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母,秦少(萌宝追缉令:秦少的亿万娇妻)最新章节全文免费阅读

小说:萌宝追缉令:秦少的亿万娇妻
分类:现代言情
作者:苏母
简介:

漆黑的房间,伸手不见五指——<\/p>

感觉浮浮沉沉,令人昏昏欲睡,双眼皮似乎有千斤重一般,怎么也睁不开——<\/p>

“不要!不要!别这样!”<\/p>

一道尖锐而嘶哑的嗓音蓦地响在房间....
角色:苏母,秦少
苏母,秦少(萌宝追缉令:秦少的亿万娇妻)最新章节全文免费阅读

《萌宝追缉令:秦少的亿万娇妻》免费试读免费阅读


第一章身世之秘


漆黑的房间,伸手不见五指——

感觉浮浮沉沉,令人昏昏欲睡,双眼皮似乎有千斤重一般,怎么也睁不开——

“不要!不要!别这样!”

一道尖锐而嘶哑的嗓音蓦地响在房间中,苏朝朝从噩梦中惊醒过来,猛地坐起来。

距离那天晚上发生的事情已经九个月了,她还是会时不时做梦,梦到那晚的情景。

梦中的男人看不清脸,苏朝朝只记得他脖子上似乎挂着一块玉,偶然擦过她的脸颊,令她遍体生凉。

没错,九个月前,她在一场宴会上,被一个不知名的男人强行占有了,还怀上了孩子。

她想打掉,但一向对她严厉的妈妈却一反常态,让她将孩子留下来,因为打胎对身体损害太大,还说生下来后就对外说是收养的孩子,不会影响苏朝朝的名誉。

因此,妈妈将她安排在郊外的别墅中养胎,很少见人,连医院都没去过。

但苏朝朝最近感觉身体很不舒服,有些不放心,决定还是去一趟医院,背着包去了车库,准备开车时发现没拿手机,只能无奈返回。

刚进门口,却发现院子中停了苏家的车。

苏朝朝有些惊喜,正要抬脚进去,却听得里头传来了妹妹苏暮暮十分刻薄厌恶的声音:“妈,为什么突然拽我来这边!我看到那个贱人都觉得恶心!要不是为了她肚子里头的孩子健康,我真的是懒得来这边!”

苏朝朝顿时如遭雷击,僵立当场。

“好了,别气了,等她生下孩子后,我们就不用再做戏了。
”这是苏母的声音。

苏暮暮的语气有些缓和,道:“哼,她最好保佑她肚子里头的孩子能够救秦少,让我顺利嫁进秦家,否则,她和那个孽种都休想活命!”

“秦家那边已经催了,秦少的病等不得了,我已经让保镖去乡下带个接生婆过来了,等会儿给她用点催产的药物,让她将孩子快点生下来,我带着孩子去秦家救人,你就想法子将她带到乡下去,让她自生自灭,外人问起,就说她跟人家私奔了。
知道吗?”苏母有条不紊地吩咐。

苏暮暮应道:“知道了!知道了!我现在就怕这孩子救不活秦少,那可如何是好?”

苏母得意道:“这个你就别担心了,秦少如果好了,我就说孩子是你生的,让你风风光光嫁入秦家,如果失败,秦家也答应了,会给我们一笔钱,我们就说孩子是苏朝朝那个贱人生的,你也可以再选别的豪门嫁人,丝毫不影响。

“妈!你真是太聪明了!”苏暮暮夸赞道。

“那当然,我们苏家养了她这么久,这也算是她报答我们的了。
一个强jian犯的孽种,叫了我们这么多年的爸妈,难道不应该为我们苏家做些贡献吗?”

“妈?我们这么做,爸会不会生气?”苏暮暮又问道。

“他生气什么?当年他跟苏朝朝那个死鬼妈离婚后,那个贱人硬是不嫁人,三头两天缠着你爸,我才不得已让人去强了她的,谁知道她这么窝囊,生下苏朝朝后就寻死了!当年你爸和我也没有孩子,所以才收养了她,养了她这么多年,你爸因为离婚,心里头对那个贱人的一点愧疚早就没有了!还有什么好生气的?”

站在门外的苏朝朝一字不落地听完,如坠冰窖,整个人都控制不住发抖起来。

原来,真相竟是这样!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萌宝追缉令:秦少的亿万娇妻》

第二章车内生产


忽然,一阵尖锐的喇叭声响在了院外!

不好!是苏母叫来的接生婆到了!

苏朝朝脸色惨白,急忙捂住肚子,猛地往车库跑。

她的钥匙还插在车上,当下也顾不得肚子抵着方向盘了,爬上去后,艰难地发动了车子,往外面冲出去。

她开车的动作终于惊动了苏母和苏暮暮,苏母穿着高跟鞋跑出来,大喊道:“拦住她!给我拦住她!”

那辆带着接生婆过来的车听令,拦在了门口,挡住了苏朝朝。

苏朝朝神色焦灼,当下也顾不上什么了,一脚油门踩到底,往电动门上撞去。

她撞开了电动门,然后将车子往路上开去。

“追!给我追上那个小表子!”苏母气急败坏地命令司机。

司机急忙掉转车头,去追苏朝朝,苏母和苏暮暮咒骂了几句,也都开车跟了上去。

苏朝朝不要命似的踩着油门,然而,就在此时,她的肚子开始发出了剧痛,身下甚至有热流涌出——

苏朝朝痛地脸色扭曲,大汗淋漓,当下失去了控制车子的能力,眼看着就要撞上前面的土墙,她忍着最后的疼痛,猛地踩住了刹车。

身后的司机穷追不舍,她突然刹车,当下立即怼到了她的车尾,发出了砰的一声巨响。

这个巨大的震荡,让苏朝朝的肚子猛地发出了一阵巨大的疼痛,她整个人更是直接磕在了方向盘上,发出了一声尖锐的惨叫。

后面的司机和苏母等人围了上来,然而,苏朝朝已经再无力气逃走。

司机用车上的工具打开了苏朝朝的车门,苏母上前,一把揪住了苏朝朝的领子,就扇了她一巴掌,骂道:“小贱蹄子,跑?老娘让你跑?要是坏了老娘的好事,老娘让你死无葬身之地——”

