蓝灵儿,蓝舵主(倒霉帅王爷:妃要休夫)最新章节全文免费阅读

小说:倒霉帅王爷:妃要休夫
分类:现代言情
作者:蓝灵儿
简介:都说吃不到葡萄说葡萄酸,当他真正吃到酸葡萄的时候,咦,还真甜!只是,他的这颗葡萄也忒辣了点
见过呵护人的,没见过这么呵护人的!当在某一天,某女嚣张的说“我要休了你”时,身为堂堂的王爷抽搐了脸庞、无比委屈的、脸上带着一串小泪珠可怜兮兮的问她“你凭什么休我?”她说“只有你一个美男,我玩腻了
”她……她说,她竟然说,她把明悦国一个堂堂美男王爷给玩腻了!
角色:蓝灵儿,蓝舵主
蓝灵儿,蓝舵主(倒霉帅王爷:妃要休夫)最新章节全文免费阅读

《倒霉帅王爷:妃要休夫》免费试读免费阅读


第1章 刻意挑衅


苍茫大地,一弯碧月斜挂苍穹。
幽蓝山,幽蓝舵内,篝火烈燃,整个幽蓝舵亮如白昼。
一袭翠色戎装的蓝灵儿高坐于舵主宝座之上,一双狭长的美目则是傲慢的睥睨着高殿之下、被绳捆绑的像个蚕茧的男人。
“本舵主给你两个选择:第一,要么给你的家人要一万两黄金来赎你下山;第二,要么就留在本舵主的‘美男坊’伺候本舵主。”
一袭翠色的戎装,甚至是玩味的言语,以及她眉宇间的那份乖张与傲慢,却是将蓝灵儿衬托出了几份集野性与妩媚的矛盾美。
“那么听蓝舵主的意思是,是您十分中意敝人的长相与气质,而要收我入您的‘美男坊’了?”
有意将蓝灵儿调戏一番,凌南将一张樱色的唇瓣向嘴角的两边轻轻的扬起,从而露出了一抹蛊惑般的笑容,且还颇有几份自夸自赞的意思道。
纵然被捆的像个蚕茧,但他却无一点将蓝灵儿放在眼里的意思。
“……”
如此的挑衅,使得原本慵懒的斜靠在舵主之位上的蓝灵儿,眉头则在下一秒完全恼恨的蹙拢了起来。
“啪——”
是可忍孰不可忍!
随着蓝灵儿的一双纤手“啪”的一声重重的拍在了宝座两侧的扶手之上,她一袭似爆发着无限力量的身躯,已是“腾”的一下子从身下的宝座之上向凌南一跃而去。
“臭男人!就凭你这二流的长相也配进本舵主的‘美男坊’?说,是谁给你的胆子,竟然敢藐视本舵主?!”
一双宛如利刃的双目恨恨的注视着眼前这张风流倜傥的脸颊,蓝灵儿的一双纤手则是乖张的抓上了凌南的领口:“敢藐视本舵主威严的人,只有死路一条。”
见得此种情形,大殿之内的幽蓝舵所有弟子皆是大气不敢出一声。
要知道,舵主如此,已是恼极!
“蓝舵主昨夜沐浴时用的可否是合欢花的花露?蓝舵主身上这种甜腻但却透着清香的味道让人闻起来,真是让敝人觉得心脾舒畅无比。”
然而,在下一秒,凌南乖张而轻狂的话,却让整个大殿之内原本紧张的气氛凝滞到了极点。
而此时胸中已经怒火滔天的蓝灵儿,则是恨不得亲手将凌南一掌劈死。原本饱满的胸口由于太过气愤而剧烈的起伏着,一双粉红的拳头也被她攥的格格作响。
甚至连再多一眼凌南的兴趣也没有,蓝灵儿脸带戾色,“咚”的一脚便将凌南所坐的椅子连人带椅子一下子狠狠的踹翻在地。
“来人,把这个不知道死活的东西给本舵主拉出去砍了!”
“慢着——”
然而,就在蓝灵儿的左右护卫要把被捆得像个蚕茧的凌南从地上拖出去之时,却听得被椅子砸的腰板直痛的凌南竟呲牙咧嘴的嚷嚷道。
“拉出去砍了!”
似乎连听他再多废话一句的耐心也全无,蓝灵儿厌恶的将手掌再次一挥,便是再次冷哼道。
“如若我说我与当朝的凌南王爷是好朋友呢?别说是一万两黄金,就是二万两,他也定拿的出。”
然而,凌南却是依旧不顾蓝灵儿的反对出口道。
他回头含笑着望着眼前的蓝灵儿,一张樱色的唇瓣颇有深意的向两边轻轻的撇起,而后则是再次露出了一抹魅惑人心的笑容。
他的笑容复杂而古怪,甚至透着些莫名的……诡异。
令得蓝灵儿看到了,禁不住心头更是一颤。
“你说,你认识凌南?”
蓝灵儿再次一个如流星般的极速转身,在瞬间又一次毫不客气的抓上了凌南的领口冷戾而恼恨的质问道。
那般恼恨的态度,似乎她与凌南王爷之间有着莫大的仇恨一般。
当然,在听得凌南这个名字时,连着那个一直高傲而随意的坐在一张太师椅上的大娘——肖岚,更是心中一惊。
原本端着一杯茶水的双手一颤,那杯中的热水一不小心被溢出,竟是险些烫了她的手。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倒霉帅王爷:妃要休夫》

