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凌飞,护国公(妃常嚣张:娶我?想得美!)最新章节全文免费阅读

小说:妃常嚣张:娶我?想得美!
分类:现代言情
作者:秦凌飞
简介:“留下,做朕的女人!”他将下颚抵在她肩头,闻着她惑人的发香,看着她娇嫩的红唇,邪肆地覆了上去……他是俊美男儿、纯种帅锅的当朝皇帝,她是刁钻野蛮、飞扬跋扈的重臣之女,一纸诏书,要她嫁他为后
可她先打太监又袭皇帝,我就是不嫁,你怎么招……\"
角色:秦凌飞,护国公
秦凌飞,护国公(妃常嚣张:娶我?想得美!)最新章节全文免费阅读

《妃常嚣张:娶我?想得美!》免费试读免费阅读


第1章 :皇上?不嫁!


“皇上?不嫁!”
看着传旨太监哆嗦一下愣在原地,秦凌飞迈着雍容的身子高傲的抬起下颚,凌厉的双眼眯成了一条缝,居高临下的看着他:“一个给不了我性福的皇上,还想娶我?没门!”
小太监张大了眼不可思议的看着站在面前的护国公之女,半晌才憋出一句话来:“你……你……你大胆!”
尖锐的喉咙传进秦凌飞的耳膜,她掏了掏,双目更加不屑“我胆子大不大,你待一会儿就会知道,不过我警告你,最好现在就滚出我护国公府,若不然一会儿是不是可以‘走’着出去,本小姐不保证!”
她阴阳怪气的说着,声音阴冷,如勾魂使者。
小太监见了,畏惧的向后退了一大步,人人都说护国公之女生性懦弱,今个儿见了怎么就相差这么大?
“你……好大的胆子,竟然敢忤逆圣旨,这可是先皇的旨意,容不得你不从,还不快跪下谢恩!”
小太监强忍着惧意,壮大了胆子向前一步,强忍着她强势的光芒,他哆哆嗦嗦着,害怕极了。
秦凌飞见了,慵懒的抬了抬眉,好家伙,一个小太监都敢和她叫板,反了!
“哎哟。”只听‘哐’一声,原本站在面前好端端的小太监竟然不知觉的被踢出门三米远,重重的摔在地上一声惨叫,放眼望去,肇事者本人那腾空的右腿还在不停的活动着,见他没有大碍,她嘟囔:“唔……这破身子力道差太远了,还得再补上一脚才行!”
小太监见了,一个翻滚,躲开了她即将踩下的腿,匆匆忙忙的从地上爬起来,不顾一身的尘土,他胆颤着离她三米开外,攒着圣旨的手哆哆嗦嗦的指着她嚣张跋扈的脸:“竟然公然违抗圣旨?你……你们护国公府难逃……难逃一死,再不接旨,容我回去报告皇上,你们就是十颗脑袋也不够砍!”
不仅叫板,还带着威胁,秦凌飞恼了,虽然这句身子着实柔弱的很,这几日来她深夜练功,好转了许多,虽然不如往常武功卓然,但对付这等手无寸铁的小太监,绰绰有余。
一个侧空翻,秦凌飞准确无误的站在小太监面前,趁他愣神之际,她纤长的手指在第一时间扣住了他伸出来的臂膀,脚下一个回转,背对过去,仅一个用力,太监柔弱的身子再一次和大地来了个亲密接触。
一屋子的丫鬟奴才们惊叫连连,更有不动声色的悄悄离去的,秦凌飞余光见了,却没阻拦,她正想去请爹爹过来呢。
“哎哟,秦凌飞,你反了天了,咱家可是皇上身边的人,你这般对我,定不饶你!”
说着太监起身就要离开,秦凌飞见了却如同未见,和那不举皇上闹起来才好呢,要她嫁给世界上最大的花心大萝卜,还不能有任何怨言,还要和一堆女人争宠夺爱,她做不到,也不想做到!
见自家主子如此得意,平日伺候在身边的两个贴身丫鬟连忙跑来劝说:“小姐,你怎么又出手打人了呀,那小喜子的确是皇上身边的人,皇上刚刚登基,难免不会拿我们护国公府开刀,我们还是块逃吧!”
秦凌飞冷哼,先皇竟然选择了他做皇上,毕竟是看透了他的心思敏捷,若因为一个太监和她们护国公府做对,那也只能证明他愚蠢的可以,难以胜任皇帝宝座。
“他敢拿我们开刀,我让他这辈子都不举!”她张狂的宣告着,好看的眸子凌厉的闪过众人,据她所知,她‘生前’就是这幅嚣张样儿,只是多了些懦弱而已。
两个丫头见了,悲哀的叹了口气。这大小姐自从前些日子突然落水后就越发的嚣张了,虽然她们曾多次怀疑她摔坏了脑子,可也只能说,摔得还是那根没坏的弦。
“嫁给一个残废,还不如出家,银儿杏儿,回屋!”
她霸气如女王的宣告着,漂亮的脸蛋始终挂着那没心没肺的笑,仿佛一切都不放在眼里,但又仿佛一切都看在了眼里。
正要抬步,背后传来那声严厉的怒吼,使她顿足。
“放肆!”
爹爹冷酷的嗓音传进她的耳畔,她背对着他努努嘴,没想到那小蹄子动作还挺快,这么大会儿功夫人就请来了。
“嘿嘿……爹爹,什么风儿把您给吹来了啊?”鲜美死的欢笑着,秦凌飞像突然变了个人似得,急匆匆的迈着小碎步跑到帅气的老男人面前,一把楼主了他的胳膊,整个人贴上去撒娇着。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妃常嚣张:娶我?想得美!》

