喻暖陆寒宸抖音小说_《此去经年,幸不负我》喻暖陆寒宸全文免费阅读

小说:我在灰烬中等你

作者:相思

角色:喻暖,陆寒宸

小说:言情小说

简介:又名《此去经年,幸不负我》渣男劈腿,还要一把火让她葬身火海怎么办?关键时刻,神秘高富帅从天而降……

喻暖陆寒宸抖音小说_《此去经年,幸不负我》喻暖陆寒宸全文免费阅读

《我在灰烬中等你》免费试读免费阅读

第1章 葬身火海

江城,位于郊区的一座精神病院。

喻暖挺着八个月大的肚子,站在一扇冰冷的铁窗前,遥遥望着天空,眼底不见半分光亮。

从她被查出怀孕开始,就被未婚夫陆寒宸囚禁在此。

砰!

身后突然传来踹门声,喻暖转身,便看见陆寒宸盛怒地闯进病房:“喻暖,爷爷今早后遗症发作去世了,你现在满意了吧?”

喻暖还没回过神,就被陆寒宸狠狠甩了一巴掌。

她被打得半张脸偏向一侧,耳膜嗡嗡作响,步伐踉跄着后退了几步,身子微曲,下意识护着圆滚滚的肚子。

“我没有!陆寒宸,你到底要我解释几次,我到老宅的时候,爷爷已经摔下楼了,我当时是想送他去医院,你们都误会了……”

话音未落,陆寒宸猩红着眸,大掌卡住她的脖颈,将她抵在墙上。

“人证物证都在,你一句误会就能抹杀么?我一直以为你只是骄纵任性,可没想到你其实是蛇蝎心肠!”

“我真的没有……”

“你还装——”

陆寒宸瞬间宛若被激怒的猛兽,五指收拢力度。

喻暖被掐得喘不过气,一张白嫩的小脸涨得通红,肺部的空气被抽空,她大脑晕乎乎一片,拼命地捶打陆寒宸的胸口,却于事无补。

眼皮外翻,就在她以为自己会被陆寒宸掐死的时候……

陆寒宸一把将她甩了出去。

喻暖笨重的身子失去了平衡,小腹刚好撞上了桌角,钻心的疼瞬间从小腹蔓延到了全身,大片大片的血从腿间流出……

空气中弥漫着一股血腥味。

“疼,我肚子好疼……”

“疼也是你活该!”

喻暖眼底浮现惊慌,艰难地爬到陆寒宸脚边,染血的手紧抓着他的裤腿:“求你,救救我的孩子,我求求你了……这也是你的孩子……”

陆寒宸欣赏着她痛苦的表情,一脚将她踹开:“我的孩子?喻暖,你别搞笑了,我只碰过瑶瑶一个女人,你肚子里的不过是个野种!”

喻暖被踹得趴在地上,耳畔嗡一瞬炸开,不可置信地望着他,眸子红得滴血。

“你……你说什么?”

陆寒宸却看也不看喻暖一眼,径直离开。

他对门口的保镖吩咐:“不用请医生,让她继续疼着,疼死了就丢去太平间;没死就给她喂精神药,让她变成一个彻头彻尾的疯子。”

“不要!陆寒宸你回来,你把话说清楚……”

喻暖怔怔地望着陆寒宸的身影消失。

身下羊水破了,喻暖疼得快要麻木了,可她的孩子是无辜的,无论父亲是谁,那都是她怀胎八个月的孩子。

喻暖拼命地恳求守在门口的保安,可保安却对她置之不理。

仓皇无措之际,她看到了一把水果刀……

她费力地拿起那把水果刀,决绝地朝着自己小腹划下!

“啊——”

剖腹的痛让她凄厉惨叫。

然而就在此时,门缝里突然渗进来一股水流,紧接着一个打火机也被丢了进来。

喻暖握着刀柄的手不断颤抖,朝声源处看了一眼,就见打火机点燃了汽油,火光瞬间映红了她痛苦的脸庞。

火,着火了!