苏朝朝生生挨了一耳光,然而,这点疼痛跟腹中的巨痛比起来,简直不值一提。

她将唇瓣咬烂,又发出了一声尖锐的叫声。

此时,苏暮暮震惊道:“妈,她要生了,你看她的裙子——”

苏母抬眼一看,果然已经血红一片。

苏母看向了接生婆,道:“快准备一下,一定要将孩子平安接下来,大人就甭管了!”

幸好车上带了接生的用品和工具,接生婆一看,这是急产,手忙脚乱地在车上开始接生。

不过十分钟,苏朝朝就听到了一声婴儿的啼哭。

“是个女孩子。
”接生婆将孩子裹好,递给了苏母。

苏母露出了满意的笑容,道:“女孩子正好,治好秦少后,暮暮你再生个男孩子,将来继承秦家的家业,这个丫头片子早早将她嫁出去就是了。

苏暮暮脸色有些羞红,仿佛已经过上了豪门阔太的美好生活,娇嗔道:“八字还没有一撇呢,妈,你赶紧去医院吧。

苏母点头,带着苏暮暮和孩子,上了车。

苏朝朝此时,已经一根手指头都抬不起来了。

她眼睛含着泪,看着苏母手里的襁褓,唇瓣上凝着干涸的血迹,动了动喉结,却是一句话都发不出来。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萌宝追缉令:秦少的亿万娇妻》

第三章携子归来


“走吧,太太吩咐了,让她在这里自生自灭,反正这是荒郊,也没有摄像头。
”司机推了一把接生婆,威胁道,“今天的事情,你若敢说出去半句——”

“不敢,不敢。

声音在苏朝朝的耳边渐渐远去,她意识越来越模糊,扣在座椅上的手,最终无力地垂了下来——

五年后,A市,寒氏顶级私人医院门前。

一辆奢华而尊贵的限量版迈巴赫缓缓停了下来。

“苏医师,到了,寒总在院长办公室等你。
”司机恭敬地说道。

苏朝朝点头,道:“好的,张叔,麻烦你将明曦和光晞送回家交给张嫂。

被点名的两兄弟瞬间十分默契地放下了手里头的平板。

“妈咪,今天是周末,我们不能跟你一起去上班吗?”苏明曦问道。

苏朝朝将额前垂落的头发挽到了耳后,经过五年,她已经从当初青涩莽撞的姑娘变成了知性温婉的女人。

她淡淡一笑,道:“现在可是A市,你们以后都不能跟着妈咪上班了,这样会让寒叔叔难做的。

另一个小男孩苏光晞点了点头,十分懂事道:“我知道了,妈咪,我会乖乖的,还会监督哥哥。

苏朝朝会心一笑,摸了摸苏光晞的头,顺带在他白白嫩嫩的脸蛋上香了一个,道:“还是光晞最乖,明曦你可不要欺负弟弟啊。

苏明曦白了自家弟弟一眼,嘀咕道:“你什么时候见他吃过亏嘛?都四岁了,还卖乖,让妈咪亲,真是羞羞脸。

说罢,他气鼓鼓地双手抱胸,一副高冷清傲的臭屁样。

苏朝朝难免哑然失笑,也搂住苏明曦香了一个,道:“我们明曦真是个高冷的小男子汉,不过妈咪还是要香一个的!”

“妈咪今天第一天上班,可能要晚些回来了,你们两个都乖一点,不要给张嫂添麻烦,知道了吗?”苏朝朝抬起手腕,看着上头的表,柔声说道。

张叔忍不住道:“苏医师言重了,两位小朋友都很乖的。

苏朝朝道:“那也是张嫂脾气好。

说罢她正要打开车门,旁边忽然气势凛凛地停下一辆价值不菲的辉腾。

车上走下来一抹珠光宝气的身影,眼熟得让她惊恨。

虽然回国前就已经做好心理准备,但还是没想到这么快就遇上。

“司言,谢谢你送我们过来,不留下陪我和妈一起进去吗?”

正是苏暮暮!

只见她一身名贵打扮,妆容也是极为精致,微微弯身跟车里的人说话,形容看起来甚是卖乖讨好。

司言……

那么车里的人……

苏朝朝反应过来,瞳孔慕地一缩。

辉腾的车窗降了一半,露出了一张刀削斧凿般清贵俊逸的侧脸,那辆车里的男人气势强大,隔着这么远,苏朝朝仿佛都感觉到了一阵冷意。

她有些出神地看了眼,随即只见男人有感应般,那双如寒星般的眸子随意往外一扫,落在了苏朝朝的车窗上。

那一瞬间,苏朝朝仿佛觉得自己被对方锁定了,背后汗毛炸立,下意识抱住两个孩子,不想被对方发现。
而后她才懊恼地反应过来,车窗的玻璃特殊处理过,从外面看不见里面的人。

“妈妈,怎么了?”母子连心,苏明曦敏感地发现了苏朝朝一瞬间的紧绷,好奇地趴到车窗上向外看,“噫,对面那个叔叔长得好像我……”

