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角是陆云孝的小说《大昏君》全文免费阅读_大昏君小说最新章节

小说:大昏君

作者:饿狼传说

主角:陆云孝,陆天雄

类型:军事历史

简介:昏君?文豪?一代无良公子的攀登之路。
主角是陆云孝的小说《大昏君》全文免费阅读_大昏君小说最新章节

《大昏君》在线试读

第一章

“救命啊!”
一声凄厉而又惊恐的惨叫声仿佛夏夜划破天际的惊雷,原本热闹非凡的街市顿时安静了下来,几秒钟之后,当行人们看清楚被众多家奴簇拥的陆云孝的时候,这才反应过来,纷纷落荒而逃。
商贩慌忙卷起地摊逃命,妇人抱着哭闹的孩子狂奔,就连那些原本兴致勃勃逛大街的大姑娘小媳妇也都吓得花容失色,慌不择路,不小心撞翻了几个水果摊也不在意。
目睹满大街惊慌失措的行人,以及狼藉一片的大街,陆云孝阳光灿烂的微笑凝固了。
不就是调戏一下小娘子嘛!没必要这么大反应吧?
“小娘子!别着急走啊!”跟随陆云孝而来的六个家奴拦住了小娘子的去路,一个个嬉皮笑脸,看来以前没少干这种事情。
被拦住的小娘子俏脸煞白,如黑宝石一样的眸子里盛满了惊恐与绝望。她双臂抱着胸部,略显单薄的娇躯缩在墙角瑟瑟发抖,想要再次尖叫,但旋即又满脸的颓然。
她知道,没人会来救她,她的清白很快就会被面前这个人面兽心的陆公子玷污了!
“小娘子,我家公子养的小松鼠不见了,是不是跑到你的裙子里面了?”
“我看见了,就是藏在小娘子的裙子里!”
“那还愣着干什么?赶紧找啊!”
这群家奴你一言我一语,满脸的猥琐笑容,说话的时候还有两个家奴想要去掀开小娘子的襦裙,受到了极大惊吓的小娘子只是拼命的捂着裙摆,秀眸中噙满了泪水,拼命的摇头,却不敢再大叫。
“公子,这小娘子长得不赖啊!身材和相貌都是一等一的!”一个满脸谄笑的家奴凑上前来讨好公子。
只要公子给他一个肯定的眼神,他就马上吩咐其他人把这小娘子装进麻袋里扛回去。这种事情他们做的太多了,早就轻车熟路了。
在陆府,只要能够让公子开心,他们什么事情都做得出来。哪怕公子想要他们的老娘,他们也会毫不犹豫的奉献上。
陆云孝的脸顿时就拉了下来,他抬手就狠狠的抽了一记这献媚的家奴的脑袋,觉得不解气,又狠狠地踹了一脚,大骂道:“滚!都给老子滚!”
其他家奴看到公子生气,吓得纷纷后退,那名小娘子瞅准了时机,赶忙提着裙摆落荒而逃。只是她跑得太急,没看清脚下,摔了一跤。
“小娘子,小心啊!”陆云孝觉得自己表现的机会来了,于是就露出了自认为最阳光温暖的笑容,上前来搀扶。
小娘子惊呼一声,转身就钻进了一条僻静的胡同里。一众家奴也跟着追了上去,陆云孝担心出事,只好追了上去。
小娘子慌不择路,没想到这却是一条死胡同。现在被陆云孝的一众家奴围堵,显然是插翅难飞了。
逃无可逃的小娘子如水的眸子在呼哧呼哧的喘着粗气的陆大少的身上打转,她认命了,与其被这恶少羞辱,还不如主动一点,说不定能够博得一个侍妾的名分,也不至于没脸见人!
这么想着,小娘子银牙一咬,羞答答的低垂着脑袋,声若蚊蝇的呢喃道:“公子,奴……奴还是第一次,万请公子怜惜!”
说着,这小娘子竟然解开了腰间的布带,襦裙松开,露出了雪白的肌肤,被粉红亵衣包裹的丰满胸脯。
