郁司城,顾淼淼(他身上有兰香)最新章节全文免费阅读

小说:他身上有兰香
分类:霸道总裁
作者:郁司城
简介:郁先生是凉城赫赫有名的权贵之后,是一手创办郁风集团高高在上的郁总裁,是人尽皆知的翩翩君子,却单单在凉心身上,他丢了所有名头我只是郁司城,是疼你宠你爱你,想蹂躏你的郁司城
郁先生夜里在落地窗前把着凉心的腰,在她耳边吐气,手把手教她如何被愉快的蹂躏凉心呵气如兰,屈辱忍...
角色:郁司城,顾淼淼
郁司城,顾淼淼(他身上有兰香)最新章节全文免费阅读

《他身上有兰香》免费试读免费阅读


第1章 他的眼神对她,总是这样直接、毫不避讳


郁风集团顶层,总裁办公室。

特助则生得到批准后推门进来,面色恭敬道:"郁总,太太还没走,您看要不要?"

坐在老板椅上始终闭目养神的男人终于掀开眼皮,看了眼腕表上的时间,眸底冷色加深了几分。

她宁肯在会客室坐冷板凳一上午,也不愿给他打个电话,软言细语开口求他。

呵,他的郁太太,真是好样的。

"再过半小时,还没动静,就告诉她我已经走了。"郁司城眉心微拧,沉声吩咐。

则生应是,退了出去。

手机在桌面上轻震,郁司城看了眼来电显示,英眉拧的更紧,毫不犹豫挂断。

……

会客室,凉心坐在沙发上焦躁难安。

电话打进来,她接起。

顾淼淼的声音带着哭腔,在电话那端断断续续,"小舅妈,小舅不肯接我电话,你……你能不能尽快去求求小舅……"

凉心面色微拧,也说不出什么让顾淼淼冷静下来的话,"我已经在郁风了……"

这是顾淼淼第二次打电话过来求她,第一次是凌晨两点,她说:盛彦被人绑走了,被打的满脸是血。

凉心一整夜没有合过眼,她找不到郁司城,因为,好像只有郁司城能救出盛彦。

早上六点她就打车去了郁风集团候着郁司城,她的心,已经煎熬了一整晚。

……

"好,好好……"顾淼淼是真的急迫,"小舅妈,我等你,等你救出盛彦,我们一定会好好报答你还有小舅。"

"恩。"凉心淡声。

电话挂断,凉心转而又拨出去一个。

许久之后,才被那端的人接起,男人低低沉沉的声音传来--

"有事?"

"郁司城,我想你了,想见你,可以吗?"

凉心捏着电话的手有些发紧,结婚两年,她从未对他说过这些话,不管他现在如何想她,不管这种话有多讽刺违心,她都要求他,她要救盛彦,这是她第二次,也一定是最后一次,求郁司城。

她知道,坐在会客室一上午见不到郁司城的人一定是他本人所授意,郁风集团没人不知道她是郁风集团的总裁夫人。

她也知道,郁司城要的向来都是什么,他要她开口求他,他吃软,他要她的态度,所以她这次软下来了。

"停车场。"

郁司城只扔给她三个字,她摸不清他的情绪,也不打算摸清。

凉心拿起包,转而来到停车场。

在那辆深灰色宾利慕尚边上等了不到五分钟,英俊矜冷的男人单手插袋便从电梯里迈步而来。

最终,站定在她面前。

凉心抬眸,对上郁司城那双深黑的眸,他的眼神,对她,总是这样直接,毫不避讳。

大脑有短暂一秒的空白,凉心随即反应过来,淡声道:"你来了。"

"恩,等了我很久?"郁司城始终盯着她姣好的面容,沉沉问道。

凉心面目温淡,尽量将焦急的情绪压下来,回答他的话,"还好,我公司今天没什么事,但是……我有事情找你……"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他身上有兰香》

第2章 想我了,不应该付出点实际行动?


"不是说想我了?"郁司城醇凉的嗓音打断她的说话,"我们换个地方?"

"恩?"凉心看着男人讳莫如深的脸,怔然的点点头。

……

驾驶座上,男人骨节分明的手指打转着方向盘,直视前方路况。

凉心坐在副驾驶座上,看着窗外发呆,她没心情去欣赏街景,她现在满脑子都是顾淼淼打电话过来求她时,说的那句:盛彦满脸都是血。

她的心在慌,她的心,从头到尾,一直都不在这个车里。

……

半小时后,车子熄火。

男人好听的声线响起:"到了。"

凉心随着郁司城下车,这才发现,他把车开到了城西京茗苑的别墅。

这是郁司城住的地方,也是她不愿意来的地方。

凉心精致的眉微微蹙起,有些不好的回忆在疯狂上涌。

她不知道郁司城带她到这里来的具体用意,只知道,2她要硬着头皮,跟他走进这栋别墅。

容婶见郁司城今天大中午的回来,还破天荒的带回来凉心,倍感惊讶:"先生太太回来了。"

凉心对容婶这个称呼尤为排斥,扯唇笑了笑,颇为勉强。

"恩,"郁司城低吟,吩咐道:"准备西餐。"

凉心站在楼梯口处,盯着径自往楼上走的男人背影,叫住他:"郁司城。"

男人转过身来,居高临下的望着她,面色淡凉,道:"我不太喜欢这个称呼,郁太太。"

"郁……司城,"凉心极为困难的喊他的名字,"我们,不是要换个地方谈事情?为什么要来这里?"

