萧南离,老秦(都市仙医(书号:1198))最新章节全文免费阅读

小说:都市仙医(书号:1198)
分类:奇幻玄幻
作者:萧南离
简介:简介:萧逸,本是玄医门一代炼丹宗师,意外身死,附身于海城市一个落魄青年身上,重生于一家中医馆内,失传已久的四象针法绝技重见天日,各种灵丹妙药震惊世人
宗师逍遥都市,重回往日巅峰!
角色:萧南离,老秦
萧南离,老秦(都市仙医(书号:1198))最新章节全文免费阅读

《都市仙医(书号:1198)》免费试读免费阅读


第1章 借体重生


身下是一种松软的感觉,鼻端传来一股若有若无的药香,萧南离缓缓地睁开了眼睛。

一个十七八岁长相明艳的女孩,正双手支颐趴在萧南离眼前,一见萧南离睁眼,高兴地向后叫道:“爸爸,他醒了!”

“哼,就你好心,现在救完人反倒被人讹的事儿还少吗?找麻烦!”药柜后,一个五十多岁的矮胖男人不悦地哼道。不过,却也挪到了萧南离的面前。

“倒也命大,那么惨烈的车祸,这小子竟只受了些脑震荡。”男人翻看了一下萧南离的伤势,啧啧说道。

“不只是脑震荡!”萧南离掀开被子就坐了起来,顺手拿过了床边的一盒针灸针,取出了三根三寸长针,手指疾点,分别刺入了自己的百会穴、神庭穴和人中穴,手指轻捻,三根三寸长针竟全数落入脑内。

“啊?你干什么?头上怎么能用这么长的针?”女孩惊声叫道,惊惧地捂住了自己的小嘴。

“喂喂,你要自杀也别在我的诊所里哦!出了人命,我可付不起责!”中年男人脸色大变,急忙叫道。

“放心,我死不了!”萧南离一边说着,一边手指轻弹三根钢针的尾部,钢针竟然以一种奇特的频率震荡起来了。

而且,针的每一次震荡,都带动了穴位处的震动,渐渐地那三个穴位竟浮现出一种奇特的粉红色,而后那粉红色,渐渐地沿着督脉蔓延下来,一会儿工夫,一条粉红色的细线,就清晰地出现在了萧南离的脸上。

“啊?爸爸,怎么出红线了?”女孩惊讶地叫道。

“喂喂,你别乱搞了啊!再这样,我,我报警了!你要是有个好歹,可不关我啥事啊。”男人急忙掏出了手机。

“哼,没想到中医竟然没落到了如此田地,连如此神妙的四象针法都没有人认得了。”萧南离心里一声冷嗤,不禁想起了记忆中这具身体前任主人的悲催记忆。

没错,萧南离是借体重生的,前世的他是个修士,玄医门的第12代门主,眼见就要得道飞升,却死于仇家的暗算。

而这具肉身的前主人,叫萧逸,本是海城市一个有头有脸的大家庭的孩子,但是身份有些尴尬,是其母亲酒后乱性的产物,连父亲是谁都不知道。

前些日子,一直钟爱酒精和违禁品的母亲,终因摄入过量而死。这个一直被视为家族耻辱的萧逸,也就成了大家的眼中钉肉中刺。

萧逸不堪忍受众人肆意的污蔑和欺侮,很光棍地留下了一句“不食嗟来之食”,就冲出了家门。

花光了身上的最后一分钱,被房东无情地赶出了出租屋,本想去女友朱红那里暂住一夜,却悲催地正撞见女友劈腿。

万念俱灰、悲痛欲绝的他失魂落魄地走在大街上,被一辆疾驰而过的汽车撞了个正着,脑部严重淤血,死了过去,被魂魄侥幸没死的萧南离附了体。

此刻,萧南离正是在用四象针法绝技打通脑部经络,排除淤血。

留针的时间差不多了,萧南离从上而下,依次拔出了钢针。

当人中的钢针拔出的那一刻,萧南离的鼻孔中兀然流出了两行黑色的带着血块的淤血。

“呼,这下应该没事儿了!”萧南离活动了一下腿脚,站了起来。

“咦?这是脑子里的淤血?”男人瞪着眼睛,惊讶地问道。

“不错,你此刻倒是有几分见识!”萧南离点了点头,看了看墙上挂着的医生营业执照,转身看着男人问道,“你叫秦光明?是这家诊所的中医?”

“是,怎么滴?告诉你,是我女儿晓月救了你,要不然啊,现在你恐怕早就归西了。”秦光明捡了把椅子大大咧咧地坐下,翘起了二郎腿说道,“诊费呢,你就看着给,感激的话,也就不用说了。”

“爸爸!你怎么只知道钱?”秦晓月听了老秦的话,很是有些难为情,不悦地跺了下脚,叫道。

“废话,死丫头,我不图钱还开什么诊所?你以为真要悬壶济世啊?现在这世道多难啊?物价飞涨,相信中医的人越来越少,你老爸我省吃俭用了二十多年,才供得起你念了个医科大……”老秦劈头盖脸地说道。

“好了好了,就知道你会说这些。”秦晓月不悦地撅起了小嘴。

“喏,天色不早了,我们诊所也要关门了,你呢,既然没事儿了,付了诊费就赶紧走吧。”老秦对萧南离下了逐客令。

“我没有钱!”萧南离就施施然在老秦对面坐了下来,淡然说道。

“什么?你没有钱?哎呀,造孽啊,真是世风日下啊,我女儿救了你,你却好意思赖我们的诊费?”老秦马上跳脚叫了起来。

“爸爸,我们又没有做什么,不过是把他扶进来躺了一会儿而已,没有钱就算了吧。”秦晓月走到了老秦跟前,瞪了他一眼说道。

“什么叫没有做什么啊?我没观察他的病情吗?要没有我的监护,没准他早就挂了!”老秦跳着脚说道。

“得了吧,就你那医术?”秦晓月丝毫不给老爸面子,转身对萧南离说道,“没事儿了,你走吧,别理我爸!”

