齐昊,乐晨(boss很无奈:夫人请乖点)最新章节全文免费阅读

小说:boss很无奈:夫人请乖点
分类:现代言情
作者:齐昊
简介:当邻居大妈跑来向我示好,帮他儿子升职时 我才知道,我的老公竟然竞选上了他想要的
但我并未因此兴奋,反而指尖泛白 因为,他推翻的是我父亲! “你和我在一起,完全是想报复对吧?” 我怒气冲冲的指着花了一年时间追到手的男人,心在滴血 闻言,他略带哀伤,却斩钉截铁道“是” 我重心不稳向后跌倒,我以为他会顾念往日的情分将我扶起 却没想到他冷笑着,更甚绝情“像你这样娇纵跋扈,整日只知道跟在我后头转的女人,你以为我当真会看上你?” 晶莹的液体顺着我眼角留下,我哽咽着,艰难道“好,离婚!” 却没想,他只是眉头微挑,甚至连头都不屑再抬一下“我刚上任你便要损我尊严?离婚,休想!”
角色:齐昊,乐晨
齐昊,乐晨(boss很无奈:夫人请乖点)最新章节全文免费阅读

《boss很无奈:夫人请乖点》免费试读免费阅读


第1章 :我的小妖精


温暖的阳光透过百叶窗照射在豪华的卧室内,装饰简洁的卧室中间只摆放了一张柔软宽大的席梦思,原本睡的异常香甜的我忽被一阵碎吻惊扰,从额头到脖颈,他无一遗漏。转过身,将两条雪白如藕的臂膀裸露出来,我蹙紧眉头,好大的不乐意。
“唔……好累,让我在睡一会儿。”我支吾着,实在提不起精神来。昨夜不知道被齐昊折腾到什么时候,虽然每一次我都如在极乐世界,但这会儿浑身上下跟散了架似地,完全的不想动弹。
“小妖精,起来!”齐昊性感的声音在耳边缭绕,虽是命令,却带着无限魅惑。
我不由睁开那双灵动大眼,要知道这可是我最引以为傲的地方。看着他高高在上,那张迷死人不偿命的脸就在眼前,我微抬红唇‘吧唧’一口,我歪着头道:“大坏蛋,这样可以了吧?”
不等齐昊回答,我甜甜一笑,再次进入梦乡,所谓回笼觉是最美容养颜的,我怎么可能错过。
隐约能感到齐昊浑身散发的冷气,我忍不住打了个寒颤,果然见他一把甩开了盖在我身上的蚕丝被,他冷峻着脸:“你自找的。”
丢下话,也不等我同意,整个身子覆了上来,似要将我吞没一般。
我还惊魂未定呢,叹了口气,连连求饶,“老公,我的好老公,你饶了我吧,啊,小妖精知道错了,小妖精再也不敢了,但今天我浑身难受的紧,您就大人有大量别折磨我了行不?”
我眨巴着灵动的双眼,仿佛快要眨巴瞎了,他这才捏了把我的鼻尖,声音放柔了许多,“就这么不舒服,恩?”
我满是无辜的点着头,死活都没想到当初吊都不吊我一眼的冷酷男,结了婚以后是这么火急火燎,果然是成熟男人,有成熟男人的魅力和手段。
“喂,你干什么?”整个身子突然飞了起来,只见我被齐昊紧紧抱在怀中,我挣扎的双手立刻护在胸前。
“呵呵。”他悦耳的声音响彻耳边,看到我的窘态他反而乐得自在,我顿时羞红了脸,结婚一年了,白天黑夜都有过了,但我仍旧不自在果体在他面前,好不羞涩。
“我的小妖精,原来也有这么可爱的一面,我怎么今天才发现,恩?”他说着,坏坏的勾起唇角,性感的薄唇微微上扬,哪怕我天天能见到这样的笑容,依旧看的痴了。
“傻瓜。”他宠溺的拍了下我的脑额,这才发现此刻我已身在温热的水中。我们家并不是普通的浴缸,而是可容纳三人来去自如的温泉浴池,且在我们卧室边上。
看着被温水打湿的他,帅气的秀发贴在脑袋上,麦色的肌肤上点点水珠,他当真是怎么什么时候都不忘记迷惑我。
“老公,我爱你!”每当我觉得他迷惑住了我的时候,我都会主动凑上去搂住他的脖颈,并将那颗小脑袋不断在他脖颈间乱蹭。仿佛没想到我突来的举动,他浑身一愣,但立刻被我点着了。
反手搂住我纤瘦的腰身,他嗓音沙哑魅惑:“在温泉里,我也不介意。”
闻听此言,我立马跳开,顿时又传出他爽朗的笑声,只见他温柔的拿起一旁的浴巾,在我周身缓缓擦拭,我闭着眼,不敢去看。
“乐晨,我们结婚一年了,你打算一直害羞下去?”没有停下手中的动作,齐昊问着,也不知他什么意思,我猛然睁开双眼。
一身的青青紫紫,这水又清澈的很,让我不害羞都难啊。
“齐昊,当初怎么没发现你这么饥渴难耐,如狼似虎啊?看见我就躲,甚至不屑和我说一句话,当真是个正人君子,原来是我眼拙,看错了。”我笑着打趣,虽然话是这么说,但却极为满意他婚后的一切,故而得意的昂起了下颚。
齐昊闻言,俊脸一沉,放下手中的浴巾,整个向我扑来,“既然如此,如果我再不如狼似虎一点,就对不起你的这句话了!”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boss很无奈:夫人请乖点》