第2章 跑路夫人


“哼!难道他真如外界所传,风流成性?且还残忍狠戾?!”
提到“凌南”这个名字,蓝灵儿心中是各种凌乱。
当初就是因为这个所谓的“凌南”王,她才会被迫从蓝家的掌上明珠上得幽蓝山成为一代女匪。
而对于凌南这个名字、包括这个人,她更是对其恨得咬牙切齿!
而就是这样一个传说中的痞子王爷,原本妻妾成群,竟然还要向她蓝家提亲,让自己做他的五夫人……
“……”
闻得蓝灵儿所言,凌南的表情一顿,突然哈哈大笑起来。
没有想到,自己在外界的传言,竟然糟糕到了极点。
而今天这个为了劫财却把自己误打误撞劫上幽蓝山的蓝灵儿,竟是自己一年前在大婚前夕,拒婚跑路的五夫人!
“小子,我警告你,你最好说实话,不要敬酒不吃吃罚酒!”事隔一年,没想到自己竟依旧对凌南这个名字如此敏感,甚至敏感到让她对这个自称是凌南朋友的人也产生了一种好奇。
但当她狠狠的猝然撞上凌南那定晴注视、甚至是带着几份蛊惑的目光之时。也不知道是由于洞中烛光的反射,还是出现了严重的幻觉:蓝灵儿竟是破天荒第一次在一个男人的面前,感觉呼吸一窒。
尤其是再配上他那似笑非笑的神情,竟是让蓝灵儿在瞬间又出现了一种场面不受她控制的挫败感觉。
“春花秋月,先把他带到秧微庄暂且住下。”
面对凌南那总是带着些蛊毒般的目光,蓝灵儿屡次感到莫名的心颤。
她极其不喜欢这种不受自己心情控制的感觉,所以她认为必须马上结束这场谈话了。
“刚刚蓝舵主不是说,要把敝人收进你的‘美男坊’吗?”
想起在这幽蓝舵内还有一个“美男坊”,凌南竟是有些不悦起来。
“想进本舵主的‘美男坊’,你还不够资格!”
然而,蓝灵儿在下一秒所说出的话,却是让凌南感到体内的气血瞬间倒流。
想自己也是当朝堂堂的凌南王,当今明鸿帝唯一的亲弟弟。论权贵、论财富、论出身、论长相,在这个世界上除了当今的明轩帝,又有谁敢和他相比较?
可是她竟然说,自己不够格!
“嗖——”
似忍无可忍,原本前脚已经跨出大殿的凌南却是突然跃起身姿,竟在下一秒极速奔赴至蓝灵儿的身边,竟是用强劲有力的臂弯一把将她掠进了怀里。
“唔——”
猝不及防的缠上蓝灵儿的纤腰,在众目睽睽之下一张唇凌南竟是用唇霸道的盖上了蓝灵儿那张嫣红的娇唇。
如此场面,使得在场所有人的眼角狂抽。
而蓝灵儿的脑袋则是在凌南霸道的欺上她嫣红娇唇的刹那,呈现一片空白、停滞的状态。
“春花秋月,绑了他!”
众目睽睽之下,这个男人竟然敢亵渎舵主!
随着大娘肖岚的一声冷喝,却见一身戎装的春花秋月一个极速的旋转,随着有一根宛如游蛇的绳子腾入空中,在下一秒便将正紧紧贴着蓝灵儿身躯的凌南,给捆了一个结实。
“天堂你不走,非要闯地狱。把这个男人扔进地牢,等舵主处置!”
大娘肖岚杏目怒睁,她冷戾的一挥手,命令道。
很快,凌南被绑走,只余下满殿皆不敢言语半声的满殿弟子。
而此时的蓝灵儿则是愤怒难平:几秒钟之间,自己的初吻就这样莫名其妙的也丢了……
一向高傲的性格,有一种被人吃了豆腐、在心理上严重失衡的不平衡感。
终于,蓝灵儿突然抽出舵主宝座一侧的皮鞭,而后气愤难平的向着地牢冲去。
这个败类,今天她一定要抽死他!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倒霉帅王爷:妃要休夫》

