萧峰,萧峰哥(农女小奴隶)最新章节全文免费阅读

小说:农女小奴隶
分类:现代言情
作者:萧峰
简介:天东市凌晨两点的夜空依旧璀璨夺目,位于这座城市最繁华街道上的豪华别墅区内,一辆红色的限量版法拉利跑车刚刚启动引擎
“喂,萧峰哥,十分钟之后下楼,我去你家楼下等你
”是一个甜美的女声....
角色:萧峰,萧峰哥
萧峰,萧峰哥(农女小奴隶)最新章节全文免费阅读

《农女小奴隶》免费试读免费阅读


第1章 出轨


天东市凌晨两点的夜空依旧璀璨夺目,位于这座城市最繁华街道上的豪华别墅区内,一辆红色的限量版法拉利跑车刚刚启动引擎。

“喂,萧峰哥,十分钟之后下楼,我去你家楼下等你。”是一个甜美的女声。

“文琦?可是丞馨明天一早的飞机……”电话另一端的男声有些许犹豫。

“萧峰哥,是你做决定的时候了,你是愿意跟我结婚,从今以后住豪宅开跑车,走到哪里都有人鞍前马后,还是愿意跟丞馨结婚,一辈子为了车贷房贷累个半死!”女声说罢,顿了顿又撒娇道:“我是真的心疼你呀。”

十分钟后,文琦的车到达了萧峰楼下,萧峰已经站在那里等候着。

她满意的点点头,嘴角的笑更是勾人的妩媚,然后将跑车的敞篷放了下来:“这才是我最爱的萧峰哥,快上车吧,人家都想死你了。”

“我也想你宝贝,让我亲一口,我想你想的都睡不着了。”刚刚上车,萧峰便急不可耐的朝着驾驶座上的文琦扑去。

“既然想我,为什么还惦记着丞馨,你到底要不要跟她分手!”文琦有些气恼。

“宝贝你说什么呢,我怎么可能惦记着那种女人,她长得丑不说还不温柔,我刚刚之所以说等她明天一早回来,是因为我想彻底跟她摊牌,我要跟她分手,然后娶你,我最爱的小宝贝。”男子一边说着,一边伸手挑逗着文琦。

“这还差不多……萧峰哥你知道的……我的心里只有你,谁让你长得这么帅气,身材这么健硕,所以今生今世……我非你不嫁,而且……而且我也已经向爸爸打过招呼了,他说明天一早,你便可以去公司报道,他直接任命你为分公司的……额……疼,分公司的总经理。”她并没有阻止萧峰的逾越。

“好了宝贝,这些跟你相比都不重要,所以……”萧峰将嘴角的笑意尽数隐藏,然后毫不犹豫的吻上文琦的唇。

“萧峰哥,咱们这是在车上,去你家吧,万一有人经过,被人看到我会不好意思的。”文琦脸颊绯红,她欲罢还休的伏在萧峰耳畔道。

“大晚上的会有什么人,再说了,就算有人看到怎么了,咱们正大光明,过不了多久就要领证结婚了。”

“那等会儿,我先将车子的敞篷关上,这样实在是太……啊……太舒服了。”文琦经过萧峰的一番挑逗,已经不知所云。

“舒服吗宝贝,接下来还会更舒服。”

文琦越发享受着这一切。

可就在他不经意间抬头的一瞬,整个人愣着原地,身上的动作也停止了:“丞,丞馨,你怎么现在回来了?”

“我若不是现在回来,又怎么看到这种画面,萧峰,你这个混蛋!”丞馨的手里除了行礼箱,还捧着一大束玫瑰花,她之所以选择连夜赶回来,是想给萧峰一个惊喜,然后向他求婚的。

“你就是丞馨?既然你都看到了,那就识趣一点,萧峰哥根本不爱你,你一个又老又丑的老女人,干嘛非霸占着我的萧峰哥不放手,真是贱!”文琦从真皮座椅上起身,她衣衫不整却依旧傲娇的颤动着,就连嘴角的鲜艳口红,都映在萧峰的脸上那样刺目。

“她说的都是真的?”丞馨还想再做最后一次确认,毕竟自己印象中的萧峰,积极阳光,热情向上,这也是自己谢绝全部追随者,死心塌跟随着一贫如洗的他在一起三年的缘由,这三年里,萧峰的吃喝拉撒全都由丞馨负责,本身就是工作狂的丞馨为了让两人有更好的生活,从而更加拼命的工作,甚至就连他们面前的这个家,都是靠着丞馨多年打拼以及娘家接济,才首付买下的房子!

“萧峰哥你愣着做什么,赶紧告诉她啊,告诉她你根本不喜欢她!”一旁的文琦不耐烦的催促着。

“事到如今我也没什么好说的了,你也看到了,是,我萧峰是混蛋,但是你也别觉得是我对不起你,毕竟当初是你死皮白赖的追求我,我可怜你才跟你在一起的,而且有我这样拿得出手的男朋友,不一直都让你那些同事羡慕嫉妒吗!”萧峰心一横,将憋屈在心里的话全都说了出来:“但是丞馨你拍拍胸脯自己说,虽然咱们在一起三年,可上过一次床吗?你整天自视清高说什么要将第一次留在新婚之夜,那你好好留着,咱们分手吧,都三十多岁了,还装什么清纯,真以为自己是十几岁的小女孩?”

“不,这不是真的,我不相信,你说了你会娶我的,咱们的婚房都买好了……”丞馨不想看到这样的结局,毕竟这三年里,自己付出了全部,她所有努力的源泉,都是她和萧峰的未来。

“哈哈,真是笑话,也不看看你买的这个小房子,不过才九十平而已,你问问萧峰哥,我最小的一栋别墅有几百平?你再问问萧峰哥,你一个月的工资,够不够我给萧峰哥一天的零花钱?”文琦继续嘲笑着。

“萧峰啊萧峰,我真的从来没有想过,在你的眼里,我竟然如此的不堪,好啊,既然你想跟这个贱女人在一起,我成全你便是了!”丞馨听着萧峰的话,心一刻之间便死了,自己爱了那么多年的男人,她直到今天才算是看清了他的真面目!

“怎么成全?”萧峰好奇。

“这样,你过来!”丞馨说罢,勾了勾手指,萧峰自然上前,毕竟他想去一问究竟。

等到他完全靠近,丞馨丢掉手里的鲜花,抬手便甩在他脸上三个响亮的耳光!

“丞馨,你,你竟敢打我,你……”萧峰从未想过,平日里对自己百依百顺的丞馨,打起人来的时候竟然这样狠毒!

“打你怎么了,打你还用挑日子吗?你这种人渣,就该打!萧峰我告诉你,从今天起,咱们分手了,你记住,是我甩的你,你这个只知道吃软饭的贱男人!”丞馨说罢,便要转身离开。

“你别走!”这个时候文琦挡在丞馨面前气势汹汹的质问着:“你说谁是人渣,你说谁贱!”

她说罢,还要抬手给萧峰报仇,但丞馨却在她的手抬起的瞬间,将她的胳膊按压在身下,文琦只觉得胳膊锥心的疼,她想要挣脱,却不能移动分毫:“你最爱的萧峰哥难道没有告诉你,我练过武?”

“啊,疼。”文琦哭喊着。

这个时候,萧峰恼羞成怒,他从车上拿出一根钢制的球杆,然后用尽全身的力气,狠狠的打在了丞馨头上。

丞馨毫无防备,瞬时倒在地上,血流不止。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农女小奴隶》

第2章 穿越失贞


丞馨再次有意识的时候,只觉得浑身酥软燥热,xiashen也是隐隐作痛,但是痛过之后,酥麻中又夹杂了一丝快感,忍不住轻吟出声,嗯……迷迷糊糊之间睁开眼,一个男子正伏在他的身上辛苦耕耘着,比起那个渣男萧峰,不知道要好看多少倍!

丞馨想,这世上怎么可能有这样好看的男人?

但是等等,之间现在是在被qiangjian,她用力扭动着身子试图挣脱,但是一阵挣扎之后,却发现于事无补:“你,你是谁?”

“嘘,别动,爷在帮啊小奴隶。”男子邪魅的笑着。

奶奶的,你才是小奴隶,老虎不发威,真当我是病猫啊!

“放开我,信不信我现在就报警!”这个男人一定是萧峰那个渣男找来羞辱自己的人吧,本来她以为自己被那当头一棒打死了,却不成想她不但没死,而且还失去了她最宝贵的贞洁!