第2章 :放开我,我知错了


“啊……放开我,我知错了,知错了。”但事实证明,同样的招数只能使用一遍,因为第二次谁都不会上当了。
无论我怎么挣扎求饶,齐昊就是不肯放过我,似乎比昨夜还要热情似火,让我躲闪不及,只能好好享受。
我们的家坐落在A市的市中心,因为我爸的关系,买下了这块原本是居民区的地皮,建造了一栋三层洋房,建筑面积数千米,装修豪华别致,全部出自齐昊之手。
他今年三十,正当青春年华,自己开创了设计公司,年轻有为,做事雷厉风行,最近似乎还和政府官员走的很近,每天都像很忙的样子,但不管怎样,我都不会去管辖他的事业,因为我说过要给他空间。
“你去哪儿啊?”他又折腾我将近两个小时,醒来的时候已经十点了,看到他一身西装革履,似要出门,我忙不迭拉住他的手臂,不知道最近怎么了,总感觉他要消失一样。
似没想到我突然的举动,他微微一愣,有些不悦的蹙紧眉头,冷声道:“出去办点事。”
冰冷的态度丝毫不像刚才热情的大坏蛋,我顿时有些失望,不过他这样的男人不忙一点儿,别人会以为我乐晨养小白脸,故而松开了手:“那你去吧。”
我嘟囔着嘴,内心尽是失落,但我并不想耽误他的前程。
“嗯。”他沉吟一声,就要离开,但放在裤袋中的电话却在这时响起。我清楚的看到他浑身一震,却只是匆匆挂断,从来都不会隐瞒我任何事情的他,从来都不会避开我的他今天是怎么了:“谁打的,怎么不接啊?”
我好奇的问着,就要起身,可浑身瘫软无力,刚支撑起来又跌倒下去。
齐昊见此,更是急匆匆的上前走了两步,生怕我会追上去缠住他不让他走一样:“是小吉,我让他在楼下等着,估计是等急了。”
他这样说着,也不等我说话,整个人径自走开,我满是狐疑。
小吉是齐昊的专用司机,试问一个司机就算让他等一天也得等,什么时候敢催老板了?
“妈,我好想你!”一进门,便给老妈一个熊抱,看着她合不拢嘴的样子,我笑的更甜。
“妈也想你,齐昊呢,没和你一起过来?”说着,老妈还看了看门外,确实没看到人以后才关上门,忙拉着我进屋。
“他办事去了,估计中午不会来了,嘿嘿,妈,我要吃糖醋鲤鱼。”我昂起头,虽然我已经二十四岁,且嫁为人妇了,但我依旧厚颜无耻的,隔三差五跑到老妈这蹭饭,因为千金大小姐的我根本对下厨不拿手。
“好好好,我们晨晨想吃什么,老妈这就做去。”看着老妈乐不思蜀的样子,好像提前就准备好了一般,系着围裙的她立刻钻进了厨房内,我也就落得清闲在一旁看着电视。
我是我们家的独生女,老妈老爸结婚九年为未孕,寻遍了各地医生,终于在第十年的时候成功怀上了我,所谓老来得女,在这个家里,我就是公主,我是女王,我要风得风要雨得雨,呼之则来挥之则去,不管什么,爸妈全听我的。
“妈,妈,你看那,爸上电视了,上电视了。”我坐在沙发上,指着硕大的电视机又蹦又跳,欣喜若狂的,好像第一次见到老爸上电视一样。
“哈哈,我老爸就是帅气,看他多上镜呀,随我。”我得意洋洋的说着,丝毫没觉得用错词语,反而沾沾自喜着,高傲极了。
老妈闻言,也不知道为啥火急火燎的走出来一把关掉了电视,脸上似带着忧愁,但为了不让我起疑,很好的掩盖过去:“晨晨快别看了,听齐昊说你最近眼睛不好,看多了眼睛疼,来帮我摘菜。”
尽管我觉得老妈一定隐瞒了我什么,但我依旧乐不思蜀的跟在老妈身后颠颠进了厨房,虽然我不会用这里的一切工具,但并不排斥这里。
“妈,爸中午不回来吗?”我问着,想起爸我有一阵子没看到了。我爸是市长,已经连任五年了,从小我家里经济条件就不错,加上我老爸的关系,我更是整个A市女人最羡慕的对象,虽然当年总跟在齐昊后面追被多人嘲笑。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boss很无奈:夫人请乖点》

