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他深情中陨落》免费阅读全文_陆容渊,苏卿小说完整版最新章节

小说:在他深情中陨落/神秘老公错嫁妻

主角:陆容渊,苏卿

作者:浮生三千

类型:现代言情

简介:新婚夜,苏卿遭继母陷害被调包嫁给毁容腿瘸的陆大少,逃婚后却阴差阳错跟自己的未婚夫谈起了恋爱。陆大少以网约车司机身份宠女友。直到有天苏卿发现了男友的秘密。苏卿冷笑:“身价千亿的网约车司机?”陆大少:“……”苏卿咬牙:“不是腿瘸吗?我看你挺活蹦乱跳的。”陆大少:“……”苏卿怒:“不是毁容没几年能活了?”陆大少:“夫人,这都是个误会,小心动了胎气。”苏卿发飙:“陆、容、渊。”陆大少麻溜地跪在了...

《在他深情中陨落》免费阅读全文_陆容渊,苏卿小说完整版最新章节
《在他深情中陨落/神秘老公错嫁妻》在线试读

第一章

夜幕降临。
苏家今天双喜临门,一天同嫁两女。
苏卿身穿中式嫁衣坐在镜子前,妆容精致,眉眼里都是幸福。
今天是她跟楚天逸结婚的日子。
相恋一年,终于修成正果。
“姐姐,你可真是幸运,马上就要嫁入帝京一流世家楚家,成为楚太太。”
苏雪也穿着同样的中式嫁衣,阴阳怪气地走进来。
苏雪看着苏卿那张美丽的脸,眼底划过一抹嫉妒,恨不得划破那张漂亮的脸蛋。
苏卿神情冷了几分:“我也要恭喜妹妹,马上就要成为陆容渊的第四任妻子,对了,我听说这个陆大少不久前车祸毁容,腿也瘸了,没几年能活,你嫁过去怕是要守活寡了。”
“苏卿,你!”
苏雪气得脸色一白,一想到苏卿要嫁入楚家,而她却要嫁给一个快要死的短命鬼,脸上阴毒之色更甚。
“苏卿,话别说的太满了,你这楚太太的位置能不能坐稳还不一定。”
“小雪,小卿,你们姐妹都在呢!”秦素琴端着两份莲子羹笑吟吟地走进来:“楚、陆两家的迎亲队伍快到了,你们俩快先喝点莲子羹,寓意多子多福。”
继母脸上伪善的笑让苏卿蹙眉,相处了十几年,她怎么不知道秦素琴的为人?
出嫁前吃莲子羹确实是帝京嫁女的习俗。
一想到马上就要离开这个家,再也不用看秦素琴这对母女的嘴脸,她还是迟疑着接过。
“谢谢秦姨。”苏卿只喝了一小口。
“多吃点,你这孩子,客气什么。”秦素琴看着苏卿吃下了,松了一口气,眼底划过一抹得逞的笑:“虽然你不是我亲生的,可阿姨也待你如亲生女儿,你这要出嫁了,阿姨还怪舍不得的。”
秦素琴说着眼圈就开始泛红。
苏卿心里冷笑,不愧是拿过影后奖的,演技就是一流。
八岁那年,母亲去世不到一个月,父亲就带着秦素琴还有比她小一个月的苏雪进门。
那时她才知道,父亲早背叛了母亲。
“太太,楚家的接亲队伍来了。”佣人在门口提醒。
“好,知道了。”秦素琴笑着拿过绣着龙凤呈祥图案的红盖头:“小卿,快盖上,别耽误了吉时。”
着中式嫁衣,盖红巾,十里红妆,夜里举行婚礼,这都是秦素琴安排的。
秦素琴给佣人使了个眼色,吩咐道:“梁婶,你领着大小姐上楚家的婚车。”
苏卿的视线被红巾挡住了,只能由佣人牵着走。
苏家门口停着迎亲车子,佣人梁婶径直将苏卿带上婚车。