“哪里像了,明曦明明最像妈妈了,对吧?”一听孩子这话,苏朝朝的心立刻吊起来,生怕被这个聪明的小家伙发现什么端倪,声音提高三个度。

要命,这父子俩确实长得太像了,绝对不能让他们父子见面。

见到秦司言,苏朝朝自然想到,当年那个生下来就被苏母抢走的孩子……

也不知道她那个无缘相见的女儿,怎么样了,她过得好不好,究竟是像她,还是……

苏朝朝胸腔涌上一股酸涩。

秦司言也说不清怎么回事,一股莫名的异常悸动,让他关注到对面那辆迈巴赫,但观察一会儿不见异样,终是将目光收回,冷冰冰的语气不带半点感情:“我要去接女儿,你们自便。

说完车窗便升了上去,辉腾毫不停留地开走了。

苏暮暮犹不甘心地想要挽留,却被旁边的贵妇人拦了下来:“好了!还没结婚呢,就想把我儿子栓在裤腰带上?我告诉你,能不能嫁进我们秦家还得看你这肚子争不争气,要是待会儿寒院长说你不能给我生孙子,你就给我滚回苏家去。

苏暮暮不敢反驳秦夫人,只得忍气吞声地跟着对方进了医院,看起来就像个受气的小媳妇儿。

苏朝朝自是将一切收入眼底,唇角浮现冷意。

“原来你们母女处心积虑谋算一切,最终也不过得到这样的生活。

苏朝朝轻笑,“张叔你们回去吧,我先去上班了。

说罢,她打开车门,从车上下来,然后目送张叔调转车头,缓缓消失在她的眼前。

老天有眼,五年前,她在郊外,被一名路过的男医生所救,还平安生下了肚子里头余下的一个孩子苏明曦,后来又收养了已故好友的儿子苏光晞,把他当自己儿子一样疼爱。

这五年来,为了养大孩子和强大自己,她没日没夜地给自己充电,在原来的专业上深造,还拜了赫赫有名的中医大家钟教授为师。

如今,她也算在中医界站稳了脚跟。

这次,她跟着自己的老板寒潇回到A市,一是帮助老板夺回家产,而是为自己报仇,寻找女儿!

刚回来就有这么好的机会,岂不是老天爷在帮她?

苏朝朝理了理身上的白大褂,将所有的扣子扣得一丝不苟,一路走到了顶楼的院长办公室。

果然,苏暮暮就在这里。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萌宝追缉令:秦少的亿万娇妻》

第四章仇人见面


苏暮暮身边还站着一个雍容华贵的妇人,虽然看起来已经有四十多的年纪,不过保养良好,妆容精致。

两人正在翘首等待,似乎是来看病的。

苏朝朝微微一笑,招来了一个护士。

“苏医师,有事吗?”虽然苏朝朝今天是第一天正式上班,不过之前也来过这边交流,又是老板身边的得力助手,所以护士态度很是恭敬。

“里面那位病人的病历呢?我来负责。
”苏朝朝开口道。

小护士面露难色,道:“苏医师,那可是秦家的夫人和少夫人,指明要寒院长来看的。

苏朝朝面不改色,道:“我回头跟寒院长说一声就是了,将病历拿过来吧。

小护士点了点头,飞快去取了过来。

苏朝朝翻了一下病历,上头的名字是苏暮暮的,看到症状的时候,她忍不住勾起了唇角。

不孕。

呵呵,真是天道好轮回,苍天饶过谁啊?

她收起手上的病历,从另一个门直接进入了院长诊室,并且让护士将外面的人叫了进来。

不多时,门外就响起了敲门声。

苏朝朝声音清冷道:“请进。

门外的人轻轻推开门进来,苏朝朝将目光从病历上抬起来,正好跟苏暮暮诧异又惊愕的目光对上。

四目相接,苏朝朝神色自如,苏暮暮面如土色。

“请坐。
”苏朝朝淡声道。

秦夫人已经坐了下来,苏暮暮哪里敢坐?她脸色阴沉地问道:“我挂的是寒院长的专诊,怎么是你?”

苏朝朝语气淡定自若道:“我是这间医院的高级医师,更擅长不孕不育方面的治疗,寒院长的专业是西医,我的专业是中医,我以为西医毕竟是要开刀的,还是中医调理更为妥当,所以寒院长让我负责这位夫人的病症,你们若是不愿意,就请出去吧。

“妈,既然寒院长不看,咱们走吧——”苏暮暮是疯了才会让苏朝朝给自己看病,急忙拉着秦夫人,就要离开。

然而,秦夫人却做得稳稳当当的,道:“中医好,我觉得中医更好,老祖宗留下来的东西,能不好吗?苏暮暮,你给我坐下来,就让这位医师给你看!你跟司言在一起都已经五年了,安晨也有四周岁了,是时候要第二个了!要不然等年纪大了,更难怀!”

安晨,原来她的女儿叫安晨。
苏朝朝不动声色地想到。

苏暮暮被秦夫人当着苏朝朝的面说出这些话,简直可谓是羞愤欲死。

谁都可以看自己的笑话,她唯独不想在苏朝朝这个贱种跟前丢脸!

“妈,我没说不要,但是她这么年轻,医术能高明到哪里去?”苏朝朝以前的课业和专业能力很优秀,苏暮暮心里头是知道的,但是她就是不想让苏朝朝给自己看,所以睁眼说瞎话道。

不等秦夫人回话,苏朝朝打开了抽屉,将里头获得的证书一本本递了出来,不紧不慢道:“这是我这些年拿到的奖项和证书,苏某不才,不过我相信,整个寒氏医院,怕是找不出第二个比我专业的了。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萌宝追缉令:秦少的亿万娇妻》

第五章一剂苦药


秦夫人一看,脸色瞬间沉了下来,指着苏暮暮骂道:“苏暮暮,你给我坐下来,就在这里看!就让这个苏医师看!你推三阻四的,是不是不想给我们秦家生孩子!如果是这样的话,你大可直说,我让司言马上跟你取消婚约!”