家奴们眼睛直了,陆云孝的眼睛也直了。
我X!这是什么情况?这狗日的死鬼以前是有多么的仗势欺人啊?这小娘子如此主动,莫不是想要趁着哥亲近她的时候咬死哥吧?
咕咚——
陆云孝艰难的咽了口口水,背过身去,摆了摆手,“咳咳……那个,你走吧!本公子对你没兴趣!”
小娘子愣住了,家奴们也愣住了!
短暂的错愕之后,小娘子赶忙系上襦裙,一阵风似的冲出了胡同,转眼就消失在胡同尽头。
“公子,这……”
看到这帮家奴,陆云孝就气不打一处来,这群家伙简直就是败坏哥的名誉啊!剜了一眼这些家奴,陆云孝这才从牙缝里挤出来两个字,“回家!”
如同黄灿想的那样,陆云孝的心情确实很坏。这是他第一次上街调戏良家妇女……不对,应该是泡妞,竟然就引起了如此大的反应,难道哥就这么惹人厌吗?
陆云孝是一个二流大学机械工程专业的学生,本来憧憬着毕业后可以和好不容易泡到手的女友结婚,可是刚刚毕业却收到了女友的分手信。万念俱灰的陆云孝独自在酒吧买醉,晕晕乎乎的从酒吧出来,却被一辆失控的大货车撞飞。
当他再次醒来的时候,却发现自己身处一个完全陌生的房间。再然后,他明白了,自己穿越了!
从这幅皮囊主人的残存记忆中,陆云孝知道,这个倒霉蛋竟然和自己的名字一样,最重要的是这倒霉蛋竟然还有一个做太守的老爹!而且这个老爹非常宠溺“他”,就算陆云孝想要天上的星星,老爹也会找人从天上摘下来。
只是让陆云孝恼怒的是,这个倒霉蛋以前做过太多缺德的事情,以至于他现在的名声非常的坏,简直就是臭不可闻。
喏,刚才街上行人的反应就是最有力的明证!
陆云孝知道,这个倒霉蛋……不对,应该是自己就是一个人见人厌,狗见狗嫌的恶霸。
陆云孝叹了口气,仰面朝天。他决定从今天开始,要做一个“五好青年”。
一路小跑回到陆府,陆云孝就钻进了自己的房间,随后关上房门,一屁股坐在书案后的太师椅上,思考人生。
一直小心翼翼的跟随在陆云孝身后的几个家奴差点被房门撞塌了鼻子,众人面面相觑,继而老老实实的站在门外,以免触了公子的霉头。
陆云孝为自己倒了一杯早就凉透的茶,咕咚咕咚的猛灌一口。冰凉的茶水入肚,他这才感觉到恼火的心情好了一些。
将茶杯随意的丢在桌案上,陆云孝就很不雅观的翘起了二郎腿,望着窗外发呆。
“既然没办法回去,那就努力融入这里的生活!”陆云孝喃喃自语道。
从倒霉蛋残缺的记忆中,陆云孝知道,这片异域大陆上有很多大小不等的国家,但最显赫的有八个帝国,分别是齐,燕,韩,赵,宋,梁,魏以及大蒙。
这个格局倒是很像古华夏国的战国时期。
而“陆云孝”的老爹名叫陆天雄,齐国太守,负责镇守齐国三大行省中最富饶的丰华行省,属于张作霖一样的大军阀,土皇帝。
而“陆云孝”的老娘小娘一共有十个,还有两个姐姐,不过早就已经嫁作人妇。而十八岁的“陆云孝”则是陆天雄唯一的儿子,也是陆家的唯一继承人。
大齐帝国历经七代,这一任皇帝名叫白鸣山,而今年,按照大齐帝国的年历计算,应该是大齐帝国463年四月。
至于其他的事情,这倒霉蛋的记忆中就没有了。
正当陆云孝准备起身出去散散心的时候,门外却突然传来了一个女人哽咽的抽泣声,以及家奴们的呵斥声。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大昏君》<<<<


