孙平任紫娟是小说主角的《回到村里做土豪》(孙小平任紫娟)全文免费阅读

小说:回到村里做土豪

作者:米泉

主角:孙小平,任紫娟

类型:都市小说

简介:小农民公共汽车上勇斗咸猪手,意外获得了一个神奇的小宝塔,回到农村承包山岭,搞种植,建农庄,爬爬山,钓钓鱼,泡泡妹子,睡觉睡到自然醒,数钱数到手抽筋,大块吃肉,大碗喝酒,嗯!这才是生活。

孙平任紫娟是小说主角的《回到村里做土豪》(孙小平任紫娟)全文免费阅读

《回到村里做土豪》免费试读

第一章

一年中的七月走到了尾声,天气越发溽热起来。

太阳就像火盆一样,向着大地尽情地散发着自己庞大能量,尤其是周五晚上的一场大雨,使得明珠市本就炎热沉闷的气温急遽升高,气温一下子竟然拔高到了三十多摄氏度!让人们充分感受到了夏季的酷热与煎熬!

不过就算如此,平时忙于上班难得出来的人们还是不打算把这个难得的周末浪费在家里面,纷纷外出游玩闲逛。

公园,各处景点人群涌动,各个商铺超市自然不会放过如此难得的良机,纷纷打出了出血含泪大甩卖这个累试不爽的万能招牌,吸引着人们前来出血大采购,从而赚的钵满盆溢。

开往秀沿路的6路公交车上,人群拥挤,孙小平站在车子的中间和同车人挤着,午后的热风从车窗外拂进来,使得本就闷热的车厢内越发热烘烘的。

汗味,体味,女性身上的脂粉味道在车厢里四处弥漫,让孙小平几乎喘不过气来,全身上下汗如泉涌,衣服几乎可以拧得下水来。

“唉,这鬼天气咋就这么热呢?”

他心里狠狠咒骂着,在拥挤的人群中挪动了一下自己的双脚,一只手抓住一个吊环稳住身子,另外一只手抱在胸前撑开,为自己在拥挤的人群中额外地争取到了一点空隙,这才感觉到稍微好受了点。

孙小平今年二十八岁,是一个二流大学毕业的大学生,在研究生都是随便一抓一大把的明珠市里,他这个二流大学毕业的本科生要怎么不显眼就怎么不显眼了,这年头,扩招以后的大学生含金量大降,早就不吃香了。

毕业以来,他的工作也找了四五个,但是就没有一个干长了的,不是人家炒了他,就是他炒了人家,在明珠市混了好几年了,至今还窝住在一间十几平米的出租房里,连个长久正式的女朋友都没有。

不是他不潇洒,身高一米八的他,五官端正,身体健壮,也算是有点小帅;也不是他能力差,不管在以前的工作单位,还是在现在工作的丽人服饰公司,他的上司对于他的能力还是比较认可的,尤其是最近的两个月,他利用自己学到的牛仔裤制版技术结合自己英语特长做了好几个单子,让公司的领导和同事们很是刮目相看。

之所以没有一个长久正式的女朋友,是现在的姑娘们都比较现实,看重的是车子房子票子,像他这种来自农村一切要靠自己奋斗来获取的小屌丝,做个一天男友还好说,正真地跟他处对象结婚的就没有了。

参加工作的几年里,孙小平一次也没有回过家,不是他不想家,也不是不想父母亲人,而是有家难回。

他来自湘省西南部大山中的一个小山村,村里与他同龄的年轻人大部分早早地休学南下打工挣钱,他的父母却咬紧牙关省吃俭用送他读书上大学,就是希望他能赚个城市户口,过上城里人的生活,从此摆脱在家务农的命运。

要知道,他家里世代农民,当初他考上大学的时候,父母可是乐坏了,特意在村里摆了酒席,放了电影的。

这要是让村里人知道他这个堂堂大学生毕业以后在外面混得还不如村里一些外出打工的,肯定有着无数的闲言冷语,他自己还没什么,可父母亲人的脸往哪搁?

