傅管家,欧寒洛(薄情总裁宠甜妻)最新章节全文免费阅读

小说:薄情总裁宠甜妻
分类:现代言情
作者:傅管家
简介:他是她生命中主宰者,目光要无时无刻凝聚在他身上
她想离开,被他知道之后得到的是被……无法离开那就抱着一起堕落的心理与他死死纠缠
终于有一天,她离开了,代价却是失去孩子,得到却是他的报复
她又如何可以在他的报复之下生存呢?她被人绑架,他却放下他尊严和面子被人打得遍体鳞伤
她看着哭了,如果这只是玩具和宠物的话,他并不需要这样做
他们之间的关系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变成了这样?
角色:傅管家,欧寒洛
傅管家,欧寒洛(薄情总裁宠甜妻)最新章节全文免费阅读

《薄情总裁宠甜妻》免费试读免费阅读


第1章 小姐是玩具


爱心孤儿院。
“就她!”
傅管家沿着少年的话望去。
少年从修女手中接过小女孩的小手,傅管家知道他有洁癖马上递上丝帕。
少年细细地擦着小女孩的掌心,望着小女孩美丽的双眸:“从今以后你就是我的玩具,从今以后你就是我的玩具……”
小女孩害怕想缩回自己的小手。
少年仿佛早已预料她会有这样的想法,手指一紧,她便动弹不得。
冰冷又霸道的声音恍若烙印般不断地在她脑海里重复。
他们之间纠缠从此便开始……
复古英式设计风格的房间,早晨阳光升起,照着地板透出一圈圈的光晕。
“进来。”清冷声音显得非常清脆。
“君小姐!”傅管家将手里的精美盒子递上她面前。
“有什么事吗?”君筱璎抬起眼眸,笑容有些疏离。
“今天是君小姐的生日,少爷特地派人连夜赶工做出了一条独一无二品种的钻石项链……”
“我知道了,你把它放在一边,等一会我会看。”
视线落在手机上的屏幕,信息是她好朋友向小薇发来的祝福。
傅管家放下手中的盒子,“君小姐,少爷说了,你收到礼物时回他一个电话。”
“这些不用你提醒,我会做。”她不耐烦回傅管家话。
“君小姐最好是现在回少爷电话,万一待会少爷打电话回来……”
君筱璎双眸含着愤怒的火焰瞪他一眼,用手机拨打欧寒洛手机。
“收到礼物了,喜欢吗?”慵懒又犹如泉水般的声音在那边响起。
那上面的钻石颗颗都是他让人精心挑选出来,颗颗都是上等A货,纯净度世上少有。
“喜欢,我就不打扰你工作了。”说完,君筱璎就把手机挂了。
欧寒洛看着手中的手机,墨黑的双眸不断迸发出冷漠。
众多坐着的主管见此,脸上可见有些忐忑不安,仿佛椅子低下有针正刺着他们的屁股,无法坐得安稳,都是你看我,我看你的,大家都不敢说话。
欧寒洛助手陆子轩,他心里已揣测到上司为何会如此愤怒,除了君筱樱没别人。
欧寒洛突然从老板椅上起身,冰冷看了陆子轩一眼,什么话也没说,身影便消失在会议室里。
众多主管你看我,我看你,最后都看着陆子轩,欲想这会议到底要不要继续开。
“今天的会议到此结束,明天同一时间继续。”陆子轩从椅上站起来宣布。
欧寒洛一出公司大门口,司机早已经准备好了车子在等候。
上了车,一言不发的欧寒洛越是阴沉,使在开车的司机战战兢兢,只差一没留意车子开撞到安全岛去。
另外一边,君筱璎挂了手机,手把装着钻石项链的盒子扫向傅管家。
‘啪’一声,盒子又从傅管家身上掉在地面上。
“收起你内心的不屑和不尊敬,我不管怎么说都是你半个主子,如果你要是不满意我,你可以让他毁了我,不然我说什么就是什么。”
她还巴不得他对她不满对她失去兴趣,这才对她离开这里更有利。
以前她不说傅管家,是因为她必需要忍耐到十八岁,现如今她不想再忍耐了,她豁出去了。
“君小姐,我为我的过去向你道歉,以后绝对不会再发生。”傅管家态度恭敬。
君筱璎冷冷地看着他,嘴角噙着讽刺的笑容,真是他忠诚的奴才。
她记得她来到欧家的第二天,傅管家说身为少爷的玩具必须什么都要会。接下来的十几年她每天学习弹琴书画、各国特色烹饪、各国语言等。
“君小姐晚一些会有人来专门服侍你换衣上妆。”
眼眸闪烁琉璃般的冰冷,她什么话也不说。
今晚她又会像个布偶一样,任由他们摆布。
想想,她心底有种无名升起的怒火。
“如果没什么事,我先下去忙……”傅管家话尚未说完,房门蓦然推开。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薄情总裁宠甜妻》

