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牧宇,苏深秋(我在来生等你)最新章节全文免费阅读

小说:我在来生等你
分类:现代言情
作者:沈牧宇
简介:夜很静
房间里只有一盏灯还亮着
我被沈牧宇逼退在墙角,看着他依然很温柔的眉眼,泣不成声,“求求你,不要用我的眼睛
”“深秋乖,知夏因为你瞎了,你....
角色:沈牧宇,苏深秋
沈牧宇,苏深秋(我在来生等你)最新章节全文免费阅读

《我在来生等你》免费试读免费阅读


第1章:她已经瞎了


夜很静。

房间里只有一盏灯还亮着。

我被沈牧宇逼退在墙角,看着他依然很温柔的眉眼,泣不成声,“求求你,不要用我的眼睛。”

“深秋乖,知夏因为你瞎了,你还她一双眼睛,你依然还是沈太太。”

“不要牧宇……,求求你不要,那件事不是我做的……”

我紧紧的攥着沈牧宇的衣角,希望他能改变主意。

沈牧宇脸色一变,“苏深秋,我的忍耐力是有限的。”

我哽咽的泣不成声,他一把揽我进了怀里,拍着我的后背,用着哄骗小孩子的口吻,“深秋,我只要你一双眼睛。”

第二天一大早沈牧宇就联系了眼科医生,被带上手术台的那一刻,我依然还奢望着沈牧宇会改变主意。

他说,“深秋,以后你瞎了我养你,你欠我的,就此还清。”

我突然觉得很悲怆,沈牧宇是我的丈夫,却用我的眼睛去救一个才相识三个月不到的女人。

麻药退效后我的世界是雾茫茫的,我伸手摸向自己缠着绷带的眼睛,很疼,我分不清是血还是泪。

沈牧宇一直没有出现,听说是知夏有药物反应他一直在身边陪伴着。

我摸索的从病床上起来。

换药的护士告诉我说知夏在左转的第二间病房,我扶着墙壁出了病房。

漆黑而闹哄哄的走廊让我害怕,这仅仅一个转角的距离让我走了很远。

“牧宇,你什么时候跟你妻子离婚娶我。”还没有走近,就听见走廊那里传来熟悉的名字,我停住了脚步,身子紧紧的贴着墙壁。

“她现在已经瞎了。”

沈牧宇回答的漫不经心,却刺痛了我的心脏。

是啊,我已经瞎了。

“那么我呢?”

听见知夏质问的声音,我的一颗心也提到了嗓子眼。

“我会负责的。”

沈牧宇的声音越来越远,我听见关门声,身子也顺着墙壁滑落坐在地上。

负责……

那么谁对我负责呢?

我回到了病房,听见了好友媛媛的声音。

她责骂我了一翻,最后问我,“十年了,苏深秋,你还爱沈牧宇吗?”

“爱。”我脱口而出。

“现在你瞎了,爱上沈牧宇,苏深秋,你当真就是瞎了。”

我没有反驳,媛媛说着说着就哭了起来,我知道她在心疼我,可是沈牧宇这三个字在我心里扎了根,拔了疼,不拔更疼。

一个月后我出院了,是沈牧宇来接的我。

我闻着他身上熟悉的气味,睁着眼睛努力的摸索着他所在的方向,哪怕只能看见他模糊的影子。

“沈牧宇,谢谢你来接我。”

“恨我吗?”

我摇头,“不恨。”

沈牧宇带我回了公寓,他说,“苏深秋,为了你以后生活方便,我会请个保姆来照顾你的生活起居。”

“那你呢?”

“知夏需要我。”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我在来生等你》

第2章:你活的真像一条狗


“那么我呢?”我的声音都开始颤抖,最近几年我一直活得小心翼翼,生怕沈牧宇反感。

沈牧宇依然很温柔,可是这温柔我知道,只是他在折磨我爱他的方式罢了。

我记得他在新婚夜没有任何前戏贯穿我身体时那抹嫌弃,他说,苏深秋,你真的让我好恶心。

可是在深夜,他又会拥着我,告诉我说,苏深秋,我不会和你离婚,哪怕死。

我不知道我跟沈牧宇现在算什么?