第3章 :就连女人都羡慕我


“他……他也挺忙的,一会儿吃完了,给他打个电话,到时候再说。”老妈支吾着,好像刻意不让我知道,不过这是大人们的事情,我这个做孩子也不想管那么多,只好扬起最大的笑脸道:“那一会儿,我给爸打。”
饭桌上,妈好像故意转移我的注意力一样,总是问着有的没的。
一会儿问我什么时候要孩子,一会儿问我是谁的问题,一会儿又说女孩儿好,女孩儿比男孩好养活,弄得我头晕脑胀、晕头转向的,赶紧找借口有约跑了,要是被老妈知道,我和齐昊说好了,三年内暂时不要孩子,她不得打死我。俩二老本身就是老来得女,可是巴望着早抱孙子呢。
“妈,过几天我拉着齐昊一起过来。”话毕,我飞奔一样的离开房间,生怕老妈拉着我不放手。
一路上我左看右看,想着齐昊那样优秀的男人为我所有,我就笑的合不拢嘴。
要说我为什么独独看上了齐昊,那是因为从小到大,不管我走到哪儿,都是令人瞩目的焦点,别说是男人,就连女人都羡慕我的身材、脸蛋和家世,但唯独他齐昊对我不屑一顾。
还记得那时我当选A市市花的时候,身边围了不少男人拍掌叫好,甚至还吹口哨抛媚眼,当时我就是女王,我是天使,我像是天上的繁星那般耀眼夺目。但人堆中,偏偏就有那么个男人,身高七尺,麦色皮肤,剑眉星目,棱角分明,五官精致,像是雕琢般的美丽,简直帅的爆掉。
可他竟然当着众多相机的面,在地上吐了口唾沫,甚至还满是厌恶的看了我一眼。
当时别提我有多生气,我真想冲上去将他剥皮拆骨,但为了维护我的‘淑女’形象,我忍了!但我发誓,一定要将此男搞到手。
虽然他多次拒绝,甚至为了摆脱我,还将我拴在了女厕里一天一夜,但我屡战屡败,屡败屡战,受尽了所有人的嘲笑,终于有一天,他亲自找上我,要知道,我追了他整整一年,他可是第一次主动和我说话。
那天,他将我禁锢在怀,给了我一个永久难忘的深情一吻,当我被意乱情迷的时候,他拉着我到民政局登记结婚,虽然我不知道他当时为什么要这么做,但婚后他表现很好,让我颇为满意,至少在床上。
想到此,我脸‘唰’一下红了,但不管来回路人如何瞄我,笑我,我甚至‘噗哧’笑出了声,我一向是大大咧咧的性格,做什么事儿只要我高兴。
我高傲的昂起头,如再世女王,踩着十公分的高跟鞋,我婀娜多姿,妩媚撩人。
突然好想念我家那位了,想念他炽热深情的吻;想念他迷离诱人的眼神;想她捧着我的脸意乱情迷的样子……想到此,我不顾形象的冲他公司飞奔而去,从小到大,只要我想做了,就会立刻去,妈说我是火一样的性格。
看着面前足足五十层的金鼎大厦,这是齐昊的公司,他亲自建造的地方,不管是外观还是内设都十分豪华宏伟,身为老婆的我是相当自豪。
正要过马路呢,却奇怪的发现公司门口齐昊那抹帅气的身影,现在是下午两点,他不在公司里忙着左右张望什么呢?
莫非是与我心有灵犀,知道我要来了?
想到这点,我嘿嘿傻乐,不知道我嘴角都翘到哪里了,这叫一个兴奋呀。
但不到三秒钟,我失望了,因为冲他迎面走去的竟然是另一个一身红裙,皮肤白皙,面带微笑的女人!
看着齐昊那双只能摸我自己的手就要冲那女人的腰间搂去,那只能属于我的甜美笑容竟然冲着她绽放,我隔着一条十米宽的道路扯开嗓门大喊:“齐昊,放开那个丑女人!”
“齐昊,放开那个丑女人!”
不知情的,还以为某个叫‘齐昊’的男人在调戏良家妇女呢,因为我一吼完毕,竟然招来了不少人的目光。
但似乎因为隔得太远,汽车的鸣笛太大,他们二人并没听到我的叫喊。
我急了,发了疯似得冲了过去,丝毫不管这条马路上的车子正在横冲直撞。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boss很无奈:夫人请乖点》