这话将苏暮暮镇住了。

她难堪又窘迫地咬了咬唇瓣,最后还是心不甘情不愿地坐了下来。

“请将手伸出来,我给你把把脉。
”苏朝朝专心致志地说道。

苏暮暮心里头又是生气又是羞怒,但是碍于秦母在场,她又不好发作,只好将手伸了出去。

苏朝朝将她的脉象仔细研究了一番,而后不咸不淡地问道:“多久同房一次?”

这句话直接戳到了苏暮暮的死穴。

她暗暗攥紧了包包上的带子,一张脸红得透血。

秦母想让她再生一个儿子,然后才能让秦司言娶她,但其实秦司言将自己从来没有碰过她!

她一个人,怎么能生出孩子来?

不过这样难堪的处境,她自然是不想让苏朝朝这个贱人知道的!更是羞于跟秦母等人解释!

苏暮暮咬了咬唇版,扯谎道:“一个月两三次这样。

苏朝朝面无表情道:“例假正常吗?一般是多少天?量多还是少?”

苏暮暮咬牙切齿道:“很正常。

秦母抱孙心切,急忙问道:“苏医师,怎么样?她的身子有问题吗?还能不能再生?可以调理好吗?要用什么药你尽管说,只要让我抱上孙子,花多少钱我都没所谓。

苏朝朝拿起扣在口袋上的笔,刷刷刷地开始写药方,声音疏淡道:“没有什么大碍,不过是肝火旺盛,吃些清热的药调理一下就好了。

秦夫人显然有些不相信,道:“可是这么久了,还没有怀上,这能是没有大问题吗?”

苏朝朝道:“那就可能不是这位太太的问题了,怀孕是两个人的事情,男的也有责任。

这话一出,秦夫人彻底闭嘴了。

“这是药方,去药房拿药,一天喝三次,一次一大碗,一定要凉了再喝。
”苏朝朝嘱咐道。

喝你个大头鬼,她根本就没有病!苏暮暮心里头暗暗啐道,如释重负地站了起来。

看着两人离开的背影,苏朝朝抬起脸,露出了一抹意味深长的笑意。

苏暮暮处心积虑挤进秦家的日子,并不好过。

现在她回来了,她会让苏暮暮的日子更不好过的。

这边,苏暮暮碍于秦母在场,不好直接将药方扔掉,耐着性子去捡了药。

秦母住在秦家老宅,她住在苏家别墅,喝药不喝药的,秦母自然管不到她。

苏暮暮心里头打了好算盘,然而她千算万算没有算到,秦母竟然跟着她回到了苏家的别墅,还亲自命人煎了药。

一大碗黑乎乎的药汤凉掉后,秦母道:“苏暮暮,到时候喝药了。

苏暮暮看着那一大碗药汤,面如土色,但是秦母的命令,她又不敢违抗,只好迎着头皮喝了下去。

这药里头不知道加了多少黄连,还是凉掉的,苦得苏暮暮当场就吐了三次。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萌宝追缉令:秦少的亿万娇妻》

第六章寒家晚宴


她吐一次,秦母又命人煎一次,如此反复三次后,苏暮暮是死也不敢吐出来了,生生咽下了一大碗的苦药,哭得眼泪直流。

苏朝朝!这个贱人!该死的贱人!明明知道她的身体没有任何问题,竟然故意开这么苦这么丑的药给她喝!

她一定要报仇!报仇!

苏明曦和苏光晞回家后,心中却还惦记着妈妈刚刚的失态。

苏明曦皱着漂亮的小眉毛,来回在房间里走动:“光晞,你说妈妈刚刚怎么了?为什么突然那么紧张。

苏光晞舔了舔手上的棒棒糖,还有空给哥哥剥一个:“今天见到的那个女人不是害过妈妈吗?妈妈看到她生气了吧。

“什么?害过妈妈!你怎么知道的?”妈控苏明曦一下子蹦了起来,急忙去书房打开电脑,“她是谁,你知道多少统统告诉我。

本来苏明曦还在想早上看到的那个和自己很像的男人,听到妈妈受人欺负,立刻把人抛到脑后。

“我偷听妈妈和寒叔叔说话,那个女人叫苏暮暮,就是她欺负得妈妈生下我们就出国的呢。

苏朝朝生孩子的时候吃了大苦头,这两个孩子都是知道的,一听和苏暮暮还有关系,苏明曦立刻上网把她查了个底儿掉。

“苏氏集团的二小姐,妈妈的妹妹?”苏明曦皱了皱眉头,键盘快速敲击几下,黑进了苏氏的网络,“敢欺负我妈妈,让你们钱都赔光!”

寒氏医院。

苏朝朝耍了一道苏暮暮,心情颇好,哼着曲儿到了院长办公室。

办公桌前,一个文质彬彬,风度翩翩的年轻男子正正襟危坐地处理着文件。

他披着白大褂,戴着无框的金边眼睛,儒雅清隽,正是苏朝朝的救命恩人兼现在的顶头上司,寒潇。

听见苏朝朝的脚步声,寒潇抬起眼,见她心情不错,他也不由得微微勾起了唇角,道:“苏医师抢了我的病人,心情还不错的样子,难不成攻克了什么疑难杂症?”

苏朝朝笑道:“这个疑难杂症我可攻克不了,一个跟丈夫根本就没有同房的女人想要生孩子,你让我怎么攻克?给她塞个**进去吗?”

