顾湛,许一宁小说在线阅读最新章节_《他的金丝雀》全文免费阅读

小说:他的金丝雀

作者:许一宁

主角:顾湛,许一宁

类型:现代言情

简介:许一宁叫了顾湛十二年叔叔,那人回报她的方式却是在她成人礼当晚,用最恶劣的方式让她变成了真正的女人; 八年后,小女人踩着高跟鞋,挽着他好友的手告诉他:“小叔,我要结婚了!你会替我高兴吧?” 男人眼底晦暗的怒气翻涌,他一如八年前般恶劣的将她困在身下,低沉开口:“一一,你是我养了十二年的金丝雀,我一天没说放,你就永远别想飞走。” 许一宁:“……”变态!疯子!深井冰啊! 【男主前期很嚣张,后期疯狂追妻火葬场。】
顾湛,许一宁小说在线阅读最新章节_《他的金丝雀》全文免费阅读

《他的金丝雀》在线试读

第一章

深夜,出租车在略显空旷的高架上飞驰。

“小姐,后面那几辆车……一直跟着我们。”

许一宁本来昏昏欲睡,听司机这么一说,顿时睡意全无,扭头,数辆黑色越野车围了上来。

“师傅,加油门,去最近的派出所,快!”

“小姐,我,我……”

“师傅别怕,这里是市区,他们不敢乱来,我是一名律师。”

话音刚落,司机一脚刹车踩下去,数辆越野车已将出租车团团围住。

车窗缓缓落下。

露出一双黑沉沉的眼睛,眼皮像是刀刻的,眼尾锋利狭长,眼神像刀刃一样。

难以形容的心悸伴随着恐惧,从许一宁的身体蔓延开。

她解锁手机,飞快的按下三个数字:110。

就在这时,越野车门突然打开。

高大的男人从车内沉步出来,一袭黑色的风衣,简单又冷酷。

“啪嗒--”

火机冒出幽蓝色的火焰。

男人不疾不徐的点了支烟,修长的手指漫不经心的敲着车身,目光淡淡地向许一宁看过来。

司机吓得声音哆嗦,“小,小姐,现……现在怎么办?要不你下车吧,我上有老,下有小……”

许一宁根本听不见司机的话,她看到男人缓步走过来,面目逐渐清晰--

那是一副极具侵略感的五官,嶙峋而傲慢,下巴刮得很干净,嘴唇薄,颜色淡,眸色漆黑锐利。

许一宁的心像打鼓一样。

男人将烟头拧灭,手指一弹,烟头飞出一道弧度,接着拉开了车门。

“许一宁,好久不见。”

男人嗓音低沉性感,很好听,也很冷,但更冷的是他的眼神,没有一点温度。

许一宁清楚的知道,藏在这男人眼底下的,是他对自己的刻骨的恨。

她抱着包下车,戒备的往边上挪了两步,尽量和他离得远一些,“好久不见,顾湛。”

如果没有记错,应该有八年。

最后一次见面是在她高考那年,那时候的她,不谙世事,天真纯洁;

而他,也不像现在这般,连眼神都透着危险。

想到危险两个字,许一宁握着手机的手悄悄按下去。

突然,手一痛。

手机在空中飞出个弧度,落在顾湛手上,他另一只手捉住许一宁的手腕,往怀里狠狠一带。

这一切发生的猝不及防,等许一宁反应过来,她已经一头撞进他的结实、坚硬的胸膛上。

许一宁眼色发狠,提膝就往他腹上去撞。

顾湛早有防备,身子先往后一滑,再往前一撞。

许一宁一下子被抵在冷硬的车身上,男人的唇几乎贴在她的脸颊上,鼻尖有浓郁的烟味,

“姓顾的,你想干什么?”

“你说呢?”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他的金丝雀》<<<<


第二章

他言语里的轻薄,让许一宁反胃。

她扭头,这一个转头的动作,更像是划出一条泾渭分明的结界。

“小叔叔,你是不是忘了自己的身份?”

小叔叔?