第2章 真心害怕


只见欧寒洛嘴角噙着笑容,幽黑的眼睛看着她。
不管君筱樱怎么看怎么感觉都是会让自己冷冽。
“少爷!”傅管家恭敬叫道。
眼看他越来越近,她下意识直起腰肢,尽量摆出平日里无表情的样子。
欧寒洛突兀停下步伐,浓眉蹙起,脚步略倒回几步,慢慢地转移视线看地面上的钻石项链。“你不喜欢吗?”他抬眸凝望君筱璎,质问的眼神像是要把她吞了一样。
“没有,刚刚给回傅管家时不小心掉了下来,还没来得及捡起你就回来了。”说她没骨气也好,现在不是她逞强的时候。
“如果你不信你可以问傅管家。”君筱璎在欧寒洛看不到的地方,用威胁的眼神警告望着傅管家,如果他敢说不是,大不了她就来个鱼死网破,把他这些年对她的态度都跟欧寒洛说了,看到时候他们是谁先死。
“抱歉!都是我的错,是我没好好地接住盒子,如果少爷要惩罚就惩罚我好了。”
“捡起来放好就出去吧!”欧寒洛冷漠的看了一眼傅管家,什么话不说便转了头。
“是!”
君筱璎心底暗自松了一口气。
她就知道他不会惩罚傅管家,毕竟傅管家也跟在他身边那么久,看来这一次她是赌对了。
傅管家离开。
他坐在君筱璎身边,顿时气氛陷入了诡异的安静。
“你怎么突然回来了?你不是在公司开会吗?”内心有些忐忑不安地问他。
此刻,她才知道反抗他原来是需要那么多的勇气,这与想象中截然不同。
欧寒洛看着她,没有回答她的问题。
眼珠是琥珀色,仿佛像是会说话似的,光滑的肌肤就恍若冬天里的雪一样雪白雪白地,浓密翘长的睫毛眨着就好像是洋娃娃似的,淡红的唇瓣不禁就会让人联想到红艳艳的樱桃晶莹剔透,让人忍不住想要咬上一口。
这样的她,当时他在人群中一眼便选定了她。
到现在他也不明白那时候的自己为什么会这样。
只知道她是属于他的,她的一切都是属于他的。
只是……
欧寒洛忍不住又把眉头皱起。
最近的她变得特别不听话,敢挂他电话不说,还敢说谎骗他,傅管家跟在他身边二十多年,是什么样的人他非常清楚了解,只是他不想说破而已。
他还是比较喜欢那个以前听话的她,现在的她有种想要逃离他身边的感觉,他不喜欢这种感觉,这会让他有种莫名又陌生的心慌,他不喜欢这种掌握不了的感觉。
“为什么你变得不一样了?为什么?”他伸手钳住她的尖下巴,更是不允许她眼神有闪烁躲避他。
君筱樱努力克制自己不伸手拍掉他的手,内心惶恐不安。
“还是说你想要背叛我?”
话一出让君筱璎震惊,双眸睁得老大。
“说!你是不是想要背叛我?”双手禁锢住她双臂,欧寒洛瞪着她,胸膛急促起伏,各种陌生情绪撩过他心田。“你回答我,你是不是想要我背叛我?”
手臂上的疼痛感不断淹没于她,也不知道哪里来的一股勇气一下子冲到她心脏,深呼了口气,对上他眼睛,她眼里透着坚定和坚强目光。
“是,我想要离开这里,我是想要离开这个让我讨厌让我快要窒息的地方。”不知道哪里来的力气挥开他的手臂。
“这些衣服不是我喜欢的。”指了指她身上穿的裙子,“还有这房间的设计都不是喜欢我的。”她把窗帘薄被拉扯坏扔在地板上,“这一切的一切都不是我想要的,我想要的是自由自由……”
终于胸口中憋着那一股的闷气发泄出来。
“所以你就以为满十八岁了就可以离开这里了?”欧寒洛冷漠看着她,双手紧攥拳头。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薄情总裁宠甜妻》