秦素琴在阳台上看着车子启动远去,脸上的笑容更深了。
“妈,没问题吧?万一苏卿半路上发现不对怎么办?”苏雪有些担心。
“你放心,妈都安排好了,她只有乖乖替你嫁去陆家。”
苏卿刚才上的是陆家的迎接亲车子,并非楚家。
苏雪忐忑:“可天逸那,我晚上要怎么蒙混过去?”
秦素琴将一瓶药塞给苏雪,小声道:“晚上给楚天逸喝了,只要过了今晚,他们楚家想赖也不可能了,记住,别让他看见你的脸。”
“恩,记住了。”苏雪将药瓶藏好,脸上满是嫉恨之色:“妈,我要苏卿生不如死,尝尝跟我抢男人的下场。”
秦素琴冷笑一声:“苏卿能不能活过今晚还不一定,知道陆家前几位老婆怎么死的?听说都是被凌虐死的。”
……
苏卿忽感体内一阵燥热,脸颊也烫得厉害。
她想起秦素琴送来的那份莲子羹,暗道不好。
她还是中了秦素琴的计。
那莲子羹有问题。
苏卿扯掉头上的红巾,看清不是去楚家的路,顿时慌了。
“停车,快停车!”苏卿急喊道:“你是谁,要带我去哪?”
司机一头雾水:“苏小姐,我是陆家派来接亲的啊,这是去陆家的路。”
“陆家?”
苏卿恍然大悟。
她怎么都没想到,秦素琴玩了一招偷龙转凤的计策。
“快停车,我是要嫁去楚家的,弄错了。”
“怎么会弄错呢,苏小姐,你头上戴着的红巾,龙凤呈祥,就是陆老爷子亲自挑选的。”
苏卿看着手里的红巾,才彻底明白。
秦素琴,你可真够狠的!
她才不要嫁去陆家,不会让秦素琴母女得逞。
秦素琴这不仅要把她推入火坑,还要让她出丑,彻底毁了她。
“停车。”苏卿极力控制着,低吼了一声。
“苏小姐,马上就要到了……苏小姐,你这是做什么。”
司机大惊,苏卿直接开了车门跳车。
苏卿在地上滚了几圈,剧烈的疼痛让她有所清醒。
“苏小姐,你快上车,苏小姐……”
见车子停了,司机追上来,苏卿咬着牙,忍着疼一瘸一拐的往外跑。
疼痛是能让她清醒的最好办法。
苏卿很慌,她知道被抓回去的后果。
“苏小姐,你别跑啊,跟我回去,吉时快到了。”
苏卿跑得更快了,她急得快哭了。
四周漆黑,身后的人眼看着就要追上来了,而体内的冲动连疼痛感都压不住了。
苏卿绝望的不知道往哪跑,她突然看见几百米外有亮光。
心下一喜,苏卿拼命地跑过去。
马路边上,停着一辆黑色轿车,一个穿着休闲套装的男人正站在车门口接听电话。
就在男人要上车准备走时,苏卿奋力跑了过去,带着哭腔,喘息着哀求:“救我,求求你,救救我。”
男人愣了一下,幽深的眸子扫了眼苏卿。
而此时,男人电话那头的人还在焦急的说:“新娘子马上就要到了,你这新郎官怎么还没到,真是皇帝不急急死太监。”
“聒噪!”男人面无表情的挂断电话。
而此时陆家接亲的司机都追来了,苏卿一见,也陆不得男人同不同意,连忙拉开车门钻了进去,双手合十,带着微微哭腔,哀求:“帮帮我!”
她话音刚落,司机已经追了上来:“苏小姐,快跟我们回去吧,快来不及了,陆……”
司机在看见男人时,惊住了。
话没说完,男人一个冷冽的眼神射过去:“滚!”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在他深情中陨落/神秘老公错嫁妻》<<<<