第2章 :公然违抗圣旨


“恐怕为父再不来,你便要将整个护国公府都赔进去了!”他冷厉的说着,垂下头看着一张小嘴撅得老高的女儿,他既疼爱又无奈。
“哎哟!”一个暴栗打在她白皙的脑门上,秦凌飞捂着头,没心没肺的笑瞬间收回,取而代之是那愤怒前的预兆。
“怎么用这样的眼神看着爹爹,难道爹爹说错了?”帅气的老男人疑惑的盯看着自己养育了十八年的女儿,这样的举动做过无数次,可单单这一次看到了她反抗的意味。
意识到自己漏出了马脚,秦凌飞强忍着压下怒火,继续没心没肺的笑看着他,声音更加娇柔“爹!你平日忙着呢,怎么还有空来看女儿,快回去吧啊,我好着呢,放心吧,绝对不会傻到把护国公府卖了的!”
她幸灾乐祸的说着,看来父亲眼里却更加惆怅,他到不担心她会卖掉,不,要是能卖掉还好,只怕她会白送给人家!
“喜公公,让你见笑了,小女自小被老夫宠惯了,这才无意冲撞了你,要不,你看在老夫的面子上再重新读一遍圣旨吧!”
护国公突然陪着笑脸凑过来,被搀扶着的小喜子满是一愣,怎么越发的感觉这护国公和他的女儿精神都有点不正常呢,为什么看着她们两个明明在笑着,却有种要杀了他的感觉呢。
他整个人一哆嗦,连忙摇头着:“这圣旨哪有读两遍的道理,刚刚该说的,不该说的,咱家都和贵小姐说清楚了,她公然违抗圣旨,咱家必须告诉皇上去,这件事儿护国公还是看着办吧!”
小喜子或许是真的生气了,连护国公的面子都不给。
周围一圈奴才见了不由叹息了一口气,那眼神仿佛在告诉他‘你自求多福吧’。
秦凌飞见此更是不屑,吊儿郎当的走到小喜子面前,给了周围奴才一个眼神,原本是搀扶着的姿势瞬间变成禁锢,她伸出纤纤玉手,清点了几下他的胸膛,这才阴阳怪气的说着:“切,我爹爹给你第二遍重复的机会是看得起你,看来你是不给护国公面子了,这事儿若是告到皇上那去,你说你贴身太监的位子会在还是不在?”
小喜子吓坏了,从来没觉得传个旨罢了,都能吓破胆。
他试着挣脱了几下,见没效果,而护国公却一直冷着脸在一边看着,显然不打算劝说自家女儿,他吃亏,却仍然要陪上笑脸。
“这……咱……咱家说还不成,咱家现在就说,你们先放开!”
秦凌飞嗤笑:“免了!机会过了,想开口我还不乐意听呢,反正皇上我是不会嫁的,回去告诉你家主子,我宁愿和只公鸡拜堂,也不会步入朝堂!”
小喜子一字一句将她的话记在脑子里,生怕遗漏了哪个重音,却还没等他开口呢,护国公怒了。
“放肆!”
他怒气冲冲的看着往日娇纵的女儿:“圣上的旨意,咱们怎敢违抗!飞儿,快和喜公公道歉,收回刚才你说的话!”
秦凌飞就知道爹爹这次过来是要劝说自己嫁入皇宫的,因为有一次她无意间听到了爹爹和一个陌生男子谈话,虽然没太听清楚说的是什么,但她极其肯定他在预谋着什么!
她恼了,却不敢对爹爹发飙,只能动用女人一贯的手法——撒娇。
“爹!你真忍心将女儿往火坑里推吗?在天佑国谁不知道皇上不举,女儿嫁过去还会有性福可言吗?”
护国公见了,立刻表露出极其沉痛的表情来,看着女儿不满的撅着嘴,都能挂只暖壶了,他瞬间放下冰冷的表情,说时迟那时快,认定了身旁一个护卫,敏捷的抽出他别在腰间的佩剑“你若不嫁,为父死给你看!”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妃常嚣张:娶我?想得美!》