“你个死丫头!我这诊所啊,早晚要败在你手上!”老秦气呼呼地叫道,但是终究却也没有坚持向萧南离要诊费。

岂料,萧南离却动也没动,耸了下肩膀说道:“我也没地方可去!”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都市仙医(书号:1198)》

第2章 奇怪的心脏病症状


“什么?难不成你还赖在这里了?”老秦这下真生气了。

“我身无分文,被房东赶了出来,想去女朋友那里去混一夜,女朋友却劈腿了,你救了我,我只好留在你这儿了!”萧南离语气平淡地说道,丝毫没有想站起来的意思。

“造孽啊,造孽,晓月,我和你说过多少次了,人不可以乱救,你看看,你看看,你到底是弄了个麻烦回来。”老秦一边数落着女儿,一边果断地拿起了电话,拨打了110,“喂,派出所吗?我诊所里来了个赖子,治病不给钱不说,现在还赖在这里不走啊,对,对,就是桃山街济世堂,好嘞,您快点来啊。”

说完,啪地挂断了电话,也不和萧南离再说什么,矮胖的身体踱到了诊所门口,只等着警察上门了。

“爸爸,你何必报警呢?有事儿不会好好说吗?”秦晓月急的脸色通红。

萧南离眉毛挑了一下,本想就留在这里修炼玄医真经,以医入道,顺便提携一下这父女俩,以自己玄医门的绝技,随便传个一手半手的,也够这父女俩荣耀一生的了。哪知,老秦却根本不知好歹。

“罢,罢!无福之人,不可点化。倒是这女孩不错,来日要是有缘再见,自然要给她些好处的。”萧南离打定了主意,站起身来。

可是,刚一起身,诊所门前就匆匆走来了两人,其中一人是被同伴搀扶着来的,不时地发出一声声的痛呼。

“秦叔,快给我爸看看,肚子疼的不行了,我媳妇去打车去了,这会儿不好打车,你先给看看。”一个三十多岁的青年,扶着病人急匆匆地进了诊所,一边走,一边叫道。

萧南离心里一动,不由得暗叹道:“冥冥中自有天意啊,看来我和这家诊所,确实是有缘。”

老秦却已经帮着青年把病人扶到了病床上,一边急迫地大声问道:“胡三,我说老家伙,你这是咋了?”

被叫做胡三的老人却已经疼得上气不接下气,根本说不出话来了,头顶的冷汗滴滴答答地淋漓而下,脸色惨白惨白的。

“胡三,坚持住啊,我给你扎两针试试。”老秦慌忙拿出了针灸针,一针就捻入了病人的中脘穴,此穴乃是治疗肠胃不适的第一大穴。

随后,下脘、关元、足三里、上巨虚等几个大穴也都下了针。

可是,胡三却依然疼得满身冷汗,并且脸色越来越苍白。

“怪了,不管是什么胃肠疾病,这几针下去,也应该有点效果啊?”老秦见了毫无好转的胡三,头上也见了汗,小声嘀咕道。

挠了挠头,刚想再下针,却被旁边伸过的一只手阻住了。

正是萧南离一探手,三根手指搭上了病人的手腕,把起脉来。

“喂喂,你别跟着添乱啊!”老秦见萧南离出手,气呼呼地叫道。

萧南离却充耳不闻,搭完了脉之后,伸手就把老秦扎的几根针一一拔了出来。

“喂,你这又是干什么?胡三要是有个三长两短,可都是你的责任啊!”老秦被萧南离拔了针,老脸一红,禁不住叫道。

萧南离依旧没有理他,熟练至极地把手里的针重新刺入了病人的人中、膻中、内关几穴,之后再度以那种特殊的手法在针尾轻轻地一捻,针灸针就在大家诧异的目光中,震荡起来。

胡三的督脉、任脉、心包经位置渐渐地出现了四条粉红色的细线。

“啊?我爸身上怎么出红线了?”胡三的儿子吓得一声惊叫,“秦叔,这是谁呀?行不行啊?不懂可别乱来。”

老秦这时候却出奇地没有打扰萧南离,而是冲着胡三的儿子悄悄地“嘘”了一声,示意他闭嘴。

胡三的儿子刚想出言再问,却发现,随着那粉红色细线的出现,老爸胡三竟渐渐地止住了那种声嘶力竭的痛呼,而且,脸色也渐渐地红晕起来了。

“咦?爸,你感觉怎么样?”胡三儿子赶紧问道。

“好多了,好多了。”胡三竟在分分钟之内,由原来的垂死挣扎,到现在竟然能出声讲话了。

“啊!神医啊!神医!”胡三儿子不可思议地惊叹道。

老秦眼珠子滴溜溜地转着,脸色阴晴不定,不知道在打什么主意。

过了大约有五分钟,萧南离拔出了针,扶着胡三坐了起来,说道:“你的心脏病很严重,得抓紧治了。”

“啊?什么?心脏病?我爸明明是肚子疼啊!”胡三儿子听了萧南离的话,惊讶地问道。

“就是啊,明明是肚子疼,你怎么扯到心脏上去了?”老秦终于逮到机会说萧南离了,梗着脖子问道。

“说你无知,你还真是浅薄,可曾听说过心腹相连啊?心脏和小肠互为表里,这么简单的道理,你都不知道?难怪你的诊所门可罗雀。”萧南离拍着老秦胖胖的肩膀,毫不客气地说道,“这个病人虽然表现为肚子疼,实则是心脏病,学着点吧,老秦。”

老秦被萧南离说的再次老脸一红,不过,却也没反驳,而是涎着脸问道:“那你刚才那种针法,是什么?”

“四象针法,可曾听说过?”萧南离笑着说道。

“四,四象针法?”老秦差点没一跤跌倒,可是马上却叫开了,“你鬼扯什么?四象针法失传了上千年了,根本就是传说中的东西,你也不怕风大闪了舌头。”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都市仙医(书号:1198)》

第3章 伙计


“你就是无知者无畏啊!”萧南离冷笑着摇了摇头。

胡三却在儿子的搀扶下走了上来,胡三的儿子连声道谢。

胡三也说道:“老秦,不管是不是四象针法,你新招的这个小医生,肯定是有真本事的,老秦我说话你别不愿意听,我个外行都看得出来,小医生比你可高明多了。”

老秦气得龇牙咧嘴的,却也说不出别的来。

胡三又对萧南离说道:“小医生,谢谢你刚才救了我,刚才我是真感觉到要熬不过去了,这条老命多亏了你啊。”

萧南离清晰地感觉到了,从胡三头顶溢出了一丝若有若无的念力,汇入了自己的识海。

“这便是功德之力了。”萧南离暗喜道。

要知道,医道同源,为人治病,乃是天下间最最积攒功德的事儿,古时候,就有很多人是以医入道,不但在治疗的过程中,更加参透人体的奥妙,令修炼变得更加容易,更是可以在将来渡劫之时,大幅度地降低渡劫的难度。

萧南离的玄医门更是注重功德之力,玄医真经的玄妙之处在于,医治世人时所得到的功德之力会直接汇入识海,壮阔主人的神识,要知道,修道之人,到了后期,很大程度上依赖丹药,而炼丹最重要的是什么?就是神识的强大啊,神识强大,才能够觉察到丹炉内的细微变化。