她不停地往角落爬,避开着火的汽油,朝着门口嘶喊:“起火了,救命、救命啊……”

“喻小姐,陆先生说他改变主意了,要你给陆老先生陪葬,你还是认命吧。”保镖冷漠的话语传来。

喻暖整个人瘫在了地上。

鲜血从她腹部溢出,将地面染得通红……

烟雾越来越浓,她隐约听到保镖脚步声远去,从未有过的绝望如灭顶一般将她淹没。

回忆起刚怀孕的时候,她是那么的欣喜,迫不及待跑去陆家老宅想要和陆寒宸分享这个喜悦……

却不料,刚好看到老太爷从楼梯上摔下来。

她担心坏了,连忙上前查看。

可这时候,陆寒宸搂着她的好姐姐喻瑶从门口进来,一口咬定是她推了老太爷,还把她关在这座精神病院整整八个月……

她以为他只是被蒙蔽了,等查清真相就会放她出去团聚。

可直到现在,她才明白一切都是假象。

他要她死!

可怜她的孩子都来不及到这世上走一遭。

烈焰火光迅速将她吞没,视线一片模糊,她终是绝望的闭上了眼……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我在灰烬中等你》<<<<


第2章 四年后

四年后。

江城,博腾集团。

项目部一片混乱,大家忙个不停。

一道清丽的女声突然出现,打断了众人无头苍蝇似的行径——

“五洲的合作案必须谈下来。”

“大家今年能有多少年终奖,就看这个项目了……”

“小张,打听好了五洲顾总最近的行程了么?绝对不能让对手截了胡。”

循声看去,女人一袭职业装,包裹着凹凸的身材,长发被高高挽起,嘴角挂着淡淡自信从容的微笑。

正是四年前差点葬身火海的喻暖。

她在博腾做了三年,好不容易爬到了副总监的位置,更是要打起十二分的精神。

大家一言一语应下。

喻暖正打算继续下达指令,兜里的手机突然响了起来。

她划开屏幕。

是一条短信,发件人:顾先生。

“我要见你,现在。”短信内容是他一贯清冷的口吻,不容置喙。

喻暖甚至能想象到他说话时的声调,她拧了拧眉,修长的指尖在屏幕上输入回复:“我最近很忙,可能没时间。”

“半小时后老地方见。”

他也迅速回了一句,然后不管喻暖再说什么,都没有再理会。

喻暖眉峰拧得越来越紧。

这位顾先生,是她的p友。

四年前她以为自己死定了,可醒来竟发现自己在医院。

她去追问医生自己的孩子,可医生却告诉她,消防队赶去救火的时候,孩子就已经没了呼吸……

喻暖痛不欲生,死的那个人怎么不是她?

从此她就变成了酒吧的常客。

一次醉酒,她把这位顾先生勾搭到了床上,意外发展成了固定P友。

她不知道他的真实姓名和身份,只知道他姓顾,他是个很体贴的人,帮她走出了失去孩子的阴霾,也重拾了信心。

他们一个月大概见面两次。

相处也算愉快,至少在某方面是无比契合的。

可是最近他要求见面的次数越来越频繁。

看来有必要好好谈谈了……

喻暖安排好工作,打车去往五洲酒店。

大白天的来开房,她还有些羞耻。

停在门口,她稍稍整理了一下衣摆,刚要敲门,门就在她眼前被打开了,一道颀长健硕的身影出现在她眼前。

男人随意套着一件浴袍,没有系腰带,露出精壮结实的蜜色肌肤。

“顾……唔……”

喻暖话音未落,整个人就被顾先生粗鲁地拖了进去。

她被抵在墙上,男人粗粝的大掌顺着她衣摆摸了进去……

“等一下。”喻暖摁住他放肆的大掌,微微喘息着:“我有话想跟你说。”

顾临深闻言停下动作,从她身上起来,随手掏出根烟点燃,透过烟头明灭的火光,攫住她的眼帘。

喻暖从包里掏出一张十万元的支票递给他。

“我考虑过了,我们维持这段关系差不多三年,也到时候该结束了,我很感激你过往的帮助,这张支票……小小心意。”

顾临深抽烟的动作微顿。

他嘴角蔓延开高深莫测的笑,抖了抖烟灰:“就算是会所里的,陪你睡三年也不止十万,你就想这么打发我?”