第二章

苏卿感觉自己血管要爆裂了。
秦素琴太心狠了,她只吃了一小口,竟然就如此忍受不住,这要是都吃了,恐怕早就血管爆裂而亡了。
苏卿整个脑袋都是懵的,身体像是漂浮在云上,又像是行走在沙漠,她很渴,感觉自己快要渴死了。
苏卿已经忍受不了了,恨不得泡在冰窟里。
“我送你去医院。”
男人一眼就看出苏卿被算计了。
“帮我!”苏卿抓住男人的手,她等不到去医院了,她不想死的话,只能找眼前的男人帮忙。
男人冰凉的体温让苏卿想要的更多,肌肤触碰那一瞬间,最后一根弦也崩断了。
“女人,你可要想清楚了,你知不知道我是谁?”
“我想活。”
苏卿很简单的表达自己的意思,其实在那一刻,她也没有过多去思考别的。
她只有一个念头,活着。
苏卿慌急的拉住男人的手,握着不松,急得带着一丝哭腔:“我不想死,帮帮我!”
男人狭长的眸子微微一眯,嘴角扬起了一抹笑意:“乖,别急。”
苏卿勾住男人的脖子,吻了上去。
此时的她就像是搁浅的鱼,而眼前的男人就是一池清泉,让她本能地奋不顾身。
男人身子一僵,眸色加深,嗓音暗哑:“女人,招惹了我,你可要负责哦,记住,我是你的男人,陆容渊。”
苏卿意识早就不清楚了,根本无暇去思考对方的话。
夜,缠绵悱恻。
她最后体力不支,晕了过去。
醒来时,已经是第二天中午了。
她感觉全身仿佛被碾压过,昨夜的记忆涌入脑海,再看清身处的环境,鼻尖一酸,她有想哭的冲动。
命保住了,可她跟楚天逸没有可能了。
看着车内的衣服,可知两人昨夜有多疯狂。
苏卿悄悄瞄了一眼还没有醒的男人,那是一个极好看的男人,连她一个女人都忍不住惊叹的容貌。
五官深邃,棱角分明,剑眉高鼻梁。
目光下移,落在男人的上身,肌肉线条分明,薄薄的肌肉,一看就很有力量感,而她昨晚也见识了男人在力量这方面的强悍程度。
想到这,苏卿的脸迅速红了。
她都在想些什么啊!
简直是疯了。
见男人还没有醒,苏卿麻溜的整理好衣服,不等她溜走,男人突然醒了。
“吃干抹净,过河拆桥的女人,你也太无情了。”
陆容渊慵懒地伸了一个腰,似笑非笑地凝视着苏卿。
他早就醒了。
再不“醒来”,人就跑了。
“昨晚我们可已经是夫妻了,你想不认账?”
“我、我…”苏卿一时哑然,她昨晚招惹对方,而她确实想溜走,就当是被狗咬了一口,可看着男人那双控诉的眸子,竟觉得愧疚:“抱歉,昨晚事出有因…”
“那可是我的第一次。”陆容渊用哀怨的眼神看着苏卿,完全堵了她后面的借口。
苏卿:“……”
“你想要什么补偿?”苏卿说出这话后,忽然有一种不负责任的感觉,看着男人的脸色沉了下去,她又解释道:“昨晚我被算计了,我继母想把我嫁给一个腿瘸毁容快要死的人,我就是死也不会嫁过去的。”
陆容渊嘴角一抽。
死也不嫁?
看着苏卿那副紧张的表情,陆容渊嘴角勾起一抹玩味的笑:“昨晚本是我结婚的日子,被你这么一搅合,新娘子恐怕也娶不成了,你得赔我个新娘子。”
“啊?对不起,我真不知道昨晚你也结婚。”苏卿很是抱歉,可让她赔个新娘子,这不是为难人?
“我、我真的很抱歉…”
“算了,你长得这么漂亮,看这身上的嫁衣,价值不菲,你怎么会看得起我一个网约车司机。”陆容渊眸光黯然,语气很是失落。
苏卿都不知道对方是干什么的,怎么会嫌弃?
可一见对方自卑的样子,心尖突然被刺了一下,脱口而出:“我会负责的。”
陆容渊一笑,抓住苏卿的手:“那你现在跟我回去,见我父母。”
“现在不行。”苏卿尴尬的将手抽回来:“我还有事,我把电话号码留给你,回头我们再联系。”
秦素琴玩一招调包计,她现在必须得回一趟苏家。
“那我等你回来。”陆容渊也不再逗她。
苏卿留了一串假号码就走了。
陆容渊坐在车里目送着苏卿的背影,眼里划过一抹浓烈的兴趣。
车座椅上那抹鲜红很是刺眼,陆容渊睨了一眼,嘴角微微上扬。
手机铃响,陆容渊接通。
“新娘子半路跑了,你这个新郎官也一晚上没消息,老大,你昨晚干什么去了,还有什么事比娶老婆重要。”
“洞房!”陆容渊眼里涌现难得一见的温柔。
他也没想到自己的新娘子逃婚却落到了自己的手里。
陆容渊轻描淡写的两个字惊得电话那端的万扬半天没回过神。
“老大,你开什么玩笑,这新娘子都跑了,对了,苏家挺大胆的,你要娶的是苏家二小姐苏雪,苏家嫁过来的却是不受宠的苏家大小姐苏卿,苏雪嫁去楚家了。”
只要是聪明人,稍稍一想,就知道怎么回事。
苏家玩了调包计。
万扬又在电话里说:“老大,老爷子说等你回来处理。”
“让人去苏家退婚。”
顿了顿,陆容渊又补充了一句:“不必为难。”
“老大,苏家玩心眼都玩到你头上了,你老婆都被楚家那小子娶了,这口气就这么咽了?”
万扬很是意外,这不像是老大的作风啊。
这世上最深的两大仇恨,夺妻之恨,杀父之仇。
“少废话,赶紧让人去退婚。”
万扬在电话里提醒道:“老大,你只有丧偶,可没有退婚或者离异,你已经‘死’了三位妻子,这位要是退回去,被陆家那几位发现端倪,前功尽弃。”
陆容渊沉吟了几秒:“这位不用‘死’了。”
“老大,你又有新计划了?”万扬云里雾里,十分震惊。
陆容渊岔开话题:“给我准备一辆便宜点的车。”
“老大,你要做什么?”
“网约车拉客。”
……
苏卿刚到苏家门口,就见到苏德安与秦素琴在门口恭敬地送一位中年男人。
此人正是陆家派来退婚的。
陆家当初突然要娶苏家女,现在又突然来退婚,新娘子调包又逃婚,陆家竟然没有一丝为难,苏德安都被整懵了。
那人上车走后,苏德安擦了一下额头上的冷汗,冲苏卿厉声喝道:“苏卿,看你干的好事,你还有脸回来,这次要不是陆家高抬贵手,苏家就等着破产吧。”
苏卿神情寡淡地盯着苏德安,冷冷质问:“爸,昨晚调包新娘的事,你知道吗?”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在他深情中陨落/神秘老公错嫁妻》<<<<


