慕浅羽,胖子(邪王的金牌宠妃(书号:1738))最新章节全文免费阅读

小说:邪王的金牌宠妃(书号:1738)
分类:现代言情
作者:慕浅羽
简介:简介:她本是尚书府不受宠的三小姐,被逼迫致死
他是丰神俊朗,高高在上的王爷
十年前,将他揣入湖中
十年后,重生的她,浴血归来,势要雪前耻,为母报仇
却不想与他再遇,自此被他缠上
他将她视若掌中宝,她却拼命的想逃,直到逃无可逃!
怎奈,他勾唇一笑,眸光如墨,望着她问道:“娘子,十年前那个将为夫揣入湖中的就是你吧

角色:慕浅羽,胖子
慕浅羽,胖子(邪王的金牌宠妃(书号:1738))最新章节全文免费阅读

《邪王的金牌宠妃(书号:1738)》免费试读免费阅读


第1章 归来


蓝萧国,盛京,正月。

新年刚过,隆冬的寒冷还未褪去,肆虐的北风依旧冷冽。

慕浅羽一身紫衣,容色清冷的站在城外,微微抬眸,仰视着那冰冷的城门。

十年,她离开这里已经十年了。

十年之前,她是尚书府不受宠的三小姐,被迫离家。

十年后,她是踏血归来的魔女,势要雪前耻,报母仇。

看着路上三三两两路过的行人,慕浅羽嘴角勾起一抹浅笑,垂眸低语:“害死慕浅羽的人,我一定要让她付出代价!”

冷风拂过,一炷香后。

城门外已没有那个紫色的身影,反而多了一个衣衫褴褛的乞丐。

细看去那乞丐身材瘦小,手里拿了个破碗,全身脏兮兮的,左脸满是污渍,右脸则有一块暗红色的疤。

单看如此打扮,估计没有人会认出这是已经乔装了的慕浅羽。

慕浅羽不但将自己丑化成了乞丐,还扮作男子的模样,手里拿着破碗,可怜巴巴的就进了城。

天气虽然冷,可毕竟新年的余热还未退,所以盛京城内格外热闹。

无数的行人穿梭在长街上,各种小摊前充斥着此起彼伏的叫卖声,一声比一声高。

有卖胭脂水粉的,有卖精制小巧的糕点的,还有走街串巷的小贩挑着担子卖饼,街上的繁华热闹简直耀花了眼。

“糖葫芦,又酸又甜的糖葫芦!”

“包子,卖包子了,热喷喷的包子……”

包子摊前,一脑满肥肠的胖子才买了两个包子,还未来得及吃,便被扮作乞丐模样的慕浅羽夺了去。

“你这小乞丐,还我包子!”

被夺了包子的胖子,看着空空的双手异常气愤,拔脚便追。

奈何慕浅羽身形灵巧,在人群中穿来踱去,让胖子连她半个衣角都抓不住。

没多久,就彻底甩开了那胖子。

“好香的包子啊!”

两眼放光的盯着自个手里的包子,彷佛真的饿了许久似的。

也没个形象,狼吞虎咽的便吃了起来。

“哎呦。”

慕浅羽只顾低头吃包子,不知什么时候却碰到了一人。

手里还未吃完的包子,一个没留神便被碰到了地上。

“你不长眼睛啊!”

气鼓鼓的看着滚落在地的包子,头也未抬的便骂了一句。

“放开。”

此话一落,便听到一好听的声音响起,温和中带着沉静。

慕浅羽忍不住抬头,刹那间便愣了。

眼前的男子,一身白衣,纤尘不染,如玉的容颜,堪比谪仙。

男子身材颀长,眉如墨画,狭长的眸子里透出点点碎光,神色却是波澜不惊,似乎刚刚发生的事与他根本没有任何牵连。

世间竟然有这么漂亮的男子,简直美的像幅画。

“放开!”

男子薄唇轻启。

慕浅羽登时一愣,发现自己竟然还贴在男子身上。

小脸瞬间便如熟透的了苹果,一面放开手,一面不服输的嘟囔道:“碰掉我的包子还有理了。”

“再说了,我也只是抱你一下而已,又没有吃你豆腐。”

扮相如此天衣无缝的她,骨子里还是透着女孩子气,口不择言的便暴露了女儿身。

噗嗤……

一嗤笑声传来。

是站在旁边的另一个男子,年纪不大,也就十六七岁的模样。

只见他一脸笑意的拍了拍刚刚的男子,说道:“三哥,别介意,不过是个小乞丐而已,若是真惹恼了你,随便叫人打发了便是。”

他这话说完,站在他们后面身带佩剑的几人,身上已泛出了杀气。

慕浅羽微微垂眸,眼底划过一抹戾气。

想随便打发她?

心中暗暗冷笑,似乎是想起了什么,复又抬头,眼底的戾气早已很好的掩去。

伸出脏兮兮的手,对着面前白衣男子就抹了上去。

在男子衣裳上染了一大片污渍以后,她已脚底抹油挤进了人群里。

“哈哈哈,脏死你!”

某个方向,只闻声音不见人。

看着自己衣裳上的污渍,萧承逸皱了皱眉,唤过自己的随从,“准备衣裳。”

“是,王爷。”

随从低头,应声而去,谁不知道他们家王爷有洁癖,偏生那小乞丐敢来招。

尚书府前,青色的匾额悬梁高挂。

里里外外,皆有守卫把守,显得格外肃穆。

慕浅羽依旧是一身乞丐打扮。

她站在尚书府门前,眸中寒星点点,十年前的记忆悉数涌入了心头。

既然郑家的人对她不仁,那就别怪她无义。

“我要见郑纪!”