第3章 :跑到他怀里


皇宫中。
“不娶!”
满是磁性的嗓音充斥在整个御书房内,身着名黄色龙袍的男子怒气冲冲的将手中的毛笔按在桌几上,呼吸急促,似乎气得不轻。
“皇上,请三思啊!”
满脸白色胡须的老臣子双手抱拳放在胸前,一脸的沉痛,看着刚登基不久的年轻帝王。
“皇上。这是先皇立下的遗照,您既然已登基,就必须尊得先皇意愿,纵使不喜欢那护国公之女,也必须娶进宫里来,不能无逆不道啊!”
听着老臣子的劝说,皇帝微微侧头,看着他老奸巨猾的脸上满是沉痛样子,好像真的是为自己担心一样,他心里打的什么算盘,怕是没人知道。
“皇叔!”
他叹了口气:“谁人不知那护国公的女儿娇纵跋扈、胸无点墨,莫说是皇后的位子,就算是小小的一个嫔妃,娶进来又有何用呢?”
他悲痛极了,这皇位本就不想坐,谁不知道他喜好自由,可父皇突然猝死,处处透露着悬疑,诏书上又是他‘轩辕逸’的名字,他不坐,自然有人愿坐,那他轩辕家的天下岂不是白白送给了别人,到时候只怕他不得不背负上弃国逃亡的罪名,受百姓唾骂,如何能让列祖列宗在泉下安息?可偏偏父皇不知怎么想的,若他登基,必须娶护国公女儿秦凌飞为后,否则皇位作罢!
他倒是想就此作罢,可是他可以吗?他能眼见着乱臣贼子觊觎他皇位,谋篡他国度,而不管不顾?
不能!
“皇上,此言非虚!我天佑女子一概不得登入学堂,纵使官宦之女,也不能以身试法。那秦凌飞胸无点墨是对的,这个可以娶啊!”
老皇叔一脸兴致盎然,仿佛是在为自己找姨太太一样兴奋不已,可轩辕逸只要稍动眉梢便轻而易举的看见他嘴角阴险的笑:“但是皇叔,这个朕不想娶!”
老皇叔顿时怒了,大吼:“不娶也得娶!”
轩辕逸‘咯噔’一下颤抖,不是他惧怕皇叔,实在他身为皇叔,竟然对他这个皇帝大吼,反了。
“朕就是不娶,又如何!”
他铁青着一张脸,周身散发的冷气让老皇叔竟然有些微微颤抖。
轩辕逸是他从小看着长大的,虽然聪颖,却无视无证,什么时候也有这种王者风范了?
“逸儿!”见情势不对,老皇叔转换角度,每一次他这么叫的时候,他总是能亲昵的跑到自己怀里。
轩辕逸看着他,这个老套的把戏他早已看厌了,又怎会再次中招,他以为他还是曾经那个遇到一点事情就懦弱的跑到他怀里哭泣的孩子吗?
“皇叔!朕如今登基为帝,父皇的意愿朕本该从,但秦凌飞朕无论如何也不会娶,退下吧!”
他冰冷着声音下着逐客令,丝毫不给皇叔面子。
老皇叔见了,更是一愣,没想到他长大了,翅膀硬了,竟然不听他的话了。
当初皇兄将皇位床给轩辕逸的时候,他别提有多高兴,因为轩辕逸和谁也不亲,唯独他!
他想着,先辅佐他登上帝位,而后……可看眼前这架势,全然不是按照他的套路走的,那别怪他心狠手辣!
‘蹭’一下,他从怀中拿出那厚厚的一叠奏章,哗啦一下打开,上面无数个潦草的笔记,轩辕逸放眼望去,那不是满朝文武的联合签印?“皇叔,你这是什么意思?”
老皇叔也不再和他客气,反而一脸深沉:“这是满朝文武的联合签印,皇上会不知这是何意思吗?”他轻笑着,将他瞬间变换的表情收在眼底“护国公乃先祖皇亲封爵位,世代相传,纵使不参与朝政,但受历代先皇爱戴,如今到了皇上,怎可破了这个规矩,纵使那秦凌飞是个痴傻儿,皇上你也得娶!”
老皇叔蛮横的语气,听在轩辕逸的耳朵里甚是刺耳。
这下他可是明白了,那秦凌飞纵然不是傻子,但胸无点墨也与傻子无疑,他皇叔只要稍稍利用起那个傻子来,便是掌控了他整个皇位。若他不从,满朝文武便要听从他的命令发起反击,是在逼他!
“放肆!”
他怒吼,老皇叔立刻跪在地上,却没有半分惧意。
“皇叔,你们这是在联合逼迫朕,视朕如无物吗?”
“老臣不敢!老臣惶恐!”
“惶恐?朕身为天子,却连选择的余地都没有,娶一个傻女人回来,扰乱后宫这就是你们想看到的?”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妃常嚣张:娶我?想得美!》

