瑶姬,雪娇儿(天地精灵:蝶王的人鱼新娘)最新章节全文免费阅读

小说:天地精灵:蝶王的人鱼新娘
分类:现代言情
作者:瑶姬
简介:当巨大的幻灭的光芒,覆盖住整个天空和大地的时候,河流在刹那间干涸了,万物也在瞬间死去,山川被移成了平地,生灵也在顷刻间灰飞湮灭了

角色:瑶姬,雪娇儿
瑶姬,雪娇儿(天地精灵:蝶王的人鱼新娘)最新章节全文免费阅读

《天地精灵:蝶王的人鱼新娘》免费试读免费阅读


第1章 生命之石


  当巨大的幻灭的光芒,覆盖住整个天空和大地的时候,河流在刹那间干涸了,万物也在瞬间死去,山川被移成了平地,生灵也在顷刻间灰飞湮灭了。
一个五彩的光圈,却在那巨大的高热和毁灭的光芒下,固执的坚守着最后一小块地方!
“瑶姬,快!雪娇儿是我们最后的希望了!”一个沙哑的似乎是从喉咙深处斯喊出来的是声音大声的道。
“公公,可是雪娇儿她,她是——”一个年轻绝美的女子,脸上露出了几许迟疑的看向之前说话的那个老者,可惜话还没有说完,就被她身边同样年轻俊美的男子给截断了,“瑶姬,爹说怎么做,就怎么做,不许多言!”
“君行,可——”那个叫瑶姬的女子似乎还想说点什么,却硬是在自家夫君的瞪视下住了口,点了点头,“是,公公!”
“知道就动作快一点,我们撑不了多久了!”
最先那个沙哑的声音,显然是被那外围那巨大的光芒给照射的扛不住了,是以并没有注意到他年轻的儿子与媳妇之间那微妙的眼神传递。
“是!”瑶姬这回也大声而响亮的回了一个字,似乎也做下了某种决定,仰头看了看天,低头再看了看脚下的地,最后看了看自己的高高隆起的腹部,“孩子,娘亲要对不起你了,只希望以后你千万不要走我们的老路子!”
“瑶姬,你准备好了吗?”俊朗不似人类的男子,脸上露出了类似悲哀般的神色,但是却又似乎在强行压抑住的看着面前的绝美女子。
瑶姬点了点头,“我准备好了,君行,你不用手软,来吧!为了孩子,为了将来一个不灭的希望,所有的一切都会值得的!”
那义无返顾决绝的神情,让她对面的老者顿时高声大笑起来,“不愧是我的好儿媳妇!等将来的某一天,我们定要让这整个世界都后悔,那些卑鄙的微小的所谓的仙和神魔,今日他们加诸给我们的下流手段,再不久的将来,一定要让他们付出千百倍的代价!”
说完,似乎快要力竭了,那原来红的发透的巨大鱼尾,此刻已经变成了灰败死气的颜色,似乎随时都要烤焦一般,却还坚持着高高的扬起,对抗着满天压下来的红色光芒!
“瑶姬,快!爹要不行了!”君行最后看了一眼自己的妻子,交换着那眼中只有他们彼此才明白的目光,用力的喊道。
瑶姬含住最后的泪,也没让它流出眼眶,用力的点了点头,顿时美丽而巨大的身体,在刹那间膨胀成了数倍,腰腹部那直竖的红色鱼鳞,正一根根的往那膨胀的鱼身内反刺进去,刺过之处,碧绿的血立即从里面飞溅出来。
瑶姬发出凄厉的尖叫之声,绝美的面容扭曲的如修罗夜叉般恐怖,雪白的肌肤在刹那间被浓绿的绿色血液所覆盖,君行在此刻也爆发出全部的气力,使得自己身上比瑶姬更大更粗更尖锐的鳞片,脱离他的本体疾射入已经满是碧绿鲜血的瑶姬身上。
那一道又一道,仿若无数般尖刀的鳞片,如雪花般的把瑶姬的身体盯正了一个巨大的刺猬球,瑶姬的整个身体早就首尾相连的缩成一个圆形大球了,而失去了那成千上万鳞片的君行,那原本巨大的红色鱼尾,此刻早就变成了透明的薄薄绿色了,脆弱的仿佛只要手指轻轻一按,就能把那失去鳞片的脆弱肌肤给按个洞。
那汹涌的不断在那透明的皮肤表层下流动着的,便是他们的血液,也是他们最致命也最重要的存在。
已经感觉到光圈外火热的照拂了,他们没有更多的时间了,瑶姬已经做出了牺牲,他们也没有更多的退路,只为守住最后一份希望,那希望便是让后代能活下来。
“爹,瑶姬,再见了!”
暴喝声过,君行那巨大的身体硬生生从腰部开始爆破了,碧绿的血液宛如粘稠的岩浆一般,完全喷射到了已经缩成了圆形大球的瑶姬身上,把本就已经被碧绿的血液包裹成僵硬的球体的瑶姬,更厚更重的包裹了一圈……
而这一刻,红色的光芒终于穿透了那已经不堪一击的五彩光圈,已经残破成千万片的君行,以及那尾巴早就失去了颜色的老人鱼,在那红光的照拂处,毫无声息的消失在了天地间,再也找不出一丝痕迹!
而唯一被留下的便是那包裹了浓浓的绿色血液的圆形大球,在红光的照射下,逐渐通红……
当所有的光芒沉淀,天地复又陷入黑暗时,那个碧绿的圆球,早已经被烤成黝黑黝黑的圆石了,再也不复有人知道,这石头最初是个鲜活的生命!
从此便千万年的矗立在了那块同样已经焦黑了的大地之上,而我们的故事,便要从这块石头说起了!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天地精灵:蝶王的人鱼新娘》

第2章 不想做‘骗子’