敛起眸中的情绪,慕浅羽手拿破碗,对着门口就冲了过去,口口声声的嚷嚷着要见堂堂的吏部尚书郑纪郑大人。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邪王的金牌宠妃(书号:1738)》

第2章 他是王爷


“这是哪来的叫花子,竟然敢在尚书府门前大闹,你们还不将他赶出去。”

有人在尚书府门前大闹,尚书府的管家郑勇便出来呵斥着赶人。

慕浅羽微微抬眸,看到郑勇那张脸的时候,眸中悄然窜出一抹恨意。

“我要见郑纪。”

微微思索,慕浅羽霍然起身冲了上去。

“小叫花子,你干什么。”

见慕浅羽冲上来,两个家丁立刻去拦她。

哪知她灵活的很,左躲右闪,硬是没人能抓住她。

“岂有此理,看我不……”

郑勇见慕浅羽无理取闹,正想要上前去抓她。

哪知忽觉膝盖一痛,一下便趴在了地上。

趁此机会,慕浅羽一闪身,便堂而皇之的跑进了尚书府。

没人看到她嘴角的冷笑,以及眸中划过的一抹精光。

“什么人!”

才刚刚闯进去,便见好几个人从院中走了出来。

走在前面大喝一声的是一个中年男子,衣着不凡,面带怒容,颇有气势。

那个男人便是吏部尚书郑纪。

“爹爹!”

慕浅羽见郑纪出来,立刻叫着扑了上去。

郑纪一愣,侧身躲开,眸中尽是疑惑。

这是哪来的疯子乞丐,竟然敢管他叫爹爹。

“来人,将这乞丐轰出去,竟然敢大闹我尚书府,真是岂有此理。”

郑勇带了人来捉慕浅羽。

慕浅羽一下便拽住郑纪的袖子,可怜巴巴的喊道:“爹爹,我是婉儿啊,您不认识我了?”

“婉儿?”

郑纪心里一惊,这就是十年前丢了的那个三女儿。

“嗯。”

慕浅羽慌忙点头,眼泪婆裟,“爹爹,我好不容易才回到家的,我好饿,能先给我点吃的吗?”

说罢,还不忘在郑纪面前扬了扬自己手里那破碗。

尚书府的一干下人无不惊愕的看着。

这一幕也实在是太……

“爹,出什么事了?”

慕浅羽正闹着,郑府的大少爷郑怀远听到动静,急忙赶了出来。

他还未反应过来是怎么回事。

慕浅羽却是眼珠一转,又对着郑怀远扑了上去。

郑怀远穿了一身蓝色云纹长袍,极易沾染灰尘。

偏偏慕浅羽故意往他身上蹭。

只是瞬间,原本素净的衣袍上已经满是污渍,而且还有明显的五指印。

“滚!”

郑怀远素来不是好脾气,见此一声怒喝,一抬手便将慕浅羽甩了出去。

只听砰地一声,重物落地的声音。

慕浅羽狼狈的趴在地上,原本脏兮兮的小脸,这下更脏了。

郑怀远这一出手,可真不客气。

忍不住在心里暗骂,这混蛋果然还如当年一样狠毒。

“大哥,你怎么可以打婉儿呢?”

慕浅羽又坚强的从地上爬了起来,再一次扑向郑怀远。

听得婉儿二字,郑怀远眸色一暗,心思快速转了一番。

所以在慕浅羽扑过来的时候,看似伸手去推她,实则已暗暗运起了内力。

一旦慕浅羽撞上来,必定受伤。

感受到对方身上顷刻间散出的杀气,慕浅羽眉头一拧,在离郑怀远只有一寸的距离时,突然连连退后,身子后倾,似乎是郑怀远将她推出去一般。

其实,郑怀远连她的衣角都没碰到。

砰……

碰撞的声音依旧清晰,只是却没感到凉,也没感到疼,反而柔软的很,而且还带了丝丝温度。

慕浅羽奇怪的抬头,脸色顿时僵住。

一双清眸,诧异的扫视着被她撞到的男人。

怎么又是他,依然那么好看……

看着又一次撞在自己身上的小乞丐,萧承逸难得再次拧起了眉头。

素日里波澜不惊的他,今个已是两次露出这无奈的神情了。

不过,他身上的衣裳……

竟然又换了一件,一个大男人居然如此爱干净。

慕浅羽微微勾了嘴角,她就是看不惯这么白净的男人,不动声色的伸出手,欲要在他身再抹一把。

哪知,萧承逸却早已察觉了她的意图,风轻云淡的退后了一步。

退后的时候,却微微伸了手,将她扶稳不至于在他退后的时候摔倒。

这举动细微的很,却还是被她敏锐的捕捉到了。

真是个奇怪的男人。

萧承逸也没再看她,目光转向郑纪。

“微臣参见璃王殿下、翊王殿下。”

郑纪脸色一变,早已屈膝跪了下去。

其余人亦是同时跪了下去。

“你是王爷?”

慕浅羽吃了一惊,好奇的打量着萧承逸。

怪不得这么好看,原来是个王爷。

萧承逸依旧没有看她,似乎她根本不存在似的,只是淡淡的对郑纪抬了抬手,示意他起来。

“本王今日是来……”

“王爷,您要给小的做主啊。”

萧承逸的话还未说完,慕浅羽却是直接扑了上去,双手死死的抓着他白净的袍子。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邪王的金牌宠妃(书号:1738)》

第3章 来讨口饭吃


那袍子又脏了……

低头看了看袍子上的污渍,萧承逸终是忍不住皱起了眉,“放开。”

这是第三次了。

翊王萧承珏站在一旁,忍不住扑哧一笑。

这整个盛京的人都都知道他三哥最爱干净,衣不沾尘。

可偏这小乞丐大胆非要触及他的底线。

这下他倒要看看,一向目下无尘的三哥到底要怎么办。

目的已达到,慕浅羽自然不会再抓着他的袍子,左右已经脏了。

所以便乖巧的放了手,立在原地,眉眼微垂,轻轻啜泣道:“求王爷为小的做主。”

“嗯?”