玄医门也正是因为这一点优势,而纵横修真道上千年,门内所制的丹药,无一不是修真界抢掉脑袋的存在。

这一世,重生在医馆里,萧南离觉得这是冥冥中的天意。

“小伙子,老秦每个月给你多少薪水啊?他啊,是个铁公鸡,你这么高明的医术,在他这儿啊,还真是屈了才了。”胡三故意捂着嘴小声说道,可是那声音却足以让老秦听到。

老秦果然立马跳着脚叫道:“胡三,你个老家伙,刚才没被阎王爷叫走,现在却在这里编排我啊?你个老不死的。”

“哈哈,老秦,你要是以后不想我编排你,就给小医生待遇好点。”胡三此刻身体已经没有大碍,和老朋友笑着说道。

老秦长了张嘴,本想说“这并不是我的伙计”,可是,眼珠一转,这话却没有说出来。

胡三却随即又对萧南离说道:“小医生,这次诊费要多少?我当面给你。”

萧南离还没等说话,就被老秦抢到了身前:“二百块,买你一条老命,不算多吧!”

老秦说着伸出了手。

“凭什么给你啊?你白扎了老子好几针,老子还没讹你呢。”胡三一缩手,抽出了两张老人头,递向了萧南离。

萧南离却笑着指向老秦说道:“给他吧,他是老板。”

“哼,又便宜你个老家伙了!”胡三笑着依言把钱递到了老秦手里。

“胡老,我给你开服治心脏的药,回去你按时服药,不出五服,心脏病自愈。”萧南离一边说着,一边笔走龙蛇,开了一个方子。

回手递给了秦晓月,笑着说道:“晓月,还不去抓药?”

“哎!这就去!”秦晓月早已经被萧南离惊人的医术震撼得五体投地了,此刻听到萧南离吩咐,哪敢怠慢,立马高兴地应了一声,跑去抓药了。

胡三父子又对萧南离千恩万谢,满意地带着中药离去了。

可是,胡三父子刚走,一阵呜啦的警车声就响了起来,两个警察随即迈进了店里。

“是谁报的案?怎么回事儿?”老年的警察严肃地问道。

“这,这……”老秦看着萧南离,眼珠子滴溜溜地乱转,急速地转动着心思,此刻他可舍不得让萧南离走了。

“到底怎么回事儿?”警察再次问道。

萧南离上前一步,笑着说道:“那赖子走了,没事儿了,我们三人,一个是老板,一个是老板的女儿,我呢,是这家诊所新来的伙计!”

“是这么回事儿吗?”警察黑着脸问道。

“是的,就是这样!”秦晓月急忙抢到了萧南离身边说道。

老秦默不出声,却也没有反驳。

“以后报警慎重点,害的我们白跑了一趟。”警察嘟囔了一声,离开了诊所。

“秦老板,你打算一个月给我多少工钱啊?”萧南离坐了下去,翘着腿问道。

老秦眼珠直转,摸了摸下巴,咬了咬牙说道:“一个月八百,包吃住,愿意干呢,你就留下来,不愿意,大门正开着呢,赶紧走。”

“爸,你也太过分了,现在哪有一个月八百的工资啊?”秦晓月气愤地跺脚叫道。

“闭嘴,死丫头,胳膊肘向外拐着?”老秦喝到。

萧南离却站起身来,淡笑着说道:“好,我答应!但是,中草药要任我随意用!”

“行,料你能用多少?”老秦听见萧南离答应,心里偷笑不已,一个月八百块,雇了个医术高明的伙计,这好事,上哪找去?

不过,目光一扫过女儿秦晓月盯着萧南离的目光,老秦心里一个咯噔,急忙叫道:“还有一点,你不能打我女儿的主意。我可告诉你,有个什么有钱人的公子正在追求我们家晓月呢,我后半生的荣华富贵,可就指望晓月了。”

“爸,你说什么呢?”秦晓月脸蛋通红,迅速地瞟了一眼萧南离。

萧南离嘴角含笑,却是笑而不语。

“我说的正经事儿!”老秦一指萧南离地上的行李,说道:“带上你的行李,喏,后面两个阳面的房间,是我和晓月的,北面那个是你的。晓月,晚上记住锁好房门,知人知面不知心,谁知道他是个什么人呢?”

秦晓月嘟着小嘴,在后面冲着老秦做了个鬼脸,却是小声问萧南离道:“你饿了吗?我给你做碗面吧。”

“有劳!”萧南离点了点头。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都市仙医(书号:1198)》

第4章 练体


“好嘞,一会儿就好!”秦晓月竖起了一根白嫩的手指,俏皮地说道。

萧南离看着秦晓月的背影,笑了笑,就冲着这小姑娘的热心劲儿,自己的选择就不会错,更何况,这里有自己练体期所需要的绝大多数草药,用起来方便。

拿着行李,萧南离来到了小北间,一共只有七八个平方的面积,阴冷潮湿。

不过,萧南离前世还经常在洞府中修行呢,对于居住环境,并不做太多要求,关键是灵气,只是,人界的灵气普遍稀薄,看来,整个练体期,只有靠草药来提升境界了。

刚刚整理好了行李,门就被敲响了。

“晓月吗?进来吧!”萧南离应到。

秦晓月端着一碗热气腾腾的肉丝面走了进来,急匆匆地放在了桌子上,一边捏住了自己的红润的耳垂,一边叫道:“哇,好热好热。”

萧南离微笑着看着她活泼的模样,突然间觉得俗世的生活似乎也不错。

“萧大哥,快吃吧!”秦晓月坐到了萧南离面前的凳子上,两只嫩白的只穿了拖鞋的小脚一荡一荡地说道,“你昏迷的时候,我看了你的证件,你叫萧逸是不是?”

“嗯?啊对!”萧南离一怔,是了,以后就得用“萧逸”这个名字了。

不过,萧逸就萧逸,名字只不过是个代号而已,从此刻起,就叫“萧逸”。

萧逸挑起了一筷子的面条,放入了口中,前一世辟谷已经很多年了,这一口食物,却是很多年后的第一口人间美食。

“好吃吗?萧大哥?”秦晓月眼睛晶亮,歪着头问道。

“好吃,呵呵!这是我吃过的最好吃的面条了。”萧逸品味着美味的面条,和秦晓月有一搭没一搭地说着话。女孩浑身洋溢的青春气息,让萧逸沉静了几百年的心慢慢地活络起来。

“萧大哥,你真的会四象针法吗?听说那针法已经失传了哦!”秦晓月闪烁着大眼睛,好奇地问道。

萧逸停住了筷子,问道:“晓月,你是学什么的?”