  “我想要一件那样的漂亮衣裳!”雪娇站在壁画前,指着壁画里的蝶女身上穿着的一件衣裳大声的道。
迪修斯只看了一眼,立即摇头,“不行,那样的衣裳你不能穿!”
“为什么?”雪娇不高兴的转过头看向他,“你答应了我哥哥和瑶光姐姐会对我好的,你还说只要我想要,你什么都答应的,我现在只想要一件衣裳!”
迪修斯睁大了眼睛瞪着眼前这张娇媚的脸,果然是外面的世界太复杂,原先这个笨蛋人鱼虽然笨一点,不过却还是很淳朴的,没想到才出来看世界几天啊,就懂得威胁人了,还用自己承诺了如墨和北瑶光的话来堵他,让迪修斯气得牙只痒痒,却在对上雪娇乌黑的大眼睛时,半个字都吐不出来,只能用力的摇头,表示拒绝!
雪娇顿时表情很不高兴起来,娇俏的玉面也有些沉下去了,“我就要一件那样的衣服,如果你不给我,你就是骗子,你欺骗了哥哥,也欺骗了我!”
迪修斯一听到‘骗子’两字,顿时清醒了许多,他可没忘记雪鹰那次差点一命呜呼,就是因为在这个笨蛋人鱼的理解里,雪鹰是骗了她的人,所以‘骗子’两字,在一般人眼里的顶多就是不屑的鄙视一下,在这个笨蛋人鱼的概念里,却是件要人命的指控了!
“等等,你先别激动!听我说!雪娇,那么多件衣裳,你就非要那一件不可吗?你要任何其他件的,我立即就让人把衣服给你送来,可是你看中的那一件不行!不是我不满足你,你自己也看看,那件衣裳是很透明的,透明的话,就会遮不住你的尾巴,你不会忘记你跟我走前,如墨跟你说过什么,你又答应了他什么吧!”
迪修斯额头又是冷汗,又是黑线的死盯着雪娇,就怕她先激动的不由分说把他一尾巴扫到天上去再说,是以连忙解释道。
不过话又说回来了,这个笨蛋人鱼对衣服的审美眼光倒是高,知道那件‘百蝶衣’是最好看的一件,可是她对人的审美观,怎么就那么糟糕呢?迪修斯越想就越觉得不是滋味!
“哥哥跟我说,不能在你以外的人面前露出尾巴!不许让人知道我是人鱼!更不许和不认识的人走掉!”雪娇倒是乖巧,立即把如墨给她定的‘三不’给背了出来。
“既然你还记得,那你要穿这件衣裳,不是就让所有的人都看到你的尾巴了吗?不是让所有的人都知道你是人鱼了吗?你自己说,若是这样,是我欺骗了你,还是你自己不遵守答应如墨的事?是你欺骗了他,也欺骗了我!”
迪修斯见她的脸上露出惭愧之色,自然就更有几分得理不饶人的架势了,雪娇似乎也意识到她一时疏忽掉的是多大的错误,也就任由着迪修斯对她大声说话,而不出一声,待他把话说完了,才轻声道,“不要这一件就不要嘛,对我这么凶,你是坏人!”
迪修斯在她面前是全无了形象,自从带着雪娇从蛇族出发以来,回到眩蝶族的居地,用了整整十天的时间,天知道那点距离,飞行只要一个晚上就能到达的,而这条笨蛋人鱼,却非要一路‘看风景’的看回来,稍微见到没见过的东西,就大呼小叫的,一瞪她,她就委屈的说‘我从前没看过,才会好奇的嘛’,然后委屈完了之后,必然会带上一句‘你是坏人!’的话来!
第一次听到她说‘你是坏人’时,迪修斯还好顿防备,就怕她会在话落时给他来一尾巴,后来听的次数多了,竟也不痛不痒了,知道‘你是坏人’这话多少是带着几分孩子气的恼意,却并不会伤害人的那种!
“你若实在是喜欢这件衣服的样子,我让族里的巧娘给你做,不过你可得答应我,不许穿着它到别处去!”
迪修斯这话一说出口,就恨不得咬了自己的舌头,他怎么还主动照顾起她的需求来了?天知道制作一件‘百蝶衣’得花费多少的人力和精力,何况还要一件不透明的‘百蝶衣’,就意味着,原本织个几百层便足够精美的蝶衣,要整整织上上千层,才能使得人既能看到‘百蝶衣’的飘逸和华丽,又不能轻易让人看清蝶衣下的是腿还是尾,迪修斯几乎可以预见他亲爱的姑姑和巧娘会是何种铁青的脸色了!
然而话都已经说出了口,想要收回显然是不可能的了,毕竟若是收回,便代表着自己是‘骗子’,欺骗的下场他可是亲眼见过雪鹰的血淋淋例子,这么俊美到天地无双的自己,怎么可以赴同样的下场呢?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天地精灵:蝶王的人鱼新娘》

第3章 谁该被包容?