所以,为了这有些可笑却又无比沉重的尊严,孙小平只能把对父母亲人,对家的思念藏在心里。

这些年,他每月一发工资就为家里打一千块钱,每次与父母通话都是捡好的说,自己在城市里面的境况一点也没给父母透漏。

父母在电话中一直催促他找女朋友结婚,他总是一直敷衍。

去年过年的时候被父母逼得急了,他甚至拉了一个临时床友客串着照了一张合影寄了回去,总算是让父母暂时放了心。

因为来自农村,他有着农村孩子特有的吃苦耐劳乐于助人的好品质,办公室里面的一些脏活累活他都抢着干,因此,他在办公室里面的人缘很好,一些女性的大姐,对他的个人问题比较热心。

昨天上班的时候,与他同一办公室的同事,一向对他比较照顾的本家大姐孙丽霞给他介绍了一个对像,并给他约好了见面时间。

据孙大姐说,这个相亲对象是明珠本地人,是一名幼教老师,今年也有二十八岁了,算的上是一名大龄剩女。

大龄剩女的父母也是为女儿终身大事愁白了头发,带着女儿的相片简介不知跑了多少回公园相亲会,逼着女儿去相了不知多少回亲,可总是不成功。

前不久,大龄剩女的父母又一次带着女儿的相片简介来公园的时候,认识了在正在游玩的孙大姐一家,于是就有了孙大姐的这次介绍,今天他就是前去秀沿路相亲见面的。

6路车晃悠悠地向着秀沿路开去,孙小平透过明亮窗户打量着沿途林立的高楼大夏,心里感叹着不知何时自己才能真正在这里拥有一席之地,不再过着飘荡的生活。

看了一会,孙小平把目光从车窗外收了回来,无意识地往自己的左手前方一扫,这一看,顿时就发现了异常。

在他的左手边靠着车后门栏杆旁站着的是一个看上去十六七岁的小女生,精致的瓜子脸,乌黑的长发随意地扎着一个马尾,身上穿着及膝盖的连衣牛仔裙,露出了一双光洁笔直的长腿。

花季的她还保持着未施粉黛的清纯,算得上是几百里才能出一个的小美女。

她的右手上拿着一本书,左手抓着车上的吊环,从手背上的一丝墨迹来看,显然是一名在校学生,还是比较用功的那种。

此刻这名清纯的小女生鼻翼促动,精致的小脸上满是红晕,表情似羞似恼,说不出的奇怪。

而且她的身体颤抖着,不住地扭来扭去,一双灵动的大眼睛充满着惊恐,羞恼,绝望和祈求的神情。

车上的人很拥挤,别的人都没有注意到小女生的情况。

但这个小女生离孙小平太近,加之这种花季的小清新总是能激起男人特别的关注和留意的,所以小女生的这些异常,就落到了孙小平的眼里。

开始的时候,他还以为是她是身体不舒服又或者是内急,网上不时有女人逛街内急找不到厕所湿了裤子的报道,小女生可能也是遇到了这种尴尬的情况。

他的心里不由得有些为她着急,这种小清新要是发生了湿了裤子的不好事情,可真的有些大煞风景了。

可这是公交车,人多拥挤没有什么可以方便的场所,希望她能挺住。

眼看着小女生呼吸越来越急促,灵动的眼睛中也开始弥漫上了一层水雾,流露出绝望的眼神,孙小平心里有些不忍,低头看着她,想表示一下自己的关心。

这一低头,就发现了令他怒愤不已的罪恶一幕!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回到村里做土豪》<<<<


第二章

紧贴着小女生的后面站着一个二十岁左右的年轻男子,穿着一件花里胡哨的短袖圆领衣服,显露出的手臂皮肤上露出了半截纹身,从那蜿蜒的姿势看,纹着的应该是一条盘旋的青龙,他的脖子上挂着一根手指头粗细,一般只有暴发户才挂的俗称狗链的黄金色链子,黄金色链子的前端还挂着一个宝塔状的吊坠,他的头发染得金黄,犹如射雕英雄传里面的金毛狮王,两只耳朵的外沿密密麻麻地打了一圈的耳钉,看上去怪异无比,相当地惹眼。

这一年轻男子全身上下行头,毫无疑义地透露出几个字——我是坏人!