难得一向清冷的璃王愿意过问这事。

“王爷,郑纪他混蛋,他……”

“放肆。”

慕浅羽的话才说了一半,郑纪已气的大声喝止,怒道:“你这小乞丐竟然敢在王爷面前胡说八道,还不快滚出去,否则我定严惩不贷。”

“爹,我还没说什么呢,您怎么就说我胡说八道了?”

慕浅羽回过头去,一脸无辜的看着郑纪。

一声‘爹’叫的郑纪差点没吐出一口血来。

这丫头竟然当着两位王爷的面如此跟他拧着来,是故意要坑他吗?

“郑大人,你怎么有个乞丐儿子?”

萧辰珏满脸的惊愕。

“两位王爷,这小乞丐……”

郑纪一语未必,却见一小厮飞快的跑了过来,低头道:“老爷,太子殿下与大小姐回来了。”

小厮的话才说完,郑纪还未来得及出门迎接。

已见太子萧承帧携苏家大小姐郑清姚进了院子。

郑清姚已于六年前入宫,嫁于太子为侧妃。

但见她着肌肤似雪,眉目如画,在丫鬟的搀扶下莲步轻移,盈盈而入,脸上带着浅浅的微笑,一身气质娴静温婉,当真是个娇滴滴的美人。

走在前面的太子亦是五官端正,凤表龙姿,与郑清姚配起来,的确是一双璧人。

太子,太子侧妃?

慕浅羽低头浅笑,今个的人来的可真奇呢。

萧承帧刚到,郑家得了消息的夫人王氏,已忙带一干女眷出来迎接。

只是瞬间,院子里便站满了人。

跪了一地的郑家人,无不恭恭敬敬的磕头请安,唯有还站在一旁的慕浅羽,显得格外突兀。

“这?”

郑清姚转眸,疑惑的望向还站在那发呆的慕浅羽。

心里厌恶,爹爹怎么允许一个小乞丐跑府中来了。

“大姐!”

怎料,慕浅羽却故技重施,眼睛一眨,对着郑清姚又扑了上去。

奈何,那郑清姚乃是堂堂太子侧妃,身边跟着的是太子府的侍卫。

太子府的侍卫可没有那么好糊弄,还未等她扑到郑清姚身边,侍卫已经动手,狠狠的将她推到了一旁。

却不想慕浅羽非但没有摔倒地上,竟然阴差阳错的撞上了太子。

看她浑身脏兮兮的模样,太子眉头一皱,脸色尽是厌恶的神色,直接伸手推开了慕浅羽。

慕浅羽这次没能幸免,一屁股坐在了地上。

心里暗骂,这个太子跟郑怀远一样狠毒。

“你刚刚说什么?”

萧承帧目光定定的望着她,眼神里尽是询问之意。

虽然他厌恶这个乞丐满身的脏污,但是刚刚她的话,他依然听进了耳中。

“姐夫。”

慕浅羽傻傻的坐在地上,眼里泛着泪花,抬起头可怜巴巴的望着萧承帧,半响竟然挤出了‘姐夫’两个字。

“住嘴!”

郑纪气红了老脸,恨不得一巴掌打下去。

“爹爹,我真的只是饿了,来讨口饭吃而已,你不认我也就罢了,为什么连口饭也不给我?”

几次被推来推去的,慕浅羽手里缺了口的破碗,竟然还是好好的。

她狼狈的坐在地上,也不肯起来,扬了扬手里的破碗,抬起胳膊用原本就脏兮兮的袖子擦了擦眼泪,委屈道:“我已经两天都没吃东西了,爹爹是吏部尚书,姐姐是太子殿下的侧妃,姐夫是太子,你们都有吃有喝有穿,而我……”

“你给我闭嘴!”

郑纪再也忍不住,厉声一喝,对府中的下人道:“你们还不快把这疯子赶出去。”

言毕,又望向太子等人,垂首道:“太子殿下恕罪,两位王爷恕罪,事情其实是这样的,这乞丐早上在府门口讨饭,府里的下人出手驱赶,所以这才招致她恼羞成怒,竟然敢闯进府里来闹,还胡言乱语。”

“放开我,放开。”

这时,四五个家丁已经走到慕浅羽跟前,不管不顾的拖着她就要往外走。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邪王的金牌宠妃(书号:1738)》

第4章 给我口饭吃吧


“爹爹,给我口饭吃吧,爹爹……”

慕浅羽猛地起身推开要拖着她离开的几个家丁,一个转身便闪到了萧承逸身后,冲着郑纪直嚷嚷。

“太子殿下,您可别听这乞丐胡说,您是知道的郑家就两个儿子,现如今都在府中,怎么会又多出一个呢?”

生怕太子会生气,王氏急忙站出来赔笑道。

虽然她还没弄清楚到底是怎么回事。

慕浅羽藏在萧承逸身后,时不时探出脑袋偷看情况。

当看到王氏站出来时,忍不住皱了皱眉头,拳头紧攥,却只是瞬间又放松了下来。

垂了眸,很好的遮住了眼中的情绪。

一直面色无异的萧承逸低头看了她一眼,只是一眼,便又收回了目光,既没有开口说话,也没有动,依旧是风淡云轻的站在那,似乎是有意为慕浅羽遮挡似的。

太子没再问下去,郑清姚却是笑道:“只怕她是真的饿极了,殿下跟王爷先进去吧,妾叫人拿些东西给她吃,再给她些银子,叫她安身立命去便是。”

她笑的柔和,神色温婉,一副极为贤惠的样子。

太子点了点头,目光放在萧承逸身上,“三弟不进去?”