“我会来看你的。”沈牧宇沉默了会,我听见他靠近我的声音,“深秋,知夏怀孕了。”

我恍然大悟。

沈牧宇喜欢孩子,只要不是我生的,他都喜欢。

他不和离婚,但是却是活生生的让我守寡。

沈牧宇走的时候我的世界瞬间崩塌,我开始绝食。

我以为这样会换来沈牧宇的同情。

但他依旧没来,只是不耐烦的告诉保姆,“下次苏深秋不吃饭就给她打葡萄糖,不睡觉就喂安眠药。”

媛媛来看过我一次,她说,“苏深秋,你活的真像一条狗。”

我笑了笑没有说话。

她抓着我的身子说,“苏深秋你醒醒吧,你跟沈牧宇不是以前的苏深秋跟沈牧宇了。”

“他在郊外给知夏买了栋别墅,他现在期盼的就是孩子出生。”

我看着前方,我觉得我应该笑的很难看,“我是沈牧宇的妻子,我们还没有离婚。”

“你这是在自欺欺人罢了,你看你,现在像什么,你们除了一张纸的婚约他还给过你什么?是,你们曾经是相爱过,苏深秋,你们的爱早在你妈为了利益将他爸送进局子的时候就终止了。”

“醒醒吧,好吗?沈牧宇不爱你了,你别在折磨自己了。”

我被她拽到落地窗边,外面的眼光应该很刺眼,刺得眼睛很疼。

“看见了吗?苏深秋,外面的荧幕播放的是沈牧宇为了博得佳人一笑投掷千金的故事。”

“哦对,你看不见了,你就是一个瞎子,连个解释都没有的瞎子。”

“沈牧宇用你的眼睛去救一个陌生的女人,在让她怀孕,而你这个名义上的妻子早就被他丢在一边,自生自灭。”

媛媛的话说的一句比一句难听,最后我没有作了,她想,我应该是听进去了吧。

媛媛看着我吃了一碗饭她才肯离开。

没过多久,我听见了门开的声音,熟悉的烟草香味扑鼻而来。

是沈牧宇。

我欣喜的从床上下来,就撞进了一个温暖的怀抱。

“你终于来了。”我勾住沈牧宇的脖子,用鼻子在他下颌蹭了蹭,就像讨好的猫咪。

沈牧宇并没有把我推开,我很开心。

下一秒,我的手里多了一支笔。

“苏深秋,把这个签了吧。”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我在来生等你》

第3章:欠你的我都还清了


“这是什么?”我有些明知故问,我始终不愿意承认这一天真的会到来。

“离婚协议书。”

“你不是说不会和我离婚吗?”我一把将沈牧宇推开,再将手上的笔一扔,“我不签。”

沈牧宇很有耐心的将笔重新放在我的手里,就像当年我不会做题,他会摸着我的头说,“深秋乖,我来教你。”

现在他依然摸着我的头,却是跟我说,“深秋,签了它,我依然还会照顾你。”

我笑,笑的有些大声,我说,“沈牧宇,你要怎么照顾我?不闻不问吗?知夏瞎了,你要我一双眼睛,知夏怀孕了,你要我一个人在没有光的世界苟延残喘着,我好不容易等到你了,你要和我离婚。”

“沈牧宇,你到底要我怎么做?我欠你的不是都还了吗?”

“还的清吗苏深秋?”沈牧宇冷冷的说。

我没有说话,是啊,还的清吗?

我颤抖的握住钢笔,突然发现自己的名字很难写。

他却握着我的手,在那张纸上一笔一划写上了我的名字。

“沈牧宇,我第一次觉得我的名字笔画有点多。”黑暗的光线里,我看见沈牧宇的身影,我想他此刻一定很开心。

听见门开的声音,我说,“不管你信不信,知夏的眼睛不是我弄的。”

砰--

门关了。

两天后我从沈牧宇朋友那里得知,原来是知夏用孩子威胁沈牧宇,如果不和我离婚,就将孩子流掉。

一切都是因为那个孩子。

我想,如果没有那个孩子,我跟沈牧宇的结果会不会不一样?

没有沈牧宇的日子,我学会了在黑夜里行走。

媛媛来看过我几次,她告诉我,沈牧宇没有跟知夏结婚,这点她很纳闷。

沈牧宇一心想跟苏深秋离婚不就是因为知夏和她肚子里的孩子吗?