此刻这个坏人借着车上拥挤人群的遮掩,紧紧贴着小女生的身体。

更过分的是,他的一只手还悄悄撩起小女生的裙边顺着那双光洁笔直的大腿摸了进去。他的眼睛半眯半闭,一脸的猥琐,显然正在享受着小女生牛仔裙里面的美好风光。

孙小平心中恍然,难怪小女生的脸上是那种表情,原来是遭受到了臭名昭著的咸猪手呀!

一直听说开往秀沿路的6路车上有三多,人多,扒手多,咸猪手多,孙小平没想到自己今天居然碰上了。

这个清新小女生也许是从来没有经历过这样可怕的场景,又或者是羞于启齿害怕丢人,所以尽管脸上羞怒交加却一声也不敢吭,一付忍辱懦弱任人宰割的样子,由着那个下流猥琐男为所欲为。

孙小平看得叹息不已!

女孩!难道你不知道你的这种表现只会更加助长坏人的色胆吗?正是你们这种不敢启齿不敢反抗,吃亏了还默不作声的行为让社会中的咸猪手累绝不止呀!

他心中怒其不争,有些不想管这种闲事。

“没准人家还是比较享受这种咸猪手的侵扰呢!”

孙小平愤愤地想着。

这世道,早已经变得乱七八糟莫名其妙了。

这时,那个小女生的身子扭动了一下,孙小平的目光徒地一怔。

难怪小女生默默忍受没有反抗。

原来这下流猥琐男的另外一只手抓着一把不大的小刀,隐秘地从小女生的腋下穿过,抵在了她的右肋。

要不是小女生刚才扭动了一下身子,让下流龌蹉男手中的刀子露出光亮的刀身反射了一下窗外的光线,孙小平根本就发现不了。

“这样靓丽动人的小清新也下得去手,真是人渣中的人渣!”

知道小女生是因为被胁迫而不敢吱声,孙小平的正义之心瞬间爆棚。

他的身子往后面拥挤的人群用力一靠一挤,顿时就在人群中挤出了一点空隙。

他来不及向身后被他挤的东倒西歪纷纷叫骂的人群道歉,身子原地一转,右手从人缝中伸了过去,一把抓住了下流猥琐男的持刀右手,牢牢地控制住让他的手动弹不得。

他左手抓住小女生的手臂往回一拉,把小女生拉到了自己身前刚刚挤出来的空隙处,脱离了下流猥琐男的罪恶之爪。

下流猥琐龌蹉男正自闭目陶醉,突然遭此变故,猛然睁开眼睛,四下一扫,顿时就明白发生了什么事。

这是碰到了所谓的见义勇为好打抱不平之辈了,他的心中怒火大盛。

“臭小子,不知道坏人好事猪狗不如吗?”

下流龌蹉男的眼睛一下子变得通红,眼神几乎可以杀人,被孙小平抓住的握刀右手用力挣扎,手中的刀子奋力转动,切削孙小平的手腕。

除此以外,他的左手握拳,向着孙小平的脸上狠狠地打来。

嘴里还不干不净地骂道:“哪个裤裆没夹紧让你这小子蹦了出来,竟然敢来坏爷爷的好事,就让爷爷来教教你怎么做人??????”

孙小平脸色平静,说真的,对于这样的混混流氓,他真的是一点也看不上眼。

要知道,他的干爹王大炮可是他家乡有名的把式(拳师),自小他也是跟自己的干爹学过几手的。

虽说他平时得过且过练得不怎么样,可十几年下来,还是有几下子的,对付下流龌蹉男这种从出手姿势和力度一看就知道是那种只知道耍勇斗狠的打架白痴,他真的一点压力都没有。

孙小平的手上加劲,牢牢地抓紧了那下流龌蹉男的持刀右手,阻止了他的挣扎,让其动弹不得。

同时脑袋急速向着左边一偏,让过了下流龌蹉男打来的拳头,使得他的左手臂一下子就架在了自己的肩膀上。

与此同时,他乘着下流猥琐龌蹉男还没来得及变招的机会,左手探出,一把抓住了对方的胸前衣领。

他用力往前一拖,右膝曲起顺势向上顶向了下流龌蹉男的裆部要害!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回到村里做土豪》<<<<


第三章

“呲!哎呦!”

