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沫顾淮笙)亲爱的,最爱的免费阅读全文,夏沫顾淮笙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小说:亲爱的,最爱的

作者:红喵

主角:夏沫,顾淮笙

类型:霸道总裁

简介:夏沫现如今嫁给顾淮笙为妻,是心之所幸,只是没想到这个男人,自始至终都没正眼看过她,就连他们的孩子,也被顾淮笙怀疑是大哥的,亲子鉴定摆在眼前,顾淮笙依旧觉得是个笑话,夏沫无奈,就连解释的机会都不给她,强求的爱情,真的不算太平。

(夏沫顾淮笙)亲爱的,最爱的免费阅读全文,夏沫顾淮笙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亲爱的,最爱的》免费阅读

第1章 不喜欢你的味道

城市的夜晚,灯红酒绿散场,男人醉醺醺回到家。
“你喝酒了?医生说过你心脏不好,不应该沾酒的……”
夏沫望着他摇摇欲坠的颀长身躯,上去扶了一把,男人轻轻撇起嘴角,神情扑朔迷离。
在她毫无防备的情况下陡然间张臂扑过来。
西装上有一股女人的香水味。
夏沫撇过头去,避开了他攻势猛烈的亲吻。
“……先去洗澡好不好?”
听到她的推辞,男人倏地推开她的人。
靠在墙上,苍白俊美的脸孔浮出一抹冷笑,“怎么?现在连让我碰一下都不乐意了是吗?”
夏沫撞在对面的墙上,哀伤地看着他。
“我不喜欢你身上的味道。”
他和别的女人在外面厮混,她管不了,但是别让她亲眼目睹这些残忍的事实。
她受不了,孩子也受不了。
没想到男人轻嗤了一声,“……嫌我恶心?你有什么资格!”
他愤恨地掐住夏沫的脖子,紧接着居高临下硬是将她抵在墙壁上。
酒精和香水混合的味道让夏沫恶心,她皱眉道:“不要这样……”
他碰完别的女人后,再来找自己发泄,她不愿意……
男人冷下眼来,故意给她难堪一样。
“不要?呵呵,嫁给我,这是你起码得付出的代价!”
……
客厅的欧式座钟在凌晨时分敲响。
顾淮笙扣上皮带,扫了一眼墙角衣衫不整的女人。
胸口有些闷堵。
就是这个女人,给过他最痛的教训。
他可以理解她没有安全感,舍不得离开顾家,所以想在顾家找个依靠,但是没想到和他睡过后,她还爬上了他哥哥顾淮箫的床……
一想到这儿,顾淮笙的目光泛寒,他就没见过这么不要脸的女人!
顾淮箫不在了,夏沫却有了顾淮箫的孩子。
虽然为了他哥和顾家的颜面,他娶了这个女人,但是在这个所谓的婚房多待一秒,他都觉得恶心!
要不是喝醉了,他不会回来。
好了,现在酒醒了大半,人也冷静了。
他捡起落在地上的外套,头也不回地摔门而去。
哐啷一声——
几秒钟后。
“妈妈。”
四岁的小男孩被吵醒了,揉着眼睛站在房门口,“……是爸爸回来了吗?”
夏沫忍住眼泪,心疼道:“是不是想爸爸了?”
“……不想……我在梦里见过爸爸了。”
小家伙乖巧道,垂着小脑袋回房间继续睡觉去了。
她和顾淮笙关系不好,就连孩子都有所察觉,变得懂事且小心翼翼。
夏沫再也忍不住,眼泪哗啦啦落下来。
都是她的错,连孩子也跟着受累。
可是她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办了,她把亲子鉴定报告摆到顾淮笙面前,他都不信,还说她是伪造的……
市中心,高级公寓。
“淮笙,你回来了。”
温婉大方的杨涵提着煲好的汤蹲在门口等他。
深秋的夜有些凉,顾淮笙心生恻隐,“知道家里没人,怎么不给我打电话?”
“我怕打扰你的正事,你老是喝酒,给你做了点暖胃醒酒的汤。”