“学中医啊!”秦晓月偏着头,理所当然地说道。

“中医现在如此没落,你爸爸自己都是艰难度日,为什么还让你学中医呢?”萧逸饶有兴趣地问道。

秦晓月嘟了一下小嘴,似乎那是她的习惯性动作,叹了一口气说道:“萧大哥,你别看我爸好像很势力,很小人的样子,其实,我爸这么多年很不容易,我从小没有了妈妈,都是我爸一手把我带大的,生活艰难,好多人劝我爸关了诊所,去干别的,但是我爸却始终没有这么做,我爸说,中医是老祖宗留下的瑰宝,不能扔了传承。”

秦晓月顿了一下,继续说道:“而且,萧大哥,我告诉你,我们家祖祖辈辈其实都是中医,只是后来发生一些误会,我爷爷一怒之下,烧了所有的家传医书,也不准我爸爸学中医。我爸爸这些半吊子的医术,都是自学的。我考大学的时候,爸爸只准我报中医专业,他说要让我有朝一日振兴中医,把我们秦家济世堂的招牌再打出去。”

秦晓月说到最后的时候,眼圈里亮晶晶的,泪光闪动。

萧逸点了点头,说道:“不错,晓月,好好学吧,中医一途博大精深,将来你会受益匪浅。”

“萧大哥,你能教我你的四象针法吗?”秦晓月小心翼翼地问道。

“自然,我现在是济世堂的伙计,你就是我的老板,老板要学,我哪敢藏私?”萧逸难得地开了句玩笑。

其实萧逸说这话的同时,内心也是唏嘘不已,玄医门创立于三千年前,当年的俗世间,中医还是盛极一时。哪知道沧海桑田变幻下来,几千年来功德无量的中医,竟没落到了如此田地,竟还有很多别有用心的人,叫嚣着要废除中医,这让萧逸感觉到了一种气愤。

或许,此次侥幸不死,又重生于中医馆里,该着是中医要在自己手中重新振兴。

别说是晓月,就是任何一个有志于中医的人,想学四象针法,萧逸都会毫不吝惜地传授,这又何尝不是一种功德呢?

“呵呵,太好了!”秦晓月开心地叫了起来。

隔壁房间的老秦却是一声大吼:“晓月,还不回自己屋睡觉去?”

秦晓月扮了个鬼脸,和萧南离同时小声笑了起来。

“萧大哥,你休息吧,我走了。”秦晓月站起身来,拍了拍小手说道。

“好!”萧逸微笑着说道。

可是,秦晓月走后,萧逸却并没有休息,而是来到了前面诊所,按照自己心中的一个药方,抓了一份草药。

诊所里就有现代化的煮制中药的仪器,萧逸鼓捣了一会儿,就弄明白了,通了电,把那份草药统统倒入了仪器。

一连煮了有一个多小时,萧逸才捧着一碗浓稠的药汁,回到了自己房间。

盘膝坐到了床上,一仰头,萧逸把那赤红色的药汁都喝了下去。

并且马上闭口藏舌,心不外驰,修炼起了“玄医真经”。

这“玄医真经”一共有七层,分别是练气、筑基、金丹、元婴、化神、渡劫、真仙。

不过,真正的修炼之前,萧逸要借助药力,排除这具身体内存积的废物、淤滞,打通经脉。这个阶段应该很短,萧逸把它叫做练体期。而这个阶段,又分为天地人三阶。每一个阶次的提升,身体的体质就会有一个质的飞跃,修炼起来才会一日千里。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都市仙医(书号:1198)》

第5章 没病找病


萧逸呼吸吐纳,调动气息,体内的气息一经刻意的调动,就如同千百只小老鼠一般,在身体的各个经脉间窜动,温阳通经的药力,在玄医真经的调动之下,所过之处,摧枯拉朽般,冲刷着萧逸这具身体内的阻滞。

十呼过后,萧逸呼地睁开了眼睛,急速下床,冲进了卫生间,解开裤子就是好一通排泄。

而且,萧逸满意地发现,身体表面此刻附着着一层脏兮兮灰蒙蒙的东西,像灰又像是蜡,厚厚的腻腻的,散发着一股臭味。

“这便是这具身体的杂质,一部分走消化道排出,另一部分便从体表排出,再有个几次,经脉就会完全通畅了。”萧逸心头自语道。

排泄过后,萧逸彻底地洗了一个热水澡,把浑身的脏东西一一洗净。

之后,竟再度上床,盘膝坐好,继续修炼起来。

这一次,经脉内没有了那么多阻滞,气息运行起来畅通无阻,刚才服下的温阳药力,带动着畅行无阻的气息,不断地冲击壮阔萧逸的各处经脉。

萧逸此刻的感觉,就像是浑身有无数只蚂蚁老鼠在啃噬一般,疼痛无比,而且,体表的皮肤之下,甚至可以以肉眼看见一股股波浪般的涌动,所过之处,体表甚至渗出了血珠。

但是萧逸却巍然不动,甚至连眉头都没有皱一下,修真的世界,这种练体的苦楚,只是第一步而已。

一直到天光微微放亮,萧逸才缓缓睁开了眼睛,沉心感受了一下,却是眼睛一亮。

“原以为第一次练体,最多能到人级初期,却没想到,竟然一下子到达了人级中期的境界,看来,童子之身对于练体期,确实重要啊。不错!”萧逸见天光大亮,满意地推开了房门,来到了前厅。

却看见矮胖的老秦正撅着屁股,在翻看萧逸昨夜的药渣,手里拿着一只笔,还在不停地记着。

听见了萧逸的脚步声,老秦气恼地撩了一下眼皮,一边记录,一边说道:“昨晚,你用了我人参二两,白术一两,通草三两……一共十六味药。你,你今年千万别辞职,少干一天,你都拟补不了我的损失。”

“过来吃早饭了!”秦晓月适时地喊了一嗓子,替萧逸解围。

萧逸坐了下来,学着晓月的样儿,做了个鬼脸,逗得晓月咯咯直笑。

老秦气哼哼地坐到了桌边,拿起一根油条,狠狠地咬了一口。

“爸,我今天一天都有课,今天的饭,得你们自己解决哦!”秦晓月嘱咐道。

“自然是这家伙做饭!难不成等着老板做饭给伙计吃?”老秦龇牙瞪眼地说道。

晓月和萧逸对视了一眼,相视一笑。

“喂喂,当我死了吗?当着我的面就眉来眼去的?萧逸,我严重警告你啊,别打我们晓月的主意。”老秦拿筷子一敲桌子,瞪着眼说道。

“爸,你说什么呢?真是的,不吃了。”秦晓月绯红了一张俏脸,佯装生气遮羞,急忙背着书包跑了出去。

“死丫头,女生外向。”老秦喝下了最后一碗豆浆,打着饱嗝,站起身来。

萧逸细致地吃过了这顿早饭,收拾了碗筷,搬了张椅子在老秦对面坐了下来。

诊所里一个病人也没有,俩人就这么大眼瞪小眼地坐着。萧逸默默地调动气息,修炼起了玄医真经,以萧逸的心性,即便是在闹市,也依然不影响修炼。

等到老秦把一份报纸来来回回看了几遍之后,已经是十点过了。老秦焦灼地站了起来,向诊所外张望了一眼,之后,站到了萧逸面前,掐着腰说道:“我说,你在这儿念佛呢?小小年纪,跟七老八十了似的,一上午,连窝都不挪。”

萧逸缓缓收了功,睁开了眼睛,说道:“你把诊所弄得连只苍蝇都不愿意进来,我有什么办法?”