他明知道,她极其排斥这个地方。

只见男人迈开步子,往楼下走来,最后站在凉心面前。

长臂一伸,搂过凉心的腰身,将凉心牢牢抵在自己怀里:"可我是因为你说想我了,想见我了,我才见的你,郁太太。"

他的唇息贴近她耳畔,动作大胆且暧昧,"想我了,不应该付出点实际行动?"

容婶从厨房走到客厅的声音凉心听得清清楚楚,脸从脖子红到了耳朵根。

"你……你先放开我。"凉心的双手抵在他胸膛上,他对她用这种过分亲密的姿势,她一向很是排斥与厌恶。

原因……他心知肚明。

男人眼底的浅淡笑意一点一滴的收拢,最后只剩下淡漠的凉意,"昨晚到现在,我被盛家的人烦的一夜没睡,到这个点,我不应该先填饱我的肚子?郁太太想见我,更应该通情达理为我考虑一些,恩?"

这不是商量,这是陈述,命令。

凉心咬咬唇,努力压下胸腔内翻涌的情绪,"郁司城,你不是想听我求你?我求你,去救救……"

"容婶!"郁司城声调骤变凌厉,凉心的眼睫颤了颤,只听见男人冷声呵道:"带太太去洗澡换衣服!"

凉心看着男人离开的身影,一股绝望从心底滋生蔓延开来。

她从未想过,郁司城会想让她用这种方式来求他,她以为,他不会再强迫她……

………………………………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他身上有兰香》

第3章 他想她,发了狠的想她


凉心洗完澡闷在浴室里。

她不愿意出来,更不愿意看到此时的郁司城,这样的他,跟两年前在这个房间的他一模一样,疯狂且暴戾。

可是……她没那麽多时间了。

开门声响起,门把手转动。

凉心穿着浴袍从浴室里缓步走出。

她没穿鞋光脚踩在地毯上,头发湿漉漉的还在往下滴水,眼睛里还带着氤氲雾气,模样清纯动人。

男人的眸光停留在她细腻白皙的脸蛋上,再到她纤细优美的脖颈,跟浴袍前领下裹着的那诱人的身体曲线。

她从头到尾都一直让他心动,不管是跟他的第一次见面,还是婚后为数不多的见面,直到现在,都是。

所以两年前,他才那般冲动,冲动到默许了凉胜远做的那件事,冲动到明明滴酒未沾,却根本控制不住的要了她整晚……

他不后悔那晚的举动,从不,尽管自那以后,凉心打从心底里恨他。

这股冲动,在今天中午得知她在出现在会客室的时候开始,在地下车库见到她的那一瞬间就已经明显抑制不住。

他想她,不管是身体的、心理的,他都发了狠的想她。

他想把她围困在身下,想让她情动时叫他的名字,想让她疯狂的在他身下求饶,他想看她在他身下脸红心跳情难自抑的样子,尽管那副样子的她不是真实的她。

男人喉间发紧,极力克制着身体上的强烈不适,拿着浴巾替她裹住湿发,牵着她在床畔坐下,动作温柔的替她擦拭。

一点一点的,最后拿出吹风机,给她吹干。

暖风在耳畔吹着,时不时滑过凉心的脸,可她的心却始终沉在冰冷的海底,直到吹风机的噪音停歇,她才回过神来。

男人粗粝的手指抚上她的脸,拇指在她面颊上来回摩挲,眸色晦暗。

凉心被他一把抱起,搁到床上,男人的身体就撑在她身侧的上方,两人的身体紧贴,他在上方俯视着她。

凉心紧闭着眼,身体在发抖,过往那段记忆一点一点弥漫上涌,勒住她的脖颈,令她窒息。

男人的手仍在往下,所到之处,皆引起一阵颤栗。

"不要!郁司城!"凉心猛然睁开眼,眸底皆是惊惧,"我不想这样,我不喜欢。"

"你喜欢谁?"男人的暗哑至极的嗓音瞬间冷下好几度,"喜欢别的男人是吗?喜欢盛彦这样对你?恩?"