“也没什么大事,我就不多留了,还是太子请吧。”

萧承逸神色淡淡的摇了摇头,竟没进屋,直接与萧辰珏离去了。

郑纪忙引着太子进了屋,一干女人却留了下来。

“你是清婉?”

郑清姚将目光放在慕浅羽身上,上下打量了一番。

“大姐认出我来了?”

慕浅羽微微一笑,一改刚刚的可怜巴巴的样子,直起身子,抱着胳膊,好整以暇的靠在院中一颗梧桐树旁,似笑非笑的看着这个大姐。

“你这个贱丫头怎么又回来了?”

当王氏听说了慕浅羽的身份时,免不得大怒。

“回来讨饭啊,到底我还是郑家的女儿,你们不让我住在府里也就罢了,饭总得给一口吧。”

慕浅羽似笑非笑的看着王氏,眸中冷光点点。

虽然当年的事她还未完全查清楚,但是凭着记忆的分析,自己的娘亲一定是这个老女人害的。

“既然你回来了,你也应该知道你娘是怎么死的,府里是不会容下你的,如果识趣的话就赶紧滚,以后再也不要在尚书府露面,否则别怪我下手不留情。”

郑清姚伸手制止了暴怒的王氏,目光灼灼的盯着慕浅羽,神色冷凝。

回来又怎样,难道凭着她太子侧妃的身份,还杀不了一个小乞丐?

“哟!”

慕浅羽笑了,很无奈的笑。

忍不住摇了摇头,满是一副懒散的样子,“侧妃娘娘想怎样,杀了我?”

“杀了你怎样,小贱人!”

尖锐的声音从一旁传来。

说这话的乃是一粉衣女子,小巧的瓜子脸,长长的柳叶眉,勾人的丹凤眼,正是郑家的庶出的二小姐郑清染。

“你娘当年跟别的男人偷情被烧死在了屋子里,这事可是丢尽了我们尚书府的脸,连你都不知道是不是野种,你居然还有脸回来!”

郑清染只比慕浅羽大一岁,今年刚到及笄之年,说出的话,却甚是恶毒。

听了这话,慕浅羽眉心微皱,眸中射出一道冷光,扬起手里的破碗就对郑清染砸了过去。

“啊!”

见她手里的破碗砸来,郑清染慌忙闪躲,奈何最终也没躲得过去,一下就被砸破了头,顿时鲜血直流。

郑清染忍不住痛呼一声。

“反了!”

郑清姚眼神一凛,怒喝一声:“居然敢伤尚书府的小姐,还不乱棍打出去!”

家丁立刻拿了棍子来驱赶慕浅羽。

慕浅羽也不傻,拔腿就跑。

一面跑,一面嚷嚷:“不得了了,尚书府杀人了,尚书府杀人了!”

她一口气顺着院门就跑了出去,直到跑到大街上还在嚷嚷,顿时引来无数百姓围观。

好不容易跑到一个拐角处甩掉了郑府的家丁,却差点没收住脚步,撞上了站在拐角处的人。

眼瞧着她一下便扑了过来,已经被弄脏两身衣裳的萧承逸立刻往后退了一步,吩咐随从拉住了她。

“怎么又……”

慕浅羽被人拉住,好奇的抬头看了看站在眼前的萧承逸,刚刚开口却猛然想起他的身份,立刻笑道:“王爷好!”

萧承珏站在一旁看的眼角直抽抽,这脸变得可真够快的。

“王爷,我不是有意撞您的,我只是一个乞丐,哪里敢得罪您啊,我先前真不知道您的身份,所以多有得罪请多多包涵,多多包涵。”

慕浅羽点头哈腰的赔罪。

萧承逸却是定定的看了她一眼,随即冲随从抬了抬手。

慕浅羽脑子一蒙,这是要做什么,杀人灭口?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邪王的金牌宠妃(书号:1738)》

第5章 夜探尚书府


寒冬的风,刺骨的冰冷,打在身上,更是刺痛不已。

然而此刻衣衫褴褛的慕浅羽,却是愣愣的站在拐角处,眼睛眨也不眨的盯着手里的银子,颇有几分不知所措的样子。

她想那个璃王一定是脑子抽了。

居然什么也没说,吩咐人留下两锭银子给她便走了。

这是什么意思,施舍?

施舍也没有这样的吧,真是奇怪……

“婉儿?”

一声轻唤,忽然响起。

慕浅羽疑惑的转身,身后站着一素衣公子,十七八的年纪,五官俊美。

“你是?”

一时间竟然想不起这人是谁。

不过肯定是郑家的人,除了郑家的人知道她以前的名字叫做郑清婉,大概是再无人知道了。

“你真的是婉儿?”

郑弘有些兴奋,握住她的手道:“我是二哥啊。”

“二哥!”

努力的搜寻了下脑海的记忆。

当终于从脑海中搜寻出与他有关的一切时,慕浅羽嘴角一勾,露出一个浅淡如风的笑容。

原来这就是郑家的二少爷,自己的二哥啊。

小时候,他可是府里为数不多肯对自己好的人。

“二哥以后叫我浅羽吧,我改名字了,再也不是郑家的三小姐了。”

慕浅羽看着自己的二哥傻笑道。

郑弘一愣,随即点了点头。

只是看到她一身的狼狈,顿时心酸不已,急忙从怀中掏出一些碎银子,放在她手心里:“浅语,二哥还有些急事要去办,你先去吃点东西找个地方落脚,等二哥回来咱们再详谈。”

慕浅羽本想将银子还给他。

不过现在却也没时间解释这么多,便笑着收了银子,约定三日后再见面。

“三哥,你今个到底是怎么了,怎么想起同情一个小乞丐来了?”