第4章 :叫的真是亲热啊


但似乎我的命运很好,娇小的身形尽管踩着十厘米的高跟鞋一样速度飞快,且未与任何车辆擦边,尽管当我到了路对面那些行驶的车子停下来对我漫骂,但我毫不忌讳,因为我要和我的男人说清楚,这个女人是谁!
“齐昊!”我大吼,整个人横档在两个人中间,硬生生将女人推开。
也不知这女人是装的,还是生性懦弱,同样是踩着高跟鞋,她却整个向后倒去,但好在一旁有围栏搀扶,不至于让她跌倒。
齐昊没想到我会突然冲出来,又看到女人险些跌倒,他显得十分震惊又很恼火。
“乐晨!”他怒吼一声,立刻冲女人跑去,将她扶稳站好,然后很温柔,很细心的慰问着:“娜娜,你没事吧?有没有擦到哪里?”
我敢发誓,这是我这辈子见过齐昊最温柔,最焦急的眼神。
就算我曾经一不小心从床上睡坏笑来,他也是冷冰冰的将我抱起,从未这样焦急的左看右看,让我好生嫉妒。
“哼,娜娜?叫的真是亲热啊,齐昊,她是谁?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
我狠狠拉过齐昊的身子,我力道很大,他一个大老爷们都不是我的对手,整个人踉跄了一下,但看到我如此刁蛮,他似乎很是懊恼,浑身散发的冷气让我接下来大气也不敢出一下。
“不可理喻。”
他丢下一句话,直接拉起女人离开,将我一个人孤零零仍在原地,我感觉我像是被他抛弃了一样,我不顾形象在他身后大喊,女人还回头看了看我,甚至还拉了拉齐昊的衣袖,但他就是绝情的向前走去,与我好像陌生人一样。
我第一次感到有种要失去他的感觉。
从前我看上他的时候,他对我也是不冷不热,甚至是排斥的,但那时候我只觉得好玩儿,秉着一定要将他搞定的念头,对这些都不在乎。
但现在我们结婚一年了,他只有在床上的时候对我极为热情,多余时候从不会温柔看我一眼,现在凭空出现个女人,竟然能让他如此改变。
不,我不能坐以待毙,齐昊他是我的男人,我绝对不能让任何人抢走他。
我这样想着。
尽管别人说我刁蛮也好,任性也罢,这就是我的性格。
人家说强扭的瓜不甜,幸福是强求不来的,但至少我不是绑着齐昊和我登记结婚的。
他既然做出了这个决定就要对我负责,至少在我没厌倦他之前,他要一心一意对我好,但我可以拿我的人格保证,我乐晨一旦爱了,便是终身,绝对不会对他始乱终弃,而我希望他也是如此。
“总裁夫人。”
当我急匆匆的走到商场门口的时候,迎宾小姐们都对我恭敬有加。自大小,不管是家里还是学校,亦或是父亲的朋友,我习惯了她们这样对我卑躬屈膝,我会认为我是真正的天之娇女。
“走开。”我毫不客气的将一个当了我道的女人推开,但有了前车之鉴,这一次我没用多大力道,生怕她也倒了,齐昊会甩我巴掌。
“齐昊,我你等等我。”看着电梯就要关上,我忍不住呼唤,声音不大,但依旧传到了大堂每个人的耳朵里。
顾客到没关系,只会当时我们小两口吵架。
但对这些他公司的员工来说,一个个却都抱着看好戏的念头,甚至有胆大的在我背后乱嚼舌根。
“你看呀,那就是我们的总经理夫人,他们结婚一年了,还跟陌生人似得。”
“呵呵,是呢,我可听说那是市长的女人,看来总经理也是因为她的背景才同意结婚的吧,原来是倒贴货啊。”
这样的话,我不止一次听到了,每一次都是说我怎么怎么倒贴勾引齐昊,在她们眼里齐昊就是个大圣人,但她们不知道的是,当年是齐昊拉着我去登记的。
我一记冷眼扫射,当然我没必要和这些没必要的人解释过多,但她们依旧乖乖的闭上嘴,不再多言,因为如她们所说,我爸是市长,我老公是她们总经理,只要我发飙,她们都得卷铺盖走人。
事实证明,齐昊真的没有等我,而我只能走第二班电梯上去。
当我来到齐昊办公室的时候,正看到他温柔的递水给那个娜娜,表情还是从未有过的温柔,看的我哪个刺眼。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boss很无奈:夫人请乖点》