"不是,不是的,"凉心摇摇头,声调里弥漫着无尽的委屈,"我只是……没准备好,郁司城,你明知道我今天来找你所为何事,你也明明先我许久就知道盛彦出事的消息,却偏偏,想要我求你,我……我今天来的确是来求你,可是求你里面,并不包含要陪你上床睡觉,你懂吗?郁司城……"

凉心很怕,极度害怕。

可她并不知道这个男人从头到尾不是想要她求他。

而是,想要她在乎他,想要她能主动来找他,哪怕来找他的这件事,是因她的初恋情人落难,她想要他出面救他,呵,多麽讽刺。

"凉心。"男人嗓音沙哑、低沉难喻的唤她,"我是你男人,是你的丈夫,你懂合法的夫妻义务吗?"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他身上有兰香》

第4章 你今天是来求我,求人就该有求人的态度,嗯?


"我懂,可是我们不是两厢情愿的。"凉心周身凉的没边,急迫的摇摇头,声调因为惊惧而发颤。

郁司城定定的看着她,腾出一只手来,抚在她心口的位置,英挺的眉宇深深皱起,"你这里,还留着别人?"

凉心转过头,不去看他,泪在悄无声息往下滚落,"没有,谁都没有了。"

时间仿佛静止,面前矜冷的男人睨着她三秒钟的时间。

而后,狠狠嵌住她的下巴,强迫她正视他的深眸,启唇自嘲,"你骗我。"

男人的呼吸夹杂着怒意猛然靠近,咬住她的唇瓣,侵袭她的感官跟知觉,席卷般的姿态,毫无怜惜可言。

凉心知道,他是怒了,彻底怒了。

是啊,她骗他,她为了救出盛彦说了这样一个谎,世人都知道真相的谎,她怎麽可能骗得过他。

凉心泪落更加急迫,眼眶通红,无边的害怕与两年前的那件事情带给她的深深恐惧,还有……此刻怒意到达顶点的郁司城。

男人滚烫的指尖触及到她腰间,凉心被惊到,伸手极力想要按住他的手。

她意图在他失控的边缘用他曾经许诺过的话推开他,透过间隙,语句困难且绝望,"郁司城……两年前,你就已经答应我,不会再强迫我,你知道的,这件事……是我的梦魇……"

男人果然停下来,贴在她耳畔,喘着粗气道:"是我的原话不假,两年过去,我如何做的,你心里清楚。"

他顿下,深深盯着她湿漉漉的眸,这张楚楚动人的脸是他怒意的开关,也是引他打破自己的承诺,勾起他欲望跟犯罪的开关。

这几年,他忍得很疼,心里、身体……

他是一个三十二岁血气方刚有正常需求的男人,除了两年前在她身上的那次疯狂索取,他再没有过其他女人。

这两年,他努力做到不去想她哪怕见她都极力克制见面的次数,特别想的时候就去冲凉水澡健身,来转移注意力,她不知道他忍得有多疼,活活过成了一个和尚。

"可凉心,"他薄唇轻启,接着道:"你今天是来求我,求人就该有求人的态度,嗯?"

闷沉的呼吸声与娇弱声交织着,在这房间暧昧的空气里萦绕绵缠……

凉心在下方,精致的眉始终紧锁,她被迫承接着他的怒意,心里已经沉淀两年的恨,再次被一点一滴的勾起。

……

下午六点。

凉心拥着薄被从床上坐起,室内早已看不到郁司城的身影,她知道,盛彦的事,她已经办完了。

有多屈辱跟恶心,凉心就有多厌恶这个地方,连这里的空气都让她极其反感,片刻也不想多呆。

她穿好衣服拿起包就直接往楼下走。

容婶正在客厅摆放餐具,看到凉心下来,叫她:"太太,晚餐已经准备好了,先生特意吩咐准备您爱吃的巧克力熔岩蛋糕……"

"谢谢,我还有事,先走了。"凉心的眼神不再停留一秒,迈开步子匆忙离开。

容婶望着凉心匆匆离开的背影,叹息一口,她总觉得太太心里有结,对这个家不只是厌恶那样简单。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他身上有兰香》

第5章 你早上说想见我,有没有十分之一是真的想见我?


城东公寓。

凉心自己的住处,每个月房租四千,她不知道,这里的房产,也属郁司城名下。

回到家,凉心就把自己泡在浴缸里,狠狠洗刷了身体的每一处,闭上眼时,昨晚与两年前那些不堪入目的画面交叠重影,一股厌恶油然而生,让她无比恶心。

她不允许身体上再有郁司城的气息与味道,所以洗了整整三个小时,才从洗手间里出来。

晚上本打算把之前未完稿的设计图纸接着画完,可是思绪纷乱,加之身体实在不舒服,倒床就沉沉睡去。

凉心是到凌晨三四点口干舌燥,醒来倒水才意识到自己身体发热,浑浑噩噩的爬起来找退烧药吃。

途经客厅时,看到一抹黑影立在门边不远处,所有的倦意在瞬间皆被驱赶。

凉心惊呼出声,玻璃杯摔在了地面,发出刺耳的声音。

眼见着黑影往她的方向赶来,凉心也顾不得那麽多,转头就往卧室里奔。

卧室门迅速反锁之后,凉心战战兢兢的摸索出手机来,报警。

门外传来男人粗重的低声:"凉心,是我……"

凉心的思绪还紧绷着,一时间也听不出是谁,紧张的反问:"谁?为什么会来我家?"