第4章 :皇上请息怒


轩辕逸大怒,从来没觉得这个位子有多么好,可偏偏那些人就是眼红嫉妒,这下更是明目张胆的肆无忌惮起来。
“皇上请息怒,微臣一切都是为了皇上着想,微臣之心日月可见,请皇上明察!”
轩辕逸越想越恼火,他可以在所有人面前反抗,但他刚刚登基,势单力薄,朝中大部分力量皆在皇叔手中,他要么臣服,要么让了这皇位,但两者都不是他想看到的!
他默默的记下联名册上的素有名字,均是往日于老皇叔多有来往之人,这些人表面上对他恭敬有加,但背地里早已拥皇叔为主,他这个皇弟若不趁早强大起来,早晚会成为他们掌控的傀儡。
但如今他长大了,羽翼渐渐丰满,那些心怀不轨之人只要一眼便可洞悉全部,他轩辕逸绝对不会受任何人掌控!
“罢了,退下!”
“皇上!”老皇叔不甘心,一定要听到皇帝答应娶秦凌飞才跟罢休。
轩辕逸凌厉的谋私凶狠的扫过他狡猾的双眼,强忍住心中的怒火,叹了口气:“皇叔,如今侄儿坐在这位子上,还需要您的辅佐,但也记着,你只是皇叔!”
他第一次对自己的亲叔叔说出这等严厉的话,也是第一次轻微的反击。
老皇叔见了,更是惊愕的抬起了脑袋,一连不明所以的看着坐在皇位上霸气十足的轩辕逸。
他缓缓起身,狡猾的笑容消失不见,取而代之是他的恼火和不甘,他深沉着嗓音,用长辈的身份欺压着:“但是逸儿,不管你是什么身份,永远都是我的侄儿,我永远是你的叔叔!”
言外之意就是告诉轩辕逸,不管他怎么强大,他这个叔叔永远踩在他头上。
轩辕逸急促的喘息着,却很是不赞同他这个说法,但如今与他为敌,不是明智之举。
“皇叔年迈,站了这么久也累了,回吧,朕知道该怎么做!”
转过身,不去看皇叔阴沉的脸,他们叔侄间的战争虽然一直没有点燃,如今也该慢慢燃烧了。
“是,老臣告退,但老臣还是奉劝皇上一句,且不可莽撞行事,万事和皇叔多商量!”
和他商量,无疑是把他心底的想法透露给他,试问,谁这么傻?
平静的坐在御书房内,这个皇帝的包袱太过沉重,但他既然坐上了,便不会轻易放弃,他轩辕家的天下断不能在他这一代灭亡。
“皇上!皇上!!”
小喜子的嗓音急匆匆的穿过耳膜,本就心情不佳,这会儿更是恼火,还没等他靠近,他‘砰’一声一拳捶在桌案上,双目圆睁:“放肆!皇宫内院,岂容你等慌慌张张,来人呢,拖出去杖责二十!”
小喜子着实吓坏了,在护国公府被打完了,回娘家后又要被打,他为何如此命苦。想着那嚣张跋扈的秦凌飞,他就气不打一处来:“皇上,请容奴才说完后您再打!”
看着小喜子可怜巴巴的,轩辕逸于心不忍,眼看着他就要被拖出去,他叹了口气:“罢了,且听听你如何说辞!”
小喜子喜笑颜开,就知道他极爱主子不会忍心责打他的,想着刚刚秦凌飞的嚣张样儿,他就恼火,邪恶的勾着唇角,仿佛已经看到了皇上日后惩戒她时的模样。
“皇上,奴才刚刚去护国公府传先皇诏书,看你猜怎么着,那护国公之女秦凌飞胆大妄为,竟然公然抗旨,还殴打奴才,皇上,你要为奴才做主啊,一定要好生教训护国公府!”
小喜子一口气说完一段话,听在轩辕逸的耳朵里,却有些懵懂起来。
他这个皇帝在御书房和皇叔谈判呢,他这个奴才竟然擅自跑去传旨,当真是应了那句‘皇帝不急急死太监’!
“你说什么?那秦凌飞不愿嫁与朕?”他堂堂天子,多少女人梦寐以求投怀送抱,那痴傻女竟然不稀罕?
小喜子如小鸡啄米般频繁点头:“嗯嗯,那女子就是这意思!”
轩辕逸气急:“你可知为何?”
小喜子左右看了看,虽然这个说法已经传遍了整个天佑王朝,但他还是有些忌惮,唯唯诺诺的:“回皇上,似……似乎是因为您不举!”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妃常嚣张:娶我?想得美!》

第5章 :这不是被囚禁?