这话将寒潇逗笑了。

他是清楚苏朝朝的事情的,不由得说道:“没同过房?难不成秦家那一位,有什么隐疾不成?”

隐疾?怎么可能!

秦家那一位有没有隐疾,还有人能比苏朝朝更加清楚吗?

苏朝朝想到那一晚,不由得还有些脸红耳热。

不过寒潇很快将她从遐思中拉回了现实:“晚上,寒家会为我举行个晚宴,你随我出席,你打个电话回家,安置好两小只。

苏朝朝当即应道:“正式的吗?需要我做些什么准备吗?化妆礼服什么?”

寒潇淡淡扫了她一眼,道:“你就穿着一身,就很合适。

寒家迫不及待要他回来,甚至不惜拆散他跟自己深爱的女友,不就是因为正统的继承人成了个残废吗?

如果他能够为他那位好大哥举荐一位医术高明的中医,应该会很得体吧?

当晚六点,寒家的大别墅。

门口停满了豪车,名流汇聚,衣香鬓影,热闹不凡。

苏朝朝看完手头的十几个病例,这才匆忙打车赶了过来。

到了现场,苏朝朝这才发觉自己一身白大褂是多么的格格不入。

她暗暗咒骂了寒潇几句,匆忙将白大褂放入了包里,然后直奔洗手间。

她里头穿着的是一身连衣裙,但是看起来太过悠闲,配不上这样的宴会。

没法子,苏朝朝只好进了洗手间,将自己的连衣裙做了一些改动。

她的审美是专门去进修过的,短短十几分钟后,一身中规中矩的连衣裙就被她弄成了胸前绑着蝴蝶结的单肩礼服。

苏朝朝满意地凝视着镜中的自己,又从包里头掏出口红重新画了一下。

然而,刚踏出洗手间门口,她忽然觉得胸前一凉,她大叫不妙,急忙抓住了脖子上的带子。

好端端的,内-衣带子怎么掉了,而且这个带子很细,她如果大幅度动作的话,很有可能会破坏好不容易弄出来的礼服。

苏朝朝正为难,却见对面过道走出了一个人。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萌宝追缉令:秦少的亿万娇妻》

第七章遇秦司言


男人身着黑色手工西装,气质清贵绝伦,只是随便立着,就是人群中最出粹夺目的存在。
他一路走来,就引起不少人侧目,都低声激动地在讨论。

苏朝朝看见那张清俊矜贵的脸,大脑空白了一秒,随即微一挑眉。

这么巧?

一天之内,遇见两次了。

这张脸,她可是很熟悉。

毕竟她天天对着张缩小版的,自然再熟悉不过了。

苏朝朝捏着脖子上的细带子,心道,既然是你自己送上门来的,那就别怪我了。

“这位先生,请你稍等。
”她如画的脸上,勾勒出一个清丽绝艳的笑容,带着抱歉。

苏朝朝声音如清泉,上前叫道。

周围一阵唏嘘声,毕竟男人周身环绕着生人勿近的冷气,更是带着一股长期上位者的威严和冷肃,因此无人敢上前。

没想到这个女人竟然敢开口把人拦下,难道她不知道对面这位爷是谁吗?

秦司言冰冷地抬起眼,便撞入了苏朝朝清明到底的双眸中。

他轻轻蹙紧眉心,声音清冷低沉:“有事?”

苏朝朝转过身,提出让围观群众惊颤的要求。

“先生,我脖子上的带子掉了,但是穿着礼服不好打结,麻烦你能帮个忙吗?”

苏朝朝这个角度,只能看到她雪白的肩胛和曲线优美的后背。

为了能让男人更好地系带子,她一头海藻般的长发被揽到一侧,微微侧脸,雪白细腻的脸上露出笑意。

这个情形,任谁看了,都是一种诱惑。

秦司言心里浮上烦躁和冷意,本想直接提脚就走。

但是刚才苏朝朝那个明媚的笑意,竟在他脑中挥之不去,让他鬼使神差地想到自己家中的女儿。

她笑起来,跟安晨很像。

可惜安晨性子孤僻,甚少露出笑意。

晃神间,秦司言已经伸出手,纤长的手指,握住了苏朝朝手上的带子,帮她打上了一个蝴蝶结。

他的指尖不经意擦过苏朝朝裸露在外的肌肤,苏朝朝虽然极力忍耐,却还是忍不住起了鸡皮疙瘩。

她将心里头的情绪压下,转过身,对秦司言甜甜一笑,道:“这位先生,太感谢了,我还以为你会给我系个死结呢,毕竟这年头,会打蝴蝶结的男人可不多。

秦司言脸上没有什么情绪,语气淡冷道:“家有女儿,难免要学会打。

他以为苏朝朝是故意找他搭讪的,故而拉出女儿,让她知难而退。

谁知道他说出这句话后,苏朝朝看着他的眼神竟然瞬间温柔了下来,那种温柔,似乎能随时滴出水来一般。

“那你应该是个好爸爸吧?”苏朝朝轻声问道。

她希望他是个好爸爸,这样,她的女儿才有可能不受太多的苦头。

毕竟,她可没有指望苏暮暮能对她的女儿多好。

秦司言觉得她的神色有些怪异,然而,不等他开口,走廊处忽然传来了一道焦急的声音。

“司言,你好了吗?”

是苏暮暮的声音。

寒家的晚宴邀请了他,苏暮暮是他女儿的母亲,他不好将她撇在家里头,反正也缺个女伴,也就将她带来了。

“司言,怎么这么久?”苏暮暮听不见秦司言的回应,火急火燎地提着裙摆找了过来。

等她看到秦司言身边站着的苏朝朝时,本来带着笑容的脸上瞬间石化,双眸之下更是跳动起怒火来。

她就知道,苏朝朝这个贱人是没安好心的!她居然想要勾搭秦司言!

