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妤,秦深(霸总老公无限宠)最新章节全文免费阅读

小说:霸总老公无限宠
分类:霸道总裁
作者:宋妤
简介:婚礼当日,男友与妹妹双宿双飞,她却被逼代替妹妹嫁给卧病在床的植物人
惨遭抛弃,岂料植物人老公突然转醒,宠她入骨,宋妤一跃成为尊贵无双的盛太太!从此过上白天打脸虐渣、晚上没羞没臊的日子
宋妤忍无可忍:说好的植物人呢,你这是骗婚!男人宠溺的摸摸她的头,老婆乖,植物人怎么满足你虐渣(划掉)的需求?抱上粗腿,宋妤从此遇神杀神,遇鬼杀鬼!
角色:宋妤,秦深
宋妤,秦深(霸总老公无限宠)最新章节全文免费阅读

《霸总老公无限宠》免费试读免费阅读


第1章 替嫁植物人


云城,万盛国际酒店,正举行着一场盛大的婚礼。
宋妤看着镜子里的自己,一身昂贵精致的婚纱,经过化妆师精心打理的头发,笼罩在白色头纱之下。
一如婚纱给人的梦幻,她到现在都不敢相信,这场盛大的婚礼,是为她举办的。
“姐姐。”
听到身后传来的声音,宋妤立即转身,看到宋静娴从外面走进来,是她同父异母的妹妹。
她穿着洁白的晚礼服,一身高档定制,精致华丽,丝毫不输她这个新娘。
宋静娴站在她面前,自上而下的审视,眸底的傲慢从不掩饰。
她唇角轻勾,语气和善,“恭喜姐姐,终于要结婚了,今天是你最重要的日子,祝你幸福。”
宋妤微微抿唇,露出欣喜的笑:“谢谢妹妹……”
宋静娴看着她,脸上浮出一抹嘲弄,“应该是我感谢姐姐才对,代替我和盛氏财团的大公子结亲,我们整个宋家都要更上一层楼,以后我和以恒哥哥,还要承蒙姐姐照顾呢。”
宋妤脸色一僵,不解的笑了笑,“静娴,你在开什么玩笑,和我结婚的是以恒,我的男朋友啊……”
“男朋友?”宋静娴轻蔑的冷笑了一声,“姐姐别弄错了,以恒哥哥一直以来都是我的男朋友,他今天还向我求婚了呢,这枚钻戒,是他刚刚送我的,姐姐觉得好看吗?”
宋妤顺着她的目光看过去,脸色彻底僵住,心口像是被针狠狠地刺了一下。
那枚钻戒,是她亲手设计,要作为他们的婚戒……
她张了张口,双唇竟颤抖的说不出话来。
宋静娴得意的笑道,语气里带着一丝怜悯:“以恒哥哥之所以会装成你的男朋友,只是为了让你嫁进盛家而已。原本和盛家联姻的是我,可惜对方是个半死不活的植物人,以恒哥哥不舍得我受苦,就只能辛苦姐姐代劳咯。”
她说完,高傲的挑了挑眉,“不过,对方虽然是个植物人,想必姐姐嫁过去也不会吃什么苦,毕竟以盛家那种资历雄厚的世家,对姐姐来说,已经是飞上枝头变凤凰了。”
听完她的话,宋妤的脸色几乎惨白,她不可置信的摇头,声音像是从嗓子里挤出来的:“不……不可能!以恒说过他会娶我,他说过他爱我……”
“哈哈哈,他爱你?你有什么地方值得以恒哥哥爱你?一个乡下来的登不上台面的土鳖,还带着一个重病缠身的老太婆!以恒哥哥是天之骄子,你有什么资格嫁给他!”
“他做这一切,不过是为了和我在一起而已!”
冰冷讽刺的话犹如锋利的刀在她心口划过,她浑身发冷发抖,只觉得疼的呼吸不过来。
她愤怒的抬手,狠狠地朝宋静娴脸上扇了一巴掌,“你住口!他不会这么对我……”
可她话音刚落,整个人却被一股强大的力道掀倒在一边,伴随着一道怒吼:“宋妤,你干什么!”
脑袋像是被人狠狠地敲了一棍子,宋妤抬头,就看到宋静娴身旁站着的那抹高大的身影。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霸总老公无限宠》