两个月的时间我没有问过沈牧宇的一件事情,媛媛以为我走出来了。

我笑了笑,像个正常人一样给她倒了一杯水送在她的眼前。

媛媛很是欣慰,“深秋,看来这两个月你恢复的不错啊,等出了这半年你的眼睛能再次动刀了我给你找副眼角膜去,到时候美美的找个比沈牧宇好十倍的男人嫁了。”

我想说,这个世界上没有比沈牧宇对我好的男人了。

但不能让媛媛担心,我点头,“好啊。”

媛媛并不知道,我心里在计算着一件大事,谋害知夏的大事。

这两个月我旁敲侧击的在保姆身上问了许多知夏的事情,知道她常出没的地方。

知夏我见过几次,她有稍微的狐臭,喜欢香奈儿6号香水。

今天的太阳有些毒辣,我戴好墨镜,穿好衣服,在保姆离开后出了门。

我能稍微的看见模糊的影子,上了车,我说了目的地给了司机一百。

下了车,耳边的吵杂声让我心里有些发慌。

紧接着,我听见了熟悉的名字。

“知夏,你怀孕了你还能吃冰淇淋吗?”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我在来生等你》

第4章:根本就没有怀孕


“嘿嘿,阳子,你还真信啊!”

知夏的回答让我心里一怔。

我背坐在这里,后面传来的声音让我的浑身布满了冷汗。

阳子说,“这到底怎么回事?”

“还不是沈牧宇不肯跟那个叫苏深秋的分手。”

“那万一以后穿帮了怎么办?”

“我这不是将你约出来嘛,你不是很会抓住男人吗?告诉我,怎么能让男人心甘情愿跟你上床。”

“你们没有做过?”

这下不止阳子很惊讶,就连我也是。

知夏没有怀孕,知夏没有跟沈牧宇上床。

那么为什么沈牧宇会对知夏负责?

“那晚喝醉酒了,我扶他去酒店的时候他吐了我一身,我只好将衣服脱掉洗澡,顺便帮他脱了,我当时累了就在他身边睡着了,谁知道他以为我们做了。”

知夏笑嘻嘻的说,“不过他这傻里傻气的很可爱呢。”

“住口!”

我现在终于知道是因为什么了。

我起身回头,我找不准知夏的方向,只是看着前方。

知夏没有想到我会在这里,她惊了惊,“苏深秋。”

随后讥笑,“我在这边呢瞎子,你在瞪哪里?”

我没有因为这句话觉得受辱,找准方向后冷声道,“你为什么要欺骗沈牧宇?”

“我什么时候骗过他了?苏深秋,你不要含血喷人。”

“我都听见了!”我从来没有见过如此厚颜无耻的人。

知夏笑了笑,“你眼睛瞎了,不会脑子也糊涂了,我说了什么?你们听见了吗?”

“没有。”

我听着他们一唱一和,心里无名火上升,我自知斗不过她们,一把拿出手机,“我让沈牧宇过来。”

“啊”知夏不知道何时已经抓住了我的手腕,疼的我松开了手机。

“苏深秋,你不要自以为是了,你以为沈牧宇还会顾你吗?既然你这次主动送上门来,正好我也快到产检的日子了,苏深秋,你不要怪我。”

我的心里有种不好的预感。

知夏果然又在陷害我了。

我被沈牧宇打了一巴掌后懵逼的坐在医院的长廊上。

沈牧宇声嘶力竭的吼我,“苏深秋,你到底还是不是人?”

我手胡乱抓着,直到抓到沈牧宇的衣角,“沈牧宇你听我说,知夏没有怀孕,我亲耳听见了,她都是骗你的,你找个医生验一下就知道了。”

“够了!”

“苏深秋,你每次问保姆知夏经常出没哪些地方的事情你不要以为我不知道。”

沈牧宇一把将我推倒。

长廊上的座椅将我后背膈应的生疼。

沈牧宇根本不信我。

他说,如果知夏的孩子没有保住,就让我的命的来偿还。

我笑。

这孩子本来就没有,如何保得住。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我在来生等你》

第5章:你连情人都不是


知夏的孩子没了。

我意料之中。

沈牧宇或许还是相信我的,他真的询问了医生。

可是医生的话却将我彻底打入了冰窖。

知夏就是流产,不是假孕。

沈牧宇越发觉得我可悲了,我被他拖进公寓,他一点也不懂得怜惜。

没有任何前戏的贯穿,他掐着我的脖子,“苏深秋,你不就是想要我上你吗?老子这就如你所愿!”

