裴音祁斐然《彻夜难眠》小说免费阅读_彻夜难眠裴音祁斐然免费阅读全文

小说:彻夜难眠

作者:桑榆未晚

主角:裴音,祁斐然

类型:现代言情

简介:一觉醒来,她不仅多了个老公,还多了个三岁的儿子!  在裴音的记忆里,她一直是团宠的乖乖女,家族的掌中宝。那视频里这个满面春色的妖艳贱货是谁?那照片里那个穿着暴露的夜场交际花是谁?裴音凌乱了。她思考了三天,决定遣散后宫,抱紧亲亲老公祁斐然的大腿!  祁斐然早就知道,这段婚姻名存实亡,只等裴音开口说离婚。然而却没想到,她第一次提离婚,却是新的纠缠开始。  裴音第二次跟祁斐然提离婚:“祁斐然,我们离婚吧。”祁斐然把她按在墙上狠狠地亲。“老婆,我错了。”

裴音祁斐然《彻夜难眠》小说免费阅读_彻夜难眠裴音祁斐然免费阅读全文
《彻夜难眠》免费阅读

第一章

一个和平常无异的清晨。

因为宿醉,祁斐然头痛欲裂。

而更让他头疼的,是他身上起起伏伏的身影。

他勉强睁开睡眸,女人如同海藻般的长发垂落在他肩膀,染了晨露的嫣红唇瓣覆在他鬓侧。

他哑着嗓音开口:“裴音?”

裴音嫣然一笑,侧着头,“老公,你只管享受就好。”

…………

一个小时后。

祁斐然靠在床头,床单搭在腰间,手指间夹着一支烟。

烟气袅袅,模糊了他的俊脸。

经过刚才的反客为主,他的睡意已经完全消散了。

浴室的门拉开,裴音从里面走了出来。

吊带紧身裙,勾勒出窈窕身材,纤腰不盈一握,低领胸口露出白瓷一般的细嫩肌肤。

她勾唇一笑,拢了拢肩头的卷发,往墙边靠了靠,“事后一支烟,爽么?”

祁斐然神色波澜不惊,“这次要多少钱?”

裴音轻笑了一声,手指卷了一下发梢,低了低眸,语气极轻,“我们离婚吧。”

祁斐然瞳孔微缩。

几秒种后,他轻巧抖了抖烟蒂上的烟灰,淡淡问,“我没听错?”

“没有,”裴音走到衣柜旁,从里面取出一件米色长款风衣穿上,“如你所愿,我净身出户,儿子归你。”

她从衣柜另一侧拉出一个拉杆箱,“要检查一下么?”

祁斐然没有说话。

裴音似乎也没等祁斐然的回答,直接拉开行李箱,“我只带走这些衣服和鞋子。”

她重新站起来,走到床前,将一份文件放在床头,“我已经签过字了。”

“和江瑾容私奔?”祁斐然想到了这个名字。

“你吃醋了?”裴音笑了一声,眉眼间尽是风情。

祁斐然嗤了一声。

裴音拉着行李箱走向门口,拉开门,转头,“再见了,祁斐然。”

几分钟后,祁斐然手指被烟灰烫了一下,才回过神来。

他将烟蒂熄灭在烟灰缸里,抬手拿过床头柜上的文件,离婚协议书这五个字有些刺眼。

翻到最后一页,后下角是她的签名:裴音。

他的唇勾起一抹冷嘲的弧度。

离婚?

呵。

从一开始,他就知道他们早晚会离婚,却没想到是裴音主动提出来的。

他起身,走到落地窗前,拉开了窗前遮挡的窗帘。

裴音那辆粉色的悍马发动,已经驶离了别墅,消失在道路尽头。

…………

入夜。

酒吧包厢内一片嘈杂,推杯换盏。

祁斐然推开往身上蹭的小姐,拿着烟盒出去抽支烟。

他拿起手机看了一眼,有两个未接来电。

还未及回拨过去,电话又打了进来。

是一个陌生的声音:“您好,请问您是裴音的丈夫么?”

祁斐然觉得这个称呼有些讽刺,“不是。”

“不是?”对方有些惊讶,“但是她的手机通讯录里您的标注是老公……”

祁斐然微微一顿,不由得烦躁,“她又怎么了?”