第2章 今天必须嫁


是她的男朋友,说过会陪她一辈子的人……
“以恒哥哥,姐姐她都知道了……你不要怪姐姐……”
顾以恒闻言眸底闪过一丝心虚,更多的是愤怒,“就算她知道了,也不能动手打你!”
说完,他低头冷冷睨着宋妤,“既然你知道了,我就实话实说,我从没想过要娶你,这场婚礼,确实是为你和另一个男人办的,你只要顺利的完成礼仪就行。”
“从没想过要娶我?”宋妤淡淡的笑了,只觉得整个世界都在天旋地转,男人一字一句如刀一下一下捅进她的胸口。
她期待了这么久的婚礼,每一步都是她亲自设计把关,他却轻描淡写的告诉她,她只要和别的男人完成婚礼礼仪就行了。
“是!”顾以恒深吸了口气,语气冷漠而绝情,“从始至终,我和静娴才是真心相爱的,做这一切不过是为了让你嫁进盛家。我知道这种方法对你很残忍,可是我没有办法,静娴绝对不能嫁进盛家!至于我,你就不要想了!”
“以恒哥哥,你不要这么说,姐姐她会伤心……”
顾以恒却是心疼的看着怀里的女孩儿,“静娴,一直以来,受委屈的都是你!”
宋妤一手捂着胸口,那里疼的呼吸不过来,她不知自己是该哭还是该笑。
好一个他和静娴才是真心相爱的,好一个一直以来受委屈的都是宋静娴……
“好,好……真是可悲,原来我不过是你们的一个工具,如果我说,我不嫁呢?这场婚礼,我不要也罢!”
她歇斯底里的吼道,一手扯掉自己的头纱,转身便朝外面跑去。
可胳膊却再次被一股强大的力道扼住,整个人被拽了回来,随之便是重重的一掌落在她脸上。
“反了你了!宋妤,你给我乖乖站住!让你代替你妹妹嫁进盛家怎么了,我宋成立好歹也养了你几年!静娴她聪明贤惠,高校学府毕业,前途一片光明,绝对不可能嫁给一个半死不活的植物人,葬送她的一生!”
宋妤捂着火辣辣的脸颊,不可置信的看着自己面前的中年男人,脸色如遭雷劈。
她一直都知道,父亲偏心,他的心里只有宋静娴,可她没想到,他会狠毒到这个地步!
“不能葬送她的一生,那我就可以吗?我说过不嫁,打死我都不会嫁!”
“你以为我不敢打死你?我告诉你,你今天是必须嫁!否则,你别怪我无情,你妈可是还在等着医药费!”宋成立阴狠的声音警告。
宋妤闻言只觉得浑身冰冷,止不住的发抖。
她的亲生父亲,在拿她母亲的命威胁她……
滚烫的眼泪一滴一滴砸下来,喉咙宛如被一把刀扼住,“所以……我今天是必须嫁吗?”
宋成立语气冷漠,“当然!为了宋家嫁进盛家,这是你的荣幸!你今天顺顺利利的完婚,父亲不会亏待你,也会给你母亲最好的治疗,你若不听话,我也有一百个办法让你嫁过去!”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霸总老公无限宠》

第3章 嫁给盛总,很委屈?


奢华浪漫、梦幻缭绕的礼堂,蔚为壮观,高朋满座。
宋妤挽着宋成立的手缓缓走过红毯,她面色苍白的如同一张白纸,没有任何情绪。
耳边,宋成立冰冷的声音警告她:“这场婚礼,你必须顺利完成,我才会让你去见你母亲!”
心口一窒,宋妤紧紧咬了咬唇,菲薄的红唇无力吐出几个字:“知道了。”
一场婚礼,没有祝福,没有感情,她甚至不知道新郎是谁。
有的,只是欺骗!
台下,宾客亦是对这一场婚礼充满好奇。
来宴席的宾客都知道,盛世财团的大公子不是成了植物人吗?
植物人如何参加自己的婚礼?
这嫁给盛大公子的新娘也是,为了钱,尽管对方是个植物人也不介意!
只是,可惜了新娘竟然还是个绝美的佳人!
宴席上,宾客面露讥讽,正等着看戏,却见仪式台上忽然走来一道白色的身影,高大挺拔,一身纯白的西装,矜贵而清冷。
众人瞬间瞪大眼睛,这位戴着胸花的男人,是盛世财团的大公子?
下一秒,却见高冷矜贵的男人朝宋妤微微欠身,紧接着是他低沉的嗓音响起:“抱歉,太太,我是盛总的助理秦深,盛总由于特殊情况无法出席婚礼,特允我代替,如有得罪,还请见谅。”
台下宾客深吸了口气,盛大公子身边的助理,都这么有气质吗!
而宋妤却只是冷淡的“嗯”了一声,便没有任何反应。
这场婚礼她都是被迫的,新郎是谁,还重要吗?
面前的男人见状,高大的身子忽然朝她逼近了一步,锐利的目光落在她美丽却无神的脸上。
“怎么,让你嫁给我们盛总,很委屈?”
宋妤这才回神,冷淡的目光打量了眼面前的男人,自嘲的咬了咬唇,薄唇轻启:“你以为呢?”
————
宋妤不知道自己费了多大的力气走完这一场婚礼。
台下无数的目光,仿佛要将她窥视的无所遮蔽,千疮百孔。
更可笑的是,那一家人建立在她痛苦之上的快乐。
回到化妆间,隐忍多时的眼泪顿时像决堤一般涌出,宋妤换下身上的婚纱,穿了一身更加轻便的敬酒服,从酒店出来。
她不要再继续婚礼,她要逃,她不要再沦为所有人的笑柄!
刚走到路边,一辆豪车却忽然在她身旁急刹,宋妤吓得顿住了脚步,只见从副驾驶室走下来一道纯白的身影。
她下意识的后退了一步想跑,手腕却忽然被一股极大的力道攥住。
男人几乎不费什么力便将她拉了回来,“怎么,想逃婚?”
“放手!”宋妤恼羞成怒,脸上还挂着未干的泪,热泪便再次涌了出来,“婚礼我已经完成了,你们家盛总同样未出席,我为什么不能走?”
秦深将她整个人抵在车上,听到这话薄唇玩味的擒起:“哦?太太是在因为盛总没有出席而闹情绪?”
目光落在女人水汪汪的美眸上,嘴角的弧度更大,啧,真是个水做的女人。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霸总老公无限宠》