秦家内院。
“爹爹!天底下哪个父亲会拿刀逼自个儿女儿出嫁的,您这不是将女儿往火坑里推吗?你当真忍心我这个可爱、善良、聪明伶俐的女儿嫁到皇宫与一堆女人争宠,整日看着宽阔的天空而没有自由嘛,爹爹!”
秦凌飞不断摇晃着爹爹的胳膊,声音娇柔,趁大家不备时,她铆劲掐了下自己的大腿,在心底‘哎哟’一声,眼泪便开始哗啦哗啦的往下掉“女儿自小没有母爱,唯有爹爹一个人在身边照顾,原来爹爹也嫌弃女儿,恨不得早些将女儿甩出去,女儿不从,便以死相逼,原来真如那些传闻所说,我胸无点墨,是个痴傻小姐,爹爹也开始嫌弃我吗?”
秦凌飞凌厉的眸子忽然变得无辜起来,眨巴眨巴着,可怜巴巴的看着自家爹爹满是哀怨的样子,较弱的样子,哪还有半分嚣张跋扈的样子?
护国公见了,顿时大怒:“胡说!我秦天硕的女儿是世界上最聪明的孩子,哪里来的痴傻一说?若被我听到了,绝对不会放过他!”
见爹爹威武果断的样儿,秦凌飞‘蹭’一下跳到他面前,伸手胡乱擦了把脸上未流完的泪水,刚才还可怜兮兮的呢,这么打会儿又展露笑颜了:“是吧爹爹,女儿不是傻子,女儿总是不知天文地理,不识得几个大字,可女儿至少会写自己的名字呀,不,还会写爹爹的名字,所以女儿是世界上最聪明到天才,对吧?”
刚刚还认为外界传闻是假的,但就这么一瞬间,秦天硕觉得自己搬起石头砸了自己的脚。
女儿这高傲的扬起下颚,一副自以为是的样子,不是傻子,也变成傻子了。
“嗯哼!女儿啊,听爹爹一句劝,不要再闹了,皇宫不比咱们护国公府,人人都会让着你,对待皇上你更应该恭敬有加,切不可失了咱们护国公府的面子,更不能让皇上为难!”
秦凌飞一听不乐意了,她可是好不容易鼓足的勇气在这么些丫头奴才面前说自己只会写自个儿和爹爹的名字,这么大的牺牲,怎还让他想不明白呢。
“爹,既然连您都说女儿是世界上最聪明的孩子了,嫁给那不举皇上,岂不是可惜了女儿的大好天赋吗?您还是收回刚才的话吧哈,女儿就当做没听着,没听着!”
秦凌飞嘻嘻哈哈的,穿越这里来也有一阵子了,她尽可能的按照‘秦凌飞’原来的意志模仿着,庆幸的是,没有让任何人察觉出来。
“不可!”
秦天硕大怒,板着一张脸表情严肃,仿佛谁欠了他二五八万似地:“你就是嫁也得嫁,不嫁也得嫁,来人那,将小姐给我看管起来,任何地方都不准去,若是小姐有个什么闪失,你们几个就给本老爷打包袱滚蛋!”
爹爹怒气冲冲的丢下话转身就要离开,看样子不像是在开玩笑,感情刚刚就是和自己暖暖场子,这会儿没心情了,就撒手不管了。
“爹,你这么做,可别后悔!”她扯着脖子叫喊着,虽然知道爹爹脚步飞快,一会儿的功夫就不见人影了,但她相信他听得到。
“小姐请!”
几个原本跟在爹爹身边一同过来的奴才对着秦凌飞做了个‘请’的手势,示意她赶快进去,若不然他们这些人可就都丢了饭碗。
秦凌飞站在原地狠狠一跺脚,却在转身的时候,嘴角露出一个得意狂妄的笑。
随着大门‘砰’一声被关上,似乎还从外头被锁了起来,秦凌飞‘啧啧啧’直磨牙,这些人似乎曲解了她爹爹的意思。
她爹爹明明说,只是看着,没说要锁着呀!
“小姐,这可怎么办呀,我们这下就被囚禁起来了!”
银儿癫癫跑来,满脸惆怅,好像死了娘亲似地,急得就快要哭了,还是杏儿表现的镇定,她不禁赞赏“瞧瞧,瞧瞧人家杏儿,蛋定自若,再看看你,有什么好急得,不就是大门被锁上了吗,那窗户不是还开着呢吗!”
她得意洋洋的说着,平日一贯娇纵的嗓门大吼着,却在下一秒听到‘咣当’一声响,刚刚还开着的窗户也不知谁手脚这么快,毫不留情的关上,似乎是怕她从里头打开,更是在外头打了个‘X’,这下她是插翅也难飞了。
没等银儿发表感言,杏儿率先跳了起来:“呀!我就走了会神,怎么屋子黑漆漆的了,凭什么把窗户也锁上呀,小姐,我们可怎么办呀,奴婢内急,这……这可如何是好?”
秦凌飞却更显悠然自得,凌厉的眸子四周扫射一番,慵懒的半躺在床榻上,没了地,不是还有天吗?谁说公鸡不会飞,逼急了还会瞎扑腾呢。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妃常嚣张:娶我?想得美!》