第5章 :愤怒地颤抖


“我也渴了!”我毫不客气的伸手抢过齐昊端过来的茶水,自顾的引用起来,不得不说,我老公沏的茶味道就是好。
“乐晨你……?”齐昊气的哑口无言,想必是没想到我如此霸道。
“我什么?我来看你你不但不欢迎,不高兴也就罢了,还对一个陌生女人温柔倍加,我看着碍眼,说罢,她是谁?”
我向来是直肠子,想什么说什么,同样我的表情和心是一样的,看这个女人不顺眼就不会给她好脸色看,我相信她不会察觉不到。
果然,她嘴角上扬,温柔一笑,虽然我承认她挺漂亮的,但比我还差了点。
“我叫维丽娜,是齐昊的……初中同学,因为去英国了,今日才回来,不巧在他公司门口撞见而已,说出来你们结婚的时候我还去参加了呢,或许你不记得我了。”
不得不承认维丽娜的嗓音很温柔,让人有种踩在棉花上一样的舒适。
但既然想勾引我老公,就不是什么好东西,我没好气道:“是不记得!”
我承认我这话挺呛人的,但是她既然都知道我和齐昊结婚了,又为什么要出来呢。
“乐晨!”齐昊在一旁警告着,脸色阴郁,似乎很是生气:“我和娜娜有些生意上的事谈,没什么事儿你就回家吧。”
他一句话,就要将我撵走了?
我满是不可置信的表情看着他“喂,你对错人了吧,该走的人应该是她才对!”
我怒气冲冲的喊了出来,大口大口的呼吸,凭什么我这个正事要给一个小三让地方啊。
“我再说一遍,你走是不走?”齐昊恼了,说出的话咬牙切齿的,好像我在她眼里就是个捡破烂的,他一刻都不想看到我一样。
早上还和我翻云覆雨,那么留恋我身体的人,现在这么厌恶的看着我,甚至把我当作仇人似得,什么时候才是真正的他?为什么对待我就不能体现出一丝一毫的温柔来!
我在心底问着,眼睛酸涩,嘴唇在颤抖,眼泪就要掉下来了,但被我强忍回去了。
“不!”我坚持着,我绝对不会给任何女人机会的,我绝对不会让齐昊离开我的。
维丽娜似乎察觉到了不对劲,她显得有些尴尬和愧疚,听到我的话,她立刻站了起来:“行了齐昊,就别和晨晨计较了,是我回来的不是时候,我先回去了,有什么事情我们有时间再说。”她从头到尾都没看我一眼,还称呼我那么亲热,好像我们是多少年的朋友一样。
看到她要离开,我高兴,显得十分得意,但齐昊却紧张起来,那眼神好像十分舍不得。
“等一下娜娜。”他焦急的喊着,帅气的脸立刻急躁起来,回头狠狠瞪了我一眼,冷冷道:“你不走。好,我走!”
说着,拿过一旁的西服上衣,拥着维丽娜而去。
没错,我的眼神极好,他的确是拥着她离开的!
小时候,因为不满意,不顺心,我经常哭,一看到我流泪,爸妈就会放下手头上紧要的事物过来哄我。
但进入学校以后,我发现哭只对父母有用,所以我虽然趾高气昂,其余时间都是笑着我,甚至忘了哭泣的滋味。
但我没想到的是,站在齐昊的办公室里,看到他搂着另一个陌生女人离开,我竟然真的哭了。
泪水顺着脸颊流下,好像一把利剑穿心而过,看着那刺眼一幕,我觉得呼吸都痛。
虽然没确定她们两个的关系,但看到齐昊对那女人那么温柔而不是对我,我就觉得心痛。好像他要抛弃我了,不要我了一样。
我从小都是被人呵护备至长大的,我是女王,我是公主,但我一直认为齐昊就是我的天,如果天都塌了,那我还剩下什么?
“齐昊,你回来齐昊!,我走,我走可以吗,你回来!”
我蹲在他的办公室内大喊,但没有一个人回答我,我的声音在空旷的办公室内回荡,好生凄凉。
我宁愿我走,这样至少我知道他是在办公室里的。他一离开我就慌了,我不知道他会去哪儿,我怕我找不到他。
呆若木鸡从大厦出来,我像个没有灵魂的木偶。
不知道应不应该好好调查一下齐昊了,我突然间发现,我好像对他根本就不了解,我只知道我喜欢他,想要嫁给他,只知道他表面的东西,他的曾经,他的过往我好像一无所知呢。
“呵。”轻笑一声,我站在热闹的街道上,看着过往的人群,有嬉闹的孩子,相伴搀扶而过的老人,也有忙碌的上班族和赶时间的快递工,但这些人都和我没有任何交际,突然间发现我好像一个朋友都没有,因为我高傲、霸道、娇纵,好像没有人愿意和我来往。
原来我真的除了父母和齐昊以外,一无所有!
“哟,小妞儿,一个人?要不要哥哥陪陪你?”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boss很无奈:夫人请乖点》

第6章 :弄脏了,你赔不起


突然,一个满是戏谑的声音响在耳边,我惊恐回头,碎碎的短发随着我迅速转头的动作扫到了身侧男人的眼角。
“啊,臭娘们,敢欺负你大爷!”
张狂的声音响彻耳边,从他口中散发出一股让人呕寒的大蒜味,嘴巴在一张一合间让我准确看到了他的两颗龅牙,黄黄的,似乎还有绿色的菜根。
‘呕’我站在原地连连作呕,身子更是不断后退,要知道,这样的人根本不配与我接近。
我是大小姐,他是大老粗,要说穿的干净些吧,兴许我还会上前打个招呼,抛个媚眼,可她这样完全让人排斥,更别提后者了。
男人见我这般,似乎觉得有辱了他的自尊,双目圆瞪,那双肮脏的手就要向我袭来:“臭娘们,打了我还敢嫌弃我?哥哥看上你,是你的福气,还敢躲?看一会儿在床上要怎么躲!”
他张狂的说着,三步并作两步,很快便来到了我面前,看起来他不过三十五出头的样子,丫的,还哥哥?
“喂,你干什么?你放开我?弄脏了,你赔不起的!”
我不断后退,看着他那脏兮兮的手冲我的衣服上抓去,我满是排斥。
“呵,小妞儿好大的架子,哥哥的确赔不起怎么着?哥哥看上你了,现在就要你伺候我!”
说完话,他更是整个身子凑了过来,一把捏住了我的双肩,因为他是男人,力道本来就把,一把捏的我双肩生疼。
他更是将那张让人见了就想吐的嘴冲我的脸凑来,好像要亲我,让我更加惶恐。
“你闪开,闪开。救命啊,非礼啊。”
我大声呼喊着,双手更是胡乱伸展,我不断挣扎,我一定要甩开这个恶心的臭男人。
可不管我怎么做,他的力道比我大足足两倍,一把就扣住了我的手腕。
我想攻其下盘,因为那是男人最脆弱的地方,但好像他早有先见之明似地,双腿不知道怎么动了一下,立刻夹住了我搞搞抬起的脚,我单脚站立,重心不稳,他抓着我的手一个旋转,便将我按在了身后的柱子上。
我慌了,我吓坏了,我以为这是齐昊公司门口,我这么喊,一定会有公司的员工过来,再不济周围的路人也是可以帮忙的。
但是我错了,尽管我的呼喊声再大,周围车子的鸣笛完全将其覆盖。
就算有路人看到了,也只是甩甩头走开,或者站在一旁看戏,谁都没打算路见不平。
“你喊啊,你继续喊,最好留口气一会儿到我的床上喊!”
他说完,那恶心的嘴已经亲上我的脸,因为我不断挣扎,身子不断扭动,他一会儿是鼻梁,一会儿是嘴角,再向下便是脖颈。
我吓坏了,眼泪不争气的落了下来。
我后悔当初怎么没去学跆拳道,我后悔刚刚不和齐昊争执就好了。
我大声喊着救命。
“救命啊,非礼,非礼啊……你放开我,我命令你快点放开我,你要多少钱,要多少我都可以给你,我可告诉你,我爸是市长,如果你不放开的话,你会后悔的。”
我哭着喊着,根本不知道周围的围观者听到我这席话更是嗤笑出声。
猥琐男不但没有停下手中和嘴上的动作,反而更甚想要直接扯开我的衣服。
虽然是秋天,但为了美,我穿的单薄,而他只要大力度撕扯,我准会春光外泄。
我火了,我发了疯的大喊大叫,我使出实乃的劲儿想要将他挣脱,我堂堂乐晨,市长的女儿,怎么可能让一个臭男人给羞辱!
我重重地一口咬在了他禁锢我手的手腕上,他吃痛,果然没功夫撕扯我的衣服了。
我见此,立刻要跑,可没想到他仍然执着,甚至还对我破口大骂:“臭婊子,敢咬你,我现在就上了你!”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boss很无奈:夫人请乖点》

