,而这孩子因为得病,打从生下就每天都在打针吃药,但她从来不哭不闹不抗拒,乖巧的令人惊讶。

一岁整开口说第一句话,是谢谢妈妈。

这个孩子,真的太让她心疼了。

她做梦都希望能有治愈小未的办法,现在,真的有了。

“那赶快给小未用药。”她激动的说。

尼克却叹了口气,说:“可是这种药物,价格昂贵,每一天的费用,就达到五十万,而且疗程长达半年,也就是一百八十天,算下来,总费用高达九千万......”

姜然的心脏,瞬间好像被块巨石压得无法跳动。

她冒着巨大风险回国,而且还被人猥亵,也只挣到一百五十万,只够三天的费用。

九千万,就算她豁出去曝光身份,把母亲留给她的遗产都要回来,也还差很多很多。

这几乎一笔不可能凑够的钱。

可是,治愈孩子的希望就在眼前,她怎么能够放弃?

......还有一个人,能拿出九千万救小未的。

但找了他,孩子必定会被夺走。

手心掐破,她说:“我先想想办法,再打给你。”

刚刚挂断,又有来电,这次,是白院长。

她心乱如麻的接了,听见白院长说:“杰西医生,那位病人让我向你转达歉意,他说昨晚只是意外,他是无心的,他请你,从今天开始每天早上十点去给他看诊,每次出诊费五十万现付,如果治好,给付一亿诊金。”

姜然顿时就仿佛看见了救命的稻草,几乎想都没想道:“好,我答应。”

不管那个人是有心还是无心,也不管以后还会不会被猥亵,这是她救小未的唯一能抓住的希望,她不能错过。

“然然怎么了?”丁曼看她脸色变了又变,问。

小夏也疑惑的看着她。

姜然咧了下嘴,说:“小未的病有了治疗方法,而且,我看的那位病人刚刚提高了诊金,治好他,就有足够的钱治愈小未,但是他的病情很怪异,所以曼曼,这下子我跟小夏得多打扰你一段时间了。”

丁曼摆手:“这有什么,我巴不得你们一直留下呢,以后别再跟我说这种见外的话,不然我可生气了。”

她已经从小夏那儿听说了小未的病,还内疚没能力帮上姜然的忙,这下好了。

但愿,那个病人能赶紧康复,如约给付诊金,孩子的病治好,姜然也就不用这么辛苦了。

小夏也是高兴的不行,她可怜的小妹,这下终于可以恢复健康,而且她跟小至的讨债虐渣计划,也可以好好的进行了。

吃过早餐,丁曼道:“然然,我要去趟公司结算货款,要不要我带着小夏一起去?”

:“不......”姜然想说她带小夏去医院就可以。

但小夏突然跑到了对面,抱着丁曼的手撒娇道:“丁曼阿姨,我就是想跟你去公司呢,我好想看你数钱的样子,我保证,去了会安静坐着,不会捣乱。”

姜然:“......”

这是财迷到什么程度了?居然想看人数钱?

丁曼看着小夏卖萌的样子,宠溺说:“好,阿姨带你去。”

“耶,谢谢曼曼阿姨。”小夏高兴的简直跳了起来。

昨晚小至查厉绍恒的时候连丁曼一起查了,得知丁曼的公司就在厉绍恒公司后面。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毒妻萌宝:总裁今天又栽了》

第10章


第10章

不过渣男好像很厉害,还被别人称做什么冷面阎罗的,所以恐怕得多花些时间,也就得多在这里逗留。

小夏两只大眼睛饱含期待的看着姜然。

姜然想到她昨晚的决定,正要跟小夏说她这次的治疗已经要结束,也就是他们要返回D国,突然,手机响了。

是D国小未的医生尼克打来的。

“hello尼克。”

“杰西,D国一个研究团队刚研发出一种基因药物,我觉得很有希望能治愈小未的病。”

“真的?”姜然闻言简直欣喜欲狂。

小未的病,全世界只有一例,根本不知道要怎么治,而这孩子因为得病,打从生下就每天都在打针吃药,但她从来不哭不闹不抗拒,乖巧的令人惊讶。

一岁整开口说第一句话,是谢谢妈妈。

这个孩子,真的太让她心疼了。

她做梦都希望能有治愈小未的办法,现在,真的有了。

“那赶快给小未用药。”她激动的说。

尼克却叹了口气,说:“可是这种药物,价格昂贵,每一天的费用,就达到五十万,而且疗程长达半年,也就是一百八十天,算下来,总费用高达九千万......”

姜然的心脏,瞬间好像被块巨石压得无法跳动。

她冒着巨大风险回国,而且还被人猥亵,也只挣到一百五十万,只够三天的费用。

九千万,就算她豁出去曝光身份,把母亲留给她的遗产都要回来,也还差很多很多。

这几乎一笔不可能凑够的钱。

可是,治愈孩子的希望就在眼前,她怎么能够放弃?

......还有一个人,能拿出九千万救小未的。

但找了他,孩子必定会被夺走。

手心掐破,她说:“我先想想办法,再打给你。”

刚刚挂断,又有来电,这次,是白院长。

她心乱如麻的接了,听见白院长说:“杰西医生,那位病人让我向你转达歉意,他说昨晚只是意外,他是无心的,他请你,从今天开始每天早上十点去给他看诊,每次出诊费五十万现付,如果治好,给付一亿诊金。”

姜然顿时就仿佛看见了救命的稻草,几乎想都没想道:“好,我答应。”

不管那个人是有心还是无心,也不管以后还会不会被猥亵,这是她救小未的唯一能抓住的希望,她不能错过。

“然然怎么了?”丁曼看她脸色变了又变,问。

小夏也疑惑的看着她。

姜然咧了下嘴,说:“小未的病有了治疗方法,而且,我看的那位病人刚刚提高了诊金,治好他,就有足够的钱治愈小未,但是他的病情很怪异,所以曼曼,这下子我跟小夏得多打扰你一段时间了。”

丁曼摆手:“这有什么,我巴不得你们一直留下呢,以后别再跟我说这种见外的话,不然我可生气了。”

她已经从小夏那儿听说了小未的病,还内疚没能力帮上姜然的忙,这下好了。

但愿,那个病人能赶紧康复,如约给付诊金,孩子的病治好,姜然也就不用这么辛苦了。

小夏也是高兴的不行,她可怜的小妹,这下终于可以恢复健康,而且她跟小至的讨债虐渣计划,也可以好好的进行了。

吃过早餐,丁曼道:“然然,我要去趟公司结算货款,要不要我带着小夏一起去?”

:“不......”姜然想说她带小夏去医院就可以。

但小夏突然跑到了对面,抱着丁曼的手撒娇道:“丁曼阿姨,我就是想跟你去公司呢,我好想看你数钱的样子,我保证,去了会安静坐着,不会捣乱。”

姜然:“......”

这是财迷到什么程度了?居然想看人数钱?

丁曼看着小夏卖萌的样子,宠溺说:“好,阿姨带你去。”

“耶,谢谢曼曼阿姨。”小夏高兴的简直跳了起来。

昨晚小至查厉绍恒的时候连丁曼一起查了,得知丁曼的公司就在厉绍恒公司后面。

继续阅读《毒妻萌宝:总裁今天又栽了》


版权声明:未经书面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对既成事实本站将保留所有的权利。

无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