“嘘,小宝贝别动,你看你现在都说胡话了,乖乖,这才刚刚开始,我可是能坚持好久的。”男子依旧邪魅的笑着,然后更加猛烈的进攻着:“你一定会知道,什么叫醉仙梦死的。”

“放开我!”丞馨再次反抗,却发现四肢都已经被他捆绑在床上,根本动弹不得。

但是男子却听话的停下了动作,然后饶有兴趣的看着丞馨。

可是为什么现在的自己却觉得异常空虚,而且身上烧心挠肺的热,她不得不在被控着四肢的前提下,有限的扭动的身体,可越是这样,越是觉得饥渴难耐:“好热,好痒!”

“你刚刚被巫森灌下了药物,是不是知道我对你有多好了,都说了我是在帮你,乖乖,我再进去了。”男子看着丞馨难受的样子,又一次忙碌起来。

既然是自己yuhuo焚身,丞馨也没了反抗的力气,她慢慢试着接受面前的男子,但是不得不说,在男子的努力下,自己的yu火焚身得到了很好的缓解,而经过两人的一番配合,床上已经展露出一片殷红的耀眼夺目。

“第一次?”男子有些意外之喜!

“费什么话,赶紧继续!”丞馨现在哪里有心思说旁的。

终于在许久之后,丞馨在男子的努力之下感觉到了浑身的愉悦轻松,她的脑子也渐渐变得清醒。

巫森?药物?

丞馨在想,难道不是因为萧峰吗?

这个时候由于男子突然之间的力道加剧,丞馨的头不小心撞在床角的上,本来是小小的撞击,但不知为何丞馨的头开始剧烈的疼,然后一段又一段陌生的记忆涌入她的脑海。

她不叫丞馨,而是叫孙栾?

她现在没在天东市,而是在石坤镇?

而且还是被家里人卖到石坤镇的!

也就是说,现在的自己是个奴隶,或者更准确的说,是最低等的妓隶奴!

没错!她的确在那场车祸中死了,然后穿越了!

穿越到了一个架空的古代王朝蜀逐!一个买卖奴隶合法的朝代蜀逐!

老天爷,你确定没有开玩笑吗?

既然买卖奴隶合法,那至少让自己是个奴隶主或者什么小姐啊,怎么偏偏是最最低等的妓隶奴呢?

“喂,小宝贝,就算你现在不难受了,也好歹配合一点啊,你这样心不在焉的,让我怎么好好继续下去?”男子有些恼火,用自己的身子来帮着一个妓隶奴泻火,已经是很丢人的事,但是这个人竟然还如此过河拆桥!

“你这样捆着我,我怎么配合啊,先将我身上的绳子解开,我一定会好好配合的。”丞馨,不,应该说是孙栾环顾四周之后明白了一个道理,现在想要脱身,还只能求助身上这个不知是谁男子。

“这才乖嘛。”男子满意的笑笑,然后麻利的解除了捆在孙栾手脚上的麻绳。

但是不成想,孙栾却在得到自由的那一刻起,来了一个大翻脸,她灵巧的将男子压制在身下,然后用尽全身力气将他的胳膊拧在身后:“巫森呢?”

“你真的是翻脸不认人啊!”男子想要反抗,但是孙栾按压的很是巧妙,他根本动弹不得一下。

这些还都是要感谢穿越之前丞馨学的几招防狼术,虽然在文明的现代没有用到,但是到了这个陌生的古代,还算有点用,如此也算对得起那大几千白花花的现金了。

“说不说,不说信不信我杀了你!”孙栾继续威胁道。

她穿越的这个叫做蜀逐的古代王朝,虽然买卖奴隶合法,但是这里根本没有什么神魔鬼力,也就是说这里的人跟正常的现代人没什么两样,就算有几个会功夫的人,也不过是一些简简单单的拳脚功夫,那些逆天神功飞檐走壁什么的,在这里根本没有。

如此也算是一条优点,至少只会几招简单防狼术的自己,不至于被人欺负的太过体无完肤。

但是那些都是后话,现在她要找到那个巫森,也就是买下自己的人,然后拿了自己的卖身契回,去找自己那狠心的大嫂,问问她为何将自己卖到奇货阁!

反正她现在已经是死过一回的人了,既然老天爷让她能够同时拥有两个时空的记忆,那便是有一定的道理的,上一世自己被渣男耽误了大好的青春年华,这一世她要在这蜀逐一点点找补回来,就算是最最低等的妓隶奴又怎么样,只要自己心不死,就一定会走上人生巅峰的。

虽然在蜀逐还没有任何一个奴隶能够摆脱自己奴隶的命运,但是她从来都不信命!

她信自己,接下来的日子,不管是钱,还是美男,她都要!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农女小奴隶》

第3章 三月之约


“巫森长得那么丑,他想要非礼你,也不能说是非礼,毕竟人家买下了你不是,但是我这个人吧,就是爱管闲事,我总不能让一朵鲜花就这样插在牛粪上吧,所以我只好将巫森打晕,扔在院子里,然后亲自上阵了。”男子对于自己的遭遇很是委屈,刚刚分明是自己救了她,可是她却不知好歹。

“早说不就完了。”孙栾说罢,便松开了手欲要朝着院子里走去。

“你好歹穿上衣服再出去也行啊,难不成刚刚我没有让你尽兴,你还想去找那个丑男再来一次?”男子在孙栾身后好心提醒着。

虽然经过他的提醒,孙栾才意识到自己现在还是一丝不挂,但是他这样的提醒方式,孙栾并不喜欢:“再废话信不信我杀了你!”

男子不再说话,眼睛直勾勾的盯着孙栾光滑的身躯。

“闭上眼睛不许偷看!”孙栾又一次朝着男子吼道,她料定这个男子并不是自己的对手,也便胆子越来越大了。

男子倒也乖巧,让闭上眼睛也便闭上了,可是等到孙栾穿完衣物往外走去的时候,却听到男子在身后不紧不慢的说了一句:“刚刚都近距离看遍了,现在还有什么不好意思的。”

孙栾回头一记眼神杀,那男子的嘴巴赶忙闭上。

算了算了,正事要紧,孙栾自我安慰着。

院子里一个又丑又老的男人,孙栾不用看便知道此人就是巫森,毕竟她刚刚被大嫂卖到奇货阁,这个巫森就站在了她的面前,或许是他从来都没有见过孙栾这样好看的女子,他呆呆的站在那里口水流了一地。

奇货阁买卖人口看的只是银子,根本不管买家是谁,反正只要银子合理,卖给谁都是卖,所以自然而然的,在收了巫森一羌银子之后,孙栾理所应当的成为了巫森的人。

孙栾想一定是原主被巫森带回家之后,药物给灌得太多了,以至于巫森还什么都没有做,原主便死去了,而她刚刚穿越而来的时候,伏在她身上的那个男子,一定是觊于她美色又买不起只好来偷吃的人。

虽然他不知道当自己打倒了巫森然后扔出门外,屋里的原主已经换了灵魂。

“醒醒,醒醒!”孙栾用脚踹着地上的巫森。

“你确定要将他叫醒?到时候我们两个人,你觉得你能打得过?”那男子的声音又一次响起。

“你什么意思?”孙栾想想,的确是这个道理,但是男子这样说,居心何在?

“你不就是想要这个,这个现在在我这里,你若是追上我,我便给你,若是追不上,以后你便做我的妓隶奴,你说好不好。”男子得意的朝着孙栾晃了晃手里的卖身契,然后拔腿就跑。

“你给我!”孙栾一下子找准了目标,便马不停蹄的朝着男子而去。

“奉劝你一句,虽然你有三拳两脚的功夫,但是你一个女子,又怎么可能追的上我,而且就算你将卖身契要回去了又能怎么样,等有一天被奇货阁的人发现了你,还不是再将你带回去贩卖,如此你还不如便宜了我,而且你也知道,我的体力一级棒,跟着我你不会吃亏的。”那男子一边跑,一边朝着身后的孙栾喊道。

其实男子说的不错,奇货阁身为奴隶买卖最大的垄断者,更是唯一的操纵者,他们自然有许许多多的分阁,在蜀逐,奇货阁可谓是遍地开花。

而为了区分奴隶与非奴隶,奇货阁更是想出了巧妙的办法:所有买来的奴隶,都会在右手手腕处用特殊的烙铁烙印上朱红色的烙印,然后按着奴隶等级的晋升,每高一级加一条烙印;奴隶主则是在右手手腕处带着特有的蓝色手腕,平人为浅蓝,陌人为深蓝;官则在右手手腕处带着明黄色的金属手腕,手腕上清晰的刻着等级官衔,相比之下,平民手腕上什么都没有。

这样的办法就连当今皇上都是点头认可了的,所有只要一朝成为奴隶,不管是什么等级的奴隶,不管将来以后有没有了主人,奴隶便永远都是奴隶,常年在外巡视的奇货阁看守,他们的工作便是寻找流浪在外没有主人的野奴,然后将其重新带回奇货阁贩卖。

说到这里,的确应该说一下蜀逐人的等级划分,在蜀逐,不论男女,统一分为奴隶,平民,奴隶主,官和王者五个等级。

而这五个等级,又会有详细的划分,奴隶分为妓隶奴,隶奴,妓奴,苦隶,行隶和劳隶六个细类;平民就是平民,没有具体的细分;奴隶主则被分为平人和陌人两种;官被分为凡士,平士,陌士,凡官,平官,陌官,凡主,平主和陌主九个细类;王者自然是王爷和皇上两种。

这五个等级里,任何一个高等级的人都可以随意买卖低等级的人,不管是奴隶还是官,更不管是不是只高一个细类;每一个人的等级晋升必须由自己细类以上的人同意才能晋升,而且这个自己细类以上的人还必须在官等级以上;不管曾经是什么人,只要一旦成为奴隶,就算再怎么等级晋升,终身也都只能是奴隶。

所以说官大一级压死人,是有一定道理的。

但是这些对于孙栾来说不重要,因为她原本就不是官,更不是被比自己等级高的人所贩卖的,而贩卖她的人是她的大嫂,是为了霸占孙栾爹娘留下的几分薄田,而将她偷偷卖了的黑心大嫂!