第6章 :‘狼来了’的故事


“俗话说,活人不能被尿憋死,既然内急,那就就地解决吧!”
自从穿越到这里,她一直无法习惯古人的一个规矩,那就是夜壶放在床边上,闻着多味儿啊,现在好了,想上厕所,也就只有就地解决了,正好给这潮乎乎的水泥地施施肥。
她秦凌飞,二十有三,标准的公司白领,原本单纯的她看到老板和员工在办公桌上瞎捅咕都觉得好奇,这会儿就是眼前看着那活色生香的春宫图也没了半点知觉。
多年的办公室生活,早已让她学会如何应对形形色色的人群,她们会计张姐说,可怕的不是将心眼写在脸上的人,而是表面上混混沌沌迷迷糊糊,而背地里将一切都洞察在心里的,所谓扮猪吃老虎,而她正巧擅长于此。
谁会想到一个普普通通、碌碌无为的办公室职员,竟然是当地著名黑街暗夜杀手?
只可惜被权力蒙蔽了双眼的兄弟竟然对她下黑手,或许有着同样点背的命运,她秦凌飞穿越至此。
在睁眼的那一刹那,她原本娇纵又懦弱的眸子变得波光粼粼、逆蝶重生,她是她,她不是她!
天色渐渐暗了下来,期间爹爹派人给她们送过一次饭,怕是担心她会从正门直接闯出去,而是将窗户开了个槽。好家伙,感情这从前的秦凌飞也是个不安分的主,导致她亲爹爹都是如此这般对待。
听着外方的蛐蛐儿开始愉悦的歌唱,她猛然间睁开双眸,懒散的眼神瞬间犀利无比。此刻酉时刚过,爹爹这个时候通常都会在躺在沐浴桶里,无论如何也想不到她会选择在这个时候逃离。
“着火啦!”
她一声大吼,房间中另外两个趴在床边的小丫头立刻醒了过来,拔腿就要向大门口走去,只听‘砰砰’两声巨响,两个丫头同时瘫倒在地,双双捂住脑门,这才清醒了视线“哪里,哪里着火了?”
秦凌飞‘扑哧’一笑:“等你们发现了,兴许都烧得连骨灰傻子都不剩了。”正好省的别人替她们火化。
银儿率先反应过来,这才发觉自己被小姐耍了,顿时没好气道:“小姐,下一次您能不能不在开这样的玩笑了,难道您没听过‘狼来了’的故事吗?”
秦凌飞悠然自得的从床上站起,那故事她自大三岁的时候就玩腻了,怎会没听过?但她们两个睡的跟猪似地,不用这个法子,会醒过来?
“少贫嘴!在本小姐面前,还有你说话的理儿了?去,收拾些东西,本小姐带你们出去吃香的喝辣的!”
她得意洋洋的笑着,眼前的路早已规划完毕,就在刚刚小憩之时,她小到出门吃什么菜,大到夜间住哪家酒店,统统计划完全。
杏儿一听,顿时一惊:“小姐?你要逃出去?”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妃常嚣张:娶我?想得美!》

第7章 :大胆往下跳


“嗯哼。”秦凌飞笑着点头,眼神却一眨不眨的盯看着她不动神色的蹙了蹙眉头。
“可是,这四周全部是老爷的人,窗户和门又被锁了起来,我们插翅也难逃呀。”杏儿继续追问着,仿佛很是好奇秦凌飞会如何长翅膀飞出去一样。
银儿也是频繁点头,却极其听话的走到小姐衣柜旁,开始收拾。
秦凌飞见了,连忙补充一句:“多带些银子。”便径自搬了张凳子自个儿踩了上去。
杏儿见状,满是不屑,本以为她会有什么好法子,原来是一哭二闹三上吊,可就算将老爷吸引过来了,也难以出去啊。
银儿却是真的关心起来:“小姐,小姐你这是作何啊,可千万不要吓银儿啊!”
秦凌飞继续邪恶的笑着,却在不知觉间手中多了根木桩,这是她刚来到这里的第二天便藏在床底下的,以备不时只需,这会儿可算派上了用场。
‘啪嗒’一声,屋顶上的瓦片被秦凌飞转移到了一旁,她继续忙活,不多一会儿的功夫,便活出了一个大洞,棒子往地上一扔,她漂亮的小脸儿越发得意起来。
“本小姐想走,谁敢留得住?你们若是想出去,便跟上,不想的话就留在这儿,放心,明个儿一早爹爹便会打开这窗户和门洞的!”
将银儿手中那厚厚的一沓银票揣在了怀里,她纵身一跃,双手打在了房梁上,借助往日锻炼有助,整个身子轻而易举的探了出来,安稳的踩在了自个儿房间的屋顶上。银儿见了,着实急了起来:“小姐,小姐你帮帮我啊,银儿愿意跟小姐走!”
秦凌飞更是得意,就知道银儿这丫头单纯且忠心,将刚刚临时放在腰间别着的麻绳甩下,她呵斥:“拽着,我拉你上来!”
护国公府虽然大,但平日有秦天硕威严看护,深夜里是没有巡逻的侍卫的,她就是站在招摇的房屋顶上,也丝毫不用惧怕被任何人察觉。
杏儿站在原地想了一会儿,似是拿不定注意,可又怕第二天老爷见了会刁难她,便壮大了胆子也跟了出来。
秦凌飞虽然有些不太喜欢这个杏儿,但这些天她服侍的也算妥当,更何况手中没有确切的证据,现在还不能将她怎么样。
“小姐,好高啊,我们当真要跳下去吗?”
银儿满是胆怯的看着脚底下足足有三米高的高度,她害怕的,双脚都在不停的颤抖,但对于秦凌飞而言,这些都是小意思。
“闭着眼睛,大胆往下跳,若这么点高度都不敢,你也不用跟在我身边混了!”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妃常嚣张:娶我?想得美!》