第3章 心狠手辣


“舵主!”
看到蓝灵儿凶神恶煞的向地牢冲去,原本守候在大殿门口的春花秋月,则是急急的跟在蓝灵儿的身后,生怕性格一向偏激的舵主会做出什么出格的事情来。
“咚——”
来到地牢,蓝灵儿则是一脚便将地牢的门给重重的撞开。
“啪——”
只听得在幽静的地牢中猝然响起一抹炸响,但见蓝灵儿已是将手中的皮鞭重重的抽在了正关着凌南的牢门之上。
“哼,当众敢轻薄本舵主的,你还是个首例!”
蓝灵儿手握皮鞭冷厉的怒道。
“那敝人真真是荣幸之至!”
被绑在了木柱之上,宛如一只待宰羔羊的凌南却是一幅颇为享受被蓝灵儿即将屠宰的过程。
他一直乖张且大胆的直视着蓝灵儿,尤其是他那似笑非笑、甚至是带着几番审视的神情,更是将蓝灵儿心中的怒火推到了至高点。
“找死!”
但听蓝灵儿冷哼一声,恼恨之余则是扬起手中的皮鞭狠狠的向凌南的身上抽去。
“啪——”
这一声宛若弥天霹雷的炸响,猝然响彻在静谧的牢房之中听起来让人觉得森然可怖,夹杂着地面之上的灰尘,映衬着地牢之中昏暗的烛火,凌南身上的锦质黑袍已是被生生抽裂出一条鞭痕。
“呵,没有想到,蓝舵主果真是心狠手辣。”
看着身上的锦质黑袍被抽裂,凌南竟是没有半点痛苦之色的揶揄道。或者说,看他那般悠然的神情,这皮鞭仿佛根本就没有抽到他的身上一般。
而映衬着地牢之中那一直摇曳不定的昏暗烛火,凌南那双原本黑若深潭的眸子,越发显得诡异且令人不可捉摸。
“……”
这幕情景,使得蓝灵儿的一张俏脸一阵急抽。
这是怎么回事?
按她刚刚的力度,这一皮鞭子下去,纵然不能将凌南抽到昏厥,但至少也会把他打的皮开肉绽。
可是,她却只是打裂了他的黑袍。
这个发现让蓝灵儿极度震惊,却也让蓝灵儿极其愤怒。
“啪!啪!啪——”
使出了全身的力量,恼极的蓝灵儿则是再次挥舞起手中的皮鞭,重重的抽打在了凌南的身上。
然而几次鞭打,除了凌南身上的黑袍被抽裂之外,被捆绑着的凌南却依旧完好如初。
狐疑之下,蓝灵儿则是手握着皮鞭要走近凌南的身前看个究竟。
“怎么?难道蓝舵主远看敝人不成?还要近身骚扰?”
然而,蓝灵儿刚向前迈了一步,却是听得凌南再次言语轻佻的道。
“狗娘养的臭东西!”
没有想到,此人竟然屡次对自己出言不逊。
而被惹怒的蓝灵儿,也是在凌南的面前不断的爆粗口。
“……”
他竟然骂自己是狗娘养的臭东西!
那么她的言外之意,是在骂当真的太皇太后了?
而她的粗口除了让凌南感到眼皮直抽以外,却是更将蓝灵儿定位为一只极具杀伤力的小刺猬。
而对于这样一只极具攻击力的小刺猬,凌南却是从心底越发的想将这只小刺猬身上的利刺给全部拔掉。
“素闻蓝舵主也出自名门,怎奈你的脏话真是层出不穷,真是让我大跌眼镜!”
在蓝灵儿的面前,尤其是当凌南知道蓝灵儿就是一年前自己那个拒婚跑路的五夫人以后,凌南所说的话永远都是那么的轻狂,且还带着几份取笑与刻意压制蓝灵儿的腔调。
似乎能够把蓝灵儿屡次惹恼,他方才觉得心中十分痛快。
他始终忍俊不禁的望着面前的蓝灵儿。
他甚至搞不懂没有将这样一个经常爆粗口、且脾气又不好的女人娶回家,究竟是福还是祸。
可是至今,凌南大脑所透露给他的信息则是:他觉得眼前这个小女人竟是越发的有意思了。
“滚蛋——”
蓝灵儿不明白一个男人明明话说不带一个脏字,竟然还可以将话说得这么难听。
而自己明明粗口不断,可说到底,一直在怒发冲冠的却是自己。
然而,这就是她的性格,她一向不喜欢将怒气隐忍在心中。
纵然他怒也好,不怒也罢。总之,她胸中的怒气早已是宛如巨浪狂掀。
大骂之余,她已是闪身来到凌南的面前。
“嘶——”
而随着空气中传来一阵锦衣被撕裂的声音,在下一秒,蓝灵儿已是将凌南的一袭锦质黑衣撕成了碎片。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倒霉帅王爷:妃要休夫》

第4章 非礼啊!