第二章

陆云孝轻咦一声,起身打开房门,看到门外的家奴正在推搡着一名满脸泪水的中年妇人。
本已不抱希望的中年妇人看到陆云孝,马上推开那几名家奴,踉跄着扑倒在陆云孝的面前,一边磕头一边哀求道:“公子,求求你……”
陆云孝看了看眼前的人,眉头紧蹙,将询问的目光投向了身旁的黄灿。这厮是陆府的管事之一,因为擅长阿谀奉承,极得倒霉蛋的欢心,所以一直被倒霉蛋留在身边使唤。
这厮见陆云孝有意询问自己,心下大喜,急忙上前,“这贼婆娘不知好歹,打扰了公子清静,小人这就赶她走!”黄灿满脸谄笑的凑上来,点头哈腰的,一副哈巴狗的姿态。
看到这厮一副欠揍的谄笑,陆云孝就觉得手痒,不过,他最后还是忍住了想要出手教训一番的冲动。
黄灿一努嘴,其他几名家奴就撸起袖子,拽着这中年妇人往外走。可是这中年妇人却不依不饶,任凭那些家奴怎么拖拽,就是不肯走,只是一个劲的磕头求救,就连额头上都磕出血来也不在意。
“你们几个滚蛋!”陆云孝瞪了一眼那几个拖拽着中年妇人的家奴,当他的视线再次落在中年妇人身上的时候就变得温柔了一些,勉强挤出一抹微笑,说道:“那个什么……你且起来说话!”
陆云孝不明白发生了什么事情,但他好歹也在这陆府待了十天了,多多少少也有了一点公子的威势。
“多谢公子,多谢公子!”中年妇人转泣为喜,胡乱抹了一把脸上的鲜血和泪水,却并没有起身。
陆云孝轻叹,吩咐一名家奴帮这中年妇人止血,随后看向黄灿,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
黄灿心思玲珑剔透,赶忙凑到陆云孝耳旁,将事情的来龙去脉小心翼翼的讲了一遍。
原来这中年妇人是薛妈,世代都是陆家的奴仆。刘妈有一个十四岁的女儿,名叫薛小玉,天生一副美人胚子,长得娇憨可人。色心大起的“陆云孝”就让薛小玉服侍自己,可是因为薛小玉誓死不从,还伤到了“陆云孝”,大怒之下的“陆云孝”就把薛小玉打了一顿,然后卖去青楼为娼。
可是青楼的老鸨却嫌弃薛小玉浑身是伤,还要花费她医药费,所以只肯给五两银子。黄灿觉得不划算,就把薛小玉带回来休养,准备过几天再卖。
而薛妈为了解救女儿,冒死闯进陆云孝的宅院,找陆云孝求情。
“我X你老母的!”听黄灿这么一说,陆云孝就忍不住低骂了一句,这狗日的“陆云孝”竟然连十四岁的小女孩都不放过,说他是禽兽都是抬举他了。
骂完之后,陆云孝就愣住了!哥好像把自己给骂了!
不多时,薛小玉就被一个家奴带来。看到母亲,薛小玉再也难掩心中悲苦,母女两人相拥而泣。
过了一会,薛妈这才意识到失礼,赶忙拉着女儿重新跪下,并且要求女儿给公子叩头谢恩。
在薛妈看来,公子没把女儿卖进青楼,这就是对他们一家天大的恩德。