要害部位遭袭,下流龌蹉男顿时就痛得大声惨叫。

松开了手中的小刀,捂着自己的要害部位,整个身子如同一只煮熟的大虾一样蜷曲蹲了下来。

孙小平一击得手,更不打停。

拳打脚踢肘砸膝撞,噼里啪啦在下流龌蹉男的身上捶个不停,嘴里骂道:“我让你充爷爷,我让你满口喷粪,你个下流坯子,年纪轻轻就知道不学好,光天化日之下就敢对人家小姑娘耍流氓,你家没有姐姐妹妹呀!对着她们耍流氓去,要是没有姐姐妹妹,就回去找你妈。

看看你这一身,人不人鬼不鬼,头发染得像黄狗毛似得,一个大男人竟然还打着耳钉,说是风潮前卫,你这样子,不说是人,就是狗都会被你吓到,我要是你爹,当初就不该养你,就不应该让你这个丢人现眼的货色来到这个世上。”

“大哥,大哥,大爷,我错了!我该死!我不该对着这个小妹妹耍流氓,饶了我这次吧!我再也不敢了。”

那个下流猥琐男被他捶得哭天喊娘,双手抱着头部倒在地上大声求饶不止。

孙小平在这里捶得快活骂得舒心,之前被下流猥琐男耍流氓的小女生小脸却躁得通红,捂住脸蛋嘤嘤地哭了起来。

孙小平叹了口气,停下了手脚,转身对着清新小女生说道:“好啦,小妹妹,不要哭了,今后出门要注意点,身上或者包里面放把刀子,辣椒粉,防狼喷剂什么的,女孩子家家的,要懂得保护自己,碰到坏人,要敢于反抗斗争,你一味地委曲求全退缩忍让,只会让更多的坏人来欺负你。

嗯,等一会儿下车,你先不要急着走,跟我一起押着这小子去派出所做个见证,这种下流坯子,就应该让他接受法律的严厉制裁,不让他接受深刻教训,下次还会这样做。”

满车的人这时才明白发生了什么,在这个扶起摔倒老人都要提心吊胆的年代,孙小平这种仗义出手的行为显得极其难得,大家看向他的目光顿时就变得高山仰止起来。

“好!打得好!”“干的漂亮!”“小伙子要得!”

人群中有人为他喝彩起来,更有人拿起手机拍照,周围还有些个女人看向他目光竟然带有了仰慕,显现出了妩媚的羞涩。

果然,强壮英武的雄性才能吸引雌性动物呀!

孙小平心中感慨不已,心里盘算着是不是找这些女人要个联络方式什么的,看有没有发展一下的可能。

“小伙子,干得不错!对付这种坏分子就是要狠狠滴收拾!”

孙小平身后的一位老大娘拍着他的肩膀,笑眯眯地说道:“不过,你的手好像是受伤了,上面都流血了,来,我这里有创口贴,把伤口包扎一下。”

孙小平低头一看,果然,自己的右手掌的边缘破了一个不大的口子,把自己右手上沾染得到处都是鲜血。

这应该是与下流龌蹉男纠缠的时候,被他手上的小刀刮伤的。

“大娘,谢谢你,没事!这点小伤不算什么!”

他回头冲老大娘道谢,丝毫没把这点小伤放在心上,农村出来的孩子,身上磕磕碰碰的小伤口太常见了,何况,手上的小伤口已经凝结不流血了!