“软猬甲!”
看到凌南黑衣下那用金丝与千年腾枝混合编织而成的软猬甲,蓝灵儿一双狭长的美目则是在瞬间骤然紧缩。
难道这就是传说中的软猬甲?刀枪不入的软猬甲?
怪不得,她明明狠狠抽了他一皮鞭,他却根本没有疼感。
原来,他身上穿的是软猬甲。
可是,传说整个江湖中也就只有一件软猬甲。
而这件传说中的软猬甲,竟然被他穿在身上……
随随便便就穿了一件软猬甲出门,这个男人一定非富即贵!怪不得,他与身份尊贵的凌南王会是朋友。
望着凌南身上所穿着的软猬甲,一向喜欢奇世宝物的蓝灵儿可谓是大开眼界。
有一种叫做欲望的因子在蓝灵儿的体内激动的乱蹿,而蓝灵儿那双狭长的美目也在此时变得流光四射:要知道,这件软猬甲,对于蓝灵儿来说可是比一万两黄金更具有诱惑性。
然而,世间的奇宝唯有独此一件。
虽然她身为幽蓝舵的舵主并不会有人敢跟她争抢这件宝贝,但如果这个消息一旦被传了出去,定会有不少人惦记上这件软猬甲……
“春花秋月,你们先出去。”
想到这里,蓝灵儿迅速用身影挡住了凌南,而后对身后的春花秋月命令道。
“是!”
春花秋月乃是蓝灵儿最为得力的左右护卫,听得舵主吩咐,便是对其恭敬的应了一声,而后迅速退出了地牢。
而待春花秋月离开地牢,刚刚还是恼羞成怒的蓝灵儿却是狡黠的捋着她耳边的那缕长发,定定的望着凌南身上的软猬甲。
此时她的目光中充斥着贪婪的欲望,好似刚刚被凌南轻薄后的心理失衡在此时找到了平衡点,她的心中还充斥着极大的满足感。
将一双狭长的美目微微的眯在一起,她充满贪欲的目光紧盯着面前的凌南,则是像在欣赏一盘绝世美味佳肴,那种眼球几乎都要凸出眼框的贪婪欲光,竟是生生使得原本悠然自得的凌南出了一身的鸡皮疙瘩。
“你,要干吗?”
没有意识到是蓝灵儿打上了他身上软猬甲的注意。
初次看到一个女人对自己流露出这般超乎垂涎的目光,纵然凌南早已阅女无数,可到底如若被一个女人揩了油,身为一名受众人仰慕的堂堂凌南王,凌南还是觉得颜面不保。
他蹙眉望着眼前这个态度突然一下子来了个一百八十度大转弯的蓝灵儿,竟是被她那垂涎的目光盯得心中直发毛。
将被捆在木柱之上的魁梧身躯向身后的木柱之上紧紧的贴了贴,凌南觉得自己的脊背那是一股阴风肆虐。
难道今天,他要被一个女人强上了不成?
“我不想干麻,我只是想中了……”
看到眼前的这个男人终于被自己盯的表情凌乱,蓝灵儿的心中突然升起了一种莫名的快感:原来,这个男人也害怕别人拿起他身上的这件软猬甲。
用古怪近乎胜利的腔调似笑非笑的盯着被捆在木柱之上的凌南,蓝灵儿的一双纤手则是向着凌南的胸膛缓缓探去。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倒霉帅王爷:妃要休夫》

第5章 投怀送抱?


“停!”
眼看蓝灵儿的指尖已经触动了自己胸前的衣衫,凌南一双原本黑如深潭的眸子则在瞬间暴红:纵然他风流成性,妻妾成群。可说到底,他不能被一个女人给强上了。
凌南愤慨的大喝一声势要阻止蓝灵儿。
“……”
看到凌南对这件软猬甲如此的上心,蓝灵儿心中更是跃上了一层变态的快感。
他越是上心,她便越是要拿起他视若珍宝的东西。
他不是常常说话不带一个脏字,便可以把人激怒吗?而此时,她蓝灵儿也偏偏在不动粗的情况下,要拿起他最为宝贝的东西。
虽然被他猝不及防的冷喝声搞的纤手一顿,但蓝灵儿却是在露出了一抹狡黠的笑容后,一双纤手继续向凌南身上的软猬甲探去。
“蓝灵儿!”
看到蓝灵儿的脸皮如此之厚,凌南心中简直是凌乱不止。
他再次大喝一声,继续暴红了双目道:“把我手上、脚上的绳子解来,我自己来。”
好吧,纵然要失身,身为一个男人,且还是一名堂堂的王爷,至少自己也要占上风主导地位吧。
“呵,不用!我来就好!”
听得凌南的话,蓝灵儿更是娇笑着出声。
他以为自己会那么笨,解了他手上、脚上的绳子,然后让他逃跑吗?
他逃跑不打紧,可是他身上的软猬甲必须留下。
“蓝灵儿,你是一个女人呐!”
听到蓝灵儿如此说,凌南彻底崩溃了。
怎么一个女人,竟然可以锻炼的如此没脸没皮,她就真的……没有一点害臊、或者是害羞的心理吗?
“对,我的确是一个女人,还是一个贪婪的女人。所以,我不能松了你身上的绳子,你要是跑了,我后悔也就来不及了。”
如果让一件绝世珍宝——软猬甲,就这样从自己的眼前失而不见,蓝灵儿确定:她的肠子定会悔青的。
“蓝灵儿……我发誓:我是不会跑的,真的不会跑,相信我!”
面对蓝灵儿赤裸裸的诱惑,凌南那是凌乱的眼皮直抽。
不过,他确定他是不会跑的。
既然有女人愿意主动向他投怀送抱,他怎么可能会跑呢?
更何况,这个女人还是一年前他跑路的五夫人。
只是凌南却依旧装出了一幅奔赴刑场的悲情壮志:只怕这次,他又要对不起家中那四位出落的闭月羞花的夫人了。
“你发誓?可是我凭什么要相信你?你我并不熟悉,我们之间也根本没有相互信任的基础。”
蓝灵儿笑的花枝乱颤,她用皮鞭的一头轻轻的在凌南的胸膛点了点,那般视凌南如羊入虎口的轻蔑眼神,几乎严重挫伤了凌南一直以来身为王爷的高傲身份。
“你应该信任我!这样……蓝灵儿,你可以只解了我手上的绳子。脱衣服是吧?我自己来就好!”
凌南大声抗议:她应该信任自己才对。
要知道,根本没有哪一个男人会拒绝一个女人的主动投怀送抱,除非他是一个白痴、傻子!
不过,他也终算是想出了一个折中的好办法。
“好,痛快!这不失为一个好办法,那本舵主就依你,为你解了手上的绳子。”
以为凌南是被自己的皮鞭以及凶相吓倒。听得凌南主动要脱了身上的软猬甲,蓝灵儿当下便同意。
要知道这样的话,自己倒也省了不少的力气。
很快解去了凌南双手之上的绳子,蓝灵儿则是悠然的将双臂环抱,望着此时正在慢条斯理的脱着身上软猬甲的凌南。
“我说蓝舵主,男人在脱衣服的时候,你可不可以回避一下?”
真的没有见过这般没脸没皮的女人,被蓝灵儿这般虎视眈眈的瞪着,一向脸皮极厚的凌南,心头竟微微有些尴尬。
他刻意将动作放缓,极其纠结的说道。
“一个男人脱衣服还如慢腾腾的,真是一点也不爽快。”
眼睁睁的望着那件即将到手的软猬甲依旧被凌南不舍的穿在身上,此时显然没有了任何耐心的蓝灵儿却是一步急冲到凌南的面前,而后一把将凌南解了一半的软猬甲给“呼啦”一下子猛然扯开。
那般果断的撕扯,使得凌南生生体会到了被一个女人非礼的悲哀心理。
而随着“呼啦”的一声,凌南胸前那小麦色的诱人肤色,也便毫无遗漏的瞬间全部暴露在了蓝灵儿的面前。
“啊——”
初次看到一个男人的身体,蓝灵儿突然惊叫一声,便是羞的迅速转过了头。
而她的手,却是由于太过贪恋凌南身上的那件旷世奇宝,依旧紧紧的抓着凌南身上那件已经被褪至胸口的软猬甲。
“……”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倒霉帅王爷:妃要休夫》