"我,郁司城,"至于为什么来,"原因……可以不说吗?"

其实,他只是想她,想见她,想过来告诉她一个消息,好让她今晚不必因为下午的事情而睡不踏实。

凉心拉开门,还没来得及问他怎麽会有她家的钥匙,男人厚重的身躯便重重的压在她身上。

凉心被大力扑来,脚下不稳,往地面摔去。

还好她怕冷,给地上铺了一层地毯,不然这一摔,肋骨都要断裂。

男人发出一声闷哼,虽是身体压在凉心身上,手臂却是拦在她身后,替她阻挡了不小的撞击。

凉心知道他手臂现在可能是麻木的,只等待他起身,却迟迟没有等来。

伸手推他时,他埋在她颈窝里的头缓缓转过来,面向她,染着酒味的呼吸闷沉而肆意,他喝酒了?

"你怎麽来的我家?"凉心问道。

男人整个挺括的面庞呈闷红色,一双沉黑的眸只望着她,意识不算很清楚,"开车。"

"你酒驾?"凉心微讶。

男人薄削的唇瓣反倒划开一抹笑来,裹着醉人酒意的呼吸往凉心脸上扫,他是故意的:"你在关心我?"

凉心面无表情的躲开,"没有。"

凉心接着道:"这个时间,你有急事找我?"

察觉到他的腿已经悄无声息的凭着目前尴尬姿势而往她两腿中间挪动,凉心皱了眉,"等一下,你先起来再说。"

男人扭动脖子,把头复又转进她颈窝里,语调闷沉,对她的问话置若罔闻,"凉心……你早上说想见我,有没有十分之一是真的想见我?"

凉心的心微怔,她知道,如果郁司城没有喝酒,断不会问出这种话。

除开对他的厌恶,如果只是一个旁观者,她觉得她跟他这两年的婚姻可怜又可笑。

自顾喃喃道:"你明知道我不爱你,却还是把我娶回家,煎熬的是两个人……"

这种话,她在这段婚姻之前,说过无数遍,郁司城听得真切,决定却并不为所动。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他身上有兰香》

第6章 跟你上午说的想我,完全不一样


"有吗?"他执拗的想要得到答案。

"你知道我给不了你想要的答案,如果你还记得我们婚前的协定,你现在就不应该出现在我家里。"

她对他如何进的她家,一点也不好奇,郁司城只手遮天,多得是法子得到她租房的钥匙。

"嗯,我知道……"郁司城的滚烫的唇贴在她锁骨的位置,唇瓣一张一合的说话,"可我想你了,想见你,跟你上午说的想我,完全不一样,我是真的想……"

凉心感受到锁骨处时不时有舌尖舔舐而过的濡湿酥麻感滑过,心下一惊。

语调淡凉,轻屑道:"郁司城,你明明没有喝醉,还想要再趁人之危一次吗?"

他到底是有多喜欢用这样上不得台面的手段?不惜在她面前打脸他自己高高在上的郁风集团总裁脸面。

"别动,"男人抬起头来,染着醉意的眸子盯着她的脸,声调里带着些许祈求,"我只想抱抱你,依着我这一次?凉心?"

"不好,这里是我家。"

凉心已经怒了,她不想再让郁司城用酒醉的借口在她的家里强迫她。

但是娇小的身躯俨然已经被他围困在两条手臂之中,动弹不得。

凉心挣扎着推他好几次,酒醉男人的躯体到底有多重,她这次才算领教。

上方用手臂紧紧圈住她的男人没了其他动作,也不给予她任何回应,没过多久凉心听到男人均匀沉重的呼吸声。

他睡着了?

凉心费尽气力才将他从身上推下去,试过叫醒他,毫无作用。

凉心不再尝试,直接拿过一条毛毯盖在他身上,给则生去了电话。

则生接到电话后,匆忙赶过来,对自家总裁还有总裁夫人的情况他再清楚不过。

走进屋就急忙将躺在地上不省人事的男人搀扶起来。

满脸歉意:"太太,郁总从香港赶回来赴宴喝多了,才直接找到了您这里,您不要怪郁总,其实郁总只是想当面告诉您,盛少爷的事已经解决了,好叫您放心休息。"

"他今天……去了香港?"

"嗯,下午四点就飞了香港。"

则生搀扶着郁司城已经离开,凉心抱腿坐在床上,思绪复杂,郁司城四点飞的香港,也就是那件事之后,他直接去香港,解决盛彦的事情了?