第7章 :有种你别跑


看着他那就应白骨爪似地脏手冲我抓来,我一个重心不稳,高跟鞋断了一只,我想我玩了,这会儿跑不掉了,难道我一世英名真的要毁在这个臭男人手里不成?那样齐昊一定会嫌弃我,会和我离婚的!
我哭着看着他,我奋力的摇头,我用眼神向周围的人求救,可我发现围观的人越来越多,可就没有一个报警或者上前帮忙的。
就在我绝望的时候,突然一个白影一闪,如一阵风在我眼前划过。
随后,便是臭男人划破天际的大吼。
“啊。”
如杀猪般的嗓音划破天际,好生刺耳。
我哽咽着,睁大眼睛看着眼前的一幕,突然出现的男人让我又惊又喜,还没等看清他的脸呢,便看到到他一记右勾拳,狠狠打在了臭男人的左眼上。
臭男人不服气,要上前拼命,可男人根本不给他这个机会,冗长的腿不由分说对准他的下查。
“啊。”
又是一声杀猪般的吼叫,便看到他整个人被踢飞了出去,我顿时傻眼,这招英雄救美,真够狗血的!
“小姐,你没事儿吧?”
不光人长得帅,声音也这么动听,我想他是除了齐昊和我爸爸之外,长得第三帅的男人了。
但由于刚才的惊吓,我惊魂未定,高跟鞋又断了一只,我刚起身,又不慎跌倒。
男人见了,脚步十分飞快,强有力的臂膀更是拦腰将我抱在了怀里。
阳光下,他的棱角格外好看,一身白色西装像极了童话故事里的白马王子。
一头棕色帅气长发,映衬着他棱角分明的侧脸,高挺的鼻梁,性感的红唇,真让我忍不住吞了口唾沫。
就算我拥有了齐昊,但我同样还是欣赏美丽的男人。
“谢……谢谢你,我还好。”
我挣扎着离开他的怀抱,虽然我承认那怀抱很温暖,和齐昊有一拼,但我知道我现在身为人妇,就不能做背叛我的丈夫,更不能给他丢脸,让别人说了闲话去。
“那就好。”
他温柔一笑,好像天地间没有人能与之媲美,他大有超过齐昊和我爸的架势。
“你……你是什么人?和老子抢饭吃,你不想在这西街混了是不是?”
臭男人被打的十分狼狈,却仍旧不甘心的走上前指着帅哥的鼻头叫喧,让我简直看不过眼。
“有种你别跑,我现在就报警,我和你说过了,我爸是市长,就凭你刚才对我的所作所为,就足够关押你的!”
臭男人听我这么一说,看到我严厉的表情,似乎有点儿怕了,他左右看了看似乎在想从那条路逃离更快一些。
帅哥见此,给了我个手势,示意我不要多话,他双手放在口袋里,缓缓上前。
看着他宽厚的背脊,给人一种莫名的安全感,我会心一笑,这男人如果交下了,似是个不错的选择。
“孙斯阳。”
他好听的嗓音在吵闹的大街上,仿佛是天籁之音一般,说的缓慢,一字一顿,清清楚楚。
臭男人一听,着实一惊,整个身子开始颤抖起来,虽然没有我刚才那样强烈,但看的出来他怕了。
“你……你就是孙斯阳?打遍西街的孙斯阳?”
他惊恐的说着,眼睛睁得老大,好像不敢肯定一般。
这条路的确叫做西街不错,可我怎么没听说过有这么一号人物?还是说我结婚一年,这里发生了天大的事情,被遗漏了?
“识相的就快滚,否则,我继续让你尝尝我拳头的厉害!”
他声音依然温柔的说着,但却有种不寒而栗的效果。
声色不大,足足让人闻风丧胆,臭男人见了,狠狠瞪了我一眼,然后撒腿就跑,样子十分狼狈。
“好!”
周围也不知怎么的,竟然响起了喝彩声,甚至还有鼓掌的,看到这个模样,我着实气得不轻,刚刚我那么狼狈,甚至差一点被人侮辱,这些人不但不帮忙,这会儿竟然叫好?
“你们都没听到我刚才说的是不是?如果再不走开,你们会他的下场一样!”我恶狠狠的说着,要知道我在学校里可是女王,什么人敢不听我的?
果不其然,这些人见到没去,径自散了,唯有这孙斯阳在阳光的映照下对我温柔一笑。
“抱歉,今天没开车子过来,要不然我给你打车吧。”
他指了指我断掉的一只高跟鞋,的确,这个样子我是不可能走回去的,多丢人啊。
“唔……不用麻烦了,谢谢你,要不是你,我真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了,如果不介意的话,给你的联系方式吧,有时间我一定会好好酬谢你的。”
我说着,用嘴温柔、最甜美的笑容回敬他,不是要勾引他,也不是让他注意到我,我只是觉得这个样子比较礼貌。
“那倒不必,举手之劳而已,你也不必对那些人介怀,毕竟现在的社会现实,你小心些。”
他说着,就要转身离开,但却没给我联系方式呢,我急了,就要上前去追,可一着急就忘记了此刻的窘迫,我一不小心,再次跌倒。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boss很无奈:夫人请乖点》