第4章 太太为了别的男人这么哭,不觉得不合适


“你放开我!”宋妤愤怒不已,却哭的溃不成军,“你们到底想怎样!?”
欺骗,逼迫她走完这一场笑话一样的婚礼,还不够吗?
男人幽暗的眸底划过一抹深意,收敛了笑意,拉开车门,“我送太太去盛家。”
“凭什么?我不会去!”
秦深冷声,语气加重,“出嫁从夫,太太既然嫁给了盛总,不去盛家,难道打算夫妻分居?”
不分居,让她跟一个陌生男人同居吗?她甚至连对方是谁都不知道!
更何况,他一个植物人,分不分居又有何区别……
宋妤用力挣开他的手想走,男人却仿佛失了耐心,冰冷的警告在她头顶响起:“现在,要么回盛家,要么,跟我进去继续未完成的婚礼。”
……
车上,宋妤呆呆的望着窗外的风景,脑海里却满是那些挥之不去的过往。
她真心爱过的男人,憧憬过的未来,如今想起,都是口蜜腹剑,胸口那处仿佛有一把极钝的刀用力剔着她的心。
如珠的热泪一滴一滴砸下来。
她穿着一身艳红的礼服,抹胸设计极美的勾勒出她优美的曲线,露出那对性感的锁骨和蝴蝶骨。
男人深谙的目光落在她胸前,喉结不可扼制的上下滚动了两下,他扯了扯领带,顺手脱下西装搭在她身上。
嗓音低哑,“怎么,还哭?和盛总大婚,太太为了别的男人这么哭,不觉得不合适?”
宋妤微怔,抹了抹眼泪回头看向他,“你知道?”
目光落在她几乎哭肿的眼睛上,秦深眸底染上一丝愤怒,呵,真是替盛总感到不值。
“和盛总结婚的女人,所有资料都会调查清楚。”
宋妤闻言笑了,“既然如此,你们不知道真正和你们家盛总联姻的是宋静娴?我只是一个替身!”
“那又何妨,最终嫁进盛家的才是盛太太。”
那又何妨……他们根本就是一丘之貉!
她正要别开脸,下颚却忽然被一股力道攫住,男人微微倾身,带着一股无形的迫力压来,阴鸷的目光落在她滑嫩的脸上。
“谁打的?”语气阴冷。
她娇美的左脸上明显的微微肿起,脸上的妆容也因眼泪的冲刷,显露出几道突兀的指印。
宋妤心口一窒,不耐烦的推开他的手,望向车外,“不用你管!”
很快到了盛家。
入目的是一幢极致奢华的别墅,前院宽阔盎然的草坪占地广泛,院子中心坐落着一座巍峨庄严的罗马装饰雕像。
秦深率先下车帮她拉开车门,恭敬而冷漠的欠身道:“太太,请。”
宋妤望着眼前壮观华丽的别墅,只觉得与自己格格不入,犹豫许久,她才从车上下来,长长的门庭,整齐的站着两排佣人和保镖。
“恭迎太太进门,祝贺太太与少爷新婚快乐,幸福美满。”
这祝贺,宋妤听着只觉得是一种莫大的讽刺。
秦深跟在她身后走进客厅,见女人行尸走肉般的模样,眸色冷了几分:“太太,盛总在楼上的主卧。”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霸总老公无限宠》

第5章 那个植物人吗?