这仇,孙栾一定得报!

“乌鸦嘴,万一我不会被抓回去呢?”孙栾可不想自己一辈子都做奴隶,虽然面前是铁一般不可更改的历史先例。

“行,那咱们一言为定,不管你去哪里,只要三个月之内不被奇货阁抓回去,我便将这卖身契还给你,怎么样,够不够仗义!”男子对着跟在身后气喘吁吁的孙栾喊道。

“一言为定,三个月之后,还是这里,不见不散!”孙栾点点头,这还算是句让她听了顺耳的话。

男子笑笑,很快便消失在了孙栾的视线之中。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农女小奴隶》

第4章 爷的奴隶


孙栾低下头,看看自己手腕处的朱红烙印,心头说不出的惆怅,但她并不是矫情的人,既然事情已经成为这样的,那也便只能从绝境里寻找光明了。

所以她麻利的将衣袖撸下,将手腕处的烙印尽数隐藏,然后调整了呼吸,以最为平缓的状态继续前进,她可不想还没有回到,便先被奇货阁的看守给抓回去。

待到孙栾走远,在刚刚男子消失的地方探出一个小厮的脑袋,很快,那个脑袋又一次收回去:“爷,那个小奴隶走了。”

“找打,爷看上的女人,只有爷能叫她小奴隶!”是刚刚那个男子的声音,他挥舞着手里的折扇打在小厮脑袋上,折扇不过是平常的折扇,但是挥舞在他的手上,竟呈现出完美的弧度。

“可是爷,她的确只是一个小奴隶啊,而且还是最最低等的妓隶奴,您怎么能够看上她呢,若是回去让皇后娘娘知道了,可是会要了小的的命的。”小厮仿佛有些不服气,他嘟嘟着嘴巴倔强道。

“又忘了爷说过什么了!”男子冷哼一声,用折扇指着小厮质问着。

小厮低低头,赶忙自打嘴巴:“小的该死,小的该死,您看小的这张嘴,是夫人,夫人怎么能够允许您的身旁,有那样低贱的女子,不光是夫人,就连皇,不不,就连老爷也不会同意啊!”

“爷要做的事情,没有人能够阻止,再废话那么多,明早就回宫去!”男子板着脸,言语之中带着不容有他的冷峻,听到这里,小厮不敢再多说一句。

“想要三个月,爷便给你三个月,爷倒要看看经过三个月的磨难,你是不是感激涕零的对爷来投怀送抱!”折扇被男子潇洒的甩开,他昂首阔步朝着前方走去,看着男子的背影,小厮不敢迟疑,赶忙一路小跑从身后跟着。

距离石坤镇的路程不算近,她身无分文,又不敢太过招摇以免引来旁人关注,所以只能一步一步的走回去。

但是自从被那黑心的婶婶贩卖直到现在,她还一点东西都没有吃,加之在来之前刚刚跟那个偷吃的男子一阵云雨外加一路狂奔,所以体力已经消耗的差不多,此刻,她真的精疲力尽外加饥肠辘辘了。

等孙栾拖着沉重的身子,忍着满身的脏乱泥泞走回的时候,已经是两天之后。

“娘,上次你从镇上买回来的肉还有吗?我饿了,我还想吃。”刚刚进孙家的茅草院子,孙栾便听到她那好吃懒做的侄子孙大狗喊着。

紧接着便是孙刘氏的大嗓门,孙栾不用看也能想象的到,此刻的孙刘氏正在吹胡子瞪眼,用她那满脸堆积着肥肉的老脸朝着孙大狗喊着:“吃吃吃,你就知道吃,现在家里连米都吃不起了,还要吃肉!就你那杀千刀的姑姑才能卖几个钱,为娘我能够买回来多少肉?想吃肉找你那没用的爹去,他整天不是下田就是上山打猎,也没能带回几只荤腥,我一个妇道人家,找我什么用!”

“你胡说,孙栾长得那么好看,肯定非常值钱,而且上次我都听到了,你告诉我爹她卖了五十分呢!那么多银子,你不多买点肉回来吃,干嘛只买那么一点点。”孙大狗没有遗传他爹孙喜的英俊,反而将孙刘氏的刻薄长相遗传的一览无余,不但如此,就连满身的肥胖也全然遗传,如此一看,便知是她的亲生儿子。

其实孙栾卖了不止五十分,而是一百分,但孙李氏并没有将实话告诉孙喜,她将那些银子留了起来,自然有她的小心思,毕竟儿子一天比一天大了,她要为儿子留出银子娶媳妇:“臭小子,让你下田干活你整天这事那事的偷懒,怎么趴墙根偷听倒是那么勤快!”

“我不是偷懒,反正田里的活有孙栾和爹在干,哪里还用我,再说了,不但是我没有下田,你和妹妹孙二妹不也都从来不下田?”孙大狗继续顶嘴。

“孙栾下田那是之前,但是现在她都已经卖给人家做奴隶去了,哪里还能来帮咱们下田,你已经十五了,以后咱们家里的大大小小,你都得顶起来,千万不要像你那懦弱无能的爹,什么事情都做不好!”孙刘氏恨铁不成钢。

“大嫂五十分就将我卖在了奇货阁,但是你可知道,我被奇货阁卖了整整一羌银子呢!亏大了你!”不知不觉中孙栾已经进入房间,她淡定自若的说着。

在蜀逐,银子一百利是一分,一千分是一羌,一万羌是一苑,一万苑是一炆,一万炆是一岛,一万岛是一弃,一万弃是一彻,一万彻的是一大毫。

一羌!那可是够一户平常人家几年的吃穿用用度!

“孙栾?你这个杀千刀的死丫头,你怎么回来了!若是被奇货阁的看守找到可怎么办!你不想活我们一家还想活呢!看我不打死你的死丫头!”孙刘氏看着孙栾的出现,也不再继续理会儿子孙大狗,而是惊恐万分的看着孙栾,待确定来人正是孙栾之后,惊恐转变为愤怒。

她说罢,便扬起宽厚的肥掌要朝着孙栾打来。

孙栾自然躲避,几个回合下来,由于她的体力耗尽,她被孙刘氏完全抓住,孙刘氏找准时机,抬手便要狠狠地打来。

“我已经被奇货阁卖给了奴隶主,你若是将我打出个好歹,可是要赔钱的!”孙栾知道,现在能够救自己的也只有钱了。

这话果真奏效,孙刘氏的手掌愣在空中不敢继续下降:“那你说说,回来做什么!”