薛小玉不敢违拗母亲,只好跪下,叩头谢恩。本以为做了一件好事而自鸣得意的陆云孝却轻易的捕捉到薛小玉秀眸中一闪而逝的怨毒,虽然薛小玉已经很努力的掩饰了。
陆云孝感觉到一阵的心痛,就好像有人在他的心脏上狠狠地扎了一刀。
陆云孝深吸一口气,既然要做“五好青年”,那就从现在做起,从薛小玉开始吧!
“小玉,你留下来!至于薛妈,你这几天不用去厨房干活了,把伤养好再说!”
薛妈和薛小玉纷纷面色煞白,过了一会,这才很不情愿的磕头谢恩。他们一家人都是陆家的奴仆,主子让他们做什么他们就得做什么,没有任何反抗的权力。
处理完这事,陆云孝就转身回房了。这房间布置的十分奢华,恐怕皇帝老子的寝宫也不过如此吧!
这房间里的字画古玩什么的倒是很多,还有很多大号的木柜。陆云孝随便打开了一个木柜的抽屉,顿时瞳孔微缩。
抽屉里整整齐齐的摆放着几个古色古香,雕刻着各色花纹的木盒。陆云孝有些好奇,拿起木盒,打开一看,顿时就愣住了。
这木盒内盛放的竟然是一件淡紫色的诃子!
齐国的社会风尚类似于古华夏开放的唐朝,女性的内衣大多以诃子为主,其实就是一种无带的内衣。
随后,陆云孝又将其他的几个木盒也都打开。里面装的也都是诃子。颜色各异,款式各异,材质各异,大小各异,应该属于不同的女人的。
陆云孝倒吸了一口冷气,这厮竟然有这种嗜好?
随后,陆云孝随手翻看着其中一个木盒的底部,发现底部雕刻着一排端正的小楷——大齐帝国461年十月,春风楼花魁,花如月。
接着,陆云孝又翻看了其他的木盒底部,无一例外,全都雕刻着某某年某某月,某某人的字样。看来这个大木柜里装的都是这头禽兽的泡妞战果!
陆云孝粗略的估算了一番,这大木柜里少说也有一百个木盒。也就算是,这头禽兽至少糟蹋了一百个女人!
奶奶个熊的,不是人啊!
陆云孝狠狠地将木盒砸在地上,觉得不妥,又捡起来装进了柜子里,随后大喊道:“来人……”
很快的,薛小玉走了进来,怯生生的应了一声,“奴……奴婢在!”
陆云孝转身,发现这小妮子的俏脸上满是忧虑,秀眸中更是夹杂着些许恐惧,顿时就心软了下来,柔声安慰道:“去把黄灿他们叫过来!”
薛小玉吓了一跳,噗通一声跪了下来,二话不说,先磕了三个响头,这才讨饶道:“公子饶命啊!”
陆云孝愣了几秒钟,这才明白过来,敢情这小妮子以为自己会让家奴把她绑起来,然后再做那种事情。
阿弥陀佛,罪过罪过!
陆云孝努力的挤出了一抹微笑,“小玉,我不是那个意思!我是准备……唉,算了!”
他自己也明白,想要一下子消除小玉对自己的恐惧是不可能的,无奈之下,只好大声喊道:“黄灿,滚进来!”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大昏君》<<<<