>>>点此阅读《亲爱的,最爱的》全文<<<


第2章 亲子鉴定

顾淮笙看着她温柔的眉眼,心头的闷气渐渐散去,“001219,这是门锁的密码,以后我不在家,就进去等。”
杨涵嗯了一声。
等顾淮笙从卧室换好衣服出来时,杨涵手里正拿着茶几上的一份文件在看。
是孩子的亲子鉴定报告。
“那是夏沫给我的。”
每次那个女人有动作,他都不得不怀疑背后有什么不可告人的意图。
杨涵心里咯噔了一下,紧张道:“三年前你来研究所找我做过亲子鉴定,结果我还记得,孩子好像不是你的。可是这份报告……”
顾淮笙没有说话。
见状她连忙解释道:“淮笙,我不是怀疑这份报告,或许是那个时候哪里出错了,譬如样本被调换了之类的……就算夏沫脚踏两只船,宗介也可能真是你的孩子。”
顾淮笙瞬间失去胃口,压抑不住胸腔的怒气,把汤一下子全扫在地上。
他一辈子也忘不了,夏沫和他哥在床上亲热的画面。
不管宗介是不是他的儿子,都改变不了夏沫是个脚踏两条船的荡妇!
“谁会去调换样本,除了她,谁还有理由这样做。”
杨涵咬着唇半晌才出声,“……她怎么能这样,淮箫哥不在了,又想利用孩子来欺骗你。”
“我不会再上她的当了。”
……
月底幼儿园组织亲子活动,夏沫交代完公司的事情,就提前赶了过去。
班上其他小朋友都和自己父母待在一起,只有宗介垂着脑袋坐在角落的小板凳上。
“宗介的爸爸今天也不来吗?”老师问道。
“……他工作很忙。”夏沫无奈道。
老师叹气,“今天的活动需要爸爸妈妈和孩子三个人一起完成,如果爸爸不能来的话,宗介就没办法参加了。”
老师摇头走开。
夏沫看着没精打采的孩子,心揪成一团,犹豫了半天还是给顾淮笙打过去。
“淮笙,你在哪儿?”
“是夏沫吗?我是杨涵,淮笙他现在不方便接电话。”
那端传来女人温婉的声音,不是顾淮笙。
杨涵……夏沫记得这个名字,顾淮笙的高中同班同学,喜欢顾淮笙不敢说,还缠着她给顾淮笙递过情书。
可是顾淮笙从她这里接过去,看都没看就揉进垃圾桶了。
从那以后,这个杨涵看到她就翻脸不认人。
“怎么会是你?”
夏沫刚问完,走廊上的铃声突然响了,与此同时电话那端也传来一阵相同的铃声。
一种不好的预感袭上心头。
“爸爸!”
儿子宗介冲着操场喊了一声。
夏沫扭头看去,一群家长中间,风姿秀逸的顾淮笙显得格外起眼。
他穿着幼儿园发给家长们的亲子服,抱着隔壁班的另一个男孩,俊脸上洋溢着宠溺的笑容。
宗介四岁了,顾淮笙都没有这样开心地抱过他。
这时挂断电话的杨涵也回到他们身边,穿着一样的亲子服,一眼看去,他们才像是一家三口。
夏沫就像被雷给劈傻了,好半天脑子里一片空白。
可是天真单纯的儿子已经冲到操场上去了。