孙栾知道自己处于劣势,加之现在又渴又饿,所以不宜硬碰硬,为了填饱肚子,她只能装巧卖乖:“大嫂,我是被卖了不假,但是买我的人命短,刚刚买我回去就一命呜呼了,我真心惦记着大嫂你,旁的不说,我若是走了,这田里的活你们怎么能够忙的过来?再说了,咱们偏僻,奇货阁的看守一时半会儿找不来这里,倘若他们真的来了村里,你再把我交给他们也不迟啊,那个时候,他们还能奖励你举报有功呢,在此之前,我还能在家里帮大嫂收拾一下田里的活,岂不是一举多得?”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农女小奴隶》

第5章 农家画书


“就是这样?”孙刘氏狐疑的眼神透露着不可置信。

“说实话,我本来想去镇上二哥孙恒那里的,但是他那里你也知道,他倒插门去了殷家,那殷巧本来就看不上咱们孙家,若是我去投靠他们,肯定会被殷巧出卖,重新抓回奇货阁的,我想与其那样,还不如回咱家,帮大嫂你干活什么的。”孙栾知道孙刘氏多疑,所以只能将所有的前因后果都告诉她。

孙刘氏五大三粗,虽然孙栾有三脚猫的功夫,却并不能与之抗衡,加之孙大狗并不将她这个姑姑放在眼里,所以她能够想到自己在孙家的日子不好过,甚至比起之前更加不好过,可就算再不好过,也比去给旁人当妓隶奴强,没办法,为了生存,孙栾只能暂时忍耐。

“我可告诉你了,暂时留下你就是为了让你干活的,你千万别偷懒,若是让我发现你偷懒,我立马将你送回奇货阁,还能赚一笔银子。”孙刘氏听闻孙栾这样说终于算是相信了孙栾,但也仿佛抓住了孙栾的把柄,她整个人趾高气昂的坐在那里,然后丢在地上一小块烤红 薯给孙栾吃。

“我知道的。”孙栾机械的应付着,整个人的心思都在这小块烤红 薯上,她真的饿极了。

就在她刚刚张嘴想要啃下去的时候,孙大狗却不怀好意的将那块烤红 薯从她的手中抢走:“孙栾姑姑,你现在都是妓隶奴了,我可是听说,妓隶奴吃饭之前,要先向主人磕头谢恩的。”

十五岁的孙大狗人高马大,已经将近一米八的大个子,所以比力气,孙栾还是有自知之明的,她故弄玄虚:“妓隶奴吃饭之前的磕头谢恩有什么好看的,你想不想看更加精彩的?”

孙大狗虽然粗壮,却没什么脑子,一听孙栾这样说,眼里都是好奇:“什么更加精彩的?”

“就是你喜欢看的书里的精彩。”孙栾一个眼神示意。

孙大狗哪里认识什么字,他所看的书,不过是从村里那些坏孩子手里借来的小画书,无需看字,反正他也看不懂字,单看上面香艳的画面便能让其鼻血直流。

“奥奥,好啊好啊,那个我喜欢。”听到这里的孙大狗已经开始想入非非,加之姑姑孙栾身材极好,若是通过她的嘴巴来将那些事情诉说一便,简直比看图说话惊心动魄多了,所以他痛痛快快的将手里的半块红 薯给了孙栾。

“孙栾,你说的是什么书啊?大狗,你平日里还看书呢?我怎么不知道?你认识书上写的什么?”自然这样的事情孙刘氏是不知道的,不然她一定得打断了孙大狗的狗腿,至于孙栾怎么知道,那还要得益于孙刘氏的压榨,平日里他们这茅草房里大大小小的家务活,都是孙栾一人在忙碌,自然孙大狗所藏的那些小画书在什么地方,孙栾是知道的。

“娘,你就别管这些了,我知道看书是好事。”孙大狗开始打着马虎眼:“你不是一直都希望我有出息吗?我正在往有出息的路上走着。”

“也是,我孙刘氏的儿子一定得有出息,将来还是要做大官的,等到了那个时候,我要找十个,不二十个丫鬟伺候着,不,丫鬟也不行,我也要买二十个小奴隶,让她们整天看着我的脸色过日子!”孙刘氏已经开始憧憬着不着边际的美好。

这样的勾勒也给孙大狗提供了妄想的开端:“娘,若是真的有一天我当了大官,我要买一宅子的奴隶,她们不但要看着我的脸色过日子,还要长得好看,至少跟孙栾一样,我要天天陪着我饮酒作乐,逍遥快活!”

……

娘俩说话间的功夫孙栾已经将那半块红 薯吃完,虽然不能完全充饥,但是她也明白,这个时候那黑心的孙刘氏自然不会拿出更多的吃食给自己,所以想要吃到更多东西,她还要做点小动作。

而这点小动作做起来还是比较容易的,还不等母子两人憧憬完所谓的美好奢淫,孙栾已经走到孙刘氏面前,然后将手里的小画书高高举起:“大嫂,我不比大狗出息,毕竟我不认字,你看看,这就是大狗平日里看的书。”

孙大狗还在他所假想的美好中没有走出来,自然也没有听见孙栾的话,但是这个时候,孙刘氏已经信心满满的接过孙栾奉上的书,然后有些得意的翻看着。

“孙大狗!你这个杀千刀的!”不过一秒钟的停顿,孙刘氏脸上的笑容顷刻凝结,取而代之的是更加彻底的愤怒,她挥舞着手里的小画书朝着孙大狗身上狠狠打去:“我叫你饮酒作乐,我叫你逍遥快活!”

“怎么了!娘你这是干什么!”孙大狗有些措手不及,他还不知道被孙刘氏拿在手里打自己的是什么东西。

“干什么,真是长出息了你,真是翅膀硬了你,说,这些书从哪里来的!”孙刘氏一边骂着,一边将小画书扔在孙大狗面前。

“娘,你听我说,这个不是我的,一定是孙栾,孙栾她陷害我才将这样的邪恶的小画书给你的。”孙大狗顶了定神,然后将锅甩给了孙栾。

“你给我闭嘴,你好没看里边是什么,又怎么知道它是邪恶的!我看你就是皮痒了!”孙刘氏更加恒铁不成钢的咒骂着。

时机刚刚好,孙栾现在可不想听他们母子二人的大战,她的肚子还在咕咕作响,所以这个时候西边的做饭用的小饭屋便是她的第一选择地。

“啊……娘,我错了,你别打了。”是孙大狗的哀嚎声。

“我叫你小小年纪不学好,我叫你看小画书!”

“都说别打了你还打,真的以为我打不过你啊!”孙大狗怒了。

“你,你这个不孝子,你竟敢打我!”孙刘氏的惊愕。

“打你怎么了,我还警告你,老子现在已经长大了,以后若是再打我,看我不打死你!”

……

两人的大骂声愈演愈烈,已经进入小饭屋的她还能清晰的听到,她长舒一口气,这只是她回敬的一点点小开端,以后在这,不管是谁,但凡对她心怀不轨的人,她都要一一收拾。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农女小奴隶》

第6章 农家饭香


正屋里的声音还在持续,西屋里的孙栾也没有闲着,放眼望去,这间小饭屋里除了一些木柴干草,便是一口做饭用的大锅头,锅头是用泥土胚起来将近半人高的正方体,中间放置一口大铁锅,做饭的时候在锅头下边专门留空的位置烧柴,再用力拉置左边木制的拉风,如此一边吹气,一边烧火,火烧的旺旺的,做出来的饭菜那叫一个香。

高速发展的现代社会自然没人享受过这样的美味,那些打着农家乐为主题的饭店,也只是仿其外表,不得精华。

除此之外,房梁上还吊着一个大簸箕,所有的吃食都在那个大簸箕里边吊放着,农家鼠虫多,吃食若是不吊起来放着,一定会成为它们的盘中餐。

孙栾踩在木柴上,然后翘着脚踉踉跄跄,终于算是将吊着的簸箕拿下来,但是簸箕里却只剩一点点的大米,甚至都不够孙栾塞牙缝的,上次孙刘氏在石坤镇买回来的一丁点肉早已吃完,孙喜无能,打不着什么猎物,加之家里的几分薄田在山脊上,根本无法浇灌,有没有收成全看老天爷的恩赐。

但是仿佛老天爷就爱开这样的玩笑,上一年干旱,田里颗粒无收,他们吃的喝的,都不过是东家西家借来的,但是同在天底下,干旱不止孙家一家干旱,旁人家里的米都不能填饱自己的肚子,又怎么可能外借呢?

整个一百多户人家里,恨不得九十多户都经常缺米断粮。

孙家兄妹三人,大哥孙喜,二哥孙恒,孙栾是老小,不知是爹娘长相好还是祖上基因好,兄妹三人的长相英俊秀气,单独拎出一个来,都是让人羡慕不已,只是可惜他们出身农家,孙栾身为女孩还好一点,孙家两兄弟的清秀可人,肤白貌美,却也自然而然的手无缚鸡,难有担当,但是农家以种田打猎为主,最最忌讳的便是手无缚鸡。

孙家爹娘死的早,所以孙家在过得并富裕,甚至不能用不富裕来形容,而叫贫穷,还经常食不果腹,乞讨度日。

孙刘氏当年肯嫁入孙家便是看上了孙喜傲人的外表,加之她从小肥胖,有着一身的好力气,成婚之后自然生活的重担都在她一人身上,这样的局势直到孙栾渐渐长大才有所更改。

大哥孙喜成婚之后家里根本拿不出银子来给孙恒娶妻,也算上天垂爱,一次偶然的机会,石坤镇里家境殷实的殷家小姐殷巧偶遇孙恒,一眼便看上了他的长相,从那个时候起,孙恒便入赘殷家,入赘之后便从未回来过,他的日子过得怎么样孙家人不知,但是每次寄走的家书都会被原封不动的退还。

退还的理由自然是殷家人瞧不上这样贫穷的亲家,想要与之断了往来。

孙栾长叹一口气,都说狗不嫌家贫,所以这些年虽然大嫂刁钻,没少明里暗里的欺负自己,但是为了这个家,她都一一忍耐下来了,但是她从没想过,这个贫穷的家却想着卖了她来换饭吃,孙刘氏有这个想法的时候,自己的大哥竟然一句话都不敢说!他们如此行事让她很是寒心,所以才要一门心思的回来报复!