老秦老脸一红,却兀自抢白道:“没人进来,你不会去外面找人进来?”

一说完这句话,老秦这么不要脸的人,自己都觉得害臊。

可是,萧逸听完,却是眼睛一亮,站起身来说道:“听你说了这么多句废话,还就这一句有点道理。”

“呃?”老秦差点没一口口水呛死,目瞪口呆地看着萧逸出了门,“难不成,真能没病找病?”

急忙挪动着肥胖的小腿,跑到了诊所门口,却看见萧逸过了马路,向对面街心公园走去。

老秦抠了抠鼻子,不知道萧逸葫芦里卖的什么药。

却说萧逸一路悠哉游哉地走到了街心公园,公园的石凳上几个老头在下棋,几个老太太在晒着太阳唠家常。

萧逸站在老头儿们的身边看他们下象棋,一会儿的功夫,却是看得饶有意味。没想到这小小方寸棋盘间,竟然自有硝烟,让萧逸心里惊奇不已。

几盘棋过后,萧逸竟手痒难耐,和一老头厮杀了起来。

那老头又如何能是悟性极佳的萧逸的对手,一盘下来,被萧逸杀得丢盔卸甲。

“了不得,了不得,这小伙子,棋下的太好了!”几个老头纷纷称道不已。

街对面济世堂的老秦,看清楚了萧逸的去向之后,差点没气死,跺了一下脚,转回了诊所。

“老人家们,我下棋只是初学,和你们比起来,还差得远呢。”萧逸一盘得胜,便站起身来,让了位置。

“小伙子,谦虚了,棋下的不错,以前没见过你,在哪里工作啊?”老头儿们闲搭话,问了起来。

“对面济世堂的。”萧逸笑着说道。

“哦?老秦那铁公鸡,舍得花钱雇人了?”

“不过,他自己都天天干坐着,又雇了一个人,一家人喝风去?”

“唉,就是阿,中医不如以前了,现在有个病有个灾的,谁不是率先去看西医?”

老头儿们打开了话匣子。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都市仙医(书号:1198)》

第6章 当场扔了轮椅


“老人家,话不能这么说,凡是西医能解决的毛病,中医都能解决,西医不能解决的,中医也照样能解决!”萧逸声音不大,却是掷地有声。

“小伙子,这话说的可有点绝对啊,喏,那边的陈三爷,腿突然就不好使了,西医说是什么肌肉横纹肌萎缩,解决不了,你中医能解决吗?”一个老头指着一个坐着轮椅的老头,冲着萧逸揶揄地说道。

“我看看!”萧逸走到了坐轮椅的陈三爷身边,伸手扶上了陈三爷的腿。

“嗨,治了好几家大医院了,京城的都去过了,都不行,这张轮椅啊,我早就准备好带到棺材里了。”陈三爷倒是笑着说道。

萧逸双手已经在陈三爷毫无知觉的腿上摸索了一遍,笑着说道:“陈三爷,只怕阎王不准你带轮椅去啊!”

“怎么着?什么意思?”大伙不由得一齐看向了萧逸。

“这腿病,我能治!”萧逸淡笑着说道。

“什么?老陈的病,他能治?”

“我看是嘴上没毛,办事不牢,说大话吧!”

“就是,老陈的腿要是能治好,铁树都能开花了。”

老头儿们根本不信,也顾不得下棋了,小声嘀咕着。

“陈三爷,我带来了针,要不给您试试?”萧逸拿出了一盒针灸针。

“试试就试试,反正这腿也没什么知觉了,还怕你几根钢针?”陈三爷倒也豪迈,伸手撸起了裤管。

露在大家面前的是两条干枯的腿,干干细细的,肌肉已经萎缩,就像两截柴火一般。

萧逸却混不以为然,手指轻动间,钢针已经刺入了陈三爷小腿的各处穴位上,手指轻捻,钢针再度震荡起来。

“呦?这针怎么还会自己颤?”

“不但针颤,你们看针底下的皮肉也跟着颤呢。”

“呀呀,怎么变红了?”

“出红线了,出红线了!”

老头们惊奇不已,连声惊叫。

陈三爷自己更是惊诧,不知道发生在自己身上的这种现象到底是好还是坏。

“呦!”陈三爷突然一声惊叫。

“咋了老陈?感觉不对劲?”

“小伙子你行不行?不行赶快把针拔了吧?”大家都是老街坊了,听见老陈惊叫,都担心地说道。

哪知,老陈却一摆手说道:“别动!麻,痒痒,还有点胀!”

“啊?老陈,你不是说你的腿没有知觉了吗?怎么还能感觉到?”

“我也不知道,突然间就这样了,哎呦,有点受不了。”陈三爷双腿都禁不住震颤起来。

“陈三爷,您得忍耐着,这是气脉通了的现象,现在要是忍不过去,前功尽弃啊。”萧逸按住了陈三爷的腿,笑着说道。

“好,我忍,说啥也得忍。”陈三爷咬紧了牙关。

萧逸这一次留针时间很长,足足留了有二十分钟,才出手拔了钢针。

钢针一离体,陈三爷长出了一口气,甩了甩腿,下意识地就从轮椅上站了起来说道:“哎呀我的妈呀,可难受死我了。”

可是,话一说完,却发现大伙像见鬼了一样地看着自己,陈三爷低头一看,这才意识到,自己竟走下了轮椅。这一惊,非同小可,吓得立时就要跌倒在地。

“陈三爷,站住了,您已经好了。”萧逸大声喝道。

陈三爷颤颤巍巍地晃了好几下,终究是没有跌倒,试探着迈出了自己的一条腿,那种脚踏实地的感觉,已经久违了。

“好了,居然好了?”陈三爷突然哽咽了。

“神医啊!”

“真是华佗再世啊!”

“是啊,要不是亲眼看见,谁敢相信?”

“小伙子,你真是神了!”