第6章 情况不对


蓝灵儿如此,使得凌南瞬间表情急速一抽:这样一个厚脸皮的女人,竟然也知道什么叫害羞?
刚才是谁急着要亲自脱了自己的衣服?可到了关键时候,她竟又开始犯软蛋!
罢了,女人麻,在这方面终归是会害臊的。
想到这里,凌南则是突然坏笑着一把捉起蓝灵儿的手,便是在下一秒将她的纤手按在自己的胸膛之上。
“啊——”
凌南胸膛之上炙热的温度传递到蓝灵儿敏感的指尖,使得蓝灵儿突然再次尴尬的“嗷”叫一声,便是要把自己的手从凌南裸露的胸膛给移开。
“你早已阅男无数,怎么就又害怕起我来?”
尚不知道蓝灵儿依旧守身如玉,想到幽蓝舵中的“美男坊”。凌南竟是懊恼般的一把将蓝灵儿拉入怀中,一双樱色的唇瓣轻启,在蓝灵儿的耳边暧昧的吐着薄荷香的气息。
这般仿佛带着某种蛊毒的罂粟气息,使得蓝灵儿瞬间心神俱震。
似乎要瘫软进凌南的怀中一般,她的竟是不争气的沉沦在凌南的怀中,甚至连挣脱的力气也全无。
“本王还是喜欢你刚刚迫不及待的模样。”
凌南从背后拥抱着蓝灵儿,说话间,他的唇则是覆盖上蓝灵儿的耳阔,带着些撩人的挑拨、夹杂着他萦绕在周身的淡淡薄荷香的幽香,凌南那般麻酥的吮吸几乎要将蓝灵儿的骨头给酥了去。
然而,凌南的那句“迫不及待”却也让蓝灵儿的神经瞬间石化。
他……他难道以为自己之前是在刻意的勾引他?
本王?
他还自喻为本王?
什么意思?!
“你究竟是谁?”
蓝灵儿突然抬脚在凌南的脚上狠狠的一踹,随着凌南的一声“嗷嗷”惨叫,蓝灵儿趁机脱离了凌南的怀抱。
她怒睁着杏目怒视着面前的凌南,纵然望着他那极具诱惑的小麦色肌肤,使得蓝灵儿感到脑袋有刹那的混沌与迷乱,但蓝灵儿却使终紧抿了唇,狐疑的盯着凌南问道。
“……”
而自己在迷乱之间的自称,则使得此时完全反应过来的凌南,脸皮急速一跳。
面对蓝灵儿的审问,凌南则是纠结的撇了撇嘴。
如果,他敢承认自己就是凌南,估计蓝灵儿定会扒了他的皮、抽了他的筋。
“那个……你听错了,不是本王,是王六。”
凌南无奈的用手指搔了搔头,胡乱的给自己取了个名字。
“哈,哈哈哈!王……王六!你怎么不叫王八?或者是王麻子?”
谁料,听得王六这个名字,蓝灵儿当际捧腹大笑了起来,由于实在是觉得王六这个名字好笑,她竟是笑的直不起腰来。
“……”
王八!王麻子!
蓝灵儿,你的想象力可真够丰富的!
凌南在心中暗骂不止,他真的怀疑自己刚刚是恼残了,才会给自己取了这么一个蹩脚的名字。
“王……王六,本舵主告诉你,就……就凭你的身材与相貌,本舵主还没有兴趣来勾引你。”
蓝灵儿笑的眼泪都快要流出来了:没有想到,她要的明明是他身上的那件软猬甲,可他竟误以为自己是在勾引他。
大笑之余,蓝灵儿则是睥睨着眼前的凌南,再次一番狠狠的挖苦讥笑。
“什么意思?”
蓝灵儿的笑声让凌南直觉得心里发毛:既然她没有兴趣勾引自己,为什么还要脱自己的衣服?
“你看看你那瘦不拉几的样子,肚子上的肋骨都根根凸起,有什么美感可言?竟然还误以为本舵主会勾引你?!勾引你,除非我是个瞎子。”
蓝灵儿用手中的皮鞭对着凌南的胸膛颇为嫌弃的指指点点,且还颇为明确的表示她对他根本不敢兴趣。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倒霉帅王爷:妃要休夫》