但是现在不是说这些的时候,虽然吃食不多,但是那些大米也不能白白浪费了。

她的手艺可不是盖的,毕竟不管是现代社会的丞馨,还是蜀逐的孙栾,可都是经过千锤百炼的,她们白天上班的上班,下田的下田,但是回到家之后的第一件事,都是洗衣做饭无所不能。

说干就干,孙栾便撸起袖子捡拾木柴开始点火,她手法娴熟,这边的火还在预热着,那边已经淘好米准备就绪,然后加水加米,加盖闷制。

不一会儿的功夫,大铁锅里边已经熬制好了浓香的白米粥,虽然白米粥里没有什么特殊花样,但做出来的,却是最最醇香的米,出锅之后,孙栾吃的津津有味。

虽然好吃,但是无奈量实在是太少了,孙栾根本就没有吃饱,这要怎么办呢?

“别打了,你闻闻,是什么那么香?”说这话的人是孙刘氏。

刚刚孙栾出来的时候,原本是她在教训儿子,不过孙栾一顿饭的功夫,倒成了儿子教训娘:“是啊,的确很香,饿死我了!”

两个人从屋里出来的时候,孙刘氏的脸上已经肿的老高,一看便是被孙大狗这个不知好歹的臭小子打的,但是孙大狗的脸上也挂了彩,那撕心裂肺的抓挠痕迹,一看就是出自孙刘氏之手!

孙栾看着狼狈的两个人,心头那叫一个痛快!这就叫狗咬狗吧!

看你们以后谁还敢狗眼看人低!

“孙栾,你这个杀千刀的死丫头,你害的我在房间里被打成这样,你倒好,竟敢一个人在这里偷吃,我看你真的是不想好好活着了!”孙刘氏刚出房门,便看到在饭屋里端着碗还未来的及放下的孙栾!

“孙栾,你吃的什么,给我吃一点,好香啊!”孙刘氏骂骂咧咧的功夫,孙大狗已经馋的留起了口水,他一边说着,一边朝着孙栾的碗里看去。

“我刚刚吃完。”孙栾一脸无辜的将碗反过来,也好让孙大狗看个清楚。

一看孙栾的碗里什么都没有,孙大狗第一反应就是赶忙朝着饭屋里的大锅头看去,但是当目光到达之后,才发现大锅里早就什么都没有了,比孙栾手里的碗还要干净!

“孙栾!你今天死定了!”孙大狗是新仇旧恨一起算,他一定要为自己刚刚受到的屈辱报仇!

“等等,你不就是想吃好吃的吗?这一丁点的大米粒有什么好吃的,想不想吃肉?”孙栾对于这个大侄子实在是太了解了,好吃懒做的他现在听到肉,简直拔不动腿。

“你有肉给我吃?”但是孙大狗并不太相信孙栾的话,他一脸疑惑的望着孙栾。

“自然有,只要你乖乖听话,一会儿我保证让你吃肉,而且一次性吃个饱!怎么样?”孙栾坚定的回答着。

“孙栾,你若是再敢骗我,我一定将你撕成肉饼吃了!”没办法,肉对于现在的孙大狗而言,诱惑实在太大了,所以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农女小奴隶》

第7章 狩猎得宝


“放心吧,就算你想吃我,我还不想让你吃呢!”孙栾说着,便要往外走去。

“站住!你说出去找肉就是出去找肉?若是你不回来了,我去找谁要肉吃去?”孙大狗并不放心孙栾的外出。

“我还能去哪!”

“我不管,你得让我相信,你一定会拿着肉回来,不然我怎么能够相信你!”

“那这样,若是今晚之前我回不来,你就去镇上告诉奇货阁我的逃了出去,这样你不但能够得到一笔奖赏买肉吃,我还会被抓回去!这样总行了吧!”孙栾无奈,只能这样破釜沉舟。

因为她知道自己现在在这个家里的地位有多尴尬,想要继续生存下去,就一定要在他们中间找到自己的价值,让他们觉得离不开自己,当务之急,抓住他们的胃,便是她唯一拿手的出路。

“那还愣着做什么,赶紧去吧!”孙大狗想了想,的确,这是个稳赚不赔的买卖!大不了以后田里的活不用她做了,之前将她卖了的时候,不就是这样打算的?

孙栾本来想去村子里随便找点吃的回去做,但是现在有孙大狗那么能吃的一头猪在家,一点半点的吃食肯定还不够他一个人塞牙缝的,所以想要完成刚刚出门之前自己许下的承诺,那么只能去山上抓几只野味回来了。

是个山村,村内的田地房舍也都背靠岂山,所以想要上山狩猎并不用走太远的路程,只是由于连年的干旱,岂山上能吃的野味早就让人消灭的差不多,自然这也是大哥孙喜经常打不到猎物的重要原因之一。

不过在岂山的后边,还有一片一望无际的茂密山林,叫西津山脉,西津山脉至少是岂山的数百倍,如此广袤的山林,里边飞禽走兽自然数不胜数,只是可惜没有多少人敢擅自闯入,毕竟比起单薄的人力,成群结队的狮虎猛兽,并不是他们所能抗衡的。

孙栾自然不会傻到去西津山脉送死,但如果在西津山脉和岂山的交汇之处碰碰运气,说不定能够有什么意外的收获。

想好路子之后,孙栾觉得浑身都有劲,她看了看日头,留给自己的时间已经不多了,成败在此一举,为了三个月之后能够完好无损的站在那个臭男人面前拿回自己的卖身契,一切便都有了动力!

她顺着山路缓缓而上,岂山不算太高,加之常年累月有村民山上狩猎,所以上山的路并不算难走,只是当她要在岂山背面下山的时候,却遇到了麻烦,因为不远处便是与西津山脉的交汇之处,所以背面鲜少有人踏足。

这样的地方自然树木茂密杂草繁多,根本看不到路,孙栾刚刚走了没有几步,脚便卡在杂草从下的缝隙里,她用尽全身的力气,依旧不能将脚抽出来。

没办法,她只能蹲xiashen子,开始扒拉着草丛,毕竟杂草太多,若是不将这些恼人的杂草扒开,她根本看不到是什么东西将自己的脚卡住。

在孙栾的努力之下,四周的杂草开始慢慢被清除,她的脚也开始重见天日,只是不扒开不知道,一扒开她惊奇的发现,原来卡住自己脚的,根本不是什么缝隙,而是一块看上去精美可人的玉石。

玉石是正方形的,而且还是规规矩矩的正方形,只是正方形的中间,有一个一脚宽的裂痕,不用说孙栾便是被这个裂痕卡住。

孙栾顾不得脚还卡在上面,便开始喜出望外的欢呼,毕竟这块石头一看便是上乘的玉石,加之玉石形状规则,如果将这个玉石带回去,一定可以卖个好价钱!

甚至有可能卖来的钱可以够孙家一大家子人一辈子吃喝不愁!

这就叫黄天有眼吧,孙栾这样想着。

不过兴奋之余,孙栾又开始犯愁,这个大家伙要怎么带回去呢?不对,最重要的是在带回去之前,自己的脚要应该怎么拿出来呢?

她尝试着各种姿势办法,但是脚依旧在里边卡的紧紧的,别说不能出来,就连移动分毫都不能移动。

寻觅四周之后,也没有发现什么可以用来帮助自己的工具,孙栾那一刻别提有多绝望了,这样的绝望如同置身沙漠已经精疲力尽,却意外发现了满地的金银财宝一样可悲。

屋漏偏逢连夜雨,本身孙栾就不能移动分毫,这个时候,竟然有一只可恶的蚊子飞过来落在自己脚上津津有味的喝着鲜血。

焦头烂额的孙栾一开始并没有看到,等她感觉到痒的时候,蚊子已经将肚子喝的圆滚滚的,但是它依旧不知收敛的在那里继续吸允着。

孙栾上去便是一掌将蚊子拍死在脚上,不,她一定要将刚刚那句黄天有眼收回!

这哪里是黄天有眼,分明是黄天无眼啊!