第8章 :一点儿都不疼


她豪放的说着,双手握拳,给自己打气,飞身一个旋转,在空中划过一道漂亮的弧度,平安坠地:“看吧,很简单的,完了,我可走了,不管你了!”
银儿越发着急起来,正要和杏儿商量着两个人一块往下跳,却发现杏儿双目入距,早已站在了沿边上,好像鼓足了十分的勇气一般,如同秦凌飞一样,轻巧落下,似乎是要故意掩盖其轻盈的体魄,她假意打着哈哈“啊,原来这么简单啊,银儿,你快下来,我接住你!”
天色黑暗的可怕,只借助月亮的光芒不足以照亮大地,但请凌飞却轻而易举的发现了杏儿眼中的慌张。
刚才她跳下来时的姿势,娴熟轻盈,不是从前干过,便是有两下子的。而‘秦凌飞’的记忆中,杏儿就是个柔弱的小丫头,什么时候会武功了,值得深究!
从秦凌飞的房顶跳下,外头正好是宽敞的街道,兴许这个时候出去还能逛个夜市啥的,可银儿迟迟不敢下来,秦凌飞迫不得已,发起第二种攻略方式“你若再不跳下来,小姐我可就走了,到时候你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晚上让猫头鹰把你叼走吧!”
一句话刚刚说完,便看到银儿下的闭上了双眼,更是要嘶喊出声。
“小姐不要丢下银儿一个人,银儿这就跳,就是摔死了我也跳!”
银儿自打小便跟在秦凌飞身边,不像杏儿只是二娘前才来到护国公府的,她单纯的性子却格外忠心,只要是秦凌飞的话,她就是上刀山下火海,也心甘情愿,是个忠心护住的好奴才。
眼见着银儿颤颤巍巍的走到沿边上,她仅仅闭上双眸,想学着杏儿那帅气的样子纵身一跃,只可惜她稍稍胖了点,没有直接跳到围墙的内院,而是翻滚了过去,只听‘砰’一声,夹杂着一声惨叫,秦凌飞暗叫不妙。
“啊……该死的,那个不长眼的还不赶快起来,小爷我快要不能喘气了!”
银儿似乎还不知道整个人压在了肉盾上,果真发现跳下来根本一点儿都不疼,她嘿嘿傻笑:“呀,小姐,一点儿都不疼哎,还软软的,好舒服!”
被压在身下的公子哥儿顿时恼火起来,一把狠狠推开了骑在身上的银儿,他挣扎着,身侧的奴才也在这会儿都凑了过来,甚至还不忘恶言相向:“哪个该死的没长眼,砸到了我家公子,还不快滚开!”
银儿是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刚才没摔疼,这下可被推疼了,见自家小姐已来到身侧,她连忙躲到了秦凌飞后头:“小姐!”
她拍了拍银儿颤抖的双肩,示意她别怕,却仔仔细细打量起面前的公子来。
一身银灰色长袍,身材挺拔,偏瘦,记忆中从未见过,却长得十分帅气英俊,她贼贼一乐“帅锅!”
男子抬眸,花痴女人她见过了,没见过大半夜耍花痴的,极其不屑的瞥了她一眼,他嘲讽着:“哪个疯女人,怪不得下人没长眼,原来主子是疯婆子!”
可惜了长得如此英俊,真是狗嘴里吐不出象牙,不知是哪家的公子哥儿,看来这古代的富二代更加没有教养,让她选择第三种进攻方式。
奴才们相继拍打着他身上的灰尘,他嘟嘟囔囔的,暗骂出门撞了晦气,却发现秦凌飞那双明亮的眸子这么久了,仍然一眨不眨的盯着他看,他顿时恼火,难道是衣服穿反了,还是脸上印花了,满是不自在:“疯婆子,你……你总看着本少爷做什么!”
秦凌飞一边摇头,一边感叹,斜着眼,用余光不断扫射“侮辱我的丫头还侮辱我,我要用眼神杀死你!”
。”是吗?我还没听过眼神能杀死人?你放马过来啊!“帅锅一边痞痞地放话,一边左手迅疾搂上她的柳腰,右手食指挑起她尖俏的下巴,那张帅得没天理的脸贴上秦凌飞的耳畔,温热的唇瓣呼出一口热气,柔声道:。”你来啊,本少爷就喜欢像你这样标致的疯婆子!“
秦凌飞被那张放大的俊脸吓了一跳,被人豆腐吃了半晌,才反应过来,抬脚就要揣向痞男的裆间,谁知这帅哥先她一步快移到了她身后,竟然直接抱住她……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妃常嚣张:娶我?想得美!》