言下之意,她身为妻子,应该去看他。
宋妤怔了怔,那个植物人吗?
尽管不能接受,到底成了她名义上的丈夫,宋妤点点头,“带我过去。”
二楼的主卧,宽敞奢侈,房间的装修简约大气,灰白相间,采光也是极好。
房间里空气流畅,闻不到一丝药味,床边心率仪器嘀嘀嘀的电子声,一下一下,如同敲打在人的心上。
宋妤站在门口,就看到宽敞的大床上,那具一动不动的修长的身躯,鼻孔接着氧气,简直毫无生气。
她脚步只是顿了顿,身后就传来男人讥讽的声音:“怎么,太太嫌弃了?”
宋妤摇头,往床边走去,凑近才看到男人苍白的面孔,没有一丝血色,但却并不吓人。
男人闭着双眸,眼窝深邃,修长的睫毛分外秀气;剑眉如漆,却因为病态而显得温和。鼻梁高挺,唇色凉薄,深刻立体的五官仿佛是上帝的精心雕刻,俊美无俦。
即便羸弱的没有半点生气,却也不可否认他有一张帅到人神共愤的脸,清冷贵气。
她原本以为,这个传说中的盛总会是个肥头大耳,秃头胖肚的男人,再不济也是个中年男人,没想到,长相还这么好看。
比起他的助理秦深,也完全不输。
“盛总他……这样多久了?”
秦深抬眸,薄唇轻启:“两年。”
“两年……一直没有醒来的迹象?”
“没有。”
宋妤莫名舒了口气:“既然这样,我也不用履行什么夫妻义务,更没有义务必须搬进来住。”
“……”秦深脸色阴冷的仿佛能滴出水来,他扫了眼床上的男人,“谁说太太不用履行夫妻义务?盛总每日都需要有人给他擦拭身子,还要有人陪他说话、按摩,太太身为妻子,义不容辞!”
“你!”宋妤气的说不出话来,这些不是应该都有专业的看护吗?
秦深冷眸睨了她一眼,“太太的日用品我会让人送进来,以后盛总就辛苦您了。”
“你让我睡这个房间?”
“这是您和盛总的婚房,有问题?”
“当然有!”宋妤眼眶都气红了,“我不会和一个不认识的男人睡在一起,而且他是病人,不合适!”
“你们是夫妻,有什么不合适?”
“反正我拒绝!”宋妤小脸一皱,仿佛他再多说一个字她就会哭出来一样。
秦深看着她这副样子,心里蓦地一软,竟有些想笑,沉默半晌,还是妥协了,“好,太太的房间会安排在隔壁,一会儿下楼用餐。”
他没多说,转身便出去了。
宋妤看着门口消失的背影,一愣,这就同意了?
从凌晨到现在,宋妤滴水未尽,此时也觉得有些饿了。
晚餐厨房准备了不少菜,她却没什么胃口,只吃了几口,便回了自己的房间。
她心里担心母亲,可又根本联系不上,宋妤犹豫了许久,才给宋成立打了个电话。
如今,跟这种父亲说一句话,她都觉得无比恶心。
当时,她想邀请母亲参加自己的婚礼,却被宋成立拒绝。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霸总老公无限宠》