第3章 你永远逃不掉


“是!我已经成年了。在我国满十八岁便是拥有了自主权,父母都无法干涉,就连你都不可以干涉我任何的行为。”她一直都在等这一天到来。
“不可以吗?你确定我不可以吗?”
欧寒洛突然一改冰冷,慵懒地靠在沙发背上,俯视的目光居高临下看着她,嘴角还噙着嘲弄的笑容,这样的他看起来竟妖魅又邪恶。
君筱璎身心一颤,突然感觉到背后升起了一股寒冷。
她怎么可以忘了,忘了他当年是一个小男孩时可以支撑这么大的欧氏集团,直到现在的欧氏发展得更是让其他的公司仰望,谁不给他几分薄面。
可是这样她不甘心,真的不甘心,为什么她这一辈子就要被他困在这里?为什么她一辈子都是他手里的玩具?她不要,她不要这样……
“你今天所有的一切都是我给你的,你竟然想离开,可以,那么你把身上的衣服给我留下,一件都不穿走出这里。”欧寒洛看着她,似乎在看小丑的感觉。
她狠狠地瞪着他,他这是在侮辱她,根本就没把她当人,让她连一点基本的尊严都没有。
“像今天这样的机会恐怕就只有这么一次。”
他真以为她不敢脱衣服离开吗?
双手紧紧地握着,君筱樱深呼吸,解开上衣马夹的扣子。
欧寒洛回过神来,君筱璎已把马夹脱下。
“你是不是疯了?”他朝她走来。
竟然为了离开他,真的愿意不要尊严离开。
君筱璎闪躲过他双手,继续迅速解下颈上的蝴蝶结,扭曲的面孔,朝他吼去,“我没有发疯,就算是有也是被你逼的,你以为我不敢这样做吗?我告诉你,为了可以离开你我豁出去了,反正你又不是没看过。”
“好,很好。”欧寒洛阴沉着脸。
该死的她,竟然可以在一天时间里连续挑起他的怒气。
在商界他是出了名冷漠无情,就算有人用枪指他头,脸上也绝不会出现一丝的变化,但偏偏面对她,他最以为骄傲的冷漠轻而易举地消失。她只是他的玩具,怎么可以牵动他的情绪。
不行,不能再这样下去了!
“你想要做什么?”君筱璎就好像是一只惊弓之鸟,防备目光看着他,却没发现她说话的底气比较之前弱了一些,脚步不自觉地往后退一步,迅速转身没来及跨出,紧接着又突然来了一个旋转,她被他压倒在床。
“放开我!”她瞪着他,双手被他一手锢住,动弹不得。
“放开你?”欧寒洛居高临下地看着她,冷笑着挑起浓眉,“有可能吗?”
羞怒的君筱樱脸颊绯红。
欧寒洛明显感觉得到她柔软紧贴着他,而且今日的她看起来以平常都要诱惑人,就好似刚熟的水蜜桃,让让忍不住像咬一口。
“你到底想要干嘛?”君筱璎挣扎着双手。
“我会让你这一辈子都记住,你想要离开我那根本就是在做梦。”
字字犹如冰冷的匕首刺进她心,寒得让她克制不住想要颤抖,“那刚刚……你是在玩我对不对?你从头到尾都没想过要让我离开,是不是?”
“没错!”他压根就没想过要放开她。
“你,哈哈哈……”她已经不知道这是在笑自己傻还是可悲,遇上他注定是她一辈子的地狱。
眼神冷漠地看着她,薄唇吐出冷冷的语调,“我一直以为你会多多少少有那么一点了解我,但好像我高估了你,让你忘了谁才是你真正主宰者。”
一手放在她的衣领上,稍一使力,纯白的衬衣在他手里化为细细碎碎的烂布。
“你要干什么?放开我……”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薄情总裁宠甜妻》