火焰在顾尖双眸燃烧,偏脸上的神态十分慵懒。

他眸色微深,望着许一宁足足半分钟,抬手,撩起她耳边的一绺发丝,放在手中捻了捻,声音又沉又哑--

“又不是没睡过”

“啪--”

清脆的巴掌声听得人心尖发颤。

“你嘴巴给我放干净点……”

许一宁从齿缝里咬出半句话,下一瞬,男人一个用力,大掌便扼住了她纤细的脖子。

空气瞬间稀薄。

许一宁的脸色骤然惨白,她毫不怀疑这人下一秒,会拧断她的脖子。

顾湛低头,唇落在她耳畔,明明是暧昧的动作,却让许一宁硬生生的打了个寒噤。

“一一,现在不比从前,从前你打我一巴掌,我仍然愿意把心掏出来给你;现在……我会杀了你!”

许一宁毫不示弱的对视过去,“有本事,你现在就杀。”

“你以为我不敢吗?”顾湛眼底浮出一层暴戾之色,手上的力道加重三分。

原本稀薄的空气瞬间抽干,许一宁却连哼都没哼一声,一字一句:“如果八年前你对我做的事还不够解恨,那你尽管动手!”

顾湛像是被什么刺到了,猛地松开了手,“想死吗,没那么容易!”

他微微一顿,眼神浮出嗜血的狠戾,“好戏刚刚开始,许一宁,八年前的账,我会一笔笔跟你算的。”

说完,他甩开她,把手机往地上一扔,大步走进夜色里。

越野车呼啸着离去,很快就不见一点踪影,许一宁看着黑沉沉的街道,身子慢慢的萎顿下去。

若不是下颔被他拧得几乎要脱臼一般,她会觉得刚刚发生的一切,都好像是错觉一样。

“小姐,小姐……”司机战战兢兢跑过来:“你没事吧,要不要打110?”

“我没事,不要打110。”

许一宁飞快地捡起手机,拨出一个电话,指尖有不易察觉的颤抖,“石润新,顾湛他……他回来了。”

“我下午给你打电话,你没接,其实就是想和你说这事,他回来了!”

“什么时候的事?”

“三天前。”

回来三天就来找她,许一宁不由苦笑,“那可真是久别重逢,冤家路窄啊!”

“一一,顾湛的路子太野,和你又有过节,以后碰到,你尽量绕路走。”

许一宁看着无尽的夜色,薄背隐隐颤抖,“绕路走有用吗?”

……

翌日。

九良律师事务所。

许一宁刚下电梯,就被张九良叫进办公室。

张九良和她师从同一个老师,在体制内呆了五六年,积累一点人脉后就辞职开了家律师事务所,在帝都混得也算风生水起。

“师妹,一会跟我出去一趟。”

“去哪里?”

“闫氏药业。”

“去闫氏干什么?”

张九良脸上的得意藏不住,“闫家权势变动,少东家二号回国上位了。一朝天子一朝臣,从前的那帮律师团被辞退,你师兄我争取到了这个大case,怎么样,牛逼不牛逼!”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他的金丝雀》<<<<


第三章

世人可以不知道闫家,但几乎人人都知道闫氏药业。

这个公司成立于上世纪八十年代,是国内最早、也是最大的生物制药企业之一,其开发和销售的药物广泛应用在治疗病菌传染,细菌传染及癌症方面。

两千年初在美国上市,上市当年便跻身世界财富500强,国内能与之比肩的制药企业寥寥无几,全国十几亿人口,至少有一半人都吃过闫氏药业的药。

如此滔天的财富引发的必然是家庭内部的争斗,残酷的斗争下,继承人屡屡出事,甚至一度悬空。

最近坊间传言会有神秘人空降公司主持大局,竟然是谁也没听说过的少东家二号。

但--

九良律师事务所是以打刑事、民事诉讼案为主,虽然事务所有两个主打经济案件的律师挂职,以他们的资历根本拿不下闫氏这个大级别的企业。

许一宁皱眉:“什么时候的事情,我怎么没听你说过?”

张九良:“昨天晚上才拍板定下来的,不过,之前我飞了五趟美国,诚意满满打动了他们。”

“师兄,我的专业和企业沾不上边啊。”

张九良眼睛乜斜着,“没让你负责闫氏,今天是少东家登基第一天,也是我们和闫氏合作的第一天,用你无敌的颜值帮师兄我撑撑门面。”

“仅此而己?”许一宁一脸诧异。

“你还想怎样?”