不过他还是接过了创口贴,这是大娘的心意,当然要领情了。

这时,车刚好到了秀沿路车站,孙小平不顾在车厢地上呻吟的下流龌蹉男的求饶,一把抓住他的衣襟,把他拽拉下了车厢。

一边拽着下流男,一边回头招呼那个小女生,准备一块押送下流龌蹉男去派出所。

就在他回头的瞬间,就见刚才还犹如死狗一样的下流龌蹉男猛然间用力一挣,刺啦一声,他胸前的衣服顿时就四分五裂,不过他也成功摆脱了孙小平的紧抓他衣领的右手。

一摆脱孙小平的控制,下流男的身体更不停留。

麻利地在地上一滚,已经离开孙小平的身边。

接着双手往地上一撑,爬起来往左边急窜,把周围好奇观望的人群奋力往两边一拨拉,拔腿就跑,眨眼间就消失在了车站来往的人流中。

逃跑速度之快捷,刘翔都要自愧不如,哪里还有半点刚才在地上装死狗的模样。

把个孙小平惊得目瞪口呆,过了一会儿才反应过来。

他向前追了两步,眼看着追不上,这才悻悻地停了下来。嘴里懊恼地骂道:“跑得倒快,下次不要让我碰到你。”

这时候他感觉到自己的手里面还握着什么东西,低头一看,顿时就高兴起来!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回到村里做土豪》<<<<


第四章

下流龌蹉男刚才剧烈挣扎逃跑的时候,不但把衣服挣得四分五裂,他脖子上挂这根栓着宝塔挂坠的黄金狗链竟然也被挣断留了下来。

“总算没浪费自己的一番手脚,但愿这根不是铜的。”

孙小平嘀咕着,看了看黄金狗链和上面拴着的那个宝塔挂坠,在手上垫了垫,顺手塞进自己的口袋。

他没注意的是,刚才与下流龌蹉男的一番纠缠,右手上已经开始凝结的小伤口又破裂开来,鲜血缓缓地流出,沾染到了那个宝塔状的挂坠上面,挂坠上幽幽的蓝光闪过,上面的血迹缓缓地没了进去,很快消失不见。

孙小平转头想找那个清新小女生聊一聊,看是不是能要上个电话号码或者QQ号微信号什么的,这种小清新,很适合培养一下友情。

嗯!友情来源于交流,没个联系方式,是没法交流出友情的。

没想到那个小女生看也没看他一眼,满脸通红地捂着脸,几步就下了公共汽车,低头钻过人群,飞快地跑掉了。

孙小平惊得目瞪口呆:“你跑的这么快干什么?我又不是吃人的老虎。”

这联系的方式还没留下呢!古人不是说滴水之恩要涌泉相报吗!这套路有点不对呀!

哎!如此清纯可人的小白菜,今后不知道要便宜哪头猪了!

站在原地望着小女生的背影感叹了好一会,孙小平收拾起情怀,在车站的洗手间把手上的血迹仔细地洗干净,又认真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衣着。

向路边的行人打听了一下路和方向,就向着与自己的相亲对象约好的地方走去。

孙小平跟自己的相亲对象约好的是四点在稻香人家见面,稻香人家是一家饭店,在秀沿路也算是小有名气。

内部装修奢华而又不失典雅,提供的菜系全面,不但精致量足,味道还不错。

虽说价格贵了些,但在大家可接受范围之内。周围各个公司众多有着小资情怀的帅哥靓妹都喜欢来这里就餐,日常的生意很好。

不过现在是午后的三点多,一天中最热的时刻,大家都躲在房间里享受空调带来的清凉,没有几个愿意出来受罪的,饭店的生意也就一般。

孙小平走进稻香人家,一个店员立马就迎了上来,说道:“欢迎光临,帅哥,请问是几位?”

“咦!这服务员不错呀!居然一眼就看出了我是一个帅哥。”孙小平心中暗爽不已。

店员是个二十岁左右的年轻姑娘,穿着饭店特制的淡紫色制服,白净而又不饰脂粉的素面娇颜,上面两个小酒窝,声音温柔而有礼貌,让人很是舒心。

“两位!”