大家崇敬地看着萧逸,毫不吝惜自己的赞美之词,炙热的眼神,几乎要把萧逸融化了一般。

萧逸淡笑着摆了摆手,说道:“街坊们,还得相信咱们中医不是?”

“是,是,中医要不怎么说是咱们老祖宗留下来的好东西呢?就是神!”人群中响起了这同一个声音。

萧逸满意地冲人群摆了摆手:“好了,以后要是有什么毛病,就去济世堂,我走了,得回去给铁公鸡老板做饭了。”

萧逸回到了济世堂,老秦冷着脸一声怒哼:“还以为你真能找到病人来,没想到你跑去下象棋?造孽啊,看来我连昨晚的草药钱都要收不回来。”

萧逸也不理他嘟囔,独自来到了厨房。

厨台上,有晓月早已经备好的食材,萧逸挽起袖子,做了一个药膳汽锅鸡,烧了个青菜,煮了两碗米饭。

一会儿的功夫,厨房里香气四溢。

老秦抽动着鼻子就跑了进来:“你在做什么呢?怎么这么香?”

“别光顾着抽鼻子,帮忙摆碗筷。”萧逸一边吩咐老秦,一边盛出了饭菜。

老秦鼻子不停地耸动着,终是趁萧逸转身的当儿,伸手就抓过了一块鸡肉,扔到了嘴里。

“唔,唔,好吃,太好吃了!”顾不得嘴里烫得难受,老秦差点连舌头都吞了下去。

萧逸看着老秦的狼狈相,心中暗笑。

开玩笑,以萧逸炼丹大宗师的修为,做个菜,还不是太容易了,汤锅中什么时间该下什么料,萧逸把握的无比精准,一个药膳汽锅鸡被他做得不但味道奇美,更是把中药和食材的功效完全发挥了出来,这一锅汤,补气养血,其中所蕴含的药效,足以令一个大病初愈的患者,立马恢复正常。

老秦并不知道这其中的妙处,只是那美味已经足以令他像饿鬼投胎一般,风卷残云般狂吃了起来:“唔,好,小子,没想到你做菜这么好吃,看来这每个月的八百块钱也不算白花。”

萧逸自己也盛了一碗饭,细致地吃了起来。

可是,俩人的午饭还没吃完,前厅诊所就呼啦啦涌入了一大堆神情激动的人。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都市仙医(书号:1198)》

第7章 济世堂里济世人


老秦吓了一跳,不情愿地放下了饭碗,跑了过去,叫道:“咋地了,街坊们?”

可是,那些老街坊门根本没有理他,径直向萧逸跑了过来:“小医生,帮我看看腿吧,我这腿……”

“小医生,我腰不好……”

“医生,我肾不好!”

大家吵吵嚷嚷,神色间的企盼却是如出一辙。

萧逸放下了碗筷,笑着说道:“好,街坊们,你们自去排队,等我吃过了饭,一一为你们治疗。”

老秦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迈动着小短腿,急忙跑了过来,叫道:“咋回事儿?我才是济世堂的医生啊!”

“老秦,虽然你医术不咋地,不过,你可算是找了个好伙计啊,几针下去,楞把陈三爷从轮椅上给治得走了下来。”一个上午一起下棋的老头,神色激动地对老秦说道。

“啥?陈三爷能走了?他给治的?”老秦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可不是嘛,要不是亲眼瞧见,打死我我也不相信!”好几个老人随声附和。

正说着呢,诊所里又走进了好几个人,为首一人正是陈三爷。

一进来,就在家人的搀扶下,颤巍巍地走向了萧逸:“小医生,谢谢你,刚才都没来及和你说声谢谢。”

“医生,没想到您竟几针就治好了我父亲的腿,我父亲自己走回家的时候,我们差点没惊死。您真是当世的神医。”陈三爷的儿子说着递上了现赶制的锦旗,和一个厚厚的信封:“这点心意,不成敬意,还请医生笑纳。”

老秦一看信封,眼睛就是一亮,忙闪电般伸手收了去,乐的眉开眼笑的:“好,不客气,我这就笑纳了。”

陈三爷的家人此时心里满是对萧逸的感激,爱屋及乌,连老秦贪财如命的嘴脸也自动忽略了。

萧逸站起身来,笑着说道:“举手之劳,不用客气,只是希望大家以后能够重拾对中医的信心。”

“那是自然的,眼睁睁地看着老陈从轮椅上走下来,谁敢不信?”大家伙心悦诚服地答道。

萧逸笑了笑,坐到了老秦平常诊病的位置,说道:“来吧,街坊们有什么毛病,就一一说来。”

街坊们高兴地自觉排起了队,毕恭毕敬地站到了萧逸的身前。

“医生,我这胃……”

“你这是脾胃寒湿,年轻的时候落水着过凉,不必下针,这服中药,文武火煎煮,三碗成一碗,每日一服,三日自愈!”萧逸手指一搭脉,便轻易地说出了病人的病人,令所有在场的人瞠目结舌。

一下午,萧逸就坐诊诊所,看了不下三十个病人。

每一个人都被萧逸精准无比地说出病因、病状。或针或拿或下药,萧逸令每一个病人都满意地离去了。

大家奔走相告,口口相传,都说济世堂里来了个小神医。

老秦看着大把大把入账的钞票,简直如坠梦中,尤其是偷偷查看了一下,陈三爷的信封里竟一下包了一万块钱,老秦美的鼻涕泡都快出来了。

济世堂这副门庭若市的场景,只有在老秦幼时的记忆中,才曾经出现过,这么多年来,一直残留在老秦的梦中,今日场景再现,老秦竟激动地想哭,迈着肥胖的小短腿,老秦主动充当起了萧逸的助手,抓药煮药,端茶倒水。

晓月放学回来的时候,更是惊得目瞪口呆,却也激动的热泪盈眶。

萧逸心无旁骛,治病救人。收获了很多的功德之力,识海内一阵阵震颤,似乎是有开窍的趋势。只要识海开窍,便可以开炉炼制一些低阶的丹药了,那样练体的速度定然大增。萧逸无限期待,看起病来,也越发地卖力。

一直到晚上五点,还有病人在等候,萧逸却断然起身,终止了一天的工作,凡事都有时有节,是萧逸作为一个修士的固有习惯。

病人们虽然遗憾,但是却也体谅,相约着明天再来,依次离去了。

老秦啪啪点数着这一天的进账,嘴角都咧到耳丫子了:“萧逸,今晚咱爷俩喝点。晓月,把我的五粮液拿出来。”