第4章 对你的惩罚


  “玩具做错了事,主人当然要好好地惩罚你。”阴.柔的声音萦绕在她耳侧。
他将她双手扼在头顶上,雪白肌肤,,欧寒洛眼眸毫不掩饰灼.热。
被他这么看着,瞬间恐惧蔓延她身心,“欧寒洛!放开我,求你,我不要……”
“怎么办?”他突兀俯低身,与她对视,“突然我想看到你在我身下苦苦哀求地模样,那样的你应该会很美吧!”
从他领养她起,她就从来没求过他,也没对他撒过娇。
曾经有一段时间他还觉得这样的她特别的无趣,但后来不知道什么原因,他就觉得原来她也不是那么地没趣,最起码她身上的味道让他觉得不厌恶。
直到那么多年过去了,他对她这个玩具依然还没失去兴趣,真是一种奇迹,以往他对一个玩具最多三个月就会失去兴趣腻了,然后会派人寻找下一个玩具,所以他时常会问他自己为什么不厌倦她,答案最后不了了之。
他话又成功惹怒了她,“欧寒洛你根本就是混蛋。”
看到竟生气又无力反抗的君筱樱,倒是取了悦他。
“啊……”胀痛蔓延她全身。
“嗯……”君筱樱控制不了自己发出低声。
她娇媚吟声听在他耳里化为了药。
许久,君筱樱仿佛觉得自己浑身无力,像一滩死水躺在他身下。
看着她面色娇红,眼眸波水动人。
自打他成年以后便天天盼望着她长大,想着晚点才吃她,她却屡次惹他生气。
“不要……”君筱樱摇着头,楚楚可怜看着他。
欧寒洛不顾她的恳求,俯身便w住她。他不允许她闪躲,幽香带着淡淡的腥味充斥两人口中。欧寒洛松开她,看着因为缺氧娇颜粉如桃花。
“怎么样?你自己的味道还不错吧!”他邪魅的问她。
“欧寒洛你混蛋。”君筱樱竟羞涩又生气。
“等一下我会让你见识一下什么是真正的混蛋。”
“不要这样……欧寒洛……”
“好痛!”眼泪控制不了往下掉,双手紧箍。“不要,欧寒洛,好痛。”像要是把她撕裂了一般。
他亲她苍白的脸颊,“等一下就会好了。”
明明这样姿势她应该觉得羞窘,恨不得立刻死去,才刚缓解疼痛,又换涌出一股陌生又令人失去理智的快.感,不受她大脑控制,仿佛处于快乐的天堂中翱翔再也不想停下,最后连她的大脑也彻底沉.沦了,一片空白。
欧寒洛看到她楚楚可怜,一副任君采摘的模样,看她的眼神更加火热。
额前满是汗水的欧寒洛,双眼顿时变得幽深,妖惑似妖姬,仿佛趁君筱樱不注意就会吞噬掉她似的。她那里永远只能是他可以到达,她是他的,这一辈子都是属于他的。
欧寒洛脑中想着,看着娇娆如花的她,他也彻底地着迷了……
与她共舞原来是这么愉悦的一件事,不单单可以看到她从来没流露过的表情,还可以让他清楚地掌控住她的一切,他就喜欢这种感觉,他也会把这种感觉继续延续下去……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薄情总裁宠甜妻》

第5章 谁是主宰?


君筱璎睁开眼睛,空气中还弥漫着她和欧寒洛欢爱时留下的味道,想到自己不知廉耻地在身下取到快感,泪珠仿佛自己有了意识从眼角往下流,一滴一滴地落在她耳侧。
她的世界依然是他主宰,无论她怎么逃都逃不过他的掌控之下,这辈子她注定活在无边无际黑暗的地狱里。
她困难的坐起身,火辣辣的刺疼。
不知多久,君筱璎用牙刷把自己的身体洗了一遍又一遍,直到肌肤见红才停止。
只有这样,她才不会觉得自己身体肮脏和有他的味道。
毛巾包裹着身躯,混混沌沌地走出浴室。
房间已换上新的床单和薄被。
“君小姐,离晚会开始时间还有一个小时,我们现在开始帮你梳头化妆吧!”米欣岚恬静的面容带着微笑说。
身后还有几名女佣。
“把衣服给我吧!”不管过去多久,她还是无法当中她们的面换衣物。
“是。”米欣岚把裙子转递给她。
米欣岚看着镜中梳妆打扮好的君筱樱美艳动人,“君小姐真的好漂亮!”
“为什么不问我发生了什么事?”
米欣岚是欧寒洛所收养的孤儿之一,被培养成女佣,从小就被派到她身边服侍。
“下去吧!我想静一静,晚会时间到他自会上来找我。”她又对米欣岚说。
“是!”
米欣岚等出了房间。
“不就是成了少爷的女人而已,有必要对我们这么跩吗?”
“是呀!她只不过是幸运被上当少爷的玩具,要不然她还不是跟我们一样是女佣。”
“要我说,米姐当时要被选上,她现在还不一定在干什么呢!”
“米姐容貌上都不知道比那女人强多少。”
“她整天只会像木偶一样……”
“不要再说了,你们这些话要是被傅管家听到了定会受处罚。”米欣岚转回头阻止她们几人。
几名女佣面面相窥,最后沉默不说话。
米欣岚目光落在房门上,现在开始君小姐是少爷名副其实的女人了,她只是卑微的下人,她也永远追不上君小姐。
君筱璎不知道自己坐了多久,欧寒洛没有上来找她。
以往他会在晚会开始的前一刻出现在她面前,然后挽着她手带她到众人面前。
现在他没来,她是不是应该松了一口气?
她讨厌那些所谓上流社会人士,虚伪得要死。
“君小姐!少爷吩咐我来接你到楼下,晚会已经开始了,君小姐这边请吧!”傅管家敲门道。
大厅宽阔,金碧辉煌,厅中悬挂着闪闪发亮的水晶灯,四面墙壁挂满了大幅复古的油画。
“君小姐,少爷已经在下面等你。”傅管家小声提醒。
穿梭宾客中,君筱璎一袭米色的蕾丝花裙,身上独一无二的清新优雅气息使在她众人之中脱颖而出,成功得把其他名媛比下去。
在人群中,君筱璎找到了欧寒洛。
他挺拔的身躯一身幽蓝色西装,英俊面容,如同欧洲贵族那般倨傲,眉宇间几分阴柔之美。
在君筱璎注意他时,欧寒洛也同时注意她。
看着她,不禁让他联想起在他身下那娇媚模样。
察觉到所有在场男性的目光都落在她身上,浓密眉头不自觉拧起,热闹欢快的气息迅速被无形的冰冷冻僵,宾客们不寒而栗。
君筱璎来到他身侧,挽着他手臂。
欧寒洛抿紧的下颌略微松了松,他看了一眼傅管家,后者恭敬地回礼,伸手做了一个手势,动听的音乐突然停了下来。
“今天谢谢各位百忙之中抽空到来,接下来由我们家少爷说话。”傅管家说完宾客们纷纷鼓掌。
倨傲的下颌邪魅勾起了浅笑,“今天是我玩具的生日同时也像大家介绍我另外一个新的玩具安依依。”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薄情总裁宠甜妻》