而就在她万念俱灰的时候,神奇的现象悄然发生,由于刚刚蚊子的吸允,自己的鲜血在蚊子破裂的肚子上慢慢流淌到玉石上,而玉石在触碰到鲜血的那一刻,竟然开始浑身散发着光芒。

孙栾惊讶的看着那团光,光芒并没有持续多久便消失了,她由此得到启发,自行将手指咬破,然后将鲜血递在玉石上,这次的血自然要比蚊子肚里的那点血多得多,所以不出所料,玉石的光芒持续了许久许久。

待到光芒慢慢退却,孙栾明显感觉到了脚上的玉石裂痕慢慢变大,她的脚自然也得以轻松抽出来。

重新获得自由之后的孙栾看着神奇的玉石,那裂痕还在继续变大着,原本包裹在整个玉石四周的光芒早就退却,取而代之的则是裂痕处的耀眼光芒。

的确是耀眼光芒,以至于一直盯着裂痕看的孙栾被光芒照耀的睁不开眼睛,等到她终于感觉不到光芒,慢慢将眼睛睁开的时候,更加神奇的事情发生了。

刚刚还是置身山林的自己现在已经到了一片广阔的平原,平原上溪流遍布,有花有草,花花草草之间,如同置身仙境一般纯粹,甚至就连这里的天空,都透着极致洁净的清醇。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农女小奴隶》

第8章 突得空幻


“欢迎主人来到空幻,我是空幻的意念之灵小空,主人有什么疑惑可以随时咨询小空。”只闻声音,却不见有人。

“你在哪?空幻是什么地方?”孙栾疑惑的问询着。

“刚刚主人看到的那块玉石是开启空幻的钥匙,您已经将您的鲜血付诸在玉石上,玉石已经锁定您为玉石的主人,所以现在玉石所打开的空幻,属于主人您一个人。您现在就是在空幻里,空幻是一个神奇的幻间,除了您之外,任何人都不能进入,所以您可以尽情的在空幻里做一些您想做的事情,而我只是空幻的意念之灵,并不是人,也没有人形,所以主人您看不到我。”小空解释着。

孙栾听到这里也算是明白了些什么,原来幻间穿越什么的都是出现在小说中的,而她现在竟然将小说中的剧情全都体验一遍了?

既来之则安之,孙栾倒也想的开,毕竟多一个空幻的确不是什么坏事:“小空,那这个空幻里,都可以做什么啊?”

“主人可以在空幻里种植一些您想要种植的东西,空幻的生长周期短,粮食什么的种在里边,七天左右便能成熟,而且味道比外面种植的粮食还要好吃,营养更是比外面的粮食丰富,除此之外,您有什么想放却放不开的东西,或者有什么想养却没有地方养的小猫小狗,都可以放在空幻里,小空虽然不是人形,但是空幻里的一切事物,我都可以操纵着,所以主人可以放心的交给我来保管。”小空悉心解释着。

还不错还不错,孙栾听着还不错的样子,旁的不说,七天便能种出粮食,若是真的如她所言,以后发家致富,便全靠这个空幻了。

不过现在她要的不是粮食,也不是空幻:“小空,这空幻里都有什么,有肉吗?”

“肉?没有。”小空顿了顿,就在孙栾快要失望的时候,又道:“主人是想吃肉吗?空幻里虽然没有肉,但是却有一把上好的弓箭,这个弓箭能够自动捕捉猎物,一旦选定目标,便可以随着猎物的移动而移动,保证绝无虚发。”

“真的?”孙栾喜出望外,这的确是一个振奋人心的好消息,有了这样的弓箭,她想要什么猎物会打不到呢。

“自然是真的,就在这里,主人您看。”说话间的功夫,空幻里已经自行飘过一把弓箭,此弓弓身霸气凌人,弓弦刚劲有力,就在弓箭旁边便是十几根修长弹韧的利箭。

孙栾知道这自然是意念之灵小空控制而来的。

她伸手,接过弓箭,然后干练的将箭上弦,架直弓身,朝着远处的一棵大树瞄准,瞄准之后,她却故意将箭头偏差树干,然后松开弓弦。

利箭迅速飞奔而出,那速度比平常弓箭要快十倍有余,就在孙栾以为它会偏差的与树干擦肩而过的时候,利箭却突然自行掉头,直中树干中心。

“主人,小空说的没错吧,这空幻里的一切都是属于主人您一个人,自然这弓箭也是您的私有物品,空幻里的万物都是有灵气的,所以他们能够得知主人的心思,主人想要射哪里,就算瞄准不对,它也会自动校对的。”小空自豪的解释着。

那个,老天爷,她要收回刚刚那句黄天无眼,毕竟黄天还是有眼的,对对,非常有眼!

“那还废话这么多干嘛,快让我出去吧,我怎么从空幻里出去呢?”孙栾问道,毕竟留给她的时间有限,若是孙大狗真的去将自己外逃的事情告诉了奇货阁,那自己就算有再厉害的东西,也不能属于自己了。

“主人刚刚进来是通过那块玉石钥匙,不过空幻现在已经开启,钥匙自然也就没什么用了,它已经在您进来的瞬间自行损毁了,您以后想要进出空幻,不需任何东西,只要闭上眼睛,心无杂念的想着想进来或者出去,便能很快进出的。”

“什么?那么价值连城的玉石竟然自行损毁了?”孙栾满心可惜,拿着它去换一大笔银子的梦想就此破灭。

“主人,那玉石世间仅此一块,自然算得上价值连城,但是主人您也要知道,既然能够打开空幻的玉石世间只有一块,那空幻自然在这世间也只有一个,其实比起自行损毁的玉石钥匙,您的空幻更加珍贵,您以后便会慢慢发现的。”小空却不以为意。

世间只有这一个空幻?而且这个空幻还是孙栾一个人的空幻,这的确是珍贵且幸运的,但是,但是这也不能让孙栾从痛失一大笔银子的心情中平复出来。

算了算了,既然不能卖玉石,那就等过段时间卖粮食吧,孙栾想好了以后的生活重心,整个人又恢复了浑身的斗志。

毕竟生活是美好的,如果自己不是个妓隶奴的情况下。

孙栾拿着空幻里的弓箭,开始集气凝神,她缓缓闭上眼睛,等到再次睁开的时候,真的已经重新置身山林之中。

慢慢的,孙栾已经走到了岂山和西津山脉的交汇之处,但是在这交汇之处并没有发现什么猎物,眼看着太阳已经越发西落,孙栾也顾不得一切,毕竟自己有弓箭再手,一切飞禽走兽应该不在话下。

这样想着,孙栾便朝着西津山脉深处缓缓走去。

没走多远,她便听到了远处有狼的叫声,而且叫声此起彼伏,应该还不是一只两只狼。

难不成有狼群?说实话这一刻孙栾的心里是恐惧的,她就算有弓箭再手,但是当一群狼朝她扑来的时候,她也一样不能护自己周全。

就在她想要惜命放弃的时候,眼前却突然跑过一只野山羊,那山羊浑身健壮粗硕,看个头将近一百多斤的样子,山羊的四肢奔跑跳跃起来非常有力,落在孙栾的眼里,便是非常好吃的烤羊腿,就算不做烤羊腿,烤全羊也是不错的,若是烤的时候撒上点辣椒和孜然,那叫一个香啊!

更何况还是纯天然野生的黑山羊!

她再听一听狼的叫声,依旧很远,不管了不管了,为了烤全羊也好,为了烤羊腿也罢,她拼一把,她觉得自己应该能够在狼群到来之前,将野山羊抓住。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农女小奴隶》

第9章 群狼围攻


说干就干,毕竟时间不等人,若是晚一刻这只野山羊便跑远了,孙栾迅速追上去,然后架起弓箭对准野山羊拉弓开弦,动作一气呵成。

只听嗖的一声,箭脱离弓身,直接穿透急速狂奔的野山羊心脏!野山羊一阵哀嚎,便倒在了地上。

完美!孙栾此刻的心情是愉悦的。

但是完美之后,新的难题接踵而来,毕竟野山羊不比家里养的小绵羊,它的的速度很快,所以在孙栾的弓箭射出去之前,已经跑了很远的一段距离,而刚刚那声哀嚎,在这样寂静的山林之中,足够引起狼群的注意,想要在狼群到来之前将野山羊拿在手里,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孙栾定下脚步屏住呼吸,将身子慢慢趴在地上悉心倾听,远处虽有铿锵狂乱的奔跑声,但是声音还很远,再听狼群的叫声,也跟狂乱的奔跑声一致,都是朝着这个方向而来!