……

闫氏药业的总部在帝都的商业中心,整整一幢楼,高耸入云。

两人走进大楼,表明身份后,前台小姐把他们领到最顶层三十八层,这一层是总裁办公室,装修得富丽堂皇,亮瞎人的狗眼。

穿着职业装的漂亮小姐迎上来,“不好意思,请在休息区稍等一下,顾总正在见客。喝茶还是咖啡?”

“谢谢,我们喝茶。”

茶端上来,张九良等人离开,凑近了压低声音,“这闫氏药业还真特么的阔气,瞧瞧,待客的茶都是雨前龙井,闻着真香啊。”

许一宁拧眉没说话。

闫氏药业的老总不应该姓闫吗,怎么是顾总?

张九良一脸嫌弃,“这是怎么了,哭丧呢,皇帝登基,咱们做臣子的得表现出喜庆,一会脸上带点笑。”

许一宁露出标准的八颗牙,“这样行吗?”

“假!”

话落,门打开,年轻的男人被人簇拥着走出来。

许一宁抬头,心里“嘎嘣”一声,几乎是不会呼吸了!

怎么会是他?

“刘总慢走!”

“顾总留步!”

顾湛虽然与客人寒暄着,眼角的余光在第一时间就捕捉到那道身影,嘴角勾起浅笑,转身走进办公室。

许一宁心里掀起惊涛骇浪,这一瞬间,她的惊疑陡然升到了顶点。

几分钟后,他的私人助理冯思远走过来,“张律师,许律师,顾总有空了,请进吧!”

“谢谢!”

张九良整了整西装和领带,进门,笑得眼角褶子都出来了。

“顾少,又见面了,恭喜恭喜。”

顾湛坐在真皮椅子里,十指交叉放在桌前,目光幽幽地落在许一宁身上。

“这一位是?”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他的金丝雀》<<<<


第四章

“她是我师妹许一宁,政法学院的博士生,现在在我律师事务所挂职。”

“女博士啊?”

顾湛恰到好处的露出惊叹的表情,站起来,伸出手,“失敬,失敬!”

许一宁看着面前的那只大手,心惊胆战地把手伸过去:“你好,顾总。”

两手相握,许一宁脸上看不出异常,心跳却急剧加速。

他掌心的温度太高了,有种灼烧感。

“许律师瞧着很面熟?”

许一宁用力抽了一下手,没抽动。

“顾总说笑了。”

“是吗?”

顾湛眼神,阴沉森然。

许一宁眼皮一跳,姓顾的他想干什么?

就在这时,顾湛突然松手,“可能是我认错了,许律师是研究哪方面的?”

许一宁暗松口气,“主修犯罪学和犯罪心理学。”

顾湛的表情微微起了点变化:“许律师长得漂漂亮亮,没想到还对犯罪学感兴趣,是从前受过什么刺激吗?”

许一宁垂在腿侧的手虚握成拳,脸上笑得很温和:“顾总说笑了。”

“也不全是说笑。”

顾湛拿过一叠文件,扔到她面前。

“我手边正好有个麻烦事。闫氏研发一批新药,和人签订了试药合同,其中有一个人身体发生不良反应,闫氏按合同赔偿,对方不满意价格,上门讹钱。既然是研究犯罪学的,就麻烦帮着处理一下吧。”

拿人钱财,替人消灾,张九良赶忙上前,“顾少放心,这事我一定会办妥。”

“让你办了吗?”

顾湛抬手点了点许一宁,“我让她去做,张律师不会有什么意见吧?”

像是一种本能的感知,许一宁的心脏“咯噔”漏了节拍,看来不是她想得太多,而是想得太少,人家在这里等着她呢。

想明白这点,许一宁狠狠心向张九良看过去,张九良去拿文件的手,不动声色的收了回来。

在他为数不多的记忆里,顾湛一向是个有分寸的人,怎么今天话里话外有点针对师妹的意思?

“那个顾少啊,我师妹……”

“你师妹怎么了?差使不动了吗?”

顾湛眼神冷得发硬,“闫氏药业一年的律师费用高达千万,张律师不会跟钱过不去吧?”

“顾少说笑了,怎么会舍不得,我恩师把她交给我,就是想让她多经历经历,这正是个锻炼年轻人的好机会。师妹,你说呢?”