第6章 侍奉好你的婆婆


她的父亲,当年抛妻弃女,组建了新的家庭,自然不想让人知道他那段不光彩的过去。
她因为自己最亲近的母亲不能参加自己的婚礼,还跟宋成立吵了一架,如今想来,母亲幸好没去,否则知道她的婚礼是这样一个笑话,她如何能接受!
电话被接起,耳边却传来宋成立的吼声:“你还敢给我打电话?我让你走完婚礼,才进行到一半,你跑去哪儿了?!”
宋妤冷笑,“婚礼仪式我走完了,现在,我想见我妈,你没有资格囚禁她!”
“想见你妈?阿妤,别怪爸爸狠心,你是嫁进了盛家不错,可我们宋家要的是和盛世财团合作。你必须想办法,让盛家投资我们宋氏的新项目,我才有精力周转你妈妈的医药费。”
宋妤闻言,有些不可置信的瞪大了眼睛,旋即笑了,“你让我去想办法,让盛家投资?我有什么权力去和盛家谈这个!?”
新婚当天,就让她上门“乞讨”?盛家会怎么看她?
宋成立语气淡凉,“这就看你自己的本事了!明天早上,你一早去盛家老宅给盛夫人请安,侍奉好你的婆婆,只有帮宋氏解决了这次的危机,我才有钱治你妈妈那种大病!”
听到这话,宋妤简直不知道该哭还是该笑,她的父亲,还真是狠,步步都在算计。
她冷声道:“这件事我会试着谈,但是你必须先让我见到我妈!”
宋成立毕竟是老狐狸,冷笑了一声,“可以,只要事成,我明天就让你见她,现在,你还是好好去服侍你的丈夫吧!”
他说完,不等宋妤说话,便直接挂断了电话。
宋妤见状,心底浮出一股恨意,是她傻,才会认为父亲当初是真的爱她!
让她现在开口去跟盛家谈投资的事,怎么可能……
宋妤心中又急又气,却又无可奈何,躺在床上辗转反侧,直到凌晨,她实在困到极致,才浑浑噩噩的睡去。
翌日,宋妤是被一阵敲门声吵醒的,待她醒来,门外传来佣人的声音:“太太,您起来吧,夫人过来了。”
这话如当头一棒,宋妤瞬间惊醒了,“你说谁?”
“少爷的母亲,您的……婆母,您还是快点起来吧。”
新婚第二天新媳妇都要上门给公婆问安,可盛夫人却自己来了,是她起晚了?
她看了下时间,才七点多。
宋妤立刻将自己收拾了一番,下楼,她穿的衣服是盛家之前就备好的,竟然都很合身。
盛夫人坐在楼下客厅的沙发上,手中端着一只精致小巧的咖啡杯,举手投足间透着一股尊贵典雅之气,皮肤保养得当,岁月似乎未曾再她身上留下半点痕迹。
看起来,不过三十多岁的模样。
她旁边,坐着另一位贵妇,打扮精致,面容姣好。
二人脸色都有些凝重,气氛低沉,佣人在一旁小心翼翼的伺候着。
宋妤迟疑片刻走过去,她没见过盛夫人,看到佣人所站的位置方才认出,朝盛夫人微微颔首,小心道:“盛……婆婆。”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霸总老公无限宠》

第7章 我教训我儿媳妇


盛夫人未曾抬头,仿佛没听到一般,只冷着脸看着前方。
旁边的贵妇见状,淡笑着打圆场:“这位就是你的儿媳妇?宋家那位?看着模样倒是挺出众,还不快给你婆婆敬茶,这可是规矩!”
宋妤点点头,连忙端起茶几上的茶壶倒了杯茶,小心翼翼的递到盛夫人面前。
可她还未开口,手便被盛夫人冷漠的拂开,茶杯里的热水荡出,浇在她手上。
“你不必叫我婆婆,也不用给我敬茶,说实话,如果不是老爷子当初坚持,以宋家的门第,你根本没有资格嫁进盛家。”
盛夫人这话,如同一个耳光,直接打在宋妤的脸上。
她扯了扯唇,极度难堪,“我明白……”
“你明白就好。”盛夫人语气冰冷,“虽然你和司御结婚了,但有些事你必须清楚,在外不许顶着盛太太的身份行事,盛家的声誉不容许有半点沾污。所以,也不必让人知道,你是盛太太。”
宋妤双手紧紧攥着裙子,嘴角勾起一抹嘲讽的冷笑,“我知道。”
她本来就不在乎。
可她也不必这么侮辱人……
贵妇尴尬的笑了笑,看着盛夫人,“淑媛,你也不必这样,宋家虽然一言难尽……可这位宋小姐……”
“婉君,你不用替她说话,如果不是宋家横插一脚,以柔才是我最中意的儿媳。有些话不说明白,宋家的人就会不知天高地厚。”顾淑媛冷声道,回头看了眼宋妤,“你还愣着干什么?没看到客人的茶喝完了,需要添茶?”
宋妤回过神来,脸上浮出一丝冷意,眼里透着股倔强,她道:“盛夫人,既然您话说得这么清楚了,我想我也没有权利和义务帮您和客人添茶,没什么事的话,我就不在这儿打扰你们了。”
“站住,你这是在顶嘴?”
宋妤低了低眸,面无表情,“我只是在按照您说的去做,以免您觉得我不知天高地厚。”
“放肆!”顾淑媛彻底怒了,手中的茶杯重重的砸在茶几上,“我看你是反了,新婚第二天便敢跟我这个婆婆作对,宋家就是这么教你的!?”
一旁的贵妇也有些意外,皱了皱眉,“宋小姐,你怎么能这么不懂规矩……”
宋妤觉得好笑,她受下侮辱,还要对她们笑脸相迎吗?
“话都让你们说了,我能说什么?”
“你住嘴!盛家是什么地方,轮得到你这个新过门的媳妇教训我?”顾淑媛怒不可遏,抬手便朝她脸上扇过去。
她过来本想给这个新媳妇一个下马威,却在朋友面前反被驳了面子,这口气自然咽不下去。
可意料中的巴掌没有落下,手腕却被一股强大的力道扼住。
秦深只握了一瞬,便立即放手,恭敬道:“董事长夫人,请息怒。”
“是你?我教训我儿媳妇,你敢拦着我?”
秦深眸底略过一抹深意,往后退了一步,微微颔首,“今天是盛总新婚第二天,盛总还在床上昏迷不醒,夫人若是当着外人的面打了太太,岂不是拂了盛总的面子。大喜之日,还望夫人多为盛总想想。”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霸总老公无限宠》