>>>点此阅读《亲爱的,最爱的》全文<<<


第3章 他是我爸爸

“爸爸!”
宗介一下子抱住顾淮笙的大腿,顾淮笙浑身一僵。
这时被他抱在怀里的杨磊也霸道不服输,一脚落在宗介的脑门上想把宗介踢开,“他是我爸爸!”
宗介一屁股坐在地上,见顾淮笙还抱着趾高气扬的小男孩,眼眶顿时红了。
“小朋友要坚强,不能随便哭哦!”
杨涵弯下腰,朝宗介伸出一只手,却突然被人狠狠推开,是夏沫。
杨涵可怜兮兮坐在地上,看了看顾淮笙,结果发现这个男人一点也不生气!
他的注意力全都在夏沫这个女人身上。
夏沫心疼地抱起儿子。
尤其是看到孩子额头上的鞋印,她的心像被刀子捅到了一样。
这时老师赶过来询问情况,“宗介妈妈,发生什么事了?”
夏沫噙着泪瞪了顾淮笙好一会儿,才对老师冷声说:“没什么,我儿子认错人了。”
一句话就扎到心头上,顾淮笙沉下脸来。
杨涵低头流着泪说:“淮笙,都怪我是个单亲妈妈,不该请你帮这个忙,夏沫她……”
“不关你的事。”
顾淮笙给她擦掉眼泪,回头盯着夏沫离去的清冷背影,心塞不已。
不管怎么样,一切只怪这个女人自作自受!
……
一周后。
从美国出差回来的顾淮笙,刚下飞机就接到了杨涵的电话。
电话那头的杨涵泣不成声,“淮笙,研究所的工作对我真的很重要,你帮我求求夏沫好不好……”
顾淮笙眉头一凛,“夏沫她对你做什么了?”
“研究所接到举报,说我破坏别人家庭影响不好,我被开除了……”
顾淮笙没说话,一下子捏紧了手机。
顾家别墅。
顾家二老和夏沫聚在客厅正在给宗介过生日,佣人突然说:“少爷回来了!”
一家人都意外,顾淮笙从来没参加过孩子的庆生会。
小寿星眼前一亮,兴冲冲跑上去。
没想到顾淮笙冷着脸躲开了他,还一手打翻了推上来的双层蛋糕。
佣人都吓了一跳。
只见怒气冲冲的顾淮笙径直走向夏沫,一把抓住她的手腕恶狠狠道:“告诉我,还有什么是你做不出来的?”
夏沫的腕骨都快被他捏断了,眼眶不由泛红,“我又怎么了?”
“你心里清楚!”顾淮笙厉声道。
夏沫一头雾水。
顾淮笙却认为她假惺惺的表情更恶心,“就算我和杨涵在一起,你有什么资格去骚扰她,还剥夺她的工作……”
什么剥夺她的工作?
夏沫根本不知道他在说什么,可是他说他和杨涵在一起了,这句话像把刀子扎在了夏沫的心上。
“我没有资格……那她有什么资格和我的丈夫在一起?”
顾淮笙目光凌厉,“……让这个家变得乌烟瘴气的人是你,不是她!”
“别吵了,工作的事是我做的。”
顾母突然插了一句,走过去抱起泪汪汪的孙子。
“你们之前在幼儿园发生的事,以为能瞒住谁,那个女人就不是个好东西,还敢让她儿子和我孙子抢爸爸……”
顾淮笙脸上的冷笑,如寒夜的坚冰。
“对……他的确是您的孙子。”

>>>点此阅读《亲爱的,最爱的》全文<<<


第4章 让她入职

“可是他到底是谁的儿子?”
顾淮笙还是紧紧抓着夏沫不放手,“……夏沫你告诉我,你还要欺骗我到什么时候?!”
“够了!”
顾父一声呵斥,威严十足,“今天是宗介的生日,你如果不是为了这件事来的,就给我马上滚!滚出去——”
耳边是孩子撕心裂肺的哭声。
顾淮笙一下子僵住,放开了夏沫。
“淮笙,宗介他真的……”
夏沫忍住手腕的剧痛上前去拉住顾淮笙,却被他狠狠甩开。
顾淮笙头也不回离开了这个家。
“让他走!这个逆子……当初就不该费尽心思去救他!”
夏沫黯然落泪。
一场好好的家庭聚会,就这样不欢而散。
惊吓过度的宗介到深夜突然发烧了,夏沫开车送到医院守了一夜。
她还给顾淮笙发了信息,可是悄无声息的手机,让她的心情沉到谷底。
儿子病入膏肓,顾淮笙连个信息都没有,他是真的抵触这个孩子!
天亮时分,孩子终于退烧了,夏沫一颗心落地,瞬间累到趴下。
这时她的助理米米打来电话,“沫姐,顾总刚才带了个女人来人事部入职,这似乎不太符合您之前订的规章制度……”
夏沫顿了一会儿问:“是叫杨涵吗?”
“对,沫姐你知道这件事吗?”
“……让她入职吧。”
夏沫挂断电话,米米转头对顾淮笙小心翼翼点头,“我们总监同意了。”
“没说其他的吗?”
米米摇头。
顾淮笙目光骤然深缩,没有一丝温度,“很好,那就让杨涵来当我的私人秘书。”
不到一个星期,顾淮笙处处维护着工作失误连连的新人杨涵,两人言行举止亲密,公司里流言蜚语开始满天飞。
也不知怎的,一天一天,关于夏沫的桃色传闻也越来越多。
“这个女人背调不合格,还到处散布流言,说沫姐的孩子不是顾总的。”
“自己是个小三,嘴巴还这么恶毒!真是不要脸!”
“你说谁呢?!”
杨涵突然出现在人事部门口。
“谁不要脸说谁呗!”
杨涵气呼呼上来掴了米米一耳光,两个人顿时在办公室打起来。
看不惯杨涵的人也趁机掺和一脚,很快杨涵就被按在地上,只有挨打的份。
等顾淮笙赶到时,杨涵一个人伤痕累累坐在地上痛哭。
“谁干的?”
“是她先动手的!”
“淮笙,她们在背后骂我……”
“明明是你到处说沫姐的坏话,还说沫姐的孩子不是顾总的……”
“我没有……”
“你还敢狡辩,你亲口告诉保安的……”
“够了!”顾淮笙冷脸打断,“没有真凭实据,就恶意中伤他人,就这点觉悟,也没资格继续做人事……”
米米脸色一白。
“那先动手打人就有理了吗?”
夏沫突然出现在门口,手腕缠着绷带,疼了几天,她原本也没在意,疼得越来越厉害才中午抽空去趟医院,检查结果居然真的骨折了。
而且就这会工夫她不在,还闹出这么大的动静。