萧承珏一脸不解的跟在自己哥哥身后,根本搞不懂他刚刚的举动是为什么。

同情一个小乞丐也就罢了,居然亲自在那等她,等到了人又不说话,只给了些银子。

若只是这样,让下人去做不就好了。

“没那么简单。”

萧承逸神色淡然,看不出有什么不妥,只是说出的话,却有些意味不明。

“三哥的意思是那个小乞丐是郑纪的私生子?”

萧承珏摸了摸下巴,若有所思。

“她是女的!”

萧承逸转头看了他一眼,神色依旧平淡。

“哦!”

萧辰珏点了点头,仿佛并不意外。

“什么!”

等他猛地意识到不对时,萧承逸早已经走远了。

转眼便是深夜,街道寂静冷清,褪去了白日的浮华。

璃王府,书房内。

萧承逸静静的坐在桌案旁,面前摆放着的是一副未完成的丹青画。

“洛谨。”

转头望了望外面黑漆漆的夜色,不知不觉竟到了子时。

“王爷。”

黑衣男子推开门走了进来,跪在地上,脊背挺直。

“今夜你去尚书府探一探,若能找到七色莲便想办法取回来。”

萧承逸淡淡的吩咐了一句。

“是。”

洛瑾转身退下,顷刻间便消失在了迷茫的夜色中。

而此时,尚书府内基本所有人都已睡去,唯有王氏屋子里的灯还亮着。

“怀远,娘总觉得心里不安,本以为那丫头已经坠崖而死,可如今她竟然又回来了,还来尚书府大闹,你说她是不是故意的?”

想起今日的事,王氏便倍感不安,这才叫了自己的儿子来商议此事。

“儿子也没有想到郑清婉还会回来,不过她一个十四岁的小丫头能闹出什么来?”

虽然厌恶那丫头,可他却并不觉得那丫头能掀起什么大风大浪来。

即便她知道她的娘亲死于非命,也未必有能力报仇。

“虽是这么个理,可娘还是觉得那丫头是故意的,而且你妹妹的意思也是希望能除去她,以免后患。”

王氏蹙着眉,依旧是一副不安的神色。

闻此,郑怀远点了点头道:“娘,你放心便是,既然你觉得她有问题,下次儿子见到她,一定让她死无全尸,绝不会让她再逃掉的。”

“我呸!”

下面的母子两人正算计着怎么弄死慕浅羽,却不知那当事人早已趴在屋顶上偷看了半日。

一身夜行的慕浅羽,将自己包裹的严严实实的,只露出一双水灵灵的大眼睛,在夜色中格外闪亮。

她就知道,她来这一趟一定会收获些什么。

如今看来的确是没有白来。

看样子当年在悬崖边上追杀自己的人,的确是王氏派去的。

她无心再听王氏母子的对话,身上还有更重要的事要办,便又偷偷的将屋顶的瓦片挪了回去,随后纵身一跃,直奔西边的院子……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邪王的金牌宠妃(书号:1738)》

第6章 昏倒


夜色幽静,冷风呼啸,垂在耳边,沙沙作响。

尚书府西边的院子,正是库房与郑纪的书房所在地。

慕浅羽一跃而下,身形利落,宛若黑夜里的蝴蝶,绝美而孤寂。

只是她才刚刚落下。

却又有一片黑影同时落下,目的皆是书房。

两人便这样同时站在院中,同时转身,四目相对,甚至没有片刻的犹豫,皆是以最快的速度向对方出手。

身为璃王的心腹,洛谨的功夫自然不会差到哪里去。

只见他抽出腰间随时带着的那柄雕花长剑,直朝慕浅羽的面门刺去。

剑光凛冽,剑法精妙,以快取胜。

眼见他长剑袭来,速度又如此之快,慕浅羽微微皱眉,从腰间摸出一根银色长鞭,对着洛谨便甩了出去。

下一刻,那鞭子便缠住了对方的长剑,让他再不能前进半分。

感受到剑柄传来的力量,洛谨眸色暗沉,好个厉害的高手。

两人在此毫无顾忌的打斗,到底是惊动了尚书府的守卫。

“什么人!”

眼见着火光传来,脚步声越来越近。

慕浅羽忍不住冷哼一声,迅速的收回了鞭子,看着洛谨怒道:“敢坏我的好事,姑奶奶记住你了!”

随即,转身一跃,便消失在茫茫夜幕中。

而洛谨也没有任何的犹豫,只消片刻就离开了尚书府。

等尚书府的守卫走进的时候,两人早就不见了踪影。

“追!”

虽然两人早已逃走,尚书府的人却并没有放弃,择了个方向直接追去。

而那个方向正是慕浅羽逃跑的方向。

刚刚出了尚书府,便觉一阵冷风吹打在面上,凌冽的寒气吹的慕浅羽猛不丁的打了个哆嗦,险些从房顶上掉下来。

此刻,她不止是被这寒风吹的身体冷,而是整个人犹如在瞬间坠入冰窖般,全身上下皆是寒气逼人,甚至连呼吸都是凌乱的。

不得已,只好轻轻一跃,下了房顶,靠在墙壁上,暂时歇一歇。

却不想这个时候,身后却传来阵阵脚步声。

“该死!”

慕浅羽眸色冰冷,面颊苍白,整个人似乎染上了一层霜。

她万万没有想到,身上的寒毒会在这个时候发作。

若是这时被尚书府的人抓到必死无疑。

眉心微皱,当脚步声越来越近时,她快速的做出了一个决定。

“什么人!”