喻暖闻言愣了一下。

她知道他不缺钱,穿着用品都是高档名牌。

单瓶手腕上的百达翡丽价值都要上百万……

“是我考虑不周,给你钱是羞辱你,对不起。”喻暖将支票收了回来,认真道:“那我们就到此为止吧,以后再见即是陌生人。”

顾临深一根烟抽完,将烟头碾在烟灰缸里,漫不经心:“如果这是你希望的,那我如你所愿。”

“谢谢。”喻暖长长的松了口气,起身告别:“我公司还有事,就先走了……”

手腕却突然被他掌心扣住。

他低头瞥着她,声音低沉性感:“这里开间套房一天要八千八,你就这么走了,是不是太浪费了?”

喻暖想了想也对,反正和他也睡了这么多次,压根不在乎多一次。

舔了舔樱红的唇,她踮起脚尖,主动贴上他的唇。

顾临深下意识偏头躲过。

和他睡了三年,他从来不和她接吻。

反正都最后一次了……

这么想着,喻暖也不知哪来的力气,捧住他的脑袋,报复似的一口咬上他的唇,软软的,比想象中的还要凉薄一点。

但是味道……真不错。

顾临深原本淡漠克制的眼底骤然掀起一层惊涛骇浪,掐着她的腰,狠狠地覆了上去……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我在灰烬中等你》<<<<


第3章 重遇陆寒宸

隔天,喻暖拖着疲惫的身子上班。

下班时,收到了老板的提醒,今晚有个商业酒会,五洲顾总很可能会去参加,让喻暖陪他一起去。

喻暖欣然应允,换上一条优雅的蓝色礼服裙,欣然前往目的地——

某艘三层高的奢华游轮。

喻暖到的时候,甲板上已经站满了宾客,不乏政商名流,宾客们言笑晏晏,映衬着游轮的金碧辉煌,一片欢声笑语。

……

陆寒宸也收到了商业酒会的邀请。

当他翻开邀请名单,看到了一个熟悉的名字时,凌厉的黑眸骤然眯紧。

喻暖?

竟也有人叫喻暖?

是同名同姓么?

鬼使神差的,陆寒宸应约去了游轮。

在人群之中,他果真一眼就看到了那个女人,相似的身形、重叠的五官,每一项都告诉他——

喻暖,竟然真的是她,她没有死!

四年前,他得知精神病院失火,赶去现场的时候,已经一片狼藉。

虽然没有发现女尸,可谁都知道喻暖逃生的几率很低……

四年后,她出现在这样的酒会上,一袭抢眼的水蓝色礼服,周旋在一个个宾客之间,从容应对。

陆寒宸看着她的眼神,恨不得掐死她!

他找来酒会的策划:“那位喻小姐所属的公司是哪家?”

策划拿着平板查了一下,恭敬客气地道:“陆先生,喻暖小姐是跟着博腾集团的赵总一起来的。”

“赵总?”陆寒宸咬着这个名字,捏紧了拳,仰头一口将手中的红酒饮下,脸上笼罩着阴霾……

十五分钟后,喻暖正和五洲集团旗下一名男职员打得火热,突然收到了赵总的短信。

“来客舱二楼6号房间,有笔生意需要你谈。”

喻暖没有多想,收了手机,去往约定的包间。

这艘三层高的豪华游轮,客舱房间众多,喻暖走到约定的房门口时,发现门没有锁,她轻轻一推就开了。

“赵总?我已经来了,你……”

话音戛然而止。

因为喻暖发现房间里站着的并不是赵总,而是……陆寒宸!

和四年前一样,他几乎没有多大的变化,尤其是那张讨厌的脸。

喻暖捏紧了拳心,意识到自己被赵总坑了,扭头就要走,可陆寒宸却阔步冲了过来,大掌猛地撑住门板,拦住她的前路。

“喻暖,你果然没有死!”陆寒宸居高临下冷冷地打量着她。

喻暖抵触他的靠近,稍稍偏开脑袋,避开和他对视:“你认错人了。”

“呵……”陆寒宸双指钳住喻暖的下颌,冰冷的嗓音几乎擦着她的耳膜:“你这种恶毒的女人,就算化成灰我也不会认错!”