第三章

陆云孝话音刚落,黄灿果然就像是一个滚地葫芦似的滚进了房内,脸上仍然堆满了廉价的谄笑,一双绿豆大的小眼睛却滴溜溜的在小玉的身上转来转去。不用说,这小玉绝对是万里挑一的美人,看得黄灿一阵心痒。
公子把小玉叫进来,肯定是要办事的。只要公子努努嘴,他就马上把小玉五花大绑,任由公子享用。
“把这个柜子搬出去烧了!”陆云孝大手一挥,干脆利落,“就在院子里烧!”
“这……”黄灿瞪大了眼睛,这大木柜里装的可全都是公子的收藏啊!黄灿不得不惊讶了一番!
接触到陆云孝阴冷的目光,黄灿打了个哆嗦,赶忙出去吩咐家奴们把这大木柜搬了出去烧毁。
扫了一眼院内正在熊熊燃烧的大木柜,陆云孝的嘴角浮现了一抹意味深长的微笑,随后转身去了书房,黄灿屁颠屁颠的跟在后面,十足的哈巴狗模样。
陆云孝的书房很大,藏书量很丰富,足有三千多册。他想要寻找《大齐律法》,以及有关这异域大陆的地理方面的书籍,但偏偏这倒霉蛋的记忆中没有这方面的东西。无奈之下,陆云孝只好让黄灿这厮去书架上翻找。
黄灿小时候念过两年的私塾,也认得几个字。公子刚刚说完,他就点头哈腰的应承了下来,一阵翻找之后,果然三本公子所要的书籍。
接过小玉递来的热茶呷了一口,陆云孝这才随手翻开《大齐律法》,然后他的眼睛就直了。
这书里文字都是从右往左的竖排,还是繁体字,连标点符号都没有,简直就是两眼一抹黑,这书怎么看?
深深吸了一口气,陆云孝还是决定看下去。大不了自己用标点符号隔开就是了。
只不过他已经用了十几年的签字笔,不习惯用毛笔啊!
略微沉吟,陆云孝就吩咐黄灿去找工匠制作签字笔。而陆云孝所要的签字笔其实就是依据中世纪的欧洲所使用的鹅毛笔,只不过在这鹅毛笔的外面加上了一根细竹筒,再用丝线固定住就OK。
虽然黄灿不太明白什么是签字笔,不过却不敢怠慢。幸好府内就豢养了三名工匠,不消一盏茶的功夫,两支签字笔就完工了。
陆云孝用新鲜出炉的签字笔蘸了蘸墨水写了几个字,感觉马马虎虎还可以。随后,他就开始认真的翻看《大齐律法》,并且用标点符号隔开。
小半个时辰之后,一名俏丽的丫鬟走进书房,盈盈福礼之后就笑着说道:“公子,夫人让您过去一趟!”
这名丫鬟所说的夫人指的是陆天雄的正妻柳星华,至于陆天雄的其他九个小妾,则在夫人前面冠以姓氏,以做区分。
“彩芸姐,大娘有没有说找我有什么事?”陆云孝起身,跟在俏丽丫鬟的身后,询问大娘找自己的缘由。
作为陆家的未来继承人,不仅仅陆天雄宠溺陆云孝,就连陆天雄的妻妾们也都十分宠溺陆云孝。特别是掌管陆家内宅的正妻柳星华,更是将陆云孝当作是自己的亲生儿子看待。