  “真的吗?迪修斯,你虽然长的是难看了些,不过心肠还是不错的,我以后会跟哥哥说,你对我还是很好的!”
雪娇闻言立即眼睛亮了起来,用她自以为的赞美的话,对着迪修斯说道,完全没有看出迪修斯顿时黑成一片的脸,倒不是她有见风使舵的本事,而是她本性是单纯的,别人对她的坏,只要道歉的快,说开了她便不记得了,所以才会有前一秒说人家是坏人,后一秒就说人家心肠不错的情景发生。
而她这番‘不记仇’的赞美,却没有赢来迪修斯的感恩,相反,迪修斯再也忍不住对她吼道,“笨蛋人鱼,你再说一句我长得难看?你哪只眼睛看到我长得难看?我长的是世界上最美丽的一个,这一点连天上的神仙都承认,只有你这个不长眼的笨蛋人鱼才会看不清!”
事关到自己的容貌美丽的大问题,这简直比命还要重要的一件事,迪修斯立即忘记了害怕,也完全忘记了要克制脾气的决心,再一次任脾气失控了。
雪娇对他这样的大吼之声,也从最初的紧皱眉头,到如今的眼都不眨一下,只是安静纯然的看着他,似乎完全不知道这人怎么又生气了,“迪修斯,你干吗那么生气,你虽然长得丑了点,我又没说不和你做朋友!”
迪修斯简直有了要疯的冲动,不由怀疑自己把她领回来,到底是对还是错,现在若是把她送回如墨的身边,是不是可以避免自己有一天,会忍不住把自己掐死的事情发生?
否则再这么下去,她不疯,自己就要疯了,偏偏即便是用武力胁迫她承认自己是好看的,他都做不到,因为他想要扭转的,是一条人鱼的审美观,而不是一个凡人,更何况这条人鱼的法力还像个无底洞般的深!
然而想起离开蛇族之前,在如墨面前如海深如天高的赌咒发誓之言,说什么自己一定会让这条笨蛋人鱼认识到自己的美丽天下无双,否则绝不会中途发放弃;还说什么若放弃,他就自己承认他是世界上最丑的妖怪之类的话语,如今想来,他到现在还没闹明白,他怎么就会神经搭错的,居然会对如墨赌下这样的咒?弄得现在他连一点点回头的路都没有了!
现在想想,他觉得他是上了如墨和北瑶光的当了,狡猾的如墨怕是早打主意,要把雪娇这个烫手山芋扔给他,自己和北瑶光去过甜蜜的两人世界了!
可惜他现在想明白这一点显然已经是太晚了,如今不管是为了自己的自尊,还是为了争一口气,他都必须把这个笨蛋人鱼的古怪审美观,给矫正过来,非得让她承认自己是天下最美的男子不可!也好早日把她重新送回如墨和北瑶光的身边去。
只是,对着这个什么都不懂的人鱼,他该用什么去扭转她对他的不公正评价呢?她甚至连他为什么生气都没明白,自己却在这里冲着她吼,白白气了他自己不说,说不定还给这个人鱼一个自己老莫名其妙发脾气的印象!
想到这里,迪修斯就强迫自己立即冷静下来,微笑,冷静,再微笑,再冷静,然后才慢慢对她说道,“雪娇,冲你吼是我不对,不过,出于彼此尊重,你是不是也该从现在开始不要老拿‘丑’字怪在嘴上呢?”
雪娇哪里知道迪修斯心里的这番挣扎,她只是用宛如看怪物般的眼神,看着迪修斯如花般的笑容,同时裙摆下鱼尾上的鳞片,也已经不由自主的竖立了起来,“迪修斯,你怎么了?是不是哪里不舒服?怎么一会怒,一会笑的?”
边说,身子还边往后退了一步,似乎正在更仔细的观察他有无哪里不对劲的样子,把迪修斯好不容易挂上去的笑容,当场僵硬掉了一半,另一半则早已经垮下来了,现在他连掐死她的欲望都有了,用力的转过身子,“听着,雪娇,如果你想要穿上那件漂亮的衣裳,就别再说惹我生气的话!”
“什么是惹你生气的话?说你丑吗?那我以后不说就是了,我都说了不会因为你长得没有哥哥好看,就不和你做朋友的,哥哥和瑶光姐姐在我走的时候,和我说,要我多多忍让和包容一下你,所以你放心,我一定不会对你发脾气的,好了,现在是不是可以继续走了?你不是说你的宫殿里有个漂亮的游泳池吗?我好多天没有痛快的游个泳了,好想念在水里的感觉!”
雪娇一副大人大量的模样,殊不知她每一句话,都让迪修斯有回头找如墨和北瑶光算帐的冲动,他什么时候成了要被包容、被忍让的那一个了?如墨和北瑶光难道不知道,这个笨蛋人鱼惹火人的本事,要比天地里任何一个人都要高明?
气到最高境界会是什么情形,他迪修斯今天算是领教到了,憋着一张铁青的脸,来不及发作,就已经被一股很大的力道推着往前走了,耳边还听着那带着单纯稚气的声音在轻声抱怨着,“果然小虫子就是小虫子,走个路都不会,我没有腿都移动的比你快!”
回到眩蝶族的第一个夜晚,可怜的眩蝶王子,几乎是在被怒火憋到内伤的情形中度过的!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天地精灵:蝶王的人鱼新娘》