第8章 是我给你上药,还是你自己上


秦深眸底略过一抹深意,往后退了一步,微微颔首,“今天是盛总新婚第二天,盛总还在床上昏迷不醒,夫人若是当着外人的面打了太太,岂不是拂了盛总的面子。大喜之日,还望夫人多为盛总想想。”
顾淑媛闻言,脸上怒意更甚,气愤扫了二人一眼。
“你只是一个小小的助理,我盛家的事情,什么时候轮得到你来说三道四?”
秦深脸色微僵,很快又恢复冷峻。
“我只听盛总的安排,太太既然嫁给盛总,成为夫妻,便是我要保护的人。”
“你……”
“好了淑媛,你还是别生气了,当心气坏自己的身子。”贵妇拉住顾淑媛道,有些难堪的扯了扯唇,“不过,司御这个助理真是忠心,眼里只有司御,也挺好。你这个儿媳,唉……大不了,下次就不上门来找不悦了。”
这一番话,不仅表明秦深没把她这个盛夫人放在眼里,更是晦暗的将过错推到宋妤身上。
顾淑媛本就不喜欢他们二人,一时脸色更是难看到了极点。
“好,你们仗着司御昏迷,一个个都敢欺负到我头上了!宋妤,记住你说的话,最好不要妄想盛家的任何东西!”
她愤怒的丢下这话,便转身离开。
贵妇见状连忙追上去,意味深长的目光看了眼秦深和宋妤。
随即,皱眉在顾淑媛耳边小声道:“淑媛,司御的助理怎么会来这里?他跟那个宋妤……司御还在昏迷,你可要小心啊。”
顾淑芬闻言脚步一顿,她即刻转身,冰冷的目光看着宋妤。
那厌恶的眼神,仿佛她做了什么见不得人的事。
“宋妤,虽然你没什么教养,可我希望你懂得最基本的廉耻!我儿子虽然暂时昏迷不醒,你敢对不起他,让盛家的名誉遭受半点污点,我绝对不会放过你!”
劈头盖脸的一顿训斥,让宋妤根本来不及反应,甚至不知道为什么挨骂。
她才住进来一天,就已经遭受到这么多羞辱,可想而知,以后是什么样的日子。
原本……这些根本不用她承受。
秦深看着顾淑媛离开的背影,眸色微深。
回头睨了眼宋妤,撇到她泛红的手背,神色一紧,伸手攥住她的手腕。
“手怎么了?”
宋妤将手抽回来,面无表情地道:“没事,不用你管。”
“张妈,拿烫伤药来!”秦深直接将她摁在沙发上坐下,脸色微沉,“被烫了,为什么不及时处理?”
宋妤拂开他的手,眉头皱了皱,“我自己会处理。”
她说着便要起身,佣人张妈正好将药膏拿了过来,秦深接过,伸手拦住她。
“是我给你上药,还是你自己上?”强势的语气透着威胁。
宋妤只觉得心里烦躁,懒得跟他多说,拿过药膏自己涂抹。
拇指和手背上烫红了一大片,火辣辣的疼,那壶水是刚烧开的,她碍着盛夫人的面子才没有去做紧急处理。
可她还是把人得罪了。
甚至,想和盛世财团合作的话都没说出来。
这件事没解决,她不就见不到妈妈了吗?
心里一阵委屈爆发出来,像是被锋利的刀割开,豆大的眼泪一滴一滴砸到手上。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霸总老公无限宠》

第9章 这么委屈?