第8章 :突然的温柔


“哎哟。”
我发誓,我真的不是为了引起他的注意,但是脚脖子崴的厉害,生疼生疼的,让我不得不叫出声。
“你怎么了?”
孙斯阳听了,立刻转过神来,见到我一脸吃痛,他连忙将我的脚夺了过去。
此刻我坐在地上,看着他满是认真且温柔的替我扭动着脚踝,虽然好痛,但我一直紧咬着下唇,忍了。
不知道这一幕被齐昊看了会是什么效果,真的好想打给齐昊让他来接我,但现在他和那个娜娜没人在一起恐怕无暇顾及我了吧。
“看你走不了呢,如果你不介意的话,我送你吧。”
他说着,并不像询问的语气,反而带着几分命令,我木讷着点点头。
他将我拦腰抱起,我又一次靠在了他温暖的怀里,这里真的好暖,暖的让我竟然舍不得离开。
“幸福路521号。”
我对着司机大叔说着,那是我家的地址,一般人一听就知道那是有钱人住的地方。
“你是齐昊的妻子?”
孙斯阳问着,被他突然对视,我那可小心脏竟然猛然一跳,甚至漏掉了半拍,只顾着点头,忘记了答话。
“呵呵。”他爽朗的笑声传遍了整个狭小的空间,他坐在我旁边,我却连偷偷看他一眼的勇气都没有,我暗中扇了自个儿一巴掌,真是懦弱。
“说起来我和齐昊有过一面之交,你们结婚的时候可谓轰动了整个A市,只可惜那时候没抽出空来,没想到今天竟然撞到了。”
他说着,好像在自言自语一眼,动听的嗓音让人十分舒适。
“原来是这样,难怪我没听他说起过这个名字呢。”
我说着,而后立刻低下头去,感觉脸滚烫滚烫的,奇怪,我不是第一次接触男人了,我害羞个什么劲儿啊。
因为我腿脚不便,下车的时候依旧是他抱着我的,我没想到有朝一日与一个陌生男子也会频繁接触多次,我在心里祷告,千万不能让齐昊看到这样一幕,否则我就是跳进黄河也洗不清了。
可不得不说,我的祷告没有灵验,因为就在我回来的时候,保安先生已经快先一步用对讲机通知了室内,或许是我太害羞的缘故,我并没看到齐昊的车子已经停在了门外,否则我绝不会让孙斯阳继续抱着我的,我宁愿在门外等,等齐昊亲自过来接我。
“哟,才一个小时不见,乐晨,你好大的本事,你这是在报复我吗?”
我靠在孙斯阳的怀里,耳边突然传来齐昊的嗓音,让我浑身一颤,立刻将头从他怀里伸了出来,我惊愕的长大了嘴。
“老……老公?”
“齐先生,又见面了,你好。”
相反,孙斯阳见到这样一幕,好像一点儿都没觉得尴尬,反而依旧抱着我没准备松开。
他这样和齐昊打招呼,脸上挂着满是温柔的笑,好像他才是我的丈夫一般。
“怎么,还不打算到老公身边来?”
齐昊并没有正视孙斯阳的脸,反而像对陌生人一样,看着他怀中的我。
我尴尬极了,想要挣脱,可没想到孙斯阳反而加重了他手中的力道。
我一惊,他这是什么意思?
“齐先生,令夫人在西街差点被人侮辱,好在我碰巧路过,否则后果不堪设想。”
他笑意盈盈的说着,从我的角度看去,怎么觉怎么像个混混。
难不成他穿的西装革履的,实质上却是个穷小子,还需要齐昊给赏钱不成?
“哦?那就多些孙先生帮忙了,我会好好谢你的。”齐昊简练的说着,他对待陌生人一项是冷冰冰的,好像别人欠他二五八万似地,相反,我已经见怪不怪了。
“怎么这么不小心,恩?记住,下一次有这种状况一定要先报警,然后给我打电话,知道不?”
他突然对我温柔起来,好像一切都是做给孙斯阳看的,面对他突然的改变,我在心里‘扑哧’一乐,他这是吃的哪门子的醋啊。
成功从孙斯阳怀里接过我的身体,齐昊又恢复了刚刚的冷酷“如果有时间就进来喝杯茶吧,当然,如果没时间就算了。”
他说着,显然是不打算让人进来,体面话而已。
我有点不高兴了:“齐昊!”
孙斯阳似乎看出了齐昊对自己的敌意,他笑着从口中逃出一张卡片,塞到了我手里:“既然要谢,当然得你亲自才行,今天的确没什么时间,改天吧,我等你电话。”
这两个大男人到底在搞什么鬼,难道他们认识?难道他们之间有什么过节?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boss很无奈:夫人请乖点》