第三章

其实从苏德安的话语里,苏卿已经知道了答案,可还是想问。
她不敢相信,自己的亲生父亲也要把她推入火坑。
苏卿的质问让苏德安脸上一时挂不住,目光闪躲,心虚的不敢对上苏卿的眼睛。
他这个大女儿,这些年让他愈发忌惮。
特别是那双眼睛,看着那双眼睛,他仿佛看见了苏卿的母亲,让他心里很不舒服,想要躲避。
“你这什么语气,我是你的亲生父亲,是犯人吗?你用这种审问的语气跟我说话。”
苏卿讥笑:“爸,你还知道你是我的亲生父亲,那你为什么要把我推入火坑?纵容秦素琴算计我,把我嫁去陆家。”
没有苏德安的默许,秦素琴也做不了那些事。
反正事已成定局,秦素琴也不装了:“陆家只说娶苏家女,又没指名娶谁,再说了,在帝京,陆氏家族跺跺脚,就能让整个帝京抖一抖,给你选了这么一门好婚事,你应该感激我们。”
“陆家这么好,怎么不让苏雪嫁过去。”苏卿神情与语气都冷了几分,她来之前去过楚家。
楚家人告诉她,楚天逸跟苏雪出去度蜜月了。
那一刻,苏卿有一种天塌的感觉。
楚天逸抛弃了她。
楚天逸发现新娘不对,为什么不来找她?
“够了。”苏德安厉声道:“小雪身体不好,她要是嫁进陆家,哪受得了那个罪,你是姐姐,替小雪嫁过去又怎么了。”
闻言,苏卿痛心的盯着苏德安,这些年,她不是不知道苏德安的偏心,可没想到,竟然偏心到如此地步。
“爸,我妈去世这么多年,你怕是早忘了还有我这个女儿,你连我怎么在苏家生存下来,怎么完成学业的都不知道,你也不知道秦素琴她是怎么对我…”
苏德安怒道:“这是你妈,你一口一个秦素琴,像什么话?”
“我妈早死了。”
苏卿目光郁痛,秦素琴母女进苏家后,她从未上过饭桌吃饭,每天饥一顿饱一顿,吃的都是剩饭剩菜。
高中之后,所有的学费都是她自己做兼职赚来的。
她是苏家大小姐,却活得连狗都不如。
苏雪享受着千金小姐的光环,一身名牌,出入高档会所,她却穿着地摊货,挤着地铁公交去工作。
整个帝京,也无人知道苏家还有个大小姐叫苏卿,所有人都只知道苏家有个女儿叫苏雪。
她以为能嫁给心爱的人,从此脱离苏家,可没想到,被秦素琴母女算计。
秦素琴笑着打圆场,实则火上浇油:“德安,你别跟小卿计较,反正我也不是她亲妈,她也不是第一天直呼其名,我受点委屈没什么的,别让你们父女关系不和。”
“看看,你秦姨到现在还为你说话。”苏德安对苏卿更是失望了:“陆家来退婚了,你也不用嫁过去,这事就这么解决了,你赶紧回去把衣服换了,别丢人现眼,公司还有事,我先走了。”
苏德安丢下这话,直接就走了,根本就没多看苏卿一眼。
苏卿脸上的神情更加冷漠,十几年了,苏德安早就不在意她这个女儿,她还说那些做什么?
苏德安一走,秦素琴露出尖酸刻薄的嘴脸:“你这死丫头,没想到你还敢逃婚,看你这一身的痕迹,那男人是谁?阿姨送给你这份大礼,怎么样?还满意吗?”
苏卿眼神冰冷如刀:“秦素琴,你真卑鄙,也不怕遭报应吗?”
秦素琴得意笑道:“我女儿已经坐稳了楚太太的位置,而你?不过是双破鞋,苏卿,你几年前就已经跟人鬼混,连孩子都生了,这件事楚天逸怕是还不知道吧,你以为做一个修复,就能瞒过楚家?”
被戳中内心最深处的秘密,苏卿脸色很难看。
“当年是你们母女算计我。”
没错,苏卿五年前确实生过一个孩子,只是那个孩子一生下来就死了,而她至今也不知道当年那个男人是谁。
这件事,她没有勇气告诉楚天逸,那是她的一个噩梦,她想摆脱的噩梦。
秦素琴冷冷一笑:“是又怎么样?就算你说出去,你爸也不会信,苏卿,这苏家一切都是我女儿的,你爸早就放弃你了。”
“对了,再告诉你一件事,你当年生的那个孩子,他没死,是一个很漂亮的男孩。”
“什么?我的孩子在哪里?”苏卿心里震惊,想起那个十月怀胎的孩子,心狠狠一揪。
“你想知道?”秦素琴冷笑:“跪下来求我,我就告诉你。”
“秦素琴。”苏卿几乎咬牙切齿的从齿缝里挤出一句话:“总有一天,我会新账旧账跟你一起算。”
先不说那个孩子是不是真活着,就算活着,哪怕她磕头磕死了,秦素琴都不会告诉她。
……
水月酒吧。
苏卿一杯接一杯的喝着酒,她已经不知道喝了多少,整个脑袋已经昏昏沉沉,醉成了一滩烂泥。
她一想到自己的幸福都被秦素琴母女给毁了,想到楚天逸抛弃了她,胸口发胀,很是难受。
“苏卿,别喝了。”安若抢过苏卿手里的酒,看着苏卿难受的样子,她心里也很难受,愤愤不平地说:“调包新娘,她们也做得出,太不是人了,幸亏你逃婚没嫁进陆家,不然这不是一辈子都毁了。”
安若话锋一转:“其实要是这陆大少不是个短命鬼,这陆少夫人的头衔那不是吊打楚家吗,在陆家面前,楚少夫人算个什么。”
陆家大少神龙见首不见尾,见识过真明目的人极少,坊间各种传闻都有。
“若若,我心里难受,在我爸眼里,我根本什么都不算,他默认秦素琴母女的行为,把我推入火坑。”
被至亲抛弃算计,苏卿又如何不难受?
更难受的是到现在,她也没联系上楚天逸。
“天逸他也不要我了,若若,我什么都没有了。”苏卿伤心的哭了。
“你还有我啊,苏卿,别哭了。”安若又心疼又气愤:“不就一个楚天逸,我给你找一个更好的,我听说这酒吧里有帅哥,要不我给你叫几个?”
苏卿脑海里突然浮现昨晚那个男人的脸,想起昨夜的疯狂,脸再一次发烫。
她怎么会想那个男人。
“我现在就去给你找,有什么大不了的。”说着安若就去了。
喝多了的苏卿趴在桌子上傻笑,伸手去拿酒,目光却突然瞥见一个熟悉的身影。
她顿时酒醒三分,跌跌撞撞地追过去了。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在他深情中陨落/神秘老公错嫁妻》<<<<