第6章 新的玩具


霍一下子,大家所有目光都看向欧寒洛右手边安依依,大眼睛眨呀眨仿佛像会是说话的洋娃娃,难怪会被欧少爷选上!
猛然,宾客们才意识到多年向来只有一个玩具的欧少爷竟然要换新玩具,那是不是说明还会再选其他的玩具?一想到这个可能性,许多打着高攀欧家念头的宾客们开始纷纷想着让自家女儿打扮漂亮一些来吸引欧寒洛目光。
君筱璎不知该如何来形容此刻的心情,有些沉重又好像她被人背叛似的,不过她内心很快又涌出一股羞辱覆盖上那来不及理会的情感。
面容上略有怒气,转头瞪着他。
竟然在她生日上宣布他有了新的玩具,这举动不是要把她一文不值地踩在脚底下吗?
欧寒洛仿佛像是预料到她那般,他回了她一个嘲讽的眼神。
那样的眼神就好像一支木棒敲打在她脑袋上,不断地嗡嗡响,面色转瞬间闪过窘迫和苍白。
他脸上的笑容越来越肆无忌惮扬起。他要的就是这种结果,就算他迷恋她身上的温暖那又如何,她只不过是他玩具而已,他是主人的威严不是她一个玩具可以挑衅的。
“姐姐您好!”安依依笑着向君筱璎打招呼。
“我不是你姐姐,请你不要在这边乱攀关系。”君筱樱冷着脸。就算欧寒洛要把她踩在地下她也要维持自己的尊严。
安依依笑脸僵硬,她没想到君筱璎会这么直接毫不掩饰地回绝她,她以为君筱璎再怎么样都会少爷面前装一下,难道她就不怕少爷生气吗?毕竟她现在可是少爷的新宠。
君筱璎不着痕迹收回手,“竟然少爷已经决定今晚的女主人不是我,那么我先下去了!”
她没等他做声就离开了大厅。
欧寒洛看着气冲冲离去的背影,不知为何,他胸口升起莫名的喜悦直蔓延到四肢。
君筱璎坐在花园石椅上。
察觉到身后有脚步声,君筱璎回头一看,“原来是你,你怎么会这里?”
说完她把目光撇到另边去,她不想让韩流枫看着她现在这狼狈不堪的模样。
韩流枫嘴角含笑走近,故作轻松地耸耸肩,坐在她身边,“从你跑出来我就跟着你了。”
君筱璎什么话也不说。
“今天的你特别地不一样。”
“你是想笑我吗?”她抬起眼眸看着他问。
以前她都是安安静静,向来是他说十句,她都不回他一句。
“没有,像我这么风流倜傥的男人怎么会去笑一个淑女呢?”韩流枫眨着电力十足的眼睛。
见他自恋的模样,她心底暗自翻白眼。
“我就知道小君君被我风华绝代的容颜给迷住,你只是心里面不好意思承认,这个我可以理解。”韩流枫摆了摆手,一副非常懂她的表情说。
“你自恋要有个程度,你还真不害臊。”斜睨他一眼。
“当今世上拥有我这般美貌的男子实在不多,我自恋那也是应该的,小君君你想,我这黄头发美得无人能比,白皮肤滑如鸡蛋般,迷人双眼电力十足,可以说是人见人爱车见车载。”韩流枫不断吹捧自己。
“韩流枫你能不能闭嘴?”君筱璎没好气瞪着他。
每一次见到他,她都会觉得头大了。
以前不爱理会他,会直接走开,现在她只想在这里静一静。
“韩流枫你说我是不是这一辈子都不可以离开这里?”
今日她反抗了,但最后反抗的后果是被欧寒洛压在床上‘惩罚’,在欧寒洛面前她就像是蚂蚁,他只要动动手指头就可以把她弄死。
现在欧寒洛更是有了新玩具,那是不是说明她已经失宠了?
不过这样也好,最起码她有喘气的空间。
见他许久不说话,她忽然笑了,嘲弄道,“你自己都无法脱离那苦海,怎么可能知道我会不会离开这里呢?”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薄情总裁宠甜妻》