彩芸虽然是柳星华陪嫁来的丫鬟,但地位超然,其他九名如夫人见到她也要客客气气的。而陆府内的下人们更是恭恭敬敬的称呼她为彩芸姐,就连陆云孝这个小魔头也不例外。
彩芸回眸,掩嘴轻笑,“公子不必多问,到时候夫人会告诉您的!彩芸只能说,这是好事呢!”
彩芸姐今年二十有五,正值青春年华,肤白如雪,身材更是火辣。她这么一笑,更增添了几分妩媚。
每次陆云孝看到她,总是会忍不住偷瞄彩芸饱满的酥胸。若非彩芸是那便宜老爸的通房丫头,陆云孝还真是会忍不住下手呢!可惜了!
听彩芸这么说,陆云孝就挠了挠头,左思右想也想不明白彩芸所说的好事到底是什么事。
“彩芸姐!您就稍微透露一点,一点点就好!”百思不得其解的陆云孝只好耍赖,抓着彩芸的胳膊一个劲的摇晃。
彩芸也早就习惯了公子这般姿态,咯咯娇笑,花枝乱颤的。她这么一笑,胸前的两只大白兔就蹦蹦跳跳的,看的陆云孝直咽口水。
后世中的陆云孝是个“矮穷矬”,长相黝黑,好不容易泡到一个女朋友,连小手都没牵过就分手了,陆云孝一直引以为憾。
“好啦好啦!怕了你了!”彩芸一巴掌拍飞陆云孝还想继续下滑的怪手,咯咯娇笑道:“公子今年已经十八岁了吧?夫人可是早就盼着抱孙子呢!”
说完,彩芸还抛了个媚眼,再次掩嘴低笑。
我X!再乱抛媚眼,哥就把你就地正法,哼哼!只可惜,他是老爸的通房丫头,唉……
听彩芸这么一说,陆云孝顿时就愣住了,过了好一会,这才不确定的问道:“彩芸姐,你的意思是……”
“公子有福气了!”彩芸循循善诱,低声说道:“夫人在后花园举办了一个诗会,邀请了十七名城内才色双全的小娘子!”
十七名?
陆云孝嘴巴张大,一时间有些反应不过来。
他倒是知道,所谓的小娘子指的是待字闺中的女子,而大娘用诗会为噱头邀请了这么多小娘子,其真实目的自然是帮陆大公子挑选媳妇了。
不过很快的,陆云孝的脸就拉了下来。大娘这么做不是明摆着给自己相亲的吗?说的难听一点就是包办婚姻,对于这种事情,陆云孝有一种本能的抵抗。
“那个什么……我先去一趟茅房!”
陆云孝刚想转身开溜,没成想彩芸竟然一把抓住了陆云孝的手腕,咯咯娇笑,“这一次公子非去不可,否则彩芸可不好向夫人交代呢!”
陆云孝拼命的挣扎,但彩芸的小手竟然像是铁钳一样,陆云孝竟然动弹不得,大惊之下,他下意识的询问道:“莫非彩芸姐是习武之人?”
“只是跟着夫人学了几手擒拿手而已!”彩芸咯咯娇笑,随后像是拖死狗似的拽着陆云孝朝着后花园的方向走去。
“彩芸姐,你是说大娘会武功?那她练得什么武功?九阴白骨爪还是降龙十八掌?”陆云孝顿时来了兴致,主动凑上前来,两眼放光的盯着彩芸。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大昏君》<<<<