孙小平回应道,挑了一个座位坐了下来。服务员提着茶壶过来,给他倒上了茶水。

饭店内部有空调,温度清凉适宜,跟外面炎热的天气比起来,简直就是两个天地。

他喝了一口茶水,拿起餐桌上的菜谱翻了起来,却没有立即点菜。

店员也不以为意,人员没有到齐,自然不能先点菜,要不然你点了菜先吃着,客人来了就显得很没礼貌。

孙小平的座位刚好靠近窗户,透过宽敞明亮的玻璃可以欣赏窗外的风景。

看着窗外马路上川流不息的车流和行人道上匆匆而过的行人,他的心中涌上了一阵伤感。

自己好歹也是一名经历过高等教育的大学生,竟然沦落到了要相亲的地步了,实在是混的凄惨。

不是自己不努力,而是现在的妹子变得太实在,她们谈论的不再是海誓山盟风花雪月的唯美爱情,而是房子,车子,票子。

为了这些,青蛙王子、黑猪王子成了她们的最爱,小三,小四成了她们的首选,自己这种从农村出来,无钱无势力的穷小子又怎么能入的了她们散发着金光的眼睛呢!

正在这时,手机滴滴地响了几声,有短信进来了。

孙小平拿起来一看,原来是自己的介绍人孙大姐发来的:你现在到了没有,我已经把你的相片发给了对方,他们父母对你还是比较满意的,你们先谈谈,要是谈的来,觉得彼此满意,就给我回个电话,我就帮你跟他们家好好说说,都二十七八的人了,也该是谈婚论嫁的时候了,加油!姐等你的好消息。

孙小平给孙大姐回一个OK的表情,放下手机,又无聊的看向窗户外面。

又过了一会,从餐厅的门口走进来一个女人,从外表看约莫着二十三、四的年纪,穿着一套米白色花边袖的丝质长裙。长发微卷,皮肤白皙,左手挽着一个白色的LV提包。

行走移动间,相当地从容优雅,透露出一股知性美。

“七十分,中等!”

孙小平在心中给这个女人打了一个分数,一朵还算不错的白菜。

女人拿起手里的手机看了看,四周扫了一眼,然后毫不犹豫地朝着孙小平的座位走来。

“这不会是自己相亲的对象吧!不是说跟自己同龄吗,怎么看上去这么年轻?”

孙小平心里呯然跳动了一下,没来由的就有些激动,随后又有了一丝疑惑,就凭对方这姿色,虽说不是什么绝色,可也是中等偏上,怎么也应该是珍惜资源,非常抢手的货色,为什么也会成为大龄剩女沦落到相亲的地步呢?这不科学呀!

“你就是孙小平?”

那女人走到跟前开口问道,神色淡然,透着一丝生人勿近味道,口气中有着一种高高在上的傲然。

她上下左右地打量着孙小平,嘴角撇了撇,眼神中的鄙夷与蔑视一闪而过。

孙小平心里莫名地就有了一种不舒服的感觉,他知道自己的穿着普通,不是什么名牌,在公共汽车上挤出了一身大汗,又与人打了一架,浑身不免皱巴巴地,看上去有些狼狈,也难怪被这女人看轻。

他假装没有看到女人的眼神和撇嘴的表情,没有把自己心中的不舒服感觉流露出来。

人家是女人,哪怕再丑也不愁嫁,何况她的姿色还不差,比起自己这个屌丝自然有她为之自傲的本钱。

他从座位上站了起来:“嗯,我就是,你是任紫娟吧!你好,见到你很高兴,请坐吧!”

说完,很绅士地为她拉开椅子,做了个请坐的姿势,再从桌上摆放的餐具中取出喝水的茶杯,为她倒上茶水。

“嗯,你好。”

任紫娟点点头,把手里包放到相邻椅子上,坐了下来。

孙小平也坐了下来,拿起桌上的菜谱,向任紫娟递了过去,“初次见面,我也不知道你喜欢吃些什么?怕点了你不喜欢吃的菜,就没有点菜,挑挑你喜欢的点吧!”