第4章 看画后结论


  而待雪娇看到迪修斯的游泳池时,那惊讶的表情也像是被人狠狠的欺骗了一把,一脸不可思议的看向他,“迪修斯,这就是你的游泳池?这小的都不够放下我一条尾巴的池子,你居然能在里面游泳吗?”
迪修斯忍住额头刚青筋的冲动,咬牙切齿的的道,“笨蛋人鱼,我没说过我的宫殿里有漂亮的游泳池吗?这是我洗澡用的浴池,不是游泳用的泳池,你爱泡不泡,你要不泡,就随便你了,反正眩蝶族,就我这宫殿里有天然清泉引进来的浴池,别的地方可是没有的!”
迪修斯说完转身便要走,再不走,他怕他又要破功的忍不住冲着她发火了,他现在收回之前在戈壁滩上时还觉得她比影然可爱的想法,人家雪鹰的老婆虽然性格别扭,但总算还是很爱雪鹰的,对雪鹰也算百依百顺,而他眼前这个笨蛋人鱼,单纯是单纯,不过单纯到了极点就是单蠢了,他怎么就沦落到了做了眼前这个笨蛋人鱼的全天候男仆了?还外加随时都被她气得半死!
身子刚转过一半,衣袖便被雪娇拉住,“你去哪里?”
“你管我去哪里?你赶紧洗澡,干净的衣裳,我会吩咐人放在外面的花床上,还有,不会有别的人敢进来看你的,不过为了以防万一,你最好也把尾巴和鱼鳞藏好,可别被谁看了去,最后,你穿好衣服后,可别到处乱跑,在殿里等我,除非我带你出去,否则一个人不许出去乱晃!”
迪修斯当然要找人灭火去了,眼前这条笨人鱼让他积了半肚子火气,又不能对她发火,对她发火她也只会以为他自己脑子出了问题,长此以往,别说矫正她的审美观了,怕不是先把自己气的吐血了,还是去找他那群亲爱的宝贝,消消火比较好,顺便也从她们看自己崇拜着迷的眼神里,吸取回一些自信心来。
“哦!我不出去乱跑,不过你可要快点回来,不然我一个人连个说话的人都没有,会很无聊!”雪娇听了他不太善的口气,眉头微皱间知道,这个莫名其妙的小虫子,又莫名其妙的生气了,便也松开了握着他袖子的手,一副放他出去溜一圈的样子。
迪修斯此刻也不去计较她的态度了,只希望赶紧离开她,去喘口气,闻言立即胡乱的点了点头道,“知道了,你赶紧泡水吧!我走了!”
说完人就快速的往外去了。
雪娇这么多年都是孤单一个人过的,自然也没有什么依赖不依赖的想法,即便是对如墨,她叫了那么多年的哥哥,在重新见到如墨,知道他没有抛弃自己,依旧是她的哥哥后,便也放下了心,在和迪修斯打赌后,就跟着他来了这里,所以对于雪娇来说,世界本就是一个人的世界,有个人与她说说话是最好,没有的话她也觉得无所谓!
所以对于迪修斯的转身就走,她一点难过和受伤的感觉都没有,反而开始哼着一首北瑶光教她的曲子,然后解开身上的人类繁复的衣裙,开心的把自己的身子重新泡进水中。
虽然这池子实在不大,不过聊胜于无,只要有水就成了!
泡在池子里的雪娇,此刻才算真正仔细的开始打量迪修斯的这处宫殿了,墙上都是精美的‘百蝶朝圣’图,无一例外的都是许多漂亮的蝶女,围着画上的迪修斯朝拜的模样,有些甚至在亲吻他的脚趾头,脸上的表情则都带着那种很着迷很崇拜的样子。
让雪娇看了好半天,都没看明白,自然这样的壁画中不乏有几张是比较出格的,有几张是蝶形的迪修斯在与漂亮的眩蝶女交配的画面,可惜雪娇是看不懂蝶类的交配,所以看了等于白看;而另有几张是人形的迪修斯,光裸着身体,身边围绕着三个同样不着一缕的女子,她们分别在亲吻他不同的部位,而迪修斯却依旧是一脸高高在上的臭屁模样的画面,自然也还有迪修斯把其中一个女子压在身下的画面等等。
这些画面若换成任何一个其他稍有常识的人看,也知道这是类似春宫之图了,可惜,看的人是雪娇,一个不通情欲,不解情爱,甚至对人情世故也还不解太多的单纯人鱼,在她看来,这些种种画面,都让她觉得在迪修斯这只小飞虫子的性格,实在不太好,老是喜欢欺负人的把那些漂亮的姐姐压在身下,真是不可原谅,怪不得哥哥和瑶光姐姐要自己多多包容他呢!
而且每一张图片上,不管是穿衣服的,还是不穿衣服的,迪修斯都没有像雪鹰亲吻影然那样的亲吻那些漂亮的姐姐,所以雪娇又得出了新的结论,就是迪修斯果然没有爱情!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天地精灵:蝶王的人鱼新娘》

第5章 旖旎的春光


  “殿下,您来了?”连春立即快步的迎了上来,眼里全是不敢置信的狂喜,没想到殿下回来的第一天就来找她,是不是代表着她在殿下的心目中,终于比别的人要重要上一点点了?
连春怀揣着几分激动,几分惊喜,更多的是爱慕的看着面前这个绝美到毫无瑕疵的男子!这是她爱慕了几百年的身影,不管是蝶形还是人形,他都是这么的惑人,这么的让她目眩神迷!
“连春,你这春宫怎么还是这么冷清,其他的丫头呢?”迪修斯本来带着的满腹怒意和愁闷在见到连春时,顿时消散了不少,连春的性情温柔,从来对他是百依百顺,从前他嫌弃她没有自己的主见,如今比较起那条笨蛋人鱼,他顿时觉得眼前的连春,才能叫一个女人,那条笨蛋人鱼要是有连春的一半的眼光和温柔性情,他也不会被气成这样,幸好没人要娶那条笨人鱼做老婆,否则那个男人一定是世界上第一个被老婆气到吐血而亡的男人。
一边想一边走过来轻轻的拥住连春娇小窈窕的身子,有些皱眉的看着她的住处冷冷清清的模样。
怀里的身躯顿时柔成了一滩春水,只不过一个拥抱,就已经让连春无法控制自己陶醉在迪修斯的魅力之中了,声音也越发柔中带了娇,“妾身习惯了!一个人住清净,何况殿下定期派人送来各种必需品,妾身也没有什么额外需要的!”
“你呀,就是这么容易满足!”迪修斯带了几分怜惜之意的话语让连春顿时眼眶都红了起来,看向迪修斯的眼里,更是布满了情深一片,“有殿下这般怜惜,就是要妾身现在去死,也无所遗憾了!”
“瞎说,好好的说什么死不死的,我们是眩蝶一族,寿命可是很长很长的,又不是人类动不动就会死,你说是不是?再说了,我都习惯看到连春了,若是你死了,我可是会伤心的,所以要好好的活着,一直这么陪着我不好吗?”
迪修斯对女人一贯的温柔,在此刻更是被发挥的淋漓尽致了,硬是把多愁善感的连春感动的眼泪直流,抱进迪修斯的腰用力的点头,“妾身会永远追随着殿下直到妾身死的那一天!所以殿下千万不要赶妾身走!”
“傻连春,你是我最喜爱的女人之一了,我怎么会舍得赶你走呢?来,不要哭了,你也知道我不喜欢哭哭啼啼的女人,会不漂亮,这些天一路回来,感觉有点累,你手艺好,过来给我按按!”
迪修斯说这言不由心的话,这样的对话,他都不知对多少女人讲过了,倒不是他诚心欺骗她们的感情,而是应付的话说的多了,自然而然的成了神经反射,不需思考,那些不负责任的话语已然说出了口,反正他爱美女,也博爱的性子在她们第一天跟随他的时候就已经清楚了,美女是越多越好,只要她们自己不主动要求离开,多一个和多一双女人,对他而言并没有多大区别,所以他又何必不要她们呢?
所以他自然也不会主动赶她们走,所以连春有这样的担忧,其实是很没有必要的,他也完全没有把连春这样以死明志的话放在心上!却不知道这话真有应验的一天,而也是那一天,让迪修斯终于尝到了‘承诺’这两字的重要性!
此是后话,暂且一提!
且说连春一听迪修斯的安慰之言,便宛如得了他许她一生的誓言一般,那本就明艳照人的娇容,更是散发出绝美的光芒来了,温婉的牵起迪修斯的手,把他拉进内殿,那用清新的幽兰搭建而成的花床之上,让他坐了下去。
蹲下身子,亲自为他把精致的金丝云靴从迪修斯的脚上脱了下来,然后解开他的外袍挂到了一边的檀香木屏风之上,迪修斯就如同一个尊贵的皇帝一般,享受着她的纤纤柔腕,温柔服侍的模样。
重新来到床边的连春,那薄面微红的玉颜上,稍稍带了几分羞赧的看了一眼迪修斯,看到她那美丽绝伦的殿下,正含笑看着她,那右手的食指还带着几分暧昧旖旎的朝她勾了勾,她的心顿时便扑通扑通的跳的好剧烈,再没有半分迟疑的缓带罗衫,光裸着玉白发亮的身躯,走向了迪修斯……
不多时,空气中便溢满了幽兰的清香,以及那情欲翻腾时带来的热浪气息,婉转动人的呻吟不时的似断欲断的响着,迪修斯享受着软玉温香的同时,还不忘赞叹着,“连春,你的‘按摩’技巧越发好了!”
“殿下喜欢就好……”回应他的是羞涩中带着几分热情的回答。
屋内的旖旎还在继续,那边的雪娇也早已经把整个迪修斯的寝宫,给看了个遍,此刻正安静的趴在浴池边闭上了眼睛陷入了梦乡!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天地精灵:蝶王的人鱼新娘》