第四章

“什么九阴白骨爪?”彩芸秀气的眉毛微蹙,“那是什么武功?怎么没听说过?”对于彩芸来说,她从未听过这样一门武功,甚至从来没有听过这样一个东西。
陆云孝打了个哈哈,“那个……咳咳,我也是听说书人讲的,听说是天底下最厉害的武功!”
彩芸的秀眸中掠过一丝难以察觉的神采,像是也来了兴致似的,笑着说道:“当真?不过我却没听大夫人谈起过!”
两人一边说话一边往大夫人所在的西院走去。走入院中,陆云孝就看到一个云髻高挽,露出一段雪白颈勃,衣着华丽,气质高贵的中年美妇俏立院中。
陆云孝赶忙快步走上前去,给这中年美妇问安。这中年美妇就是陆府的大夫人,也是最疼爱陆云孝的柳星华。
陆云孝可是记得很清楚,在他刚刚来到这个陌生世界的时候,自己的这幅皮囊孱弱不堪,陆府中的大大小小十位夫人可是昼夜守候在他身旁,照顾的十分细致周到。这让陆云孝一度非常的感激。
“好好好!”柳星华慈爱的轻抚陆云孝的脑袋,随后拉着陆云孝的手走出小院,来到了后面的大花园中。
作为丰华行省的土皇帝,陆天雄修建太守府自然也是最豪华宽敞的,说它是缩小版的皇宫也不为过。仅仅是后花园就有十几亩,里面栽种着各种奇花异草,踏步其中,顿感芳香扑鼻,心旷神怡。
穿过层层叠叠的花圃,陆云孝很快就听到了几个女孩子如银铃般的笑声,仿佛春日中传堂的蝴蝶,撩人心扉。
陆云孝刚想凑近看看,却被柳星华拉住了。柳星华做了一个噤声的手势,随后拉着陆云孝来到了一个大花圃的一侧,猫腰躲在花圃后面。
透过这话花圃,恰好能够看到十几个姿容各异,气质不同的女子盘膝坐在绿草地上,有的三两个凑在一起说说笑笑,有的高声朗诵诗文,还有的很豪迈的举杯痛饮,完全抛却了女儿家的矜持。
陆云孝顿时眼睛都直了,做了二十年的老处丶男实在是太辛苦了,所以他很可耻的……大咽口水。
陆云孝这幅痴样早就看在柳星华的眼中,她面带微笑,大感欣慰,旋即小声说道:“这些都是才色双绝的大家闺秀,云孝有没有看上眼的?”
陆云孝又忍不住咽了口口水,眼珠子都快飞出来了,恨不得将这些MM全都塞进眼睛里。至于什么包办婚姻之类的事情,早就忘完了。
大夫人的眼光果然毒辣,这些小娘子全都是天姿国色,而且气质各异,陆云孝哪个都不想错过!
“要不大娘帮你选吧!”柳星华看在眼里,喜在心里。
其实柳星华如此着急陆云孝的婚事,一来是想找个女人帮她管管陆云孝,好收一收云孝的心,免得他整天游手好闲。而最主要的原因则是陆云孝乃是陆家的独苗,将来陆家家业的继承人,赶紧结婚生子,她也想早点抱孙子。
“好,那就依大娘吧!”陆云孝一咬牙,干脆将选择权丢给了大娘,这么多的MM,如果让他自己挑,还真是不好选。
陆云孝刚才可是看过了,这么多小娘子哪个都是美的冒泡泡,娶哪个都不吃亏!最重要的是,赶紧摘掉童子鸡的帽子,嘿嘿!
“如此甚好!”柳星华眉开眼笑,凤眸眯成了一条缝,心里也美滋滋的。这孩子虽然游手好闲,但为人还是很孝顺的,婚姻大事交给自己做主,果然没有白疼他!
柳星华刚想给陆云孝挑选一个最漂亮,最有才华的媳妇,却陡然发现陆云孝的手中还拿着一本书,这混小子该不会拿的是春宫图册吧?
陆云孝尴尬一笑,面色涨红,过了一会,这才说道:“这个……孩儿也是无聊,所以随便拿了本书看看!”
柳星华接过那本书,随意的翻看了一眼,随即柳眉微蹙。这本书并非是春宫图册,而是一本《大齐律法》。
她抬头看了看满面尴尬的陆云孝,又看了看手里的《大齐律法》,莫非摔了一跤就摔得懂事了许多?
柳星华很高兴,她很想将这个好消息分享给老爷以及其他九个妹妹,不过转念一想,又打消了这个念头。她太了解这个混小子了,肯定是这混小子刻意想要讨好自己,所以才搞了这么一出!
嗯,虽然话是这么说,不过也不排除这小子真的想要求上进的可能,先观察一段时间再说!
回到自己房间的时候,黄灿已经将陆云孝所需要的书籍全都找好了,整整齐齐的码放在书案上。
看到公子回来了,薛小玉赶忙泡了一杯热茶,小心翼翼的递到了公子的面前,怯生生的说了句公子请用茶,这才缩回了角落里,耷拉着脑袋,不敢抬头去看公子一眼。
让小玉觉得奇怪的是,今天的公子好安静啊!
她还真是很少看到公子居然如此专心致志的读书。又过了一会,仍然没有察觉到有动静,小玉这才小心翼翼的抬眸,两颗乌溜溜的眼珠子在陆云孝的身上扫来扫去。
这个恶棍肯定是在看诸如春宫图册之类的荒淫书册才会变得如此安静!
想到这里,小玉不自觉的打了个寒颤,眼睛在瞄向了书房大门,准备在公子兽性大发之前赶紧逃跑。
如果实在逃不了,小玉还有最后一招。她的腰间别着一把匕首,这是她最后的依仗。这把廉价但却锋利的匕首已经接连三次吓退了公子,她的清白这才得以保全。
当然,小玉可不敢用这把匕首捅死公子。她是留着这把匕首自裁的,若她伤了公子,他们全家都要陪葬。
唯一让小玉疑惑的是,这个恶棍之前还嚷嚷着要把自己卖到青楼,可是不知道为何却突然间改了主意,仍然让自己贴身服侍!以她对这恶棍的了解,这恶棍肯定对自己贼心不死!
正当小玉满脑子胡思乱想的时候,陆云孝长长的伸了个懒腰,小玉以为公子想要行暴,俏脸煞白一片,作势准备逃跑。
陆云孝没有察觉到小玉的异常,只是喝了口快要放凉的茶水,这才起身走到旁边的小床上,躺了下去。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大昏君》<<<<