>>>点此阅读《亲爱的,最爱的》全文<<<


第5章 最后的晚餐

顾淮笙见到她,态度更加不好,“难怪她们这些人公然议论上司胆大包天,原来是有人在背后撑腰。”
夏沫盯着他,“因为不是顾总关心的人,所以挨了打,就应该乖乖闭嘴,您的意思是这样吗?”
杨涵哎哟一声,看上去痛苦极了。
顾淮笙见她脸都被抓破了流血,对夏沫这种含沙射影的语调更加恼火,“什么样的上司,带出什么样的下属!既然这是我的公司,就不会让一颗老鼠屎,坏了整个公司的风气!”
“好,既然这件事是因我而起,那么应该由我来负责。”
夏沫摘掉脖子上的工作证件,手一松,落进了旁边的垃圾桶里。
“沫姐!”
夏沫打住米米的话,扭头去看顾淮笙和杨涵,“这样满意了吧?”
杨涵见顾淮笙绷着脸,也识趣地不说话。
一个下午,夏沫把她和她的东西都从公司搬回家了。
宗介看到客厅里堆满的东西,不解道:“我们要搬家吗?”
夏沫深抽了一口气,蹲下抱住小小的身躯,“妈妈带你去看外公外婆他们好不好?”
数日后。
一千公里外的小村庄,杂草丛生的山头,两个不起眼的坟头。
“爸,我带宗介来看你了。”
夏沫哽咽道,这是她第一次把孩子带到这里来,或许也是最后一次。
九年过去,多少物是人非已不在,可她仍然是当年那个失去爸爸的小女孩,找不到自己的家了。
有时候她怀疑自己就是个不祥的人。
听说在她出生后不久妈妈就病故了,所以她的记忆里没有妈妈的样子,好不容易去大院跟爸爸一起生活,可是九年前爸爸在执行任务时因公殉职,后来都是爸爸的战友顾叔叔在照顾她。
可是顾淮笙说了……顾家也因为她变得乌烟瘴气了。
他对她说过的每个字,她都记得,扎在心上,血流不止。
她想,她是不是应该还大家一片安宁了……
“爸,你一定要保佑宗介……好好长大。”
宗介拔着坟头边的小草,抬起小脑袋,“外公,我以后会经常来看你的。”
听到孩子的话,夏沫握紧拳头挡在嘴边,忍住了决堤的泪水。
几天后,在欧洲出差的顾淮笙,手机上突然收到一条来自夏沫的信息。
“我们结束吧。”
五个字狠狠凿在顾淮笙心上,坐在谈判桌上的他,一下子脑海空白。
没想到这句话竟然是她先说出来。
周五的晚上,他回来了,到久违的婚房来找夏沫。
孩子被夏沫送到爷爷奶奶家去了,夏沫手腕上有伤,还缠着绷带,居然精心准备了一顿丰盛的烛光晚餐。
顾淮笙难以言喻的坐下,却一秒钟变冷笑,“最后的晚餐?”
之所以这样说,是因为他看着餐盘边早就准备好的离婚协议书。
“你看看吧。”
夏沫主动道,顾淮笙绷着脸,把协议随便翻了一遍。
有一条特别让他意外,那就是孩子的抚养权。
夏沫竟然要把她的宝贝儿子扔给他……

>>>点此阅读《亲爱的,最爱的》全文<<<


版权声明:未经书面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对既成事实本站将保留所有的权利。

无相关文章

评论已关闭