秦深见状,愣了一下,有些没反应过来。
他微微俯身,扶住她的肩膀,“很疼?”
宋妤摇了摇头没说话,眼泪却没止住。
男人勾了下唇,伸手抬起她的下巴,“这么委屈?”
白白嫩嫩的脸上,两滴泪迅速的滑落下来,秀气的双眼湿漉漉的。
被人看到这没出息的一幕,宋妤心头一股火气蹿上来,用力拍开他的手。
“你烦不烦?秦助理,你过界了!”
刚刚盛夫人那番话,就是在警告她吧?
秦深抿了抿唇,迟疑片刻,还是起身,“我去看看盛总的情况,早餐想吃什么,太太直接跟张妈说。”
他说完,便转身上楼。
宋妤没听进去,哪有心思吃,擦了点药便回了房间。
她打开手机,看到几个未接电话,是她好友的,以及宋成立发来的信息,叮嘱她好好伺候盛夫人,别忘了投资的事。
宋妤扯了扯唇,笑容凉薄,她的父亲,眼里只有钱,哪怕把她卖了也无所谓。
她没回复,给自己的好友乔欢回拨了个电话,那边很快接起。
“阿妤,你的婚礼怎么回事?我都没来得及问你,为什么新郎换人了,顾以恒还成了宋静娴的男朋友?”对方的语气很紧张。
宋妤自嘲的笑了一下,心已经痛到麻木,感觉不到痛了,“三言两语说不清,我只是,被他们骗了而已。”
“他们?顾以恒骗你?到底怎么回事,你现在在哪儿?”
“我没事,你在家吗?我一会儿回去。”她和乔欢一起合租了个房子。
乔欢着急道:“在啊在啊!你快回来,我担心死了!”
宋妤“嗯”了一声,让她放心,便挂了电话。
听到窗外响起一阵引擎声,宋妤走到窗边去看了一眼,见秦深上了车,似是要离开,宋妤瞬间松了口气。
秦深不走,她就走不掉!
目送那辆车离开,宋妤赶紧拿着自己的东西下楼。
路过隔壁的房间,宋妤脚步顿了顿,犹豫着要不要进去看一眼,道个别。
她好歹是他名义上的妻子,秦深还叮嘱她让她多跟他说说话,她绝对不是贪恋他的美色!
可是……只是名义上的妻子,也没什么好看的。
她迟疑片刻,还是直接离开了。
别墅的佣人都在忙自己的事,倒没人注意到宋妤,她一路走出别墅区,才打到车。
她和乔欢租的房子地段偏僻,小区环境一般,但胜在价格便宜,司机见她清早从黄金地段的别墅区打车到了这里,目光简直意味深长。
宋妤爬了六层楼才到家,乔欢见她回来,便立即迎上来,担忧的目光在她身上扫了一圈,见她没受伤,才稍稍放心。
“你到底怎么回事?真是担心死我了,顾以恒那个臭渣男,他在骗你?”
宋妤点了点头,强忍着泪将所有的事说了一遍。
乔欢闻言意料之中的愤怒,“可恶,怎么会有这么狠毒的父亲?走,我们去找他们算账!不能白吃这种亏!”
她脾气火爆,说着便往外冲。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霸总老公无限宠》

第10章 偷跑出来,以为我找不到?


宋妤心如刀绞,连忙拉住她。
“没用的,事已成定局,何况我妈还在他们手里,如果宋家想对付我,比我们算账容易多了。”
“可他们也不能这么欺负你啊,宋静娴是他女儿,你就不是了吗?凭什么你的大好年华就能葬送在一个植物人身上,我真是咽不下这口气!”
宋妤一手捂着胸口,摇了摇头,“跟他们讲道理没用的,我已经看透了。现在当务之急,是找到我妈。”
乔欢吐了口气,肺都要气炸了,“人渣!伯母被他们带哪儿去了?”
“我不知道,宋……宋成立说,让我帮他说服盛世财团给宋氏投资,他才肯告诉我。”
“我靠,他怎么这么不要脸,你跟盛家说了?”
“我没有……我还把盛夫人得罪了。”
“……”乔欢拍了拍她的背,吼道:“他们根本就没想让你好过!不说就不说,我们自己找,凭什么帮他们背了锅还要让他们得到投资?大不了,我们报警!”
宋妤点了点头,双手紧紧抱着她,还是忍不住哭了出来,哭着哭着却又笑了。
是她蠢,她傻,才会把自己的心托付给一个男人,被骗了这么久都不知道,直至被卖了,还要替他们数钱。
乔欢安慰了她好一会儿,拍了拍她的肩道:“别哭了,收拾收拾,我们去找琴姨吧,大不了把每个医院都找一遍。”
“嗯。”
宋妤立即止住了眼泪,去浴室洗脸。
乔欢正准备去拿钱包,却听到有人敲门,她连忙走过去,“来了,找谁?”
“宋妤。”门外,传来一道低沉好听的声音。
乔欢狐疑,凑进猫眼看了一眼,门外的人穿着一身西装,气宇轩昂,那张脸更是出奇的帅气!
她鬼使神差的将门打开,看着眼前的男人,微微一怔。
“你……你找宋妤干什么?”
秦深绅士而疏离的朝她点了点头,道:“接盛太太回家。”
“盛太太?你是盛家的人?”
“嗯。”
“那你先进来。”看在他长得帅的份上,乔欢才放行,朝里面喊:“阿妤,有人找你!”
秦深看了她一眼,没多说,修长的双腿跨进客厅。
小小的出租屋,两室两厅,装修简陋,简直寒碜,但五脏俱全。墙上贴着贴纸,装饰的很温馨。
秦深扫了一圈,便看到宋妤从卫生间出来,她刚洗了个脸,头上带着一个毛绒兔耳朵的束发带,长长的黑发固定在后面,透着一股说不出的妩媚。
又有点可爱。
红红的眼圈,显然是又哭过了。
宋妤看到秦深,也有些意外,双眸一瞪,“怎么是你?”
“太太让我好找。”秦深讽刺道,“偷跑出来,以为我找不到吗?”
宋妤脸色微冷,往后退了几步,“我不想去盛家,我也有自己的生活,难不成你还想囚禁我?”
“太太已经嫁给了盛总。”
“可我没必要住在盛家!盛夫人今天早上羞辱我的言论,还不够吗?我没有上赶着让人羞辱的兴趣爱好!”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霸总老公无限宠》