第7章 无谓的反抗


“最起码我懂得在苦中作乐,你却做不到,你自己心里非常清楚,你是离不开欧家这个铁笼却还一直在做无谓的反抗,有时无妨堕落,去享受生命带给你的快乐和痛苦。”
“我做不到。”
“这是送给你的生日礼物,祝你终于长大了!”
君筱璎伸手接过盒子,那里面是有一对翅膀的小天使,做工精细。
“你怎么会想送我这个?你该不会想告诉我,我就像天使一样善良所以才送我这个东西?”如果说是,她绝对会把这礼物扔了。
她从来不是什么善良的人,不会像那些被人欺负得连反抗都不会的人。
“当然不是,小天使其实还有另一层含义就是守护主人。”他是想让小天使代替自己守护在她身边,希望她可以获得快乐。
“守护?”君筱璎喃喃自语。
这些年她都是一个人,有谁会守护她?
现在开始她有了它守护自己了!“谢谢你,这礼物我收下了!”
君筱璎躺在上床,反反复复翻转睡不着,总觉得少了什么的感觉,又说不上少了什么。
深叹了口气,无意间看了床的另外一端。这时,她才知道自己为什么觉得少了什么,原来是少了欧寒洛的拥抱。
说她犯贱也好,明知道欧寒洛不是什么好人,她竟然还会习惯他的存在。
从她踏入欧家起,她和欧寒洛便相拥睡在一起。
现在欧寒洛有了新玩具怎么还会来她这里,她还是早点习惯自己一个睡吧!
等她熟睡之后,房门被推开。
欧氏。
陆子轩报告完毕后,问,“总裁还有其他的事要吩咐的吗?”今天的上司看起来比以往都要不对劲。
“没事了,你先下去吧!”欧寒洛签完最后一份文件递给他。
办公室一门上,欧寒洛向左转了一下老板椅,站起身,走到巨大的玻璃前,看着遥远的风景,不由深深叹息。
昨晚他一直在君筱璎的房间,拥她入睡到天亮才离开。
他真的觉得自己越来越陌生了,昨天所做的行为都不像是他平日里的他。
有了新玩具他就应该慢慢去讨厌她才是,昨晚抛下安依依,控制不了自己脚步去她的房间,好像只有属于她味道的房间,他才能安心睡眠。
君筱璎就像他胸口里的一根刺,他做不到忽视它的存在。
现在这个时间里她在干嘛?
欧家。
君筱璎昨晚一夜无梦,醒后去学习外语,下午便在花园里喝茶。
幽静的环境,静静地享受是一件非常美好的事,可惜,通常美好的事物都会有人来破坏。
“原来君姐姐你在这里呀?”安依依虚伪地向君筱璎打招呼。
“苏琦我也要坐在这里喝茶,你去安排一下。”安依依扭头对身后的女佣说。
没等苏琦有动作,君筱璎便重重把茶杯放下,“你是有痴呆症还是你的脑袋里长了瘤?我昨晚说的话你都忘了吗?还是说你根本就患有老年健忘症?我,君筱璎是一个孤儿无父无母无兄弟姐妹的人,像你这种不知道从哪里冒出的人乱攀关系真令人作恶。”
那些话犹如冰水一下子泼到安依依头上去。“你……”
“你什么你?乱攀关系不说原来还是一个结巴,一点礼貌都不懂,难道你妈没告诉你先来后到这句话吗?这里是我先来,你想要坐这里就应该经过我同意。”
以为是欧寒洛新宠的玩具就可以爬到她头上狐假虎威,她君筱璎也可不是什么病猫或者言情小说里被女配角欺负的女主角。
“凭什么你这样说我?你和我都是少爷的玩具,我们的身份都是同等的,你也没什么了不起的,我还是少爷现在的新玩具,我要你向我道歉,不然这件事我是不会就这么算了。”
“你是想向欧寒洛告状吗?”君筱璎轻挑起眉毛。
“如果你不道歉的话。”安依依挑起下巴,一副眼高于头顶看着君筱璎。
没想到话一落,君筱璎立刻站起身,端起面前的茶杯速度泼向安依依。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薄情总裁宠甜妻》