第五章

这《大齐律法》实在不是人看的,没有标点符号,而且文字晦涩难懂,好在还能勉强理解,不至于两眼一抹黑。
陆云孝不是这个世界的人,自然读不懂这些文字,看习惯了白话文的他,在这些文言文面前,简直要成了文盲。
而且看书看了这么久,陆云孝实在是有些累了,于是便放下了书本。
躺在床上,很舒服的呻吟了一声,陆云孝的眼睛无意间扫到角落里站着的小玉身上,顿时计上心头。
既然看着累,那就让别人给自己读,哥真是有才!
“小玉啊!”
“公子……”小玉吓得娇躯颤抖,俏脸更显苍白,哆哆嗦嗦的应了一声,仍然不敢抬头去看陆云孝,这恶棍该不会又想到什么BT的法子来折磨自己了吧?
“那个……你认字吗?”陆云孝半躺在小床上,翘着二郎腿,一边晃悠着一边打量着小玉,嘴角浮现一抹浅浅的微笑。
这小妞长得还真是水灵,只是胸部稍微小了一点,不过没关系,可以慢慢发育,不着急!若是再长几年,说不定就能出落成一个大美人,到时候哥就要……嘿嘿!
先忍两年,顺便树立一下哥伟大光辉的形象,以此打动这小妞的芳心,嗯……就这么办!
“只……只懂得一点点!”
在小玉九岁那年,曾经在老爷的书房做过一年的打扫丫鬟,自然也就有了读书识字的机会。这件事情整个府上都知道,这恶棍怎么明知故问?
看来这个恶棍又在打自己的坏主意了,小玉不由得下意识摸向腰间的那把破匕首,时刻准备着以死相逼。
陆云孝轻抚下巴,晃着二郎腿,眼睛已经飘向了窗外,自然也就没有察觉到小玉此时的表情和小动作。
很快的,陆云孝哗啦一下子从床上跳了起来,在小玉惊恐错愕的眼神下走到桌案前,提笔在白纸上画了一个逗号,句号,感叹号,随后又躺回了小床上。
“等一会我让你加逗号或者句号的时候,你就在书中标明标点符号!至于逗号和句号,还有感叹号,我已经写在纸上了!”
小玉下意识的凑近一看,顿时就愣住了。这像是小蝌蚪,小圆圈之类的东西就是所谓的标点符号?
赶忙抓起《大齐律法》,又瞄了一眼陆云孝,没有看到恶棍脸上的猥琐笑容,小玉这才松了口气,仍旧缩在角落里。
直到此时,小玉这才发现自己手上的并非什么春宫图册,而是一本《大齐律法》!
咦?这恶棍怎么会看这种书?莫非这恶棍转性了?
不过很快的,小玉就否定了这种荒谬的想法。俗话说得好,狗改不了吃屎,这个恶棍怎么可能转性呢?
只是所谓的逗号和句号是做什么用的?
小玉大概扫了一眼,随即秀眸一亮。这小小的标点符号掺杂在字里行间,竟然如同画龙点睛一样,恰到好处的隔开了那些拗口晦涩的字句,让人一目了然,当真是妙不可言,就是不知道这标点符号是哪位才子鸿儒所创造的?
小玉很好奇,有心想要询问这恶棍标点符号的来由,只是她对陆云孝的恐惧依旧未减,自然不敢开口询问。
小玉捧着《大齐律法》,小心翼翼的读着,她一边缓慢的读着,一边按照陆云孝的提示在书中添加标点符号。
只是她不敢全身心的投入,在做着这两样事情的时候还要时不时的偷瞄躺在小床上晃着二郎腿的陆云孝,生怕这个恶棍趁着自己不注意的时候,一个饿虎扑羊扑上来,玷污了她的清白。
在这种恐惧与紧张中,小玉读了两个多时辰的书,直到读完了大半笨书,她这才察觉到自己的后背已经湿漉漉的一片,被窗外的微风一吹,顿感一阵冰凉。
正待小玉准备继续往下读的时候,却听到耳边传来一阵轻微的鼾声。
小玉停顿,抬头看去,发现恶棍已经睡着了。她犹豫了片刻,随后鼓足勇气上前,确认恶棍并非是在装睡,这才将恶棍的鞋子脱掉,再给他盖上被子,最后这才一阵风似的冲出了书房。
坐在书房外的石阶上,感受着这微凉的春风,小玉仍然觉得浑身粘糊糊的,她想要去洗个澡,只是担心待会那恶棍醒来的时候,若是发现自己不在身旁,肯定要发脾气。
于是,小玉只要强忍着难受,用丝帕擦拭了额头上的香汗,俏脸朝天,满脸愁色。
她突然想起来一件很可怕的事情,那恶棍晚上要沐浴,自己要去侍奉。以前都是清秋姐做这种事情,可是清秋姐前天回老家省亲了,听说要后天才能回来。
小玉很担心那恶棍趁机做那种事情。
这么想着,小玉不由得暗自祈祷,清秋姐最好赶紧回来!
迷迷糊糊醒来的时候,夕阳的余晖已经遍洒书房的每一个角落。陆云孝打了个哈欠起身走出书房,却发现门外站着七八个油头粉面的公子哥。
这些公子哥看到陆云孝出来,一个个都凑上前来,满面的谄笑却不失恭敬,“公子!”
从那怂货的残存记忆中,陆云孝得知,这些公子哥都是那怂货的狐朋狗友,只是名字却记不全。
陆云孝很是大度的嗯了一声,也没有主动说话的意思。这些家伙前来找自己,该不会是有什么事情求自己吧?
“公子身体安康,我等喜不自胜,准备在春风阁设宴,以示庆贺!”有人拱手说道。
有人这么一说,其他的公子哥也都纷纷附和。这些公子哥都是丰华行省内的世家子,自然要讨好陆云孝。说不定马屁拍的好,他们老爹就能升官!
“春风阁?”陆云孝眉头紧皱,旋即舒展开来。
他不知道这春风阁是什么地方,不过只是听名字就能够大概猜出来,这春风阁肯定是城中的青楼。
既然都穿越了,当然要去青楼耍耍了,既然有人请客,那就却之不恭了!
“公子!”一个自认为根陆云孝很熟的公子哥凑上前来,两眼放光的诱惑道:“这春风阁内新来了一个美人,听闻色艺双绝!”
“是啊!听闻这魁首凌若素琴棋书画,样样精通,尤其擅长舞蹈,公子若不去,岂不可惜?”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大昏君》<<<<


版权声明:未经书面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对既成事实本站将保留所有的权利。

无相关文章

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