沈牧宇要了我很多次,事后他就让我吃药。

“苏深秋,你最好别怀上我的孩子,我会毫不留情的将他踹掉。”

我没有想过这话会当真。

这几天,沈牧宇都会来我公寓过夜。

我问,“沈牧宇,我跟你是什么关系。”

“P友,你连情人都不是。”沈牧宇说完就去洗澡了。

他变得不再温柔了。

沈牧宇不爱苏深秋了。

我不得不开始认真的面对这个事实。

媛媛骂我不要脸,又跟沈牧宇勾搭上了。

我笑的漫不经心,“我乐意。”

“你真贱。”媛媛摔门就走。

知夏出院了,沈牧宇为了安慰她带她出国旅游去了。

我留在这个只有沈牧宇味道的公寓天天数着日子。

媛媛还是心疼我的,她告诉我,她有个朋友得了病要离世了,愿意捐献出自己的眼角膜,让我做好准备。

我摸了摸自己的眼睛,点了点头,“媛媛,谢谢你。”

沈牧宇回国后就来了公寓,那时候我还在睡觉,他把我抱到浴室用冷水往我身上淋。

我是被冻醒的。

我惊醒,喊了一声,“沈牧宇。”

我听见几声冷笑,“醒了。”

我这无助的样子肯定在沈牧宇眼里特别好笑。

“你回来了。”

我撑着浴缸起身,脚一滑,又跌落下去。

他一把将我拖起按在墙上,将我的双脚抬了上来,“想我没?”

他温柔的语气让我的鼻子一酸,我猛的点头。

他突然脱下我的裤子,猛的贯穿,“我就知道。”

这次,我们从凌晨做到中午,沈牧宇或许是累了,没有让我吃药,我也没有主动吃。

躺在他的怀里,这几个月来的心第一次感觉被填的满满的。

我甚至有些期待媛媛说的眼角膜手术的事情了。

说不定,我跟沈牧宇还有可能。

一个月后我怀孕了。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我在来生等你》

第6章:你就是一个疯子


我将B超单藏在背包里,准备给沈牧宇一个惊喜。

我不知道时间过了多久,等我迷糊的从沙发上醒来的时候,沈牧宇还是没有回来。

“呀,这就是牧宇给你住的公寓啊,真小。”

门开了,等来的不是沈牧宇,而是知夏。

我从沙发上起来,忍住心里的那丝愤怒,“你来做什么?”

“当然是来看看你啊,啧啧啧,你这环境真差。”知夏的口气全是不屑跟嫌弃。

我容不得别人说我跟沈牧宇的小窝有一丝不好,我找准知夏的方向,上前甩了她一巴掌。

知夏没有想过我会动手,半会都没有吱声。

我精巧的将茶几上面的水果刀握在手里,指着门口,“滚,不然我弄死你。”

知夏好不容易缓过来,看见我一幅要赴死的模样,显然也有些害怕了。

“苏深秋,你就是一个疯子。”

我感觉知夏后退了几步。

“你再不滚,我不介意更疯。”

知夏走了。

最后我等来了沈牧宇,我还没有来得及将我怀孕的消息告诉他,他对着我的肚子踢了一脚,“苏深秋,知夏刚小产你不知道吗?你敢打她?”

肚子里好像有什么东西在流逝。

我捂着肚子蜷缩在地上,生涩的说出了那几个字,“我怀孕了。”

沈牧宇或许也没有想到,他愣了几秒,看着我流出的红,联系了医生。

我被沈牧宇抱在怀里,问,“沈牧宇,我们的孩子不会离开我的是吗?”