喻暖指甲慢慢陷入掌心,四年前的那些悲痛过往,不断地在眼前闪现。

如果不是他,她的孩子压根不会死!

“是,我是喻暖,我没死在你精心准备的大火里,你很失望么?”

陆寒宸眼底闪过一抹惊愕:“什么意思?那场火灾难道不是意外?”

喻暖苍白的脸上勾起一抹嘲弄的冷笑:“陆先生敢做不敢当么?你要我死,我听得一清二楚。”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我在灰烬中等你》<<<<


第4章 嗨,顾先生好巧

陆寒宸浑身一怔。

什么他要她死?

那场火灾又和他有什么关系?

趁着他失神的瞬间,喻暖用力地将他推开,拔腿就往外跑。

陆寒宸暗咒一句,也快步追了上去。

“喻暖,你给我站住!”

喻暖闷头奔跑充耳不闻,指甲抠破了掌心,疼痛让她清醒,也让她难以呼吸。

为什么老天一定要这么捉弄她,让她再遇到陆寒宸?

身后脚步声越来越近,游轮就只有这么大,喻暖跑到回廊尽头,无处可躲。

凑巧斜刺里有个豪华包间门被缓缓拉开……

喻暖大脑一时卡壳,趁机虚晃着身子闯了进去。

刚好有个西装革履的男人像要出来,喻暖伸手将他推了回去,再砰一声将门上了锁。

她抵在门板上大口喘息着:“先生,麻烦你借我躲一下。”

男人高大身躯笼罩下一层阴影。

喻暖惊魂甫定之余,感觉有一道凌厉的视线正紧锁着她。

她一抬眸就看到了……

顾临深!

喻暖浑身的血液都在这一瞬僵住。

“顾……顾先生?好巧。”

他竟然也在酒会上!

“让开。”顾临深危险地吐出两个字。

喻暖抵在门板上,双手扒拉着门把,小脸微皱:“有人在追我,麻烦你让我躲一下下……”

“有人追你与我何干,我和你认识?”顾临深幽暗的黑眸深深地盯着喻暖,像一汪寒潭。

喻暖一时有些语塞。

顾临深见她不说话,表情愈发寒冽,伸手便要将她拉开。

喻暖说什么也不肯松手。

但男女力量悬殊,喻暖哪里能敌得过顾临深的力气?

刀光火石之间,就在顾临深逼近的时候,喻暖脑子一热,突然就朝着他的唇吻了上去……

四片薄唇相贴,顾临深甩开她的动作骤然顿住,周身肌肉也霎时紧绷。

彼此眸光交接,谁都没有说话。

隐隐的,喻暖像听到自己吞咽唾沫的声音。

门外,陆寒宸找不到喻暖,气急败坏地离开了。

喻暖细密纤长的睫毛不停地抖动着,终于松开了顾临深,无数情绪交织,最后也只能悻悻地道谢:“谢……谢谢顾先生。”

顾临深胸前的衬衫也被她抓得皱巴巴一团。

此时,包间的沙发上冒出了一个三四岁的小团子,粉雕玉琢的,哒哒哒地扑到喻暖脚边,一下子抱住了她的小腿,仰着稚嫩的小脸看她——

“妈咪,你终于回来了?”

对上小家伙纯真好奇的眼神,喻暖巴掌大的小脸顿时爆红。

她强吻顾临深的时候,这个小家伙一直在旁边观看?

这……这难道是顾临深的儿子?

那她这三年岂不是在破坏他的家庭?

喻暖羞愧难当,几乎是落荒而逃。

小家伙迈动一双小短腿,频率超快,就要追上去,衣领却蓦地被顾临深修长的手指拎住,拉了回来。

小家伙眼睁睁瞧着喻暖在眼前消失不见,又挣不脱自家爹地的桎梏,哀怨地瞪着他。

“我终于见到妈咪了,你为什么要拦着我?”