他就知道,这个女人又狠又媚,就像是一个狗皮膏药一样,怎么可能这样轻易的甩掉?

“我们是中央医院急诊中心的,她出车祸了。”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彻夜难眠》<<<<


第二章

在裴音的意识恢复的时候,一阵消毒水的气息,倏的窜入鼻息中,她不由得皱了皱眉,额头的剧痛让她不由得抬手碰了碰脑袋。是大片棉质绷带的触感。

睁开眼睛,入目就是一片白色。

床头的输液吊瓶中的液体,一滴一滴的滴落下来,流淌进入她的皮肤里。

她张了张唇,吐出一个沙哑的字。

一旁正坐着打盹儿的护工猛地抬起头来,“太太您醒了!”

她跳了起来,急忙开了门去叫医生了。

几个穿着白大褂的医生随即涌入,给躺在病床上的裴音做了一系列的初步检查,确认无事。

“通知祁先生了吗?”

“已经打过电话了,马上上来。”

祁斐然推开病房门,就看见靠坐在床头面无血色的裴音。

在他的记忆里,她多半时候都是浓妆艳抹的,一双本就媚人的眼睛更是妆容浓郁,勾魂摄魄。

现在素颜的她,倒像极了一个易碎的瓷娃娃。额头白色纱布中渗出来的鲜红,让人怜惜。

裴音也朝着门口看了过来,看见祁斐然有点惊讶,“祁斐然?!”

他怎么在这儿?!

祁斐然缓步走过来,拉开一把椅子坐在她的床边,目光平视着她,眼神薄凉。

裴音被这男人盯着,有点气短。

祁斐然为什么会来找他?难道……  难道他知道了?

不会吧。

她不开口,祁斐然也不开口。

祁斐然微眯着眼睛,他被迫和裴音相处三年,这个女人什么样的性子他早就已经了若指掌。

最终还是裴音先忍受不了了,嘿嘿一笑,“那个……祁先生,你不会这么小气的吧,我也不是故意那么说的,再说了,你一个大男人,跟我一个小女生这样斤斤计较,也不好吧……”

祁斐然:“……”

他微微蹙了蹙眉,“你说了什么?”

裴音垂了垂眼睑,“那个……当然,就是我们闺蜜之间的悄悄话啦!”

“闺蜜?”祁斐然挑了挑眉。

自从他认识裴音,裴音的人际关系就是一塌糊涂,同性朋友几乎没有,倒是异性的暧昧对象一大堆。

裴音觉得这个祁斐然和传闻中的真是不一样,婆婆妈妈的问东问西,女生之间的悄悄话有什么好打听的,她不就是和华慧讨论了一下祁斐然的私生活嘛。

裴音避开祁斐然探究的眼神,用拒客的口吻道:“祁先生,我想休息了。”

这时,祁斐然也才注意到裴音对他的称呼。

既然是离婚了,疏离的都称呼祁先生了。

他面色凌然的起身,“既然是想把界限划的分明,你手机里的称呼也该改一改吧,免得电话又打到我这里来。”

裴音:“……”

界限……划分明?

她和祁斐然有什么界限?是八竿子打不着的关系吧。

手机里的称呼……

什么称呼?

裴音拿起手机看了一眼,她扫了一眼主界面的时间,觉得有点不对,打开通讯录一看,吓得她手机差点就丢了。

位于首位的,加星的,特别关注的,竟然是——老公?!

她有老公?

她什么时候有老公的!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彻夜难眠》<<<<


第三章

难道是她前段时间很痴迷的某位爱豆?

可她不记得有要到过爱豆的手机号码呀!

她手指哆哆嗦嗦的拨了出去这位“老公”的电话,一阵悠扬的手机铃声在病房内响起。

祁斐然拿出响铃的手机,看了一眼手机屏幕。

裴音瞧着他的动作,不会吧……

她眼睁睁的看着祁斐然接通了电话,然后她的手机忙音停止,她的小心脏抽搐了一下,也跟着停了。

她瞄了一眼祁斐然,朝着手机听筒喂了一声。

祁斐然面无表情朝着手机回:“嗯?”