不是她铁石心肠,不为所动,是郁司城对她的所作所为,实在让凉心生不起什么好感。

凉心不再多想,吃了退烧药便睡下了,一整晚睡的并不踏实。

早上早起直接去了凉氏。

事情忙的差不多了以后,到了中午饭点。

凉心被助理小周拉着去楼下餐厅吃饭,饭菜点好,凉心挑了几下筷子,食不知味。

她很担心盛彦的状况,虽然已经知道郁司城去香港解决了这件事,眼下就是盛彦已经被安全带回来了,但是他身上的伤呢?住院治疗的情况呢?

没吃两口,两杯咖啡杯毫无预兆的放到了凉心的桌面上。

小周叫了声:"姜董。"再看了眼凉心,就先走了。

姜如意把包搁下,推至一杯到凉心面前,"凉心,晚上回来吃个饭,带着司城,你爸爸他有些日子没见你回家了,想见你。"

凉心面目温凉,拿起桌面上的手机,淡淡道:"谢谢姜董,我还有事要忙,就先走了。"

起身后,凉心往电梯的方向走,姜如意在身后追她,甚至伸手拉住了她的胳膊,"凉心,一家人有什么话是说不开的,你这样一个人在外面住也不回家,你爸爸还有我都很担心你。"

凉心顿住了脚步,上身微倾斜,眸光落在姜如意拉住她胳膊的那只手上,"姜董,您是站在什么立场叫我回家的呢?于公,你我是上下级关系,于私,我们更是没有任何关系。"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他身上有兰香》

第7章 替我转达你们郁总,之前的事多谢他肯出面


姜如意的手缓缓放开了她,面上带着苦涩的笑,"我知道我没立场让你回家,但是自从两年前,你嫁给郁司城之后,你爸爸晚上就再也没睡过一个好觉,看着他白头发一天比一天多,我这心里……凉心,你爸爸他也很后悔,当初那件事……"

"姜董,"凉心干净白皙的面上没有太多情绪,直接打断了姜如意的说话,不为所动道:"我不想要你们的后悔,如果可以,我希望我们一直以目前的状态来相处,互不打扰,各自相安无事,便是最好,因为说不准哪一天,我连见你们一眼,都不再愿意。"

那里不是她的家,两年前就不再是。

她肯继续留在凉氏,不是以凉胜远女儿的身份担任的这个设计总监,是以她母亲桐华女士女儿的身份。

凉氏是她母亲的心血,她不可能放手不管,若非如此,她想她早已递交辞呈,不再踏入这里一步。

凉心说完,转身直接进了电梯。

姜如意站在电梯外,心一点一点沉落下去。

凉心的话说的干脆直接,她听得清楚。

当初那件事,凉心不会原谅他们,她知道,凉心没办法释怀,她是彻底被当初那件事给伤透了心,所以才在嫁给郁司城之后,连凉家的家门都不肯再迈入一步,连自己的父亲也不愿意再叫一声,说到底,是她当初一手造成的。

……

晚上七点,凉心身体不适,不打算继续加班,准备直接回家,在车里接到了顾淼淼的电话。

顾淼淼在电话那端给她说了一下盛彦的大概情况,已经在人民医院住下了,也脱离了危险期。

凉心暗自吁出一口气,心也落到了实处,不得不说,郁司城的办事效率是很快的。

临挂断电话前,顾淼淼小声说了一句,"小舅妈,这次真的谢谢你。"

"没有,你还是谢谢郁司城吧,这件事,没有我,郁司城也会出面。"

他是盛彦的小舅,不会放任盛彦不管,加上郁慧敏跟盛家一直在求郁司城帮忙,郁司城做不到不闻不问。

实际上,顾淼淼心里清楚,这次郁司城的态度,如果不是凉心出面求情,郁司城还真不一定会管这件事,盛家在郁家的庇佑下得到过太多,也从未知足过,加上郁司城跟盛彦目前这种尴尬的关系……

"小舅妈,你……要过来看看他吗?"顾淼淼捏着手机,回望了一眼刚从重危病房转到特护病房的盛彦,他还睡着,但是不知道他醒后知道这些会如何,她心里,其实并不希望凉心过来,哪怕只是隔着玻璃窗看看。

凉心将钥匙插入钥匙孔,发动车子,"不了,你好好照顾他吧。"

收了电话,凉心开车回到公寓,已是华灯初上时。

在公寓楼下看到了那辆深灰色宾利,凉心一眼认出,那是郁司城的车。

凉心将车停在那辆宾利旁边,则生看到她从车上下来,直接将东西拎过去给她--

"太太,这是钥匙,还有郁总找人特意为您调制的中药。"

"嗯?"凉心疑惑,并未接过,眸光不自觉往那辆车里望去。

尽管有深黑色车膜,可这样近的距离,凉心还是能看到车内男人的轮廓,郁司城就在车里。

"哦,郁总怕您多想,夜里睡不踏实,吩咐我找人给您换了门锁,这是钥匙,没有备份,中药是郁总说您身体不好,容易肚子疼,就是这几天了……"