第四章

她顿时酒醒三分,跌跌撞撞地追过去了。

“天逸,天逸。”
她必须得要一个解释。
楚家人不是说楚天逸度蜜月了吗?
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
苏卿在酒吧门口才拦住楚天逸,急切的解释昨晚的事:“天逸,这一切都是秦素琴跟苏雪设下的局,是她算计我,调换新娘,你跟我一起去找你爸妈解释,把人换回来。”
楚天逸面无表情地看着苏卿:“晚了。”
苏卿呆住:“什么意思?天逸,你怎么了?”
苏卿已经有不好的预感,秦素琴能算计她,这么大的胆子调包新娘,肯定还会有别的算计。
否则楚天逸不会没有找她。
楚天逸看了一眼四周,像是在确定什么,随后拉着苏卿到一处无人的地方。
“卿卿。”楚天逸一把抱住苏卿,避重就轻的说:“听说你被嫁去了陆家,我担心了一夜,你没事吧?”
苏卿想起昨夜的疯狂,心里十分愧疚:“天逸,我…”
纸包不住火,苏卿知道,她的那些秘密,楚天逸迟早会知道,她正想着要怎么解释,却听楚天逸说:“卿卿,委屈你了,等我拿到了楚家继承权,彻底掌管了楚家,我一定跟你结婚。”
“天逸,你什么意思?”苏卿有点懵。
“卿卿,昨晚等我发现新娘不是你时,已经晚了。”楚天逸愧疚地说:“苏雪答应帮我夺继承人的位置,你放心,只要我掌管了楚家,我一定跟苏雪离婚,娶你做我的老婆。”
那一瞬间,苏卿觉得眼前的男人陌生极了。
她不是个傻子。
楚天逸只是楚家的私生子,根本没有资格竞争楚家继承人的位置。
原来,苏雪竟然答应帮楚天逸夺权。
苏卿不想去想为什么楚天逸笃定苏雪能帮他,看着楚天逸的脸,她心如刀绞。
“为了继承人的地位,这就是你抛弃我的理由吗?”
“卿卿,怎么是抛弃,我也是为了我们以后打算,我想给你最好的,你要知道,我一直都是爱你的,可谁让你帮不了我,苏雪能帮我。”楚天逸握住苏卿的肩膀,说:“你给我一年,不,半年的时间,我一定会娶你。”
苏卿心痛极了,这就是她爱了一年的男人,为了权势地位,舍弃了她。
苏卿拿开楚天逸的手,神情与语气都很冷:“不必了,楚天逸,我真是瞎眼了,这一年,我看错人了。”
哪怕苏卿早就做好了被抛弃的心理准备,可当知道被抛弃的理由竟然是她帮不了他,她还是难以承受。
“卿卿……”楚天逸想要再次哄苏卿,却看到苏雪来了,连忙拉开两人的距离,态度一百八十度转弯:“我跟小雪已经是夫妻,苏卿,你怎么这么不要脸。”
苏卿一愣,旋即,她也看见了苏雪,就什么都明白了。
她笑了,是冷笑,也是自嘲。
她苏卿真是眼瞎啊。
“天逸,原来你在这啊。”夏雪趾高气扬地走过来,自然而亲昵地挽住楚天逸的手臂,无形中向苏卿挑衅:“哎呀,姐姐,你也在这啊,怎么喝这么多酒。”
苏卿压根没看苏雪,满眼失望地看着楚天逸。
楚天逸不敢正眼看苏卿,将脸别过去了。
苏卿痛心地看着楚天逸,讥笑道:“妹夫,我祝你得偿所愿。”
苏卿的目光让楚天逸脸上像是被打了一耳光,火辣辣的。