是死是活,拼了。

孙栾迅速的起身,朝着前方奔跑而去,只是深山之中的树木杂草茂盛,一时之间她并不能清晰的看到野山羊的具体位置。

而能够给其带来指引的哀嚎声早就全然消失,看来这弓箭的确是直中要害,野山羊早已一命呜呼,凡事有弊就有利,虽然现在她听不到野山羊再次发出的信号,至少狼群也是听不到的。

她安慰自己,这是一个极好的机会,但是神经高度紧张的她却忽略了,狼群一旦锁定目标,就算听不到声音,也能在达到附近之时顺着鲜血的气味摸索而来。

她的忽略倒是给了她极大的勇气,无知无畏便是孙栾现在的最佳写照,她迅速在附近搜寻着,狼群的脚步声自然也慢慢由远到近,甚至就连狼群的叫声,也慢慢变得清晰。

猎物近在眼前,她又怎么可能就这样轻易放弃,毕竟成王败寇,想要在不被再次抓回奇货阁,这是她必须要走的路,既然是必须要走的路,便没有回头可言,其实孙栾也知道,从穿越而来的那一刻起,她就没有了回头的路。

她能够靠的,只是自己而已。

狼群的脚步更加逼近,听着四周越发明显的杂乱声,孙栾明白,狼群的数量至少在十只以上。

找到野山羊,再带着它迅速躲进空幻,只要一切是按着自己的计划完成,便能顺利的逃过一劫,只是眼下的问题是,能不能在狼群包围自己之前将野山羊找到。

嗷……嗷……

声音越来越清晰,越来越大……

但是依旧不能找到野山羊的具体位置,虽然孙栾知道一定就在附近,越是这样,越觉得焦急不甘。

千钧一发之际,孙栾灵机一动,既然自己不能看到野山羊,但是背后的弓箭却不一定不能,说时迟那时快,她迅速的从背后将弓箭取下,心里想着野山羊为目标,然后送开箭弦。

说心里话她并没有十足的把握,毕竟之前的使用弓箭的时候,都是先瞄准目标之后再次发射,可是这次,就连她自己都不知道目标到底在哪?

她把这一箭交给上天,是输是赢,她无话可说,毕竟她真的努力了,若是真的不能找到野山羊,她也不能继续恋战,毕竟比起十几只饥肠辘辘的恶狼,她太过渺小了。

箭出弦的那一刻,她的眼睛瞪得大大的,生怕自己一眨眼,看不到箭具体落在了哪里!好在皇天不负有心人,那只弓箭真的在发射出之后做了轻微的方向调整,然后在孙栾右前方不远处下落,孙栾不敢迟疑半分,赶忙朝着那个方向狂奔而去。

野山羊果真就躺在那里吗,身上还插着两只锋利的弓箭,谢天谢地,孙栾别提有多激动了。

高兴的时候,总是容易忽略危险,孙栾亦是。

当她再次回头的时候,却惊讶的发现,狼群已经悄然而至,而且将她和野山羊团团包围。

嗷嗷嗷……

狼群依旧发出可怕的嘶吼,孙栾并不知道这样叫声的含义到底是在通知更多的狼群前来一饱口福,还是为了恐吓面前的自己缴械投降,但是不管如何,她带着一百多斤重的野山羊进入空幻已经来不及,想要不成为狼群的盘中餐,她只能硬着头皮应战。

孙栾慢慢起身,然后拉满弓箭,她环顾四周,很快便发现了站在远处山坡上发号施令的狼群首领,只要将那个首领打中,这些狼群便会自乱阵脚,那个时候,在趁乱进入空幻,或许还有一线生机。

既然已经有了目标,孙栾自然不再怯场,毕竟她知道,这样的时候,怯场并不会起到任何作用,反而会增强狼群的士气。

箭再次出弦的那一刻,团团包围的狼群还在欲欲跃试,仿佛只要狼群首领嚎叫一声下令,他们便迅速飞奔而来将这个女子撕碎,然后饱餐一顿。

只是他们并没有想到,狼群首领的嚎叫并不是发号施令,而是对于死亡的绝望,听到这个声音的时候,狼群迅速回头,孙栾找准时机,再次连续发射三箭,自然这三箭她并没有时间去瞄准,只是按着刚刚寻找野山羊的方式从心里锁定三个不同方位的狼只,然后让弓箭顺着她的心声而去。

她这样做的目的,自然是为了造成狼群的再次恐慌,为自己争取足够的时间。

那一刻的气氛诡异到不能再紧张,群狼刚刚发现了倒下的首领先是惊恐,后是愤怒,但是愤怒还未完全爆发,便看到自己身旁的同伴倒下,而再次抬头,倒下的不仅仅是一只同伴。

一时间死亡的绝望将整个狼群包裹,剩下的几只狼看着倒地不起的同伴不知所措,的确,它们从未遇见过这样的对手,看上去一口便能结束她的性命,可她却带着致命的鬼魅!

孙栾并不恋战,狼群已经惶恐不安,她用尽全身的力气将野山羊抱起,然后闭上眼睛平缓自己的呼吸,心里想着空幻之中。

这期间,她甚至已经感觉到狼群之中有个别狼只觉醒,正在朝着她的方向狂奔而来,锋利的狼牙和健硕的狼爪朝着她准备就绪,只等到达她的面前将她撕碎啃食,饶是如此,她只能心如止水,这场与死神赛跑的残酷游戏,根本不允许她有任何一点点的分心。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农女小奴隶》

第10章 乾坤扭转


就在狼牙咬在她的脖子上的那一刻,她以为自己到底功亏一篑了,但是为何那样锋利的狼牙啃食下去,却没有一点点疼痛的感觉,良久之后,她才有勇气缓缓睁开双眼,却惊奇的发现自己和怀里的野山羊已经成功的置身空幻之中。

“主人?您这么快便回来了?还猎到一只如此肥硕的野山羊,主人您真的很棒啊!”惊魂未定的孙栾听到小空欢愉的赞美之声。

“快?你知不知道就你所谓的快,我差点将小命交代在外面?”终于得以喘口气,孙栾将野山羊扔在了地上,整个人摊到在地上有气无力的说着。

“主人刚刚都遇见了什么精彩的事情?小空也想知道?”没想到这个意念之灵还挺八卦。

“先给我口水喝,渴死了。”想要听孙栾讲故事,那得先让她解除生理之需才能讲解的精彩。

空幻里自然不会没有水,话音刚刚落下,就有娟娟水流慢慢从远处流淌而来:“主人,这是空幻里的溪水,您尝一尝,这水甘甜凛冽,解渴最好不过了。”

孙栾并不客气,她张开嘴,溪水就缓缓流入她的口中,水速不快,水压也起到好处,自然她下咽起来很舒服,比用杯子喝水还要舒服。

她喝饱之后,刚想告诉小空可以了,水流便已经自行消失而去。

神奇,真是神奇!

小空自然看出了主子的疑惑,也便解释道:“主人在空幻外面的想法和经历小空不得而知,但是只要您一旦进入空幻,不管是您的想法,还是您说的话做的事,小空都能一清二楚的得知,所以以后主人想做什么懒得说或者说起来不方便的时候,只要从心里想想,小空听到之后一定迅速的帮主人办成,主人也便能心想事成了。”

“如此我岂不是在空幻里没有一点隐私了?”没想到这样的好福利,孙栾首先想到的竟是这个。

“这个主人放心就好了,若是主人不想让小空得知的事情,只要在想之前将小空屏蔽,小空也便不知道了。”小空解释的很详细。

还好还好,孙栾庆幸,她可不想给自己找个蛔虫在肚子里。

喝足休息好之后,孙栾将刚刚在外面发生的前因后果全都告诉了小空,小空惊奇:“主人您真的不是一般人!”

“为何这样说?”孙栾不解,刚刚自己那么厉害,不都是这把弓箭的功劳吗?自己又什么不一般的?

“刚刚小空还在想,为何世间仅此一块的玉石会与您有这样神奇的缘分,现在我知道了。”小空说的一本正经。

“知道什么?因为我天生骨络惊奇?还是因为我命中注定不同于凡夫俗子?亦或者我就是为了空幻而生,这是上苍赋予我的神圣使命?我将要用它扭转乾坤,更改历史传奇?”现代社会时,虽然工作繁忙没时间看电视小说,但是大学时期的自己,可是终日捧着各种各样的穿越狗血小说看得如痴如醉!

小说中的女主都是这样的,没错!

“主人您怎么知道?”不成想孙栾一阵胡言乱语之后,小空竟然目定口呆着看着她惊呼:“主人,您的血滴在玉石上之后,它能够认您为主人的几率咱们先不说有多微乎其微,毕竟千百年来,就算来这岂山背阴的人不多,但至少每年都得有几十几百人,那么多人之中,它唯独认下了您一人,这就是命中注定!”