则生说这些时都有些不好意思,这是郁总的太太,不是他的太太,他还没女朋友呢,涉及女人例假的事情,他多多少少有些尴尬的。

没办法,谁让郁总但凡关心太太的任何事,都要让他出面去传达,谁让他又清清楚楚的知道这两位的情感状态。

"谢谢,"凉心接过,又补充了一句,"替我转达你们郁总,之前的事,多谢他肯出面。"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他身上有兰香》

第8章 他的太太,还真没有把自己当盛彦的外人


车内,则生望着后视镜里,瞧着闭目养神的男人倦容,不知道该不该转达太太刚才的话。

"有事?"男人掀开眼皮,接着问:"她跟你说了什么?"

则生支支吾吾的,"太太让我转达您,说……谢您肯出手相助。"

车内响起一声轻呵。

她为他救了他外甥、她前男友的事情跟他道谢?他的太太,还真没有把自己当盛彦的外人。

男人深邃的眸望向楼上,已经开了灯的那一间,沉声吩咐:"开车。"

……

当晚,凉心果然来了例假。

半夜在床上疼醒过来,蜷缩成一团想昏睡过去,却根本疼的连昏都昏不过去。

凉心在意识清醒之际,想起郁司城之前给她拿来的中药,他居然连她来例假的时间都记得清清楚楚?她自己都不曾记过具体时间。

本不打算吃郁司城送来的药,奈何疼的根本受不了,找开水过来冲了一杯,喝下,虽然没有很快很明显的效果,却比之前疼的要稍好一些。

最后,犹如渡劫成功,凉心抱着暖宝宝,缩在被子里睡了过去。

后来季南梧给她打跨国长途,得知了凉心这段时间发生的事,一直拼了命的在凉心耳朵边上念叨--

"看人家郁总对你多好啊,郁城第一财阀郁公子,有颜有钱,家族显赫,婚前是炙手可热的黄金单身汉,婚后是郁城女性最盼望约会对象,多少女人做梦跪舔都求不来他一个眼神,可你看看,搁你这儿,他这简直是把你捧在手心怕飞了,含在嘴里怕化啊,你对人家好点嘛?这都两年多了,你还没看清他的为人呢?"

"……"

凉心对季南梧的花痴劲略无语,如果不是知道季南梧身在遥远的维也纳,她都要怀疑郁司城是不是已经把她唯一的闺蜜给收买了。

"我一直都是个颜狗,这你知道的,虽说盛彦颜值也很高,但是郁司城真的是个禁欲系穿衣显瘦脱衣有肉的男神啊!"

"季南梧……"

"咳……"

季南梧自知说的有点过了,慌忙将话题又扯回正轨,试探性的问道:"两年前的事,就让你这麽难以释怀?你都已经是他的人了,结婚了,怎么不试着了解了解他?如果他对你不好,那我肯定是不答应的,但是你婚后到现在,他好像没做过一件对你不好的事……"

"你是谁的人?"凉心抚了抚额,太阳穴突突的有些泛疼,"单就那一件事,你说我该不该恨他?"

"好了好了,"身为从小到大最好的朋友,季南梧当然是希望凉心好的,只是不希望看她一直守着过去的事情难以释怀。

她道:"我当然是你的人了,不说这些了。"

凉心跟她聊了大概一小时,电话终于挂断。

……

半个月,相安无事的过去。

凉心除了在财经杂志、媒体报道上时不时见到郁司城之外,这期间,她再也没见到郁司城一眼。

似乎那天傍晚,公寓楼下、车中的照面,就是两人的最后一面。

他没有再来找她,也没有出现在她面前,凉心自然也不会去找他。

他们之间,仿佛回到了盛彦这件事发生之前,那两年,他们各自安好,互不打扰,空有夫妻之名而已。

这样,便是最好,也是凉心心底所求。

凉心正常上下班,偶尔为了满足客户的设计要求而亲自面见客户。

下午,凉心刚从外面回到凉氏,在凉氏门口碰到了身长如玉,单手插袋瘦削清俊的男人。

许久不见,他越发清瘦了。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他身上有兰香》

第9章 不如一刀杀了我


凉心脚步微滞,却见男人往她的方向走了过来,最终在她面前停下。

落日仍有余晖,那光恰在他头顶上,耀眼刺目。

凉心的视线与他短暂的交织,避无可避。

微哑的嗓音,他开口问道:"有没有时间喝杯咖啡?"