第6章 睡颜的错觉


  当迪修斯从温柔乡中浑身舒坦的回到自己的寝宫的时候,看到的正是雪娇趴在浴池边,浑然不设防的纯真睡颜。
半湿的长发一半披在背上,间隙间露出那雪白如凝脂般的肌肤,娇嫩的仿若吹弹可破般,让迪修斯有了几分想要抚摸上去的冲动,另外一半的发,则倾斜在一边的地上;高挺而小巧的鼻子下,那红润带着水光的唇,此刻正半张着,长蜜而卷曲的睫毛,在灯光的渲染下,在眼圈的下方投射出了淡淡的阴影,随着她浅浅的鼻息,微微的颤动着,似乎有醒来的迹象,然而细看又睡的很熟。
迪修斯就这么怔怔的看着她,他以为回到这里会看到一个向他抱怨的雪娇,一个会指着他说‘你是坏人’的雪娇,甚至可能看到一个又说出让他气得喷血的话的雪娇,然而就是怎么也没想到会看到这么一个,纯真的仿佛天上掉落凡间的仙子般的雪娇,安静纯然中带着几分脆弱和空灵的雪娇。
给他同样毫无防备的心灵一记重撞,让迪修斯突然间就完全找不到没睡着前的雪娇的种种的‘恶劣’记忆,似乎雪娇从最初就该是这样的。
于是一个继续睡的天昏地暗,一个则第一次看一个女人的睡颜,看到痴呆的站在浴池边站了整夜,等到天快亮的时候,迪修斯才有些楞楞的回过神来,惊觉自己失态了太久的时间,然而一个夜晚,究竟能改变一个人对另一个人的态度多少,却是无可估计的。
在雪娇即将要醒前的最后一刻,迪修斯快速的转身,身影翩然间消失在了自己的寝宫。
雪娇迷糊的被光线的亮度给弄醒了,半闭着眼睛,下意识的活动了一下有些酸麻的肩膀,继而揉了揉睁到一半的眼睛,才发现天已经亮了,而她还泡在水里。
她居然在这样的小池子里睡着了,难怪不舒服,现在她反而有点怀念戈壁滩边的汹涌大江了,至少在那里她能自在的舒展身体。
这里的世界,美丽是美丽,可是要受到这么多的限制,雪娇的心里觉得有点感觉几分失落之感,她不明白为什么她不能像哥哥和瑶光姐姐那样变出两条腿走路,不知道为什么有尾巴人家就会觉得她很奇怪,这么多天来,她看到好多都有尾巴的精灵不也一样大模大样的在阳光下行走?
然而这些问题,她没问出来,显然也不会有人给她回答,即便她问出口,怕也是没有人忍心给她答案,总不能告诉她,因为她是一条人鱼,因为人鱼是天地里最可怕的存在,所以人们不会去计较她如今的品性是好是坏,人们只在看到她的红色尾巴时就会疯狂了!
缓缓的从池子里起了身子,雪娇甩了甩头发,顿时成排的水珠从她的发上飞溅到四周,而她自己湿润的长发却在这瞬间已经完全干了,形态优雅而快速的从浴池边游到了外殿,迪修斯的那张超大型的豪华花床便赫然出现在了眼前。
雪娇好奇的打量了这张巨大的花床一眼,吸了吸鼻子,“好香!”
的确,整个床板都是华贵的金色花朵紧凑而成,还排列出了一只漂亮的眩蝶的形状,在两边的翅膀尖上,是紫色的花朵点缀而成,床的周围有八根床柱,都是由不知名的紫色藤蔓类植物,天然缠绕而成的,那藤蔓之上,层层叠叠的长满了细密的紫色叶子,散发出一股很好闻的味道,香香的却又不刺鼻,雪娇之前闻到的那种香香的味道,便是来自于此,雪娇显然很喜欢这个味道。
快速的游走到了床边,从那金色饱满美好的花朵上,捧起同样是金色的漂亮罗裙时,雪娇更用力的吸了一口那好闻的香味,兴高采烈的便把那套衣裳给穿了起来,然后还嫌不够般的干脆做到了床上,把身子贴绕在床柱上,专心的闻这那股香味,同时决定以后她每天要睡在这张香香的床上。
估摸着她早该起来的迪修斯,此刻才假装若无其事般的从外面走了进来,第一眼就看到了那眩目的金色身影,正毫无形象的抱着自己的床柱,一脸陶醉的模样,之前一个晚上的美好感觉,在见到这个画面时,有些龟裂了起来,皱了皱眉头,努力使他的声音听起来温柔且有磁性的问道,“雪娇,你醒了?”
“迪修斯,你回来了?”雪娇抬眼看向迪修斯,露出了一个很甜美很愉快的笑容,让迪修斯顿时感觉眼前一亮,觉得似乎经过一个晚上的休息,这条人鱼确实变得讨人喜欢了几分,竟然也有笑的这么可爱甜美的时候。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天地精灵:蝶王的人鱼新娘》