“够了,苏卿,你还要闹到什么时候。”楚天逸失去了耐心,吼了一声:“幸亏没有娶你,否则我要后悔死,我楚天逸的妻子怎么会是你这样一个满身酒味的泼妇,请你记住,我现在是小雪的丈夫,你别再犯贱了。”
丢下这句话,楚天逸转身就走了。
苏卿盯着楚天逸离开的背影,眼睛酸涩的很,还是不争气地流了一滴泪。
她苏卿也只会流这一滴,权当是祭奠那一年的错付。
从今以后,她再也不会为楚天逸掉一滴眼泪。
苏雪看着苏卿惨白的脸笑了:“跟我抢男人,苏卿,你也配吗?你哪里配得上楚家少奶奶的身份,你只配那个又瘸又丑的短命鬼,真是可惜,陆家竟然这么容易就放过你了。”
“苏雪。”苏卿咬牙切齿地喊了一声:“在我面前,你哪里来的骄傲?我才是苏家堂堂正正的千金,你不过是第三者生的而已,对了,楚天逸也是个私生子,私生女配私生子,你们还真是天生一对。”
以前的苏卿哪怕再生气也不会说这么难听的话。
苏雪气得脸色铁青:“苏卿,你再给我说一句试试,你妈才是第三者,爸爸最先爱上的是我妈,是你妈横刀夺爱,你跟你妈都是贱人,你更不要脸,跟我抢男人。”
苏雪气的动手去撕打苏卿。
苏卿也豁出去了,她在苏家受了十几年的委屈也虐待,现在又被这对母女算计,心中的愤怒早已经压不住了。
苏卿撸起袖子不甘示弱地打回去。
苏卿并不知道,这一幕,正好落在不远处一辆车里的男人眼里。
陆容渊看着骑在苏雪身上猛打的苏卿,嘴角上扬。
他这位老婆,不是吃素的啊。
……
苏卿打了个痛痛快快,打架那可是她的强项,娇滴滴的苏雪哪是她的对手。
苏卿打累了,从苏雪身上起来,放松放松手脚,居高临下地盯着地上的苏雪,嗤笑一声:“我看你这楚少夫人也坐得不是很稳,楚天逸也没把你当回事,苏雪,算计来的东西,我倒要看看你接得住吗?”
苏雪鼻青脸肿,头发散乱的跟疯婆子一样,毫无形象,衣服也被扯乱。
反观苏卿连头发丝都没有乱。
苏雪气疯了,愤怒的大叫一声:“苏卿,你这疯子,我跟你没完。”
“那我等着。”苏卿整理了一下衣服,挺直了脊梁。
她跟苏雪十几年的恩怨了,也不差抢男人这一桩。
这一架打得倒是心里痛快了不少。
秦素琴跟苏雪的算计并不是让苏卿最难受的。
昨晚失身于一个陌生男人,也没让她多气愤,她心里最难受的是楚天逸的真实嘴脸。
她满心欢喜想要嫁的人,转眼成了自己的妹夫,更露出丑陋嘴脸,为了权势,抛弃了她。
她看重的感情,在楚天逸眼里,是可以被舍弃的。
酒精上脑,苏卿跌跌撞撞地晃荡着,出租车太贵,她平常都是坐公交地铁,或者是坐网约车。
苏卿脑袋昏昏沉沉,坐在地上用手机叫车。
没一会儿,一辆车子停在她身边。
苏卿早就喝懵了,以为是自己叫的车,拉开车门就坐了进去:“师傅,花满庭小区,谢谢。”
说完,苏卿躺在座椅上就睡着了。
陆容渊看了眼后座的苏卿,深邃的眼眸里竟涌出一抹难得的宠溺。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在他深情中陨落/神秘老公错嫁妻》<<<<