“哇,老爸,你今儿真要放血了。”晓月高兴的去拿酒。

可是,还没等挪步,诊所的门就被咣地一脚踢开了。

三个流里流气的小青年,迈着方步,走了进来。

“怎么着老秦?今晚要整两盅?看来是不少赚钱啊?”为首一个光头叼着根牙签,晃到了老秦面前,一只脚踏在了椅子上,撇着嘴说道。

“呦,是海哥,哪阵风把您吹来了?海哥真是会开玩笑,我这个小诊所您还不知道,哪能挣什么钱?我们爷们就差没去喝风了。”老秦急忙跑到了光头面前,点头哈腰地说道。

“操,老家伙,你当我们都是瞎子啊?一下午,你这里进了多少病人?敢跟我打马虎眼?”光头海横眉立目地骂道,“龙哥说了,从这个月开始,你家的保护费得涨。”

“别啊,海哥,这都是小本生意……”老秦哭着脸说道。

“操,别他妈给我哭穷啊,没钱啊?龙哥不是说过吗?叫你女儿陪陪龙哥,桃山街的保护费自然不要你的。”光头海说着,走到了晓月面前,伸手就要摸上晓月的脸。

可是,还没等到晓月的近前,光头海的胳膊就被一只手嘭得抓住了。

光头海意外地一扭头,却是看见了瘦削的萧逸,嘴巴一撇,呸地吐掉了嘴里的牙签,不屑地冷笑了一声说道:“给你两个数,给我撒开,一、二……”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都市仙医(书号:1198)》

第8章 你想要我的手么


“我要是不呢?”萧逸抓着他的胳膊淡淡说道。

“萧逸!”老秦急忙向萧逸连使眼色。

晓月也紧张地拽住了萧逸的衣角。

萧逸却浑然不觉,依旧嘴角轻扯,看着光头海。

光头海怒道:“你他妈给脸不要脸是不?麻痹的,你这只手别想要了。”

说着,使劲往后一扽,想要抽出胳膊。

可是,那条胳膊就像是被老虎钳子捏住了一样,纹丝不动。

“呦呵?”光头海心里一惊,一种不祥的预感,浮上了他的心头。

“你想要我的手?你很缺手吗?”萧逸一声冷哼,抓着光头海的手腕,猛地一扭。

“啪”地一声脆响,光头海的手腕应声而断,那只手,手心向上,翻转了过来。

“啊……”光头海一声凄厉的不像人声的惨号。

“这样就受不了了?”萧逸冷声喝道,手下却是不停,抓着光头海的手,再度迅捷地转了一圈。

在众人惊诧欲绝的目光中,光头海的右手转了一百八十度。筋骨尽断,只剩下一层皮肉相连。骨头的断茬破皮而出,鲜血不要命地流了一地。那只手软软地耷拉了下来。

光头海疼得浑身颤抖,冷汗瞬间把浑身都湿透了,蜷缩着蹲在了地上,直翻白眼,再也没有了刚才的嚣张。

“我操,海哥!”与他同来的两个混混都傻了,谁能想到一个照面下来,纵横桃山街十几年的光头海就被人卸下来了一只手啊?

不过,瞬间的错愕过后,两个混混也是凶性大发,齐齐地从后腰掏出了一尺多长的钢管,合身向萧逸扑了上来。

“啊!”晓月吓得一声尖叫,捂住了眼睛。

萧逸却是嘴角一撇,不退反进,冲着左手边的长发混混,一脚就迎面踢了过去。

这一脚,带着凌厉的劲风,速度奇快,根本不是长发混混能够躲得了的,一脚被踢中了下巴。

“咔嚓”一声,长发混混的脸高高地扬了起来,几颗发黄的后槽牙混着一口血水,狠狠喷了出去。与此同时,被带的倒退了好几步,一跤跌倒在地,再也爬不起来。

最后一个混混被眼前的一幕和那浓重的血腥味彻底吓傻了,拎着钢管的手止不住地打颤,双腿狂抖,连跑路的力气也没有了。瞪着一双三角眼,惊恐地看着萧逸,仿佛看见了杀神降临一般。

萧逸缓缓地向他走了过来,一伸手就掐住了混混的脖子,生生把他拎了起来,冷冷说道:“带着你们的人,赶紧滚!以后,这里不交保护费!”

混混的双眼像死鱼般缓缓突出,惊骇欲绝,却把头摇的像拨浪鼓一样,喉咙里呼噜呼噜的,垂死叫道:“不敢了……”

分分钟之后,最后一个混混一左一右搀扶着同伴,落荒而逃,生恨爹娘少生了两条腿。

“萧,萧大哥……”晓月被刚才那血腥的一幕,吓得腿脚发软,一伸手,抓住了萧逸的胳膊,简直摇摇欲坠。

“没事儿了,晓月,别怕。”萧逸扶着晓月坐了下来,轻轻地拍了拍她的肩膀,柔声安慰道。

“唉!”一旁的老秦却是一声长叹,一张脸苦的跟苦瓜一般,看了萧逸一眼,无奈地摇了摇头,说道:“惹了那些人,以后是不得安生了。”

“哼,泼皮混混而已,难道要一直受他们的鸟气?”萧逸冷笑了一声,依着萧逸在修真界的性子,没把他们挫骨扬灰,已经是便宜他们了。技不如人,还敢出来惹是生非?

“他们都是龙虎帮的,那些人,都是些脑袋别在裤腰上的,亡命徒,整个桃山街,没人敢惹他们,惹到了,不死也是一层皮。”老秦一筹莫展。

“你只管放心,有我在,没人会把你怎么样!”萧逸挥了挥手,示意老秦不要再说,专心吃饭。

饭后,萧逸自去抓药、熬药、修炼。

既然已经惹下了龙虎帮,那就更要加快练体的速度。

盘膝坐在床上,萧逸喝下了中药,马上修炼起来。

这一次,体内排出的杂质,没有上一次那么多了,体内经脉也越发得通畅,当然,练体的苦楚,也更加强烈。

朦胧中,萧逸却好似听到了一阵压抑的啜泣声,令萧逸停止了修炼。

疑惑地凝神细听,那哭声却似乎来自晓月的房间。

萧逸急忙穿上鞋,出了房间,来到了晓月的房门前。

“晓月?”萧逸轻轻地敲了敲门。

里面马上响起了脚步声,晓月满脸是泪痕,打开了房门。

一见萧逸,小嘴一撇,就扑到了萧逸的怀里,抽噎道:“萧大哥,我害怕地睡不着!龙虎帮的那些人,简直就是些魔鬼。”

萧逸轻拂着晓月的后背,搂着她坐回到了晓月的床上,柔声说道:“傻丫头,怎么还害怕呢?有萧大哥在,不怕。”