第8章 给你机会


  “啊……我的脸我的脸,呜……”安依依像一只草蚂蚱似的跳了起来,双臂胡乱扫掉脸上的花茶叶。
“小姐你没事吧!”苏琦着急上前看。
安依依挥开苏琦,怒气冲天地瞪着君筱璎,“你这个阴险的女人竟然想要毁了我的脸,我……”
“你不是要向欧寒洛告状吗?我这只是在成全你,我要是想毁了你的脸,泼你的水绝不是用这个。”
君筱璎目光落在玻璃桌面上,小铁架架着刚煮沸腾的玻璃水壶。
与她视线同时落在那滚.烫的水壶,安依依恐然退后几步。
“那个君筱璎是东西什么呀!”
安依依回到房间门一关上,随手就拿起花瓶砸在地下发x心中的不平和怒气。
“竟然这么对我,如果不是少爷看得起她,她还是个无人问津的孤儿,竟然跟本小姐叫板,这一次的事我不会就这么算了,我一定要找个机会修理她。”
“安小姐你别发这么大的火,她的身份哪里有你高贵,你可是小康之家的小姐,她就好比泥巴,你们的身份有天渊之别,小姐你现在最重要的是得宠,让少爷喜欢你,然后你就可以让少爷把君筱璎赶出去。”说着苏琦眼底闪过阴毒的光芒。
“也是,现在我是少爷的新宠,小小要求少爷一定会答应我的。”安依依沉思说道。“我要换衣服,你把衣服准备好。”
“是!”那意味深长的毒辣眼神,安依依没看到。
下班,欧寒洛回到家。
已有佣人安排晚餐。
他接过傅管家递来的水,“君君她人呢?”
“君小姐说她不下来用餐了,请少爷……”米欣岚话未说完,欧寒洛就离开大厅。
晚上,欧寒洛真正书房办公,君筱樱敲门进来,手里端着晚餐。
“吃一点吧!是我做的。”放他面前。
“你该不会是想利用这一点食物讨好我,以为这样就会有机会离开欧家?”欧寒洛寒着俊颜。
“你想太多了。”
“最好不要有像昨天的事发生,不然,我也不知道我会做什么事来。”他的威严不允许任何人挑衅与反抗。
无意间看到她手臂颈部都有红印。
“伤是怎么弄来的?”浓眉立即皱起。
“没事。”君筱樱神情有些慌乱。
她出来急忘了穿长袖。
“是谁给了你权力伤害你自己?不要忘了你是我的玩具,我才是你的主人,你的一切都是属于我的,包括你身上的一根头发,下一次再让我发现你私底下伤害你自己,后果自负。”欧寒洛绕过到她面前,抓着她手臂。
一会傅管家送来药箱。
“把衣服都脱了!”欧寒洛关上门。
见她迟迟没动作,“你是想让我亲自帮你脱吗?”话中已带着威胁。
君筱璎解下裙子。
她全身无一处肌肤是好的。“该死的!你到底是用什么弄成这样?”
君筱樱被他突如其来低吼,身躯害怕缩了缩,“我用牙刷。”
她不是说,最后他还是会调查出来的。
“君筱樱你可真行,竟然用牙刷把自己刷破皮流血。”欧寒洛双眸冰冷,咬牙切齿道。
君筱樱沉默,眼神透着倔强。
欧寒洛给她伤口消完毒。
君筱樱以为没事想穿上衣服,却被他霎时推到在沙发,“君筱樱惩罚开始。”
“不要……”
欧寒洛不顾她话,拉下拉链,一抬她腿,未她等适应。
“痛,欧寒洛,痛!”君筱樱紧抓着他手臂,蹙起眉头,低喊。
“知道痛了?怎么你在伤害你自己时不见得痛?”
他俯身狠狠一咬,溢出鲜血,他伸舌舔净,从怀中抬眸见她咬破唇,眉宇间似痛苦又似享受,他邪笑,“原来君君也喜欢我这么对你。”
粉嫩的面容娇嗔瞪着他,“少废话。”
“是吗?”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薄情总裁宠甜妻》