“还有就是您旁的地方不去,偏偏来到这人迹罕至的岂山背阴,还好巧不巧的将鲜血递在玉石之上,这就是为了空幻而生,是上苍赋予您的神圣使命!最最重要的是,空幻里的弓箭自更古以来,所有记载都是只能瞄准目标之后才能箭无虚发,但是主人您却能用您的意念控制,这就是您骨络惊奇不同于凡夫俗子!因此乾坤因您而扭转,历史因您而更改,那都是冥冥之中早已安排好的事情!”

这这这,刚刚她不过随便说说而已,小空却能把她的胡说八道当做冥冥之中的安排,她也是大写的服气:“那个,马屁拍够了没有?若是够了就回村子里去吧,时辰不早了,我要回去继续缔造我的辉煌时代。”

“主人,刚刚我说的都是真的,您真的……”小空为了孙栾的不以为意捶胸顿足。

“行行行,我相信你说的是真的,但是在我扭转乾坤改写历史之前,能不能让我先好好活下去?时间真的不多了,我要赶紧回去了。”孙栾不想听小枯继续吹牛下去,自己若是真的那么牛,怎么穿越而来之后不是身份显赫的大家闺秀,而是饿死在大街上都没人关心的最最低等妓隶奴!

“主人您静心想着目的地便是了,小空不打扰您了。”小空识趣的闭上嘴巴。

孙栾的耳根终于清静,她看着地上肥硕的野山羊,心里美滋滋的,任务圆满完成,她甚至能够想到回去之后孙大狗羡慕的眼神和满嘴的哈喇子,想到这里,孙栾突然有了一个大胆的想法。

“不行!”只是孙栾还未说出口,小空却先行阻止。

她差点忘了,自己的心思小空能够听到,下次一定要将小空屏蔽掉,这样实在太别扭了,孙栾想着。

“主人,就算您想要将小空屏蔽掉小空也要说,毕竟那些狼群走没走还不能确定,您这个时候出去将那四只死去的狼带进幻间,实在太冒险了!”小空苦口婆心:“毕竟您刚刚幸运,这次可不一定那么幸运了!”

“刚刚我杀了四只饿狼,现在狼群早就乱做一团,它们是畜生不错,但畜生不是傻子,明明知道此地危险,还没有了能够填肚子的猎物,活下来的狼群还留在这里做什么?”孙栾却觉得危险已经解除:“算了算了,不跟你说了,我先出去看看。”

“主……”小空想要阻止,但是却不见了人影?怎么跑的那么快?难不成现在就连外出进入空幻的时间,主人都能自由把控,秒进秒出?

逆天,太逆天了!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农女小奴隶》

第10章 乾坤扭转


就在狼牙咬在她的脖子上的那一刻,她以为自己到底功亏一篑了,但是为何那样锋利的狼牙啃食下去,却没有一点点疼痛的感觉,良久之后,她才有勇气缓缓睁开双眼,却惊奇的发现自己和怀里的野山羊已经成功的置身空幻之中。

“主人?您这么快便回来了?还猎到一只如此肥硕的野山羊,主人您真的很棒啊!”惊魂未定的孙栾听到小空欢愉的赞美之声。

“快?你知不知道就你所谓的快,我差点将小命交代在外面?”终于得以喘口气,孙栾将野山羊扔在了地上,整个人摊到在地上有气无力的说着。

“主人刚刚都遇见了什么精彩的事情?小空也想知道?”没想到这个意念之灵还挺八卦。

“先给我口水喝,渴死了。”想要听孙栾讲故事,那得先让她解除生理之需才能讲解的精彩。

空幻里自然不会没有水,话音刚刚落下,就有娟娟水流慢慢从远处流淌而来:“主人,这是空幻里的溪水,您尝一尝,这水甘甜凛冽,解渴最好不过了。”

孙栾并不客气,她张开嘴,溪水就缓缓流入她的口中,水速不快,水压也起到好处,自然她下咽起来很舒服,比用杯子喝水还要舒服。

她喝饱之后,刚想告诉小空可以了,水流便已经自行消失而去。

神奇,真是神奇!

小空自然看出了主子的疑惑,也便解释道:“主人在空幻外面的想法和经历小空不得而知,但是只要您一旦进入空幻,不管是您的想法,还是您说的话做的事,小空都能一清二楚的得知,所以以后主人想做什么懒得说或者说起来不方便的时候,只要从心里想想,小空听到之后一定迅速的帮主人办成,主人也便能心想事成了。”

“如此我岂不是在空幻里没有一点隐私了?”没想到这样的好福利,孙栾首先想到的竟是这个。

“这个主人放心就好了,若是主人不想让小空得知的事情,只要在想之前将小空屏蔽,小空也便不知道了。”小空解释的很详细。

还好还好,孙栾庆幸,她可不想给自己找个蛔虫在肚子里。

喝足休息好之后,孙栾将刚刚在外面发生的前因后果全都告诉了小空,小空惊奇:“主人您真的不是一般人!”

“为何这样说?”孙栾不解,刚刚自己那么厉害,不都是这把弓箭的功劳吗?自己又什么不一般的?

“刚刚小空还在想,为何世间仅此一块的玉石会与您有这样神奇的缘分,现在我知道了。”小空说的一本正经。

“知道什么?因为我天生骨络惊奇?还是因为我命中注定不同于凡夫俗子?亦或者我就是为了空幻而生,这是上苍赋予我的神圣使命?我将要用它扭转乾坤,更改历史传奇?”现代社会时,虽然工作繁忙没时间看电视小说,但是大学时期的自己,可是终日捧着各种各样的穿越狗血小说看得如痴如醉!

小说中的女主都是这样的,没错!

“主人您怎么知道?”不成想孙栾一阵胡言乱语之后,小空竟然目定口呆着看着她惊呼:“主人,您的血滴在玉石上之后,它能够认您为主人的几率咱们先不说有多微乎其微,毕竟千百年来,就算来这岂山背阴的人不多,但至少每年都得有几十几百人,那么多人之中,它唯独认下了您一人,这就是命中注定!”

“还有就是您旁的地方不去,偏偏来到这人迹罕至的岂山背阴,还好巧不巧的将鲜血递在玉石之上,这就是为了空幻而生,是上苍赋予您的神圣使命!最最重要的是,空幻里的弓箭自更古以来,所有记载都是只能瞄准目标之后才能箭无虚发,但是主人您却能用您的意念控制,这就是您骨络惊奇不同于凡夫俗子!因此乾坤因您而扭转,历史因您而更改,那都是冥冥之中早已安排好的事情!”

这这这,刚刚她不过随便说说而已,小空却能把她的胡说八道当做冥冥之中的安排,她也是大写的服气:“那个,马屁拍够了没有?若是够了就回村子里去吧,时辰不早了,我要回去继续缔造我的辉煌时代。”

“主人,刚刚我说的都是真的,您真的……”小空为了孙栾的不以为意捶胸顿足。

“行行行,我相信你说的是真的,但是在我扭转乾坤改写历史之前,能不能让我先好好活下去?时间真的不多了,我要赶紧回去了。”孙栾不想听小枯继续吹牛下去,自己若是真的那么牛,怎么穿越而来之后不是身份显赫的大家闺秀,而是饿死在大街上都没人关心的最最低等妓隶奴!

“主人您静心想着目的地便是了,小空不打扰您了。”小空识趣的闭上嘴巴。

孙栾的耳根终于清静,她看着地上肥硕的野山羊,心里美滋滋的,任务圆满完成,她甚至能够想到回去之后孙大狗羡慕的眼神和满嘴的哈喇子,想到这里,孙栾突然有了一个大胆的想法。

“不行!”只是孙栾还未说出口,小空却先行阻止。

她差点忘了,自己的心思小空能够听到,下次一定要将小空屏蔽掉,这样实在太别扭了,孙栾想着。

“主人,就算您想要将小空屏蔽掉小空也要说,毕竟那些狼群走没走还不能确定,您这个时候出去将那四只死去的狼带进幻间,实在太冒险了!”小空苦口婆心:“毕竟您刚刚幸运,这次可不一定那么幸运了!”

“刚刚我杀了四只饿狼,现在狼群早就乱做一团,它们是畜生不错,但畜生不是傻子,明明知道此地危险,还没有了能够填肚子的猎物,活下来的狼群还留在这里做什么?”孙栾却觉得危险已经解除:“算了算了,不跟你说了,我先出去看看。”

“主……”小空想要阻止,但是却不见了人影?怎么跑的那么快?难不成现在就连外出进入空幻的时间,主人都能自由把控,秒进秒出?

逆天,太逆天了!

继续阅读《农女小奴隶》


版权声明:未经书面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对既成事实本站将保留所有的权利。

无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