可是他的回答,让我很悲哀。

他说,“苏深秋,你怀孕让我觉得很恶心。”

孩子本来可以保住,沈牧宇却给我联系了流产的医生。

那一刻我没有拒绝,我甚至要求医生不要给我打麻药。

我感觉到孩子脱离母体的那种痛苦,我痛得昏厥过去,醒来的时候,只有我一个人躺在医院。

在医院住了一个星期左右,媛媛接我去了她的公寓。

那天知夏突然来找我,是沈牧宇会意的。

他给了知夏钥匙。

那个公寓不再属于我苏深秋了……

我跟媛媛窝在阳台上,她用手替我整理着头发,她说,“深秋,我朋友去世了,你什么时候接受眼角膜移植手术。”

媛媛替我联系了权威医生。

我的眼睛现在是能做手术的,只是护理的时候要小心。

我懒懒的吸了吸鼻子,“再缓缓吧。”

“你难道还喜欢上当一个瞎子的感觉了啊。”媛媛将我推开。

我笑,“我这不是当个瞎子舒服着嘛,衣来伸手饭来张口的。”

我怕我复明的太早,沈牧宇讨厌我的样子就多在我心里重了一分。

至少现在,我看不见……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我在来生等你》

第7章:苏深秋,你算个什么东西?


差不多过去了一个多月吧。

沈牧宇来找我了,说给我重新找了套公寓,问我去不去住。

我说好。

是的,我又犯贱了。

媛媛对于我的搬走没有一丝惊讶,甚至在意料之中,她将我送到沈牧宇的车上。

我不知道最后媛媛对沈牧宇说了什么,只是在车里的时候,沈牧宇颇有趣味的调侃我一句,“苏深秋,你长本事了啊,知道让人来威胁我了。”

我没有反驳。

去公寓的路上沈牧宇在一家超市门口停了下来,回来的时候手里多了一些日用品。

他把东西扔在我的身上,我用手摸了摸,感觉除了日用品之外还有一些别的东西。

最后我才知道,沈牧宇不光买了日用品,还买了事后药和套。

沈牧宇带我回到了公寓,将我的行李拿到了客房,冷冷的对我说,“以后你就住这里,没事别出现在我的面前。”

我说好。

“我就睡在隔壁房间。”沈牧宇的口气听起来有些不太高兴。

我尽量让自己笑的很高兴。

我每天就躲在房里。

有次沈牧宇和我做的时候,我问他,“沈牧宇,你还爱我吗?”

回答我的是他一次又一次的用力,最后他俯身在我耳边说,“苏深秋,你算个什么东西?”

跟沈牧宇做完他都会睡到隔壁的房间,现在他连看我一眼都不乐意了。

那次之后,我没有在沈牧宇面前真心笑过。

唯一一次,沈牧宇没有离开我的床回到隔壁房间。

那晚我们都背对着对方,没有说话。

我捂着自己的脸,摸着自己的轮廓,自己的眼睛,自己的心脏……

沈牧宇,我好像累了,怎么办?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我在来生等你》

第8章:你只是我不要的


沈牧宇去应酬了,喝得醉醺醺。

我将他拖进房间的时候都特别费劲。

替沈牧宇脱掉衣服,我会温柔的吻着他的唇。

我问,“沈牧宇,你是不是依然还爱着我?”

没一会,我笑了,我说,“我也是呢。”

我会握着沈牧宇的手放在我的肚子上,“沈牧宇你知道吗,我好想恨你,我做到了,可是看见你的时候,我又止不住的去想你,我是不是很没用?”

我趴在沈牧宇床边哭了起来。

第二天一早,沈牧宇看见我的时候,我眼睛都肿了,他靠在椅子上,一副二世祖的口吻,“苏深秋,你可以去唱戏了。”

我坐在他的身边,“秦香莲这部戏不错。”

沈牧宇将筷子往桌上一放。

端起旁边的牛奶抿了一口,起身将椅子一摔,将手里的牛奶全部倒在了我的身上。

我大叫一声。

保姆应声从厨房里出来。

沈牧宇说,“下次要是做不好早饭就辞职走人!”

保姆给我换了一套新衣服,她惊的一声指着我的后背问,“苏小姐,你后背怎么那么长一条疤啊。”

我回答的漫不经心,“以前调皮不小心划到了。”

保姆离开的时候,我想到我身后的疤。

从一开始,沈牧宇就在我身上留下了抹不掉的印记。

中午的时候,沈牧宇从公司回来,说是带我去见一个人。

对方是我以前的高中同学,追求过我,最后被沈牧宇打了一顿老实了。

当我知道沈牧宇的目的后,我笑的云淡风轻。

他说,“苏深秋,浩子让你陪他去轮船上游玩几天,我就给你好好地放个假,对了,他跟我目前有个项目还放在一边,你知道该怎么做吧?”