“好吧!”

任紫娟一点也不客气,拿起菜谱翻了起来,边看边说道:“呀!清炒野生虾仁,我最喜欢吃了,嗯,蟹粉豆腐,圈子草头,还有黑椒牛排,再来瓶张裕干红吧,我点好了,你点吧!”

对方刚说完,孙小平心里面便一阵抽搐!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回到村里做土豪》<<<<


第五章

他的记忆力不错,任紫娟点的这些菜都是稻香人家的招牌菜,都是所谓的明珠本帮菜。他清晰地记得清炒野生虾仁的价格是138元,蟹粉豆腐88元,圈子草头98元。黑椒牛排68元,再加上168的张裕干红,这加起来可是五百多块了。

先前看菜谱的时候孙小平还在嘲笑城里人的傻帽,那个野生虾仁在孙小平老家的那条小河里面多的是,很多时候都用来喂鸡鸭鹅的。

还有圈子草头名字起的挺好听的,其实就是老家种的苜蓿草和猪大肠。

这种不入流的东西竟然卖出了如此的高价,让孙小平想起了一个网上流传已久的笑话,“此处人傻钱多!”

没想到一转眼,傻帽的牌子就挂到了自己的头上了。

并不是不是孙小平舍不得钱付不起账,他的工资虽说不太高,这点钱他还是不放在眼里的。

今天他来相亲之前特意取了一万块,为的就是要是两人互相看对眼了,说不定要给对方买个东西什么的。

可这是两个人吃饭,红酒就不说了,你一个人就点了四道菜,还是朝着饭店招牌菜下手,完全不顾对方喜好和感受。

这男方都还没点菜呢!总不能男方一个菜也不点,就吃你点的菜吧!

不说吃不吃得完,按照中国人的传统,这顿饭肯定是男方付钱的,对方的这种行为明显就是对孙小平的不尊重,把他当成了凯子。

孙大姐说过对方是幼教老师,是有文化涵养的知识青年,不可能是那种脑残和只顾享受的腐女。

而且,现在是两人相亲第一次见面,她这样做的目的就值得深思了。

要么就是对方根本就不愿意继续相处,准备以这种方式让自己知难而退,也有可能是对方对自己的考验,看自己是不是大方磊落。

可不管是哪种可能,这都是一个不好的预示。

想起之前她审视自己时眼中的鄙夷与轻视,这次相亲的结果已经显而易见了。

而且最主要的是,孙小平清醒地认识到,这么一个时尚靓丽的女人,凭着自己有限的工资,根本满足不了她对美好生活的追求。

这么想也许有些自己看轻自己意思,但美好的愿望毕竟代替不了残酷现实。

像那个出演过兵哥哥的xx强,几年打拼上亿的身价,他那个x蓉的老婆都能劈腿他的经纪人,更何况是自己这个穷屌丝,根本没法养得起这只天鹅。

可以预见,即使两人走到了一起,自己头上帽子说不定哪天就会变成绿色。

搞不好还要给隔壁老王老张养一养孩子,做一做便宜老爹

“这不是自己能够拱的小白菜呀!”

孙小平无声地叹息,放弃了某种奢望,心中顿时坦然。

他接过菜单,随便地点一个辣子鸡块,又怀着某种恶趣味,再要了一个牛鞭汤,然后招手叫来店员,把菜单递给了她。

他的心情是愉悦的,因为他清晰地看到,当他说牛鞭汤的时候,任紫娟地眉头皱了皱。

店员拿着菜单走后,两人一时都没有做声,餐桌上气氛有些冷场。

“不能这样子,男人么,什么时候都该主动。”

孙小平这样想着,开口问道:“嗯!任紫娟,是做什么的工作?看你的样子,挺知性美的。”他知道她是幼教老师,这是他没话找话。

“孙大姐没有对你说吗?”任紫娟吃惊地扬了扬眉头。

“没有,孙大姐只是对我说你这人挺好的,让我见见。”

孙小平说谎不打草稿,一脸的诚恳,还带着种期盼。女人总是喜欢听男人夸奖自己的,他就捡着这些说。

任紫娟傲然的神情果然柔和了许多,嘴角弯了起来,说道:“哪有孙大姐说的那么好,我是幼教老师!”