第五章

苏卿再次醒来,太阳已经升起了。
当她看清自己又是在车内醒来,而身边还是那个男人,她有一种恍若做梦的感觉。
宿醉后,头疼的厉害。
有过一次,苏卿也没有那么慌张与惊讶,很快就平复了心情。
苏卿穿上衣服下了车,四周无人,很是寂静,她找了块石头坐下,目光呆滞地眺望着远方。
苏卿心里很清楚,就算没有苏雪母女的陷害,她跟楚天逸也不会长久。
她昨晚才知道楚天逸的野心,那个男人不甘平凡。
若是让楚天逸知道她早就生过孩子,还跟别的男人在车里两次缠绵,恐怕昨晚的话会更难听。
看清楚天逸的嘴脸,苏卿心里竟有一种如释重负的感觉。
她再也不用担心自己的秘密被楚天逸发现。
也不用背负负罪感了。
只是一想到自己的亲生父亲也算计她,想到一年以来与楚天逸的甜蜜,心里还是会有一点难受。
陆容渊早就醒了,他等苏卿一个人冷静一会儿,这才拿了两瓶水走过去。
“喝点水润润嗓子,昨晚你叫得挺厉害,嗓子应该疼。”
陆容渊一本正经地话让苏卿红了脸。
她还没有喝断片,昨晚还是有记忆的。
苏卿定住心神:“你怎么会在水月酒吧?”
一开口,嗓子确实很不舒服。
她记得她叫了网约车,她现在清醒了,也知道不是这辆车,可她怎么会在他车上?
“这就是缘分。”陆容渊眉梢微扬:“我拉客人去酒吧,正好看到你在酒吧门口,女人,你现在吃了两次,还想赖账?”
苏卿一阵尴尬,差点被水给呛了。
“慢点。”陆容渊连忙替苏卿顺背:“我打你的电话,是空号,我知道你看不起我这个网约车司机,如果你不想看见我,我现在就可以离开,以后绝不会再打扰你。”
又是这种失落的语气。
苏卿不知为什么,她就是无法抵抗男人的这种语气,负罪感满满。
“没有,我没有瞧不起你。”苏卿深吸一口气,像是做了什么决定一样:“我叫苏卿,你叫什么?”
苏卿早忘记之前缠绵时的话了。
说来还真是匪夷所思,她跟这个男人认识不到两天,竟然在一起两次,还连对方名字是什么都不知道。
陆容渊笑笑,自我介绍道:“陆容渊,一名网约车司机,今年三十岁,无不良嗜好,身体健康,肾功能正常,这点你也亲自验证了。”
“咳咳!”苏卿羞得脸颊泛红。
等等,陆容渊…
这名字怎么这么熟悉?
她之前差点嫁了的陆家大少也叫陆容渊。
不过陆家大少传闻腿瘸毁容,活不了多少年,而眼前的男人,身体健康,那张脸秒杀整个娱乐圈,也只是一名普通的网约车司机。
看来只是同名同姓而已。
陆容渊观察着苏卿的神色:“无兄弟姐妹,本来是要结婚了,为了帮你,现在女方也悔婚了,目前单身。”
陆容渊目光真挚,苏卿抬眸撞进他深邃的眼眸里,心头一震。
苏卿想起楚天逸的变心,目光平静地看着陆容渊:“你愿意做我男朋友吗?”
陆容渊一愣,突然笑了:“我不愿意做你男朋友。”
被人拒绝,苏卿有些尴尬,她正要开口,却听陆容渊话锋一转,说:“我要做你的丈夫。”
苏卿瞪大了眼睛:“这是不是太快了?”
她想着就是一步步来,两人已经都在一起两次了,或许可以试着交往。
不合适就分开。
楚天逸都能跟苏雪在一起,她为什么要沉浸在过去?
不过她承认,让对方做她男朋友,她确实有一点报复心理。
见苏卿讶异的表情,陆容渊也担心操之过急,把人给吓跑了。