领头的守卫提了灯笼照在慕浅羽苍白的面色上。

“我……我要回家。”

慕浅羽目光盈盈的望着那守卫,神色怯弱:“我,我是被家里人赶出来的,您……您能送我回去么。”

说罢,她摇手一指,指了指前面不远的一个小巷子。

守卫又看了她两眼,没再理她,更没有回答她的话,又带着人继续向她身后追去。

听着越来越轻的脚步声,慕浅羽长叹一口气,一下便跌坐在了地上。

此刻的她白衣似雪,早就褪去了刚刚一身夜行衣。

守卫见她只是一个柔弱的小姑娘,自然没有多想。

四周无人,安静的很。

慕浅羽顿时放下心来,急忙闭目运功,试图压制住体内的寒毒。

哪知刚过没多久,体内的寒毒稍稍平复,刚刚尚书府的守卫竟然又回来了。

好看的柳叶眉蹙起,慕浅羽神色有些恼怒,却又不得不撑起身子赶紧离开。

若是平常,她也不怕这帮草包。

可是如今寒毒发作,痛不欲生,哪里还有精力去对付那些人?

思及此,又忍不住骂起今夜与她交手的那个人来。

若非那家伙,她肯定已经找到七色莲了,也不至于这么痛苦。

为了避开尚书府的守卫,慕浅羽不得已,换了一个方向走。

其实,她对盛京并不是很熟。

虽然四岁前一直在盛京住着,可基本没出过门,哪里会记得路。

也不知道走了多久,只知道到了一所华丽的宅院前,甚至都没来得及看清楚那青色的匾额上写了什么字,慕浅羽便因体内寒毒发作,直接昏了过去。

恰巧洛谨办事回来,刚刚落在璃王府门前,便发现王府门口竟然昏倒了一位姑娘。

他淡淡的扫了一眼躺在地上的慕浅羽,皱了皱眉,没有理会,径直回了王府。

姑娘如何,不是他该管的闲事。

“属下无用,请王爷责罚。”

萧承逸还没有睡,此刻正坐在院子里独自饮茶。

洛谨没有完成任务,自然过来向主子请罪。

“没有找到?”

萧承逸没有抬头,只是淡淡的问了一句,神色平和。

“属下本想去郑纪的书房查探一番,却不想竟然在书房外遇到了一黑衣人……”

洛谨毫无隐瞒的说出了事实。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邪王的金牌宠妃(书号:1738)》

第7章 寒毒


“对方实力如何?”

听说洛谨遇到了黑衣人,萧承逸顿时陷入沉思中。

莫非除了他以外,还有人觊觎这七色莲?

“深不可测。”

洛谨皱眉,略一思考,语气坚定。

他与慕浅羽过招并不多,但是仅仅几招,他便感受到了慕浅羽实力的强大,只是到底强大到什么程度,他是不知的。

“那她与本王相比呢?”

萧承逸黑眸微闪,倒是有了几分兴趣。

被洛瑾称得上深不可测的人,武功已算不低了。

“若与王爷相比,只怕她还不及。”

洛谨虽不知慕浅羽实力到底如何,但自家主子的实力他却是知道的。

“嗯。”

闻此,萧承逸点了点头,神色温和:“天不早了,下去早些歇了吧。”

而他似乎没有要歇下的意思,依然端起了石桌上的茶。

洛谨知道主子的性子,便也不多劝,正想转身离去,却猛然想起了什么。

“何事?”

看到洛谨微顿的身形,萧承逸便知道他肯定有事。

“王爷,属下刚刚在王府门前发现了一昏倒的姑娘。”

洛谨转身,垂目答道。

“有什么可疑之处?”

萧承逸漫声问道。

“本来属下也没觉得有什么可疑的地方,只是现在想来,她的身形似乎与刚刚跟属下交手的人有些相像,只是……”

洛谨有些犹豫,满心的疑惑,“只是她看上去不过是个柔弱的姑娘而已,怎么可能会是黑衣人。”

“让林泽把人带进来,收拾一间房间给她。”

萧承逸眸中划过一抹幽光。

黑衣人还分男女么?

“是王爷。”

洛谨知道自家王爷谨慎,便忙去找王府的大管家,让他先把人安置下来。

昏迷不醒的慕浅羽被带到了王府内。

萧承逸并未去看,只是过了不多久,大管家林泽来报,“王爷,那位姑娘她……她……”

“怎么了?”

桌上又添了新茶,清香袅袅。

萧承逸端起茶盏轻啜一口,声音淡漠的很。

“王爷,那位姑娘浑身冰冷,不知道是何症状,也请了大夫来看过,大夫却看不出什么。”

林泽老老实实的站在那,垂首答道。

“哦?”

萧承逸皱了皱眉,喝完那盏茶,才放下茶盏,“本王去看看。”

慕浅羽被安排在王府的西院,一处雅致的房间内。

这西院本就是用来宴客用的。

林泽虽然不知道这姑娘什么来历,但既然是王爷吩咐的,就没必要为难,所以倒是给她挑了一件上等的屋子,还遣了两个丫头在一旁伺候着。

林泽走在一侧,推开了门。

进门之后,萧承逸一眼便看到了洛谨说的那个姑娘。

眉似新月,齿如编贝,很清秀的一个姑娘。

只是让他惊讶的是,没有想到她年纪这么轻,看样子应该还不足十五岁。

慕浅羽睡的格外的沉,只是脸色越来越白,就像一张白纸,惨白的吓人。

萧承逸走过去,伸出手搭在她腕上。

脉象弱得很,几乎是若有若无,好似下一刻就会完全停止跳动一样。

而且她身上很凉,如同一块千年寒冰般。

“去请义兄过来。”

忍不住皱了皱眉头,这种情况他还是第一次碰到。

不止是普通的大夫,就是他也没有任何法子。

年纪如此轻的姑娘,何以弄成这幅模样?

思忖间,门被人轻轻推开,走进来一蓝衣公子,身材颀长,五官分明,神色温和。

“承逸,就是这位姑娘?”

南宫麟走过来,指了指床上昏睡不醒的慕浅羽问道。

萧承逸轻轻点了点头,侧身让开。

“怎么会这样?”