秦司言可是她老公!苏朝朝一个强jian犯生的女儿,居然也肖想!

“司言——寒伯父找你了。
”苏暮暮将自己满腔妒火压下,亲昵地挽住了秦司言的胳膊。

秦司言淡漠地看了她一眼,绷着下颌线“嗯”了一声,寒潭的双目里却映出无声警告。

苏慕慕后背一凉,立刻讨好地放下了自己的手臂,知道自己刚才冲动下,已经犯了男人的忌讳。
但在苏朝朝面前,她又不甘心被她看出什么,只得不动神色地拉开距离,双手却狠狠攥紧。

这些年秦司言对她从来提不起兴致,哪怕她使尽各种勾-引魅惑的手段,秦司言对她只有冷漠,更甚至是不屑掩藏的淡淡厌恶。

如果不是看在“女儿”的面上,可能她早就被扔出秦家了。

苏慕慕深吸口气,面容如小白花一样娇柔乖顺:“司言,那你先过去,我上个洗手间,马上去找你。

秦司言便不再多言,转身就离开了这个地方。

只是离开前,余光还是下意识滑到那个和他女儿神似的陌生女人的倩影上,唯一停顿,再次淡漠掠过。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萌宝追缉令:秦少的亿万娇妻》

第八章姐妹过招


见秦司言挺拔修长的背影离开,苏暮暮脸上的笑意再也怪不住了,她面色阴沉,蓦然扬起了巴掌,就要往苏朝朝脸上扇过去。

但是苏朝朝如今,已经不是当初在苏家任劳任怨任打任骂的苏朝朝了。

她眼疾手快地擒住了苏暮暮的手腕,然后在她的麻穴上狠狠一捏。

苏暮暮只觉得自己整条胳膊瞬间麻痹起来,忍不住咒骂道:“苏朝朝,你这个贱人,你对我做了什么?”

苏朝朝神色平静,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衣服,淡淡道:“你要是再敢对我动手动脚,麻掉的可就不止一条胳膊了。

“好啊,你这贱人,出去几年长能耐了是不是?”苏暮暮气得发抖。

苏朝朝淡定自若道:“这是自然,谁能像苏小姐这般从小到大,只长脾气,不长半点本事呢?”

苏暮暮懒得跟她废话,露出了狰狞的神色,道:“苏朝朝我警告你,司言是我的,我才是未婚妻,你如果敢勾搭我未婚夫,小心你女儿小命不保!”

苏朝朝冷笑一声,声音沉冷地回敬道:“是吗?可是我看你在秦家的处境似乎不是很妙,我女儿在秦家,秦家多少有些顾忌,如果我女儿有个三长两短,兴许秦家马上就不要你了!”

这话又戳痛了苏暮暮的痛处!

她脸色涨红,又青又紫,咬牙道:“我得不到的,别人也休想得到!你看看我敢不敢!”

苏朝朝脸唰地覆上寒冰,“苏暮暮,我劝你别发疯,否者我会让你也体会一下,什么叫生不如死。

苏暮暮不敢置信地看着眼前的女人,不敢相信以前那个唯唯诺诺的胆小女人,怎么突然变得这么有气势。

她不信邪,“苏朝朝你这个贱种,跟你那个强jian犯老爸和早死得老妈一样,除了当废物还能干什么,你还敢威胁我!”

“那咱们就拭目以待。
”苏朝朝脸色更冷,给了她一个漠视至极的笑意,然后步履优雅地离开了洗手间。

苏暮暮气得呼吸都粗重了几分,她越想越气,掏出手机,给苏母打了电话。

“妈!我在寒家的宴会上又撞到苏朝朝那个贱人了!她还说要跟我抢司言!怎么办?”

苏母的语气平静许多,道:“不过是个贱种,怕什么?谁会相信你?你等着,我马上过去。

苏朝朝离开洗手间之后,来到了宴会厅中。

寒潇已经被寒父正式介绍,正在台上致辞。

苏朝朝随意端了一杯鸡尾酒,又吃了两块甜点。

嘴里头的东西还没有吃完,寒潇便下台来,走到她的身边了。

“怎么样?见到你的梦中晴人了吗?”寒潇随手拿了一杯红酒,走到了苏朝朝跟前。

苏朝朝嘴里头还塞了甜点,听了这句话,差点没噎死。

她拍了拍胸口,顺了顺气,这才语气冷淡道:“梦中晴人?梦中阎王还差不多。

寒潇哑然失笑,目光若有所思地落在不远处众星捧月中的秦司言身上,然后用眼光将秦司言从头到脚打量了一遍。

随之,他轻轻摇了摇头,低声道:“这秦司言长得人模人样的,总不至于比你形容成阎王吧?这么多年,院里头那么多追求你的,也没见你动心,难不成你——喜欢女的?”

苏朝朝直接从桌面上拿了一块点心,整块塞进了寒潇的嘴里头。

寒潇被呛了一下,费了老大的劲才将那块点心咽下去。

就在此时,寒家的佣人上前,道:“二少,寒先生请你过去。

寒潇点了点头,拍了怕苏朝朝的肩膀,道:“吃好喝好啊,别客气。

说罢,随着寒家的佣人离开了。

苏朝朝拿着酒杯,在寒家的会场溜达了一圈。

花园中有灯光喷泉,还有拉小提琴的,苏朝朝正要欣赏一会,却不知道从哪儿冲过来一个怒气冲冲的妇人,不由分说的就朝着自己的脸上扇了一个巴掌。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萌宝追缉令:秦少的亿万娇妻》

第九章恶人告状


“孽女!你可还有脸回来!”