第7章 谁独一无二


  “是啊,我回来了,你睡的好吗?”明明知道她是在浴池边趴着睡了一晚上,迪修斯却还是假装不知道般的问道。
“不太好,我在你的小浴池里睡着了,连身都不能翻,肩膀好酸脖子好麻!”雪娇却老实的不懂隐藏的把她真实的感受说了出来,那带着娇俏和浑然不知自己在撒娇的情形,看在迪修斯眼里也化成了一股怜惜,“小笨蛋,怎么泡个水也能泡到睡着?真是的,泡的差不多,就该起来,这里有这么大的床给你睡不是?”
可惜迪修斯刚刚升腾起的柔情,雪娇却完全没有接收到,她的耳朵在听到迪修斯提起‘大床’两个字时,立即把之前决定好的信息投射向大脑,而大脑还未做出下一步的反应时,雪娇的嘴巴却已经先一步叫道,“迪修斯,这张床以后就是我的了!我要天天睡在这上面,很香,我很喜欢!”
一边说着,身子还立即躺了下来,一副霸占住整个床的模样,那盯着迪修斯的双眼,仿佛他只要敢去跟她抢,她就对他不客气一般,那里还有之前迪修斯所以为的娇俏与可爱?整个一个女强盗、女霸王,当场好比一盆冰水从头浇到尾,自然之前对她美好的感觉又在这一刻全部消失不见了。
他就知道,笨蛋人鱼什么时候她都是笨蛋人鱼,怎么可能因为一个晚上的睡觉就性情大变到招人喜欢呢?他一定是脑子发昏了,才会对她抱有那样的错觉,全世界最笨的女人开窍的那一天,这条笨蛋人鱼估计还不会开窍,以后若是会死也绝对是因为笨死的!
迪修斯忍不住在心里嘀咕气怨着,脚步上前,脸色也板了起来,“如果我没记错的话,这是我的寝宫,这是我的床,我肯给你睡那是我的大方,你凭什么说,这床以后就是你的?”
“你答应过我哥哥,你会好好照顾我,答应我所有的要求,我要这张床,你敢不同意,那你就是——”
雪娇的话还没说完,迪修斯已经面色铁青了,“笨蛋人鱼,你除了用我答应如墨的话里堵我之外,你还有别的理由吗?你想要这张床也不是不可以,不过你得客气点的请我把这张床借给你睡,而不是命令我把这张床送给你,你明白吗?你是客人,我是主人,在我的地盘上就要听我的,这是做客人的礼貌!”
“我说过了,我叫雪娇,你要是再叫我笨蛋人鱼,我也要对你不礼貌!”雪娇对他后面的话全然没听进去,只是嘟囔起嘴同样不满意的瞪着迪修斯。
“你想怎么样?”迪修斯防备的看了她一眼。
“你要是再叫我笨蛋人鱼,我以后就叫你小飞虫子,虽然瑶光姐姐让我不能这么叫你,说你会生气,可是你家我笨蛋人鱼我也很不喜欢!”
雪娇立即说出她的想法,还记得瑶光姐姐听到她叫他小飞虫子,笑得前俯后仰的模样,然后好半天才跟她说以后不要这么叫他,他会不高兴,还说有礼貌的女孩子不揭别人的短,想来瑶光姐姐也是觉得她说的是对的,只是为了对他礼貌才叫他名字的,可是,如果他还是叫自己笨蛋人鱼的话,自己又为什么要对他礼貌呢?
迪修斯一听这话,更是暴跳如雷,“笨蛋人鱼,我跟你说过多少遍了,我不是虫子,我是眩蝶,世界上最独一无二、最美丽的眩蝶族的王子,你到底明不明白?”
“你才不是世界上独一无二的呢,你更不是最美丽的,太自恋的人会很寂寞的!”雪娇斜睥了他一眼,开口间便说出了一句很貌似很深奥的话语。
“我怎么不是独一无二了,我怎么不是最美丽的了?也就是你这条笨蛋人鱼,没有眼力见,这个世界上所有的人都承认这一点,只有你不具备审美观!还有你说谁自恋?”迪修斯只觉得他真的有想掐死她的冲动,这个世界上怎么有女人让他恨到如此咬牙切齿的地步呢?
“你当然不独一无二了,我才是独一无二的,瑶光姐姐说我是这世界上最独一无二的宝贝,绝对不会有第二个像我这样的存在了,瑶光姐姐说她从来不说谎,所以我信她,而你,还有很多飞在天上的小虫子,她们不都是眩蝶吗?都是你的族人不是?那你怎么会是独一无二呢?要说最美丽,这个就更不用说了,我早就说过了呀,我的哥哥才是最美丽的,然后是墨墨大侄子,然后是宝宝侄女,然后是雀王哥哥,然后是青莲哥哥,然后是青儿哥哥,然后是雪鹰哥哥,然后是……最后才是你啊,所以你应该是最不美丽的一个了,可是你每次还要坚持说你最美丽,这样下去你会没有朋友的哦!”
雪娇虽然单纯,但是辩才辩思这一方面的反应能力可不慢,一开始说不过迪修斯只是因为她会运用的语言实在很少,但是跟北瑶光在一起的那几天里,她的语言运用能力,以及吸收和学习新词的能力简直可以用突飞猛进来形容,是以如今的雪娇在说话能力方面,早就非昔日的吴下阿蒙了,一边说的同时,还一边掰着手指开始清算那些美丽能排在迪修斯前面的人的数字,而迪修斯则每见她掰一根手指头,脸就黑一圈,等她全部数完,他的脸也全黑了。
因为不多不少,她念过的那些名字,正好都是她离开了那个戈壁后见到的所有她见过的人的名字,而他排在最末一个,也就是说,如果她还认识更多其他的人的话,也许自己的名字还会排的更后,换而言之,也就是说在这只笨蛋人鱼的眼里,自己真的是最丑最难看的一个了!
这样的结论叫他情何以堪?而且这个笨蛋人鱼竟然还用一种带着同情的眼神看着他,对他说‘这样下去你会没有朋友的哦’的话,简直更是让他快要吐血了!
他不用问也知道,会灌输和教授这只笨蛋人鱼说这种话的人,除了北瑶光外别无第二个人!
简直是是可忍孰不可忍啊!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天地精灵:蝶王的人鱼新娘》