第7章 绑架舵主


蓝灵儿虽然口上说着嫌弃的话,但是她那双微微眯起的狭长风眼,则是不敢在凌南那六块腹肌凸显、极致性感的胸膛上做过多的停留。而她原本溺在暗影中的俏脸,则是由着她的目光在不经意间看到了凌南所敞开胸膛上的小麦色肌肤,还生生渡上了一片娇羞的红晕。
要知道,这可是她第一次看男人的身体呢!
话说,一个男人的肤色竟然可以出落的如此完美。
然而,由于蓝灵儿一直是逆光而立,所以她脸上所流露而出的那不自然的红晕,则是被她很巧妙掩饰过去。
“……”
而她的话,则使得凌南有一种严重颓败的感觉。
没有想到,一直是自己自做多情了。
嚓!
原来她一直惦记的是自己身上的软猬甲。
一张脸被憋通红无比,凌南第一次在一个女人的面前有了一种被严重忽视的感觉。
要知道,以他的身份、以他的长相、以他的身材,天下间有多少女人争着抢着要上他的床。可是蓝灵儿呢?看上的,只是他身上的这件附属品!
要软猬甲是吧!
她也知道这件软猬甲是件旷世奇宝,对吧?
可是,他偏偏还不给了!
“想要这件软猬甲也可以,但是你得让爷亲一个。”
既然蓝灵儿可以为了得到一件软猬甲来脱他的衣服,那他一位堂堂的凌南王想要送给谁一件旷世奇宝,终归也要得到此人所给的好处才是。
一吻换件旷世奇宝,他觉得蓝灵儿已经赚大发了。
想到这里,凌南那张樱色的唇瓣则向两边微微勾起,则是露出了一抹蛊惑人心的笑容。
而他那双黑如深潭的眸子则是定定的盯着面前的蓝灵儿,似有一种把她的心、甚至连带着她的人都吸入眸底的乖张与张狂。
“王八犊子,竟然敢跟本舵主叫嚣!”
一听凌南再次轻薄自己,蓝灵儿一张俏脸在瞬间比锅底还黑。
她大骂一声,也顾不上那件软猬甲了。而是狠狠的轮起手中的皮鞭,朝着胸膛坦露的凌南便是狠狠的抽去。
“嗖——”
说时迟、那时快,就在蓝灵儿的皮鞭向凌南挥去之际,却见自蓝灵儿的身后突然闪出一抹矫捷的黑影。
“咚——”
随着一声闷响,蓝灵儿竟是被这抹黑影一拳砸晕。
“王,卑职救驾来迟!”
武闯当际跪在地上,对着依旧被捆绑着的凌南王赔罪道。
“跪什么跪,赶快给本王松绑!”
看到武闯,凌南便毫不客气的命令道:要知道自己已经被绑了一天,这种捆绑的滋味还真是不好受。
武闯很快给凌南解下了脚上的绳子,看到自己的主子安然无恙,倒也松了一口气。
而自己好不容易可以脱离这个虎口,被松开了绳子,凌南则是迈开步子,便急着冲出山洞。
然而,他只向前迈了一步,却是又突然坏笑着回头,用一双魅惑的眸光盯上了地上昏迷不醒的蓝灵儿。
“武闯,把她扛上,带回凌南王府。”
竟然敢劫持堂堂凌南王的轿辇,她也该对自己的行为买单才是。
“王,幽蓝山地势挺峻险拔,扛一个人下山,只怕……”
看到地上昏厥的蓝灵儿,武闯皱眉道。
“屁话,如果她愿意自己走,还用你扛吗?废话少说,扛起来。”
听得武闯有些疑虑的语气,凌南不悦的一瞪眼,用不容争辩的口气冷喝道。
而听得自己的主子已经不悦,武闯则只有任命的将蓝灵儿扛上肩头,跟在凌南的身后迅速跃出幽蓝舵的地牢。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倒霉帅王爷:妃要休夫》