“那我退一步,先做你的男朋友。”陆容渊语气温和:“我们俩刚认识不久,确实得多了解了解。”
她怎么听着这语气有点勉为其难呢?
苏卿问:“你的新娘子悔婚了,那你父母….没事吧?需不需要我做什么?”
“他们十分伤心,昨天出去旅游散心去了,暂时联系不上。”陆容渊一本正经地胡说八道:“等他们散心回来,我再带你去见他们。”
苏卿也没多想,因为她肚子已经饿得在叫了。
陆容渊一笑,自然而然地去牵苏卿的手:“走,我先带你去吃饭。”
陆容渊的举动让苏卿一怔。
她看着两人十指紧扣的手,脸又红了。
他的手心很温暖,肌肤触碰,让她心底划过一抹异样的感觉。
陆容渊一直观察着苏卿的反应,嘴角不自觉上扬,眼底划过一抹狡黠。
陆容渊带着苏卿在附近找了一家菜馆,不是很高大上,却很干净整洁。
“你喜欢吃什么,随便点。”陆容渊将菜单给苏卿,很有绅士风度。
苏卿看了眼菜单,价格都不贵,很亲民的价格,也就点了两个菜一个汤。
陆容渊见她只点了这么点,蹙眉:“再点几个菜。”
“不用了,我们就两个人,点多了也吃不完。”苏卿阻止道:“开车很辛苦,赚钱也都不容易,别浪费了。”
女朋友这是在替他省钱?
陆容渊眉头舒展,染上浅浅的笑意:“好,都听你的。”
说着,陆容渊突然将一张银行卡交给苏卿:“这是我的存款,不多,也就几万块,密码是后六位数。”
“你这是做什么?”苏卿有点懵。
“以后每月的工资,也都交给你来管,我每月的收入在一万左右,现在是少了点,我会努力,赚更多的钱,给你更好的生活。”
苏卿受宠若惊,他们才认识两天不到,他竟然把全部家当给她?
“你自己拿着,我有工作,不需要你的钱。”苏卿连忙拒绝。
“你现在是我女朋友,女人管男人的钱,天经地义。”陆容渊将银行卡硬塞给苏卿:“这不是你们女人说的安全感吗?”
苏卿一愣,所以陆容渊这是在给她安全感?
网上有句话说,男人的钱在哪里,心就在哪里。
银行卡握在手心那一刻,苏卿心里竟真有一股踏实感。
眼前的男人虽然不是什么大富大贵,却很真挚。
苏卿也从未想过嫁进豪门,过什么阔太太的生活,她一直想要的就是一份平淡又温馨的生活。
她以为楚天逸可以给她,没想到楚天逸的野心太大了,他不甘于平淡,想着去争夺继承权。
“那我先替你收着,你需要用钱的时候说一声。”苏卿也没再推辞。
“好!”陆容渊嘴角噙着笑:“你每月给我点零花钱就行了。”
菜端上来了,苏卿实在饿了,吃了起来。
陆容渊吃得很少,一直细心地替苏卿夹菜倒水。
两人像普通情侣一样在路边餐馆吃饭,这一幕落在经过餐馆的万扬眼里,简直就是一种惊骇。
他没看错吧?
陆家掌权人竟然在路边餐馆跟一个女人吃饭?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在他深情中陨落/神秘老公错嫁妻》<<<<


版权声明:未经书面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对既成事实本站将保留所有的权利。

无相关文章

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