许一宁平静地看着他,不说话。

张九良后背上的冷汗都冒出来了,拼命的朝许一宁打眼色。

顾湛眼底裹着凌厉,话也重:“看来,张律师在事务所的威信不高啊,连个员工都搞不定:“冯助理?”

“顾总。”

“重新考核九良律师事务所在业内的……”

“顾总!”

许一宁出声打断,目光直直的与他对上。

真是杀人诛心啊!

片刻后,她硬咬牙挤出一句:“多谢顾总给我这个机会,我会尽力的。”

顾湛浅浅笑起来。

那表情很像是某种大型猛兽在靠近猎物时无声笑容,但一闪就过去了。

“许律师,那我就拭目以待了!”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他的金丝雀》<<<<


第五章

许一宁一走出大楼,便虎视眈眈的看着张九良,眼里在喷火。

然而怨气再盛,张九良依旧八风不动,一脸的正义凛然。

许一宁扭头就走,张九良立该犯怂。

“师妹,我错了,我错了,你说吧,什么条件?”

“你还好意思叫我师妹?”

为了赚钱,一个大男人连反抗都不反抗一下,就把她给卖了,这不是汉奸是什么?

“师妹,一年近千万呢,这是尊大佛,超大佛,超超大佛,咱得罪不起的,得供着。”

张九良腆着脸,“你看,师兄我上有老,下有小……”

“你还没结婚,你哪来的小?”许一宁真的怒了。

“现在没有,不等于以后没有啊!还有事务所每个月的房租,水电,人员工资……哪样少得了毛爷爷。”

张九良苦着一张脸:“那个啥,最近猪肉涨得厉害,师兄给你涨一千块钱工资,怎么样?”

许一宁冷笑。

张九良:“两千?”

许一宁继续冷笑。

张九良后槽牙都咬碎了,“三千,不能再多了,再多,你拿根绳子把师兄勒死得了!”

许一宁的表情开始山崩地裂,内心的坚持一分一分松懈。

重赏之下,必有勇夫。

许久,她咬出两个字:“成交!”三千元呢,表弟孙宇读研,读博的钱就有了。

“这就对了,别和钱过不去,这世道……”

“师兄!”

许一宁打断他:“有件事情我不太明白!”

“你说!”

“少东家二号,不应该是闫吗?为什么他姓顾?”

“这话,你算是问对人了!”

张九良一脸的热情洋溢,“少东家二号小时候被人贩子拐跑过,成年后才被家里找回去,顾总的哥哥,对他有养育之恩。顾总说了,为了纪念他哥哥坚决不改姓,啧啧啧,还真是个有情有义的人啊!”

“有情有义?”许一宁冷笑连连。

狗屁!

……

和张九良分开,许一宁拦了个的士,报上地址后,司机扭头看了她一眼:“姑娘,你去那边干什么?”

“我找人。”

“有地址吗?”

“有啊!”

“早去早回,那地方外来人口特别多,你一个姑娘家不太安全。”

“师傅,大白天的不至于吧。”

许一宁接着低头看文件,错过了司机脸上一副欲言又止的奇怪神情。

到了目的地,许一宁付了车钱下车,她这才发现自己有些过份乐观。

这一片的路况错综复杂,道路宽的宽,窄的窄,犬牙交错。

这里的居民私搭乱建蔚然成风,人造胡同随处可见,就算有地址,也得找上半天。

因为是初夏,赤膊的爷们,穿着睡衣的女人随处可见。

几个纹着青龙白虎纹身的年轻人蹲在路边,有的玩着匕首,有的玩着火机,都用异样的目光打量着她这个闯入者。

空气里弥漫着一股霉味,两条大黄狗不知道从哪里蹿出来。

许一宁没由来的打了个寒颤,此刻她才明白过来司机那几句话是什么意思。

这是一个城中村,鱼龙混杂,危险无处不在。她用力咽了口唾沫,弯腰捡起一块石头防身。

顺利找到了66号。

这是两间平房,门口黑漆漆的,墙角有积水,泛着一股历久弥新的臭气。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他的金丝雀》<<<<


版权声明:未经书面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对既成事实本站将保留所有的权利。

无相关文章

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