南宫麟走上前,伸手搭上那雪白的皓腕,却不想看过之后,竟是极为诧异。

萧承逸没有开口,静静的听着。

“是寒毒,很厉害的寒毒。”

南宫麟叹了口气,转头吩咐林泽:“麻烦去将我的药箱取来。”

“是,南宫公子。”

林泽急忙点头,恭敬退下。

没多久便提来了南宫麟的药箱。

南宫麟拿出针包,挑了十几枚细长的银针在慕浅羽各个要穴处扎下。

又转身在药箱里找出一瓶药,倒出一粒蓝色的药丸,正准备给慕浅羽服下。

萧承逸却是突然伸手拦住他,轻声道:“义兄,这药?”

这药极为珍贵,怎么能给她?

更何况这姑娘的来历他还不知道。

素不相识,没必要如此。

南宫麟闻此,却是淡淡一笑,伸手推开他,将药丸塞进了慕浅羽嘴中。

“这个姑娘来历应该不一般。”

南宫麟坐在一旁,伸手轻轻捻着扎在慕浅羽手腕上的一枚银针,叹道:“只是年纪太小,就被寒毒折磨,实在叫人痛惜。”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邪王的金牌宠妃(书号:1738)》

第8章 逃走


一夜安眠。

黎明的光浅浅的,透过菱花窗爬进了屋子,照在身上有些微暖的感觉。

慕浅羽揉了揉发痛的额头。

她坐起身子,迷茫的看着陌生的房间。

这是什么地方?

她只记得昨晚从尚书府出来,不想正赶上寒毒发作,随后便在一所宅院前昏了过去。

莫非是那宅院的主人救了自己。

“姑娘你醒了?”

听到屋里的动静,月竹与月萤两个丫头已经走了进来。

“这是什么地方?”

慕浅羽眸色一转,上下审视着两个丫头,满腹的疑问。

“姑娘,这是璃王府,昨个您昏倒在王府前,是王爷命人将您救了回来。”

月竹笑盈盈答道。

璃王府?

心思微转,脑海中蓦然浮现出那一抹白色的身影。

淡然孤傲,宛如谪仙般的男子。

不知怎的,不过是萍水相逢,竟然能记得那么清楚。

慕浅羽狠狠的摇了摇自己的脑袋,不管那个男人怎样都与她无关。

“姑娘,您做什么去?”

见慕浅羽掀开被子下了床,月竹急忙拦住她道:“王爷吩咐了,请姑娘在府中暂且休养,让奴婢好生伺候,姑娘您可不能随便乱走。”

“走开。”

慕浅羽神色一冷,毫不客气的便将月竹推到了一旁。

哪知,她前脚才跨出房门,便见昨个跟她交手的那家伙站在院中。

顿时一怔,莫非他们发现自己的身份了。

这可不是什么好现象。

“姑娘要去哪?”

一大早,萧承逸便入宫去了。

洛谨奉命在这守着,似乎料定她会私自离开似的。

慕浅羽淡淡的看了他一眼。

敛起眸中的情绪,嘴角含了一丝浅笑,走过去柔声道:“我并非要去哪,只是听说是璃王救了我,所以我想见一见王爷,亲自道谢。”

“王爷不在府中,你先在这等着就好。”

洛谨狐疑的看了她一眼。

心里有种怪怪的感觉,眼前的女子给人感觉很复杂,身上明明透着一股子清冷的气质,甚至无形中总带了几缕杀气。

可她的一举一动,又似乎只是个普通的弱女子。

这样奇怪的女子,他还真是头一次见。

“那是?”

慕浅羽嘴角的笑突然停住,眸中窜出一抹惊异。

洛谨急忙回头望去。

却不想在这个时候,慕浅羽忽然对他出手。

右手食指迅速朝他背部点去。

感受到背后突然传来的杀气,洛谨飞速侧身夺过。

随即转身,腰间的佩剑已握在了手中。

却不想转身的刹那,只听砰地一声,眼前出现一团迷雾。

等那团迷雾散去,面前却再没了慕浅羽的身影。

“该死!”

看着院中空无一人,洛谨低低的咒骂了一句,立刻纵身一跃,顺着方向去追慕浅羽了。

“哎呦,干什么!”

洛谨刚刚追到街上,就碰到了一人,正是昨日那个小乞丐。

小乞丐手里依旧拿着破碗,嘟着小嘴,一脸不满的看着他,恶狠狠的骂道:“你不长眼睛啊,我都快饿得头昏眼花了,你居然还撞我,我不管你撞了我,就要赔偿,你去给我买两个包子吃。”

“滚开。”

洛谨忙着去追人,却被她挡住,心中不悦,伸手便去推她。

哪知手还未碰到她,她却一屁股坐在了地上,手里的破碗也摔得粉碎。

“救命啊,打死人了,救命啊!”

小乞丐坐在地上,撕心裂肺的喊着,顿时引得一群人围观。

“你!”

洛谨顿时气结,几乎说不出话来。

怎料她却就是死缠着洛谨不放。

洛谨实在没有办法,只好丢给她一锭银子,继续去追人了。

慕浅羽拿了那锭银子,宝贝的看了看,咧嘴一笑便放入了口袋中。

她站起身子,拍了拍身上的尘土,刚想转头离开,却真的闻到了香喷喷的包子香。

几许诧异,还未反应过来。

便听一温和的声音道:“你饿了是不是?”

微微抬眸,便看到一蓝衣公子,温和的气质,清俊的五官,嘴角浅浅的笑容,更是如三月的暖阳有股子淡淡的温和。

他手里拿了一个油纸包,油纸包里包了三个热气腾腾的包子,应该是刚刚出炉的。

“给,给我的?”