苏朝朝猝不及防挨了一巴掌,本来白皙动人的脸上瞬间浮起了一个清晰的巴掌印。

而且,这动静太大,瞬间吸引了周边人的目光。

苏朝朝定睛一看,眼前这个满脸怒意的人,可不正是苏母吗?

苏朝朝双眼瞬间沉冷了下来,她还没有去苏家找他们的麻烦呢,他们反而先找上门来了?

苏母先发制人,又瞪了一眼苏朝朝,大声骂道:“你这个贱蹄子,我们苏家养了你这么多年,让你白吃白住白喝,供你上学念书,你倒好,整日就知道跟男人勾勾搭搭,还学别人未婚先孕!我不过劝你打掉孩子,你就跟着野男人私奔了!你眼里还有没有我这个妈?我真是白养你了!真是养条狗都还知道摆尾巴呢!”

这话一出,周围的人有些认出苏朝朝来了,纷纷开始低声议论。

“原来这就是苏家那个养女啊!”

“苏家什么时候有养女啊,不是亲生的吗?”

“哪里是亲生的,这个苏朝朝啊,听说是苏老板前妻跟别人生的,因为父母都死了,苏老板好心收养的,一直当亲生女儿养着呢,五年前好像跟别人私奔了。

“那也太不知道好歹了!”

“所以说啊,人都是有基因遗传的!你看大家都是苏老板和苏夫人教出来的,二小姐就恨好,还嫁到了秦家呢!”

“就是,二小姐不仅长得漂亮,而且温柔贤淑,知书识礼呢!”

闹剧很快传开,吸引了很多宾客吃瓜看戏。
说曹操曹操就到,就在众人议论纷纷的时候,苏暮暮跟着秦司言登场了。

她见到苏朝朝,当即上前一步,露出了错愕又震惊的神色,像是不信道:“姐姐?你什么时候回来的?”

秦司言剑眉一皱,目光落在了眼前狼狈的女人身上,一眼认出她就是刚才走廊上碰到的奇怪女人。

她是苏家大小姐?

他知道苏家有个大小姐,这些年一直在国外不回家,但并未为多关注。
不知道为什么,看到她狼狈不堪的样子,心里竟然划过一丝不忍。

大概是她现在倔强的眼神,和安晨如出一辙。

秦司言觉得荒唐之余,又生出一丝兴趣。

看来女儿那个小倔脾气,是随了姨妈了。

苏朝朝差点想要笑出声。

她摸了摸自己脸上的印子,不紧不慢地从随身的包包中掏出了药膏,轻轻擦了擦。

尔后,她慢条斯理地将药膏盖好,重新放回到包包之中,抬起眼,目光不屑地落在苏暮暮的脸上,淡淡道:“半小时前,我们不是刚刚在洗手间见过吗?你还威胁我来着,这就忘了?”

苏暮暮不愧是演技派,面上没有流露出丝毫的惊慌,反而充满怜悯地看着苏朝朝,道:“姐姐,我知道这些年在外面过得不好,但是我也不能因为你过得不好,就跟司言退婚,将秦家少夫人的位置让给你啊,爸妈不会同意,秦家也不会同意的。
因为你毕竟不是我们苏家的亲生女儿——”

说完还楚楚可怜地想靠在秦司言身上,一副伤心柔弱的样子。

可惜秦司言不给她面子,不着痕迹地避开了,根本不想搅和进她们的事里。
苏暮暮僵了僵后迅速掩饰了过去,所幸听了这话,现场像是炸开了锅似的,没人注意到这个小细节。

本来的低声议论,也变成了对着苏朝朝指指点点。

“天啊,这是养了个什么东西啊!太无耻了!”

“就是,一个养女,居然还想要嫁到秦家去!”

“别说她跟别人私奔过了,就是她清清白白的,一个养女,秦家也瞧不上她的身份啊!”

“太无耻了!估计小时候没少欺负苏二小姐吧??”

“你,你这个孽障!你居然敢提出这样的要求!暮暮,妈知道你从小心地就善良,但是这种无理的要求,千万不要答应她啊!”

苏母露出了一副痛心疾首的模样,捂着胸口说罢,然后居然两眼一黑,直接晕倒了过去。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萌宝追缉令:秦少的亿万娇妻》

第十章扭转局面


苏暮暮眼疾手快地接着了晕过去的苏母,大喊道:“妈,你怎么了?你别气啊,姐姐她只是说说而已!妈!”

外人一看这场绘声绘色的好戏,当即就给苏朝朝打上了好几个标签,忘恩负义,水性杨花,恬不知耻,痴心妄想——

别说旁人了,便是苏朝朝都忍不住给苏母和苏暮暮鼓掌。

好演技,好戏本!

如此一来,就是她当场说出苏家对她的恶行,说出秦家的孙女是自己亲生的,估计他们也会觉得自己是强行狡辩,想要将秦夫人的位置占为己有。

连秦司言都忍不住看向了她,苏家这对母女表里不一,为人恶毒,他倒是没有相信她们的挑拨,只是这样的形势,也不知道这个女人要怎么应对。

拜她那双和自己女儿相似的眼睛所赐,他不是很想让她在大庭广众下难堪,上前一步正要开口,却被苏朝朝突然爆发的演技打断了。

苏朝朝端正了一下自己的神色,然后看着晕倒在苏暮暮怀中的苏母,突然大惊失色,惊叫道:“妹妹!不好了!苏夫人这是中风了!”

她苏朝朝早不是五年前傻乎乎的苏朝朝了。

这种把戏,还想拿来对付她?简直好笑。

苏暮暮被她一本正经的神色吓了一跳,她跟苏母明明是演戏的,怎么可能是中风?