“在明珠这边的幼教老师工资应该很高吧!上次网上报道一个幼教老师月收入都有五万,让我都有去应聘幼教的冲动了。”孙小平有些好奇的问道。

“哪里可能有那么高的工资,应该是骗人的,要不就是贵族式的幼儿园,一般普通幼教绝对不会有那么高的,像我的工资才五千不到,年底奖金两万,其余别的收入就很少了。”任紫娟解释道。

“哦!是这样呀!”孙小平点头,一下子又没什么话可说了,场面又冷了下来。

过了一会儿,任紫娟先开口了:“你父母是做什么的?”

“这就是要盘根底了!”

孙小平心中想着,嘴里说道:“我父母都是农民,现在都在湘省农村种地。”

任紫娟地眉头挑了挑,说道:“都是农民呀!可孙大姐不是说你身份证上是明珠的户口吗?”

孙小平解释道:“我是因为当时考上了XX大学,把户口迁到了学校,从学校重新办了身份证,所以是明珠户口。”

“哦!是这样呀!”

任紫娟想了想,又说道:“那凭着你现在的条件,你能够买得起房买得起车吗?要知道,没有车,没有房子,在明珠可没有哪个女人会愿意嫁给你!”

“该死的,又是买房买车!”

孙小平心里吐槽,他的前几任的女友,都是因为房子与车子的事情与他做一阵短暂的炮友后,毅然转身离去,这是他心里的隐痛。

文明在进步,社会在发展。

中国女人的胃口越来越大,不知道什么时候起,结婚就同有房有车联系在一起,简单的四个字,却饱含着中国男人难以承受的重压。

在国内,有钱人毕竟是少数,像孙小平这种从普通家庭出来的孩子占了绝大部分,他们刚刚走上工作岗位,收入不多,储蓄有限,又有谁有能力在城市里买的起房子车子呢?

所以大多数年轻人为了结婚生子延续后代,他们只有去啃老,去剥削压榨父母,拿着父母的血汗钱去买房买车,满足女人越来越大的胃口。

“会买的起房,买的起车的。”

孙小平笑了笑,自信地说道,“我的工资八千多,这两个月为公司拉回来好几个订单,光提成就有九万多块,只要我继续努力下去,房子,车子一定都会实现的,”

孙小平现在在丽人服饰有限责任公司上班,从事的是牛仔裤的制版打版工艺,最近,他把自己所制作的裤版拿到了明珠贸易洽谈会上寻找商机,利用在大学期间与加拿大留学生约翰练会的一口流利的英语口语,成功地拉到了几个大额订单。

这是他自信的来源和底气,也是公司同事孙大姐看重他,愿意为他介绍对象的主要原因。

任紫娟眉头皱了起来,说道:“那你觉得会有女人等着你买车买房吗?你也知道,在明珠生活不易,凭你的收入,要买房买车的话可是要积攒不少年。”

孙小平耸耸肩膀,摊手说道:“这就没办法了,这就像是风险投资,短期看不到什么效益,但可见的将来收益将很好,就看你有没有这个信心和眼光,我相信只有这种投资的效益才是最美满的。”

孙小平很绅士打开餐具,再用茶水把餐具洗了一遍,递给了任紫娟,说道:“人是钢,饭是铁,一切以自己的肚子为重,女士,请!”

说完,当先举筷子伸向了圈子草头这道菜,先用小碟子为任紫娟装了几块,递给了她。

不管之后两人成不成,最少现在两人在一起吃饭,作为男人,起码的殷勤还是要做一做的。

可下一秒,对方的吃相便让他浑身起了鸡脖疙瘩!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回到村里做土豪》<<<<


版权声明:未经书面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对既成事实本站将保留所有的权利。

无相关文章

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