裴音:“……”

她挂断了电话,吞了吞口水,“那个……好巧啊。”

祁斐然感觉出不对了。

此时面前的这个女人,是裴音的模样,可是……看他的眼神完全不同。

他向前走了两步,俯身低下腰。

裴音面对陡然在眼前放大的俊庞,倒抽了一口气,啪的一个巴掌就拍到了他的脸上。

“靠我这么近干什么?我是有男朋友的!”

祁斐然被平白拍了一个巴掌,脸一下就黑了。

“男朋友?你养的那些小白脸?”

裴音脸色也一下变了,“祁先生,你怎么这样说话呢!我要是说你老婆是你包养的情妇,你心里乐意么?”

祁斐然:“……”

他直接转身走了出来,“找医生过来,给她检查下脑子。”

裴音:“……”

而就在医生给裴音做检查的时候,裴音也终于恍然明白了过来。

怪不得刚才看手机的时候,她有点奇怪,是因为手机上的时间,已经过去了五年!

她现在已经不是一个大二的大学生,而是一个已经为人妻为人母的女人了!

得知这个消息后,她如遭雷劈。

比得知她忽然冒出来有个老公要更加诧异。

她指着自己的鼻子,“我?有了个儿子?”

陆科嘴角抽了抽,身为老板助理,还是十分尽职尽责的微笑着:“是的,太太,小少爷很可爱……”

虽然你不喜欢他。

“多大了?”

“小少爷今年三岁,上幼儿园托班。”

裴音:“……”

她坐在床上,盘着腿,有点怀疑人生。

睡了一觉醒来,狗血的不是她失忆了,而是她不仅多了个老公,还多了个儿子?

而且这个老公竟然还不是她大学时热恋的男朋友?

那她男票呢?

她拿起手机,将记忆里男朋友的手机号码输进了手机里。

是一个陌生号码。

而且在近一年内,没有任何通话记录。

她犹豫了几秒钟,拨通了电话。

一个机器女声传了过来“您所拨打的电话是空号……”

…………

此时,在医生办公室内,氛围十分凝重。

医生擦了擦头上的汗,“祁太太她车祸重伤头部,造成头部脑震荡,可以看见脑部海马体受损,记忆从而受损……”

祁斐然听着这些术语,不耐的摆了摆手,“失忆?”

医生点了点头,“是的,简单点来说,就是失忆。”

听见这两个字,祁斐然顿时觉得可笑。

这个女人明明昨天早上走的那么潇洒,留下了一纸离婚协议书,结果晚上就意外出了车祸,失忆了?

他几乎觉得这是一场有预谋的离开。

祁斐然从医生办公室里出来,陆特助给他报告了一下裴音的情况。

“你是说,她的记忆停留在五年前?”

“是的,”陆科的办事效率也是特别高,已经将平板递了上来,“这是太太五年前的经历。”

五年前,裴音还是A大大二的学生。

而且,有个交往了三年的校草男朋友——孟随阳。

两人并称为金童玉女,曾经一度有a大的教授打趣两人是要从校服走到婚纱的。

祁斐然不是不知道裴音的过去,只是……

陆科的声音响起:“太太车祸的责任认定书下来了。”

祁斐然结果手中的责任书,眸轻轻一眯,“查。”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彻夜难眠》<<<<


第四章

裴音凌乱了好几天。

幸而她那个“老公”也没露面,让她才能在空白中捋一捋思绪。

可是,比老公儿子更让她接受不了的,是在她车祸住院这几天里,除了祁斐然给她安排的护工和保姆照顾之外,没有一个人来看她。

她的朋友呢?

她的家人呢?

哥哥妹妹和父母呢?

她的男友呢?

也不怪裴音不能接受,五年前,她是裴家的掌中宝,万千宠爱于一身,学校里的风云人物,到哪里都是闪光点。

她尝试着从手机通讯录里找到昔日的朋友家人的联系方式,可是无果。

她的手机通讯录里,除了“老公”祁斐然之外,只有两个人,微信朋友圈里,也是一只手能数的过来寥寥几人。

偏偏看着这些陌生的备注昵称,她完全一脸懵逼,这些某某某都是谁?