秦晓月一听萧逸这么说,抽噎地却更厉害了,双手一伸,搂住了萧逸的脖颈,把一具瑟瑟发抖的身体紧紧地贴在了萧逸的身上。

一股清新的体香扑入鼻端,少女柔软的胸脯紧紧地贴在自己的胸口,手下是那柔嫩的腰肢,萧逸深吸了一口气,如坠梦中,这具新得到的童子之身,更是一阵阵的躁动。

秦晓月伏在萧逸身上,那温热的身体,让晓月感觉到了一种前所未有的心安,虽然自己一个女孩子家如此举动,很是羞人,可是,这种令自己心安的感觉,却是令晓月舍不得放开萧逸。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都市仙医(书号:1198)》

第8章 你想要我的手么


“我要是不呢?”萧逸抓着他的胳膊淡淡说道。

“萧逸!”老秦急忙向萧逸连使眼色。

晓月也紧张地拽住了萧逸的衣角。

萧逸却浑然不觉,依旧嘴角轻扯,看着光头海。

光头海怒道:“你他妈给脸不要脸是不?麻痹的,你这只手别想要了。”

说着,使劲往后一扽,想要抽出胳膊。

可是,那条胳膊就像是被老虎钳子捏住了一样,纹丝不动。

“呦呵?”光头海心里一惊,一种不祥的预感,浮上了他的心头。

“你想要我的手?你很缺手吗?”萧逸一声冷哼,抓着光头海的手腕,猛地一扭。

“啪”地一声脆响,光头海的手腕应声而断,那只手,手心向上,翻转了过来。

“啊……”光头海一声凄厉的不像人声的惨号。

“这样就受不了了?”萧逸冷声喝道,手下却是不停,抓着光头海的手,再度迅捷地转了一圈。

在众人惊诧欲绝的目光中,光头海的右手转了一百八十度。筋骨尽断,只剩下一层皮肉相连。骨头的断茬破皮而出,鲜血不要命地流了一地。那只手软软地耷拉了下来。

光头海疼得浑身颤抖,冷汗瞬间把浑身都湿透了,蜷缩着蹲在了地上,直翻白眼,再也没有了刚才的嚣张。

“我操,海哥!”与他同来的两个混混都傻了,谁能想到一个照面下来,纵横桃山街十几年的光头海就被人卸下来了一只手啊?

不过,瞬间的错愕过后,两个混混也是凶性大发,齐齐地从后腰掏出了一尺多长的钢管,合身向萧逸扑了上来。

“啊!”晓月吓得一声尖叫,捂住了眼睛。

萧逸却是嘴角一撇,不退反进,冲着左手边的长发混混,一脚就迎面踢了过去。

这一脚,带着凌厉的劲风,速度奇快,根本不是长发混混能够躲得了的,一脚被踢中了下巴。

“咔嚓”一声,长发混混的脸高高地扬了起来,几颗发黄的后槽牙混着一口血水,狠狠喷了出去。与此同时,被带的倒退了好几步,一跤跌倒在地,再也爬不起来。

最后一个混混被眼前的一幕和那浓重的血腥味彻底吓傻了,拎着钢管的手止不住地打颤,双腿狂抖,连跑路的力气也没有了。瞪着一双三角眼,惊恐地看着萧逸,仿佛看见了杀神降临一般。

萧逸缓缓地向他走了过来,一伸手就掐住了混混的脖子,生生把他拎了起来,冷冷说道:“带着你们的人,赶紧滚!以后,这里不交保护费!”

混混的双眼像死鱼般缓缓突出,惊骇欲绝,却把头摇的像拨浪鼓一样,喉咙里呼噜呼噜的,垂死叫道:“不敢了……”

分分钟之后,最后一个混混一左一右搀扶着同伴,落荒而逃,生恨爹娘少生了两条腿。

“萧,萧大哥……”晓月被刚才那血腥的一幕,吓得腿脚发软,一伸手,抓住了萧逸的胳膊,简直摇摇欲坠。

“没事儿了,晓月,别怕。”萧逸扶着晓月坐了下来,轻轻地拍了拍她的肩膀,柔声安慰道。

“唉!”一旁的老秦却是一声长叹,一张脸苦的跟苦瓜一般,看了萧逸一眼,无奈地摇了摇头,说道:“惹了那些人,以后是不得安生了。”

“哼,泼皮混混而已,难道要一直受他们的鸟气?”萧逸冷笑了一声,依着萧逸在修真界的性子,没把他们挫骨扬灰,已经是便宜他们了。技不如人,还敢出来惹是生非?

“他们都是龙虎帮的,那些人,都是些脑袋别在裤腰上的,亡命徒,整个桃山街,没人敢惹他们,惹到了,不死也是一层皮。”老秦一筹莫展。

“你只管放心,有我在,没人会把你怎么样!”萧逸挥了挥手,示意老秦不要再说,专心吃饭。

饭后,萧逸自去抓药、熬药、修炼。

既然已经惹下了龙虎帮,那就更要加快练体的速度。

盘膝坐在床上,萧逸喝下了中药,马上修炼起来。

这一次,体内排出的杂质,没有上一次那么多了,体内经脉也越发得通畅,当然,练体的苦楚,也更加强烈。

朦胧中,萧逸却好似听到了一阵压抑的啜泣声,令萧逸停止了修炼。

疑惑地凝神细听,那哭声却似乎来自晓月的房间。

萧逸急忙穿上鞋,出了房间,来到了晓月的房门前。

“晓月?”萧逸轻轻地敲了敲门。

里面马上响起了脚步声,晓月满脸是泪痕,打开了房门。

一见萧逸,小嘴一撇,就扑到了萧逸的怀里,抽噎道:“萧大哥,我害怕地睡不着!龙虎帮的那些人,简直就是些魔鬼。”

萧逸轻拂着晓月的后背,搂着她坐回到了晓月的床上,柔声说道:“傻丫头,怎么还害怕呢?有萧大哥在,不怕。”

秦晓月一听萧逸这么说,抽噎地却更厉害了,双手一伸,搂住了萧逸的脖颈,把一具瑟瑟发抖的身体紧紧地贴在了萧逸的身上。

一股清新的体香扑入鼻端,少女柔软的胸脯紧紧地贴在自己的胸口,手下是那柔嫩的腰肢,萧逸深吸了一口气,如坠梦中,这具新得到的童子之身,更是一阵阵的躁动。

秦晓月伏在萧逸身上,那温热的身体,让晓月感觉到了一种前所未有的心安,虽然自己一个女孩子家如此举动,很是羞人,可是,这种令自己心安的感觉,却是令晓月舍不得放开萧逸。
继续阅读《都市仙医(书号:1198)》


版权声明:未经书面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对既成事实本站将保留所有的权利。

无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