一时间,慕浅羽竟然有些糊涂。

就自己这丑样子,毁了的脸,破烂的衣衫,夸张的举止,居然真的会遇到好人,而且还是一个十足十的美男子。

“嗯。”

南宫麟笑的温和,神色如暖阳,瞬间便温暖了人心。

“谢谢。”

不知怎么的,竟然鬼使神差的说了句谢谢,很真诚的对人道谢,这还是第一次。

南宫麟没再多言,只是微笑着点头,转身离去,仿佛他只是一个好心的过客般。

慕浅羽愣愣的看着他远去的背影,忽觉温暖,顿时心生感慨,到底有多久了,有多久没有人这样关心过自己了?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邪王的金牌宠妃(书号:1738)》

第8章 逃走


一夜安眠。

黎明的光浅浅的,透过菱花窗爬进了屋子,照在身上有些微暖的感觉。

慕浅羽揉了揉发痛的额头。

她坐起身子,迷茫的看着陌生的房间。

这是什么地方?

她只记得昨晚从尚书府出来,不想正赶上寒毒发作,随后便在一所宅院前昏了过去。

莫非是那宅院的主人救了自己。

“姑娘你醒了?”

听到屋里的动静,月竹与月萤两个丫头已经走了进来。

“这是什么地方?”

慕浅羽眸色一转,上下审视着两个丫头,满腹的疑问。

“姑娘,这是璃王府,昨个您昏倒在王府前,是王爷命人将您救了回来。”

月竹笑盈盈答道。

璃王府?

心思微转,脑海中蓦然浮现出那一抹白色的身影。

淡然孤傲,宛如谪仙般的男子。

不知怎的,不过是萍水相逢,竟然能记得那么清楚。

慕浅羽狠狠的摇了摇自己的脑袋,不管那个男人怎样都与她无关。

“姑娘,您做什么去?”

见慕浅羽掀开被子下了床,月竹急忙拦住她道:“王爷吩咐了,请姑娘在府中暂且休养,让奴婢好生伺候,姑娘您可不能随便乱走。”

“走开。”

慕浅羽神色一冷,毫不客气的便将月竹推到了一旁。

哪知,她前脚才跨出房门,便见昨个跟她交手的那家伙站在院中。

顿时一怔,莫非他们发现自己的身份了。

这可不是什么好现象。

“姑娘要去哪?”

一大早,萧承逸便入宫去了。

洛谨奉命在这守着,似乎料定她会私自离开似的。

慕浅羽淡淡的看了他一眼。

敛起眸中的情绪,嘴角含了一丝浅笑,走过去柔声道:“我并非要去哪,只是听说是璃王救了我,所以我想见一见王爷,亲自道谢。”

“王爷不在府中,你先在这等着就好。”

洛谨狐疑的看了她一眼。

心里有种怪怪的感觉,眼前的女子给人感觉很复杂,身上明明透着一股子清冷的气质,甚至无形中总带了几缕杀气。

可她的一举一动,又似乎只是个普通的弱女子。

这样奇怪的女子,他还真是头一次见。

“那是?”

慕浅羽嘴角的笑突然停住,眸中窜出一抹惊异。

洛谨急忙回头望去。

却不想在这个时候,慕浅羽忽然对他出手。

右手食指迅速朝他背部点去。

感受到背后突然传来的杀气,洛谨飞速侧身夺过。

随即转身,腰间的佩剑已握在了手中。

却不想转身的刹那,只听砰地一声,眼前出现一团迷雾。

等那团迷雾散去,面前却再没了慕浅羽的身影。

“该死!”

看着院中空无一人,洛谨低低的咒骂了一句,立刻纵身一跃,顺着方向去追慕浅羽了。

“哎呦,干什么!”

洛谨刚刚追到街上,就碰到了一人,正是昨日那个小乞丐。

小乞丐手里依旧拿着破碗,嘟着小嘴,一脸不满的看着他,恶狠狠的骂道:“你不长眼睛啊,我都快饿得头昏眼花了,你居然还撞我,我不管你撞了我,就要赔偿,你去给我买两个包子吃。”

“滚开。”

洛谨忙着去追人,却被她挡住,心中不悦,伸手便去推她。

哪知手还未碰到她,她却一屁股坐在了地上,手里的破碗也摔得粉碎。

“救命啊,打死人了,救命啊!”

小乞丐坐在地上,撕心裂肺的喊着,顿时引得一群人围观。

“你!”

洛谨顿时气结,几乎说不出话来。

怎料她却就是死缠着洛谨不放。

洛谨实在没有办法,只好丢给她一锭银子,继续去追人了。

慕浅羽拿了那锭银子,宝贝的看了看,咧嘴一笑便放入了口袋中。

她站起身子,拍了拍身上的尘土,刚想转头离开,却真的闻到了香喷喷的包子香。

几许诧异,还未反应过来。

便听一温和的声音道:“你饿了是不是?”

微微抬眸,便看到一蓝衣公子,温和的气质,清俊的五官,嘴角浅浅的笑容,更是如三月的暖阳有股子淡淡的温和。

他手里拿了一个油纸包,油纸包里包了三个热气腾腾的包子,应该是刚刚出炉的。

“给,给我的?”

一时间,慕浅羽竟然有些糊涂。

就自己这丑样子,毁了的脸,破烂的衣衫,夸张的举止,居然真的会遇到好人,而且还是一个十足十的美男子。

“嗯。”

南宫麟笑的温和,神色如暖阳,瞬间便温暖了人心。

“谢谢。”

不知怎么的,竟然鬼使神差的说了句谢谢,很真诚的对人道谢,这还是第一次。

南宫麟没再多言,只是微笑着点头,转身离去,仿佛他只是一个好心的过客般。

慕浅羽愣愣的看着他远去的背影,忽觉温暖,顿时心生感慨,到底有多久了,有多久没有人这样关心过自己了?
继续阅读《邪王的金牌宠妃(书号:1738)》


版权声明:未经书面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对既成事实本站将保留所有的权利。

无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