我尽量让自己看起来很平静,“沈总这太抬举我了,我这床上的功夫您都不满意,何况人家李总呢。”

沈牧宇拍了拍我的肩膀,“我相信你。”

我没有想过沈牧宇会因为利益将我推上浩子的床。

我突然笑了起来。

浩子还是很绅士的,我的记忆里只有他那张青涩模糊的脸。

他想着沈牧宇说的,我夜晚躺在床上,脱得一丝不挂等着浩子。

浩子进来的时候我听见他的脚步有些迟钝,紧接着,我听见了他的叹气声和关灯声。

“睡吧,明天我送你去牧宇那里。”

“合同……”我问。

“这么多年的关系了,我能不跟他签了么。”浩子的话让我不是很明白。

过了几年我才知道,原来浩子一直都跟沈牧宇有联系,他们早就是情比金坚的兄弟了。

将我推上浩子的床,只是沈牧宇单纯的不要我罢了。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我在来生等你》

第9章:你的确是个东西


浩子重新开了间房间,我松了一口气,慢条斯理的穿好衣服。

浩子知道我看不见了,我听见他言语里的心疼,我笑了笑,“没事,过不久我就能看见了,媛媛给我联系了权威医生呢。”

我明显的感觉浩子手抖了一下,他问,“恨他吗?”

我摇头,“不恨。”

“即使他把你送上我的床?”

我点头,“我欠他的。”

我毁了沈牧宇一个家,所以不管沈牧宇怎么对我,我都没关系。

浩子没在说话,他送我回到了公寓。

第二天的时候,沈牧宇回来了,看着我嘲笑的说,“看来你们整晚都没有睡觉啊,苏深秋,怎么样,浩子的功夫跟我比如何?”

我微微一笑,“浩子的。”

沈牧宇气急了。

抓着我的头发将我拖到了房间,我疼的眼泪都快出来了。

他要了我一次又一次,姿势一遍又一遍的换着,我从来不知道人的软体度能厉害到这种地步。

沈牧宇事后用烟头烫在我的身上,我听见呲的一声响,整个眉头都皱了起来。

“你们试过的姿势有多少,他爽还是我爽?”

我没有回答,沈牧宇嫌弃的将我一脚踢下床,“滚,别碰我的床。”

我起身,想起了媛媛说过的一句话,“苏深秋,你活的就像是一条狗。”

再次见到浩子是在商场里,那个时候我陪沈牧宇给知夏挑礼物。

我说,我一个瞎子能挑出什么礼物。

沈牧宇漫不经心的说,礼物不重要,重要的是你挑的。

我想除了沈牧宇,再也没有一个男人能让我痛得如此体无完肤了吧。

听着导购员的介绍,我能想象出沈牧宇一脸认真的样子。

浩子过来的时候,沈牧宇已经买完礼物了。

他说,“牧宇,好好对深秋。”

沈牧宇冷哼一声,“我怎么对她是我的自由,反倒你,怎么?做了两晚还做出感情了?”

浩子说,“我们没有做。”

我能感觉到沈牧宇望了我一眼,回去的时候,车里他问我,“看来他对瞎子没有兴趣嘛。”

我笑了笑,“沈总的东西别人怎敢碰。”

沈牧宇笑着回敬我,“没错,苏深秋,你的确是个东西。”

我点头。

一路上,沈牧宇没有在跟我说话。

回到公寓的时候,沈牧宇就走了。

我摸着墙壁走到落地窗,感受着阳光,只有这样,我才觉得我自己还是一个活人。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我在来生等你》

第10章:我想结婚了


媛媛陪我逛街的时候我们碰到了高中的同学。

她已经是两个孩子的妈妈了。

她问我,“苏深秋,你跟沈牧宇的孩子应该比我家孩子大吧。”

媛媛让她闭嘴,我看不到她们眼神的交流。

所有同学都认为我能跟沈牧宇走到最后,我们是相爱的一对,至少高中的时候是。

知夏陪沈牧宇过生日去了。

我想起高中的时候,我陪沈牧宇过生日的时候我依偎在他的怀里,那个时候的我笑的是那么的幸福。

我说,沈牧宇,我很羡慕你能过生日,我家从来不给我过。

他问,为什么?