第10章 偷跑出来,以为我找不到?


宋妤心如刀绞,连忙拉住她。
“没用的,事已成定局,何况我妈还在他们手里,如果宋家想对付我,比我们算账容易多了。”
“可他们也不能这么欺负你啊,宋静娴是他女儿,你就不是了吗?凭什么你的大好年华就能葬送在一个植物人身上,我真是咽不下这口气!”
宋妤一手捂着胸口,摇了摇头,“跟他们讲道理没用的,我已经看透了。现在当务之急,是找到我妈。”
乔欢吐了口气,肺都要气炸了,“人渣!伯母被他们带哪儿去了?”
“我不知道,宋……宋成立说,让我帮他说服盛世财团给宋氏投资,他才肯告诉我。”
“我靠,他怎么这么不要脸,你跟盛家说了?”
“我没有……我还把盛夫人得罪了。”
“……”乔欢拍了拍她的背,吼道:“他们根本就没想让你好过!不说就不说,我们自己找,凭什么帮他们背了锅还要让他们得到投资?大不了,我们报警!”
宋妤点了点头,双手紧紧抱着她,还是忍不住哭了出来,哭着哭着却又笑了。
是她蠢,她傻,才会把自己的心托付给一个男人,被骗了这么久都不知道,直至被卖了,还要替他们数钱。
乔欢安慰了她好一会儿,拍了拍她的肩道:“别哭了,收拾收拾,我们去找琴姨吧,大不了把每个医院都找一遍。”
“嗯。”
宋妤立即止住了眼泪,去浴室洗脸。
乔欢正准备去拿钱包,却听到有人敲门,她连忙走过去,“来了,找谁?”
“宋妤。”门外,传来一道低沉好听的声音。
乔欢狐疑,凑进猫眼看了一眼,门外的人穿着一身西装,气宇轩昂,那张脸更是出奇的帅气!
她鬼使神差的将门打开,看着眼前的男人,微微一怔。
“你……你找宋妤干什么?”
秦深绅士而疏离的朝她点了点头,道:“接盛太太回家。”
“盛太太?你是盛家的人?”
“嗯。”
“那你先进来。”看在他长得帅的份上,乔欢才放行,朝里面喊:“阿妤,有人找你!”
秦深看了她一眼,没多说,修长的双腿跨进客厅。
小小的出租屋,两室两厅,装修简陋,简直寒碜,但五脏俱全。墙上贴着贴纸,装饰的很温馨。
秦深扫了一圈,便看到宋妤从卫生间出来,她刚洗了个脸,头上带着一个毛绒兔耳朵的束发带,长长的黑发固定在后面,透着一股说不出的妩媚。
又有点可爱。
红红的眼圈,显然是又哭过了。
宋妤看到秦深,也有些意外,双眸一瞪,“怎么是你?”
“太太让我好找。”秦深讽刺道,“偷跑出来,以为我找不到吗?”
宋妤脸色微冷,往后退了几步,“我不想去盛家,我也有自己的生活,难不成你还想囚禁我?”
“太太已经嫁给了盛总。”
“可我没必要住在盛家!盛夫人今天早上羞辱我的言论,还不够吗?我没有上赶着让人羞辱的兴趣爱好!”
继续阅读《霸总老公无限宠》


版权声明:未经书面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对既成事实本站将保留所有的权利。

无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