第8章 :突然的温柔


“哎哟。”
我发誓,我真的不是为了引起他的注意,但是脚脖子崴的厉害,生疼生疼的,让我不得不叫出声。
“你怎么了?”
孙斯阳听了,立刻转过神来,见到我一脸吃痛,他连忙将我的脚夺了过去。
此刻我坐在地上,看着他满是认真且温柔的替我扭动着脚踝,虽然好痛,但我一直紧咬着下唇,忍了。
不知道这一幕被齐昊看了会是什么效果,真的好想打给齐昊让他来接我,但现在他和那个娜娜没人在一起恐怕无暇顾及我了吧。
“看你走不了呢,如果你不介意的话,我送你吧。”
他说着,并不像询问的语气,反而带着几分命令,我木讷着点点头。
他将我拦腰抱起,我又一次靠在了他温暖的怀里,这里真的好暖,暖的让我竟然舍不得离开。
“幸福路521号。”
我对着司机大叔说着,那是我家的地址,一般人一听就知道那是有钱人住的地方。
“你是齐昊的妻子?”
孙斯阳问着,被他突然对视,我那可小心脏竟然猛然一跳,甚至漏掉了半拍,只顾着点头,忘记了答话。
“呵呵。”他爽朗的笑声传遍了整个狭小的空间,他坐在我旁边,我却连偷偷看他一眼的勇气都没有,我暗中扇了自个儿一巴掌,真是懦弱。
“说起来我和齐昊有过一面之交,你们结婚的时候可谓轰动了整个A市,只可惜那时候没抽出空来,没想到今天竟然撞到了。”
他说着,好像在自言自语一眼,动听的嗓音让人十分舒适。
“原来是这样,难怪我没听他说起过这个名字呢。”
我说着,而后立刻低下头去,感觉脸滚烫滚烫的,奇怪,我不是第一次接触男人了,我害羞个什么劲儿啊。
因为我腿脚不便,下车的时候依旧是他抱着我的,我没想到有朝一日与一个陌生男子也会频繁接触多次,我在心里祷告,千万不能让齐昊看到这样一幕,否则我就是跳进黄河也洗不清了。
可不得不说,我的祷告没有灵验,因为就在我回来的时候,保安先生已经快先一步用对讲机通知了室内,或许是我太害羞的缘故,我并没看到齐昊的车子已经停在了门外,否则我绝不会让孙斯阳继续抱着我的,我宁愿在门外等,等齐昊亲自过来接我。
“哟,才一个小时不见,乐晨,你好大的本事,你这是在报复我吗?”
我靠在孙斯阳的怀里,耳边突然传来齐昊的嗓音,让我浑身一颤,立刻将头从他怀里伸了出来,我惊愕的长大了嘴。
“老……老公?”
“齐先生,又见面了,你好。”
相反,孙斯阳见到这样一幕,好像一点儿都没觉得尴尬,反而依旧抱着我没准备松开。
他这样和齐昊打招呼,脸上挂着满是温柔的笑,好像他才是我的丈夫一般。
“怎么,还不打算到老公身边来?”
齐昊并没有正视孙斯阳的脸,反而像对陌生人一样,看着他怀中的我。
我尴尬极了,想要挣脱,可没想到孙斯阳反而加重了他手中的力道。
我一惊,他这是什么意思?
“齐先生,令夫人在西街差点被人侮辱,好在我碰巧路过,否则后果不堪设想。”
他笑意盈盈的说着,从我的角度看去,怎么觉怎么像个混混。
难不成他穿的西装革履的,实质上却是个穷小子,还需要齐昊给赏钱不成?
“哦?那就多些孙先生帮忙了,我会好好谢你的。”齐昊简练的说着,他对待陌生人一项是冷冰冰的,好像别人欠他二五八万似地,相反,我已经见怪不怪了。
“怎么这么不小心,恩?记住,下一次有这种状况一定要先报警,然后给我打电话,知道不?”
他突然对我温柔起来,好像一切都是做给孙斯阳看的,面对他突然的改变,我在心里‘扑哧’一乐,他这是吃的哪门子的醋啊。
成功从孙斯阳怀里接过我的身体,齐昊又恢复了刚刚的冷酷“如果有时间就进来喝杯茶吧,当然,如果没时间就算了。”
他说着,显然是不打算让人进来,体面话而已。
我有点不高兴了:“齐昊!”
孙斯阳似乎看出了齐昊对自己的敌意,他笑着从口中逃出一张卡片,塞到了我手里:“既然要谢,当然得你亲自才行,今天的确没什么时间,改天吧,我等你电话。”
这两个大男人到底在搞什么鬼,难道他们认识?难道他们之间有什么过节?

继续阅读《boss很无奈:夫人请乖点》


版权声明:未经书面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对既成事实本站将保留所有的权利。

无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