然而,她断然不敢说出口的,只好勉强一笑,道:“妈没有这个病症,你是不是看错了?我这就命人带妈去医院检查一下。

然而,苏朝朝却突然拔高了嗓音,大喊道:“不准动!”

这一声呼喝,将在场所有人都镇住了。

本来众人正津津有味地看着热闹,但是苏夫人居然突然中风了,人命关天的事情,当下谁都不敢再出声。

“妹妹,你是不是想要害死你妈?按照中风的表现来看,苏夫人这已经是最严重的症状了,四肢麻木,意识昏厥,如果你贸然挪动她,会导致她偏瘫的,甚至可能会智力失常。
我知道你因为苏家跟秦家家境悬殊过大,所以心里头没有安全感,但是苏夫人早就说过,家产全部都给你,一分钱都不会给我的,你这么着急干什么呢?”

这话里头的信息量太大了,吃瓜群众虽然不敢动作,但是双眼都亮了一个度。

苏朝朝这话含了三重意思,一是苏暮暮在秦家不被待见,所以急着要将苏家的财产收为己用,倒贴到秦家,以求重视。

二是,苏夫人对苏朝朝这个养女其实没有外界传言的那么好,要不然怎么会一分钱财产都不分给她?

三是苏暮暮似乎重视财产多过自己的母亲啊,连母亲中风了都不顾!

“你在胡说八道什么!我妈不是中风!”苏暮暮自然也听出了苏朝朝话里头的意思,她想不到苏朝朝在这样的局面下居然还能扭转,当即急地面红耳赤。

“怎么可能不是中风?难不成是装晕的?我是专业的医师,这是我的医师资格证,请你将苏夫人交给我抢救!”苏朝朝将自己包里头的资格证翻出来,在大众跟前亮了相。

这话说得,苏慕慕简直是交给她也不是,不交也不是!

苏母是装晕的,她心知肚明,交给这个给贱人,还不知道她要出什么幺蛾子呢!

可是不交呢,那不摆明了告诉大家她想要自己母亲死吗?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萌宝追缉令:秦少的亿万娇妻》

第十章扭转局面


苏暮暮眼疾手快地接着了晕过去的苏母,大喊道:“妈,你怎么了?你别气啊,姐姐她只是说说而已!妈!”

外人一看这场绘声绘色的好戏,当即就给苏朝朝打上了好几个标签,忘恩负义,水性杨花,恬不知耻,痴心妄想——

别说旁人了,便是苏朝朝都忍不住给苏母和苏暮暮鼓掌。

好演技,好戏本!

如此一来,就是她当场说出苏家对她的恶行,说出秦家的孙女是自己亲生的,估计他们也会觉得自己是强行狡辩,想要将秦夫人的位置占为己有。

连秦司言都忍不住看向了她,苏家这对母女表里不一,为人恶毒,他倒是没有相信她们的挑拨,只是这样的形势,也不知道这个女人要怎么应对。

拜她那双和自己女儿相似的眼睛所赐,他不是很想让她在大庭广众下难堪,上前一步正要开口,却被苏朝朝突然爆发的演技打断了。

苏朝朝端正了一下自己的神色,然后看着晕倒在苏暮暮怀中的苏母,突然大惊失色,惊叫道:“妹妹!不好了!苏夫人这是中风了!”

她苏朝朝早不是五年前傻乎乎的苏朝朝了。

这种把戏,还想拿来对付她?简直好笑。

苏暮暮被她一本正经的神色吓了一跳,她跟苏母明明是演戏的,怎么可能是中风?

然而,她断然不敢说出口的,只好勉强一笑,道:“妈没有这个病症,你是不是看错了?我这就命人带妈去医院检查一下。

然而,苏朝朝却突然拔高了嗓音,大喊道:“不准动!”

这一声呼喝,将在场所有人都镇住了。

本来众人正津津有味地看着热闹,但是苏夫人居然突然中风了,人命关天的事情,当下谁都不敢再出声。

“妹妹,你是不是想要害死你妈?按照中风的表现来看,苏夫人这已经是最严重的症状了,四肢麻木,意识昏厥,如果你贸然挪动她,会导致她偏瘫的,甚至可能会智力失常。
我知道你因为苏家跟秦家家境悬殊过大,所以心里头没有安全感,但是苏夫人早就说过,家产全部都给你,一分钱都不会给我的,你这么着急干什么呢?”

这话里头的信息量太大了,吃瓜群众虽然不敢动作,但是双眼都亮了一个度。

苏朝朝这话含了三重意思,一是苏暮暮在秦家不被待见,所以急着要将苏家的财产收为己用,倒贴到秦家,以求重视。

二是,苏夫人对苏朝朝这个养女其实没有外界传言的那么好,要不然怎么会一分钱财产都不分给她?

三是苏暮暮似乎重视财产多过自己的母亲啊,连母亲中风了都不顾!

“你在胡说八道什么!我妈不是中风!”苏暮暮自然也听出了苏朝朝话里头的意思,她想不到苏朝朝在这样的局面下居然还能扭转,当即急地面红耳赤。

“怎么可能不是中风?难不成是装晕的?我是专业的医师,这是我的医师资格证,请你将苏夫人交给我抢救!”苏朝朝将自己包里头的资格证翻出来,在大众跟前亮了相。

这话说得,苏慕慕简直是交给她也不是,不交也不是!

苏母是装晕的,她心知肚明,交给这个给贱人,还不知道她要出什么幺蛾子呢!

可是不交呢,那不摆明了告诉大家她想要自己母亲死吗?

继续阅读《萌宝追缉令:秦少的亿万娇妻》


版权声明:未经书面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对既成事实本站将保留所有的权利。

无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