第8章 冲动是魔鬼


  “这你就不用担心了,就算全世界的人死的只剩下三个人了,那除去我们之外的那个人也只会和我做朋友,不会和你做!你以为你就会有朋友吗?你是一条人鱼耶,你以为你为什么能站在这里?要不是如墨当时为了救雪鹰,他根本不会提出带你出来的要求!你不知道你自己多可怕吧,只要你露出你的红色尾巴,保证所有见到你的人都会尖叫和吓跑,这样的你还敢说我会没有朋友?”
迪修斯控制不住他自己的嘴,一句又一句的吐出这些伤人的话来,看着雪娇初看他时还露出的同情之色,到此刻的一点笑意也没有了,眼里脸上都露出了几分受伤的感觉,那如小鹿般带着指控的眼神,看的迪修斯心中罪恶感直升,但是那滔滔不绝的伤人的话,却还是不吐不快的继续从他的嘴里吐出来。
“你这么看着我有什么用?我才是最没有骗你的那个人,我对你说的每一句话都是真话,的确不会有人真心喜欢你,你们人鱼一族自古就是毁灭者和灾星,怕你们的又何止精灵界?就是天上的神仙,地下的鬼魔见了你们都要退避三舍,你说你会和一个随时可能会把你杀死或吃掉的人做朋友吗?真可笑!自己都搞不清楚你自己的状况和处境,却居然还拿那样的眼神看我?哼!你自己好好想想吧!”
越说到后来,越是在雪娇的眼神下慢慢的低弱了士气,到最后一句时,迪修斯几乎是落荒而逃般的转身走出了寝宫,不敢回头多看一眼雪娇的表情,那最后一刻印在他脑子里的,那泫然若泣的眼神,让迪修斯的刚走出宫殿,就狠狠的把自己的拳头捣向坚硬的石墙壁,顿是鲜血淋淋的淌了下来,一边的侍女惊呼出声,立即想要跑上前来,给他止血,却被他大声呵斥道,“退下!没我的吩咐,任何人都不得不出现在寝宫的周围!”
“是!殿下!”那侍女似乎也好顿吃惊,从来没有见过自家殿下这么大声对她们说过话,更别说发这么大的火,多少也知道跟被殿下带回来的姑娘有点关系,难道是殿下这次新带回来的姑娘惹殿下生气了?
侍女不敢多猜测却又忍不住猜测着的默默快速退了出去。
迪修斯现在的确是在生气,不过生的却不是雪娇的气,而是他自己的气,他怎么就每每在雪娇的面前控制不住他的脾气呢?明明对所有的女人他都可以甜言蜜语,说着言不由心的好听话,可是为什么对着雪娇,他却是一而再,再而三的脾气失控?
对她吼,对她骂的情景已经不是一次两次了,几乎每天都要发生个两三次,而雪娇虽然各方面能力都比他强,却很少真正拿法力来威胁他,说到底她还是一个孩子,所有的想法和说出来的话语,都是从一个孩子的角度说出来的,依他从前的包容心,他完全可以包容她这样的‘童言无忌’,可是为什么这一次,他却失控如斯,连那般难听的话都说出来了?
更气自己的是,明明在开口说第一句话时就已经知道和后悔不改说下去了,却为什么还一句又一句的说出那么多毒辣的话语来呢?雪娇若是就此伤心哭泣还是小事,若因此回头找到如墨去执问,或者一个动怒,掀起对天地了所有人的不满的话,那后果又岂是他一个人能承担得起的?为了他自己个人的美丑问题的争论,为了平他一时的气怒,结果陷整个天地里的生命于危险之中,想想他自己也真是该死的很!
可是说出去的话就如泼出去的水,可有收回来的可能?
迪修斯不停的在宫殿外面走来走去,几次想要冲进去和雪娇认个错,却几次都没有勇气,痛快骂人和伤人自尊的话,说出去时爽快,轮到要他去道歉时,却这么的难!迪修斯也鄙视他自己,到这个时候了还放不下他的骄傲和自尊。
想到雪娇那单纯的小笨蛋,可能因为他的这番话在里面哭的情景,迪修斯的心里更是愧疚到难以形容,果然冲动是魔鬼,他该死的实在是太有失男子应有的风度和胸怀了,其实他一味的责怪雪娇的审美观有问题,可是他又几曾认真的夸奖过雪娇?
对她始终带着戒惧和隔阂,不曾真正把她当成朋友对待过,而且他还有失君子风度的说了如墨的坏话,如墨也许带她出来的动机是不单纯的,但是如墨和北瑶光对雪娇的关心却是真切而实在的,而自己这个伪君子,居然对着雪娇说如墨他们才是骗她的人,这样的话,迪修斯自己都不敢相信会是他说出来的,真恨不得给自己一个巴掌才好!
男子汉大丈夫,知错就当改,既然嘴巴犯贱,说了不该说的话,那就得由他自己去承担责任,雪娇要杀要剐,他都认了!
想到此,迪修斯又立即大踏步的带着滴血的拳头重又走进了他寝宫之中。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天地精灵:蝶王的人鱼新娘》