第8章 给你机会


  “啊……我的脸我的脸,呜……”安依依像一只草蚂蚱似的跳了起来,双臂胡乱扫掉脸上的花茶叶。
“小姐你没事吧!”苏琦着急上前看。
安依依挥开苏琦,怒气冲天地瞪着君筱璎,“你这个阴险的女人竟然想要毁了我的脸,我……”
“你不是要向欧寒洛告状吗?我这只是在成全你,我要是想毁了你的脸,泼你的水绝不是用这个。”
君筱璎目光落在玻璃桌面上,小铁架架着刚煮沸腾的玻璃水壶。
与她视线同时落在那滚.烫的水壶,安依依恐然退后几步。
“那个君筱璎是东西什么呀!”
安依依回到房间门一关上,随手就拿起花瓶砸在地下发x心中的不平和怒气。
“竟然这么对我,如果不是少爷看得起她,她还是个无人问津的孤儿,竟然跟本小姐叫板,这一次的事我不会就这么算了,我一定要找个机会修理她。”
“安小姐你别发这么大的火,她的身份哪里有你高贵,你可是小康之家的小姐,她就好比泥巴,你们的身份有天渊之别,小姐你现在最重要的是得宠,让少爷喜欢你,然后你就可以让少爷把君筱璎赶出去。”说着苏琦眼底闪过阴毒的光芒。
“也是,现在我是少爷的新宠,小小要求少爷一定会答应我的。”安依依沉思说道。“我要换衣服,你把衣服准备好。”
“是!”那意味深长的毒辣眼神,安依依没看到。
下班,欧寒洛回到家。
已有佣人安排晚餐。
他接过傅管家递来的水,“君君她人呢?”
“君小姐说她不下来用餐了,请少爷……”米欣岚话未说完,欧寒洛就离开大厅。
晚上,欧寒洛真正书房办公,君筱樱敲门进来,手里端着晚餐。
“吃一点吧!是我做的。”放他面前。
“你该不会是想利用这一点食物讨好我,以为这样就会有机会离开欧家?”欧寒洛寒着俊颜。
“你想太多了。”
“最好不要有像昨天的事发生,不然,我也不知道我会做什么事来。”他的威严不允许任何人挑衅与反抗。
无意间看到她手臂颈部都有红印。
“伤是怎么弄来的?”浓眉立即皱起。
“没事。”君筱樱神情有些慌乱。
她出来急忘了穿长袖。
“是谁给了你权力伤害你自己?不要忘了你是我的玩具,我才是你的主人,你的一切都是属于我的,包括你身上的一根头发,下一次再让我发现你私底下伤害你自己,后果自负。”欧寒洛绕过到她面前,抓着她手臂。
一会傅管家送来药箱。
“把衣服都脱了!”欧寒洛关上门。
见她迟迟没动作,“你是想让我亲自帮你脱吗?”话中已带着威胁。
君筱璎解下裙子。
她全身无一处肌肤是好的。“该死的!你到底是用什么弄成这样?”
君筱樱被他突如其来低吼,身躯害怕缩了缩,“我用牙刷。”
她不是说,最后他还是会调查出来的。
“君筱樱你可真行,竟然用牙刷把自己刷破皮流血。”欧寒洛双眸冰冷,咬牙切齿道。
君筱樱沉默,眼神透着倔强。
欧寒洛给她伤口消完毒。
君筱樱以为没事想穿上衣服,却被他霎时推到在沙发,“君筱樱惩罚开始。”
“不要……”
欧寒洛不顾她话,拉下拉链,一抬她腿,未她等适应。
“痛,欧寒洛,痛!”君筱樱紧抓着他手臂,蹙起眉头,低喊。
“知道痛了?怎么你在伤害你自己时不见得痛?”
他俯身狠狠一咬,溢出鲜血,他伸舌舔净,从怀中抬眸见她咬破唇,眉宇间似痛苦又似享受,他邪笑,“原来君君也喜欢我这么对你。”
粉嫩的面容娇嗔瞪着他,“少废话。”
“是吗?”

继续阅读《薄情总裁宠甜妻》


版权声明:未经书面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对既成事实本站将保留所有的权利。

无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