顾临深睨了他一眼,没说话,将人丢回了沙发上,想抽烟,可眸光扫过小宝,又将那股冲动压了下去。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我在灰烬中等你》<<<<


第5章 小朋友,我不是你妈咪

喻暖跑出船舱,站在甲板上,冰冷的海风迎面吹过来,让她渐渐平复了心绪。

斜刺里忽而多了一张盛怒的扭曲脸庞。

赵总气急败坏地指着喻暖骂道:“喻暖,你怎么搞的,连个男人都伺候不好?你知不知道,陆总现在已经和我们公司取消所有的合作项目了,你还不马上去给陆总赔礼道歉!”

喻暖虽然之前猜测是赵总把她推给陆寒宸,但此刻听到赵总承认,还是忍不住哑声反问——

“赵总,你把我当成什么了?”

伺候陆寒宸?

她不是公关,也不是妓!

赵总眼底闪过一抹心虚,梗着脖子破口大骂:“反正你也是要和男人睡的,给谁睡不是睡?陆总看上你那是你几辈子修来的福气!要不是看你有几分姿色,我会让你当副总?你倒好,不止得罪陆总还连累了整个公司!”

喻暖气得浑身颤抖。

原来在他眼底,自己这么不堪!

她从包里取出工牌,重重砸在赵总圆溜溜的光头上:“那我现在不干了,你愿意让谁伺候就让谁去!”

赵总懵了……

喻暖扭头就走,走远了依稀还能听到赵总恼羞成怒的叫骂。

……

喻暖回家当晚就做了一场噩梦。

她梦到自己再度被困在精神病院,无穷无尽的火苗吞噬而来,她眼睁睁看着她刚剖腹生下的宝宝葬身火海,哭声越来越弱……

无论她如何拼命地呼喊求饶,一切都于事无补。

从噩梦中惊醒,喻暖后背全都是冷汗,浸透了衣衫。

一夜无眠,她坐在床上发呆,心底蔓延着苦涩。

如果她的孩子没有死,是不是也三四岁了?那是个男孩,想必会和顾临深的儿子一样可爱吧?

然而,上天没有给她当母亲的机会。

隔天喻暖直接重感冒了,她撑着晕眩的脑袋去医院拿药。

她刚拿了药拐过回廊一角,身后突然传来脆生生的稚嫩童音——

“妈咪,妈咪……”

喻暖起初没有注意,依旧继续往前走。

可走着走着,突然感觉自己的小腿被人抱住了,她挪不开腿,扭头低眸瞥向自己脚边,一只三四岁的小奶娃正巴巴地抱着她。

“妈咪,你为什么不要我?”小家伙穿着可爱的小黄鸭马甲,一双澄澈漆黑的眸底雾蒙蒙的。

这……这不是顾临深的儿子么?

喻暖朝四周看去,没发现顾临深的踪迹,她勉强挤出一个微笑,蹲下来:“小朋友,你认错人了,我不是你妈咪。”

她试图将小家伙抱着她的手松开。

可别看小家伙人小,力气却是超大,抱住了就不肯撒手。

“我没有认错人,你就是我妈咪!”小宝委委屈屈地噘着嘴,像被遗弃的小可怜。

喻暖怕弄伤小家伙,只好故意冷下脸:“你再不松手,阿姨就要生气了。”

“妈咪又不要小宝了么?呜呜,小宝会乖乖听话的,你别抛弃小宝……”小宝才不肯松手,他好不容易才找到妈咪的。

小宝生得可爱又粉雕玉琢的,拉着喻暖撒娇的动作,吸引了不少路人的注意。

“太太,你儿子这么可爱,你怎么能不要他呢?我国遗弃罪可是犯法的!”一名胆大的路人站了出来,义愤填膺地指着喻暖。

喻暖脸蛋爆红:“先生,你真的搞错了,我真不是……”

“我都看到了的,你亲了爹地,就是我妈咪,可你为什么不要我?”小宝固执地盯着喻暖,纤长细密的睫毛扑闪,委委屈屈。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我在灰烬中等你》<<<<


版权声明:未经书面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对既成事实本站将保留所有的权利。

无相关文章

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