第8章 继续


月黑风高,幽黑的苍穹浩瀚无比,偶尔有一群乌鸦猝然从茂密的树影中蹿跃而出,打破了夜的宁静。
而在幽蓝山脚下,则有一辆豪华的轿辇正在疾驰中逐渐远离幽蓝山。
“王,再有一刻钟那嗜香散便会失效,我们得赶在她们醒来之际赶出幽蓝山的地界。”
在前面骑着一匹黑马的武闯回头望了望了依旧平静的幽蓝山,继而靠近轿辇的车窗对着轿内的凌南说道。
“哼,失效了又怎么样?蓝灵儿在我们手上,那些幽蓝舵的虾兵小将又奈我何?”
凌南不屑的冷哼。
而当他的目光瞟向眼前依旧昏迷不醒的蓝灵儿时,一双原本不屑的眸底则是再次夹杂上了浓重的揶揄之色。
“恩……”
而就在此时,随着耳边传来一声微小的闷哼,映衬着轿辇内那盏摇曳不定的烛火,却见蓝灵儿则是重重的揉着后脑勺,睁了眼睛。
“蓝舵主终于醒了?你这一觉睡的时间可真够长的。”
看到蓝灵儿醒来,凌南的唇角噙着一抹揶揄的笑,懒散的环着双臂玩味的望着眼前的蓝灵儿道。
而他那张刀削斧凿般的俊颜则在昏暗烛光的映衬下,散发着一股魅惑人心的光芒。
“这是哪里?”
望着眼前这张逐渐清晰的脸,蓝灵儿一个激灵打来,迅速从浑噩中清醒。
她习惯性的跃起身姿想要凶悍的抓住凌南的领口质问,却发现自己的双脚竟是被结实的绑在轿体之上。
“咚——”
一个跃身没有跃起,她失了重的身体则是向前重重的趴去。
“啊——”
而随着一声尖叫,蓝灵儿的身体则是准确无误的跌进了凌南的怀里。
“蓝舵主就这么喜欢的主动投怀送抱?”
望着磕进了自己的怀中满脸恼恨的蓝灵儿,凌南樱色的唇瓣轻狂的抿起,则是戏谑的道。
而他却依旧懒散的环了双臂,对着跌进他怀中的蓝灵儿故意置之不理。
“王八犊子,你竟然敢在本舵主的背后下黑手!”
蓝灵儿气恼的张牙舞爪,只是随着她烦躁的动作,她不仅没有从凌南的怀中爬起来,反倒是与凌南的身体越贴越紧。
“如果说之前是我在你的背后下了黑手。那么此刻,我是否可以认为是蓝舵主在非礼我呢?”
凌南笑的乖张跋扈。
他将一张刀削斧凿般的俊颜缓缓的贴近蓝灵儿,他脸上那份轻狂的笑容竟是邪魅的不成样子。
“我?非礼?神经病啊!”
望着眼前这张逐渐放大的俊颜,蓝灵儿简直要抓狂。
试问,到底是谁在非礼谁?他先夺了自己的初吻不说,此时竟然还不要脸的说自己非礼他。
蓝灵儿瞪大了一双杏目恨恨的大骂,却是由于这个被绳子生硬的扯着双脚、上身又随意的搭在凌南身上这个极其不舒服的动作,而被憋的小脸通红。
“那好,既然蓝舵主说没有非礼我,那我非礼你好了。”
凌南没脸没皮的笑道。
说话间,他用右手的食指轻轻的挑起蓝灵儿粉嫩的下巴,一张脸竟是笑的璀璨夺目。
“你……你要干什么?”
蓝灵儿被凌南指腹灼热的温度烫的肌肤一阵心悸,尤其是他们此时近在咫尺,连呼吸都彼此交织、萦绕在一起。
“你刚才不是已经说了麻,非礼!”
凌南越发近距离的贴近蓝灵儿,以至于蓝灵儿眼角处那小小的雀点也被他清晰的看入眸底:不知道为何,她越是麻辣,他越是想要将她征服。
而他充盈着薄荷香的体香则是浓重的萦绕在蓝灵儿的鼻息,也使得她全身一震。
“唔——”
然而在下一秒,就在蓝灵儿感觉不妙之际。
随着一道霸道的唇瞬间将她的一张樱唇覆盖,蓝灵儿的神经则在刹那间再次空白。她想要反抗,却由于这样艰难的姿势而根本动弹不得。
她的下巴被凌南狠狠的捏着仿佛要脱臼了一般,她被凌南以俯视的角度被迫的承受着凌南极具霸道的吻。
而就是这般霸道的吻使得她,很不舒服,更感到恶心。
“轰——”
而就在此时,随着耳边传来一声“轰”的声音,这辆原本在道路上疾驰的马车却是完全颠倒了过来。
“王……”
耳边只是传来武闯一声焦急的呐喊,随着整个轿辇内那盏摇曳的烛火被打翻,刹那间整个轿辇内已是一片漆黑。而凌南与蓝灵儿所乘的马车则是一路颠簸翻滚着,好似向一处深渊摔去。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倒霉帅王爷:妃要休夫》