凉心想拒绝,甚至想逃走。

这两年来,不是没有见到过他,各种场合……

他在酒会拉住她的手,质问她为什么的时候,他大闹郁风集团的时候,甚至是……他酒醉后拉着她私奔寻死觅活的时候,那些刻意蓄意为之的见面,回想起来,浮现眼前的总是多种多样的难堪。

只是,这样心平气和面对面的讲话,是这两年来的第一次。

……

咖啡厅。

凉心坐在卡座靠窗的位置,盛彦在她对面,胳膊上缠着绷带,面上隐隐含着郁色,他的视线一直停留在她脸上。

直到两杯美式被服务员端上桌,双方都未曾开口说过一句话。

"你的伤,好些了吗?可以喝咖啡?"凉心率先开口。

盛彦点点头,"恩,再有半个月就可以拆绷带,受伤不能喝酒,与咖啡无关。"

其实,他今天是自作主张办理出院,在任何人都不知道的情况下。

凉心搅拌着汤匙,唇角微扬,"那就好。"

她的视线从他的胳膊上转向别处,尽量不与他对视,她害怕自己看见他的眼神,心就会像以前无数次那样,彻底软下来,连后果都不再计较。

空气寂静了半晌,他终于开腔--

"这次救我出来的事,听说是她去找过你?"

他无意间听见郁温菱跟顾淼淼的谈话,内心沉寂许久的情绪被再次掀起。

凉心默着,没有给他任何回答,在她看来,此刻面前不理智的男人,根本不是要她的答案。

"她们去求你,所以你就去求了郁司城?"他的手微微攥拳,胸腔里蕴含着怒意,他极力隐藏着,继续追问:"你跟他……世人都知道你们这两年来的婚后分居,你拿什么去求的他?"

他的话里,满含怒意,凉心察觉得到,却是触及到她内心好不容易花费半个月去平复下来的心。

凉心的唇微微发颤,眉心拧了又拧,声调淡凉:"所以你这次找我,只是想知道这些,而不是在病愈后来见见我,让我看到一个完整的你而放心?"

"我是不是还要谢谢你?"男人的声调冷沉入骨,愤怒中夹杂着对自己无能的痛恨。

皆汇聚在脱口而出的话语中:"谢你在得知我被人绑走后的第一时间,连夜献身郁司城,让我被郁司城救出而平安归来,最后完好无损的站在你面前?"

汤匙死死捏在大拇指与食指之间,凉心感觉到指尖的灼烧与滚烫,最后,终于放开……

她从包里默默掏出一张百元钞搁到桌面,颇为艰难的划开一抹淡笑,心在滴血般的疼,"我还有事,先走。"

凉心起身,在经过男人身畔时,腕子被大力狠狠攥住,越收越紧的力道,疼的好似要将她的手腕捏断。

"凉心,你不如杀了我,不如一刀杀了我,嗯?"他颤抖着,"你们不如让我就这样死在香港,多好……"

凉心心口突突发疼,她看着盛彦,这个男人,她曾经深爱的男人,曾经骄傲自负如他,他该有多痛啊,才会跑到她面前来自戳伤疤的说出这样一番话,让两个人都陷入深深的痛苦之中。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他身上有兰香》

第10章 你崩溃,我看着心疼、难过,完全出于关心朋友的角度


凉心要抽手,他却急忙起身,狠狠搂住她,也不顾受伤的胳膊是不是撕裂发疼--

"凉心,你说,好不好?你告诉我当年的真相好不好?两年了,你嫁给他两年,分明过的不好,为什么不离婚?他不让你离?是不是当初嫁给他,也是被他所迫?凉心,你说,只要你说,我就相信,只要是你说的,我都信。"

两年来,他追问过无数次这样的话,得到的却只有她一句话两个字:不是。

她当初告诉他,她爱上了郁司城,她要嫁给郁司城,她移情别恋了。

可她明明看不得他受一点伤,她明明深爱他,他有多了解她,她的眼神骗不过他。

凉心的脸埋在他胸膛里,泪不受控制的往下滚,她不知道自己下一秒是不是就要崩溃,然后告诉他不是的……当年不是她要嫁给郁司城,不是她要抛弃他……

"我们回不去了,那个人是你小舅……"

这样一句话,仿佛成为盛彦的希望。

"我不管!"盛彦怒吼出声,揽着她的胳膊紧了又紧,"我只要你,我只要你一句话,我们走好不好?我们走,你知道的……没有你,我等同于死的……"

他有多难以忍受自己深爱的女人,为了救他的命而跑去那个人身下婉转求欢,那样,等同于让他死。

他已经在两年前失去凉心,败给了郁司城,他已经死过一回,这一回,是第二回!

如果活着,他绝不允许这样的事情再发生,他要郁司城跟凉心离婚。

凉心有多贪恋这个怀抱的温度,就告诉自己应该要有多决绝。

她咬唇,摇头,用力推开他--

"真相是,我心甘情愿嫁给郁司城,他比你更成功,他比你更适合我,你也看到了,凉家这两年在郁城是如何根深蒂固越走越高,你也知道,盛家一直以来都得郁家庇佑。"

她拿捏准确,攥着匕首往他心底深了戳。

骄傲自负如盛彦,怎麽能接受自己深爱的女人嫁给他的小舅!他是郁司城,是一手遮天,庇佑盛家顺风顺水的郁司城啊!