第8章 冲动是魔鬼


  “这你就不用担心了,就算全世界的人死的只剩下三个人了,那除去我们之外的那个人也只会和我做朋友,不会和你做!你以为你就会有朋友吗?你是一条人鱼耶,你以为你为什么能站在这里?要不是如墨当时为了救雪鹰,他根本不会提出带你出来的要求!你不知道你自己多可怕吧,只要你露出你的红色尾巴,保证所有见到你的人都会尖叫和吓跑,这样的你还敢说我会没有朋友?”
迪修斯控制不住他自己的嘴,一句又一句的吐出这些伤人的话来,看着雪娇初看他时还露出的同情之色,到此刻的一点笑意也没有了,眼里脸上都露出了几分受伤的感觉,那如小鹿般带着指控的眼神,看的迪修斯心中罪恶感直升,但是那滔滔不绝的伤人的话,却还是不吐不快的继续从他的嘴里吐出来。
“你这么看着我有什么用?我才是最没有骗你的那个人,我对你说的每一句话都是真话,的确不会有人真心喜欢你,你们人鱼一族自古就是毁灭者和灾星,怕你们的又何止精灵界?就是天上的神仙,地下的鬼魔见了你们都要退避三舍,你说你会和一个随时可能会把你杀死或吃掉的人做朋友吗?真可笑!自己都搞不清楚你自己的状况和处境,却居然还拿那样的眼神看我?哼!你自己好好想想吧!”
越说到后来,越是在雪娇的眼神下慢慢的低弱了士气,到最后一句时,迪修斯几乎是落荒而逃般的转身走出了寝宫,不敢回头多看一眼雪娇的表情,那最后一刻印在他脑子里的,那泫然若泣的眼神,让迪修斯的刚走出宫殿,就狠狠的把自己的拳头捣向坚硬的石墙壁,顿是鲜血淋淋的淌了下来,一边的侍女惊呼出声,立即想要跑上前来,给他止血,却被他大声呵斥道,“退下!没我的吩咐,任何人都不得不出现在寝宫的周围!”
“是!殿下!”那侍女似乎也好顿吃惊,从来没有见过自家殿下这么大声对她们说过话,更别说发这么大的火,多少也知道跟被殿下带回来的姑娘有点关系,难道是殿下这次新带回来的姑娘惹殿下生气了?
侍女不敢多猜测却又忍不住猜测着的默默快速退了出去。
迪修斯现在的确是在生气,不过生的却不是雪娇的气,而是他自己的气,他怎么就每每在雪娇的面前控制不住他的脾气呢?明明对所有的女人他都可以甜言蜜语,说着言不由心的好听话,可是为什么对着雪娇,他却是一而再,再而三的脾气失控?
对她吼,对她骂的情景已经不是一次两次了,几乎每天都要发生个两三次,而雪娇虽然各方面能力都比他强,却很少真正拿法力来威胁他,说到底她还是一个孩子,所有的想法和说出来的话语,都是从一个孩子的角度说出来的,依他从前的包容心,他完全可以包容她这样的‘童言无忌’,可是为什么这一次,他却失控如斯,连那般难听的话都说出来了?
更气自己的是,明明在开口说第一句话时就已经知道和后悔不改说下去了,却为什么还一句又一句的说出那么多毒辣的话语来呢?雪娇若是就此伤心哭泣还是小事,若因此回头找到如墨去执问,或者一个动怒,掀起对天地了所有人的不满的话,那后果又岂是他一个人能承担得起的?为了他自己个人的美丑问题的争论,为了平他一时的气怒,结果陷整个天地里的生命于危险之中,想想他自己也真是该死的很!
可是说出去的话就如泼出去的水,可有收回来的可能?
迪修斯不停的在宫殿外面走来走去,几次想要冲进去和雪娇认个错,却几次都没有勇气,痛快骂人和伤人自尊的话,说出去时爽快,轮到要他去道歉时,却这么的难!迪修斯也鄙视他自己,到这个时候了还放不下他的骄傲和自尊。
想到雪娇那单纯的小笨蛋,可能因为他的这番话在里面哭的情景,迪修斯的心里更是愧疚到难以形容,果然冲动是魔鬼,他该死的实在是太有失男子应有的风度和胸怀了,其实他一味的责怪雪娇的审美观有问题,可是他又几曾认真的夸奖过雪娇?
对她始终带着戒惧和隔阂,不曾真正把她当成朋友对待过,而且他还有失君子风度的说了如墨的坏话,如墨也许带她出来的动机是不单纯的,但是如墨和北瑶光对雪娇的关心却是真切而实在的,而自己这个伪君子,居然对着雪娇说如墨他们才是骗她的人,这样的话,迪修斯自己都不敢相信会是他说出来的,真恨不得给自己一个巴掌才好!
男子汉大丈夫,知错就当改,既然嘴巴犯贱,说了不该说的话,那就得由他自己去承担责任,雪娇要杀要剐,他都认了!
想到此,迪修斯又立即大踏步的带着滴血的拳头重又走进了他寝宫之中。

继续阅读《天地精灵:蝶王的人鱼新娘》


版权声明:未经书面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对既成事实本站将保留所有的权利。

无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