我笑了笑,因为我出生那一天,我爸被人举报,最后他犯了心脏病死了。

那个时候的沈牧宇很心疼,他紧紧的抱住我说,以后每一年的生日都会陪我过。

沈牧宇渐渐不怎么回公寓了。

开始我还会坐在那里等,渐渐的,我也不等了。

有一次我睡着了,他将我扯了起来连续做了几次。

事后我说,“沈牧宇,我想离开了,我想结婚了。”

他掐着我的脖子,“苏深秋,你刚离婚就想结婚,你就这么饥渴?”

我不温不火的说,“是。”

沈牧宇呵了声,“也是,如果别人愿意捡破鞋就让他捡去。”

第二天我醒来的时候,我手上多了一副手铐将我和床融为一体,沈牧宇低声在我耳边说,“苏深秋,你别想跑。”

我淡然的说,“沈牧宇,上一辈的恩怨我不想赎罪了,你爸害死我爸,我妈害死你爸,扯平了。”

“那我妈呢?”沈牧宇说,“她这条命怎么算?”

我哭了,我说,“用我的命来抵可以吗?沈牧宇,你放我走。”

那次沈牧宇的妈妈本来是要拉着我一起死的,可是最后关头,将我推了出来。

沈牧宇没有说话。

没过多久,家里所有的利器都被收走了。

我开始绝食。

沈牧宇就给我打葡萄糖,慢慢的,我的肚子隆了起来。

我又怀孕了。

沈牧宇依然没有要这个孩子。

流产后,沈牧宇给我买了很多补品,强迫我喝下。

我从拒绝到接受,那次,我说,“沈牧宇,我终于不爱你了。”

沈牧宇喂我喝汤的动作停顿了下,“真好。”

是啊,真好……

终于可以不爱你了。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我在来生等你》

第10章:我想结婚了


媛媛陪我逛街的时候我们碰到了高中的同学。

她已经是两个孩子的妈妈了。

她问我,“苏深秋,你跟沈牧宇的孩子应该比我家孩子大吧。”

媛媛让她闭嘴,我看不到她们眼神的交流。

所有同学都认为我能跟沈牧宇走到最后,我们是相爱的一对,至少高中的时候是。

知夏陪沈牧宇过生日去了。

我想起高中的时候,我陪沈牧宇过生日的时候我依偎在他的怀里,那个时候的我笑的是那么的幸福。

我说,沈牧宇,我很羡慕你能过生日,我家从来不给我过。

他问,为什么?

我笑了笑,因为我出生那一天,我爸被人举报,最后他犯了心脏病死了。

那个时候的沈牧宇很心疼,他紧紧的抱住我说,以后每一年的生日都会陪我过。

沈牧宇渐渐不怎么回公寓了。

开始我还会坐在那里等,渐渐的,我也不等了。

有一次我睡着了,他将我扯了起来连续做了几次。

事后我说,“沈牧宇,我想离开了,我想结婚了。”

他掐着我的脖子,“苏深秋,你刚离婚就想结婚,你就这么饥渴?”

我不温不火的说,“是。”

沈牧宇呵了声,“也是,如果别人愿意捡破鞋就让他捡去。”

第二天我醒来的时候,我手上多了一副手铐将我和床融为一体,沈牧宇低声在我耳边说,“苏深秋,你别想跑。”

我淡然的说,“沈牧宇,上一辈的恩怨我不想赎罪了,你爸害死我爸,我妈害死你爸,扯平了。”

“那我妈呢?”沈牧宇说,“她这条命怎么算?”

我哭了,我说,“用我的命来抵可以吗?沈牧宇,你放我走。”

那次沈牧宇的妈妈本来是要拉着我一起死的,可是最后关头,将我推了出来。

沈牧宇没有说话。

没过多久,家里所有的利器都被收走了。

我开始绝食。

沈牧宇就给我打葡萄糖,慢慢的,我的肚子隆了起来。

我又怀孕了。

沈牧宇依然没有要这个孩子。

流产后,沈牧宇给我买了很多补品,强迫我喝下。

我从拒绝到接受,那次,我说,“沈牧宇,我终于不爱你了。”

沈牧宇喂我喝汤的动作停顿了下,“真好。”

是啊,真好……

终于可以不爱你了。

继续阅读《我在来生等你》


版权声明:未经书面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对既成事实本站将保留所有的权利。

无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