第8章 继续


月黑风高,幽黑的苍穹浩瀚无比,偶尔有一群乌鸦猝然从茂密的树影中蹿跃而出,打破了夜的宁静。
而在幽蓝山脚下,则有一辆豪华的轿辇正在疾驰中逐渐远离幽蓝山。
“王,再有一刻钟那嗜香散便会失效,我们得赶在她们醒来之际赶出幽蓝山的地界。”
在前面骑着一匹黑马的武闯回头望了望了依旧平静的幽蓝山,继而靠近轿辇的车窗对着轿内的凌南说道。
“哼,失效了又怎么样?蓝灵儿在我们手上,那些幽蓝舵的虾兵小将又奈我何?”
凌南不屑的冷哼。
而当他的目光瞟向眼前依旧昏迷不醒的蓝灵儿时,一双原本不屑的眸底则是再次夹杂上了浓重的揶揄之色。
“恩……”
而就在此时,随着耳边传来一声微小的闷哼,映衬着轿辇内那盏摇曳不定的烛火,却见蓝灵儿则是重重的揉着后脑勺,睁了眼睛。
“蓝舵主终于醒了?你这一觉睡的时间可真够长的。”
看到蓝灵儿醒来,凌南的唇角噙着一抹揶揄的笑,懒散的环着双臂玩味的望着眼前的蓝灵儿道。
而他那张刀削斧凿般的俊颜则在昏暗烛光的映衬下,散发着一股魅惑人心的光芒。
“这是哪里?”
望着眼前这张逐渐清晰的脸,蓝灵儿一个激灵打来,迅速从浑噩中清醒。
她习惯性的跃起身姿想要凶悍的抓住凌南的领口质问,却发现自己的双脚竟是被结实的绑在轿体之上。
“咚——”
一个跃身没有跃起,她失了重的身体则是向前重重的趴去。
“啊——”
而随着一声尖叫,蓝灵儿的身体则是准确无误的跌进了凌南的怀里。
“蓝舵主就这么喜欢的主动投怀送抱?”
望着磕进了自己的怀中满脸恼恨的蓝灵儿,凌南樱色的唇瓣轻狂的抿起,则是戏谑的道。
而他却依旧懒散的环了双臂,对着跌进他怀中的蓝灵儿故意置之不理。
“王八犊子,你竟然敢在本舵主的背后下黑手!”
蓝灵儿气恼的张牙舞爪,只是随着她烦躁的动作,她不仅没有从凌南的怀中爬起来,反倒是与凌南的身体越贴越紧。
“如果说之前是我在你的背后下了黑手。那么此刻,我是否可以认为是蓝舵主在非礼我呢?”
凌南笑的乖张跋扈。
他将一张刀削斧凿般的俊颜缓缓的贴近蓝灵儿,他脸上那份轻狂的笑容竟是邪魅的不成样子。
“我?非礼?神经病啊!”
望着眼前这张逐渐放大的俊颜,蓝灵儿简直要抓狂。
试问,到底是谁在非礼谁?他先夺了自己的初吻不说,此时竟然还不要脸的说自己非礼他。
蓝灵儿瞪大了一双杏目恨恨的大骂,却是由于这个被绳子生硬的扯着双脚、上身又随意的搭在凌南身上这个极其不舒服的动作,而被憋的小脸通红。
“那好,既然蓝舵主说没有非礼我,那我非礼你好了。”
凌南没脸没皮的笑道。
说话间,他用右手的食指轻轻的挑起蓝灵儿粉嫩的下巴,一张脸竟是笑的璀璨夺目。
“你……你要干什么?”
蓝灵儿被凌南指腹灼热的温度烫的肌肤一阵心悸,尤其是他们此时近在咫尺,连呼吸都彼此交织、萦绕在一起。
“你刚才不是已经说了麻,非礼!”
凌南越发近距离的贴近蓝灵儿,以至于蓝灵儿眼角处那小小的雀点也被他清晰的看入眸底:不知道为何,她越是麻辣,他越是想要将她征服。
而他充盈着薄荷香的体香则是浓重的萦绕在蓝灵儿的鼻息,也使得她全身一震。
“唔——”
然而在下一秒,就在蓝灵儿感觉不妙之际。
随着一道霸道的唇瞬间将她的一张樱唇覆盖,蓝灵儿的神经则在刹那间再次空白。她想要反抗,却由于这样艰难的姿势而根本动弹不得。
她的下巴被凌南狠狠的捏着仿佛要脱臼了一般,她被凌南以俯视的角度被迫的承受着凌南极具霸道的吻。
而就是这般霸道的吻使得她,很不舒服,更感到恶心。
“轰——”
而就在此时,随着耳边传来一声“轰”的声音,这辆原本在道路上疾驰的马车却是完全颠倒了过来。
“王……”
耳边只是传来武闯一声焦急的呐喊,随着整个轿辇内那盏摇曳的烛火被打翻,刹那间整个轿辇内已是一片漆黑。而凌南与蓝灵儿所乘的马车则是一路颠簸翻滚着,好似向一处深渊摔去。

继续阅读《倒霉帅王爷:妃要休夫》


版权声明:未经书面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对既成事实本站将保留所有的权利。

无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