凉心停顿下来,动作轻缓的抹了抹面上的泪痕,点了点头接着戳:"你认为我对你还有情?恩,可能两年前的确有,可那些无关紧要的在我爱上郁司城之后,在我们分手之后,就彻底消失了。"

如果说这两年间,在盛彦无数次找上来质问纠缠倾诉求答案求复合,她的心都会动摇痛苦,那这一次,她不会再给自己这种机会。

她应该要比想象中的自己更加狠绝才是。

"无关紧要?"盛彦的胸腔抖了抖,她把他们俩过往刻骨铭心的爱情用无关紧要四个字轻描淡写的带过。

"那你解释一下为什么要出面求郁司城救我?"危险的气息逼近,他眯了眯眼,把她往墙角逼去,"再解释一下,为什么每一次见到我都要哭?嗯?若不是担心跟在乎,我想不到别的词来解释。"

"求郁司城,"她睁大了眸,那里面平波无澜,"是因为顾淼淼来找我,后者,我跟你虽不是情侣,但我们往日的情分还在,你崩溃,我看着心疼、难过,完全出于关心朋友的角度。"

她对上他似要将她灼烧戳穿的眼神,"如果你不要这种情分,从今天起,我们可以连朋友都不要做。"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他身上有兰香》

第10章 你崩溃,我看着心疼、难过,完全出于关心朋友的角度


凉心要抽手,他却急忙起身,狠狠搂住她,也不顾受伤的胳膊是不是撕裂发疼--

"凉心,你说,好不好?你告诉我当年的真相好不好?两年了,你嫁给他两年,分明过的不好,为什么不离婚?他不让你离?是不是当初嫁给他,也是被他所迫?凉心,你说,只要你说,我就相信,只要是你说的,我都信。"

两年来,他追问过无数次这样的话,得到的却只有她一句话两个字:不是。

她当初告诉他,她爱上了郁司城,她要嫁给郁司城,她移情别恋了。

可她明明看不得他受一点伤,她明明深爱他,他有多了解她,她的眼神骗不过他。

凉心的脸埋在他胸膛里,泪不受控制的往下滚,她不知道自己下一秒是不是就要崩溃,然后告诉他不是的……当年不是她要嫁给郁司城,不是她要抛弃他……

"我们回不去了,那个人是你小舅……"

这样一句话,仿佛成为盛彦的希望。

"我不管!"盛彦怒吼出声,揽着她的胳膊紧了又紧,"我只要你,我只要你一句话,我们走好不好?我们走,你知道的……没有你,我等同于死的……"

他有多难以忍受自己深爱的女人,为了救他的命而跑去那个人身下婉转求欢,那样,等同于让他死。

他已经在两年前失去凉心,败给了郁司城,他已经死过一回,这一回,是第二回!

如果活着,他绝不允许这样的事情再发生,他要郁司城跟凉心离婚。

凉心有多贪恋这个怀抱的温度,就告诉自己应该要有多决绝。

她咬唇,摇头,用力推开他--

"真相是,我心甘情愿嫁给郁司城,他比你更成功,他比你更适合我,你也看到了,凉家这两年在郁城是如何根深蒂固越走越高,你也知道,盛家一直以来都得郁家庇佑。"

她拿捏准确,攥着匕首往他心底深了戳。

骄傲自负如盛彦,怎麽能接受自己深爱的女人嫁给他的小舅!他是郁司城,是一手遮天,庇佑盛家顺风顺水的郁司城啊!

凉心停顿下来,动作轻缓的抹了抹面上的泪痕,点了点头接着戳:"你认为我对你还有情?恩,可能两年前的确有,可那些无关紧要的在我爱上郁司城之后,在我们分手之后,就彻底消失了。"

如果说这两年间,在盛彦无数次找上来质问纠缠倾诉求答案求复合,她的心都会动摇痛苦,那这一次,她不会再给自己这种机会。

她应该要比想象中的自己更加狠绝才是。

"无关紧要?"盛彦的胸腔抖了抖,她把他们俩过往刻骨铭心的爱情用无关紧要四个字轻描淡写的带过。

"那你解释一下为什么要出面求郁司城救我?"危险的气息逼近,他眯了眯眼,把她往墙角逼去,"再解释一下,为什么每一次见到我都要哭?嗯?若不是担心跟在乎,我想不到别的词来解释。"

"求郁司城,"她睁大了眸,那里面平波无澜,"是因为顾淼淼来找我,后者,我跟你虽不是情侣,但我们往日的情分还在,你崩溃,我看着心疼、难过,完全出于关心朋友的角度。"

她对上他似要将她灼烧戳穿的眼神,"如果你不要这种情分,从今天起,我们可以连朋友都不要做。"

继续阅读《他身上有兰香》


版权声明:未经书面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对既成事实本站将保留所有的权利。

无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