这五年里,究竟发生了什么?

她现在跟这个世界唯一的交集就是祁斐然。

然而这个唯一的交集,竟然一连半个月都没露过面。

她托保姆和陆科说了三次,祁斐然才终于“百忙之中”抽出时间说来见她。

裴音听着保姆传来的话,不由得瘪了瘪嘴。

真是尊大佛。

还是金身的。

“张姐,你是一直跟着祁斐然的么?”

张姐:“是的太太。”

“那我……之前跟祁斐然感情怎么样?”

“这……”张姐有点吞吐犹豫,“差不多吧。”

“差多少?”

“那个……先生其实是个外冷内热的人,太太您……太开放了,先生喜欢内敛矜持的。”

“太开放?”

裴音喃喃着,开放……不对?这尊金佛还是个老古板?

后来她才知道,这个“开放”,就是个实打实的贬义词。

裴音晚上吃过饭,做了一会儿复建,累的气喘吁吁的,刚坐到床边,忽然门从外面被推开了,紧接着一个身影就朝着她扑了过来。

“音姐,你还好么?”

裴音被这声音吓了一跳,看向来人。

这少年长得实在是漂亮,皮肤白的几乎透明,一双哭的通红的眼睛望向她,眼泪在眼眶里转了两圈就滚落了下来,握着她的手,“你怎么就出车祸了呢?是不是祁斐然派人干的?”

少年一边说一边哭,还哭的惨兮兮的,令人听了不由得唏嘘。

裴音又是个颜控,最是看不得长得漂亮的男孩子哭,拍了拍他的背,“我这不是没事嘛,别哭了,啊。”

少年抬起头来,眼神中略显惊讶。

裴音竟然安慰他?

他握着裴音的手,断断续续带着哭腔,“祁斐然真是可恨!他还封锁你车祸的消息,我们打听了好长时间,才刚得知你住院了,姐姐你可千万别怪我们……”

裴音听着少年口中的“我们”,这才反应过来,病房里还站着一个人。

靠着门站着另外一个少年,穿着一身黑色的休闲服,抱着手臂,目光冷然的看着她,面无表情。

裴音觉得当务之急,还是把事情搞清楚再说。

她刚想要把手从趴在病床上哭的惨兮兮的少年手里抽出来,病房门就再度被推开了。

“推迟了半个小时会议,应该够……”

陆科口中的话戛然停下。

越过面前老板的肩膀,可以看见此时病房里面的情景……一个长相漂亮的少年伏在太太腿上,紧紧握着太太的手,还哭的肝肠寸断的。

额……

这是撞破了。

祁斐然清冷的目光,淡淡的落在了裴音和少年交握的手上,掀了掀眼帘,正对上裴音的眼睛。

裴音被看的顿时有点心虚。

她嘻嘻的笑了一下,把手从面前少年手里抽了出来,“这是来看我的朋友。”

说完这句话她就有点愣怔,为什么要跟他解释?

“朋友?”

两个声音几乎异口同声。

一声出自祁斐然。

另外一道,出自站在门口的黑衣少年。

黑衣少年冷笑了一声,径直走过来,一把拉过趴在地上的人,“走了。”

“可是,音音姐她受伤了……”

“她受伤了跟你有什么关系!你他妈没看见她老公来了?”

陆北连忙跟了出去,顺便把门给带上了。

病房里,又只剩下了两人。

祁斐然朝着她一步一步的走过来。

男人身上的气压很盛,每近一步,都好似是踩在裴音的心脏上,猛地颤一下。

在祁斐然走到床边的时候,裴音已经抱着腿蜷缩到另一边的床沿了,满脸都是写着惊惧的抗拒。

祁斐然觉得可笑。

这个女人哪一次见了他不是直接扭着腰想贴在他身上的,像是这么抗拒恨不得隔着三米的安全距离真是少见。

裴音:“你……你不是想打人吧?那两个真只是来探病的。”

祁斐然低头,唇角溢出一抹轻笑。

“探病?”