第8章 :一点儿都不疼


她豪放的说着,双手握拳,给自己打气,飞身一个旋转,在空中划过一道漂亮的弧度,平安坠地:“看吧,很简单的,完了,我可走了,不管你了!”
银儿越发着急起来,正要和杏儿商量着两个人一块往下跳,却发现杏儿双目入距,早已站在了沿边上,好像鼓足了十分的勇气一般,如同秦凌飞一样,轻巧落下,似乎是要故意掩盖其轻盈的体魄,她假意打着哈哈“啊,原来这么简单啊,银儿,你快下来,我接住你!”
天色黑暗的可怕,只借助月亮的光芒不足以照亮大地,但请凌飞却轻而易举的发现了杏儿眼中的慌张。
刚才她跳下来时的姿势,娴熟轻盈,不是从前干过,便是有两下子的。而‘秦凌飞’的记忆中,杏儿就是个柔弱的小丫头,什么时候会武功了,值得深究!
从秦凌飞的房顶跳下,外头正好是宽敞的街道,兴许这个时候出去还能逛个夜市啥的,可银儿迟迟不敢下来,秦凌飞迫不得已,发起第二种攻略方式“你若再不跳下来,小姐我可就走了,到时候你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晚上让猫头鹰把你叼走吧!”
一句话刚刚说完,便看到银儿下的闭上了双眼,更是要嘶喊出声。
“小姐不要丢下银儿一个人,银儿这就跳,就是摔死了我也跳!”
银儿自打小便跟在秦凌飞身边,不像杏儿只是二娘前才来到护国公府的,她单纯的性子却格外忠心,只要是秦凌飞的话,她就是上刀山下火海,也心甘情愿,是个忠心护住的好奴才。
眼见着银儿颤颤巍巍的走到沿边上,她仅仅闭上双眸,想学着杏儿那帅气的样子纵身一跃,只可惜她稍稍胖了点,没有直接跳到围墙的内院,而是翻滚了过去,只听‘砰’一声,夹杂着一声惨叫,秦凌飞暗叫不妙。
“啊……该死的,那个不长眼的还不赶快起来,小爷我快要不能喘气了!”
银儿似乎还不知道整个人压在了肉盾上,果真发现跳下来根本一点儿都不疼,她嘿嘿傻笑:“呀,小姐,一点儿都不疼哎,还软软的,好舒服!”
被压在身下的公子哥儿顿时恼火起来,一把狠狠推开了骑在身上的银儿,他挣扎着,身侧的奴才也在这会儿都凑了过来,甚至还不忘恶言相向:“哪个该死的没长眼,砸到了我家公子,还不快滚开!”
银儿是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刚才没摔疼,这下可被推疼了,见自家小姐已来到身侧,她连忙躲到了秦凌飞后头:“小姐!”
她拍了拍银儿颤抖的双肩,示意她别怕,却仔仔细细打量起面前的公子来。
一身银灰色长袍,身材挺拔,偏瘦,记忆中从未见过,却长得十分帅气英俊,她贼贼一乐“帅锅!”
男子抬眸,花痴女人她见过了,没见过大半夜耍花痴的,极其不屑的瞥了她一眼,他嘲讽着:“哪个疯女人,怪不得下人没长眼,原来主子是疯婆子!”
可惜了长得如此英俊,真是狗嘴里吐不出象牙,不知是哪家的公子哥儿,看来这古代的富二代更加没有教养,让她选择第三种进攻方式。
奴才们相继拍打着他身上的灰尘,他嘟嘟囔囔的,暗骂出门撞了晦气,却发现秦凌飞那双明亮的眸子这么久了,仍然一眨不眨的盯着他看,他顿时恼火,难道是衣服穿反了,还是脸上印花了,满是不自在:“疯婆子,你……你总看着本少爷做什么!”
秦凌飞一边摇头,一边感叹,斜着眼,用余光不断扫射“侮辱我的丫头还侮辱我,我要用眼神杀死你!”
。”是吗?我还没听过眼神能杀死人?你放马过来啊!“帅锅一边痞痞地放话,一边左手迅疾搂上她的柳腰,右手食指挑起她尖俏的下巴,那张帅得没天理的脸贴上秦凌飞的耳畔,温热的唇瓣呼出一口热气,柔声道:。”你来啊,本少爷就喜欢像你这样标致的疯婆子!“
秦凌飞被那张放大的俊脸吓了一跳,被人豆腐吃了半晌,才反应过来,抬脚就要揣向痞男的裆间,谁知这帅哥先她一步快移到了她身后,竟然直接抱住她……

继续阅读《妃常嚣张:娶我?想得美!》


版权声明:未经书面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对既成事实本站将保留所有的权利。

无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