“就……就是啊。”裴音明显有点底气不足。

他伸手扣住裴音的下巴,让她仰头对视他的视线。

“你忘了,我告诉你,那个白衣服的叫苏希,黑衣服的叫苏照,他们是双胞胎兄弟……”

裴音顿时明白了。

怪不得看那两个少年眉宇间有些相似,都是好看的。

“他们是我的朋友,还是两个小孩嘛……”她直接打掉了祁斐然的手,摸着床头柜的水杯喝了一口水。

“……你养的情夫中,最喜欢的两个。”

“噗!”

裴音嘴里的水全喷了出来,喷了祁斐然一脸,“情情……夫?!”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彻夜难眠》<<<<


第五章

祁斐然的脸色瞬间黑了,头发都滴落着裴音嘴里喷出来的水。

裴音反应过来,忙把嘴巴阖上,抽出纸巾手忙脚乱帮祁斐然擦脸。

“对、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

祁斐然向后侧身,微眯了眯眼睛,好整以暇,“惊讶?”

裴音手中动作怔了一下,“当然了!我可是有男朋友的人!怎么可能做出来包养小白脸这种事,我也是有底线的!”

祁斐然觉得可笑。

“当着你老公的面,说你的男朋友,你还真的是有底线的。”

大抵是对方眼底的嘲弄过于外露,裴音心里堵着一口气,“你……”

她没法反驳。

这就是个悖论。

她自己都不知道这个悖论怎么形成的。

她气鼓鼓的瞪着祁斐然,偏偏找不出话来堵他。

“呵。”

祁斐然低笑出声。

“你笑什么?!”裴音更生气了。

祁斐然见惯了裴音牙尖嘴利风情万种,现在罕见吃瘪的模样倒是稀奇。

他直起身,朝着裴音伸出手。

裴音警惕:“你干什么?”

她侧过头,祁斐然的手已经自然的将裴音病号服里压着的长发别在耳后,“头发压住了。”

裴音心下稍松,随手卷了一下头发,“我自己会……啊!”

身体的离心力让她不由得叫了出来,手下意识的攥住了男人胸口的衬衫。

男人的手穿过她的腿弯,将她打横抱了起来。

“你要干什么?你放我下来!”

祁斐然:“带你去一个地方。”

裴音挣扎了两下,连带身上的伤口又疼了起来,索性不动了,她盯着男人流畅的下颌线,硬邦邦的问:“去哪儿?”

“到了你就知道了。”

一路上,裴音都没吭声。

一直转过一个路口,眼前晃过熟悉的标志物,她坐直了身,朝被飞驰的轿车抛到后面的建筑。

男人淡淡的声音响起,印证了她的猜测。

“前面是孟家老宅。”

裴音眼睫猛地颤了一下,收回目光。

祁斐然抬了下眼帘,目光从后视镜掠过女人的娇嫩的面庞,“到了。”

车停在茂密葱茏的树荫下,裴音几乎同一时间就打开了车门。

手腕却被祁斐然给握住了。

“先等等。”

裴音皱眉,“你都已经把我送过来了,还不让我下去?”

“等三分钟。”

祁斐然指了指腕上的时间,“如果你还想下去,我不拦着。”

这三分钟对裴音来说就是煎熬。

她恨不得数着秒钟走动。

强烈的冲动想要去见他,想要去问个清楚。

“时间到了,我下……”

话音未落,她看见从孟家老宅里,走出来一双人影。

一男一女,携手走出。

隔得远,天色暗,隐约看见两个人影,看不真切。

但对裴音来说,这两人都很熟。

男人不知道低眸说了什么,女人捂嘴低头浅笑,在男人的胸膛上轻巧的推了一下,男人顺势就揽住了女人的纤腰。

裴音握着车门的手,就这么僵住了。

一辆黑色的车开过来,离别前,两人吻别。

缠绵悱恻。

等老宅门前人散了,祁斐然侧过头,“下去么?”

裴音的脸隐在阴影里,攥着门的手很紧,手指关节发白。

过了几秒钟,咔哒一声,车门关上。

裴音收回手,声音有点低,“何必恶心我呢。”

祁斐然心跳一滞,抿唇凝了她一眼,吩咐道:“开车。”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彻夜难眠》<<<<


版权声明:未经书面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对既成事实本站将保留所有的权利。

无相关文章

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